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最重要的是实行经历神的话

你们信神除了尽好自己的本分之外,最关键的就是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在生命进入方面多下功夫。不管临到什么事都有该学的功课,不要轻易放过,都应拿出来交通交通,就能得着圣灵的开启光照,就能明白真理,通过交通就有实行的路途了,就会经历神的作工了,不知不觉有些问题就解决了,你看不透的事越来越少了,而你能明白的真理越来越多了,这样你的身量不知不觉就长大了。你得自己主动往真理上够,往真理上用心。有些人说:“我信神几年明白不少道理,已经有根基了,现在海外的教会生活这么好,弟兄姊妹整天聚会交通信神的事,就这样耳濡目染地熏陶就行了,用不着自己下功夫解决个人生命进入的问题、解决个人的悖逆问题,我每天按部就班地祷告、吃喝神话、唱诗歌、尽本分,该尽的本分都尽上了,生命自然就长大了。”那些糊涂信的人就是这么想的。这些人丝毫不接受真理,只会搞宗教仪式,高谈阔论、空喊口号,尽讲字句道理,还自觉不错,结果别人都能实行出一些真理,有一些变化了,他们却一点儿经历见证都没有,连认识自己都谈不出来,两手空空什么也没得着,这是不是贫穷可怜啊?接受真理、追求真理是达到蒙拯救最现实的路、最实际的路,如果不能得着真理,信神也是虚空。那些空谈字句道理的人,总喊口号、唱高调的人,总守规条不注重实行真理的人,信多少年也没有什么收获。哪些人有收获呢?真心尽本分肯实行真理的人,把神的托付当成自己使命的人,甘愿一生为神花费不为自己图谋的人,脚踏实地做人顺从神摆布的人。这样的人在尽本分上能掌握真理原则,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都能达到见证神的果效,能满足神的心意。他尽本分临到难处时能祷告神摸神心意,能顺从神的摆布安排,在做事时能寻求真理、实行真理。他不喊口号,不唱高调,只注重脚踏实地地做事,一丝不苟地按原则办事。他用心去做每一件事、去体会每一件事,在多数事上都能实行出真理,经历过后就有体会、认识,都能学到功课,有真实的收获。当他产生错误的想法、不对的情形,他就能祷告神,寻求真理解决。无论明白了什么真理,他都有心得体会,都能讲出经历见证。这样的人最终就能得着真理。那些没心没肺的人心里就不揣摩实行真理的事,他们只注重出力、做事,只注重表现自己、显露自己,从来不寻求怎样实行真理,这就很难得着真理。你们揣摩揣摩,到底哪类人能进入真理实际?(务实的、脚踏实地的、用心的人。)脚踏实地的、用心的、有心的人,这类人一方面比较注重现实,比较注重运用真理原则做事,另外,凡事都注重讲究实际,比较务实,喜爱正面事物,喜爱真理,喜爱实际的东西,这类人最终能明白真理,能得着真理。你们是哪类人?(不务实,总想做面子活,使巧劲。)这样做能不能有收获?(不能。)那有没有寻找解决问题的路途啊?如果能认识到,能开始扭转,你的观念想象、你的看事观点有没有转变,自己知不知道?(感觉有点转变。)只要是有收获、有长进,你就应该把它交通出来,让别人也得着造就。虽然你的经历很浅,但也是生命长进的经历。生命长进的过程就是你信神的经历,是你经历神话生命长大的经历,这些是最宝贵的。

