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五)

3.藐视神的话

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条——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这一条分了三部分内容,前两部分已经交通完了,今天交通第三部分,敌基督藐视神的话。敌基督藐视神话的表现、说法之前交通了一些,比如敌基督怀疑神的话,不相信神的话,对神的话充满了好奇,没有相信的成分,只有怀疑、试探、猜测的成分。总之,敌基督不把神的话当成是真理,也不实行神的话,临到事也不根据神的话寻求实行的原则,在心里常常怀疑、抵触、否认神的话,这些统统可以说是敌基督藐视神的话的一些表现。今天再交通一些更深入、更具体的敌基督对待神话的态度与作法,来解剖敌基督是如何藐视神的话的。关于敌基督如何藐视神的话,还是从几方面一条一条地交通,这样是不是清晰一些?要是笼统交通的话,你们如果具备一定的领受能力,素质够用,通灵,在神话上常常能得着亮光,我之前交通的那些其实就足够了。但是,多数人不具备领受神话的素质,对待神的话达不到能把神话当成真理来领受的程度,所以就得一条一条地交通。这个话题具体分为几小部分。

(1) 敌基督随意篡改、解释神的话

第一条,敌基督随意篡改、解释神的话。之前这方面内容交通过一些具体的事例,当然不是针对性地具体解剖,就是捎带着交通了一些。敌基督随意篡改、解释神的话有哪些表现?敌基督是如何做到这一条的呢?敌基督能有这样的表现、这样的作法,从他的本性上来看,他对待神话,首先在他心里不认为神的话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的话就是真理。神无论说了什么样的内容,在人看是浅显的还是深奥的,那都是神的话,都是真理,都是与人的生命进入、性情变化、蒙拯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敌基督却不这样认为,他心里意识不到,也没有这样的意识,没有这样的认识,他不认为神的话就是真理,神的话对人的生命进入是多么的重要。相反,他认为神的这些话外表看起来就是人的话,很平常,只不过被所有跟随神的人、被神家、被教会冠以“神的话”这样的称呼之后就显得那么重要了,其实从神话的外表上来看,这些话也就是人常说的一些话,从字面上来看,这些话有人的语言的成分,有人的语言的逻辑、思维、用词,还有人的语言当中的一些俗语、成语、谚语,甚至还有歇后语。他一看这些话,也不像人想象的多么高大、难测,多么深奥,不像传说中的天书,就是那么的平常。所以,他研究来研究去,最终在心里下了一个定义:严格地说,这些话就是一些大白话,如果从信仰的角度上来说,似乎是信神的人应该看一看的,是对人的行为、信仰有所帮助的一些话。看来看去他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更甚至有一些敌基督,有一些狂妄之徒,他们拿来神的话一口气就读了多少篇,读了多少页,甚至有的人在一个月之内就把《话在肉身显现》这本书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在脑海里、在心思里就留下一些深刻的印象,对一些属灵术语,神说话的口气、方式,以至于神在不同阶段说话的内容,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读完之后,他说:“神的说话也不过如此,我一口气就读完了,一口气就了解了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大概内容,所以神的话不是那么深奥,要是把神的话上升到说成是真理,是人生命进入必备的一些话语,这个有点过分。”所以,不管在他眼里怎么看这些话,他心里对神的话最终的定义就是,神的话不像人想象的那么深奥、难懂,只要有文化的、有眼睛的都会读懂这些话。读来读去,他不但没把神话当中所说的人生命进入该明白的各项真理读出来、读明白,从中得着启发,得着供应、帮助,反而觉得神的话与真理、与天书相差甚远。得出这样的结论之后,敌基督对神的话就更加藐视了,他认为神的话也不过如此,神也不过如此,真理也不过如此。有了这样的态度与认识之后,敌基督在心里对神所说的话,对《话在肉身显现》这本书所产生的态度,更让他藐视神的话,藐视真理。他用他的知识,用他的头脑,凭他的记忆、小聪明,迅速地掌握了这些话的内容与这些话所谓的原理,还有这些话的一些语气、方式、用词,用词包括常用语、惯用语,随后他就觉得他得着了,什么都有了。他这样的认识、这样的态度让他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心里藐视、质疑神的话,更怀疑神的身份、神的实质。

从敌基督的本性上来看,他们厌烦真理,藐视正面事物,藐视神的卑微隐藏,藐视神的信实、真实与可爱。这一系列的藐视让敌基督不自觉地、很自然地做出一些令人恶心、让神厌憎、让神定罪的作法。这个作法就包括随意篡改神的话,随意解释神的话。篡改指什么说的?敌基督不相信神的话里有真理,不相信神的话能让人得着生命,更不相信神的这些话就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根基与人类前行的方向与道路,所以他不知道神为什么要用这些方式说话,也不知道神为什么要在一个背景里说这样的话,更不知道神为什么要说这些内容。对于这些内容是怎么产生的,神心里是怎么想的,神说这些话的同时在人身上要看到什么,要作成什么,要达到什么果效,所有这里面神要作到的,神的心意,还有真理,敌基督是一窍不通、一无所知,就是一个外行。所以,在他心里常常觉得神这句话不应该这么说,那句话应该挨着这句话,这句话应该这样说,那段话应该用这样的口气,应该用那样的口吻,这个用词不对,那个用词有失考虑,有失神的身份,他的观点就产生了。神的话在他眼里不如世界任何一个名人、伟人的著作,他觉得神说话不够严谨,说话啰唆,更有些地方如果细加推敲,严格地来说,不合乎人类的语法规则、用词规则。“这里怎么能有真理呢?这些话怎么能是神的话呢?怎么能是真理呢?”敌基督在心里盘算着、琢磨着,同时怀疑着、定罪着。有了这样的态度,有了这样的心思,有了这样的对待神话的观点,敌基督的魔爪就伸出来了。

记得几年前在诗歌组发生了一件这样的事情,他们要给一段经典的神话谱上曲,在教会中传唱。在编曲时他们发现,神话的长短、字的多少跟曲子不相符,每一句歌词排的字太多,另外,整个完整的旋律如果安到神话上,神话太多、太长。那怎么办呢?有办法,把神话的有些说法、用词在表面意思不变的情况下改动改动。比如说,把四个字的成语变成两个字的单词,哪个句子太长,看着没用是废话,删掉。遵循着这样一个原则,他们把所谓的神的话谱上了曲子,发到教会中传唱。多数人稀里糊涂,觉得这是神话诗歌,但是哪有人知道这样的一段话根本就不是神的话,是经过敌基督随意修改、删减,动过手脚的一段话。后来这首歌要做节目的时候,我问这首歌是哪一篇神话的选段,他们告诉我是哪一篇的第一段,我找到这一段,跟诗歌本上的一对照,把我吓了一跳。诗歌本里的这段话名义上是那一篇神话的选段,但是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说话语气没了,很多重要的话被删减,说话的内容被打乱,而且话语的次序也被颠倒了,如果没有人告诉这段话是摘自哪一篇神话,我想没有任何人能找到这一篇说话,彻底对不上号了。这些人表面上是在尽本分,把神的话谱上曲子让大家传唱,这样神的话就能够常常带领人、引导人,能帮助人进入神的话,这是多好的事啊!但是因着敌基督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把神的话当成了一个普通人聊天的话,随意删减,随意篡改,连问都不问一句,在没经任何人许可、同意,更没经任何人授权的情况下,把神的话改得面目全非,还让人误认为他们是在尽本分,是把神的话谱上了曲子。这是一种什么行为、什么作法?能产生这样的行为、作法的人是什么性情?有这样作法的人,对待神的话能有这样态度的人,他们心里对待神话到底有没有敬畏?他们宝不宝爱神的话?他们是不是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来对待了?从他们对待神话轻慢、随意的态度上来看,他们不但不宝爱神的话,还把神的话当成玩物,随随便便就给改动了。他们对待神话这样的态度,是不是就是他们对待神的态度呢?(是。)一点都不差。神的话代表神自己,是神的发表,是神性情的发表,也是神实质的流露,人对待神的话是这样的轻慢、随意,那人对待神自己就不言而喻了,这很说明问题。

