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条 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

附 大宝和小宝的故事

今天在正式交通之前先讲个故事。你们是不是都喜欢听故事?那听故事这里面有没有原则?在所讲的故事当中,你得能悟到一方面真理,明白一方面神的心意,或者是认识到一方面人的本性实质,或者是在故事当中发现人该实行进入的真理实际。这是讲故事的意义,这不是闲扯,更不是讲是非。有些人听故事就光听个事,这类人是什么人?主要是不通灵,他一听就钻到事里去了,光能记住这个故事,或者只能在这个事里得点规条,而对于这个故事里面人所该明白的各项真理他不知道,听不出来,这就是不通灵的表现。你们中间有没有人听完故事是这种表现的,觉得也没听出什么,这故事讲不讲都行?还是在听的时候都能从中明白一方面真理?不管能不能从故事中明白真理,刚才我说的听故事的原则你们应该明白。那咱们就开始讲故事。

有一个小孩叫小宝,最近他家里来了一位叔叔,这位叔叔经常和小宝的爸爸妈妈一起出去传福音。有一天,小宝的爸爸妈妈外出办事,家里只剩下叔叔和小宝,接下来就有故事发生了。

小宝跟叔叔不太熟悉,小宝玩的时候叔叔就走到小宝跟前套近乎,说他认识小宝,还知道小宝的名字,小宝很高兴,觉得叔叔应该不会是坏人。然后,叔叔就问小宝:“小宝,平时爸爸妈妈有没有提起过叔叔啊?”小宝想了想说不知道。叔叔就说:“小宝是诚实的孩子,有什么说什么才是乖孩子。”小宝还是说不知道。叔叔接着又说:“小宝乖,小宝如果跟叔叔说实话,叔叔有糖给小宝吃。”小宝想了想还是说不知道。叔叔琢磨琢磨,“用什么办法能让他跟我说实话呢?”他想了想,就跟小宝说:“小宝啊,爸爸妈妈是信神的,叔叔也是信神的,叔叔跟爸爸妈妈是最好的朋友,我们都信神,小宝也信神,那神喜欢什么样的孩子你知道吗?”小宝说不知道。叔叔接着说:“神喜欢诚实的孩子,不撒谎的孩子,什么事知道就说知道,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如果小宝跟叔叔说实话,那小宝就是一个诚实的孩子,就是神所喜爱的孩子。”小宝想了想,不敢再说不知道了,就说爸爸妈妈曾经说过关于叔叔的话。紧接着叔叔就一直追问都说过什么,并一再对小宝说要做诚实的孩子,不要说假话。小宝就说:“有一次听爸爸妈妈说叔叔这个人不太老实,跟叔叔说话的时候得小心一点,不要什么话都说。”在叔叔的继续追问下,小宝说了很多,叔叔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他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就跟小宝说:“小宝真是乖孩子,是神所喜爱的孩子,因为小宝是诚实人,有什么话都跟叔叔说。”小宝这时候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防备这位叔叔,叔叔再问什么他也不像当初那样说不知道了,他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给了叔叔。叔叔还向小宝透露:“叔叔小时候的小名叫大宝,一个大宝一个小宝,咱们两个人应该是最好的朋友。”他俩越说越开心。接着,叔叔要求小宝,以后他的爸爸妈妈如果再说关于叔叔的话就告诉他,小宝很爽快地答应了。小宝不再防备这位叔叔,这位叔叔从小宝身上也得到了他所要得到的信息。从此,他俩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小宝的爸爸妈妈一说关于叔叔的什么事,小宝就赶紧告诉叔叔,叔叔也向小宝承诺:“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爸爸妈妈关于咱们俩之间的事,这是咱们之间的秘密。如果以后你需要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叔叔一定会为你买。如果你有什么事不想让你爸爸妈妈知道,叔叔也会替你保密。”这样,小宝对叔叔就更死心塌地地相信,死心塌地地与他交往,他俩成了“真正的好朋友”。

故事的大概内容就是这样的。故事当中的人物并不多,主人公是大宝和小宝,具体内容就是大宝——这位叔叔如何迷惑、怂恿、拉拢小宝这个孩子,让小孩告诉他一些他想要知道的信息。从这一段简单的剧情与对话当中能看到什么?这里面要讲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就是这个大人为了达到他的目的用了很多手段,用好处来拉拢,用对的话来迷惑,还有用利益来利诱,也带点威胁的性质,他说的话听着都对,但是他把这些话用在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上了。现在对他所用的手段基本上都看清楚了,这是不是正常人性所具备的表现?(不是。)那这种表现是撒但败坏性情的哪一方面?(邪恶。)为什么说是邪恶,不是诡诈呢?邪恶比诡诈更阴险、更隐秘,更具有迷惑性,更不容易让人测透,它这里面还带有利诱、怂恿、笼络、收买、试探,这些作法、表现就远远不是诡诈而是邪恶了,一点都不差。他没有说“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打你、踢你,我就杀了你”,他没用这样的手法,外表看也不恶毒,但是这比恶毒更厉害,这就是邪恶。为什么说是邪恶呢?诡诈一般人还能识破,但他这个手段更诡异,表面上说话很文雅、合乎人情,事实上内心深处有更隐秘的东西,他的作法、手段比人常见的、常接触到的诡诈更隐秘、更阴险,手段更高明,更具有欺骗性与迷惑性,这就是邪恶。

在日常生活当中,你们能不能识破别人所流露出来的邪恶方面的性情、表现?诡诈一般人都能识破,但邪恶就不那么容易识破了。好比说,性情邪恶的人问你一句话,你就不知道他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还得往下听,他绕了一大圈又说了很多话之后,你才意识到他当初问你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就是邪恶,这比诡诈更阴险,你光凭他说的一两句话识不破。对于性情邪恶的人,也可能一个时期或者短时间内你看不透、识不破他为什么做那个事,为什么用那样的说法、那样的作法,等有一天他彻底暴露了,包不住了,怎么圆谎都没圆住,你才发现,这就不仅仅是诡诈了,而是邪恶。比如大红龙常常用一种对的论调、对的说法来迷惑人,打着正义的旗号排斥异己,达到让人认为它所做的一切都是名正言顺、合理合法的,也是合乎人道的,这就是邪恶。你们会不会做这类事啊?比如,有一个人跟你有点私人恩怨,你要是明着对付他或者整治他,做一些对他不利的事,大家看着不合适,你自己也觉得不太合情理,怕大家不服,然后你就想办法找了一个机会,借着一件事把他整治了,报了个人的私仇。这是不是邪恶?邪恶的人他做事的原则、方式以及他的存心、动机、出发点都特别隐秘,不可告人。你们身上如果有这些表现、流露的时候,你们会不会分辨?能不能意识到这是邪恶的性情?诡诈通常从外表就能看出来,说这个人说话太圆滑、太狡猾,这就是诡诈,而邪恶主要的特征是什么?就是他说的话特别好听,外表看都对,挑不出毛病,各方面看都挺好,但做事特别邪恶,而且很隐秘,人不容易分辨。他往往用一些对的话、好听的说辞,用合乎人情的一些道理、说法或者作法来掩人耳目,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就是邪恶。一般人都认为这可能是诡诈,对邪恶人认识得比较少,解剖得也比较少,其实邪恶比诡诈更难分辨,因为它更有隐秘性,而且手段、作法也比较高明。人里面有诡诈的性情,一般别人和他接触两三天就能看出来他诡诈,或者看出他做这个事、说这类话流露的是诡诈的性情,但是一说这个人邪恶,那就不是一两天能分辨出来的。因为在短时间之内如果不发生什么大事或者具体的事,你光听他说话,很不容易分辨。他说的都是对的话,做的是对的事,道理说得一套一套的,两三天接触下来,你觉得这人挺好,能撇弃、花费,还通灵,有爱神的心,做事有良心、有理智,但是你托付他办事,几件事办下来就发现这人不是诚实人,他比诡诈人更阴险,这是个邪恶的东西。常常用对的话,用合乎真理、合乎人情、合乎人性、好听的话,用能够迷惑别人的话来与人交往,一方面树立自己,另一方面迷惑别人,达到在人中间有威望、有地位,这对那些愚昧的、明白真理浅的、不通灵的,还有信神没有根基的人极具迷惑性,这就是性情邪恶的人做的事。你们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或者你们自己是不是这类人呢?(是。)那你们严重到什么程度了?说话、做事一丁点儿真理原则都没有,全凭邪恶的本性做事,总想迷惑别人,总想活在面具之下,让别人看不透、识不破,让别人对你的人性、地位都有崇拜、仰望的态度,这就是邪恶。你们是平时偶尔有点这类邪恶的表现,还是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很难摆脱?如果是偶尔有点这类手段,这还可以变,如果一贯就是这样的人,就凭这样的手段做事,那我告诉你们实话,这样的人变不了。

你们说故事中的大宝用这样的手段迷惑小宝,让小宝跟他说实话,他这样做事是谁教他的吗?没人教。那他这些小道道是从哪儿来的?是从本性,从败坏实质来的,他就是这样的人。连小孩都不放过,这得多卑鄙呀!你想知道实话可以找大人问,或者你主动认识自己,人家或许会跟你说实话,没必要用这种手段在背后做这种见不得人的拙劣的事。这是不是让人恶心啊?这就是性情邪恶的人做的事。他看小孩好欺负、好糊弄、好骗,就在小孩身上打主意,那他要是看哪个大人诚实、善良,他能放过吗?绝对不能。那要是看谁性情跟他差不多,他会怎么做?除了防备,就是明争暗斗,就这两样,这就是性情邪恶之人的表现。这类人就好与人明争暗斗,什么机会都不放过。他有一句至理名言,你如果碰到这类人,听到他说了这类话,那他肯定是性情邪恶的人。什么话呢?好比你让他跟谁配搭尽本分,他就说“哎呀,我斗不过他呀!”他先想到的就是“斗”,他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怎么跟别人配搭把工作作好,而是斗,这是他的至理名言。他无论跟谁在一起,无论在哪个人群当中,不管是在外邦人中间还是在弟兄姊妹中间,或者是与家人之间,他唯一的法则就是斗,明着斗不过就暗斗,这就是邪恶。有的人外表看着是在聊天,其实他们是在斗,是运用各种手段、技巧在拐弯抹角地攻击、贬低对方。不会分辨的人都看不出门道来,等看出门道人家已经斗出结果了,这就是邪恶。邪恶的人斗的手法不是枪对枪、刀对刀,他有时候是用一些手段。自从有了人类到现在,整个人类的历史都充满了“斗”字,大到国家小到家庭,再到人与人之间,没有不斗的,不是明斗就是暗斗。中国历史上斗得最厉害的、最邪恶的时期是春秋时期,像“孙子兵法”这些斗智的各种计谋从那时候就开始形成文字记录了,后人又著立了《三十六计》这部书,把各种计谋都记录下来运用于用兵打仗。“计”是什么意思?是阴险、奸诈、不可告人、隐秘的一些计策、阴谋。他们所做的、所表现的,他们打仗所运用的这些计策是不是合乎人性、合乎真理的?神会不会这样作事?绝对不会。那这些作法代表谁?代表撒但,代表这个邪恶的人类。邪恶人类的这些计是从哪儿得来的?就是那些魔鬼撒但投胎转世来到人间作妖,祸害人类,形成了这些计策。你们从神作工的记载当中,有没有看见神用过一次空城计、调虎离山计?神的经营计划当中有没有这些计谋?神经营他的工作从来不用这样的计谋,这些计谋是整个邪恶的人类所用的。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朝代,小到一个族群、一个家庭,再小到人与人之间,凡是有败坏人类的地方就离不开争斗。争什么?斗什么?为达到什么目的?就是为权力、地位、利益,为得这些东西。国家与国家之间斗是为了能掌控更多的人,族群与族群之间斗也是争地盘、争人、争主权,人与人之间斗也是争高低、争利益。只要有人类的地方就有争斗,因为有人类的地方就有撒但的败坏,败坏人类做事就摆脱不了撒但性情的捆绑。所以,整个人类的历史,无论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每一部历史都是人类邪恶争斗的不齿的历史,人类还觉得这是光彩的事。现在有些人还在学习中国的三十六计,你们学不学?(不学。)如果你特意学这些东西,把其中的经验、教训、手段、方式、方法吸取过来充实你的头脑,成为你生存的本领,那肯定是错误的,你肯定离撒但越来越近,你这个人会越来越邪恶,越来越坏。但是,你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解剖它、分辨它、揭露它,那达到的果效是什么?你就更恨恶撒但了,更认识自己、恨恶自己了,更好的果效是弃绝撒但,死心塌地地跟随神。撒但利用这些所谓的好的传统文化,还有人类几千年总结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知识、理论来教导人、灌输人,达到更深层次地败坏人、控制人,你如果把这些东西学到家了,也会运用了,那你就成活撒但了,你就彻底被神淘汰了。

