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六)

3.藐视神的话

今天接着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题“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中的第三条,敌基督藐视神的话。这一条上次聚会交通了两个小题,是哪两个小题?(一个是敌基督随意篡改、解释神的话,另一个是敌基督否认不合观念的神的话。)这两方面都涉及到敌基督藐视神的说话这个内容。敌基督藐视神的说话是从很多方面能看出来的,他藐视神的说话跟其实质有关系,跟他对待神的态度、对待涉及到神的方方面面有关系。神的说话里包括方方面面的内容,那敌基督能够藐视神的说话,这不是简单的对待神话的一种态度,他能藐视神的说话原因也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不是一种原因。上次聚会从两方面交通了敌基督藐视神的说话的更实际的表现,今天我们再交通一方面表现。

(3) 敌基督窥视神的话是否应验

敌基督能够藐视神的说话,那他对神的话,对神所说的一切内容有没有真实的相信?(没有。)这是有实证的。他没有真实的相信,那对神所说的一切话语是否与现实相符,是否能够应验,是否是事实,他是什么态度?是真实的相信,还是在心里怀疑、观望?他是在心里扎扎实实地怀疑着,观望着。我们今天就交通敌基督的这方面表现——敌基督窥视神的话是否应验。“窥视”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用到这个词?窥视就是在暗中观察、观望,偷偷摸摸地看,没有人觉察,是在暗地里做事,不是光明正大的,不是能让人看得见的,这是一个小动作。很显然,做这个动作的人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而是在暗地里做这件事情。所以,从这些表现上、解释上来看,敌基督窥视神的话这是一种什么行为?(藐视真理的行为。)怎么能看出是藐视真理的行为呢?他为什么就不能大大方方地、名正言顺地、公开地看神的话?为什么是窥视呢?这个窥视是不是真是一种动作啊?窥视,从解释上来看,很显然不是做在表面上的,不是人从外表的现象、表情、举动上能看得出来的,而是这一切思想都在暗地里,都在心里,外人察觉不到,也很难从他的表情、举动上看出他心里所想的,这就叫窥视。这是人对待神的话语不能够在公开场合下亮相的一种态度,很显然这种态度不是正确的,是人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站在一种敌视的角度上,站在一种观望、研究、质疑、抵触的角度上来对待神的话。从这些表现上来看,能不能说敌基督窥视神的话是否应验这是藐视神话性质严重的一种表现?(能。)敌基督窥视神的话语是否应验,这是敌基督在心里、在思想里、在不为人知的一种观点上所流露出来的性情,流露出来的对神话语真实的态度。

敌基督都窥视哪些神的话呢?在他看,神的说话当中哪些是值得他背后深入研究与分析的?也就是敌基督对神所说的哪些具体的内容特别感兴趣,同时在心里常常怀疑、观望?敌基督认为神的哪些说话值得他在心里花时间、花精力去窥视?(神说的一些预言、奥秘,还有涉及人的前途命运、归宿之类的话语。)预言、归宿、奥秘,这些是大多数人关心的,更是敌基督内心深处永远也放不下的东西。具体地来说,敌基督对神的哪些话比较关心,常常在心里窥视呢?第一就是神的应许、祝福这类的话,第二是咒诅、惩罚人的话,第三是预言灾难的话,第四是神什么时候离地、什么时候大功告成的话。还有一项最重要的,敌基督特别喜欢窥视的一类话,就是涉及到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实质的话。为什么要加上这一条呢?敌基督不相信神的话会应验,他常常窥视神的话,那他主要是对什么产生怀疑了导致他能窥视神的话?他主要是不相信神。从根源上来看,敌基督都是不信派,是魔鬼,他怀疑神的存在,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所作的一切,所以他对于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实质那是不折不扣地怀疑。他能怀疑,他会做什么事?他能怀疑神的身份、实质,那凡是涉及到神的性情与身份、实质的这一类话,他看完之后就没有知觉、没有反应吗?他就能踏踏实实地相信、接受吗?(不能。)比如说,一个人如果总怀疑自己是父母领养的,那他能不能相信他的父母就是他的亲生父母?能不能相信父母对他的疼爱、保护以及为他的前途所付的一切代价是真实的?(不能。)当他怀疑、不相信这一切的时候,他是不是会在暗地里做一些事?比如,有时候偷听父母谈话,看父母是不是在说他的身世,平时他也注意观察,总抠问父母他是在哪儿出生的,是谁接生的,生的时候多重,他总打听这些事。父母要是打他或者是管教他,他就更加怀疑了。父母无论做什么他都有戒备,都产生质疑,父母无论怎样对他好,他心里的戒备都是放不下的。那这份戒备,他心里的一切活动与想法还有态度,是不是都是在暗地里做的?他一旦怀疑他的父母是否是他的亲生父母,他在背地里肯定得做一些事。所以说,因着敌基督的实质是不信派,他对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实质肯定是不相信、不承认也不接受的。他有不相信、不承认、不接受的这种态度,那对待涉及到神的性情、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的这些话,他在心里是不是真实地相信与接受呢?肯定不是,只要是涉及到神的性情与神的身份、实质的话,他心里都怀疑、抵触同时观望。这方面咱们先不细说。

刚才说的这五条基本上就比较有概括性、比较有代表性了。敌基督窥视神的话是有具体内容的,是有具体着重点的。对于很多涉及到生命进入的话,涉及到神安慰人的话,还有涉及到解释一些奥秘的话,或者是揭示人败坏性情的话,等等这些话,敌基督关不关心?(不关心。)这些话对他来说是无足轻重,为什么呢?因为敌基督不喜爱真理,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他也不打算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接受神的拯救,他没这些打算,所以,对神所说的涉及到人性情变化的、涉及到人生命进入的这些话,他认为都不重要,不值得去看,也不值得去想,不值得放在心里,他不稀罕看这些话。他认为:“那些话跟人的前途命运有什么关系?跟人的归宿有什么关系?那些话说的都是小事,都不值得人去看,也不值得人去听,要是自己真难过了,什么办法都没有了,临时把那些话拿过来看看,填补一下自己心里的空虚,或者解决自己迈不过去的坎儿和解决不了的难处也就罢了,还说能让人性情变化,哪有那么简单啊?”他根本就没打算要性情变化,根本就没打算把神的话当生命、道路、真理来接受,他要的是前途、归宿,要的是权势。所以,对于这一类话他都不放在眼里,也不放在心上。言外之意就是,在敌基督来看,这些话根本就不值得他研究,更不值得他花时间去分析、去考察是否是真理,是否能变化人。对于敌基督来说,凡是涉及到命运、归宿的,凡是涉及到他的身份、地位的,涉及到他的一切切身利益的,等等这些话,那是大事,是重中之重。有些人说:“既然敌基督把神的这几部分话看得这么重要,能这么重视这些话,怎么能说他是在窥视神的话呢?这是不是有点冤枉敌基督啊?这么说是不是有点离谱,有点不太贴切啊?”敌基督重视这些话,是因为这些话能够满足他的欲望,另外,如果这些话成就了,能够让他的野心得到满足,他如果抓住这些话,守住这些话,一旦这些话应验了,那他就押对宝了,他跟随神走这步棋算是走对了。他能够重视这些话,并不等于他能从内心深处接受这些话是真理,是从神来的,也不能说他在心里把这些话当神的话来接受。相反,他重视这些话的同时在心里对这些话是怀疑的,是在观望的,也可以说,这些话时时刻刻、随时随地都能成为他否认神、否认神这步工作的证据与把柄。他始终在目不转睛地观察着,看神作的每一步工作,神带领人走过的每一个时期,这些话是否在兑现、成就。很明显,敌基督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神的话是否应验,在这个期间,敌基督敌视神、抵挡神、研究分析神的态度从来没有改变。他敌视神、研究神,时时在心里窥视神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同时也在试图定罪神,定罪神的作工,这是不是敌基督一贯抵挡神的表现?(是。)从敌基督的这些表现上来看,他对待神的话有没有一点接受的意思?有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有没有一丁点儿把神当神待的意思?(没有。)接下来咱们就一条一条地交通。

