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行真理顺服神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你们多数人信神都至少十年左右了,你们现在生命经历到哪个阶段了?你们的身量处在什么阶段?(我看到自己常常流露败坏性情,就定规自己肯定不是神的子民,而是效力者,心里就消极了,担心自己不能蒙拯救。)定规自己是效力者就害怕,这是身量幼小、不成熟的表现。身量幼小就是没有判断能力,没有正常思考问题的能力,没有成人的思想,总受前途命运辖制。还有谁说说。(我尽本分出现偏差就总担心神是不是要显明、淘汰我。)你们为什么怕被淘汰啊?你们所认为的淘汰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好的归宿了。)你们认为的淘汰就是不让你尽本分了,就是没有蒙拯救的机会了,那你的定规与神怎么看你、怎么处理你是一回事吗?身量幼小的人往往按人的观念想象看事,并不是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看事,生命长大成熟的人就会根据真理、根据神的话看事,这样看问题的观点就准确多了。在尽本分中出现偏差、难处是很常见的,如果出了差错就被淘汰,那就没有人能尽好本分了。应该明白尽本分的意义是为了经历神的审判使败坏性情得着洁净,是为了在尽本分中明白真理进入实际,也是为了在尽本分中脱离撒但权势达到蒙拯救,所以神要求人在尽本分中学会凡事寻求真理,根据神的话解决问题,这是生命经历中的必要过程。正常情况下,没有哪个人对什么事都精通,没有属于万事通的人,在尽本分中人难免会出现差错,但只要不是故意搅扰,就属于正常现象。如果是出于人为的,是故意做坏事造成恶果,这就是人性有问题了,属于故意搅扰破坏,这就把恶人完全显明了。在神眼中,他对人有一个准确的衡量与评价,就是神使用一个人,让一个人做什么,神对这个人肯定有要求标准。神不是要让你做一个超人,无所不能,而是按正常人能达到的程度来要求你、对待你,根据你具备的知识、你的素质、你生活的环境、你所有的见识,以及你这个年龄、你的阅历能达到什么程度,神对你会有一个最准确、最正当的衡量标准。神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这个人做事的存心、原则、目标是什么,是不是合乎真理。有可能你做的合乎人的要求标准,应该打一百分,但是神怎么衡量?神衡量的标准就是你能尽心、尽意、尽力,能达到尽上你的全力、尽上你的忠心,这就是神的衡量标准。如果你已经尽上全力了,在神那儿看你已经达到标准了,神对人的要求都是人能达到的,并不是高不可攀。

有时候神借着一件事显明你或者管教你,这就意味着淘汰你了吗?意味着你的末日就来到了吗?不是。就像小孩不听话做错了事,父母教训他、责罚他一顿,他测不透父母的心理,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这么做,就会误解父母的心。比如,父母告诉小孩“不要单独出家门,不要一个人上街”,小孩把这话当耳旁风,偷偷一个人出去了,父母知道后就数落他一顿,还罚他面壁思过,小孩不理解父母的心,就怀疑,“我爸妈是不是不要我了?我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如果不是亲生的,是不是领养的啊?”他就琢磨这事。其实,父母是什么心?父母说那样做太危险,让小孩别那么做,他不听,当耳旁风,父母就得来点惩罚性的措施教育教育他,让他长长记性。父母这样做最后要达到的果效是什么?只是为了让小孩长记性吗?长记性那不是最终要达到的果效,父母这样做目的就是让小孩以后能听他的话,按他的话行,别做悖逆他让他操心的事,这就达到果效了。小孩要是听了父母的话,就证明他懂事了,父母也就省心了,对他是不是就满意了?还用那么罚他吗?就不用了。信神的事也是这样,人得学会听神的话,得理解神的心,不能误解神。其实,很多时候人的担心是出于自己的利益,大的方面是怕以后没有结局了,总觉得“万一神显明我把我淘汰了,不要我了,那可怎么办哪?”这是你对神的误解,是你单方面的想法。你得弄明白神的意思,神显明人不是为了淘汰人,显明是为了暴露人的缺欠、暴露人的错误、暴露人的本性实质,使人认识自己,能够真实悔改,所以,显明人是为了使人生命长大。人如果没有纯正的领受,就容易误解神而消极软弱,甚至自暴自弃。