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七)

3.藐视神的话

今天接着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条——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上次交通到这个大题的第三条,敌基督藐视神的话,交通、解剖这一条分了三个小题,都是哪三个小题?(第一条是敌基督随意篡改、解释神的话,第二条是敌基督否认不合观念的神的话,第三条是敌基督窥视神的话是否应验。)这三条是不是敌基督藐视神的话所包含的所有内容呢?敌基督还有哪些藐视神的说话的作法、表现呢?(敌基督轻慢对待神的话。)轻慢对待神的话基本上就是解释藐视神的话,这里不要解释,要的是你能看到、能接触到的、你听说的敌基督藐视神话的种种表现、作法。看来你们对敌基督藐视神的说话的各种表现没有太多的认识,之前我交通的那三条你们可能在字面上会有一些认识,但是,同样能解释什么是敌基督藐视神的说话的表现你们就想不到了。敌基督藐视神话的这几种行为、表现是不是正大光明的?是不是正直的人该做的?(不是。)这些都不是正常人性里该有的表现,都不是正面的,都是反面的。这几种行为的实质背后所指的对象是撒但,是魔鬼,是神的仇敌。敌基督对待神的话不是顺服,不是接受,不是经历,不是放下自己的观念单纯敞开地接受神的话,而是产生了种种属撒但的对待神话的态度。敌基督的这几种表现、行为所流露出来的性情,正是灵界撒但身上所流露出来的。这几种行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在什么时代,在哪个人群当中,都不是正面的,都是邪恶的、反面的,都不是一个受造之物,一个正常的人该有的表现与行为,所以我们把它定性为敌基督的表现。这三条交通完之后,大多数的人就认为这三种表现可能就把敌基督对待神话的基本态度全部概括了,还有一点你们忽略了,敌基督对待神话远远不止这三种作法,还有另外的一种表现、行为,同样能说明敌基督藐视神的说话。这一条表现是什么?就是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这一条如果从字面的意思上来看,有些人心里可能有一部分画面能指向某一些人,但是对这一条具体的、真正的表现还不是太清晰,还是很模糊、很笼统。那今天就交通这一条,敌基督是如何把神的话当成商品的。

(4) 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

敌基督把神的话当成商品,就等于是把真理当成商品。那神的话、真理到底是什么?(真理是做人、行事、敬拜神的准则。)这是对真理准确、具体的定义。具体来说,你怎么理解这一句话?在你的生活、生命当中,在你的人生当中,你怎么运用这句话?怎么经历这句话?把你们心里能想到的、能理解到的第一时间说出来,不要过滤,不要加工。用你们经历的语言来说,什么是真理?什么是神的话?(真理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能让人活出正常人的样式。)虽然说的不全面,但是每一句话都与解释真理、神的话有关,是人在日常生活当中经历所得的认识的语言。(真理能洁净我们的败坏性情,让我们达到按原则办事,做事合神心意。)这三句话挺好,挺精辟。接着说。(真理是生命,是永生的道,人只有追求真理,凭真理活着,才能得着生命。)(真理能使人达到敬畏神远离恶,做一个真正的人。)这两条都涉及到人日常生活的实行原则,虽然解释的内容比较深、比较高,但是很实际。(真理能揭露人里面的败坏性情,改变人里面不对的看事观点,让人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这几条都实际,都是涉及到真理对人的价值、意义与真理在人身上能够达到的果效而言的。你们所说的这些,咱们之前都常讲,虽然每一个人所说的着重点不同,但是都涉及到之前解释、定义的真理的那一句话——真理是衡量一切的准则。真理跟神的话能不能画等号?(能。)神的话就是真理。从你们交通的经历认识上来看,能不能说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呢?(能。)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能作人的生命,能作人行路的方向,能让人脱去败坏性情,达到敬畏神远离恶,成为顺服神的人,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成为一个神所喜爱、神所悦纳的人。既然真理这么宝贵,人应该以怎样的态度、怎样的观点来对待神的话,对待真理?很显然,对于真实相信神的人来说,对于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来说,神的话是人的命根子,人应该宝爱神的话,吃喝神的话,享受神的话,接受神的话作人的生命,作人行路的方向,作人随时的帮助与供应,按照真理所说的、所要求的去活、去实行、去经历,顺服真理对人的要求,顺服真理给予人的种种要求与说法,而不是研究、分析、猜测、怀疑。真理是人随时的帮助,是人随时的供应,能作人的生命,那人就应该把真理当作最宝贵的东西来对待,因为人要依靠真理活着,依靠真理达到满足神的要求,达到敬畏神远离恶,依靠真理在日常生活当中找到实行的路途,掌握实行的原则,达到顺服神,人也要依靠真理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成为蒙拯救的人,成为合格的受造之物。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无论用哪种方式来说,人对待真理最不应该有的态度,就是把真理、把神的话当成一种物品,更甚至当成一种商品来随意贩售,这是神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最不应该有的一种行为与表现。

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的目的、意义是什么?他背后所要做的、他的存心是什么?一个商人获得商品之后,他对商品所寄托的希望是商品能给他带来利益,带来他想要的丰厚的金钱。那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无疑就是把神的话当成可以供他换取利益与金钱的一种物质的东西。他没有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去宝爱、去接受、去实行、去经历,更没有把神的话当成自己所应该遵守的生命的道,也没有把神的话当成自己脱去败坏性情所必须实行的真理,而是把神的话当成商品。一说把神的话当作商品,那就不是用来吃喝、享受,不是用来经历、实行的,而是当成他手里的货物一样随时随地地去贩售,贩售给能让他从中获利的一些对象。敌基督把神的话当成商品,从字面上理解,就是把神的话当成货物一样,用来作交易换取金钱,他把买卖神的话当成了他的职业。从字面上来看一目了然,敌基督的这种作法、这种行为是可耻的,是令人厌恶、令人恶心的。那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有哪些具体的表现呢?这是我们要交通的重点。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其实有一些很明显的表现,为了让你们听得更清晰、更明白,咱们还是逐条来说。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从我多年作工、说话的经验来看,多数人心思浑浊,没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基于这一点,我想了一个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不管什么问题、什么话题都分条,一条一条地解释、说明,帮助你们思维,帮助你们揣摩。如果光说大题,光笼统地说,那就等于白说、白费力气,就等于浪费光阴。