1) 窥视神应许、祝福人的话

第一条,敌基督窥视神的应许、祝福这类的话。从神开始作工作、说话,神就对人类,对神的选民,对听神话的对象说了很多关于神将赐给人哪些祝福、恩典,神会应许给人什么福气,等等这些话。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场合或在不同的背景之下,神都会告诉神的跟随者一些祝福、应许,告诉人如果人做到什么,神就会怎样祝福人,人就会得着怎样的福气、应许,等等。不管在哪个时期神说了这些话,也不管在哪些人身上神给了这样的应许,这些话都是在一定的背景之下、在一种环境之下说的,而且神所赐给人的这些应许与祝福,都与人追求真理、性情变化、对神有真实的顺服等等这些正面的表现有关系。言外之意就是,神给人应许、祝福都是需要一定的条件的,这个条件不是人说了算,也不是按人的观念想象来定的,而是按着神的标准、神的要求来定的,这里面有一定的原则,也有一定的规则。至于神的话怎么应验,怎么兑现,怎么成就在不同的人身上,在神那儿绝对不是胡乱作的,而是有根据的。不同的人做了同样的事,在神那儿给的待遇就不一样。比如说,两个人同时都做教会带领,其中一个人常常得到开启、光照,也常常受到管教,他的身量就长进很快,另一个人相对麻木,反应相对迟钝,进步就缓慢。在人来看,对于同时作一样工作、有同样表现的人,神应该给予同样的祝福与同样的待遇,但是从两个人在尽本分当中、在生活当中所经历到的、所收获到的生命进入方面,或者是外表上所得的恩典方面,那肯定是不同的。这个“肯定不同”当然不是一种必然。那在神那儿到底怎么分配这些所谓的祝福、不同的待遇,或者人从神那儿所得的开启光照等等这些收获?神对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作法。有的人懒惰,虚荣心强,好胜心强,好嫉妒人,表面上也愿意花费,也能吃一些苦,而有的人殷勤,虽然也有同样的败坏性情,但人比较诚实,比较谦卑,能接受真理,能接受修理对付,对神所说的、神所给他摆设的每一样环境都能够用心去接受,用心去领会,同时用心去对待。这样,外表看两个人同时作工,作工的量也差不多,但是神会根据人不同的性情、不同的追求给予人不同的祝福与不同的开启光照。从表面上来看,能得着开启光照的这个人可能受苦就多一些,常常受到管教,而麻木痴呆的人进步就缓慢了,得着的也少。那从实质上来看,哪个人真正地得着了神的祝福、神的应许了?(受苦多,常常受到管教的人。)得到神应许、祝福的人外表看有管教,常常碰壁,被显明,那个没有管教的人生活得很轻松、很愉快、很自由,懒惰没有管教,嫉妒人也没有管教,作工作不负责任也没有管教,还享受地位之福,活得很滋润。通灵的人、领受纯正的人、喜爱正面事物的人喜欢哪一个人?他喜欢有管教、常常碰壁的人,他认为这才是蒙神祝福的人。追求真理的人愿意做这样的人,他愿意常常活在神的面前,哪怕是常常有神的管教、神的责打,他认为这是神的祝福,这才是神的应许。人有了这些经历,有了这些收获,就证实了神所说的祝福、应许是存在的。但是敌基督怎么看?敌基督对待神的应许、祝福,他不是从一个人得着了多少真理、明白了多少真理、有多少正面的收获来衡量,而是从人肉体的利益、得失,从物质的角度上来衡量这一切。这样的两个人,敌基督羡慕哪个人?(没有管教的人。)敌基督就羡慕那个懒惰、没有忠心,也没有任何管教,还能享受地位之福的人。敌基督能羡慕这样的人,说明他做人有问题,这也是他的本性决定的。

敌基督在这件事情上是怎样窥视神的话是否应验呢?神话说神祝福什么样的人,给什么样的人应许,什么样的人能从神得着应许,敌基督怎么观察?他说:“为神付代价的人得着了开启光照,有神的管教,有神的引导,这就是得着祝福了?管教就是神的祝福?傻人才这么认为呢,这不是吃亏的事吗?这不是丢名誉的事吗?这就叫神的祝福?神的话就这么应验、这么兑现?如果是这么兑现的话,那我可不做这样的人,我可不追求受苦付代价了。神这么作工我不接受,这算什么真理啊?算什么拯救人啊?”他心里产生抵触了,他不接受神以这种方式祝福人、带领人,不接受神以这种方式赐给人生命,不接受神以这种方式把真理作到人里面。当然,在敌基督的身边也会有这样一些人,自从信神以后,家里的生意也火了,钱也挣得多了,买了车也买了房,物质生活越来越好,成了富豪。敌基督一看,“他信神以后蒙祝福了,享受到神的恩典了,从这些事实上来看,神赐给人的应许、祝福在这样的人身上兑现了,神的话应验了,看来神的话是有权柄,接受这一步作工没错,能得着大福,能事事顺畅,能从神得着恩典”。看到这样的事实之后,敌基督的心里对神的应许、祝福暂时有了那么一丁点儿的承认、相信,当然这个承认与相信后面得加上括弧:有待进一步验证。在日常生活当中,敌基督不断地在观察,不断地在搜集各样的证据,证实神的祝福、神的应许在许多人身上应验、兑现了。敌基督一边在观察着,一边在搜集着这些证据,看看到底哪些人得着了神的祝福、应许,这些人都做了什么,他们对待神的态度是什么,他们都怎样跟随神,他们有什么样的观点。当然,敌基督在不断地观察、取证期间,也在试图模仿一些得到神祝福、应许的人的行为、作法、观点,如果自己身上也得着了一些物质的祝福、物质的待遇与物质的享受,他就从心里默认,“神的祝福、应许不是空话,是能兑现的。看来这个神还真是神呢,还真有两下子,他能赐给人祝福、应许,能给人带来一些好处,能满足人一些利益上的需求,看来还得信,还得跟从,不能掉队,也不能松懈”。

敌基督从始到终都在观望,那他观望时有没有人发现?他是不是明目张胆地观望,跟所有的人说“我就不相信神的这些祝福、应许”?(不是。)表面上你看不出来,你看到他与大家一起站在队列当中,也撇弃工作、婚姻、家庭等等,同时也与大家一起起早贪黑,受苦付代价,也不说搅扰、消极的话,也不说论断的话,不干坏事,不做搅扰的事,但是有一样,他外表做得再隐秘,内心深处他的观点、思想是指导、左右着他的行为的,他内心深处对神话语的观望与窥视是瞒不了神的。那敌基督的哪方面瞒得了人瞒不了神呢?人只看人的行为,看人流露出来的,神不但看人的行为、人流露出来的,同时最重要的是察看人的心,察看人的肺腑。心里所存的比较表面一些,但人的心灵深处是人觉察不到的地方,在这个地方隐藏着人更深的思想与本性里的很多东西。敌基督在窥视神的应许与祝福之类的话的时候,外表上他把时间献上了,也能付出肉体上的代价,但是他的心并没有完全献给神。心没有完全献给神的具体表现是什么?就是他不管做什么事、尽什么本分,都不是全力以赴、毫不保留地去做,而是只求外表不出错,整个过程是对的就可以了。他为什么能这么做呢?就是在他内心深处,在他的肺腑里面有一个想法,“神的话是否能应验决定了神是否能拯救我,也决定了神是否是我的神,这件事如果得不到答案,神的身份实质是否是真实的都值得怀疑”。他内心深处有这样的想法,那他还能对神有真心吗?他内心深处的这些想法拦阻他,时时地在告诫他:不要把真心给神,不要全力以赴,做什么事走走过程就可以了,不要犯傻,对神要留一手,一定要给自己留后路,不要把自己的命、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交给这一位还未知的神。他在心里这么想,你们发现了吗?(没有。)这些敌基督在聚会的时候,在与人接触的时候,表面上也能与人为善,也能与人有正常的来往,甚至也能交通一些自己的看见、认识和经历,也能有一些表面的、浅显的、基本的信徒该有的行为与表现,但是他对神的敬畏、对神的真心没有一丁点儿的长进与改善。这一部分人无论怎么付代价,无论在神家尽本分多少年,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的生命不长,他们没生命。没生命表现在什么地方呢?临到事丝毫不寻求原则,只求手中的活儿没停就行,从来不把神所说的原则当成他实行的准则,只接受外表人的监督、看管、带领,不接受神的鉴察。就是说,在他还没有明确地肯定神给人的应许、祝福是着着实实地应验在谁的身上,兑现在哪一部分人身上的时候,在他还没有确认自己真的能从神得着神给人的应许与祝福之前,他行事的原则与方式,还有他对待神话语的态度是不会变的。他一方面在时时提醒着自己,同时也在心里盘算着与神理论。他与神理论的焦点是什么?他心想,“你的应许、祝福也没兑现啊,我也没看到啊,我都看不着你怎么作,那你的身份我也确定不了。你的身份我都确定不了,那你这些话我还能当成真理、当成神的话吗?”他在心里是不是与神争论这个事呢?他说,“你应许赐给人的祝福,你应许给人的方方面面的内容,如果在我这儿不能得到证实,那我对你的信就达不到百分之百,这里面就总得有掺杂,不能完全地相信”,敌基督是这样的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可不可怕?(可怕。)这种态度有点像外邦人所说的“不见兔子不撒鹰”,就是这个性质。他说:“你是神,你应该有这个能力兑现你的应许与祝福,如果你所说的这些话都兑现不了,人信了你之后不能享大福,不能享受荣华富贵,不能享受恩典,不能受到你的庇护,那人还跟着你干什么呀?”在敌基督眼里,在他的思想观点里,跟随神必须得有利可图,他们是无利不起早,如果没有名利地位的享受,信神就没什么意义了。有利所图的第一条就是神话里所说的应许、祝福必须得着;另外,还要在教会里有名利地位可享受,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与众不同。不信的人得不着这些,信的人必然就得享受这些,要是享受不着,那这位神是不是神就得画问号了。敌基督的这种逻辑是不是就把“人信神就得享受神的祝福、恩典”这句话当成真理了?(是。)那这话是不是真理?这话不是真理,这话是谬论,是撒但的逻辑,跟真理没有关系。神有没有说过“人信我就必然得祝福,这是真理”这句话?神没这么说,神也没这么作。

