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追求真理(十二)

前几次交通了关于“放下人的追求、理想与愿望”中涉及婚姻方面的话题,是吧?(是。)涉及婚姻方面的话题基本上交通完了,这次该交通涉及家庭方面的话题了。那先看看家庭这个话题哪些方面涉及人的追求、理想与愿望。对于家庭的概念人应该都不陌生,提到这个话题人首先会想到家庭的组成、家庭的成员,还有涉及家庭的一些事情、人员,等等。这些涉及家庭的话题有很多,不管在你脑海中存在多少画面、多少内容,是不是与咱们今天所要交通的“放下人的追求、理想与愿望”有关系呢?在交通之前人还不知道。那在交通之前是不是先说说人心目中的家庭是什么,或者你们能想到的涉及家庭这方面要放下的内容是什么?之前咱们讲的涉及人的追求、理想与愿望的几方面话题,你们看没看出来交通每一方面话题的时候涉及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不管涉及到哪方面内容,需要人放下的并不是这件事本身,而是放下人看待这件事的那些错误的思想观点,还有人在这件事上存在的种种问题,这种种问题就是咱们要交通的涉及这方面话题的关键。这种种问题都是影响人追求真理的一些问题,更确切地可以说都是拦阻人追求真理、进入真理的问题。就是说,在一件事上如果你的认识有偏差、有问题,那你对这件事的态度或者做法、处理方式也会有相应的问题,那这些相应的问题就是咱们要交通的话题。为什么要交通呢?因为这些问题很大程度地或者说绝对地影响了你追求真理,影响了你对一件事正确的、符合原则的看法,当然它也影响到你对一件事纯正的实行方式,也影响到你对一件事的处理原则。同样,交通家庭这个话题与交通个人的兴趣、爱好还有婚姻的话题是一样的,因为人对家庭存在很多不正确的思想观点、不正确的态度,或者家庭这件事本身会给你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当然这些负面影响会给你带来不正确的思想观点,这些不正确的思想观点会影响你追求真理,会将你带入一种极端,让你在临到涉及家庭这件事的时候,或者让你在面对涉及家庭的问题时,没有正确的观点、路途去对待它、处理它,去解决它给你带来的种种问题。这也是咱们交通每个话题的原则,还有主要解决的问题。那对于家庭这个话题,你们能想到的家庭给你们带来的负面影响、给你们追求真理带来的拦阻会是什么?在你信神、尽本分的过程中,在你追求真理或者寻求真理原则、实行真理的过程中,家庭给你的思想、给你做人的原则,还有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带来了哪些影响、哪些拦阻?换句话说,就是你生在一个家庭,这个家庭给你信神的日常生活,给你追求真理、认识真理带来了哪些影响,带来了哪些不正确的思想观点,带来了哪些拦阻、搅扰?交通家庭这个话题与交通婚姻的话题同样是遵循一个原则,不是要求你在形式上、在思想观点里放下家庭的概念,或者放下那个具体的有形的家庭、有形家庭中的任何一个成员,而是放下家庭本身对你的种种负面影响,放下家庭本身给你追求真理带来的拦阻、搅扰。更具体地可以说,在你追求真理、尽本分的过程中,你的家庭给你带来了哪些具体的、确切的,你能感觉到、体验到的缠累、麻烦,让你受辖制,不得释放,不能很好地尽本分,不能很好地追求真理,让你很难摆脱“家庭”这两个字或者家庭中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给你带来的辖制、影响,让你在信神、尽本分的过程中总是因为家庭的存在,或者家庭给你带来的任何负面的影响而受压,让你良心常常受到谴责,身心不得释放,让你常常感觉,如果违背了来自家庭的思想观点自己就没有人性,自己就丧失了道德,丧失了做人的底线、做人的原则。当涉及家庭问题的时候,你常常徘徊在道德底线与实行真理之间,不得释放,难以自拔。具体是哪些问题,你们能不能想到?以上我所说的这些,你们是不是在日常生活中多多少少都感受到一些?(通过神的交通,想到自己因为对家庭有一些错误的观点就实行不出真理,感觉实行真理良心就受谴责。之前自己读完书想选择尽本分的时候,心里很争战,觉得长这么大一直都是家人供自己生活、读书,现在大学毕业了,如果自己不挣钱、不养家,感觉自己就是个不孝子,没有人性,良心就很受控告。当时因为这个事挣扎了几个月,最后从神话中找到路途,才选择要好好尽本分。觉得家庭的这些错误观点的确会影响人。)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是家庭给人带来的一种无形的枷锁,也是人对家庭产生的感觉或者是思想观点给人的生活、人的追求、人的信仰带来的麻烦。这个麻烦在一定程度上给你的内心深处造成了压力、造成了负担,它会时不时地让你内心深处产生一些不良的感觉。还有谁再说说。(神,我里面有一个观点,认为作为孩子,长大了就应该孝顺父母,为父母排忧解难。但是因着全时间尽本分,没有办法达到孝顺父母或者为父母做点事,看到父母还在为生计奔波忙碌,我心里就感觉亏欠他们。刚信神的时候,因着这方面还差一点背叛神。)这也是家庭的熏陶给人的思想观念带来的一种负面影响。你是差一点背叛神,有些人真的背叛神了,有些人因为家庭观念重,对家庭放不下,最后就选择了继续为家庭活着而放弃尽本分。

每个人都有家庭,每个人都是在一个特定的家庭中长大,也是从一个特定的家庭环境中走出来的,家庭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特别重要的,都是一生中印象最深刻,也是人内心深处难以割舍、难以放下的一个东西。人放不下的、难以割舍的不是家庭的那间房子,也不是那间房子里的每一件器具、物件,而是组成这个家庭的成员,或者贯穿这个家庭的一种气氛、一种情感,这是在人心目中家庭的概念。比如,家庭中的长辈,爷爷奶奶、父母亲,自己的同辈,兄弟姐妹,自己的配偶,还有下一代,自己的子女,这就是人概念中家庭的重要成员,也是每一个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那家庭对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情感的寄托、精神的支柱。家庭还意味着什么?一个让人能够得到温暖的地方,一个可以让人倾诉衷肠的地方,还是一个可以让人放纵、任性的地方,还有些人说家庭是一个避风的港湾,家庭是一个能让人情感得以寄托的地方,是一个人人生开始的地方。还有什么?你们形容形容。(神,我觉得家庭是让人成长的地方,是家人之间互相陪伴、互相依靠的地方。)挺好。还有什么?(以前觉得家庭是一个温馨的港湾,在外面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回到家里,因为有家人的支持、理解,就能让我的心情、精神各方面得到放松,觉得家庭就是这样一个避风的港湾。)家庭是一个充满温馨、充满温暖的地方,是吧?家庭在人心目中是重要的。当一个人高兴的时候,他希望将他的喜悦与家人分享;当一个人痛苦、难过的时候,他也希望能够与家人倾诉衷肠。无论他有任何的喜怒哀乐,他会没有任何压力、没有任何负担地与家人分享。家庭对每一个人来说是温暖的、美好的,是人一生都割舍不掉也离不开的一种精神寄托,也是给人的心灵、精神、肉体带来莫大支持的一个地方。所以,家庭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这个在人生命、生活中这么重要的地方,给人的追求真理会带来哪些负面影响呢?首先肯定地说,家庭不管在人的生活、生命中多么重要,不管它在人的生活、生命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充当着怎样的角色,它在人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还是会给人带来一些或大或小的问题。在人追求真理的过程中,它在扮演重要角色的同时,也给人追求真理带来了难以避开的各种麻烦与问题。就是在人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过程中,家庭给人带来的各种精神、思想方面的问题,还有形式方面的问题,会给人带来很多麻烦。那这些问题究竟涉及哪些内容呢?当然,对于这些内容,人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地已经体会到一些了,只不过人没有在这些问题上仔细斟酌、多多揣摩,去发现这里面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也没有从中认识到这些问题的实质是什么,更没有从中认识到这里面人应该明白的、应该遵守的真理原则是什么。那今天咱们就家庭这个话题来交通一下家庭给人的追求真理带来了哪些麻烦、拦阻,以及在家庭这个问题上人应该放下哪些追求、理想与愿望,这个问题很现实。

家庭这个话题虽然很大,但它还是存在具体问题的,咱们今天所要交通的具体问题是,家庭给人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带来的负面影响、干扰与拦阻。关于家庭,人应该放下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是放下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这是一件重要的事,这件事有多重要咱们具体来交通。每个人都来自一个特定的家庭,每个家庭都有特定的背景、特定的生活环境,有它的生活质量,还有具体的生活方式、生活规律。家庭生活的环境、生活的背景给每个人带来一个特定的身份,这个特定的身份既是人在社会上、在人群中一种特定的身价,也是一个特定的符号、标志。那这个标志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一个人在人群中他身价的尊贵与卑贱。这个特定的身份,它决定了一个人在社会上、在人群中的地位,这个地位就来自于一个人的原生家庭。所以,人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家庭,这个家庭的背景是什么,对于一个人来说很重要,因为它关乎到你在人群、在社会中的身份与地位。那你的身份与地位就决定了你在社会中的身份是高贵的还是低下的,是受人尊重、受人高看、受人仰视的,还是受人鄙视、受人歧视、受人踩踏的。正因为一个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会影响到这个人在社会上的处境与他的未来,所以一个人的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很关键、很重要的。正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你在社会上的威望、地位、身价,还有你这一生的荣辱,所以你自己也会很看重你的家庭背景,很看重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因为它对你的影响太大了,所以这件事对你来说是你生存道路上一件很重要、很重大的事。正因为它很重要、很重大,所以这件事在你的灵魂深处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你也很看重这件事。你不但看重家庭给自己带来的身份,也会用同样的观点、同样的眼光与方式看待任何一个你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的身份,而且用这种观点来衡量每一个你所接触的人的身份,用他们的身份来判定他们的人格,判定该用怎样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与他们相处,是与他们友好、平等地相处,还是对他们卑躬屈膝、言听计从,还是根本就用藐视的、歧视的眼光去看待他们、与他们相处,甚至用不人道的、不平等的方式与他们交往、相处。这些看人、处事的方式,很大程度上是受一个人的家庭的身份决定的。你有怎样的家庭背景,有怎样的家庭的身份,那你就会有怎样的社会地位,你有怎样的社会地位,就决定你有怎样的看人看事、处人处事的方式与原则。所以,一个人的处事态度与处事方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人的家庭给他带来的身份。为什么说是很大程度呢?有一些特殊情况咱们就不说了,就是在绝大多数人身上都是这样的。每一个人都会受家庭给自己带来的身份与社会地位的影响,每一个人也会根据家庭给自己带来的身份与社会地位来采取相应的看人看事、处人处事的方式,这是很自然的。正因为它是一种必然,也正因为它是很自然的由家庭带来的一种生存观,所以人的这种生存观、这种生存方式的来源是取决于一个人的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家庭给人带来的这个身份,决定了人的看人看事、处人处事的方式与原则,也决定了一个人看人看事、处人处事的一种取舍的态度,这不免在人身上就会产生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人的看人看事、处人处事的思想观点的来源,一方面不可避免地会受家庭的影响,另一方面会受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的影响,这种影响对人来说是很难从中走出来的。这种影响让人不能正确地、理性地、公平地对待自己,也不能公平地对待他人,不能用神所教导给人的合乎真理原则的方式对待人、对待每一件事,而是因着自己的身份与他人身份的不同灵活处理、灵活运用,加以取舍。人在社会上、在人群中的看事方式、处事方式既然受家庭身份的影响,那它肯定就与神告诉给人的处事原则、处事方式是不相符的,更确切地说是敌对的,是相抵触、相违背的。人的处事方式如果是根据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与社会地位,那人不免就会因着自己、因着他人的不同身份或者特殊身份来采取不同或者特殊的处事方式、处事原则,这个原则不是真理,也不合乎真理,它不但违背人性,违背良心、理智,更严重的是违背真理,因为它是根据人的喜好、人的利益,根据人与人之间互相需求的程度而进行取舍的。所以在这种背景之下,人的处事方式、看事方式的原则是不公平、不合乎真理的,完全是根据人的情感需要、利益需要而产生的。不管你的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是高贵的还是低贱的,它在你的心中都占有一席之地,或者在有些人心里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如果你要追求真理,那它不免就会影响、干扰到你追求真理。就是在你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不免会涉及到怎样对待人、怎样处理事这些问题,当涉及到这些问题、这些大事的时候,人就不免会站在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这种角度或者用这种眼光来看待人、看待事,也不免会用这种很原始的或者很社会化的方式去看待人、去处理事。不管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让你感觉在社会上的地位是尊贵的还是卑贱的,总之,这个身份会影响到你追求真理,影响到你正确的人生观,也影响到你正确的追求真理的路途,更确切地说影响到你的处事原则。明白了吧?

