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条 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

今天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二条——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这一条也是涉及到敌基督性情与敌基督各种表现的其中一种具体的表现。从表面上看,这些敌基督想退去的原因是没有地位、没有得福的希望了,失去这两样东西了,他们就想退去。表面的意思看起来容易理解,不那么复杂,也不那么抽象,但是具体表现有哪些呢?就是敌基督面临哪些事的时候涉及到了他的地位、他得福的希望让他想退去?这个是不是值得细交通?如果让你们交通的话,你们怎么交通这方面的具体细节、表现?有些人会说:“之前交通过多次了,敌基督喜欢地位权势,喜欢高的名望,他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得福、得冠冕、得赏赐,这些希望要是都破灭了都失去了的话,他就觉得信神没意思,就不想信了。”你们要交通这事是不是就这么简单几句话?(是。)如果交通得这么简单,几句话就把这个话题交通完了,那关于敌基督的这方面表现就不值得列为一条了,也不涉及什么本性实质了。既然这一条涉及到敌基督的实质与敌基督的性情,也涉及到敌基督个人的追求与他生存的观点,那就应该涉及到多方面的内容。那这些具体内容有哪些?就是说,敌基督临到的哪些事涉及到了他的地位、他得福的希望?他对待这些事的观点、想法、态度是什么?当然,交通这些内容与咱们之前交通的敌基督对待各种事情的观点应该是有些交叉的,但是着重点不同,也是从不同的角度上交通的。今天就专门交通敌基督失去地位与得福的希望时他是怎样表现的,能证明他的追求观点不正确、证明他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也能证实他就是具备敌基督的实质。

1.敌基督如何对待对付修理

首先应该看见,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是怎么表现的,他是怎么对待对付修理的,他对待对付修理的态度、思想观点还有具体的言语行为有哪些,这值得我们解剖、分析。涉及到对付修理的话题之前交通过很多,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对任何人来说都不陌生。多数人都是经过几次对付修理之后才有了一些转变,尽本分能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信神才有了一个新的起点,有了一些转机。可以说,每一次严厉的对付修理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也是记忆深刻的。当然,每一次严厉的对付修理对敌基督来说也是记忆深刻的,但不同的是什么呢?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态度与种种表现,还有临到对付修理所产生出来的思想观点、心思意念,等等这些都与常人不同。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首先他内心深处是抵触拒绝的,是对抗的。他为什么能这样呢?就是因为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他丝毫不接受真理。当然,因着敌基督的实质、性情,他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事,也不会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基于这两点,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态度那是不折不扣的拒绝、反抗,从内心深处厌烦、抵触,没有丝毫的接受顺服,更没有真实的反省悔改。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无论对付他的人是谁、对付的是什么事,无论他所承担的责任是大是小、所犯的错误是否明显,或者作恶多少、给教会工作带来什么后果,这些事敌基督都不考虑。在敌基督心里,谁对付修理他就是跟他过不去,就是在抓他的把柄整治他,甚至是在欺负他、侮辱他,是不拿他当人看,是在小瞧他、鄙视他。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从来不会从自身反省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在挨对付的事上是否寻求了该遵守的原则、是否是按真理原则办事的、是否尽到了责任,他不省察、反思这些,也不思考、揣摩这些问题,而是凭着己意凭着血气对待对付修理。只要有人对付修理他,他就满了怒火,心里满了不服、满了怨气,不管谁劝也不行。他不但不能接受对付修理,不能回到神面前认识、省察自己解决自己尽本分中应付糊弄、胡作非为等等这些不合原则的做法,也不从中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而是找理由为自己辩护表白,甚至能说出带有挑拨、煽动性质的话语。总之,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的具体表现就是不服不满还有抵触、反抗,同时心里还生出一些怨言:“我付这么大代价作了这么多工作,即便有些事没按原则做、没寻求真理,但我也不是为自己啊!即便给教会的工作带来一些损害,但我也不是故意的呀!谁不会犯错误啊?也不能抓住小辫子就没完没了地对付,都不体谅人的软弱,不照顾人的心情,也不照顾人的面子,神家对人也没有爱心,也不公正啊!再说了,我就犯这点儿错就对付修理我,这是不是看我不顺眼要淘汰我啊?”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反省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流露的败坏性情是什么,而是讲理、表白、辩解,同时猜测。猜测什么呢?“我在神家尽本分付这么大代价还能临到对付修理,看来得福的希望也不大呀。神是不是不想给人赏赐,就借用这样的方式显明人淘汰人啊?既然没有得福的希望,我还卖什么力气?我还吃什么苦啊?既然没有得福的希望,我还不如不信呢!信神不就是为了得福吗?没有得福的希望我还花费什么啊?我不信不就完事了吗?不信你还能对付我吗?不信你就对付不着我了。”敌基督对于对付修理丝毫不能从神领受,不能以正确的观点、态度来接受顺服,从中反省自己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使自己的败坏性情得着洁净,而是以小人之心揣测、研究修理对付他的目的。他小心翼翼地观看事态的发展,听人说话的语气,观察周围的人看他的眼光、对他说话的方式与态度,从中来验证自己是有得福的希望还是真被显明淘汰了。就一个简单的对付修理,在敌基督的心里就产生了这么大的动荡、这么多的思考。每当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敌基督先是反感,心里厌烦、拒绝、对抗,然后就察言观色,紧接着就是猜测,动用自己的大脑心思、动用自己的小聪明观察事态的发展,观察周围人的眼光,也观察上层带领对他的态度,从中判断自己得福的希望还剩下多少,是不是还有得福的一线希望,是不是真的被显明淘汰了。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敌基督又开始研究神的话了,他要在神的话中找到准确的根据,找到一线希望,捞到救命稻草。如果在对付修理之后有人安慰扶持、有人施以爱心帮助,这些事让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还被看为是神家中的一员,他认为自己得福的希望还存在,希望还很大,他就会打消退去的念头。但是一旦事态恰恰相反,让他看到自己得福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已经没有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得不着福我就不信了,你们谁爱信谁信,反正你对付修理我我不接受,你对付我的那些话都不对,我不想听,我也不愿意听,你说对付修理对人最有益处我也不接受!”当他看到自己得福的希望化为泡影的时候,当他觉得自己多年追求的地位、进天国的梦想就要打水漂、就要失去的时候,他想到的不是改变自己的追求方式,不是改变自己的追求目标,而是想离开、想退去,不想信了,觉得信神得福没指望了。对敌基督来说,他信神最起初想要得的赏赐、福气、冠冕这些幻想、希望没有了,那他信神的动力就没有了,为神花费、尽本分的动力也就都没有了,这些动力失去了他就不想留在教会,不想再这样混下去了,就想放下本分离开教会。这就是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时的所思所想,完全暴露了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整体来看,不管从言语上还是从行为上,敌基督始终都不能接受真理。那不接受真理到底是什么性情?是不是厌烦真理啊?这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就一个小小的对付修理就事而论其实是很容易接受的,第一,对付他的人没有恶意,第二,就对付的事来看肯定是他违背了神家的安排、违背了真理原则,工作当中出现了错误、漏洞,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搅扰打岔,因为人意的掺杂、因为人的败坏性情、因为人不明白真理原则胡作非为而临到了对付修理,这是很正常的事。在整个世界当中,任何大的机构,任何的团体、公司都有规章制度,任何人违背了规章制度都要受到惩罚与管制,这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很正当的事。而敌基督却把违背了规章制度应该接受的管制当成是与他过不去,是有人在整治他,是抓他的把柄、找他的麻烦。这种态度是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分明就不是。没有接受真理的态度,这样的人能不能在尽本分当中不犯错误、不打岔搅扰?肯定不能了。那这一类人适不适合尽本分?严格地来说不适合,这类人很难胜任任何一项工作。

神选民尽本分这是神给人操练的机会,但人还不知道珍惜,临到对付修理就撒泼打滚,就对抗、叫嚣,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好像自己是圣人一样从来不犯错误。败坏的人类谁不犯错误?犯错误是很正常的,也没追究你的责任,也没定你的罪,更没咒诅你,就是给你点言语的对付修理,有时候严厉一些,话刺耳难听一些,伤了你的心。对于有些损坏神家财物、器物的人,神家采用了赔偿、罚款的管教方式,这算不算严厉?算不算正当?没让你加倍赔偿也没勒索你,就是等价赔偿,这不是很正当的事吗?这比世界上一些国家的罚款轻多了,有一些城市随地吐一口痰、扔一个纸片都罚得很厉害。罚的时候你反抗、拒绝能行吗?拒绝罚款有可能就要坐牢,有更严厉的法律制裁,这是制度。有些人就不理解,认为神家这么对付修理人太严厉,这么管制人太苛刻。对付得严厉点,伤了他的自尊,触及到了他的撒但本性,他就觉得受不了了,不合他观念了。他认为既然是神家就不应该这样对待人,既然是神家就应该处处包容忍耐人,就应该允许人胡作非为、为所欲为,人不管怎么做都好,神都应该纪念。这合理吗?(不合理。)人的本性实质是什么?是真正的人吗?说得高雅一点是撒但、是魔鬼,说得粗俗一点那就是畜生,不懂规矩,痞性又重,又懒惰又好逸恶劳,还想胡作非为。还有一点最麻烦,很多人在神家尽本分总想把属世界的那一套处世哲学、方式方法、邪恶潮流带到神家中来,他们还下功夫研究、学习、模仿,结果把神家的有些工作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让人都看不下眼,就连有些初信的弟兄姊妹看了都说他没有敬虔,他做的是属世界潮流的,不像基督徒做的,人家都不服气。这些人付点代价、有点热心,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冲动和好心,学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拿到神家用在尽本分中、用在工作中,结果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挨了对付。有些人不理解,“神不是说纪念人的善行吗?我尽本分怎么还临到对付修理了呢?我怎么就不理解呢?神这话在哪儿兑现呢?难道神的话就是一句官话吗?”那你怎么不反思反思,你做的是值得纪念的善行吗?神要求你的是什么?你尽的本分,你作的工作,你提供的思路、建议是合乎圣徒体统的吗?是合乎神家要求标准的吗?考虑到神的见证、神的名了吗?考虑到神家的名声了吗?你有没有考虑过圣徒的体统?你还承不承认自己是基督徒?这些你都考虑不到,那你所做的到底是什么?还值得纪念吗?你把教会工作搞得乱七八糟,神家只是对付修理,没取消你尽本分的资格,这就是最大的爱心了,是最真实的爱,你心里还恼火,你有理由恼火吗?简直是不可理喻!