人表面上跟随神,为神撇弃、花费、受苦,但是对待神的话是那么地轻慢,那么地随意。也可能敌基督把《话在肉身显现》这本书举得很高,或者用布包上,做个皮套套上,藏在一个最安全的地方,这能说明什么呢?说明他们很宝爱神的话?他们有敬畏神的心?这些外表的作法就能掩盖他们对待神话轻慢的一种态度吗?不能。每当他们读神话的时候,他们心里总想把神的话里有些用词、说法、口气改动改动。甚至有一些敌基督猖狂到什么程度呢,当看到神的话不合他观念的时候,他认为用词不当、不合语法的时候,甚至他认为一个标点符号不对的时候,他就会大肆宣扬,夸大其词,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神的话有一个地方标点符号不对,神的话有一个地方用词不恰当,神的话有一个地方说得似乎不大合理,他带着嘲笑、藐视的口吻到处宣扬。似乎在这个时候,他终于找到了神话中错误的证据,抓住了把柄,看见了漏洞,终于能够让他在心里踏实地认为神的话也有错误,神也不是完美的。这是不是敌基督的性情?敌基督在神的话中就是要发现毛病、错误,这是一种敌视的态度,不是顺服、接受的态度。说到敌基督随意篡改、解释神的话,刚刚那个事情能不能说成是篡改神的话?(能。)你们说,能这么随意改动神的话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对神有没有敬畏?(没有。)这是一种什么性情?首先,他是不是把神的话当成神的话了?(不是。)那他把神的话当成什么了?当成人的话了。人的经历见证文章,人一看这里不合适,那里不理想,改动改动这可以,但涉及到神的话人也敢这么做,这是什么性质?这是不是任意妄为,没有敬畏神的心啊?对神的话还敢妄加评论,随意改动,不合乎他的意思,不合乎他的观点,他就随意改动,这事性质严不严重?(严重。)

涉及到篡改神话的还有哪些人?在传福音的过程当中,有一些福音对象接触到神话语的时候,对神说话的口气、方式、所站的角度,甚至神说话的用词还有人称等等诸多方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念,不同宗派的人有不同的口味与要求。福音队的有些人说:“这么传福音也不好传啊!神说的太多的话不合人的观念,有些是骂人的,有些是太生硬、不温柔,没有爱的,有些是土语,有些是专门针对哪个种族的,还有一些是揭示奥秘的,人看了之后也不能接受啊,这些话成了福音对象接受神新工作的拦路虎了,这怎么办呢?”有人说:“我有办法,既然福音对象因为这些话就不能接受神的新工作,删掉不就行了吗?把凡是涉及人不愿意接受的这些话、这些内容,哪怕是一句,全部都标上标记,在打印的时候都删掉,这样福音对象看的时候,没有一句伤着他们面子、伤着他们情感的话,也没有一句不符合他们观念的话,神的话都合适,他们一点观念都没有,就能很顺畅地接受神的新工作。”在福音队有的人就动过这样的手脚,甚至在不经过询问、不经过上面同意的情况下,他们就把删减过的、篡改过的神的话印成了小册子发了下去,而且发的面还很广。为了他们工作的便利,为了他们能多得人,显得他们有工作能力,显得他们尽本分有忠心,他们就想了这样的办法,而且把这个事还做实了,印成了书,但这本书与《话在肉身显现》是完全不同的两本书。这种作法是不是在篡改神话?(是。)对于篡改神话这个事,一般人的心里有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抵挡神的作法?(有。)一般人都有这个意识吗?今天在交通了那么多话之后,你们能随口就说有,如果在三年前、五年前你们去传福音,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意识,说神的话一字一句都不能动?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敬畏神的心?(没有。)那你们是在一种什么情况下没有这样的意识呢?是不是在没有丝毫敬畏神之心的情况下就敢随意篡改神的话呢?人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就敢随意篡改神的话,就把神说话的原意改动了,把神说话的方式改动了,神说这一段话要达到的果效改动了,神说这一段话的心意、核心、重点都删没了,这都叫篡改。

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福音队的人又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说:“我们在给一个种族见证神新工作的时候,他们对于神揭露他们的那一部分话反感不愿意听,有观念,所以这些话就拦阻他们接受神的新工作。我们想把那些话改改,改了之后他们就能接受了,对神的新工作、对神此次道成肉身就没有观念了。”你们说这问题问得怎么样?如果没有这一次机会见面,交谈福音工作的事,他们可能就私自做主把这些话改动了。也可能按照他们的想象,那个种族的人能有三五个、十来个或者更多的人接受神的新工作,这个暂先不谈,就说他们传福音的人动不动就想把神揭露败坏人类、审判败坏人类、揭示败坏人类实质的这些话删掉,这是一种什么性质?这样的表现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没有。)我看不是哪个种族、哪个宗派的人对神的话有观念,根本就是这些传福音的人对神的话有观念,神说的这些话在他们那儿都通不过,他们从内心深处抵触、厌烦,他们不愿意听,不喜欢神的这些话。他们认为,如果是神的话应该有爱,不应该这么赤裸裸地、直白地揭露人,打人的脸,所以他们很强烈地要求,如果传福音的话,能不能把这些话拿掉?为了传福音得着人,能不能让神也委曲求全一回,说话婉转点,动听点?为了让更多的人接受,为了让更多的人来到神的面前,能不能让神改变说话的策略,改变说话的方式,向败坏人类采取妥协、让步,低头谢罪,请求原谅?所以说,这根本就是传福音人员的问题,哪是哪个宗派的人的问题。在神的话一字一句都没有改动的情况下,在神的话对所有的人来说都能让人产生观念的情况下,还是有更多的人逐步地来到神面前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他们的观念拦阻他们接受神的新工作了吗?根本就没有。如果神说的这些话不是人类的需要,不是人类的实情,那人类不接受神的话情有可原,神应该换换说话方式、说话内容。但是,神所说的字字句句都是人类的实情,字字句句都与人类的生命进入、蒙拯救有关系,人类有观念接受不了,说明人类邪恶、污秽,败坏太深,不配来到神面前,并不能说明神说的话不对、神说的话不是真理。

败坏人类对神的说话、作工有观念怎么办呢?传福音的人接受神话语的浇灌这么多年,听了神的话语这么多年,不说你们明白多少真理,从理论上,神作工的异象、神的心意、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宗旨、神拯救人类的工作的方方面面的真理,你们是不是都听懂了,都记住了,也都领会了?这些都具备了,那你还害怕人有观念吗?你长嘴了,你跟福音对象说清楚,你把神的心意见证出去,你跟他把真理讲明白呀!你听了这么多年神话还讲不明白、说不清楚,那你是废物一个。你尽的是这方面本分,你每一天接触的全是这些话题,全是这些内容,全是这些事情,你为什么还想用篡改神话这么卑劣的手段来得人呢?从外表看,这是人的一种错误的行为,是人一种卑劣的手段,是人一种无能的表现,但从实质上来看,这是不折不扣的敌基督实质的表现,一点不差。是神的子民,会宝爱神的话,会珍惜神的话,会敬畏神的话,会尊重神所说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一种说话方式,以及每一个说话角度与每一段的说话内容。只有神的仇敌常常嘲笑、蔑视神的说话,在心里小视神的说话,不把神的说话当成真理来对待,不把神的说话当成造物主的发表来对待,所以他们在心里常常想要篡改神的话,要随意解释神的话。他们试图用他们的方式,用他们的思维模式、思维逻辑来改动神的话,让神的话合乎败坏人类的口味、败坏人类的观点、败坏人类的思维模式与哲学,最后企图用这种方式赢得更多人的赞赏。神的话无论是哪一部分内容,无论是在什么方式下说的,站在什么角度上说的,都是神的话。为了败坏的人类能够更容易读懂、更容易领会、更容易得着神的话,明白神话中的真理,神在更多的时候是用人类的语言、人类的方式,用人类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语气还有说话逻辑来说明神的心意,来告诉人类该进入的。但恰恰是这种不起眼的方式,不起眼的口气,还有不起眼的种种用词,成了敌基督定罪神、否认神话是真理的把柄。敌基督常常用知识,用名人的著作,甚至名人的演讲、措辞、口风还有气节来与神的话作比较,他们越是这样比较,越觉得神的话太不值得一提了,越觉得神的话太浅显了,他们就越想改动神话,越想矫正神的说话,矫正神的说话口气、说话方式以及神说话的一种角度。不管神怎么说话,不管神的说话给人类带来多大的益处,在敌基督的心里,他总也不把神的话当成是真理。他不会在神的话当中寻找真理,寻找实行原则,寻找人生命进入的路途,而是始终如一地带着研究的观点,带着学习的态度,带着深入研究、探讨的态度来对待神的话,研究来研究去,探讨来探讨去,他还是觉得神的话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动、需要修整。所以对于敌基督来说,他们从接触神的话那天开始,到他们信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的今天,在他们内心深处仍然觉得神的话没有人所说的生命,也没有人所说的真理,更没有人所说的通往国度的大门、进入天堂的通道,他们看不到,发现不了。所以,在他们那儿的感觉是什么呢?“怎么越信越觉得神的这些话普通寻常呢?越信越觉得神的这些话没有真理啊。”这是一种什么征兆?是好的征兆还是坏的征兆?(坏的。)坏在哪儿啊?把神信到这份上,这是不是信到家了,信到头了?