涉及到得福受祸的事,就有真理可寻求了,哪句话是人应该守住的至理名言啊?约伯说过这么一句话:“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伯2:10)这话是不是真理?这是一句人的话,上升不到真理的高度,但这话有符合真理的地方。它符合真理的地方在哪儿?人无论得福、受祸都在神手中,都是神的主宰,这是真理。敌基督相不相信这一条?(不相信。)他为什么不相信、不承认呢?敌基督信神就想得福,不想受祸,看见谁得福、得好处、得恩典了,得大利了,得着更多的物质享受、物质待遇了,他认为这是神作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是神作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要是神的话,你就只能祝福人,不能给人带来祸患,不能让人受苦,这样人信你才有价值、有意义。如果跟随你还能受祸,还能受苦,那人还信你干什么?”他不承认万事万物都在神手中,神主宰一切。他不承认的原因是什么?敌基督就怕受祸,他就想得利,就想占便宜,就想享受祝福,他不想接受神的主宰,不想接受神的摆布,只想从神手里得利。他是这样一种自私卑鄙的观点。这是敌基督在涉及到神的应许、祝福之类的话上的一系列表现。这一系列的表现总体来看,主要是涉及到敌基督的追求观点,以及他对待神在人身上所作的这类事的看法、评价、理解。他虽然外表上没有明显地诋毁、抵触神的话,但在内心深处,他对神的这一类话、对神所作的这一类事的方式是诋毁的,是怀疑、定罪的,也是有选择的。当神应许、祝福的这些话语应验在一部分人身上的时候,他赞美神的大能,颂扬神的名,颂扬神的爱;当神所作的违背了字面的应许、祝福的时候,敌基督马上在心里否认神的存在,也否认神所作的这一切的正确性,更否认神的主宰,否认神摆布安排人类命运的这一事实。敌基督的这一切表现也可能在外表上没有流露出来,也可能他没有用明确的语言散布他的观点,但是他内心深处对神的这些话观望、窥视的观点是不会改变的。无论怎么交通生命进入方面的事,无论怎么交通人怎样蒙拯救的事,他窥视神应许、祝福之类的话能否应验、怎么兑现这样的心思与态度是不会放下的。敌基督也可能在神的应许、祝福兑现的时候能够拍手称快,欢呼雀跃来赞美神的大能,但是很快地,当神的应许、祝福不能够按他的观念兑现、应验的时候,他在心里暗暗地诅咒神、谩骂神,诋毁神的名。所以在日常生活当中,人都平安无事的时候,有些人的情形就忽冷忽热,当心情高兴时就能高兴到天上去,当心情低落时又落到地狱里了,情绪反复无常,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高兴的时候说,“神真是神哪,神真伟大呀,神的权柄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神太爱人了”,不高兴的时候,从他嘴里说出个“神”字都难上加难。大声赞扬神名的是他,在心里诋毁神、否认神、亵渎神、骂神、咒诅神的也是他;尽本分能起早贪黑,付常人所不能付的代价的是他,拿本分撒气,出卖神家利益,故意搅扰工作,对本分、对工作故意玩忽职守的也是他。外表看是一个人,但从他的行为表现、性情上来看,这不同的表现似乎是两个人,这里面就有问题了。从敌基督这些表现上来看,他对待神的话根本就不是当成真理、当成神的话来接受,而且从敌基督的实质上来看,他永远不会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当成人一生能够坚守的真理原则。这是敌基督窥视神的话是否应验的第一条——窥视神的应许、祝福的话。因为神的应许、祝福对于敌基督来说,与他今生今世所享受的物质待遇、心灵上的待遇、生活环境等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说对于这方面他是特别关心的。他以神应许、祝福的话是否应验为标准来衡量神的能力大小,来衡量神身份的真假,他是在暗地里偷偷地这么琢磨、思想,这就叫窥视。敌基督对待神所说的生命进入方面的各项真理不感兴趣,一涉及到神应许、祝福的话,他的眼睛就亮了,就冒绿光,他的欲望就出来了。他表面上说,“咱们为神花费应该无条件,咱们尽本分应该按照神的要求”,事实上,他的两只眼睛盯在什么地方?盯在神的应许、祝福这类的话上,他抓住之后就不放弃。这就是敌基督对待神应许、祝福人的话这方面的表现。

2) 窥视神咒诅、惩罚人的话

第二条,敌基督窥视神咒诅、惩罚人的话。敌基督对于神话中所说到的咒诅、惩罚人的话有着与第一条同样的观点与立场。对于这类话他是怎么窥视的呢?他看到神的话要咒诅哪一类人,要惩罚哪一类人,神要怎样咒诅这样的人,说了哪些话,以怎样的方式惩罚,对于什么样的人神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咒诅,有什么样的话来咒诅,他在日常生活当中就观察,看看神的这些话是怎么兑现的,现在有没有兑现。比如说,有一个教会带领贪污神家钱财,随意对付、打压弟兄姊妹,在教会当中横行霸道,胡作非为,做事没有原则,不寻求神的心意,跟人也没有和谐配搭,神的话说对这一类人有咒诅,也要惩罚。敌基督就观察了,“神对这类人不喜爱,厌弃,怎么厌弃的啊?看他每天活得挺滋润,打压完弟兄姊妹也没有责备,弟兄姊妹还得受着,那神的这类话怎么应验啊?看不出来。神说咒诅也可能就是一句话吧。神的话应该是有权柄的,神的话说完之后人心里应该难受,受责备啊,我得观察观察,看看他心里难不难受,探探口风,跟他聊聊”。敌基督就问这个人:“你这段时间怎么经历的啊?”“挺好,神带领,教会生活不错,弟兄姊妹都进入正轨了,都喜爱读神话,福音工作进展得也不错。”“工作进展不顺利的时候,你就不难受?你就没消极?神管不管教你啊?你里面有没有责备啊?”“没有啊,工作作得这么好有什么责备啊?神祝福还来不及呢。”他心想:“神也没咒诅这样的人,那神说这话也没兑现哪!神说咒诅恶人、抵挡神的人,这个带领做了这么明显的抵挡神的事,打岔教会工作的事,神的咒诅应该临到他啊,怎么就没临到呢?那神咒诅人的这些话能不能兑现就不好说了,再接着观察。”神话中有一句话,“抵挡就死!”在敌基督的眼中也有很多人抵挡神,比如有的人刚接触这步作工的时候不明白真理,说了一些亵渎神、毁谤神的话,拒绝接受神的这步作工,他心想,“这些人是不是抵挡神的人呢?要是抵挡神的人,按神话说抵挡就死,但过了这么多年,看这些人好像也没有一个死的,神的这话也没应验啊。就算是不死,最起码这些人得断胳膊少腿,家里遭点灾之类的,比如家人死了或者房子塌了,或者出车祸了,这些横祸都没有,怎么叫抵挡就死呢?也可能咱们理解能力差,还不知神以什么样的方式应验、兑现这些话呢,神的话到底应不应验人也不知道,不好说”。敌基督通过这些眼见的事实,又通过自己的头脑分析,以自己“独特”的眼光来看神的这些话是否应验、怎样应验,这件事在他那儿来看永远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他不知道这事的结果到底是什么,到底怎么解释这些事,到底怎么领会这些现象,他不知道。当然他也常常为这事祷告,“神啊,求你开启我,让我明白你是怎么咒诅人、惩罚人的,你的话是怎样应验的,好让我产生敬畏你的心,好让我惧怕你,不做抵挡你的事”。祷告这话有用吗?神会不会垂听啊?(不会。)神连搭理都不搭理,神把这些祷告当成苍蝇、臭虫的瞎嗡嗡。为什么神不垂听这样的祷告呢?因为他说的这些话句句都带着试探、挑衅、诋毁与亵渎。对于这样的人,神虽然没有公开击杀、定罪,但是他所做的一切,他的思想、他的观点与他的立场,在神眼中是被定罪的。敌基督的这些表现都是隐藏在心里的,都是暗暗地做,暗暗地窥视,当然,神也是在内心里定罪、咒诅他。

对于神咒诅、惩罚人的话敌基督不相信、不理解,还常常研究、分析,“这些话到底怎么应验?到底能不能应验?到底应验在谁身上?被神咒诅、惩罚的那些人是否真正得着了咒诅、惩罚?人的肉眼能不能看得见?是不是应该让人的肉眼都能看见?”他在心里时常盘算着这些事,把这类事当成每天生活当中的大事、要事来对待,一有工夫、一有机会就琢磨,只要环境合适了,只要有这样的事件发生,只要涉及到这一类话题,他的立场、观点就很明确地显明出来。他是在研究、诋毁神的这些话,他想用人的眼光、人的方式来理解神的这些话,同时也要检验神的这些话是否能兑现,是否在日常生活当中应验了,落到实处了。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为什么他能处心积虑地在心里不厌其烦地想这些事情呢?因为在敌基督的心里,神无论发表了多少真理都不能足以证实神的身份、神的实质,唯一能够证实神的身份、实质的就是神说的话是否应验,是否兑现。也就是说,神的话是否兑现、是否应验是检验神的身份与实质的唯一标准,同样,神咒诅、惩罚人的话是否应验也成了检验神的身份与实质的一条标准,这是敌基督衡量神的最重要的一个思想观点。敌基督用人的眼光,用人的理解方式,凭人的头脑来检验、衡量神咒诅、惩罚人的话,当他怎么也看不到事实,看不到自己想要看到的好戏的时候,他心里重复否认着神的身份、实质,他越看不到越加重对神的否认,越怀疑自己所付出的、自己所花费的是否值得。但是,当敌基督看到一些在神家诋毁神、搅扰神家工作的恶人或者亵渎神、抵挡神的人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惩罚或咒诅,他看到这些人的下场时心里对神肃然起敬,突然感觉,“神真厉害,神的话说出来就能成就。那个人之前好好的突然就死了,因为他昨天还在骂神呢!那个人原来壮得像牛似的,现在突然就得病了,因为他给神家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亏损还不认账,遭神咒诅了。那个人因为在教会当中做了一些坏事,行了一些恶,家里出了一些横祸,从那以后,他家再也没有安宁了。那个人以前总说亵渎神的话,现在疯了,说自己是神,那就是被鬼附了,神把他交给撒但,放到污鬼群居之地了。他被邪灵附了那可不是人能做到的,只有神有权柄,神主宰这一切,神把他交给邪灵,邪灵就把他附了,他就精神失常不知羞耻了,光着身子在大街上乱跑。看看这些人的下场,这些人所遭受的惩罚、咒诅,他们都做什么事了?”他总结以后心里咯噔一下,“他们有公开骂神的,有公开亵渎神、公开论断神的,还有故意在神家搅扰打岔的,看来跟神对着干没好下场啊!神真厉害啊!你得罪人了,人不能把你怎么样,你要是得罪神了,那就不得了啊,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任,这代价可太大了:轻则人精神失常,神把人交给污鬼,这肯定就下地狱了;重则今生神就把他的肉体取缔,毁灭了,那来世就更不用说了,没归宿了,进不了国度,得不着福了。从他们种种表现上来看,我得小心点,得给自己制定几条原则:第一,不能公开骂神,要骂也得在心里悄悄地骂;第二,自己有想当神的欲望、野心也不能流露出来,不能让人知道;第三,要约束自己的行为与手脚,别做打岔的事。如果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把神惹怒了,这可不得了啊!轻则赔上身家性命,重则遭到咒诅,落入无底深坑,彻底就没戏了”。敌基督看见这些事的时候,他觉得神的话应验了,神太伟大了,神太厉害了。神的伟大、神的厉害是在这些事当中让他发现的,让他认识到的。敌基督心里的这一切思想、活动,以及他看到这些事之后自己总结出来的行事原则,是不是都是他内心世界的活动?他内心里对神所做的一切,这就叫窥视。