敌基督是如何把神的话当作商品的,有哪些具体的事例、具体的表现能足以证实敌基督藐视神的话,也足以证实敌基督确实有这样的实质,这一条咱们分两大项交通。

1) 把神的话当作工具来换取地位、名誉、脸面

第一大项,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最常见的一种表现就是他把神的话当成一种工具来换取自己的地位、名誉、脸面,甚至更多的是物质的享受,更甚至是金钱。敌基督在接触到神话的时候,他感觉,“神的话好啊,说得句句都在理,都正确,这些话人说不出来,圣经中找不到”。在过去的那两个时代当中神没有说这些话,无论是在旧约圣经还是新约圣经中,都没有这么明文的、直白的说话,圣经里所记载的是很有限的神的部分说话,从当今神所说的这些话来看,内容很丰富。敌基督内心就产生了嫉妒,也产生了羡慕,他在心里就盘算,“这个普通的人能说这么多的话,我什么时候也能说这些话?什么时候也能像这个人一样滔滔不绝地说出神的话来?”他心里有一种这样的冲动与欲望。从他的冲动与欲望来看,他心中对神所说的这些话是羡慕的,是崇拜的。我所用的词是“羡慕”“崇拜”,从这两个词的字眼上来看,我想说的是敌基督并不是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打算接受过来,而是羡慕这些话丰富的内容,羡慕这些话大量的篇章,也羡慕这些话深奥,是人所达不到的一个深度,更羡慕这些话是他说不出来的。从这几个“羡慕”上来看,敌基督并没有把神的这些话当成是神性的发表,当成是真理,当成是神要拯救人类、供应给人类的生命、真理。敌基督能羡慕这些话,很显然他心里也想成为发表这些话的那一位。基于这一点,敌基督中的不少人在背后不知使了多大劲,天天祷告、认罪,天天看这些话,记录、背诵、总结、整理,他们在神所说的这些话上下了很大的功夫,笔记不知道记了多少,自己灵修时的认识不知道记了多少,为了能记住这些话也不知道祷告了多少遍。他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有一天他突然脑洞大开,能滔滔不绝地说出神要说的话来,而且就像开了闸的水一样源源不断,也能够如神的话一样供应人的所需,供应人的生命,供应人所应该达到的,对人有所要求,能如他所愿的一样,他也像神所道成的肉身一样能站在神的角度、神的地位上,以神的口气、以神说话的方式来说出和神所说的一样的话。敌基督为此下了不少功夫,可以不夸张地说,更甚至有一部分人在背后也常常拿起笔记本来记录他心里所要说的话,记录他所等待的神给他的发声。但是不管怎么做,敌基督的这个欲望总是不能达到满足,他的这个愿望总是不能兑现。他不管怎么下功夫,不管怎么祷告,不管怎么记录神的话,怎么背诵、整理神的话,都没有用。神不借着他说一句话,神也没让他听到一次神的声音,他心里不管怎么渴慕,不管怎么着急、上火,就是说不出一句神的话来。他越是着急,越是嫉妒,越是达不到的时候,他内心就越是恼火。他恼火什么?着急什么呢?眼看着神的这些话让越来越多的人来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接受神的话作生命,但是他的膝下、他的面前却没有一个人崇拜他、仰慕他,这是他所着急、所恼火的。恼火、着急之余,他心里能想到、能琢磨到的还是:“这些人为什么在神家尽本分?为什么来到神家就与在外邦世界不一样?为什么多数人来到神家之后就能规规矩矩的,就能越来越好?为什么多数人都能够无偿地在神家花费、付代价,受到了对付修理也不离去,甚至有些人被清除、开除也不离开?究其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神的这些说话,就是这本《话在肉身显现》所达到的果效,所起到的作用。”当敌基督看到这一点之后,他就更羡慕神的这些说话了。所以,在他使了很大的力气也说不出神的话,也变不成神的出口之后,他把目标转移到了神的说话上,“虽然我不能说出神这些话以外的话,但是我能说出与神的这些话相符的话,哪怕是道理,哪怕是空洞的,只要让人听起来是对的,是符合这些神的话的,那我在人中间是不是就能获得一席之地呢?是不是就能在人中间站立住呢?或者我常常传讲、解释《话在肉身显现》中这些话,常常用这些话来帮助人,口里所说的、所传讲的让人听着都是从神话来的,都是对的,那我在人中间的地位不就越来越稳固了吗?在人中间不就越来越有威望了吗?”想到这儿,敌基督觉得自己获得地位,获得更高的名望、声誉的愿望似乎有了路途,他也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希望之后,敌基督在心里庆幸,“我怎么这么聪明呢?这事谁也没发现,别人怎么就不知道这个道儿呢?我太聪明了。但是聪明归聪明,这个实底谁也不能告诉,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了”。有了一个这样的目标、打算之后,敌基督在神话上就开始下功夫了。他心想:“以前我对神话都是走马观花地看一看、听一听,随便说一说,现在得改变策略了,不能这样做了,这样做是在浪费时间,以前这么做没达到果效,现在要是再这样做那就太傻了。”所以他打起精神,要在神话上下功夫,要大显身手。他大显身手做哪些事呢?研究神的说话方式、说话语气,也研究神每一个阶段、每一个时期说话的一些具体内容,同时他也在筹备怎么解释神的这些说话,当他传讲神的这些说话的时候,怎样说、怎样解释更能让人羡慕他、崇拜他。这样一来二去,敌基督在神的话上是下了不少功夫,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因为他下这功夫背后的存心不对,居心不良,他说出的话怎么听都是道理,怎么听都是从神学来的,从知识来的,所以敌基督不管在神话上怎么下功夫,在他本人身上都是没有收获的。什么叫没有收获?就是他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他不实行,只是传讲,所以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变化,错误的思想观点没有变化,错误的人生观没有变化,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没有丝毫的认识,对神所说的人的各种情形丝毫都对不上号。所以,敌基督无论怎么研究神的话,在他身上看到的只是两个结果:第一,虽然他口里所说的神的话都是对的,甚至解释的也没错,但是你看不到他身上有任何的变化;第二,他无论怎么极力地推荐神的话、传讲神的话,他对自己都没有丝毫的认识。这是很显然能看到的。敌基督能有这样的表现,原因就是虽然他口里常常向人推荐、传讲神的话,但是他自己并不接受神的话是真理,他自己本身就没有接受这话,他只想用这话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他想借着传讲神的话得到自己要得的地位与自己要得到的利益,如果人能把他当神来对待、来敬拜,那是最好的。虽然现在还不能达到这个目的、这个果效,但这个果效、这个目的是每一个敌基督最终极的目标。

敌基督在神的话上下了很多功夫,有些人一听这话不明白了,“那在神话上下功夫的是不是都是敌基督啊?”你如果这么领会就不通灵了。敌基督在神的话上下功夫与追求真理的人在神话上下功夫的区别是什么?敌基督在神话上都下哪些功夫?背诵神的话,用人的语言解释神的话,用属灵的语言、属灵的道理解释神的话,记属灵笔记、心得,还有归纳总结、整理神的各类说话,比如人认为比较合乎人观念的、人一目了然就能听出来是神的说话语气的一些说话,有关奥秘的一些说话,还有一段时间在教会当中比较盛行的、人常常传讲的一些神的话。除了背诵、整理、总结,写心得体会,当然还有更多,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作法。敌基督为了地位,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达到自己的目标,他不惜任何代价,有熬夜不睡觉的,有闻鸡起舞的,还有喝咖啡几天几夜不睡觉的,就是为了多读神的话。还有的人为了能记住神话,让神的话在心里有印象,就迫使自己一天听很多遍神的说话,还有的背写神话,就跟学生上学一样下功夫。敌基督什么功夫都能下,那他下这些功夫背后的存心、动机是什么?他有一个动力,就是能传讲这些话,能把这些话说得朗朗上口,运用自如,让人看起来更属灵,更宝爱神的话,更爱神,这样他在人中间就能获得一部分人的崇拜。所以敌基督认为这么做是值得的,无论下什么功夫、付什么代价、受什么苦都值得。当他们下了这些功夫之后,两年、三年、五年,逐步地,他们对神的说话方式,对神说话的内容、说话的语气越来越熟悉,有一部分敌基督张口就能说出神的话来,当然这对他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张口就能说出神话的同时,他说话的方式、说话的语气,甚至说话的腔调都越来越像神,越来越像基督了。敌基督在心里为此而感到庆幸,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像神的这个感觉真好,能当神的感觉真好。他把这一切的功劳归于神的话。他认为是神的话给了他机会,也是神的话给了他启发、线索,更是神的话让他学会了模仿神说话,学会了模仿神的说话语气,最终让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像神,越来越接近神的身份、神的地位,更让他感觉到能模仿神的说话与神的说话语气,能带着神的说话方式、说话腔调做事、说话、活着,那个滋味太美了,那是他最享受的时刻。敌基督走到这个份上,你们说危不危险?(危险。)危险到什么程度?不可救药了。敌基督把神的话当成他成为神的一个途径,那在这个过程当中敌基督都做了什么?他在神的话上下了大量的功夫,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与时间,在这个期间他研究、分析神的话,把神的话翻来覆去地阅读、背诵、整理,更甚至在阅读神话的同时模仿神的说话口气、说话方式,更模仿神说话惯用的词语。统统这些作法的实质是什么?在这里我把它说成是商人利用批发价进货这样一种实质,就是敌基督用最廉价的方式把神的话变成他自己所拥有的一个物质的东西。他在读神的话时,不是当成真理来接受,不是当成人该进入的路途来接受、来看待,而是想方设法把这些话记住,记住这些话的说话方式、语气,试图把自己变成这些话的发表者。当他能够充分地模仿这些说话的语气、方式,也能够充分地运用这些说话的方式和语气去说话、做事,活在人中间的时候,他要得着的不是能够忠心尽本分,能够做事有原则,能够对神有忠心,而是通过模仿神的说话语气、方式,通过传讲神的这些说话,让他这个人走进人的内心深处,成为人所崇拜的对象。他想在人心中登宝座,想在人心中作王掌权,摆布人的思想,摆布人的行为,从而达到掌控人的目的。