你们是否发现这样一个事实,从一起信神,一起读神话,一起撇弃家庭、撇弃工作、撇弃学业、撇弃世界上的前途那一天开始,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但是不知不觉中,在赛跑的过程当中有些人掉队了,不愿意尽本分了,他们跑哪儿去了?有的被打发到B组去了,有的到普通教会去了,有的勉强够上半职教会。那些在神家不愿意尽本分,在神家成为被清除的对象,属于没有资格再尽本分的这一部分人,他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如果让你看他对神的态度,凭着人的肉眼人看不到,因为他的心在想什么你不知道,他心里是爱神的还是恨神的,是抵挡神的还是顺服神的,你看不出来。那怎么定一个人的性情、实质是什么呢?很容易,就看他对待神话的态度。这一部分人对待神的话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们都不需要神的话来供应,无论临到什么难处,他们不在神话中寻求原则、寻找真理。这些人平时很少读神的话,甚至有人在祷读神的话、交通对神话的认识的时候,他们心里反感。怎么反感呢?他心想:“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说了,这些神话我都读过,我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明白为什么被清除了呢?什么都明白为什么被打发到B组了呢?这是怎么回事?根源就是这些人根本就不接受神的话,他们藐视、敌视神的话。一个藐视、敌视神话的人能不能实行神的话?你跟他说“临到事了,你读读神的话吧”,他是什么态度?有什么具体表现?(他会说实际问题实际解决,不用读神的话。)他认为读神话那是渺茫的做法,实际问题得实际解决,这就是敌基督的口吻。这话是什么意思?“人有办法,读神的话有什么用啊?你以为神的话什么都能解决呀?”他以为人有难处那仅仅是一个难处,根本就不是人里面情形、性情的问题,他看不到这一点,也不承认这是事实。他认为,“人的难处就像一部机器少了一个螺丝钉一样,把螺丝钉装上就行了,找什么神话呀!找神的话那都是假属灵的作法,我才不那么做呢,那么做是傻瓜。你以为神的话什么都能解决?哪是那么回事啊?”这分明就是不接受真理的人。还有的人临到事了,你跟他交通帮助他,给他读了一段神的话,读完之后他说,“这段话我都会背了,都背多少遍了,还用你说?这话我比你了解,不管用”,这是什么问题?他不接受,不承认自己的败坏,这就完了。他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所以他认为读神的话那都是走过程,没用,他就想找一种特效药、一种灵丹妙药来解决他的问题,这是标准的不接受真理。

对于篡改、解释神的话这方面表现,你们有没有什么实例?(在制作合唱专辑第二十辑的时候,神让把经文一条一条列在画面上,当时有的弟兄姊妹嫌经文长,删掉了一些字句,后来神发现了这个问题,当时神解剖得挺严厉,说这是亵渎神的话。)对于圣经当中所记载的神的原话,那属于神的话,人不能乱动。对于一些先知的预言,也是神的话,是神默示的,也不能乱动。在我这儿看,这些话虽然不是原语种的原文,是经过翻译的译文,但是译文的意思经过多少年的校正,基本上与原语种的原意是相符的,这个认知你得有。所以对于这些话,如果是在平时交通的时候,可以不用完整的话去讲述,可以讲大概,但是事情的真相不能动,如果是引用必须摘取原文完整的字句,这个原则怎么样?(好。)为什么这么做呢?有些人说:“那是过去的事了,用得着这么认真吗?”不,这是一种态度,这是一种心态。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神的话就是神的话,不能等同于人的话,人应该用严谨的态度对待神的话。圣经从原文翻译成各种文字以后,有的意思在翻译上跟原文是否一致可能拿不太准,或者是两种文字在同一个语句上翻译过来说法会有出入,翻译的人会加上“注:什么什么”,或者是加上括弧,写上“或作什么什么”。你们说翻译圣经原文的那些人都是信神的人吗?(不一定。)他们更不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那他们为什么能把这个事做得这么严谨呢?外邦人把这个叫做敬业,信神的人应该叫有敬畏神的心。你连这点敬畏神的心都没有,那你还是信神的人吗?

对于神的话,当人在一起交通的时候,把神话的原文祷读之后,可以结合个人的经历、开启光照谈个人的认识,但是不要把神的话当成你的私有作品来随便解释。神的话用不着你解释,你也解释不清楚、解释不明白,你有点小的开启光照、有点小的经历就不错了,你想解释真理,想用你的解释来达到让人明白神的心意,这个不可能,这是错误的作法。比如,有些人看到神的话说神喜爱诚实人,神告诉人“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太5:37),今天神的话也说让人做诚实人,那正确地对待神这些话语、这些要求的态度应该是什么?在神话中寻求,神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神眼中的诚实人的表现到底是什么?怎么说话,怎么做事?怎么对待本分?怎么与人和谐配搭?人应该在神话中寻找这些实行原则、实行路途,达到神所要求的诚实人,这是正确的态度,这是寻求真理的人该有的态度。那不寻求真理,不喜爱真理,对神的话、对神没有敬畏之心的人有怎样的表现呢?他一看,“神要求人做诚实人,以前主耶稣那么说,现在神又说让人做诚实人,我知道了,诚实人不就是老实人吗?不就是世上说的老实人常在嘛,好人一生平安,欺负老实人有罪。你看看,神都替老实人伸冤呢”。这些话是不是真理?是不是寻找出来的真理原则?(不是。)那这是什么话?能不能说是邪说谬论?(能。)不通灵的人,不喜爱真理的人,他总把神的话跟人类中间人认为好听的、对的话联系到一起,这样是不是把神话的分量降低了?是不是就把真理说成是人类的一种口号、做人的论调了?神说让人做诚实人,诚实人的表现是什么,怎么做诚实人,有哪几条,这些他不看,他就瞪着眼睛说神是让人做老实人,老实人、窝囊废、笨蛋就是诚实人,这是不是曲解神的话?他曲解了神的话还觉得自己挺高明,同时还觉得神的话无非就是如此,“真理也不那么高深啊,不就是做个老实人吗?做老实人还不简单,就是不偷东西,不骂人,不打人,‘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什么事都宽待人,做个好人,好人一生平安”。他的词很多,但是没有一句是合真理的,全是邪说谬论,似乎与神的话挂上钩了,似乎与神的话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关系,但是一细抠、一看,全是迷惑人的,全是搅扰人心思的。

