附篇二  挪亚、亚伯拉罕如何听神的话、顺服神(一)

1.挪亚造方舟

今天先讲几个故事,你们听听我要讲什么主题,跟之前讲的那些话题有没有关系。第一个是挪亚的故事。在挪亚的时代,人类败坏太深,拜偶像,抵挡神,行各类恶事,人的恶行被神看在眼中,人所说的话达到神的耳中,神定意要用洪水毁灭这个人类,毁灭这个世界。那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要毁灭,一个人都不剩呢?不是,有一个人是幸运的,也是神所看中的,他不是神所要毁灭的对象,这个人就是挪亚,他是神用洪水毁灭世界的时候剩存下来的一个人。当神定意要结束这个时代、要毁灭这个人类的时候,神作了一件事。作了哪件事呢?一天,神在空中呼召挪亚,对他说:“挪亚,这个人类的恶已经达到我的耳中,我定意要用洪水毁灭这个世界。你要用歌斐木造一个方舟,方舟的大小我要跟你说清楚,你还要收集各种活物到方舟中。当方舟造成的时候,当神所造的各种活物一公一母都被收集到方舟的时候,神的日子就来到了。那时,我会给你一个信号。”神说完这话就离开了。挪亚听完神的话之后,就开始按照神所说的一字一句都不落地去落实。落实哪些事呢?寻找神所说的歌斐木以及造方舟需要的各种材料,同时也筹备各类活物的收养,这两件大事铭记在挪亚的心中。自从神向挪亚托付了这件事情之后,挪亚心里并没有想“神什么时候灭世呢?神什么时候给我信号让我知道神要毁灭这个世界呢?”他并没有想这些,而是认认真真地把神告诉他的所有事项记在心里,一件一件地去落实。自从接受了神的托付之后,挪亚就把神所说的这件事当成他此后一生中、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去做、去实行,并没有一点怠慢的意思。一天一天过去了,一年一年过去了,日积月累,年复一年,神并没有督促挪亚做什么,而挪亚始终坚守着神所托付他的重任。神所说的一字一句就像是刻在石板上的字一样刻在挪亚的心上,不管外界环境怎么变,不管旁边的人怎么嘲笑,不管多么艰难,不管遇到什么难处,他始终如一地坚守着神所托付给他的这件事情,从来没有灰心,也从来没有想要放弃,神的话刻在他心里,也落实在他每一天的生活当中。造方舟需要的各种材料一样一样地被找到,被筹备起来,神所嘱咐的方舟所要造的样式、规格在挪亚一锤一凿的过程中逐步地成形。不管是风吹雨打,不管是有人讥笑、毁谤,挪亚一年一年就这样重复着同样的生活。神暗暗地看着挪亚的一举一动,并没有再向挪亚说什么,神的心被挪亚感动着,而挪亚本人对这一切并不知晓,也察觉不到,他还是始终如一地按着神的话建造着方舟,收集着各样活物。在挪亚的心中,神的话是他应该遵守、实行的最高指示,是他一生当中追求的目标与方向,所以无论神说了什么,神让他做什么,神吩咐了什么,他不但没有忘记,也不仅仅是放在心里,而是都落实在自己的生活当中,他用自己的生命接受着神的托付,遵行着神的托付。就这样,方舟被一块木头一块木头地建造起来,挪亚的每一个行动、挪亚的每一天都是在为着神的吩咐、神的一句话而付出。外表看挪亚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在神眼中看,他的一举一动,甚至他每走一步要去做的事情,还有他手中所做的每一样活计都是宝贵的,都是值得纪念的,也都是这个人类应该效法的。挪亚坚守着神给的托付,坚信神所说的每一句话,就这样,方舟建成了,各类活物也都得以生存在方舟之上。在神要毁灭这个世界以先,神给了挪亚一个信号,告诉他洪水就要来了,赶紧进方舟,挪亚按着神所说的一字不差地做到了。当挪亚进入方舟的时候,当天上的大雨降下来的时候,挪亚知道神的话兑现了,神的话应验了,神的怒气降下了,这一切没有人能改变。

挪亚造方舟造了多少年?(120年。)120年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是一个什么概念?是一个普通人的正常寿命都活不到的年份,甚至两个人的岁数加起来都不一定有这个年代长,但是挪亚却在这120年期间做了一件事情,天天做同样一件事情。在那个工业还不发达的年代,在那个还没有什么信息流通的年代,在那个一切都凭着人的双手、劳力去达到的年代,挪亚就这样一天一天地做着同一件事情,120年没有放弃过,没有间断过。120年,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在这个人类中间有没有一个人能坚持做一件事情做120年的?(没有。)没有一个人能坚持做一件事情做120年,这个并不稀奇。但是,一个人能坚守神的托付120年不变,从来没有怨言,从来没有放弃,不受任何外界环境的干扰,最终把它完成得如神所说的一模一样,这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这在人类中间不但稀有,而且罕见,更甚至是绝无仅有的。在整个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在所有跟随神的人类中间,这是绝无仅有的一件事情。从工程的浩大程度来看,从工程的难度上来看,从工程所耗的体力、精力来看,再从工程延续的时间上来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挪亚做的这一件事情在人类中间是绝无仅有的,他是所有跟随神之人所应该效法的楷模、榜样。挪亚没有听过多高的道,不明白多少真理,也没有多高文化,不懂得现代科学与现代的知识,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是人类中间一个不起眼的人,但是他有一点是与任何人都不同的,那就是他知道听神的话,知道怎么遵行神的话、怎么守住神的话,知道人的本位是什么,他对神的话能够有真实的相信,有真实的顺服,仅此而已。就这几样简单的信条足以让挪亚能够完成神所给他的托付,这个托付坚持的时间不是几个月,也不是数年,更不是数十年,而是上百年。这个数据惊不惊人?(惊人。)除了挪亚谁能做到?(没有人能做到。)因为什么做不到?有的人说是不明白真理,这不符合事实!还有的人说是因为人有败坏性情,那挪亚没有败坏性情吗?人为什么做不到?(因为现代的人不相信神的话,不把神的话当真理去对待、去守住。)人为什么不能守住?为什么不能把神的话当真理对待?(人没有敬畏神之心。)那在人不太明白真理、没听过多少真理的情况下,人的敬畏神之心是怎么产生的?就是人的人性里得具备最宝贵的两样东西,第一是良心,第二是正常人性的理智。具备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这是做人的最低标准,是衡量一个人最起码、最基本的标准。现在的人不具备,所以现在的人无论听了多少真理、明白多少真理,都达不到有敬畏神的心。那现代的人跟挪亚相比,实质性的区别是什么?(没有人性。)没有人性的实质是什么?没有人性、没有理智的人不是人,所以做不到挪亚所能做到的。