同样信神,同样读神的话,同样尽本分,为什么几年之后人与人就有区别了,高低上下也都分出来了,人的本相也都显明了?真是各从其类了。有的人就能谈出经历见证,有的人就一点经历见证没有;有的人就能明白许多真理进入实际,有的人一点真理没得着,性情没有丝毫变化;有的人尽本分就有果效,就能寻求真理解决问题,尽本分就逐渐合格了,有的人尽本分就藏奸耍滑、应付糊弄,明白真理也不实行。同样聚会,同样读神的话,同样尽本分,为什么结果不一样呢?为什么有的人就能走上追求真理的路,有的人就能偏行己路?为什么有的人就能接受真理,有的人就不能接受真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的人临到修理对付就能接受、顺服,而有的人临到修理对付就心生抵触,就讲理反抗,甚至大吵大闹?同样聚会吃喝神的话,同样听讲道交通,同样过教会生活、尽本分,怎么相差这么大呢?这个问题能不能看透?这就是人性好坏的区别了,也与人喜不喜爱真理有直接关系。其实,不管人素质怎样,只要能接受真理、用心尽本分,能反省认识自己,就有生命进入,就有真实的变化,就能达到合格的尽本分。如果不用心读神的话、不明白真理,就不会反省自己,只是满足于出点力、不作恶、没有过犯,就以此为资本,每天糊里糊涂、浑浑噩噩,按部就班地做事,从来不用心省察自己,在认识自己上下功夫,总是应付糊弄,这样尽本分就总也达不到合格。要尽力得先达到尽心,先尽心才能尽到力、尽好力。现在有些人尽本分开始用心了,开始揣摩怎么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来满足神的心,不是消极怠工,被动地等着上面发号施令,而是有点主动的成分了。从你们所尽的本分看,果效比以前好一些了,虽然达不到合格,但还是有一点长进,这挺好。但是不能满足现状,还得不断地摸索、不断地长进,这样才能把本分尽得更好,达到合格。但有些人尽本分总是不能拉满弓、使满劲,只使了五六分的劲,应付应付就完事了,总是不能保持正常,没人监督、没人扶持就松劲了、泄劲了,如果有人给交通真理就有劲,一段时间不交通真理又没劲了,总是这样反复,这是什么问题呢?人没得着真理就是这样,都是凭热心活着,这热心是最难保持的,非得有人天天讲道、天天交通才行,一旦没人浇灌供应、没人扶持了,心又凉了,就又松劲了。心里松劲了,尽本分果效就差点儿,要是加把劲,果效就好一些,尽本分的成果就多一些,收获就大一些。你们是不是都有这种体会?可能你们会说,“我们尽本分怎么总有难处呢?难处解决了,我们就有劲,没解决我们就没劲。如果我们尽本分有点成果,神称许我们有长进了,我们心里就特别高兴,就感觉我们终于长大了,但过不了多久,一临到难处就又消极了,为什么这样的情形总是反复无常呢?”其实,主要原因就是明白真理太少,经历进入还太浅,许多真理还不明白,还没有什么心志,只是满足于能尽本分就行了。不明白真理怎么能达到合格的尽本分呢?其实,神要求人的都是人能达到的,只要你们把良心的功用发挥出来,能凭良心尽本分就容易接受真理了,能接受真理就能达到合格的尽本分了。你们得这么想:“我信神这些年,吃喝神的话这些年,都有很大的收获,神赐给的恩典祝福太大了。我活在神的手中,活在神的权下、神的主宰之下,神给了我这一口气,我应该用心,竭尽全力把本分尽好,这才是最关键的。”人没有心志不行,有心志的人才能往真理上够,只有明白真理了才能尽好本分,才能满足神羞辱撒但。如果你有这份真心,不为自己图谋,只为得着真理,只为尽好本分,这样你尽本分就能正常了,就能始终如一,不管临到什么情况都能坚持尽本分,不管有没有人迷惑、搅扰你,也不管你心情好坏,都能正常尽本分,这样神对你就放心了,圣灵也会开启你明白真理原则,带领你进入真理实际,这样你尽本分就肯定能达到合格了。只要你是真心为神花费,尽本分脚踏实地,不藏奸耍滑,在神那儿就通过了。神鉴察人的心思意念,鉴察人的所思所想,也鉴察人的存心动机,如果你的心是渴慕真理的,你能寻求真理,神就会开启你、光照你。不管什么事,只要你寻求真理神就开启你,让你的心亮堂起来,让你有实行的路,你尽本分就有果效,神的开启就是神的恩待、神的祝福。就一点小事,如果神不开启,人永远没有灵感,没有灵感人的难处就不好解决,尽本分就达不到果效。凭着人的头脑、智慧、素质,有很多东西人就没法突破,研究多少年也突破不了。为什么突破不了呢?就是没到神的时候,神不作,人再有能耐也没用,这事得看透。你得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人只是配合,人如果有真心,神会看到,神会为你开辟一切出路,什么难处都不是难处,你得有这个信心。所以说,你们尽本分没必要有什么顾虑,只要尽上你的全力、尽上你的心就行了,神不会给你出难题,不会赶鸭子上架的。就怕你有口无心,只说嘴不办实事,话说得好听却不好好尽本分,这就完了。你是用这种态度对待本分、对待神的,能蒙神祝福吗?绝对不能。你应付神、糊弄神,那神就不搭理你了,你就被神淘汰了,就是这个结果。你糊弄神就等于糊弄你自己,神会说:“这个人的心太诡诈了,没有一点诚实的成分,不可信赖,不可托付,把他搁置在一边吧。”这是什么意思?就是放在一边不搭理了,如果再不悔改就完全放弃了,就是交给撒但、邪灵、污鬼来惩罚。放在一边不搭理是一种什么情形?就是你身上没有圣灵作工了,什么事你也看不透,别人总有开启光照,你就总也没有,总麻木,只要交通真理、交通生命进入你就犯困、打盹。这是什么现象啊?神不作工了。神不作工了,人活着不就成行尸走肉了吗?信神却摸不着有神同在的感觉是非常可怕的,人活着的底气没了、动力没了,人活着的资本都没有了,那人活着还有什么价值呢?是不是猪狗不如啊?因为你的所做所行让神看到你这个人不可靠、不值得信赖,神从心底里厌憎你,从而放弃你或者暂时搁置你了。我就琢磨,这样的人他心里怎么不知道痛苦、难受呢?他的心怎么了?还有良心的知觉吗?不管你信神几年,是真信还是假信,你已经明白一些做人的道理了,你会生活了,不依靠任何人都可以活下去,但是如果你知道你已经被显明了,神已经放弃你了,你还能活得下去吗?你活着还有意思吗?那时你就落在黑暗中哀哭切齿了。在教会中,我们常见到有的人被显明淘汰了,教会要把他打发走,他哭红了眼睛,连死的心都有了,没心思活下去了,还哭着发誓说要悔改,但已经晚了,这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所以,要悔改得趁现在,赶紧反省自己尽本分还存在什么问题,有没有应付糊弄,有没有不负责任的地方,尽本分到底有哪些果效,如果有果效是因为什么达到果效了,如果没果效是因为什么没达到果效,把这些反省清楚了,如果存在问题再寻求真理解决,这样尽本分就没有难处了。凡是有问题就能寻求真理解决的人,不但尽本分难处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有果效,同时也有生命进入了。比如,有的人经历了几次修理对付就开始明白真理了,能时常反省自己了,每当发现自己做错事时就知道是违背真理原则了,就向神祷告,心里特别懊悔,有时还恨自己,打自己嘴巴,“我怎么又做错事惹神伤心了?我太没心没肺了!神说了这么多话,我为什么不长记性呢?为什么不能达到顺服神让神满意呢?我真是被撒但败坏太深了,心里没有神的地位,也不宝爱真理,总凭撒但哲学活着,不体贴神的心意,这真是没有良心理智,太悖逆神了!”他就立定心志实行悔改,非要实行出真理来尽好本分满足神。他的确是有悔改的心,但脱去败坏性情可不是容易的事,必须得经历一些试炼熬炼才能有点变化。现在多数人都开始往真理上注重了,都愿意进入真理实际,成为顺服神的人,那真有悔改的心该怎么实行呢?一方面得多多向神祷告寻求真理,解决自己存在的问题,在尽本分中找到实行的路途,另一方面还得找明白真理的人交通,解剖自己的悖逆、自己的本性实质以及抵挡神的地方,把这些问题都认识清楚,再好好揣摩神的话,对号入座,把关键的神话反复揣摩,针对自己的问题、针对自己的本性实质反省,达到有真实认识,这样就能达到真实懊悔,就能恨恶自己了,然后再把自己尽本分的难处查找出来用真理解决,这样尽本分难处就少了,就有果效了。要真实悔改就必须得这样实行,这是真实悔改的唯一途径。

