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都有撒但本性,都有狂妄性情,就连傻瓜、笨蛋都挺狂妄,都觉得自己比别人强,不服别人,可见人类败坏至深,很难达到顺服神。因为狂妄自是,人变得毫无理智,谁也不服,即使别人说得对、符合真理,人也不服;就是因为狂妄,人才敢论断神、定罪神、抵挡神。那狂妄性情到底怎么解决呢?靠人克制能不能解决?仅仅认识、承认能不能解决?绝对不能。解决狂妄性情只有一条路,就是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只有能接受真理的人才能逐渐地脱去狂妄性情,不接受真理的人狂妄性情永远都解决不了。我看见许多尽本分的人有点本事就狂起来了,有点特长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就吃老本、故步自封了,别人说什么也不听,就觉得自己那点东西就是真理,至高无上,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狂妄性情,太没有理智了。人有狂妄性情能不能尽好本分?能不能顺服神、跟随神到路终?这更不容易。要解决狂妄性情就必须在尽本分中学会经历神的作工,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这样才能达到真实认识自己。只有把自己的败坏实质看透了,把狂妄的根源看透了,然后进行分辨、解剖,这样就能真实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了,把自己里面败坏的东西都挖掘出来,根据真理对号、认识,就能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不但满了败坏性情,没有理智、没有顺服,还能看见自己缺少太多,一点儿真理实际没有,太可怜了,就狂不起来了。如果不这么解剖自己、认识自己,尽本分的时候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就觉得自己什么都好,别人什么也不好,只有自己最好,然后就处处显露自己让人高看、让人崇拜,这就太没有自知之明了。有的人总显露自己,别人看不惯就指责他狂妄,他还不服,还觉得自己有本事、有能耐,这是什么性情?这太狂妄自是了。这样狂妄自是的人还能渴慕真理吗?还能追求真理吗?如果始终不能认识自己,不脱去败坏性情,他能不能尽好本分?肯定不能。

有许多人尽本分尽凭己意,从来不听取别人的建议,若有人给他提供一个方案,他当时记下来了,也答应这么做,但过后就放在脑后了,还继续按自己的意思做。这是什么性情?(自是、狂妄。)这里面有没有刚硬啊?(有。)刚硬、狂妄在每个人身上都有。听别人说得对、有道理,如果凭良心理智来对待这事,人觉得应该接受,那能不能实行出来呢?(不一定。)那该具备什么样的态度才能实行出来呢?首先得有正确的态度:放下自己的想象、判断或者错谬的理解,然后把对的建议拿过来揣摩,寻求真理,如果确定是对的,符合真理原则,就该接受、顺服。这是不是该有的态度?这种态度里还有没有狂妄?就没有狂妄了,这是一种认真、负责任的态度,是一种接受真理的态度,是一种喜爱正面事物的态度。如果当时听别人说得挺好,觉得合乎真理原则,出于面子或者出于一时的理解嘴上说接受了,过后行事的时候还按照自己的意思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把心里承认对的话放一边了,这是什么人哪?这种态度是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狂妄、悖逆,不接受真理,己意为大,他自己的意见、自己的主张当家做主了,把真理原则、正面事物、神的话放在脑后了。还有的人当面答应得挺好,过后临到事的时候不愿意实行,就在心里盘算,“如果按原则办事,得把真理交通透亮,还得扭转人的观念,难度挺大,得说不少话,恐怕还说不清楚,费时又费力,太麻烦!为了省事起见,我就得这么办,大家不同意也得听我的,我说了算”,这是什么态度?这是奸猾。当时答应的时候貌似诚恳、忠实、老实、敬虔,而且能够接受别人的意见,也能接受真理,办事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态度就变了。为什么变了呢?他的态度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呢?是什么促使的?他觉得这样做肉体太受苦了,太麻烦了,就不甘心了,不愿意受这苦了,当时发的誓言或者答应好的都无所谓了,是不是按真理原则办事也无所谓了,满足自己的肉体最要紧,这成第一位了,把神的托付放最后了,不当回事了。这是不是负责任的人?是不是有诚信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不是。还有的人办事当面答应人保证能办好,让人一百个放心,但在办事的时候临到难处了,他就给丢在一边放弃了,这是讲信用的人吗?这样办事有原则吗?尤其是尽本分为神家办事,更得坚持真理原则,有时宁可自己吃亏受羞辱,也要维护神家的利益,绝不能让教会工作受亏损,这样的人是诚实人,能体贴神的心意,处处为神家着想。那些诡诈人尽本分处处想到自己的利益,不管做什么事吃一点儿亏都不行,宁可让神家利益受损失,他自己也不能吃亏。人尽本分到底合不合乎真理原则神都知道,神鉴察人的心思意念。如果神鉴察到人心诡诈、邪恶,做事贪图肉体利益,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神鉴察到这些了,神就会放弃这个人了。那这个人自己能不能感觉到这些?(感觉不到。)为什么感觉不到?(因为当人的本性支配自己做事的时候,只要肉体利益得到满足就不省察自己了,所以感觉不到这么做跟真理是不相符的。)那人里面赖以生存的东西是什么?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人的实质就是撒但的实质,人凭撒但性情活着,只维护自己的虚荣脸面、维护自己的肉体利益,这种自私卑鄙的思想已经成性了,所以让人实行真理,让人顺服神,绝对地听神的话,按真理原则做、按神的标准做,在人那儿就觉得很吃力、很费劲。这是什么问题?就是因为人被撒但性情捆绑、控制了,人心里反面的东西太多了,实行真理就觉得太难了,太不容易。如果败坏性情得着洁净了,能明白真理,能体贴神的心意,实行真理就没有什么拦阻、难处了,就不觉费力了。