挪亚所能做到的其实就一条,很简单,听了神的话之后就去实行,不打折扣地实行,从来不怀疑,也从来不放弃,神让做什么就一味地去做,神让怎么做也不打折扣地去执行、去落实,不想为什么,不想自己的得失,就记住神的一句话,“神要毁灭世界,你赶紧造方舟,造好了等洪水来的时候你们都上方舟,那些没上方舟的人就都得死”。神说的这个事什么时候应验不知道,总之神说了就必然应验,神说的话都是真实的,没有一句假话,至于什么时候应验、什么时候兑现那是神的事,人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把神所说的话牢牢地记在心里,然后赶紧去落实。这就是挪亚的想法,他是这么想的,他也是这么做的,事实也就是这么回事。那你们跟挪亚相比,实质性的区别在哪儿?就是挪亚具备了人最起码该具备的两样东西,你们不具备。那能不能说挪亚可以称为人,你们不配称为人?(能。)为什么这么说呢?事实在那儿摆着,就挪亚做到的事,别说一半,就一个犄角你们都比不上。挪亚能坚持120年不变,你们能坚持多少年?100年?80年?50年?20年?10年?5年?2年?半年?谁能坚持半年?按照神说的木头的名称出去找,去伐木,再把树皮刮掉,晾干,然后把木头伐成各种形状、各种型号,你们能不能坚持到半年?多数人都摇头,半年也坚持不到。那三个月呢?有些人说:“三个月我感觉也费点劲,我这小身板,细皮嫩肉的,在树林里有蚊子、臭虫,又有蚂蚁、跳蚤,要是都来咬我,我可受不了那个罪。另外,每天伐木头,干那些脏活累活,在外面风吹日晒的,没两天就把我晒焦了,我可不愿意干那活儿,有没有点轻巧的活儿吩咐我做啊?”神要吩咐你做什么,你能选择吗?(不能。)三个月你都坚持不了,那你有真实的顺服吗?你有顺服的实际吗?(没有。)三个月坚持不了,那有没有能坚持半个月的?有些人说:“我也不认识歌斐木,我也不会伐木头,伐木头的时候树往哪个方向倒我都不知道,万一砸到我怎么办?再说,伐完木头之后,我顶多能扛一两根,扛多了我的肩膀和腰不就完了吗?”半个月都坚持不了,那你们能做什么?让你们听神的话,顺服神的话,落实神的话,你们能做到什么?你们除了会电脑,会发号施令,还会什么?要是在挪亚的时代,你们是不是神呼召的对象?断乎不是!你们不是神呼召的对象,不是神看中的对象。因为什么?因为你不是听了神的话就能顺服的人。你不是这样的人,你配活着吗?当洪水来的时候,你配活下来吗?你不配活下来,那你就是灭亡的对象。你落实神的话连半个月都坚持不了,那你是什么东西?你是不是真实信神的人?你听了神的话都不能去执行,连半个月都坚持不了,连半个月的苦你都受不了,那你明白的那点真理起什么作用呢?对你自己连点约束作用都没有,那真理对你来说就是文字,什么用处也没有。你明白那么多真理,让你落实神的话,让你受十五天的苦你都受不了,你是什么人?你是不是神眼中的合格的受造之物?(不是。)比起挪亚所受的苦、所坚持的120年,你们跟挪亚的差距那就不是一星半点了,没有可比性。神之所以能呼召挪亚,把所要作的事情托付给挪亚,是因为在神看挪亚能听他的话,挪亚是个可以托付大事的人,是值得信赖的人,是可以把神想要作的事情变成现实的一个人,这是神眼中真正的人。而你们呢?这几个“可以”你们都不具备,可想而知,你们在神眼中是什么?是不是人?配不配称为人?这个答案是很明确的——不配!我把时间压到最短,十五天,仅仅是两周的时间,你们都没有一个人说能做到,这说明了什么?你们的信心、忠心、顺服等于是零,而你们自己所认为的信心、忠心、顺服在我这儿看什么都不是!你们自诩自己不错,在我看你们差得太远了!

挪亚的故事里最惊人的、最让人佩服的、最值得人效法的是他120年的坚守,120年的顺服与忠心。神有没有选错人?(没有。)神是察看人心肺腑的,在茫茫人海中,神选中了挪亚,呼召了挪亚,神没有选错,而挪亚也不负神所望,顺利地完成了神所托付给他的事情,这就叫见证!这是神所要的。而在你们身上,有没有一丁点儿这样的影子、这样的味道?没有,可见你们没有这样的见证。在你们身上所流露的,让神所看到的都是耻辱的记号,没有一件事情说起来是让人感动流泪的。挪亚这个人的种种表现、人品,现代的人没有人能比得上,也没有人把挪亚的忠心与顺服当回事,没有人觉得这里面有值得人宝爱、效法的东西,反倒是现在的人更注重什么?喊口号,讲道理,似乎是明白了很多真理,似乎是得着了真理,但是与挪亚相比,就连挪亚做的所有事情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达不到,这得差多远哪!这是天壤之别了。从挪亚造方舟这件事情上来看,你们有没有发现神喜爱什么样的人?神所喜爱的人到底具备怎样的品质,具备怎样的心,具备怎样的人格?你们具备吗?你如果觉得自己具备了,还有点资本跟神讲个条件、搞个交易,如果你认为自己根本就不具备,那我就告诉你一句实话:你别臭美了,你什么也不是,你在神眼中连蛆虫都不如。有些人说:“蛆虫不如,那我在神家当狗行不行?”不行,你不配。因为什么?你连神家的门都看不好,你连一条看家狗都不如。这话是不是挺伤你们的?你们听着是不是不是滋味?这不是伤你们,是就事而论,这是实事求是,一点都不假。你们就是这么做的,你们就是这么表现的,你们就是这么对待神的,你们也是这样对待神所给你们的托付的。挪亚的故事就讲到这儿。

2.亚伯拉罕献以撒

还有一个故事值得讲一讲,是关于亚伯拉罕的故事。一天,两个使者来到了亚伯拉罕的家,亚伯拉罕高高兴兴地接待了他们,而使者此次来的任务是要告诉亚伯拉罕,神要赐他一个儿子。亚伯拉罕一听心里很高兴,“感谢我主!”而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却在背后偷笑,意思是“这事不可能,我都多大年龄了,还能生孩子吗?说要赐给我一个儿子,这不是开玩笑嘛!”撒拉不相信。那神是怎么作的?神在暗中观察,撒拉这个愚昧无知的女人不相信这事,但神定意要作的事不会受任何人的干扰。神定意要作一件事,有些人说“我不相信,我反对,我拒绝,我抗议,我有意见”,这成立吗?(不成立。)那神看到有人不同意,有人有意见、不相信,用不用跟人解释,跟人说明这里面的道理?神是不是这么作?神不这么作,神不搭理这些无知的人的作法、说法,不在乎人是什么态度。神定意要作的事在神心里早就定规好了,他就要这么作。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主宰,包括一个人在什么时候有子女,有怎样的子女,这事就更不用说了,也是在神的手中掌握。当神派使者告诉亚伯拉罕说要赐他一子的时候,其实神定意要作的接下来的很多事情神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子将来担当什么职责,将来有怎样的人生,他的后代怎样,这一系列的事情神早就计划好了,不会有任何的纰漏,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动。所以,就一个愚昧的妇人的一笑能改变什么?什么都改变不了。到了日期,神按照自己所计划的在作着,这一切事情也正如神所说的、神定意的在应验着。

在亚伯拉罕整整一百岁的时候,神赐给他一个儿子,他活了一百年没有儿子,日子挺平淡,也挺孤单。一百岁的人没有孩子,尤其是没儿子,那是什么心情?“我这一辈子也不完美啊,神没给我孩子,这辈子觉得有点孤单,也有点遗憾。”但当神派使者告诉亚伯拉罕要赐给他一个儿子的时候,他的心情是什么样的?(高兴。)高兴之余也充满了期待,他感谢神的恩待,让他在有生之年还能养育儿女,这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而这件奇妙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那有几件事情值得他高兴啊?(他有后代了,能传宗接代了。)这是一件。还有一件最高兴的事情是什么?(这个孩子是神亲自赐的。)对了。普通人生孩子,神来告诉他了吗?说“这孩子是我亲自赐给你的,是我之前应许好的”,神这么作了吗?没有。而这个孩子的特别之处在哪儿?是神派使者亲自告诉亚伯拉罕,“你到一百岁的时候要得着一个孩子,是神亲自赐给你的”,这个孩子就特别在这儿,是神告诉他,而且是神亲自赐给的,这是多么值得人庆幸的一件事情啊!这个孩子的特殊意义是不是值得人浮想联翩呢?当亚伯拉罕看到这个孩子降生的时候,他是什么心情?“终于有个孩子了,神说的话应验了,神说赐给真赐给啊。”当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亲手抱在怀里的时候,他的第一感觉应该是:“我不是从人手里接过孩子,而是从神的手中接过这一子。这孩子来得太及时了,是神赐给的,我得好好把他养大,得好好教育他,让他敬拜神,让他听神的话,因为他是从神来的。”他是不是得相当地宝爱这个孩子?(是。)这是一个特殊的孩子,再加上亚伯拉罕这把年纪了,他对这个孩子的宝爱程度现在也不难想象。正常人对儿女的那份疼爱、怜惜、宠爱,亚伯拉罕也都有了。亚伯拉罕相信神所说的话,他也亲眼见证了神话语的应验,同时他也是此次神话语从发出到应验的一个见证人,他感觉神的话是如此地有权柄,神作的事是如此地奇妙,最重要的一点,神是如此地顾念人。看着这个孩子,亚伯拉罕的心情虽然复杂、激动,但是他在心里唯一要对神说的就一句话——感谢我主!他在感激的同时,向神献上了深深的感谢、赞美。这个孩子对神、对亚伯拉罕来说都是意义非凡。因为从神说要赐给亚伯拉罕一个孩子的时候,神就计划、定意要作成一件事情,要在这个孩子身上成就一些重要的事、重大的事,对神来说是这样的。而对于亚伯拉罕,因着有了神的特别恩待,因着有了神所赐给他的这一个孩子,亚伯拉罕在整个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当中,对于全人类来说,他存在的价值、他存活的价值那是不寻常的,不是一般的。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吗?没有,重点还没有开始。

