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镇压迫害的2020年年度报告

2021年2月3日

目  錄

  • (一)2020年,新冠疫情下中共持续迫害宗教信仰
  • (二)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迫害概况
  • (一)中共借防疫排查之机搜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 (二)中共发起全国“总体战”,全年至少7055名基督徒被捕
  • (三)2020年至少21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迫害致死
  • (四)2020年至少1098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判刑,最长刑期15年
  • (五)中共对基督徒实施全方位暴力洗脑,强迫放弃信仰
  • (六)中共继续排查、引渡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 (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迫害致死
  • (二)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酷刑
  • (三)中共追捕、悬赏通缉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 (四)中共掠夺教会钱财和基督徒个人财物
  • (五)中共任意拘留和监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 说明:封面图片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受迫害的真实场景还原。基于保护基督徒及其家人的安全和隐私,本报告中部分基督徒使用化名。化名右上角标有*,以示区分。

    一、概要

    (一)2020年,新冠疫情下中共持续迫害宗教信仰

    2020年,中共掩盖新冠疫情祸及全世界。灾难当前,民不聊生,中共仍将维护其极权统治放在首要位置,加大维稳力度,将宗教信仰视作危及其极权统治的“重大风险”,迫害力度有增无减,甚至在因疫封城期间也未停止拆毁教堂、十字架、佛像、寺庙,全面清除伊斯兰教特色建筑。江西省上饶市半年内就有至少400处基督教场所遭到强拆、取缔等不同程度的打击[1],安徽省上半年至少有900多处官方教堂十字架被拆[2]。中共还抓捕家庭教会基督[3],酷刑折磨地下天主教神父[4],重判编印[5]、出售[6]宗教书籍人员,持续全面打击宗教信仰。

    防疫成为中共打击宗教信仰的新借口。1月至3月间,江苏省邳州市当局就以防疫为由清空、取缔至少111处基督教聚会场所,销毁宗教标识[7];官方宗教场所欲解封必须歌颂共产党[8],讲道人被迫宣传共产党的理论曲解圣经[9]。中共将全能神教会列入“与我争夺群众,争夺人心”的“国家政治安全重大隐患”进行重点打击,以防疫为由入户排查、抓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更在9月发起“总体战”,导致全年至少7055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

    对于当前中国的宗教迫害现状,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在罗马的一次演讲中称:“宗教自由在任何地方被打压的程度都比不上在中国”。 [10]

    (二)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迫害概况

    全能神教会是中国基督教新兴教会,是因着全能神的显现作工而产生的,自1991年成立以来一直遭受中共政府的疯狂镇压。1995年,中共将全能神教会与呼喊派、全范围教会等多个基督教家庭教会列入“邪教”名单加以残酷镇压迫害。2018年以来,中央政法委将打击全能神教会等被其查禁的宗教团体作为维护国家政治安全10大专项行动之一,打击行动不断升级。据不完全统计,仅从2011年至今,已有至少42万余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教会建立以来有据可查被迫害致死的有192人。

    2020年2月,疫情爆发之初,陕西省某市政法委下发机密文件,要求加强疫情期间的维稳工作,特别是加强对全能神教会的打击。

    安徽省7月下发通报,要求疫情期间加强对民众意识形态管控,除了防控言论以外,还要防止基督教团体“借机宣扬”基督教思想,与党“争夺人心”,全能神教会被列为重点打击对象之一。

    中央政法委9月下发机密文件,要求对全能神教会开展为期三年的“总体战”,实现三个战略目标,包括:“全面摧毁”全能神教会境内教会体系;通过禁止教会活动,阻止新加入人员,确保现有全能神教会人员“大幅减少”;阻止全能神教会在境外的发展。[11]

    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星在全国打击处置全能神教会工作会议上部署任务,指出由于全能神教会在国内拥有百万信众,在境外亦有所发展,且教会“体系完备”,认定全能神教会为当前对中共“潜在威胁最为突出”的教会,遂发动“总体战”。

    山西、江苏、河南、内蒙古等地均下发机密文件,要求持续严打全能神教会,查清教会带领身份、数量,并建立专案组开展侦查打击,同时制定转化方案,进行“一人一策”的洗脑转化。

    尽管瘟疫肆虐,中共仍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展开大规模抓捕、抄家、酷刑折磨、洗脑转化和长期监控骚扰。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至少有42,807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到当局直接迫害:至少7055人被抓捕,5587人遭受各种酷刑或被强制洗脑;1098人被判刑,其中360人被判刑3年或3年以上,57人被判刑7年或7年以上,3人被重判10年或10年以上,其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市的基督徒江秧花被重判15年;至少21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至少35,752人被骚扰,包括被强迫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被强行拍照、录像、监控,被采集指纹、血样、头发等生物信息,被取缔基本生活保障金,剥夺本人及亲属就业权等。欧洲人权组织人权无国界[12]和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13]的在押良心犯数据库,公布了4704名2020年在押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信息。2020年,全能神教会至少2.7亿元人民币(约折合4048万美元)财物(包括教会及个人财产)被中共非法掠夺。

    二、迫害特点综述

    (一)中共借防疫排查之机搜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新冠疫情期间,中共公开要求防疫和打击宗教两手抓[14],严防灾难期间更多民众接受福音。针对全能神教会的反宣、举报、排查、抓捕行动与防疫工作同步展开,当局要求“以‘疫情防控’入户排查为契机”将反宣资料送进“每家每户” [15],同时借入户、设卡排查之机搜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月1日,正值疫情高峰期,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公安局对全能神教会展开“专项整治行动”,并鼓动民众举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16]

    3月,西北地区某市下发的文件要求强化打击,对疫情期间获得的全能神教会有关线索“顺线深挖”“应抓尽抓”。

    4月,陕西某地下发文件要求落实中央关于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的重要指示,对疫情期间发现、排查出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审讯转化,深挖教会体系,扩大“打击战果”。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2月至4月,全国至少847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捕,其中很多基督徒是因中共借防疫入户或设卡排查被捕,警方以电击、打背铐[17]等酷刑逼他们交代教会信息。

    在借防疫排查抓捕基督徒的同时,陕西、河南、江苏等地还下发文件要求在疫情期间按敏感时期的维稳措施,对在册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加强监控,入户调查。据不完全统计,2月至4月,全国至少有8462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到政府人员骚扰,许多人被要求签署“三书”(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放弃信仰,否则就被送进洗脑班或判刑。