如果把敌基督在神话上下功夫这件事说成是商人把神的话当成商品用廉价的方式进货,那敌基督模仿神的说话,运用神的说话方式、语气传讲神的话这件事,是不是就是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来贩售呢?(是。)没有一个商人进完货之后不卖的,他进货的目的、拥有这些货物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在这个货品上得到更高的利益,换取更多的金钱。那敌基督在神的话上如此下功夫,在神的话上有如此的态度,无非就是像商人一样把神的话用最廉价的方式,用最便宜、最捷径的方式搞到手,变成自己所拥有的附属品,之后再高价出售,获得自己所要的利益。他所要的利益是什么?是人的高看、人的崇拜、人的仰望,更甚至是人的追随。所以在教会当中往往会有这样的现象,一个根本就不实行神话也不会认识自己的人却有很多人追随,有很多人依赖、崇拜,这里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这个人长了一张好嘴,能说会道,能迷惑人。他不实行神的话,也不按原则办事,教会的工作、上面的安排他也不落实,但为什么就能获得一部分人的好感呢?他真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能有不少人包庇他、护着他呢?为什么他做带领有一部分人就能维护他呢?为什么在撤换他的时候就能有一部分人打横不同意呢?一个浑身都是毛病的人,一个满了撒但败坏性情、丝毫不实行真理的人,在教会当中还能有此待遇,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这个人的嘴太能说了,太善于伪装,太善于迷惑人了,敌基督就是这样的人。那能不能说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呢?能,这样的人百分之百就是敌基督。常常阅读神的话,常常背诵、传讲神的话,常常用神的话来教训人、对付人,站在神的角度上、神的立场上教训人,让人对他能服服帖帖、言听计从,让人听完他所说的一番大道理之后无言以对,这样的人却是从来不认识自己也从来不按原则办事的人。他如果做带领,他的上层带领就被架空了,你想了解下面教会的情况都不可能,有他在,神家的工作安排,神家下达的原则、要求都落实不下去。这样的人是不是敌基督?他有没有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没有。)那么能吃喝神的话,三句话不离开神的话,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不是手里捧着神话书籍就是耳朵听着神话的朗诵录音,与人见面说话除了说神的话别的话不说,嘴里所传讲的、所说的没有一句错的话,就这样一个外表看起来这么完美的人,一个所谓的对的人,神家的工作安排,神家的要求、原则到他那儿就卡住了。他所接触的人除了他谁都不认,他手下的人除了崇拜他和天上渺茫的神以外,谁的话都不听,谁都不搭理。这是不是敌基督?他是用了怎样的手段达到这一切的呢?他利用了神的话。那些糊涂信的、不通灵的、愚昧的、心思浑浊的人,还有一些不追求真理的,一些不信派,一些随帮唱柳的墙头草,他们把这样的人当成属灵人,把敌基督口里所传讲的字句道理当成真理实际,把敌基督当成跟随的对象。他们跟随敌基督就认为是跟随神,用跟随敌基督来代替跟随神,甚至有些人说,“我们的带领还没说话,我们看神的话也不明白啊”,“我们的带领不在家,我们有事祷告神也没亮光,读神的话也看不明白路途,就得等我们的带领回来”,“我们的带领这些日子忙,没工夫解决我们这个事啊”。离了他的主子,他自己不会祷告,不会吃喝神的话,不学着寻求神、依靠神,不学着在神话上寻找实行的路。离了他的主子,他就像瞎子一样,就像心被挖走了一样,他的主子是他的眼睛,也是他的心肝肺。他认为他的主子最会吃喝神的话,如果他的主子不在家,他吃喝神话都没心思,得等他的主子回来把神的话给他祷读一遍,给他解释一番,他才能明白。在这些人内心深处认为,他的主子是他来到神面前的一个传话人。达到这样的果效,这是敌基督内心深处最值得庆幸的一件事,“这些年的功夫终于没有白下,这些年的光阴终于没有白付啊,功夫真是不负有心人,铁杵真是磨成针哪,这功夫下得值!”听到他的随从离了他活不成这样的话之后,敌基督在内心深处不但没有任何的愧疚,反倒暗暗地高兴,“神的话真是好东西呀,当年的决定是对的,这些年的功夫下得是对的,这些年的作法得到了肯定,得到了成果”,他暗自庆幸。他对自己的恶行不但没有任何的愧疚、懊悔、恨恶,反倒心里更加确定、更加肯定自己的作法是对的。所以在接下来的光阴当中,在接下来的生活当中,他要一如既往地、更加努力地学习神的说话方式、说话语气,要大量地、更加深入地模仿神的说话方式、说话用词。

敌基督在阅读神的话的同时,他所注重的与追求真理的人恰恰相反。追求真理的人不管神的说话方式是什么,他只想明白神的心意是什么,真理原则是什么,人当守住的、人当遵行的是什么,而敌基督把这些都抛在脑后不予理睬,甚至反感这些说法,心里暗自抵触这些说法、这些词汇。他得到了一定的成果之后,按照之前的作法的轨迹继续深入地、更加细致地研究神的说话方式、语气是什么,语调细节是怎样的,用词是什么,更甚至神说话的细节的语法、惯用的语法他都不放过。为了更逼近自己要达到的目标,他在心里暗暗立下心志,要更加努力地、刻苦地、深入地研究神的说话,研究神说话的用意,研究神说话的目标,更甚至研究面对人类说话、面对全宇宙说话的发表者——神说话的方式。敌基督乐此不疲地研究着神说话的方方面面,他试图模仿神的说话,试图冒充他具备神的实质,具备神的所有所是,具备神的性情。这一切一切似乎发生得是那么自然、那么顺畅,敌基督也理所当然地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去做,同时也理所当然地、不自觉地把自己变成神,变成人仰慕、跟随的对象。他研究神的说话是如何打动人内心的,是如何揭露人的败坏性情的,也研究神的话是如何揭露人的各种情形的,更研究神的话是如何在人身上达到果效的。他研究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走进人的内心,在他看透人内心的同时来控制人。当神的说话揭露人的败坏性情、打中人的要害的时候,敌基督认为,“这话、这方式太高了,太妙了,我也要这么说话,我也要以这样的方式说话,以这样的方式对待人”。在多年阅读神话、熟悉神话的过程当中,敌基督也越来越把想变成神这样的愿望与欲望当成自己信神唯一的目标。所以,无论神的话怎么说让人追求真理,怎么说让人按原则办事,等等这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敌基督都听不进去,都置之不理。他旁若无人地追求着自己的目标,旁若无人地按着自己行事的动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神的说话没有一句是能打动他的心的,没有一句是能改变他的人生观、他的处世哲学的,更没有一句话、没有一篇道、没有一次说话让他能够有悔改之心的。神的说话无论揭示的是什么,无论揭示人的败坏性情是什么,敌基督研究的只是神的说话方式、说话语气,只是神的说话在人身上要达到的果效,等等这一切与真理无关的事。所以,敌基督越是接触神的说话,内心深处当神的欲望越是强烈。强烈到什么程度?连做梦都在背诵神的说话,常常自言自语,用神的说话方式、语气来练习传讲神的说话,在内心深处不断地重复神的说话方式、说话语气,似乎是着了魔。这就是敌基督。神的说话无论多么具体,多么恳切,多么真实,给予人多大的帮助、多大的启发,敌基督都熟视无睹、毫不理睬,因为他的心不看这些。他的心在哪儿?就是想怎么学说神的话让人崇拜他。他的欲望越是强烈,他越希望听到神的声音,越希望能够读懂神所说的每一句话背后的目的、愿望与心思,甚至是神内心深处的意念。敌基督的欲望越是强烈,他的愿望越是强烈,他越想模仿神的说话方式,越想尽快地在短时间之内让自己变得更像神,有神的说话方式,有神的说话语气,更甚至有些人还想在自己身上具备神作事的风格、作派。敌基督就处在这样的光景当中,天天活在这样的心思意念、存心动机之下,这是在做什么呢?他天天都在强迫自己走在成为神、成为基督的道路上,他认为这条道路是光明正大的,是光明大道。不管是聚会还是众人聚集的时候,大家如何交通对神话的认识以及经历神话的感受,都不能打动他,都不能改变他的目标、他的愿望。他像着了魔一样,像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控制住一样,像戴着一种无形的枷锁一样,义无反顾地朝着成为基督、成为神这条道路上大踏步地向前迈进,这是不是一种可贵的精神啊?(不是。)