亚伯拉罕从神得着了以撒之后,他按照神的吩咐、按照神的要求把以撒抚养长大,在每天平常的岁月当中,亚伯拉罕领着以撒献祭,也告诉以撒关于天上的神的故事。以撒一点一点地懂事了,他学会了感谢神、赞美神,学会了听话,也学会了献祭,他知道什么时间献祭,也知道祭坛在哪儿。故事的重点就来了。在以撒刚懂点事还不成熟的时候,一天,神对亚伯拉罕说:“这次献祭我不要羔羊,你把以撒献上。”神的话一出,对于亚伯拉罕这样一个把以撒当成宝贝的人来说,这是不是犹如晴天霹雳啊?别说亚伯拉罕这一把年纪了,就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壮年人听到这样的消息,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了的?有没有人能承受得了?(没有。)亚伯拉罕听完神的话之后是什么反应?“什么?是不是神说错了?神不会说错,那是不是我岁数大耳朵背听错了?再确认一下。”他问:“神,你是让我把以撒献上吗?以撒是你要的祭物吗?”神说:“是,没错!”当亚伯拉罕再次确认之后,他知道神所说的话是不会错的,也是不会变的,这是神准确的意思。亚伯拉罕听完心里难不难过?(难过。)难过到什么程度?他心想:“这些年孩子终于长大了,要是献上作为活祭的话,就意味着他要在祭坛上犹如待宰的羔羊一样被宰杀。宰杀就意味着死亡,死亡就意味着从今天以后,这儿子就没了……”想到这儿,他还敢再往下想吗?(不敢了。)为什么不敢往下想了?再往下想那痛苦就更大了,心如刀绞,再往下想不是幸福快乐的事了,那就都是痛苦了。这可不是把这个孩子领走,几天、几年见不着,但人还在,只是在心里挂记着,等他长大了,在一个适合的时间就又见着了,不是这样的,而是这孩子一旦献在祭坛上就没有了,再也见不着了,献给神了,归回去了。这就又如从前一样了,以前没有这孩子过得挺孤单,如果一直这样过下去,一直没有这孩子,那痛不痛苦?(不太痛苦。)有了之后再失去,这痛苦就太大了,这是要命的事啊!把这孩子归还给神,这就意味着从此再也见不到这孩子了,听不到他说话,看不到他玩耍,不能抚养他,不能逗他开心,不能看着他长大成人了,不能享受他陪伴左右这样的天伦之乐了,剩下的全是痛苦,全是思念,亚伯拉罕越想越难过。但是无论怎样难过,有一点亚伯拉罕心里是清楚的:神要作的、神要说的不是开玩笑,不会错,更不会改变。再说,这孩子本身就是从神来的,献给神这是人天经地义应该做的,当神要的时候,人应该义不容辞地、不打折扣地归还给神。这十来年的天伦之乐是偏得,人享受的够多了,应该感谢神,不应该对神有无理的要求。本来这孩子就是神的东西,人不应该据为己有,这不是人的私有财产。人都是从神来的,就是让献上自己的命,人都不应该跟神讲理、讲条件,何况这孩子是神亲口告诉、亲自赐给的,神让献就献吧!

时间一分一秒地就这样过去了,献祭的时间越来越逼近,亚伯拉罕心里不是越来越难过,而是逐渐地平静下来了。因为什么能平静下来?因为什么能够让他从痛苦中走出来,心里对这事能够有正确的态度对待了?他认为对待神所作的这一切,人的态度只应该是顺服,不应该讲理。想到这儿,他就不再痛苦了,带着年幼的以撒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祭坛边。祭坛上什么也没有,并不像往常一样有准备好的羔羊,以撒就问:“父亲,难道今天献祭你还没准备好吗?那今天献什么?”以撒这一问,亚伯拉罕是什么心情?他能不能高兴起来?(不能。)那他怎么办?他心里恨不恨神?埋不埋怨神啊?他有没有抗拒?(没有。)这些都没有。怎么看出来的?从接下来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上来看,亚伯拉罕真的没有这些想法。他把要点燃的柴放在祭坛上,把以撒叫过来。亚伯拉罕把以撒叫到祭坛前的这一画面,这个时刻,旁观者怎么看?“这老头太狠心了,没人性,没人味啊!那是你儿子,你就真忍心这么做?你就真下得了手?你的心就那么狠?你长没长心啊?”是不是得这么看?而亚伯拉罕想这些了吗?(没有。)他把以撒叫到身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拿出准备好的绳子把以撒的双手、双脚捆上。从他做这一系列的动作上来看,他是真献还是假献?他是真献,一点掺杂都没有,不是做样子。他把以撒扛起来,无论这个幼小的孩子再怎样挣扎、怎样喊叫,亚伯拉罕都没有任何放弃的意思,毅然决然地把这个还未成年的他的亲生儿子放在了祭坛要燃烧的柴火之上。以撒哭着、喊着、挣扎着,而亚伯拉罕却在做着向神献祭的一系列动作,筹备着献祭的每一样东西。把以撒放在祭坛上之后,亚伯拉罕拿出了平常宰杀羔羊的刀,双手握紧,举过头顶,对准了以撒,闭上双眼,正要往下落的时候,神向亚伯拉罕说话了。神说了什么?“亚伯拉罕,住手!”让亚伯拉罕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要把以撒归还给神的时候,神对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他想也不敢想,但神的话就是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地砸在他的心上。就这样,以撒获救了。而今天真正要献给神的祭物就在亚伯拉罕的身后,是一只羔羊,神早就准备好了,但神并没有提前预示给亚伯拉罕任何的迹象,而是当他举起刀要往下落的时候才告诉他住手,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亚伯拉罕没有想到,以撒也没有想到。从亚伯拉罕献以撒这件事上来看,亚伯拉罕这次的献祭是真心的,没有一丁点儿的掺杂与欺骗。

亚伯拉罕将自己的亲生骨肉当成祭物献给神,当神让他献的时候,他没有讲理,说“换个人行不行?献别人行,献我自己也行”,他没有这些说法,而是把自己最珍爱的、最宝贵的儿子献给了神。怎么献的呢?他是听了神的一句话之后就这样去做了。在人来看,神赐给亚伯拉罕一个孩子,在孩子长大之后又让他归还给神,神又要回去了,这合不合情理?(不合情理。)在人来看,这不是无理取闹吗?这不是闹着玩吗?今天赐给了,过几年又要回去了,要就要吧,别让人这么痛苦啊,还让人把孩子献在祭坛上。献在祭坛上意味着什么?神让人献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这几样事你得亲自做,要亲手把他捆上,亲手把他放在祭坛上,亲手用刀把他杀了,然后再亲手点火把他烧了献给神。这一系列的事情在人来看没有一件事是近人意的,没有一件事是人凭着观念、头脑,凭着人的伦理哲学、道德风俗能够讲得通的。亚伯拉罕不是活在真空中,不是活在世外桃源里,他是活在人类中间,他有人的思想,有人的观点,当他临到这一切事情的时候,他是怎么看的?他除了痛苦,除了有一些疑惑不解之外,有没有反叛,有没有拒绝,有没有对神的攻击、谩骂?丝毫没有。而是恰恰相反,从神吩咐他做这件事情开始,他就不敢怠慢,就开始筹备。筹备的同时他带着怎样的心情?是高兴的、快乐的、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哀伤的、沉闷的?是痛苦啊!每走一步步伐都是沉重的。从知道这件事之后,从听完了神的话之后,亚伯拉罕是度日如年,没有幸福,感觉不到快乐了,心情是沉重的。但是他唯一的信念是什么?就是听神的话,“我主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是神的民,我应该听神的话,不管神的话对错,也不管以撒这孩子是怎么来的,神要就得给,这是人应该具备的理智与态度。”他不是接受了这个话之后一丁点儿痛苦没有,一丁点儿难处没有,他有痛苦,也有自身的难处,这些都不好胜过啊!但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亚伯拉罕如神所愿地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幼小的孩子带到了祭坛前,他所做的一切被神看在眼里。就如观看挪亚一样,神同样观看着亚伯拉罕所做的每一个动作,他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让神感动。尽管最后这件事情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是,亚伯拉罕所做的这一件事情在整个人类中间是绝无仅有的。他应不应该成为所有跟随神之人效法的榜样?(应该。)这是整个人类跟随神之人的楷模。为什么说能成为人类的楷模?他不明白多少真理,没听到神亲口对他讲什么真理,讲什么道,就是一个简单的相信、承认、听话。他的人性里具备了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具备了受造之物的理智。)这从哪句话上体现出来的呢?(他说,我主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就应该听神的话,不管神的话在人看合不合人的观念,我都应该顺服。)这是具备了正常人性的理智。还有,他具备了正常人性的良心。这个良心体现在什么地方?他知道以撒是神赐给的,这是神的东西,是属神的,神什么时候要,人应该归还给神,不应该一直霸占着,这是人该具备的良心。