追求真理要达到什么果效?一方面是为了脱去自己的败坏性情,一方面是为了在尽本分中达到实行出真理,成为真实顺服神的人,这就是真实悔改的见证。要真实悔改就必须得明白真理、实行真理才有果效,不寻求真理解决问题,只是口头悔改就达不到果效,这样你心里也没有平安、踏实的感觉。如果你只在祷告中说要真实悔改,并没有在尽本分中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达到合格的尽本分,这就是欺骗神了。真实的悔改主要就表现在尽本分有忠心了,尽本分能按原则办事,尽本分能实行真理,尽本分能达到有真实见证,这是真实悔改的标志,也是真实悔改的见证。只是口头祷告向神悔改,而没有好好尽本分,这是不是欺骗神呢?起码自己良心上都通不过,那在神那儿怎么能通得过呢?现在不管是什么情况,只要你不能真心为神尽上本分,只要你尽本分还存在许多问题,也不寻求真理解决,这就是大问题了,就应该好好祷告反省自己了。如果不能真实悔改,始终尽不好本分,就肯定面临被淘汰的危险。不管你信多少年,只要你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总为自己图谋利益,总占神家便宜,丝毫不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那你就不是真心信神的人,你就是厌烦真理的人,你就是只为吃饼得饱的不信派。你虽然人还活在神家里,口里还说自己是信神的人,其实你跟神已经没有关系了,神早把你搁置在一边了,你就成了没有灵魂的躯壳了,成了行尸走肉,那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任何人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没有什么归宿可言了,唯一的出路就是赶紧到神面前认罪,你要是真有诚心、有真实的悔改,神不记念你的过犯。但是,有一条你得记住:无论到什么时候,不管你对神有没有认识,或是有观念、有误解,都不要与神对抗、唱反调,否则绝对会遭报应的。如果什么时候你发现自己的心刚硬了,有一种情形,说“我就要这么做,我看神能把我怎么样,我谁都不怕,我以前都是这么做的”,这就麻烦了,这是撒但的本性爆发了,这就是刚硬。你明知道这事自己做错了,已经很危险了,但是还不当回事,心里没有惧怕、没有控告、没有责备,也没有担忧,更没有难过,还不知道悔改,这里就有刚硬的情形了,这就要麻烦,就容易被神搁置在一边。人如果走到这个地步还那么麻木,还不知道回头,人与神的关系还好恢复吗?就不好恢复了。那怎样才能恢复到与神有正常的关系,让你感觉你来到神面前天经地义,你能顺服,能俯伏,能把你的一切都献出来,对神有敬畏,对神所说的话不管能不能明白都能当作真理接受过来,然后再寻求真理,实行顺服,什么时候能恢复到这样的情形呢?得走多遥远的路途能恢复到这样的情形呢?这恐怕有一定的难度,因为这不是时间的问题,也不是路途长短的问题,不是距离的问题,这是生命情形的问题,是你有没有真实进入真理实际的问题。如果你信神多年对自己身上存在的这些问题丝毫不能用真理解决,而且还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常常自得其乐地活在这样的悖逆情形里,一点儿知觉都没有,做错事、说错话,存着刚硬的心抵触神、悖逆神、抵挡神,顽固地持守自己的观念想象、持守自己的思想观点,你还没有任何的意识,那你就没有一点儿真理实际,就不是顺服神的人,离神的要求还差得太远,这个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如果你看不透自己的真实情形,还总以为自己信得不错,能为神花费,也受了一些苦、付了一些代价,就觉得进天国有把握了,那你就太没有理智了。你一点儿真理实际都不具备,自己还意识不到,这就说明你就是心思不清明的人,是浑浑噩噩的人,是稀里糊涂的人,你的素质根本就达不到明白真理的果效,达不到认识自己的果效,这就没法达到蒙神拯救了。