敌基督没有公开说“神不咒诅人,神的话没应验”,也没有公开说“神惩罚了谁,神咒诅了谁,神的话应验了,神真伟大”,而是自己在内心深处盘算着、计划着、思索着这些事。他思索的目标是什么?神的话应验了他要怎样做,神的话如果不应验、不兑现,他又要怎样做。他窥视的目的不是要认识神的作为,不是要认识神的性情,更不是要从中得着真理,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而是要以人的办法、用人的策略去应对这一切事情,应对神的咒诅、惩罚,这就是敌基督内心所盘算的。他对待神话语的这一系列的思想,能不能证明他是与神为敌的?能不能证明他一直在诋毁神、亵渎神?(能。)太能了!这就是敌基督。神的话应验了,他有对策,神的话未应验,他也有对策,他的对策随着神话语的是否应验而变化。神的话应验了,他就规规矩矩做人,小心谨慎地在神家中做点活儿,低调做人,不嚣张,不张狂,别做错事。神的话如果不应验,他就可以明目张胆地糊弄、应付。总之,不管神的话在他眼中是应验还是不应验,他的心永远都不会把神当神待,他的心永远不可能完全交给神。他尽本分、做事不是用心做,而是用诡计做,用手段做,用伪装的方式做,带着欺骗,带着掩盖,带着隐瞒。他内心深处所想的,所思索的、怀疑的,他从来不向人敞开,也不向神敞开,只是一味地在心里把自己所思所想的当成真理,当成对的、好的方向、目标去做,去实行。在敌基督的眼中,神咒诅、惩罚人的话是否应验很重要,因为这决定了他在日常生活当中怎么做、怎么行,怎么对待工作,怎么对待弟兄姊妹,也决定了他要流露哪些行为,有哪些作法、表现。神的话应验的时候,他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做人,约束着自己的手脚,尽量不要做打岔搅扰的事,尽量不要说打岔搅扰、诋毁神话、诋毁神工作的话。神的这些话如果不应验,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论断、定罪神的作工。敌基督就这样不停地在内心深处与神抵触、叫嚣,能不显露出来吗?他的这种态度、这种性情、这种实质就是地地道道的神的仇敌。

敌基督虽然是在内心深处这样做事,但他内心深处怎么想,怎么打算,怎么思索,有哪些观点,他是毫不掩饰的,因为他不惧怕神。他不惧怕神的原因是什么?他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察看人心肺腑。所以在敌基督那儿有一个逻辑,他认为是最高明的一个生存之道,就是“我做出来的,我行出来的,被人看得见的,这能成为衡量我这个人怎么样的一个标准,但是我心里怎么想,怎么计划、打算,我内心世界是怎样的,我是诋毁神、亵渎神、论断神的,还是相信神、赞美神的,我要是不说,你们谁也不知道,想定我的罪,门儿也没有。我要是不说,你们谁也别想了解我心里是怎么想、怎么打算的,我对神的态度、观点是什么,谁也没法定我的罪”。这是敌基督的打算,他认为这是在人中间生活、做事的一个最高的行事原则,只要行为不出错,只要作法上没错,心里怎么想谁也管不着。敌基督是不是很聪明啊?(不是。)怎么就不聪明呢?人家掩饰得多好,祷告的时候去十字路口,在人前说的都是对的话,谁也挑不出毛病,信的时间越长越属灵,心里怎么想,关起门来跟自己家人说,甚至有的人跟自己家人都不说,谁也测不透他。他就忘了一件事,人能不能测透有什么用?无关紧要,没有一个人能决定人的命运。人能不能测透无所谓,不关乎什么,也不决定什么,重要的是神不是光看人外表的行为,神还要察看人的内心深处。正因为敌基督不相信神察看人心肺腑,也不知道神察看人心肺腑,所以他就很愚蠢地、很荒唐地认为,“我心里怎么想谁也管不着,人管不着,神也管不着”。神能察看人心肺腑,那你的所思所想就跟神对你的定义有关系,神不但要根据人外表的行为,更重要的是根据人内心深处的所思所想来定人的罪。敌基督就愚蠢在这儿,他窥视神话的同时忘了一件重要的事,神也在暗中观察他的所思所想。他在窥视神的话是否应验,得出的结论是否认神的话,否认神的存在。而神在暗中观察他的同时,看到了他内心深处对神的态度、对神话语的态度,看到了他诋毁神、亵渎神、否认神、定罪神的所有证据,同时神也看到了他在这一切思想活动与观点的支配之下所产生的外表的行为。根据他的所思所想,根据他的行为,最终神定规这样的人是什么?敌基督,神的仇敌,永远不能蒙拯救。结果出来了,敌基督聪明吗?太不聪明了,把自己断送了。他认为自己特别会思考,思考问题特别有逻辑性,而且自己特别会盘算,盘算之后,应对各类突发事件,应对神所作的各类事情,他都有对策,都有办法,最终都有最好的结果、收获。他常常沾沾自喜,欣赏自己,欣赏自己的能耐、本事,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能够知道神说话的来源是什么,是针对什么人说的,神说话的背景是什么,神的话应验之后他有什么样的态度,神的话要是不应验他有怎样的对策。他常常庆幸自己很聪明、很完美,他的智商高于常人。他庆幸的地方是什么?他觉得自己在内心深处研究神、分析神,与神较量,窥视神的话,这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所以他很欣赏自己,很庆幸自己是这样的人。敌基督愚不愚蠢?你跟人较量也可能真能分出高低上下,也可能真能让你感觉到自己的优势、自己的存在感,但是你与神较量,你窥视神的话,窥视神的作为,窥视神所作的一切,这叫什么?这个后果是什么?这是找死呢!你窥视影星、歌星、名人、伟人都行,窥视谁都行,唯独不能窥视的是神,你窥视的对象错了。现在这个世界信息发达,使信息流通的各种工具也是各种各样,所以一个人窥视另外一个人的行踪、他的思想观点,还有他的日常生活,这应该不算是什么羞耻的事了。但是,一个信神、跟随神的人,一个手里捧着神的话天天吃喝的人,内心深处时时刻刻地在窥视神的一切作为,窥视神的所有话语,窥视神的所有作工,这叫大逆不道。人有败坏性情,在神面前流露败坏,神可以供应真理让你明白、让你认识,给你时间让你达到有变化,人的败坏、人的过犯、人的罪,神都能饶恕不记念,神唯独不能饶恕的、不能容忍的就是敌基督的种种行为,包括随时随地地、常常地、时时刻刻地窥视神的作工、神的说话。你想干什么?想检验神的对错啊?你给谁把关呢?你想分析神作这些事的源头、动机是什么啊?你是谁啊?真没拿自己当外人啊?神是你窥视的对象吗?神是你研究的对象吗?你接受神的鉴察,接受神的带领,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等等这一切正面的、涉及到性情变化的都是正当的,甚至有时候人误解神,人软弱消极埋怨神,神都不计较,不定你的罪,唯独有一条,你总窥视神,总想分辨神的话与神作工的对错,神是绝对不会饶恕、不能容忍的,这是神的性情。真正败坏的人类不是畜类,他不会跟神这么对着干,不会有这样的观点、这样的态度,不会这样对待神的,唯独有一种东西,有一个角色,他能明目张胆地公开与神对立,那就是撒但。人的过犯、人的败坏神不记念,撒但与神对立、对抗,亵渎、诋毁,神永远不会饶恕,神只拯救败坏的人类,神不拯救撒但。敌基督本性不改,他具备了敌基督的实质,他就能代表撒但,能代替撒但与神对立,窥视神的说话。神对他的态度是什么?咒诅,定罪。敌基督这么做是身不由己,也是在找死。

