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条 不接受对付修理,做了任何错事都没有悔改的态度,反而散布观念,公开论断神

今天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一条——不接受对付修理,做了任何错事都没有悔改的态度,反而散布观念,公开论断神。这一条的具体内容是关于敌基督怎样对待对付修理的,就是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带着这样的态度他又做了什么事,有怎样的表现。之前是不是交通过关于敌基督怎样对待对付修理这方面的?(交通敌基督怎么对待前途命运时交通过这方面。)敌基督对待修理对付是什么态度?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时有两句名言,一句是“神是公义的,我信的是神,我信的又不是人”,另一句是“对付我你还嫩点儿,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还有,谁对付他他就恨谁,再一方面,一对付他他就怀疑是不是要淘汰他,最后还交通了他临到对付修理不但不接受,反而到处散布观念。是不是这几方面?(是。)

1.敌基督为什么临到对付修理

刚才回顾了一下之前交通的当涉及到敌基督的利益时,他是怎样对待对付修理的。今天再从另一个角度交通、解剖,看看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时他所表现出来的具体的性情,还有他的态度到底是怎样的,就对付修理而言,敌基督有哪些具体的观点,从他的观点上来解剖他的性情。既然涉及到对付修理这个话题,那就先交通一下敌基督为什么会临到对付修理。对付修理不是凭空来的,那敌基督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会临到对付修理?难道就因为他是敌基督吗?有的人说“凡是有地位的,凡是出头露面的人物都会临到对付修理”,这话对不对?(不对。)那敌基督是因为做了哪些事才会临到对付修理的?如果从理论上讲,敌基督性情狂妄,不顺服真理,不喜爱神话,不喜爱正面事物,厌烦真理,仇恨真理,是神的仇敌,那对他就应该采取对付修理,甚至狠狠揭露。这话对不对?因为他所表现、流露出来的可以定性为敌基督,就活该被对付修理,甚至狠狠揭露,怎样对付修理也不值得可怜,他就应该被弃绝,谁对付修理他都应该。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为什么敌基督会临到对付修理,刚才我说了几条理由,可能有的人觉得这话不对,但是不能确定,这是因为你们光明白道理看不透实质,你们没有认识到,证明你们对于敌基督为什么临到对付修理这事没看透。多数人光明白道理,心里也知道对敌基督就应该对付修理,狠狠揭露,但临到敌基督做事就不会分辨了,这就是看不透问题的实质,看不透敌基督的实质。没有真理实际的人都是只明白道理,瞎套规条,真有敌基督做事就看不透了。

敌基督为什么会临到对付修理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基于敌基督的种种表现,基于敌基督的实质所流露出来的种种作法与行为。这种种作法、行为与表现有哪些?首先,敌基督搞独立王国。敌基督因着有敌基督的实质,他与神争夺选民,争夺地盘,争夺人心,这统统称为搞独立王国。一说搞独立王国,他是不是在尽本分?(不是。)他是在搞自己的经营,是在经营自己的势力范围,经营自己的权力,想独占山头,另立山头,迷惑神的选民,让人弃绝神跟随他,这不是在尽本分,是在与神敌对。敌基督有这样的表现,做这些事,该不该对付修理?(该。)这是不是其中的一条理由?是不是一条具体的表现?(是。)第二条,暗箱操作。这跟搞独立王国的性质一样,具体作法不一样。那什么叫暗箱操作?这个词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是褒义的还是贬义的?(贬义的。)通常暗箱操作指哪些事?有哪些表现?就是在暗地里做一些事情,不与人商量,没有透明度,背着所有的人操控局面,尤其是不让上面知道,不让上层带领知道。自己私下里做一些事情,明知道是违背原则、不合真理的,是坑害神家,是神所厌憎的,他还要强行地这么做,用撒但的诡计、人的手段操控局面,私自做一些事情。那他私自做一些事情的目的是什么?一个是为了掌权,另一个是为了得着自己所要的利益。为了这些东西,他违背真理原则,违背教会规定,违背神的心意,更违背良心做事。做事没有透明度,不让所有的人知道,或者只是让一小撮他势力范围的同党知道,来达到他操控局面,蒙蔽弟兄姊妹、蒙蔽神选民的目的。暗箱操作就是在多数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决定一些事情,操作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发生之后,多数人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根源、发起人,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多数人不知道呢?这就是敌基督的邪恶、凶恶之处,他有意蒙蔽弟兄姊妹,蒙蔽上层带领,蒙蔽上面去做事,你无论怎么抠问,无论问谁,都不知道缘由,尤其是很多事情已经发生很久了,多数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就叫暗箱操作。暗箱操作,这是敌基督做事经常用到的一种方式,自己想怎么做就在心里盘算、计划,不与任何人商量。如果没有任何他信得过的人,他就在自己心里盘算,如果有他的同党,他就与同党在私下里盘算、计划,就是在他势力范围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他操纵的对象,都有可能成为他算计的对象。这种作法主要的特点是什么?没有透明度,多数人没有知情权,稀里糊涂地就被玩弄了,就被操控了,稀里糊涂地就被敌基督迷惑了。那敌基督为什么能暗箱操作,不公开,不透明,不让所有人有知情权呢?原因就是他做的这个事他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不合原则,不合乎神家规定,这是在胡作非为。他清楚这么做如果让多数人知道,有一部分人会起来反对他,如果让上层带领知道,轻了会对付修理他,重了会撤换他,他的地位就不保了。所以,他做一类事情的时候就采取了暗箱操作的方式,不让别人知道。那这个暗箱操作所达到的果效,对弟兄姊妹、对神选民是不是有益处的?是不是让所有的人都能得造就的?肯定不是,多数人是受迷惑、受蒙蔽的,是不会从中受益的。敌基督暗箱操作的这个方式是不是合乎真理原则的?是不是按着神的要求去做的?(不是。)那临到敌基督有暗箱操作的这些表现时,该不该对付修理?该不该揭露、弃绝?(该。)

敌基督的具体表现还有哪些?敌基督整人治人这是常见的事,这也是一种具体的表现。为了让人顺服他、听他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敌基督常常打压与他意见不相同的弟兄姊妹,常常打压一些老实的、追求真理的人,常常打压一些不溜须他、不阿谀奉承他的人,打压与他合不来或者他看不上的人。他对待人不凭真理原则,不能公平对待,看谁不顺眼,看谁心里对他不服,他就找机会、找借口说难听的话,还巧立名目整治人,甚至打着对付修理的旗号对待人。什么时候人对他能服服帖帖,不敢说什么了,他也就罢休了;什么时候人能承认他的绝对权力了,能承认他的地位了,能对他笑脸相迎了,不敢对他有其他不同的想法了,他也就罢手了。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在什么样的人群里,敌基督对待人就没有“公平”二字,谁对他的地位有威胁,他的眼睛就盯着谁,找机会、找理由整人治人,不服就再治,直到把人治服了为止。他按照自己的心情,按照自己的意思,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对待每一个人,在他手下,追求真理的,比较有正义感的,有良心的,能说公正话的人,能真实付代价、真心花费的人,有真才实学的人,都会临到他的打压。敌基督这样做是不是在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负责任?是不是在按照真理原则对待人?(不是。)那他有这种作法、这种性情该不该临到对付修理?该不该揭露、弃绝?(该。)

敌基督还有什么表现?(违背工作安排另搞一套。)这跟搞独立王国、暗箱操作有类似的地方,但也是一项具体的表现。敌基督是怎么另搞一套的?主要就是无论上面布置什么工作,要求下面落实哪些工作,敌基督都放置一边不管,不下达、不落实,然后做自己想做的,做自己愿意做的,做与自己有益的事情。好比说发书,按照发书的原则,凡是正常过教会生活的都人手一册。敌基督一看,“人手一册?这样我不就亏了吗?不能人手一册,我得根据每一个人对我的具体看法来执行、落实这个工作。就是过教会生活也不行,我得根据谁平时奉献的多我发给谁,不奉献的或者家里穷的一律不给,到什么时候他求我了,拿钱了,我再根据他的表现发给他”。这是不是按原则办事?这是在干什么?这就是另搞一套。另搞一套就是在工作安排以外自己制定了土政策,在他当地按照他的土政策去落实,工作安排、神家要求的原则他丝毫都不落实,而是按自己的意图、按自己的目的去做。表面上看他也发书了,这件事情也做了,但他做的根据是什么?不是根据神家的工作安排,不是根据教会的规定,而是根据他个人的土政策、个人的办法去做的,这就叫另搞一套。对神家的工作安排没有丝毫的顺服,不能严格地落实、执行,反之自己又私下里制定了很多条条框框在本地实行、落实,这样不但是在搞独立王国,更是在另搞一套。也就是他在当地所落实的教会工作安排是另外一套,跟上面下发的、跟其他各地落实的工作安排不一样。外表看他形式也走了,工作安排也拿到手了,也阅读过了,但是具体怎么落实他有他的套路,根本就是无视神家工作安排,公开违背神家工作安排,这叫另搞一套。敌基督为什么能另搞一套?他就是想掌权,他寻找各种机会、把握住各种机会抓住权力控制人,让人听他的、服他的,让人怕他。他想用他的各种作法来控制人,让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只有他掌权,没有其他人,人如果不通过他,想越过他,那是不可能的,谁也不能超越他。他主要就是想控制神选民,想抓权力。敌基督这么做很显然不是按照真理原则办事,不是按照神家要求办事,不是一个带领、一个正常尽本分的人该做的事。那敌基督有这样的表现该不该对付修理?该不该揭露、弃绝?(该。)