现在的人具不具备良心、理智?(不具备。)从哪些事上体现出来的?神无论赐给人多少恩典,人享受神的祝福、恩典有多少,当让人还报神爱的时候,人是什么态度?(抗拒,有时候嫌苦怕累。)嫌苦怕累这是一个具体表现。讲理由、讲条件、搞交易是不是?(是。)还有埋怨,应付糊弄,偷奸耍滑,贪享肉体安逸,这些都是。现在的人不具备良心,还常常赞美神的恩典,数算神的恩典,数算的时候也激动得直流泪,但数算完就完事了,该应付还应付,该糊弄还糊弄,该欺骗还欺骗,该偷奸耍滑还偷奸耍滑,一点悔改的具体表现都没有,那你数算有什么用?这是没良心的表现。那没理智的表现有哪些呢?神对付修理就埋怨、伤心了,不愿尽本分了,说神没有爱;尽本分受点苦,神给摆设的环境稍微有点难处,艰难点儿,苦一点儿,就不愿意了;在神所摆设的各种环境当中都不能寻求顺服,就想体贴肉体,就想任性放荡。这是不是没理智?不想接受神的主宰安排,就想跟神要好处;落实点工作受点苦就摆资格,就端上了;什么实际工作都不想作,什么实际工作都落实不了,就想发号施令,就想当官,就想独断专行、任意妄为、胡作非为,除了任性、放纵没有别的。这是不是有理智啊?(不是。)神要是赐给你们一个好孩子,之后神明文跟你说要剥夺走,你是什么态度?你能不能有亚伯拉罕这样的态度?(不能。)有些人说:“怎么就不能啊?我的孩子二十来岁了,我也献给神家了,他在神家尽本分呢。”你那叫献吗?你充其量也就是领着孩子走了正道,但你还有其他目的,怕你孩子死于灾难,不就是这么回事吗?你那不叫献,跟亚伯拉罕根本就不是一码事,没有可比性。亚伯拉罕听到神对他的一句吩咐之后,从执行这个吩咐的难度上来看,对于亚伯拉罕来说,对于全人类中的每一个人来说,这个难度的级别是多大?那就是最大了,没有再比这个难度大的了。这不是献只羊、献点钱财之类的,不是身外之物,不是物质的东西,也不是跟人没有任何关系的动物,那些东西人一猛劲都能献上,而神让亚伯拉罕献的这一样祭物,他是一条人命,是亚伯拉罕的骨肉,这难度得多大啊!另外,这个孩子还有一个特殊的背景,他是神赐给的。神赐给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让你把他抚养成人,让他娶妻生子,传宗接代。现在这个孩子还未成年就要归还给神,以后的那些事情就没了,那神当时赐给的意义在哪儿啊?这些事在旁观者来看,有没有一个人能想通的?在人类的观念当中是想不通的,败坏人类都存着私心,没有一个人能想通这事。亚伯拉罕也想不通,他不知道神到底要作什么,他就知道神让他献出以撒这一件事。那在这事上他是怎么选择的?他的态度是什么?他在想不通的前提之下仍然能够按神所吩咐的去做,能够听神的话,顺服神所要求的字字句句所表达出来的意思,没有反抗,也不选择,更不讲条件,不跟神讲理。在他还没有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之前,他就能做到顺服、听话,这是难能可贵的,这是在座的你们每一个人都做不到的。亚伯拉罕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神没告诉他原委,他就当真,他认为神要怎样作,人就应该顺服,别问,神没多说,人不需要明白。有的人说:“那不得问个清楚明白吗?死也要死得清楚、明白。”这是受造之物该有的态度吗?神没让你明白,那是你该明白的吗?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有那么多事?要让你明白的早就告诉你了,没告诉你的就不需要你明白。不需要你明白、你明白不了的时候就看你怎么做,这对你们来说是不是有难处?在这种情况下你们的顺服就没了,就剩下埋怨、误解、对抗了。

亚伯拉罕与你们所表现的正好相反。他跟你们一样,不知道神到底要作什么,不知道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他不明白,他想不想问?想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想,但是神没有说,上哪儿去问?问谁啊?神的事都是奥秘,谁能解答神的事呢?谁能弄明白神的事呢?人代替不了神。问人人也不明白,自己在心里想也想不通,也想不明白。那想不明白人就不用听神的话了?想不明白就可以再观察观察,再拖延拖延,再等待机会,再找个其他的选择吗?想不明白、弄不懂的事,是不是就可以不顺服啊?是不是就可以把握住人权,说“我有人权,我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你凭什么让我做糊涂事啊?我是顶天立地的人,我就可以不听你的”?亚伯拉罕是不是这么做的?(不是。)正因为他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受造之物,是在神主宰之下的一个人,他才选择听话、顺服,不要怠慢神所说的话,而要不折不扣地去实行。神说什么了,神告诉怎样做,人没有别的选择,是人就应该听,听见了就应该去实行,实行了就应该彻彻底底,安心顺服。神是你的神,你就应该听他的话,他在你心里还有地位,他的话就是你应该实行的。如果神是你的神,你对他的话就不应该分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明白、不理解,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神说了你就应该听,这是亚伯拉罕对待神说话的态度。正是因为亚伯拉罕具备了这样的态度,他就能听神的话,能顺服神所吩咐他做的事,成了神眼中的义人、完全人。尽管在那些高大的不可一世的人的眼中来看,亚伯拉罕傻、糊涂,为了他的信仰不顾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就随意地放在祭坛上要宰杀,这是多么不负责任的一个作法,这是多么不称职、多么狠心的一个父亲,为了他的信仰他也太自私了吧!这是在所有人类眼中看到的亚伯拉罕,而神是这么看的吗?不是。神怎么看?亚伯拉罕这个人对神的话能够听而顺服,顺服到什么程度了?不折不扣,自己最宝爱的东西当神要的时候,他都能归还给神,都能献给神,神让他做的每一件事情他都能听而顺服。不管在人的观念来看,还是在败坏的人眼中来看,神所提的这个要求是多么不合理,亚伯拉罕都能顺服,这就是亚伯拉罕的人格:对神有真正的信与顺服。真正的信与顺服体现在哪儿?就是两个字——听话。这是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身上最宝贵、最有价值的东西,也是最难能可贵的东西,而恰恰这个最宝贵、最难能可贵的东西,在现在跟随神的人身上丝毫都看不到。

现在的人有文化、有知识,懂得现代科学,深受传统文化与败坏的社会风气所传染、熏陶、影响,人的思想活跃,人的观念复杂,内心混沌,在听了许多年的道之后,在承认、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这样的前提之下,仍然对神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以轻慢的、漫不经心的态度,以置之不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态度去对待,这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什么事都要问为什么,什么事都要弄明白,都要弄个究竟,似乎对真理很求真,从外表的行为、付出、撇弃上来看,似乎对信神、对信仰有一种百折不挠的态度,但是对神的话,对神的每一个吩咐,扪心自问,你们守住了吗?你们落实了吗?你们是听话的人吗?如果你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回答“不是”“没有”,那你的信仰到底是什么?你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信神到底得着了什么?这些事值不值得人去探讨?值不值得人去深究?你们一个个戴着眼镜,都是现代文明人,现代在哪儿?文明在哪儿?这两样头衔就能证明你是听神话的人吗?这些什么也说明不了。有些人说“我文化高,我念过神学”,有些人说“古典圣经我都读过好几遍了,我还会希伯来语”,有些人说“以色列我都去过多少次了,我还摸过主耶稣背的十字架呢”,有些人说“我还去过亚拉腊山,看过方舟的遗迹”,还有的人说“我还见过神呢”,“我还被提到神面前了呢”,这些有什么用啊?神对你没有任何别的高要求,就是能老老实实地听神的话,这点你达不到什么都免谈,你说什么都没有用。挪亚的故事、亚伯拉罕的故事你们都知道,光知道故事没用,这两个人身上最难能可贵的东西是什么,你们想过吗?你们想不想做他们这样的人?有些人说:“我可想做这样的人了,吃饭时也想,做梦时也想,尽本分的时候也想,读神话、学诗歌的时候也想,我都祷告多少遍了,而且我还写过起誓书,如果我不听神的话,让神咒诅我,但就是不知道神什么时候跟我说话,神也没像在空中打雷那样说话告诉我啊。”这些有用吗?你的那些“可想”是什么?(一厢情愿,一个愿望。)愿望管什么用啊?就像一个赌徒天天去赌场,都输光了还想再赌一把,有时他也想赌完这一把就戒,以后再也不赌了,做梦时想,吃饭时也想,但想着想着就又往赌场去了。每次去赌的时候都说这是最后一把,每次出赌场门的时候都说再也不来了,结果戒了一辈子也没戒掉。你们是不是像那个赌徒啊?常常立心志欺骗神,成性了,不好变了。