    (二)中共发起全国“总体战”,全年至少7055名基督徒被捕

    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统一抓捕行动从未停止,特别是9月中央政法委下发关于对全能神教会展开为期三年的“总体战”的机密文件后,各地发起的专项打击行动更加频繁,被捕的基督徒人数明显增加,9月至12月被捕人数达4093人,约占全年被捕人数的58%。在全国各省中,河南省迫害最为严重,截至12月底,已知被捕人数达1331人。一些地区,如新疆,因被中共严密监控成为禁区,无法了解迫害详情。以下仅列举全国部分省市抓捕行动的情况:

    2月,四川省多市展开抓捕行动,至少142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捕。警察审讯时威胁一名基督徒,再信神就将她送到湖北疫情重灾区,让她染上武汉肺炎。[18]

    5月16日,山西临汾市警方对该市辖管的隰县、大宁、翼城、浮山四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统一抓捕行动,据最新统计,仅两天时间就抓捕了100多名基督徒[19]

    9月,江苏省徐州市警方对全能神教会展开抓捕行动,至少有84名基督徒被捕,有基督徒因拒绝交代教会信息遭电刑等酷刑折磨。

    10月10日至26日,安徽省当局经长期跟踪监控,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统一抓捕行动,合肥、安庆、宣城等地至少有135名基督徒被抓捕。

    10月28日,山东省公安厅召开会议,以“扫黑除恶”的名义镇压全能神教会。据不完全统计,10月至11月,仅青岛、菏泽、淄博三地就有至少230名基督徒被捕,其中11月11日当天,淄博市至少有120名基督徒被捕。[20]9月至11月,泰安市至少144名基督徒被捕。

    11月10日,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警方对全能神教会展开大规模抓捕,当天就有160人被捕。河南一些地区还以奖励1000至6000元(约折合150至900美元)煽动民众举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12月3日,浙江省公安部门对全能神教会展开统一抓捕行动,当天至少200名基督徒被捕,有的基督徒被捕前已被警方监控近一年。

    全国各省1—12月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人数

    图:全国各省1—12月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人数

    以下是中国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拘留和在押、被判刑人数统计表(不完全统计):

    表1:2020年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拘留和在押、被判刑人数统计

    省份(直辖市、自治区)抓捕人数拘留人数目前在押人数被判刑人数
    合计7055404516581098
    北京市151297
    天津市47281571
    河北省5418124
    山西省4142608021
    内蒙古60401826
    辽宁省102311914
    吉林省1551236525
    黑龙江省77632
    上海市7————8
    江苏省641345112124
    安徽省46330515850
    浙江省33621613649
    福建省2001182343
    江西省51035614760
    山东省1139591311312
    河南省133188029040
    湖北省151813232
    湖南省351652
    广东省86631849
    广西21295292
    海南省1——————
    重庆市74171110
    四川省4932467834
    贵州省10248352
    云南省116662444
    陕西省140591811
    甘肃省7423106
    青海省7————16
    宁夏821112
    新疆5————2

    (三)2020年至少21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迫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因中共迫害,2020年至少有21名基督徒死亡。他们有的死于刑讯逼供;有的在被羁押期间遭虐待、折磨,致患重病身亡;有的在监禁期间患病得不到医治还被强迫劳动,致病情恶化死亡;有的在逃亡期间患重病不敢就医,致病情恶化死亡;有的因中共常年逼迫、追捕,走投无路被迫自尽身亡;等等。

    以下是部分2020年被迫害致死基督徒的简要情况:

    表2:

    编号被害人姓名性别出生年份籍贯被捕时间死亡时间死亡说明
    1秦世芹1969山东2020/08/102020/08/20因信神被捕,被关押10天后死亡,遗体脸部肿胀,嘴角有血迹。
    2向晨*1949四川2017/10/102020/12/06因信神被判刑3年,在监狱服刑时死亡,遗体骨瘦如柴,脸部肿胀呈乌黑色,鼻子下方有一道伤痕。
    3沈敏枝1984安徽2017/08/292020/03/13被捕后遭逼供半个多月,后又遭虐待折磨5个月,致患上严重肺病,后被有意延误治疗致恶化,终因肺癌病逝。
    4邹吉黄1954湖北2017/06/192020/04/19监禁期间患肝病长期得不到医治,还被迫超负荷劳动,并遭殴打、虐待致病情恶化,终因肝硬化病逝。
    5王丽*1956甘肃2019/112020/01/18从派出所释放时双手腕处有紫色铐痕,头部肿大。被警察监视居住,住处前方还被安监控器,因不堪忍受迫害自杀身亡。
    6位爱芝1960河南2012/12/142020/01/15羁押期间,警察唆使恶犯暴打其头部、狠跺其腹部,致其身体多处受伤患顽疾,长年肚子疼,大小便失禁,因不堪忍受长年病痛折磨上吊身亡。
    7崔玉华1971山东2018/11/152020/05/21羁押期间遭虐待,致其乳腺疾病恶化,又被有意延误治疗,致病情恶化为乳腺癌病逝。
    8张文荣1987黑龙江2018/12/032020/05/18获释后警察仍不断上门或电话骚扰她,逼其交代因信神逃亡的亲人的去向,她因无法承受警方频繁的骚扰施压而患肝病,后病情恶化为肝衰竭去逝。
    9杨凤英1943陕西2017/08/082020/03/10警察为追查其女儿的下落及教会信息,对其严刑拷打,此后又多次上门恐吓、威胁,致其长期活在惊恐中,被逼自缢身亡。

    (四)2020年至少1098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判刑,最长刑期15年

    2020年,中共司法机构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判刑力度加大,最长刑期达15年。中共内部政策对司法量刑起决定作用,多地关于落实中央三年“总体战”的内部文件均要求法院、检察院参与镇压全能神教会的工作,要求“加强办案指导”“统一执法思想”,同时“做好有关律师的教育管理”工作。许多律师表示,涉及全能神教会的案件即使辩护也没有用。

    由于中共在执法、司法过程中针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普遍超期羁押、剥夺亲属探视权、在未通知亲属的情况下庭审、不发判决书[21],导致很难了解到全部判刑情况。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至少1098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仰活动或家中存有信神资料等,被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其中360人被判刑3年或3年以上,57人被判刑7年或7年以上,新疆阿克苏市的基督徒江秧花仅因“召集他人聚会”被重判15年[22]。山东省判刑人数最多,312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判刑;江苏省124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判刑;云南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江光梅被捕时只有17岁,被超期羁押1年8个月后,于2020年6月29日被判刑3年[23],另有天津市、福建省两名17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也被超期羁押,分别被重判3年、3年半。欧洲人权组织人权无国界和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公布了4704名2020年在押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信息:其中女性3931人,占总人数83%;45人被判刑10年以上;2628人被关押超过一年,至今无法得知其判刑情况。[24]