各种家庭给人带来了各种各样的身份,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社会地位。好的社会地位、高级的身份让人感觉享受,让人感觉乐在其中,而低贱的、低下的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让人感觉抬不起头,也让人感觉自己不被人重视、不被人高看,常常被人歧视,给人内心深处带来的是痛苦、自卑。比如,有些人的父母是农民,是种地的、是卖菜的;有些人的父母是做小生意的商贩,是摆地摊或者沿街叫卖的;有些人的父母是做手工业的,给人做衣服、修衣服,靠一些手工业来维持生计,养活一家老小;还有些人的父母是做服务行业的,有的是清洁工,给人打扫卫生,有的是给人当保姆,还有的给人搬家出力,还有的父母是搞运输的,还有的父母是给人按摩、美容或者理发的,还有的父母是修理东西的,修鞋、修自行车、修眼镜什么的,有的父母手艺高级一些,给人修个首饰、手表之类的;还有一些做父母的社会地位更低下,靠捡废品、卖废品来供养子女、养育家庭。这些父母在社会上从事的职业地位比较低下,很显然给家庭中的每一个人带来的社会地位也是低下的,那在世人眼中,来自这些家庭的人他们的身份、地位就是低贱的。正因为社会用这种方式来看待一个人的身份、来衡量一个人的身价,所以当有人问起你,“你父母是做什么的?你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有的人父母如果是农民,他就会说“我的父母……那什么,不用提了”,他不敢说,不好意思提。在与同学、朋友见面、聚餐的时候,人家都会介绍一下,说说自己好的家庭背景、社会地位,如果是来自农民家庭或者来自小商小贩家庭的人,他就不愿意说,感觉羞口。在社会上有一句流行语,“英雄不问出处”,这句话听着挺高尚,给一些社会地位低下的人带来些许的希望与一丝丝的光亮,也带来些许的安慰。但是在社会上为什么会流行这样一句话?是不是因为在社会上人太注重人的身份、身价与社会地位了?(是。)那些出身卑微的人,他们总感觉心虚,所以就用这么一句话来自我安慰,也安慰他人,觉得自己虽然地位、身份低下,但是境界高,这是学不来的。你的身份再低下,但你的境界是高的,这就证明你是高尚的人,比身份、地位尊贵的人还高尚。这说明什么问题?人越是说“英雄不问出处”,越证明人很在乎自己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尤其是当一个人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很卑贱、很低下的时候,人就用这一句话来自我安慰,来弥补自己内心的空虚与不满。还有些人的父母比这些小商小贩还不如,比这些农民、手工业者,或是在社会上从事任何一个不起眼的、低下的、收入特别低的职业的父母还不如,所以给人带来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就更为低下。比如,有的人的父母在社会上名声不太好,也不太务正业,不从事正经的职业,没有固定的收入,难以支撑起一个家庭的生活。有的父母经常赌博,一赌博就输,最后家里输得一干二净、一穷二白,日子总也过不起来,生在这个家庭中的人那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生活贫困。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家长总也不到,老师都知道家长赌博去了。那这个孩子在老师的眼里、在同学中间他的身份、地位是怎样的就不言而喻了。生在这样家庭中的孩子,肯定在人中间是抬不起头来的。你即便学习很好、很努力,你即便很要强、很出众,但是因为这样的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就已经决定了你在人眼中的地位与身价,这让一个人感觉很压抑、很痛苦。这些痛苦与压抑来自于哪儿?来自于学校,来自于老师,也来自于社会,更来自于这个人类对待人的不正确的看法,是吧?(是。)有的父母在社会上虽然没有什么不好的名声,但是曾经做过一些有劣迹的事情,比如,有的父母曾经因为贪污受贿,因为干某种违法的、投机倒把的事情触犯法律坐过监、判过刑,这样一来,给家庭带来了一种负面的、不好的影响,让家庭成员跟他一起蒙受这种耻辱。那这样的家庭给一个人的身份无形中带来了更大的冲击,不但身份与社会地位低下,更让人瞧不起,甚至让人冠以“贪污犯”“小偷家属”之类的头衔。这样的头衔一旦冠在人的头上,给人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带来了更大的冲击,会让人在社会上的处境雪上加霜,让人更加抬不起头来。你不管怎样努力、怎样与人友好,但还是不能改变你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当然这样的后果也是家庭给一个人的身份带来的影响。还有的家庭结构相对复杂一些,比如,有的人的母亲不是亲生的,是继母,对他不太好,不太体贴,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也没有给他太多的关爱与母爱,所以对他来说,这样的家庭无形中给他带来一个特殊的身份,就是多余的。在这种特殊身份的背景之下,他心里产生了更多的阴影,感觉自己在人中间的地位比任何一个人都低下,没有幸福的感觉,也没有存在感,更没有活着的奔头,感觉特别的自卑、特别的不幸。还有的人家庭结构也是复杂的,母亲因为一些特殊情况嫁了一家又一家,继父都不知几个了,自己也搞不清楚亲生父亲到底是谁,这样一个特殊家庭给他带来的身份那就不言而喻了。在社会上,他的地位在人眼中是低下的,时不时就会有人用这些家庭方面的问题或者说法来羞辱他,来污蔑他、刺激他,不但让他在社会中身份、地位低下,而且让他感觉在人群中无地自容。总之,等等这些特殊的家庭给人带来的特殊身份与社会地位,或者是平常的、普通的家庭给人带来的平常、普通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在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是隐隐的一种痛,它是一种枷锁、是一种负担,但是人却舍不得抛掉它,也不愿意离开它。因为对每一个人来说,家庭是人出生、成长的地方,也是人充满寄托的地方。对于那些家庭给他带来卑微、低下的社会地位与身份的人来说,家庭既美好又不美好,因为在精神上人离不开这个家庭,但是从实际客观的需求上,家庭给他们带来了一些不同程度的耻辱,让他在人群中、在社会中不能得到应该得到的尊重、理解。所以对这一部分人来说,家庭是一个让他们既爱又恨的地方。因为这类家庭本身在整个社会中是不被人重视、不被人高看的,是让人歧视、让人瞧不起的,正因为家庭是如此,所以给生在这个家庭的人也带来了同样的身份、地位与身价。这些家庭给人带来的耻辱在人内心深处常常影响人的情绪,影响人的看事观点,也影响人的处事方式,这样在很大程度上就不可避免地影响了人追求真理,也影响人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实行真理。正因为这些东西能影响到人追求真理与实行真理,所以无论你的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是什么,你都应该放下。