敌基督还有什么表现?(敌基督偷吃祭物,花神家钱财供自己享受,享受特权。)享受特权,这是一条具体的表现。敌基督一旦有了地位,那就不得了了,他看谁都是他脚底下踩压的对象,做什么事他都想抢尽风头、占尽便宜,什么事都要占上风,说话要占上风,坐什么位置也要搞特殊,享受神家的任何待遇也要高于其他人,所有人对他的看法、评价也要高于其他人。没地位时想争夺地位,一旦有了地位那就变得不可一世了,谁跟他说话都得仰视,谁跟他一起走路不能并排,得比他靠后一两步,谁跟他说话声音大了不行,口气重了不行,用词不对不行,看他的眼神不对还不行,他都会挑剔,都有说法。谁也不能碰,谁也不能说,别人都得敬着他,捧着他,溜须着他。敌基督一旦有了地位到哪儿都是任意妄为,显露自己让人高看。他不但贪享地位,注重人的高看,还特别注重物质方面的享受,哪儿接待得好就愿意到哪儿去,不管谁接待他,他在饮食方面都有特别的要求,吃得差了他就找机会对付你,享受得差了也不行,吃穿住行都要特殊的,一般的不行,跟普通弟兄姊妹一样不行。别人都得五六点起床,他就得七八点起,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得给他留着,甚至人奉献的祭物都得先经过他的手过滤一遍,他把好的、值钱的、他看得上眼的都挑走,剩下的再给教会。敌基督做的还有一件最恶心的事是什么?他一有了地位,胃口也大了,也长见识了,也会享受了,就产生了花钱、消费的欲望,所以教会工作用的钱敌基督就总想独享,总想随意分配,总想任意操控。敌基督特别享受这种权力,也特别享受这种待遇,一有了权就总想签字,在支票上签字,在同意书上签字,享受这种挥毫如雨、撒金如土的感觉。当敌基督没有地位的时候,人看不见他这些表现,看不出他是这类人、他有这样的性情,看不出他能做这些事,但是他一旦有了地位,这些就都显明出来了。上午被选举出来,下午就变得不可一世了,尾巴就翘起来了,两只眼睛就长到头顶上,一般人不放在眼里了,很快就变了。其实不是变了,就是显明出来了。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这是要干什么?要吃教了,要贪享地位之福了,谁要是摆上一桌子好吃的东西,他就开始大吃大喝了,同时还要求吃保健食品,要保养他那个臭肉体了。敌基督享受特权这事到处可见,这些表现他常有,不是偶尔的,也不是突发的,敌基督这东西就是这个性情,一有地位马上就不一样了。地位给他带来的种种享受、特殊待遇,他会牢牢地、死死地看住、把握住,一丝一毫都不会放弃,一丝一毫都不会松懈,一丝一毫都不会让它从自己身边溜走。敌基督的这些表现、做法有哪一条是按照真理原则做的?没有一条。每一条让人看着都恶心、厌憎,不但不符合真理原则,更没有一丁点儿的良心理智与廉耻。敌基督有了地位,除了胡作非为,除了经营自己的权力、地位之外,不但不做任何对教会、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还有生活有益处的事情,反倒还要享受地位之福,还要享受肉体,享受弟兄姊妹对他的侍奉、对他的高看。有的敌基督一有了地位,自己喝茶水都得让别人给端上来,自己的衣服都得让别人去洗,甚至洗澡还得有专人搓背,吃饭有专人伺候。更严重的,有的一日三餐还有食谱,除了食谱之外还要吃保养品,还要煲各种各样的汤。敌基督有没有廉耻?他没有廉耻!你们说,这样的人光对付修理是不是有点轻啊?对付修理能不能让他有廉耻?(不能。)那怎么解决这事?这事挺简单,对付修理之后揭露,让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管他服不服都撤换他,大家都弃绝他。

你们发现敌基督后,能不能弃绝他?敢不敢站起来检举、揭露?(敢。)真敢还是假敢?现在有人给你撑腰,你敢站起来揭露,如果没有人给你撑腰,你还敢揭露吗?现在你呆的地方也安全,没有大红龙掌权,你就觉得“这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敌基督吗?神选民有神的托付,我就敢揭露,我就不怕”。但在大红龙国家的环境里就不一样了,你揭露敌基督,他没地位了敢整你、治你,敢出卖你,敢把你送到执政掌权的手里,你还敢揭露吗?(不敢。)处在这种环境之下你就不敢了。那不敢对不对?这不对,没见证,不是得胜者,不是神的跟随者该说的话。如果你嘴上没吱声,心里无数遍地在喊,“你这个敌基督,你这个魔鬼撒但,我要揭露你,我用智慧弃绝你,把你从教会中清出去。你不配在神家呆着,你是魔鬼,是撒但!我嘴上虽然不公开揭露你,但是我从内心深处弃绝你,我要找更多的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共同起来弃绝你,不接受你的带领,不接受你的操控”。这样做对不对?(对。)虽然环境恶劣,这么做会给你带来危险,但是神的托付、真理原则、人的本分都不能放弃,不能丢掉。对于这些享受特权、厚颜无耻地享受地位之福的敌基督,我们应该弃绝,不让他成为神家中的蛀虫,不让他坑害更多的弟兄姊妹,不让他迷惑更多的弟兄姊妹,把他清出去。神家所有的资源不是养活这些蛀虫的,他不配在神家中吃饭,不配享受神家中的一切,因为他是魔鬼,他是应该被弃绝的对象。这是敌基督的又一种表现——享受特权,不知羞耻地享受特权。任何的贡献都没有,一做上带领就抓权,一做上带领就享受地位之福,就逼弟兄姊妹给他做好吃的、买好吃的,就搜刮民脂民膏,勒索弟兄姊妹的财物,他认为是理所当然,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是不是魔鬼的思想啊?这是多么无耻的思想,这样的人就应该被弟兄姊妹对付修理,揭露、弃绝。