    (五)中共对基督徒实施全方位暴力洗脑,强迫放弃信仰

    中共为强迫基督徒放弃信仰,将“教育转化”作为重点工作,除设置专门的洗脑机构外,还要求拘留所、看守所、监狱、社区、基层政府完成转化任务。各部门为达到转化率,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施以酷刑或长期骚扰、虐待。

    1.监狱制定转化率致基督徒遭长期酷刑虐待

    2019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强和改进监狱工作的意见》,特别提到加强对包括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内的宗教团体成员的改造,“提升转化率,巩固转化成果”,这令在监狱服刑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处境更加恶化[25]

    杨溢*,女,生于1960年,浙江人,因信神被判刑两年半,2020年年初获释。在监狱服刑期间,因拒绝签署“三书”放弃信仰,被狱警安排的“包夹”(监狱里的恶犯,狱警常利用其转化良心犯)折磨[26]:用铁夹子夹住她的乳头旋转或敲打,连续4天,每天如此折磨10个小时左右。她的两个乳头被夹烂,内衣被血水染透。包夹还在其伤口喷消毒水,令其感到针扎般的剧痛。包夹在寒冬时节强行脱掉她的棉衣,还在她的内裤倒风油精,在其下身涂抹清凉油,狠踢其下身和肛门,踢破的伤口接触到风油精和清凉油产生灼伤似的剧痛;将风油精、辣椒粉、消毒水抹在她的眼、口、鼻里;将核桃壳锋利处朝上放在她的鞋里逼她穿上,用力踩、碾她的脚背;往她嘴里灌尿桶里的水;用笔尖扎她的手指至鲜血淋漓;逼她夹书罚站,若掉一本书就暴打她;在她的脸、手背、脚底写亵渎神的话;等等。杨溢*获释后眼睛仍长期发炎,视物模糊,无法治愈。

    刘兰*,女,生于1966年,浙江人,因信神被判刑两年半,2020年获释。在监狱服刑期间遭酷刑、洗脑,因坚称信神不是犯罪,遭狱警和“包夹”加倍折磨。为逼她签字放弃信仰,包夹将辣椒水喷在她脸上,又用枕头、毛巾捂住其口鼻,多人猛压她,令其几乎窒息,当场大小便失禁,神志不清,下巴脱臼,肋骨被压伤疼痛持续4个月;连续10天剥夺其睡眠;罚她单腿站立暴晒;在地上拖拽将其臀部磨烂后,又在其伤口上撒盐;将辣椒油抹在她眼睛里;连续几天不给饭吃,加重其劳动量;等等。

    2.社区常态转化致死事件频发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即使获释也遭到政府长期监控“转化”。中共要求辖区公安局党委负责人、责任民警、司法所负责人等多人对每个全能神教会“重点人员”实施“包保转化”,除人工监控或安装监控设备保证其无法参加任何信仰活动外,还要“调动群众、亲友力量加入到转化工作中”。政府人员通常以取缔本人和亲属就业权、子女受教育权,取缔最低生活保障,唆使亲属监视等方式长期施压,迫使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放弃信仰。全方位强制“转化”致基督徒承受巨大心理压力,甚至自杀。

    陕西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华世燕*2012年12月因传福音被捕留下案底。获释后,她和家人长年遭警方骚扰。其家人曾试图托关系销案,但政府人员声称“即使(华某)瘫痪,只要有一口气也不放过”。2020年,她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儿子因受牵连无法提干,其他亲属也因政府施压怕后代受牵连不断逼其放弃信仰,并监视禁止其看信神书籍。华某不堪政府迫害,多次向另一名基督徒哭诉,她认为这种迫害比坐监更令她痛苦。11月,华某不堪压力跳湖自尽,终年62岁。

    3.教育转化班

    2020年5月,山西省临汾市统一抓捕的100多名基督徒中,多数先被关进洗脑机构——“临汾市关爱中心”。警方为不漏抓一人,甚至将不信的亲属也一起抓捕洗脑。有基督徒反驳中共谬论立即被狠扇耳光,拒签“三书”就遭遇剥夺睡眠、牙签扎手指、暴力殴打等酷刑。获释者被要求对“关爱中心”内的情况保密。[27]中共内部文件显示,山西当局要求加大力度开展“关爱之家”教育转化基地建设,并推广教育转化经验。

    文件证实[28],臭名昭著的新疆教育转化营中,不仅关押数百万维吾尔穆斯林,还关押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没有关押时限,直到放弃信仰。基督徒因拒绝放弃信仰遭遇电击,吊铐,剥夺睡眠,禁止饮食、排泄等酷刑,还有人险遭性侵。[29]

    (六)中共继续排查、引渡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20年,中共持续对因受迫害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进行排查。6月,西北某市下发打击全能神教会的文件,要求全面查清出境人员情况及近年来重点可疑人员办理护照的情况。河南省某地今年也下发类似文件,要求深入排查全能神教会出境人员,对欲出境的及时制止;对已出境未归的要及时办理边控手续,并提前制定回国后采取的措施;对出境后已回国的及时查找下落,并针对其开展工作。

    此外,中共继续骚扰、要挟逃亡海外基督徒的家属以“寻亲”的名义出国制造虚假舆论,妄图向庇护国施压,引渡全能神教会难民。2020年年初,一名因迫害逃亡海外的基督徒在中国的父母被国家安全局人员强行戴上黑头套,带到一处房屋秘密谈话。政府人员要求他们出国“寻亲”,声称出国“寻亲”的一切费用由国家报销,并威胁如果不配合就让他们的女儿永远回不了国,还警告他们不得泄露此事。

    中共还把海外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拍摄的福音电影逐一进行人像截图并公布在网上,煽动民众举报基督徒身份信息。黑龙江省一名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出演福音电影遭警方追查,其在大陆的儿子、儿媳遭警方抓捕审讯,警方声称其父在国外拍摄“反党视频”,这名基督徒的儿子为躲避中共再次抓捕离家逃亡,儿媳张文荣遭警方频繁骚扰,警方不断逼其交代家人下落,还警告称其3岁的儿子也会遭牵连,没有前途可言。张文荣无法承受家人被追捕和警察频繁追查带来的精神压力而病倒,最后恶化为肝衰竭,于2020年5月18日病逝,年仅33岁。[30]