有些人说:“你刚刚说的这些家庭都是什么农民、小商小贩、清洁工,还有给人打杂的,这些社会地位都很低下,人放下是应该的,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应该向高处看、往高处够,不应该看这些低的东西。比如说,谁愿意做农民?谁愿意做小商贩?人都想赚大钱、当大官,在社会上有地位,飞黄腾达,没有一个人从小就向往做一个农民,把地种好,有吃有喝就足够了,这一辈子就算是飞黄腾达了,这类人没有。正因为这些家庭给一个人的身份带来的是耻辱,是不公平的待遇,所以人应该放下。”是不是这样?(不是。)不是。从另一方面讲,有一些人生来家庭条件优越,家庭生活环境好,家庭社会地位高,那给他个人带来的身份、社会地位就尊贵,处处被人高看。在家庭中他是被父母、长辈捧在手心长大的,来到社会就更不用说了,因着有特殊的、高贵的家庭背景,所以在学校,老师同学都高看,没有人敢欺负,老师跟他说话也是和颜悦色、慢声细语,同学也都特别地尊重他。因为有优越的家庭环境、有尊贵的家庭背景,来到社会上他的身份也是高贵的,也是被人看得起的,他就很有优越感,就觉得自己有尊贵的身份、有尊贵的社会地位,所以在任何一个人群中他都很自负,说话自如,不用考虑任何人的感受,做什么事也特别放得开,在人来看又有气质又有风度,敢说、敢想、敢做,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因为有强大的家庭背景支撑,所以总有一些贵人出手相助,做什么事都顺利。越是顺利,他就越有优越感,到哪儿都要耍大牌,都要出众,都要不同于其他人,吃东西也要拿大份的,如果拿不到大份就生气,跟弟兄姊妹一起住的时候,要睡最好的床铺,哪里有阳光、哪里挨暖气近、哪里空气好,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这是不是有优越感啊?(是。)有的人父母会挣钱,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高薪人才,所以家庭经济条件特别的富足、宽裕,衣食无忧,他就特别有优越感,想穿什么就能穿上,时兴什么穿什么,不时兴的就淘汰,想吃什么动动嘴就有人送来了,一点不用愁,特别有优越感。那这样优越的家庭给他带来的身份,无形中在人眼中女的就是公主、男的就是公子哥。这样的家庭给他带来的是什么?是高贵的身份与社会地位。这样的家庭给他带来的不是耻辱,而是荣耀,他无论在什么环境下、在哪个人群中,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我,父母是富商,家里有大把的钞票,什么时候想花钱随便花,从来不用计划。”“我,父母是高官,我到哪儿办事,说一句话就把事办了,都不用走正常程序。你看你们办事多费劲,还得走程序,还得等时间,还得求爷爷告奶奶,你看我,就跟父母手下的人打个招呼,就把事办了,这是何等的身份、何等的社会地位啊!”有没有优越感?(有。)有的人说:“我的父母,那是社会名人,你上网查查我父母的名字,你看有没有。”人一查名人榜,果真有,他就感觉有优越感。走到哪儿,人问:“你叫什么啊?”“我叫什么不重要,我父母叫什么什么。”先报父母名号来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与社会地位。有的人心里说:“你的家庭有地位,父母都是官员,都是名人、富商,那你就是官二代、富二代,那我是什么呢?”琢磨琢磨,“我父母也没啥特殊的,就是普通工人,领一般的薪水,也没什么可夸的,但我祖上在某个朝代当过宰相。”有的人说:“你祖上当过宰相,哎呀,那你这身份特殊啊,你是宰相的后代,宰相的后代那也不是一般人,这也是名人后代!”你看看,一旦与名人挂上钩,人的身份就不一般了,社会地位一下就抬高了,就受人尊重了。还有的人说:“我们祖上曾经是一代富商,那是富甲一方啊,后来因为社会变迁、社会制度变了,资产都被充公了,现在这方圆几十里很多人住的房子都是我们祖上的房子。过去我家那房子没有四五百间也有二三百间,佣人大大小小的有上百号,我爷爷那是大掌柜的,从来不干活,都是指挥别人干,奶奶双手就没沾过阳春水,爷爷奶奶穿衣服都是佣人伺候给穿、给洗。后来因为社会环境变了,家庭没落了,就不再是贵族,成老百姓了。以前我们这个家庭大,威望高,我们家在村东头跺跺脚,村西头都得颤一颤,没有人不知道的。我是来自那样的家庭,怎么样?是不是不一般?你是不是得高看我呀?”还有的人说了:“你祖上富甲一方算个啥,我们祖上曾经当过皇帝,还是开国皇帝,据说我们这个姓就是从他那儿传下来的,我们都是直系,不是旁系。怎么样?听完我祖上的背景之后是不是得对我刮目相看,得敬我三分啊?是不是得高看我啊?”有的人说:“我们家祖上虽没有当过皇帝的,但是有当过将军的,杀敌无数、战功无数,那是朝廷的重臣,我们都是他的直系后代,到现在我们家族里还学我们祖上留下来的那些武功招式,秘不外传。怎么样?身份特不特殊?地位尊不尊贵?”这些所谓的遥远的祖上的家庭,还有现代的家庭给人带来的一些特殊的身份,对人来说是荣耀的、荣幸的,人时不时地就把它拿出来数算数算,时不时地就把它拿出来炫耀一番,作为自己身份与社会地位的象征。一方面为了证实自己身份、地位不一般,另一方面,人在诉说这些故事的同时,也是在为自己争取更高的身份与社会地位,使得自己在人群中的身价变得不一般、变得特殊。变得不一般、变得特殊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能从人得到更大程度的尊重、仰慕与高看,让自己活得更舒适、更自在一些,更有尊严一些。尤其是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之下,好比说,有的人在人群中总也找不着存在感,总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高看,他就会找机会,时不时地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或者特殊的家庭背景来刷一下存在感,让人知道他不一般,让人能够重视他、尊重他,以此来获得在人中间的威望。他说:“你别看我现在身份、地位、素质一般,但是我们祖上在明朝一个王爷家做谋士。你知道谁谁谁吗?那就是我们的祖先,是我太爷爷的爷爷,他是王爷家的一个重要的谋士,人称‘智多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古今、通中外,能掐会算,他用的那个罗盘我们家现在还有呢。”现在虽然不常说了,但还是时不时地把自己的祖先还有祖先的光辉历史拿出来讲述一番,讲述的不知是真是假,有些可能是吹牛,有些可能是真的。不管怎么样,在人的心目中,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是很重要的,它决定一个人在人中间的身份、地位与在人中间所获得的待遇,还有在人中间的处境、等级。正因为在人中间人能感受到家庭给人的身份带来的这些东西,所以人把它看得很重要,时不时地把那些“荣耀”“光辉”的家族历史拿出来炫耀一番,而对那些见不得人的或者被人瞧不起、被人歧视的家庭背景或者家庭所发生的事一再回避。总之,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在人心中的分量是很重的,人常常在经历一些特殊事情的时候,会用自己特殊的家庭身份作为资本,作为炫耀自己的理由,来获得人的赏识与在人中间的地位。无论一个家庭给你带来的是荣耀还是耻辱,给你带来的身份与社会地位是高贵的还是低贱的,这个家庭对你来说仅仅是如此而已,它并不能决定你是否能明白真理、是否能够追求真理,也不决定你是否能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所以人不应该把它看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为它不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也不决定一个人的未来,更不决定一个人所走的道路。一个人的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只能决定你自己在人群中的感觉、感受,无论你的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是被你所藐视的还是值得夸耀的,它都不能决定你能否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所以对于追求真理这件事来说,家庭给你带来了怎样的身份、怎样的社会地位都不重要,即使它给你带来的身份让你很有优越感,感觉很荣幸,它也不值得一提,或者它给你带来的感觉是耻辱,是低贱的、是自卑的,也不会影响到你追求真理,是吧?(是。)它丝毫不会影响到你追求真理,也丝毫不会影响到你在神面前受造之物的身份。反之,不管你的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与社会地位是什么,在神那儿看,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机会蒙拯救,也有同等的地位与身份尽本分、追求真理。一个家庭给一个人带来的身份无论是荣耀的还是耻辱的,它不决定你的人性,也不决定你所走的道路,但是如果你把它看得很重,把它当成是你人生中、你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那你就会紧紧地抓住它不放手,还以此为荣耀。如果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是高贵的,你就把它当成一种资本;如果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是低贱的,你就把它当成是一种耻辱。不管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是高贵的、荣耀的还是耻辱的,这都是你个人的理解,只是你站在败坏人性的角度上看待问题的结果,只是你自己的感觉、感受与理解,它不合乎真理,与真理没有关系。它不是你追求真理的资本,当然也不是你追求真理的拦阻,你的社会地位尊贵、高级,这不是你蒙拯救的资本,你的社会身份低贱、卑微,这也不是你追求真理的拦阻,更不是你追求蒙拯救的拦阻。一个家庭的环境、背景是怎样的,生活质量、生活条件是怎样的,虽然都来源于神的命定,但是它与一个人在神面前的真实身份是没有关系的。任何一个人,不管他来自什么家庭,不管他家庭的背景是显赫的还是低级的,在神面前他都是神眼中的受造之物。即使你的家庭背景是显赫的,你的身份、地位是尊贵的,那你也是受造之物,你的家庭地位是低贱的、是被人瞧不起的,你在神眼中也同样是一个普通的受造之物,没什么特殊性。不同的家庭背景给人带来了不同的成长环境,不同的家庭生活环境也给了人对待物质、对待世界、对待生活不同的观点,生活富足或者缺乏,家庭条件优越或者不优越,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它只是一段不同的经历。相对而言,那些贫穷的、家庭生活条件一般的人,经历到的是更深的对生活的体验,而生活富足、家庭条件特别优越的人,他们是更难体会到这一点的,是吧?(是。)不管你生长在怎样的家庭环境中,不管这个家庭环境给你带来的是怎样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当你来到神的面前,当你被神承认、接纳是一个受造之物的时候,你在神眼中与其他人是一样的,你与其他人是平等的,没有什么特殊性,神会用同样的方式、同样的要求标准来要求你。你说“我社会地位特殊”,那在神面前,你这个“特殊”就得拿掉;你说“我社会地位低下”,那你这个“低下”也得拿掉。在神面前,任何一个人都要从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这件事上走出来,放下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接受神给你的受造之物这个身份,以受造之物的身份来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你的家庭好,你的身份高贵,你也没什么可夸的,也不比别人高贵。因为什么?在神眼中,只要你是受造人类,那你就充满了败坏性情,你就是神要拯救的对象。你的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是低贱的、是卑微的,那你同样也要接受神给你的受造之物的身份,以受造之物的身份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你说:“我的家庭社会地位低下,我的身份也低下,人都瞧不起。”神说没关系,今天在神的面前,你不再是以家庭给你的身份出现的一个人,你现在的身份是受造之物,你应该接受的是神对你的要求。神不偏待任何人,神不看你的家庭背景是什么,也不看你的身份是谁,因为在神眼中你与其他任何人一样,你经受过撒但败坏,你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你在神面前是受造之物,那你就是神要拯救的对象,至于你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你是公子哥还是公主,你是农民的孩子还是任何一个普通人的孩子,这些都不重要,神一概不看。因为神要拯救的是你这个人,是要变化你的败坏性情,而不是要改变你的身份,你的败坏性情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决定的,你的身价也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决定的,你的败坏性情不是来自于你的家庭,神要拯救你也不是因为你的地位卑微,更不是因为你的地位尊贵,而是因为神的计划、神的经营,因为你经受撒但败坏,你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神拣选了你。在神面前,无论你的家庭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身份,你与其他人一样,都是经受撒但败坏的、有败坏性情的人类中的一员,没有什么特殊性,是吧?(是。)所以,在人中间,如果再有人说“我曾经当过县长”,“我当过省长”,有些人说“我们祖上曾经是皇帝”,有些人说“我当过议员”,“我参选过总统”,有些人说“我当过大公司的总裁”,“我当过国企老总”,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当过什么老总,当过什么长官,那个重要吗?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很看重人的身份、人的社会地位,根据人的身份与社会地位来决定怎样对待你,但现在是在神家,神不会因为你曾经有过怎样光辉的历史,有过怎样光辉的、荣耀的身份另眼看待你,更何况现在是要求你追求真理,那你摆你的资格,摆你的社会地位、社会身价有用吗?(没用。)这些是不是愚蠢的表现哪?(是。)愚蠢的人会把这些拿来与别人比试。还有些初信没什么身量的、不明白真理的人,常常把来自社会、来自家庭的这些事拿来跟别人比较,信神有点根基、有点身量的人一般情况下不会说这些话,也不会做这类的事情。把家族的身份或者社会的地位当作资本,这是不合乎真理的。