你们知不知道神最终放弃什么样的人?(一直刚硬不向神悔改的人。)这类人的具体情形是什么?(尽本分总是应付糊弄,临到问题也不寻求真理解决,该怎么实行真理也不求真,对待什么事都大大乎乎,只满足于不作恶、不干坏事,也不往真理上够。)应付糊弄也分情况,有的人是因为不明白真理,还以为应付糊弄是正常的,有的人是故意应付糊弄,存心这么做,不明白真理的时候这么做,明白真理之后也不扭转,不实行真理,一贯地这么做,没有丝毫改变,谁指责他也不听,修理对付他也不接受,顽固地持守到底,这叫什么?这就叫刚硬。人都知道“刚硬”这个词是反面的、是贬义的,这不是什么好词,那你们说,人如果跟“刚硬”这个词沾上边、对上号,结局会怎么样?(被神厌弃,被神搁置。)我告诉你们,神最恨恶的、神要放弃的就是这类刚硬的人,明知错误也不悔改,他从来不认错,还找借口理由为自己开脱、狡辩,想用另一种方式做得更圆滑、更掩人耳目,就要一错再错下去,丝毫没有悔改认错的心,这样的人就很麻烦,不容易达到蒙拯救,正是神要放弃的对象。为什么神要放弃这样的人呢?(他丝毫不接受真理,良心已经没有知觉了。)就是这样的人不可挽救了,神不拯救这样的人,不作这个无用工。表面上看好像是神不拯救他,神不要他了,事实上有个实际的原因,就是这样的人不接受神的拯救,拒绝、对抗神的拯救,他就认为,“你让我顺服,你让我接受真理、实行真理,利在哪儿呢?我能得什么好处?只有得利我才做,不得利我不做。”这是什么人?这是唯利是图的人,不喜爱真理的人都是唯利是图的人。唯利是图的人是接受不了真理的,如果你跟唯利是图的人交通真理,让他认识自己、承认错误,他会怎么说?“我承认错误能得什么利啊?你让我承认这事做错了,让我认罪悔改,能得什么福啊?我的名誉、利益受损失了,吃亏了,谁给补偿啊?”这就是他的心态。他只求利益,对怎么做能蒙神祝福他感觉渺茫,他根本就不相信,他以眼见为主,这样的人就是唯利是图的人,他就凭撒但哲学“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活着,这就是他的本性实质。在他的心里,承认神、承认真理就是信神了,不作恶可以,但利益必须得得到,绝不能受损失,只有在利益不受损失的情况下才能讲实行真理、讲顺服神,如果利益受损失,让他实行真理顺服神他做不到,让他为神花费、受苦付代价他就更做不到了,像这样的人就不是真心信神了。他只为利益活着,只为得福、得好处活着,不能受苦付代价,还想赖在神家混个不死的结局,这样的人丝毫不接受真理,就没法达到蒙神拯救了。神还能拯救他吗?神肯定是厌弃他、淘汰他。那是神不拯救他吗?他是自己放弃了,自己不往真理上够,自己不祷告神、不依靠神,神还怎么拯救他?只能把他放弃,搁置在一边,让他自己去反省。人要想蒙拯救,唯一的路途就是接受真理、认识自己,实行悔改,然后活出真理实际,这样就能得着神称许了。实行真理达到能顺服神、敬畏神,这才是蒙拯救最终要达到的,是在人身上要体现出来、活出来的,你不走追求真理的路没有第二条路可选。人不走这条路只能说他不相信真理能拯救他,不相信神所说的这一切话能让他变化、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进一步说,他根本不相信神是真理,也不相信真理能够变化人、拯救人这个事实。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解剖,这样的人心地太刚硬,死活不接受真理,不可挽救,没法挽救。