    三、全能神教会受迫害情况受到国际社会持续关注

    2020年6月10日,美国国务院发布《2019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报告中列举数据与多个案例,记录了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大规模抓捕与严重迫害。[31]

    截至2020年12月底,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公布了412名中国良心犯的名单,包括家庭教会基督徒、维吾尔穆斯林、佛教徒等,其中224名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32]

    2021年1月13日,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发布题为《黑暗渐深:2016年至2020年中国的人权镇压》的报告,该报告记录了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大规模镇压迫害的事实。[33]

    2020年2月24日,由新兴宗教研究中心、人权无国界、欧洲宗教自由宗教间论坛、欧洲信仰自由联盟等多家非政府组织、宗教机构以及关注宗教信仰自由的代表共同签署联名信,呼吁各国政府关注全能神教会在中国所遭受的严重迫害。[34]

    2020年2月,总部位于伦敦的世界基督教团结互助组织(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发布的有关中国宗教迫害的报告也列举数据和案例披露中共迫害全能神教会的罪行。[35]

    2020年3月,位于英国伦敦的中国强摘良心犯器官问题独立法庭(The Independent Tribunal into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from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的判决提到全能神教会的成员因持有信神材料或传教被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该判决还引证“东方闪电”家庭教会的基督徒也被迫进行了器官测试。[36]

    非政府组织人权无国界于2020年9月发布名为《In Prison for Their Faith 2020》的报告,其中大篇幅记述了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迫害的情况,报告称“任何快速发展的团体都被中共视为威胁。全能神教会就是这种情况,全能神教会在1995年被中共列为‘邪教’,在过去的25年中有成千上万的成员被监禁”,报告最后呼吁“全能神教会成员已申请庇护的国家不应将他们驱逐回中国,而应给予他们政治庇护” [37]

    在全能神教会公布大量受迫害事实和国际社会的呼吁下,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海外各国整体庇护申请通过率较去年增长3%,但仍仅有15.7%。因中共不断以外交、政治、经济等手段向海外各国施压,大肆散布假新闻攻击全能神教会,甚至还与个别西方民主国家签订秘密协议,干涉难民案件[38],导致很多基督徒难民庇护申请受阻。截至2020年12月,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法国难民申请获批率仅为9.5%,已有236人收到离境令;西班牙591名庇护申请者无一人获批;在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难民庇护申请通过率为0,韩国1000多名寻求庇护者中,已有179人收到离境令。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一旦被遣返,将面临中共的抓捕、监禁、酷刑折磨甚至是死亡。国际难民宗教自由观察站主席罗西塔·索丽特(Rosita Šorytė)女士在《全能神教会难民:在世界难民日请记住他们》这篇文章中呼吁“民主国家的当局应发声反对中国宗教迫害。但是他们可以立即做些事情:张开双臂接纳那些逃离中国的人们”。 [39]

    四、结语

    中共掌权以来,一直疯狂镇压迫害基督教、天主教。自1991年全能神显现作工以后,中共就一直残酷迫害全能神教会,多次下发机密文件,要求“一日不取缔,一日不收兵”,成千上万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判刑监禁,在狱中遭受无休止的折磨虐待,致残致死事件频发。尽管2020年新冠疫情、水灾等各种灾难频发,民不聊生,中共仍不顾一切加大对宗教信仰的迫害力度,展开全国性镇压行动,要将全能神教会彻底取缔,足以看见,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它就绝对不会停止迫害基督徒,它的野心目的就是要把基督徒赶尽杀绝。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面临中共的疯狂镇压与在海外被强行引渡的危险处境。为维护宗教自由这一基本人权,我们将了解掌握到的受迫害事实公开,以获得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援助。

    附:2020年典型案例选编(仅选17例)

    (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迫害致死

    1.秦世芹,女,生于1969年,山东省青岛市人,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20年8月10日,秦世芹给一基督徒拷贝信神资料时被捕。在派出所关押10天后,秦世芹被两个警察架到医院,到急诊室时已停止呼吸。秦世芹家人得知后立即赶往医院,在太平间看到秦世芹的脸部肿胀、嘴角有血迹,家人想了解秦世芹死亡的真相,警察却将病历扣压不给家属看。后警方为息事宁人,以赔偿20万元人民币(约折合30,000美元)私了此桩命案,还威胁秦世芹家人如果申诉,以后子女考大学、就业都会受影响,秦世芹的家人只好放弃维权。[40]

    2.邹吉黄,男,生于1954年,湖北省宜昌市人,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7年6月19日,邹吉黄因信神遭中共警察抓捕,被羁押在看守所近一年后检查出肝硬化,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恶化为肝腹水。中共不仅不允许其接受治疗,还强迫其每天超负荷劳动12个小时,参加军训3小时,只要动作不标准就打他。他每天吃不饱、穿不暖,冬天还被逼洗冷水澡,非人的折磨导致他病情不断加重。2019年1月,邹吉黄连续10天食水不进,高烧达40度,肚子胀得厉害,已无法正常走路,但狱方仍不批准其保外就医,就在邹吉黄病得奄奄一息时,监区长还逼其写放弃信仰的“四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邹吉黄刑满获释后,司法所仍对其进行洗脑转化。2020年4月19日,邹吉黄获释10个月后病逝。[41]

    3.沈敏枝,女,生于1984年,安徽省合肥市人,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7年8月29日,沈敏枝因信神被捕。为逼其交代教会信息,警察连续16天对其秘密审讯,期间不让她睡觉,故意用空调对其吹冷风致其手脚失去知觉。转押至看守所后,沈敏枝继续遭受非人的折磨,木板床上只有一张薄草席,冬天只有一床薄被,常被冻醒。因没有鞋子穿,双脚冻得失去知觉,她还被逼每天洗冷水澡。遭虐待5个月后,她出现咳嗽、气喘和发烧症状,且病情越来越重,晚上无法入睡。警察仍强迫她每晚值班2小时,一次她支撑不住晕倒在地,狱医称她肺病十分严重,需要转院治疗,但警察以她是信全能神的为由不给她办理取保候审。沈敏枝的病情恶化为肺癌后,法院仍判其4年6个月有期徒刑。狱方得知她重病垂危拒绝接收,她才被准许监外执行。2020年3月13日,沈敏枝病逝,年仅36岁。[42]