交通了这么多,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这事是不是交通明白了?(是。)你们谈谈吧。(神,我说一点。人往往把自己出生的家庭,还有这个家庭在社会上的身份、地位看得特别重要。当出生在一个社会地位低下的家庭时,人心里会有很多自卑的想法,觉得自己的出身很低贱,在社会上也抬不起头来,就想争一个好的社会地位;那些出生家庭相对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就会比较狂妄自大,比较爱显露自己,觉得自己天生就有优越感。其实,人的社会地位不是最关键的,因为在神面前,人的身份和地位都是一样的,都是受造之物。人的身份和地位并不能决定人到底能不能追求真理、能不能实行真理、能不能蒙拯救,所以不能因为人的身份和地位辖制自己。)挺好。不追求真理的人就很在乎一个人的身份与社会地位,所以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他们就会说:“教会中谁谁谁,人家家里有钱哪!”当说到“有钱”的时候,眼睛都放光,表现出一种极度羡慕与嫉妒的心态,心里不知道羡慕多长时间了,特别的羡慕,达到了垂涎三尺的地步,“哎呀,谁谁谁,人家爸爸是当大官的,是县长,是市长,还有的是在政府部门担任什么秘书!”看谁穿衣服穿得好点儿,会打扮,有点气质、有点见识,用的东西也特别高档,心里就羡慕,“人家家里有钱,固定资产上千万”,佩服、羡慕得不得了。一说谁谁谁是公司老总,他比本人还在意这个事,人家本人都不说,他就总提这事,甚至在选教会带领的时候都把那人选上。就是对有社会地位的人他有一种特殊的情怀、特殊的关照,总想巴结那些人、靠近那些人、溜须那些人,就恨自己,“我爹怎么不是当官的,我怎么生在那么个家庭呢?我那家庭怎么就说不出口、没法提呢?你看人家出生那个家庭,不是当官的就是富商,你看看我那个家庭,要啥没啥,兄弟姐妹都是普通人,种地的农民,都是社会下层人,父母提都不用提,连文化都没有,这叫我做人脸上没光啊!”一有人提到父母,他就回避,“咱不提这个话题,咱说说别的。就说咱们教会那谁谁谁,你看人家那老总当的,人家会当官啊,一当就是几十年,没人代替,人家生来就是当官的命,咱就不行。人家现在信神了,那是福上加福啊,就是有福之人,在社会上啥也有了,来到神家以后还能进国度,还能有美好的归宿。”他认为当官的来到神家就应该当教会带领,就应该有美好的归宿。这是谁决定的?是他说了算吗?(不是。)这一看就是不信派说的话。看谁有点能耐、有点本事,穿得好、享受得好,又开好车又住大房子,他就一个劲儿靠近,一个劲儿溜须、讨好。还有些人觉得自己社会地位高、身份高,来到神家就总想搞特殊化,对弟兄姊妹吆五喝六,拿弟兄姊妹当奴隶,这是当官当惯了。弟兄姊妹是你的下属吗?选教会带领的时候,如果没选上他,他就生气了,“不信了,神家没公平,不给人机会,神家瞧不起人!”他在世界上当官当惯了,觉着自己有两下子,来到神家总想说了算,什么事都想出头、都想搞特殊化,把神家当成世界、当成了社会。有的人在世界上是官太太,来到神家还想当官太太,让人捧着她,围着她转。聚会的时候,弟兄姊妹要是少问候一句,她就生气了,下次就不来聚会了,她就觉得人没把她看在眼里,信神也没有意思了。这是不是不可理喻啊?(是。)你在社会上不管有什么特殊的身份,来到神家你的特殊身份就都没了,在神面前、在真理面前,人只有一种身份,那就是受造之物。你在世界上是官老爷也好、是官太太也好,你是社会精英也好、是社会小兵也好,你是将军也好还是士兵也好,在神家你只有一种身份,那就是受造之物,没什么特殊的,不要搞特殊化,也不要搞个人崇拜。还有一些人生在一个特殊的基督教家庭或者是世代都信主的家庭,母亲上过神学院,父亲也当牧师,在宗教界特别吃香,信教的人对他前呼后拥,接受了神这一步作工之后,他还觉得自己像之前一样,还在做梦呢!做什么梦啊,梦该醒了。不管你是牧师还是带领,来到神家你都得懂得神家的规矩,都得学会转换身份,这是你第一件要做的事。你不是大官,你也不是小兵,你不是大富商,你也不是穷光蛋,来到神家你只有一种身份,那就是神给你的身份——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该做什么?不是该炫耀自己的家族历史,也不是炫耀家族给你带来的社会地位,更不是以你优越的社会地位在神家横行霸道,搞特殊化,更不是以你在社会上积攒的经验、以你的社会地位给你带来的种种优越感,让你在神家作王掌权说了算,而是让你在神家中尽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规规矩矩做人,别提你的家庭背景,也别有什么优越感,也不要有什么自卑心理,不需要你自卑,也不需要你有优越感。总之,就是需要你规规矩矩做好受造之物该做的事情,尽好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有些人说:“那是不是就是,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不是,你不需要盘着,也不需要卧着,不需要你低三下四,更不需要你趾高气扬,不需要你强出头,也不需要你伪装、委曲求全,神对待人是公平的,对待人的方式也是公正的,因为神是真理。神对人说了很多话,也提出很多要求,归根结底就是要求你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做好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每一样事情。在对待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这件事上,同样要求你看人看事、做人做事以神的话语为根据,以真理为准则,不要摆什么家庭的优越感,当然也不需要你直言不讳地、公开地向大家说清楚你出身的家庭到底多么不好。还有些人说了:“那神家是不是要求‘英雄不问出处’啊?”这句话是不是真理啊?(不是。)这句话不是真理,所以你不需要用这句话来衡量任何的事情,也不需要以这句话为准则来守住神对你的要求。对于涉及家庭给人带来的身份这件事,神要求人的就是尽你的本分,在神面前,你唯一的身份就是受造之物,对于能够影响你或者剥夺你做好一个受造之物的东西,你就应该放下,不应该放在心里,也不应该把它看得多么重要,不管是从形式上还是从态度上,你都应该放下家庭给你带来的不同的身份。怎么样?能不能达到?(能。)或许家庭给你带来的是一个荣耀的身份,或许家庭的背景给你的身份笼上的是一层阴影,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从中走出来,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个事,然后当临到一些特殊情况时,当这些事能影响你尽好本分,影响你对待人,影响你正确的处事原则、与人相处的原则时,希望你能不受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的影响,能够正确地对待每一个人、正确地处理每一件事。好比说,教会中有一个人尽本分总糊弄、总搅扰,你该怎么处理?你琢磨琢磨,“得对付对付她,这要是不对付的话,她会影响教会工作的”,你就开始对付她。但对方还不服,讲了一大堆理由。你也不怕她,还接着交通、对付。她就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你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她说:“你老公的上司就是我老公,你今天要是跟我过不去,那你老公就要麻烦。”你说:“这是神家工作,你要是不好好做,总搅扰,我就撤掉你的本分。”她就说:“反正这话我给你点到了,怎么做你看着办!”看着办是什么意思?就是通知你了,你要是敢撤她,她就敢辞退你老公。这时你就琢磨了,“这家伙背后有势力啊,怪不得她平时说话总那么嚣张”,然后你就转变口气说:“那这次就这样了,下次可不行啊!我说话没别的意思,都是为了教会工作嘛,大家都是信神的弟兄姊妹,都是一家人。你看,我是教会带领,我不负这个责任行吗?我要不负责任,你们也不能选我是不是?”说话开始和稀泥了。这还有原则吗?内心深处那道防线已经崩塌了,不敢坚持原则了,怯手了。是不是这样?(是。)你就对她手下留情了。你自愧你的身份不如她的身份高贵,她的社会地位比你高,你就得受她管制,就得听她的,虽然都信神,你同样也得受她要挟,你摆脱不了社会地位对你的影响,你就坚持不了原则,你就实行不了真理,你在神面前就是没有忠心的人。你对神没有忠心,神还会悦纳你吗?神还会信任你吗?还会把重要的工作交给你吗?你是一个不值得信赖的人,在关键的时候,你能出卖神家利益维护自己的利益,在关键的时候,你能惧怕来自社会、来自撒但的邪恶势力而出卖神家的利益,没有站住见证。这是严重的过犯,也是羞辱神的记号。因为什么?因为你做这件事的时候违背了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的身份这件事,违背了做好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这条原则,你是受社会地位、社会身份的影响来处理这件事情。在任何一件事面前,你如果不能放下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对你的负面影响,那你在临到的事上就可能做出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些事一方面会让你违背真理,另一方面会让你无所适从,不知道应该怎样选择,这就容易给自己带来过犯、带来遗憾,使人在神面前留下了污点,成为一个不可信赖的人,违背了神所告诫给人的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做好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这条原则。你看看,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是吧?(是。)

刚刚交通的放下家庭给你带来的身份,这一点容不容易做到?(容易做到。)容易做到吗?在什么情况下这件事会影响你、搅扰你?当人对这件事没有正确的、纯正的领受时,在一种特殊的环境下会受这些事的影响,它会影响你尽好本分、影响你处理事的方式与结果。所以,在家庭带来身份的这件事上,你应该正确对待,不受它的影响,不受它的左右,正常地按照神给人的方式看人看事、做人做事,这就达到了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在这件事上该有的态度与原则。接下来,咱们要交通的是放下家庭对你的熏陶。人身在这个社会中,人的处世原则、生活方式、生存方式,甚至人对待宗教、对待信仰的态度与观念,以及对待人事物的种种观念、观点,不免要受到家庭的熏陶。在人还没有明白真理之前,不管你多大岁数,不管你的性别是什么,不管你从事的职业是什么,不管你对待任何事物有怎样的态度,是偏激的还是理性的,总之,在方方面面的事情上,人的思想观点与人对待事情的态度受家庭的影响是很大的。就是说,家庭对一个人方方面面的熏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处事态度、处事方式,还有人的生存观,甚至也影响到人的信仰。既然家庭对人的熏陶、影响这么大,那人的处事方式、处世原则、生存观还有对待信仰的观点,它的根源不免都是来自于家庭。因为家庭本身不是产生真理的地方,不是真理的来源,家庭熏陶你的任何一种思想观点或者生存方式,它的原动力或者它的目的几乎只有一个:为你好。那为你好的这些东西,不管出自于谁,是出自于爸爸妈妈,还是出自于爷爷奶奶,还是出自于你的祖上,总之都是为了让你在社会上、在人群中能够维护自己的利益,能够不受人欺负,能够更自如、更圆滑地在人中间生存,让自己的利益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家庭对你的熏陶意思是保护你,不让你受欺负,不让你受到任何的羞辱,让你做人上人,哪怕你欺负别人,哪怕你坑害别人,只要本人不受害就行,这是家庭对你熏陶的最重要的一些东西,也是熏陶你的所有思想的精髓与主要目的。是不是这样?(是。)那从家庭对你熏陶的所有东西的目的与精髓来看,有没有任何一样是合乎真理的?即便它合乎人性道德或者合乎人性正当的利益与权益,它与真理相不相关?是不是真理?(不是。)肯定地说,就不是真理。无论家庭熏陶给你的是人认为多么正面、多么正当的东西,是多么人性化、多么符合道德准则的东西,它都不是真理,也代表不了真理,当然更取代不了真理。所以,这方面东西也是家庭这个话题中人应该放下的。这个话题是什么呢?就是放下家庭对你的熏陶,这是涉及家庭这个话题中第二方面人应该放下的东西。既然讲到家庭对你的熏陶,那咱们就先来说说家庭对你的熏陶到底有哪些。按照人的是非观来区分的话,有些相对正确一些、正面一些,能拿到桌面上,拿得出手,有些就相对自私、卑鄙、龌龊一些,相对反面一些,仅此而已。但是不管怎么说,来自家庭的这些熏陶对人来说都是一层防护外衣,都是维护人肉体利益的,维护人在人群中的尊严,免受人的欺负,是吧?(是。)那咱们就交通交通家庭对你的熏陶有哪些。比如,家庭中的长辈常说“人活脸面,树活皮”,就是让你要注重脸面光彩,让你活得有面子,别做丢脸现眼的事。那这句话对人来说,它是一种正面的引导还是反面的引导?能不能带你走向真理?能不能带你明白真理?(不能。)很肯定地说,“不能!”你看,神说让人做诚实人,当你有了过犯,做了错事,做了悖逆神、违背真理的事时,就需要承认自己的错误,认识自己,一个劲儿地解剖自己,达到有真实的悔改,然后按神的话去做。那人要做诚实人的时候,跟“人活脸面,树活皮”有没有冲突?(有。)有什么冲突?“人活脸面,树活皮”这句话就是让人注重活出光鲜亮丽的那一面,多做一些让脸面光彩的事,而不是做一些坏事、不光彩的事,暴露自己丑陋不堪的那一面,不要让自己活得没面子、没尊严。为了人的脸面,为了有面子、光彩,就不能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更不能把自己的阴暗面、见不得人的地方都说给别人听,因为人要活得有面子,人要活得有尊严,人的尊严靠人的脸面来撑,人的脸面就靠伪装、包装来撑。那这是不是就与做诚实人冲突了?(是。)当你做诚实人的时候,正好违背“人活脸面,树活皮”这一条。你要做诚实人就不要注重面子,人的面子一文钱不值,在真理面前人就应该揭露自己,不能伪装、不能造假,要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自己做错的事情、违背真理原则的地方,等等这些事实真相全部亮给神看,也跟弟兄姊妹赤露敞开。不是为脸面活着,而是为了做诚实人活着,是为了追求真理活着,为了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活着,为了满足神、蒙拯救活着。但是当你不明白这一条真理的时候,不明白神心意的时候,往往是来自于家庭熏陶的东西占主导,临到自己做错事了,就包裹、伪装,“不能说啊,知道的人也不许说,谁要说出去我跟你没完,我的脸面第一。人活着什么都不为,就为脸面,脸面比啥都重要,人的脸面要是没了,人的尊严就没了。所以,实话就不能实说,就得伪装,就得包着,不然人的脸面、尊严就失去了,活着就没价值了。没有人尊重你,那你就没什么价值,就是贱货。”你这样实行能不能达到做诚实人?能不能达到赤露敞开解剖自己?(不能。)很显然,这么做就是遵循了家庭对你熏陶的“人活脸面,树活皮”这条说法。但是,你如果放下这一条来追求真理、实行真理呢,这句话对你来说就不起作用了,就不会继续成为你的座右铭、你的行事原则了,你所做出来的就恰恰与“人活脸面,树活皮”这一条相反。你不为脸面活着,不为尊严活着,而是为了追求真理做诚实人活着,为了追求满足神、追求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活着,你遵循这一条原则,你对家庭熏陶的那些东西就放下了。