人如果没有一点渴慕真理、接受真理的心,那人里面就没有什么可取的东西了,每临到事的时候只会凭撒但哲学活着,人就显得特别的贫穷可怜、瞎眼。就是人里面一贫如洗,什么也没有,胜罪的能力没有,背叛自己肉体的能力没有,实行真理的动力没有,改变自己观点的决心没有,能够完全顺服神的心志没有,简直就是贫穷、可怜、瞎眼,什么也不是。凭己意胡作非为很有劲,按神的要求、按真理原则丝毫做不到。如果看人的外表,有些人能说会道,既有文化又有一些恩赐、特长,这是有能耐的人,那为什么说人贫穷可怜呢?这怎么衡量?人一点儿真理都没有,就是贫穷可怜。文化知识、恩赐特长能代替真理吗?能帮助人明白真理渡过难关吗?能使人站住见证得神称许吗?绝对不能。人不管做什么事都喜欢凭自己的喜好、欲望、观念、想象去做,而且很开心、很得意,也很轻松,如果想要实行真理、顺服神,就感觉无能为力,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甚至像瘫痪了一样,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心在哪儿呢?为谁服务呢?为什么人凭着恩赐、知识做事,凭着人的好心、喜好做事,人的本事都很大,花招都很多,简直有使不完的劲,但是若让人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按真理原则办事,不管多大人物都是束手无策、无能为力?这根源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人在实行真理、寻求真理原则的事上就像傻瓜一样,这么贫穷可怜,还能吹牛说大话,觉得自己比别人都强,还谁也不服,这是因为什么呢?(人不认识自己。)不认识自己这是一方面,主要原因就是人有败坏性情,在明白真理之前,人就是那副丑态、那个德性、那个可怜相,什么也不是。没有真理的人都是这样,不管他知识多高、地位多高,所表现出来的都是丑态,都是穷酸相。人在神面前、在真理面前就是这样的贫穷可怜、一无所有,什么也不是。我接触过一些人,跟他们对话、办事时就看见这些人的麻木痴呆相、贫穷可怜相,谈外面的事时能谈点儿,但涉及到真理原则时,他们的观点不是偏左就是偏右,再不就是没有观点。人信神这么长时间,读了这么多神的话,听了这么多讲道,也天天有灵生活,为什么就能这么麻木痴呆、贫穷可怜呢?临到事怎么就没有正确的观点呢?为什么看事观点总不改变呢?(没有接受真理、实行真理。)这话说对了。讲道听了很多,听来的是道理;神话看了不少,看明白了道理;聚会也没少聚,得来的也是一些字面的、规条性的东西。这跟什么有关呢?为什么得来的是这些东西?神供应人的是真理,是生命,是真理实际,在人身上结的果子为什么是这样的呢?这个问题你们有没有揣摩过?这是个严重的问题,是一个大问题。那这个问题怎么能解决呢?你得把神的话吃喝到心里,变成自己的实际,得让自己里面的光景、情形有转变,在临到的每件事上都有正确的观点、正确的态度。这是不是应该实行的路途?是不是应该寻求的方向?你们揣摩揣摩,怎么能够走上这样的道路?你们有什么想法?(神,我感觉临到事时得反省自己的存心、动机与败坏性情的流露,然后有意识地去背叛不对的存心与败坏流露,根据神话真理去行事。)这个路途是对的,但在实行的过程中能不能发现自己的问题呢?(有时候能发现,有时候发现不了。)这就需要常常向神祷告,常常反省自己、省察自己的所作所为,人认识不到的圣灵会开启,有圣灵开启,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依靠神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举一个例子,你们分析分析,看看你们会不会反省自己,在别人的问题上能不能看见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我以前跟一个人在一起相处,开始时他小心谨慎的,做什么事都询问我的意思,我跟他说什么他都点头哈腰,认真地听着,他里面有一个界限,“你是神,我不能触怒你,不能越过这个界限,你说话我听,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基本上看不出什么问题。但相处一段时间后,有了一些交流,他对我说话的方式、口气熟悉了,不陌生了,他就觉得,“咱俩虽然不是平等的,身份、地位不相当,但是我也可以自如地跟你说话了,不用藏着掖着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时间长了,人与神之间的这层关系就被打破了,他觉得,“我知道你是什么性格了,我了解你是什么人了,我知道做哪些事你不生气、不对付我,会被对付的事我躲着不做,即使我做了也不让你看到、不让你知道。为了防止你知道,我背后做的事也不跟与你知近的人说,这样你不就不知道了吗?你不知道不就不对付我了吗?我不就不用丢脸面、受痛苦了吗?这多好啊!其他的你让我做什么我还做什么,我顺服,但是我得有相对的自由。”这是不是出现问题了?(是。)出现什么问题了?这里有没有人心的诡诈?(有。)人无论是在人面前还是在神面前,总想隐蔽自己内心深处不想告知人的事,这样的一种心态、一种性情就是诡诈,每个人都有。这里还有一种性情——狂妄。哪个地方表现出狂妄了?他心想:“原来你也这么聊天、说话啊,你说话没什么了不起的,你就会说这些话,我要是跟你熟了,我比你能说。你就穿这样的衣服?我比你会打扮,我比你长得漂亮,你就是比我有真理。所以,时间长了,熟悉了,我就敢信口开河随便说,还不会说错。”这是不是狂妄?(是。)这是两种性情了。还有一种隐藏的性情,你们有没有发现?当人在神面前流露狂妄、诡诈,假冒为善的时候,心灵深处有没有意识?(有。)有这个意识的时候,人是怎么对待的?他克制吗?收敛吗?他反省自己吗?(没有。)明知道自己流露了狂妄性情,还不反省、认识自己,如果有人给他点出来还不接受,还为自己诡辩,这是一种什么性情?(刚硬。)对了,这是刚硬。这种刚硬的性情不管在人面前怎么表现,也不管在什么背景下能流露出这样一种态度,这就是性情刚硬的人。不管人怎样狡猾、伪装,这种刚硬的性情都容易暴露出来。因为人不是活在真空里,不管你是在人前还是人后,人都是活在神面前的,每个人都在神的鉴察之下。如果人常常任性、放荡、不受约束,有了这些心思,有了这些败坏流露,即使自己感觉到了也不回头,认识到的时候也不悔改,不敞开交通,也不寻求真理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刚硬。从刚硬的表现上来看,“刚”就是很顽固、不扭转、不柔和的意思,“硬”就是人不敢碰它,人碰它的时候会感觉疼痛。一般人都不愿意接触性情刚硬的人,就像人都不愿意接触刚硬的东西,都会感觉不舒服,人都喜欢柔软的东西,柔软的东西从质感上让人感觉是舒服的,给人带来的是享受,刚硬正好与这些相反。刚硬让人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就是愚顽、固执。这里的性情是什么呢?就是刚硬的性情,就是临到事他虽然有一种意识或者隐隐地感觉这种态度不好、不对,但是受刚硬的性情指使,他觉得,“人就是发现了又能怎样?我就这样!”这是什么态度?不以为然,不觉得这是不好的、是悖逆神、是出于撒但的、是撒但性情的流露,神怎么看、神怎么厌憎他感觉不到、意识不到,这就是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刚硬,这种性情好不好?(不好。)这是撒但性情,使人不容易接受真理,更不容易悔改。凡属撒但的性情都是反面事物,都是神恨恶的,没有正面的东西。