好比神说,神的实质有爱,神爱人。神爱人是通过神的说话,通过神对待人的方式、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方方面面,来让人看到神的爱,看到神在拯救人的同时显明神的心意、神拯救人的方式,来让人认识神的爱。那些不通灵的人是怎么看的?“神就是爱人的神啊,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神都说了,浪子回头金不换。”神说这话了吗?这是不是神的原话啊?(不是。)他还说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佛慈悲”。这是不是乱套了?一看就是假冒属灵,假冒明白神的话,假冒喜爱真理,一看就是个门外汉,是个外行,不通灵的货。这样的人我见过不少,像个二杆子,挺敢说,但是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心思里想的、产生出来的东西全是邪说谬论,全是假冒的。这一类极具迷惑力的,能够常常用这些邪说谬论以及外表人看为好的一些神学论调来迷惑人的,来强制人听从、强制人实行的,这就是敌基督。外表看他们很属灵,常常拿出一段神的话,解释完之后后面接着就是邪说谬论了。这样的人哪处教会都有。他们打着引用神话、交通神话的旗号来帮助人、带领人,事实上,他们灌输给人的不是神话对人的要求,不是神话里的真理原则,而是他们在神话的基础上加以加工、加以解释、加以想象的一些邪说谬论,让人远离神的话,让人听从他们的,对人形成了搅扰,也形成了迷惑。比如有人说:“神作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工作经历了整个人类的弃绝、抵挡,神就是神,神的心胸真宽大啊!就如人说的,‘宰相肚里能撑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神是多大的气量呀!”外表看他向人见证的是神,是神的所有所是,事实上他所传递的是一种什么信息呢?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真是神的实质啊?(不是。)他见证谁呢?他见证宰相,他把神比喻成宰相,比喻成君子,这是不是亵渎啊?神话里有这词吗?(没有。)那这话是从哪儿来的?从撒但来的。敌基督不但不见证神,还歪曲事实,亵渎神,常常迷惑那些没有根基、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不能明白真理的人,这些人身量小,没有根基,没有领受真理的能力,就受这些邪说谬论的迷惑。敌基督把这些邪说谬论当成是属灵的说法,说到神的爱的时候,他有一句话,“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说到神对人的要求的时候,他有一句话,“好人一生平安”;说到神不记念人的过犯,给人留有悔改的机会,他又有一句话,“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些话在神话里有吗?(没有。)我一听这些话怎么就这么生气呢?怎么就这么别扭呢?心里怎么就这么恼火呢?你读了多少年神话了?你是痴呆了,还是神经错乱了?神的哪句话提到这些了?神什么时候要求人做老实人了?神什么时候要求人“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了?神是这么作的吗?他说的这些邪说谬论,哪句话跟神对人类的要求、神的心意、真理原则能扯上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比如说,神让人有理想,有心志,有追求,敌基督又有一句话,“神都鼓励咱们有追求,有句话说得好,‘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是社会上的一种潮流,一种论调,拿到神家合不合适?有用吗?(没用。)这话跟神的哪句话相符?跟神话有没有关系啊?(没有。)那敌基督说它干什么?他说这话的目的就是让人深刻地感觉到他很属灵,在神话上有认识、有开启,对真理有领受能力,不是一个白丁,但有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目的啊?你们听了这话,心里是赞成还是反感啊?(反感。)这话不通灵,人听了心里恶心、厌烦。他明明不明白神的话,读不懂神的话,没有领受神话的素质、能力,还要装明白神的话,还要不知羞耻地解释神的话给别人听,说出一些不相关的、外行的话,让人听着都恶心,对人没有任何的造就,还扰乱人的心思,着实可恨。你们碰到这样的人怎么办?(得把他说这些话的错谬之处解剖出来。)怎么解剖?其实这话很容易说,你这么跟他说:“你读完神的话有这样的领会,我看不怎么样。”他说:“我不这么认为,我就觉着好。”你说:“你怎么看都觉着好,那照你这么说,神的话就等于人的邪说谬论呗?你赞成这些邪说谬论,那你还读神的话干什么呀?你就不用读神的话了。现在你这个问题严重了,你把神的话当成是邪恶人类的处世哲学,邪恶人类的处事方式、论调,在你那儿神所说的诚实人就等同于老实人、大笨蛋、大傻瓜。神所说的每一句话你都用人的话来解释,都等同于这个邪恶人类所总结出来的一个谬论、一种说法,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神的话就是人的话,就是人类的语言,就是人的邪说谬论呢?你这么认识神的话,不是在领受神的话,这是在亵渎神的话,是在亵渎神。”这些话你们能不能说清楚?神的话如果是敌基督说的那个意思,那神为什么不直接说那句话呢?神说让人做诚实人,为什么不告诉人做个老实人、做个好人就行了?难道仅仅是用词不同吗?神的话是真理,神的话里有人可实行的路途,人如果按照神的话去做、去活,那人就能成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就能成为合神心意的人,而按照人所说的那些话去做、去活,人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浑人,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活撒但。这点你们认识到了吗?你们如果按照神所说的诚实人去做、去实行,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效果?如果按照人口中所说的好人、老实人去做、去活,那又是一种什么效果?是不是不一样?(是。)按照神所说的诚实人去做、去活,人的心里越来越纯洁,心能向神打开,能把心交给神,没有伪装,没有欺骗,没有作假,心不向神隐藏,是单纯敞开的,心里想什么外表流露、活出的就是什么,外表流露、活出的跟心里是一致的,这是神所要的,这是真理。而人所说的老实人、好人,他们活着的原则是什么?实行的原则是什么?都是伪装出来的,心里想什么别轻易说出来,外表别让人看出来,别轻易伤害他人,别轻易伤害别人的自尊,也别损害别人的利益,保全自己也不伤害别人,心里谨慎,外表也包装着,要显得特别敬虔,能包容,能忍耐,有爱心。但他心里怎么想人看不出来,里面有败坏、有抵挡、有悖逆,别人也看不出来,外表伪装得让人看起来特别造就人,特别的温柔,特别的善良。无论做了多少坏事,心里多么悖逆、多么邪恶,谁也看不出来,外表还乐于助人,乐于施舍,有求必应,简直就是一个活雷锋。任何时候都面带微笑,让别人看到他最美好的一面,不管背后流了多少泪,当着人的面都是面带微笑,让别人得造就。这是不是人所说的好人?这个好人跟诚实人相比哪个是正面的?哪个才是有真理实际的?(诚实人。)诚实人有真理实际,是神所喜爱的,是神所要求的合乎神标准的人,而好人、老实人则不是,这正是神所定罪的、神所厌弃的一种人。敌基督随意把神所要求的诚实人解释为好人、老实人,这对神所说的话是不是无形中就是一种定罪?这是不是在亵渎神的话?是不是在亵渎真理啊?这是明摆着的事实。敌基督不明白神的话,更不明白什么是真理,还要强词夺理、生搬硬套,不懂还要装懂,随意乱解释神的话,迷惑人,搅扰人。你们会不会这么做啊?明明不懂神的话,还要装得很明白,拿自己掌握到的涉及到这方面的话题或者字面的意思,用所掌握到的词汇、说法、论调来解释神的话,来定规神的话,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

神的话与人的话、真理与道理本质上的区别是什么?神的话能让人变得越来越有理智、有良心,做事有原则,人所活出的越来越有正面事物的实际。而人的话表面上很合乎人的口味、人的观点,但是因为它不是真理,这里充满了陷阱、诱惑,充满了邪说谬论,所以当人按照这些话去做的时候,人所活出来的离神越来越远,离神的标准越来越远,更严重的是,人活得越来越邪恶,越来越像撒但。当人彻底按照人类的邪说谬论去活、去做,完全接受了这些论调的时候,人也就活成撒但了。活成撒但了,那言外之意人是不是就是撒但呢?(是。)那你就“成功”地变成了一个活撒但。有些人说:“我就不相信,我就想做人都喜欢的老实人,我就要做一个多数人看为好的人,我就看看神能不能喜悦我。”你不相信神说的话,那你就走着瞧,看看到底神的话是真理,还是人的观念是真理。这就是神的话与人的话在实质上的区别,这就是真理与邪说谬论的实质性区别。人的邪说谬论无论表面上多么合乎人的口味,它永远变不成人的生命,而神的话无论在外表看多么浅显,多么通俗易懂,多么不合人的观念,但是他的实质是真理。人如果按着神话原则去行、去活出,最终有一天人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受造之物,能敬畏神,能远离恶。相反,得不着这些的,人所活出的、人最终所走的道路只能是让神厌弃,这就是事实。通过这番交通,你们对于神的话是不是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新的概念?神的话是什么?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一点都不假。只有敌基督,只有那些天生就厌烦正面事物、恨恶正面事物的种类,他们对待神的话是藐视的,不把神的话当真理,否认神的话就是真理、道路、生命这一事实,无论在什么时候,他们都不会接受神的话作他们的生命,这是一伙不可救药的人。