家庭对人的熏陶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这里面的名言名句有很多。比如,“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家里的长辈、父母是不是常常说这话?(是。)告诉你:“人得为名活着,人这一辈子不为别的,就为在人中间留个好名声、留个好印象,到哪儿多说拜年话,多说恭维人的话、与人为善的话,不要得罪人,要多做好事、多做善事。”家庭这方面的熏陶对人的行为或行事原则都有一定的影响,让人不免把名利看得很重,就是把自己的名声、名望,自己在人心中的印象,还有自己每做一件事、每发表一个观点在人心目中的评价看得很重要。人把名利看得很重要,无形中,你对尽本分是否合乎真理、合乎原则,是否达到神满意、达到合格尽本分就看得不重要了,就看为其次、再次了,而家庭对你熏陶的“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件事却变得特别重要。它让你很关注你在人心目中的每一个细节,尤其是有些人特别注重别人背后对他的评价,甚至趴墙根、听门缝,更甚至偷看别人写的对他的评价。一旦有人提到他的名字,他就想:“得赶紧听听说我啥呢,对我有没有好的评价。哎呀,说我懒,爱吃好东西,那我得改,我以后不能懒,得勤快。”勤快了一段时间,就琢磨,“再听听大伙儿说不说我懒了,好像这段时间没说了。”但他还不放心,就有意无意地跟大伙儿提一提:“我这个人有点懒。”人说:“你不懒,你现在比以前勤快多了。”他马上感觉心里有平安、有喜乐、有安慰,“你看看,大伙儿对我的评价变了,看来我的行为大伙儿看在眼里了。”你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实行真理,不是为了让神满意,而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这样无形中你所做的一切就变成了什么?变成了宗教行为。你这个人的实质就变成了什么?标准的法利赛人。你所走的道路就变成了什么?敌基督的道路。在神那儿就这么定性。那你所做的一切事情的实质就变味了,不一样了,不是在实行真理,不是在追求真理,而是在追求名利,最终你的尽本分在神那儿就是一句话——不合格。因为什么?因为你只忠于自己的名声,而不是忠于神对你的托付,不是忠于你受造之物的本分。当神这么下定义的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滋味?信神这些年是不是白信了?是不是就意味着你根本没有追求真理?你没有追求真理,特别注重自己的名声,根源主要是来自于家庭对你的熏陶。熏陶你的哪句话是最主要的?“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句话深深地扎根在你的内心,变成了你的座右铭。从小你就受这句话影响、熏陶,长大了你也常常念叨这句话,来影响你的下一代、影响你周围的人,当然更重要的是以此作为你行事、处事的方式与准则,更作为你人生追求的目标与方向。目标、方向错了,最终达到的果效肯定是反面的。因为你做这一切事情的实质只是为了名,只是为了践行“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句话,并不是在追求真理,而你自己还不知道,你认为这句话没有错,人不就是为了名活着吗?常言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句话看起来很正面、很正当,所以你不知不觉接受了这句话的熏陶,也把这句话当成了正面事物。当你把这句话当成正面事物的时候,你就不知不觉地在追求它、在践行它,同时不知不觉地、稀里糊涂地就把它当成真理了,当成真理准则了。当你把它当成真理准则的时候,神说什么话你也听不进去了,你也听不懂了。你一味地按照你的这一句座右铭“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去实行、去做,最后得到的是好的名声,你收获到了你自己要收获的东西,但是你违背了真理,放弃了真理,也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既然有这样的结果,那家庭对你的熏陶“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样的思想就是你应该放下的,也是你应该弃绝的,不是你应该保留的,更不是你应该用一生的精力与时间去践行的一句话、一种思想。它是一种错误的思想观点的灌输,也是一种错误的思想观点的熏陶,所以你应该放下。你放下的原因不是仅仅因为它不是真理,而是因为它会把你引向歧途、引向灭亡,所以后果很严重。对你来说,它不仅仅是一句简单的话,而是一种毒瘤,是一种败坏人的手段与方式。因为在神的话语中,在神对人的所有要求中,神从来没有要求过人要追求好的名声、追求好的名望,在人中间留下好的印象让人赞成,让人竖大拇指,没有让人为了名而活着、为了留下好的名声而活着,神只让人尽好本分,顺服神、顺服真理。所以,这句话对你来说是你应该放下的一种家庭对你的熏陶。

家庭对你的熏陶还有一种,比如,家长或者长辈们在鞭策你的时候常常会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目的是为了让你学习吃苦、勤奋、有毅力,做任何事情不要怕吃苦,因为吃苦、耐劳、殷勤、有奋斗精神的人才能在人中间成为人上人。人上人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受人欺负,不受人藐视、歧视,在人中间有高的威望、有高的地位,能够有话语权、有决策权,能够在人中间有更好的生活、高质量的生活,让人高看、佩服,让人羡慕,就是在整个人类中间你的等级是上层的。上层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的脚下踩着很多人,你不用受这些人的气,这就是“方为人上人”。为了做这个人上人,你要“吃得苦中苦”,就是人吃不了的苦你能吃,在成为人上人之前,你必须得能忍受人的白眼,人的讥笑、讽刺、毁谤,还有人的不理解,甚至人的唾弃,等等。就是除了肉体的苦之外,人还得能接受来自舆论的这些讽刺与挖苦,得学习做这样的人,你在人中间才能混出个人样来,才能占有一席之地。那这句话的目的就是让人做人上人,别做人下人,因为做人下人太苦了,受气、窝囊,没有尊严、没有颜面。那同样来自家庭的这方面熏陶,目的也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好的目的就是让你在人中间别受气,能有权、有名,吃得好、享受得好,到哪儿没人敢欺负,到哪儿都横行霸道,都能说了算,人都对你点头哈腰。追求做人上人,一方面为了你自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光大家庭门楣,给祖上添光,让父母、让家里人都跟着沾光,不受气。你吃得苦中苦,成为人上人了,开着小轿车,住着豪宅,当着大官,身边有一群人围着,那你的家庭跟着你就能沾光了,家人也坐着小轿车,吃好的喝好的。鲍参翅肚你想吃就吃,你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能够呼风唤雨、为所欲为,能够任性地活着、嚣张地活着,不用低调,不用夹着尾巴做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甚至超越法律,胆大妄为地活着,这就是家庭对你这方面熏陶的目的,就是不让你受委屈,让你做人上人。说白了,就是让你做领导别人、指挥别人、使唤别人的人,让你做只能欺负人还不被人欺负的那个人,让你做人上人,而不是做那个被领导的人。是不是这样?(是。)家庭这方面的熏陶对你有没有益处?(没有。)为什么说没有益处啊?如果每个家庭对下一代都这样教育,是不是会加大社会矛盾、加大社会竞争力度,让社会更加不公平?人都想做塔尖上的那个人,都不想做塔尖下面的那个人,不想做普通人,都想做辖管别人、欺负别人的那个人,你说这个社会还能好吗?这分明就不是一种正面的社会导向,它只会激化社会矛盾,增加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力,加大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比如,在学校学生就互相斗,他们背后都下功夫学习,见了面却说:“哎呀,这个周末又没学习,我去一个好地方玩了一天,你去哪儿了?”另一个人也赶紧说:“我这个周末睡了一天觉,也没学习。”其实,彼此心里都知道学了一天,都累得不行了,但嘴上谁也不说自己背后学习了、用功了,因为人都想成为人上人,都不想让别人超过自己,嘴上说自己没学习,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你撒那个谎有什么用啊?你学也是给自己学,也不是给别人学,小小年纪就这么能撒谎,这要走入社会能走正道吗?(不能。)走入社会涉及到利益,涉及到金钱、地位,那只能是竞争得更厉害,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什么事也都愿意干,不惜一切代价,忍受屈辱也要达到目的。这样下去,这个社会还能有好吗?如果人都这么做,这个人类还能有好吗?(不能。)社会各种各样不正当的风气和邪恶潮流的根源就是来自于各个家庭对人的熏陶。那对于这方面,神是怎么要求的?神有没有要求人得做人上人,别做庸人,别做凡人、俗人,别做普通人,应该做伟人、做名人、做高人,神是不是这么要求人的?(不是。)很显然,家庭对你熏陶的这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是正面的导向,当然也与真理无关。家庭让你吃点苦的目的都不纯,都有阴谋在里面,都是那么的卑鄙,都见不得人。神让人受苦是因为人有败坏性情,败坏性情要得洁净,人就该受苦,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另外,神要求人受苦,这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也是作为一个正常人应该承受的、应该有的一种态度。但是,神不要求你做人上人,神就要求你做一个普通的、正常的、明白真理的、听神话能顺服神的人就好了,神从来不要求你给神什么惊喜,不需要你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举动,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名人、伟人,就需要你做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实际的人就好了,不管你能吃多少苦或者你能不能吃苦,最终你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就是最好的人了。神要的不是人上人,神要的是真正的受造之物,是能尽受造之物本分的人。这个人是平凡的人,是普通的人,是一个有正常人性、有良心理智的人,不是外邦人或者败坏人类眼中的什么高人、伟人。对于这方面之前交通过不少,这些就不细说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很显然是你应该放下的。应该放下的是什么?是你受家庭这方面熏陶而有的一个追求方向,就是你的追求方向应该改变,不要为了做人上人,为了在人中间出众、出彩让人高看而做任何的事,而是要放下这些存心、目的与动力,为做好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踏踏实实地做每一件事。这个踏踏实实指什么?最基本的原则就是按照神所教导给人的方式、原则做每一件事,哪怕这件事不能一鸣惊人,也不被人所看好,更不被任何人所赞许、看重,但这是你该做的,你把它当成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在坚持、在继续,那你就是神眼中合格的受造之物了,就这么简单。这需要改变的是你做人的追求、你的人生观。