刚才说了三种性情,诡诈、狂妄,还有刚硬,这三种都是致命的东西。如果对人流露狂妄、诡诈或者刚硬,这只是性情不好、人性不好;如果对神能流露狂妄、诡诈、刚硬,这是抵挡神的表现,这容易触犯神的性情,如果没有悔改,这就很危险了。如果你在人面前流露这些性情,人都不以为然,如果你在神面前还照样流露这些败坏性情,那就是抵挡神了,就会触犯神的性情。虽然不是存心、故意的,但受撒但本性的支配身不由己。所以,当有败坏性情流露时,如果不能反省自己,不能用真理解决,早晚是病,一旦老病重犯就很麻烦,如果多次触犯神的性情,肯定得被淘汰。

刚才举的例子,那个人的表现中还有什么性情?(厌烦真理。)从哪件事上能看出这人厌烦真理呢?外表看他喜爱真理,凡是神要求做的,凡是自己的本分,凡是教会工作范围里的事,他都义不容辞,怎么能说是厌烦真理呢?(他从来没有寻求过真理。)从来没有寻求过真理,这是明显证据,那在细节上有哪些表现能说明他这个人厌烦真理?(当神的要求和他自己的意思冲突的时候,他就会选择随从己意,而不寻求神的意思。)这就是细节。人厌烦真理的性情最主要表现在哪儿?就是看到正面事物时,他不用真理来衡量,他用什么衡量?他用撒但的逻辑来衡量,看这事做得有没有派头、形式怎么样、气势如何,他是用撒但衡量人的方式,也就是外邦人衡量人的方式、原则来衡量一切。他做事不寻求真理,做任何事情的出发点都是用自己的想象、观点,自己掌握的处世哲学、知识来衡量,把真理放在一边,做任何事都是这样。他用人的观点、用撒但的逻辑来衡量,衡量来衡量去,在他眼里谁都不如他,就他最好。那他心里还有没有神对人的要求?还有没有真理的原则了?就没有了。他看不到神对人的要求,看不到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看不到真理高于一切,自然就对道成肉身的神看不起,对肉身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总有观念,所以接触时间长了,他就认为,“你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尊贵、那么威严、那么有深度,还不如我有气质呢。我往这儿一站,我这个气质哪儿不像大人物啊?你说话虽然有真理,但我怎么也看不出是神的样子。你总讲真理,总讲进入实际,怎么不揭示点奥秘呢?怎么就不说点三层天的语言呢?”这是什么逻辑、什么看事观点?(撒但的看事观点。)这是出于撒但的。你们说,这些事我怎么对待?(对这样的人厌憎,不愿意搭理。)你们说错了,正好相反,遇到这样的人我靠近他,正常跟他交通,能供应就供应,能帮助就帮助。如果他执迷不悟、顽固不化,我不但能正常跟他相处,而且有什么事我会尽量跟他商量,我说:“你看这么办行不行?这几种方式你看哪种合适就用哪种,如果都不合适,你自己再想办法。”他越认为自己高大,我就越跟他这么相处,我跟谁相处都不摆架子。如果有一高一低两个凳子,就让他坐高的,我坐低的,我仰着头跟他说话,最后让他蒙羞,让他一点点意识到,知道自己没有真理,贫穷可怜、麻木痴呆。这个方式怎么样?(好。)那我如果不搭理他,对他好不好?其实这也没什么错,但是对他没什么益处。如果他信神有点真心、有点人性,可挽救,搭理他还可以,最后有一天他明白真理了,自己就选择坐低凳子,不高傲了。如果不搭理他,他永远这么无知、愚蠢,说蠢话、办蠢事,就总是个愚蠢的人,贫穷可怜,这就是人不追求真理的丑态。人看见正面事物心里小瞧、藐视,看见谁诚实、有爱心、常常实行真理,但有时缺少智慧,就从心里瞧不起,觉得这样的人窝囊、没出息,还是自己精明、会算计,又会玩阴谋诡计、又有手段、又有恩赐、又能做、又会说,他认为这才是神拯救的对象,但正好相反,这类人正是神厌烦的对象。这就是人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的性情。

