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条 笼络人心

附 补充传福音方面的真理

前几次聚会讲的主题是关于合格尽本分方面的,把尽本分的种类、人员分了类。具体有哪几类?(第一类是尽传福音本分的人员,第二类是尽教会各级带领工人本分的人员,第三类是尽各种特殊本分的人员,第四类是尽普通本分的人员,第五类是半职尽本分的人员,第六类是不尽本分的人员。)一共是六类。上次讲了第一类,是关于传福音本分的各项原则、真理,就是涉及传福音的方方面面的内容,包括注意事项,相关的原则、真理,还有人该警戒的,以及人在这个本分当中容易出现的错误与偏谬之处。听完一个主题的道之后,你们会不会总结这里面的主要内容?如果你们能抓住这个主题的重要内容,把涉及的真理记在心里,然后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把这些逐渐地变成自己的实际,变成自己的生命,变成自己实行的路途,这样我所交通的这些内容你们就吃到心里去了。如果交通完一篇道之后,你们光是记住一个大概,记住一些事件、一些故事,却不知道这里面讲的真理是什么、原则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要讲这些事,这算不算有领受?算不算明白真理?这就不算明白真理,这就是没听明白这里面的真理是什么,没听懂,也没接受。那你们会不会总结?谁说说上次交通的主要内容?(我们总结了七条。第一条,怎么定义尽传福音本分的人员;第二条,尽传福音本分的实质是什么;第三条,人对待传福音本分的态度以及人里面的观点;第四条,尽传福音本分具体的一些实行原则,比如哪些人符合传福音的原则,哪些人不符合传福音的原则;第五条,对符合传福音原则的人该怎么对待;第六条,在尽传福音本分的过程中擅离职守逃走的后果;第七条,历代圣徒为传福音献身,我们也要珍惜眼前尽本分的机会,赶紧装备真理。)总结的基本上是上次交通的几项内容的重点,挺好。还有没有落下的?(还有一条,扭转人的观点,让人知道传福音并不只是传福音人员该尽的本分,所有信神、跟随神之人都应该装备这方面的真理。)传福音是每一个人的职责与义务,这也是其中一项。你们知不知道提这一项真理的目的是什么?在积极方面,这是人该明白的一方面真理,在消极方面,是要解决所有人对传福音方面领受的偏差。

很多人对传福音这事的领受存在偏差,有的人认为,“我尽着特殊本分,传福音不是我的事,传福音需要明白的原则、真理还有神的心意与我无关,我不需要明白”,所以当交通这方面真理的时候,他就打盹、走神,左耳进右耳出,听完之后也不知道讲的是什么。还有些人说:“我信神后一直都在做带领,我有素质、有能力,注定就是做带领的料,看来神给我的本分、我这一辈子的使命就是做带领。”言外之意就是传福音的事跟他无关无份,所以一讲传福音的真理他外表也听,但心里不当回事。这就看到人对待真理的一个态度。所以,我告诫所有的人,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传福音不是哪类人也不是哪一群人特殊的职责,而是每一个跟随神之人的职责。为什么要让人明白这个?为什么人需要知道这个?这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作为每一个跟随神的人,不论年龄大小,不论男女老幼,都必须接受的一个使命、职责。如果这个使命临到你,如果这个使命需要你去献身、去花费、去付代价,你应该怎么办?应该义不容辞地接受过来,这就是真理,是你该明白的。这不是一句口头禅,不是一句高调,不是一种论调,这是真理。为什么说这是真理呢?就是无论时间怎么变化,时代怎么变化,地理空间怎么变化,传福音见证神永远都是正面事物,它的意义、价值永远都不会改变,绝对不会随着时间、地理位置的改变而改变,传福音见证神是永存的,作为受造之物都应该接受、应该实行,这是永远的真理。有些人说这方面真理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那这方面真理也是人该明白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传福音没有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理位置、固定的人员,你明白了这项真理你心里就会知道,“传扬神的新工作、传扬神作工拯救人的这一福音是我的职责,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我是什么身份、什么角色,现在尽什么本分,我都有义务去传扬神新工作的福音,一有机会或者业余时间我就应该去传,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在多数人是不是这么认为的?(不是。)多数人认为“我现在有固定的本分,我现在正在学习、钻研一项固定的业务、专业,所以说传福音跟我无关无份”,这是什么态度?这是推卸责任、推卸使命的一种态度,是消极对待传福音这一本分的态度。对传扬神拯救人的这一福音,人没有负担、没有体贴,这是不是有良心、有人性的表现?你不是积极主动地配合、体贴、担当,那就是消极被动地应付,这种态度是不可取的。你无论在什么地方尽什么本分,无论你的本分涉及什么业务、专业,最终达到的果效,其中主要的一条就是你得能见证、传扬神作工作拯救人的这一福音,这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最起码应该做到的。如果你连最起码的都做不到,那你信神这些年在你所尽的本分上装备到什么了?你得着什么了?你明不明白神的心意?你尽本分多年,业务精通了不少,但是一让你见证神你就哑口,就没词,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不明白真理。说人不明白真理,可能有些人觉得有点冤枉,他觉得在所尽的本分上还是明白点原则的。一些小的涉及业务、涉及个人本分的原则你可能明白了,但是你不明白神作工的异象,不明白神拯救人类的心意,这算不算真的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真理了?不算,最起码你信神的根基还没有建立起来。你对传扬神的作工、传扬神拯救人类的这一福音没有任何的负担,也没有任何的看见、认识与领会,你与神之间就还没建立起关系。

在尽传福音本分这方面真理中,所有人应该明白的一点是,无论人是付代价也好,撇弃家庭、工作为神花费也好,还是人能献出生命也好,这些其实都是表面的,神最终要求人达到的是什么?就是随着你身量的增长、生命的长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对神的作工、对神拯救人类的心意中的各项真理逐步地明白,你见证神、传扬神作工的这个负担越来越明显,你担当这个本分的心也越来越大。如果一个教会带领作工多年,随着他带领教会的年数越来越多,他对传福音这个本分越来越没有感觉,没有感动,没有负担,那他的本分尽得怎么样?出现什么问题了?人会产生这样的情形,会活在这样的情形里面,最起码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这些年没有追求真理,不作实际工作,属于大红龙的官僚干部,所以导致他对传扬神的名、见证神的工作没有任何的负担,也没有任何的看见,这是必然的结果。就是不管这个人作工多少年,他认为自己的身量很大了,也能体贴神的负担了,也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了,但是最终一说让他传福音他往后退,他不知怎么传,遇到很渴慕也合乎传福音原则的人来寻求考察,他哑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知从何谈起,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没得着神,没得着真理。传福音见证神这是你本分范围内的事,你要是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了,见到还没跟上这步新工作的人怎么就没话呢?这是不是有问题?你们是不是常常出现这样的问题?(是。)这就是没有这份负担。这虽然不算致命性的问题,但也算是问题,是问题就应该解决。怎么解决呢?得扭转这方面观点,明白这方面真理。你们现在手里所作的各项工作,大部分工作的目的是什么?是把神的名见证出去,把神作工拯救人的这一福音传扬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让更多的人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征服,接受神的拯救,最终能够有幸接受神的成全。为什么要达到这个目的呢?这是神的心意。所以说,我们不厌其烦地讲这方面真理,如果跟神的心意无关,我们讲这些就没用了,就空洞了。正因为是神的心意,我们才拿出来讲清楚、讲明白,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真理,所有的人都应该在这方面真理上下功夫,然后达到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看见,产生这样的负担。

