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败坏性情才能带来真实的转变

你们现在尽本分都挺有劲,能受些苦,那在生命进入方面有没有路途?有没有新的开启、亮光?生命进入这是信神的头等大事,尽本分也是头等大事,但是能尽好本分,能达到合格,尽本分有忠心,这得借着什么途径达到?(追求真理。)对了,要追求真理。追求真理的途径是什么?就得多多地读神的话,只有神的话才是真理,要得着真理就得多多地实行经历神的话,才能达到明白真理。那要明白真理是不是得在神的话上下功夫啊?有些人说:“我信神这些年没少读神的话,的确明白了一些真理,但临到特别的事时就找不着路途了,就不知道怎么实行真理了,我所明白的、我会讲的那些东西怎么就用不上呢?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我明白的都是字句道理,临到事也不会实行真理,我是这样的贫穷可怜。”有的人平时交通的时候滔滔不绝,甚至还能背诵几段神话,他就觉得自己明白真理了,也属灵了,还认为自己有些真理实际了,但不知哪天临到不如意的事就对神产生观念了,有时还能埋怨神,他的败坏性情就流露出来了,怎么祷告问题也得不到解决。别人跟他交通真理,他就说,“这些道理我比你懂。论明白真理我比你明白得多,论讲道理我比你会讲,论听道我比你听得多,论下功夫我比你下得多,论信神时间我比你长,你不用跟我说,我什么都明白”。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但是当他的野心欲望发作的时候,被败坏性情控制的时候,却不知怎么办,他平时夸夸其谈所谈论的属灵道理也解决不了他的难处,他的身量到底是大是小呢?他自以为明白真理,为什么解决不了现实的难处?这是怎么回事?这些问题你们是不是常常遇到?这是人信神在生命进入方面常常遇到的难处,也是人最大的难处。就是没临到事的时候,你觉得你信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有一定的身量、一定的根基了,别人临到什么事你也能看透一些了,甚至在尽本分期间能受不少苦,能付很多代价,能克服自己身上的很多难处,比如肉体的病痛、毛病、缺欠等,但唯独最难解决的就是人时常流露的各种败坏性情。“败坏性情”这个词人都熟悉,但到底什么是败坏性情,哪些流露是败坏性情,哪些想法、哪些做法是出于败坏性情,这就不是每个人都清楚的了。如果人不明白、不了解什么是败坏性情,不知道哪些做法是败坏性情的流露,那有没有人认为他凭败坏性情活着只要不犯罪就是实行真理了呢?你们有没有这种情形?(有。)你如果根本就不明白、不了解什么是败坏性情,那你能不能达到认识自己?能不能达到了解自己的败坏本性呢?肯定达不到。你不知道什么是败坏性情,你能知道怎么做是在实行真理、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吗?肯定不能。所以说,不认识自己的人不会有生命进入的。

生命进入这条路涉及很多情形,“情形”这个词你们应该知道,情形指什么?你们是怎么理解的?(情形就是临到事人所流露出来的看事观点、人的思想,它能左右、支配人的言语行为与选择,这些东西就是情形。)有点儿沾边了。谁再说说?(情形就是人在某一段时间或者某一件事上,比如临到大的对付修理或者一些难处,受某种败坏性情支配处于一种消极的、不太正常的情形。)(前段时间,我尽本分有一点成果的时候,就有一种自满自足的情形,就觉得自己有变化了,有真理实际了,肯定能蒙神称许,其实对照神的要求我还差得很远,现在才看清楚,这是一种狂妄自大的情形。)你们谈的情形都是消极方面的,那有没有对的情形、正面的情形?(有。比如,想要竭力满足神的时候,能够背叛肉体实行真理,那种情形是正面的。)你们只是说了一些情形,但并没有定义什么是情形。那现在根据你们说的这些再总结总结到底什么是情形,情形到底指什么说的?就是人临到事时的一种观点、一种状态,以及在这种状态之下产生的想法、情绪,还有立场。比如,你在尽本分中临到对付修理,心里很难受,有一种消极情形,这时候你流露出来的观点、态度与你的立场是什么,这就涉及到情形的细节了。这涉不涉及你们平时经历到的事啊?(涉及。)这与人的生活相关,是每个人日常生活中每天都能涉及到,都能感觉到、体验到与接触到的东西。那你们说说吧,在消极情形里人会流露出哪些东西?(误解、逃避,定规自己,破罐子破摔,严重的时候还会撂挑子。)严重的时候想撂挑子,这是态度还是立场?还是什么?(是一种状态和情绪。)偏重于状态和情绪。这时人尽本分的态度是什么?(消极怠工,没有动力,应付糊弄。)这涉及到实情了,“没有动力”那是空话,你得往实情上说。尽本分的时候没有动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这时候流露出来的败坏性情是什么?(对待本分应付糊弄,敷衍了事。)这不是性情,这是你做出事之后对你的定性,这是一种做法。那是什么导致你应付糊弄的,这是不是得深挖呀?往深处挖掘,就挖到败坏性情那一层了。应付糊弄这是败坏性情的流露,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能导致你尽本分应付糊弄、导致你不像以前那么有劲了,你那个想法就是败坏性情,导致你有这种想法的就是你的本性。有的人尽本分临到修理对付了,就说:“我就这么点能耐,我能做多大的活儿啊?我明白的也不多,我要做好这活儿不也得现学吗?我容易吗?神也不理解人哪,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谁明白的多让谁做吧,我就能做成这样,我只能做这么多。”这些说法、这些想法人是不是常常有?(是。)这一点都承认。谁也不是完人,谁也不是天使,人都不是活在真空里,这些想法、这些败坏流露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能常常流露这些东西,常常活在这些情形里,人都身不由己,不这么想都不行。没临到事的时候,人的情形还挺正常,但临到事就不一样了,消极的情形就自然流露出来了,很顺畅,没有拦阻、约束,也不用别人怂恿、煽动,只要临到的事不合自己的意,这些败坏性情随时随地就流露出来了。为什么能随时随地流露出来呢?这就证明人里面有这种败坏性情,有败坏的本性。人的败坏性情不是别人强加的,也不是别人灌输的,更不是别人教导、怂恿、唆使的,而是人自身就具备的。这些败坏性情不解决,人就不能活在对的、正面的情形里。这些败坏性情为什么时常流露出来呢?其实,你们以前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样的情形不对,不正常,应该改变,直到现在你们也没有脱去这些败坏性情,放弃这些错误的思想观点,你们的情形没有多大变化,十年二十年过去了,根本就没有改变,流露败坏的情形跟往常一样,也没见少多少,这是什么问题?这能证明什么?这么多年多数人没什么长进,只是明白点字句道理却实行不出真理来,你们谈不出经历见证,就是因为你们这些年来没有追求真理,败坏性情没有多少转变,就能证明你们的生命经历还是太浅,没有进深,可以肯定地说,你们现在的身量还是太小,根本不具备真理实际。我这么说你们能不能接受?有点实际经历的人应该能明白这话,但不明白真理的人他还不知道什么是生命进入,可能就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刚才为什么问你们什么是情形?你们如果不明白什么是情形,那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只是当作对的话听听就完事了。你们若是这种观点,证明你们没什么经历,听不懂神的话。人要想进入真理实际,有真正的生命进入,得掌握不少情形,得明白、掌握自己所存在的问题,知道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处在一种什么情形中,这种情形是对还是错,人在错的情形里流露的是什么败坏性情,这个败坏性情的实质是什么,得了解这些。如果不了解、不掌握这些,一方面,你不知道从哪里着手来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让自己有变化,另一方面,你也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吃喝神的话、进入真理。你们是不是常常遇到这种情况,我说了一件事,你们听完只是知道了这件事,但不知道指的是什么情形,跟自己对不上号?(是。)这就说明你们还没有经历到那儿。如果讲的是跟你们有关的、最贴近你们生活的,比如讲人天天接触到的尽本分的事,尽本分中人所流露的败坏性情,涉及到人的存心、人的狂妄性情、人的应付糊弄还有人尽本分的态度,可能你们听了能对上号,再讲更深的,有一些你们可能就对不上号了,有没有这种时候?(有。)对不上号的你们是不是就当道理听了,过而不留了?那能对上号的,你们应该怎么领受啊?(反省认识自己,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这么经历就对了。