之前交通认识自己,常常讲的是狂妄、诡诈、刚硬、厌烦真理、凶恶,这些是人最常接触到的败坏性情,邪恶这方面人接触得比较少,能认识到的也比较少,但其实这个是最深处的比较隐秘的性情,是最难认识的。比如两个人在一起,谁都不喜爱真理,也不追求真理,谁也不忠心尽本分,也可能在外表看他俩生活在一起很和谐,没有什么问题,但其实他们内心深处的问题早已经存在了,你却看不到。为什么你看不到呢?因为这两个人太邪恶了,他们做的事很隐秘,你根本就看不出毛病。你如果身量小或者明白真理少,有很多深处的问题你根本就看不透,也没法帮助他们解决。这类人如果懂点技术,会点业务,他尽本分能不能有忠心?(不能。)他有什么表现能看出他没有忠心?这类人特别会做面子活,没人在的时候他就玩,慢慢腾腾地做,看人去了他就赶紧做,还提出一堆问题,等人一走他又不认真做了,还说别人那么认真是傻。这类人不作实际工作,尽做面子活,面子活比谁做得都好,最会包装自己给人假象,很多人跟他相处多年都看不透他,别人问他这个人怎么样,都说“这人挺好的,对谁都不错,从来不伤害任何人,谁做错事他也不对付修理,就一个劲儿地给人机会”。这类人与人相处的方法、手段有哪些?逢场作戏,八面玲珑。人都有败坏性情的流露,但他把自己包裹得特别严,谁也发现不了他的毛病,这是不是有问题?历史上有的皇帝做了那么多坏事,后人还说他是明君,为什么当时的人或者后世的人对他有这样的看法呢?他为了自己以后的名声是不是下了一些功夫、做了一些事?他一方面是篡改历史,另外一方面是把写出事实真相的人杀了,这些历史事实就被掩盖起来了。但是他再掩盖,他做的事肯定有记录,他杀不尽那些知道实情的人,最后那些事还是被后人一点点地揭发出来了,人知道后就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揭露这些历史,是让人对整个人类有一个新的认知,就是从君王到普通老百姓,全人类都卧在恶者手下,被撒但败坏得一个比一个邪恶,都挺恶,都挺坏,没有好东西。即便人认为的清官或者不错的统治者,也仅仅是做过点好事,但这不代表他走的道路对,更不代表他没有败坏性情、没有邪恶本性。这是从大的方面看,再联系到小的方面,你们能不能借着这些事认识自己呢?你们有没有这些作法,做点好事就很想炫耀,让大家都知道,然后表面上还说不能张扬、嚣张,做人得低调?有的人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就想方设法地让人知道他是带领,他绞尽脑汁地想了一夜,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他召集大家聚会,说“今天聚会就交通交通我这个带领到底合不合格,不合格你们就揭发、罢免,如果合格我就接着做”,大家一听知道他是带领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他的这个目的是怎么来的?就是受邪恶本性支配的。有野心这是人的共性,但是同样有野心,有的人会在不同的时间、地点,运用各种不同的语言、手段、方式去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这就是邪恶。以后这类话题还得常常讲,这样你们对这方面真理、对这方面败坏性情就会认识得越来越透,一方面能认识自己,另一方面会分辨其他人,在真理方面也会有更深的进入。如果光是交通一个笼统的概念或者一方面的定义,那你们认识得就比较肤浅,但是结合一些事实和例子交通,你们的认识就能加深一些。

再举个例子,比如两个小孩在一起说话,一个小孩说:“你今天写没写作业呀?”另一个说:“我没写。”第一个小孩说:“我也没写。”他们说的都是实话吗?其实有一个说的是假话,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傻瓜,你以为我真不写呢?我才没那么傻呢!不写作业要挨罚的,我能不写吗?我就故意让你以为我没写,那你肯定就不写,最后让你挨罚我好看笑话。”这个小孩坏不坏?(坏。)再比如,有些人星期一去上学,一见面就跟同学说自己昨天一天都没学习,另一个也说他去逛商场了,其实两个人都在家学习了。尤其中国人竞争得特别厉害,这样说就是为了让竞争对手放松警惕,自己好超过对方,这就叫手段,生活当中处处可见。有时候父母与孩子之间也有这样的对话,有这样的性情流露,朋友、同事之间也有这样的流露。这些性情的流露处处都可以看得见,就看你会不会细心观察。观察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取材,不是为了闲扯,也不是为了讲是非,更不是为了编写故事,而是为了长分辨,让你通过其他人所做的事、所表现流露的来对照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样的表现。当你看到别人有这样的表现时,你知道他是这方面的性情,但是当你自己也有这样的表现时,你能不能认识到你也是这方面的性情呢?如果你认识不到,那你对他的那个认识就是假的,没认识透,或者说你根本就不通灵,你认识得不准。这些话题讲一点你们就得点儿,对真理的认识就更深一些,你如果真喜爱真理就能有更深的进入。你能进入多深你肯定认识得就有多深,同样,你能认识多深也能进入多深,这是分不开的,这就是进入真理的路,进入真理才有实际。这个话题就先讲到这儿,接着讲今天要交通的正题。

解剖敌基督如何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

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四条上次交通完了,今天开始交通第五条——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敌基督的这方面表现有四个动词,从这四个动词当中,从敌基督这类人的行为当中就能看见他们的性情。第一个动词是迷惑,这里面是什么性情?就是邪恶。那拉拢呢,通常拉拢人是用好听的话还是用难听的话?(好听的话。)那这种行为是什么性情支配的?也是邪恶。威胁和控制是什么性情呢?(凶恶。)从第五条当中看到敌基督邪恶与凶恶这两方面性情很突出,很明显。咱们一样一样地说,先说迷惑。迷惑这里面有没有诚实的表现?有没有实话?没有,全是假的。是用假象、假话让人相信他说的是对的,从而达到让人认可他、相信他,这就叫迷惑。那些被迷惑的人是得着真理了还是走上正道了?都不是。迷惑这种行为、作法肯定不是正面的,而是反面的,被迷惑的人就等于是上当受骗了,他不明白真相,不明白真实的背景,然后选择了错误的道路与方向,选择了错误的跟随对象,这就是在被迷惑的人身上起到的作用。比方说一个人卖东西,他说这个东西能治百病,也能让人长生不老,女人吃了容光焕发,男人吃了筋骨强壮,老人吃了返老还童。有的人听了他的话觉得这东西真好,就想买。那想买的人是不是上当受骗了?卖东西的人所承诺的容光焕发、永葆青春这个果效能达到吗?不仅达不到还可能有些弊病、副作用,这就是上当受骗、受迷惑的后果。那敌基督有迷惑人的行为,他的目的是什么?他都用哪些方式,说哪些话、做哪些事来迷惑人?外邦人有句话叫“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看不透就会上当受骗,人世间就这么邪恶,人与人之间互相算计,互相残害,这就是败坏人类。那敌基督为什么会下功夫拐弯抹角地说话来迷惑人?他说话、做事是有明显目的的。他就是为了争夺权力、控制人,这是毫无疑问的,他跟政治家做事的目的是一样的。那敌基督迷惑人有哪些手段?他是怎么做的?他先让你对他有好感,有好感之后你就不防备他了,就能信任他,接受他的带领,甘心顺服他了,他说什么,他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听,并且不加分辨,没有原则。如果敌基督用一些定罪的话或者定罪的方式来迷惑人,能不能达到效果?绝对不能。那他通常用哪些方式能达到迷惑人的效果?他多数时候会用一些合乎人观念、合乎人情道理的话,有时也讲点合乎真理的字句道理的话,这样容易达到果效,人也容易接受。比如弟兄姊妹做错了事,心里消极软弱,敌基督不会交通真理扶持帮助,而是说,“人有软弱这是常事,正常,我也常软弱,神不记念这些事”。其实神记不记念他知道吗?他不知道。他说:“这事没做好不算什么,下次改正就行了。这事只要我不往上报,上层带领就不知道,上面就更不知道了,神也不知道,所以神不管这事。咱们都是败坏的人,你们有败坏,我也有败坏。我作为带领就像家长似的,你们有什么事都是我的错,都怪我身量小才让你们这么软弱,我如果身量大能帮助你们,你们就不会出错了,这事责任都在我。这事虽说有点损失,但咱们自己消化就完事了,就你知我知,我不跟其他弟兄姊妹说,就没人往上反映,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咱们在神面前祷告起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这样的事、犯这样的错就行了。我做带领就有这个责任保护你们,神多高大呀,咱们让神保护现实吗?再说神也不管人这些生活琐碎事,那保护你们的这个责任无形中就担在我这个带领身上了。你们身量小,出了错我担着,到时候真有事让上面发现或者知道了,我替你们出头。”人一听,“这好啊,我正怕担责任呢,这个带领太好了!”受迷惑了吧?敌基督所说的话有没有一句是合乎真理的?有没有一句是对人有益处、有造就的?有没有一句是按原则办事的?(没有。)那这些都是什么话?就是用人情、体谅来拉关系,讲感情,讲友谊,把关系拉到这个程度,让人觉得他特别善解人意,特别能包容、能担谅人。这里面没有原则,没有真理。这里面的手段都是什么?哄、骗,还有拉关系、和稀泥、装好人,以神家的利益,以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性情变化作为代价,来达到他迷惑人的目的。最终达到的果效是让人远离神、防备神,与他亲近,说“我都担心成那样了,祷告了好几遍神也不给我安慰,我心里也不踏实、不平安,在神那儿也找不到结果,这下好了,一找带领问题全解决了,有这样的带领真是三生有幸啊,我们这带领比谁都好!”就达到了这个程度。人的心、人的观点已经倒向敌基督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人已经被敌基督控制了。他为什么能被敌基督控制呢?因为他在敌基督身上找到了安全感,得到了体谅,他内心深处得到了满足,得到了安慰,这就是受迷惑了。

以前上面发现一处教会中有个人尽打岔搅扰,就让当地教会把这个人清理出去。当地带领一听,“把他清出去?我得考虑考虑,那可是我的人啊,我不能随便清理,我得替他做主。上面也没了解实情,说清理就清理,这还了得,那我的人得多伤心哪!”他表面答应着马上清理,心里却并不打算清理。那他过后是怎么做的?他就琢磨怎么应对这事,既能让下面的人对他这个带领满意,又能让上面不反感他。他三想两想,计上心来,就召集大家聚会,说上面让清理那个人,大家看看清不清理,可以投票决定。投票结果出来后,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同意清理,还有几票不同意,他就说:“通过投票我发现有不同的声音,这是大事,咱们得尽最大努力达到有民主、有人权。现在既然有几票不同意,那咱们就不能清理这个人,得尊重弟兄姊妹的意见,弟兄姊妹是神家的柱子、神家的基础,不能不听。神都尊重人权,咱不尊重能行吗?咱得按着神话行啊!”其实神从来没说过一句这样的话,他这是瞎说。他说要尊重人权,弟兄姊妹的意见都得听,有不同的声音就得研究,研究不出结果就不能清理,结果就没清理那个人。上面一过问这事,他答应说“快了,快了!”意思就是还没清理,还在拖着。他认为只要拖着不清理,说不定上面就把这事忘了。后来他又召集人聚会再次投票,大家通过交通、分辨,觉得那个人的确该清理,只剩一张反对票了。大家认为既然是上面让清理的,上面能看不透吗?按上面的要求实行这是原则,是真理。但这个带领就不知道这是真理原则,他说“还有一张反对票,那咱们就不能清理,得绝对尊重弟兄姊妹的不同意见,这叫最高人权”。后来上面又过问这事,他还是敷衍,就一直拖着不清理。最后,上面一看他不清理,就一脚把他踢出去了。上面让你做带领,你不听上面的话,上面有权选你也有权废你,这是行政。上面这么安排后,还用不用大家再投票通过?(不用。)为什么不用?你们说,我跟你们交通的这些话是道理还是实际啊?(实际。)那要实行、落实能不能达到准确?(能。)如果准确的话还需要大家投票表决吗?(不需要。)上面说清理哪个人就绝对不会冤枉他,那这个带领不按上面的要求做,一个劲儿地让大家投票,一个劲儿地调查民意,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搞独立王国了。你调查什么民意?民意是什么?多数人明白真理、有真理吗?多数人连分辨都没有。他不清理恶人,恶人就继续搅扰,教会里就混乱,没秩序。那些损害神家利益的,搅扰打岔的,尽本分没有一丁点儿真心的人在敌基督掌权时就没法被清理出去,敌基督在教会里打横,包庇、袒护这些不信派,他打的旗号是什么?当官要为民做主。他到神家当官来了,还要给这些人做主呢。人的主是谁啊?神才是人的主,真理才是人的主,你还想给这些人做主,你的主是谁你还不知道呢!他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人,“我能替你们做主,你们有什么冤情、有什么不服,或者受了什么屈、遭了什么难,我这个带领就能替你们摆平”。那些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相的人就被这样的敌基督迷惑了,把他们当祖宗、当神来跟随、来供奉。明白真理的人看到这样的人就感觉恶心、反感,说:“你想当我们的主,你想控制我们,门儿都没有!神让你带领我们,是让你把我们带到神面前,而不是带到你的面前。”敌基督就用这样的方式来迷惑人。一说能迷惑人,那这个手段基本上就是让人觉得合乎人的感情需要、心理需要、精神需要等等。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相的人往往会受到敌基督的迷惑,甚至被迷惑之后不但不能回头、反省,反而还为敌基督说话、辩解。他们能为敌基督说话、辩解,这就充分说明他们真的被迷惑了。人信神却跟随了敌基督,神还会要你吗?你名义上跟随神,但却跟着人走,神会怎么对待你?你弃绝神了,神是不是会厌弃你?人要是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这就是浑人。