为什么要让更多的人明白神的心意得到神的拯救呢?神最终要看到什么样的结果?有人说:“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得的人越多越好啊!”这话对不对?这是不是这个问题实质的答案?(不是。)够得上实质的答案才是合乎真理的。那这个问题实质的答案是什么?广传福音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从这步工作开始时就一直讲,神这次来作工作是开辟时代,带来一个新的时代,结束旧的时代,这个事实现在在咱们这些人身上已经看到了,也已经实现了。就是神作了新的工作,这些人已经接受了,已经从律法时代、恩典时代走出来了,不再看圣经,不再活在十字架之下,也不再呼喊救主耶稣的名,而是祷告现在神的名,同时接受神现在发表的话语作为人活着的生存原则、方式和目标。从这层意义上来看,这些人是不是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那更多的没有接受这个福音、没有接受这些话语的人活在什么时代?他们还活在恩典时代。现在你们这些人的职责就是把他们从恩典时代带出来,让他们进入新的时代。那你光靠祷告呼喊神的名就能完成神的托付吗?光传讲几句神的话行不行?肯定不行。这就需要你们所有的人都有负担去担起传福音这个本分,广传神的话,去传扬,去扩展。什么叫扩展?就是在你们这些人以外传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知道神作了新的工作,然后把神的话传给他们,用你们的经历去见证神的作工,把他们也带进新的时代,这样他们就跟你们一样了。神的心意很明显,他不仅仅是让你们这些听到他话语而接受跟随的人进入新的时代,他是要引领整个人类进入新的时代,这是神的心意,是现在跟随神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明白的一条真理。神不是带领一拨人或者一小族人进入一个新的时代,而是要带领全人类进入新的时代。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得广传福音,用多种方式、多种途径去广传福音。广传福音这话说着简单,但具体该怎么做呢?这就需要人的配合。如果人的思想里总有一些被禁锢的东西,总有一些偏谬的东西,不把扩展福音当作一回事,认为这是神的事,神选一拨人来作就行了,其他人与这项工作无关,这行不行?(不行。)所以,我就必须得作你们的思想工作,看你们有哪些不明白的,涉及这方面的真理我就得不厌其烦地说,直到你们明白为止。不管你们怎样麻木痴呆,我还得一个劲儿地不停地跟你们说话,让你们知道这是神的心意,这是你们应尽的本分,是你们这一生当中活着的义务与使命。你听完之后如果没当回事,没明白,我还得接着说,即便你听厌烦了我也得说,直到你明白真理为止。什么叫真理?在这里真理就是神的心意,就是神对人的要求,就是新时代的人必须得具备的真理实际。神的心意人该怎么对待?应该不打折扣地、绝对地领受过来,然后去顺服、去配合,去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这是人的义务。有些人说:“神的心意挺大呀,这跟咱这小人物没关系吧?”你们说有没有关系?神是造物的主,人是受造之物,“造”与“受造”是什么关系?是主动与被动的关系,造物与被造的关系。既然造物主的心意向你显明了,你应该用什么态度对待?你就应该顺服、接受,竭力地配合,不惜一切代价地配合。这个配合包不包括明白真理?包不包括寻求真理?都包括。你既然听到了,这就与你的使命有关,这就是你的本分,否则神就不让你听到了。这方面真理是不是都明白了?有些人可能还不明白,觉得“神的心意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神的心意如果跟你没关,那你就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神家的人。比如说,你是你父母亲生的,你吃这家的饭,住这家的房子,花这家的钱,当家里有事了你说跟你没关,你什么也不管就跑了,这是什么东西?说你是外人这是好听的,其实就是忤逆的东西,就不是这家的人。神的心意向你显明了,神说:这步工作、这些话语我已经先赐给你们了,让你们先听到了,你们已经听明白了,也领受了,现在我的心意我也要告诉你们,我需要把我所作的、把我要作的还有我的心意借着你们传扬出去,扩展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多对整个人类的影响越大,整个人类进入到下一个时代的速度、节奏就会越来越快。这个事你听完之后该作何感想,你应该有怎样的举动与反应才是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该有的?有的人感觉担子重大,但是光感觉还不行,你得有行动,你得有认识,说“我不知道原来我活着的价值这么大、这么重要,神把这么大的担子给我了,虽然我没有那个本事,但是既然神拣选了我,神把话赐给我让我听到了,让我接受、明白了,那我就有这个责任,我该怎么做能把这个托付完成呢?”神告诉人了,神说传扬神的福音是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是人一生的本分,是每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这句话里有神的吩咐、神的嘱托,有神的心意,有人该明白的真理,也有人可实行的路途与原则。我一共说了四项,那接下来就交通交通这每一项当中的具体内容。

第一项,神的吩咐。神的吩咐是广传国度福音。第二项,神的心意。神的心意是什么?是让更多的人知道神已经来了,神作了新的工作,神要改变时代,结束旧的时代,带领人类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第三项,人该明白的真理。这个真理是什么?(传福音是每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和责任。)在这个真理里面,人应该做的就是把这个本分接受过来,然后在这句话里面找到实行的路途与原则,这句话对人来说就是真理。这句话是什么?传福音是每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与使命。使命比责任更重大、更贴切,意义更深,分量更重。第四项是什么?(当实行的原则与路途。)这个原则与路途是根据什么来确定?一条是根据神的心意,另一条是根据真理,这两条是人必须明白的。比如神说传福音是神的心意,你的实行原则应该是什么?态度应该是什么?不打折扣、义不容辞地顺服、接受,别问理由,不要分析,不要研究,这才叫真实的顺服。这是你该守的最重要的一条原则。神的心意如果用定义的方式来说通常指什么?神的心意就是神的意思,神作事的目的、源头、出发点,属灵术语叫心意、异象。神的心意告诉你了,也就是神给了你一个大方向,让你知道神要作什么,但是如果神不细说,没告诉你原则,你知不知道具体的实行路途与方向?这就不知道了。所以,我告诉人去做一件事,有头脑、有心有灵的人接受之后,紧接着就会寻求细节,寻求具体该怎么做。那些没头脑、没心没灵的人就觉得这事容易,没等知道细节就去做事了,这就是没头脑。人接受神给的托付,要尽好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必须明白的其中一项就是神的心意。首先,你得知道这个托付是从神来的,这是神的心意,你应该接受,应该体贴,更应该顺服。其次,你就该寻求尽这个本分需要明白些什么,你该做些什么,该怎么做,该遵守哪些原则,这就是实行的原则。领受到神的心意之后,紧接着你就要明白关于尽这方面本分的真理,这个真理里面就包括原则与路途。原则指什么?具体讲就是涉及这方面真理方方面面的各项具体内容。尽这方面本分的各项基本原则你掌握了,就证明你对做这个事的要求标准掌握了,等于你基本上会实行了。实行真理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真理的基础上。光知道神要求的一句话不算明白真理,得达到明白做这类事该掌握的原则;这些原则你都明白了,实行的时候你的目标、方向就准确一些了;方向准确了,你所做的与神所要求的差距就越来越缩小。如果没有人意掺杂,是绝对顺服按神的心意去做的,那你做事的误差就很小。你不出神给的范围,不出原则,基本上就达到合格地实行真理了。那要掌握人该实行的原则与路途,首先应该明白什么才能达到这个果效?(首先应该明白神的心意,然后人就应该不打折扣、义不容辞地接受、顺服。)这是人该具备的实行与态度。第二个应该明白的是什么?应该明白真理,真理里面的细节就是原则与路途。掌握人该实行的原则与路途,这里面首先得明白神的心意,然后明白真理,就这两项是主要的,剩下那些都是这里面所包含的细节内容。

第一类关于尽传福音本分的人员,就暂先讲到这儿。今天又补充了一些,补充这些是为了提示一下上次所讲的主要内容,告诫人,让所有人都认识到这方面真理的重要性,让你现在手中所做的每一样活儿、所尽的每一样本分都朝着这个方向、目标去做,在这个根基上做,都与传福音有关。虽然你没在传福音前线接触那些福音对象,但是你现在手中所尽的本分可以说都与福音工作有关,基于这一点,每一个人对传福音这方面真理都应该有更清楚、更透亮的认识。通过今天的补充,你们对这方面本分的分量、重要性是不是有清楚的看见了?(是。)那以后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方面真理是最合适、最恰当的?扩展福音是神的心意,神要结束这个旧的时代,带领更多的人来到神面前,走出旧的时代,进入新的时代,这是神的心意,这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明白的。有些人说:“我知道了我也打不起精神来传福音,也没这个心配合。”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人性里缺少正面的东西。你承认自己是受造之物,承认自己是神的跟随者,但是对于神常常向所有人告诫的神的心意,神明明白白告诉所有人的急切心意,你不理也不睬,这是没人性的表现。你想尊神为大,说神是你的神、是你的主,但对于神的心意你却丝毫都不理会,没有任何的体贴,这叫没人性,这样的人没心没肺。这个话题就讲到这儿。

带领工人的定义与产生的缘由

接下来讲第二类,尽教会各级带领工人本分的人员。第二类是不同于尽传福音本分人员的一类,也是一大类。这一类人员从数量上看不是很多,但是从工作的性质上来看担任的角色很重要。这方面本分涉及到的都是教会里跟随神的弟兄姊妹,有些实行原则要求得就更严格一些,就是要求这类人更明白真理,与真理的关系更密切。涉及到这一项本分的各项真理,很多不是涉及到人的偏谬认识,而是涉及到人在不同环境、不同时间段所流露的各种败坏性情与撒但本性实质,涉及人的观点,人所走的路途,还有人对待这个本分的各种态度,等等很多方面。这方面本分比尽传福音本分更涉及到生命进入,涉及到人走的路途,所以涉及这方面本分的真理会广一些,多一些。不管有多少,总之有几项大的方面,咱们一点一点讲,逐步你们就明白了。咱们还是先从定义开始讲。为什么要定义呢?定义就等于是定位,就是让人知道尽这方面本分的性质还有职责范围。准确地定义这个本分,人心里就会清楚这一类人在神心中的分量是什么,还有神对这些人的要求是什么,对他们尽这类本分的要求是什么,他们应该走的路途还有实行的原则到底是什么。这些人无论年龄大小,无论身份高低贵贱,无论他们的背景是什么,总之神对这类人是有要求标准的。换句话说,尽这类本分的人有应该明白的真理,有应该掌握、实行的真理原则,也有该走的道路。那对在跟随神的人中间所选出来的带头人、作工的人,通常是怎么定义的?是不是跟定义这一类人的身份、地位有关系?在人心里到底是怎么定位这一部分人的?定义本分、称呼的原则是什么?就是得与他们工作的性质还有他们的身份、地位相符,得恰如其分,不能太大了。那用“使徒”这个称呼定义这类人是不是有点大?守望者呢?(更大。)你能做到守望吗?做不到那就不是守望者。牧人呢?牧人就是指牧养群羊、看顾群羊的人。如果从这一类人作这个工作的性质来看其实是恰当的,但是根据现在人所能担当的、所能做到的还有人的败坏性情来看,牧人这个称呼有点大,就是人做不到,跟人现在作这个工作的性质、范围是不相符的,很显然这个称呼不合适。那对这类人的定义最恰当的一个说法应该是什么?(带领工人。)这个说法就比较恰当了。