3.揭示现在的人如何对待神的话

刚才讲的是关于哪方面话题的故事?讲这两个故事主要让你们明白什么?学会听神的话,实行听神的话,这很重要。你说你是神的跟随者,你是受造之物,你是神眼中的人类,但在你的活出当中、在你的生活当中看不见一点听神的话的实行与实际,那你这个“受造之物”“跟随神的人”“神眼中的人”,这几个称呼是不是就得画问号了?这一画问号,你蒙拯救的希望到底是多大呢?未知,很渺茫,你自己都不敢说。以上讲了两个关于如何听神的话之人的经典故事,看过圣经的人、跟随神多年的人都知道这两个故事,但是没有人从中读出“听神的话”这一条最重要的真理来。讲完如何听神的话的故事,再来讲一讲不听神的话的故事。一说不听神的话,那就是现在人的故事了,我讲的有些话可能就难听点,就得伤你们的脸面,伤你们的自尊,你们就没人格、没尊严了。

有一块地,我告诉人种点菜,让尽本分的人都吃点有机蔬菜,不用买无机的、打过农药的蔬菜了。这是不是好事?一方面,大家在一起生活,像个大家庭一样,还能共同信神,远离社会潮流,远离社会的争斗,创造一个这样的环境,大家都能安下心来尽好本分,这是从小的方面来说。从大的方面说,种点菜供应尽本分的人吃,让每一个人都在神工作的扩展中献上一份力,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这么做也合适。我说种点菜让周边尽本分的人都能吃上,这话是不是说得挺明白?当时我吩咐的人他也听懂了,把常吃的一些蔬菜都种上了。我想种菜这事简单,一般的人都能做,不像传福音或作教会各项工作那样有难度,所以对这事我就没太管。过了一段时间,我去那个地方,看到他们都吃上自己种的菜了,听说吃不完有时候都喂鸡了。我说:“种了这么多菜,产量也不小,你们有没有往教会里发啊?其他教会的人有没有吃上咱们自己种的菜?”有的人说不知道,有的人说其他地方的人自己买菜,不吃这里种的。各人说的都不一样,没有人关心这些事,只要自己有吃的就行了,这是不是挺恶心的?后来,我跟这儿的负责人说:“你们种菜自己吃这理所当然,但是其他人也得吃啊,你们种这么多吃不了,其他地方还买菜,这合不合适?之前不是告诉你了嘛,这些菜不是光给你们种的,你得往周边的地方发啊。”你们说就这点事用不用我再三嘱咐、明文规定呢?用不用我大张旗鼓地召集所有的人聚个会讲篇道啊?(不用。)我也觉得不用,人还能没有这点儿心吗?要是没这点儿心那就不是人了。我又告诉他一遍:“得赶紧发,你去落实吧。”他说:“行,我看看吧。”就这个态度。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去那个地方,看到菜地里一大片的菜,各种各样的都有。我问种菜的人收的菜多不多,他们说菜多得吃不了,有的都烂了。我又问有没有往周边教会发,他们说不知道、不清楚,说话含糊其词,敷衍,一看就是没有人拿这事当回事,他们自己有吃的就不管别人。我又找到那个负责人,问他到底发没发菜,他说发了,问他发的情况怎么样,他说都发下去了。事情说到这儿,你们听没听出问题来?这些人态度不端正,尽本分不是忠心负责的态度,这就很恶心了,更恶心的事还在后面呢。后来,我又打听周边的弟兄姊妹菜发没发到,有弟兄姊妹反映说:“发是发了,但发的菜还没有菜市场地上扔的菜好呢,尽是烂菜叶子,还掺着沙子、石子,不能吃。”你们听完这话什么感觉?心里火不火,恼不恼怒啊?(恼怒。)你们都恼怒,你们说我生不生气?菜是勉强地给发了点儿,但发得不怎么样。这坏事是谁造成的?这里有一个恶人,他拦着不让发。我命令发,他说什么?“你让我发,我就弄些烂菜叶子、我们不吃的菜发下去,这不也是发了吗?”了解这些情况后,我说让这个东西走。这是什么地方啊,他还敢在这儿横行霸道?这是神家,这不是社会,不是自由市场,你在这儿撒泼打滚、横行霸道你就得走,我眼皮底下容不下你,你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从哪儿来滚回哪儿去!你们说我这么处理对不对?(对。)为什么对啊?(这种人太没人性了。)那有些人没人性怎么不打发走呢?有些人没人性但不搅扰神家工作,不打横,不影响其他人的正常生活,他自己恶、没人性,就饶他一条小命,什么时候他作恶打岔搅扰了,再让他走也不迟。为什么让这个东西滚呢?他在神家想横行霸道,想说了算,他影响到弟兄姊妹的正常生活了,影响到神家的工作了。有些人说是他太自私了,太懒惰了,尽本分应付糊弄。是这样吗?他是要跟全体弟兄姊妹、跟所有尽本分的人作对,要跟神作对,要霸占神家,要在神家说了算。你想说了算你倒是做点好事啊,他还不干好事,尽干坑害神家利益、坑害神选民的事,这样的人你们能不能容他?(不能。)你们都不能容他,我能容他吗?有些人到现在对让他走还不满意呢,他们没看透他,还在心里跟我较劲。有些人现在提到他的时候,还认为我处理得不合适,认为神家不公义。这是一伙什么东西?

你们知道这个人怎么摘小白菜吗?一般吃小白菜是不是整棵拔?有没有掰叶子吃的?(没有。)这个奇葩就不让整棵拔,就让掰叶子吃。我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事。你们说他这么做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不让整棵拔?这菜要是整棵拔的话,那菜地空出来就得重翻、重种,他为了省事就让掰叶子。他让这么做,还没人敢反对他,那些人就跟奴隶似的,都听他的,他在那儿就说了算了。你们说,不把他打发走行不行?(不行。)这样的货是祸害,他偶尔有点好的表现那是没涉及到他的利益,凡是他做的,你细看没有一样不是搅扰、破坏其他人利益的,没有一样不是损害神家利益的,他天生就是个魔鬼,就是跟神作对的,就是敌基督一类的人。这样的人让不让他在神家呆啊?他配不配尽本分?(不配。)就这样的人还有人袒护呢,这些人得糊涂到什么份上?恶不恶心哪?显你有爱心啊?你有爱心你养着他,你有爱心你让他祸害你,别让他损害神家的利益!你有爱心,他被清理出去你也跟着出去,你在这儿混什么啊?这些人有没有听话、顺服啊?(没有。)天生就是一伙魔鬼!我说什么人家都不听,我说东他偏要往西,我说西他偏要往东,尽跟我对着干。听点话怎么那么费劲呢?我让他把菜发给其他的弟兄姊妹,少他那一份了吗?剥夺他吃菜的权利了吗?(没有。)那他怎么就不发呢?不用他抬着去,他也不累啊。他不但不给好的,还给烂的,这得坏到什么份上了?这还是不是人?我告诉他发菜,我没让他发垃圾,就这么简单、这么容易的事,动动手就能做到的事,他就做不到,这是不是人?连这点事你都做不到,还谈什么顺服神!你顶牛、对抗,你还想在神家混饭吃,这可能吗?现在有些人在心里还记着呢,“你曾经伤害过我们的心,你曾经在我们这儿整走几个人,我们都没同意,我们还想挽留,就是你不给机会,你还是公义的神吗?”从魔鬼嘴里说神公义,你们说可不可能啊?(不可能。)他即使嘴上说神公义,当神作事的时候他就不服气,就不能称颂神的公义了,这就是魔鬼,假冒为善。