敌基督在读神话的过程当中,他把神话的方方面面吸纳进来当成自己的附属品,当成自己能够赢得更高利益、获取更多金钱的一个商品,当这个商品出售之后,当这些东西卖弄出去的时候,他获取了他所要的利益。他越这样做,他内心越得到满足,他越这样做,他当神的欲望就越大,越强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状况?敌基督当神的欲望怎么那么大呢?有人教他吗?是谁唆使的?是谁教导的?神的话有这样的要求吗?(没有。)这是敌基督自己选择的道路,没有借助外力自己就能有这么大的劲,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本性实质决定的。敌基督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就能不厌其烦、义无反顾、毫不反悔地走这样的道路,你怎么定罪他也不行,怎么解剖他也听不进去,听不懂,走火入魔了,这就是本性决定的。敌基督对待神的说话,外表看他没有抵挡,没有诋毁,能下功夫,而且下的功夫比一般人多,如果你不知道他内心怎么想,不知道他走的道路是什么,就从外表来看他对待神的话是渴慕的,最起码可以用这个词来定性。但光从外表能看出人的实质吗?(不能。)那从哪儿能看出来呢?虽然外表看他挺渴慕神的话,常常阅读、聆听神的话,还背诵神的话,从这些外表的作法上来看,他不应该被定性为敌基督,但是,你看他临到事的时候实行神的话吗?他阅读完神的话,把神的话记在脑子里了,临到事就说一段神的话,就背诵一段神的话,还能引用一段神的话,引用得还挺正确,但引用完神的话之后你看他怎么做,看他走什么道路,看他选择的是什么。第一个,如果是涉及到他地位的,有损他名誉、形象的,他绝对不会按神的话去做。他维护自己的形象,维护自己的地位,做错的事他绝对不会承认,他得想方设法掩盖、避开这件事,不说也不提,哪怕嫁祸给别人也不承认是他的错。他读神话挺下功夫,维护自己的地位挺下功夫,但真要为了实行真理,按真理原则办事,放下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肉体需要受苦,你看他怎么选择。如果让他按原则办事,不管伤到谁、得罪哪个人都要维护神家利益,他会这样做吗?绝对不会。他首先选择保全自己,即使知道是谁的错,是谁作的恶,他也不会揭露的,他心里还会暗自高兴,如果有人揭露恶人,他还会维护恶人,为恶人辩解。可见,敌基督都是幸灾乐祸的人。无论临到什么事,你看他选择什么,选择的是什么路途,他如果选择按真理原则办事,那他吃喝神话有果效了,如果不按真理原则办事,不管他怎么吃喝神话,他把神的话背得有多熟都没用,他没把神的话当成是真理。另外,敌基督认不认识自己啊?(不认识。)有些人说:“敌基督还说自己狂妄、自是,说自己是魔鬼撒但呢。”他说完就完事了,可真临到事他怎么做呢?如果有一个人跟他配搭,他说的是错的,别人说的是对的,别人如果不按他那个行他就觉得没面子了,他的地位就不保了,他选择什么?他能不能选择放下自己听别人的,按真理原则办事?百分之百不能。那他说那些对的话有用吗?是他的实际吗?是他的实际身量吗?是他的选择吗?是他所走的道路吗?不是!那不是他经历来的,他是学来的,从他口里说出来的都是道理,都是骗人的。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利益,敌基督第一个选择的是保全自己、维护自己,麻痹别人、迷惑别人,不承担任何责任,不承认任何的过犯。从敌基督的这些实质上来看,他是不是在追求真理?他读神的话是不是为了明白真理,为了达到能够实行真理?不是。就敌基督读神话的存心、目的,永远不会达到明白神的话,因为他读神话不是把神话当成真理来领受,而是把神话当成是通往自己要达到的目标的一个媒介。敌基督虽然没有明文说“我要当神,我要当基督”,但是从他做事的实质上来看,从他对待神话的实质上来看,他要成为基督这个目标是很明确的。怎么看出来的?他利用神的说话,利用他所看到的神所流露出来的所有所是等等这一切去迷惑人,迷惑那些不明白真理的,愚昧的,身量小的,不追求真理的,不信派,甚至还有一些恶人,让这些人认为他有真理,他是对的人,他是可以仰慕、可以依赖的对象,让这些人对他有所寄托、有所求,他心里就满足了。

敌基督永远不承认神是独一无二的,永远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也永远不承认只有神能发表真理。从他对待神话的态度上来看,从他在神话上下的功夫上来看,也从他想当神、想成为基督的这个欲望上来看,敌基督认为一个人变成神那是一件容易的事,是人能达到的,他说:“神道成肉身称为基督,不就是因为能说点神的话吗?不就是神话语的传声筒吗?不就是有很多人跟随吗?那一个人如果在人中间也有同样的地位、名望,有同样多的人崇拜、仰望,不就可以享受基督的待遇,享受当神的待遇了吗?能够享受基督的待遇,享受有神身份实质的那一位的待遇,不就可以成为神吗?有什么难的?”所以,敌基督想当神这是与生俱来的,他与撒但有着一样的、共同的野心与实质。正因为他是敌基督,正因为他具备敌基督的实质,所以他对待神的话就有了这些表现。对于敌基督来说,值得庆幸的是神道成了肉身,他的说话人能听得见,同时人也能看得见他,他是人能摸得着、看得见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正是因为这个普普通通的人,这个渺小的人,这个不起眼的人能够说这么多话被称为神,这让敌基督想当神的机会终于来了。如果这个普通的人不说话,敌基督认为变成神、成为基督的希望可能很渺茫,正是因为这个普通的人说了神的话,作了神的工,代表神在人中间拯救人,敌基督认为这是他的机会,给了他可乘之机,让他有了更多的线索能够模仿神的说话,模仿神的说话语气、说话方式,更模仿神的性情,来逐步地使自己更像神,更像基督。这样在敌基督的内心深处,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像神了,越来越接近神了。他觉得让人崇拜,让人跟随,让人事事都能依靠,事事都能寻求、仰望的神是多么令人羡慕。他羡慕的是基督的身份,基督的身价。敌基督心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呀?敌基督的内心深处是不是黑暗、邪恶的?是不是卑鄙、龌龊,见不得人的?太恶心了。