有的人跟我接触时间长了,比较熟悉了,虽然没有论哥们儿平起平坐,但是他也不受什么约束了,这样一来二去他的胆子越来越大,心里越来越没有界限了。他总觉得他什么都明白,常常把他明白的跟我说,在他心里总觉得别人什么都不懂,这是什么性情?(狂妄。)这就是狂妄。那些外面的事情一看就明白,但他总是自作聪明,让人厌烦。狂妄性情如果达到没有理智,也能导致人作恶,狂妄性情就变成凶恶性情了。如果一个人有头脑,说话做事总有鬼道道,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你跟他在一起他总想控制你、总想管着你,你心里感觉这人是善良还是凶恶?(凶恶。)你心里就怕他,心想:“这人总要控制我,我得赶紧躲开他。我要是不听他的,他该琢磨报复我了,说不定怎么整治我呢。”你是不是感觉到他的性情是凶恶的?(是。)怎么感觉到的?(他总让人按着他的要求、想法去做。)那他要求别人这样做事就是错误的吗?别人只要对你有要求就是错的吗?这个逻辑对不对?这符不符合真理啊?(不符合。)那导致你感觉不舒服的是他的做法还是他的性情?(性情。)对了,他的性情让你感觉不舒服,让你感觉这种性情是来自撒但的,不合真理,对你形成了搅扰、控制、捆绑,不但让你觉得不舒服,而且让你心里感觉惧怕,觉得如果不听他的就有可能被他整治。这种人性情太凶恶了,他不是随便说一句话而已,他是想控制你。他这么强烈地要求你做什么、要求你如何做,这带有一种性情。他不仅仅是要求你做一件事,而是想控制你这个人,把你这个人控制了,你就能成为他的傀儡、成为他手中的玩偶,你想说什么、做什么、如何做全听他的,他就高兴了。当你感受到这种性情的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感觉?(会感觉到可怕。)当你感觉到可怕的时候,你会对他这种性情给以什么样的定义?是负责任、善良还是凶恶?你会感觉到凶恶。当你感觉到一个人性情凶恶的时候,你的感觉是有享受,还是厌憎、反感、惧怕?(厌憎、反感、惧怕。)这些不好的感觉就都出来了。当你感到厌憎、反感、惧怕的时候,你是感觉释放自由还是被捆绑?(被捆绑。)这种滋味、这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是从撒但来的。那从神来的让人享受到的是什么感觉?(释放自由。)人心里很释放自由,即使受到对付修理、责备、管教或者审判刑罚,那种滋味、那种感觉是什么样的?(心里有亏欠、懊悔,觉得自己这样做不对,然后就能真实悔改,朝着正确的方向走。虽然心里受点痛苦,但心灵里享受到的是神的爱,是平安喜乐。)达到的果效是正面的,这就是神作的。撒但做事的后果是什么?(使人受捆绑,不得释放,心灵里受痛苦,不知道怎么解脱。)让人受辖制,有一种莫明其妙的、诡异的惧怕,心里受到束缚、辖制,一做事缩手缩脚,让人感觉心惊胆战,这是撒但做的,是来自撒但的。撒但、敌基督这样做事,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凶恶性情。