就发菜这么一个小事,你们看见什么了?人顺服神、听神的话容不容易?(不容易。)人吃着神的,住着神的,用着神的,最后神说把吃不完的给别人分点,人有没有顺服?这话能不能落实?在人的身上能落实、能执行下去,而在魔鬼撒但、敌基督的身上永远都落实不了。他就认为:“这些菜要是发下去的话,有没有人能念着我的好啊?要是别人吃了菜都说是神恩待、是神让做的,都感谢神去了,谁感谢我呀?我是幕后英雄啊,我出力了,我种的菜,你就得感谢我,要是不感谢我,不知道是我做的,那你休想吃到我种的菜。”他是不是这么想的?这是不是恶?这太恶了!恶人怎么能实行真理,怎么能听神的话呢?他天生就是魔鬼撒但,他跟神是对立的,是抗拒真理、藐视真理的。他不能听神的话,那用不用他听啊?不用。这事该怎么处理?把他踢出去,找一个能听话的人就行了,就这么简单。他不走就会坏事,就会坑害大家。有的人说:“你是不是看他没听你的话就对他不满啊?他只是不听话,有这么严重吗?因为这点小事你就拿一个人开刀,那个人其实也没做什么,就是发了点烂菜,还有两次没发菜,没听话,不就这点小事吗?”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你们说我是怎么看的?这么点小事你都不能听,你还在这儿打横,这是神家,没有一样东西是你的,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没有一样东西你有支配权,你有说了算的权力,你想说了算,你想打横,你算什么呀?没拿你的,没用你的,没让发你个人的东西,你就是动动手,尽你自己该尽的责任就行了,连这你都做不到。你做不到我不承认你是信的,你就得从神家滚出去,清除出去!我这么作合不合理?(合理。)这是神家的行政。我要是看见这样的人都不清理,对他都没有一个态度,你们说得有多少人受害呀?这样神家不就乱套了吗?神家的行政不就成空话了吗?所以,对于不听话还搅扰、打横、耍无赖的这些恶魔、敌基督,神家的行政是怎么规定的?清除、开除出神家,从弟兄姊妹的行列中清理出去,他们在这儿不算数。这样处理怎么样?把这类人清理出去一切工作就顺利了。就吃菜这点小事魔鬼撒但还钻空子,他还想说了算,还想为所欲为呢。咱们说的这些都是小事,虽然发生的都是小事,但这里面涉及到的都是最根本的真理。最根本的真理就是听神的话,人连这点都做不到,这样的人是什么性情啊?有正常人的良心理智吗?丝毫没有,这是没有人性的人。

日常生活当中除了吃菜,还得吃点肉,吃点蛋。我就告诉他们养点鸡,给鸡喂点粮食、菜之类的,散养,这样鸡下的蛋就比市场上卖的鸡蛋好,鸡肉也是有机的,最起码没有激素,人吃了对身体没有伤害。虽然鸡蛋和鸡肉的产量没有那么多,但是品质上是可以保证的。我说的这话里包含几个信息?第一,这样养鸡咱们能吃点有机鸡蛋,不管能吃多少,最起码不用吃有抗生素的鸡蛋了,这是对鸡蛋的要求。第二,对鸡肉的要求是没有激素,吃着放心。我提的这两条要求高不高?(不高。)后来,小鸡仔买回来了,也喂上了,到了鸡下蛋的季节吃上鸡蛋了,但隐隐约约还能吃到抗生素的味道,就跟在超市买的鸡蛋味道一样。我就琢磨,是不是这些人给鸡喂含有抗生素的东西了?后来我就问喂鸡的人这些鸡都吃什么饲料,他说给鸡吃骨粉。我说:“咱们养鸡不用催蛋,就按照正常的有机喂法,散养的喂法,让它正常下蛋就行了。咱们不是为了大量地吃鸡蛋而养这些鸡,就是能吃着有机的鸡蛋就行,就这么一点要求。”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别给鸡吃含有抗生素、激素之类的东西,喂鸡的饲料跟外边是不同的。外边的鸡三个月就长成了,天天下蛋,一直到被杀的那天为止,鸡就成了下蛋机器了,那样的鸡蛋好吗?鸡肉好吃吗?(不好吃。)我对喂鸡的要求是散养,让鸡自己在外面刨点食,吃点虫子、野草,人再喂点谷物、粮食之类的,这样虽然鸡蛋的量少了,但是鸡蛋的品质提高了,对鸡好,对人也好。这要求容不容易达到?(容易。)我这话好不好理解?听这些话有没有难处?(好理解,没有难处。)我也觉得没难处,这多容易啊,也没有要求鸡蛋的数量,就要求品质。有正常理智、正常思维的人一听就明白了,觉得这事简单,能做到,过后就去落实了,这叫听话。那喂鸡的人是这么做的吗?他能不能做到这个?能做到的这就是有正常人性理智的,做不到这就有问题了。我说完这话之后没多长时间天气就冷了,按正常规律鸡就停止下蛋了。但是有一样事挺说明问题,天气越来越冷,鸡蛋反倒有增无减,还能天天吃着鸡蛋,但蛋黄没有原来黄了,蛋清越来越硬,越来越难吃。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我过去一打听,才知道鸡现在还在吃着外面买的饲料,那个饲料就是保证鸡无论春夏秋冬都不停地下蛋。我说:“这个季节鸡不下蛋正常,咱们可以不吃鸡蛋,你就养着它,到来年春天它照样下蛋,品质还好。别贪嘴,没要求你让鸡一直下蛋,也没要求你到冬天还得供上鸡蛋。我没那么要求你,你为什么还让鸡一直吃着这样的饲料?以后不许再让它吃那个饲料了!”我这话说得明不明白?第一,我没要求不管什么季节非得吃这些鸡下的蛋;第二,我告诉你别让鸡再吃这样的饲料了,别再催鸡下蛋了。就这一点要求难不难做到?(不难。)结果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吃到咱们自己养的鸡下的蛋了,我说这帮东西,我说的话怎么不听呢?鸡还下着蛋,那鸡的饲料肯定没有变,就这么回事。

这是关于鸡的事,你们听出什么了?(对神的话不顺服,不听。)有些人说:“我们听神的话那得遵行神的旨意啊,我们要听大的、高的,那都是涉及到神旨意的事,涉及到神工作通行的事,涉及到神大的工作的事。你说的这些话都是涉及到鸡鸭鹅狗的事,根本就不涉及神的旨意,所以我们可以不听你的。你说什么跟我们的本分没关,跟我们的顺服听话也没有关系,所以我们有理由跟你对抗,有理由选择听或者不听。再说了,正常人性的生活、居家这些事你懂什么呀?你不懂,你别跟我们瞎说,你没有发言权,我们可以不听你的。”他们是不是这么想的?这么想对不对?(不对。)错在哪儿了?(遵行神的旨意不分大小事,只要是神的话,人都应该听,都应该顺服、实行。)有些人说:“神的话是真理我听,不是真理我不用听,我顺服的只是真理。所谓遵行神的道是指遵行、听从、顺服神口中所说的真理的那一部分,涉及人生活的这些话、与真理无关的话不用听。”这个领受对不对?(不对。)那你们怎么看待真理与神的话?他是不是把神的话跟真理分开了?是不是架空真理了?是不是把真理看得可空洞了?神创造万物,树叶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花朵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万物的繁衍生息这些与真理有没有关系?与人蒙拯救有没有关系?人身体的构造跟真理有没有关系?这些跟真理都没有关系,但都是从神来的。这些跟真理没有关系,你就能不承认它的正确性吗?你就否认它的正确性吗?神所造的万物的规律,你就能随意破坏吗?(不能。)那你的态度应该是什么?得遵循它的规律。有些事不明白,你就相信神口中所说的话,这就对了,不用去研究,也不用你明白太深,不要违背它的规律就行了,这就叫相信、顺服。对于日常生活当中神所要求的不涉及人类蒙拯救的生活习惯、生活常识、生活规律,等等这些虽然够不上真理的级别、档次,但都是正面事物。凡是正面事物都是从神来的,人就应该接受,这话是对的。另外,作为人所应该具备的理智、良心是什么?第一件事就是学会听话。听谁的话?听魔鬼、撒但的话?听人的话?听伟人、高人的话?听敌基督的话?这些都不是,而是听神的话。听神的话的原则、具体的实行是什么?不用分析对错,不用问原因,不用等明白了之后再实行,而是第一时间第一态度就是听,落实,执行,守住,这才是受造之物,这才够人这一撇一捺。你连这个做人最基本的标准都达不到,神都不承认你是人,你能来到神面前吗?你配听神的话吗?你配听真理吗?你配蒙拯救吗?你没资格。

