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马法定被中共政府酷刑、劳教致死案例

2005年9月26日

马法定,男,1955年生,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城关镇人,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05年9月28日晚上10点左右,以淅川县国保大队长马华敏为首的五名警察夜闯马法定家,搜出十几本信神书籍和其他信神物品,然后把马法定夫妇二人押上警车,带到淅川县公安局。

当夜,警察把马法定夫妇分开审问。

因马法定夫妇二人不肯出卖教会其他基督徒,第二天中午12点,警察把他们二人押送到淅川县程洼看守所分开关押。

在看守所,他们被提审三次。第三次审讯由河南省公安厅的警察直接审讯马法定,警察将其带到看守所大院审讯,马法定什么也没说。之后马法定的妻子被警察带到院子里审讯,她看见地上摆放着马法定的照片,照片中马法定已经被警察折磨得神情呆滞,蓬头垢面,整个人完全变相。据马法定的妻子说,马法定被抓之前容光焕发,现在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明显就是警察对他用刑了。无论警察怎么威逼,马法定的妻子仍没有出卖教会其他基督徒的信息。

2005年11月9日下午,警方以“因信全能神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判马法定一年劳教,判其妻子一年半劳教,随即将他们夫妇二人押送到南阳市拘留所。

在拘留所关押的半个月期间,马法定夫妇二人被要求长时间劳动,导致他们的体重锐减。马法定的妻子亲眼看见马法定瘦得皮包骨头,说话有气无力,面黄肌瘦,至少瘦了20斤。

2005年11月24日,警察把马法定押送到许昌劳教所劳教一年。在劳教所,他被分配做假发,完不成任务就“扒蝎子”(一种酷刑,双手伸开,脸贴着墙,双脚尖指地,身子不能动)或打骂他。做假发需要长时间接触有毒药水,一定程度上损伤了他的身体。

8个月后,因家人托关系送钱,马法定的妻子被释放。释放后她去劳教所探望马法定,马法定说:“监牢里犯人受警察挑唆常常打骂我。”当她再次去探望时,马法定拿起话筒就开始哭。马法定妻子说,看到他心事重重的样子,在狱中肯定受了很多委屈。

2006年9月28日,一年劳教期满,马法定被释放。回家后,马法定整天精神恍惚、郁郁寡欢,精神不振,还经常感冒。到了2007年8月初,马法定的身体越来越差,走路都艰难,整天感冒咳嗽、发烧,吃药、打针输液都不见好转,被送到淅川县医院检查,查出患了白血病。半个月后,马法定经治疗无效死亡,时年52岁。

此后,马法定的妻子为躲避中共政府的再次抓捕,迫于无奈只能离开未成年的孩子离开家逃亡。中共的迫害使马法定一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喻祥菊身患重病遭关押 被中共剥夺药物延误治疗致病逝

喻祥菊,女,生于1951年5月20日,陕西省安康市人,1989年信主耶稣,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6月,喻祥菊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明知她身患重度高血压、心脏病、脑梗、低钾血症等严重疾病,却仍将其拘留。一进拘留所,喻祥菊随身携带的降压药就被警察强行扣下。期间,她向…

基督徒张建设被中共警察毒打致死案例

张建设,男,出生于1966年,家住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崆峒镇天门村,1995年1月信主耶稣,2004年8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08年,张建设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并施以酷刑折磨,从脚腕到胸口被两名警察用铁棒擀,胸口被警察拳击,导致内脏被打坏,胸腔疼痛。被释放后,张建设胸腔疼痛日益…

基督徒刘俊侠遭中共长期骚扰 抑郁成疾跳楼身亡

刘俊侠,女,生于1954年10月14日,安徽省阜阳市人,2005年加入全能神教会。她仅因信神于2017年两次遭中共警察抓捕、拘留,获释后警察仍无休止、不间断上门骚扰,致其精神极度受压患上重度抑郁症,最终因不堪忍受中共的迫害,于2019年10月跳楼自杀。 2017年3月,刘俊侠在一…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明修被中共政府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王明修(化名:张建),男,生于1949年6月12日,家住安徽省阜阳市,1979年信主耶稣,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09年5月,王明修在整理信神书籍和光盘时被中共警察抓捕,关押期间遭受酷刑折磨致其浑身伤痕累累,获释后卧床修养约两个月才能勉强自理,但身体越来越差,多方治疗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