敌基督迷惑人不是偶尔的表现,而是常常这样做,这是他们一贯的做事原则,是他们做事的根据、手段、方式、风格,否则的话谁能高看他们?第一,他不比别人明白真理,第二,他不比别人人性好,第三,他不比别人有敬畏神的心,那他凭什么能够让人对他心服口服,对他高看、仰慕呢?他就是凭着各种方式、手段让人崇拜他,凭着这些手段来迷惑人,让人看到一些假象,看到他属灵,看到他爱神,看到他付代价,看到他常常说对的话、对的理论,看到他维护弟兄姊妹的利益,然后用这些假象来让人对他生发佩服、景仰之心,达到他能够迷惑人让人跟随的目的。一说迷惑,那他所做的这些事是不是真的合乎真理,合乎真理实际?肯定不是。他所做的让人看不出是明显不合真理的,但是从实质上来看,很多时候他外表所做的、所流露的其实就是假属灵。假属灵是什么表现?假属灵的很多行为、作法、说法看着都对,但其实就是外面的作法。就像那些抵挡主耶稣的法利赛人一样,手捧着圣经,在十字路口大声祷告,“我的主啊……”,让人看着他们很敬虔,结果现在法利赛人成为假冒为善的这类人的代号了。敌基督迷惑人的很多表现其实就是假属灵人的表现。假属灵人外表的行为、作法和说法看着都挺好,都挺合乎属灵道理,看到谁软弱了,他不吃饭也得赶紧去扶持,看到谁家里有事了,他自己的私事不办也得赶紧去帮助,但他帮助人就是说一些对的话或者好听的、体谅人的话,说来说去别人的实际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那他这样做达到的果效是什么?人对他的行为特别感动,感觉临到事有他这样的依靠太好了,太幸福了。所以说,敌基督不但用言语来迷惑人,同时也用各种行为来迷惑人,达到让人认为他们很属灵,很了不起,很值得人信赖、依靠,甚至让人觉得“信神有点太空洞,信我们的带领才实际呢,这太现实、太真实了,摸得着看得见,有什么事直接问、直接说,这多好啊!”达到了这样的果效之后,敌基督的目的是达到了,但被他迷惑的那些人可就被坑苦了。被敌基督迷惑一段时间后,这些人再来到神面前不会祷告了,不知道怎样跟神说心里话了,而且他们之间也互相奉承,互相装属灵,互相迷惑、欺骗。最后敌基督还说,“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个个都爱神哪,临到事个个都不含糊,要是被大红龙抓了都能站住见证,没有一个当犹大的,这事我敢打保票!”结果被抓后全都当了犹大。这是不是一帮浑人啊?敌基督就拿这些空话、口号来糊弄弟兄姊妹。上面的工作安排要求人在安全的前提下尽本分,尽可能避免出事,敌基督就不按工作安排来,他就凭己意瞎喊、瞎做。有些愚昧的人没有分辨,就认为“上面怎么总提安全呢?为什么这么怕出事呢?怕什么呀?一切都在神手里!”说这话不是愚昧吗?你身量小不明白,但不能犯傻啊!上面安排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怎样聚会,遵守哪些原则,作这些细节的安排就是为了保护神选民能正常、安全地聚会、尽本分,有了安全才能继续信神,正常地过教会生活、吃喝神话。要是安全都没了,被大红龙抓了,就算你不当犹大,被判刑几年呆在监里,这对你的生命也是亏损哪!你在教会里天天聚会生命长进得都太慢,在监狱里神话听不着、看不上,诗歌也唱不了,聚会也没有了,你的生命还能长吗?到那时你还怎么信神?也可能就是挂个名了。敌基督不管这些事,不管人的死活。为什么说他是敌基督呢?他坑害弟兄姊妹不眨眼哪!他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就让大家都起来瞎喊“有环境不怕,咱们有神呢!”那些愚昧的人什么也不明白,就被这话迷惑了。人都有渺茫、空洞的思想,就认为“我们信神了,神保守,我们出了事也有神的许可”,这些是不是空话啊?敌基督和那些不明白真理的人就这么做。弟兄姊妹不明白,但你做带领的整天看工作安排,这些事你不会不懂,你得按工作安排作,你不能为了满足你的野心欲望,总想给人多讲,还觉得人越多越好,越多你讲得越来劲。敌基督为了笼络住下面的人,让人都听他指挥,没事就把这些人召集到一起,也不考虑环境安不安全,最后把这些人都断送了。

敌基督善于说大话,讲一些空洞的、假属灵的理论、根据来迷惑人,许多没分辨的人就听他的,他怎么摆弄就怎么顺从,结果出事被抓了。为什么能出事呢?有的人说是因为神不保守。这不是埋怨神吗?这事不能赖在神头上。神让人在各种环境中经历神的作工,你根据工作安排,在环境允许的情况下,无论几个人聚到一起,只要是能正常吃喝神话,是在经历神的作工,尽人该尽的本分,神就会带领你,会作工在你身上,你如果违背上面的要求,凭己意瞎做出事了,这就是愚昧无知了。神不是有意要把每个人都放到监里熬炼,神的心意是让每一个人都好好吃喝神话,经历神的作工。但是敌基督就不懂,他就相信他的逻辑,觉得有神保守怕什么,他丝毫不懂神保守的原则,瞎套规条,总是定规神。有许多人受他迷惑就跟着这么做,上面的安排谁也不听,结果出了事被抓到监狱里遭受酷刑。出事的时候这些人是什么身量?他们对神没有丝毫的认识,对真理也没有真正的理解、认识与经历,就是人的热心与一些渺茫的观念想象,全是空洞的,对神到底怎么实际地作工带领人一丁点儿都不懂,就凭着人的热心一厢情愿地喊点口号。他们带着这样的身量进到监里,能作出见证吗?绝对不能。这样的人进到监里会怎么样?他就想:“神不是全能的吗?神不是救人吗?一切都在神手中,神怎么许可我们临到这样的环境呢?神怎么让我受这苦呢?到底有没有神啊?我们这么大的热心,难道错了吗?如果是带领带错的话,那神怎么不管呢?”开始埋怨了,紧接着就该否认神了,“神作事不合人意,神作事也不见得全对,神也不见得是真理”。最后受苦多了,熬了一段时间,连知道的那点道理和仅有的那点热心都没了,否认神不信了,还当了犹大,出狱后还觉得“这下再也不用担心环境了,看那些不信神的人在外面多自由,咱们偷偷摸摸地信什么呀?国家不让信就别信了”。这样的人以后还能信神吗?不能了,神不要了。神拣选你只有一次,给你的机会你已经失去了,这样的人蒙拯救的希望就没有了。这就是敌基督凭己意瞎做,用一些理论来迷惑人,让人追求外表的属灵、热心,最后在人身上导致的后果。这后果是什么?神拯不拯救那是神的事,但是最起码现在来看,人走到这一步,人的前途基本上就被断送了。这一切归根结底是谁造成的?就是敌基督造成的。他如果不瞎做,而是按照工作安排做,按照上面的要求带领弟兄姊妹,把人都带到神面前,就不会出现这些事,那这些人就还有希望蒙拯救。敌基督因为野心欲望膨胀得厉害,要是没有人维护他听他的话,他就觉得自己活得没趣、没劲,他把这些人当炮灰、当玩具玩弄,都听他的,他就觉得自己有本事,有享受,这辈子活得值了。他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用这些所谓的属灵的好听的话来迷惑人,让下面的人受他的迷惑之后偏离真道、远离神,走上了弃绝神的道路。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些人的前途、归宿被断送了,他们蒙拯救的希望被断送了。人乱跟随人行吗?你们要是再看到谁属灵还羡不羡慕了?“属灵”这个词怎么样?空洞。人属肉体,是受造之物,你若真属灵你的肉体就没了,你还属什么灵呀?那不是空话吗?所以说,“属灵”这个词本身就不成立,是空话。以后再听到有人说他追求属灵,你就跟他说:“你追求做个好人还实在点,你要是追求属灵,这是死路一条!你可千万别追求属灵,属灵不是人追求的,这个事根本就不成立。”你们说,哪个人信神多年成属灵人了?那些宗教里的名人、解经家,他们属灵了吗?他们都是假冒为善的人,没有一个是属灵的。发明“属灵”这个词的人就是拿这空洞的话迷惑人的。能讲这空话的人是什么人?是不是不通灵?人是属什么的、人信神应该追求什么你都弄不明白,你能明白真理吗?你本身就是个受造之物,就是个被败坏的人类,要说有所属的话,那就是属肉体的,这就是人的属性。但是追求属肉体这也不是正道,什么也得不着。所以,追求属什么这不是一项真理,跟真理无关,你最终就做好受造之物、尽好本分就对了,这才是真理。

敌基督不管听多少真理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真理,他头脑灵活,记忆力好,就把自己能理解到的、能记住的那些好听的话、对的话,用思想、用败坏性情加工加工,再掺和一些比较合人观念、能笼络人又能让人上当受骗的话,然后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给人听。那些不通灵的、不明白真理的人一听就上当了,觉得他说得一套一套的,跟着他肯定能明白真理,结果三听两听受迷惑了,这就麻烦了。其实,敌基督根本不明白真理,他说的那些所谓的对的话,你细听细分辨,都是一些空洞的口号。即便他说那些话不是存心迷惑你,但是你听完之后也会受迷惑,上当受骗。这么说能不能明白?你们能不能举出实例,就是你们接触过这类人或者自己就做过这类事?你们如果听完能马上想到哪个场面或者是结合到哪个人,就证明你们明白了,对上号了。你们要是举不出例子,证明你们还没有明白,没对上号,那日常生活当中接触到这些事的时候,你们肯定不会分辨。(我自己就有这种情形。当弟兄姊妹临到修理对付、责打管教时,他不明白神的心意向我寻求,其实对这个问题的实质还有神的心意我也不明白,但我就会跟他说一些空洞的话,比如修理对付、责打管教都是神的爱、神的拯救,这些都是神针对咱们的败坏性情作的。这么说的时候,我自己也能感觉到这些话并不能真正地把他的问题实质说透,也帮助不了他。)这是因为你自己对真理也不是那么透亮,所以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实际问题。那敌基督迷惑人跟这个有没有区别?敌基督不是要善意地帮助人,他的存心目的是想迷惑人、控制人,区别点就在于他有存心目的。那他受存心支配产生的作法与普通人的作法有什么区别?他喊口号的时候是什么表现?流露的是什么样的性情?一般的人对真理不透亮,身量就那么大,他作工作的力度达不到应有的果效,但他没有想要迷惑人、控制人的存心目的,他也想把人带到神面前,只是力不从心,他说的就是自己的心里话,只不过看不透也说不透,找不到问题的根源,最终解决不了问题,供应不了人。而敌基督说的是不是自己的心里话?不是,他说的都是假话。他就是想骗你,“作为带领,该作的工作我已经作了,我说的都对,你要是不接受的话,你的问题解决不了可别赖我。”他并不是想真实地解决你的问题,而是走形式,是出于保住他的地位不得已说这样对的话。他说这些话很违心,他即便是说了也不是心甘情愿的,不是他心里真正想的。所以,有一些敌基督平时尽说一些对的话,帮助别人从消极当中走出来,但一临到自己被撤换就消极了,还得让弟兄姊妹反过来帮助他,这样的事太多了。他整天念叨的那些口头禅连自己都帮不了,那这些话是不是从他内心深处发出来的?不是。那不是他的真实身量,他作工作帮助人纯属就是用外表的假象、作法、好的行为来走过程,达到让人承认、接受、认可他是带领。只要人认可他是带领,人是不是就服他了?他的地位是不是就稳固了?这就是他的目的。有的人不明白真理作工作力不从心,这顶多是身量幼小,不是合格的带领,而敌基督作工作不考虑能不能帮助、扶持弟兄姊妹,他只考虑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利益,这就是两者的区别,他们的性情是不一样的。所以,即便敌基督说了很多好听的话那也不是他的实际,他说得很违心,他就是用一些外表对的道理、口号或者合乎人情的话来劝导人,走个过程。他为什么要走这个过程呢?因为他要是看谁消极软弱了还甩手不管的话,别人就会说他不作实际工作,没尽到带领的责任,他怕人说这样的话就不得已地去做。所以,他的目的不是单纯为了尽本分,他是怕弟兄姊妹临到难处时他如果不能第一时间出现,帮助、供应弟兄姊妹,尽到他的责任,弟兄姊妹就不拥护他了,下次可能就不选他了,那他就不是名副其实的带领,而是光有虚名了。他心里所要的不是光有虚名,他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权力,实实在在的弟兄姊妹的拥护、跟随、信服、认可,是每一届选举带领的时候他都能被选上,这是他的目的。

有些所谓的带领工人快到选举的时候特别热心,处处显露自己,表现异常,这样的人可能就是敌基督。如果真是这样的人,这么做就太卑鄙了。真有良心理智的人,带着存心目的做事心里自然有谴责,出于良心、理智的约束,他会觉得自己以前都没那么热心,现在突然这么热心,让人看着太明显了,自己都感到恶心,宁可不参选也不能那么做,就因着这些年信神有那么点小身量,他有点羞耻感,最后就把自己约束住了。而敌基督不约束自己,他就是为所欲为,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他有野心,有各样的存心目的与阴谋,他心里都明白,但还偏要这样做,处处为自己的名誉地位着想。他觉得要是为了教会、为了弟兄姊妹做事那就太亏了,划不来,所以他做什么事都是胳膊肘往里拐,尽为自己。到选举的时候他就使劲地各处游说,最后投票的时候还偷偷为自己加两票。敌基督做的这些事恶不恶心?他要是没有野心的话,他下这功夫干什么?这不就是野心在作怪吗?一说野心就不是正面的,做的事肯定都让人恶心,都不可启齿。敌基督尽用假象来迷惑人,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一看,“这个带领这些日子可下功夫了,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的,什么事他都带头做,可吃苦了,累得都瘦了一大圈,白头发也多了”。有些弟兄姊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最后选举的时候,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他受苦付代价的那些画面,就把票投给他了。敌基督是不是达到目的了?这就叫阴谋,这就叫手段,这就叫邪恶。所以,敌基督迷惑人不是光用话语,很多时候他也用行为、作法在无声地告诉人,他是多么热心,多么顺服,多么能解决弟兄姊妹的难处、问题。他用这些看似好的、对的说法与外表的假象一再地告诉人,一再地强调他是合格的带领,是人应该认定的带领。外邦人竞选村长、市长,一开始得演讲,然后到各处游说、拉票,甚至在投票的时候还作弊。他们认为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当选就行。敌基督是不是也会这么做?绝对会。这些人为了权力、地位,他们内心深处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地运作这一切事,而且是绞尽脑汁地做这些事,他们是绝对不会安分的。所以说,对权力、地位有着高度热情的人,也就是野心没法控制的这类人,他们如果最终被选为带领的话,就不是光走敌基督道路了,而是都有可能成为敌基督。你们有没有野心呢?你们的野心在人性、理智范围里能不能控制住?如果能控制的话,就能避免走敌基督道路的危险,不会成为敌基督被淘汰。如果你们觉得自己野心太大,常常为了地位能不择手段,甚至不吃不喝,受什么苦都行,什么卑鄙的手段都能用,已经达到了不知羞耻、难以遏制的地步,那就麻烦了,你们绝对是敌基督。如果仅仅是有敌基督的这些表现,那还有拯救的余地,但是这就脱离危险了吗?还没有。你有敌基督的这些表现,那你与神还是敌对的,你随时随地都能抵挡神、弃绝神,或者因为神作的一件事不合你的观念,你就能研究神、误解神、论断神,甚至散布对神的观念,然后弃绝神离神而去,最后被神淘汰。你能随时随地地做出这类事,这就是性情支配的。