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很重要,这是个笼统的说法。那该怎么反省、认识呢?这里有一个路途,就是临到一件事,看你的观点、态度是什么,你有什么样的想法,你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看待、处理这个问题,对待这个问题,通过这些来反省自己、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这样反省、认识自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更好地认识自己的败坏情形,然后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达到性情变化。那你们现在处于哪个阶段呢?对自己认识多少、认识多深?对自己在不同时期或者临到不同的事时处在什么样的情形里你们了解多少?在这方面有没有下过功夫、做过功课?有没有任何的进入?(临到比较明显的事或者大事时能抓住自己的一些流露,枝节小事就很容易忽略过去,有时活在不对的情形里还没有知觉。)没知觉的时候是处于一种什么状态?在什么情况下会没知觉呢?(尽本分只是在做事,没有往神话的真理上去够,所以即使流露了败坏性情自己也不知道。)把本分当成做事,当成一种工作、任务、责任,很麻木地去做,跟生命进入不挂钩,这是一种最常见的情形,就是仅仅把本分当成事去做,不是当成生命进入的一个途径或者方式。就像上班一样,有的人把工作当成事业,与生命联系在一起,与他的兴趣、爱好还有他的人生理想、目标联系在一起,而有的人就把上班当成一种责任,就是不上班不行,每天守时守点地去,就是为了挣点钱养家糊口,没有什么人生的目标、理想。现在你们多数人的情形是不是这样?尽本分与神的话语脱节,与真理脱节,即便认识到自己的偏差,但都没有达到真实的转变,仅仅是心里有那么一点内疚的时候才回过头来想一想生命进入的事,其余平时做什么事就是随心所欲,高兴的时候、情绪高涨的时候做得好一点,如果有一天临到不如意的事,或者做了个噩梦情绪不好了,就能影响你十天八天的心情,也能影响你尽本分的果效,但你心里也没什么知觉,浑浑噩噩的,这十天半个月就这么耽误了,就这么糊弄应付着过去了。人活在这样的情形里,生命进入是不是就等于停滞不前了?生命进入停滞不前,人所做的事、所尽的本分能不能满足神呢?(不能。)为什么不能呢?就是因为人所做的、人尽的本分与真理无关了,不属于见证神了,所以这样的尽本分就不能满足神。有时候也可能一段时间本分上没有出什么错,你就认为这样尽本分就完全合适了,只要尽本分一直忙忙碌碌,手里的活儿也没有撂下,心里也没有琢磨别的事,感觉这样尽着本分就行了,这种态度是不是应付糊弄的表现?仅仅是满足于做事,与真理原则脱钩,这样尽本分能达到果效吗?如果神的工作结束了,你怎么向神交代呀?尽本分不负责任,也不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这样尽本分合格吗?能得着神称许吗?如果突然临到试炼了,或者临到修理对付了,你因为触犯了神的性情,你觉得刑罚审判临到了,把你从梦中惊醒,打起精神振作两天,这是生命进入的正常情形吗?(不是。)临到修理对付后外表上有点变化,就像被打了一鞭子有点痛的感觉,你对自己有点认识了,外表看好像你们是长进了一步,对修理对付、审判刑罚有一点感受,但是从人的主观上来说,人如果对自己的败坏性情、对自己所处的各种败坏情形根本不了解、不掌握,也从来不细挖,而且从来不解决这些问题,能不能达到生命进入的正常情形呢?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呢?我看不容易达到。有些人说:“我在尽本分的事上能掌握原则,这是不是就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了?”规条好守,外表的做法好守,但不等于实行真理,不等于按原则办事。比如,让你每天早晨五点起床,晚上十点睡觉,作息时间按照这个原则,你能不能达到?(不能。)早五晚十这个作息规律挺好,符合人身体的自然规律,这对人身体好,但人为什么很难接受呢?这里面有个问题。不是说人不知道这方面的道理、常识,人太知道了,那为什么人接受不了呢?为什么人不愿意守这个时间,不愿意按这种方式、规律生活呢?这牵扯到人的肉体利益了。不想早起不就是想多睡会儿,想随从肉体的喜好、肉体的感觉吗?让人早起,与人的肉体安逸发生冲突了,人心里就不愿意,感觉不痛快,那人还能接受“早起对人身体好”这个事实吗?就接受不了了。这么点利益人都放弃不了,还得攻克己身,还得祷告,还得给自己做思想工作,还得有环境影响,看别人都起来了,自己再贪睡觉得不好意思才勉强起来,每天起床都是被迫无奈,心里特别不痛快。这些思想、情形是什么东西导致的?人贪享肉体安逸,做事想随心所欲,还有一种懒惰、放纵的思想在里面。一方面不考虑身体的正常规律,另一方面也不考虑自己尽的本分,而是首先注重满足自己肉体的利益。归根结底,人的败坏性情里有一种东西,就是人总想放纵肉体不受约束,如果临到对付还讲理,总为自己辩护,这就有点不可理喻了。就早起这么件小事,并没有涉及到人的得失,只要克制不贪睡就能达到,但就肉体多休息一会儿这点小利,人都很难放弃。当你贪睡影响工作时,你意识到了这不合乎真理原则,不但不反省自己,你心里还有怨气,就不痛快,总觉得“怎么总也不能放纵一回,不能随心所欲一回呢?”有些人常常有这样的思想。那这个情形该怎么解决呢?你得祷告,得能克服自己肉体的难处,争取让自己变得成熟,变得不贪享安逸,能受苦,对本分有忠心,别随心所欲,学会约束自己。约束自己容不容易?(不容易。)为什么不容易呢?(因为人不愿意被约束,不喜欢被管,想放纵自己。)人不懂得约束自己,不能约束自己,自约能力差,总是任意妄为、想入非非,不管多大岁数,这就是人性不成熟。这一点小事,涉及到人利益的时候人就有败坏性情流露,有败坏性情流露时就需要寻求真理来解决,就需要认识自己,就需要明白真理来解决败坏的问题。在败坏性情得着洁净的时候,不知不觉人就进入真理实际了,生命也长大了、成熟了,生命性情就有变化了。