有些人初信两三年,看他的举止还有谈笑的方式、流露的观点,甚至与人交谈时的表情动作简直就是个不信派、外邦人,让人看不下眼。对这些人就得管制,就得对付修理,给他立规矩,让他知道什么是正常人性、什么是圣徒的体统、什么是基督徒的样式,让他学习做人,能有人样。有一些人信神十年八年,甚至年头更长,但一看他的思想观点、言行举止,临到事的处理方式,所产生出来的心思意念,完全就是一个外邦人、不信派。这些人听的道也都不少,都有一些经历、见识,接触弟兄姊妹也不少,应该都有自己的生活语言,但多数人不会谈见证,说话表达观点语言太简单,什么也说不清楚,真是贫穷、可怜、瞎眼,一看就是一副可怜相。这样的人尽本分担点责任就总得挨对付,这是必然的。为什么挨对付?就是因为他做事太违背真理原则,连正常人的良心理智都达不到,就像外邦人一样说话做事,好像花钱雇一个外邦人来作神家的工作。那这些人尽本分做出来的活儿质量怎么样?含金量怎么样?他们有没有顺服的成分?是不是问题太多,尽是打岔搅扰?(是。)那这些人该不该挨对付?(该。)有的人写剧本写的是基督徒的生活,主人公怎么经历逼迫患难、怎么经历各种环境、怎么体验经历神的话,但在整个故事中主人公很少祷告,有时临到事还不知道祷告什么。以前,有些人写祷告词千篇一律,主人公临到事了就祷告:“神啊,我现在心里难过,非常痛苦,极其痛苦啊!求你带领我,求你开启我。”就这几句小话,换一个事,换个环境、换个心情就不知道怎么祷告了,心里没话。我就怀疑,写剧本的这些人描述主人公临到事的时候都没有祷告,那这些人平时祷告不祷告呢?他们临到事都不祷告,那他们每天的生活与尽本分都是凭什么呢?他们心里都想什么?心里有没有神呢?(没有神,他们是凭自己的头脑、恩赐做的。)这样,对付修理就产生了。你们说,我对这事怎么评价?我说这些人应该挨对付修理。这些不长进、有脑无心的东西,信神多少年了临到事该跟神祷告什么都不知道,跟神没话说,不知道该怎么跟神交心,没有心贴心地跟神说说心里话。神是你最亲近的人,最值得你信赖、依靠的人,你却跟神一句话都没有,你的心里话留着跟谁说呀?不管你跟谁说,你跟神没有话说那你是个什么东西?这是不是最没人性的东西?剧本中主人公的人性、他信神的生活、他怎么经历体验神的话等等这些内容都没有,就是个空壳,那你拍这个电影给人家看什么?你写的那个剧本有什么用啊?你见证神了吗?就见证你那点知识、文化呢?人在临到事、临到难处的时候怎么跟神祷告、寻求,人的心思、态度、观点、对待神的想法是怎么转变的,这是见证神最好的实证,可惜有些人却丝毫不懂这个事,信神好几年都不会祷告,难怪这么多年没长进,业务也没提高,生命进入上也没长进,是不是应该挨对付啊?所以,对付修理人这个事是有前因的。你们如果不接受或者是没有临到对付修理,那你们的后果、结局就危险了,幸亏现在有人对付修理、管教你们。这么好的事、这么有利的事敌基督就接受不了,他认为一临到对付修理那就完了、就没希望了、就看到结局了,一临到对付修理就证明不吃香了,在上面的眼中就不是红人了,就有可能要被淘汰。这时候他信神就没什么劲了,就打算到世上挣大钱,追随世界潮流,吃喝玩乐,花花肠子开始露出来了,这就危险了,下一步腿就该迈出这个门槛离开神家了。

敌基督这一类人在神家中有地位有权势,处处能占便宜、得利,有人高看吹捧的时候,另外他觉得自己得福得赏赐还有获得美好的归宿都胜券在握的时候,外表看他对神信心满满,对神所说的话、神给人的应许信心满满,对神家的工作、神家的前景信心满满,一旦对付修理他,触及到他得福的欲望,他就对神产生猜忌、误解,他所谓的满满的信心会在瞬间消失,荡然无存,走路也没劲了,说话也没劲了,尽本分也没心思了,热心、爱心、信心没有了,仅有的一点好心也没有了,谁跟他说话他都不搭理了,瞬间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这是不是被显明了?怀着得福希望的时候外表看有使不完的劲,对神有忠心,能起早贪黑受苦付代价,得福的希望一旦没了,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就要另作打算、另寻他路,不想信神了,对神灰心失望,心里满了怨气。这是不是一个追求真理喜爱真理、有人性有人格的人的表现?(不是。)这种人很危险。遇到这样的人,如果他能效力你们就轻点对付,拣好听的夸他,像拍皮球一样使劲拍他、夸他,他就越蹦越高。你说:“你这人有福啊,两眼锃亮,一看就有使不完的劲,你在神家以后肯定是栋梁,以后神的国中少不了你,没有你神家的工作那就要受亏损啊。但是你还有点小毛病,咱们再加把力把小毛病克服、纠正就好了,以后最大的那个冠冕就是你的。”临到事他做错了,当面也可以对付修理,怎么对付修理呢?你说:“你这人这么聪明,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不应该呀!你是咱们组素质最好的、文化最高的,也是咱们组最有威望的,这错误不应该出现在你身上,多丢人啊!下次可不能再犯了,再犯多伤神心啊,再犯你的名声就不好了。这事还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就是背后跟你说一下,免得弟兄姊妹对你有想法。这是不是挺照顾你的面子,考虑你个人的感受啊?你看看,神家有没有爱啊?”“有。”“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啊?”“继续好好干!”这么对待他们怎么样?这一类人就想效力得福,说话做事从来不寻求真理原则,丝毫不接受真理,也从来不考虑是不是自己该说的该做的,也不考虑自己做这个事的后果是什么,不祷告、不揣摩、不寻求、不交通,只是凭己意凭喜好做。这一类人一旦谁说话做事伤到他的脸面、他的利益了,或者揭露他的缺点、问题,或者提出点合理建议,他就恼火、就记仇,就想报复,更严重的想不信,然后去大红龙那儿告发。对待这样的人咱们有办法,就是别对付修理,哄着来。

刚才交通了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总是与得福的希望挂钩,这种态度、观点是不正确的,这是很危险的。当有人指出敌基督的缺点、问题时,他就认为自己没有得福希望了;临到对付修理、管教责备,他也认为没有得福希望了。只要临到不如意的事、不合他观念的事,只要他被揭露了、被对付了,感觉自尊心受伤了,他马上就想到自己是不是没有得福的希望了,这是不是太敏感了?是不是得福的欲望太强烈了?你们说这类人是不是很可怜?(是。)太可怜了!可怜在哪儿?人能否得到福气与临到对付修理有没有关系?(没有。)没有关系。那为什么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就感觉到没有得福的希望了呢?这是不是涉及到他的追求了?他追求什么?(追求得福。)就是他始终没放下得福的欲望与存心。从开始信神他就带着得福的存心,虽然也没少听讲道,但始终不接受真理,他得福的欲望、存心一直没有放弃,他信神的观点没矫正、没得到变化,尽本分的存心没得到洁净,始终抱着得福的希望、存心来做一切事,最后当得福的希望要破灭的时候,他就恼羞成怒、大发怨言,怀疑神、否认真理的丑态终于暴露出来了。这是不是作死啊?这就是敌基督丝毫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对付的必然下场。神选民经历神的作工都能认识到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就是神的爱、神的祝福,但敌基督认为这是人的说辞,他不认为这是真理,所以他不把修理对付当作功课来学,也不寻求真理反省自己,反而认为修理对付是出于人意,是有意整人治人,是带有人的存心,绝对不是出于神的,他采取抵触、不理会,甚至研究人为什么这样对待他,他没有丝毫的顺服。他尽本分处处与得福得赏赐挂钩,把得福看为一生中最重要的追求,也作为信神最终极最高的目标。不管神家怎么交通真理,他都死抱得福的存心不放下,他认为信神不为得福就是傻瓜、就是愚蠢,就是吃大亏了,谁放下得福存心就是被愚弄了,只有傻人才放下得福的希望,接受对付修理也是愚蠢、无能的表现,聪明人不会那么做,这是敌基督的思想逻辑。所以,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心里都特别抵触,都善于狡辩、伪装,丝毫不接受真理,没有顺服,而且还充满不服、反抗,这就容易导致抵挡神、论断神,与神对抗,最后被显明淘汰。