你们有没有刚硬的情形?(有。)那你们是不是刚硬的人?有刚硬的情形与就是刚硬的人有什么区别?这个得区分开,这是两码事。有刚硬的情形是属于有这种败坏性情,如果能接受真理,还能够达到蒙拯救,如果是刚硬的人就麻烦了,刚硬的人丝毫不接受真理,就没法达到蒙拯救了,这两种人就是这样的区别。有刚硬情形的人有一些悖逆的表现,有一些败坏流露,但是在流露的过程中他不断地向神认罪悔改,不断地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神的责打,不管经历了多少次失败、跌倒,他都能反省自己、解决问题,重新爬起来,继续跟随神,这样一路经历过来,他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有真实认识了,他感觉经历审判刑罚的确是蒙了神的拯救,他离不开神的审判刑罚。他经过不断地悔改,不断地认罪,不断地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然后他的生命在不断地长进,灵里的情形也在不断地改变,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人的败坏性情才能逐步地脱去,他是有长进、有变化的。从他悖逆的表现来看,好像这样的人也挺刚硬,他有时也有刚硬的情形,但他不是这类人。他不是这类人,那他肯定就有正面的表现、正面的长进,这样的人就能蒙拯救。你们属于哪类人?(做错事了能意识到,愿意向神悔改,然后去改正。)你如果对自己做错的事、自己的悖逆和流露的败坏性情有意识,然后心里有责备、有懊悔,这就好办,这就有蒙拯救的希望。你如果对自己的悖逆、败坏从主观上没有丝毫意识,有人给你提出来你还死犟、不接受,甚至诡辩、表白,这就麻烦了,这就不容易蒙拯救了。如果你信神时间短,三五年之内,还不太明白信神的事,这是身量太小的原因,如果你信神都十多年了还不认识自己,也不能接受修理对付,那就麻烦了,这是性情刚硬、不接受真理的人。同样是不明白真理、没有实际,这得看在哪个时间段。有的人素质好,进入真理快,刚信一两年就知道生命进入的事,也可能他接触的人生命进入很好,有真理实际,明白的真理多,他自己也渴慕,听的多,得的多,进入得也就快;有的人素质差,即使能接触到素质好的人,长进也慢;有的人天生不喜爱真理,不管信多少年也不会实行真理,生命也没有长进;有的人就喜欢做事,特别热心,就是不愿意往真理上够,每天都很忙碌,但生命却不见长进。信神的人什么情况都有,只有喜爱真理的人才能实行真理、得着真理,达到蒙拯救。信神就怕人性情刚硬,不接受真理,这样的人最麻烦,是本性的问题,你跟他讲道理他还能接受,但就是不接受真理,这种人最不容易蒙拯救。对于不喜爱真理的人、对于厌烦真理的人只能放弃。

对说谎这事我举两个例子,有两种人都能说谎,你们分辨分辨哪类人属于刚硬不可挽救的,哪类人属于能挽救的,虽然常常流露败坏,只要能接受真理、反省认识自己,还是有希望的。第一个例子,有一个人他平时也经常说谎,但在他明白真理以后,他又说出谎话之后他的反应不一样了,他心里很痛苦、受煎熬,就琢磨,“又说谎了,怎么就改不了呢?这次无论如何我也得把这事揭露出来,我得敞开亮相解剖自己,把自己怕丢脸说谎的事实说清楚”。敞开交通之后,他心里踏实了,感觉到“原来说谎那么痛苦,做诚实人这么轻松,做诚实人太好了!神要求人做诚实人,这是人该有的样式”。体尝到这么一点幸福的感觉了,以后他就注意少说谎,尽量不说谎,做到有什么事就直说,说诚实话,办诚实事,做诚实人。但是,临到一件事涉及到自己的脸面,他就很自然地说谎话了,过后还懊悔,再临到事为了自己的脸面有光又说谎了,他心里就恨自己,“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张嘴呢?难道这真是本性的问题?我是不是太诡诈了?”他觉得这问题不解决不行,如果这样下去会让神厌弃、被淘汰,他就向神祷告,若再说谎求神管教,甘愿受惩罚,他在聚会中就鼓起勇气开始解剖自己,说:“临到这件事我说谎就是因为自己有私心,是受存心支配的,我反省自己,我每次说谎不是为了虚荣脸面,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看清楚了,我就是为脸面活着、为利益活着,才导致我天天说谎、事事说谎。”在解剖自己说谎的同时把自己的存心也揭露出来了,在揭露自己存心的同时发现了自己败坏性情的问题,一举两得,又能实行做诚实人,同时又得到开启,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性情。之后,他就琢磨,“我得变哪,我才发现我还有这方面问题,真是神的开启啊,人实行真理有神祝福啊!”又体尝到一点实行真理的甜头。但是,不知不觉有一天又说谎了,他就又祷告神愿神管教,并且反省自己为什么说话总有存心,为什么总顾及虚荣脸面却不体贴神的心意,反省之后他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有些认识了,开始恨恶自己了。他就这样追求,往真理上够,经历了三五年之后,他的谎话的确越来越少了,说心里话、做诚实人的时候越来越多,心里越来越纯洁,心里的平安喜乐越来越多,活在神面前的时候也越来越多,情形越来越正常。这是一个常常说谎的人在经历做诚实人时的真实情形。那现在他的谎话还有没有了?他还能不能说谎了?他是一个真正的诚实人吗?还不能说是,只能说他能实行做诚实人的真理,是在实行做诚实人的过程中,但还没有完全变化成一个诚实人。就是说,这个人是一个肯实行真理的人。一个肯实行真理的人能不能说就是一个喜爱真理的人呢?都实行出真理了,事实都摆出来了,那定性他是喜爱真理的人不是很自然的事吗?当然,在实行做诚实人期间,他不可能马上就能实行单纯敞开地交通,把自己里面隐藏的东西都亮出来,一点儿都不保留,他总要保留一些,保守地试着往前走,但是在尝试、经历的过程中他发现,越做诚实人心里越舒畅、踏实,越容易实行真理,没有什么大的难处了,他这才尝到做诚实人的甜头,他对神的信心也增加了。他这样经历做诚实人,不但能实行出真理来,还体尝到了心里的平安喜乐,同时,对做诚实人的实行路途更清楚了,感觉做诚实人也不太难了,看见神对人的要求都是合情合理的,是人能达到的,他对神的作工也有了一些认识,这不是偏得,这就是在生命进入的经历当中人所该得的、能够得着的东西。