鸡与鸡蛋的事,这里涉及到的人有没有听话、顺服?(没有。)他把神的话当成什么了?他当成耳旁风,“你说你的,我做我的,我才不管你那些要求呢!我就供你鸡蛋吃就行了,管你吃的是什么蛋呢。你想吃有机鸡蛋,门儿都没有!你想好事吧!让我养鸡我就这么养,你还提上要求了,有你说话的份吗?”这是不是听话、顺服的人?(不是。)这是要干什么?这是要翻天啊!神家,这是神作工的地方,在这个地方真理都不能掌权,神说一句话他都不听,都不能顺服,他要说了算,这要是在他家,在他自己的地盘,他能听神的话吗?就更不能了!从不能到更不能这两件事情上来看,神是不是他的神?(不是。)那谁是他的神呢?(他自己。)对了,你自己都把自己当神待了,你都信自己了,那你还在这儿混什么啊?你自己就是自己的神了,你还打着信神的旗号干什么?你不是骗人吗?不是骗自己吗?这样的人对待神的态度是这样的,那他能不能达到听话?(绝对不能。)就这么一件小事,这么容易做到的一件事,这样一件应该听话的事都不能做到,都不能听话,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那离蒙拯救还有多远呢?太遥远了,都不沾边啊!从神的内心来说,神愿不愿意拯救不听他话跟他较劲的人?肯定不愿意。按人的心思来衡量都不愿意,那样的魔鬼撒但跟你对着干,处处跟你较劲,你还能拯救他?不可能。人都不愿意救这样的人,交朋友都不交这样的人。这是关于鸡的事,就这么点事人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就这么点事我说句话人就能不听,这问题是不是严重了?

接下来再说一件涉及羊的事,当然还是跟人有关的事。春季到了,春暖花开,绿意盎然,绿草青青,一切都开始有生机了。羊吃了一冬天干草它也不愿意吃了,就盼着有青草的时候能吃口鲜草。正好这个时候母羊又生小羊了,就更需要吃青草了,草的品质越好、量越大,母羊的奶就越足,小羊长得就越快,人看着也高兴,这就有盼头了,到秋天的时候有肥羊可以吃了。人有这样的盼头,那是不是就得想方设法地让羊多吃好草,把它喂得肥肥壮壮的?是不是就得琢磨,“草地现有的青草不好,羊吃了长得慢,哪儿有好草呢”?是不是得下点这个功夫啊?但不知道养羊的人是怎么想的。有一天我去看羊,看见小羊长得特别瘦,干干巴巴的,我就问他:“这草是不是不好啊?这块草地是不是不够羊吃啊?是不是得把地翻翻,种点新的,让羊有足够的青草可以吃?”他说:“青草不够吃,现在羊还吃着干草呢!”我一听,“这都什么季节了还让羊吃干草呢?母羊都生小羊羔了,该吃点好的青草了,怎么还让吃干草呢?你们有没有想办法解决啊?”他说了一堆理由。我让他把草地翻翻,他说不能翻,要是翻的话羊现在就没吃的了。你们听完这事怎么想?有没有点负担啊?(想办法找块好草地,或者到别处割点青草。)这有办法解决。你得想点办法,别自己吃饱了其他什么事也不管,羊也需要吃饱啊。后来,我又和另外几个人说:“这块草地能不能翻种,哪怕秋天种完明年羊能吃上青草呢?另外,别的地方还有两块草地,是不是可以每天把羊赶过去让羊吃点鲜草啊?两块地轮换着,羊不就能吃到新鲜的草了吗?”我说的这话容不容易做到?(容易。)有些人说:“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总说容易做到,哪有那么容易啊?那么多只羊,它们乱跑不好赶,一点也不容易。”光让他们赶羊就这么费劲,不过最后他们也答应了。过了些日子我再去看,草长得快半人高了,我就纳闷,羊不是吃着草吗,怎么草还能长这么高呢?一了解才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来这里放羊,人家还有理由,“那块草地没有棚子,羊在那儿晒着热”。我说:“你给它们建一个棚不就行了嘛,那才有几只羊啊?你们这些人在这儿呆着干什么的,不就管这点事吗?”他说:“找不着人建。”我说:“做别的事有人,做这点事怎么就没人呢?你找没找人啊?你只管吃不管养,你怎么那么自私呢!想吃羊肉还不让羊吃点青草,你怎么那么缺德呢!”这一逼,棚子建起来了,羊吃上青草了。羊能吃到点青草容易吗?就这么简单的一个事,落实起来就这么难,每一步人家都有借口,有一个借口、有一点难处就不做了,就等着我来了再作处理。我总得跟进,总得看着,总得逼着,不逼就不行。像喂羊这多大点事啊,怎么还得让我操心呢?什么事都为你们筹备好,那让你们听点话怎么就那么费劲呢?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了?还是说这事难度太大落实不了?这不就是你分内的事吗?都是你力所能及能达到的,能力范围内的,没有过高要求你,你怎么就达不到呢?这问题出在哪儿?我有没有让你造方舟啊?(没有。)那让你做的这个事跟造方舟比起来,差距有多大啊?太大了。做这个事就是一两天就能办成的事,就是一句话的事,是能够办到的事,造方舟那是多大的事啊,那是上百年的事。我敢说,如果你们跟挪亚生在同一个时代,你们没有一个人能听神的话。当挪亚听神的话,按照神的吩咐一块板一块板地建造方舟的时候,你们就是站在旁边拖后腿,讽刺、挖苦、耻笑挪亚的那些人。你们绝对是那类人,没有一丁点儿听话、顺服的态度,反过来还要求神得特别恩待你、祝福你、开启你,怎么那么不知羞耻呢?你们说,就我讲的这几样事,哪一样是我分内的事?哪一样是我必须作的?(没有。)这些都是你们人的事,不关我的事,我可以不管你们。那我为什么要管呢?我管你们不是义务,就是为你们好。你们没有人操这个心,也没有人尽这个责任,没人有这个好心,我就得多操点心,你们听话、配合就行了,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但是你们连这点都做不到,这还是人吗?

还有一件更严重的事。有一个地方建房子,这个房子比较高,空间比较大,里面摆设的东西也比较多,要想搬东西方便,最起码得两扇对开门,门的高度最起码得八尺,正常人都能琢磨到这点。有的人非要安一扇门,高度非要六尺,别人怎样提建议也不听,谁说也不行。这是不是浑人?这是混蛋透顶的人。后来,有人把这事告诉我了,我说:“你必须开两扇门,门的高度再开高点。”他勉强答应了。表面上是同意了,可他背后说什么?“开那么高干什么?矮点怎么了?”过后我再去看,只是多开了一扇门,但是没开高。没开高是因为什么?是开不了还是顶着房顶了?怎么回事?他就是不想听话,意思是“你说了算能行吗?这个地方我是老大,我说了算,只有别人听我的,没有我听别人的份。你知道什么呀?你懂建筑吗?”我不懂建筑我还不会看这个比例吗?那么高的房子安那么矮的门,一米九的人进门要是不猫腰的话脑袋就能顶着门梁,这是什么门啊?我不用懂行,你就说我看得合不合理、实不实用吧?就这个实用他就不懂,他就知道守规条,“我们那地方的门都是这样,凭什么按你说的开那么高啊?要是让我做我就这么做,不用我做拉倒,我就是这种做法,不能听你的”。这是什么东西?你们说这个人还能用吗?(不能用。)不能用怎么办?这样的人在神家能出点力,虽然没有及时把他踹了,虽然弟兄姊妹能忍、我能忍,但是就这样的人性,咱们都不说他明不明白真理了,就在神家这样的环境中做事、生活,他能不能呆下去?这样的人用不用撵啊?(不用。)那他能不能呆长?(不能。)为什么不能?先不说他能不能听懂话,就他这样的性情,出点力就要拿把,就要说了算,在神家能不能行得通呢?他什么也不是,还觉得自己不错,还觉得自己在神家中是柱子、是栋梁,还要胡作非为,还要说了算,这注定要出事,呆不长。这样的人就是神家不踹他,他自己呆久了一看,神家总讲真理,总讲原则,他不感兴趣,他的小道道不得施展,到哪儿不管做什么事,也不会跟别人配搭,总要自己说了算,还行不通,处处受限制,久而久之,多数弟兄姊妹都明白真理、明白原则了,当他为所欲为的时候,当他总想当老大自己说了算,不按原则办事的时候,多少人用歧视的目光在盯着他,他受得了吗?到那个时候,他就觉得他与这些人是格格不入的,他天生就不属于这儿,他进错门了,“怎么就误打误撞进了神家呢?原来想得太简单了,以为出点力就能躲避灾难,以后就得福了,没想到不是那么回事啊!”天生就不是这儿的人,他呆一段时间就没兴趣了,就没劲了,不用人踹他自己就溜了。