2.敌基督如何对待本分的调整

敌基督对待得福的态度特别固执,死抱得福存心不放,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都是心怀抵触,竭力为自己辩驳表白,从这一点就可以确定敌基督丝毫不接受真理。当敌基督被撤换或者调整本分的时候,他得福的这根弦依然是很敏感的。为什么敏感呢?就是他心里被得福的欲望野心充满了,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福,不为别的,他一生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得福。所以当临到本分调整或者被撤换的时候,他认为自己得福的希望没有了,他当然就没有顺服,还会一个劲儿地讲理,他心里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不考虑神家工作。比如,有的人认为自己有文字方面特长,就极力要求尽这项本分。当然,神家也不会让他失望,神家珍惜人才,人有哪方面特长、恩赐神家都会给人发挥的空间,教会就安排他作文字工作了。但一段时间后发现他不具备这方面特长,也尽不好这个本分,一点儿果效都没有,按他的才干与素质他根本不胜任这项工作,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能不能将就着用,说“你这个人有热心,虽然才干不高、素质一般,但只要你愿意、肯下功夫,神家就将就用你了,让你一直尽这个本分,做不好也没事,神家睁只眼闭只眼,不用调换了”?这是不是神家处理问题的原则?显然不是。遇到这种情况通常会根据他的素质和特长安排适合他的本分,这是一方面。但仅凭这一点还不可靠,因为很多时候人适合尽什么本分自己并不清楚,即使自己觉得擅长也不一定准确,所以还要试用、操练一段时间,根据有无果效来确定,这是准确的。如果操练一段时间始终没果效,也没有长进,确定没有培养价值,就应该调整本分了,重新安排适合他的本分。这样安排、调整人的本分是很正当的,也是合乎原则的。但有的人就不能顺服神家的安排,总是随从肉体的喜好尽本分。比如有的人说,“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做文人、做记者,但因为家庭条件等原因没有成功,如今在神家能作文字工作,我终于如愿以偿了”,但他尽了一段时间本分,因他领受真理不行,不太通灵,胜任不了文字工作,就调整他尽别的本分了,他就发起牢骚了,说:“为什么就不让我作自己喜欢作的工作呢?别的工作我也不喜欢啊!”这是什么问题?神家按原则调整本分他为什么通不过?这是不是人性有问题?他不能接受真理,对神没有顺服,这就是没有理智了。他尽本分总凭自己的喜好,总有自己的选择,这是不是败坏性情啊?你喜欢做一件事就能保证把事情做好吗?你喜欢尽一项本分就能达到合格的尽本分吗?你喜欢做的不代表是适合你做的,你适合做什么自己不一定能看透,所以你就得具备理智学会顺服。那临到本分调整该怎么实行顺服呢?一方面你得相信神家是按照真理原则来调整本分,不是根据你的喜好,也不是根据哪个带领工人的偏见,是根据你的恩赐、特长等实际情况确定的,这就不是出于某一个人的意思了。调整本分时就应该学会顺服,等你在新的本分上操练一段时间,尽本分有果效了,发现自己更适合尽这个本分,能认识到自己凭喜好选择本分是错误的,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最主要的是神家安排人尽什么本分不是根据人的喜好,乃是根据工作的需要,也是根据尽本分能否达到果效来决定的。你们说,神家应不应该按照个人的喜好来安排本分?应不应该在满足个人喜好的前提下来用人?(不应该。)哪一条合乎神家用人的原则?哪一条合乎真理原则?根据神家工作的需要,根据人尽本分的果效。你是有那么点爱好、兴趣,有那么点尽本分的愿望,但是你的愿望、兴趣、爱好应不应该凌驾于神家工作之上?如果你一味地坚持,说“我就要作这个工作,不让我作我就不想活了,我就不想尽本分了,不让我作这个工作,我做什么也没心思,做什么也不用全力”,这是不是尽本分的态度有问题?这是不是太没有良心理智了?为了满足你个人的愿望、兴趣与爱好不惜影响、耽误教会工作,这样做合乎真理吗?不合乎真理的事人应该怎么对待?有的人说:“应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这话对不对?是不是真理?(不是。)这是一句什么话?(撒但谬论。)这是一句谬话,是迷惑人的话、伪装的话,你把“应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这话用在尽本分上那就是抵挡神、亵渎神。为什么说是亵渎神呢?因为你把自己的意思强加给神,这就是亵渎!你以牺牲小我来换取神的成全、祝福,你的存心就是跟神搞交易。神不需要你牺牲自己什么,神是要求人实行真理背叛肉体,你实行不了真理就是悖逆神、抵挡神。你尽不好本分是因为你的存心不对、你的看事观点不对,你的说法完全违背了真理,但神家并没有剥夺你尽本分的权利,只是因着你不适合尽这个本分就调整你的本分,重新安排适合你的本分,这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事,人应该正确对待。怎么正确对待呢?就是临到这事的时候,你得先接受神家对你的评价。虽然你主观上爱好这项业务,但事实上你并不能胜任,也不擅长这项业务,所以这项工作你就作不了,那就得调换你的本分。你应该顺服下来接受新的本分,你先操练一段时间,如果觉得还是不行,素质够不上,你就应该跟教会说,“我尽这个本分不胜任,如果再这样下去会耽误工作的”,这样做多有理智啊!千万别硬撑,硬撑会耽误工作的。你早点提出来,教会会根据你的情况给你安排合适的本分,神家不会勉强人尽本分。经历本分调整,这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首先,这能让你理性地对待自己的喜好与愿望。你之前有那么点爱好,爱好文学、爱好写作,但作文字工作还需要通灵,起码得明白属灵术语才行,若你一点儿真理都不明白,光有点文字特长也是不行的,必须得通过一段时间的经历达到通灵了,明白属灵术语了,有点属灵生活的语言了,这样才可以在神家作文字工作了。你通过一段时间的经历、体验,发现自己没有生命经历的语言,看见自己缺少太多,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量,也让神家、弟兄姊妹看清楚了你的素质与身量,这对你来说是好事,起码让你知道自己的素质高低,能正确地对待自己。你对自己的素质、爱好不停留在想象中了,也知道自己的真实身量,对自己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看得更准确更清楚了,尽本分也能更踏实更实在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最关键的,就是不管你能认识到什么程度或者你是否认识到这些,面对神家对你的安排首先起码应该具备的态度就是顺服,不应该挑挑拣拣,不应该有个人的打算与选择,这是最应该具备的理智。如果你不会反省自己尽本分有什么掺杂那也没事,只要你心存顺服能接受真理,认真地对待本分,尽上自己的忠心,发现问题或流露败坏能反省自己,认识自己的缺欠、不足,能寻求真理解决,这样不知不觉在尽本分中你的生命、你的身量就逐渐长大了,就能达到合格的尽本分了。只要真心为神花费,在经历神作工的过程中不断地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就会得着神的祝福,神是不会亏待你的。

临到调整本分的事,如果是教会的决定,人应该接受顺服,还得反省自己,认识问题的实质、认识自己的缺少,这对人很有益处,也是人应该实行的。像这么简单的事一般人都能想清楚,都能正确对待,没有那么多难处,没有过不去的坎。人临到调整本分的事起码应该顺服下来,也应该通过反省自己有一些收获,对自己尽本分是否合格有准确的评价。但敌基督却不然,他们无论临到什么事所表现的都与常人不同。不同的地方是什么?他们没有顺服也没有积极的配合,丝毫不寻求真理,而是从内心反感、抵触、分析、研究,绞尽脑汁地猜测,“为什么不让我尽这个本分了呢?为什么调整我尽不重要的本分呢?难道要显明淘汰我吗?”他们在心里对所发生的事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分析、不停地琢磨。不临到事便罢,临到事他内心就像翻江倒海一般汹涌澎湃,思考的问题就多了。外表看似乎他比别人会思考问题,事实上是敌基督这类人比常人邪恶。邪恶的表现是什么?他考虑事极端、复杂、诡秘,正常人、有良心理智的人都想不到的事而在他心里却像家常便饭一样思来想去。就一次简单的本分调整,人应该有顺服的心态,神家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自己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管做什么都力所能及地做好,尽上全心、全力,神作的没错,就这么简单的真理有点良心理智的人都能实行出来,但敌基督就做不到。临到本分调整,敌基督会立刻讲理、诡辩、反抗,心里不服,他心里所存的是什么?猜忌、怀疑,然后就是用各种方式试探,用言语试探、用行为试探,甚至不择手段威逼利诱人说出实情、真话。他就想弄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调整他?为什么不让他尽这个本分?究竟是谁在背后起作用?是谁在坏他的事?他心里不停地问为什么,总想把真相弄清楚,好找人说理算账。他就不知道来到神面前反省自己,看看自己到底存在什么问题,他就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他就不能祷告神反省自己,说“我尽本分存在什么问题呢?是不是应付糊弄一点儿原则没有呢?到底有没有一点果效呢?”他从来不问自己这些问题,而是在心里总质问神,“为什么调整我的本分?为什么这么对待我?为什么这么不近人意?为什么对我不公平?为什么不考虑我的面子?为什么打击、排斥我?”这一连串的为什么就把敌基督的败坏性情与他的人品显明得淋漓尽致。谁也想不到,敌基督在调整本分这样的小事上能这样大做文章、大吵大闹,千方百计地翻起这么大的波浪。他为什么能把一件简单的事搞得那么复杂呢?原因只有一个:敌基督从来就不会顺服神家的安排,他把自己的本分、名利地位始终与得福的希望、以后的归宿紧紧联系在一起,好像他的名誉地位一失去,得福得赏赐的希望就没有了,就等于要了他的命了。他认为,“我得小心,可不能大意啊!神家、弟兄姊妹、带领工人甚至神都不可靠,都不是我信靠的对象。人最可靠的、最值得信赖的就是自己,自己如果不为自己打算那谁还能顾念你呢?谁还能考虑你的前途呢?谁还能考虑你以后是否得福呢?所以我得为自己精心地筹划、精心地算计,不能失误,不能有一丁点儿的马虎,否则被利用了怎么办?”所以他就防备神家的带领工人,害怕人分辨看透他之后撤换他,坏了他得福的梦,他认为必须得保住名誉地位,这样才有得福的希望。敌基督把得福看得比天大比命大,比追求真理比性情变化都重要,比人蒙拯救重要,比尽好本分做合格的受造之物更重要。他认为做合格的受造之物、尽好本分、蒙拯救那都是小事,不值得一提,不足挂齿,唯独得福这是一生永远都不能忘记的事,无论临到什么大事小情,都与得福挂钩,都要小心谨慎为自己留后路。所以当本分调整时,如果提升了,敌基督就认为他还有得福的希望,如果降级了,从组长变成副组长或者从副组长变成普通一员,他就预感到大事不妙了,得福的希望渺茫了。这种观点怎么样?是不是正确的观点啊?绝对不是,这种观点太荒唐了!能不能得着神称许不是根据人尽什么本分,而是根据人有无真理、对神有没有真实顺服、是不是尽上忠心,这才是最关键的。在神拯救人期间人都得受许多试炼之苦,尤其在尽本分的事上更要经历许多失败、曲折的过程,最后人明白真理了,对神有真实顺服了,这才是神称许的人。在调整本分这事上就能看见敌基督不明白真理,丝毫没有领受能力。

