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程东珠因不堪忍受中共长期监视、施压 被逼跳湖自尽

2020年1月16日

程东珠,女,生于1955年12月14日,家住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据周围人评价,程东珠是一个性格开朗、很坚强的人。2018年8月,她从在公安部门工作的儿子那里得知中共要抓捕一基督徒,便赶紧给教会报信,使该基督徒免遭中共抓捕迫害。此后,程东珠遭中共长期严密监视、施压,被逼于2019年7月24日凌晨跳湖自尽,时年64岁。

据程东珠生前讲述,2018年8月初,她从在公安部门工作的儿子那里得知,中共警察准备抓捕教会的一名基督徒,便赶紧将此情况反映给了教会带领,随后该基督徒外出躲藏,中共的抓捕行动落空。没过两天,程东珠的儿子就被调离国保局。

8月17日,蔡甸区高庙治安安保队的组长和另一个人到程东珠店里调查。他们走后,程东珠灵修时,听到有“滴滴”的声音,怀疑店里被警察偷放了窃听器。此后一个月内,到程东珠店里找过她的几名基督徒相继遭到警察跟踪、抓捕。9月下旬,程东珠发现有一辆白色轿车每天停在她家店铺对面,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总在她店铺隔壁的水果店里看别人打牌,持续了两三个月。这些迹象让程东珠感到她已经被中共监控,因此每天都担惊受怕,在家里不能正常读神的话,不敢跪着祷告,晚上常睡不着,精神受压,身体一天天消瘦。

11月的一天,程东珠想要出去聚会时,她的儿子拦阻她,并把手机拿给她看,说:“你每次到哪里去,穿的什么衣服,骑的什么车,往哪个方向走,这里都看得清清楚楚,你这段时间不要往外面跑了。最近又抓了几个信神的人,现在被抓的人都会被判刑坐牢的,我们将要有大的行动,你千万不要出去聚会了!”

此后8个月,程东珠每次出门参加聚会周围都有人监视她,还打探她的行踪,只要她和基督徒接触,就有人上前打听、盘问。她每次见到基督徒时都会痛苦地说:“我一出去聚会,邻居都盯着我,店里也有人盯着我,我活得太累了!中共这样逼迫下去,把人都给逼疯了!”

2019年7月18日,程东珠十分紧张、心情沉重地告诉一基督徒,中共警察已经知道去年的抓捕行动落空是因为她儿子走漏了消息,她说:“警察叫我儿子天天在监控室内看监控,把跑了的人给搜出来,要是搜不出来,我儿子的工作就保不住了,连我孙子也不能读大学了,他们还把我儿媳妇的身份证和户口本拿走了。”说完就很害怕地赶紧回店铺了。

7月23日,程东珠紧张地把信神资料全部交给一基督徒保管,说家里出了大事。有目击者称:当晚9点多,约有二十名警察站在程东珠家的店门口驱赶过路的群众,不让停留,从蔡甸区变电站至树藩大街,沿路都有警察在路边走动。当晚程东珠遭遇了什么,尚无从得知。

7月24日凌晨4点多,程东珠因不堪忍受中共的骚扰、迫害,被逼跳湖自尽,她的遗体于25日凌晨1点被打捞上来。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年基督徒就这样被中共逼上绝路。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位爱芝遭中共迫害身患顽疾 不堪忍受长年病痛折磨自杀身亡

位爱芝,女,1960年出生,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白马镇人,2004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位爱芝因信神被警察抓捕、拘留。羁押期间,警察唆使恶犯暴打其头部、使劲跺其腹部,致其身体多处受伤患上顽疾,无法治愈。2020年1月,她因不堪忍受长年病痛折磨上吊身亡。 据位爱芝生前讲…

基督徒张文荣不堪中共长期监视 骚扰患病身亡

张文荣,女,1987年出生,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山区兴发社区人,201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12月,张文荣和丈夫因信神被警察强行抓捕,夫妇二人获释后,警察仍对他们长期监视,张文荣的丈夫为躲避警察抓捕被迫离家逃亡。此后,警察不断上门及电话骚扰张文荣,逼其说出丈夫及公婆去向,张文…

基督徒夫妇因信全能神遭重判 羁押期间遭虐待致妻死夫残

张建(化名),男,生于1948年,妻子刘梅(化名),生于1950年,二人家住内蒙古,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4年9月,张建和妻子因信全能神遭中共警察抓捕、重判。羁押期间,张建遭虐待致残,刘梅被延误治疗致病情恶化出狱后离世。 突遭抓捕 老年基督徒夫妇被重判 2014年9月1…

新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袁素花被捕3小时遭殴打折磨致死

袁素花,女,1972年出生,家住新疆塔城地区沙湾县柳毛湾镇,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9年3月26日,袁素花在当地警方对基督徒展开的统一抓捕行动中被捕,3个多小时后被警察迫害致死,遗体有明显被殴打折磨的伤痕,死时年仅47岁。 2019年3月25至29日,沙湾县国保大队警察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