欺上瞒下,这也是敌基督的一条具体表现。敌基督这一类人生性邪恶,不具备一颗诚实的心,不具备一颗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心,常常活在阴暗的角落里,做事没有诚实的态度,说话没有实话,对人、对神都存着一颗邪恶、诡诈的心。他想骗人,同时也想骗神,不接受人的监督,更不接受神的鉴察。在人中间他不想让任何人掌握他内心深处在想什么,他打算做什么,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对真理是什么态度,等等这些他都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对神他也想欺哄、隐瞒。所以,敌基督这一类人没有地位的时候,在人群当中没有操控局势的机会,他说话、做事谁也摸不着底,人说“他每天在想什么?尽本分有没有存心?有没有流露败坏啊?对人有没有嫉妒、有没有恨?对人有没有任何的成见啊?对每个人说的话他是什么观点?临到一类事他是怎么想的?”他从来不让人知道实底。即便说几句对一件事情的看法也是含糊其词、模棱两可,绕来绕去人也听不出所以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一类人有了地位之后,在人中间做事就更隐蔽了,他要维护他的野心,维护他的名望,维护他的脸面、名声,维护他自己的地位、尊严等等,所以他怎么做事、做事的动机是什么,他不想实话实说。即使自己做了错事,流露了败坏性情,做事的动机、存心是错误的,他也不想敞开让别人知道,常常表现出一副很无辜的、完美的形象来欺骗弟兄姊妹。而对上面、对神也只说好听的,常常用欺骗的手段、用谎话来维护与上面的关系。向上面汇报工作的时候,跟上面说话的时候,只说好听的,让人听不出一丁点儿的破绽。他在下面做了什么,教会发生了哪些事,工作中有哪些问题、漏洞,自己有哪些事不明白、看不透,他从来不说、不问也不寻求,就给人一副能胜任工作、能充分地担当起工作的形象、外表。教会里有什么问题都不往上反映,无论教会里发生多大的混乱,工作中有多大的漏洞,他具体在下面都做了哪些事,他是一再掩盖,争取不让上面知道一丁点儿的风声与消息,甚至为了掩盖这一切真相,他把相关的人调离到远处。这是什么作法?这是什么行为?这是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该有的表现?很显然不是,这是魔鬼的行为。凡是能影响到他的地位、能影响到他的名声的这些事,他都极力地掩盖,极力地包庇,不想让人知道也不想让神知道,这就叫欺上瞒下。敌基督常常跟下面的人说,“上面多么赏识我,多么器重我,上面给我交代了哪些工作,对我怎么委以重任,也特别爱护我,给予我工作上的指导,对我的生命也特别负责任,因为什么事对付修理我,我是怎么接受的,我是怎么认识的。你看神多爱我,神亲自对付修理我,亲自辅导我的工作”。而对上面呢,他会表现出一副对工作多么负责任、多么爱护弟兄姊妹、多么尽心尽力的姿态,但弟兄姊妹对他提出什么不同意见与看法他只字不提。对于下面他极力地维护好关系,对于上面他极力地隐瞒他的各种真相,生怕上面知道他的实底撤换他。这是不是欺上瞒下?敌基督一旦掌权,极尽其能事地隐瞒自己的一切真相,不让人看漏他的真实情形、真实状态、真实人性与真实的工作能力,用各种手段、各种方式掩饰,目的就是为了自己能站稳脚跟,永远地享受地位之福,永远地享受权力。欺上瞒下,这是敌基督特有的一种作法。这种作法是不是合乎真理原则?是不是一个事奉神的人该有的表现?是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该有的表现?(不是。)那敌基督有这样的表现、这样的性情是不是应该对付修理?(是。)

敌基督为什么会临到对付修理,刚才讲了六条,第一条,搞独立王国;第二条,暗箱操作;第三条,整人治人;第四条,另搞一套;第五条,享受特权;第六条,欺上瞒下。还有吗?(散布邪说谬论迷惑弟兄姊妹。)(从不高举神、见证神,一贯见证自己,讲字句道理迷惑人。)(论断、攻击、仇恨圣灵使用的人。)这三条哪一条跟前面那六条的实质相对接近一点?(一贯高举见证自己,从不见证神。)这一条性质相对严重点,其次就是攻击、论断圣灵使用的人,再其次就是散布谬论迷惑人。敌基督的具体表现应该还有,不过这些就基本代表了,今天就不再一一赘述了。今天交通的重点不是这些,主要是交通“敌基督不接受对付修理,做了任何错事都没有悔改的态度,反而散布观念,公开论断神”,就是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之后的态度,他对待修理对付的态度背后的根源,以及他的性情实质到底是什么,这是咱们应该交通的重点。以上交通的那些也就是与这个话题有些许关系的小话题,因为之前交通得已经够具体了,今天就粗略地、大概地交通一下,对之前交通的敌基督的各种表现作了一个总结。敌基督有这些表现,有这些性情,具备这些实质,做了这些事,那就应该临到对付修理,应该被弃绝,但是真正的敌基督,具备敌基督实质的这一类人,他承不承认自己做的这些事,承不承认自己的这些表现是敌基督的表现?(不承认。)你看魔鬼撒但什么时候承认自己抵挡神了?它到什么时候都不承认自己抵挡神,不管做了什么错事都不承认自己做错了。那咱们就从敌基督的这方面实质来着手交通今天的话题。

2.敌基督不接受对付修理的表现

(1) 不承认自己做错事

首先,敌基督做错事临到对付修理之后,他的第一个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不承认自己做错事,这就是在第十一条当中所说的,“做了任何错事都没有悔改的态度”。敌基督没有悔改的态度,那背后他是怎么想的?他因为什么没有悔改的态度?(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对了,敌基督不承认自己做错事。以上咱们交通了敌基督的各种表现,通过各种表现来看敌基督的性情、实质是抵挡神,违背真理,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的。所以当敌基督临到一件事情被揭露、被对付修理的时候,他首先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辩护,找各种借口为自己解脱,从而达到推卸责任的目的,达到自己可以被原谅的目的,同时他也不让人看到他的弱点、缺点与他实际的作工能力,他极力地包庇自己,极力地掩盖自己的缺点、毛病、败坏性情。在他做错事的时候,在他流露了敌基督实质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不是承认、接受这个事实,想办法极力地弥补这样的过失,而是想方设法用各种方式掩盖,蒙蔽、迷惑知情人,不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是他做的,不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做错了一件事情给神家带来了亏损,给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方面带来了偏差,当然他更不想让上面知道、让神知道这件事情是他做的。当事情一旦发生之后,敌基督不是在整个事件当中寻找自己做错事的根源,哪个地方违背原则了,为什么能做错这件事情,是什么性情支配的,自己的存心是什么,自己当时的情形是什么,是因为任性还是因为自己有存心。他不解剖这些,也不反思这些,更不反省这些,而是想用人的手段、方法去掩盖事实的真相,极力地让更少的人知道真相,极力地让更多的人接受他的解释,接受他的表白、辩护,从而达到在接下来的光阴当中,他在人心中依然占有一席之地,依然能操控人的心,依然能够让人仰望、让人听从。从头到尾敌基督所做的到底是什么?他绞尽脑汁地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说话、做事、奔跑、忙碌,而不是来到神面前祷告,承认自己的错误,承认自己的过犯,认识自己的存心,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自己所犯下的错误给弟兄姊妹、给神家带来的亏损,而是在内心深处翻江倒海,一遍一遍地过滤:自己到底在哪个环节上没有小心出了漏洞,在哪个环节上让人抓了把柄,在哪个环节上自己下的功夫不够,没有足够地、充分地考虑,让这件事情出现了纰漏,成了让人指责、抓把柄的地方。他一遍一遍地在心里思索、过滤,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临到事他不是来到神面前祷告,也不是拿起神的话祷读,寻找神揭示人败坏性情的话来对号入座,寻找自己该走的道路,在此事上寻找自己该实行的真理、该遵守的真理原则。他没有寻求,没有顺服,而是极力地为自己的地位、为自己以后在人中间的名望寻找出路。无论谁对他施以帮助、交通、扶持,他都不能接受,他说“你无论说什么都没用,我都明白,神的这些话、这些道理我比你懂,我比你读的神话多,比你记的多,我比你会说。你算老几啊,还给我讲上了?”谁帮助他,他都不能接受。唯独让他心里放不下的就是他做的这件事后期会给他的地位、名声带来怎样的影响,这是他最担心的事,也是他最牵挂的事。

敌基督临到自己做错事的时候,临到做事有了过失的时候,他的第一态度不是来到神面前认罪、悔改,也不是在弟兄姊妹中间有赤露敞开的态度,表明、承认自己所做的错事,认识自己的过犯,认识自己的败坏,而是绞尽脑汁地寻找各种借口在人中间挽回他的脸面,挽回他的地位。他唯一要做的、唯一想做的就是不让自己的地位、名望在人中间受到任何的损失和影响,而不是想办法弥补过失,在接下来的光阴当中争取不做同样的错事,弥补在神面前犯下的过犯,弥补他对神的亏欠。言外之意就是,他根本不承认自己能做错事,不承认自己有错。在敌基督的心里,如果有人发现他做错事了,如果因为他做的事给神家带来亏损,被多数人指责、揭露了,他认为是他一时失手大意了,并不是因为自己素质差、愚昧、有败坏性情而导致的,更甚者他根本就不承认自己做的是错事,是过犯。如果更多的人知道了,他认为不能得罪更多的人,得罪不起,不能跟多数人抗衡,所以就得挽回这一局面,不要在错事上纠缠不清,而是要想方设法地挽回所有人的心,更重要的是不让上面对他有不好的看法,不给上面留有任何不良的印象,如果能有任何的办法挽回这次的过犯,不管受多大苦他都愿意去做。从这个过犯、错事开始发生,敌基督就没打算为他所做的错事承担任何的责任,没打算弥补他所做的错事给神家、给弟兄姊妹带来的亏损,更没打算承认、交通、揭露、解剖自己做错事背后的动机、存心与败坏性情。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敌基督这一类人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厚颜无耻,就是地地道道的活撒但。在人中间无论犯下多大的错,还是昂首挺胸,自以为没错,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从来不会为自己做错事而掉一滴眼泪,也从来不会为自己做错事有任何的难过。反之,他会因为自己一时不慎露了馅,没让多数人看好而感到内心痛苦、难过。当他做错事之后,当他做的事给更多的人带来伤害、带来亏损之后,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样事,他所表现的、所流露的种种,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流露出来的,目的都不是为了要挽回错误、弥补过失,而是在作秀,要让更多的人看见,能够更加崇拜他、仰望他。