在尽本分的人员当中,难免有一部分人做什么都不行。让他写文章不行,不明白真理没法写,连属灵术语、基督徒常用的语言都用不好,虽然有点文笔有点文化,但是怎么也不胜任这项工作。让他校对稿件,校对一段时间一看也不行,素质太差,总出漏洞,就再调整。他说会一点电脑技术,但这方面的本分尽了一段时间还是不行。看他会做菜,就让他给弟兄姊妹做饭,结果大家普遍反映说菜不是咸了就是淡了,不是做多了就是做少了。看他做饭也不合适,就安排他去传福音。一听说要到福音队,他的心就凉了,说“完了,被打入冷宫了,得福的希望彻底没有了,哭吧”,就带着一种消极、低沉的情绪颓废堕落下去了,不能安心传福音见证神的新工作,而是每天都在想“什么时候能再尽文字本分呢?什么时候能再扬眉吐气一回呢?什么时候能再跟上面对话呢?什么时候能再参与上层的决策工作呢?什么时候能让大家都知道我还是带领呢?”盼了好几年也没有“官复原职”,最后琢磨琢磨,“信神也没什么意思,这不就跟世界上那些仕途坎坷的人一样吗?”一想到仕途坎坷他就更心灰意冷了,心里凉透了,说:“我信神这么多年大带领一次也没做过,好不容易当个组长还被撤换了,让尽别的本分也都没尽好,我这人运气不好啊,事事都不能如意,这不就是仕途坎坷吗?神家怎么不提拔我呢?眼看自己的地位、名望一落千丈,没有人再记得起,上面也不再提起了,大红大紫的日子过去了,这不得志该怎么办呢?我这么爱神,这么爱教会、爱神家,怎么就不得志呢?信神没意思。我一心想在神家大展宏图发挥自己的余热、发挥自己的特长,结果神也不重用、神也看不着啊,没意思。”他一个劲儿地嚷嚷没意思是什么意思?就是尽本分没意思,追求性情变化没意思,听真理听讲道没意思,读神的话没意思,寻求真理原则没意思。那什么有意思?就当官有意思,得福有意思,满足得福的欲望野心有意思,处处显露自己有意思,让人高看、有名望有意思,剩下的那些都没意思。他感觉没意思灰心失望的时候腿就不由自己想往别处迈了,就想离开神家,就想退去,这就危险了。有一部分尽本分的人,尤其是尽一些不太起眼的、频繁地接触外邦人的本分,在这个队伍中的人员有些人就是一脚在里一脚在外。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些人随时随地都能退去,如果他们最后的防线一旦垮掉了,那他们的另外一只脚就会毅然决然地迈出去,彻底与神家决裂,彻底离开教会。就一个本分调整的事,往哪儿调、尽什么本分,有没有满足自己的意愿、是不是能够让人高看,调整之后所尽本分的位置与档次怎么样,这些事他都与得福的存心欲望挂钩。从敌基督对待调整本分这件事的态度与观点上看,他的问题出在哪儿?这里的问题大不大?(大。)什么问题?(他把正常的调整本分跟自己在教会中的地位、自己能不能得福联系起来了,当临到本分调整的时候,他不是接受顺服神家的安排,而是认为自己失去地位了,得不着福气了,就感觉信神没意思了,就想离开神家。)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把调整本分这件事与得福挂钩,这是最不应该的。其实这两者之间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因为敌基督心里充满了得福欲望,所以他无论尽什么本分都要与能否得福联系起来,这样就没法尽好本分,只能被显明淘汰,这是自找苦吃,是自己走上绝路了。

怎样对待尽本分?态度必须端正,这是尽好本分的前提。尽什么本分合适得根据自己的特长,如果有时教会安排的本分不是你擅长的,不合乎你的意愿,你可以提出来,通过交流解决。但如果是你能尽的本分也是该尽的本分,你怕受苦就不想尽这本分,那你这个人就有问题了。你如果愿意顺服,能背叛肉体,这就比较有理智;如果总计较本分的高低上下,总觉得尽有些本分让人看不起,这说明你有败坏性情。你对本分的理解为什么这么偏执?难道凭己意选择的本分就能尽好吗?也不见得。关键是得解决败坏性情,败坏性情不解决,就是自己喜欢尽的本分也尽不好。有的人尽本分没有原则,总凭喜好尽本分,结果遇到难处总也解决不了,不管尽什么本分都是应付糊弄,最后被淘汰了。这样的人还能蒙拯救吗?你总得选择适合自己尽的本分,把本分尽好,再能寻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才能进入真理实际。如果尽本分总追求肉体安逸、脸面风光,这就没法尽好本分了,什么本分也尽不好只能被淘汰了。有的人尽什么本分都不满意,都是临时观点,都是应付糊弄,就不寻求真理解决流露的败坏性情,结果尽了几年本分一点儿生命进入都没有,成了效力者被淘汰了。这脚上的泡不是自己走出来的吗?凡是恶人、敌基督在尽本分上始终没有正确态度,临到本分调整时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拿我当效力者啊?用我时让我效效力,不用我时就把我踢出去,我才不效这个力呢!我就想做带领工人,那才光鲜亮丽,如果不让我做带领工人想让我出力,门儿都没有!”这是什么态度?有没有顺服?他是凭着什么对待调整本分这事的?是不是凭血气、凭人意、凭着败坏性情?这么对待这事的后果是什么?首先,他能不能在接下来的尽本分中有忠心、有真心呢?不能了。那他会不会有积极的态度?他的情形会怎么样?(会消沉。)消沉的实质是什么?就是对抗。对抗、消沉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人带着消极、对抗的情绪能不能尽好本分?(不能。)人总有消极、对抗的情绪,还适合尽本分吗?尽什么本分也尽不好,这就是恶性循环了,没有好结果。为什么没有好结果呢?他不往好道上走,不寻求真理、不顺服,不能正确领会神家对待他的态度、方式,这不就麻烦了吗?本来是很正当的本分调整,敌基督却说这是折腾他,不把他当人看,还说神家没爱心把他当机器使唤,用他时把他叫过来,不用时一脚把他踹开,这是不是歪理啊?说这些话的人有没有良心理智?这样的人没人性啊!很正当的一件事在他那儿就能歪曲,很正当的一个做法被他扭曲成反面事物,这是不是敌基督的邪恶啊?这么邪恶的人能不能领会真理?绝对不能。敌基督的问题就在这儿,就是临到什么事他都往歪了想。为什么他能往歪了想呢?因为他的本性实质太邪恶了。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主要就是邪恶,其次是凶恶,这两样是敌基督的主要特征。敌基督的邪恶本性使他无论临到什么事都不能正确领会,都往偏谬上想,走极端、钻牛角尖,不能正确对待,不能寻求真理,紧接着就要主动出击抵抗、报复,甚至散布观念、释放消极,煽动拉拢一些人来搅扰教会的工作,私下里还会散布一些怨言,论断神家对待人的方式、论断神家的一些行政制度,论断带领做事的方式给其定罪。这是什么性情?凶恶。他不但自己抵触、反抗,还要拉拢更多的人与他一起反抗,为他站脚助威,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就临到一个简单的本分调整都不能正确对待,不能理性地接受顺服,而是要大做文章,还讲各种理由,有的理由都拿不到台面上,让人听着厌憎、反感。在释放了一些谬论邪说之后,敌基督又想办法为自己挽回局面让人都相信他。如果这些都不能得逞的话,敌基督能不能回头?此路不通他是不是得寻求真理?他能不能有悔改的意思?绝对不能。他会说:“你让我得不着福,我让你们都得不着!我得不着福,我就不信了!”之前说到敌基督这一类人不可理喻,不可理喻背后的本性实质是这些人邪恶至极也凶恶至极,现在交通的这一条就是他这个本性实质充分的表现与流露,是最真实的证据。有些人调换一次本分就恼火了,有些人调换多次,调来调去什么也做不好,最后觉得自己没得福希望了就想退去。总之,不管本分怎样调整,只要有调整,他们就会在心里分析、判断、研究这些事,直到得出的结论与得福没有关系他们才放心,一旦与得福有一点儿关系,或者是影响到他们得福的希望,他们立马就要起来反抗,他们的本性实质就暴露出来了。如果他们反抗不成被揭露了被弃绝了,他们就为自己预备后路,就会毅然决然地离开神家,不再相信有神,不再承认自己是信神的,他们的生活立刻就变样了,一点儿信神的样式都没有了,抽烟喝酒、穿奇装异服、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立马全恢复了,以前因信神没有享受到的赶紧去弥补。当他们想到退去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就想到自己下一步如何在世界上打拼能够出人头地,如何在世界上打拼能有一席天地、能有好日子过,他们的出路在哪儿。他们很快会为自己寻找出路,定位自己在这个邪恶潮流、在这个邪恶世界中的位置,自己要干什么,是做生意还是从政,还是搞点别的什么业务,能让自己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让自己的下半生能够过得幸福、愉快,能让自己的肉体更安逸,充分地享受人生,享受吃喝玩乐的生活。

敌基督在临到对付修理还有本分调整的时候,他们所想到的是与自己息息相关的得福,当得福的希望破灭时他们就想退去,就想离开神家,就想恢复外邦人的生活。从这件事情上来看,人的本性实质很重要,那人的追求、人的选择是不是也很重要呢?一念之差,一个对的选择能让你继续接受神的拯救,一个错的选择能让你在瞬间变成一个外邦人,变成一个与神家、与神的工作、与你的本分毫不相干的人。一念之差,一个瞬间,一件小小的事情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一个不经意的选择,一个不经意的小小的意念,一个简单的观点就能改变人的命运,也能决定一个人在下一秒身处何方。人没有临到事的时候,没面临选择的时候,人都觉得自己明白许多真理有身量了,能站立得住了,但当面临选择的时候,面临重大原则、重大问题的时候,你的选择到底是什么,你对待神的态度、对待事情的观点态度到底是什么,这决定你的命运,也决定你的去留。敌基督常常选择的还有他们内心深处主观意愿所希望的都是与真理相违背的,没有顺服只有对抗,没有真理、没有人性,只有人的败坏性情还有人的邪说谬论。这些东西常常让他们产生离开神家投身于邪恶潮流这样的念头,也让他们随时随地都能想到,“如果没有得福的希望了,我何不离开神家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信了,我就不尽本分了;如果神家这么对待我的话,那我就不承认有神”。这些大逆不道的想法,这些邪说谬论,这些邪恶的想法,在敌基督的内心常常存在、徘徊着。所以,他们在跟随神的过程中,即使中途不退去也很难跟随到路终,多数都会因为作恶多端、打岔搅扰被清除开除。即使能勉强维持到最后,但事实上从他们的本性实质来看,敌基督这一类人的退去是在所难免的。即便他们内心深处想“我一定不能离开神家,即便那么想我也不离开,我死也得死在神家,我要赖在神家,我要跟随到底”,不管他们的主观意愿怎么强迫自己不离开神家必须得留下来,但他们最后的命运还是因着他们厌烦真理、邪恶至极而导致被神厌弃,也会导致他们主动地离开神家。