为什么总提性情得变化呢?因为人的性情不变化就是神的仇敌。敌基督都是死不悔改,誓死要与神对抗、敌对到底,即便他心里承认有神,承认神造了人类、神能拯救人类,但是因为他的本性,他改变不了他所走的道路,也改变不了他与神敌对的这个实际状况。所以,敌基督这一类人做事的实质就是在不断地用各种手段、各种方式来达到他们占有地位的目的,来达到他们笼络人让人跟随、让人崇拜的目的。也可能他们内心深处并不是有意与神争夺人类,但是有一样是肯定的,就是他们即便不与神争夺人类,他们也想在人中间拥有地位、拥有权势。即便有一天他们意识到自己是在与神争夺地位而有所收敛,但是他们会用另外的方式在人中间获得地位,达到名正言顺。总之,敌基督所做的一切,即便外表看是在忠心地尽本分,是在真实地做神的跟随者,但是他们想控制人,想在人中间获取地位、获取权力的野心是不会改变的。神无论说了什么话、作了什么事,无论对人有怎样的要求,他们都不会按神的话、按神的要求来做他们该做的,来尽他们的本分,他们也不会因为明白了神的话、明白了真理之后而放弃对权力、地位的追求,他们的野心始终占有着他们的全人,控制、主导着他们的行为、思想,也主导着他们所走的道路,这就是敌基督。这里突出什么了?有些人说:“敌基督是不是就是跟神争夺人,不承认神?”他们也可能承认神,而且真真切切地承认、相信神的存在,也愿意做神的跟随者,也愿意追求真理,但是有一样是永远都不会变的,那就是对权力与地位的野心他们不会放弃,他们不会因着环境或者因着神对他们的态度而放弃自己对地位与权力的追求,这就是敌基督的特征。一个人无论受了多少苦,或者明白了多少真理,进入了多少真理实际,对神有多少认识,但在这些外表的现象、表现之外,他对地位、权力的野心与追求从来都不会收敛、不会放弃,这一点就决定了他的本性实质到底是什么。神把这类人定为敌基督是极为准确的,这是根据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也可能以前有些人认为敌基督就是跟神争夺人类,其实有时候他不一定非得是跟神争,他就是对地位、权力的认识、领会还有需要与正常人不一样。正常人有时候有点虚荣心,在人中间争个面子、说法,争个名次,这是正常人的野心,一旦他这个带领被撤换没地位了,他也就算了,随着环境的变化或者身量的增长,随着真理的进入,还有明白真理程度的进深,他的野心会逐渐地淡化,就是他走的道路、行进的方向会有变化,他对地位、权力的追求会一点一点地减弱,他的欲望会逐渐地减少。但是敌基督就不一样了,他对地位、权力的追求是不会放弃的,无论在任何时候,在任何环境、任何人群当中,无论他年龄多大,他的野心是不变的。他的野心不变是怎么看出来的呢?比如说他是一处教会的带领,他要控制这处教会所有的人,到了另外一处教会,他不是带领,但他还想站地位,就是不管到什么地方他都想掌权,这是不是被野心充满了?他的表现超出正常人性的范围了,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这个不正常指什么说的?就是他的表现不是正常人性该有的,那这是什么表现?是什么支配的?这是本性支配的,这是邪灵。这跟正常的败坏不一样,这就是区别。敌基督不择手段、忘我地追求着地位与权力,这就是他们的本性实质,是他们的本相、真相。他们不但与神争夺地位,也与人争夺地位,不管人愿不愿意、同不同意,他们都一厢情愿地、主动地来控制人,做人的带领,到哪儿都想当头儿,都想说了算,这是不是他们的本性?大家愿不愿意听你的?选你、推举你了吗?同意让你说了算吗?没有人愿意让他说了算,也没人听他的,但他还想说了算,这是不是有问题了?这是厚颜无耻,不知羞耻。这类人当带领是敌基督,不当带领也是敌基督。

有些普通弟兄姊妹特别热心关注各处教会大的事宜,比如哪处教会带领是谁,哪处教会办过哪些大事,或者哪些人在哪个地方住,等等。一般人不关心这些事,他知道该让知道的就会告诉,不该知道的别问,如果总问这些大家该反感了,所以不打听这些,就专心尽好自己的本分,不知不觉性情有变化了,这是神恩待。但有一类人他特别热衷于这类事,比如某教会的一个人作恶太多正打算处理,他也不认识那个人,一见到带领就问那个人后来是怎么处理的,带领不让他打听,让他该听道就听道,该聚会就聚会,好好信神。可他不听,还说神家的人就得关心这些事,没人告诉他,他就琢磨着上哪儿打听。上层带领到他家聚同工会,他觉得进去参加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就假装进去倒水,打听那个人到底是开除了还是留下了。别人不告诉他,他出去后就把门开条缝,站在门边偷听。这是不是神经病啊?这就是有野心。他想做带领没那两下子,道理都说不全,没人选他,他没招了就自己下手,这一下手得来不少信息。他就觉得,“你们不告诉我,我照样什么都知道,哪处教会谁是带领,祭物放在哪儿,尽哪些本分的人住在哪儿,这些我都知道,知道我就能参与,一参与我不也就有地位了吗?”这样的浑人什么事都干,你限制他都不行,他就非要打听这些事。这恶不恶心?厨房的地脏了让他去拖一拖他不去,他认为自己是办大事的人,拖地那是普通人干的,凭他这素质不能干那样的活儿。他一点实事都不办,自己分内的活儿一点也担不起来,什么本分都尽不好,也不真心实意、不踏踏实实地做事,就想打听教会工作,打听教会带领工人和弟兄姊妹的一些大事,还总想给别人出点招,别人不用他,他就说“这事你要是不听我的那是你的亏损”,这是不是没理智啊?所以,有些敌基督是隐藏的,不一定非得有地位,没地位他自己还往上蹭,这要是有地位得是什么后果?那就大权独揽了。说有些敌基督是隐藏的是什么意思?就是敌基督不是有了地位才变成敌基督的,他本来就是敌基督,因为人没分辨,身量小,或者有些地方没有太合适的人,才把这些比较有野心、能张罗、能跑腿办点事的人选上了。先不说把他选上来这事对错,就说一旦发现他是敌基督,应该怎么办?揭露他,弃绝他。如果定性为敌基督的人被撤换了,以后还应不应该选这类人做带领了?(不应该。)凡是定性为敌基督的就不能再选为带领了,因为他的本性实质变不了。敌基督只为撒但做事,他是撒但的奴役,绝对不会为真理做任何事、说任何话,敌基督的实质就是与神敌对,他厌烦真理、弃绝真理、藐视真理,他的本性是不会变的。这类人如果没做带领,不要选他做带领,如果之前做过带领被撤换了,以后再做带领他也不会变,还是敌基督。

2.解剖敌基督如何拉拢人

刚才讲的基本上是敌基督迷惑人的表现。迷惑、拉拢这两样差不多,只不过从外表看性质、手段有区别。迷惑就是制造一些假象,拉拢就是有意识地让人听他的,这个意识很明确。迷惑是让人不知不觉就上当受骗了,就随从他了;拉拢是借着说一些让人听着不错、分辨不出来的话,来达到让人跟他站到同一战线上变成一个团伙,把人从一个对的阵营拉拢到他那个阵营里。总之,人如果接受了敌基督这样的作法,那就是上当受骗了。有一些敌基督用一些非常手段,做一些非常的事情达到了拉拢人的目的,结果导致教会当中分帮、分派、分族群。比如说,敌基督问别人是哪里人,对方说是南方人,他就说:“咱们都是南方人,那咱们就是一家人,就得拧成一股绳,那些北方人跟咱们喝的不是一条江里的水,这也亲不上来呀!虽然信的是一位神,这事到什么时候都不能质疑,但是再不能质疑,咱们南方人在一起说话还是有共同语言的,跟他们北方人语言也不通,吃的东西也不一样,风俗习惯也不一样,说不到一起去。再说咱们南方人都温柔,北方人的性格都烈,跟咱们都合不来啊。”这话外表听着都对,挺好听,但这是什么意思?他是在拉拢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见到北方人就说:“北方好啊,我信神前经常在那儿做生意,我就是半个北方人,虽然我老家是南方的,但我是喝北方的水长大的,咱们人不亲水亲哪。”这一套近乎,有些北方人就被迷惑了。敌基督就用这种方式拉拢人。到选举的时候,他一看有个北方的弟兄姊妹可能会被选上,他就和几个团伙成员在一起商议,把北方人中他们拉拢不过来的人的选票都丢到垃圾桶里,最后当选的教会带领、执事全是南方人。敌基督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做事,拉关系,套近乎,分帮分派,用这些手段来分裂教会、控制教会,最后还觉得是在作工作,是在尽本分,这是不是解读错误?他们这是什么行为?这就是分裂教会,只有敌基督才做这样的事。他们不断地拉拢与自己的意见、观点一致的人,不断地排挤那些对他们有分辨的人,或者那些他们认为对他们没利的、难以控制的人,最后把教会搞得四分五裂,这就是敌基督做的事。他们采用败坏人类推崇的一些东西,像传统风俗、人情伦理、知识,用这些代替真理,来说服、拉拢那些容易上当受骗的愚昧无知的人。他们的口头禅是什么?“你看他们北方人,你看咱们南方人”,“你看咱们中国人,你看他们哪国人”。他们的口头禅、说话的前提就是这样,然后就在教会里分帮分派。我举的是其中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有可能一个教会当中所有的人都是一个地方的,但是敌基督会用不同的方式拉拢,来分裂教会。

敌基督是怎么用不同的方式拉拢人来分裂教会的呢?首先,敌基督先选一些在社会上有地位、有权势,有恩赐、能说会道的人来拉拢,他常常接触这些人,说好听的话让人对他有好感,以交朋友的方式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对于贫穷人、素质差的人、比较老实的人他就不搭理,甚至排斥。谁在社会上有地位、有钱,他就把这些人笼络到自己手里,而那些能真心花费但是家里穷,在社会上地位低、没什么势力容易受人欺负的弟兄姊妹,就被划成教会当中的二等公民了。教会里的人无形当中就被划成了两类人,敌基督就做这些事。真正明白真理的好的带领,如果发现教会里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会用真理解决,不让人在教会当中分等级或按着社会地位来划分类别,他不会分裂教会,他只会让所有的弟兄姊妹,无论是来自哪里的,不管有无社会地位,都在神话里合一,在神面前合一。而敌基督不但不解决这样的问题,反倒会借用人的败坏性情,借用这个有利的自然条件达到自己的目的,看谁有钱、有社会地位就拉拢谁。怎么拉拢呢?他说:“你在社会上有地位,这是神祝福,是神命定的,那你就得借用你这个条件在神家尽好本分。你看现在我做带领,在当地也挺出名,家人逼迫得也挺厉害,我做带领有点风险,就得借用你这样的人来维护。维护好了我,你以后就有大福,生命长进快啊。”敌基督就借着这个拉拢、引诱人跟随他,他若喜欢谁就给谁安排好的本分或出头露面的机会,变相地抬举这个人。他不管这个人符不符合神家用人的原则,只要这个人有社会地位,能被他所用,他就拉拢。敌基督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靠近、巴结那些在社会上有地位的人,同时也从他们身上捞好处。另外,那些人在教会里做坏事,打击弟兄姊妹,搅扰教会生活,敌基督都不管,就一个劲儿地放纵他们。放纵的目的也是为了拉拢,拉拢过来好在他们身上捞油水。而对那些真心信神但没有社会地位、素质也比较差、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敌基督就极力地排斥、打击、压制。对有钱、有地位、对他有利的人,敌基督就说,“这教会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虽然你们选我当带领了,我有责任带领你们,但是在神家不能我一个人说了算,你们也得帮衬着,这叫配搭,有什么事你们也能说了算”。对于这些有利用价值的人,他极力地拉拢,达到能够控制的地步,而对于那些没有钱、没有地位又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人,他就不搭理了。他的不搭理是什么意思?“我们这些人拧成一股绳,成为铜墙铁壁,量你们这些小人物也兴不起什么风浪来。你要是不挑战我的话,我让你跟着信,你要是总对我有意见,我就让你信不成,我开除你。”他心里是这么打算的。有些人没分辨就害怕,“可别得罪他们,他们几个人成帮成派,我们得罪不起,我们人微言轻的,要是哪句话没说对真被他开除了,信神的机会就没了”,这些人就都吓破胆了。敌基督拉拢人的这种行为,这里面有邪恶、凶恶的性情。他拉拢人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扩大他的势力范围,达到能有人帮衬他,使他的权力、地位更稳固。敌基督控制一处教会,教会当中凡是有钱、有地位、厉害的都跟着他一起掌权成为一个团伙,谁揭露他们的问题都不行。敌基督拉拢这些人是因为他很难控制这些人,他必须把这些人拉拢到自己跟前,成为自己的帮手,这样他的地位就稳固了。另外,这些人对他来说有利用价值,他用拉拢的方式来对待这些人,也有点稳住这些人的意思,让这些人对他的地位不构成威胁。