3) 窥视神预言灾难的话

刚才交通了关于敌基督窥视神的话是否应验的两条,一条是神的应许、祝福的话,一条是神咒诅、惩罚人的话,接下来再看第三条,神预言灾难的话。与前两条一样,敌基督对待这一类话也是同样的态度,有好奇,想研究,想弄明白,也想看见这类话应验的那一天,看见事实的出现。对待这一类话,敌基督同样是在内心深处盘算,琢磨对策,产生各种的疑问,通过观察、检验这一类话是否应验来产生相对应的对策。当敌基督读到这类预言灾难的话时,他心里对灾难应验的那一天充满了期待,也充满了各种想象,他希望神的这些话能够应验,同时也希望灾难的降临让他大开眼界,让他的愿望与欲望得以满足。因为什么呢?神所预言的灾难都与神的大功告成,神的得荣之日,还有圣徒被提,人将进入美好的归宿,等等这一切有关系,所以敌基督对于神预言灾难的这一部分话更是充满了期待,充满了好奇,与前两方面的话相比,敌基督对这一类的话是更加地感兴趣。在敌基督心里认为,如果谁能兴起一个灾难,比如地震、瘟疫、虫灾、洪水或泥石流等等这些自然灾害,那谁就是大有能力者,谁的本事就大,就值得他跟随、崇拜,也值得他信赖。所以同样的,敌基督把神预言灾难的这类话是否应验也当成了衡量神是否是神的一条标准。他在心里不折不扣地持守着这样一种思维逻辑、思想观点,他认为这种观点是对的,是成立的,也是聪明之举。所以,从跟随神的那一天,从看到神预言灾难的话的那一刻开始,敌基督就在心里惦记着这事,惦记着神话中所说的,当末日到来,当神的工作大功告成的时候,神要怎样刑罚这个人类,神要降什么样的灾难来惩罚、毁灭这个人类,同时神要用怎样的方式来让这个人类落在灾难之中,而唯独跟随神,唯独神所称许的人能避免、躲开这样的灾难,能够不用受这样的灾难之苦。

敌基督把神预言灾难的这一类话看得很重要,在心里分析,在脑海里加以记忆、背诵,每一处涉及到灾难的话他都牢记在心,同时也想象着,这种灾难要在什么时候应验,要如何应验,如果应验的话他会怎样,这一类话是哪种灾难的预言,如果应验的话,他又该怎样怎样。自从看到这些预言之后,敌基督信神似乎有了奔头,似乎也有了方向、目标。敌基督在等待着灾难的同时也在预备着自己的一切,他为了等待灾难应验的那一天,传福音,撇弃了工作、家庭,同时也为了看到灾难应验的那一天而常常谦卑地祷告神,让神所说的话快点应验吧,让神所要成就的这一切快点成就吧,为了神的得荣之日,为了神能够早享安息。从敌基督的这一切观点上来看,从他常说的这些话和祷告词来看,似乎敌基督很盼望神的大功告成,神早享安息,但岂不知在这些盼望背后隐藏着敌基督的祸心,他希望用这样的祷告、用这样的假象能够避开灾难,让神成为他的避难所。他在预备着这一切的同时也在盼望着灾难快点到来,神预言灾难的话赶紧应验。在敌基督能够承受的极限范围之内,他一如既往地付出、花费、受苦、忍耐,绞尽脑汁地有好的表现,让大家都看得见,让大家公认他为了传福音付了多少代价,受了多少的歧视、迫害,为了等待这一天他付了多大的代价。他希望神看在他受这些苦、付这些代价的份上,当灾难降临的时候,任何一样灾难都不临到他,同时也因为他所付的代价,在灾难之后他有幸成为能够有好的归宿、能够得福的那一分子。敌基督在内心深处不声不响地、人不知鬼不觉地在盘算着这一切。终于有一天,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敌基督受了挫折,他的行为、他的作法似乎是被定罪了,这意味着他的希望、他的幻想即将破灭,他的愿望即将不能实现,这个时候敌基督内心深处所产生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我都付出这么多了,我都受这么多苦了,我都熬了这么多日子了,我都信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没看见神预言灾难的话有哪句应验了。神到底还降不降灾啊?我们所祈求的、所等待的,神到底还成不成就啊?神到底在哪儿?神到底救不救我们?神所说的灾难到底存不存在?如果不存在的话,大家赶紧离开吧,这神不能信了,没神啊!”这就是敌基督的极限。一个小小的挫折,也可能是其他人不经意的一句定罪、揭露的话,碰触到了他的软肋之后,他就大发雷霆,再也忍不住了,再也装不下去了,第一件事就要暴跳如雷,指着神的话说:“你的话如果不应验,你所说的灾难如果不倒下,我就不信你了。本来我也是看在这些预言灾难的话的份上,我才传福音,我才付代价,我才尽本分的,没有这些话我才不信你呢。看在这些话的份上,看在即将来到的灾难的份上,我相信你是神,但如今我都受这么多苦了,你所说的灾难也不来,外邦人有那么多作恶的也没有一个受惩罚的,也没有一个落在灾难中的,他们依然活在罪中逍遥快活,而我委曲求全这么多年,就为了等待你所说的预言灾难的话应验的那一天,但是神你作什么了?你从来没有看在我们苦苦巴望的份上而显点神迹奇事,降下点灾难让我们看看,来稳固我们的信心,来坚固我们的忠心。你怎么不作一点这样的事呢?你不是神吗?降下灾难惩罚这个邪恶的世界,惩罚这个邪恶的人类,难道就那么不容易吗?我们就想从此事的应验上来坚固我们的信心,但你就是不作。你不作,那我们就没法信神了,我们就得不着什么了,信神也没什么意义了,不用信了,本分也不用尽了,福音也不用传了。”临到一点小小的挫折,在生活中出现一丁点儿的不顺、不如意,敌基督的本相还有他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随时随地就能暴露出来,太可怕了。灾难什么时候降临,神预言灾难的话是否应验、如何应验、什么时候应验,那是神说了算,神告诉人那是给人面子,把人当人看,但并不是用这些话来让你抓神的把柄论断神。而敌基督误认为,神说了这些话就应该让人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些话的应验,否则神的话就落空了。说话能落空的神那就不应该是神,不配作神,不配作他的神,这是敌基督的逻辑。

从始到终敌基督只是想利用这些预言灾难的话,这些话让他受到了启发,让他想到了用人的好行为,用人的一切付出、肉体所受的苦来换得躲避灾难这样的福气。从始到终他只是为了躲避灾难、得着福气,从始到终他并没有把能发表这些话的对象当成是神,从始到终敌基督都是站在神的对立面,时时刻刻地以检验、衡量神的方式来窥视神的这些话语。神的话语应验了,让他大开眼界了,按着他的口味、他的观点、他的需求应验了,那神就是神,如果违背了他的意愿,违背了他的观点、需求,说这话的那一位就不是神。敌基督有这样的观点,很显然他从内心深处就没承认过神是造物的主,没承认神是万物的主宰这一事实。敌基督经过一番折腾之后,经过了一番忍耐之后,又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得着了教训,“不能轻易定规神的话,不能轻易、随随便便地就想以神的话是否应验作为标准来衡量神的身份实质,人磨炼得还不够,还需要继续忍耐,扩大自己的胸怀。俗话说得好,‘宰相肚里能撑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点话不应验算什么呀?没事,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再挺这么多年兴许神的话应验了我就得着了。再忍一把,再赌一把,不能发火,否则的话就前功尽弃了,之前受的那些苦就白受了,那多不值啊。现在暴露了心里的想法就站起来否认神、质疑神、指责神,这不是聪明之举。还得接着付代价、受苦,接着忍耐,‘忍耐到底必然得救’这句话不能忘,到什么时候这话都成立,到什么时候这话都是至高无上的真理,要守住这句话,也要把这句话时刻地铭记在心。”消极、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敌基督终于又“站立”起来了。