3.敌基督如何对待被撤换

刚才交通了敌基督的两条表现,一个是临到对付修理,一个是临到本分的调整,主要交通的是敌基督临到这类事情的时候他的态度是什么、他的决定是什么。当然,不管敌基督在临到对付修理或调整本分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观点、态度,他们都把这两件事与能否得福挂钩。如果他们确定得不着福,一点儿希望也没有了,自然就要退去。临到对付修理,临到本分的调整,其实对于普通的人、没有什么野心欲望的人来说这都是小事,对人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一方面是没有剥夺你尽本分的权利,另外也没有剥夺你蒙拯救的希望,所以一般人认为不需要大惊小怪的,不需要又害怕又伤心又打算后路。但是对于敌基督就不然了,他把这些事看得很重,是因为他把这些事都与得福相联系,最后产生出种种悖逆的想法与行为,从而产生了离开神想退去这样的念头、打算。临到这样再普通不过的事敌基督尚且能够产生退去的念头,那对于一个在神家中有地位、担当重要工作的人来说,当临到被撤换的时候他的态度、他处理的方式、他的选择又是什么呢?这就更说明问题了。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权势、名望这几样东西是他最看重的利益,也是他认为能与他的命画等号的东西,所以当敌基督临到被撤换的时候,带领的头衔没有了,地位没有了,这就意味着权势没有了、名望没有了,在人中间被高看被拥护被仰视这样的特殊待遇没有了,这对于敌基督这类视地位权势如命的人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敌基督临到撤换,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如雷轰顶,就像天塌下来一样,他的天没了,能够让他寄托希望的东西没有了,能够让他活着享受地位之福的机会没有了,能够支配他胡作非为的动力没有了,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地位没了,那人怎么看我啊?家乡的弟兄姊妹怎么看我?认识我的人怎么看我?还溜须我吗?还对我那么友好吗?还处处维护我吗?还能跟随我左右吗?还能替我打理一切生活所需吗?我跟他们说话,他们还能客客气气笑脸相迎吗?我没有地位了,那我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我在人中间怎么立足啊?没有地位了,这得福的希望不就减少了吗?还能不能得着大福了?能不能得着大的赏赐、冠冕了?”当他想到得福的希望破灭的时候或者得福的希望在急剧下降的时候,他的脑袋就像要爆炸一样,心就如重锤敲击一般,又像被刀割一般疼痛。他日思夜想苦苦期盼的进天国的福气就要失去了,这对他来说好像是突如其来的噩耗。地位没有了这对于敌基督来说就等于没有了得福的希望,整个人就像行尸走肉一样,他的肉体就像一个空壳一样,没有了灵魂,没有了主导他生活的东西,他没有了盼望,也没有了奔头。敌基督临到被揭露被撤换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是得福的希望没有了,那他能不能就此罢手,甘心顺服下来啊?能不能就此机会放下得福的欲望、放下地位,甘心做一个普通跟随者,甘心为神效力尽好本分呢?(不能。)这件事情能不能给他带来转机?这个转机是让他往好的方向、往积极方面发展,还是让他往更坏的方向、往消极方面发展呢?就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来看,被撤换绝对不是他放下得福的欲望,喜爱真理、寻求真理的开端,而是要更加卖力气地争取得福的机会与得福的希望,他要牢牢地抓住一切能让他得着福气、能让他东山再起、能让他的地位失而复得的机会。所以面对被撤换,敌基督除了难过、失落、对抗之外,他还要为自己更大限度地争取不被撤换,争取让这件事情有转机、有变化。他为了自己还有得福的希望,为了自己的地位、名望、权势还如从前一样,他要为自己极力地争取。怎么争取呢?表白、辩解、讲理由,讲自己是如何做这件事情的,是因为什么失误了,自己是如何彻夜不眠地帮助别人给别人交通的,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失职的原因是什么,他要把这一件件事情彻底讲清楚说明白,为自己挽回局面免去被撤换这样的厄运。

敌基督在什么背景下、在什么事上最容易暴露、显明他们的撒但本性?就是在敌基督被揭露被撤换的时候,也就是在敌基督失去地位的时候。敌基督的主要表现就是竭力地为自己表白、诡辩,无论你怎样交通真理他们心里都是抵触,拒不接受,面对神选民揭露出来的种种作恶事实他们丝毫不承认,很怕承认之后罪名成立就会被清除开除。他们在拒不承认的同时甚至还把错误、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这个事实就足以证明敌基督从来就不接受真理,从来就不承认错误,从来就没有真实地认识自己,这也更加证实了敌基督的本性就是狂妄自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丝毫不接受真理,真是不可挽救了。稍有点人性、有点理智的人对自己犯下的错误都能承认接受,在事实面前都能低下头来,都能为自己作的恶感到后悔,但敌基督却做不到。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到敌基督丝毫不具备良心理智,没有一点儿人性。敌基督心里始终认为:地位的高低与得福的大小是画等号的,在神家或者在任何的人群中都是一样的,人的地位、档次是分三六九等的,人类最终的结局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人今生在神家有多高的地位、有多大的权势这与来世得着的福气、冠冕和赏赐的大小是画等号的,是相关联的。这观点成立吗?神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也从来没有应许过人这样的话,但是在敌基督心里却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咱们暂先不追究敌基督到底是因着什么产生了这些想法,但就其本性实质来说,他喜爱地位是与生俱来的,同时他还希望自己今生有显赫的地位、有高的名望,手中握有权力,来世还要继续享受这一切。那这一切靠什么得到呢?在敌基督来看,就是在今生有地位有权势有名望的同时,做点自己力所能及、自己愿意做喜爱做的事,以此来换取以后的福气、冠冕与赏赐。这是敌基督的处世哲学,也是敌基督信神的方式、信神的观点。他的思想观点、他信神的方式与神的话、神的应许是毫无关系的,没有一点儿关联。你们说,敌基督这类人是不是有点神经不正常?是不是邪恶到了极处?不管神的话怎么说,他就是不搭理,就是不接受,他自己怎么想怎么信他都认为是对的,而且还乐在其中自我享受与欣赏,他就不寻求真理,不考察神的话是否是这样说的、神是否是这样应许的。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天生聪明过人,天生有智慧有才干有高的恩赐,在人中间就应该成为佼佼者,就应该成为领导者,就应该被人仰望,手中就应该有权力,就应该辖管别人,好像凡是信神的人都应该接受他的管制,任何人都应该是他领导的对象,这也是今生他要得到的;在来世,他还要得着其他任何人都得不着的福分,这是理所当然的。敌基督能有这样的思想观点,是不是有点厚颜无耻啊?是不是有点不可理喻啊?你凭什么这么想?你凭什么就想拥有人对你的高看?你凭什么就想管制人啊?你凭什么要有权力,还要在人中间站高位?是神命定了,还是你具备真理、有人性了?有点文化知识、有点个头长相你就有资格站地位领导别人了?就有资格发号施令了?你就有资格控制别人了?神哪句话说“你长得好,有特长、有恩赐,在人中间就应该领导别人,就应该是有永久地位的人”?神给你这样的权力了吗?神命定这事了吗?没有。弟兄姊妹选你当带领当工人那是给你地位吗?是你今生该得的福分吗?有些人就把享受这些理解成今生得百倍了,只要有地位有权势了,能发号施令能管制多少人了,不管到哪儿都得前呼后拥,都得有人伺候、有人围着。你凭什么要享受这些呀?弟兄姊妹选你做带领是让你尽这个本分,不是让你迷惑人、接受弟兄姊妹的高看与仰望的,更不是让你掌控权力享受地位之福的,而是让你按照工作安排、按照真理原则尽本分的。另外,神也没有命定弟兄姊妹选谁做带领就不许撤换。你以为你是圣灵使用的人啊?你以为谁都不能撤换你啊?撤换你怎么了?没开除你是可怜你,是给你悔改机会,你还不愿意了,你讲什么理啊?没有得福的希望了就想退去不信,那你就退去吧!你以为神家离了你不行呢?没有你地球就不转了?没有你神家工作就作不成了?那你可想错了!这个世界没有谁地球照样转,太阳照样升起来,唯独没有神不行,没有任何人都可以,教会工作都照常运转。如果有人总觉得教会离开他不行,神家没有他也不行,这是不是敌基督啊?你享受地位之福享受惯了是不是?享受别人的仰望、高看、讨好习惯了是不是?你有什么资格享受人对你的仰望?有什么资格让人对你笑脸相迎?你是不是还想接受人的跪拜啊?这是不是厚颜无耻啊?有些人临到撤换的时候比亲人死了还要难过、痛苦,把所有的事都翻出来跟神家讲理,好像教会没有他谁也带领不了,是他支撑教会工作到今天,这就大错特错了。神选民不离开神这是神话语达到的果效,神选民聚会过教会生活是因为神选民相信神,对神有真实信心,并不是他明白真理把神选民浇灌好了使神选民站住了,能正常聚会。教会带领换了一茬又一茬,许多假带领、假工人都撤换了,神选民还照常聚会照常吃喝神的话,这与这些假带领、假工人没有丝毫关系。你讲那些理有什么用?不都是谬理浑理吗?你如果真有真理实际给神选民解决了许多生命进入的问题,那神选民心里也有数,你如果没真理实际,也不会交通真理解决问题,那教会工作正常进展就与你没什么关系了。有许多假带领、假工人被撤换了就一个劲儿讲理由,好像他对教会有多大贡献,其实他没作什么实际工作,教会生活的正常秩序也不是他维护的,没有他神选民照样正常聚会,没有他神选民照常尽本分。你没有真理实际作不了实际工作就该被撤换,免得你继续影响、耽误教会工作,影响、耽误神选民的生命进入。神家就不用你这个假带领、假工人,你以为神家没有权力撤换你啊?看到你把工作作得一塌糊涂,给教会工作带来太多的麻烦、太大的亏损,让上面操心太多,用你太麻烦,让人太恶心、反感、厌憎,看你这么愚昧无知、这么固执,都不配接受修理对付,就想一脚把你踢开,直接淘汰你完事大吉,你还想让上面再给你机会继续做带领啊?休想!对没良心理智、作恶搅扰的假带领敌基督就是一次淘汰永远淘汰。你能作实际工作就用你,你不能作实际工作还作恶搅扰就直接淘汰你,这是神家用人的原则。有些敌基督还不服,说“就因着我没作实际工作就把我撤换了,为什么不给我悔改机会?”这是不是讲歪理啊?你是因为作恶多端被撤换的,是经过多次修理对付死不悔改才把你撤换的,你还有什么理可讲?你追求名利地位不作实际工作,使教会工作停滞不前,积压了许多问题你也不处理,上面得为你操多少心啊?在扶持你帮助你作工作的同时,你在背后暗箱操作背着上面做了多少违背原则、见不得人的事,乱花神的祭物买了多少不该买的东西,给神家的利益带来多少损害,给教会工作带来多大的祸患!这些恶行你怎么只字不提呢?当神家要撤换你的时候你还厚颜无耻地说“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再给你机会你好继续胡作非为吗?你说让神家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是不是恬不知耻啊?你对自己的本性没有丝毫认识,更没有懊悔的心,能再给你机会吗?这样的人没有廉耻,不知羞耻,就是恶人、敌基督!