刚才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在正常作息这件小小的事上看到了人的败坏性情,看到了人思想里面的东西,这些都被挖掘出来了。通过挖掘这些败坏性情,你是不是就能发现自己确实被撒但败坏太深了,虽然信神几年,明白了一些道理,但败坏性情还没脱去,无论尽什么本分都不合格,无论办什么事也没有原则,还不是真实顺服神的人。那按人现在的情形,真达到蒙神拯救了吗?还没有,因为人的败坏性情还没有完全脱去,实行真理还太有限,远远达不到真实顺服神,有些人甚至还能随从撒但,跟随人。这些事实足以证明,人的这个身量并没有真实达到蒙拯救。每个人应该根据自己的真实情形给自己归归类,看看自己属于哪类人。有些人通过反省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自己里面的不同情形,还有自己临到不同的事时心里产生出来的想法、观点与态度:有些人看到自己是狂妄自大,好显露自己,喜欢高高在上、凌驾于别人之上的人;有的人看到自己是弯曲诡诈的人,是做事不择手段的人,是恶毒的人;有的人看到自己是唯利是图的人,是爱占便宜的人,是个自私卑鄙的小人;有些人反省一段时间发现自己是个虚伪的人;有些人之前还觉得自己有才干、有素质,精通业务,反省一段时间发现自己一无是处,没什么才干,而且愚蠢,做事也没有原则;有些人反省一段时间发现自己是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别人说话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不行,一点儿也不知道忍让。认识自己有了这些成果之后,是不是对生命进入有帮助呢?(是。)有哪些帮助?(能有一个寻求真理的心。如果不认识这些问题,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常常都在流露败坏性情,更不可能去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不认识这些就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可怜,认识之后心里就想寻求真理解决问题,就愿意摆脱被败坏性情辖制的处境,就想寻求真理凭神的话做人。)你们说,人如果觉得自己很伟大、很有正义感、很大度、很有才气、很能包容人、很善良、很诚实,对人特别忠诚,而自己的败坏性情也都是平常人都有的狂妄、自是、恨人、嫉妒人这些小毛病,除了这些小小的瑕疵之外,自己很完美,比别人尊贵、高尚、有爱心,人如果总有这样的情形,能不能来到神面前有真实的悔改呢?(不能。)人在什么情况下能真正来到神面前认识自己,真实地仆倒在神面前,说“神哪,我是个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我是个涉及到自己一点利益都不愿意放下的人,我是个自私卑鄙的人,是一无是处的人,我愿意真实悔改,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愿神拯救我”?什么时候人有这样真实悔改的心志就好了,就容易进入信神正轨达到蒙拯救了。

有的人画了一幅画,自己觉得很完美、很满意,结果有一天,有人对他说这幅画的缺陷挺多,还没等说出细节,他就觉得对他形成打击了,心里就不是滋味,马上反驳对方,“说我画得不好?你画得还不如我呢,问题更多,没人愿意看!”为什么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呢?这是在一种什么情形里才能说出的话?为什么这样一件小事就惹得他这么生气,发这么大怒火,产生了报复、攻击的心理呢?是怎么导致的?(他觉得自己的画很完美,别人说他的画有缺陷触犯到他了。)就是你不能破坏他的完美形象,他自己认为好的,你千万不能挑出任何的瑕疵、提出任何的质疑。你得说,“你这幅画画得真好,称得上是大作了,我看那些大师的水平也不过如此。这幅作品要是拿出去,肯定能轰动业界,流传百代!”他就高兴了。高兴和发火的是同一个人,怎么会有两种不同的流露呢?哪种是败坏性情?(两种都是。)哪种败坏性情更严重?(第二种。)第二种流露出了人的虚伪、无知、愚蠢。人说你画得不好你怎么那么难受,甚至使你产生了恨恶、攻击、报复的心理?说你两句好听的,你怎么那么高兴呢?怎么美得不得了呢?这样的人是不是不知羞耻啊?不知羞耻,愚蠢加可怜。虽然话说得不太好听,但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人的无知、愚蠢、丑恶的嘴脸来自什么?来自人的败坏性情。人临到这样的事能有这样的态度,所流露出来的不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理智、良心与正常人性该活出的。那对待这类事应该怎么处理呢?有的人说:“我有办法,有人夸我好我沉默,有人说我不好我也沉默,我都采取冷处理,这就不涉及是非,也没有流露败坏性情,多好啊!”这种观点怎么样?这能代表没有败坏性情吗?人再会伪装,装一时可以,装一世不容易。你伪装得再好,包裹得再严实,也装不住、裹不住你的败坏性情。你心里怎么想,能欺骗得了人,但欺骗不了神,也欺骗不了你自己。无论你有没有流露出来,总的来说,人心里所想的、所产生的这些东西,不管是强烈的、不强烈的,或者是明显的、不明显的,都代表着人的败坏性情。那这些败坏性情是不是很自然地、随时随地就流露出来了?有的人觉得自己是一时不小心说漏嘴了,把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暴露出来了,就后悔了,心想:“下次不说话了,言多必有失,我不说话不就没有败坏性情流露了吗?”结果做事时又流露败坏性情了,把自己的存心又暴露出来了,这就是随时随地,防不胜防。所以说,你的败坏性情不解决,常常流露败坏性情就是正常规律了。只有一种解决的办法,就是你得寻求真理,得下点功夫,等真明白真理了,能看透败坏性情的实质了,你就能恨恶撒但、恨恶肉体,这样就容易实行出真理了。当你能实行出真理时,你所流露的就不是败坏性情了,而是有良心、有理智、有正常人性的流露。所以说,寻求真理才能解决败坏性情的问题,靠克制、约束、控制自己都不是好的办法,丝毫解决不了败坏性情的问题。