在神家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敌基督在各种角色当中担任各种工作,似乎外表没什么变化,但是信的时间越久,跟随神的日子越长,敌基督内心深处对于神预言灾难的话越是斤斤计较。因为什么呢?信神年头越多就代表他付出的越多、撇弃的越多,他在世界上越没有回头路,所以对于这一类预言灾难的话,敌基督就越发地、不自觉地想,“但愿这一切是真的,这一切必然应验”。他把这个必然,把这样坚定的信念当成了自己对神真实的信心。这份所谓的真实的信心催促他尽本分,受苦,付代价,忍耐,再忍耐,就如外邦人所说的“爱拼才会赢”,敌基督坚守这样的信念的同时在窥视着神的话应验的那一天。终于,这一天等来了。这个世界上不断地有灾难、灾祸发生,发生在各个角落,发生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族群当中,这些灾难有大有小,带走了不少人,改变了很多人的生存环境,也改变了生态环境,改变了很多社会上不同的结构、不同的生活方式,等等这一切。但不管怎样,在敌基督的眼中,神的话还是在小小地应验着,这是他内心深处最有成就感的地方,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总算没有白熬,没有白等,等来了神话语应验的这一天、这一阶段,但是不能气馁,不能放弃,还要继续忍耐,还要继续等待。不管怎么忍耐,不管怎么等待,让敌基督内心深处感到最难过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小灾小难是应验了,饥荒、瘟疫,个别政权的解体,小小地都在应验着,那大灾大难什么时候应验呢?”敌基督一方面相信神的话有一部分在慢慢地、逐步地应验着,同时又在怀疑,“这些灾难不就是一些自然灾害吗?有史以来灾难都是不断的,这些灾难的降临是不是神话语的应验呢?如果不是神话语的应验,那又是什么呢?不能这么想,信神的人应该相信神的话语。可神的话这么容易就应验了?那神是怎么作的,我怎么没看见呢?我怎么就不知道呢?如果是神亲手作的,信徒应该看见,神应该给异象啊,可我们既没有看见神的手,又没有听见神的声音,那这些事会不会是巧合啊?不能这么想,这么想人就软弱了,还得相信这一切都是神话语的应验,就当是神主宰,就当是神的话语应验了吧,不是巧合,这样心里踏实一些”。他觉得自己这么想很聪明,分析得不错,既能不怀疑神又能稳固自己的信心,另外还能平复自己内心排山倒海的不安与欲望。敌基督在作出暂时让步与妥协的同时,在等待着大灾大难的降临。“大灾大难什么时候降临呢?大灾大难降临的时候圣徒被提到空中,被提到空中是在哪儿啊?怎么提啊?是飞上去还是神用手把人提上去?大灾大难来的时候,人还有肉体吗?人还穿现在的衣服吗?外邦人是不是都死了?那是一种什么情形、什么状态啊?这个事人也没法想象,先不想吧,就当神的话必然能应验。但真能应验吗?哪天应验哪?”敌基督在心里不停地反复问自己,也反复提出疑问。因为这灾难与他的前途命运息息相关、紧密相连,所以敌基督认为,“时刻不能放松对灾难应验这个事的追求与观望,不能放弃这个事。那自己得做点什么呢?得广传福音,好好尽本分,别打岔,别搅扰,别出错,低调做人,别嚣张,只要不出错,不被开除出教会,这就行了,进入避难所必定有份,这是神的应许,谁能夺去?”在小灾难逐渐降下的时候,在整个人类落在灾难中的时候,敌基督内心深处得到了平复,也得到了些许的安宁,同时他又在期待着大灾大难的降临,期待着圣徒被提的那一天。不管怎么样,敌基督在一如既往地窥视着关于神预言灾难的话,这样的窥视对于神来说是如撒但一样的窥视,这样的窥视在神来看是怀疑,是否定,是诋毁,是在分析神的对错,是在质疑神的身份,质疑神的权柄、神的全能,也质疑神是信实的。神不允许这样的事出现,也不允许这样的人出现,更不会拯救这样的人。敌基督在暗中所思索的,在内心所盘算的、所产生的这一切对策,他认为是最聪明的,也是最隐秘的,岂不知神对于他所思想的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同时加以定罪,这就是神所说的:“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2-23)神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这些人,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窥视我的作为,窥视我的话,这一类人是永远都不能蒙拯救的。敌基督把神预言灾难的话是否应验当成他追求的目标,当成他检验神的对错的一个标准,这是很可怕的事,这也是恶行。

神无论说哪方面的话,是否应验,以怎样的方式应验,在什么时候应验,在何地应验,都有神自己的方式,人类有幸能听到神的这些话,那只不过是神对人类的恩待。神说这些话的目的并不是让人类用神所说的这些话来约束神,来检验神的对错,来证实神的身份,神说这些话只是告诉人类神要作这样的事,但神从来没有告诉哪个人我要怎样作,这件事情我要作在谁的身上,在什么时候作,以什么样的方式作。神没有告诉人类的事,这里有一个很明显的信号,那就是人类不需要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所以,如果人类总想过问这些事,总想刨根问底,总想用这些事抓神的把柄,用这些事来论断神、定罪神,当这些现象发生的时候,那人类无形中是站在了神的对立面。当你站在神对立面的时候,神就不把你当人看了,那你是什么?你就是神眼中的撒但,仇敌,魔鬼。这就是神不容人触犯的那一部分性情。人如果不懂这个事,常常在这个事上做文章,抓神的把柄,那我告诉你,这是在作死。无论在什么时候,人应该知道自己是谁,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以什么样的理智、站在什么角度上对待神,对待神的一切。人失去了受造之物的身份、本位,人的实质就变了。如果变成动物,神也可能不搭理你,你是无关轻重的东西,如果变成魔鬼撒但,那你就危险了。你变成魔鬼撒但就是变成了神的仇敌,那你蒙拯救的希望就永远没有了。所以在这里我要告诉各位一句话:不要窥视神的行为,不要窥视神的话,不要窥视神的作工,也不要窥视任何与神有关的事情。你是人,是受造之物,你就不要分析神的对错,不要把神当成你分析、研究的对象,不要把神当成你窥视的对象。你是受造之物,你是人,那神就是你的神,神的话就是你接受的对象,神说了什么你就接受什么,神没告诉你的,涉及奥秘、预言,涉及到神的身份的事,有一点是确定的,这些你不需要知道,你知道这些对你的生命进入没什么益处,你明白多少就接受多少,别让这些成为你追求性情变化、追求蒙拯救的拦路虎,这就对了。人如果站在神的对立面去窥视神,而且屡教不改,顽固地持守,用这种方式、态度来对待神,那人蒙拯救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4) 窥视神什么时候离地、大功告成的话

第四条,敌基督窥视神什么时候离地、神的大功什么时候告成之类的话。神话中关于这类的话不多,在有限的这些话当中,如果这些话的内容是一个人特别关心的话题,那无论这些话多么不起眼,无论这些话多么隐秘,他都能找着,找出来之后就用笔画上,当成重要的话来读,没事就拿来分享,没事就拿来读一读,警戒、安慰一下自己。当然,对于敌基督来说,他更关心的不是神什么时候离地、神什么时候大功告成这类的话,而是关心这些话背后神所要作成的事实。在敌基督心里最盼望的是在有生之年能够亲眼看到神离地那一刻的壮观景象,这意味着他跟随的这位神是对的,他没有选错神,也没有选错跟随的对象,这些得以证实的同时,他得福的几率也就大大地增加了。另外,如果人能在有生之年看到神离地的景象、神大功告成的景象,这就意味着一个人的信心更加坚固,将会更加没有任何疑惑地跟随神。如果能看到这一幕,那他之前对神的疑惑、不解,加上之前人对他的毁谤、论断、弃绝就都能得到回报了。敌基督一方面在盼望着这一天的来到,一方面也在观望着神在地现在在作什么,这工作作得是不是差不多了,话说得是不是差不多了,跟随他的人是否对他有真实的忠心,是不是被作成了。敌基督从现在跟随基督的这些人身上观察到,多数人信心也不大,尽本分常常出错,还有不少人因为尽本分流露败坏性情常常被对付修理,甚至还有一些人被打发到B组,被隔离,还有的被开除,从种种迹象上来看,他觉得,“这离神大功告成的日子还挺远,太让人着急了。但是人着急又能怎么办呢?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敌基督因为不相信神的话,不接受真理,也不通灵,不明白真理,所以对神所作的一切工作在人身上达到什么样的果效,他衡量不出来到底正不正常,神在人身上所作的到底有没有达到果效,神说的这些话到底能不能拯救人、变化人,人在接受这些话的同时到底得没得到改变,有没有真实的收获,是不是蒙神称许了,这些人能不能进天国,能不能得着福气,他心里想不明白,眼睛观察到的事实没法理解,也没法解释。每一件他所看到的事,每一件他心里所想的事,他都是一团迷雾,怎么解也解不开,“这些事都是扑朔迷离的,都是让人难以看透、难以琢磨透的,那神离地的事、神大功告成的事难道就真实存在吗?就能应验吗?”敌基督一方面在迫使自己相信所跟随的这一位神是神,同时也在不由自主地怀疑着,“他是神吗?是人吧?这么想可不好,多数人都相信他是神,我也应该相信。不行,信不来呀。从哪儿能看出他是神呢?他能使神的大功告成吗?他能作神的工作吗?他能代表神吗?他能完成神的计划吗?他能拯救人类吗?他能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吗?”等等这一切都成了敌基督内心深处解也解不开、打也打不开的锁、扣。他想:“这怎么办呢?还是那一条最高原则:等,忍耐,忍耐到底必然得救。别看我不追求真理,我有一定之规,大家不走我就不走,大家跟着我就跟着,我就随大流,大家说是神,我就喊他是神,大家都不信了,都弃绝神时,那我也随人走,法不责众嘛。”当看到神的工作扩展到高潮时,他心里暗自庆幸,“幸亏我在最疑惑、软弱的时候没有离开,你看看,信到如今怎么样?快等到那一天了,跟随神的人越来越多了。尤其是海外,各国各方的人都在考察真道,信的人越来越多,神家的各种视频、电影、诗歌、见证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引人关注,这样的成果人谁也做不出来,只有神的作工才能达到,那这个普通的人八九不离十就是基督,是神。他既然是基督,是神,那他的话就必然应验,他的话要是不应验,那他就不是神。按照逻辑推理,这么推法是通的、是对的,是神就有离地的那一天,是神就能大功告成。从这种种迹象上来看,教会里这些跟随神的人都是向积极的方向、向好的目标迈进,一切都比较理想,都比较积极正面,这比追随世界潮流强,追求那个没什么指望,还受气,最终还被毁灭。信神能看见神离地、神大功告成的那一天,还能跟神得享荣耀,那是多么荣幸的事啊!”想到这儿,他又觉得,“我怎么就这么聪明呢?我选择了这条道,还是自己智商高,有头脑”。他不说是神恩待,他说是自己有智商,自己聪明。这是多荒唐的想法呀!