这样一交通,有些人明白了,这些表现是篡改神话,是随意解释神的话,这是敌基督的表现。你们说,这里包不包括整理神话的那些人?(包括。)包括吗?篡改是什么意思?(人随意删减或者加添,把神说话的原有意思改变了,这就是篡改。如果是按着原则整理神话就不是篡改了。)对了,明白这点就行。明白了这点你们在整理的时候就没什么顾忌了吧?是不是能掌握好原则了?让你整理不是让你篡改。还有一些搞翻译工作的人,让你翻译神话是直译,是把神这句话的原有的意思、神的原话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不是让你在翻译的同时解释神的这句话,你没资格解释,这个得注意,得小心。掌握好原则,怎么做是篡改,怎么做不是篡改,这方面掌握好了就不容易犯这个错误了。人要是不明白这里的原则,让你整理你总想加添,总想改动意思,总觉得神这么说好像不大理想,那么说好像不对劲,应该这么说,你总有这样的想法就容易犯篡改的错误。对于翻译的人员,他说“神的这句话我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就按这个意思翻译,翻译完之后,看的人不就直接明白了吗?都不用寻求也不用祷读了,直接就得着开启、亮光了”,这是不是犯错误了?这就触犯原则了,这就叫随意解释神的话。总之,对待神的话千万不要像对待人的话,像对待一部小说、一部名人著作或者一种涉及到知识学问的话。对待神的话,除了不篡改、不随意解释之外,人应该存着寻求、接受、顺服的态度来吃喝、祷读神的话语,这样人才能在神的话中看到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找到实行的路途,达到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解决自己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在生活当中临到的种种难处。达到这样的果效了,就证明你对待神话的态度是对的。敌基督藐视神话的第一种表现——随意篡改、解释神的话就交通到这儿。

(2) 敌基督否认不合观念的神的话

第二条表现,敌基督否认不合观念的神的话。在神的作工当中,从开始到现在神说了很多话,这些话语包括的范围很广,内容很丰富,有涉及到人的存心、观点的,还有涉及到人的事奉的,当然也有更多的是涉及到人的败坏性情的,还有更大一部分是涉及到神的心意与神对人类的要求的。在这些话语当中,神采用了多种说话方式,在这多种说话方式当中,说话口气有的从一开始跟人的关系相对近一些,然后是对人类的审判、揭露,对人类的征服,又到逐步地告诉人各方面的真理。这些说话的内容方方面面,有很多,但不管怎么多都是败坏人类需要的。这些话语当中除了一部分最特殊的内容之外,多数的内容都是按照人类的语言方式,按照人类能接受的说话语气、用词还有语言逻辑说的。总之,这些语言、说话的风格与方式都是很通俗易懂的,人只要具备正常思维,具备正常的心思、理智,神的这些话人都能读懂。言外之意就是,人只要心思正常,读了这些话之后都能从中找到实行的路,都能从中认识自己,明白神的心意,找到实行原则。人只要有心,只要具备了正常思维,神的这些话都能帮助人、引导人解决生活当中的各类难处,也能使人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神话中大部分内容都是这样的,唯独有一部分是神站在神性的角度、灵的角度上的说话。这一部分内容很特殊,在整个人类的眼中,这一部分话很深奥,很难懂,似乎是奥秘,又似乎是预言,每一句话、每一段话、每一篇说话人都很难读出神的意思,很难从中找到神说话的背景以及神对人的要求,还有人所要寻找的真理原则。那这是哪一部分的话呢?就是神向全宇的发声与其附篇,这部分话人很难读懂。先不说神为什么要说这一部分人很难读懂的话,就说我所说的这部分内容涉及到咱们要交通的“敌基督否认不合观念的神的话”这个话题的哪一部分呢?神说的大部分的通俗易懂、深入浅出的话,对人的告诫、提示,对人的劝勉、安慰,对人的揭露、审判,对人的供应、引导之语,这些话对于那些根本不追求真理,对于那些把“神”字神化了的人,宁愿相信渺茫神的人来说,他们认为这些话不像神的话,太通俗、太直白了,都是大白话,一篇一篇内容太长,不想读,里面没什么深奥的东西,没什么奥秘,不值得读。所以,这些话在他们眼中来看就不是神的话。所谓不是神的话是因为这些话的内容,说话的方式、风格不合乎他的口味。那他的口味是什么?他要读深奥的、人怎么读也读不懂的类似无字天书这样的文字,他要读这些。对于神供应人的合乎人口味的说话方式、语气与风格的这一类话,敌基督是不屑一顾的,他对这些话充满了观念,充满了鄙视、嘲笑。所以,这些人对于这些通俗易懂的、能供应人生命的话根本就不读、不看也不听,在心里是敌视、排斥、拒绝接受这些话的。那他为什么能拒绝、排斥、敌视这些话呢?有一个原因是肯定的,他认为这些话是神站在肉身的角度说的,那么这些话就属于人的话。人的话是一种什么概念?在敌基督来看,只有神的话、只有天书配让他读,只有深奥的、深不可测的、带有奥秘的这些话才值得让他读,而这些通俗易懂的人的文字不配让他看,不能入他的法眼,对于这些话他是不屑的,根本就不读,更别说接受这里面的真理了。

你看看身边哪些人不读神的话,哪些人当人交通神话的时候他站起来就走了,哪些人只要你一读神的话、一交通神的话,他就打哈欠、伸懒腰、摇头晃尾,就不耐烦,就找借口离开,或者他就打岔,说别的话题,这样的人就危险。你讲神学,讲任何的谬论,讲任何的人的观点,他都能坐住,但是你一旦传讲、祷读、交通神的话,高举神的话的时候,他立马就变了,整个就是一个变态相,一个魔鬼相。一交通神的话他就坐不住了,他就闹心了,一交通神的话、一提到神的话他就要翻脸,就要站起来走人。这是什么性质?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敌基督。有些人说:“你怎么定人家是敌基督呢?人家也可能刚信,对神话还没产生什么兴趣,还没尝到神话的甘甜呢,你不允许人家初信身量小啊?”如果是初信身量小,对神话不感兴趣,那你讲别的他为什么就不反感呢?你讲大灾大难,讲人类以后怎么样,讲奥秘,讲《启示录》,你看他能不能坐住?他就不一样了。从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上来看,他是敌视真理的,那他敌视真理的这个本性实质是怎么流露的?就是一读神话他就反感,就犯困,一读神话,他就流露出不屑、不耐烦、不想听的各种神态,鬼相就露出来了。外表看他也在尽本分,他也承认自己是跟随神的,那为什么一交通真理、一交通神话他就不老实了呢?怎么就坐不住了呢?好像神的话里带着利剑,神话刺到他了吗?定罪他了吗?没有。这些话多数都是供应人的,人听了之后能觉醒,能有活路,让人能复苏,活得有人样。那为什么有一部分人一听这些话总要变态呢?这就是魔鬼显形了。你讲神学、讲邪说谬论、讲《启示录》他都不反感,甚至你讲做老实人、做老好人,你讲什么英雄故事,他都不反感,一提到神的话他就反感了,你要是限制他不让他乱动,他眼珠子就红了。为什么能这样呢?这不是这个人坐不住,而是这个人里面有一种灵,这个灵与神是敌对的,只要他一听到神的话心里就火了,鬼在他里面就闹腾,这个人就坐不住了。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所以,从表面上来看敌基督对于不合自己观念的神的话是藐视的,事实上,这个不合观念指什么?分明就是他定罪这些话,他不承认这些话是来自于神的,不承认这些话是真理,是拯救人的生命之道。不合观念仅仅是一个说辞,是表面现象。什么叫不合观念哪?神说的所有这些话每一个人都没有观念吗?每一个人都能当神的话、当真理接受吗?不是,哪一个人多多少少、大大小小都有一些想法、观念或者是观点与神的话有冲突、有矛盾,但是大多数人有正常的理性,这个理性就能帮助他解决掉对待神话不合他观念的一种态度。他的理性告诉他,“即使不合我的观念,这也是神的话,即使不合我的观念,我不愿意听,我觉得不对,我觉得与我的想法有冲突,这些话也是真理。我慢慢接受,到有一天我认识到了,我的观念就放下了”。你的理性告诉你,先放下自己的观念,你的观念不是真理,你的观念代替不了神的话;你的理性告诉你,要有顺服、诚实的态度来接受神的话,而不能抱着观念、抱着自己的观点来抵触神的话。这样,当你听到神的话的时候,合你的观念你能接受,你能坐下来静静地听,不合你观念的,你也在寻求解决的办法,达到放下自己的观念与神相合。这是多数有理性的人的正常表现。但是敌基督所说的不合观念就不是一个普通人的不合观念了,他的不合观念就有严重的问题,就是与神的作事、说话,与神的实质、神的性情完全相反的属于撒但性情、实质的一种东西,他的不合观念是对神话的定罪、亵渎、嘲笑。他认为神说的这些通俗易懂的人类语言不是真理,也达不到拯救人的果效,这就是他的不合观念的准确意思。那这个不合观念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实际上就是对神定罪、否认、亵渎。