怎么解决败坏性情呢?首先得认识、解剖这些败坏性情的来源,然后找出相应的实行法。就拿刚才举的例子来说,这个人认为自己的画很完美,结果懂画的人说他的画有缺陷,他就不愿意了,觉得伤自尊了。伤自尊的时候,败坏性情流露出来的时候怎么办?别人提出不同的想法、看法,自己接受不了的时候怎么办?有的人就不能正确对待,他临到事先分析:“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针对我啊?是不是昨天我没给他好脸色看,他今天想报复我啊?他针对我,那我跟他没完,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对我不仁,我对他也不义,我也得报复他!”这是什么流露?依然是败坏性情的流露。这种败坏性情的流露在做法上是有意想报复、存心想报复,实质上这个做法的性质是什么?是不是恶毒?有恶毒的本性在里面。人如果没有恶毒的本性会报复吗?就不会想到报复了。他想到报复了,才流露出那样的言语,“说我画得不好?你画得还不如我呢,问题更多,都没人愿意看!”这话是什么性质?这是一种攻击。这种做法怎么样?攻击、报复,这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是褒义的还是贬义的?很明显是反面的、贬义的。攻击、报复,这是出自撒但恶毒本性的一种做法、流露,也是一种败坏性情。人里面有一种思想,“你对我不仁,我对你也不义,你不给我留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你留面子?”这是什么思想?是不是报复的思想?这种思想观点在常人来看是不是成立?是不是站得住脚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外邦人常讲的话,是在外邦人中间站得住的理,完全合人的观念。但是,作为信神的人,作为追求真理的人,该怎样看这些话?这些思想观点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该怎样分辨?这些东西来自哪儿?(撒但。)来自撒但,这是不可置疑的。来自撒但的什么性情?来自撒但的恶毒本性,这里面带着毒,带着撒但恶毒、丑陋的本相,带着这种本性实质。带着这种本性实质的观点、思想、流露、说法甚至表现出来的做法,这些东西的性质是什么?毫无疑问,就是人的败坏性情,就是撒但的性情。属撒但的这些东西合不合乎神的话?合不合乎真理?有没有神话的根据?(没有。)这些是不是跟随神的人该有的做法、该有的思想观点?这些想法、这些做法是不是合乎真理的?(不是。)既然这些东西不是合乎真理的,那它是不是合乎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的?(不是。)现在能看清楚这些东西不合乎真理、不合乎正常人性了,你们以前是不是认为这些做法、想法很正当,是能拿得出手、站得住脚的?(是。)撒但的这些思想理论在人心里占据了主导地位,主导着人的思想、观点、行为、做法与人的各种情形,那人能明白真理吗?绝对不能。相反,人是不是就把这些人所认为的对的东西当作真理来实行、来持守了呢?如果这些东西是真理,那你持守它为什么不能解决自己的实际难处?你持守它为什么信神多年没有真实变化?你为什么不能根据神的话来分辨这些出于撒但的哲学呢?你现在还把撒但的哲学当作真理来持守吗?如果你真有分辨了,那问题的根源是不是就找到了?就因为你原来持守的并不是真理,而是撒但的谬论、撒但的哲学,问题就出在这儿了。你们就顺着这个路途去省察、挖掘,看看你们里面有哪些东西是自认为很站得住脚的,是很合乎常理、合乎人情世故的,是自认为能拿得到桌面上的,这些错误的思想观点、做法、根据在你们心里已经把它当成真理了,而不认为是败坏性情。你们挖掘挖掘,还有很多。如果把这些败坏的东西、反面的东西都挖掘出来,都经过解剖有了分辨,能够放弃,那你们的败坏性情就容易解决了,就能得着洁净了。

回到刚才那个例子。听到别人评论自己的作品,负面的和好听的两种不同的说法,人应该怎么对待是正确的,是有人性、有理性的表现和流露?刚才说到人里面那些想法,不管是人认为对的还是错的,都是出自撒但的,出自败坏性情,都不正确,都不是真理。你认为的再对,你再认为别人能赞成,它也不是出自真理,不是真理实际的流露、活出,不合神心意。那到底应该怎么对待这件事是有理性、有人性?首先,对夸你的话你没有飘飘然的感觉,这是一种情形;另外,对说你不好的话你没有反感、没有讨厌,更没有恶毒、报复的心理。无论是夸你或者不夸你,或者是说你不好,你心里得有一种正确的态度,这种态度是什么呢?首先得冷静,然后你就跟他说:“我画画也就是业余爱好,我的水平我知道,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能正确对待。咱们别谈论画的事,我对这事没兴趣,你如果说我有哪方面败坏性情的流露,我还没发现,没认识到,这我感兴趣,咱们应该交通、探讨这些事,让咱们在生命进入上都有长进,都有更深的进入,这多好啊!谈论外面的事有什么用啊?那也不能帮助人尽好本分,不管你说我的画好不好,我都不在意。你夸我的画好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是不是想利用我帮你做什么事啊?如果你想让我帮你办事,我能帮的我就无偿地帮助你,如果帮不上我也给你提点建议,用不着用这种方式跟我相处,这显得虚伪,我感觉恶心、肉麻啊!你说我的画不好,你是想试探我,让我陷入试探,让我流露血气,然后报复、攻击你啊?我才不这么做呢,我没那么傻,我不中撒但诡计。”这样的态度怎么样?(好。)这种做法叫什么?这叫回击撒但。有些不追求真理的人没事尽说一些没用的话,“哎呀,你看你以前在世上事业搞得多红火,真让人羡慕!”“哎呀!你看你长得真漂亮,真有福相。”看谁有点势力、有点长相、有点利用价值,就一个劲儿地靠近、奉承、夸奖、溜须,用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满足自己不可告人的存心、欲望,这恶不恶心?(恶心。)那遇到这类人该怎么对待?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对不对?(不对。)如果没时间就说几句厉害的话回击他,让他蒙羞。你说:“你怎么这么无聊呢?你还有没有正事啊?你扯那些有什么用啊?”你如果觉得他奉承的那些话太虚浮、肉麻,你不爱听,还没时间细说,就用这几句话答对就完事了,如果有时间就和他交通交通。说到交通,这里就没有败坏性情,没有血气、天然,没有攻击、报复,没有憎恨,没有让人厌恶的任何东西,你所流露出来的就得合乎正常人性、合乎良心理智,有真理实际,能帮助别人,能让别人得造就、得益处,这些都是正面的流露。那反面的流露都有哪些?总结总结。(报复、攻击,以牙还牙。)报复、攻击,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还有人传统思想里认为对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做正人君子,我不做卑鄙小人,不做伪君子”。这些人认为对的东西是不是合乎真理的?(不是。)这些东西值得挖掘。那些简单的、明显的、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就容易分辨一些,对于多数人看不出来的,许多人认为对的东西、好的东西,人就不加分辨了,都容易把它当成真理对待,当成真理去持守,持守之后人还认为自己活出的是真理实际、是正常人性,认为自己多么完美、多么善良、多么光明正大、多么光明磊落。把属血气的、属天然的、属肉体的、属伦理纲常的、属道德的这些东西当作真理的实际来活出,来代替真理,这是多数人最容易犯的错误,甚至信神多年的人都分辨不了,几乎每个信神的人都得经历这个阶段,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能走出这个误区。所以,出自血气的、天然的这些东西人得认识、得深挖掘,把这些东西看透了、解决了,你平时流露出来的东西有一些就合乎真理实际了。实行真理的事都是正常人性能达到的,实行真理才是证明人有良心理智的标准,不管实行真理多少,这都属于正面事物,绝对不是败坏性情,更不是凭血气行事。如果一个人伤害过你,你反过来也用同样的手法对待他,这合不合真理原则?如果你因为他害过你,把你害得太惨了,你就不择手段地报复他、整治他,这在外邦人来看都是合情合理、无可指责的,但是这种做法属于什么?这属于血气。他害你,这种做法是属于撒但败坏本性的流露,但你要是报复他,你跟他的做法是不是一样的?你报复他的心理、出发点、源头跟他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那你做事的性质肯定也是属血气、属天然、属撒但的。既然是属撒但的、属血气的,那你这种做法是不是应该改变?你做事的源头、存心、动机是不是应该改变?(是。)怎么改变呢?如果临到你的是一件小事,虽然让你心里不舒服,但没涉及到你的利益,没把你害得那么惨,没达到让你恨的地步,没达到让你能够豁出性命去报复的时候,你能够放下仇恨,不凭血气,而是凭着理性、人性,正当地、冷静地处理这事,开诚布公地跟对方把这事说清楚,达到化解仇恨。但是,这个仇恨如果太深,达到让你想报复、让你深恶痛绝的地步,你还能忍耐吗?能不凭着血气,心平静气地说,“我得有理性,得凭良心理智活着,还要凭真理原则活着,我不能以恶报恶,我得站住见证羞辱撒但”,这是不是不同的情形?(是。)你们有过哪种情形?如果别人偷了你一点东西,或者多吃了你一点东西,这不算什么深仇大恨,你觉得没必要因为这事去跟人争得面红耳赤,这样太掉价,不值得,这种情况下你能理性地对待这事。你能理性地对待这事是不是等于实行真理了?是不是等于你在这件事上有真理实际了?绝对不是,理性和实行真理是两码事。如果临到一件让你特别气愤的事,你却能理性地、冷静地处理,不流露血气、败坏,这就需要明白真理原则,凭智慧处理了。这种情况如果不祷告神、不寻求真理,就容易产生血气,甚至产生暴力,如果不寻求真理,只能采用人的办法,随着自己的喜好处理,那不是人讲一点小道理或者是坐下来交交心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