人有凶恶性情,就总想控制人。什么是控制人?只是不让你说某句话吗?只是不让你按着哪种方式思想吗?肯定不是,这不是一句话、一个思想的问题,是他这种性情凶恶。从“凶恶”这两个字来看,这种性情流露出来的时候人能做哪些事?首先就是想摆布人。什么叫摆布?就是教会里无论什么事他都想插手、干涉、安排,他给你制定一个规矩,你就得守着,你不守他就发火,他想摆布你,让你往东你就得往东,让你往西你就得往西,他有这种欲望,然后就这么做,这就叫摆布。他想掌控一个人的命运,掌控、控制一个人的生活、心思、行为、喜好,让这个人的心思、意念、喜好、愿望都按照他说的来,按着他的意思来,不按神说的来,这就叫摆布。他总想按照他的意思来安排人做这做那,不是根据原则做事,而是根据他的存心与喜好,他不管你是什么感受,就是强行命令,让你怎么做你必须怎么做,你不照他的意思做他就要处理你,让你感觉真是无可奈何,什么办法都没有,你心里明知道这是被愚弄、被控制了,也不会分辨,更不敢反抗。他这种做法是不是撒但的行为?(是。)这是撒但的行为,撒但就这么愚弄人,就这么掌控人,所以在人身上表现出来的撒但性情就是总想控制、摆布别人。不管在人身上能不能达到控制、摆布的目的,这种性情人都有,这是什么性情?(凶恶。)这就是凶恶。为什么叫凶恶呢?这方面性情有哪些明显的流露?这里带不带有强行的意思?(有。)带有一种强行的意思,就是不管你听不听,不管你是什么感觉,你有没有享受、是否理解,他就强行要求你听他的,按他说的做,没得商量,不给你说话的机会,不给你自由,有没有这层意思?(有。)这就叫“凶”。“恶”指什么?就是通过强行地灌输、压制的手段达到控制你让你听他摆布的效果,他就心满意足了,这就叫“恶”。撒但做事就是不让你有自由意志,不让你学会揣摩、分辨,不让你明白真理使生命逐渐长大,它不让你这样,它要控制你。它不让你寻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不把你往神面前带,而是带到它面前,让你听它的,好像它就是真理、它说什么都对、它是万物的中心,你就得听它的,不要分析对错。强行地、带有强暴性质地摆布、控制人的行为与人的心思,这种性情就叫凶恶。这种表现在日常生活中是不是常常能见到?(是。)当你们接触到的时候,能不能意识到这是一种凶恶性情的流露?(以前没有意识,现在明白了。)如果别人对你们做了这样的事、流露了这样的性情,你们能感觉得到,也能分辨出来,但如果你们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流露了这样的性情,你们能不能意识到这是问题?能不能意识到“这种性情凶恶呀!这么做可了不得!总有霸占人、强行控制人的欲望、野心这不对,这是出于撒但的,这是撒但性情,不能这么做,得寻求一种合乎真理的方式来对待人、与人交往”?能不能意识到这个呢?(意识不到。)如果意识不到,还常常流露这样的性情,会造成什么后果?你们知不知道?(弟兄姊妹就不愿意跟他在一起相处了,会弃绝他。)这是一方面,这样的人没法跟人和睦相处,人对他反感透了,他就像瘟疫似的,只要他一来,大家就都得走,因为什么呢?谁也不想受他控制。人信神愿意跟随神,不愿意跟随撒但,但他总想控制人,人能不弃绝他吗?首先,他在弟兄姊妹中间会常常被弃绝,让人厌烦,如果不能悔改,这样的人可能连本分都尽不好,也尽不长远,因为他没法跟人和谐配搭,那就得淘汰了。另外,还会有什么后果?(给教会生活带来搅扰。)这也是一方面,在弟兄姊妹中间成为害群之马,搅扰教会生活。这对他个人有什么损失?(他的生命没法长进。)生命肯定是长不了,那最后是什么结果呢?肯定是受惩罚、被淘汰。一个人在弟兄姊妹中间总被弃绝,生命总也不长,还总想掌控人,让人都听他的,取代神在人心里的地位,最后把自己孤立起来了,他还没有悔改,总也不变,那神会怎么处理这样的人呢?你们说神拯救的是人类还是非人类?(人类。)那对于这样的人神是怎么定义的?(非人类。)对于这样的人,神定义为非人类,神不拯救了。那他的结局是不是就定了?这样的人就没希望了,没什么活着的价值了。被定义为非人类,那就太可怜了!