敌基督觉得,“神离地、神大功告成这个事不像是神的应许祝福、咒诅惩罚还有神预言灾难之类的事,这个事急不得,人得有十二分的忍耐,有二十四分的耐心来等待那一天的到来,因为到那一天什么事都成就了,要是现在不忍,现在耐不住寂寞,受不了这份苦,那一天就跟你没份。这都到最后了,以前那些苦都受了,现在这点苦要是不受可太傻了!”所以对于敌基督来说,要想看到那一天的来到就只有一条,规规矩矩地等,不要操之过急,要学会忍耐。他觉得,“既然自己愿意赌,就应该学会忍耐,因为这一次忍耐的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忍耐到底,这件事情一旦成就了,那得的就是大福啊!要是在这期间没有忍耐,那就会受大祸,这个事可大可小,不是得大福就是受大祸。”你看,敌基督是不是也不傻啊?他不通灵,不相信真理,是不信派,这事怎么分析得这么到位、这么细致呢?这么分析合不合适?(不合适。)你们说,人对待神的话是不是应该有这样认真的态度啊?有的人说:“这么大的事,涉及到前途命运的事,涉及到神大功告成的事,这马虎不得。神什么时候离地,得把那个年份、月份都推算好了,还有,从神话字里行间所流露出来的神离地时的方式、景象都得分析出来,要是不认真对待,不分析透了,这么好的事错过了那得遗憾千年啊,再也看不到了。尤其是神大功告成,神的得荣之日来到的那一天、那一时刻,人更得知道。”人说:“神没说人怎么知道呢?”“那得祷告,让神在梦里启示你,像《启示录》里的约翰一样,你得着异象,在梦中、在异象中就看见了神大功告成的那一天,一下就彻彻底底地坚固了你的信心。你的忍耐、你的等待不再是一种形式,不再是一种行为,而是从内心深处就甘愿这么等,甘愿这么受着,这多好啊。”这样行不行?(不行。)

神道成肉身,无论人类对他的需求是多少年,这个肉身的工作早晚有完成的那一天,这就意味着这个人早晚得离开这个人类,这是早晚的事。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工作已到尾声,至于这个尾声是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八十年还是一百年,咱们没必要去追究,总之这是神的说法。神的说法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神概念当中的尾声到底是多少年,神的时间概念与人的时间概念肯定不一样,具体是多少年,我们细究它有用吗?没用。为什么没用呢?这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不是人能求得来的,也不是人知道了之后就可以用这个来限制神的,神想怎么作就怎么作,跟随神的人唯一该做的就是追求真理,尽好本分,得着生命,走上敬畏神远离恶的道路,成为真正的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样神的大功就真的彻底告成了,神就安息了。神安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类安息了,人类有安息之所了神就能安息了。神的安息就是人类的安息,人类有了正常的生存环境、生活秩序,换来了神的安息。至于什么时候人类能有这样的生存环境,什么时候能走到这一步,神什么时候能够大功告成进入安息之地,这都是神计划之内的事,神有计划表。神的这个计划列表到底是什么年代,是哪年哪月哪时哪分,只有神自己知道,人类没必要知道,告诉你也没用。就算告诉你是哪年哪月哪时哪刻,这能成为你的生命吗?这是生命吗?它代替不了生命。受造之物唯一该做的就是听神的话,接受神的话,顺服神的话,成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而总想研究神的话,窥视神话是否应验,检验、分析、研究神话的对错,这样的事不是受造人类该做的。那一味地要走这样的道路、要行这些事的人,很明显的就不是神所要的受造之物,他没按着神的要求去做,没按照神所给人制定好的规律法则去存活,在神眼中看是神的仇敌,是魔鬼,是撒但,不是神拯救的对象。所以说,神什么时候离地,神什么时候大功告成,神的得荣之日哪天来到,人类对神的这些话、对这件事应该存有什么样的观点才是正确的呢?相信神所说的这一切必定应验,同时也盼望神的大功告成,神的国降临,神能以得荣之势向万民显现,而神也早早进入安息,这是受造人类,跟随神的人应该盼望、祈求的。人这么做就是正当的,就不是窥视了。而总以神的话是否应验来要挟神,来与神讲条件,这就叫窥视,这是仇敌做的;总以神的话是否应验来决定自己是否付代价,是否撇弃一切,是否尽本分,这也是仇敌做的。真正的受造之物对待神的话,对待神自己的身份,对待神所说的任何一部分内容,都应该是站在受造之物该有的角度上去对待,而不是站在撒但、恶魔、仇敌的角度上去对待。

5) 窥视神的性情、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的话

接着交通下一条,涉及到神的性情、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的话,这些话涵盖的范围太大了,神的说话多数内容都涉及到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神的实质。一方面,神说话的方式、语气,神说话的内容能让人看到神的性情,看到神的身份与实质;另一方面,神有明确的话语来告诉人类,向人类揭示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神的实质。这两部分内容,一方面从神话语的字里行间、神说话的内容、神说话的性质,还有神说话的口气与说话的对象上来看,看到了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神的实质;另一方面,神以明文来告诉人,神有怎样的性情,神有怎样的身份与实质。这两部分内容,敌基督根本就不看,他不会从中领会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神的实质,更不会相信与神有关的这一切。因为他是不信派,他不相信从神口中说出的话就能代表神的身份、神的实质。但是,有一点他不可否认,神的话已经明确地揭示给人神有怎样的性情,神有怎样的身份,神的实质又是如何的,这一部分话他否认不了。他否认不了难道就有真实的接受、真实的承认吗?他不会承认。相反,对于神所说的神性情当中的公义、圣洁,神的爱,神的权柄,等等涉及到神的所有所是的这些内容,敌基督除了蔑视、轻视、忽视之外,同样他还是以窥视的角度来看待这些话。比如,神说神是公义的,敌基督就要研究,“你是公义的?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自己是公义的,你既然敢说,那咱们就叫叫号,你哪里公义了?你作的哪件事情是公义的?我就不服气!这话如果真兑现了,你真作出点令我折服的公义的事情,那我就服你是公义的,如果你所作的让我不服气,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绝对不会承认你有公义的性情!”终于这一天等到了。某个带领虽然付出了很多代价,受了很多苦,但最终还是因为作不了实际工作被定为假带领撤换了,被撤换之后,他消极、误解、埋怨,怨言、论断一大堆。这事传到敌基督耳中,被敌基督看在眼里,敌基督说:“你这样的都能被撤换,那像我们这样的就更完了,如果你都没有蒙拯救的希望,都不合神心意,那还有谁能合神的心意呢?还有谁能被神看在眼中呢?”敌基督一方面在为对方打抱不平,伸冤,另一方面在接受着对方所说的所有的“垃圾”、怨言,同时在心里暗暗地与神叫号,“你公义吗?为你的工作付代价的人被你淘汰、被你撤换了,这个人对你是最忠心的,我没看到谁比他更忠心,没看到谁比他付了更大、更多的代价,受了更多的苦,他起早贪黑,身体有病也忍着,对家人的情感也能放下,肉体的安逸、肉体的前途也能放下,舍生忘死为你作工,以前还坐过牢,也没有出卖。你说撤就把他撤了,说显明就把他显明了,难道你公义吗?你公义的事实在哪儿啊?我怎么就看不见呢?”敌基督终于抓到了“神的性情是公义的”这话的把柄,正如他所愿的,“如果神是公义的,那多数人就没法活了,如果神是公义的,那人还真得小心点,那日子就不好过了。这下好了,神不是公义的,这就好办了。神所谓的公义在哪儿呢?神所谓的公义终于让人看到了破绽,看到了漏洞,抓到了把柄”。

敌基督看到身边不断地有人跌倒、软弱,不断地有人为神付出、付代价,也不断地有人被抓坐牢,尤其是被抓坐牢的人还遭受了酷刑的折磨、殴打,他就琢磨,“他们为什么能遭受这样的酷刑、殴打呢?因为他们的信,因为他们不愿意当犹大。但是在他们受酷刑折磨的同时,神在哪儿啊?神为什么不救他们呢?神对人不是爱吗?神的爱在哪儿?难道神就忍心让人的肉体受这么多的痛苦,受撒但这么猖狂的凌辱吗?这就是神的爱吗?神的性情里所说的那几样没有一样是如人愿的,看来我得小心点了,神不但不能保守我脱离试探、脱离险恶,反倒越是追求的人、越是有心志的人、越是肯付代价追求真理的人越容易被神看中放在灾难试炼中受痛苦、受折磨。既然神要这么作,那我也有我的对策,这些人因为他们的付出遭受到了这样的待遇,那我不这么付代价、不这么追求,不就没有这些试炼了吗?没有这些试炼不就不用受这样的苦了吗?不用受这样的苦我不就活在安逸中了吗?同样得福,为什么那么傻,非得让肉体受尽折磨、受尽痛苦呢?神用这种方式爱人,我可接受不了,你们愿意怎么领会就怎么领会,跟我没关,我可不接受,我得躲着点儿,得绕着点儿,我得小心防着点儿,可别让神抓着我当差”,敌基督在心里是这样看待神的性情的。他窥视神的话,窥视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实质的同时得出一种这样的结论。敌基督为了不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他把这样的结论埋在心底,偷偷地告诫自己,“得小心点,小心驶得万年船,千万不要露锋芒,枪打出头鸟,高处不胜寒啊。无论到什么时候,不要当出头鸟,不要往上爬,爬得越高摔得越重。这下我可知道了,神就是这么作的,神的话就是这么兑现的,这么兑现人还能有好日子过吗?”敌基督不相信神的话里有真理,不相信神的性情、神的身份、神的实质,他用人的思维、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一切,来分析、研究身边所发生的这一切,也用人的眼光、人的思维、人的诡计来看待神对待人的方式,看待神作在人身上的各样工作,更用人的思维、人的方式,用撒但的逻辑、撒但的思维来看待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神的实质。很显然,敌基督不但不接受、不承认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实质,反而对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实质充满了观念,充满了渺茫、空洞的想法,充满的都是人的理解,丝毫没有真实的认识。这样,敌基督对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实质最终的定义是什么呢?他能不能承认神是公义的、神对人就是爱?绝对不能,敌基督对神的公义、对神的爱的定义就是问号,就是疑惑。神的性情决定了神的身份,对神的性情他都嗤之以鼻,充满了质疑,充满了否定、诋毁,那对神的身份呢?神的性情代表神的身份,他对神的性情尚且如此,那对神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直接就否认了。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