带领工人这一类人产生的缘由是什么,是怎么产生的?往大了说是神工作的需要,往小了说是弟兄姊妹的需要,是跟随神的选民的需要。不管这类人的身份、地位如何,他们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样的,他们与所有的人共通的一个地方是什么?在神面前的身份、地位是一样的。虽然在人中间有了带领工人这样的称呼,与其他弟兄姊妹尽的本分不同,但是在神面前受造之物这个称呼是一样的,这个身份是不会改变的。他们与其他人尽本分的区别在于他们有一个特殊性,什么特殊性呢?突出的是“带领”。比方说一队人马有一个人领头,领头的那个人如果称为带领或工人的话,这个人在整个队伍当中起什么作用?(带头的作用。)他带这个头对他所带领的人、对整个队伍的影响是什么?影响到方向,也影响到路途。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这个带头的人走错路了,对下面的人、对整个队伍的影响最起码是带偏路了,其次是会搅扰、破坏整个队伍向前行进的方向还有速度、节奏。所以说,这一部分人他们所走的道路与所选择的道路的方向,还有他们对真理的明白程度与对神的信,不但影响他自己,也会影响到他所带领范围之内的弟兄姊妹。如果一个带领是对的人,走的路途对,是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人,那一方面他所带领的人会有正常的吃喝、正常的追求,另一方面,他自己的长进也能够不断地让人看到。那做带领该走的正确的路途指什么?就是能带领人明白真理、进入真理,把人带到神面前。不对的路途是什么呢?就是常常高举、见证自己,追求地位、名利,从来不见证神。这给下面的人带来的影响是什么?(把人带到他面前。)人会远离神受他控制。你把人带到你面前,那是带到败坏人类面前,带到撒但面前了,不是带到神面前,你把人带到真理面前,那才是带到神面前了。这是走正确路途与走错误路途的两种人对被带领之人的影响。咱们就先从这两个方向交通关于尽带领工人本分涉及的各项真理,一个是正确的路途,另一个是错误的路途。你们说先交通哪一项?(错误的路途。)为什么这么选择呢?无论是先讲正确的路途还是先讲错误的,其实都对,但是两种方式有不同的效果。如果先讲错误的方式,人在错误的方式里能找着更多的正确的路途,还有很多可以警戒自己的消极、反面的东西或认识,能从中得到一些正面的东西,得到这些东西之后再讲正确的路途,人对正面的东西会领受得更深、更快一些。基本上这种方式还是可行的,对人有益处。咱们先从错误的方式开始讲。

敌基督控制人的手段

一个人当选为教会带领或者工人后,开始尽自己的本分了,他是不是得带点什么架势?作为败坏的人类来说,作为有撒但败坏性情、撒但实质的人来说,每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内心深处都是翻江倒海的,都有一种雄心壮志,有一种要做成事业大显身手、大干一番的士气,这种士气对不对咱们暂先不说。当一个人被选上带领工人的时候,他的内心深处很复杂。他认为好不容易选上带领,自己能不能做好不知道,以后的路途是什么不知道,但是从他天然的本性来说,他很愿意有这样的机会,也很愿意接受这一份光荣的责任与重担,而且内心深处还有一点小小的自喜、庆幸,“我在这几十人当中被选出来了,看来我还是比一般人强,还是比较拔尖,这是我的实力,我比一般人领受好、通灵,比一般人会交通,比一般人信神年头多,花费、付出得多。事实证明我有资格做这些人中间的带头人,带领他们进入神话,带领他们明白真理,这是神恩待”,这是他内心深处的独白。说“神恩待”这是最后附加的,其实前面那些才是他真实的想法、真正的认识。接下来,他就准备大干一番。上任第一天他就召集人聚会,开始作工作,他作工作带着一种架势、一种势头。什么势头呢?雷厉风行,说一不二,新官上任三把火,得让人见识一下他有什么能耐,让人知道之前的带领是怎么做的。他说:“咱们今天先解剖解剖上一任带领,比如他辖制人的地方,你们认为他做得不怎么样的地方等等,都可以交通。交通完之后,你们对前任带领能够弃绝了,不留恋他了,你们就算是有认识了,就算是对神有忠心、有顺服了。今天这个会就从批判上一任假带领、敌基督开始,大家揭发吧。”大家说都交通过了,也分辨出上任带领是假带领、敌基督了,没什么可揭发的了,但他不同意,就点名让人交通。他让一个跟上任带领关系最近的弟兄姊妹交通,交通完他一听,“这家伙对上任带领也没认识,没弃绝呀,好像心里还有他的地位,不行,今天我得想法让上任带领彻底暴露”。之后他又找了一个跟上任带领关系最不好的人起来揭露、检举,检举完他一听满意了,觉得这人可培养。他要培养什么?培养同伙,培养自己的势力。这就是开场聚会。这第一场聚会下来他的目的能不能达到?不那么彻底,不那么快。他在心里盘算:“人心最险恶,我得摸摸在每一个人心里到底对前任带领是怎么看的,最重要的是我得清楚每一个人心里对我是怎么看的,了不了解我的过去,知不知道我的底细,最终得让每一个人都知道我这个人不好惹。但要达到这个还得有点方式方法,不能露出来,得隐藏点、隐晦点,得让别人看不出来。”他的这些想法,作工的方式、出发点出自于什么?撒但本性。这些表现你们有没有?当你们被选上的那一天,可能一开始会先警戒自己不要走错道路,不要走假带领、敌基督的道路,一定要放下地位,不为自己的地位、欲望、名利作工,而是要好好尽本分,对神忠心,但是做着做着有的人就不由自己了,一出口、一做事目的就很明确,就要巩固自己的地位,笼络人心。一旦谁露出一点不服、不满的意思,他心里就感到不爽,也可能明着不排斥、不打击,但是内心深处对这个人很反感。那他是怎么表现出反感的呢?(不搭理。)不搭理这是一个无声的表现,具体有哪些行动?比如聚会的时候,他喜欢谁就让谁坐到他对面,他不喜欢的人他就找理由把这人安排到旁边去,这就开始打击了。这是不是行动?行动比说话、心里想更严重、更厉害。为什么说更厉害呢?光心里想还没做事这是出自于心思意念,但是一有行动就成事实了,这就不仅仅是撒但败坏性情而是恶行了。人被选为带领后都带着自己的愿望、志向,带着自己的理想来作工作,来尽这方面的本分。所有有撒但败坏性情的人类共通的一个表现是什么?共性的东西是什么?抓权,巩固自己的地位。抓权的方式有哪些?首先,他在人群里观察,看谁比较溜须自己、靠近自己,然后就主动地接近,阿谀奉承也好,或者是给小恩小惠也好,拉关系,套近乎,让这些跟他有共同兴趣爱好、喜好,有共同野心或者有相同败坏性情的人与他成为死党,成为同一个势力,以此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他有权力之后,不是仅仅自己一个人做光杆司令,而是要有更多的人拥护他,有更多的人替他说话,有更多的人听从、听命、随从他,就是他作恶或者说坏话、打击人、限制人都有人听,都有人拥护,他的目的是为了这个。甚至到有一天,如果上面要撤换他或者有人对他提出不同意见的时候,即使他自己不出来辩解,也会有人极力地替他说话,替他打抱不平,维护他的地位。这是什么方式?笼络人心。用笼络人心的方式巩固自己的地位,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这是抓权的其中一项。