其实,神的显明不一定就是淘汰的意思,而是让你认识自己的败坏,让你悔改。很多时候因为人悖逆,流露败坏也不寻求真理解决,神就要施行管教。有时候就把人显明一下,把人的丑态、可怜相暴露出来,让人认识自己,这有利于人的生命长进。显明人有两层意思,对恶人显明就是淘汰,对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显明的意思就是提醒、警告,让人反省自己,看见自己的真实情形,别再任意妄为了,这样下去有危险。这样显明人就是在提醒人,免得人尽本分稀里糊涂,丝毫不求真,只满足于有点果效,还自以为尽本分合格了,其实按照神的要求来衡量还差得很远,但人还自满自足、自觉不错,这种情况神就要管教、就要提醒、就要警告。有时候神就把人的丑态显明一下,这明显就是要提醒人,这时你就该反省自己了,你这样尽本分不合格,你这里面有悖逆,消极成分太多,都是应付糊弄,如果再不悔改就该受惩罚了。神管教你一下,把你显明一下,不一定就是淘汰的意思,应该正确对待这事,即使是淘汰,你也应该接受、顺服,赶紧反省、悔改。总之,不管显明是什么意思,都必须学会顺服,如果消极对抗,破罐子破摔,就必然受到惩罚了。所以,对待被显明的事必须得有顺服,心存敬畏,能够悔改才合神的心意,这样实行才能救自己,免受神的惩罚。有理智的人就应该做到知错必改,起码达到凭良心尽本分,另外还得往真理上够,不但要达到办事有原则,还得达到尽心、尽性、尽意、尽力,这样才是合格的尽本分,才是真实顺服神的人。达到满足神心意应该以什么为标准呢?得按照真理原则办事,大的方向就是以神家利益、神家工作为重,不能顾此失彼,要考虑全局;小的方向就是作好本职工作,按照要求达到果效,不能应付糊弄,不能羞辱神。这些原则都掌握了,人的这些担心、误解是不是就放下了?这些担心、误解你放下了,你对神没有不合情理的想法了,那些消极的东西慢慢在你里面就不占主导位置了,你就能正确对待了。所以说,寻求真理、寻求明白神的心意很重要。

有些人尽本分常常处在一种消极、被动或者抵触、误解的情形里,总是害怕被显明、淘汰,总受前途命运的辖制,这是不是身量幼小的表现?(是。)有的人总说怕尽不好本分,如果不细分析,还觉得他挺有忠心,其实他心里担心的是什么?他是担心尽不好本分就被淘汰了,就没有好的归宿了。还有的人说他就怕当效力者,别人听完这话还以为他不想当效力者那就是想好好尽本分做子民,还以为这是有心志的人,其实他心里想的是,“我要是当效力者,最后还得灭亡,美好的归宿就没有了,天国就没我的份了”,他的言外之意是这个,还是为结局归宿担忧。神说他是效力者,他尽本分的劲就减三分,说他是子民,是神称许的,他尽本分的劲就加三分,这是什么问题?在神家尽本分,他不根据真理原则办事,总考虑自己的前途命运,总受“效力者”这个称呼的辖制,这就没法尽好本分,想实行真理都没劲。他总活在消极情形里,总想探神的口风,想确定自己到底是子民还是效力者,如果是子民就好好尽本分,如果是效力者,尽本分就应付糊弄,就能产生很多负面的东西,就受效力者辖制走不出来。有时候因为临到一次严厉的对付,他就觉得,“我这人没希望了,就这样了,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吧”,带着一种消极、负面、堕落的思想抵触着,勉强尽着本分,这能尽好本分吗?聚会总交通真理,总谈爱神、顺服神、凭神的话活着、为神尽忠心,他就实行不出来,他只考虑自己的前途命运,总受得福欲望的辖制,什么真理也接受不了,就这么抵触、对抗着,消极、埋怨着,心里对神总有观念,有隔阂、有距离,对神总有防备之心,很怕神看透他、掌握他,对他不利,他总是勉勉强强地跟随着,前面有人拽着,后面有人赶着,就像陷在泥坑里一样,每迈一步都那么艰难,活得多痛苦啊!这是怎么造成的?就是人心太诡诈,对神作工拯救人总有误解,不管神怎么对待,人就总怀疑,“神是不是不要我了?神到底拯不拯救我啊?像我这样的人再追求还有没有用?还能不能进国度了?”总有这些消极、反面的想法,这是不是会影响人尽好本分?是不是也会影响人追求真理啊?这些消极的东西如果不解决,什么时候能进入信神正轨啊?这就不好说了。所以,不接受真理的人最难办,最终只能被淘汰。