现在交通的都是涉及人败坏性情、败坏本性的问题。有的人天生性格憨厚,别人损害到他的利益,或者说点难听的话,他笑一笑就过去了;有的人就小肚鸡肠,怎么也过不去,一辈子都记恨。这两种人哪种人有败坏性情?其实都有,只不过人天生的性格不同。性格影响不了人的败坏性情,性格不决定人败坏性情的深浅,人的教养、教育、家庭环境也不决定人败坏性情的深浅。那败坏性情的深浅跟人学的东西有没有关系?有些人说:“我是学文科的,读的书多,我有品位、有修养,那我的忍耐力就强一些,对人的理解就多一些,心胸就宽阔一些,遇到事自己就有办法化解,那我的败坏性情可能就没有那么深。”有些人说:“我是学音乐的,那是特殊人才啊。音乐能熏陶人的心灵,能净化人的心灵,每一个音符碰撞人心灵的时候,人的心灵就得到净化、得到改变。听到不同的音乐,人会有不同的心境,会有不同的情绪产生。当我有负面情绪的时候,我会用听音乐来解决,所以我的败坏性情就会随着听音乐逐步地淡化,败坏本性也会随着我音乐造诣的提升逐步地得到解决。”有些唱歌的人说:“好听的歌曲能给人心灵带来快乐,我越唱歌,我的歌声越美妙,我唱歌的技巧越高,业务水平越高,我的情形就越来越好,情形越来越好是不是败坏性情就越来越少了呢?”你们说是不是这样?(不是。)所以说,很多人对败坏性情的认识、理解都有误区,接受点教育就认为自己败坏性情少。有些岁数大点的人还认为,“我年轻的时候受苦多,生活一直是简朴的,注重节约不浪费,干什么活儿也是干干净净的,说话也是规规矩矩的,说老实话、做老实人,所以败坏性情没有那么多。有些年轻人受社会环境影响,又是吸毒,又是追求邪恶潮流,被社会风气传染得太厉害,败坏得深哪!”等等这些对败坏性情错谬的理解、认识,使人对自己的败坏实质、对自己的撒但本性有了不同的感觉、不同的偏见,这个感觉、偏见让多数人觉得自己虽然有败坏性情,虽然有狂妄、有自是、有悖逆,但是多数表现还是良好的。尤其是自己能循规蹈矩,有正常的、规律的灵生活,再加上能说些属灵道理的时候,人更觉得自己在信神的道路上有了成果,败坏性情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决。甚至有些人在自己情形不错的时候,在自己尽本分有成果、有成就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已经很属灵了,已经是被成全、被洁净的圣洁的人类了,已经没有败坏性情了。所有这些人的认为是不是在人对败坏性情、对撒但性情没有真实认识的情况下产生的各种错觉呢?(是。)这些错觉是不是人解决败坏性情、解决自己难处的最大拦阻呢?这是最大的拦阻,是人最难办的地方。