    4.位爱芝,女,生于1960年,河南省周口市人,2004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14日,位爱芝因传福音被警察抓捕。羁押于看守所期间,牢头在警察的唆使下折磨位爱芝,逼她脱光衣服搜身,用皮鞋抽打她至嘴角出血,将其下颚打脱臼。牢头甚至趁她睡觉时突然双脚连续三次跺其腹部,致其大小便失禁,又用皮鞋打她,狠踢其胸口。遭受非人的折磨,位爱芝虚弱得晕倒在地,到医院检查时血压高达270mmHg,医生说她病情严重需要住院治疗,但警察不允许,仍将她带回看守所并强迫她劳动,期间她晕倒多次。被羁押近一年后,位爱芝家人花钱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中共的残酷迫害致其伤病累累,无法治愈。她曾痛苦地告诉另一位基督徒,自己一直肚子疼,吃不下饭,大小便失禁,都是在看守所遭受酷刑所致。2020年1月,她因不堪忍受长年病痛折磨上吊身亡。[43]

    5.崔玉华,女,生于1971年,山东省淄博市人,2010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11月15日,崔玉华因信神被捕。被羁押在看守所期间,她惨遭虐待,常提心吊胆,心情压抑,寒冷的天气里每天被逼洗冷水澡。崔玉华被折磨40多天后乳腺疾病加重,腋窝处有一个大肿块,伴随发烧,疼得睡不着觉。崔玉华申请就医,警察不予理睬,致其病情加重,后虽送医但已恶化为乳腺癌,医生责备崔玉华就医太晚,若早两个月就医,病情不至于这么严重。崔玉华终因治疗无效于2020年5月21日病逝。[44]

    6.张文荣,女,生于1987年,黑龙江省鹤岗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文荣的公公在海外参与拍摄传福音电影被中共发现后,中共开始调查张文荣全家的信仰情况。2018年12月3日,张文荣和丈夫被警察抓捕,张文荣第二天获释,其丈夫被拘留10天。之后,警察仍上门骚扰他们,以孩子的前途要挟他们签“三书”(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放弃信仰。张文荣的丈夫为躲避警察的再次抓捕被迫离家逃亡。此后,警察频繁上门及电话骚扰张文荣,逼其说出丈夫及公公、婆婆的去向,张文荣无法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引发疾病,经常腹胀、发烧不退,吃不下饭,身体日渐消瘦,最后恶化为肝衰竭,于2020年5月18日病逝,年仅33岁。[45]

    7.杨士芳,女,生于1958年,河南省信阳市人,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04年1月1日,杨士芳因信神被警察抓捕,审讯时因拒绝交代教会信息遭警察殴打至昏迷。羁押在看守所期间,警察又唆使犯人殴打、折磨她。获释后,她仍被警方监控,被禁止离开本市。杨士芳无法忍受警察频繁上门骚扰,被迫离家逃亡。15年后,中共警方仍未放过杨士芳,多方打听她的下落,传唤她去当地派出所。杨士芳惧怕再遭酷刑,精神高度紧张,血压持续飙高,却因怕警方追查,不敢到医院接受常规治疗,2020年2月9日,她病情恶化突发脑溢血,后经抢救无效于2月19日病逝。[46]

    (二)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酷刑

    1.李海霞*,女,生于1964年,吉林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0年6月20日,李海霞因信神被捕,押至旅店秘密审讯。警察为逼她交代教会情况不给她吃饭、喝水,不许其睡觉,还将其双手吊铐挂在墙上,使其脚尖勉强着地,一警察用拖鞋猛扇她的脸10多分钟,将其脸打肿、嘴打流血。之后,警察一手薅着李海霞的头发往后拽,另一手攥着拖鞋使劲往其嘴里塞,之后又用拳头猛击其胸部,使劲抠、掐其身体多个部位,直到被抠掐部位呈紫黑色。警察还勒令其两臂伸直蹲马步,李海霞身体极度虚弱,没蹲几分钟就倒在地上,但警察仍强迫她双手举过头顶跪着,就这样反复折磨她。李海霞获释后,脸和腿仍然肿胀,腿部和胸部呈青紫色,近一个月才稍有恢复。[47]

    2.张艳*,女,生于1980年,河南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张艳因传福音被捕,之后被判刑3年,因患肝硬化监外执行5年。2017年8月,张艳外出看病时被警方抓捕,羁押50天后被送至监狱服刑。期间,张艳病情加重,咳血痰,申请就医遭狱警拒绝,还被强迫劳动。监区长为逼张艳戴写有“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牌子对其体罚,还安排14个犯人两人一组轮流监视她,连续10天不许她睡觉,还往其眼、鼻、耳里喷风油精和花露水,给其身上浇冷水。狱方还强迫她看诋毁全能神教会的视频给其洗脑,企图迫使她放弃信仰背叛神。一天早晨,张艳病情发作吐血,监区长仍喝令其在走廊里站军姿,张艳极度虚弱瘫倒在地,昏迷近10个小时。因张艳一直坚持信仰,狱方继续酷刑折磨她。2020年5月,张艳刑满释放。长期罚站等非人的折磨使她患上严重的静脉曲张,不能久站,医生称其从事体力劳动会导致大静脉破裂大出血,张艳因此无法从事体力劳动。[48]

    3.李安*,男,生于1966年,江苏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0年4月20日,李安因信神被警方抓捕,后被关押在当地一宾馆秘密审讯。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对李安多次猛扇耳光,穿着皮鞋跳起来狠跺他的手,还剥夺其睡眠,往他身上浇冷水,令他抱着冰块蹲马步,等等。李安被酷刑折磨了41天,期间有15天被铐在老虎凳上,致臀部患严重热疮,开始脱皮(至今留下巴掌大紫红色的死肉,久坐就疼),腿部和脚严重浮肿,颈椎疼痛难忍。[49]

    4.向雯*,女,生于1986年,江西省宜春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10月19日,向雯因信神被捕,后被判刑一年半。狱方为逼向雯签“四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放弃信仰,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她。让她从早上6点至晚上10点站军姿并持续了15天,逼她说亵渎神的话,然后才准许上厕所。还给其绑上束缚带,将其双手吊到窗户上,甚至将其单只脚和双手吊起来,仅左脚持续站立,连续10多天用这种手段折磨她。之后,她又被带到烈日下走队列,还被罚一个多月只吃米饭,不给任何配菜,致胃痛,身体也急剧消瘦。2020年4月26日,向雯刑满获释。因长期被罚站,向雯留下后遗症,坐骨神经疼痛至今。