败坏人类心中都有一些反面的东西根深蒂固,比如脸面、虚荣、地位、名利等等,信神要接受真理,就得不断地与这些反面的东西争战,经历这些摸爬滚打还有挣扎,直到真理在人里面得胜,成为生命,这些争战才会止息。在这个期间,人通过吃喝神的话明白了真理,也摸着了神的心意,就开始实行真理、背叛肉体,等到真理成为人生命的时候,就能用真理来解决这些消极、反面的东西了。什么虚荣脸面、名利地位,人的欲望,人的存心掺杂,人对神的误解,人的选择、喜好,人的自是、狂妄、诡诈,这些问题都在人明白真理之后逐渐得到解决了。信神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接受真理的过程,就是运用真理战胜肉体的过程,就是不断地吃喝神的话,不断地寻求真理,不断地运用你所明白的真理、所认识的神的话、所掌握的真理原则来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这样经历就有生命进入了,人就逐渐有变化了。这些败坏的东西每个人都有,没有一个人不为利益、名誉活着,人都为这些东西活着,只不过每个人的做法与表达方式不一样,但流露出来的东西实质都是一样的。有的人会说出来,有的人不说出来,有的人流露得明显,有的人就隐藏,用各种方式掩盖,不流露出来,不让人看透。你不让人看透,你掩盖,你以为神就不知道了?你以为你就没有败坏性情了?每个人的败坏实质都一样,不同的是什么?人对待真理的态度不一样。有些人听完真理之后能接受进来,当作苦口良药一样拿来喝,用来治他里面的病,解决他里面的问题。他行事、做人、尽本分、待人接物、人生方向目标都在神的话里找答案,用神的话来解决他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明白一点儿就实行一点儿。比如,神说“你们要做诚实人”,他就揣摩,“怎么做诚实人呢?”神要求人做诚实人,得说诚实的话,跟弟兄姊妹敞开心交通,接受神的鉴察,有这几条原则,他听完就开始实行。当然,在实行期间有时偏左、有时偏右,总是找不到原则,有时候还实行得有点偏谬,但他不断地往做诚实人这个标准去努力,经历几年之后,果效越来越好,越活越有人样,越活越觉得有神的同在,生命越来越有长进,这就是蒙神祝福的人。这是第一类人。

说完第一类人,现在咱们说第二类人。同样听讲道、读神的话,第一类人就能明白真理,流露败坏性情就能反省自己、敞开自己,说,“我这人狂妄自是,做事好显露自己,总有自己的存心欲望,喜欢地位,好争名夺利”,他就能认识自己,往真理上够,但第二类人就不一样了,他虽然也承认自己有败坏,临到修理对付时也能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但就是没有悔改,不管他听了多少道、明白多少字句道理,就是不肯实行真理,自己该怎么行还怎么行。他也能敞开交通,对付修理、神的管教也能接受,但是接受之后他当作道理,明白了就完事了,过后还是老样子,没有变化。他把真理当成道理对待,后果会怎么样呢?肯定是把守规条当作实行真理了,他不根据神的话、神的要求尽本分,还是根据撒但处世哲学、根据自己总结出来的方式方法来解决问题,虽然口头上也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撒但哲学是谬论,但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实行撒但的谬论,他还感觉心安理得。承认神的话是真理却不实行的人,是不是欺骗神的人呢?他虽然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撒但哲学是谬论,但他心里却认为撒但哲学也是管用的,他就采取调和折中的方式,在两者之间选择中间路线,觉得这就是实行真理了。既不站在撒但一边,也不站在神一边,两头都不得罪,他还觉得自己很聪明,认为,“我是尽本分的人,我也是追求真理的人,肯定能蒙神称许”。你们说,这类人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不是。)神的话他也认真听、认真记、认真背,甚至还花时间揣摩,但是他把神的话拿来做什么呢?他听神话的目的是什么?(拿来给别人讲,为了显露自己。)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呢?(当规条来守。)有时候是当规条来守,还有呢?这里有多种情形。有的人把神的话当规条来守,守着字面意思就完事了。比如,大家交通做诚实人,他也交通。人说:“你做诚实人的实际经历在哪儿呢?”他说:“那我看看笔记本吧。”他要是有经历的话,不是张口就来吗?是自己的经历怎么还得照本说呢?这就完全暴露了他一点儿实际也没有。还有的人听完道之后就认为自己明白了,能说几句道理的话就觉得自己明白真理了,这是不是错误的想法?