关于敌基督拉拢人这方面刚才讲了两种表现,你们所在的教会当中有没有这样的现象?肯定有。那凡是与拉拢有关的,属于敌基督拉拢人的这种行为、性质的表现还有哪些?拉拢的后果是什么?敌基督为什么要拉拢人呢?他如果不拉拢人,他要控制人的目的能不能达到?不能。他非得把听他的、甘愿接受他带领的人拉到自己跟前,他才觉得自己有地位、有施行权力的对象。如果他跟前没有听他话的人,他想得到权力的野心是不是就得不到满足啊?所以说,他只有拉拢各类可拉拢的人,他才觉得自己有地位、有权力。对于拉拢不过来的人他怎么处理?他就开始打击、排斥了。有没有敌基督把教会中那些拉拢不过来的人变成旁听生的?教会下发的讲道、诗歌还有神话书籍干脆不给他们,或者把他手下那些人不听、不看的神话书籍、讲道发给这些人,或者多长时间不通知这些人聚会。这类事肯定有,这都是敌基督干的事。咱们所说的这些人不是被教会除名的,不是主动退出的,也不是主动不聚会的,他们都是真信的,但是因为敌基督的缘故,他们常常被排斥在外,吃喝不到神话,或者不能及时得到神话书籍,得到讲道、诗歌以及教会下发的各类工作安排。而敌基督手下的人,就是能够听他的、被他拉拢过去的、归顺他的那些人,他们就能优先得到下发的各种东西,享受这样的待遇。教会就被敌基督这样的行为、作法搞得乱七八糟、四分五裂、人心惶惶。

敌基督拉拢人有没有条件?他是不是拉拢那些真心顺服神的人、喜爱真理的人?(不是。)那他拉拢哪些人?(初信不明白真理的人,糊涂没分辨的人,还有跟他同类的人。)还有会阿谀奉承的,喜欢巴结有地位的,一句实话都没有的人,还有一些做了坏事怕被开除就极力讨好他的人,他就用不开除他们这样的条件作交换,让这些人靠近他。敌基督拉拢的这些人,除了初信不明白真理的,多数都是不喜爱真理的人。凡是不喜爱真理的人有没有一个好东西?神拣不拣选这些人?神不要这样的人。敌基督把这些人拉拢过来,像个小丑似的领着这些人,还觉得自己当官了,有地位了,心里可满足了!敌基督拉拢的还有哪类人?(人性比较恶的人。)敌基督怎么对待恶人?他保护恶人。比如说,教会里有一个恶人,弟兄姊妹都反映这个人可坏了,教会里只要有他在,就搅得谁都不得安宁,又搅扰人尽本分,又搅扰神家工作,只要用他神家工作就受亏损,敌基督一看到这样的恶人就拉到他旗下了。他不开除恶人,反而保护恶人,除非那个恶人跟他对着干,想取代他自己当带领,凡是取代不了他的,手段没他恶毒、没他狠的,就都被他收买、拉拢了。恶人、敌基督在一起怎么打交道?他们打交道的手段基本上就是嘻嘻哈哈,互相吹捧、阿谀奉承。敌基督走到哪儿,那些恶人就拥到哪儿,就像臭苍蝇似的总往一起聚。他们聚在一起不干正事,就议论谁说谁的坏话了,谁说带领的问题了,看谁不顺眼就琢磨怎么把他排挤出去,就商量这些整人治人的事。另外,他们还商量怎么跟上面对着干,如果有人要反映他们的问题,他们怎么才能提前知道,知道之后怎么应对,这伙“恶人帮”就商量这些事。他们在一起从不交通哪些弟兄姊妹软弱、消极了,尽本分没信心了,或者因为什么事有点受迷惑了,该怎么帮助扶持,或者教会哪方面工作果效不好,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路途,他们不商量这些事。他们就商量谁对他们不满,谁能威胁到他们的地位,谁要反映他们的问题,谁跟上面有联系。商量完之后就到各处教会去执行,一执行把教会搅得乱七八糟,人心惶惶,最后弟兄姊妹之间互相猜忌,互相拆台,互相揭露,他们的目的就得逞了。敌基督带教会就这么带。如果恶人听他的,他就保护恶人,如果恶人不听他的,他就先把恶人处理了。如果那个恶人随从他,能被他招安、拉拢,他就让恶人成为他的帮凶,成为他干坏事的帮手、眼线,打入弟兄姊妹中间,打听都有谁在背后说带领的坏话了,谁对带领有意见了,谁在神话上有什么看见要分辨带领了,带领做哪些事露馅了,下面谁反映带领的问题了,谁总想跟上面联系。他们就专门观察这些事,然后在一起商议对策,今天琢磨开除这个,明天琢磨开除那个,名正言顺地通过投票把这些人都开除了。敌基督就做这些事,就这么带领教会,有敌基督在的地方,有恶人在的地方,教会就乌烟瘴气,这叫魔鬼掌权。魔鬼掌权还有好啊?只能给神选民带来灾难。

有的敌基督到一处教会当带领,他先研究教会中谁以前总向上反映问题,让这样的人离他远点,这样的人即使能接待他也不去。如果谁比较靠近带领,还会献殷勤,他就琢磨住到这个人家里。这个家原本接待了其他弟兄姊妹,但他为了住进去就硬要把人安排到另一个家。别人说另一个家不合适,他就说“我是带领我说了算,你不同意我自己去安排”。他就用带领的地位强迫弟兄姊妹搬家。他为什么非要住那个家呢?就是因为那家人老实、懦弱,对他没什么威胁,他做什么坏事,背后怎么放荡,那家的人也不会反映,他就找这样的地方住。住一段时间后,他还把恶人召过去,他们就在那儿干坏事,商量对策,琢磨怎么整治别人。敌基督到一个人群中的时候,他先找合他意的人,先扩大、稳固自己的势力,他先不动那些难动的人,先不打乱现在这个秩序。等他把自己的地位稳固了,找着合适的帮手了,就该商议对策解决这些普通的弟兄姊妹了。他怎么解决呢?把能利用的、对他有利的先拉拢过来,实在拉拢不动的,他就找个借口或理由把人给隔离或者清除了。敌基督的这种行为是什么性情?凶恶。他在哪里当带领,哪里就被搅得乌烟瘴气的,正常的秩序都被打乱,你不听他的就被打压、限制,甚至被清除、开除。有一些敌基督就像地痞、流氓、泼妇一样,信神了还想弄个地位,在神家作威作福,控制神选民,就这样把教会搞得乱七八糟,人要是没有分辨就会被他迷惑、控制,最终断送自己。

敌基督拉拢人这方面讲得差不多了。我讲这些事,你们听着是不是挺稀罕,认为信神的人怎么还有这样的?我告诉你们,还有很多比这还严重的。人当面都是人模人样的,但背后是什么样,那才是他的真实面目。他背后如果跟当面一样,那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背后如果和当面不一样,那背后的表现才是他的真实面目。敌基督当着人的面装得很文雅,但他背后做的那些事要是用录像机录下来,人看了就感觉恶心,感觉跟他打交道都是一种耻辱,他不是正派人哪。那他跟正派人能合得来吗?合不来。他这不是一个普通正常的人有些恶习,这是一种性情,一看他这个性情就不是人,是畜生。敌基督这类人有的外表很文雅,有点文化,有点教养,或者曾经在社会上有头有脸,但有的就跟畜生一样,连正常人的外表都没有。一个连正常人的外表都没有的人,他里面有没有正常人性?你们能不能接受他的带领?如果弟兄姊妹落在这样的人手里,会是什么下场?那就是被迷惑、被拉拢,肯定是有苦头吃了。敌基督这类人属魔鬼,即便他对待一些人似乎很人性化,很理解人,很体谅人的难处、软弱、情感需要,但是,这些人一旦涉及到或者威胁到他的地位,他就不择手段了,就不是外表的体谅、谅解、包容了,而是有更恶毒的手法。他即便是外表体谅、包容人,也不是真为了把人带到神面前,他的目的是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为了得到人的崇拜。敌基督不管用什么方式迷惑人、拉拢人,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会不择手段地、绞尽脑汁地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有一点也是肯定的,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是在尽本分,不是出于尽本分这个存心与源头,而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有,他们无论做什么从来不考虑神家的利益,这一点在他们内心深处是没有的,在他们的思想观点还有态度当中是排斥在外的。他们无论做哪一级的带领,神家的利益都与他们无关。在他们的思想观点里,“神家的利益”这几个字是不存在的,是被他们蔑视的,他们认为那不需要他们考虑,他们也从不考虑。所以从这点来看,敌基督的本性实质除了邪恶之外还特别自私卑鄙,他们只为自己的名利地位做事,丝毫不管别人死活,对他们的地位构成威胁的人,他们是不择手段地打压、排斥,往死里治。有时候也可能他们因为作恶太多被人检举,让上面知道了,他们感觉要失去地位了,就痛哭流涕,外表看是在懊悔向神回转,事实上他们是在为什么哭?为什么而后悔?他们是为自己失去人心、失去地位、失去名望而难过、而痛苦,他们的眼泪里包含的是这些内容,同时他们也在为下一步如何巩固自己的地位、如何吸取教训而盘算着。所以说,从敌基督这方面表现来看,他们从来不会为着自己做错的事或者所流露的败坏性情而有真实的认识、悔改,他们即便是哭,即便是在神面前咒诅自己、认识自己,那也是假的。也可能他此时的心情是真的,但是他的认识自己永远是假的。为什么说是假的呢?他认为是自己没把握好机会巩固地位、抓住权力而失掉了人心,他是为这些而痛苦。敌基督痛苦的时候也流泪,但他流泪是什么背景?他要是真做错事使神家利益受亏损了,他不流泪,他什么感觉也没有,就像没他的事似的;要是他自己的地位受到亏损了,他就该哭了,说:“我素质差,没作好神家工作,没起到带头作用,不配做带领。愿神咒诅我、管教我。如果你们以后不选我做带领,我也没有什么怨言。”弟兄姊妹说:“别哭了,以后我们还选你。”他一听立刻就不哭了。本相露出来了吧?他说两句好听的也是为了收买人、迷惑人、欺骗人,有些人还真吃这一套,真上当受骗了。敌基督一流泪保证有事,当他面临崇拜他的人要对他产生质疑,他的地位不稳的时候,他就哭了,难过得吃不下睡不着,一个劲儿地跟家里人说,“以后不做带领我怎么活啊?”他家人说:“没地位以前不也活着嘛,怎么就不能活了呢?”“我要是没地位的话,咱家能有现在这光景吗?能吃上这些好东西吗?谁还高看我?人要是没地位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背后说实话了,野心全暴露了。这是不是不要脸?敌基督迷惑人的时候他心里太清楚了,绝不是无意识的、偶然的过错,他是有意识、有目的地要迷惑、控制人,要得着人的崇拜,要从人身上抓到权力,他的目的很明确。他不是一时流露败坏,或者一时冲动身不由己,更不是特别环境逼迫他造成的,完全是因为他的野心欲望、他的诡计多端,更是因为他心里计划好了,在什么时候、什么背景做什么事才能达到目的,心满意足。