第二个例子,有一个人很爱撒谎,撒谎成性,不说话便罢,一说话就带有很大水分,不管他是有意无意,总之,他说的话多数都不可信。有一天,他说了个谎,说完之后琢磨琢磨,“说谎不对,神不喜悦,如果让人知道我说谎,那多丢人哪!好像有人看出我说谎了,那也好办,我再找一个话题、换一种说法麻痹他、迷惑他,让他看不透、识不破我说的谎,这不就更高明了吗?”他就说了一个更大的谎来掩盖他之前的谎言,把那个谎圆过去了,把人迷惑了,他觉得很美、很得意,“看我多聪明,我说完谎没有漏洞,即使有点漏洞我还会圆谎,一般人都看不出来,说谎也得有本事啊!”有些人说,“这说谎还真是个累活,说完一个谎得用许多谎来圆,既费心又费力”,但这个说谎高手没这个感觉。这次事情没有败露,成功地说了一个谎把别人骗了,然后他怕露馅儿又编了一个谎来圆前面那个谎,他感觉很得意,心里没有责备,也没有控告,良心没有任何知觉,这是怎么回事?他意识不到说谎对他的危害有多大,他认为用谎话来圆谎让他得着了虚荣脸面和利益,虽然苦点累点,但也值得,他认为这比明白真理、实行真理更宝贵。他为什么常常说谎没有责备?就是因为他心里不喜爱真理,他看重的是虚荣脸面,是名誉地位。他从来不敞开心与人交通,而是用假象、用伪装的方式来掩盖自己的谎言,他就是这样跟人交往、跟人打交道。不管他说了多少谎、圆了多少谎,掩盖了多少自私卑鄙的存心,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一点儿也不难受。一般有点良心、有点人性的人说了谎会难受,心里过不去,知道廉耻,但他不那么想,他说完谎还挺得意,“今天又说了一个谎,把那个傻瓜糊弄过去了,我都捏着一把汗,他居然没看出来!”他整天说谎、圆谎,这样活着累不累啊?这是什么本性啊?这就是魔鬼。魔鬼天天说谎、凭谎话活着他不感觉难受,也没有痛苦,他如果难受痛苦他就改了,他不可能有痛苦,说谎就是他的生活,也是他的本性,他自然流露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克制,也不作任何反省,不管说多少谎话、搞多少欺骗,他心里没有责备,也没有良心控告,他意识不到神鉴察人心肺腑,意识不到他说了这谎、做了这事之后要负什么样的责任、会遭什么报应,他最担心的就是怕有人揭穿他的阴谋诡计,他就用更多的谎来掩盖,同时绞尽脑汁地找一种途径、一种方式来掩盖自己的谎话、掩盖自己的真相。这样的人从始到终有没有一点悔改?有没有一点责备、难过?有没有一点回转的意思?没有,他觉得说谎圆谎这也不算犯罪,多数人都这么活着,他就没打算改变,至于做诚实人,他心里认为,“让我做诚实人,让我说心里话、说实话?我才不那么做呢!那么做是傻瓜,我可不那么傻,我说了谎怕暴露还得找别的理由、借口掩盖。让我实话实说,我能做那样的人吗?那不是傻透了吗?”他不接受真理,不承认真理。不承认真理的人没法喜爱真理,这样的人从始到终他里面的情形是什么?(不愿意回转。)不愿意回转是从客观表现上看到的,他真实的情形是什么?他根本就不承认做诚实人这是人生正道,他也不承认真理的存在,也不承认末后神对人类的审判、神定规人的结局、神会照个人所行的报应个人,这就是四六不懂,是愚顽人。他有这样的思想就能产生这些刚硬的情形、做法、表现,这是从人的本性实质里产生的,他就是这类人,就是地道的诡诈人,没法变。有的人看到这类人不接受真理还不理解,觉得不可思议,其实这样的人没有正常人性,良心的作用在他身上发挥不了,另外,他也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智。有正常人性理智的人听完了真理,听完了审判的话,起码会反省自己,有真实懊悔,而他听完真道却没有反应,仍然坚持凭撒但哲学活着,信神几年丝毫没有变化,这就没有什么正常人性的理智了,这样的人就不容易蒙拯救了。