他说:“我能领受真理,我通灵,我能明白神所说的话、明白我所听的道,那我就是有真理实际了。”他认识不到神的话是真理,是作人生命的,真理不但需要实行出来,还应该运用真理来解决人里面的各种难处、问题。因为他不能接受真理,所以当他悖逆神的时候,他总会讲理,他不知道这是悖逆神,那就不可能寻求真理来解决自己的悖逆问题了。那这类人通常怎么解决自己的难处,知不知道?不以神话为真理原则的人,听完神的话他就琢磨,“我这是悖逆吗?这情有可原吧。谁都会这么想,这就是个想法,不算是悖逆,下次不这么想就行了,顺服呗!”再琢磨琢磨,“我能顺服,那我还是爱神的人,我是神所喜悦的”,就这样过去了。他就不解剖自己为什么能悖逆神,根源在什么地方,他就不在这事上追求认识自己,他有多少悖逆也不反省自己,这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了。因为他不把真理当作生命对待,所以他无论做什么事,无论流露什么悖逆、败坏,都不与真理对号、挂钩,都不学功课,这就可以确定他不喜爱真理,也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临到事从来不省察自己,不往真理上够,不与真理挂钩,这不就跟外邦人一样了吗?不管信多少年,一点儿生命进入都没有,只是守点规条,少作点恶,这怎么能代表人实行真理了呢?这样信神又怎么能得着神的称许呢?许多人信神十多年、二十多年,字句道理能说一大堆,初信的人听了还挺佩服他们,但他们没有一点儿真理实际,也谈不出真实的经历见证,这是怎么回事?一点儿真实的经历见证都没有,这就出现问题了,这就是一点儿生命进入都没有啊!别人跟他交通真理,他说,“你别跟我讲,我什么都明白,我什么道理都懂”。他说这话的根源在哪儿?问题出在哪儿?为什么他听道、读神的话只能明白道理而不明白真理?只会讲道理,却不会经历神的话,结果信了多少年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这是怎么回事?(不接受真理。)对了,就是因为他不接受真理。就像一个医生常给别人看病,给别人开药方或者动手术他什么道理都懂,但是当他自己得癌症的时候,他说什么?“谁也治不了我的病。”有的人说:“你得化疗,得开刀啊!”他说:“这不用你说,我什么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就是不去治病,这病能好吗?他是大夫也没用。什么道理都明白,就是不实行,这就是第二种人。这种人外表看也接受对付修理,也常常听道、聚会,热心作工、尽本分,受苦、花费,但就有一点最不好,而且是最致命的一点,他从来不把所听的道、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来实行,这就是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真理的人实质问题是什么?(不喜爱真理。)不喜爱真理的人对神是什么观点、什么态度?他为什么不喜爱真理?主要是因为他不把真理当真理对待,在他的观点中认为,真理就是好的道理。这样的人会分辨撒但的各种邪说谬论吗?肯定不会,因为撒但的邪说谬论在人看都是好的道理,就是恶人作恶也要找各种好的理由来迷惑人,让人支持他、赞成他,把他看为正确。如果信神的人能把真理看成是好的道理,这就太谬妄了,这种人不但没有领受能力,还容易受人迷惑,成为撒但的工具。所以说,凡是没有领受真理能力的人都是不通灵的人,他认为明白真理就是明白道理,只要会讲道理就是明白真理了,这种人肯定不会实行真理,他也不懂什么叫原则,就只能按自己明白的道理来守守规条。信神年头多了,明白道理也多了,就多守一些规条,再多做一些好事,或者有一点付出,能受许多苦还没有怨言,他认为这就是实行神的话、实行真理了。其实,无论人外表怎么守规条、受苦付代价没有怨言,这都不代表人实行真理,更谈不上顺服神。

