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成香鱼因信神遭羁押 期间患重病延误治疗病逝

2020年1月14日

成香鱼,女,生于1965年2月19日,家住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北义城镇东黄石村,201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11月,她仅因信神从事正当的信仰活动被中共警察抓捕,羁押期间患病,警察不予搭理,加上伙食极差,延误治疗近两个月,导致病情急剧恶化,于2019年1月病逝,年仅54岁。以下是成香鱼被中共迫害致死的经过:

2018年11月15日深夜,晋城市公安局联合国保大队、当地派出所数名警察闯进位于高平市的一租住处将成香鱼抓捕,并搜走部分信神书籍和数台电脑,次日将她转押至晋城市看守所。

据一同被关押的基督徒透露,成香鱼被关进看守所几天后就开始发烧,同监室的人多次向管教反映她的病情,他们只是随便拿点药敷衍了事,成香鱼服用后丝毫不起作用,病情一天天加重,腿和脚越来越浮肿,上厕所只能吃力地半蹲着。看守所的伙食很差,多数都是凉馒头,成香鱼每次吃完就呕吐不止。看守所规定犯人平时不许躺着,警察还安排牢头监视,成香鱼每天身体再难受也得强撑坐着。因久病不愈,再加上营养不良,得不到休养,成香鱼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走路有气无力,洗衣服时连衣服都拎不起来,只能由同监室的一基督徒帮她洗。

12月中旬,其他犯人担心成香鱼有生命危险,再次反映她的病情时,管教根本不予搭理,满不在乎地说:“没事,死不了。”

2019年1月11日晚上6时许,高平市公安局的两个警察将成香鱼转押至高平市教育转化中心对她强制洗脑转化。此时的成香鱼已面黄肌瘦,说话有气无力,身体站立不稳,走路时需要人搀扶。

12日,成香鱼的病情愈发加重,她已经无法起床,无法进食,不会说话,也无法排小便,警察这才打电话通知成香鱼的家属。

13日上午,警察怕出人命担责任,不得已将成香鱼送往晋城市矿务局医院。当天下午3点左右,成香鱼经抢救无效死亡。

亲属看到成香鱼被折磨致死都悲痛不已,气愤地质问警察:“她犯什么法了你们不给她医治?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们?是你们耽误了她的治疗,要不然她不至于死亡!”亲属讨要说法时,警察却谎称成香鱼一直在装病,以此推脱罪责。

事后,高平市公安局怕成香鱼的家属上告,便以“慰问金”的名义赔偿给他们20多万元人民币封口,并警告、威胁他们不许翻案,否则对他们及子女不利。成家人自知无权无势,只能忍气吞声将成香鱼的遗体拉回家埋葬。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高翠芹被中共警察电击致死案例

2014年7月15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高翠芹(化名张萍,女)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在监禁期间遇害,时年53岁。高翠芹被害前家住中国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索镇,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高翠芹被捕,随后遇害 2014年7月15日清晨6点30分左右,高翠芹正在家中做饭,以山东省桓台…

基督徒付丹患病仍遭抓捕 羁押期间被中共剥夺就医权致死

2019年9月,一名六旬基督徒身患重病仍遭中共当局抓捕,关押期间被强迫听高分贝噪音,被中共剥夺就医权导致病情恶化死亡。受害人付丹(化名),女,生于1957年,山西人,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9年9月的一天,付丹与两名基督徒正在一租住屋熟睡,派出所10多个警察翻墙入室,野…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苗增花被中共当局刑讯逼供致死案例

苗增花(化名:小草),女,生于1968年11月26日,吉林省敦化市人,1993年信主耶稣,2007年7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9月,苗增花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刑讯逼供致死。 苗增花在2012年至2015年3月期间担任教会中层带领。2018年7月,据一名被释放的基督徒说,…

基督徒刘俊侠遭中共长期骚扰 抑郁成疾跳楼身亡

刘俊侠,女,生于1954年10月14日,安徽省阜阳市人,2005年加入全能神教会。她仅因信神于2017年两次遭中共警察抓捕、拘留,获释后警察仍无休止、不间断上门骚扰,致其精神极度受压患上重度抑郁症,最终因不堪忍受中共的迫害,于2019年10月跳楼自杀。 2017年3月,刘俊侠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