敌基督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第一项是笼络人心。第二项是什么?对于溜须他、靠近他、能够不分对错地随从他的人他要笼络,那对于不服他、不靠近他的人,追求真理的、对他有分辨的、不随从他的人,或者不接受他的笼络、不靠着溜须拍马与他维持关系的人,他用什么手段?他会找机会打击、排斥。比如,他每次交通的时候,别人都记笔记,挺积极,有一个年轻姊妹总也不记,也不吱声,他就琢磨:“她是对我有意见还是觉得我交通得不好?还有,每次聚会别人都给我倒水、让座,她一次水也没倒过、没让过座,每次我来的时候别人都迎接,都点头称带领,她从来也没这么对待过我,看来这家伙是对我不服啊。我得想办法、找机会教训教训她。我安排她去办一件事,这事她保证办不好,这样我就有理由教训她了,这就是让她服我的最好机会。”接着,他就开始找机会了,找一个这个姊妹最不擅长的工作让她去作。有一个宗教老牧师,有多人给他传福音他都不接受,这个老头还不正经,他就故意让这个年轻姊妹去给这个老头传福音,还跟姊妹说,“你人也好,多数弟兄姊妹对你的看法也高,你信神的年头又多,估计真理装备得比别人也多,异象方面的真理也清楚,你去给他传福音最合适”,三说两说,就强迫性地让姊妹去了。结果那老头调戏姊妹,姊妹回来后跟他说不想再去了,他就说:“你必须得去!传福音是神家工作安排要求的,也是你的本分!”这个大帽子一扣,年轻姊妹琢磨琢磨,“这是我的本分,那我就去吧”,没办法就得去,结果去一次哭一次。后面的事就不说了。这个所谓的带领为了打击、报复人,这种事都能干得出来,这是什么人?这是恶人。他如果也是女性,遇到这类事他绝对不去,他比谁都躲得远。他看谁不顺眼,看谁好欺负,看谁不服他、不溜须他,他就找机会算计、报复。你们说,人要是有了坏心、恶心,是不是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这坏心、恶心是怎么产生的?本性实质太恶毒、太坏,这是一方面主要原因。另一方面是人没有敬畏神的心。没有这个前提,人就什么事都敢做,别说害人了,就是论断神、出卖神的事他都能做,这点事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他把人害到什么程度他的心都不会动,都没感觉,他没有同情人的心,心地太恶毒。他把这个年轻姊妹往火坑里推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不是为了传福音得人,而是为了整治人。他整治什么样的人呢?要是听从、顺服他的他就不整治了,就是因为不服他、不溜须他、不听他的,没把他当回事,结果就遭受到这样的待遇,被坑害了。他这样坑害人,一般身量小、不明白真理的人会有什么反应?他们会琢磨:“县官不如现管啊,现在咱是在人家手里,他让咱往哪儿咱就往哪儿,别人怎么溜须咱也怎么溜须,还得处处比别人做得到位,比别人做得殷勤,才能稳住这个带领,这带领不好伺候啊。”这个效果是不是正是这个带领心里所愿意看到的?这样他就达到目的了。这个手段跟撒但害人的手段是不是一样?(是。)这就说明人所做的代表撒但,人成了撒但的出口、代表,替撒但做事了。那这种尽本分是不是真正的尽本分?是不是在事奉神?(不是。)这样的带领不配称为带领,他是恶人,是撒但。

敌基督这类人当上带领先笼络人心,地位稳固了就开始排斥人、打击人、整人治人,统统这些手段是为了什么?为了得到权力、稳固地位,为了控制人,为的是这个目的。那为达到这个目的他所有的出发点都代表什么?就不是简单的撒但败坏性情了,这个实质应该比败坏性情更严重。像有点狂妄自是或者是有时候有点诡诈说个谎,这是败坏性情的流露,而这类带领所做的——笼络人心,打击排斥异己,巩固地位,抓权,控制人,这种行径是什么性质?是不是在实行真理?是不是在带领神选民进入神话来到神面前?(不是。)那他所做的是什么?他是与神争夺选民,争夺人心。人心中该有的是神的地位,但是他所做的这一切恰恰与这个相违背,他不让人心里有神的地位、有真理的地位,而是让人心里有人的地位,有撒但的地位,有他这个所谓的带领的地位。一旦他发现谁的心里没有他的地位,没把他当带领对待,没把他当人物对待,他就该做事了,该下手了。他所做的都是围绕自己的地位、脸面,围绕自己的名誉,处处让人高看他、羡慕他、尊敬他,甚至敬畏他。为什么叫敬畏呢?他想把人对神的敬畏之心用在他身上,说:“你对神是怎么敬畏的,是什么样的神态、情形,你对我就应该是那样的。你不是怕神吗?我现在让你不怕神,怕我,我往那儿一坐,一瞪眼,你就不敢说真话,你就得说夸赞我的话。你想跟上面反映什么事,到我这儿就得给你卡住,你就不敢说,就得封口,有多少话你都得憋回去。只要有我在这儿一天,无论我是讲字句道理也好,无论我是骂人也好,无论我是欺负谁、控制谁也好,或者我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做了什么违背原则的事也好,谁都不敢说个‘不’字。我说一没有人敢说二,每个人说话、做事都得看我的眼色,我一个眼神不对,谁也不敢吱声,连大气都不敢喘,达到人人见了我之后都得心生恐惧、心惊胆战,都有惊悚的感觉。另外,我要是下一个命令,说一条原则、一个说法,没有人敢提出异议,我说什么别人就得顺着我说,要是我没说、没提的,谁提出来,我还得考虑考虑。不管什么事,好的、积极的,大家认为不错的,都必须得是我提出来的,如果是别人先提出来,那就违背我这个带领的原则了,到我这儿必须得听我的。”这是什么行为?这种人是不是在尽带领的本分?他们所作所为的性质是什么?这是把神的选民从神家中分离出来,带到他自己面前,开始搞独立王国了,达到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目的。他说:“上面下发一份工作安排,或者别处弟兄姊妹提出一个什么说法,到我这儿我得把关,我得为你们负责任,对错得由我来分析,结果得由我来承担,你们没那个身量,也不具备那个资格。我是此处教会的带领,我也是此处教会的大门,出入都由我说了算,开除谁我说了算,让谁进来我说了算。”这是什么性质?(搞独立王国。)搞独立王国的人是什么人?(敌基督。)为什么叫敌基督呢?“敌”首先是敌视,敌视基督,敌视神,敌视真理。什么叫敌视?(站在对立面。)(仇恨。)仇恨神的人,站在神的对立面的人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喜爱真理?肯定不能。他的第一个表现就是不喜爱真理,谁一说真理,他当面没表现出什么,但心里不接受,他从内心深处是抵触的。抵触的同时,他对所有的正面事物,比如顺服神、忠心尽本分、做诚实人、凡事寻求真理,等等所有的这一切真理,他有没有一点主观意愿上的向往与喜爱?丝毫没有。所以说,以他这样的本性实质,他已经站在真理与神的对立面了。那不可避免的,这样的人心里不喜爱真理,不喜爱正面事物。比如,做带领的人得能接受弟兄姊妹的不同意见,得能跟弟兄姊妹敞开亮相,并且能够接受弟兄姊妹的指责,不站地位,对这些正确的实行法敌基督会怎么想?他可能会说,“让我听弟兄姊妹的意见,那我还是带领吗?那还有地位、还有威信吗?还能让人怕吗?不能让人怕,没有威信,作什么工作呀?”敌基督就是这种性情,丝毫不接受真理,越是正确的实行法他越是抵触,他不承认这些正确的实行法就是实行真理。他认为的真理是什么?就是得用铁腕、用恶行、用残酷的方式、用阴谋手段对待所有的人,不能凭真理、凭爱心、凭神话,他的道是邪恶的道。这是敌基督这类人的本性实质,也是他们的行事方式与出发点、源头,他们的动机、存心就是这样的。他们常常流露的动机、存心的实质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不喜爱真理,仇恨真理,这就是他们的实质。那站在真理与神的对立面是什么意思?就是仇恨真理,恨恶正面事物。比如,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无论神怎么说人都应该顺服,因为人是受造之物,而敌基督是怎么想的?“我是受造之物不假,但顺服那也得看是什么情况,首先我个人得得利,我可不能受屈,我的利益得放在第一位。如果有赏赐、有大福让我顺服行,如果赏赐没了、归宿没了,那我就不能顺服。”他这么看。再比如说,神让人做诚实人,他认为什么?“傻子才做诚实人,聪明人不做诚实人。”这些是不是敌基督不接受真理的态度?这种态度的实质是什么?就是仇恨真理。敌基督就是这个实质,他们的实质决定了他们走什么样的道路,他们走什么样的道路也决定了在尽这样的本分期间他们要做哪些事。

