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条 打击排斥异己

敌基督控制人的第二个手段——打击排斥异己。笼络人心有很多让人看起来很柔和、很合人观念、对人没有任何伤害的手段,比较委婉、隐晦,外表让人看不出有任何恶意,看不出有什么争夺或者是血腥、恶毒的表现,就是用很隐藏的手段去做。而打击排斥异己就不是这样了,这个手段就比较明显了。一说“打击”这就不是正面的而是比较贬义的词,肯定不隐晦,是公开的,让人看得出来的。这个手段不是那么阴险、隐晦、带有诡计,而是很露骨,让旁观者都能看到,带有一定的攻击性质,不是隐忍而是主动出击。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公开地打击、打压、排斥,说别人的不是,揭露别人的不对。他所说的话、用的手段与他的行为、动机带有恶毒的性质,他的语言、方式肯定带有一定的攻击性,就是定罪、毁谤、揭露还有恶语中伤,也可能把正的说成反的,把对的说成错的。打击排斥异己,一般主动出击的时候是出于一种报复的心理,看谁跟自己意见不一致,对自己的地位有威胁了,就先下手为强,主动出击制服对方。还有什么表现?(贬低对方。)贬低也是其中的一种表现,就是你做得再好他也贬低你,一直把你贬低得没信心了,消极软弱了,他就高兴了。还有一种表现是定罪。怎么定罪呢?就是上纲上线,比如你做了一件事,其实谁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但是他若想存心打击你,就想法把这件事套规条来定罪你,让别人一听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这就达到他的目的了。敌基督是怎么排斥异己的?就是你做得再对,他心里其实也认为你是对的,但他就说你是错的,就跟你成为两条战线,成为明显的两派,然后用他这一派的观点、谬论驳倒你,再用驳你的这些话迷惑大家,让大家听了之后觉得你那个是错的,以此赢得大家对他的赞成,这就达到他打击排斥异己的目的了。排斥异己有时候是当面辩论,有时候是背后论断、挑拨,还有毁谤、诬陷。比如他想排斥一个异己,就对一个和异己关系不错的人说:“他上次说你这人没什么素质,领受东西又差,又不通灵,外表看好像挺热心,其实尽本分没什么原则。我就跟他辩论,因为在我看你这人还是不错的。”他这样一挑拨,这个人和那个异己就产生成见了。他就在旁边观察,不断地煽风点火,结果那两个人的关系不好了,他跟这个人的关系好了,他得着一个人。慢慢地,跟那个异己关系好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异己被孤立了。敌基督认为,如果能收服异己最好,收服不了就孤立他,想方设法把他排挤出去,如果排挤不出去就让他自己告饶。敌基督拉拢、借用势力,打击与自己意见不合或者与自己的追求目标不同的人,搞拆毁,搞帮派,最后在他带领的教会出现一个什么局面呢?听他的是一派,不听他的是另外一派,在他的“英明”带领之下,听他的人越来越多,不听他的人越来越少,向他俯首称臣的人越来越多,与他有不同意见的人越来越不敢吱声了,能分辨他的或者反对他的人就越来越少了,他在教会中就完全掌权了。这就是他要达到的目的。“即使你跟我有不同意见,但是你也不敢说什么,你得服我这个带领,因为现在是我说了算。你在我手下,你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不管你有什么能耐,只要我在这儿一天,你就别想得势,你就别想说了算!”他要达到这个目的,就想一手遮天控制教会,控制神选民。