追求生命进入得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件事上省察自己的言行举止、心思意念,掌握自己的情形,再和神的话对号入座,寻求真理,明白多少就实行多少。在实行经历的过程中还要时时省察自己的情形,看看自己心里还有什么消极情形以及拦阻实行真理的东西,挖掘出来之后再向神祷告、祈求,来解决这些不正常的情形,这就能保证在明白的真理上实行出真理了。只有不断地解决消极情形与观念想象,才能保证实行出真理。不管实行哪方面的真理都有一定的难处,环境、背景变了,新的难处又随之产生了,另外还有人的各种观念想象、存心掺杂,这些东西都能拦阻人实行真理,这就需要经常与明白真理的人敞开交通,寻求进入真理实际的路途,寻求真理原则,才能保证在各种环境背景之下、在各样的事上都能按照真理原则实行出真理,这样寻求、实行进入才能进入真理实际。如果人不能常常反省自己,就不能掌握自己的情形,也不知道实行真理的难处在哪儿、拦阻多大,这样就没法保证实行出真理。只有认识自己的人,掌握自己情形的人,才能依靠神、仰望神,才容易实行出真理。不认识自己的人总凭观念想象来守规条,拦阻就多,难处就大。其实,人最大的难处还是在败坏性情上,其次才是不明白实行原则,把这两个问题解决了,就容易实行出真理了。要想成为顺服神的人,要想进入真理实际,首先就应该在实行真理上下功夫,如果能在每天临到的各种事上实行出几方面的真理,这就是已经进入真理实际了。你常常这样操练,在神的话里反省自己、找实行的路,你就能逐步地解决自己的败坏情形,另外在真理的实行进入上也有路途了,同时,你对各方面真理的实行原则就能基本掌握了。人对这些情形、对各方面真理有真实的认识了,人的心灵就感觉充实,人就越来越富有,就不再是麻木痴呆、贫穷可怜相了。现在,多数人谈外面的事都能谈几句,但是在这些是是非非的事中要求人说出正确的观点,讲出对这些事的认识、对这些事的处理方式与实行的路,多数人都没有清楚的认识,心里一片空白。有些人说:“你说得不对,我们不是一片空白,我们知道下雨是神主宰的,春天树发芽是神摆布的,小鸟什么时候搭窝是神给命定好的规律,还有各种花为什么都不一样,有五颜六色的区别,树叶为什么是绿的,这是神创造的万物的规律,是神命定的。我们知道应该按照神命定的规律生活,早晨起床,晚上睡觉,一日三餐,我们也知道人有生老病死的规律,谁也打不破,而且我们也不埋怨神,今天活着我们感谢神,明天死了我们照样感谢神。我们不是一贫如洗、麻木痴呆。”人仅仅明白了这些道理,这是不是就明白真理了?是不是就进入真理实际了?(不是。)明白这些只是初步的,这也是必须该明白的,但是人该怎么活着,该凭什么活着,该尽哪些本分,这才是人最该明白的。如果对这些败坏性情不能寻求真理解决,那你就没有生命进入,就得不着真理生命,这样信神还不是虚空吗?心里还是一片空白。还有些人说:“以前我身量小,不知道一切事临到都有神的摆布,也不知道怎么看待或对待这些事,在这些事发生时,我感觉不知所措,都是用人的办法处理了。现在我明白了,每天临到的事,哪怕是再小的一件事,都有神的摆布,这一切都在神的命定中,我会说,‘神啊,我感谢你的主宰,我也愿意将我的命运交在你的手中任你摆布,我不愿意悖逆,我愿意听你的话,我一定好好尽本分,尽上我的忠心与全力’。我都明白这些了,难道我还贫穷可怜吗?”其实就是贫穷可怜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对自己的撒但性情、本性实质没有认识,他会讲许多属灵道理,但临到事还是凭着撒但性情活着,信神多年没有一点儿生命性情的变化。)他明白这些只是披上了一个假属灵的外衣,似乎有了信神的样式、有了圣徒的体统,也似乎掌握了一些高深的、属灵的神学理论,但是他明白的这些不是真理,仅仅是一种神学理论,它不能改变人的人生方向,也不能改变人的看事观点与处世原则,更不能改变人的败坏性情。就这些神学理论、这些属灵的道理,根本不能使人与神的关系正常化,根本不能使人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也不能使人脱去这些败坏性情,更不能使人在经历神作工中达到认识神、顺服神。所以,这些所谓的属灵的字句道理对人没有丝毫益处,只能使人狂妄自大,越来越悖逆神、抵挡神,因为这些破烂东西根本不涉及真理,都是假冒为善的东西,应该彻底放弃、弃绝。