敌基督认为神站在人性角度上、站在第三者角度上,用人的语言方式,用人的语言结构、用词对人类所说的这些话不够深奥,不够资格被定义成神的话,所以他宁死也不接受。有些人说:“你说人家不接受,人家也吃喝神话,有时候也灵修,有时跟我们交通还引用神的话呢,这你怎么说呀?”那是另外一码事,那只是外表,但实质上敌基督对于神的话是这样定义的:道成肉身的人子所说的话不等于真理,更不等于神的话,所以我不用接受,不用吃喝,更不用顺服。而对于神所道成的肉身站在灵的角度上、站在神性角度上发表的神向全宇的发声这一部分说话,那是敌基督可望而不可及的,是他们很衷情的一部分说话。这个衷情是指什么说的?就是敌基督看着这些说话直流口水,“正是因为这一部分说话,你这个小小的人,你这个不起眼的人,你这个在我们眼中看根本就什么也不是的人,就变成神了,太不公平了,没处说理啊!”但是有一点是“可喜可贺”的,正是因为这一部分话的发表,让他景仰、崇拜天上的神的欲望、野心得到了满足,让他大开了眼界,说“太好了,神就是神哪,这个神就是三层天上面的那位神,是最大的那一位神。不愧是神啊,说那些话就是不简单,人一句也看不懂,这些话太深奥了,比先知的预言还深奥呢!”敌基督每次读这些话的时候,他内心就充满了羡慕、嫉妒,充满了对天上的神的景仰之情;每次读这些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最爱神的;每次读这些话的时候,他觉得他是离神最近的。这些话让他对神的好奇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尽管在这一部分话当中他根本就读不明白神的心意到底是什么,神所说的每一句话的背景、最终达到的果效到底是什么,神字里行间所表达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他根本就读不懂,但他还是对这一部分话充满了期待。因为什么?因为这一部分话很难懂,看不到神在道成肉身中的人性的味道,神不是站在人性的角度上说的,不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说的,他在这部分话当中看到了神的高大、神的神秘莫测,也看到了神的可望而不可及。越是这样,他越觉得天上的神是存在的,地上的神太渺小了,不好信,不值得一信。不夸张地说,有一部分人就是因为这一部分话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有一部分人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就是奔这一部分话来的,也有一部分人就是为了等待这一部分话的应验而来的,更有一部分人通过这一部分话确认了天上的神的存在,从而更加藐视地上的神的卑微、渺小。他们越是看这一部分话越觉得地上的神——道成肉身的神说话太浅显,“你说的话太容易懂了,怎么不说点让我们听不懂的呢?为什么不说点奥秘呢?为什么不说点三层天的语言?为什么不说点神性的语言呢?让我们开开眼界,也让我们开开心窍。你如果那么说、那么作,我们的信心不就更大了吗?我们不就不抵挡你了吗?你如果那么说话、那么带领我们,那你的地位不就高了吗?我们还能藐视你吗?”这是不是有点不讲道理啊?不可理喻!不可理喻的人有没有正常人性,有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维呢?(没有。)那这一类敌基督,对待神的话语有这样表现的这一部分人,有没有正常的理性啊?(没有。)有时候我碰到一些人在聊天,就加入其中跟他们说说话,谁知人家说的都是高大上的内容,我插不上话,没法加入啊。人家说,“一看你就不行,说不了三层天的语言,我们说的都是三层天的语言,一般人都听不懂。你是神怎么了?你照样听不懂,我们就可以不让你加入”。你们说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办?人应该学会知趣,我一看他们说三层天的语言,那么高大上,我也够不上,那我就离开吧,别自找没趣。有些敌基督就公开地讲这些邪说谬论、不着边际的话,一听就是从撒但、从天使长来的。他说的那些话论调高、起点高,一般正常的人都够不上。什么叫够不上?就是一听就是鬼话,就得弃绝他。

敌基督否认不合观念的神的话,这里面的实质到底是什么,看没看清楚?对于这些话他们根本就不读,最初出于好奇他把神的话都走马观花地浏览一遍,浏览完之后一看,“多数话不值得看,没什么实际的、有价值有分量的内容,没什么值得人深入研究的内容”。读来读去,他看到神向全宇的发声这一部分说话,“这一部分话还有点神性的味道,还有点高度、有点深度,值得人类探讨、研究,合乎我的口味”。他现在就盼什么呢?“有谁能解释解释这一部分话,神的意思到底是什么?神说的每一段话到底指什么,要怎么应验?”这是他的难处,他还不明白。你们说告不告诉他啊?(没有必要。)为什么没必要?魔鬼配听神的话吗?配知道神的奥秘吗?神的奥秘是向相信、跟随、顺服他的人打开的,向魔鬼、撒但是隐藏的,它不配。所以,如果有一天神要揭示这一部分话语的奥秘、内容的实质,还有神说这些话的根源、背景的时候,也是向神的选民打开,让神的选民知道,绝对不会向撒但、魔鬼打开的。你们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能有幸剩存到最后,你们就有机会能明白这一部分话的内容。神的说话当中有很多奥秘,神的作工当中也有很多的奥秘,比如说神此次道成肉身,虽然在圣经当中,在之前的预言当中,大大小小、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太明显的预言,但是这些预言都相当地隐秘。神此次道成肉身,在整个人类当中,在整个六千年经营计划当中,是一个最大的奥秘,也是最隐秘的一件事情,人类不知道,天使不知道,受造之物都不知道,就是能耐最大的撒但都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神要是想告诉它,它知道这不是太容易了吗?那它为什么不知道呢?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神不想让它知道,即便有很多的迹象、有很多的预言、有很多的事实指向这一件事情,能指明这一件事,能预示这一件事情的发生,但是只要神不想让它知道,撒但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就是事实。神想让它知道的时候会直接告诉它,神没让它知道,没跟它说,即便这些事实、这些预示性的东西出现了,神蒙蔽它,它就知道不了。撒但的能耐大吗?这么一看它的能耐不大。神道成肉身这么大的事,无论在人世间当中、在物质世界当中,还是在灵界当中,能没有一点迹象吗?所有的这些迹象如果综合来看,神要作的这件事情是容易看得到的,为什么撒但就不知道?为什么神在大红龙国家作工那么多年,它就不知道神作这件事情的重要性?等有一天它知道了,这件事情已经成就了,它已经动不了任何手脚了,这件事情的成果、收获已经是固定的了,到那时候撒但才发现,这是不是有点太晚了?这是不是就应验了“撒但永远是神的手中败将”这句话?就是这么回事。