今天这么交通你们有没有听明白?有没有抓住点关键的东西?人的败坏性情不解决,就没法进入真理实际。人不知道自己有哪些败坏性情,不知道自己的撒但本性实质到底是什么,能不能真实地承认自己是败坏的人类?(不能。)人不能真实地承认自己是属撒但的、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时,能不能真实地悔改?(不能。)人不能真实地悔改,人是不是还能常常觉得自己不错,自己很有尊严、很有身价,自己是有身份的人、是尊贵的人?是不是还能常常有这些想法、这些情形?(是。)那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情形?归根结底一句话:人的败坏性情不解决,人心里就总受搅扰,很难有正常的情形。就是说,你有一方面的败坏性情不解决,你就很难摆脱负面情形的影响,很难从负面情形里走出来,甚至你还会认为自己的这个情形很对、很正确、很合乎真理,你很持守、很坚持,你自然会深陷其中,就很难从这里走出来。到有一天,你明白真理了,突然发现这种情形能够导致你误解神、抵挡神,导致你对神产生抵触、论断,甚至使你怀疑神的话是真理,怀疑神的作工,怀疑神主宰一切,怀疑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是一切正面事物的源头,你看见自己的情形太危险了,就是因为对这些撒但的哲学、撒但的思想理论没有真实认识,才导致了这么严重的后果。这个时候你才能看见撒但太阴险、太恶毒了,撒但真能迷惑人、败坏人,使人走上抵挡神、背叛神的道路,这败坏性情不解决,后果太严重了。你能有这个认识、有这个觉醒,完全是因为你明白真理达到的果效,也是神的话开启光照你达到的果效。人不明白真理就看不透撒但是怎么败坏人的,是怎么迷惑人使人抵挡神的,这个后果太危险了。在经历神的作工中,如果不会反省自己,不会分辨反面事物,不会分辨撒但哲学,就没法摆脱撒但的迷惑、败坏。为什么神要求人要多多读神的话呢?就是让人明白真理,认识自己,看清自己的败坏情形是怎么产生的,自己的那些思想观点,说话、为人处事的方式是从哪儿来的。当你意识到你持守的这些观点不合乎真理,与神所说的是相抵触的,不是神所要的,当神对你有要求的时候,当神的话临到你的时候,你的这种情形、这种心态不能让你顺服神,不能让你在神所摆设的环境中顺服下来,不能使你自由释放地活在神面前让神满意,这就证实了你所持守的这个情形是错的。你们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你心里认为是正面的东西,是对你最有用的东西,你就凭这些东西活着,没想到在你临到许多事的时候,这个你所认为的最正确的东西没起什么正面作用,反倒让你对神产生疑惑了,让你没路可走了,让你对神有误解了,对神产生了抵触,有没有这样的时候?(有。)当然,你认为错的东西你肯定不会持守,就是你认为对的东西你才会一直持守着、坚持着,一直活在那样的情形里,结果有一天你明白真理了,才发现自己持守的东西也不是正面事物,完全是错误的,是人看为好的东西,并不是真理。你们有多少时候能发现、能意识到自己持守的东西是不对的呢?如果你们多数时候能意识到不对,还不反省,心里还有抵触,不能接受真理,不能正确面对,还能讲自己的理,这种错误的情形如果不扭转就很危险,总这样持守自己就容易栽跟头,容易跌倒失败,另外也不会进入真理实际。人总讲自己的理,这就是悖逆,就是没有理智,即使外表不说出来,但还存在心里,根源的问题还没解决。那什么时候你对神能没有抵触呢?你这个情形得扭转过来,你这方面问题的根源得解决,就是你所持守的那个观点到底错在哪里你得清楚,得挖掘出来,得寻求真理来解决,你才能活在对的情形里。当你活在对的情形里时,你对神就没有误解,也不会有抵触,更不会产生观念,这时候你这方面的悖逆就解决了。这方面的悖逆解决了,你知道怎么做合神心意了,这个时候你所做的是不是就与神相合了?在这事上你与神相合了,你所做的是不是就合神心意了?合神心意的做法与实行法是不是就合乎真理了?你在这事上站立住了,这个时候你就活在对的情形里了。你活在对的情形里,你所流露、活出的就不是败坏性情了,就能活出正常人性了,就容易实行出真理了,就有真实的顺服了。现在你们多数人没经历到这儿,可能不太明白,含含糊糊的,在道理上通过了,好像是听懂了,又好像没太听懂,听懂的是道理那一部分,听不懂的是情形、实际的那一部分。等你们再往深了经历经历,这些话就都听懂了,也知道该怎样实行了。现在不管你经历到什么程度,在临到的各种事上肯定难处都不少,那怎么解决这些难处呢?首先,你得反省自己该挖掘的败坏情形包括哪几方面。你们说说。(包括五方面:思想,观点,状态,情绪,立场。)在道理上明白了,那临到事该怎么实行、经历呢?(临到事的时候去省察自己流露的态度、思想属于什么性情、什么本性,认识自己流露的这些心态、这些思想观点,从这方面去着手解决。)这就对了。把自己的真实情形、态度、思想观点都认识透了,这问题就解决一半了,然后再寻求真理、实行真理就没有难处了。

你们中间年轻人挺多,没成家的人也挺多,你们离开家尽本分也有几年的时间了,那你们现在想不想家?想不想父母啊?有没有常常活在想父母的情形里?说说想父母的情形,这个是现实的体验。(刚来海外的时候,特别想我妈和我姐,因为以前一直依靠她们,所以一个人出来的时候总想她们。但是来海外经历这么多,感觉现在最离不开的是神,有什么事也会去祷告神了,也不想她们了。)这是两种情形。第一种情形是什么?总想家,想妈妈和姐姐。这种情形的细节是什么?就是临到事自己这个也不会、那个也不会,就觉得无助,没有亲人在身边不行,没有依靠,早上睁开眼睛就开始想她们,晚上睡觉前也想一想,处在这种思念亲人的情形里。那为什么这么想她们呢?是因为环境改变了,离开她们了,心里对她们有牵挂,而且原来总依靠她们,习惯了,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有很多东西在生命里已经分不开了,所以很想念她们,是处在这样的情形里。那现在不想她们是处在什么情形里了?(感觉到离开家尽本分这是神的爱,是神的拯救,使我能够学会多依靠神,败坏性情有些变化,心灵里也觉得挺得安慰的,另外,通过认识神的主宰,知道人的命运都在神手中,她们有她们的使命,我也有我的使命,所以现在就不想她们了。)这个问题有没有解决?(我感觉是解决了。)大家说有没有解决?(暂时解决了。)暂时地解决了。如果有一天遇到一个姊妹,她的长相、说话的语气或者对待你的方式特别像你母亲,或者特别像你姐,你是什么感觉?(又开始想她们了。)又陷入思念的情形里了,问题还是没解决。那这事怎么能从根源上解决呢?你们想亲人的时候都想什么呀?一般想念一个人的时候,想亲人、想家的时候,肯定不想那些伤心的事,想的都是那些高兴的事,感觉幸福、美好、享受的事,像妈妈怎么照顾你,怎么疼你、爱护你,爸爸给你买哪些好东西,想的都是这些好事,所以就禁不住地想,越想越放不下,自己就克制不住了。有的人说:“我长这么大没离开过我妈,我妈走到哪儿我跟到哪儿,我是我妈的贴心小棉袄,这出门这么长时间了,能不想吗?”想是很自然的,人的肉体就是这样,败坏的人类就是活在情感里,他觉得“这样活得才有人样,如果连亲人都不想,也没有思念,也没有寄托,那我还是不是人了?那不是跟动物一样了吗?”是不是会这么认为?没有亲情,没有情谊,不会思念人,人就觉得没人性,不能那么活着,这观点对不对?(不对。)其实,想不想父母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想也不错,不想也没错。有的人就独立,有的人就黏父母,但是你们今天能离开家、离开父母尽本分,首先来说,人尽本分的心是有的,有尽本分的心志,有为神花费、撇弃的心志,但是人的难处不是一猛劲就能解决的,也不是一猛劲做点好事、有点好行为,败坏性情就解决了,这个道理都明白吧?那想父母这事怎么从根源上解决呢?有的人离开家独立生活两三年,长大了,不怎么想父母了,这问题就解决了吗?没有。你问他跟谁最亲,他嘴上说官话,“我跟神最亲,神是我最亲的人!”心里却琢磨,“神也不在我身边哪,他也照顾不到我呀,还是我妈最亲,我是我妈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妈最疼我,我妈也最理解我、最了解我。在我最难、最苦的时候,都是我妈在身边安慰、帮助、照顾我。现在离开家,有病了也没人像我妈一样照顾我,说神好,我也见不着神的面哪,神在哪儿啊?这也不现实啊”。他觉得依靠神不现实,说神是最亲的人也是勉强说点虚伪的话,其实在内心深处还是认为妈妈是最亲的人,因为什么呢?“我信神还是妈妈给我传的福音,没有妈妈就没有我。”他是不是这样认为的?(是。)你们说这样的人明不明白真理啊?(不明白。)你妈只是生你、养你二十多年,她能赐给你真理吗?能赐给你生命吗?能拯救你脱离撒但权势吗?能洁净你的败坏性情吗?这些都做不到,那父母的恩、父母的爱就太有限了。神在你身上能作到的是什么?神能赐给人真理,能拯救人脱离撒但的权势、脱离死亡,能赐给人永远的生命,这个爱大不大?这个爱天高地厚啊,太大了,比父母的爱大一百倍、一千倍。如果人真认识到神的爱太大了,他对父母的情感还能这么重吗?还能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朝思夜想吗?他明白真理了,他想到神的爱肯定更多。如果人信神几年还能认为父母的爱大过神的爱,那这样的人就是瞎眼,这样的人对神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人信神不追求真理,能不能解决败坏性情?能不能达到蒙拯救啊?达不到。人的败坏性情没得到解决,人的属灵生命没有长到一定身量,有些口号你可以喊,但是你没法做到,因为你没那个身量。你有多大力量,你就能做多大的事;你有多大的身量,你就能经得住多大的考验;你明白了多少真理实际,你就进入了多少真理实际,你就有多少真理实际的活出,相应的,你就能解决多少败坏性情的流露、解决自己的多少难处,这是相对应的。