家庭对你的熏陶、影响还有一些,比如,“和为贵,忍为高”。家人常常教导你:“要与人为善,不要与人争执,不要树敌,要是树敌太多的话,你在社会上就没法立足了,害你的人、仇视你的人多了,那你在社会上就不安全了,你随时会受到威胁,你的生存、你的地位、你的家庭,还有你的人身安全,甚至你职业上的提拔,等等这些常常会犯小人,有小人拦着。所以,你得学会‘和为贵,忍为高’,跟任何人都要和和气气的,不要伤和气,说任何的话要留余地,不要伤着人家的面子,不要揭人家的短,人家不愿听的话少说甚至不说,只说恭维的话,哄死人不偿命嘛。大事小情得学会忍,‘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你看看,一下给你灌输了两种思想观点,一方面需要你与人为善,另一方面需要你忍,别乱说话,有话憋在肚子里回家说,甚至回家跟家人也不要说,因为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泄露出去对你来说就不是一件好事。要在这个社会立足,在这个社会生存,人得学会一件事,那就是做和事佬,土话讲就是得圆滑、得狡猾,不能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那叫傻,那不叫聪明。有些人像炮筒子似的,有什么就说什么,结果把领导得罪了,领导就给你穿小鞋,把你的奖金取消了,没事还总找你碴儿,最后你呆不下去了,辞职吧,没有生活出路,不辞职吧,还呆不下去,你就只好受着,上不去下不来,这个字叫什么?“卡”,把自己卡住了。家人就说你:“活该受气,谁叫你不会‘和为贵,忍为高’了!谁叫你当炮筒子有啥说啥了!让你圆滑点儿,话到嘴边多想一想,可你就不想,你就直说。领导是那么好惹的吗?社会是那么好混的吗?你总觉得自己实在,这下得着苦果了吧,这就是教训!以后记住那句话,‘和为贵,忍为高’!”你有了教训就记住了,“家长教育得真对呀,这是人生的感悟,是精髓,不听不行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回记住了。”信神后,来到神家,他也记着这句话,“和为贵,忍为高”,看到弟兄姊妹就问好,尽说好听话。带领说:“我做带领有一段时间了,但现在工作经验不足。”他赶紧恭维:“你做得挺好,你不做带领我们都觉得没路可走啊。”有的人说:“我认识自己了,我觉得我这个人挺诡诈的。”他说:“你不诡诈,你多实诚啊,我这人才诡诈。”有的人说他两句难听的话,他琢磨琢磨,“说两句难听的怕啥,比这更难听的我都忍了,你说的再难听我就当没听着,我还恭维你,我还一个劲儿地讨好你,哄死你不偿命!”谁让他提意见或者敞开交通,他也不说实话,跟谁都乐呵呵的。人说:“你总乐呵呵的干啥啊?你是笑面虎啊?”他心里说:“我当笑面虎这么多年没吃过亏,这是我的最高处世原则。”这是不是个滑石蛋啊?(是。)有些人在社会上这么混了多年,来到神家还是这么混,从来不说一句实话,从来不敞开心说话,不谈认识自己,弟兄姊妹谁跟他交心他也不说实话,谁都摸不着他的实底,他到底怎么想的、到底是什么观点从来不亮相,跟谁关系都特别好,你就不知道他到底喜欢哪类人,喜欢哪类性格的人,他到底对人是什么看法。谁要向他了解哪个人怎么样,他就说:“信神十来年了,挺好。”跟他了解谁,他都说挺好、不错。人说:“你有没有发现他有啥缺点、毛病?”他嘴上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以后我留意点儿”,心里却想:“让我得罪人,我才不得罪呢!我要是实话实说,传到那个人耳朵里,那人不成我的敌人了吗?家里人早就告诉我不要树敌,这话我记着呢。你以为我傻呢,你以为你交通两句真理的话我就忘记家庭对我的教育、熏陶了?没有!到什么时候都是‘和为贵,忍为高’,‘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话没错,这话就是我的护身符,谁的毛病我都不说,谁惹我我都忍,你没看我脑门儿上贴着一个字吗?‘忍’,‘心’字头上一把刀。谁说多难听的话,忍,谁对付修理我,忍,目的就是为了与任何人都维持和气,维持这层关系,不要坚持原则,不要那么傻,不要一根筋,得学会变通!你看那乌龟为什么活得时间长啊?不就是因为看到硬的东西就藏到壳里了吗?那就能保护自己活个千年万年,这就是长寿之道,也是处世之道。”你从他嘴里听不到任何实话、真心话,他的真实观点与他做人的底线从来不露,就在心里想一想、琢磨琢磨,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类人表面对谁都和善,看起来挺善良,谁也不伤着,也不坑害人,其实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和事佬、滑石蛋。这类人在教会中总有一部分人喜欢,因为他从来不犯大错,从来不露马脚,教会带领、弟兄姊妹评价他跟谁关系都挺好。尽本分不冷不热,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特别的听话、乖巧,跟人说话处事从来不会伤着人,也从来不占人便宜,从来不说人的坏话,也从来不在背后论断人,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尽本分是不是真心的,没人知道他心里对任何人是怎么想、怎么评价的。细想还觉得这个人真有点诡异,很难测透他,要留着他还觉着是个麻烦。怎么办?挺难办,是吧?尽本分时你看他在做事,但神家交代的原则他从来不放在心上,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不出大错走个过程就完事了,让你抓不着任何的把柄,也挑不出毛病来,做得是天衣无缝,但是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不是想尽本分啊?如果没有教会行政或者没有教会带领、弟兄姊妹监督,他能不能与恶人为伍?能不能与恶人一起做坏事、作恶啊?可能性很大,能做,但是他还没做出来。就这一类人最麻烦,这是典型的滑石蛋、老狐狸。他与任何人都不计较,谁说一句伤他的话,或者谁流露败坏性情涉及到他的尊严了,他怎么想?“我忍,不跟你计较,有你出丑的那一天!”等那个人真被处理了或者出丑了,他就偷着乐。他看人的笑话,看带领的笑话,看神家的笑话,就是不看自己的笑话,就是不知道自己存在什么问题、有什么毛病。任何能伤到别人、能让别人看透他的事,他都是在心里想,但不露出来;任何能麻痹别人、迷惑别人的做法,他都表现出来,都让人看到。这类人最阴险,也最难办。所以神家对这一类人是什么态度呢?能用则用,不能用就清除,就是这个原则。为什么呢?就是这类人注定不追求真理,他就是个不信派,他能看神家笑话、看弟兄姊妹的笑话、看带领的笑话。他充当的是什么角色?是不是撒但魔鬼的角色?(是。)他忍耐弟兄姊妹也不是真实的包容、不是真实的爱心,他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让自己有任何的敌人、有任何的危险,他不是为了保护弟兄姊妹,也不是出于爱心才包容弟兄姊妹,更不是出于追求真理按着真理原则实行,完全就是一种混世、迷惑别人的态度。这类人是和事佬、滑石蛋,他们不喜爱真理,也不追求真理,就是混日子过。那很显然,这类人的家庭对他们的熏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做人的方式,影响了他们处事的方式。当然不可回避地说,这种处世方式、处世原则与他的人性实质是分不开的,再加上家庭的熏陶,他做得就更到位、更具体了,他的本性实质流露得就更彻底了。所以对这一类人来说,如果能适当地在一些大是大非面前、在一些涉及神家利益的事上作一些取舍,放下自己心中的“和为贵,忍为高”这样的处世哲学,来维护一下神家利益,减少你的过犯,减少你在神面前的恶行,这样对你有什么益处呢?最起码的一点,将来神定规一个人结局的时候会减轻对你的惩罚、减轻神对你的责罚,这样实行对你来说百利而无一害,是吧!如果让他全部放下不容易,因为这涉及到人性实质,这类滑石蛋、和事佬完全不接受真理,对他们来说放下家庭熏陶的那些撒但的哲学不是那么简单、那么容易,因为除了家庭熏陶以外,他们本身就迷信撒但哲学,就喜欢这种处世态度,是个人很主观的一种处世态度。这类人如果聪明的话,在对自己利益没有任何威胁或损失的情况下放下一些这类的做法,来适当地维护一下神家利益,这对你来说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最起码能减轻你的罪责,能减轻神对你的责罚,把神对你的责罚变成神对你的奖赏、纪念,这多好啊!这是不是一件好事?(是。)这方面就说到这儿。