实行真理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怎么衡量你是否实行真理了?你到底是不是听神的话而接受神话的人,神怎么看?神就看你在信神、听道期间,你里面不对的情形、对神的悖逆还有各方面的败坏性情是不是用真理代替了,有没有变化,你的变化是外表的行为、做法有变化了,还是你的生命性情有变化了,神根据这些衡量。你听了这么多年的道,吃喝了这么多年神的话,你的改变是外表的还是实质性的?有没有性情上的变化?你对神的悖逆有没有减少?临到事流露悖逆,你能不能反省自己?能不能对神有顺服?你对待神交给你的托付、对待本分的态度有没有变化?你的忠心有没有增多?里面还有没有掺杂?个人的存心、野心、欲望、打算这些东西在你听道期间有没有得到洁净?这些都是衡量标准。还有,你对神的观念与误解消除多少?你是不是还持守原来那些渺茫的观念想象与定规?对试炼熬炼是不是还有埋怨、抵触或者消极情绪?如果这些消极的东西还没有真正解决,也没有任何真实的变化,这就证实了一个事实,你不是实行真理的人。就像一粒种子撒在地里,又浇水又施肥,过了多少天都不发芽,这就证实了这粒种子没有生命。比如,有的人信神是因为以前在世上总受人欺负、排挤,人都看不起,他信神就是为了以后扬眉吐气。信了一段时间,他一直带着这个存心尽本分、花费,越花费越有劲,后来做了教会带领,他就觉得扬眉吐气了,他里面的存心还是没解决,他就琢磨,“我要是再当个大的带领,那不更扬眉吐气吗?还是信神好!”他来神家就是为了得到地位扬眉吐气,他这个存心始终没解决。他作这么多年的工,听这么多年的道,吃喝这么多年神的话,就这点问题都没解决,这样信神是不是不务正业啊?听道、读神的话是为了得真理、得生命,他信了多少年,什么真理、生命都没有得到,这个问题值得人反思。有的人虽然不会交通真理见证神,但还真有一些实际经历,临到修理对付也能反省自己,还能接受真理,过后真有一些悔改变化,这就证明人家有真实的信心,受多少痛苦、患难都不退缩,爱神的心也越来越真实,办事也有原则了,败坏流露也少多了,尽本分更负责任了,这样的人你能说他不明白真理吗?从他的变化上来看,他的确活出真理的实际了,这才是把神的话吃到心里了。虽然嘴上不会说不会道,但会实行真理,办事还有原则,尽办实事,受多少苦都没有怨言,这就证实神的话在他身上起作用了,达到果效了,开始成为他的生命了。

刚才说了两种人。第一种人的表现很简单,听到神的话就能实行。第二种人听了很多神的话,也不是完全不实行,在他的想象中认为自己也实行了,因为他又撇家舍业,又献出自己的所有,甚至有的人一辈子都献给神了,不娶不嫁,也不追求钱财了,什么都献上了,但就是他里面的情形总不变,对神的埋怨、误解、观念、想象,还有狂妄性情,做事武断、独断专行,等等这些总不变,还是凭撒但哲学活着,跟外邦人区别不大。这类人只是口头信神而已,比外邦人好一点儿,就是不作大恶,外表看着是一个好人,但是却不追求真理,听多少道生命性情都没有变化。这种人把神的话当成什么了?当成好的道理了。他认为神的话也是真理,但是他认为的那个真理其实就是道理,是道理性的、比较不错的东西,他也能守一些规条,但是生命性情却没有丝毫变化。这是第二种人。

再说说第三种人——不信派。不信派对神总是半信半疑,这种人听完神的话心里也承认,“这个道对,是神道成肉身说的话,这个教会是好人多,是好地方,在这里没有欺压人、残害人的事,没有眼泪、没有痛苦,简直就是个安乐窝、避难所。这些人来自天南地北、各国各方,都挺和善的,都能敞开心交通、和睦相处,都是好人。上面讲的道也都是好道,充满正能量,神的话都是真理,是正面事物,听了这些道心灵里挺得滋润、挺得益处,人都活在神面前,有安慰、有享受、有快乐,有一种活在人间乐园的感觉,要是在神家能成为人才作出贡献那就更好了。”他把这些神的话、这些讲道当成名人、伟人的一些正面的理论、学说,好的道理,那他实不实行?(不实行。)他为什么不实行?他实行这些真理有难度,那得受苦付代价呀!他认为这些话会说会讲就行了,没必要实行,信神不用太求真,就像在宗教里一样,信神就是业余的事,出点力、聚个会就可以了。他不能把神的话完全、真实地接受过来,还能对神的话产生观念。比如,神说做诚实人就是一是一、二是二,绝对不能撒谎,他就通不过,他觉得,“不撒谎还叫人吗?跟谁都敞开,不留心眼儿,完全顺服神,那不是傻吗?”他认为那么做傻,不能那么做人。他虽然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但是要求他按神的话去实行,在他那儿就通不过。所以,这类人对待神的话就是敷衍的态度,只承认神的话都对,是真理,但就是不接受、不实行。当神家需要人出力的时候,他也愿意出力,但他出力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得福气,多享受点神的恩典,如果真有机会能进天国,那就捡到大便宜了,他有这样一个期盼,有这么点信念。但他对待真理、对待神话的态度是什么?真理、神的话对他来说好像可有可无,就是他业余研究的对象,是为了消磨时间、打发时间,他根本就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当成生命。