以上两类人,你们说神拯救哪一类人?(第一类人,虽然也说谎,但是能接受真理做诚实人。)在人眼中看,“神拯救的人怎么还总说谎、还犯错呢?这不还是败坏的人类吗?也不是完美的人哪!”他把“完美”用在这儿了,这话怎么样?这是不明白生命长进的正常过程的人说的话。神拯救的是经过撒但败坏有败坏性情的人,不是毫无瑕疵的完美的人,也不是活在真空里的人。有些人有点败坏流露,就认为,“我又抵挡神了,我信神好几年还没有变化,神肯定不要我了!”然后就自暴自弃,不愿意往真理上够了,这种态度怎么样?他自己都放弃真理了,认为神不要他了,这是不是误解神哪?他这么消极最容易让撒但钻空子,撒但在嘲笑他,“你这个傻蛋,神拯救你你还难受成这样呢!那你就放弃吧!你放弃了,神就把你淘汰了,就等于交给我了,我就折磨死你!”撒但一旦得逞了,后果就不堪设想。所以,无论人有什么难处、有什么消极都不能放弃,都应该寻求真理解决,绝不能消极等待。在人生命长进的过程中,在人蒙拯救期间,人有时候走错路、走偏路或者一段时间有些生命幼小的情形表现,有时候软弱了、消极了,说句错话、栽个跟头、失败一次,在神那儿看都是正常的,神不计较。有些人看见自己败坏太深,总也满足不了神,因此心里难受,就恨恶自己,有这样懊悔之心的人才正是神拯救的对象,那些觉得自己不需要神拯救,认为自己就是好人、没什么问题的人,往往就不是神拯救的对象。我跟你们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谁明白说说。(要正确对待自己的败坏流露,注重实行真理,就能达到蒙神拯救,如果总误解神,就容易自暴自弃。)就是你得有这个信心,“别看现在我软弱、我跌倒失败了,我总会长大的,总有一天我能明白真理,能满足神,能蒙拯救”,你得有这个心志,不管遇到什么挫折、难处或者失败、跌倒不能消极,你得知道神拯救什么样的人。另外,你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被神拯救,偶尔也有神厌憎或者神不喜悦的情形,或者曾经一段时间表现太糟糕不蒙神悦纳或者被神厌弃,这也不要紧,你现在知道也不晚,你只要悔改神就会给你机会。

信神最重要的是什么?(明白真理,有生命进入。)对了,生命进入这是最重要的,是第一位的。不管你尽什么本分,不管你多大年龄、信神多少年,不管你明白多少真理,生命进入这是第一位。你别认为“有的人信神都二十年了,我才信五年,我比他们晚信这么多年,这还有希望蒙拯救吗?我是不是落后太多了?”晚信几年不是大问题,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还能追上那些早信神的人,圣经里不是有那句话嘛,“然而,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太19:30)如果人总为自己不追求真理找理由、借口,那他信一辈子也是白信,什么也得不着。在神家有许多信神二三十年的人,连尽本分都不合格,被淘汰了,有许多人总是追求名利地位,成为假带领、敌基督被淘汰了,有许多不信派死活不接受真理,也都被淘汰了,这是不是事实?(是。)另外,也有一些信三五年就能谈经历见证的,他们的见证、他们的信心远远超过那些信神多年的人,这些人得着了神的祝福,有许多信神多年的人丝毫不追求真理反倒被淘汰了,这就让人看清一个事实:神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公义的、公平的,神不看你之前怎么样,你现在身量大小,就看你是否追求真理,是否走追求真理的道路。你千万别误解神,说“能蒙神拯救的人为什么还能说谎,还能流露败坏呢?神应该拯救那些不说谎的人”,这是不是谬论?败坏人类中还有不说谎的人吗?不说谎的人还用神拯救吗?神拯救的就是被撒但败坏的人类,连这个事实都看不清楚,这就太愚昧无知了。以前神说过这样的话,“世上无义人,义人非在世”,就是因为人类被撒但败坏了,神才道成肉身来在人间拯救这些被撒但败坏的人类,神怎么不说拯救天使呢?因为天使在天上,没有撒但的败坏。神从始到终一直就说,“我拯救的人类是被撒但败坏的人类,是从撒但手里夺回来的人类,是有撒但败坏性情的人类,是与我敌对的人类,是抵挡我、悖逆我的人类”,那为什么人就不正视这个事实呢?这是不是人对神有误解?对神有误解这最容易导致抵挡神,必须得立即解决,不解决就太危险了,容易被神搁置啊。人的误解都是因着人的观念想象产生的,人总死抱观念想象不放,最容易拒绝接受真理。当你误解神时,如果不寻求真理解决,后果是什么你们都清楚。神允许你跌倒失败,允许你犯错,神会给你机会、给你时间让你明白真理、实行真理,让你一点点地明白神的心意,凡事行在神的心意上,达到真实顺服神,达到神所要求人该具备的真理实际。但是,神最厌憎的是什么人?就是心里明知道是真理还是不接受,更不实行,还是凭撒但哲学活着,还觉得自己不错,是顺服神的人,还想迷惑人在神家获得地位,神最厌憎这种人,这种人就是敌基督一类的人。人都有败坏性情,但你这么做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就不是一般的败坏性情了,不是正常的败坏流露了,你是有意识地与神顽固对抗到底。你知道有神,你相信神,还在有意识地与神对抗,那就不是对神有观念、有误解的问题了,而是存心与神对抗到底,这样的人神能拯救吗?神不拯救了,你与神为敌,你就是魔鬼撒但了,神还能拯救魔鬼撒但吗?