家庭对你的熏陶还有什么?比如,父母常常告诉你:“长个大嘴巴乱说话,早晚你得因为这个臭嘴吃亏!你得记住,‘言多必有失’!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话多了肯定会有疏漏的地方。不管在什么场合别乱说话,先看看大家说什么你再说。随大流就没啥事,你总强出头,总自己乱说话,还不知道人家长官、上司、大家都是什么意思,你就先把自己的观点亮出去了,一旦长官、上司不是那个意思,他们就会给你小鞋穿,你还能有好果子吃吗?傻孩子,以后得注意,言多必有失,记住,别乱说话!长嘴是用来吃饭、喘气的,是用来讨好领导、讨好别人的,不是用来说实话的。说话得有选择,得有技巧、有方式,得动脑子。话到嘴边先咽回去,在心里绕三圈,绕完了之后还得等一等再说。说的时候还得看情况,如果刚露点意思,一看大伙儿不喜欢,反应不太好,赶紧憋回去,琢磨琢磨怎么说大伙儿能高兴,然后再说,那才是聪明的孩子,那样你就不会遭祸,大家也都喜欢你。人都喜欢你,你不就占便宜了吗?以后机会不就多了吗?”家庭对你的熏陶除了告诉你怎样能得到好的名声、怎么能够成为人上人、怎么在人中间站稳脚跟,还告诉你怎么能够用表象欺骗别人,不要说真话,更不要把自己心里所有的话一股脑儿地倒出来。有些人因说实话吃了一些亏之后,想起从家庭来的这句话就长了教训,越来越愿意践行“言多必有失”,把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有些人在没吃亏之前就很真心地接受了家庭对他这方面的熏陶,不管在什么场合,都在不断地践行这一句话。当他践行这句话的时候,越来越感觉到,“爸爸妈妈对我真好,爷爷奶奶对我真好,他们对我都是真心的,他们都是为我好,多亏他们告诉我‘言多必有失’这句话,否则我因这个大嘴巴不知要吃多少亏,不知要让多少人给我小鞋穿,要遭多少人的白眼、讽刺、挖苦。这句话太有用了,太实惠了!”在他践行这句话的过程中,他得着了很多实惠,当然,来到神面前的时候,这句话依然是他认为最有用、最实惠的一句话。当弟兄姊妹赤露敞开交通个人情形、败坏,交通经历认识的时候,他也想交通,也想做一个赤露敞开的人,也想诚实地把自己内心的想法或者认识到的说一说,让自己压抑多年的心情得到一时的舒缓,或者多多少少得到那么一点释放自由,但是每当想起爸爸妈妈常常叮嘱的话,“言多必有失,不许乱说话,不要当喇叭,要做收音机,学会听别人说”,每当想到这些话的时候,他一肚子想说的话就又咽了回去。等大伙儿都说完了,他也没说,心想:“挺好,幸亏这次没说,说完之后说不定大伙儿对我怎么想呢,说不定就损失点什么,不说挺好,说不定大伙儿一直认为我这人很诚实,不那么诡诈,天生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所以没有那么多花花心思,也没有那么多的败坏,尤其对神没有什么观念,就是一个单纯敞开的人,对我有这样的印象也不错,那我何必要说什么呢?‘言多必有失’这句话在我身上还是看到一定成效的,那就保持做这样的人吧。”守住了这一句话,自己觉得挺美、有收获。一次不说,两次不说,到有一天真的很憋屈想跟弟兄姊妹敞开心说说的时候,嘴像贴了封条、打了绷带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跟弟兄姊妹说不出来,那跟神说说吧,“扑通”跪到神面前,说:“神哪,我有话跟你说,我是谁谁谁……”心里想好了,但是不知道怎么说,不会表达,变成标准的哑巴了,不知道怎么掂对词,也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憋屈了这么多年,感觉自己很压抑,感觉自己过得很黑暗、很龌龊,当下定决心要跟神说说心里话、倾诉倾诉的时候却无言以对,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道怎么说。可不可怜?(可怜。)那为什么跟神没话说啊?只是介绍介绍自己,想跟神说说心里话,但没话,最后只有一句话:“神啊,求你赐给我当说的话吧!”神说:“你当说的话太多了,你不愿意说,给你机会你也不说,所以神就把赐给你的所有都夺回去了,不给你了,你不配拥有。”这时候你才感觉这些年自己失去很多,虽然觉得自己活得很有尊严,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包装得很完美,但是当看到弟兄姊妹一段时间有些收获的时候,当看到弟兄姊妹毫无顾忌地谈自己经历、敞开自己败坏的时候,自己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也不知怎么说。信神这么多年也想谈谈认识自己,也想谈谈对神话语的经历、体验,也想从神得点开启、得点亮光,也想多少有点收获,但可惜因为自己常常持守“言多必有失”,常常被这种思想捆绑、控制,所以这么多年就为这句话活着,却没有得着任何从神来的开启光照,在生命进入上还是一贫如洗,是个穷光蛋。“言多必有失”这一句话、这种思想,他是实行到位了,遵守得特别好,但是信神这么多年,在真理上却没有任何收获,贫穷又瞎眼。神赐给他一张嘴,他却没有任何交通真理的语言能力,也没有任何谈自己感想认识的能力,更没有与弟兄姊妹沟通的能力,更可怜的是,他居然没有与神对话的能力,失去了与神对话的能力。可不可怜?(可怜。)可怜又可悲。你不是不爱说话吗?你不是总怕言多必有失吗?那你就永远不要说了。你把自己心里想的、神赐给你的包裹起来,压着、封着,不让它往外冒,你总怕失去自己的颜面,总怕自己受到威胁,怕别人看透你,总怕自己在别人眼中不再完美、不再诚实、不再是一个好人而包裹自己,什么真实想法也不说,最后怎么样?你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哑巴。这是被谁坑害的?从根源上说是被家庭的熏陶坑害的,从你自身来说,也是因为你喜欢凭撒但哲学活着,所以你选择了相信家庭的熏陶是对的,而不相信神对你的要求是正面的,你选择把家庭对你的熏陶当成是正面的,而把神的话、神的要求、神对你的供应帮助与教导当成是该防备的对象,当成是反面事物,所以不管神一开始赐给你多少,因着你这些年的防备,因着你这些年的拒绝,到最终的结果是神把所有的都收回来了,不给你了,你不配拥有。所以,在你还未走到这种田地的时候,你应该放下家庭对你这方面的灌输,也不要接受“言多必有失”这种错误的思想,这话让你变得更封闭、更阴险、更虚伪,它与神让人做诚实人、让人赤露敞开正好是相违背的,是相反的。你作为一个信神的人、一个跟随神的人,你应该义不容辞地追求真理,当你义不容辞地追求真理的时候,你就应该义不容辞地放下家庭对你任何所谓好的熏陶,不应该有选择。家庭对你的熏陶不管是什么,不管对你有多好、多有利,不管对你的保护力度有多大,它都是来自人的、来自撒但的,都是你应该放下的。而神的话、神对人的要求,即便是有悖于家庭对你的熏陶,甚至伤害到你的利益、剥夺了你的权利,甚至你认为不是保护你的,是故意亮你的相、故意让你出丑,那你也应该把他当成是正面事物,因为他来自于神,他是真理,你应该接受进来。家庭熏陶你的东西,如果它是涉及到人的思想、做人,涉及到人的生存观与所走的道路的东西,你都应该放下,不应该坚持,而是应该接受从神来的相应的真理来取代它,取代它的同时也应该不断地分辨、认清它里面的问题、实质,然后更准确、更实际、更真实地按照神的话去做、去实行。接受从神来的思想,接受从神来的看人看事的观点,也接受从神来的实行原则,这是一个受造之物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一个受造之物应该做到的、应该持有的思想观点。

在家庭中,有些父母除了灌输一些人所认为是正面的,对人的生存、前途、未来有益处的东西以外,还灌输一些相对偏激的、扭曲的思想观点。比如,有些家庭的父母说:“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这是告诉你怎样做人的一个说法。“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就是让你在两者之间选一个,让你选做真小人,就是要坏在明处,不要坏在背后,这样即使人认为你做的那点事不太好,但是人也会佩服你、赞成你,就是不管做什么坏事都要做在当面,做得光明正大、光明磊落。有些家庭对子女有这样的熏陶、这样的教育,他们不但不鄙视社会上那些思想、行为卑鄙龌龊的人,而且会教育子女:“你别小看这些人,其实这些人不见得是坏人,说不定这些人比伪君子还强。”一方面告诉你做怎样的人,另一方面也告诉你怎样分辨人,把什么样的人看成是正面的、把什么样的人看成是反面的,教你分辨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也教你怎样做人,给你这样的教育、这样的熏陶。那这样的熏陶无形中会对人造成怎样的影响呢?(善恶不分。)对,善恶不分,是非不分。那首先来看一看,人类对于所谓的小人与伪君子是怎么看的。首先,人类认为真小人不算坏人,真正的伪君子那才算是坏人。把坏事都做在背后,表面伪装得很好,这种人叫伪君子,当面满口仁义道德,背后坏事做尽,什么坏事都让他做了,什么好听的话也都让他说了,这类人是人唾弃的对象;而真小人呢,就是当面背后都一样坏,反倒成了人学习的榜样、提倡的对象,不是被人唾弃的对象。这种说法、观点会让人混淆一种概念,到底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人就不清楚、不知道了,概念很模糊。当家庭对你有这样熏陶的时候,有些人还认为,“我做真小人是正直,我做事光明正大,有话说在当面,我就是坑你,就是不喜欢你,就是想占你便宜,我也得做在当面,让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逻辑?这是一种什么本性实质?恶人做坏事、恶人行恶还要找一个理论根据,就是这么一个逻辑。说:“你看,我做这事不太好,但是也比伪君子强啊,我当面做了,大伙儿都知道,这叫正直!”小人反倒成正直的人了。有这种思想在人心里,无形中人对真正的正直、真正的邪恶这两种概念就模糊了,不知道什么是正直,人就认为,“不管说话伤不伤人,不管说得对不对、合不合情理,不管说得合不合原则、合不合乎真理,只要敢说,只要不计后果,只要是真性情,是直性子、直筒子,只要不带什么阴险的目的,那它就是合适的。”这是不是有点颠倒黑白了?(是。)这样一来,反面事物都变成正面的了。所以有些人就以此为根据,照着这个说法这么做人,还理直气壮,觉得“反正我不是占你便宜,反正我不是背后给你使坏,反正我做得光明磊落、光明正大,你愿怎么想怎么想,我就这么正直!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爱咋想咋想!”这是不是撒但逻辑?是不是强盗逻辑呀?(是。)你做坏事、无理取闹、横行霸道、作恶还有理了?作恶就是作恶,实质是作恶那就是恶,用什么来衡量?不是用你有没有存心、你是不是光明正大、你是不是真性情来衡量,而是用真理、用神的话语来衡量,真理是衡量一切事物的准则,用在这儿正合适。用真理来衡量,是恶那就是恶,是正面事物就是正面事物,不是正面事物就不是正面事物。而人认为的什么真性情、直性子、正直那是什么?那叫强词夺理、混淆概念、胡说八道,那叫误导人,你误导人这是作恶。不管是背后的还是当面的,恶就是恶,背后是恶那叫邪恶,当面是恶那叫真恶毒、真凶恶,都跟恶有关系。那你们说,“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这一条人应不应该接受?(不应该。)伪君子的行事原则与真小人的行事原则哪一条是正面的?(都不是。)对了,都是反面的。所以,伪君子你也不要做,真小人你也不要做,别听父母胡说八道。因为什么父母总胡说八道呢?因为你的父母就是这么做人的,总觉得“我真性情,我真男儿,我豪爽,我性情中人,我江湖中人,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行得端、走得正,我怕什么?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现在鬼是没敲你的门,但是你恶没少作,早晚得受惩罚。你身正不怕影子斜,身正是什么东西?是真理吗?身正就合乎真理了?你明白真理吗?别为自己作恶找任何的借口与理由,没用!只要不合乎真理,它就都是恶!还觉得自己真性情呢,真性情你就可以占别人便宜?真性情你就可以把别人坑害了?这是什么逻辑?(撒但逻辑。)这叫强盗逻辑、魔鬼逻辑!作恶还整个名正言顺,还要讨个好彩头、讨个好说法,这是不是不知羞耻啊?(是。)还是那句话,在神的话中从来不提什么让人做真小人,也不让人做伪君子,做真小人、伪君子在神的话中没有这种要求。这些话都是堂而皇之的骗人的鬼话、迷惑人的鬼话,它能迷惑不明白真理的人,但是今天你明白真理了,你就不应该再坚持这种说法或者再受这种说法的熏陶。无论是伪君子还是真小人,都是魔鬼、畜生、混蛋,都不是好东西,都是邪恶之徒,都与恶离不开,不是邪恶就是凶恶,只不过他们表演的方式不一样:一个是公开表演,一个是偷着表演。还有,他们行事的方式不一样:一个是公开的作恶,一个是在背后搞小动作;一个比较阴险诡异,一个比较蛮横,张牙舞爪、横行霸道;一个做得比较龌龊、比较隐蔽,一个做得比较卑鄙、比较嚣张。它正好是撒但一明一暗的两种做法,明的就做真小人,暗的就做伪君子,有什么可夸的?你还把它当成座右铭了,你这不是傻吗?所以,对于来自家庭的这方面熏陶、灌输,如果你深受其害或者你正在坚持,希望你能够放下,尽早地分辨、看透,不要再持守这句话,也不要再认为这句话是在保护你,是在让你做真正的人,让你做有人格、有人性的性情中人,这个不是做人的标准。在我这儿,我是严重批判这句话的,我最恶心这句话,我不但恶心伪君子,我还恶心真小人,这两种人都是恶心的对象。所以,你如果做伪君子,在我这儿看,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是不可救药的对象,如果你做真小人,那更完了,你明知真道故意犯罪,明知真理却明目张胆地违背、不实行,公开与真理对抗,你死得更快。你别以为,“我这人是直性子,我不做伪君子,我虽然是小人,我也是真小人。”真什么真?你那个“真”不是真理,不是正面事物,你那个“真”是狂妄性情、凶恶性情实质的体现,你那个“真”是真撒但、真魔鬼、真凶恶的真,不是真理的真,不是真实的真。所以,对于“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这种来自家庭的熏陶,你也应该放下,因为它与神教导给人的做人原则没有丝毫关系,连边都不沾,所以你应该尽快放下,不要再继续持守它。