    (三)中共追捕、悬赏通缉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1.颜萍萍,女,生于1977年,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齐村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8月22日,颜萍萍外出聚会途中被警察跟踪、拍照,留下案底,从此她被迫东躲西藏不敢再回家。2014年至2017年,警察多次上门打听其下落,并声称她是国家通缉的要犯。2020年1月3日,枣庄市市中区公安局公开在网上悬赏5000-20,000元人民币(约折合750-3000美元)通缉颜萍萍,并在市中区街道各处张贴颜萍萍的通缉令。[50]面对中共无休止的追捕、迫害,颜萍萍只要出门就心惊胆战,一年四季带着口罩和帽子,唯恐被中共警察发现,心里十分痛苦、压抑,至今有家难归。[51]

    2.韩晓慧,女,生于1992年,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4月,韩晓慧信神被人举报,县国保大队大队长警告韩晓慧的亲属,威胁说因韩晓慧信全能神,一旦被捕至少判刑6年,家人也得受牵连,公务员亲属停发工资,子女不能当兵、考公务员。此后,韩晓慧被迫在外逃亡,有家难归。2016年至2019年,警察多次到韩晓慧家追查其下落,勒令其家人只要她回家就立即报警。2020年1月17日,山东省日照市公安局在网上发布“云剑”行动,公开悬赏缉捕韩晓慧,对提供线索者奖励5000元人民币(约折合750美元)。[52]韩晓慧被迫东躲西藏,每次出门都提心吊胆,至今仍在逃亡中。[53]

    3.卞丙玲,女,生于1967年,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8月24日,卞丙玲和几名基督徒去外地聚会的途中被中共警察跟踪,卞丙玲等人分散逃离。此后,她再也不敢回家,她丈夫和儿子为躲避警方的频繁上门骚扰也被迫离家。4年后,卞丙玲的丈夫因患病只好回家养病。之后,警察严密监控她的家,并继续上门盘问她的下落。2018年6月,卞丙玲的婆婆去世,出殡当天,济宁市政府出动40多人在其家附近严密布控,伺机抓捕她。后来,警察威胁其丈夫,“如果你妻子再不回来,我们就在网上下通缉令,这是上级下达的命令!”并将她丈夫强行带到市国保支队审讯,还掠夺其个人钱财13,000元人民币(约折合1950美元)。2019年1月,卞丙玲的丈夫因信神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之后,卞丙玲的两个儿子也因信神被警察通缉、追捕,卞丙玲所有亲戚的电话都被警方监控。警察扬言,如果抓到卞丙玲就将她判死罪或无期徒刑。2020年8月,市公安局警察再次到卞丙玲家企图抓捕她。卞丙玲与她的两个儿子至今仍在外逃亡。[54]

    (四)中共掠夺教会钱财和基督徒个人财物

    1.文静*,女,山西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0年10月中旬,六七个警察闯进文静家大肆搜查,随后搜出她的私人积蓄60万元人民币(约折合90,000美元),尽管文静申明这些钱是她的私人财产,与教会没有关系,但警察仍将这些钱强行掠夺。警察还将文静抓捕,关进洗脑基地强制洗脑转化,逼她签“四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放弃信仰。文静被羁押一个多月后获释,其家人多次向警察索要钱财,警察推脱不给,至今未归还。

    2.谭正忠*,男,四川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0年2月至3月,警察两次闯进谭正忠的住处翻箱倒柜搜查,强行掠夺教会及个人钱财共50多万元人民币(约折合75,000美元)。谭正忠至今仍在羁押中。

    3.辛慧*,女,山东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0年11月中旬,10多个便衣警察冲进辛慧的住处翻箱倒柜地搜查,强行掠夺其私人钱财40多万元人民币(约折合60,000美元),随后将辛慧抓捕、羁押。辛慧家人多次到公安局索要钱财,警察推脱不给,至今未归还。

    (五)中共任意拘留和监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至少1098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仰活动或家中存有信神资料等被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其中57人被判刑7年或7年以上,详见下表。

    表3:2020年被判刑7年或7年以上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情况说明

    序号姓名性别出生年份宣判日期判刑地点刑期来源
    1江秧花19732020/06/09新疆阿克苏市15年https://is.gd/0bbpM6
    2夏贞*——2020/04四川省泸州市11年
    3王春香19662020/05/25湖北省宜都市10年https://is.gd/JoqGJU
    4王成萍19612020/01/10云南省文山州9年
    5徐红19672020/11/27山东省淄博市9年
    6那蓉*19642020/04四川省泸州市9年
    7谭妍*19672020/04四川省泸州市9年
    8郑绍甫——2020/08/10安徽省宣城市8年8个月
    9陈银喜19712020/07/14湖北省宜昌市8年6个月https://is.gd/WHtQgF
    10陈爱芹——2020/01/02江苏省徐州市8年6个月
    11石领季19742020/01/09湖南省长沙市8年3个月
    12王成玉19702020/01/10云南省文山州8年
    13董雄辉19732020/01/10云南省文山州8年
    14董秀芬19692020/05/06河北省唐山市8年
    15李敬*19642020/11/27山东省淄博市8年
    16王峰*——2020/04四川省泸州市8年
    17罗叔来19692020/12/25江西省九江市8年
    18秦沫*19762020/12江西省九江市8年
    19黄俊19732020/04/24湖北省枝江市7年6个月https://is.gd/YmdNil
    20陈福芝19742020/04/24湖北省枝江市7年6个月https://is.gd/YmdNil
    21曹凤英19722020/01/14江苏省连云港市7年6个月https://is.gd/iIzP1P
    22吴倩19892020/01/14江苏省连云港市7年6个月https://is.gd/iIzP1P
    23卢青19692020/01/14江苏省连云港市7年6个月https://is.gd/iIzP1P
    24闫朝云19712020/01/14江苏省连云港市7年6个月https://is.gd/iIzP1P
    25陈立凤19872020/01/28江苏省徐州市7年6个月
    26吴朝新19762020/01/10云南省文山州7年6个月
    27仇红19622020/11/27山东省淄博市7年6个月
    28刘征19722020/11/27山东省淄博市7年6个月
    29周国荣19632020/07江西省九江市7年6个月
    30季玉美19672020/08/10安徽省宣城市7年6个月
    31董小平19732020/11/23云南省红河州7年6个月
    32郑红梅——2020山东省德州市7年6个月
    33朱小员19692020/12/25江西省九江市7年3个月
    34李莉19832020/03/20浙江省衢州市7年
    35李春*19692020/07/15重庆市7年
    36汤运方19732020/05/25湖北省宜都市7年https://is.gd/JoqGJU
    37罗克美19642020/05/25湖北省宜都市7年https://is.gd/JoqGJU
    38杨子玉19642020/05/25湖北省宜都市7年https://is.gd/JoqGJU
    39杨翠凤19602020/05/25湖北省宜都市7年https://is.gd/JoqGJU
    40孔小玲19692020/05/25湖北省宜都市7年https://is.gd/JoqGJU
    41杨华19682020/04/24湖北省枝江市7年https://is.gd/YmdNil
    42戚姗姗19772020/06/28浙江省杭州市7年
    43韦春琴19882020/01/14江苏省连云港市7年https://is.gd/iIzP1P
    44朱坤良19732020/01/10云南省文山州7年
    45于润艳19722020/08/07天津市7年
    46吴凤翠19622020/11/27山东省淄博市7年
    47袁敏19612020/11/27山东省淄博市7年
    48谢秋英19622020广西玉林市7年
    49张仕论19862020/09/28浙江省温州市7年
    50胡咏芳19872020/09/28浙江省温州市7年
    51林媛*19632020/11/23云南省楚雄州7年
    52严丽英19602020/11/23云南省红河州7年
    53沈红英19542020/11/23云南省红河州7年
    54康媛*——2020/04四川省泸州市7年
    55孔秀荣——2020山东省德州市7年
    56张颖*——2020/07辽宁省朝阳市7年
    57伊诺*——2020/12江西省抚州市7年