敌基督误以为,他们否认了不合他们观念、不合他们口味的所谓出于人性的这些话之后,那神就不是神了,神的道成肉身就成就不了什么,也不能成为一个事实,这是不是大错特错了?他们盘算错了,他们中自己的诡计了。为什么中自己的诡计了呢?神说话作工拯救人恰恰就是用这些不起眼的、不合人观念的、不高大上的话语来拯救人的,正是这些不起眼的话语的字里行间包含着神的心意,包含着真理、道路、生命,足以拯救这个败坏的人类,足以成就神的经营计划,而那些定罪这些普通的话语的人将会被淘汰、被定罪,最终受惩罚。他们误认为,“我就不接受你这些话,我就看不中你这些话,你这些话不合我的观念,跟我的观念、观点,跟我的思维方式不相符,我就可以不接受,我就可以抵挡、可以定罪,那你就作不成事”。你错了。敌基督不接受这些神的话是中了自己的诡计,神就没打算让他接受,因为什么?他是属撒但的,属魔鬼的,神根本就没打算拯救他,没打算改变他,这就是事实。所以最终的事实是什么?敌基督因着否认神的话、定罪神的话、弃绝神的话而被定罪,被神厌弃。从中你们应该明白的是什么呢?神的话让人产生观念,这不是你不接受神话的理由,神的话里有不合你观念的地方,不等于神的话就不是真理,这不是你不承认神话的理由。相反,越是不合你观念的神的话,你越应该放下观念,寻求真理,越是不合你观念的神的话,越是你没有的、你缺少的一部分,是你该补足的一部分,更是你该寻求变化、进入的一部分。这就是你们该明白的。

敌基督自认为自己很高大、很伟大、很尊贵,如果要读神的话那也得选择神性的发声,神站在三层天所说的话,或者得读一些深奥的,凡人、常人难以理解的、看不透的神的话。他从神的话中要得的不是真理,不是实行的路途,而是满足他的好奇心,满足他虚空的思维,满足他的野心、欲望。所以,如果你看到身边有些人对于神话中比较通俗易懂的、站在人性角度上的说话他不看,或者是编上曲调也不唱,对神的话是挑挑拣拣地看一看、听一听、读一读,这样的人就有问题。有人说:“是什么问题?是思想的问题?还是心理的问题?”都不是,这样的人性情有问题。你们有没有发现,有的人唱神话诗歌,涉及到日常生活的真理方面的诗歌他不唱,还有关于认识自己的,涉及到揭露人的败坏性情,揭露人的宗教观念,揭露人错误的信神观点的,做诚实人的,这些他都不愿意唱。尤其涉及到道成肉身的话语、内容,见证神的卑微隐藏,赞美、见证道成肉身的,他只字不唱,你只要一唱他就反感。一唱见证、赞美天上的神的、神的灵的,见证神的公义性情、神的超凡、神的作为、神的行政、神的烈怒的,他唱得可来劲了,而且还流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态。一唱这类歌的时候他都变态了,五官都挪位了,他那恶相都出来了。一唱神的性情公义威严,他拍着桌子跺着脚,唱到怒发冲冠的程度,一说神的烈怒发出了,给整个人类降了大灾难,他咬牙切齿地唱,唱得红头涨脸。这类人的灵是不是有问题?比如神说“当我大发烈怒的时候列国都被震动”,配上曲调之后第一人称就变成了第三人称,“当神大发烈怒的时候列国都被震动”。正常人的心态是,这是唱神的话,通过唱神的话了解到神的性情,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站在人的角度了解到神的性情,神说话的一种心思、背景。这是正常人性的理智,正常人性的反应就是这样的。但是敌基督唱的时候怎么唱呢?第三人称他没变,但是他的心态与正常人不一样。正常人唱“神”的时候,心里想着“这是神的作为、神的话,神是这样说的”,而敌基督唱的时候他是怎么想的?他的心态是,“这是我做的,这是我说的,这是我要发的怒,这是我要流露的性情”。这是不是不一样?虽然他不敢公开当着大家的面唱“当我大发烈怒的时候列国都被震动”,但是他在心里却这样唱。他想的是他自己在发怒,是他使列国被震动,所以他唱这一类话是有感而发。这是不是他里面有问题?敌基督从始到终不承认神的目的是因为他想当神,他想在否认神的同时把自己树立起来,让人认为他是神,让人承认他是人类的神,就是这么回事。所以,同样读一段神在神性里的发声说话的时候,有正常人性理智的人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领受、祷读,揣摩着神的意思,而敌基督却不然,他在唱这些话、读这些话的同时,在体会着自己要发表这样的性情,自己活在这样的性情当中,活在这样的实质当中,他要取代神的位置,试图在神的说话当中,在神说话的语气当中,在神的所有发表当中,所流露出的性情中,来模仿神的说话口气、说话方式与用词,还有神的性情,这就是不折不扣的敌基督。因为他说不出神的话,因为他发表不了神的性情,他无从模仿,当神在神性当中发声说话的时候,敌基督模仿神、企图当神的这个机会终于来了。神在神性角度的发声说话让他找到了线索,找到了方向,知道神如何说话,神是用什么样的口气向人类说话,用什么样的方式,以什么样的角度、口吻向人类说话,这就是他宝爱、崇拜神在神性当中的说话的一个目的。所以在日常生活当中,常常可以看见一些人打着为神家工作负责任的旗号,打着要对弟兄姊妹生命负责任的旗号,模仿神的说话口气教训人,甚至一字不落地引用神的话教训人,定罪人,对付修理人,揭露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从很多事实的根源上、背景上来看,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有忠心、有正义感、负责任,而是企图站在神的位置上、站在神的角度上作神的工作,他们想代替神。有些人说:“人家也没说要代替神啊。”不用说,看他做事的实质、根源、动机就知道了,就可以定性这是敌基督的作为,敌基督的作法。不管什么样的表现,凡是想当神,有这样企图的,这是不是有正常人性理智的人该做的?(不是。)那这样的人能不能因为这一点就定性为敌基督呢?(可以。)就这一点就足够了。不管你身量有多大,你总想当神,同时还在肆意模仿,强求别人把你当神看、当神待,这样一个作法、行为与性情,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就这一点就可以定性为敌基督。这可不是敌基督的性情,不是一丁点儿敌基督的表现,而是有敌基督实质的一个表现。

你们说,想当神跟人有野心欲望总想有地位哪个性质严重啊?(总想当神。)人有野心,有狂妄性情,喜欢站地位,有时候享受地位之福,宝爱地位,这是败坏性情,这能变。但是人想当神,模仿神的说话口气,模仿神的说话方式,甚至完全引用神的话,以背诵神原话的方式让人误认为他也能与神说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他的说话口气、说话方式是那么地与神相似,最后误认为他是神、他与神差不多,更有人把他当神待,这就麻烦了,这是不可救药的问题,不可救药的大病。想当神这还是小事吗?神的身份是神的实质决定的,神所道成的肉身具备的实质、性情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追求而获得的,也不是社会、国家、人类或哪个人培养出来的,更不是神自己培养出来的,而是神自己本身就具备神的实质,不需要人的辅助、协助,不需要任何环境、时间的改变。神有神的身份,那是神的实质与生俱来而注定的,不是人学来的,不是人培养出来的,不是人变成的。敌基督就看不透这个事,他愚蠢地认为,他在说话口气、说话方式上能模仿得让人看起来他更像神,那他就有当神的资格,再加上说一些不着边际的、人听不懂的所谓的神的话,让人摸不着踪影,摸不着边际,人就有可能把他当成神,他就有机会能变成神了。这是不是危险的事?

