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徒成香鱼因信神遭羁押 期间患重病延误治疗病逝

成香鱼,女,生于1965年2月19日,家住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北义城镇东黄石村,201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11月,她仅因信神从事正当的信仰活动被中共警察抓捕,羁押期间患病,警察不予搭理,加上伙食极差,延误治疗近两个月,导致病情急剧恶化,于2019年1月病逝,年仅54岁。以下是成香鱼被中共迫害致死的经过:

2018年11月15日深夜,晋城市公安局联合国保大队、当地派出所数名警察闯进位于高平市的一租住处将成香鱼抓捕,并搜走部分信神书籍和数台电脑,次日将她转押至晋城市看守所。

据一同被关押的基督徒透露,成香鱼被关进看守所几天后就开始发烧,同监室的人多次向管教反映她的病情,他们只是随便拿点药敷衍了事,成香鱼服用后丝毫不起作用,病情一天天加重,腿和脚越来越浮肿,上厕所只能吃力地半蹲着。看守所的伙食很差,多数都是凉馒头,成香鱼每次吃完就呕吐不止。看守所规定犯人平时不许躺着,警察还安排牢头监视,成香鱼每天身体再难受也得强撑坐着。因久病不愈,再加上营养不良,得不到休养,成香鱼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走路有气无力,洗衣服时连衣服都拎不起来,只能由同监室的一基督徒帮她洗。

12月中旬,其他犯人担心成香鱼有生命危险,再次反映她的病情时,管教根本不予搭理,满不在乎地说:“没事,死不了。”

2019年1月11日晚上6时许,高平市公安局的两个警察将成香鱼转押至高平市教育转化中心对她强制洗脑转化。此时的成香鱼已面黄肌瘦,说话有气无力,身体站立不稳,走路时需要人搀扶。

12日,成香鱼的病情愈发加重,她已经无法起床,无法进食,不会说话,也无法排小便,警察这才打电话通知成香鱼的家属。

13日上午,警察怕出人命担责任,不得已将成香鱼送往晋城市矿务局医院。当天下午3点左右,成香鱼经抢救无效死亡。

亲属看到成香鱼被折磨致死都悲痛不已,气愤地质问警察:“她犯什么法了你们不给她医治?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们?是你们耽误了她的治疗,要不然她不至于死亡!”亲属讨要说法时,警察却谎称成香鱼一直在装病,以此推脱罪责。

事后,高平市公安局怕成香鱼的家属上告,便以“慰问金”的名义赔偿给他们20多万元人民币封口,并警告、威胁他们不许翻案,否则对他们及子女不利。成家人自知无权无势,只能忍气吞声将成香鱼的遗体拉回家埋葬。

相关内容

  • 基督徒张焕福劳教期间长期被侮辱摧残致死案例

    被害人张焕福,女,时年50岁,重庆市江津区朱杨镇桥坪村人,于2000年5月与丈夫曹本贤一起加入全能神教会,是全能神教会的普通基督徒。以下是张焕福被中共警方非法抓捕残害致死的全过程。 接待基督徒聚会被判劳教,在押期间受尽折磨致死 张焕福夫妇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农民,夫妻二人信全能神后,经常与附近基督徒…

  • 基督徒程东珠因不堪忍受中共长期监视、施压 被逼跳湖自尽

    程东珠,女,生于1955年12月14日,家住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据周围人评价,程东珠是一个性格开朗、很坚强的人。2018年8月,她从在公安部门工作的儿子那里得知中共要抓捕一基督徒,便赶紧给教会报信,使该基督徒免遭中共抓捕迫害。此后,程东珠遭中共长期严密监视、施压,被逼于2019年…

  • 七旬基督徒刘士金因信全能神被判刑三年 患病后被有意延误治疗致死

    刘士金,男,生于1945年9月16日,河南省信阳市人,1999年信主耶稣,2001年加入全能神教会。刘士金原本身体健康,年近七十岁还开手扶犁耙地,什么农活儿都能干,世人都称他是“铁老头”。2014年,刘士金因信神被警察抓捕、判刑三年,服刑期间患重病被有意延误治疗致死。 2014年7月16日后半夜,刘…

  • 基督徒喻祥菊身患重病遭关押 被中共剥夺药物延误治疗致病逝

    喻祥菊,女,生于1951年5月20日,陕西省安康市人,1989年信主耶稣,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6月,喻祥菊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明知她身患重度高血压、心脏病、脑梗、低钾血症等严重疾病,却仍将其拘留。一进拘留所,喻祥菊随身携带的降压药就被警察强行扣下。期间,她向警察要降压药和补钾药…

剥夺生存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