敌基督这类人打击排斥异己主要是什么存心、目的?就是想在教会中形成一种没有任何不同于他声音的局面,他的权力是绝对的,他的统治是绝对的,他的话是绝对的,任何人必须得听,就是有不同意见也得憋在心里,也得让它消失在萌芽状态。这就是打击排斥异己之人巩固自己地位、维护自己权力的另外一种手段。他认为“你有不同的看法可以,但不要说出来,不要影响我的统治,也不要影响我的权力、地位;你要是有不同意见可以背后跟我说,你如果当着大家的面说,让我丢面子,那我就得整治你”,这是什么作法?别人给他提意见,有什么不同的看法或者是看透什么事了,还不能直接说,还得维护他的面子,维护他这个带领的身份、地位,要是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就属于他的异己、仇敌,他就要打击、排斥,要是背后说,那可能还算是朋友。他这么做就是不允许教会里有任何不同的声音出现,不允许有异己存在,这是什么本性?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要让他的权力、地位在人心中不断得到巩固,还要坚定不能动摇,他的脸面、名誉,带领的身份、身价一旦受到一丁点儿威胁他都不干。这是不是敌基督恶毒本性的一方面表现?有了权力还不满足,还要巩固、稳定,还要达到绝对。他们不但要控制人的行为,还要控制人的心。这些作法是不是也是为了权力,是由对权力的欲望引发、导致的?如果他们不是为了权力,真是为了尽本分,这些作法估计也会有,多多少少也会有这些情形、想法,有偶尔的流露,但不同的是,敌基督的作法是一贯性的,他们对权力那是绝对不会松手的,为了巩固权力,他们的作法从来不会有任何的松懈,哪怕是一丝一毫、一分一秒都不会松懈。尤其是有异己出现的时候,比如他发现一个异己,或者谁背后说了他什么不好的话传到了他耳中,他一宿不睡觉、三顿饭不吃也要赶紧把这个事解决了。因为什么他能下这个功夫呢?因为他的权力受到威胁了,如果这个人把这事的真相说出去,那他在人心中带领的地位有可能就不保了,如果传到上面或传到更多的弟兄姊妹耳中,有可能上面就要撤换他或者弟兄姊妹就要罢免他,他有可能就得被迫写辞职信。基于这层原因,他才这么下功夫、付代价,有时候几顿饭不吃或者整夜地为这一个事交通,说得口干舌燥。他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巩固地位。对这些人来说,地位是他们的命根子,一旦听到点地位要受到威胁的风声,他们的内心就不安,就恐惧,恐惧自己明天可能就不是带领而是普通弟兄姊妹了,就再也享受不到地位所带给自己的优越感了,再也享受不到地位之福了,没有人再听从、跟随了,没有人再溜须了,也没有人再唯命是从了,这是最让他们受不了的。其实地位对他们来说也可能就是个名,但是地位所带给他们的一切好处——优越感与地位之福对他们来说那是最大的实惠,是他们要抓地位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什么叫异己?最起码是不拿他这个带领当回事的,就是眼里没他,说“你是带领啊?多大岁数?什么文化?曾经做过带领吗?”他受不了这种口吻还有对待他的方式,这样的人在他眼中被视为异己,这是其中的一种。还有,在他面前敢给他提意见的,与他平分秋色的,敢跟他平起平坐说一样的话题的,与他有不同意见的也被他视为异己。还有一种,跟他的素质、能力、能耐相当的,甚至在他眼中看比他高,更甚至能看透他的人,这对他来说就不得了了,威胁到他的地位了,他不敢怠慢,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这样的人在他眼中也被视为异己。在他心里认为,异己就是眼中钉,他就是看不顺眼,这些人对他的地位、名誉、享受构成威胁了,他时时要警戒、防备,做什么事都要回避他们。尤其看到异己要研究、分辨他的时候,他心里更是慌了,急不可待要排斥打击这样的异己。他有这样的心思,心里被这些东西占满了,接下来他能不能手软?他绝对不会手软,反之他会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制服异己,想方设法地搞垮异己。搞垮、制服这是两码事,制服是让异己听他的,不敢再说什么了,搞垮是让异己出丑、挨对付,在弟兄姊妹中间没有名望,或者诬陷异己,让弟兄姊妹看到一些假象后定罪这个异己。其实他打击排斥异己的手段、方式是很多的,不是光公开的较量、辩驳,还有一种对他来说最好的手段就是拉拢异己。拉拢异己等于是收编异己,比如原来异己跟他意见不一致,他在异己面前假装服软、认错,然后想方设法地让多数人也劝服异己,他再谈点“神的心意”,说“咱俩配搭,以后这个教会有你一半也有我一半,我虽然是带领,但是你有什么意见我都听你的,其实就是我配合你”,这要是不明白真理的人是不是很容易就被他收编了?明白真理的人就把他识破了,说:“这家伙诡计多端哪,不公开地攻击,来这一招了,不用硬的来软的了。”对于敌基督来说,异己是对他们地位、权力的一种威胁,只要是威胁到他们地位、权力的这些人物、因素他们都要排除,都要收编、制服,如果不能归服、拉拢的,他们就搞垮、清除,最后达到自己享受绝对权力的目的。这就是这类尽带领本分的人为了维护地位所惯用的一些手段——打击排斥异己。