有些带领工人什么实际工作也作不了,上面辅导、帮助一段时间之后还是不会作实际工作,甚至事务性的工作都作不好,这就是素质太差了。上面还得对各方面工作定期地询问、检查,还让弟兄姊妹有问题及时反映,各方面的工作还总得上面把关、辅导、交通原则。交通完原则,有的人还是不会做也做不好,有的人甚至还能胡作非为,不管作什么工作从来不向上面寻求,有问题也不向上反映,都是搞暗箱操作,这是什么问题?这样的人属于什么本性?他喜爱真理吗?他值得培养吗?他还配做带领工人吗?第一,做事之前不寻求,第二,做事期间不汇报,第三,做事之后不反馈,就这个德性还不想被撤换,撤换之后还不服气,这是不是不可救药啊?你们说,不可救药的人是不是多数都厚颜无耻不可理喻啊?什么事都做不好,还懒惰、贪享安逸,作任何工作都是只动嘴发号施令,说说就完事了,从来不监督、不检查、不跟进,谁若监督、检查、跟进,他还反感还记仇,还想整人治人,这是不是标准的敌基督?敌基督就是这个德性,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就这个德性还想得福,还想跟神家、跟上面争个高低上下,还想理论,这是不是找死呢?就这一类的货被撤换的时候还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真是不知羞耻,一点儿理智都没有!他尽本分胡作非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临到撤换不但不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把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找人替他顶罪,说“这事是那个人做的,那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是大家一起商量的,也不是我带的头”,他什么责任也不担,好像担了责任就会被定罪、被淘汰,就彻底没有得福的希望了,所以他宁死都不承认是他的错误,不承认他有直接责任,非要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看他的心态就是要跟神对抗到底啊!这是接受真理的人吗?这是接受神审判刑罚的人吗?能这样跟神家对抗,他的性情就有严重问题了。他对待自己的错误,一不寻求真理,二不反省自己,还能推脱责任,神家给定性、撤职还与神家对抗,到处散布怨言、消极企图博得神选民的同情。你信神还敢跟神对抗,这是不是找死呢?真是不可理喻的人!被撤职失去地位能怎么样?也没有开除你,又不是剥夺你的生存权了,你可以悔改,可以从头再来,在哪儿失败跌倒在哪儿再爬起来。很简单的事在敌基督那儿就通不过,这种人真是不可挽救了!当然,有一些敌基督被撤换时外表还能勉强顺服下来,没有表现得太消沉也没有对抗,这难道就代表他接受真理顺服神了吗?不代表。敌基督有敌基督的性情与实质,他与常人的不同之处就在这儿,被撤换之后他表面上虽然没说什么,但他心里却一直在抵触,丝毫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多长时间也不会真实认识自己,这一点是早已被证实的。敌基督还有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就是无论他在什么地方做事他都想独树一帜,都想让人高看、让人仰望,哪怕是没有名正言顺的带领、组长等职务、官衔,也要在人中间得到高人一等的身份与身价。不管自己能不能作工作,不管自己的人性、生命经历怎么样,他都想方设法极力地寻找机会显露自己,收买人心、笼络人心,引诱人、迷惑人,让人高看他。高看他什么呢?虽然他被撤换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被撤换了,他也是鹰,也比鸡飞得高。这是不是敌基督的狂妄自是、与众不同啊?他不甘心没有地位,不甘心做一个普通的信徒,不甘心做一个平平常常的人,脚踏实地把自己的本分尽好,守住自己的本位,只要把自己分内的工作作好,尽上忠心、尽上全力就可以了,他远远不满足于这些,他不甘心做这样的人,也不甘心做这样的事,他的“宏图大志”是什么?是人的高看仰望与手中的权力。所以即便名义上没有什么头衔了,但是敌基督还要为自己争取,为自己说话、表白,极力地在人中间表演自己,生怕有人看不见、没人注意他。他极力地抓住一切机会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提高自己的名望,让更多的人看到他的恩赐、特长,看到他高人一等。敌基督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地炫耀自己、夸赞自己,让别人认为他即便不是带领了、即便没有地位了,在人中间仍然比一般人强,这样敌基督的目的就达到了。他不甘心做普通人,不甘心做平常人,他要有权势有名望,要做人上人。有些人说:“这就不可思议了,有地位、有名望、有权势有什么用呢?”对一个有理智的人来说,权力地位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用处,不是人该追求的,但对于野心勃勃的敌基督来说,地位、权势、名望这些东西太重要了,没有人能改变他们的观点,也没有人能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的生存目标,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所以,你看到一个人有地位的时候他能积极地尽本分,维护自己的地位,没地位的时候他还要极力地维护自己的名誉,这样的人就不可救药了,这就是地道的敌基督。

当敌基督在被撤换前后,他们作了一系列的努力仍然得不到地位,仍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权势与名望时,他们不会放弃地位,不会放弃得福的欲望,也不会放下这些而回过头来追求真理,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地尽好自己的本分,也从来不会对自己所做的错事有真实的悔改,而是一再评估,“我以后还能不能有希望得着地位?没有了地位,那得福的希望还存不存在呢?得福的欲望能不能得到满足呢?在神家、在教会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档次呢?是哪个阶层的人呢?”当他们衡量到自己在教会当中名望不高了,在多数人中间不被看好了,甚至很多人拿他们的事例做反面教材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在教会当中彻底名声扫地了,不被多数人所拥戴,不可能再被多数人认可了,自己得福的希望几乎没有了。当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当评估到这个地步的时候,敌基督的想法、态度仍然不是放下自己的存心欲望向神真实地悔改,能够死心塌地地为神效力,忠心尽本分,他想到的不是这些,而是什么?“既然在神家、在教会不得志,也得不着地位,我为何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人挪活,树挪死,我挪个地方兴许柳暗花明又一村呢!那我何不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何不离开这个让我不能得志、让我有志难伸的地方呢?”想到这儿的时候,敌基督是不是就快离开了?你们是希望这样的人离开还是留下来?用不用挽留啊?(不挽留,留也留不住。)留也留不住,这是实话。这是怎么导致的呢?归根结底,敌基督这一类人不喜爱真理,在神家中呆着他痛苦啊。就像你让一个妓女、荡妇相夫教子做良家妇女、做贤妻良母,她能不能做到?(做不到。)这就是本性的事。所以,你看哪个敌基督要退去了,千万别劝,除非有一种情况,他说,“我虽然是敌基督,但是我甘心为神家效力,我控制自己不作恶,背叛撒但”,这种情况用不用像赶苍蝇一样赶他出去啊?(不用。)这种情况就顺其自然,但是要加一道工序,就得多加人监督、看管,一旦出现不好的苗头,发现他要作恶了,赶紧清理出去。他如果受不了别人的监督、看管,觉得受气,不愿意效力了,这样的人怎么对待?就该成全他,说“你是人才,你应该到外邦去大展宏图。你非池中之物,教会这地方不适合你,你在这儿游不开,屈才了,你要是回世界兴许能升官发财、做富豪呢,兴许能做个名人呢!”赶紧劝他让他走啊。他追求钱财、追求地位,贪恋地位之福,就让他回世界打工挣钱,然后当官,享受他的肉体生活。可能有人说,这样对待他们是不是没有爱心哪?其实,你不说这些话敌基督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哼,今天提拔明天又撤换,给个地位还看管着、监督着,还对付修理,真麻烦!就这个地位我都不稀罕,我要是不信神,现在在世上早就成富豪了,早就飞黄腾达了,最次也得是市级干部。我这人天生就是当官的料,在世界上干什么都是佼佼者,干什么都能干好,干哪一行都能出大名,我这人是事业型的。”你不这么说人家自己都这么说,所以你就赶紧顺情跟他说点好听的话,劝他赶紧离开教会,这对谁都有好处。敌基督追求地位、权势、名望,不想做普通人,总想做人上人,最后都身败名裂遭神咒诅了。那你们甘心做普通人吗?(甘心。)其实做普通人是有意义的,人不追求名利,满足于现实生活,活得有平安、有喜乐,心里踏实,这是人生正路。如果总想做高人、做人上人,那就等于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把自己放在铰肉机里铰,自找没趣。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做人上人是不是好事?(不是。)不是好事。但敌基督就偏偏选择这条道路,你们可千万别走这条路啊!