敌基督不管对待神的哪一部分说话,不管对待神的哪方面作为,神是作在万物中的还是作在具体的个人身上的,他都是以人的观点、撒但的逻辑,用知识、逻辑的方式去推理、去判断,而不是以对待真理的方式、以接受的方式去对待。所以,对于涉及到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实质的这些话,对于神所道成的肉身还有神的灵,敌基督的对待方式其实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总的来说,凡是涉及到神自己的,涉及到造物主的,他都是在窥视,然后推测、研究、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否定、诋毁。敌基督无论站在什么角度上,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对待神的这些话,为什么最终得出的结论都是定罪、诋毁呢?为什么最后就是这样一个结论呢?难道在受造人类中间就真的没有人能把神所说的话当成真理吗?这是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这是不是神的原因?(不是。)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人都有抵挡神的本性,为什么有的人看完这些话就能认识到是真理,就能接受神说的话,而有的人就能否定、定罪、诋毁呢?这很说明问题,这就是人里面的实质不一样。敌基督对待神的话,他从根源上、从主观意愿上没有真实的接受,他是带着抵触、带着试探来的,“你说你是神,那我得看看,你哪儿像神呢?你说你具备神的性情,有神性,那我得看看到底你说的哪句话证实你具备了神性,你有神的性情,你作的哪件事证实了你有神的身份、神的实质。你是显神迹奇事了,还是给人医病赶鬼了?你咒诅完一个人他马上死了吗?你让一个人从死里复活了吗?你到底作了什么事能够证实你具备了神的性情、神的身份与实质?”敌基督总要看到这些事,看到真理、道路、生命以外的一些事,通过这些事来证实神的身份,证实人所跟随的是神,这个出发点本身就是错的。那能代表神身份实质的最起码的一条是什么?(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这是最起码的一条。那敌基督为什么连最起码的这一条都够不上呢?这就是咱们要说的主题,敌基督藐视真理、藐视正面事物,他厌烦真理、厌烦一切正面事物,他恨恶真理、恨恶正面事物。在神的所有说话当中,他没有看到哪句话是真理、哪句话是正面事物,他那鬼眼睛能看出来吗?看不出来他能承认吗?他不承认这些话是真理就不能承认神的身份与实质,这是肯定的。敌基督在对待神的性情、身份、实质的这些话上,与对待其他神话语的方式是一样的,在心里盘算着,计划着,琢磨着,如果神以神的身份说了什么话马上应验、兑现了,他的态度马上就变了,如果神以神的身份说了一句话、作了一件事情,让他看到了漏洞,让他抓到了把柄,那他也有相对应的对策,他的态度又马上变了。定罪神的是他,说神像神的也是他,在他那儿,神是否具备神的性情、身份与实质,全都得根据他的眼见还有他的头脑分析来得出结论。

最近这一两年,教会做了一些个人的见证视频,不同的人作出的不同的见证,使一些根基不稳的人,一些比较疑惑的人扎下了一些根基,当然对于敌基督来说,对稳固他们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些作见证的人来自于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阶层,有的还来自于不同的国家、种族。从他们所说的经历见证上来看,他们从神话当中得到了变化,得到了真理、生命,通过接受神的话,通过接受神的这步作工明白了不少真理,证实了神所道成的肉身具备神的身份,具备神的实质。当然,敌基督听完这些经历见证后,也不例外地在内心深处有了那么一丁点儿的窃喜,“幸亏我没有公开论断神,幸亏我没有急着否认神,从这么多人的见证上来看,这个道不错,这个基督,这个普通的人或许就是神吧,我押宝还是押对了。如果继续往下走,能有更多的人见证这个人,能有更多的人来到这个人的面前,也能有更多的人证实这个人的身份与实质,那我得福的希望、几率就越来越大了”。在观望的同时,敌基督还是在不断地鼓励、鞭策自己,“不要着急,要耐住性子,不就是忍吗?忍耐到底必然得救。从现在的种种迹象上来看,从现在教会的规模、阵势上来看,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站起来见证这位神,能够证实这个道是对的,那我为什么那么傻,急着站出来否认呢?不要这么做,不要犯傻。再等三五年,如果有更多的人,更多有名望、有知识、在社会上有地位的人,用更有力的证据来证实这个普通的人就是基督,或者更多的在世界上有名望、有地位的人加入教会,教会的规模在世界上更加扩大,那我不就得着了吗?我不就占大便宜了吗?教会有势力了,我不就也有势力了吗?千万不能离开!如果这一切都是对的,如果这个人真是神,我要是现在弃绝他,现在否认他,那这一切的福气就都得不着了,这一切的宝都得押在这个人身上。他的身份实质到底是谁,他的性情到底代表谁,这个我不关心,我关心的是所有跟随他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教会的势力、规模是不是越来越大,如果向好的方向发展,正常情况下能发展得更大的话,那我就不用担心我的前途了。如果他真是圣经预言中所说的神所道成的肉身,那我就得大福了,占大便宜了”。每每想到这儿,敌基督心里就得到了些许的安慰与喜乐,“怎么样?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照样能得着福气,不相信神所作的都是公义的照样能站立住,不相信神能拯救人照样能剩存下来,不相信神察看人心肺腑照样能在教会里正常地尽本分。不相信神是全能的、神有权柄,不相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有意义,不相信神主宰一切,主宰全人类的命运,不相信这一切又能怎样呢?我不相信神的身份、实质,我照样能在教会里滥竽充数。神不是公义的吗?我就这么蒙混过关,就这么在教会里混着、忍耐着,谁能把我怎么样呢?我不照样能忍耐到底必然得救吗?”你们说敌基督的如意算盘能不能得逞啊?(不能。)真到有一天他看到神公义性情的时候,他在哪儿呢?真让他着着实实承认神的身份、神的实质,承认神是公义的时候,让他看见神是公义的时候,他应该在哪儿?他真能得救吗?他的忍耐真能起作用吗?真能蒙混过关吗?他的忍耐,他的委曲求全,他的卧薪尝胆,他的小聪明真能抵消他窥视神的话语是否应验这些恶行吗?他的如意算盘,他的对策,他的阴谋诡计,他在心里所盘算的一切一切,还有他对神的窥视,真能代替他追求真理吗?能不能让他蒙拯救啊?(不能。)敌基督那么聪明,任何事情都做得滴水不漏,人不知鬼不觉,最终为什么会得着这样的下场呢?原因只有一个,他不正视神的话,不接受神的话作真理,不顺服神的话,而是窥视神的话,这就是敌基督最终得着这样下场的一个原因。这些你们都听明白了,是吧?虽然没告诉你们应该怎么做,应该怎么对待神的话,但是通过我说这些事实,通过我解剖敌基督的观点与他们对待神话的态度,人都知道了应该存着怎样的态度对待神的话,应该有怎样的态度来领受神的话才是最正确的态度,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态度,也是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二日

上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五)

下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七)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七十四篇

看了我话相信能成就的有福了,我必不亏待于你,让你所相信的在你身上得到成全,这是我的祝福临到了你。我的话语击中每个人里面的隐藏的秘密,人人都有致命伤,我就是医治你们致命伤的良医,只管到我面前来,为什么我说以后没有忧伤、没有眼泪?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我一切都成就,但在人一切都败坏,全…

作工与进入 四

人若真能按着圣灵的作工而进入,那人的生命会像雨后春笋一样迅速地长起来的。按现在多数人的身量来看,人都是对生命根本不注重,而是注重一些外表无关紧要的事,或各处奔走,毫无目标、漫无天际地作工,不知要走向何方,更不知为的是谁,只是在“卑微隐藏着自己”。其实,在你们中间很少有人知道神末世…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十

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四)今天我们交通一个特殊的话题。对于每一个信神的人来说,人需要认识的、需要经历的、需要了解的无非就是两大项,哪两大项呢?第一项就是个人生命进入这一部分,第二项就是关于认识神这一部分。这段时间我们所交通的关于认识神这方面的话题,你们觉得能够得上吗?准确地说大部分…

第二十四篇结合第二十五篇

在这两天的说话当中,若不细看,发现不了什么问题,实际上,这两天的说话是该在一天当中说的,但神把话语的分量分开在两天说,即这两天的说话是一个整体,但为了能使人更好地接受,所以神分开两天说,让人有喘气的机会,这是神对人的体贴之心。在神的所有作工之中,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位上”尽着自己…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