有些人说:“听你说了半天,我们怎么没见过一个这样的人呢?你是不是讲故事呢?讲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啊?”你们说这样的人有没有?(有。)你们见过几个?你们自己是不是啊?(我们也有这方面的情形、流露,虽然没有敌基督那么严重,但本性实质是一样的。)那你们认为有这些情形危不危险?(危险。)知道危险就得改。那容不容易改啊?这个事其实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如果你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来遵守,就如主耶稣说的“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一样简单,就真能悔改了。比如说,神告诉你落实一件事情,说“吃完饭把碗舔得干干净净的,像洗了一样,这叫讲卫生,这叫不浪费粮食”,这话简不简单,好不好落实?(好落实。)如果神这么要求,就这几句话,不说难的,也不说情形,不说败坏性情,不分各种情况,就这一个事你怎么落实,怎么实行?对你来说这句话就是神的话,就是真理,就是你该遵守的,你该做的就是每天、每次吃完饭都按神所要求的去做,那你就达到遵行神的道了,你就把神的话当成是真理,当成是你该遵守的对象了,你就是实行神话的人,你在这个最简单的事上就脱去了敌基督的性情。反之,你听完这话之后嘴上答应,也记住这几句话了,结果吃完饭之后一看碗里还有几粒米,心想“我还有事,忙着呢”,把碗往那儿一放就走了,下次吃饭还是这样。神说的这几句话你是记在心里了,什么时候实行不知道,天长日久之后就把这句话忘了,你不但没实行还把神的话丢弃了,这是什么人?这话在你这儿没有落实,你是不是听完神话就能够遵行神道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很显然不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能不能定性为是敌基督呢?不实行真理一定就是敌基督吗?(不是。)这种人把神的话当耳旁风,没当回事,也没实行,也没什么想法,就是忘了,这不是敌基督。另外一种人听完神这几句话之后,心想:“吃完饭舔碗?那多丢人啊!谁舔碗啊,又不是要饭的,再说现在又不是没饭吃,我才不舔呢!谁愿意舔谁舔。”有人说:“这话是神说的。”“神说的也不行,神就不该说这话。这话才不是真理呢!神说的话也有不起眼的,也有不合逻辑的,也有不怎么样的,神对人的要求不见得都是真理,我看这句就不像。主耶稣说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这话才是真理呢!吃完饭让人把碗舔得干干净净的,这叫讲卫生?直接洗不就完事了嘛,为什么让舔哪?舔碗这事就不合我的观念、想象,到哪儿都行不通,让我舔,门儿都没有!讲卫生就是这么定义的?我用水洗,用消毒水,那才叫讲卫生呢。”这类人听完这话他有想法,内心抵触,还嘲笑、诋毁。因为这话是神说的,他当面不敢论断,但不等于他对这话没看法、没观念。他有看法、有观念表现在什么地方?他不领受这话,也不实行,他对这话有想法,能够论断,能够产生观念,所以到吃完饭的时候,他看有的人舔碗他就不舔,甚至他内心还鄙视按照神话实行的人。他外表常常流露出嘲笑、讥讽甚至还想矫正别人这种做法的态度,他不但不按照神说的做,同时还要逆行,做一些与之相反的事,他用他的行动来否认神的要求,用他的行动来抵挡神所说的话,同时他也想要用他的行动来吸引更多人的目光,让更多人认为神所说的不对,他做的才对,让更多的人与他一起定罪神的话,抵触神的话。他就不按神所说的做,每次吃完饭他不但要用水冲刷碗,还要用消毒水、洗洁精洗了一遍又一遍,再用消毒柜消毒。他这样做的同时还不自觉地产生一些言论,告诉所有的人,其实舔消不了毒,用水洗也消不了毒,只有用消毒水,再加上高温才能彻底消毒,这才叫讲卫生。他不但不接受神所说的,不遵照神所说的去实行,同时他还用自己的言行来抵挡、定罪、论断神所要求的,更变本加厉的是,他还要用一些自己认为对的言论去教唆、迷惑更多的人与他一样来定罪、抵挡、论断神的要求。他在这里起到的作用是什么?不是让更多的人来听神的话,无条件地顺服神,不是当人产生观念的时候解决人的观念,不是当人与神产生矛盾的时候解决矛盾,解决人的败坏性情,而是挑唆、迷惑更多的人论断神,与他一起分辨神说话的对错。似乎外表来看他充当的是正义之士,做的是正当的,但这个正当是一个跟随神的人该有的吗?这是人的正义感吗?(不是。)那这一类人的行为背后他的实质到底是什么?(敌基督,魔鬼。)这一类人他不仅不把神的话当成是真理,还有一点是更可耻的,他不把神的话当成是真理,还常常拿神的话去教导别人。他自己不实行神的话,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去经历、去落实,还常常义正词严地告诉别人,“神说了,吃完饭把碗舔干净,神说这是讲卫生,神说这是好习惯,神说这是节约粮食”。他字字句句都打着“神说了”“这是神的话”“这是真理”这样的旗号,但是他自己却丝毫不接受也不实行,还对神的话产生种种的论断与谬解,这就是敌基督做的。

从刚才分析的这三种人的表现来看,最严重的是哪一种?(最后一种。)他自己不实行神的话,对神的话充满了种种的抵挡、论断,还要利用神的话去迷惑别人,利用神的话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是敌基督。不管是哪方面的神话,即便是符合他观念的,他都不把神的话当成是真理,更何况有一些神的话根本就不符合人类的观念,不符合人类的传统文化与哲学,对于这些话敌基督就更不放在眼里了。他不把神的话放在眼里为什么还能传讲呢?他要利用神的话达到他的目的。这三种人最危险的是最后一种。第一种是什么人?(听神的话,实行神的话。)你们说听神的话、实行神的话是不是都是没脑子的人?神不管说了什么,让人做什么,人都不折不扣地听,外表看是不是有点傻?(不是。)实行神话的人是最聪明的人。第二种人注重做,他不实行真理,光出力效力。他不注重听神说话的意思,听神说话的要求、标准,他不领会神的意思,不领会神的心声,就注重做,他觉得“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你说的都对,我们该顺服,该实行,你就只管说,我们都听你的就行了”。其实神说了什么,神要求人的细节是什么,他不当回事,就是蛮干。蛮干有时候就能胡作非为、打岔搅扰,就能抵挡神,抵挡神严重到一定程度有时候就能闯大祸,就能导致灭亡。这就是不追求真理的人最严重的后果,有些人就能走到这个地步。第三种人,敌基督这一类人是撒但的死党,死活都不实行真理,你说的对他也不听,他有观念就更不用说了,他就是神的死对头,是真理的死对头。外表看最奸的、最精明的是这一类人,什么事都要分辨、研究,什么事都要动心思,花心思弄明白,结果研究来研究去,研究到神的头上了,他就对神有观念、有想法了,无论神怎么作,只要在他那儿通不过,他就一律定罪,就不实行,就怕对他不利。外表看挺傻的那一种人,似乎是没头脑,神怎么说就怎么行,外表特别单纯诚实,不该敞开的也敞开,不该汇报的也汇报了,甚至有些表现带点幼稚的成分。这说明什么?人的心向神是打开的,跟神不是封闭的,不是封锁的。通过讲这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让你们明白到底什么是敌基督,敌基督对待神的话到底是怎样的态度,让你们分辨到底哪类人是敌基督,哪类人不实行真理但不是敌基督,有一个这样的分辨。我就是随口举这么个例子,是为了便于你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今天所交通的话题,并不是真让你们吃完饭把碗舔干净,我也并没有定义说舔碗才是讲卫生,才是不浪费粮食,不需要你们这么做,你们可别误会。