有的人挨了对付修理之后,他不是去反省自己为什么挨修理对付,在所揭露的事上他到底错在哪儿,接下来应该怎么弥补,而是借着修理对付这个事大做文章,在人中间交通他如何接受对付修理,如何在对付修理中学到功课,如何能顺服,如何与上面有了更近距离的接触之后得到了上面的赏识。同时,也借着交通他如何接受对付修理这个假象来散布他对上面的不满与观念,让人听后感觉上面对付修理人没原则,胡乱对付,不体谅民情,不体谅人心,不体谅人的软弱,但是他还能绝对地顺服,还能尽力地把自己分内的工作作好,没消极,没软弱,没对抗,也没撂挑子。敌基督所说的这些话起到的作用不但不能让人顺服真理,愿意接受对付修理,反而让人对神产生了观念、想法、防备,同时还对他产生了羡慕、佩服与景仰之情。在这两样结果产生之后,人忽略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敌基督所犯下的过犯与所做的错事,还有他因为不能胜任工作、因为胡作非为给神家、给教会带来的亏损。这是敌基督做事的一种手段,倒打一耙,把人迷惑了。因为自己玩忽职守,因为自己愚昧无知,因为自己搞独立王国,给神家带来多少亏损,他从来不提,从来不承认也不解剖,不提这些事的真相,不提他为什么被撤换,为什么被对付修理了,只提上面是如何对付他的,对付得多么狠,话说得多么重,他流了多少泪,背了多大的黑锅,又受了多少苦,然后仍旧不离不弃、不屈不挠地尽着自己的本分。敌基督从始到终有没有一点承认自己做错事的态度?没有。那些愚昧无知的、不知道真相的、不明白真理的人一听,“上面对付修理人也没原则啊,不管工作作得怎么好、怎么付代价都得挨对付,对付完之后人还不能软弱,还得顺服”。通过敌基督的一番交通、一番迷惑,以及他下了一番功夫地做事之后,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是让人对神误解、防备,而不是能更加顺服、理解神的心了,让人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更加地反感、抵触了,而不是能够心甘情愿地接受,之后能够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人的愚昧无知,认识自己的本相。敌基督一番这样的交通,有没有提到他所做的错事?有没有一丁点儿承认自己做错事的态度?一丁点儿都没有,从始到终他就不承认自己做错事了。你们有没有听过哪个敌基督被撤换之后承认自己做的错事给神家带来的亏损?(没有。)是敌基督他就不承认。之前咱们讲的那几个敌基督,像“大姐大”,还有那几个有名的敌基督,他们给神家的经济带来了多少万的损失,到最终都不承认自己做错事了,错在哪儿提都不提,就是一个劲儿地埋怨别人如何如何不跟他配搭,所有的责任、错事、黑锅都让别人来背,所有的好事、对的事、对的决策都是他做的。在整个事件当中,虽然他是主要责任人,但所有错的事情都是其他人做的。那他是干什么的?给神家带来亏损了,责任都由其他人来承担,但凡有一点儿成绩他马上就冒出来了,说这事是他做的,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就连不信的人也得知道。做错一点事他就赶紧找替罪羊,推卸责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争取把这事消灭到萌芽状态,没有一个人知道才好,尽快地让所有的人都忘掉,让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实情,尽快地让所有的人恢复对他的高看,让他原来的地位、权力尽快地恢复如初。敌基督在临到做错事的时候,任何人的对付修理对他来说都是不切合实际的,即便点中了要害,即便揭露、解剖的是事实,都能跟他对号入座,他内心深处也不能承认、不能接受,他说:“这事即便是我错了,但还有其他人呢,为什么不对付其他人,偏偏对付我一个人?为什么这事就赖我不赖其他人呢?”不管对付得多合乎真理、合乎实情,他都觉得自己是冤枉的,自己受了委屈,自己受了很多苦,付了很多代价,不应该有这样的待遇,做了一点错事不应该就这样抓住小辫子不放,不应该接受这样的对付修理。下面的弟兄姊妹对付修理他,他能马上反抗、抵触,撒泼打滚,流露血气,甚至敢动手,上面对付修理他的时候,他勉勉强强不吱声,但心里特别委屈,不高兴、不愿意,还常常讲歪理,说“算我倒霉,这事让你们知道了,其实下面的各级带领、弟兄姊妹有很多做这些坏事的,只不过你们不知道,我就是撞在枪口上了,是我运气不好”。上面无论怎么对付,弟兄姊妹无论怎么对付,他都不能如实地接受、承认事实真相,承担责任,就好像承担了责任、承认了事实真相会要他的命一样,他就不承认自己做错事,就不承认这个事他有责任,更不承认这个事背后给神家带来多大亏损。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

敌基督做错任何事临到对付修理之后,他不是从内心深处接受顺服,从中明白真理,明白自己该遵守的真理原则,承认自己也能做错事,他最主要的特征就是不服,不接受,不承认。敌基督有这些表现,主要就是他认为自己是完美的人,不会做错事,任何说他做错事的人那才是错的人,是观点不对,角度不一样,立场不一样,谁对付修理他是没看到他的长处,是跟他过不去,是抓他的把柄,是有意针对他。敌基督是不是这个性情?(是。)敌基督在这事上能不接受对付修理,没有任何悔改,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做错事,他是完美的,谁会做错事他都不会做错事。言外之意,他肯定认为自己是义人,是圣人。如果真承认自己是败坏的人,就应该承认自己有败坏,能做错事,是人就有错。有些人外表挺老实,但他人性里有一个人观念中认为的长处——争强好胜,特别地要强。这一类人自约能力特别强,对自己要求特别高,严于律己,做什么事都要求完美,都要求最好,没有瑕疵,没有任何的纰漏。同时,他在潜意识里认为自己不会做错事,因为自己做什么事都特别地小心,都特别地会思考,思考得特别周全,是在没有任何漏洞的情况下做每一件事情,在考虑得特别周全、完美的情况下做每一件事情,所以他认为自己不会做错事。一旦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让他最难以接受的就是他会做错事。所以,这一类人从来不会反省自己,也不反省自己,他把人性的争强好胜、要强当成正面事物,当成真理原则来遵守,按着这个原则去做事、去尽本分,他认为是永远不会出错的,即便是出了错,那也是人看事的角度不同,人的观点不一样,并不能说明他做的那个事是错的。所以无论谁对付他,无论对付的内容或者揭露的事是不是符合事实,他都不能接受。一旦发现真有一个事他做错了,他能不能承认?他马上就不吱声了,谁提那个事他都不提,他永远不提。碰到一类错事,发现工作中的一些错误、漏洞,敌基督作工作认真的时候,他会一个劲儿地抠问到底是谁做的,查来查去查到他自己头上了,人说“这事不是别人做的,就是你做的,只不过你忘了”,敌基督会怎么做?正常的人应该怎么做?正常的有廉耻的人临到这事他脸红,觉得不好意思,尴尬,他会马上承认,“这事我忘了,这是我做的,是我的错,咱们赶紧想想怎么挽回,纠正过来,别让错误继续下去。”有廉耻、有良心、有理智的人他能及时地承认错误,同时解决、挽回错误。而敌基督厚颜无耻,一旦被别人发现这个错误是他犯下的,被别人揭露了,被别人知道了,他马上话锋就变了,想方设法不承认这个错误,不接受这个错误是他犯下的,就能瞪着眼睛撒谎,为自己辩护。旁边的人都觉得脸红,觉得不好意思,而敌基督什么知觉都没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再也不提这事。这事露怯了,他就能当着多少人的面公开否认、公开撒谎,推卸责任,脸不红心不跳。敌基督这类人有没有廉耻?(没有。)