敌基督心里想成为神的欲望、野心总是蠢蠢欲动,他们在否认神话、定罪神话的同时还模仿神的说话口气,这是多么卑鄙的作法,多么邪恶、无耻、下流的作法呀!他想当神想疯了,变态了,恶不恶心呀?(恶心。)你们有没有心里想当神的?谁想当神谁被定罪!谁想当神谁灭亡!这是事实,这可不是危言耸听,不是吓唬你,你不信试试。你往那方面想想,然后做做,你看你里面能不能通得过,你里面是什么滋味。如果你里面很高兴,很得意这么做,很满意自己这么做,那你就不是好东西,你就危险。如果一这么做,你里面有控告,良心受责备,觉得没脸见人,也没脸见神,那你有点良心,有点正常人性的理性。有不少人想当神,他在不明白什么是道成肉身,不知道神的说话口气、方式,在不了解这些信息的时候,他对当神这个事虽然感兴趣,有野心、有打算,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做他就不敢乱做,顶多假冒属灵人,假冒自己是得救的人,是圣洁的人,是能蒙拯救的人,但是一旦得到了一些关于神的信息的时候,他的这份野心就开始萌芽了,开始做事了。做什么事呢?很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多读神说的那些比较高深莫测的深奥的话,在这些话里熟悉神说话的态度、方式、口气、用词,然后自己试图模仿,深入地学习,越熟悉越好,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神说话的语气、方式是怎样的。他用心地去记,同时在人群当中操练、演习,模仿用这样的风格,这样的方式、口气还有用词去说话,然后自己去深入地体会这样做、这样说有没有当神的感觉。当他操练得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自如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把自己放在神的地位上了。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说,“听他说话的感觉、语气好像跟神的语气接近,跟他说话就好像跟神在一起了,感觉他说的话有神说话的味道”,他无意当中听了这样的话之后,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满足,觉得终于能如愿以偿了,终于当上神了。这是不是就完了?你走什么道路不好,你偏选择这条灭亡之路,这是不是找死呢?人有这样的意念都很危险,把意念变成自己的行动就更危险了。若行动一发不可收拾,朝着这个方向一条道走到黑,要把它做成、做实,那就是彻底灭亡的对象了。敌基督中有一部分人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做、去努力的。你们见没见过这样的人,接没接触过这样的人?人想当神,不管做到哪个地步,这是一条死路。你们看没看透这事?

神的所有说话发表、供应给人类,是让人类从中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达到蒙拯救。如果人错误地认为,神既然发表了这些信息,那人类就应该从这些信息当中获取到当神的一些相关事宜,从而去追求当神,追求模仿神,追求成为神,这就完了,这是灭亡的道路,你千万别模仿。有些人说:“不模仿有点难,一听神说话,就觉得在神那个身份里说话怎么就那么有气质呢?怎么就那么入耳,那么动听呢?怎么神一说话,我们就觉得当神真好?带有神身份的这个人一说话听起来就是不一样。”所以,他们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就模仿神的一些说话口气、用词。虽然主观意愿当中你并没有明确地想当神,想成为神,但是你这个模仿到底是出于什么?是出于对真理、对神话语的宝爱吗?(不是。)那是出于什么?(出于想当神的存心。)我要是没这个身份、地位就说这些话有没有人模仿?就没有人搭理我,没有人看得上我,这不就是事实吗?我没有这个身份、地位的时候,我也跟人聊天、交通,谁把我当回事啊?一看岁数不大,也没什么高的知识文化、高的学历,也没有什么社会地位,本教会的、外教会的,尽本分相处的这些人没有人拿你当回事,你说得对也没人搭理,你说得诚恳也没人搭理。为什么?没身份、地位人就没气质,你说什么都不管用,对也没用,是真理也没用,甚至你说什么人否认什么,你说什么都不对。那有人模仿吗?一个最平常普通的人物,没身份、没地位,谁模仿啊?这在人眼中看就没气质,不值得高看,不欺负你就不错了,模仿你有什么用?模仿你让人小瞧,让人欺负、歧视啊?人都模仿什么人?有气质的、人高看的高大的人,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模仿这些人。同样一个人,自从有了身份、地位之后,说同样的话,在人眼中看的效果怎么就不一样了呢?怎么就变得有气质,变得值得模仿了呢?那人模仿的到底是什么?人接受的、模仿的、喜爱的不是真理,不是正面事物,而是外表的高大、外表的地位,是不是这么回事?我要是没身份、地位的话,我无论说多属灵的话、多合乎真理的话,这些话在你们中间能传讲吗?不能,没有人搭理这事。有了身份、地位之后,我常说的一些话,我的口语,我的用词,我的说话方式、风格,不少人就模仿。我听了之后就恶心,恶心到什么程度呢?我听了都想吐,谁模仿我恶心谁,谁模仿我厌烦谁,甚至定罪谁。人模仿这些是出于什么存心目的?就是想模仿神的说话口气,人也过把当神的瘾,不就是这个事实吗?就是想有地位,想站在地位上说话,用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的说话口气、方式来说话、来行事,显得自己也有地位、有身份、有身价,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如果你模仿一个普通的人也不算什么事,顶多是狂妄性情,但是你如果模仿神的说话口气、方式就坏事了,告诉你,你踩着地雷了。

神的话中有这样一句话,神是忌邪的神。忌邪指什么?神的身份、地位是独一无二的,神的圣洁、公义、权柄,神的爱,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都不具备的,你要模仿那是亵渎。你不具备你为什么要模仿呢?你不具备你为什么要企图当神呢?你模仿,你是不是存心想当神,想成为神哪?还是说你宝爱神,因为羡慕神的可爱、羡慕神的实质而模仿呢?绝对不是,你没那个人格,也没那个身量,你就是想过把瘾当一回神,让人高看,获得人的尊重,从人中间获得与神一样的待遇。这是不是可耻的事?太可耻了!模仿这都恶心极了,想当神那就不只是恶心了,那就被定罪了。所以,今天我郑重其事地告诉你们:我无论说了什么,无论作了什么,无论说什么、作什么让你们心里产生了崇拜、羡慕、嫉妒,有一点你们要记住,千万别模仿,绕开模仿这种行为与心思,放下、背叛这种模仿的心理与心思,别触犯神的性情。这是个严肃的事!一个败坏的人类,把神的说话口气、说话方式,把神的性情当儿戏一样挂在嘴上来随意地摆弄、玩弄,在神那儿是厌憎的。你如果这么做,那你就触犯了神的性情,你千万别这么做!你模仿道成肉身的说话方式、口气,我就算听不见,我仅仅是知道你有这种性情、有这种想法,我都恶心透了,那你要是模仿神的灵的说话口气,想面向全人类说话,想面向大众说话,你是不是找死呢?这值得大家儆醒啊,千万别这么做!以前有些人说,“什么是触犯神性情啊?”今天我告诉你一条:模仿神的说话口气、方式,以及与神的身份、地位有关的一系列的这些事,无论是外表的还是内里的,都是触犯神性情的。你们一定一定得记住,千万别触犯这一条!如果犯了这一条,能及时地纠正、背叛、转变,那还有希望;如果一味地这样发展下去,就被定性为敌基督,那我告诉你实话,在神那儿就没有回旋余地了,你就彻底完了。记住,神是忌邪的神。涉及到神身份实质的方方面面,你千万得慎重对待,别当成儿戏。神的说话方式、口气如果在一个败坏人类的口中出现了,流露在一个败坏的人类身上了,那对神是莫大的羞辱与亵渎,这是神绝对不能容忍的,人类千万千万别触犯这一条,明白了吗?你触犯就死。你要是不听,你不信试一试,到时候你真作出祸来,别怪我没告诉你。

二〇二〇年八月十五日

上一篇: 附篇三  挪亚、亚伯拉罕如何听神的话、顺服神(二)

下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六)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圣经的说法 二

圣经又称为新旧约全书。什么叫“约”你们明白吗?“旧约”,之所以称为“约”,来源于耶和华击杀埃及人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埃及法老之时与以色列人立的约。当然这“约”就是以门楣上刷的“羊血”为立约的证据,而且以此来与人立约说:凡是门楣与门框上有羊血的都是以色列民——神的选民,都是耶和华要留下…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人都想看见耶稣的真面目,都愿与耶稣同在一起,我想没有一个弟兄或姊妹会说他不愿见到耶稣,不愿与耶稣在一起。在你们未见到耶稣之前,也就是你们未见到道成肉身的神之前,你们会有很多想法,例如耶稣的长相如何,他的说话如何,他的生活方式如何,等等,但当你们真见到他的时候,你们的想法就会急剧地…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一、人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尊神为高。二、当行一切对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该做毁坏神工作利益的事,当维护神的名、神的见证、神的工作。三、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为人所献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

圣经的说法 三

圣经并不全部是神亲口发声的记录,只是神前两步作工的纪实,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预言的记载,有一部分是历代神所使用的人写出来的经历与认识。在人的经历中掺杂人的看法、认识,这是难免的。在这许多书当中,有些属于人的观念、人的偏见、人偏谬的领受法,当然多数的话是出于圣灵开启光照的,属于正确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