敌基督如何藐视神的话,今天又补充交通了一条: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一说商品就涉及到贩售,涉及到交易,涉及到利益,也涉及到金钱。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这是千不该万不该、罪大恶极的事,为什么呢?刚聚会时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的语言交通了一些对神的话、对真理的理解,用最简短的语言作了概括,总体来说,神的话就是真理,真理对人类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真理能作人的生命,能使人蒙拯救,让人死里复活,也能让人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真理对人类的价值是无法用语言还有物质、金钱来衡量的,他值得人去宝爱、珍惜,也值得人把他当成行事、为人、生活、人生的指南与方向、目标。人应该从真理上得着实行的路途,得着人敬拜神远离恶的路途,等等。真理对人来说就应该像人的生命一样,任何的物质、任何的货币都不能与真理相提并论,在这个物质世界或者在整个宇宙世界当中,没有一样东西配与真理相比,也没有一样东西能等同于真理。由此可见,真理对需要蒙拯救的人类来说那是至宝,是无价的。对这样无价的东西,居然有人能当成商品来贩售,能当成商品来交易,来获得利益,这样的人能不能定为是魔鬼、撒但?太能了。这样的人在灵界是魔鬼,是撒但,在人中间就是敌基督。

刚才交通了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来贩售获得个人利益的一些表现,当然这是从一定意义上来说的,并没有跟字面完全相符,让人看出他就是把神的话当成商品去贩售,但事实上从他的行为、作法,以至于从他的实质上来看,他已经或者他的的确确就是把神的话当成了商品,当成了一个物质的东西来拥有。拥有之后,他把神的话当成了他小卖店里的一样物品,在适时的时候贩卖给任何需要的人,从中获利。敌基督从中获得的利益是什么?就是他的名望,人的高看、崇拜,以及人对他投去的赞赏的目光,还有人对他的维护,对他地位、颜面的维护,甚至在他被撤换、淘汰时还为他表白辩解,这些都是敌基督从神的话中获取的利益,这些利益正是敌基督所要的,也是他所追求的,是他心里蓄谋已久的。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他的所作所为正是由他的本性促成的,也是由他的本性所支配的,从这些方面的表现都能看到敌基督的本性实质。

2) 贩售神话书籍,牟取私利

接下来要交通的第二方面是真正意义上的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的行为、做法。这个做法就是,这一类敌基督把各类神话书籍当成了商品,当他获得神话书籍之后,他觉得自己有了挣钱的资本,有了本钱。这些印有神话的书籍就是他的本钱,就是他要贩售的对象,也是他从中获取暴利的对象。敌基督把这些书籍攥在手里,不按照神家要求的原则发放,而是按照自己的意图从中牟取利益。神家发放书籍的原则是什么?不管发放给哪些对象,不管发放多少本书,免费是原则。在基督教里《圣经》都是怎么得来的?基本都是买的,不是免费发放的。现在神的这些话、这些书籍神家都是免费发放,这是重点。但是敌基督拿到这些书籍之后,不能按照原则免费发放,这就是问题了。正常情况下,有点敬畏神之心的人都会按照原则免费发放下去,不收取钱财,不从中牟取暴利,而只有敌基督这类人得着了这些书籍之后,他认为商机来了,他的野心、贪心就出来了,“这么厚的书、这么好的书免费给,这不是吃亏了吗?要是不从中挣点钱这不是傻吗?而且这书在别处买不到,多数人信神就想看这书,花多少钱他都愿意”。抓住人这个心理之后,敌基督心里就开始产生想法了,“这个挣钱的机会不能错过,这机会不好找,发书的时候应该分三六九等,有钱的人多收,一般的人收中等价格,没钱的人少收或者不给他发放,溜须我的人给个优惠价,跟我合不来的就多要点”。这是不是按照神家的规定发书?(不是。)这就是要做生意了。敌基督能产生这样的想法,先不说他是不是按照神家的规定、原则去落实的,先说说他是怎么对待神的话的。神话书籍到了他手里,他宝不宝爱?(不宝爱。)他对神话中所说的生命的道、真理不感兴趣,不稀罕,连点好奇心都没有,就是走马观花地读一读,随便翻一翻、看一看,“这里面就是说神作了审判人的工作,征服了一班人,给人好的归宿,至于人类以后会怎样这些细节都没有,那这书也没什么意思。虽然这书没什么意思,但是好多人都愿意看,这就是好事”。神话书落到他手里就变成商品了,这就意味着很多人,至少有一部分人得花钱去买这本书。

敌基督这类人打着信神的旗号,打着作神家工作的旗号,打着负责发放神话语书籍的旗号,从中横插一杠,把神家发放神话书籍的这件事情变成了一场交易,变成了买卖。在神这儿,神所说的话是无偿地供应给每一个悉心听神话语的人的,是免费的,不需要人拿什么来交换,人所需要做的只是接受、实行、经历,达到顺服神的话,成为一个敬畏神远离恶的人,神就满足了,神的目标就达到了,神说这些话就算没有白说,神就得安慰了,这是神的愿望,这也是神六千年的经营工作作在人身上的宗旨,是造物主对受造之物的一个最美好的心愿。神把他的话语、他的所有所是、他的心意无偿地、源源不断地供应给跟随他的人,这是多么干净、圣洁的一件事情,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情,这里没有交易,对于每一个悉心聆听、渴慕神话的人来说,神的每句话都是无价的。人免费从神得着了真理,得着了神的话,人内心深处对神所要做的是还报,是满足神的心意,让神得着安慰,让神的大功早日告成,这是造物主与受造的人类之间该有的一种默契。但是敌基督却把这件事情变成了一场交易,他借着神说话、借着神作工的机会,也利用人需要神话的供应这样的机会,来牟取个人的利益,从中获得不该得的金钱、利益,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可咒可诅的?你从神的哪句话上看到了或者听说了神向人类说话是索要报酬的?一句话多少钱,一段话多少钱,一次讲道多少钱,一本书多少钱,一次对付修理多少钱,一次审判刑罚多少钱,一次熬炼多少钱,一次生命的供应多少钱,神有没有说过这些话?(没有。)神从来没有说过。神说的每一句话、每一段话、每一篇话,人所接受的从神来的每一次对付修理、刑罚审判、试炼熬炼,还有神话语的供应、喂养,等等这一切,哪一样能用金钱来衡量?哪一样是人能用金钱、用物质、用肉体的代价换取来的?没有一样。神所作的这一切,神所发表的这一切都是无价的。正因为是无价的,是没有任何人能用金钱、能用任何的物质来与神的所有所是等价交换的,所以神说,神的话是无偿地供应给人。而敌基督却看不到神发表的真理与所有所是这一切的无价与宝贵,反而要从中牟取暴利,这是何等可耻的事!