有一些敌基督刚被撤换的时候,他满肚子都是委屈,觉得失落了,没地位了,没人高看了,没人伺候了,享受不到地位之福了,为自己之前所付的代价、所受的苦感到不值,心里全是冤屈,却没有为自己在临到对付修理时的表现,还有自己所做的错事而感到一丝的愧疚。他感觉不公平,内心充满了委屈,充满了埋怨,充满了对神的误解,不但不能承认自己所犯的错,不但不打算弥补自己的过失,接受对付修理,接受这次的撤换,反而还觉得“神也不公义,人无论受了多大的苦,有多大的冤屈,都没处诉说,心里痛苦啊,神也不可靠,没有可依靠的,以后即便是在神家尽本分也得小心再小心,谁也不能信任”,他对神充满了防备、误解。这是一种什么性情?无论给教会带来多大亏损,无论做了多少错事,给神家工作造成多大危害,都可以忽略不计,都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不承认自己的错,反而他所受的那一丁点儿委屈,所付的那一丁点儿不值钱的代价,却要把它无限地夸大,认为是神家对不起他,是神冤枉了他。他所做的错事给神家带来的亏损在他心里一文钱不值,他认为,“这些不用算,不用计较,那算什么亏损啊?谁做带领不都得挥霍点祭物啊,哪是我一个人这么做的?谁做带领不都得给神家带来一些亏损啊?什么叫神的祭物?那钱就是大家的,就许别人花不许我花?许别人挥霍就不许我挥霍吗?要论给神家带来的亏损,别人亏损的比我多多了,那怎么不追究别人,偏偏追究我呢?要论做事不合原则胡作非为,有的人比我严重多了,他们怎么不临到对付修理?怎么就不被撤换啊?要论付代价,那多数人没有我付的代价大。要论诚心,哪有一个人有我的心诚啊?要论讲的道,谁有我讲的多?要论明白真理,谁有我明白的多?要论接受上面的对付修理,接受上面的责骂,谁有我接受的多?要论撇弃,谁有我撇弃的多?要论帮助弟兄姊妹,给弟兄姊妹找神的话,谁有我找的准?谁有我找的多啊?要论在教会中行走、跑路、作工,谁有我作的多?要论弟兄姊妹的拥护,谁有我的票数多?要论享受好的,谁有我享受的少啊?”你看看,他比这些。就一个对付修理,就事而论的话,如果你承认自己所做的错事、所违背的真理原则,能够接受、顺服对付修理,以后能够按原则办事,极力地弥补所犯下的错误带来的亏损,神家还会追究你的问题吗?还会定你的罪吗?还会把你打入地狱吗?用得着那么极力地表白、辩解吗?用得着那么拐弯抹角地喊冤叫屈吗?难道你就真的没有败坏性情,不会做错事?听了这么多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自己不知道吗?挨点对付修理就抱屈了,你若不作恶谁愿意对付你?谁想对付你啊?另外,你若不是带领,担负着责任,谁愿意对付你啊?神给人自由选择的权利,允许你过教会生活,至于人走什么道路,该追求什么,那是你自己的事,没人干涉。但是现在你在神家做带领、做负责人,你做一件错事,给神家带来的亏损那就不是小事,你说一句错话,对每一个人造成的影响那也不是小事,因为你担的责任不同于一般人,所以上面对付你很正常。你要是没这个地位,上面对付你吗?上面对付过几个平信徒?你担的责任、作工作的范围都不小,因为这个,当你做错事的时候肯定要挨对付,这是很正常的事。你如果连这点都接受不了,那你还做什么带领?你没资格做带领,没资格接受弟兄姊妹对你的选举,你不配。当你做错事的时候,你连承担的勇气都没有,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连这样的理智你都不具备,你还做什么带领?你没资格,不配!

正因为有敌基督的实质,敌基督不能承认自己做的错事,所以他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不愿意承担责任,不愿意寻求真理原则。有这几个不愿意,再加上敌基督的不承认,敌基督这样的人能不能实行真理?能不能落实神家的工作安排?绝对不能。所以敌基督做带领,除了搞自己的经营之外,不可能做一点儿对神家工作有益的事情,也永远不会按照真理原则办事,不会按照神家的工作安排去落实工作。敌基督无论是因为做错一件小事受到对付修理,还是因为一件大事给神家带来了巨大的亏损受到对付修理,他都不能承认是自己的错误,都不能承认自己在此事上有过犯,亏欠神。相反,无论到什么时候,他宁死都不能承认这事与他有关,不承认这事所带来的亏损他是主要责任人,不承认自己的做法错误、自己选择的道路错误,也不承认自己所遵守的原则错误,更不承认自己在此事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不承认自己在做错事的时候任意妄为,不能与人配搭,有自己的存心,贪享地位之福,玩忽职守,给神家带来了亏损,而是在犯下错误之后,处处表白自己曾经受过多少苦,曾经坐监没当犹大,曾经在神家的工作当中付出多少代价、有多大的功劳,到处散布,到处宣扬。除了宣扬自己的功劳、自己的代价以外,还要散布神家对他的对付修理和神家对待他的方式是错误的,是不公平的。他除了没有悔改的态度之外,还要到处论断神,论断神家对他的处理。如果有更多的人能相信他的说法,更多的人能够为他打抱不平,更多的人承认、接受他为神家所付出的代价,有更多的人能够相信神家对待他的方式是不公平的,是冤屈了他,他就达到目的了。他做这些事情毫不手软,更不收敛,没有惧怕神的心,更没有悔改的意思。他做了错事不但不能承认,反而还要推卸责任,同时也更担忧自己以后的归宿。当自己的归宿受到威胁的时候,更甚至有些人听说神家再也不用他这样的人、再也不培养他这样的人的时候,他内心深处更加地恨恶对付他、揭露他的人,更加恨恶让他丢人现眼的人。从始到终敌基督没有任何的悔改,如果他真的发现自己以后的地位、归宿不保,自己的欲望与野心永远不能得逞的时候,他就会撕破脸皮,私下里散布观念,散布消极,能论断对付他的弟兄姊妹或上层带领,也能论断、攻击圣灵使用之人,说圣灵使用的人对付他没有道理,不给他留情面。他简直是一副不可理喻的样子。这样的人听了多少道都不能明白真理,听了多少道都没有一丁点儿敬畏神的心,信神多少年连该有的良心理智都没有,实在是可怜又可恶。从敌基督开始做错事到不承认自己做错事,到抱着满腹的冤屈被撤换、被揭露,再到他公开散布观念,撕破脸皮与神家叫嚣,论断神家对他的处理,敌基督在每一个阶段的表现有没有一丁点儿的正常人性?有没有一丁点儿的良心理智?有没有一丁点儿的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表现?有没有一丁点儿敬畏神的心?都没有。敌基督可恶到了极点,没有廉耻,不可理喻!享受不到地位了就破罐子破摔,无论多么不胜任工作、不具备工作能力,还要享受地位之福,享受人的高看,把地位、名声看得比命还重要,做了多大的错事内心没有一丁点儿的愧疚,这还是人吗?这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外表披着一张人皮看着像个人,内里却不是人,着实让人可恨,让人恶心厌憎。