普通败坏的人在信神没有根基的时候,在对神没有产生真实信的时候,人的信心小身量也小,临到点挫折就觉得自己不行,神不喜爱、神厌憎了,看到自己处处碰壁、处处不行,不能满足神,人会灰心、会有软弱消极,有时候也有想离开的念头,但这并不是反抗,就是人消沉、颓废的时候有这样的念头,跟敌基督的退去是两码事。敌基督想退去的时候,他就是死也不会悔改,但是普通败坏的人灰心想离开的时候,有人帮助交通,自己再主动配合,祷告寻求、读神的话,神的话逐步地就能影响他,能改变他,改变他的去留、改变他的决定、改变他的心思,同时会让他一点点地产生悔改,产生积极的态度,产生出一种能够坚持不懈的心志,让人逐步地刚强起来,这是正常的人生命进入过程中的表现。而敌基督他要对抗到底,他不悔改,宁死也不承认自己有错,宁死也不会认识自己,宁死也不会放弃得福的欲望,没有一丁点儿的生命进入。所以对于这样的人,他不甘心效力或者也效不好力那就劝退,这是明智的决策,是最明智的处理方式。就算你不劝退,你能留住他吗?你能改变他的追求方式和观点吗?永远改变不了。有一些人神家挽留、帮助、扶持是因为他消极软弱、流露败坏性情是普通败坏的人常有的,是正常范围里的,通过交通神的话,通过扶持、帮助,人一点点地刚强起来了,有身量了,对神有信心了,尽本分有真心了,对于这样的人咱们挽留、帮助。而对于敌基督这样的人,他不愿意效力,也效不好力,那就劝退,因为在你劝退之前他早就想离开了,或者他随时随地都能离开。这是敌基督临到被撤换时以及他想退去的种种表现与想法。

4.敌基督不被提拔使用时的表现

还有一类人属于不追求真理的人,因着他们不追求真理就没有尽上重要的本分,所以他们在神家很少经历修理对付,也没有经历过被撤换,当然也很少临到本分的调整。但是,当他们信神几年之后还是没有被提拔使用,他们就开始常常评估自己得福的希望有多少,尤其是看到神的话说“不追求真理的人不能蒙拯救”,就感觉到自己得福的希望很小,就产生退去的念头。这些始终不追求真理的人,有的人有点知识还有某些特长,因着没有被提拔使用心里就不甘心、就有怨言,想退去还怕失去得福机会,不退去还得不到提拔使用,陷入两难境地。你们对这事怎么看?这类人虽然不追求真理,但其中有的人比较好学,有上进心,不管尽什么本分都愿意学习业务知识,都想得到神家提拔,盼望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从而得到自己想要得的地位以及各种好处。表面上看这类人在人中间不声不响、默默无闻、勤勤恳恳,但是内心却充满了野心欲望。他们的至理名言是什么?机会是留给有准备之人的。外表看,他们默默无闻不显露自己,也不争也不抢,但是内心却有“宏图大志”,所以每当他们看到教会中谁被提拔了、谁做带领工人了心里就多加一分忧伤、失落。无论哪个人被提拔、培养、重用了对他们都是一种打击,甚至谁被弟兄姊妹高看、夸赞、拥戴,他们的内心都会嫉妒、难过,有的人甚至还能偷偷掉眼泪,常常问自己:“我什么时候能被人高看,能被提名,能被上面了解,能被带领看见我的特长、优点、恩赐和才干,得到提拔、培养呢?”他心里愁苦、消极,但是他不甘心这样下去,他就暗暗地鼓励自己不能消极,要有毅力坚持,要百折不挠绝不能放弃。他常常告诫自己:“我是有宏图大志的人,不能甘心做一个普通、平常的人,不能甘心一生碌碌无为,我信神也要信得响当当,也要信出名堂来。这一生如果就这样不声不响、平平淡淡地活着,那多窝囊、多憋屈!我不能做这样的人,我要加倍地努力,要利用好一切的时间,多读神的话、多背诵神的话,多学习知识研究业务,别人能做的我也要做到,别人能交通出来的我也得会交通。”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到教会选举的时候他还是没有被选上,每次教会寻找可培养、可提拔、可重用的人时依然没有他的份,每次他觉得有希望被提拔的时候,最后都失望了,每次的失望都给他带来了灰心、带来了消极,他认为信神得着福气那是遥遥无期的事,因此他产生了退去的念头。但是他不甘心,还要努力再奋斗一把。他越是这样努力奋斗就越盼望着被人推荐、被提拔使用,心里越是这样盼望,结果换来的还是失望,他的虚荣心、他的得福欲望就这样折磨着他。每次的失望都会让他犹如在火中被烧过、被炼过一样,想得不能得着,想退还不能退去,想抓也不能抓到,留给他的只有失望、只有灰心、只有遥遥无期的等待。他想退去但还怕失去大的福分,他越想抓住福分不放越抓不到,结果就落在了得福的盼望与失望的煎熬中一直挣扎,他心里太苦了。但是这事他能向神祷告吗?不能。他认为,祷告了又能怎么样呢?弟兄姊妹没有夸奖他,带领也没有器重他,神还能破格重用他吗?他知道把希望寄托在人的身上会让他失望,同样,得福的希望如果寄托在神的身上也是没有把握,因为在神的话中他看见“不追求真理的人都不能蒙拯救”,他就灰心失望了。在教会中人都不理睬他,他也看不到希望,再看看自己的面相,也看不到得福的希望,他心想:“是退去还是留下呢?得福的希望真就一点儿没有了吗?”就在这样反复的犹豫、思考的过程中过了一年又一年,他还是没能被提拔重用。他想争夺地位又觉得不太理性、不太正当,不好意思,但要是不争,那什么时候能被提拔、被重用呢?他想想那些与自己一起信神的人,一起聚会、一起尽本分的人,很多人都被提拔重用了,而自己不管怎么努力也不能被重用,他心里困惑,没有路途。他的想法、他的情形、他的思想观点、他的偏差与缺少从来不与任何人交通,从来不与任何人敞开,他是完全封闭的。外表看他说话还挺明事理,做事好像有点理性,但心里的野心欲望却是很强烈的。他为达到自己的野心欲望努力奋斗、受苦付代价,为自己得福的希望能付出一切,但是当他看不到自己想要的成果时,他对神、对神家甚至对教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满了仇视、满了愤怒,他恨所有的人看不到他的努力、看不到他的特长、看不到他的好,他也恨神不给他机会,不提拔他、不重用他。他心里产生这么大的嫉妒、仇恨,他能不能爱弟兄姊妹?能不能赞美神?他能不能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来接受真理,踏踏实实地尽好本分,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能立下这样的心志吗?(不能。)他不但没有这个心志,连悔改的心都没有。他这样潜藏了多年之后,他对神家、对弟兄姊妹甚至对神的仇恨越来越大。大到什么程度?他希望弟兄姊妹都不能好好尽本分,希望神家的工作瘫痪、神的经营计划破灭,甚至希望弟兄姊妹都被大红龙抓捕。他恨弟兄姊妹也恨神,他埋怨神不公义,骂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救世主,他的鬼相就完全露出来了。这类人平时隐藏得挺深,外表伪装得挺好,谦卑、温柔、有爱心,其实就是个笑面虎,内心暗藏杀机从来不露,谁也看不透,谁都不知道他的实底,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与他相处一段时间的人都能看出这人嫉妒心强,好跟人较劲,好出头露脸,特别要强,做什么都特别愿意争第一。外表看是这样,但事实真是这样吗?其实这类人得福欲望更大,他希望人能在他不声不响地努力、花费、付代价的过程中看见他的好,看见他的工作能力,从而在神家中能被重用。被重用的结果是什么?能被众人高看,最终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在人中间成为佼佼者,成为众人高看、仰望的对象,不负他多少年的辛苦,不负他多少年的代价与努力,这就是这类人内心深处的野心欲望。

这一类人不追求真理,还总想在神家被提拔重用,他们心里认为:在神家越有工作能力、越被重用提拔、越被众人高看,那得福、得冠冕、得赏赐的几率就越大;一个人如果没有工作能力、没什么特长,那就没资格得福。他们认为人的恩赐、特长、能耐、本事,人的文化程度、工作能力,以至于人要强的心志、坚韧不拔的态度,这些被世人看重的人性里所谓的长处、优点那就是一个人得福得赏赐的资本。这是什么标准?这是不是符合真理的标准?(不是。)这不符合真理的标准。那么这是不是撒但的逻辑?是不是邪恶时代、邪恶世界潮流的逻辑?(是。)从这些人衡量事物的逻辑、方式、准则以及从他们对待这些事的态度、方式上来看,好像他们从来没听过神的说话、从来不读神的话,对神的话一无所知,但事实上他们天天在听、天天在看,也天天在祷读。那他们的观点为什么不变呢?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不管怎么听、怎么看,他不会从心里认定神的话就是真理、神的话是衡量一切的准则,他不会从心里认识、接受这个事实。所以,他的观点不管多么谬妄、偏执也是他永远坚持的,神的话无论多么正确也是他排斥、定罪的,这就是敌基督的凶恶本性。一旦不被重用,一旦自己的欲望野心不能得逞的时候,他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他的凶恶本性就露出来了,他就想否认神的存在。其实在他否认神的存在以先,他就已经否认神的话是真理了。正因为他的本性实质是否认真理的,是否认神的话是衡量一切的准则的,他才能如此地仇视神,也才能在经过自己一番盘算、计划、努力仍旧不被重用之后而想到否认神、背叛神、弃绝神,离开神家。这些人虽然外表没有与人争权夺利,没有另搞一套,没有公开地搞独立王国经营地位,但是就从他们的本性实质上来看,那也是不折不扣的敌基督。他无论怎么追求都认为是对的,神的话无论怎么说,对他来说都是不值得一提的,都是不值得一听的,更是不值得一用的。这是什么东西?神的话在他身上不起任何的作用,不能打动他,不能入他的心入他的眼,那他看重的是什么?是人的恩赐、才干、能力,人的知识、人的手段,还有人的野心与人的宏图伟业,他看重的是这些。这些东西是什么?是神看重的吗?不是。这些东西是败坏人类推崇、高看的,也是撒但所高看、所崇拜的,与神的道、与神的话、与神对蒙拯救之人的要求正好是背道而驰的。而这一类人却从来不认为这些东西是属撒但的、是邪恶的、是违背真理的,他们反而宝爱这一切,死死地、牢牢地抓住这一切,把它看成是至高无上的,用它来代替追求真理、接受真理,这是不是大逆不道?这样的大逆不道、不可理喻,最终唯一的结局是什么?那就是不可挽救,谁也改变不了他,注定就是这样的结局。你们说,这是不是韬光养晦的那一类人?他们奉行的原则是:是金子早晚会发光的,要学习韬光养晦等待时机,在这个期间自己要预备,为自己的将来、为自己的愿望梦想筹划。从他们奉行的原则、生存的原则、追求的目标与他们内心实质所仰慕的东西上来看,这些人是不折不扣的敌基督。有人说:“敌基督不是搞独立王国争夺地位吗?”那这些人掌权之后能不能搞独立王国?能不能整人治人啊?(能。)这些人掌权之后能不能按照真理原则做事?能不能追求真理?能不能把人带到神面前呢?(不能。)这些人如果被重用会怎样?他会提拔有恩赐的人、能说会道的人、有知识的人,不管这些人能不能作工作,他就提拔跟他一样的人,而那些通灵的、追求真理的、诚实的,这些对的人都得被打压。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这一类人的敌基督实质是不是就暴露出来了?这不就很明显了吗?有些人对我开始说的“凡是不被重用、没有得福希望就想退去的这一类人也是敌基督”这话不太理解,现在看这一类人是不是敌基督?(是。)