还有一些敌基督为了整治人,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威望,为了让人感觉到他的可怕、他的权势,他把神的话扣压在手中,不给下面的弟兄姊妹发放。所以有些地方的弟兄姊妹碰到这样的恶人、敌基督就没有神话可读,也没有神话可听。这样的人是不是可咒可诅的?他把神话当成什么了?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了。神的话是神赐给跟随神的人的,不是给哪一个人的,那是神的说话,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扣压神的说话。而敌基督恰恰充当了这样的角色,他就要打破惯例做这个事。更甚至有些敌基督拿到神话书籍或者得到讲道录音之后自己先听、先看,看看里面有什么新说法、新亮光,有没有一些内容是书里没有的,听了一遍之后,他发现里面有一些新亮光,有一些内容是书里没有的,这一辑讲道他就不往下发了,在任何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就把讲道录音扣压了。扣压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是到聚会的时候去卖弄,这个卖弄就叫贩售。他这一卖弄,底下的人一听是以往没听过的,都是新的,对他就高看了,这就达到敌基督的目的了。不可否认的是,在下面绝对有一部分人不能及时地、完整地把讲道交通、录音发下去,绝对有这样的人。还有一些敌基督发放神话书籍时看人对他的态度,谁靠近他、谁溜须他他就给谁发放,虽然是免费,但人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着的,免费、及时发放在他那儿就打折扣了,就要分不同情况了。跟他站一起的能勉强给发放,但不一定及时,与他观点不一致甚至是对立的,他就挑拣着发,甚至不发。敌基督在发放神话书籍的事上不但能牟取暴利,还能借此拉拢人、收买人,也能借此打压人、整治人,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甚至他还能威胁人,如果谁说他的坏话,如果谁不选举他,谁投反对票,他就有可能借着不发放神话来整治对方。所以,有些人因为怕不能及时得着神话书籍或讲道录音,就害怕这些敌基督,即便是敌基督作了恶,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也不敢反映,就害怕与上面断了联系。这样的人有没有?百分之百有,绝对有。敌基督什么坏事都干,除了争权夺利、拉帮结伙、搞独立王国之外,在发放神话这件事上也不例外,凡是能够让他从中牟取利益,获得自己的地位、权力的东西,都是他利用的对象,他什么都不放过,包括神的说话。在你们所在的教会,在你们身边有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情?有的敌基督就威胁下面的人,说“你如果不选举我,如果向上面反映我,如果看不上我,如果打小报告让我发现了,那以后的讲道录音就没你的份了,我就给你掐断,让你断粮,饿死你,渴死你!”敌基督的性情凶不凶恶?太凶恶了,什么坏事都能干得出来。

你们如果发现这样的敌基督怎么处理?敢不敢向上反映?敢不敢联合起来弃绝他?(敢。)现在说敢,真碰到你就不敢了,你就缩骨了,你就觉得“我身量小啊,我年龄不大啊,我势单力薄啊,敌基督真要合起伙来欺负我,我不就完了吗?神在哪儿啊?谁能听我诉冤?谁能替我伸冤报仇?谁能替我出头啊?”你信心怎么那么小呢?碰到一个敌基督你就不敢了,要是撒但到你面前威胁你,你是不是就不信神了?敌基督不给你发放神话你怎么办?要是让你花钱买神话书籍你怎么办?敌基督每次给你发放神话书籍的时候都刁难你,都说难听的,你怎么办?这事是不是好办哪?我告诉你一个高招。每到快发书的时候,你就跟敌基督站到一边,使劲说好听的,使劲地夸他、赞扬他,获得他的信任,等他把神话书和讲道录音发给你之后,你再找机会向上反映。如果向上反映没有途径,你就找机会联合有分辨的弟兄姊妹把敌基督限制、捆绑起来,这才是为教会除害,这最合神心意。有些人说,那露馅了怎么办?如果这次你没把握,那就下次,什么时候你有胆量了,条件成熟了,你什么时候再做。总之,你要是怕敌基督断了你的粮,你就先别虚张声势,别暴露,别让他看出来,什么时候你有身量了,有合适的人,有对的人,有更多的人能跟你站在一起反抗敌基督,能够分辨、弃绝敌基督了,你什么时候再跟他决裂。这招怎么样?(好。)有些人说:“这不是骗人吗?神不是让做诚实人吗?这也不诚实啊。”这是不是骗人?(不是。)这叫玩弄魔鬼,敌基督这个魔鬼怎么对待他都行。

你们怕不怕敌基督?真有敌基督就在你身边,就在你本教会,你发现了,他有权有地位,还有很多人拥护,他有一个帮伙,有几个死党,你怕不怕?有人说怕。怕对不对?这个怕里面最起码有一样是好的,是对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你能怕他,最起码在你心里认为他恶,他能整你、治你,他能坑害你,他不是好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你心里对他最起码有这样的了解与分辨。虽然你不能定性他是敌基督,不能分辨出他是敌基督,但最起码你知道他不是好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正直善良的人,不是诚实人,所以你能怕。一般老实人、正常普通的人除了怕鬼之外还怕什么人?(恶人。)人都怕恶人。最起码你心里知道他是恶人,在这个基础上,再看他对待神话、对待真理原则的态度,看他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分辨他的种种行为,通过他的行为来认识、分辨他的实质。最终如果你能定性他是敌基督,那你这个怕里就多了一些成分,对他有分辨了,虽然你心里惧怕他,但是你不能跟他一伙了,你能在心里弃绝他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好事。)他如果要求你跟他一起作恶,你能不能同意?你心里能不能有分辨啊?如果他要求你跟他一起骂神、论断神,你能不能同意?如果他要求你跟他一起合伙整人治人,不给某某人发神话书籍,你能不能同意?虽然你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你就不能,但是最起码你心里对他所做的有分辨了。如果你勉强、被迫跟他做一些事,但你只是被强迫所致,不是主动的,最起码不是主犯,顶多是个从犯。你虽然不当面揭露他,激怒他,但你也不做他的随从、帮凶,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对敌基督是弃绝了。多数人因为惧怕恶人、惧怕敌基督只能委曲求全,权宜之计能做到这个程度就不错了。但是做到这个程度算不算站住见证?算不算守住真理原则呢?算不算得胜撒但呢?在神这儿就不算了。那怎么做才能达到这个呢?你们没路了,光是委曲求全,“他作恶,我不敢跟他作恶,我怕受惩罚。他是恶人,他做坏事整人治人,反正我没整人治人就行,这恶不会算到我头上”,你们顶多做到这些就不错了,光做个老好人,守住中庸之道的原则,达不到有见证。那达到有见证该怎么办呢?道理上说得弃绝恶人、弃绝敌基督,揭露敌基督,不让敌基督在神家胡作非为,给神家带来损失,那具体怎么做知不知道?(检举,向上面反映。)你们能尽到的责任、义务就这点儿吗?你们就能站住这点儿见证,就这点儿身量?除了反映你们还能做点什么?(先搜集敌基督的一贯表现、作恶的事实,然后根据事实给弟兄姊妹交通、分辨,弟兄姊妹对他产生分辨以后都实行揭露,之后把他开除出教会。)步骤、程序都对,那碰到一些特殊情况呢?你是站在一个带领的地位上说这事,如果一个普通信徒碰到敌基督怎么办?那是不是就等于鸡蛋碰到石头了呢?这种情况你们怎么办?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是涉及到记账、报账的事。有一个人负责记账,一份对外,一份对内,结果对内的账单上有二百块钱对不上。之后,负责人来对账时一看对不上,就说:“把内账撕掉,就留一个外账,这样谁也没证据。”其中一个人不同意,说:“这是祭物,不管多少钱,这是神的钱,你不能这么做。”负责人没说什么,另外一个人说:“二百块钱算什么啊?敌基督一贪就是几万。”这事就这么了结了。但过后有一个人就觉得这么做不对,就向上反映。反映到决策组,决策组说二百块钱不算什么,他们忙,没工夫处理,反映给教会带领也不给处理,都不搭理这事。反映问题的这个人心里就难受,说“这些人怎么都这样呢?对待神的祭物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呢?”他就为这事难过。有一天,我去他们那里,他就跟我反映这事,说记账的这个人在记账时丢三落四,把账记得乱七八糟,最后对不上了。虽然这事不算太大,但每个人的态度都不一样,这些所谓的负责人、带领谁也不给处理,不但没把记账的人打发走,还找个借口保护起来了。反映问题的人一个劲儿地反映,结果还因为这事受到了很多人的排斥。你们说,这个人是带着怎样的一种心态反映这事的?如果他也像其中一个人说的“二百块钱你纠缠什么?敌基督一贪就是几万”这样的态度,他还能不能反映了?他就不反映了。如果他说“这钱又不是我的,谁愿意贪谁贪,谁贪谁有责任,反正我没贪,我也不用负这个责任”,或者说“我已经反映给决策组、教会带领了,这些人都不搭理,那我也尽到责任了,就不用管了”,他如果抱着这样的态度,还能不能一直坚持不懈地反映?肯定不能,一般人顶多反映到决策组之后就不再管了。但是这个人反映到决策组的时候,正好听到我交通挪亚和亚伯拉罕的故事,他听完之后内心受感动了,“挪亚听了神的话能坚守那么多年不反悔,我遇到这么点难处就不能坚持了,这也不是人该做的呀”,所以他就坚持一直反映,最后反映到上面,上面把这事处理了。你们说,就这样的人在人中间多不多?如果你们碰到这种情况,有几个人能像他这么坚持的?你们是不是也会认为二百块钱不多,不算什么事,所以不用那么坚持原则,不用那么认真,等差的钱多的时候再反映?你们会不会认为,“反正我尽到责任了,处不处理是带领的事,我就是个普通信徒,我也就这么大力量,就能发挥这么点功用,我反映了,我的义务尽到了,剩下的就不关我的事了”?你们是不是会这么想?那有人要是打压你,你是不是就不敢反映了?这个人在反映的过程当中就受到打压了,有些人就指着他的鼻子说他,就总想治他,你说这些人得多恶毒吧。这几个人我记住了,为什么记住了呢?他们吃着神家的饭,享受着神所供应的一切真理,对待神的祭物居然能有如此的态度,能不能算是神家的人?他不配。不要求你站住见证,你也没有那样的人品,你自己该做的都做不到,你还配在神家呆着吗?这样的人是不是该记住?你们喜不喜欢这样的人?(不喜欢。)那你们喜欢什么样的人?(坚持原则的人,坚持到最后也要维护神家利益的人。)我就恶心那些窝囊废,一看见厉害的就怕了,看见老实人他就挺起腰板了,我也恶心那些吃里爬外的人,恶心那些听了多少道一丁点儿变化都没有的人,恶心那些信神多年内心深处对神还是抵触、防备的人。这样的人如果没有明显作恶的事例,可以不被定为敌基督,但是,我恶心这样的人。恶心到什么程度?就跟恶心敌基督是一样的。为什么呢?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贩售、交易、买卖,从中获取利益,而这类人虽然没有从中牟取什么利益,但是从他们对待神话的态度就可见一斑,他们与敌基督是一模一样的,不遵行神的道,就连一个简单的、最基本的对待神祭物该有的态度他们都不具备,都能吃里爬外。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卖主卖友的犹大。