(2) 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

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不但不悔改,还能散布观念、公开论断,主要的原因之一是他不承认自己做错事。原因之二是什么?就是敌基督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这个是不是比不承认自己做错事程度严重了,更具体了?任何一个接受神作工的人,接受神审判刑罚的人最起码该有的认识,就是得先承认人是败坏的人类,人经过撒但败坏,没有理智,没有人性,不具备真理,不认识神,是抵挡神的种类。唯独敌基督这类人始终不承认自己败坏太深,不承认败坏人类都是属撒但的,更不承认自己就是魔鬼撒但。他不但在平时每一个人都在认识自己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在接受神话语揭示的时候,他不能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就是在他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也不能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这个问题就严重了。为什么说严重了呢?敌基督因为不能承认真理,因为不相信神话是真理,所以对于神话所说的所有内容,他从内心深处都是不接受的。有些人说:“怎么就不接受了,人家承认自己是魔鬼撒但,是神的仇敌啊?”那算什么承认啊?外邦人还能说自己不是好人呢,那就算承认有败坏性情吗?那不算。真正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的,首先得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另外,与神所说的几方面败坏性情都能够不同程度地对号入座,能够进一步地承认自己在不同情形之下所流露出来的、所具备的神所揭露的各方面败坏性情。这是不是一些具体表现?(是。)而敌基督不具备这些,因为他不承认神话,他藐视神的话,所以对于神所揭露人败坏性情的这些话,他只是听一听就罢了,从来不从内心深处去解剖、对号自己,就是根据神的这些话来解剖、对号自己的各种表现、各种存心、各种想法、各种观点,他丝毫不做这件事情。那不做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神所说的这些话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说法,只是一种不同的观点,是对人的性情、性格,对人的作法、实质的一种不同的说法,并不是定义人性情的准则,这就是敌基督不把神话当真理的一个准确的说法。对于神所揭露的人的种种败坏性情,敌基督只是在脑海里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从来不从内心深处接受。他不接受,那他能不能在临到事的时候用神的话约束他的性情,改变他的作法,解决他不对的观点呢?绝对不能。敌基督不接受真理,这就意味着他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比如说狂妄,在神所揭示的狂妄性情的话语中,说到一些人的表现、流露,追求真理的人、承认神的话是真理的人,他就会用神的话来衡量自己的行为,也衡量自己的性情。衡量来衡量去,他承认了,“我有狂妄性情,我做这件事情所流露出来的性情是狂妄,我这样想是狂妄,我这样做是狂妄,我这样的态度是狂妄,我这样对待人的方式是狂妄,我这样的作工方式、对待本分的方式是狂妄”,这是不是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了?把神的话当成标准来对号自己的行为,当对号的时候不知不觉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确实不假,神所说的一丁点儿错都没有。咱们暂先不说人在对号入座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之后,到底能不能用神的话来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先说人是否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这一方面。就承认而言,多数有理性、有良心、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会在神的话说得更具体的时候,下意识地、不知不觉地接受神的话,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从而承认自己是败坏的人类,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阿们神的话。当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的时候,人对待神,对待真理,尤其是对待对付修理,就有了一个准确的、合适的态度。就是说,人在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的同时,当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人不自觉地、下意识地就能够从内心顺服对付修理,愿意接受对付修理,更有一些人渴慕有人能对付修理他,来约束他、管教他,很自然地对对付修理就产生了好感,有了正面的积极的态度。这是正常的人。唯独不正常的就是敌基督,这一类人因为不接受神的话,对神的话常常是以鼻嗤之,在心里抵触、论断、定罪,所以对于神所揭露、定性的人的败坏性情,他也有同样的态度。什么态度呢?比如,神说人有狂妄性情,具体表现如下……当听到这些具体表现之后,敌基督不但不能接受,反而变本加厉地藐视神所说的这些具体的表现。为什么能这样呢?他有一个撒但的逻辑,撒但对待真理、对待正面事物的态度,他说:“你说这是狂妄,那有能耐的人谁不高调啊?有领导才干的人,谁说话不得有点气派啊?有地位的人谁不得有点作派啊?这不算什么事,这在外邦世界都是很正常的事,在你们这儿大惊小怪的。还有,做事不与人商量,那算狂妄吗?那算独断专行吗?有能耐的人就得一个人说了算,会专权的人那叫有本事。与你们这些小民有什么好商量的?你们懂什么啊?所以,我这不是狂妄,我这叫本事,这叫能耐,这叫有领导才能,是天生的才干,资质太高了,干什么都行,在什么场合下、在什么人群里都能独当一面,这是人才啊!人才不应该被踩压,不应该被揭露,不管在什么人群中都应该被举荐、被高举、被重用才对呢。既然是人才,有才干,有领导才能,那就应该有领导的风范,有领袖的风范,如果这些东西都被埋没了,那不就是伪装吗?”他用这些歪理邪说来论断、定罪神所揭露的狂妄性情,所以你无论怎么说,他也不能承认神所说的、神所定义的人的败坏性情的种种表现。他认为:“神所说的只不过是一种说法,比较正面、比较正统、比较传统,但并不能被定义为真理,这些话只适合一部分人。比如说,有些人比较老实,没什么才干,能耐也不大,智商也不高,另外也没有领导才能,就得跟别人商量,做事就得有配搭,如果不与别人配搭自己单独做担当不起来,神的话适合这些人。”等等这些说法都是撒但的谬理邪说。

敌基督对于神话的态度是如此,所以他无论什么时候听神的话也只是走走过程,与法利赛人一样,拿神话来装扮自己的门面,并不是从内心深处接受,把神话当生命,当成自己实行的目标。所以,当敌基督做错事的时候,你对付他做的错事他不能承认,再对付他在这件事情中所流露的性情与实质他就更不能接受了。与不承认自己做错事一样,敌基督在流露败坏性情的时候,总是有理由、有借口、有说辞来否认自己有败坏性情。比如说,他在这事上流露狂妄性情了,他说是一时着急,说话用词不当,声音大了;在那件事上别人说他诡诈、不敞开,他会说多数人素质差,如果说了别人也不理解,还会误解,所以不敞开。他无论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都能找到借口,找到说辞。总之,不管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也不管流露的这个性情多么明显、多么严重,他都不承认这是败坏性情。敌基督常常撒谎,说话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什么时候说的是真话,什么时候说的是假话,谁也测不透,谁也不知道。但是他从来不承认自己不是诚实人,相反还常常辩解表白自己特别老实,对人特别诚恳,当人遇到难处的时候,自己的心是多么善良地想帮助别人。不但不能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还常常粉饰自己,标榜自己是好人,是善良的人;不但不能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同时还要标榜自己多么会做人的工作,多么会笼络人心、收买人心,在人中间做事、说话多么有手段、有能力,没有人比他好,没有人比他强,没有人能比他更胜任他所作的工作。能付点代价,会说两句好听的,能让多数人高看,能一时做点事迷惑少数人,他就认为能掩盖他的败坏性情,就能够让他的败坏性情忽略不计。所以,基于敌基督的这些表现,对败坏性情的这些认知、态度,当他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反抗、抵触,极力地撇清自己,除了不承担责任以外,除了不承认自己所带来的亏损之外,他还不承认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所流露的败坏性情,还有在败坏性情的驱使之下他所犯的错。就敌基督这样的表现、这样的实质,能不能达到性情变化?(不能。)

我接触过一些敌基督,他们因为工作上出现错误,因为懒惰,不落实工作,不作具体工作还要发号施令,胡作非为,另搞一套,当对付修理他们的时候,他们表面上服服帖帖,背后一丁点儿都不悔改。从他们不悔改的态度上来看,他们一丁点儿都不接受对付修理。从他们不接受对付修理的这件事情上来看,他们从来不在背后省察自己有何败坏性情流露,而是在对付修理之后依然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依然另搞一套,依然能暗箱操作,依然能够欺上瞒下,依然能够搞独立王国,依然能够享受特权,一丁点儿变化都没有。为什么一丁点儿变化都没有呢?这就是因为敌基督根本就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不接受真理,所以趁着手中握有大权的机遇,趁着大权还在,他们就抓紧时间办自己所要办的事,极力地干坏事,搅扰神家的工作,破坏神家的正常秩序,享受着神家各种物质待遇的同时一丁点儿好事都不办。他们除了作点表面工作之外,私下里都干什么?召集人聚会,讲字句道理,甚至还管闲事,再不就是发号施令。上面交代给他的每一样具体工作他都不落实,也不到现场去作具体指挥、监督辅导,就在上面发号施令,偶尔迫不得已到现场去干点活儿,指导指导,三分钟热度,很快就不见人影了。他任命一个人,谁都不能说不好,谁都不能揭露,而他也从来不检查这个人的工作,他任命的那就都是对的,做多大坏事都不许别人动,不许别人碰,谁都不能撤,谁都不许反映,谁反映他就跟谁结仇。无论他用的人给神家带来多大亏损,给神家工作带来多大搅扰,他都力保,保不住了就赶紧跟这个人撇清关系,赶紧推卸责任。这些敌基督不管是在人前做的还是在人后做的,都没有一丁点儿敬畏神的心,就是个不信派,就是个魔鬼、活撒但,还厚颜无耻地要占着地位,享受地位之福,在神家白吃白喝当蛀虫。甚至有的人临到对付修理,看到自己要地位不保的时候,还感觉灰心、失望、低落。他低落什么?灰心什么?地位不保了,享受特权的机会、待遇没有了,没有人高看了,玩弄权术的日子没有了,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了,站着说话发号施令的机会再也没有了。他不为自己的败坏性情所给他带来的恶果而感到难过、自责,而是为享受不到地位之福而感到难过、失落。更甚至有的人在被撤换的时候,厚颜无耻地再三要求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你们说,这样的人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再给一次机会他想干什么?还想吃教,还想混饭吃,还想胡作非为。再给一次机会,他能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吗?他能不能认识自己啊?(不能。)再给一次机会,他能不能有点廉耻啊?他的人性品质能变吗?再给一次机会,他能不能按真理原则办事,不搞独立王国啊?(不能。)都不能,那这不就完了吗?你们如果临到对付修理,当问题严重到一定程度,上面不得不撤换你们的时候,你们怎么想?有理智的人他先反省自己:我这段时间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临到对付修理?对付修理我的那些事、那些话到底对不对?我该怎么接受?临到这些对付修理我该怎么对待?然后省察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自己做的这些事有没有掺杂,有没有人意,是否符合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有多少是按着神的要求做的,有多少是按着己意做的,是否符合真理原则。有理智的人应该省察这些,而不是纠缠自己到底有没有地位了,神家对他公不公平,没有地位人对他会怎么看,以后的前途怎么样,不是纠缠这些。