现在,人信神关键得追求什么?(性情变化。)会讲许多道理能不能使人的性情有变化?(不能。)到底什么才是性情变化呢?性情变化了是不是性格就变了,变得特别随和,好接触了,人都喜欢了?性情变化了是不是就变得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了?性情变化了是不是就变得饱经风霜、老练成熟了?(不是。)那什么是性情变化?性情变化首先得明白什么呢?首先得明白,达到性情变化的基础是什么,就是首先必须得认识人被撒但败坏以后的本性实质是什么、性情是什么,这样就能认识自己的败坏真相了。比如,有的人特别诡诈,这诡诈就是他的本性,也是他的性情;有的人特别狂妄,这狂妄就是他的本性,也是他的性情。举个例子。临到一件事,你里面有自己的存心,这个存心出来时是受什么支配的?首先,肯定不是你的性格支配的,也不是家庭背景支配的,更不是哪个人支配的,你的存心是受你的性情支配的。那你就先省察这是哪方面的性情,是狂妄、邪恶、凶恶还是刚硬,省察出来之后,再省察这方面性情能导致哪些情形。比如诡诈,人耍诡诈的时候是出于什么存心?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毫不例外的,都是为了得到名利地位,概括地说就是为了得到利益。那追求利益的根源是什么呢?就是人把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为了得到利益,所以就耍诡诈,流露了诡诈的性情。那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首先得分辨、认识利益是什么东西,它究竟能给人带来什么,追求利益的后果是什么,这些问题如果看不透,放弃利益谈何容易。人如果不明白真理,利益是最不容易放弃的,因为人的生命哲学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见,人都是为利益活着。人都以为没有利益、失去利益人就没法生存了,好像人的生存就离不了利益,所以多数人都是唯利是图,把利益看得高于一切,都是为利益活着,让人放弃利益就等于让人舍弃性命。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就必须得接受真理,只有明白真理了,才能看透利益的实质,才能学会放弃、背叛,达到忍痛割爱。当你忍痛割爱放弃利益之后,你就觉得心里踏实、平安一些,这样你就得胜肉体了。你若是死抱利益不放,丝毫不接受真理,心里说,“我就是要得到利益,绝不吃亏,这有什么错?神也没有惩罚我,人能把我怎么样?”没人能把你怎么样,但你这样信神最终得不着真理生命,那你可就亏大了,不能达到蒙拯救,这是不是最大的遗憾哪?这就是追求利益的最终下场。如果人只追求名利地位,只追求利益,永远也得不着真理生命,最终受亏损的是自己。神要拯救的是追求真理的人,如果你不接受真理,不能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你就没有真实的悔改,就没有生命的进入。接受真理,认识自己,这是你生命长进达到蒙拯救的途径,是你来到神面前接受神鉴察、接受神审判刑罚得着真理生命的机会。如果你为了追求名誉地位、追求利益而放弃追求真理,这就等于是放弃接受审判刑罚达到蒙拯救的机会。你选择的是名利地位、是自己的利益,但你放弃的是真理,失去的是生命、是蒙拯救的机会,哪头轻哪头重?你选择了利益,放弃了真理,这是不是愚蠢的人?用土话说,这是占小便宜吃大亏了。名利、地位、金钱、利益都是暂时的,都是过眼云烟,而真理生命是永远的,是永恒不变的。如果把导致人追求名利地位的败坏性情解决了,那就有希望达到蒙拯救了。另外,人所得着的真理是永久的,撒但夺不去,也没有任何人能夺去。你放弃了利益,但得着的是真理,得着的是蒙拯救,这个成果归于你自己,是为你自己得的。人如果选择实行真理,虽然失去了利益,但得着了神的救恩,得着了永远的生命,那是最聪明的人;人如果为得着利益而放弃真理,失去的是生命、是神的救恩,那是最愚蠢的人。在利益与真理面前人到底选择什么,这太显明人了。喜爱真理的人都会选择真理,选择顺服神、跟随神,宁可舍弃利益也要追求真理,不管受多大苦也要站住见证满足神,这就是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的基本路途。