    参考文献:

    1《江西上饶猛打基督教 强拆取缔400处官方、家庭教会聚会点》,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07-14。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3185.html

    2鲁安,《习近平力推基督教中国化 仅半年安徽强拆900馀教堂十字架》,寒冬,2020-08-23。

    https://zh.bitterwinter.org/crosses-toppled-from-over-900-three-self-churches-in-anhui/

    3姚长进,《多省警方突袭家庭教会抓捕信徒 喷辣椒水老人儿童都遭殃》,寒冬,2020-09-19。

    https://zh.bitterwinter.org/house-church-believers-arrested-for-practicing-their-faith/

    4安心,《闽东教区急求助:中共酷刑迫神父入爱国会 6月前欲全转化》,寒冬,2020-04-29。

    https://zh.bitterwinter.org/catholic-priests-tortured-to-join-the-patriotic-church/

    5《因印刷宗教书籍数十人遭重判 各地收缴焚毁数千佛经、光盘》,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04。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663.html

    6浙江临海市基督徒张小麦(原名陈煜)因销售基督教书籍被判7年有期徒刑,维权网,2020-10-02。

    https://wqw2010.blogspot.com/2020/10/7.html

    7江涛,《中共大面积取缔基督教场所 数百官方、家庭教会被清空取缔》,寒冬,2020-12-02。

    https://zh.bitterwinter.org/numerous-protestant-venues-shut-down-across-china/

    8《解封中国教会开门难 42条严规 被迫歌颂习近平》,万维读者网,2020-08-05。

    https://m.creaders.net/news/page/1027610

    9叶玲,《教堂沦党宣场所 中共迫教职人员讲道以圣经结合习近平指示》,寒冬,2020-10-23。

    https://zh.bitterwinter.org/clergy-ordered-to-promote-the-communist-party-in-sermons/

    10《蓬佩奥:若论侵犯宗教自由,中国堪称世界第一》,美国之音,2020-09-30。

    https://www.voachinese.com/a/pompeo-urges-vatican-condemn-human-rights-abuses-in-china-20200930/5603465.html

    11《中共开展为期3年镇压行动 已捕数百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31。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908.html

    12“HRWF Prisoners Database-China”,人权无国界,2021-01-23。

    https://hrwf.eu/

    13“4704 Cases of Arbitrary Arrest and Detention of CAG Christians by CCP”,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1-01-22。

    https://en.adhrrf.org/the-christians-from-the-church-of-almighty-god-arrested-or-persecuted.html

    14《防疫反邪两手抓 打通宣传“最后一公里”》,中国反邪教网,2020-10-27。

    http://www.chinafxj.cn/c/2020-10-26/1284022.shtml

    15《宝鸡市陇县防疫反邪同宣传 筑牢防御保安康》,中国反邪教网,2020-04-09。

    http://wap.kaiwind.com/c/2020-04-09/1151656.shtml

    16周晓路,《武汉肺炎期间打击宗教行动不停 中共再捕325名基督徒》,寒冬,2020-05-07。

    https://zh.bitterwinter.org/325-cag-members-arrested-during-coronavirus-outbreak/

    17周晓路,《疫情间藉防疫查访中共抓捕行动不断 更多基督徒被捕遭酷刑》,寒冬,2020-08-18。

    https://zh.bitterwinter.org/more-church-of-almighty-god-members-arrested-and-tortured/

    18Judith Bergman, “Epidemic Prevention”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tyle: Persecute Religious Minorities, Gatestone

    https://www.gatestoneinstitute.org/16051/china-religion-persecution?fbclid=IwAR3VWZadCIq0EM0L9mIGEHfxmOUY2vsSdQJet22_Cp7-kVhFiENUtY7bSAA

    19张峰,《疫情期间持续开展抓捕行动 临汾两日抓捕逾90名基督徒》,寒冬,2020-06-18。

    https://zh.bitterwinter.org/over-90-church-of-almighty-god-members-arrested-in-2-days/

    20叶佳佳,《中共为期3年行动欲灭全能神教会 两省再捕近340名基督徒》,寒冬,2020-12-02。

    https://zh.bitterwinter.org/new-unified-arrest-operations-target-the-church-of-almighty-god/

    21《中共秘密集体判刑基督徒 惧西方国家谴责其无人权拒发判决书》,保护人权和宗教自由协会,2020-12-02。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648.html

    22《习权统治:多省打压宗教自由 基督徒藏宗教书及短片判囚15年》,苹果日报,2020-08-01。

    https://hk.appledaily.com/china/20200801/NCWI2RGZV4NBVA4IGH3LJJM2EU/

    23“Report: China Jails Christian Teenager for Practicing Banned Religion”, Breitbart News, September 9, 2020.

    https://www.breitbart.com/asia/2020/09/09/report-china-jails-christian-teenager-for-practicing-banned-religion/

    24同12。

    25《监狱转化制度令基督徒遭遇更重酷刑》,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1-01-07。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972.html