有些敌基督厚颜无耻到什么程度?他说没有地位后,弟兄姊妹对他也不恭敬了,说话也不那么客气了,眼神都不对了,不那么温柔、善良,不那么有情了,他受不了。他对这些事怎么就感觉得那么细,对败坏性情为什么不那么敏感呢?这是不是本性?这类人要不要脸?有没有廉耻?人性里最珍贵的两样东西,一个是有廉耻,一个是正直,这两样东西在敌基督的身上丝毫都看不见。敌基督厚颜无耻,流露多少败坏性情,作了多少恶,自己都没有任何的感觉,没有任何的愧疚,还想赖在神家混饭吃。被对付了,被撤换没地位了,还想让弟兄姊妹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地供着他,这是不是不可理喻?你们听到敌基督的这种表现恶不恶心?(恶心。)人一般临到对付修理,尤其是被撤换没有地位了都会失落,脸面上都会有点下不了台,在人中间有点羞愧,觉得不好意思,没脸见人。但是,人如果知廉耻就不会讲歪理。不会讲歪理指什么说的?就是什么事都能够正确对待,不往歪了想,不往歪了讲,能实事求是地承认自己所做的错事,公正地、理性地对待这件事。公正、理性指什么说的呢?就是既然在这事上对付修理你,那你做的就有问题,先不说你有什么败坏性情,就说这件事你做错了,那你肯定有责任,你既然有责任,就应该承担这个责任,承认这是你做的。承认之后接着你就应该省察了:在这事上我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如果不是受败坏性情指使,那有没有人意的掺杂?是不是愚昧造成的?是不是跟我的追求、所走的道路有关系?这叫有理性,懂得廉耻,看事公正、客观,实事求是。敌基督恰恰就没有这一点。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先想:“我一个堂堂的带领,你当着这么多人不留情面地对付我,还揭我的老底,那我这个带领的威信在哪儿啊?不都让你对付没了吗?以后我说话谁还听啊?没人听了那我这个带领不就没地位了吗?不就成空架子了吗?那我还能享受地位之福吗?弟兄姊妹奉献的那些物质的东西我不就享受不着了吗?”这个想法对不对?合不合真理?是不是正当的想法?(不是。)这叫没理智,讲歪理。什么叫威信?什么叫带领?难道你就没有败坏吗?什么叫揭你的老底?你的老底是什么?就是败坏性情,你跟其他人都一样,这就是你的老底。你没有与别人不一样,你不比别人高,就是看你有点素质,能作点工作,神家提拔、培养你,给你一些特殊的负担,多加给你一些担子,但这并不等于你有了地位就没有败坏性情了。而敌基督就抓住这一点,他说,“我有地位了就不应该对付我,尤其是不应该当着多数人的面对付修理我,让多数人知道我的实底”,这是不是歪理?这个做法适应于哪儿?在社会上,你要树立一个人,就得把他吹捧成一个完人,树立成一个完美的形象,没有一丁点儿瑕疵,那不是骗人的吗?神家会那么做吗?(不会。)撒但那么做,敌基督也这么要求,撒但没有理智,敌基督在这事上同样也没有理智,不但没有理智,还讲一些歪理,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就让上面对付他的时候讲究点方式,讲究点场合,讲究点语气。用得着这样吗?你就是个败坏的人类,对付你的事都是实事求是,讲什么方式?把你树立起来那不是坑害弟兄姊妹吗?把你这个恶人树立起来,维护好你的地位,让你在下面胡作非为、搞独立王国啊?这样对弟兄姊妹公平吗?是对弟兄姊妹负责任吗?这不是对弟兄姊妹负责任的做法。所以敌基督这么做、这么想、这么要求纯属是讲歪理,无理取闹,没有丝毫的廉耻。做错事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他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不省察自己是因为哪方面败坏性情导致做了这样的事。讲了一堆歪理之后,他不但不省察,还要琢磨对策,“这事是谁告的?谁跟上面透露的消息,谁跟带领反映我这个事的?我得查查这个人,我得给他点颜色瞧瞧,聚会的时候我得敲打敲打他,让他知道我的厉害。”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敌基督还极力地辩护,找出路,这次露馅了,下次临到这类事争取不露馅,争取换一种方式,蒙蔽上面,也蒙蔽下面的弟兄姊妹,让他们都不知道,做对了就赶紧站出来邀功,做错了就赶紧把责任推卸到他人头上,这是不是无耻啊?无耻到了极处。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正常的人都在内心深处暗暗地承认,“咱这人不好,是有败坏性情,什么也别说了”,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再临到这类事按着神的要求做,不管能不能达到,总之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能理性地从内心接受,理性告诉他,自己做错了就是做错了,自己有败坏性情就得承认。他的内心是顺服的,即便有点小委屈,但主要的态度还是积极的,还能立下心志,以后争取在这事上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他有懊悔,没有抵触。而敌基督不但没有懊悔,内心还抵触,还要寻找其他出路继续胡作非为,不但不能放下手中的恶,还要继续自己的恶行。他不会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省察自己的败坏性情,省察自己做错事的源头,省察自己的存心,以及自己在流露败坏性情时所产生的各种情形与观点。他从不省察,不反思,也不接受其他人的建议、提点与揭露,还要变本加厉地寻找各种途径、方式、手段来欺上瞒下,来保住地位,变本加厉地在神家中搅扰,借着地位作恶,真是不可救药了。

敌基督在担任一方面工作的时候应付糊弄,对恶人、对搅扰神家工作的人睁一眼闭一眼,甚至能包庇、纵容、保护,当他被撤换之后,再尽其他的本分时能不能有变化?(不能。)为什么不能?他做了那么大的错事都没有悔改,内心还存着观念、存着冤屈,他尽什么本分能有点真心啊?没有观念、没有冤屈的时候他尽本分都能胡作非为,带着观念、带着冤屈尽本分他能有真心吗?没有真心会不会应付糊弄?能不能胡作非为啊?(能。)可能有些人不服气,那你就好好观察,到有一天你会服气的,敌基督永远都不会变,放在哪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追求真理的人流露败坏性情临到对付修理之后会有变化,情形越来越好,态度越来越积极,观点越来越正面,追求的目标、方向越来越正确,越来越有敬畏神的心,人性看起来越来越能够让人尊重。而敌基督呢,越对付修理他他心里怨气越大,越对付修理他他越防备,越对付修理他他心里冤屈越大,他里面的观念越大、恨恶越大,对神的埋怨越大。不对付修理他的时候他能胡作非为,肉体能付那么一点代价,要是对付修理多了,他连一点真心都没了,真是不可救药!你们观察观察,凡是这一类人,总给别人讲道扶持别人,自己却没有丝毫的认识,这是一个特征。另外一个,无论作什么工作,有地位了能出点头、有点热心,但作工作一向应付糊弄、胡作非为,没有地位了就更是胡作非为,应付糊弄,破罐子破摔,撕破脸皮,甚至胆大妄为,没有敬畏神的心。在人中间,这样的人就是典型的敌基督。他解剖别人情形的时候解剖得头头是道,听着明明白白,似乎他对自己也是这样认识的,但等他做错事的时候,他流露败坏性情的时候,你反过来解剖他,看看他是什么态度,他一百个不情愿,想方设法地驳斥、辩护,不承认,谁也不能动他,谁要是碰到他的痛处,揭露他的问题,那就惹上麻烦了。