以上所讲的这些,一方面你们得明白这里面自己该进入的真理,另一方面就是分辨有这样行为与实质的敌基督、恶人,和有这样的性情与本性实质的人,再一方面也对号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些表现。现在你们对与敌基督说同样的话或者在同样场景下相同的表现可能能对上号了,那有与敌基督类似的性情流露或者类似的作法你们能不能分辨?你们会不会通过我所说的一些事例,或者事例当中所描述的一些细节、言行来领会这里面所要交通的真理,或者来认识这里面所要揭露的人的败坏性情?你们是站在什么角度上听的?如果完全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辨敌基督的这些性情与实质,来看待这些行为、作法,那你们得不着真理。你们应该站在什么角度上听呢?跟自己对号,这是最起码的,还有就是得明白我所讲的每一个事例里要求你们所要明白的真理。不通灵的人光听事,通灵的人、能够得上真理的人,对于这里面需要人明白的真理就能明白,能得着。你们从交通当中能不能总结出这里面的真理?交通一些故事或者事例是为了让人结合实情,能更好地理解实情当中所体现的各种问题,另外就是为了让人对涉及到这方面真理的各种表现与实质能够加深印象。就是说涉及到这方面真理、这方面本性实质的时候,你会想到一个事例、一个场景,这样在你认识自己、分辨人时会有一个画面性的理解,比光读理论、文字更容易明白一些,更实际、更具体一些。如果光是文字,你没有经历,你对文字的理解也可能就是停留在字句上,总受自己有限的经历辖制,只能停留在这个范围里。但是,如果加上一些事例,结合一些故事,一些画面,一些具体的言行、表现,对你理解这方面真理就有辅助性的作用,如果这个作用达到了,就证明你对这方面真理已经明白了。那达到什么程度算是明白了?不是达到百分之百理解,最起码对这方面真理的领受、定义、概念还有认识已经固定了,就是比较纯正了,基本上不掺杂人的知识、观念、想象、臆测或者掺杂比较少一些了。这些事例就是起这些作用的。也可能我说到的一些事例中的人或者事你知道,甚至接触过这样的人,与这样的人很熟悉,或者你曾经接触过这类事,甚至亲眼目睹过这类人做这类事的整个过程,但是那对于你理解真理、认识真理有什么益处呢?也可能你曾经与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你见过这样的故事,也亲自体验过这样的故事当中所发生的一切,但是不见得你就明白这方面真理了。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你别以为我所说的那个事、那个人你知道、你认识,你就不用听这里面所交通的真理与具体内容了,这就大错特错了。即使那个人是你最熟悉的人,也不代表你已经明白、认识这里面的真理了。我为什么提示这个呢?就是防止你们钻事,一看那个人做过那类事,神拿他举例子了,就笑话、藐视那类人,这是不是对待真理的态度?这是钻事,领受偏了。正是因为有这些鲜活的例子、故事,还有具体的人、具体的事,更让每一个人真实地体会到人败坏性情的流露是什么样的,真实地目睹到人本性实质的流露是什么样的,什么是人的本性实质,什么是败坏性情,有这类败坏性情、这类本性实质的人他走的道路是什么,他喜爱的是什么,他的喜怒哀乐是怎样的,他为人处事的原则、他的人生观是什么,他对待神的态度是什么,对待真理的态度是什么。正是因为有这些实例,有这些具体的人、具体的事,让人更能与神揭露人的实际的那一面结合上,看得就更清楚、更准确一些。所以,你不要小看这些故事。也可能有些故事我夸大一些,或者是加了一些情节,或者是两个故事凑到一起,但是不论我讲什么样的故事,讲谁的故事,讲哪类人的故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你明白真理。你从中得着真理了,这就达到果效了。所以,这些事也可能你听一次对这里面所要交通的真理只能明白最基本的字面上的意思,但是随着人的身量不断地长进,随着人的年龄不断地增长,随着人在各种环境下的成长、生活,人对这些故事当中的事件,还有这里面所体现的各类人的本性实质与他们的行为表现会有不同的认识。这些认识是怎么来的?是从这些故事里所要交通明白的真理来的,而不是从这些故事本身得来的。如果光是讲故事,它不涉及真理,就是教导人怎样做,很简单、很浅显。但是一涉及到真理,这个故事的深度就不仅仅是故事表面人所能听得懂的那些意思了,它涉及到了人的败坏性情、本性实质,涉及如何分辨人、如何选择道路、如何对待真理,涉及人对待神的要求应该有怎样的态度,人应该弃绝哪些东西、应该选择哪些东西。你们如果会这么听的话,那你们每次听道都会得着不少。如果得着的是真理,就不能按量来衡量了,真理是没法量化的。随着人年龄的增长,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社会环境的改变,随着整个潮流的推移,真理在人身上不断地起作用,这才叫生命,所以说,真理能作人的生命。不管哪一次讲故事,你们别听一次就完事了,得多听,如果听不明白可以交通,如果这个阶段听不明白,也可能是你的身量够不上,那就可以先听能够得上的,选择性地听。如果听完故事当时好像挺明白,过后觉得很深,有点够不上,与自己这个阶段所经历的事还有生活的环境结合不上,那这个故事就先在心里存着,让它变成一种印象,等你再接触到这类事的时候,有的东西也可能就会在你心里反应出来了。就像你学过的词、学过的话或者大脑里收集到的信息,你平时不去想,但是到涉及这些事的环境里有些你就想起来了。人有记忆,心里自然会存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在你日常生活当中是足够你用的,对你有些益处,但你要是刻意地去用它,死套规条,就容易出错。你得根据自己的身量,根据自己所经历的环境选择性地听,这样长进就快。会听的人得的就多,不会听的人得的就少,也可能什么也得不着,还觉得讲这么多故事没有一个是自己愿意听的,没有一个是涉及真理的,怎么不讲真理而是整天拉家常、讲是非。这是什么人的表现?不通灵的人就会这么认为。他认为我讲道就讲这些事,那他也会,他没事也跟人说这些事。你知道的是非可能比我讲的这些故事多,但是你所讲的涉及真理吗?不涉及真理可别乱讲,一讲就跑到外面的事上去了。你们要是瞎模仿,那不坏事了吗?都钻到事里面了,都去讲故事了,最后成故事大王也没用,也不代表有真理。

3.解剖敌基督如何威胁人

敌基督除了迷惑、拉拢人之外,他还威胁人。这些手段一个比一个严重。威胁跟迷惑、拉拢相比手段更拙劣,迷惑、拉拢不成,就该威胁了。敌基督为什么要用威胁的手段呢?他的目的没达到气急败坏了,就用这一招——威胁。撒但的手法多,尽是卑鄙的手法。威胁一般是和利诱连在一起的,他要是光威胁人的话,有些人不怕,不听他的,他也没办法,有时候他就该利诱了,就是软硬兼施。那敌基督为什么要威胁人?在什么情况下威胁呢?如果两人相安无事,各走各的路,互相之间没有产生利益交集的话,他会不会威胁?不会。那在什么情况下会产生威胁这种行为、作法?涉及到他的利益了,他的利益要受亏损,目的不能得逞了,拉拢也不行,说好听的话欺骗也不行,他就来狠的了,“你不听我的是吧?那我就让你看到后果!”什么后果?你怕什么他就给你什么。你们见过的这样的威胁有哪些?(有的敌基督想让弟兄姊妹顺服他,就会打着不顺服带领就是不顺服神的旗号,说不顺服神的后果是什么。)他就是让人知道不听他的会有后果。那他让人听他的根据是什么?顺服带领就是顺服神,因为带领是神命定的,你必须顺服,你要是不顺服带领,不听带领的,那就是不喜爱真理,就是违背真理,就是抵挡神,抵挡神的后果就是背叛真理,轻则隔离反省,重则开除出教会。敌基督威胁人的手段还有哪些?让大家起来围攻、弃绝,还有撤换人的本分。有些人就怕没本分尽,他觉得本分是他的命根子,尽本分就能有机会蒙拯救。敌基督就抓住这点了,说“这下我知道你的软肋了,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剥夺你尽本分的权利,不让你尽本分”。他不让人尽本分,是出于这人尽本分不合格使神家利益受亏损吗?不是,他是排斥异己,用这个方式来威胁人,达到让人听他的。一说威胁肯定不是按着真理原则去对待人、去处理事,而是带有恐吓、挟持、强迫,让人乖乖地顺服他、听他的,别给他生什么事端。

敌基督威胁人不仅仅是因为人不服他或者没把他当回事,这只是其中一方面原因,还有一方面原因就是别人发现他有问题了想揭露他,他怕上面知道,怕更多的弟兄姊妹知道后就不崇拜他了,他的权力、地位就不保了,他就想方设法地要把这事掩盖住,就采用威胁的手段。他用这种方式做事的目的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他认为如果他不这样做,弟兄姊妹都对他有分辨了,下次选举就不选他了,他就成普通信徒了。做普通信徒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没有权力了,野心得不到满足了,也没有人跟随他了,他的地位、权力都被剥夺了。他不愿做一个普通的跟随者,所以他用这种方式恐吓、挟持人听他的,让人服他,然后达到他能继续拥有权力、地位,能够继续控制人,得到人的拥护。他做什么事都是围绕地位,但凡涉及到他的地位,他都用一种方式或手段去极力地维护、保住他的地位。甚至有的人上面询问他一些事,他还能瞪着眼睛撒谎。比如上面问他这个月教会传福音得了几个人,明明没有得人他却说得了五个人。有的人知道实情,就想跟上面如实反映情况,他说:“我说五个就是五个,要是说一个人也没得,怎么跟上面交代?上面一听可能就会对付你,也可能就把你们这些传福音的人都撤了,到时候你怨谁?能怨我吗?你要想反映就反映,你要是说了福音队就得被撤,你这本分就尽不上了。”这是不是威胁?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有的人一听,“做诚实人有后果啊,做诚实人就没本分尽了,那我可不干,一定得报五个”。有的人心里就不安,说“咱们没得人就是没得人,上面怎么处理咱们应该顺服”。敌基督听了这话是什么观点?“顺服?那得根据情况、背景。传福音的是咱们,传福音有多大难度上面知道吗?上面管这事吗?上面就问一个月得多少人。”上面是问人数了,但传福音的难度上面不是不清楚,什么时候规定每个月必须得得人了?什么时候说过一个人也不得福音队就要撤了?上面没有这么规定过。那敌基督这话是从哪儿来的?是他自己编的。为了圆他的谎,为了把这些人控制住,为了他的谎话不被上面和弟兄姊妹看穿,为了他的地位能够稳固,不被撤换,他就编这样的鬼话。有分辨的人就能揭露他,没分辨的人一听,“可不是嘛,这本分来得不容易,不能跟上面说实话,你说五个就五个吧,这个月没得五个下个月争取,反正下个月要是得着了就不算撒谎”。敌基督骗,他也跟着骗,这是一堆骗子。敌基督就是这样威胁人的。他撒谎、作恶,控制教会,迷惑人,作工作不按原则、不按工作安排,而且无论怎么做都不许弟兄姊妹揭露、向上反映。一旦他得知谁要向上反映,他就该威胁了,“咱们在下面作这些工作,环境也不好,工作难度也大,上面问过咱们吗?上面光问工作果效,光让按工作安排来,作工作的是咱们,咱们受多大苦、担多大风险上面管吗?你们要是向上反映,上面就会对付你们,我是不怕我这带领被撤换,就怕你们没本分尽,你们要是没本分尽了可别赖我。你们要想反映我也不拦着,反正这些事大家都知道,你们自己选择吧,谁要反映,举举手。”有些人举手了,敌基督一看,“你还想反映呢,你这不是找死吗?好,我记住你了”。之后,他就该找机会整治这个人了。他找个借口说这个人这段时间尽本分总没果效,按神家规定得取消他尽本分的权利,如果表现再不好就划到B组去,再不悔改就隔离、清除。人还敢不敢反映了?有的人一听,“我反映有什么用啊?反映完带领对我不好了,弟兄姊妹也弃绝我了,我在这地方连个依靠都没有,我还是靠弟兄姊妹要紧,神在哪儿都不知道,神能管我吗?”他就不反映了。这是不是被吓倒了?他认为得罪神没事,神有慈爱怜悯、宽容忍耐,神不轻易咒诅、惩罚一个人,要是得罪人那可有苦头吃了,反映也没有什么用,也得不着什么好处,大家还都弃绝,可别做那傻事了。这是不是软骨头?这样的人值不值得可怜?他这是活该,这样的软骨头就应该专门交给敌基督,让敌基督去整治。这样的人实行真理、顺服神没有什么信心,也没有什么心志,要是顺服敌基督可来劲了,敌基督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教会中这样的人不少,他就不知道“神主宰一切”这句话人应该怎么对待,敌基督一威胁他,一弃绝他,一隔离他,他就觉得没依靠了,他不相信神主宰一切,也不相信神公义,不相信人的命在神手中,敌基督说两句恐吓的话就把他吓回去了,他就不敢反映了。

敌基督向上面汇报工作时瞪着眼睛撒谎、欺骗,有一些知道实情的人听不下去就想向上反映情况。敌基督对人控制得严、看得紧,谁有要向上反映的苗头他一下就看出来了,他没事就专门察言观色,看哪个人对他有意见,哪个人对他有二心,哪个人对他不服,哪个人对他的地位有威胁,哪个人对他爱搭不理没把他当回事,坐座位的时候没给他让上座,吃饭的时候没先让他吃,这就要坏事了。对这些人敌基督会怎么做?有一些阴险的敌基督他先不露声色,他找一个机会处理你,实在不行就用狠话威胁你,让你感觉到你的命是攥在他手里的,你信神能不能得救,能不能走到最终,能不能在神家中呆得住,都在他手中掌握着,都是他一句话的事,他说了算。你要是不老实、不服管、不听话,不把他当回事,那你就要遭殃了,他就要琢磨整治你了。他把弟兄姊妹反映他的这种行为当成什么?他不认为是反映情况,他认为是告状。就是没通过他,在背后说了他不喜欢的话或者他不愿让人知道的事,他就认为是告状。一旦他发现谁告状,谁就该被整治了。有一些糊涂的软骨头就被敌基督这种威胁的手段吓住了,敌基督问谁跟上面有联系,还没问到他,他就赶紧主动说自己和上面没有联系,被敌基督整治得总是提心吊胆的。敌基督要是不整治他,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他反映情况也没有任何后果的话,他用得着这么害怕吗?这样的人对神是不是真实的信?这是浑人加软骨头,碰着厉害的他就犯怂了,他对神不是真实的信,对敌基督可是服服帖帖地臣服。