敌基督在尽带领本分期间做哪些事?笼络人心,打击排斥异己,这是两项。这类人还有一个共同的表现,就是他们对追求真理之人的态度是想方设法地排斥、打压。打击排斥异己,这个异己有可能是一些糊涂的、不怎么会溜须的、不会搞处世哲学的人,也有可能是一些比较热心、比较追求真理的人。那第三项是什么?排斥、打击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还有一项,就是让人的心里有他的地位。他的手段是什么?(高举见证自己。)敌基督高举见证自己达到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占有人的心,控制人。人高举见证自己通常会讲哪些内容?一个是讲资格。比如,有的人说自己曾经接待过某某上层带领,甚至有的人说:“我接待过神,神说我素质好,还说我追求,人性也好,肯付代价,我这人肯定能被成全。”还有的人说:“我跟上面接触过,上面说我有素质、有文化,信神时间也长,说我是可造之才。”其实这话谁也没说过,而是别有用心者自己编造出来的谎话。他编造谎话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想让人高看,这是他要达到的目的。还有的人说:“我曾经做过各级带领,经历了三起三落都没有消极过,最后我的诚心感动上天,现在又做了上层带领,到现在都没有消极过。”问他为什么不消极,他说:“我有信心,是金子早晚会发光的。”听的人从他这儿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信息?“人家真追求,经历三起三落都没消极,现在又做了带领,还真是金子发光了,人家早晚是被成全的料。”这是不是他要达到的果效?无论什么方式的说法,能达到让人高看、崇拜,在人心中占有一定的地位,甚至取代了神的位置,这都是高举见证自己之人所要达到的目的,这些作法的性质都是高举见证自己,为了让自己在人心中占有地位。这些话、这些方式基本上在所有人的行为当中都有,但是有野心或者尽带领工人本分的这类人这么做,如果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到了难以克制的地步,而且存心、目的特别强烈、明显,想控制人,想让人把他当神看或者是当崇拜者对待,从而达到能控制人、辖制人、让人顺服的这个地步、这个目的,这统统都是高举见证自己的性质,都是敌基督的性质。人惯用的高举见证自己的手段是什么?(讲资本。)讲资本这里面包括哪些内容?讲自己受了多少苦,付了多少代价,作了多少工,跑了多少路,信神多少年,还有传福音得了多少人,受了多少屈辱,甚至有的人曾经坐过几次监,一次也没有当犹大,等等这些都属于讲资本。这些都是敌基督的作法。他们打着尽带领工人本分的旗号行自己的事,巩固自己的地位,巩固自己在人心中好的形象,同时用各种方式方法、手段来笼络人心,甚至打击排斥那些与自己有不同意见、不同看法,走不同道路的人。而对于那些愚昧无知、身量特别小的人,还有一些信神时间短、糊涂信的人,他们采取什么手段呢?迷惑、拉拢甚至威胁,用这些手段来达到巩固自己地位的目的。

在教会中常常发生这样的事,弟兄姊妹听上面的讲道交通中说,如果带领工人做了一些违背神家工作安排的事他们有权反映,有些人听后分辨出自己所在教会的带领作工作不合工作安排,就想反映。结果这事让带领知道了,他就琢磨,“在我身边还有这样的人,居然敢反映我,这还了得!这人是谁?”随后他就把整个教会几十个人都查了一遍,查到什么程度?每一个人的年龄,信神时间,以往尽过什么本分,现在尽什么本分,都跟谁有联系,能不能联系到上面,等等都查一遍,就下这么大功夫。彻查之后,查出其中两三个人有嫌疑,他聚会时就专门为这事讲一篇道,说:“人哪,不能没有良心,你信神是谁带领你走到现在的?你现在明白这么多真理,我要是不给你聚会交通,你能明白吗?现在咱们教会传福音得这么多人,福音工作有这么大的进展,我要是不指挥,你们能传进来人吗?这得感谢谁呀?”有些人琢磨琢磨,“应该感谢神哪,人有什么功劳啊?”他又说:“这些神话书籍要不是我给你们领回来,你们能得着吗?要不是我召集聚会,你们能聚到一起吗?人不能没良心!那有良心该怎么办哪?带领有时候做点错事就不能细追究,你抓小辫子不放,是想造反哪?有点小事咱们内部消化,反映什么呀?反映的人那是无能,身量小。什么事都跟上面反映,上面哪有工夫给你解决这些问题呀?打扰上面好吗?要解决也得教会带领解决,这事不得先通过教会带领吗?我告诉你,你要是跟我反映,我和和气气就给你解决了,也不对付修理,你要是跟上面反映,你知道上面是什么态度吗?上面厉害着呢,你肯定会挨一顿对付,我都挨多少次对付了。你身量这么小能承受得住吗?弄不好你就不信了,这后果谁承担哪?你要是想反映那你就自己承担,到时候你不信了别赖我。”他这一震慑,还有人敢反映了吗?有些人就憋回去了。这样的人是不是窝囊废?你怕他什么呀?怎么就被他吓唬住了呢?就是现在他想整死你,你的命也不在他手里,没有神的许可他敢吗?他吓唬两句有些人就真不敢反映了,“神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我跟上面反映,上面听不听呢?万一不听我不就暴露了吗?暴露了以后教会这些人不跟我来往了,带领也看不上我了,还总欺负我,我还能在这儿呆吗?不行,多大的事也不能反映了,自己消化就行了。再说这也不关我的事,人家都不反映,我反映什么呀?”他就退缩了,不敢反映了。敌基督对于这样的人能手下留情吗?(不会。)他会怎么做?他一旦掌握了谁跟他不是一条心,想反映他,他就找借口、找机会让弟兄姊妹反感这个人,然后想方设法地抓点小辫子,制造点误会,把这个人打发到B组去。之后这人会怎么想?“坏事了,我没顺服带领,瞎反映,让带领给整治了,以后得记住这个教训,千万千万不能得罪带领哪!带领说一咱不能说二,带领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绝对不能跟上面联系,这可是不得了的事啊!这下被打发到B组了,上面还不知道,谁给我做主啊?我什么时候能回到A组啊?现在是带领说了算,人家当带领一天我就得在B组呆一天,能怎么办?自己想办法吧。”他心里没神了,把神信没了。人对神没有真实的信,想反映问题还惧怕恶人,对邪恶势力还没有任何分辨,最后就被恶人整治,瘪了,怕了。怕到什么程度?“这个世界上是恶人掌权哪,不管在哪个人群里都得老老实实的,咱这人没那个狠劲,也没那个胆,到哪儿就得甘心受气,甘心服人家,拿人家当祖宗,人家说东咱别说西,不要发出不同的声音,谁的问题都别反映,别实行真理,别向往光明、喜爱正义,这个世界上没有光明、正义。我就好好受着吧,以后不管到哪儿都得记住了,永远得以和为贵呀!”他就总结出这么一条,这是不是完了?自从被打发到B组,这个人就被吓破胆了,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了,真实的信也没有了,忠心尽本分也没有了,喜爱正义的那点小火苗也没了,彻底被敌基督打怕了。怎么看出来的呢?你问他有关带领的事或教会里的什么事,他一句实话也不敢说,这是不是被吓怕了?为什么能被吓到这个程度呢?他不认识神的公义,也看不透撒但的邪恶、残酷、残忍、黑暗,不知道什么是真理掌权与真理掌权的意义,就被吓怕了。不管你问他什么,他说的都是含糊的话、隐晦的话,听不出整个事件的发展和真实的情况,全部都是包裹着的,你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就是他跟你说话时他的心跟你隔着一层东西,“你不要了解我的任何信息,我不想把我的任何信息、真实的情况透露给你,你不要靠近我,你靠近我要是想了解到我的实底,你就要坏我的事,打破我现在的生活环境、生活规律、生活状态。你不要参与我生活当中的任何事,这些事让我自己来处理”,这是不是被敌基督控制了?敌基督看到这样的情况他就乐了,他把人治得再也不敢反映他了,他的目的得逞了。教会当中这样的人多不多?你们有没有做过这些事?也可能做过了还没有意识,也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做这样的事。那这算不算问题?(算。)这些人虽然惧怕敌基督,但他们也没有供着敌基督、事奉敌基督,也没有信敌基督,没有跟随敌基督,这怎么就算问题呢?一方面从敌基督笼络人、控制人的手段看见他的本性实质是撒但的实质,是与真理、与神相敌对的,他就是要与神争夺人,争夺神的选民。其次,敌基督做事的这些手段、方式,确实能够在一些愚昧无知、没有真实的信、一丁点儿真理不明白也不追求真理的人身上达到果效,确实把这些人控制住了,控制住他们的手脚,封住他们的嘴,封住他们的耳朵,也控制、影响了他们的心思意念,更影响了他们前行的方向与道路。这就是敌基督所做的事的性质与对这些愚昧无知之人的影响。