敌基督为地位能付点代价,能装出一副怜悯天下人、拯救苍生的善良的面孔,一副伪君子的面孔,一旦没有了地位,连一丁点儿好心都没有,同时还要享受人对他的拥护、高看、特别的关注,简直是厚颜无耻到了极处。敌基督在任何一个人群当中,不能对任何的人有任何的帮助、造就,还要享受人的拥护、高看,谁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他都不会张口说自己有败坏性情,或者曾经流露了某方面败坏性情。他从来不解剖自己,逼得迫不得已的时候只是说“我是魔鬼,我是撒但”,仅此而已,就说点官话。你问他,“你是魔鬼撒但,具体有哪些表现,有哪些流露啊?做事的时候,你的存心动机是什么啊?”他就只字不提了。这是不是撒但?大红龙从执政以来作了无数的恶,在执政的过程当中,它不断地承认错误,不断地纠正错误,同时也不断地变本加厉地残害它的人民。你看它承认错误的时候,觉得它能悔过自新了,它有认罪的态度了,以后应该不会做错事了,但是从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上来看,从事态的发展上来看,它承认错误只不过是为了以后能更好、更顺利地做更多残害人的坏事而作铺垫。敌基督也是一样,与魔鬼、与撒但、与大红龙有着一样的本性实质,会伪装,撒谎成性,不知廉耻,厌烦真理,厌烦正面事物,丝毫不接受真理,而且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敌基督也会在弟兄姊妹中间常常说对的话,常常做表面上看起来是对的事,但是如果要求他严格地按照神话、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按照神家的工作安排去落实的时候,他一丁点儿都不做,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让他随意做,他会胡作非为,会搞独立王国,蹦得比谁都高,什么代价都能付,什么苦都能受。所以从这一点上来看,敌基督还有一样本性实质,就是自私卑鄙。他除了为自己做事能付点代价之外,要是为弟兄姊妹、为神家无偿地做点事、说点话,他有没有那个好心?有没有那个负担?(没有。)所以上面要求他落实的事,到检查工作的时候他一样也没落实。为什么不落实啊?落实这些工作需要他受累、受苦,需要他付代价,也可能他自身还捞不着更多的好处,所以他就不做。让多数人受益,让多数人从中获得好处,敌基督能不能为此付代价?不会。如果让多数人都能够高看他、纪念他,都能够崇拜他、赞扬他,世世代代都记得他的好,他是什么表现?他一下子就蹦出来了,比谁蹦得都欢。这是不是无耻啊?撒但魔鬼是真无耻啊!作了无数的恶,还想让人对它感恩戴德,还想让人紧紧地追随它、吹捧它,它这么残害人,还想让人夸它的好。敌基督也是这样。敌基督无论听多少道,无论明白多少道理,你让他作工作、尽本分不应付糊弄,他达不到;让他不搞独立王国,他达不到;让他不胡作非为,他达不到;让他不享受地位之福,不贪享安逸,不享受地位、特权,他达不到;让他不整人治人,他达不到;让他不撒谎,他达不到;让他不挥霍祭物,保护神家的利益,他达不到;让他不见证自己,他永远达不到;让他为神选民无偿地付点代价,默默无闻地作点工作,他达不到。他能做什么?他能胡作非为,搞独立王国,见证自己,挥霍祭物,吃教,整人治人,喊口号、讲道理,散布邪说谬论迷惑人,等等这些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你们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一旦掌了权,有一丁点儿小权力,就想抓住神家的财政大权,不管什么东西都要买好的,买贵的,买名牌,跟谁也不商量,谁说都不听。给点权力就享受上了;给点权力就想拉帮结伙另搞一套,就想不听上面的,谁的都不听了;给点权力就觉着自己成神了,就想见证自己,让人拥护,就想结党,拉帮结派;给点权力就想把弟兄姊妹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往其他地方调一个人他都不让,得通过他,得跟他商量,态度不好还不行。他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的权力、他的权势,谁不尊重他、谁不恭敬他都不行。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敌基督永远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你们观察观察,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的人,做错事流露败坏性情能不能悔改,最终会向什么方向发展,会走上什么样的路途,这些人尽本分什么表现,与人相处什么表现,他们对待地位什么表现,他们做事的方式方法都有哪些,你们会不会分辨?如果能总结出来就有点分辨了。

(3) 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是衡量一切事物的准则

敌基督不接受对付修理,做了任何错事都没有悔改的态度,还有第三条原因,就是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是衡量一切事物的准则。前两条交通得相对具体一点,这一条跟前两条在字面意思上稍微有点不同,但实质上跟敌基督不承认神话是真理这一条都是相关的,所以这一条咱们就简单交通交通。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你给他交通真理,讲真理原则、办事原则,他听了能不能接受?(不能。)敌基督无论什么时候听到真理,他都是一种态度——定罪、抵触。什么是真理原则?就是衡量一件事应该怎么做的标准。如果完全合乎神话真理,那人所做的就有原则了,就是按原则办事了。你交通的合乎真理原则,敌基督是绝对不会接受的,你讲的越是正面,越是实际,越是公正,越是正确,越是实事求是,敌基督越是不能接受,他就要跟你讲歪理,就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事实。你跟他讲这事怎么做是尽到责任,他跟你讲他是如何受苦付代价的;你跟他讲怎么做是按真理原则做,他跟你讲他跑了多少路,受了多少苦,费了多少口舌;你跟他讲怎么做诚实人,怎么凭诚实的心、凭一颗真心去做事,他讲手段,讲阴谋,玩诡计。总之,敌基督做事有自己一套独到的原则,不管在人来看,在神来看,他的这套原则多么错误,多么低级,多么荒唐谬妄,敌基督就是乐此不疲地接受着、承认着、持守着自己的这些作法、这些原则。他不接受神的话作为真理原则,也不放弃自己的原则,所以你无论是对付修理他也好,无论是揭露他也好,无论是撤换他也好,他衡量事情的准则、观点、角度永远都是不变的。这些准则有的是从人来的科学的东西,有的是知识的东西,有的是传统文化的东西,有的是在人中间的邪恶潮流的东西,这些东西无论多么错误,敌基督就是不能放弃。社会上流行什么邪恶的潮流他就接受什么,社会上流传什么样的说法、观点他就接受什么样的说法、观点,而神的话、真理在他那儿从来就不是衡量万事万物、衡量一切的准则。他在跟随神的同时,在神家混吃混喝的同时,在否认、定罪着真理;他在否认、定罪真理的同时,崇尚、仰视这个世界的各种邪说谬论,而唯独让他不能接受的就是神的话,就是真理。从敌基督的这一实质上来看,虽然他们信神也参加聚会,也读神的话,也尽本分,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的性情从来不变,他们属世界、属邪恶潮流的观点从来不变。你让他谈生命进入、谈性情变化,他所说的话怎么就那么怪、那么恶心、那么别扭呢,一听就是外行话,简直就是一个不通灵的浑人,还要假装属灵,假装自己有生命,真是恶心透顶!一个从来不承认神话是真理,一个从来不接受神话作生命的人,还能有生命吗?这不是笑话吗?你们看看身边的人,谁说话张口闭口就是“某某名人说了,某某书上说了,某某电视剧说了,某某名著上说了”,“我们那儿的传统文化是什么,我们那儿的说法是什么,我们家的规矩是什么”……看看谁总说这一堆话,看看谁听了神话之后不疼不痒,勉强交通对神话的认识的时候,说的全是那些浑话、不通灵的话、谬妄的话,还要强拼硬凑,还要装属灵,真是恶心。信神多少年,听道、聚会多少年,居然不知道自己有败坏性情,居然没发现自己有错误的观点,居然没发现自己的错谬观点与神话是背道而驰的,是相悖的,这是什么原因?这就是敌基督不接受对付修理,做了任何错事都没有悔改的态度的原因之三: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是衡量一切事物的准则。这是有根源的。

敌基督为什么不接受对付修理?为什么临到事不悔改还能散布各种观念,还能论断神?原因很明显:第一条,敌基督从来不承认自己会做错事;第二条,敌基督从来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第三条,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是衡量一切事物的准则。凡是不接受对付修理的,凡是做错事流露败坏性情很明显的,凡是给神家带来亏损,坑害多少人利益的人,如果他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没有懊悔的意思,没有悔改的态度,肯定的一点就是这个人有敌基督的这三条表现。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九日

上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七)

下一篇: 第十二条 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几千年来,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的降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耶稣驾着白云亲自降临在渴慕盼望他几千年的人中间,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归与人重逢,就是盼望那与人分别了几千年的救主耶稣重新归回,仍旧作他在犹太人中间作的救赎的工作,来怜悯人,来爱人,来赦免人的罪、担当人的罪,以至于他担当人的…

第九十七篇

我要让每个人都看见我的奇妙作为,让每个人都听见我智慧的话语,必须是每个人,必须是在每一件事上,这是我的行政,是我的烈怒,我要涉及每一个人,要涉及每一件事,让宇宙地极的人都亲眼看见,否则,我绝不罢休。我的烈怒全部倒下,一点不留,是针对所有的接受这名的每一个人(在不久将转向世界各国)…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上次聚会我们交通了一个很重要的话题,这个话题是什么呢?你们记住没有?我再重复一遍,上次交通的话题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这个话题对你们重不重要?哪一部分对你们来说最重要呢?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还是神自己?你们对哪一方面的话题最感兴趣呢?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哪一部…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一、人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尊神为高。二、当行一切对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该做毁坏神工作利益的事,当维护神的名、神的见证、神的工作。三、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为人所献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