家庭的熏陶还有一种。比如,家人总告诉你:“在人群中不要做太出众的人,要收敛一点,说话做事或者个人的才干、能力、智商什么的得收敛点儿,别当那个出头的人,俗话说得好,‘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你要想保护自己,要想在人群中长久、安稳,你就别做出头鸟,应该收敛,别冒高。你看那个避雷针,打雷的时候先打它,哪个针高哪个就先被击;刮风的时候,哪棵树高就先刮哪棵树,哪棵树就先遭殃;天冷的时候,哪个山高哪个山就先上冻。人也是这样,在人群中你总出头露面,党要是看着你了,就该琢磨整治你了。别当那个出头鸟,别单飞,应该在鸟群里,不然有什么运动先整治你这类出头鸟。在教会中也别当什么带领、组长,不然神家哪项工作有什么亏损、问题,就先找你这个带领、负责人开刀。所以,别当出头鸟,因为枪打出头鸟,你得学会像乌龟似的往里缩,当缩头乌龟。”你记住了父母的话,到选带领的时候你就推辞,“哎呀,我不行!我有家、有孩子,我家庭缠累大,当不了带领,你们当吧,别选我。”就是选上带领了也不愿做,“哎呀,我得辞职啊,这带领你们当吧,给你们机会,我让给你们,我弃权。”心里琢磨琢磨,“哼,枪打出头鸟,你站得高就摔得重,高处不胜寒,让你当带领,选上之后有你好看的那一天。我从来不想做带领,不想爬到高处,所以也不会从高处摔下来。你看某某当带领不就被撤了吗?撤了之后就被开除了,连当普通信徒的机会都没了,这不正应了那句话嘛,‘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怎么样?被整治了吧?人得学会保护自己,人长脑袋干啥的?脑袋长在自己头上就得用来保护自己。有些人还没看清楚这事呢,在社会上、在什么人群中都这样,‘枪打出头鸟’,你出头那阵挺风光的,到枪打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人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都是父母、家庭对你的谆谆教诲,也是他们的经验之谈,是他们人生中总结出来的精髓,一点不落地都悄悄地对你附耳相告。附耳相告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有一天,妈妈在你的耳边说,“妈告诉你,妈这一辈子就活明白一件事,‘枪打出头鸟’,就是人要是太出头、太露头了容易被整治。你看你爸为啥现在那么蔫、那么老实啊,就是曾经被运动整治过。你爸有文才,会写、会讲,还有领导才能,就是太出众了,最后在运动中被治了。为啥后来你爸不提当官、出头露面的事啊?就是因为这个。妈妈告诉你心里话、真话,你得听,得记在心里,别忘了,到哪儿都得记着,这是妈妈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了。”从那以后你就记住了,一想起“枪打出头鸟”这句话就想起爸爸,一想起爸爸就想起这句话,爸爸就是当年那个被枪打的出头鸟,爸爸现在倒霉的样、沮丧的样在你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每当自己想要出头的时候,想要说一下心里话的时候,想要真心实意地在神家中尽好自己本分的时候,妈妈附耳说的那句知心话——“枪打出头鸟”就又浮现在脑海中,所以自己就又缩了回去,“有什么才干、特长也不能露出来,都得忍着、憋着,至于神说尽本分要尽心、尽力、尽意,对这句话得适当地取舍,不能太冒进。要是太冒进,出头担当教会工作,万一神家工作出了什么问题追究责任怎么办?我该怎么承担呢?我是不是就得被清除了?我是不是就成替罪羊、成那个出头鸟了?在神家,这事也难说。所以,不管做什么事,一定要给自己留后路,一定先学会保护自己,在自己得到最大程度保护的基础上再说话、做事,这才是明智之举,因为妈妈说了,‘枪打出头鸟’。”这句话深深地种在他的心灵里,也深深地影响着他的日常生活,当然更重要的是影响了他尽本分的态度。这是不是问题严重啊?所以,每当尽本分想真心地花费一次,想真心实意地把自己的全力都用上的时候,总会被这一句“枪打出头鸟”拦住了自己的脚步,最后总是选择为自己留后手、为自己留余地,为自己选择好出路之后再适当地尽点本分。怎么样?家庭对你这方面的熏陶是不是最大程度地保护了你不被显明、不被处理?对你来说又是一道护身符,是吧?(是。)

交通到现在,人有几道从家庭熏陶来的护身符了?(七道。)这么多护身符,是不是一般的妖魔鬼怪都不敢侵犯你了?一道道护身符,让你觉得活在这个人世间是如此的安全、如此的得安慰、如此的幸福,同时更让你感觉到家庭对你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家庭对你的保护还有家庭赐给你的一道道护身符对你是多么的及时、多么的重要。每当这个护身符让你得到实惠、保护到你的时候,你就更加觉得家庭的重要,更加觉得家庭对你来说是永远依靠的对象。每当临到难处陷于彷徨、迷茫的时候,你就会静下心来想一想,“妈妈对我说过什么,爸爸对我说过什么,我的上一代人教过我什么本领、告诉过我什么座右铭。”你会很快地、身不由己地、下意识地退回到家庭所灌输给你的种种思想、环境中,去寻找、去索得它们对你的保护。这个时候家庭对你来说是避风港,是靠山,是身后永远坚固、永不动摇、永不改变的一个依靠、一个动力,是让你活下去、让你不再迷茫彷徨的一个精神支柱。在这个时候,你会感慨,“家庭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家庭对我来说是多么庞大的精神力量,是我精神支柱的来源。”你常常会庆幸自己,“幸亏我听了爸爸妈妈告诉我的这句话,要不我现在就会处在非常尴尬的境地,要不我就被人欺负了,要不我就被人坑害了,幸亏我有杀手锏,我有护身符。所以,即便在神家、在教会,即便在我尽本分的过程中,我也不会受任何人的欺负,我也不会面临被教会清除或处理的危险境地,在家庭熏陶的保护之下,这些事可能永远都不会临到我。”但是你忘了,你一直活在所谓的有护身符、能自我保护的环境之下,你不知道你是否完成神的托付,你忽略了神对你的托付,也忽略了你一个受造之物的身份,忽略了你一个受造之物应该尽到的本分,也忽略了你尽本分该有的态度与该献上的一切,而你该有的真正的人生观、价值观被家庭熏陶的观点给占有了,还有你蒙拯救的机会也都被家庭对你的熏陶所影响着、左右着。所以,放下家庭对你的各种熏陶这件事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都是必须实行的一方面真理,也是刻不容缓应该进入的一个实际。因为如果是来自社会的一些话,有可能你会理性地或者下意识地去拒绝,如果是来自一个外人、与你不相关的人说的话,你会理性地或者适当地取舍,但是如果来自于家庭告诉你的话,你会毫不犹豫、不加分辨地把它全盘接受过来,这无形中对你来说是一件危险的事。因为你认为家庭对一个人来说永远是无害的,家庭对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你好,都是保护你的,都是为你着想。基于这一条人所认为的原则,人很容易被家庭这个无形或有形的东西困扰、影响,有形的就是家庭中的成员,还有家庭中的每一件事情,无形的就是来自于家庭对你的方方面面的思想教育,还有做人做事的一些熏陶,是吧?(是。)

家庭的熏陶这方面内容挺多,今天交通完的这些你们揣摩揣摩,再总结总结,看看除了我今天说的,还有哪些思想观点能使你们在日常生活中深受其害。咱们以上所交通的大多数涉及到处世原则、处世方式,还有少量涉及到看人看事的一些话题。家庭对人的熏陶这个范围里的内容基本上就包括这些,还有一些不涉及人的人生观或者处世方式的问题,咱们就不多说了。那今天就交通到这儿吧,再见!

二〇二三年二月十一日

上一篇: 怎样追求真理(十一)

下一篇: 怎样追求真理(十三)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二十四篇

我的刑罚临及所有的人,但又远远避开所有的人,在所有人的所有生活之中,都充满着对我的爱与恨,人不曾认识我,因此,人对我的态度总是忽冷忽热,不能正常。但我对人却是一直在看顾加保守,只是因着人痴呆,不能看见我的所有作为,不能明白我的急切心意。在万国之中我是领先的,在万人之中我是至高者,…

第二篇

非拉铁非教会已成形,全是神的恩待和怜悯,众圣徒生发爱神的心,坚信不移踏灵程。认定独一真神已道成肉身,宇宙之首掌管万有,是圣灵印证,铁证如山!永不改变!全能神啊!今天是你打开了我们的灵眼,使瞎子能看见,瘫子能行走,大麻风病得医治;是你打开了天窗,我们看见了灵界奥秘,能被你那神圣话语…

过犯会将人带入地狱

我给了你们许多警告,也赐给了你们许多为了征服你们的真理,如今你们都感觉自己比以往充实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懂得许多信实之人该具备的常识,这些都是你们多年来的收获。我不否认你们的成果,但我也很坦然地说我也不否认你们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种种悖逆与背叛,因为你们中间没有一个圣人,…

关乎正常的灵生活

信神必须有正常的灵生活,这是经历神话进入实际的基础。你们现在所实行的祷告、亲近神、唱诗、赞美、默想、揣摩神话是否够得上正常的灵生活的标准?你们都不太清楚。正常的灵生活不是仅限制在有祷告、有唱诗、有教会生活以及吃喝神的话等等这些做法上,乃是活在新鲜活泼的灵生活里,不是做法如何,而是…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