    26《酷刑、洗脑、性虐 基督徒因信仰惨遭中共迫害》,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13。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746.html

    27《疫情期间持续开展抓捕行动 临汾两日抓捕逾90名基督徒》,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06-19。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2878.html

    28《新疆文件:不受政府管控宗教团体成员须关进转化营至放弃信仰》,维吾尔人权项目,2020-09-08。

    https://chinese.uhrp.org/article/661563926

    29向义,《新疆再教育营酷刑逼基督徒放弃信仰 女性被扒光险遭男警性侵》,寒冬,2020-03-18。

    https://zh.bitterwinter.org/church-of-almighty-god-members-tortured-in-xinjiangs-camps/

    30《基督徒张文荣不堪中共长期监视 骚扰患病身亡》,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09-25。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007.html

    31《2019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美国国务院,2020-06-10。

    https://www.state.gov/wp-content/uploads/2020/06/CHINA-INCLUDES-TIBET-XINJIANG-HONG-KONG-AND-MACAU-2019-INTERNATIONAL-RELIGIOUS-FREEDOM-REPORT.pdf

    32Freedom of Religion or Belief Victims List, USCIRF.

    https://www.uscirf.gov/victims-list/

    33“THE DARKNESS DEEPENS: The Crackdown on Human Rights in China 2016-2020”,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2021-01-13。

    https://conservativepartyhumanrightscommission.co.uk/wp-content/uploads/2021/01/CPHRC-China-Report.pdf

    34《立刻停止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寒冬,2020-02-27。

    https://zh.bitterwinter.org/end-the-persecution-of-the-church-of-almighty-god-now/

    35《近年来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状况》,世界基督教团结互助组织,2020-02。

    https://www.csw.org.uk/2020-china-report

    36“The Independent Tribunal into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from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 JUDGMENT”, March 1, 2020.

    https://chinatribunal.com/wp-content/uploads/2020/03/ChinaTribunal_JUDGMENT_1stMarch_2020.pdf

    37“In Prison for Their Faith 2020”, 人权无国界,2020-09。

    https://hrwf.eu/wp-content/uploads/2020/10/In-Prison-for-Their-Faith_Full.pdf

    38Rosita Šorytė, “Switzerland-China Secret Deal: Did It Affect Religion-Based Refugees?” 寒冬,2020-12-14.

    https://bitterwinter.org/switzerland-china-secret-deal-did-it-affect-religion-based-refugees/

    39罗西塔·索丽特,《全能神教会难民:在世界难民日请记住他们》,寒冬,2020-06-20。

    https://zh.bitterwinter.org/the-church-of-almighty-god-refugees-remember-them-on-world-refugee-day/

    40《基督徒秦世芹因信神被捕 遭酷刑审讯10天身亡》,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11。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732.html

    41《基督徒邹吉黄服刑期间患病被长期延误治疗强迫劳动致病情恶化身亡》,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08-26。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3689.html

    42《沈敏枝因信全能神被抓捕 羁押期间遭虐待折磨致患肺癌死亡》,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07。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693.html

    43《基督徒位爱芝遭中共迫害身患顽疾 不堪忍受长年病痛折磨自杀身亡》,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09。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711.html

    44《患病基督徒崔玉华遭警察抓捕虐待 延误治疗致病情恶化而亡》,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20。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811.html

    45同30。

    46《基督徒杨士芳遭中共追捕16年 精神长期受压致病重身亡》,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0-07。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112.html

    47《警察为获教会信息吊铐、暴打基督徒》,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22。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828.html

    48《基督徒因信神屡遭中共抓捕 带病服刑惨遭酷刑虐待》,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18。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790.html

    49《中共秘密刑讯基督徒41天 致其留下多处伤残》,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0-12-12。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4765.html

    50《枣庄市中公安最高奖励2万悬赏18名在逃犯》,中宏网山东,2020-01-03。

    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nKQIz7nX0p4J:sd.zhonghongwang.com/show-33-24785-1.html+&cd=13&hl=zh-CN&ct=clnk&gl=nz

    51《基督徒颜萍萍因信神被中共重金悬赏通缉》,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1-01-12。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5009.html

    52《35名在逃人员信息公布,警方悬赏缉拿!》,中国警察网,2020-01-18。

    https://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PLUW7YM258J:https://kuaibao.qq.com/s/20200118AZOZYT00%3Frefer%3Dspider+&cd=5&hl=z...

    53《基督徒韩晓慧因信神被中共悬赏通缉》,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1-01-14。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5021.html

    54《基督徒卞丙玲因信神母子三人被追捕、通缉 丈夫被重判4年》,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1-01-15。

    https://www.adhrrf.org/news/religious-freedom/215027.html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选登(仅选50例)

    (仅选50例) 目 录 1 基督徒谢永江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2 基督徒展洪美被中共警察毒打致死案例 3 基督徒高翠芹被中共警察电击致死案例 4 教会带领何成荣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5 基督徒李算算被中共政府残害致死案例 6 基…

    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镇压迫害的2018年年度报告

    2018年11月6日,在联合国对中国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期间,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布了对非政府组织提交文件的材料概述,谴责了中共对中国大陆四百万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的迫害,并指出:2014至2018年间,中共的监视、抓捕和迫害导致全能神教会至少50万名基督徒背井离乡,几十万个家庭因此而破碎。对于当前中国的宗教现状,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国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认为,过去一年,中共对宗教信仰团体的镇压是文革以来最严重的。

    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迫害的2017年年度报告

    全能神教会(CAG),是长期以来遭受中共政府迫害最严重的中国家庭教会之一。自 1991 年全能神教会建立以来,一直遭到中共政府的残酷镇压迫害。1995 年中共以“冒用宗教、气功等名义”“神化首要分子”等莫须有的罪名,定罪全能神教会为邪教,残酷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据粗略统计,仅 2011 年至 2013年短短两年间,遭到中共非法抓捕、监禁、判刑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就高达380,380 人,其中 43,640 人被私设公堂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有 13 人被活活打死。到目前为止,有据可查的被中共杀害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已有 44 人。(详见《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迫害简史》)2017 年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镇压持续升级。

    中共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概况简述

    目 录 总 论 迫害致死的案例15个 被酷刑致残案例5个 在押案例8个 总 论 全能神教会的产生与发展 全能神教会是1991年在中国兴起的基督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全能神的显现作工发表真理《话在肉身显现》产生的,正应验了主耶稣的预言“闪电从东边发出,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