这是什么人?这就是不信派。不信派不承认真理能洁净人、拯救人,也不懂得真理、生命是怎么回事,对信神与蒙拯救的事、对人犯罪的本性该怎么解决这些事似懂非懂,不感兴趣。他说:“人都不是活在真空里,人活着就得吃饭,跟动物没什么区别,人就是高级动物,就得为生存活着。”他对真理就是不感兴趣,所以不管信神多少年、听多少道,对神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理也说不清楚,对信神能不能蒙拯救、以后的结局归宿到底是什么,这些都不清楚,这得糊涂到什么地步!他对神怎样作工拯救人不感兴趣,对人接受审判刑罚达到蒙拯救不感兴趣,对人如何能进入真理实际达到顺服神不感兴趣,更细节的,对于怎么做诚实人、怎么尽本分等等这些都不感兴趣。尤其讲到人得绝对顺服神,他就更反感了,觉得“人要是总顺服神,那人长脑袋做什么呢?人总顺服神就成奴隶了”,不信派的观点就出来了。他认为人顺服神那是多余的事,是屈尊的事,是有失尊严的事,神不应该那么要求人,人也不应该那么接受。对有些道,比如让人得恩典,让人做好事,有好行为,他勉强能接受,对于彼得被成全接受数百次试炼他就想不通了,他认为,“那不是玩弄人、折腾人吗?神主宰一切不假,但也不能那样对待人啊!”他不把神的作工当作真理接受,他把神拯救人的这种方式看成是像奴隶主对待奴隶一样,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他这么对号。这样的人能明白真理吗?(不能。)这样的人在教会里有没有?(有。)他会不会自己离开教会?(不会。)他为什么不离开呢?他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外面的世界挺黑暗,还挺邪恶,在外面混也不容易,在哪儿混不是混啊?就在教会里混吧,还能享受神的恩典,我也没吃什么亏。这里有吃有喝,这里的人也不错,也没有人欺负我,再说,人尽本分花费付代价还蒙神祝福呢,这买卖不亏本啊!”他思来想去,觉得留在教会值,如果哪天他觉得不值了,没利可图了,就感觉信神没意思了,就想离开教会。他认为,“反正我也没吃什么亏,我也不是全心全意地付出。我有技术、懂业务,我有文凭,我到世上照样混,混个万贯家产,混个官当当,那多美啊!”他是这个观点。神所说的话、神发表的真理在这类人眼中甚至连一个总统演讲的价值都不如,他们就这样藐视神的话。这样的人带着这种观点来信神,也带着这种观点“心甘情愿”地来效力,栖身在神家,甚至在神家混日子也不愿离开,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抱一线希望,“万一神宽容、怜悯我,允许我进国度了,我的理想可就实现了,如果进不去国度,我也享受了不少神的恩典,也没有吃亏”。他们带着这种观望的观点来信神,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实行出真理?能不能把神当造物主敬拜?(不能。)他们有这样的观点,里面能产生哪些情形?常常对神埋怨、误解,神作一件事他就评价、探讨、研究一番,然后下个结论,“这不太像神作的了,但愿不是神作的”,他心里带着抵触、研究、评判、观望,这能不能说是悖逆?(能。)这就不是正常人的败坏、悖逆了,这是什么人?(不信派。)不信派的表现是什么?与神敌对。对于信神的人流露败坏性情,有时候不能顺服,神说这是悖逆性情,有悖逆的实质,那对于不信的人呢?对撒但,神会说撒但悖逆吗?(不会。)那神会怎么说?神说这是仇敌,是神的对立面,完全是跟神对抗。不信派对待神的态度是带着研究、观望,还有抵触、埋怨、对抗、仇恨。你越交通真理、越交通顺服神,他越厌烦,你越交通怎么接受神的刑罚审判、对付修理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他越厌烦,丝毫不听,听到交通这些他就坐不住了,如坐针毡,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烦躁不安。要是让他上舞厅、酒吧,他不烦躁,他高兴,他觉得在那里呆着逍遥、快活,如果能那样活着就太值了,总听真理他觉得烦,不愿意听。他连听都不愿意听,他能接受吗?绝对不能。他里面带着消极、抵触、仇恨的情形,总是研究、观望。他研究什么呢?他总研究神的话,这就不是身量小的事了,他是个不信派,是恶者。