刚才讲到尽教会各级带领工人本分的人员,讲到涉及这方面本分的真理,咱们先讲的是关于尽这方面本分人所表现出来的与本分无关的行为还有实质,先提到了尽这方面本分最严重的一类人——敌基督的表现。敌基督这类人共性的一个表现是什么?抓权力。他们对权力的欲望大过一切,权力是他的命,是他的根,是他活着做一切事情所围绕的一个主题、一个方向、一个目标。所以说,这类人所做的一切,他所流露出来的性情与撒但笼络人、控制人的性情、实质是一模一样的。可以说,这类人的所做所行不折不扣地成了撒但的出口、化身、发表,他们的所做所行、他们的表现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拥有权力。他们控制的对象是谁?是他们所带领的跟随神的这些人,是在他们权力范围内能控制到的这些人。他们控制人的手段刚才也讲了,第一个是笼络人心,第二个是打击排斥异己,第三个是排斥、打击追求真理的人,第四个是无时无刻不在高举见证自己,第五个是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统统这五大表现就是敌基督为了得到权力、为了占有人的一些基本的手段、手法,这是大的方面。下面咱们就对这几个大的方面作一下细节的解剖、交通。

解剖敌基督如何笼络人心

1.用小恩小惠拉拢人

敌基督控制人的第一个手段——笼络人心。笼络人心有几种方式?小恩小惠是一种,有时给点好东西,有时候夸奖,有时候给点承诺,有时候看有些本分比较出头露脸或者人认为比较能得好处、能让大家高看,他就把这些本分分配给他要笼络的人。小恩小惠包括很多,有时候是物质的东西,有时候是非物质的东西,有时是顺情说好话。比如,有些人临到一个事软弱了,对照神话他认识到自己这个软弱是对神不忠心,是不想尽本分,没有真实的顺服,他觉得很受责备。有的带领看到了就说,“你这是身量小,神不会那么看的。你才信多长时间哪,不能对自己要求那么高,这事得慢慢来,不能着急,神对人要求不高,像你这种信神时间短的,就是有时有点软弱也不怕”,意思是软弱不怕,继续软弱下去更不怕,这都是正常的消极,在神那儿不记念。有些人情感重,带领说这是身量小,没事,有些人懒惰对本分不忠心,他也不责备,就处处顺情说好话讨好人,让人说他好,“我们的带领像慈母一样,真是代表神哪,神选他真没错,真是出于神的”,言外之意就是他可以作神的发表,他可以代表神。他的目的是不是这个?也可能不是那么明确,但是有一个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让人说他这个带领太好了,很体贴人,很体谅人的软弱,很知道人的心。有的教会带领看到弟兄姊妹尽本分应付糊弄,该责备他也不责备,明明看见神家利益受损失,他也不管不问,丝毫不得罪人,其实他的存心目的不是体贴人的软弱,他心里清楚,“我只要这样做,谁也不得罪,人就会认为我是好带领,就会对我有好的、高的评价,就会赞成我、喜欢我”。他不管神家利益受多少损害,也不管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受多大亏损,教会生活受多大搅扰,他就坚持撒但哲学不得罪人,心里从来没有责备,顶多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一说就完事了,也不交通真理,也不给人点出问题的实质,更不解剖人的情形,不带领人进入真理实际,从来不交通神的心意是什么,人常做哪些错事,流露什么样的败坏性情。他不解决这些实际问题,而是一味地纵容人的软弱、消极甚至人的应付糊弄,一贯地让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得不到任何的定性,反倒经由他这么一做,多数人都认为,“我们的带领就像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带领比神还体谅我们的软弱,我们身量小够不上神的要求,但是我们能够得上我们带领的要求就足够了,他是我们的好带领。如果有一天上面撤换我们的带领,那我们应该发出我们的心声,提出我们不同的意见、愿望,与上面交涉”。人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与带领有了一种这样的关系,对带领有了这样的印象,内心产生了这样的依赖、羡慕、尊敬、崇拜,那这个带领心里的感觉应该是怎样的?在这件事上,他如果心里有责备,不平安,觉得亏欠神,他不应该注重在人心里的地位与形象,他应该见证神、高举神,让神在人心里有地位,让人尊神为大,这样心里才会有真实的平安,这是追求真理的人。但是敌基督做事的目的不是为达到这个,而是用这些方式、手段引诱人偏离真道、背叛真理,甚至一味地纵容人在本分当中应付糊弄、不负责任,达到他在人心中占有一定的地位、让人对他有好感的目的,这是不是笼络人心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邪不邪恶,可不可恶?太恶心了!他们在人中间这样做了一段时间,让人对他们有了好感,有了依靠,有了信赖,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经过他们这样的笼络,借由他们这些手段、方式作工在人身上,人不但不能明白真理,不但在生命进入上没有任何的长进,反而把他们当成自己的衣食父母,把他们当成了神的替代品,他们取代了神在人心里的地位。人有事不来到神面前了,临到事的时候不寻求神了,也不会寻求神,不知道怎样寻求神,更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合乎真理,怎么做才是找到了原则。反之,临到事的时候他们迫不及待地等着带领发话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怎么做是最好的,怎么做才是他们应该听从、应该遵守的。这样达到的果效是什么?人寻求带领的意思代替了寻求神的意思,听从带领的话代替了听神的话,代替了寻求真理、顺服真理,依靠带领做事,依靠带领给撑腰、说话、做主代替了依靠神、寻求真理。这类所谓的带领是不是在人心中已经占据了一定的位置了?这就是笼络人心的表现。

有些人临到事,你让他祷告神,他说他身量太小,不会寻求;让他吃喝神话,他说自己没素质,得不着大的亮光;让他听讲道,他又说讲道里都讲得太高、太深了,够不上。他认为人素质差,再加上人有软弱,方方面面都不行,那就得找带领。你问他为什么就要找带领,而不寻求神,不来到神面前呢?他说:“人来到神面前难处大呀,人有观念,素质差,身量小,人又迟钝又麻木痴呆,神的话有时说得不那么直白,而我们的带领就直接告诉我一加一等于二,神从来不告诉人一加一等于二的事,我从来就找不到答案。所以,我必须得把这些事都交给我的带领,带领能替我做主,能替我找到答案。带领告诉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就是这样一个人,简单,顺服。”“那顺服带领就是顺服神吗?”“可不是嘛,带领是合神心意的,带领素质高,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那就证明带领所说的都是神的心意。”这个方向怎么样?错了吧?虽然方向错了,但是在人的经历过程当中,人不可避免地会逐渐倾向这样的路途,这是怎么回事?多数人愚昧无知、素质差这个原因暂先不提,就带领本身而言,人身上有这些表现,人对带领有这些依赖性,对带领有这样的看法、态度,这与带领笼络人心的手段、方式有没有关系?可以肯定地说,有绝对的、直接的关系,百分之百的关系。为什么这么说呢?有很多带领主观意愿上是想把人带到神面前,但是他们因为不明白真理,因为不知道什么是尽带领的本分,所以不知不觉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用自己的方式、方法不知不觉笼络了人心,控制了人心,控制了人的行为、人的思想,让人在做事、思想、实行真理甚至尽本分的方方面面都对他们言听计从,而人对神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态度,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实行路途。为什么?因为败坏人类的性情与本性是相同的,人给你指个路途你特别愿意实行,这不代表你是在实行真理,而是在听人的话顺服人。那人为什么不愿来到神面前,不愿寻求神呢?因为人的人性里没有合乎真理的东西,人所喜欢的、人所向往的、人心里所存的这些东西与真理都是背道而驰的,都是相悖的,所以让人临到事寻求真理人就觉得比登天还难,如果让人听从人的,人就觉得容易多了。可见敌基督借由笼络人心这个手段控制人,在人身上达到果效的速度、节奏是很快的,效率也是很高的。他们随随便便说一句话就能让人对他们有很高的评价,随随便便说一句带点存心的话就能让人对他们刮目相看、另眼相待。这就是败坏人类里面所具有的东西。就是说,你不追求真理,你走追求权势的道路,那你所做的一切对任何一个败坏人类的影响与达到的果效就是使他们背离真道,远离真理,远离神,弃绝神,只有这个果效,只有这一条路,最后只有这个结局,这是显而易见的。