当你有一天明白一些真理了,就不再认为妈妈是最好的人、父母是最好的人,而是认识到他们也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败坏性情都是一样的,只是跟你有肉体血缘关系而已,没别的区别,他们如果是不信神的,那就跟外邦人一样。你不再用亲人的眼光去看待他们,不再站在肉体关系的角度上去看待他们,而是站在真理一边来看待他们。主要看他们哪些方面呢?看他们对信神的观点,看他们对世界的观点,看他们处理事情的观点,还有最关键的就是看他们对待神的态度,把这几方面看清楚了,你就能看清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有一天,你能看清他们跟你一样是有败坏性情的人,更看清他们并不是你所想象的心地善良、对你有真实的爱,他们丝毫不能把你往真理上带、往人生正路上带,还能看清他们在你身上所做的对你没什么大的益处,对你走人生正道没有丝毫的价值,另外也能发现他们的很多做法、很多观点是违背真理的、是属肉体的,让你鄙视,让你恶心、厌憎,你心里就能正确对待他们了,就不再想念、牵挂、离不开他们了,他们已经完成做父母的使命了,你就不再把他们当成最亲的人,像偶像一样对待了,而是当成一般的人对待,那时你就完全摆脱情感的束缚了,你就真正地从情感里、从亲情里走出来了。当你从情感里、从亲情里走出来的时候,你就认识到那些不是值得你宝爱的东西了,那时你会看见亲人、家庭、肉体关系是你明白真理、摆脱情感的绊脚石,就是因为你跟他们有那层亲情关系,有那层肉体关系麻痹你、误导你,让你认为他们对你最好、他们对你最亲、他们把你照顾得最好、他们最爱你,让你分辨不清他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当你真正从情感里走出来的时候,偶尔想起他们,你还能像现在这样牵肠挂肚地想他们、思念他们、牵挂他们吗?就不会了,你就不会说,“我最离不开的人是妈妈,最爱我的人,最照顾我、最心疼我的人是妈妈”。当你有这层看见的时候,你还会想他们想得流泪吗?不会了,这问题就解决了。所以说,在你有难处的问题上、事情上,你如果没得着这方面的真理,没进入这方面的真理实际,你就会陷在这样的难处、陷在这样的情形里,永远不会走出来的;如果你把这方面的难处、这方面的问题当作生命进入的关键问题来寻求真理解决,那你就能进入这方面的真理实际了,不知不觉你在这个难处、这个问题上就学到功课了。当问题解决的时候,你就觉得自己跟父母、家人不再那么亲了,而且你把他们的本性实质看得更清楚了,能看透他们是哪类人了。你真把亲人看透了,说,“我妈丝毫不接受真理,还厌烦真理、仇恨真理,实质是恶人,是魔鬼。我爸总做老好人,站在我妈一边,丝毫不接受真理、实行真理,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根据我爸我妈的表现,他们俩都是不信派,都是魔鬼,我要彻底背叛他们,与他们划清界限”,这样你就站在真理一边,就能弃绝他们了。当你分辨出他们是什么人、是哪类人的时候,你对他们还有情感吗?还有亲情吗?还有肉体那层关系吗?就没有了。这情感的事还用你克制吗?(不用。)那解决这些难处到底是靠什么达到的?是靠明白真理达到的,是靠依靠神、仰望神达到的。如果你心里清楚这些,那你还用克制吗?还用受委屈吗?还用受那么大痛苦吗?还用别人给你交通做思想工作吗?不用,你自己就搞定了,小事一桩。话又说回来,要达到不思念他们、不想他们,应该怎么解决?(寻求真理解决。)这是官话、大话,说点实际的。(结合神话看透他们的实质,就是从他们的实质上来分辨,就能抛开亲情、肉体那层关系了。)对了,就是分辨人的本性实质,这就必须得根据神的话了,没有神话的揭示,任何人都看不透人的本性实质。只有根据神话、根据真理才能看透人的本性实质,才能从根源上解决人的情感问题。你先从亲情、肉体关系里走出来,你对谁的情感最重,你就先解剖谁、分辨谁,这个解决办法怎么样?(好。)有的人说:“分辨、解剖自己情感最重的人,那得多狠心哪!”让你分辨不是让你和他们断交,不是让你断绝母子、父女关系,不是彻底弃绝他们,永不来往。对亲人也应该尽到责任,但不能受他们辖制、缠累,因为你是跟随神的人,得具备这个原则。如果还能受他们辖制、缠累,你就尽不好本分了,也保证不了能跟随神走到路终。你如果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喜爱真理的人,就没有人这样要求你了。有的人说,“我现在不明白真理,不会分辨人”,你没有这个身量你先别分辨,等你有足够的身量,能经得住这样的考验,自己能主动这样实行了,再实行这方面真理也不迟。