你们听完这个故事有什么感想?你们碰到这类情况能不能坚持原则站住立场?你如果是窝囊废,总退缩,总害怕敌基督的势力,害怕敌基督整你、治你,害怕自己受不了敌基督的权势,你总害怕,也没有智慧应对,总向敌基督妥协,不敢反映,不敢揭露,不敢找人合起伙来弃绝他,那你就不是能站住神见证的人,你就是窝囊废,就是吃里爬外的东西。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利用神的话来牟取自己的暴利,来威胁你,断你的粮,这种情况下你都不能弃绝他,你是不是一个得胜者?配不配做基督的跟随者?连神白白赐给你的话、赐给你的灵粮你自己都没有能力拿到,没能吃喝享受到,你得窝囊到什么程度?

以上交通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字面意思明显的敌基督把神的话当作商品的一些表现。他不吃喝神的话,不阅读神的话,连走马观花都懒得做到,他只是想占有神的话,把神的话当成他的附属品,他的私有财产,从中搞交易,得到自己想要得的金钱、利益,而控制神选民阅读、吃喝神话的自由。这样的敌基督是恶人,是魔鬼,是不信派,是外邦的种类,在神家有一个开除一个,永远地开除。你们碰到这样的人敢不敢弃绝?敢不敢合起伙来揭露他啊?应该揭露,应该弃绝。神家是真理掌权,你如果不具备这样的身量,证明神的话、真理在你里面还没作生命。你能胆怯,惧怕撒但,惧怕恶人,宁可不吃喝神的话,宁可得不到神的话也要委曲求全保全自己,不与敌基督作争战,那你饿死也活该,饿死也没人可怜。你们如果碰到这类事应该怎么选择,怎么实行?第一时间就应该揭露。神的话不是商品,神的话是供应给所有神选民的,不是哪一个人的私有财产,谁都没有权力扣压、占有神的说话。神的说话应该无偿地免费地发放给所有跟随神的选民,谁扣发,谁从中牟取暴利,谁对神的话有个人的打算,都是可咒可诅的,都是神选民应该站起来揭露、弃绝的对象,是被清除、剪除的对象。

今天交通的这两条能不能足以说明敌基督藐视神的话?(能。)敌基督从来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不把神的话当成是造物主的说话来宝爱、来珍惜、来对待,而是处处都表现出他不可告人的卑鄙龌龊的存心。他只想利用神的话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无论是在物质上的还是在非物质上的,他都想利用神的话从中牟取利益,得到金钱与物质的东西,或者从中达到让人吹捧,让人仰望、崇拜、追随的目的。这些都是让神厌憎的,也是人该弃绝的。无论任何人发现有这样的人、有这样的事出现,都应该起来揭露、弃绝,让他在神选民中站立不住。有的人说碰到这类事就向上面反映,那你就太被动、太迟钝了。你如果仅仅只有向上面反映的义务,那你就太窝囊了。你吃喝这么多神的话,听了这么多道,你只会反映,那你的身量就太小了。难道你就没有其他办法来对付敌基督吗?向上面反映是最后一招,那是不得已才这样做。你势单力孤,也没什么分辨,在确定不了他是敌基督的情况下,你反映他的各种表现、作法,如果你确定了还不敢站起来与其争战,弃绝他、打倒他,那你不是太窝囊了吗?你明白的那点真理也没起作用啊。你能不能确定你所明白的、你所听到的是真理?如果是真理,你怎么不敢义正词严地站起来跟敌基督争战呢?敌基督又不是执政掌权的,你怕他什么呀?除非有一种情况,你如果贸然地揭露他,他能把你交到执政掌权的手里,那你得小心点,别激怒他,用智慧的方式人不知鬼不觉地把敌基督批臭、搞臭,慢慢地把他淘汰了。无声无息地淘汰他,这是不是更厉害?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二日

上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六)

下一篇: 第十一条 不接受对付修理,做了任何错事都没有悔改的态度,反而散布观念,公开论断神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关乎各尽功用

今天在这道流中凡是真实爱神的人都有机会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只要存着顺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神按人不同的功用来成全人,只要你尽上所有的力量,顺服神的作工,就能被神成全。你们现在都不完全,有时能尽一方面的功用,有时能尽两方面的功用,只要尽全力为神花费,到最终…

第一篇

所有看见我话的人是否真接受我的话语?你们对我是否真有认识?是否真学会了顺服?是否是真心为我花费?是否真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了刚强有力的见证?你们的忠心是否真是羞辱大红龙的?正是我话语的试炼,才能达到我洁净教会、拣选真心爱我的人的目的。若我不这样作工,能有谁认识我呢?有谁能从我的话中…

第三十一篇

我爱一切真心要我的人,你们专心爱我,我必大大祝福你们。我的心意你们明白吗?在我家中没有地位高低之分,都是我的儿子,我是你们的父,是你们的神!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掌管宇宙万有!你要在我家中“卑微隐藏地事奉我”,这话应成为你的座右铭。不要做树叶,要做树根,向生命深处扎根,进入真实的生…

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在人来看,是摩押的后代就不可能被作成,就没资格被作成,若说是大卫的子孙,就一定有希望,一定能被作成,只要说是摩押的后代,那就不能被作成了。到如今你们也不知道在你们中间作工的意义,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们仍是把自己的前途挂在心上,不舍得放下,没有人去关心为什么今天就偏偏选中了你们这班最…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