敌基督笼络人心的第一条表现是用小恩小惠拉拢人。小恩小惠不一定是物质的东西,这里面包括很多,有时候是说点贴心的话,有时候是满足人的欲望、兴趣,还有时候是摸着人的心思顺情说好话,让人觉得这个带领很好、很体谅人,就是充分地用包容、爱心、温暖还有所谓的体谅来掩盖他背后控制人的野心。比如弟兄姊妹施舍点好吃的东西,他跟谁关系不错就分给谁点,这一贿赂关系就好多了。再比如教会里有一个轻省的活儿,他跟谁关系不错就让谁去做。他为什么能这样做?一方面,他天生不喜爱真理,办事没原则;另一方面,他把好事留给跟他关系好的人,这样做就达到笼络人心的目的了。这个手段不是光献点小东西或者说几句好听的话,这里带着存心、目的,就是为了达到在人心里最起码对他有好的评价。如果一个人群里有十个人,他就先衡量,“这十个人当中,有两个我不用吱声,他们因为我的身份地位就能溜须我,不用搭理他们,他们自然就是我的人。有五个是不追求真理、糊涂信的,这种脚跟不稳、没有立场的东西好办,给他们一点好处就把他们收买了。还有三个是追求真理的,谁讲字句道理他们总检举、总驳斥,这三个家伙不好办,我把他们放最后”。在一个人群里,他能搞定的、不能搞定的,他用眼睛一扫就知道。他怎么知道得那么快呢?因为他心里充满了这些东西。他的行事原则、为人处事的方式不是跟人和睦相处,有正常的人际关系,不能帮助人、供应人,对人有造就,不是与人平等相处,用真理原则办事、打交道,他根本没有一丁点儿这样的原则。他的原则是什么?“每一个人心里对我是怎么看的,心里有我、怕我、尊我、敬我的我就不用搭理了,不敬我的我下一步该怎么办,已经敬我的但还不太服的我该怎么办,那些一般不怎么搭理人的我该怎么办”,他有步骤。为什么他能产生这些步骤、这些思想?就是他心里对权力的欲望是不可控制的。他在一个人群里如果与人和睦相处,对他来说就太没有成就感,太没有尊严了。他的目的是什么?让所有人的心里都得有他的位置,不排第一也得排第二,不排第二也排第三。这样的人做带领能不能听取别人不同的意见?不能。他所做的一切是围绕什么?都是围绕权力。他围绕权力要做哪些事?他要先摸透你的心,掌握你的心,先收买你,之后把你的心里话套出来,就是你对他的真实看法是什么,他掌握之后就对症下药,逐个下手。他是要控制人的心,一旦发现哪个人的心跟他不合,哪个人对他不敬,对他有二心,他就该出手了。所以说,他笼络人心的出发点就是为了权力。那他得着权力的方式、手段是什么?参透人心,掌握人心,控制人心。人的思想靠心、靠人的本性控制,人的心被他控制了,那人的思想、心思意念怎么想就不用管了,心一被控制,整个人就被控制了。

2.炫耀自己的强项让人崇拜

敌基督笼络人心的手段除了刚才说的用小恩小惠,还有哪些是常见的或者惯用的手法?比如有个带领在人心目中有一个坏的印象,别人觉得他这人没什么才干,只会讲字句道理,对真理没什么真实的认识,如果他发现人心中对他有这样的印象,他会不会极力地掩盖这些缺陷、毛病?(会。)他会怎么做?会说哪些话?假装敞开这是一方面,解释这也是一个掩盖的方式,还有用自己的强项、用别人认为高的东西来掩盖自己的弱项。比如有的人说,“我信神时间短,但是为什么能选我做带领?因为我在世上开公司,员工从十个人发展到两百人,说明我有领导才能啊。虽然在神家不讲这个,但有时是不是也能用到啊?”别人听完不太认同,他又接着往下表演,“比如说,你说话员工不听,你怎么办?你做出成绩来他们就听了。我是有事实在那儿摆着的,我的公司都上市了!”一开始别人会说他那是恩赐,外邦世界跟教会不一样,但他今天说一个事,明天又说一个事,有些人就从疑惑到相信,到不知不觉在他做事的过程当中对他一点点地崇拜,加上他再迷惑,再掩盖自己的缺欠,不知不觉人的心被他收买了,就被迷惑了,对他俯首称臣了。这是不是一种手段?极力地炫耀自己的特长、恩赐,夸耀自己的能耐、本领,这些作法的目的也是为了笼络人心。他笼络人心除了给人点好东西以外,还得让人在心里高看他,他要是一般人没文化,是个大老粗,有谁高看哪?所以他就有意把文凭亮给人看,让人知道他有高文凭、高学历,有些人就被迷惑了。他极力地炫耀自己的恩赐、特长、能耐,达到让人心里对他有高的看法、好的印象,甚至做事的时候常常有想征求他意见的冲动或者想法。他为达到这个目的所做的是不是也是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这是敌基督笼络人心的两种表现,第一种是用小恩小惠,第二种是炫耀自己的能耐、恩赐,也就是自己的优势,用这种方式技压群雄,让自己鹤立鸡群,突出出来,让所有人高看他、仰慕他,心甘情愿地来到他面前听从他的指挥、接受他的带领,甚至心甘情愿地接受、顺从他的一切安排。这是不是攻心术啊?笼络人心是一种攻心术,是撒但占有人心、控制人心的一种手段。神是鉴察人心肺腑,神是征服人的心,得着人的心,那在撒但、敌基督身上为什么不用“得着人的心”这个说法呢?因为他们是通过非正常的、邪恶的手段攫取了人的心,迷惑、拉拢、控制了人的心,让人不由自主地对他们有了高的看法,有了景仰之心。

笼络人心的手段刚才咱们交通了两条,还有哪些手段极具代表性呢?你们如果没有经历到敌基督的这些手段、作法,可以跟自己对号,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这些表现,这也是不错的取材之地。施小恩小惠你们是不是常常做?还有极力地炫耀自己的恩赐与强项,尤其是当自己做了违背真理的事,当自己的弱点、缺陷暴露的时候,甚至是受到对付修理很没面子、威信扫地的时候,用这种方式、手段来补救,挽回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威望。你们做不做这类事?(也做。)你们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没有知觉,觉得这个路不对,不能这么做,心里有没有责备?是根本就没有感觉,做完之后不当回事,照样吃照样睡,还是说也有责备,但是因为脸面太重要了,身不由己还得做?(也有责备,但身不由己还会做。)这证明你们还没麻木到一定程度,还有知觉。有知觉的人就有希望蒙拯救,一点知觉都没有的人没人性,那就危险了。

3.用假象迷惑人获得人的好感

笼络人心惯用的手法还有什么?有没有一种情况,就是他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是做在神前,而是做在人前?(有。)他外表比别人肯受苦、肯付代价,比别人看起来更属灵、对神更忠心、对本分更认真,其实他旁边任何人都没有的时候,他会怎么做那就是未知数了。他这样做不是出于他的本意,而是另有目的。这也是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他是做在人前让人看他做得多好,尽本分多忠心,其实他里面根本没有忠心这个出发点,他要达到的目的是让人看见他是忠心的,是负责任的,这代价付得让人看着心服口服,所以人甘愿接受他的带领,无论他做了什么错事人都能原谅。这是一种什么行为?这是用假象迷惑人,就是用好的行为,用外表合乎真理的作法来迷惑人,获得人的好感,这是不是就可以概括这个行为的特征了?最终获得人的好感这是他的目的。人对他有好感了,人的心对他就有一份尊敬了,他就可以用这种方式在人心里占有一定的地位了。比如说,有一类人尽本分也肯付代价,在做事的时候凭着经验也有一些原则,基本上大的原则不触犯,但是当你跟他交通神话,寻求一个真正的真理原则的时候,他会说什么?“没事,不用交通,这些事都在我心里呢!”真临到事的时候,他不但不寻求,也不听别人的劝阻,更不听别人的意见,自己认为怎么好就怎么做。当他们付出代价,让人看见他们做事外表上雷厉风行、有一定权威的时候,人心中对他们的看法是什么?有没有好感?在人看他们没有明显违背真理的地方,他们做事的方式特别熟练,尽本分的忠心程度还有尽本分的经验足够让人折服。当人对他们有这样好的看法的同时,在人心中他们的分量是重还是轻?是重的,是有分量的。有些人从来不寻求真理,一方面是他们不通灵,另一方面是他们对真理不感兴趣,根本就不喜爱真理,也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真理原则,他们尽本分纯属是凭着一时的热心,凭着自己的好心,也是凭着自己多年来的经验,他们不想让人知道这些,所以就极力地献殷勤、付代价。如果有人发现他们不通灵或者不明白真理、不懂原则,他们就赶紧做出点成绩让人看看,这样三做两做,不少人还是被他们迷惑了,说“他们尽本分有经验,懂得原则,我们不懂”。“我们不懂”这一句话就暴露出人内心深处对他们外表的好行为是认可的。这个认可就等于什么?他们是实行真理的人,他们是爱神的人,是接受神成全的人。人对他们有这样的评价,是不是就等于他们在人心中具有一定的地位?更具体地说是具有一种威望。那这个威望给人带来的是什么?是人对他们的仰望、高看甚至是依赖。怎么依赖?就是一有事就赶紧找他。如果有人说,“这是件大事,咱们不懂,是不是得问问上面?”有些人就会说,“不用,问带领就行,他都懂”。很可能他是懂,大部分时候做事也没违背原则,也没给神家带来什么利益上的亏损,但是,如果是他从来没办过的事,在他也不掌握原则的情况下,你要是信他的,仰望他、依靠他,弄不好就给神家带来亏损了。仰望人最容易走偏路,会给自己带来亏损,给神家、给教会工作也带来亏损。