这类人是始终站在神的对立面研究、观望、抵触,丝毫不接受真理,他认为,“凡是真心为神花费的人都是傻瓜,凡是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人都是傻瓜,把家也撇了,亲人也照顾不上了,就一个心眼儿信神,信来信去都信穷了,让人看不起。看外邦人穿得多时尚,你们穿的是什么呀!我就不像你们那么傻,我得留一手,先追求肉体享受再说,这才现实”,这就是不信派的嘴脸。神显现作工开始起步的时候,跟随的人数少,顶多上万人左右,尽本分的人也只是上千人,后来福音工作开始扩展了,工作有成果了,尽本分的人就逐渐多了,有些人看见能出头露面了,能展现个人才华了,也跟着来尽本分了。我说:“奇怪了,神家工作都扩展开了,出来尽本分的人怎么多了这么多呢?这些人那些年在哪儿藏着呢?”其实,人家早就打算好了,“神家的工作要是扩展开了,我就来,要是作不成,我才不来呢,我才不给你出力呢!”这是什么人哪?这是投机派,投机派都是不信派,他是凑热闹来了。神家工作外表看是人在作,但实际上一切都是神在带领、神在引导,是圣灵在作,这是确定无疑的。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神的旨意得以畅通,不是哪个人能作这么大的工作,人做不到,这都是神话语的权柄、神的权柄达到的果效。人就看不透这一点,人认为,“神家的势力壮大了也有我一份,到时候功劳簿上别忘了写上我”,这是什么人?用外邦人的话说就是“用心何其毒也”,是不是可以这么说?(是。)这些人用心险恶啊!当然,人要是能接受真理,刚开始有这些存心、观点或者人的信心太小,神不记念。揭露人的这些观点、态度无非就是想让人走正确的人生道路,走上信神正轨,别观望、别研究,神不是你研究出来的,不是你用望远镜观察出来的,神的存在、神作拯救工作不是你用任何的根据研究出来的结果,这就是事实。不管有没有人承认、有没有人相信、有没有人跟随,神作这么大工作的事实摆在那儿了,都看得见、摸得着,神要作成的事是没有一个人能拦阻、没有一个人能改变的,任何势力也拦阻不了,这是神作成的事实。

刚才说到第三类人——不信派,这类人信神就是观望、投机、研究,如果一点儿得福希望也没有了,就该逃跑了,为自己预备后路了。这种人如果现在开始反省自己,有懊悔的心,还来得及,只要没到死期就还有一线希望;如果死不悔改,还要继续观望,一直跟神对抗下去,那神肯定会把他当外邦人处理的,扔在灾难中就不管了。按人的实质,人原本就是一把尘土,神给你一口气息,把你变成有血有肉的活人,让你活着,你的生命是从神来的,神在没用你的时候供应你的吃穿、供应你的一切,当神用你的时候你却逃之夭夭了,总与神背道而驰,总跟神唱反调,神还能用你吗?神就该把你搁置一边了。不管是起初创世的时候,还是律法时代、恩典时代,直到现在末世,神对人说了很多的话,无论是默示人的还是直接面对面跟人说的,可以说不计其数,神说这么多话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让人明白、理解神的意思,知道神的心意,知道人得着这些话之后能达到性情变化、能蒙拯救、能得生命,然后人能接受这些话,神说这么多话无非就是这个目的。人接受了这些话,接受了神的各种作工方式,最终达到的果效是什么呢?就是人能跟随神走到底,不被神半路淘汰、撇弃,这就有希望剩存下来。无论神管教你也好,修理你也好,或者显明你也好,或者神有时候离弃你、给你试炼也好,不管怎么样,神说这些话的心意、神的良苦用心这个事实人不能否认吧?(是。)所以说,人不应该斤斤计较,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总误解神。无论你原来持守什么不对的观点,无论你里面的情形是什么,只要你能接受神的话作你的生命,作你实行的原则,作你行路的方向、目标,你总会一步一步达到满足神的要求的。怕的就是什么呢?怕的就是人把神的话当成道理、规条、字句、口号来听、来对待,甚至把神的话当成研究的对象,把神当成研究、对抗的对象,这就麻烦了,这样的人就不是神拯救的对象了,神没法拯救。不是神不拯救你,是你不接受神的拯救,只能这么说,这也是事实。