有些人说:“你怎么什么都管呢?你是不是好管闲事啊?”不是,这些事我都不愿意管,但是我若不管就会坏事,就会影响以后的工作。如果你们能解决,能听话,还用我管吗?我要是不管你们,你们就活不出人样来,你们也生活不好,什么都不行,就这样还不听话。我就说一个最简单的事,就卫生、管理生活环境这么小的事,你们是怎么做的?我去一个地方要是不提前通知的话,那地方就脏乱得不像样,你们还得现收拾,心里还不是滋味,不平安。我要是提前通知你们,去了看着还行,但你们背后是什么样以为我不知道呢?这些都是小事,是正常人性最简单、最基本的一项,你们都是这样,其他的都不用寻思。就这点小事人都很难改变,要是上升到遵行神的道,遵行神的旨意,现在跟你们讲明了,你们连边儿都不沾。我今天主要告诉你们的是什么?听神的话很重要,别不当一回事。听神的话不是让你去分析、去研究,去讨论、去探讨,去追究原因,弄出个所以然来,而是让你去落实、去执行。当神向你说话的时候,当神吩咐你任务、托付你事情的时候,下一步神要看到的是你的行动,是你如何一步一步落实的。神不管你明不明白,不管你对这个事心里有没有什么好奇,有没有产生疑问,神看你有没有在做,你有没有听话顺服的态度。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跟一些人讲到节目中服装的问题,主要的原则就是,服装的颜色、款式端庄正派,大方,有气质,不是奇装异服,另外,不用花太多钱,也不需要有特别的设计师,更不需要到高档名牌店去购置。我的观点就是,服装得让人有气质,端庄正派,能拿得出去,各种颜色不限,除了几个在舞台上不太亮丽的或者人看了暗沉的颜色要避免,其他的多数都可以,赤橙黄绿蓝靛紫,没有规条。为什么是这个原则呢?神造的万物什么颜色都有,花有各种颜色,树木有各种颜色,各种植物都有各自的颜色,鸟类也有各种颜色,所以咱们对颜色不能有任何的观念与定规。我说完了怕他们不明白,又问了问,听的人都说明白了,我就放心了,剩下的就是按我说的这个原则去落实就行了。这事简不简单?事大不大?比起造方舟的事是大还是小啊?(小。)比亚伯拉罕献以撒这事有难度吗?(没有。)没有丝毫的难度,也简单,就是服装的事,人从出生后就开始接触,这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我给划分了一个原则范围,人执行起来就更容易了,关键就看人听不听,愿不愿意做。过了一段时间,一些节目、电影做出来了,主要角色的服装都是蓝色的。我就寻思,做节目的这些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我的话说得挺明白,我没有定规非得让穿蓝色的,不是蓝色的就不让上台,那这些人是怎么了?受什么指使,受什么支配的呢?是不是现在这个世界的潮流变了,只穿蓝色的?也不对,世界对各种颜色、各种款式没有定规,人家什么颜色都穿。那在咱们教会出现这个情况挺奇怪啊,是谁把的关呢?是谁控制这事呢?是不是有一个人在掌控这个事?确实有一个人在掌控这事,所以所有的服装无论什么款式就千篇一律都是蓝色的,我说句话都不管用。人家自己早就定规好了,不管什么衣服全是蓝色的,除了蓝色别的不穿,蓝色代表属灵色,蓝色代表圣洁,是神家标志性的颜色,要是不穿蓝色的服装,这样的节目就不让上,也不敢上。我说这些人完了,就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我一条一条说得挺清楚,最后还确认,双方达成共识之后我才结束这个话题,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我说的话就像空气一样,没人当回事,人家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该怎么实行还怎么实行,我说的话没人落实,没人兑现。他当时说听明白了是什么意思?那是逗你玩呢,就跟社会上那些街头大妈一样,整天扯闲话。所以我心里有一种感觉,这些人对待基督的态度就是他们对待神的态度,这个态度很令人担忧,是一种危险的信号,也是一个不好的信号。你们想知道这个信号是什么吗?你们应该知道,这事我必须告诉你们,你们得听清楚了:就你们的表现,从你们对待神话的态度上来看,很多人要落入灾难中了,一部分人要落在灾难中受惩罚,一部分人要落在灾难中受熬炼,灾难是避免不了了。受惩罚的人直接就死了,灭亡了,而在灾难中要受熬炼的这些人,如果能在灾难中熬炼出听话、顺服,能站立住了,有见证了,最难过的这一关就算是过去了,否则的话,以后就再也没有希望了,就危险了,再也没有机会了。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对你们来说这是不是好事啊?总之,对我来说这是个不好的征兆,我感觉这是个不好的信号。事实我告诉你们了,怎么选择那是你们的自由,这个事我就不再多说了,不再重复,不会再说第二遍。

今天交通的话题主要是怎么对待神的话,听神的话、顺服神的话很重要,能把神的话执行下去、落实下去,付诸实行,这个很重要。有些人说:“我们到现在也不明白到底怎么对待基督。”到底怎么对待基督,这事很简单,你对待基督的态度就是对待神的态度,你对待神的态度在神看就是对待基督的态度。当然,你对待基督是什么态度,就是你对待天上的神的态度,你对待基督的态度是最现实的,是看得见的,正是神要鉴察的。人都想明白到底怎么对待神是神所要的,这事简单,有三条。第一条,坦诚相待;第二条,尊重,学会尊重基督;第三条,就是最重要的一条——听话。听话,是用耳朵听还是用什么听?(用心听。)你长心了没有?你长心了就用心去听,用心去听才能听懂,才能实行出来。这三条每一条都很简单,按字面意思应该容易理解,按道理说应该容易做到,但怎么做、能不能做到就在乎你们自己了,我不多解释了。有些人说:“你就是个普通人,凭什么让我们对你坦诚相待?凭什么让我们尊重你啊?凭什么让我们听你的话呀?”我是有理由的,这个理由也有三条,你们细听听,看看我说的在不在理,在理你们就接受,要是觉得不在理,你可以不接受,你另找他路。第一条,你自从接受了神的这步作工以来,都是在吃喝、享受、祷读我所说的每一句话。第二条,你自己承认你是全能神的跟随者,你是他的信徒,那能不能说你承认自己是这个普通的神所道成的肉身的跟随者呢?也可以这么说。总之,第二条就是你承认你是全能神的跟随者。第三条最重要了,在整个人类中间,只有我把你们当人看。这一条重不重要?(重要。)这三条哪一条你们接受不了?你们说,有没有哪一条我说得不真实、不客观、不是事实?(没有。)这些合起来一共是六条,每一条我就不细说了,你们自己去琢磨吧,这些话题说得已经不少了,你们应该能够明白了。

二〇二〇年七月四日

上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四)

下一篇: 附篇三  挪亚、亚伯拉罕如何听神的话、顺服神(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作工与进入 五

现在你们都知道,神正在带领人走向人生的正轨,带领人迈向另一个时代的台阶,他又带领人超脱这个黑暗的旧时代,带领人从肉体中走出来,摆脱黑暗势力、撒但权势的压制,使每一个人都活在自由的天地里。为了美好的明天,为了人明天的步伐更加豪迈,神的灵在为人筹划着一切,为了人更好地享受,神也在肉身…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我在地上作工的宗旨人都得明白,就是我作工最终要得着什么,我要作到什么程度才是工作的终点,人跟我走到今天若不明白我作的工作到底是什么,那不是白白地跟我走了一趟吗?人跟随我,当知道我的心意是什么。我作工在地上几千年,到了今天,我仍是在这样作着我的工作,虽然我的工作项目特别多,但我作工…

你们的人格太卑贱!

你们都坐在高雅之座上教训与你们同类的列子列孙们,让他们都与你同座,岂不知你们的“子孙”早已没有气息,没有我的工作?我的荣耀是从东方之地直照到西方之地的,但当我的荣耀传遍地极之时,当我的荣耀开始发现照耀之时,我要将东方的荣耀带走,带到西方,使东方这些弃绝我的幽暗之民从此再无光的照耀…

爱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

多数人信神的实质就是宗教的信仰,并不能对神有爱,人只知道像机器人一样跟随神,却不能对神生发真实的渴慕之情,不能对神生发爱慕之情,只是不声不响地跟随神。信神的人很多,而爱神的人却很少,只是因着害怕灾难的临到而“敬畏”神,或是因为神的高大而“佩服”神,人的敬畏之中、人的佩服之中并不包…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