败坏性情在每个人身上都是根深蒂固,没有谁比谁败坏深浅之说,人的看事观点、观念想象、悖逆的程度都差不了多少,大同小异,都是在撒但权下活着,也都是凭撒但性情活着。平等的是,神给每个人的机会都是一样的,神对待每个人的态度也是一样的,神给每个人的真理、生命的供应也是一样的,所以神对每个人的要求标准也是一样的。你如果因为流露了一些败坏性情让大家看见了、厌烦了就认为自己不可挽救了,认为自己比别人败坏严重,神不拯救了,就破罐子破摔,提不起劲来,做什么也没心思,觉得活着也没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这态度怎么样?这不是成熟的表现,不是神所要看到的,神不喜欢这种人,不喜欢人这样的态度。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人需要扭转很多不对的情形,也需要不断地矫正自己追求的观点,不断地来到神面前让神鉴察,让神开启、引导,神会给予人帮助,神会给予人恩典,神也会以极大的忍耐、恩待、怜悯、宽容带领每一个人。所以,一方面不要质疑人追求真理、向往正义光明的正确的态度与愿望,另一方面也不要质疑神拯救人类、对人类怜悯宽容的实质。这些话你们得记住!告诉人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到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追求真理,不要破罐子破摔,不要消极。当你陷入消极的时候,你得琢磨琢磨,神发表那么多真理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供应更多的人明白真理,解决自己的现实问题。你不单直接从神的话里得到很多,就是与弟兄姊妹交通真理时也能得着很多,是不是也等于神同时供应了你?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你也能感觉到这个,那你为什么要放弃?你为什么心生埋怨?为什么会质疑神拯救你的真心?人可以愚昧,可以身量小,可以软弱,但是对蒙拯救的事不可以失去信心。我就希望有一天再跟你们说话、交往的时候,看到你们不是贫穷可怜、麻木痴呆相,而是都有所得着、有所收获。你们听的不少、看的不少、明白的不少,但是你们到底得着真理没有,能不能达到被成全,这就在乎你们的追求了。人追求就能得着,人如果不听话、不追求就永远得不着,这是事实。只要你们真实地追求真理,像彼得一样追求爱神、追求性情变化,就能得着神的称许,这是肯定的。

二〇一八年二月六日

上一篇: 好行为不代表性情变化

下一篇: 追求真理才能解决对神的观念误解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十九篇

现在圣灵工作在继续向前进行着,神又把我们带入了新的圣灵工作方式里。这样,难免有些人误解我、埋怨我,有的对立抵挡、研究我,但我还是持怜悯的心,在等候你们悔过自新。圣灵工作方式的改变,是神自己的公开显现。我的话是永不改变!我既然拯救于你,并不想半路抛弃。只是你们自己里面有了疑惑,想徒…

第二十五篇

时间流逝,转眼到了今天,在我灵的引导之下,所有的人都活在我的光中,无人再思念过去,无人再理睬昨天,谁不曾在今天之中生存?谁不曾在国度中度过美好的日日月月?谁不曾在日光之下生活?虽说国度降在人间,但无一人真正体尝到国度的温暖,只在其外表有所看见,不是明白其实质。在我国度成形之际,谁…

认识神的人才能为神作见证

信神认识神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尤其在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亲自作工的时代,更是人认识神的好机会。达到满足神是在明白神心意的基础上而达到的,要明白神的心意必须得达到对神有认识,这些认识就是人信神所必须有的异象,是人信神的根基。人若失去了这些认识,那人信神就是在渺茫之中了,就是在空洞的道理其…

第六十三篇

对于自己的光景自己要了解,所要走的路更应该清楚,不要再等我提着耳根给你点出来。我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我知道你的每个心思意念,更了解你的所作所为,但你的所作所为都有我的应许、都有我的心意在其中吗?你真正寻求过吗?在这方面你是否真花费过时间?真下过功夫?不是我说你!在这方面你们根本不…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