有的人被撤换带领职务以后,听见上面说以后再也不培养使用他了,他心里就特别难过,痛哭起来,好像被淘汰了一样,这是什么问题?难道不再培养使用你就是淘汰你了吗?你就不能蒙拯救了吗?难道名利地位对你真是那么重要吗?如果你是追求真理的人,应该在失去名利地位的时候反省自己,有真实懊悔,应该选择追求真理的道路,重新做人,也不至于这么难过痛哭吧。如果你心里知道自己因不作实际工作也不追求真理被神家撤换了,听见神家说以后不再提拔使用你了,你应该感到蒙羞,感觉亏欠神、对不起神,应该知道自己不配被神使用,这还算有点理智。但你听到神家再不培养使用你就消极难受,这就证明你追求的是名利地位,你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你的得福心这么强烈,还这么宝爱地位,又不作实际工作,是应该被撤换的,你应该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自己所走的路是错误的,你这样追求地位名利走的是敌基督的道路,不但得不到神的称许还会触犯神的性情,如果作恶多端还要遭到神的惩罚。你们是不是也有这个问题呀?现在要是说你们不通灵,你们难不难过?(难过。)有的人听见上面带领说他不通灵就觉得自己不能明白真理了,肯定神不要了,得福没希望了,虽然难过但还能正常尽本分,这样的人还有点理智。有的人听见说他不通灵就消极了,本分都不想尽了,心想:“说我不通灵,那不就是没有得福的希望了吗?以后得福没有我的份了,那我还信什么?让我效力可不行,谁给你白出力?我才不那么傻呢!”这样的人有没有良心理智?他享受了那么多神的恩典都不知道还报,效点力都不愿意,这样的人就完了,效力都效不到头,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就是个不信派。你如果对神有真心、有真实的信,那不管怎么评价你也只是让你更能真实、准确地认识自己,你应该正确对待,不能因此影响你跟随神尽本分。即使得不着福分也愿意为神效力到底,心甘情愿没有怨言,能一切任神摆布,这才是有良心有理智的人。人的得福受祸都在神的手中,是神主宰安排的,那不是人求来的,也不是人修来的,就看人能不能听神的话、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按照神的要求尽好本分,神会照着各人所行的报应人。如果人有这点真心,在自己该尽的本分上有多大力量就献出多大力量,这就足够了,就能得到神的称许、祝福。反之,如果人尽本分不合格甚至还能作恶多端,还想从神手里得到福气,这样做是不是太没有理智了?如果你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出了许多力还达不到办事有原则,觉得亏欠神,但是神祝福你、恩待你,这是不是偏得啊?神愿意祝福你这是任何人夺不去的。你认为自己做得不好,但在神那儿衡量,神说你这个人有真心,尽全力了,神愿意恩待你,愿意祝福你。神作的一切都没错,你得赞美神的公义。神不管怎么作都对,即便你对神作的有观念,觉得不近人意、不合你意,你也应赞美神。为什么应该这么做呢?你们不知道原因是吧?这事其实很好解释,因为他是神、你是人,他是造物的主、你是受造之物,你没有资格要求神怎么作、怎么对待你,而神有资格要求你。福气、恩典、赏赐、冠冕,这一切怎么给、给谁,那是神说了算。为什么是神说了算呢?这些东西是属神的,不是人类跟神的共同财产可以平均分配,那是属神的,神应许给谁就给谁。神要是不应许给你你也应该顺服神,如果你因此不信了,能解决什么问题呢?难道你就不是受造之物了吗?你就能逃脱神的主宰吗?神还是主宰一切,这个事实永远改变不了。神的身份、地位、实质与人的身份、地位、实质这两者永远不会画等号,也永远不会有任何的转变,神永远是神,人永远是人。人如果能看明白这事,那人应该怎么做?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是最有理性的做法,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选。你没有顺服那就是悖逆,你讲理、反抗那就是大逆不道,就该被毁灭。你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是有理智,人得有这个态度,这才是受造之物该有的态度。比如说你养只小猫小狗,它有没有资格跟你提要求让你给它买各种好吃的、好玩的?有没有这么没理智跟主人提要求的猫狗呢?(没有。)那有没有小狗看到别人家的狗比自己过得好就不跟自己的主人了?(没有。)它天性就认为,“主人供我吃、供我住,我就得给主人看家,就算主人不给我吃、给我吃得差点儿,我也得看家”。它从来没有别的非分之想,不管主人对它好不好,主人只要一回来那就满心欢喜,尾巴一个劲儿地摇,要多高兴有多高兴,它不管主人喜不喜欢它,给不给它买好吃的,它对主人什么时候都一样,它都一样看家。那从这点上来看,人是不是不如狗?(是。)人对神就总有要求,总悖逆神,这个问题出在哪儿?人有败坏性情,不能守住受造之物的本位,人的本能就失去了,变成撒但了,变成撒但的本能就是抵挡神、弃绝真理、作恶,不能顺服神。那要恢复人的本能呢?就是让人有良心、有理智,做人该做的事,尽人该尽的本分。就如狗看家、猫抓老鼠,不管主人对它什么样,它有多大力量使多大力量,全心全意地去做,守住自己的本位,发挥自己的本能,这样主人就喜欢了。人如果能达到这一点,那神的这些话都不用说,这些真理都不用讲。就是因为人败坏太深,没理智、没良心,人格低下,败坏性情时时刻刻都在作祟、流露,影响你的思想、影响你的选择,让你悖逆神不能顺服神,总有自己主观的意愿、想法、喜好,真理在你里面不能当家做主、不能作你的生命,所以神就得用话语审判你、试炼你、熬炼你,以便达到让你能蒙拯救的果效。而敌基督这一类人在人中间充当的都是反面的角色,就是地地道道的魔鬼撒但,不但不接受真理还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还要强取豪夺,要从神手里得福、得冠冕、得赏赐。争到什么程度了?争到了无耻的地步、不可理喻的地步,如果他作恶多端被显明淘汰,他就要怀恨在心,就咒骂神、咒骂带领工人,仇恨教会与所有真心信神的人,这就完全暴露了一切恶人与敌基督的丑恶嘴脸。

敌基督的各种表现第十二条——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咱们简单地说说什么是退去。退去在字面意思上理解就是人从一个地方离开退到另外一个地方,叫退去了。在神家常有一些不喜爱真理的人因着厌烦聚会、听道,不甘心尽本分,就自动离开教会、离开弟兄姊妹,这叫退去了。这是字面意思上的退去。但是真正在神那儿定义一个人已经退去了,其实不是仅仅说这个人离开神家了,看不到这个人了,在教会当中除名了,事实上,一个人不管他信心大小、是否承认自己是信神的,如果他从来不读神的话就证明在他心里不承认神的存在、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那这个人在神那儿就已经退去了,已经不算数了。不读神的话,这是其中一类人。另外一类人就是从来不参加教会生活,弟兄姊妹在一起唱诗歌、祷读神的话、交通个人的经历认识,等等这些与教会生活有关的活动他都不参与,这一类人在神那儿看就已经退去了。还有一类人就是拒绝尽本分的这一类人。神家无论对他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让他作什么样的工作、尽哪项本分,无论是大事小事,甚至有时候让他传个话,就这么简单的事他都不想去办,就是找一个外邦人帮忙都能做到的事,他自称是信神的人都做不到,这就是拒绝接受真理、拒绝尽本分。不管弟兄姊妹怎么劝勉他,他都拒绝不接受,教会安排他尽什么本分他就是不搭理,还讲一堆理由推辞,这就是拒绝尽本分的一类人。这一类人在神那儿看也已经退去了。这个退去并不是神家把他清除了、除名了,而是他这个人本身已经没有真实的信了,他不承认自己是信神的。这三项只要具备其中一项那就是已经退去的人,这么定义准不准?(准。)你不读神的话,那你算什么信神的人?你不过教会生活,与弟兄姊妹之间都没有来往、没有互动,那算信神的吗?就更不算了。另外,你拒绝尽本分,连受造之物该尽的职责你都不尽,这就更严重了。这三类人在神那儿看就是已经退去的人,不是神家开除、清除他们,是他们自己主动退出去了,主动弃权了,他们的表现完全显明他们不是喜爱真理接受真理的人,是地道的只图吃饼得饱盼望得福的人。

二〇二〇年十月十七日

上一篇: 第十一条 不接受对付修理,做了任何错事都没有悔改的态度,反而散布观念,公开论断神

下一篇: 第十三条 除了控制人心之外,还控制教会财务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

现在圣灵在教会里怎么作工?你掌握了吗?弟兄姊妹最大的难处是什么?最缺少的是什么?现在有一些人在试炼中消极了,有的人甚至发怨言,有的人因神话说完了就不往前走了。人还没有走上信神的正轨,不会独立生活,自己维持不了自己的灵生活。有些人就是神发声说话他跟着走,也有追求的劲,也愿意实行,当…

第三十六篇

一切都在我手的布置之下,有谁敢随意乱做呢?有谁能轻易改动呢?人都在空气之中飘来飘去,随着尘埃的游动而游动,致使人的脸上都是灰尘,以至于所有人的浑身上下都使人目不忍睹。我在云中睹物伤情,为什么充满生机的人如今变成了这个模样呢?为什么人就不知也不觉呢?为什么人就“放下自己”任污秽沾满…

第六十篇

生命长大并非是件容易的事,需要一段过程,更需要你们能付代价,与我同心合意地配合,得到我的称许。天地万物都借着我口中的话而立而成,在我没有难成的事。我只愿你们能尽快地长大,挑起我肩上的担子为我担负担,替我操劳,这样才满足我的心。有谁的儿子不为父担负担,又有谁的父不为儿子日夜操劳呢?…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

神的圣洁(三)上次我们交通的话题是神的圣洁。神的圣洁是关于神自己的哪方面?是不是关于神的实质?(是。)我们交通关于神的实质的主题是什么?是不是神的圣洁啊?神的圣洁,这是神独一无二的实质。我们上次交通的主要是什么内容呢?(对撒但的邪恶的分辨。就是撒但是如何败坏人类的,它用知识、科学…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