敌基督的这些表现很显然没有一样作法的动机、源头是出自于真理原则的,而都是出自于人的野心、欲望。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抓住权力、控制人心,享受地位之福,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带领。其实,这个“名副其实”的带领实质是什么?是敌基督。从敌基督控制人的这两个手段来看,敌基督这一类人是怎么理解“带领”这两个字以及带领这个角色的?他们认为带领是具有权力的一类人,是具有绝对权力能够指使、控制、拉拢、迷惑、威胁他们所带领的人的一个角色,所以说,他们尽带领本分的时候就把这些作法、手段落实在他们的“本分”当中了。这个本分是带引号的,其实这不是尽本分,这是作恶。再具体地说,这是搞独立王国,与神争夺选民、争夺人心,与神争夺地位,他们想代替神在人心中的地位,代替神让人崇拜。你们是不是也常常有这些作法,也常常流露这些表现?流露得严不严重啊?有没有严重到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地步?有这些想法、作法的时候你们能不能收敛,能不能受约束?(能。)你们说,有没有人对权力没有一丁点儿欲望?有没有人不喜爱权力?有没有人不喜欢地位之福?(没有。)没有一个人能达到,这是什么原因?就是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性的东西,都喜欢地位,喜欢权力,喜欢地位之福,这是人的共性。那为什么有的人就称为敌基督,有的人仅仅是走敌基督道路但不能称为敌基督,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先说说他们在人性上的区别。敌基督是什么样的人性?有这些流露的普通人具备什么东西是敌基督没有的?(敌基督没有正常人性和良心理智,走敌基督道路的人有正常的良心理智,他走错路之后,借着弟兄姊妹的修理对付和神的刑罚审判会有悔改的表现。)有无悔改表现这是一个区别点。那敌基督知道悔改吗?敌基督死不悔改,就是撞了南墙他也不悔改,永远不悔改,不认错。这两者在人性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你们知不知道?一般不信神的好人跟恶人有一个区别点,他们良心理智里表现出来的、人性里流露出来的比较常见的东西是什么?好比说,一个恶人做了一件坏事,被大家知道以后揭露出真相了,他听后,心想:“哼,大家都知道又能怎么样?我偏这么做,我就这么做,我再给你解释解释,制造点假象迷惑你。多少人指责我、背后骂我我也不在乎,我照样活着,我就凭着一张厚脸皮,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你说得对有什么用啊?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他做了多大的恶事、多见不得人的事都不知道羞耻,不知道害臊。普通人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能装好人,一旦有人发现他做坏事了,他就觉得没脸见人了,甚至都不想活了,就恨自己,“我当时怎么能做那个事呢?我怎么那么不要脸,怎么那么不知羞耻呢?”他就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说这辈子再也不做那个事了。他们有这样不同的表现是人性里的什么东西决定的?廉耻,就是一个知道害臊,一个不知道害臊。有的人做了坏事不管别人怎么揭露,他都脸不红心不跳,在公共场合还义正词严地把反面的都说成正面的,把不好的都说成好的,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人有没有廉耻?(没有。)他是这样的态度,那他以后做事能受被人揭露这事的影响吗?不会,他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而另外那类人就觉得没脸见人了,以后再也不做这事了,他的人性里知道廉耻。知道廉耻这是不是做人的最低标准?一个连廉耻都没有的人还能称得上是人吗?就称不上了。一个连廉耻都没有的人,他的神经、思维正不正常?肯定不正常,那就更谈不上什么喜不喜爱正面事物了。这两者之间最基本的区别是什么?有敌基督实质的人,别人揭露他与神争夺地位,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错,过后不但不吸取教训向神回转,反而一有机会选上带领工人还要继续跟神争夺地位,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死不认罪。这样死不认罪的人有没有理性啊?(没有。)没有理性的人有没有廉耻啊?他没有。有正常人性、有良心理智的人,一听别人说他这是跟神争夺地位,就觉得“这事可太严重了!我是跟随神的人,我怎么能跟神争夺地位呢?跟神争夺地位这太无耻了!这得多麻木、多愚蠢、多没理智才能做出这事啊!我怎么能做出这事呢?”他为自己所做的感到羞愧,感到耻辱,再临到这类事他的羞耻感会约束他的行为。虽然人的本性实质都是撒但的本性实质,但是有的人因为具备了这样的廉耻,他的行为会受约束,随着人明白真理逐渐进深,随着人对神的认识、对神的了解、对真理的顺服程度越来越深,这个廉耻感就不再是一个最低底线了,他会越来越受真理的约束,受敬畏神之心的约束,他会越做越好。而敌基督这类人绝对不会追求真理,他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智,他不知道什么是追求真理,也达不到喜爱真理,他怎么会追求真理呢?追求真理是正常人性的需要,饥渴慕义的人才会喜爱真理、追求真理,没有正常人性的人是不会追求真理的。