用假象迷惑人获得人的好感,这是笼络人心的第三种表现。第一种是用小恩小惠,第二种是炫耀自己的强项、恩赐、本领。这些统统都是笼络人心的手段。有的人常常爆料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小道消息,或者是谈古论今,谈点什么高人高见了,就总想露一手,有时候没露好让人看出点破绽,他就极力地补救、诡辩。他们无论做了什么违背良心、违背真理、与尽本分没有关系的事,从来就不知道认错、反省与悔改,也从来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反之还花尽心思、绞尽脑汁地为自己诡辩、圆场。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心急如火,甚至吃不下睡不着,生怕自己在人心中的好形象一落千丈。比如,有的人认为自己文笔不错,是笔杆子,有的人认为自己是好带领,还有的人认为自己是好人,一旦这些好形象都没了,他们会为此花心思、付代价,绞尽脑汁地补救,但是从来不会因为自己所走的道路、自己违背真理的种种行径而感觉羞耻、自责,感觉亏欠神,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那他们主动地、积极地用各种手段笼络人心,这种种的流露是不是在尽本分?是不是一个带领该有的表现?肯定不是。这些手段还有他们的种种表现,如果定性的话应该是什么性质?根据什么来定性?根据他所走的道路,根据他的追求,也根据他的实质来定性。他们是走敌基督道路的人,他们的所做所行不是在尽带领的本分,而是在抵挡神,在拆毁神拯救人的工作,拦阻人来到神面前。从他们所做的这些事的性质来看,他们不但没尽到一个带领的本分,反而充当了敌基督的角色与神争夺选民,本来应该属于神的羊他们也想夺去,就是这样的性质。这样的人能不能称为带领?(不能。)那应该称为什么呢?敌基督,恶仆。这些人打着带领的旗号却不尽带领之责,他们所做的完全不是在尽带领的本分,而是在充当敌基督的角色,代表撒但搅扰、破坏神的工作,迷惑神的选民远离真道、远离神。他们所流露的这个本性实质是让人远离神,让人弃绝神、弃绝真理。到什么时候他们把人的心彻底占有了,就是人的心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任何对象能占有了,这就达到了他们笼络人心的目的。这类不尽带领之责的人是不是神的仇敌?是不是神选民的仇敌?百分之百是。

以前在大陆各地教会走动、聚会时,有个人在我身边专门负责录音、整理讲道文稿。这个人有点恩赐,头脑精明,反应快,我讲道的时候他能及时录音。他特别会顺情说好话,轻易不说实话、真话,外表看也挺追求,但是真有事需要付代价的时候他就躲了,又奸、又精、又滑,就是这样一个人。有些人说,那你怎么选这样的人呢?那不是选的,是实际情况决定的,当时就这样的人也不好找,最起码他反应快,你一说话他随时就能录音。他在我面前表现得很听话,很勤快,很认真负责,也很付代价,但一到教会里他本性实质里的东西就都暴露出来了。他特别爱地位、虚荣,另外,他跟任何人在一起的时候都特别爱讲资本,炫耀自己能做什么,都做了什么,自己受过多少苦,自己如何如何。他常常做这些事、说这些话,跟在我面前表现的完全是两个人。另外,谁跟他在一起都受辖制、受欺负,还不敢吱声。这里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他把自己作的这点工作、尽的这点本分当成资本到处炫耀。炫耀到什么程度?人都仰望、崇拜、羡慕他,最后人说,“这个人为神受的苦太大了,你看看人家那信心、那爱神的心,咱连人家一根头发都比不上,咱跟他得差多少啊!”人张口闭口就提他的名字,那些见不到我的人就觉得见他就等于见我了,他对人的认识、思想、心灵的影响最终就达到了这个程度。能达到这个程度他是不是做了不少事?他绝对不是只言片语地提一下自己尽过什么本分,绝对是长篇大论地这么说那么讲,再加上有自己的存心目的,说一些能够勾引人心、让人崇拜他的话,最终就达到目的了。这样的人怎么样?要论他在我身边尽本分,无论是学做人,还是得真理,对他来说都是好事,是先得着成全的机会,可惜他不珍惜这个机会,没看见这个机会多么宝贵、重要,这是得着真理达到认识神的路途、根基与源头,他反倒利用这个机会达到自己出人头地的目的,达到笼络人心的目的,这就麻烦了。你们说,他能不能意识到自己这么大肆地宣传曾经受了多少苦,神是怎么引导他的、怎么对待他的、怎么高看他的这里面有个人的存心?他能。那他为什么就制止不了自己的行为呢?为什么他做这些宣传、讲这些事的时候不是讲一次之后心里有责备、有控告,感觉自己做的这个事很卑鄙,是想借着这个事达到自己的目的,以后再做的时候就越来越收敛,越说越少,最后杜绝这个事,绝对不提这类事?为什么他止不了步,而是一发不可收拾呢?(他本性不喜爱真理,喜爱地位。)地位给他带来的是什么?人的崇拜、高看、羡慕。最终他的目的是想享受跟神一样的地位、一样的待遇,享受这个地位所带来的荣誉、幸福、快乐。话说到这儿,你们听着恶不恶心?在他身上还有一件更恶心的事。后来这个人得病回老家了,他就觉着自己更有资格享受地位之福了。在这个思想的支配之下,他有哪些表现?他是不是会要求人有更多、更好的待遇去对待他?因为什么他有这样的要求?他不觉得过分,不觉得无理吗?他觉得自己有资格了,“我为神受了很多苦,也为弟兄姊妹受了很多苦,我有这个资格,我是因为受那些苦得的病,所以说弟兄姊妹必须得伺候我。”他生病期间什么也不干,就躺在床上让人伺候,让人喂饭,躺的时间长了觉得闷得慌,还让人带着吃的、喝的陪他出去散心,这是不是够恶心了?如果真病到这个程度还可以,否则这也太没有理智了吧?

有些人不追求真理,有机会做了带领后就用各种手段为地位做事,下功夫、付代价,然后得到了地位,也笼络、迷惑了人的心,有更多的人崇拜、高看他。他得到了充分的权力,他追求地位的欲望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不管他是用小恩小惠贿赂人,还是炫耀自己的恩赐、本领,或者是用各种方式方法迷惑人,获得人的好感,无论他是用哪种方式笼络到了人心,在人心中占有了地位,他失去的是什么?他失去了在尽带领本分期间得着真理的机会。同时,因为他的种种表现也为自己最终的结局积攒了恶行。现在来看,用小恩小惠,或者炫耀自己,或者是用假象迷惑人,无论在外表看人从这些手段中得着了多大的实惠,得到了多大的满足,这条路是不是一条好的道路?是不是追求真理的道路?是不是能蒙拯救的道路?很显然不是。这些方式、手段无论多么隐晦、多么地不为人识破、多么地高明,最终都是被神定罪、被神厌憎的,因为这些行为背后隐藏的是人的野心,是人与神敌对的一种态度与实质。在神的心里神绝对不会承认这样的人是在尽本分,而是定性为作恶。对待作恶的人神的定规是什么?“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神说“离开我去吧”,就是送给撒但,送去撒但的群居之地了,神不要了。不要的意思就是不拯救了,你不是神的羊,更不是神的跟随者,所以说你不是神拯救的对象,对这类人就是这样的定义。那笼络人心到底是什么性质?这是走敌基督的道路,这是敌基督的行为、实质,更严重的实质是与神争夺选民,这样的人是神的仇敌。这就是对敌基督这类人结局的一个定性、定位。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

下一篇: 第二条 打击排斥异己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十三篇

神恨恶大红龙的所有子孙,更恨恶大红龙,这是在神心中怒气的根源,似乎神要把所有属于大红龙的东西都扔在硫磺火湖之中焚烧净尽,甚至有时似乎神将要伸出手来将大红龙亲手灭没,这样才除去他的心头之恨。大红龙家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畜生,没有人性,所以神在强压怒气的情况下说出了这样的话:“在所有的子…

第十二篇

当东方发出闪电之时,也正是我开始发声说话之时,当闪电发出之时,整个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众星都发生变化。全人类犹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这道来自东方的光柱照得原形毕露,两眼昏花,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遮盖自己丑恶的嘴脸,又犹如动物一样从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难,但不曾有一物能从我…

第十二篇

就在万人注目之时,在万物都更换重得复苏之时,在所有的人都安心顺服神、愿意将神的负担接过来肩负重任时,东方闪电随之发出,从东方一直照亮到西方,使全地因着这一道光的来到而受惊非小,神在此之际又开始了新的生活。也就是说,就在此时神开始了在地新的工作,向全宇之人宣告:“当东方发出闪电之时…

第四十五篇

公开论断弟兄姊妹,还不以为然,真是不知好歹,不知羞耻!这岂不是胆大包天、任意妄为吗!你们一个一个都糊里糊涂、心思沉重,大包小包背着那么多,没让我在你身上有一点地位。瞎眼的人哪!残忍到这种地步,何时到头呀?我一再跟你们说我的心里话,把我的所有都给了你们,可你们就是那么吝啬,丝毫没有…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