今天交通这些你们感觉怎么样?能不能听明白?(能听明白。)你们明白点就得点,在真理上就有点进入,有进入你的生命就有长进,没有进入你的生命就没有长进。就像种子发了芽得浇水、得施肥,得让它晒太阳,你不精心地培植它,它就不会长大,最后就会枯死。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不是你口里承认、心里相信神道成肉身就是认识神了,就有资格进国度了,这不保险哪,这仅仅是入门,你还没达到蒙拯救呢,你还没有变化呢,路还远着呢。神末世发表真理彻底拯救人类,你走上信神这条路,从起步开始其实就已经有机会蒙神拯救了,这是天大的福气呀!这个不能放弃。末世神拯救人、成全人这是千载难逢啊,人类活了几千代,没有人能临到这个机会,蒙拯救是多大的事啊,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你们这一代遇上神道成肉身了,这是福气呀!这福气是世人看不到的,你们看见了,享受到了,这就是神的祝福。可能有些人异象还不透亮,只明白点道理,但没有真实的信心,只是感觉信神挺好,读神的话心里挺亮堂,就认定这是人生正道,心里就有劲了,坚决不走外邦人灭亡的路,也不走宗教人抵挡神的路,只跟随神追求真理,得着洁净达到蒙拯救,只走跟随神这条路。人有这个心志是好的,是有希望的,跟随神有神保守,起码现在、今生是幸福的,不再受撒但的残害,不再受这个社会、人类的残害,完完全全、真真实实地活在神的权下,这是荣幸的事,是今生感觉到的幸福的事。那来世呢?神有应许啊,神除了让你蒙拯救,供应给你真理、生命,还给你应许,使你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所以你别小看这事,为得真理、为蒙拯救付点代价受点苦是暂时的,将来人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了,那幸福快乐、所享的福可能就没有人能形容了。就是说,你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才有资格承受神的应许。神无偿地赐给你一切真理与生命供应,神能拯救你,这不假,但是你最终能否得着真理生命这在乎你能否选择走追求真理的路,这个选择的决定权是不是就在你自己的手里?(是。)换句话说,你能不能得着真理生命,有没有资格承受神的应许,能不能承受“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这个祝福、这样的福气,这个机会在你自己手里把握着,谁也左右不了你,谁也帮助不了你,谁也限制不了你,你有这个权利,神已经给你这个权利了,就看你最终能否选择走追求真理的路,这是最关键的事。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九日

上一篇: 解决败坏性情才能带来真实的转变

下一篇: 人是神经营计划当中最大的受益者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九十篇

一切瞎眼的人都得从我这里出去,不得存留片刻,因我要的是能认识我的,能看见我的,能从我得着一切的。谁真能从我得着一切呢?这样的人必是少的,这样的人也必蒙我的祝福,我爱这些人,我要把这样的人一个一个地挑出来,作我的左膀右臂,作我的彰显,要让万国万民因着这些人而对我赞美不息,向我欢呼不…

第四十四篇

人都把我的工作当作附加成分,不因我的工作而废寝忘食,所以我只好按照人对我的态度而对人提出合适的要求。在我的记忆之中,我曾给人不少恩典,给人不少祝福,但人在抢去这些东西之后便马上离去,似乎我是无意识地施舍给人,所以人一直以自己的观念来爱我。我要人对我真实的爱,但到如今,人仍是磨磨蹭…

实行 八

现在你们对各方面的真理还不明白,实行当中的偏谬之处还很多,在许多地方还是凭观念想象活着,总掌握不了实行原则,所以说还得带领人进入正轨,就是人性生活与灵生活自己会调节,哪方面都会实行了,不用人常常扶持、带领,这样,人才有真实的身量,就是以后没人带领,你自己也会经历了。哪条真理关键,…

第七十一篇

我的一切都显明给你们,而你们为什么不能尽心尽意去揣摩我的话呢?为什么把我话当成废品呢?是我说得不对?是我说的击中了你们的要害?一再地耽延,一再地迟疑,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我话没说得透彻吗?我说过多少次了,对我话要细细揣摩,多加留心,你们有谁是听话顺服的孩子,我话就白说了吗?没…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