敌基督威胁人的作法还有哪些?有些敌基督善于讲一些对的、好听的道理,用这个制约人。他说:“你不是喜爱真理吗?你喜爱真理就得听我的,因为我是带领,我说的都符合真理,我说什么你就得顺服,我说东你别往西,我说什么你别有二心,别有意见,别瞎掺和。”你要是不听他的,后果就是被他定罪,“你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你要是喜爱真理,我是带领,我说的话对,你怎么就不听呢?”敌基督就用这些对的理论、对的道理来控制你,来制约你。还有一些敌基督让人给他办一些私事,说,“我现在做带领,有些个人的事没时间做,我的事也是神家的事,神家的事也是我的事,咱们就不能分那么清楚了,所以我家里的事你们得分担着点,比如说看孩子、干农活、家务事,这些原来是我的本分,但我现在尽带领本分,这些事就是你们的本分了,你们就得分担,要不然我一分心,还能当好带领吗?”越说越不要脸了。有些人一听,“我们也不懂得体贴你的心哪,以后你家的活儿我们都包了”。敌基督把自己家的私事,生活当中的事,美其名曰人的本分,就是他把别人为他家出力,伺候他一家老小还有他个人生活的这些事,都变成神家的事了。既然是神家的事,每一个人就应该出一份力,带领让你做的那就是你的本分。这话听起来对不对?没分辨的人一听觉得这话都对,带领忙得顾不上过日子的事,自己愚昧又做不了什么,就得替带领分担点。他没事就到带领家干活,这是尽本分吗?他把为带领干活当成给神家尽本分,当成神经营计划当中的一部分了。有些弟兄姊妹因为受迷惑,因为不明白真理,还干得心甘情愿、不亦乐乎,最后还觉得亏欠带领,“带领为我们操碎了心,磨破了嘴,我们也不争气,怎么还是一点真理也不明白呢?”你整天为带领干活,也不聚会、不听讲道,你能明白真理吗?跟着敌基督就走上这样的道了。敌基督常常利用一些对的说法,把它包装、加工变成对的话,让人误认为这些话就是真理,就是人该遵守、该实行的,人应该把这些话接受过来,这样人就不去分辨带领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自己所遵守的到底是对还是错了。这就叫迷惑,这也叫威胁。敌基督用这些外表对的理论、说法把人控制了,控制到什么程度?这些人宁可把自己的本分撂下,把自己吃喝神话、聚会还有灵修的时间都放弃,而甘愿替敌基督打理他私人的一切事宜,甘愿为敌基督全时间地效力、出力、卖命。为什么他们能这样卖命呢?因为敌基督放话了,“这些事你都做不好,你还能尽什么本分?你不能尽本分你还是神家中的一员吗?你在神家就不算数了。既然选我做带领,那我就是这个教会的大门,谁在这个教会当中算不算数都得通过我,谁出去、进来都得通过我。所以,我交代给你的这些活儿就是你的本分。你要是不尽这个本分,神话里说了,不尽本分的人没有蒙拯救的机会,在神家不算数”。这是不是威胁?这是用对的话、似乎是合乎真理的话来威胁人,这叫偷换概念。尽本分这方面真理他说的是对的,但是人为他个人做那些事是尽本分吗?不是。他把为他个人做事强行变成了弟兄姊妹的本分,然后用尽本分的原则、标准来要求弟兄姊妹为他卖命,还威胁要是不卖命的话就没有蒙拯救的机会了,就会从神家当中被剔除,从教会当中被清除出去。这些愚昧没分辨的人一听后果这么严重,赶紧把带领家的活儿、过日子的事都包了,做完心里可踏实了,还美滋滋地觉得,“这下本分尽好了,一丁点儿也没偷懒,而且也体贴带领的心意,带领没告诉的也都做了,这才叫体贴神呢!带领满意了,神也满意了,这下蒙拯救有希望了”。这叫希望吗?这是不是被敌基督拐走了?这些被好听的话所迷惑、威胁的人是不是变成敌基督的苦力了?敌基督性情邪恶,所以他绝对知道说怎样的话,用怎样的理论来制约人,才能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才能笼络住人的心,才能控制人的行为、人的思想,他太清楚这些了。所以,敌基督做什么事、说什么话,要达到什么果效,绝对是在思想里经过推敲、经过加工的,绝对不是无意识地说出一句话、做出一件事,然后达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说,能为敌基督甘心效力、卖命的这些人,他们除了被敌基督的这些言论所迷惑之外,另外就是被敌基督的一种说辞所威胁、所胁迫着。也可能他们为敌基督做那些事是心甘情愿的,但是这个“心甘情愿”里面是不是有问题?这绝对不是真实的尽本分,而是被一种理论,被一种对的、好听的论调、说辞所迷惑而造成的后果,是因为他们担心会被开除,担心尽不上本分,也担心自己不能蒙拯救,所以他们就心甘情愿地接受敌基督分配给他们的任务。

威胁跟警告、提示有没有区别?区别点在哪儿?威胁就是他说的话也可能很好听、很对,人听了不会太受刺激,但是他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提示、警告的目的是想帮助人,让人避免犯错误,避免走弯路、走偏路,受迷惑,让人减少损失或者避免受损失,目的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纯属是为了帮助别人。是不是这个区别?别一说有的人说话是威胁人,你们跟人说话有时该警告也不敢警告了。该警告还得警告,警告、提示不等于威胁,警告是真的想帮助人,让人能好好尽本分,让神家工作不受亏损,目的是正当的。威胁的目的就不正当、不可告人了,他有自己的野心与私心。比如敌基督让人给他家干活这事,他的私心是什么?他想享受地位之福,让人给他干活、伺候他,但直接这样说又名不正言不顺,没有人愿意干,他就编一套理由,说给他干活就是在支持、配合带领的工作,就是在尽本分,这是有爱心,如果不帮他干活就是没爱心。他把这样的大帽子往你头上一戴,你琢磨琢磨人家说的也对,就上当受骗了。敌基督有自己的目的,在达到这个目的之前,他得找一套合适的说辞、理论来作铺垫,之后接受这些理论的人就去给他干活了,他就达到目的了,就该享受地位之福了,这就是吃教。他自己懒惰不愿意干活,贪享肉体安逸,玩弄权术,他找不着合适的说法,就在神话当中,在他所明白的道理当中,找出一些合理的、人比较能接受的话,用这些话去迷惑、制约那些不明白真理、愚昧的人,然后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让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他的摆布。甚至有的人觉着要是不听带领的话,或者带领吩咐的事没做好,就是本分没尽好,心里还觉得亏欠神,还掉眼泪。这是不是糊涂到家了?糊涂得都让人恶心了。威胁,有时是用对的话,用柔和的方式,像蛇一样就把你缠上了,缠上之后就该索你的命了。还有一种方式不是柔和的,是生硬的、凶恶的,就像狼一样,见人就龇牙,意思是告诉人,“你要是不听我的,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出现后果责任自负”。通常敌基督威胁人的筹码是什么?是人的归宿、人的本分,甚至还有人在教会当中的地位、去留。他用这些方式威胁人,当然还有更多的方式,但基本上不出这两类。有时候说好听的话哄着你,有时候就是直接来硬的,来恶毒的。他威胁人的目的是什么?第一是让人听他的,他要从人身上捞到好处,享受到地位给他带来的各种福利、各种享受,另外就是不让人说出真相,不让人做任何对他的地位形成挑战或者威胁的事。比如有些人要向上反映他的情况,或者有的人对他有分辨要联合弟兄姊妹弃绝他、罢免他,他都会威胁。这个威胁里面,一方面是为了享受到地位带来的更多的福利,另外一方面就是为了能保住他的地位。敌基督威胁人的目的无非就是这两样,都是围绕地位,他的各种利益都是从地位来的。有的敌基督说,“这个事你们如果不听我的,后果自负”,有的人对他有分辨,就不听他的,他想不想办法?他不会坐以待毙,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会竭尽全力,绝不会放弃的。敌基督对地位的热衷程度超过一般的人,这个热衷程度就像狮子对待鹿的那个程度,狮子一看到鹿就流口水,眼睛就冒凶光了,就琢磨要吃它,就是这样一种欲望。这是不是本性?敌基督对地位的欲望,就好比是狮子对鹿、对斑马的那种欲望,这是他本性实质里的需要,所以他对人的威胁是不可避免的。

4.解剖敌基督如何控制人

控制人,这也是敌基督做事的其中一种手段。有些人没当过带领,但他有控制人的欲望,这就是敌基督的苗子。不管他岁数大小,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在什么事上,他都想控制人,就是在吃饭、干活的事上,在各种业务、专业上他都想控制人,只要在人群中他就总想掌权,控制都控制不住,他不收敛,不觉得这是丢人的事,他觉得这是自己分内的事。那敌基督是怎么控制人的?比如他当上带领了,第一天就琢磨,“你看这些人吃饭、作息都没规律,这需要作的工作多呀,我这当带领的责任重大,担子重啊!”他就把每天几点吃饭、吃哪些东西、几点起床、几点睡觉都作了规定,要求人不管什么情况都得这样实行,违背一点都不行,没有任何通融,甚至还规定:吃饭的时候不许出声,吃完饭各刷各的碗,家里卫生怎么打扫,每个人该穿什么样的衣服,等等。这规定得多细,比神家行政规定细多了。这些生活中的小事不涉及真理,只要生活起居、饮食有规律、合适,对健康没有害处,按这个原则就可以,不需要细规定。那为什么他能规定得这么细呢?他说:“人不管不行,这些事在神话当中从来没提过,没这些细节,咱们就生活得散漫,没有规律,没有人样,现在我做带领了,你们有救了,以后你们就有人管了。再说了,这些事神没说不等于咱们不应该知道,神没说也可能是漏掉了,咱们该明白就得明白,该知道就得知道,咱们人就得把这工作作了。”这些具体的明文规定发下去之后他就开始监督了,发现谁没遵守规定就对付谁。他在神话以外自己又制定出一些条条框框,似乎是很细节的规定,用这些来代替真理,来带领人,让人去守,一旦别人不守、不听或者忽视、违背,他就对付,对付完还得让人接受,让人从神领受。他用这些东西来代替真理,来带领人,人会走向什么道路?人只会守规条、守仪式,只会走形式。在这样的带领之下,人就会误认为把这些外表的规条、形式守好了,这样就蒙拯救了。真理就这么好得吗?真理就只涉及人的行为吗?不是。敌基督把人的性情变化、明白真理、实行真理当成遵守公共秩序,当成遵守国家的法律一样,还让人误认为这些条条框框比神话还高,比神话更具体、更实际。事实上,他是用这些东西来迷惑人、控制人,把人的行为控制得严严实实。他不是用真理来解决问题,不是让人按着原则生活、做事、尽本分,而是人为地总结出一些条条框框、规章制度来让人遵守,目的是为了让人对他服气,让人觉得他高明,让人借着实行、遵守这些条条框框来服从他的带领,这样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他想借着约束、规范人的行为来达到控制人的一切的目的。也可能从他做事的出发点来看,没有明显地想要得着地位,但是最终达到的后果是把人控制了,人全按着他制定的条条框框去生活、做事,真理在人心中没有地位了。你跟他这样不明白真理的人在一起交通、生活,他今天告诉你这么做,明天告诉你那么做,他怎么也交通不明白真理,就是给你一些规条让你守,你守得还挺累,但不守还不行,他不可能让你自由释放的。这是敌基督控制人的一种方式。

敌基督控制人主要是控制什么?他主要是控制人的思想,并不是光控制人的行为或者说法。他想通过控制你的思想,用他的一些说法、规条、理论来迷惑你,达到让你听从他的,按照他的来,这就叫控制。如果不按他所说的做,你心里会感觉亏欠他,对不住他,这就是已经被控制了。但是你若不实行真理、不顺服神心里会不会感觉亏欠神呢?如果不会,那你就是没有良心、没有人性的人。敌基督控制人有一个特征,他在一个地方做带领,他权力范围内的事只有他一个人说了算,他要是不在,谁也不敢拿主意,谁也不敢拍板定案而且也不会寻求,不会在一起商议,就像木偶、像死人一样。这就是敌基督控制人达到的后果,在被控制的这些人身上就能体现出来。好比说,一个事明明很简单,做这事的几个人素质也够,另外也真心尽本分,没有什么掺杂,但是离了他这几个人在一起就什么事也做不成,也交通不出什么结果,也不敢作决定,就觉得惶惶不可终日。等他一回来,这些人就觉得:你可回来了,你回来可是救了我们,你要是不回来,这事我们就不知该怎么办好了。其实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吗?按照这几个人的素质、头脑还有年龄,在没有被敌基督控制之前,他们是有能力处理这些事的,但是被他控制之后,这些人一旦离了他,没有一个人敢拍板作决定,也没有一个人能拿出一个真正的方案来处理这个事,人的思想像被禁锢了一样,快变成死人了,有点半植物人的性质。这些人能有这样的表现,控制他们的敌基督都做了哪些事?他肯定有一些说法,也肯定有一些作法。这些说法就是他常常在这些人中间高谈阔论,别人说什么他都说不对。比如你提出一条合理建议,大家应该围绕这个对的方案继续交通,这是正确的路途,这是对本分忠心、负责任,但是敌基督一听,“你那个方案我怎么没想到呢?”在他内心深处承认这个方案是对的,但是出于他的本能,出于他的本性,他是不会接受你这个对的建议的,他一定得想方设法把你这个方案否了,然后再另立一个,让你觉得自己的方案哪儿都不行,觉得还是离不了他,只有他作工作大家才能发挥作用,他要是不在这些人就都是废物。敌基督做事的手段就是总标新立异,总唱高调,别人说得再对他也得否了,除非是他提出来的,别人跟进可以,如果是别人提出来的他绝对不会跟进的,他会想方设法地贬低,然后否认、定罪,说得你觉得自己不对了,承认自己错了,他才善罢甘休。这类人喜欢树立自己,总否定别人,什么都得是自己的对,什么都得是他先提出来,你跟进他的你才是对的,你要是不跟进他的,你提出来的是对的也不行。这叫什么?(一花独放。)他只允许自己一花独放,别人说什么也不行,说什么都是错的,就他自己是对的。他常常提出一些奇谈怪论,或者在你的意见之上提出一些不成立的事,把你的搅了、否了,之后他再提出一个观点,让你看他有多高。他用这种方式、手段不断地否认你、刺激你,不断地让你觉得自己不行,从而让你对他越来越臣服,越来越高看、仰慕,这样你就彻底被他控制了。这就是敌基督控制人的过程。