很多人在情感上受了许多无谓的苦,其实这都是多余、没用的苦。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人总受情感辖制,就达不到实行真理顺服神了,另外,受情感辖制对尽本分、对跟随神都十分不利,而且对生命进入也是极大的拦阻,所以说,受情感辖制的苦没有一点儿意义,神不纪念。那怎么能摆脱这无谓的苦呢?就需要明白真理,把这些肉体关系的实质看透、看明白,你就容易摆脱肉体情感的辖制了。有些人信神被不信的父母逼迫得厉害,不是强迫找对象,就是强迫找工作,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许信神,有的父母还能说出亵渎神的话,他们就看见了父母的魔鬼真面目,这时心里才说出,“这可真是魔鬼呀,我可不能把他们当亲人对待了!”从那以后就摆脱情感的辖制、束缚了。撒但就是想利用亲情来辖制人、捆绑人,如果人不明白真理,就容易上当受骗,很多时候还为父母亲人难受、流泪、吃苦付代价,那就是愚昧无知,愿打愿挨、自作自受,受这些苦没什么价值,徒劳无益,丝毫不蒙神纪念,也可以说只能活受罪。当你真明白真理看透他们实质的时候,你就解脱了,你就觉得自己原来受那些苦是无知、愚昧,谁也不怨,就怨自己瞎眼,怨自己愚蠢,怨自己不明白真理看不透事。情感的问题是不是好解决?你们解决了吗?(还没有。神指出的实行路途我们还没有实行、进入,只是在临到这类事的时候有一个参照的依据了。)我说了这么多,不管是实事也好,还是讲了一些你们认为的路途也好,就是告诉你们:临到这类事最好的办法就是祷告神、寻求真理,都会有解决的途径,当把肉体情感这个问题的实质看透的时候,就容易按真理原则办事了。如果总被亲人这层肉体关系辖制,那就没法实行真理,明白道理会喊口号还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有些人就不会寻求真理,有的人虽然能够寻求真理,但人把真理交通透了,他不太相信,不能完全接受,只当作道理听听就完事了,那受情感辖制的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解决不了你就走不出来,你还得继续受辖制、受捆绑。你信神不能跟随神,不能尽上该尽的本分,最终你没资格承受神的应许,到有一天落在灾难中受惩罚了,哀哭切齿也没有用,谁也救不了你。这败坏性情如果不解决是什么后果,现在清楚了吧?

今天咱们交通什么内容了?交通了人的情形,交通了人的败坏性情,还交通了怎样进入真理实际,临到事怎样正确对待,应该持有什么样的观点,怎样认识、解剖、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生命进入这功课总得补,什么时候补、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那什么时候晚了呢?要是死了那就晚了,只要还活着就不晚。你们现在都是活人,并不是死人,但什么是活人、什么是死人,你们真清楚吗?英文里总说那句话,“I'm still alive(我依然活着)”,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临到什么事不知所措,或者是已经卷入这个社会的潮流了,或者感觉到自己很堕落了,然后用针扎扎自己,还有点知觉,就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就是心还没有死。依然活着,就应当有追求,应该活得有人样。以前堕落,以前随从世俗活在邪恶的潮流里,现在是不是得重新振作起来,不要再堕落下去?你看,西方人他没找到真道,对生活、对人生也有很多无奈,所以他说的话就很感慨,有一种消沉、无奈,就是很无助的一种情绪在里面,常常觉得自己活得好像不是人了,但是还必须这么活着,是鬼也得这么活着,是动物、畜生都得这么活着。怎么办呢?没办法,这口气咽不了就得这么活着,没路可走,活得可怜。那你们现在是不是这样啊?你们如果有一天感慨的时候,觉得“哎呀,我还活着,我的心没有死”,人要是活到那个份上会怎么样呢?已经很危险了!那对信神的人来说已经很危险了。你们可千万别说这话,“我还活着,肉体是躯壳了,是行尸走肉了,心还活着,心里有那么一点愿望、理想还在支撑着这个肉体”,千万别走到那一步啊!走到那一步已经不好挽救了。看现在你们这些人的状态还不错,外邦人你给他读神的话,他没有一点知觉,那现在用严厉的话来修理对付你们,你们有没有一点知觉呢?(有。)有些人临到修理对付了才认识自己,才有懊悔,这就是还有知觉的人,心还没死透,证明你们还醒着,还活着!如果能接受真理,还能实行真理,那就有蒙拯救的希望,如果人走到死活不接受真理这个地步了,那就死透了,就不可救药了。现在教会里死活不接受真理的人还真不少,这些人别看肉体喘气,其实没有灵,是没有灵的死人,是行尸走肉了,这样的人已经彻底被显明、淘汰了。

二〇一六年十月五日

上一篇: 进入信神正轨必须具备的五个条件

下一篇: 信神最重要的是实行经历神的话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现在你们所过的每一天都很关键,对你们的归宿与你们的命运都很重要,所以你们都要珍惜你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现在所度过的每一分钟,争取一切时间来使自己有最大的收获,以便不枉活此生。或许你们都感觉莫明其妙,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坦诚地说,对于你们每个人的行为我并不满意,因为我在你们身…

实行 六

现在许多人别说够彼得的理智,就保罗的理智都够不上,连保罗的自知之明都没有,保罗虽然因逼迫主耶稣被主击杀,但他后来有了为主作工、为主受苦的心志。耶稣给他一个病痛,后来在他作工以后一直有这个病痛,为什么他提到他身上有根刺?其实那根刺是病患,对他来说是致命伤,不管他作工多少,受苦心志多…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七

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一)神的权柄、神的公义性情、神的圣洁概述祷告完了,你们的心是不是安静在神面前了?(是。)人的心能安静下来,人就能听明白神话,就能听明白真理;如果安静不下来,你的心总飘着,或者总想别的,就会影响你聚会听神话。我们这段时间主要讲的内容中心是什么?都回想一下重点。关…

第七篇

作为西面之枝都当听我之声:在以往,是否曾对我忠心?是否曾听我良言相劝?你们的盼望是实际而不是渺茫的吗?人的忠心、人的爱心、人的信心,无一不是来自于我,无一不是我赐给。我民,听见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见我心?虽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时有跌倒的可能,有时甚至有背叛我…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