敌基督和走敌基督道路的人这两者是有区别的,如果有的人不知道自己是哪种人,那你就看看自己有没有廉耻,有没有羞耻感。有的人说:“谁说我是敌基督我都不在乎,就算是敌基督怎么了?跟谁争夺地位不是争啊?争来了就有权力,争来了就能享受地位之福,就能吃教,就能享受人的供奉,这叫能耐!”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永远不能蒙拯救。因为这是撒但的种类,神拯救的是被撒但败坏的人类,不是被撒但败坏的畜类,这样的人属于畜类,神不拯救。有些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蒙神拯救的对象,那你就看看当神揭露你本性实质的时候,当神揭露你的撒但败坏性情的时候,你里面有没有知觉、有没有共鸣,有没有感到羞耻,觉不觉得神揭露的正是你自己,然后感到羞愧,无地自容。如果你有这样的廉耻感,有这样的知觉,这是好事。甚至有的人说:“我被神揭露得体无完肤,觉得自己都没有容身之处了,觉得自己该下地狱,不配蒙神拯救,消极到一定程度都觉得自己没希望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好事。有些人不理解,“这怎么是好事呢?”最起码你听明白神所说的话了,这是其一。其二,你能承认神的话是真理,就是你衡量自己是不是能蒙拯救、自己是哪类人是根据神的话,你已经把神的话当成衡量自己的标准了,证明你对神的话有真实的信。你对神有真实的信,你才能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当成衡量自己的标准,这样的人就有机会蒙拯救,这就不是仅仅有没有廉耻那么简单了。

关于打击排斥异己这一条,异己的定义已经说了,异己的范围基本上就是与敌基督这类人的性格、兴趣、爱好、追求、走的道路不一致的人,这些人在敌基督的眼中都成了异己,都是他们打击的对象。他们认为打击排斥异己是名正言顺的,是维护神家的工作,维护教会生活,事实上这是他们维护自己地位、权力的一个手段、一个作法,根本就不是为了维护神家的工作,更不是为了维护弟兄姊妹正常过教会生活的秩序。这里所说的异己有些可能是追求真理的人,有些也可能不是,这个范围很大,而下一条——打击排斥追求真理的人,这个范围就缩小了。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

上一篇: 第一条 笼络人心

下一篇: 第三条 排斥打击追求真理的人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圣灵作工一天一个样,一步比一步拔高,明天的启示比今天更高,一步一个台阶总往上走,神就是借着这样的作工来成全人,人若跟不上就可能随时被淘汰,人若不能存顺服的心就不能跟随到底。旧的时代已过去,现在是新的时代,在新时代中就作新的工作,尤其在末了要成全人的时代,神要更快地作更新的工作,所…

人信神当存什么观点

人信神到现在,究竟得着了什么?在神的身上你认识到了什么?因着信神你这个人有多大变化?现在你们都知道,人信神不是单为了灵魂得救、肉体得平安,也不是为了借用爱神来充实自己的生活等等这些。就现在来看,若你爱神是为了肉体得平安,是为了暂时的享受,这样即使你最后爱神爱到顶峰,不再求什么,那…

第十九篇

把我的话语当作人生存的根基,这是人的职责,必须在我话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否则,将是自取灭亡,自讨没趣。人都不认识我,因此并不以自己的性命来与我作兑换物,只是把自己手中的破烂物拿在我前晃来晃去,想使我满足,但我并不满足于现状,我只是一直在要求人。我爱人的贡献,而恨人的索取,…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我们今天交通一个重要的话题,这个话题是从神的作工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谈的一个话题,对每个人都很重要。也就是说,这个话题是每个人在信神的过程当中都能接触到的问题,也是必须接触到的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不可避免的也是人离不开的问题。说到重要,对于每一个信神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有些人认…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