敌基督控制人不是和人见面使个眼色人就听他的了,绝对不是这样,他是有手段的。他无论控制人还是控制一方面权力,比如人事权、财务权、话语权,他绝对是有手段的,绝对不是偶尔地做一下权力就到手了,他是经营了一个时期的。敌基督还有一种手段,就是通过不断地提示,让更多的人知道他曾经为神家作过的一些贡献,比如他说,“之前神家传福音是那么传的,自从我来了之后提出一个方案,然后福音果效就越来越好,得的人也越来越多,现在教会都推广这种方式”。他不断炫耀自己曾经作过的比较对的决策和立过的功劳,在各处都强调、重复、告知这些事,来达到人尽皆知。他的目的是什么?是树立自己的形象,树立自己的威望,达到有更多的人拥护他,一有事就去求告他。这是不是达到控制人了?有些敌基督就充当这样的角色,也做这样的实事。无论在哪个人群当中,在什么样的工作场合当中,只要他一出现,那些人就特别仰慕;或者在他曾经呆过的地方,只要临到重大的决策或者关键的事情,多数人都会想到他,“他要是在就好了,他一定能帮助我们渡过这个难关,他的主意、办法最多,他的经验也最多,头脑最灵活。”这些人能被他控制到这个程度,与他平时的行为是不是有直接的关系?他如果什么也不说,也不显露,自己做过的事也不当回事,就当成是自己该尽的本分,弟兄姊妹能那么仰慕他吗?他达到了这样的目的,获得了这样的成果,那是他在各处不断地显露自己,不断地炫耀自己的功劳、经验、才干还有恩赐、能力这样的过程当中达到的。所以说,敌基督控制人是有一套手段的,而且他们不惜花费时间、精力去经营他们的地位,经营他们在人心中的形象,最终达到了他们能够控制人的目的。达到控制人的目的之前他是怎么做的?他心里对地位的态度是什么?他不是不屑一顾,也不是漠不关心,他达到控制人的目的是苦心经营的,他绝对不是无意中走到这个路上的,他是有目的、有存心、有意图的。敌基督最终达到了控制人的目的,对他们来说是收获,这是他心中最愿意看到的成果。他在说那些话、做那类事的时候,他的目的性、意图性特别强,目标特别明确。比如,他炫耀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传福音得过多少人,他用过的最好、最经典的传福音方式是什么。他炫耀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的出发点是什么,他要讲哪些话,真话假话掺在一起该怎么讲,他心里有谱,他不是乱说的,他说话是有的放矢,分寸掌握得特别好。比如他看有些人明白点真理,他知道在这样的人面前不能乱说,就只让人知道他是谁就可以了,具体细节就不说了;如果这些人是初信的或者是普通信徒,他就琢磨针对这些人得说什么话;如果这些人都是带领,他就琢磨针对带领一类的人该说什么。他的脑袋不是没弦,他分得特别清楚。就是说,敌基督这类人做事绝对是有意图的,他的言行举止,甚至说话的措辞都是有意图的,他绝对不是一时的性情流露,或者身量幼小,或者愚昧无知,或者是没头脑走到哪儿乱说话,绝对不是这样的。通过他们的手段,通过他们做事的方式、说话的措辞来看,这些人很诡异、很邪恶,他们为了自己的地位,为了达到能控制人的目的,那是有机会便流露,见缝插针,什么机会都不错过。这样的人到我跟前会不会流露这些?(会。)为什么说会呢?(他的本性实质就是好显露。)他显露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不是只为了在外面炫耀一下而已,他是在讨要地位呢,意思是:“这好事是我做的,我对神家贡献不小,那你是不是再交给我点更大的工作呀?现在我这个地位是不是跟我的身份不相符啊?你是不是也得高看我呀?你做什么事是不是也得倚仗我呀?”这是不是有目的?敌基督不管是谁他都想控制,控制的另外一种说法叫摆布,玩弄,他就是想支配你。好比我说我这个水杯不错,他就赶紧说是他买的,一般人就不提这事,但敌基督就想方设法让你知道。再比如,有个实行法大家觉得挺好,他看大家好像不知道是他提议的,他就想办法说一些话,让大家知道这个提议是从他那儿来的,都得感谢他。真有理智的人会这样做事吗?绝对不会。敌基督做点好事就想方设法让人都知道,好高看他、崇拜他,让人知道他作了多大的贡献,他是个人才,可别给埋没了。

敌基督为了地位、权力,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显露自己,哪怕显露得很愚蠢,让人很鄙视,或者手段很拙劣,他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同样,他为达到控制人的目的也是不择手段的,不厌其烦地在这上面下功夫,绞尽脑汁地去经营。他做过的好事他不断地到处炫耀、显露,他没做过的事,跟他无关的事,别人做的好事,甚至有时候他也会添油加醋地加在自己头上,好给自己脸上贴金。总之,敌基督控制人是有手段的,绝对不是一时糊涂,更不是偶尔地做一两件事,而是做很多事、说很多话。他们的话语与他们的作法带着迷惑性,他们做这些事、说这些话的最终目的就是控制人。控制人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在人心中有地位、有权威,有了权威、有了地位他们就能享受地位之福,享受地位给他们所带来的各种利益。比如说,天气热的时候,别人住在没有空调的屋子,而他就可以住有空调的屋里;吃饭的时候,别人都是一份菜一份饭,他就得加点肉,再加个汤;别人进屋没地方坐,都得坐地上,只有一把椅子还得留给他。这些特殊待遇就是地位带来的,他们就喜欢贪享地位之福。当然这些利益、享受远远大不过他们的野心,他们不仅仅需要地位给他们带来的这些福利,还需要地位给他们带来的对野心与欲望的一种满足,他们的本性实质、他们的内心深处需要地位给他们带来的虚荣与满足感,还有安全感。被敌基督迷惑、拉拢、控制的人,都能流露出哪些表现?他们会互相攀比地位、权力,攀比恩赐、本领,还比较家庭背景、出身,比谁的鬼主意多、谁的头脑灵活。宗教里的敌基督在一起还比谁祷告的时间长,这个人祷告十分钟,那个人就祷告十五分钟或二十分钟,一个聚会什么也没干,尽祷告了,就像佛堂里的人念经似的,絮叨个不停。这样的祷告神听吗?就看他们的祷告圣灵就不作工。人比长相、比穿着打扮这还正常一些,比祷告就有点神经不太正常了,他们还比谁祷告声音大,这是不是神经病?他们做的事都不可思议、不可理喻。敌基督带出来的人、控制的人主要就是这些表现,就结这样的果子。所以,你要是被敌基督控制,你就能仰望他,你的表现就是这些范围里的。敌基督把人控制了就等于撒但在人身上掌权了。你被撒但控制了,心里有人的地位、有撒但的地位了,圣灵就不作了,离弃你了。你不是喜欢跟随敌基督吗?你不是喜欢仰望他吗?你不是喜欢接受他的控制、摆布吗?那就把你交给他。敌基督说什么你都认为是真理,那你就听他的,你就跟他走吧,不过后果你得自负。到有一天你没有蒙拯救,你不要找神,这与神无关,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得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敌基督控制人这方面交通得差不多了,在这方面得明白什么叫控制。有的人外表看还在跟随神,听神的道、吃喝神的话,没离开神家,有教会生活,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也在独立尽着本分,但为什么说被敌基督控制了呢?什么叫控制?就是被他左右、束缚住了,你也可能在尽着本分,但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你实行的原则、遵守的原则就受他的影响,他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自己不敢独立思考了,不敢根据神话去行了。你一按神话实行,不受他的限制,你心里就不安,就不踏实,觉得这样做不可靠,这就是被束缚住手脚了。你思考问题的根据还有模式被敌基督的理论控制、左右,这就是被控制了。你做事不会根据神话去判断、去寻求、去遵守,而且你也不敢了,这是为什么?敌基督没发话,他没给你决策、下断案,没告诉你结果,没给你指路,你就不敢按你领受的去做,你怕走错、怕做错。这是不是被控制了?你怎么总是那么怕呢?难道神的话说得不清楚吗?神话没告诉你吗?告诉你了你还是怕错,这就是被控制了。比如,我告诉一个人垒一堵墙,多高,多长,垒在哪儿,都告诉他了。敌基督来了,说“这堵墙这么高行,但是如果这么垒的话,风一刮能不能倒啊?”他一听,“是啊,能不能倒呢?神也没说,那我就先不垒吧”。我去了一看,说“你怎么不垒呢?都多少天了还没有垒起来,这不是耽误事吗?”他说有人说怕风刮倒,我又告诉他,要是怕风刮倒就用根柱子支着,他记住了。之后敌基督又来搅扰他,“支一根柱子能行吗?得两根吧?”他一琢磨神说用一根,没说用两根,他就不知该怎么办了,被敌基督一搅,前面我说的话全白费了,这活儿他就干不下去了。这是不是等于被敌基督控制了?你做这个事应该听谁的?(听神的。)那神说话你为什么没听呢?你是不想听吗?你想听,但你被敌基督的一种邪说谬论搅和了,这样就等于是你的行为、你的思想都被他控制了。最后,你的本分没尽上,你也没顺服神、听神的话。这个后果是谁造成的?是你的愚昧造成的,也是与敌基督的搅扰、控制分不开的。那敌基督在这儿横插一杠是什么意思?他是想显示他的高明,意思是:“神让你在这儿垒墙你还听呢,你瞎听什么啊?你的思想怎么那么简单呢?在这儿垒墙风一刮不就倒了吗?你听神的就没有听我的准,你听神的能行吗?你得听我的,你听我的我就高兴了,你要是听神的我心里就不痛快,就不高兴。你要是听神的那还了得,那把我放在什么地位上了?”他不直接这么说,他在中间横插一杠,有意这么搅和,搅和完之后这事就办不成了,还显得他高明,他就乐了。神让人垒墙,人就应该尽快把墙垒起来,但现在墙没有垒起来,这个结果是谁造成的?是敌基督造成的,人被敌基督搅扰了,被他左右、控制了。这就跟蛇引诱亚当、夏娃一样。神告诉亚当、夏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这话是真理,不需要你明白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只需要你听话、顺服,无论什么情况下神的话不能变,神让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分析,虽然不明白,但是你得知道神说的是对的,这个定义你心里得知道。就是说,这个真理你首先得知道,不管神的话合不合你观念,不管你明不明白,你就是再糊涂,神的话你得守住,这是你的职责与本分。你把这个定准了,撒但再来引诱你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做?别管撒但怎么说,持守神的话,遵行神的道,这是第一要则。那亚当、夏娃听了蛇的话,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被撒但控制了。撒但说了一句似是而非、含混的话,就把亚当、夏娃的行为左右、控制了,这个结果是神不想看到的。蛇说那句话的目的就是想左右人的行为、扰乱人的思想,让人不听神的话,弃绝神的话,按它要达到的那个目的往前走,按它所指的那个道去做。它的意思就是“神说的话你别听,你得听我的,你得吃这果子,这果子好吃”,它虽然没有这样说,但它真正的目的就是让亚当、夏娃吃这果子。神的意思是不让吃,它的意思是让吃,最终亚当、夏娃听了蛇的话吃了,这就是撒但把人控制了。你听了敌基督的,他的一句鬼话就能把你搅得晕头转向,不知道东南西北,那你的行为与思想是不是被他控制、左右了?这就是控制的意思。你们有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有一些居心不良的人看你做一件事挺顺利,要有成果了,要显出你了,他一看在这事上他也参与不了什么,如果显出你就显不出他了,他就来搅扰,想控制你,结果你糊里糊涂的,觉得他的话也对,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本分进行不下去就停下了,你这不是傻吗?当初他没有迷惑你的时候你还挺清楚,他一搅扰你就浑了,这是什么问题?容易被敌基督、撒但控制的人就是愚昧的人、浑人。关于敌基督控制人的表现交通得够具体了,再细节的就要靠你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在临到事时对照各项真理、各种表现,然后根据这些交通所揭露的各种实质去省察自己,反省自己的言行与实质,同时认识身边所发生的人、事、物,来达到对真理更透亮,对各类人的本性实质认识得更准确。

现在你们很多人都是刚刚接触到各项真理的具体情形、表现,为什么说是刚刚接触到呢?就是刚刚明白点细节,离真正的进入还有一段距离,不是明白了就等于进入了,你明白了只是在你心里对这些事的概念、定义、理解相对准确一些,跟真理相吻合一些了,但是离你个人的进入还远着呢,你的进入还没达到你认识到的这个最基本的程度。不是说你听明白了,认识到了,能结合自己的情形了,也能结合自己身边的人事物了,你就有进入了,这是两码事。人蒙拯救达到性情变化是从明白各方面真理开始的,进入真理实际也是从实行各项真理开始的。如果你们在各项真理的认识与进入上有一定的基础,我让你们举一些例子,你们马上就能想到自己身上的表现或者看到、经历到的一些事,那我交通起来就省事多了,就不用说得那么细了,因为你们能够得上,已经经历到了。但是现在我一问你们,你们都得现想,还得在记忆里现翻,我一看你们对这些事不知道、没有阅历,那我就得细说,把这些事里面基本的中心、核心的东西、实质性的问题都讲透,让你们对这各项真理的细节有一个基本的理解,在实行的时候对概念性、定义性的东西不太混淆了,不会偷换概念,也不会觉得太复杂了,就是一项一项比较能分清楚了,这样再交通起来就容易了。现在你们还够不上,我就总得细说。还有一个问题,咱们聚会交通的这些你们倒嚼的时候能消化多少?如果只有百分之十,那你们根本没有什么身量,如果有百分之三十的话,那只是理解了一些,要是达到百分之五十,你们就有一定的身量、有一定的进入了,如果达不到那就没有什么进入。明白了吧?我这么交通你们如果还听不懂,那就是素质太差了,没法明白真理了。

二〇一九年四月十七日

上一篇: 第四条 高举见证自己

下一篇: 第六条 做事诡异,独断专行,从不与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顺服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一百零七篇

当我的话语严厉到一个地步之时,多数人都要因着我的话而退去,就在这时,是显明众长子的时候,我说我不动一手一脚,只用我的话语来成就一切。我用我的话毁灭一切我所恨恶的,我也用我的话来成全我的众长子(当我的话语发出时,就是七雷发声之时,同时也是我与众长子改变形像进入灵界之时),我说我的灵…

律法时代的工作

耶和华向以色列人作的工在人类当中立下了神在地的发源地,也是他所存在的圣地,他以以色列人为他作工的范围。起初他在以色列以外并没有作工,为了缩小工作范围,他选择了合适的人。以色列地是神造亚当、夏娃之地,耶和华取那地的尘土造的人,那地为耶和华在地作工的根据地,以色列民就是挪亚的后代,也…

第七十八篇

我说过,作工的是我,不是任何一个人,在我一切都是轻松加愉快,而在你们却大不相同了,做什么都是难上加难。我验中了的事我就一定要作成,我验中了的人我就要成全,人,休要插手我的工作!你们只管随着我的引领行事,做我喜爱作的事,弃绝一切我所恨恶的,从罪中拔出脚来,投身于我爱的怀抱之中。不是…

认识神的人才能为神作见证

信神认识神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尤其在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亲自作工的时代,更是人认识神的好机会。达到满足神是在明白神心意的基础上而达到的,要明白神的心意必须得达到对神有认识,这些认识就是人信神所必须有的异象,是人信神的根基。人若失去了这些认识,那人信神就是在渺茫之中了,就是在空洞的道理其…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