人能跟随神走到最终,能达到性情变化,最重要的是什么?接受真理,实行真理,这是最重要的,这是追求真理最关键的实行。实行经历神的话是最重要的实行,直接关系到人的生命进入。真心信神的人不管临到什么事,都得学会凡事寻求真理、凡事实行真理,这才是经历神的作工,这样经历几年就能明白真理进入实际。所以,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实行经历神的话这事。临到事你心里总得揣摩,“在这件事上我得怎么实行、经历神的话?这件事涉及哪方面真理?我怎么做才是实行真理?”这就是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了,这样实行经历几年,你就慢慢进入信神正轨了,就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了,有方向了。临到什么事总靠头脑分析、研究,总靠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这条路行不通。你要是按照这种方式实行,想达到与神相合、达到性情变化那是不可能的,永远达不到,这个路途不对。你想通过追求名利地位的办法达到蒙拯救是徒劳的,有多少人已经失败跌倒了,有的被定性为假带领,有的被定性为敌基督,都被淘汰了。在教会追求出人头地是没有用的,还是走彼得的路——追求真理最安全、最保险。现在看清楚什么最重要了吗?就是接受真理、实行真理最重要。读神的话是为揣摩、得着真理,别研究,千万千万别研究,别有抵触、对抗的情绪,一旦有这样的情形赶紧省察、解决。你身上这些败坏问题不断得到解决,情形越来越好,败坏流露越来越少,最终会产生一个成果,就是与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越来越有敬畏神的心了,心离神越来越近了,尽本分的果效也越来越好,对神的爱、对神的信心也越来越大,这就证实你把神的话吃到心里去了,神的话在你心里扎根了。最终,你会看到一个结果,你说:“通过不断地反省自己,解决败坏流露,才没酿成不可收拾的后果。我心里懊悔,恨恶自己充当了撒但的差役,多亏神拯救了我,让我迷途知返,能接受真理,能顺服神。我不再担心我能否蒙拯救了,也不再担心以后可能被清除、淘汰了,我现在有把握确定我是蒙神拯救的对象,我走的路对,我信的是真神,是造物的主,我没有任何的疑惑。”这时,你才把神信到心里了,凡事都能依靠神了,你就真的进入避难所了,你再也不用担心自己是不是效力者、会不会死在灾难中了,这时心里才充满平安喜乐。人有这些担心是怎么造成的?就是因为对神的作工太不认识了,明白的真理太少了,对神还有观念、误解。因为你没有在神的话中明白神的心意,没读懂神的心意,所以你就总误解神,总有误解你就总担心、总不踏实,有时就有抵触情绪,慢慢地,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哪天突然出一个大错,就真的被淘汰了,犯下大错就不是小事了。有些人被淘汰了,或者被清除、开除了,或者一点儿圣灵作工都没有,这是不是有根源的?绝对有根源,这里有一个走什么道路的问题。有的人选择走彼得的路,就是追求真理的路,有的人选择走保罗的路,就是追求得冠冕、得赏赐的路,这两条道路实质是不一样的,后果、结局也是不一样的。那些被淘汰的人,他们始终不走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道路,始终背离这条道路,就做自己要做的事,按着自己的欲望、野心去做,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脸面,满足自己的欲望,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这些。虽然他们也付代价了,也花费了时间、精力,也起早贪黑,但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因为他所做的这些事在神眼中被定为恶,结果被淘汰了。那他们还有蒙拯救的机会吗?(没有。)这后果太严重了!就像人生病一样,小病不及时治疗就会变成大病,甚至变成绝症。比如,人得了感冒咳嗽,如果正常治疗很快就好了,但有些人觉得自己身强力壮,就不当回事,也不治疗,拖得时间长了,结果成肺炎了。得肺炎之后,他还是觉得自己年轻有抵抗力,拖几个月也不治,天天咳嗽也不在意,等咳嗽得止不住了,受不了了,咳血了,到医院一检查,成肺结核了。别人劝他赶紧治疗,他仍觉得自己年轻力壮,不用担心,也不好好治疗。到最后,有一天身体实在不行,走不动路了,到医院一检查,已经是癌症晚期了。人有败坏性情不解决,也会带来不可救药的后果。人有败坏性情不可怕,必须得寻求真理及时解决,败坏性情才能逐步得着洁净,如果不注重解决败坏性情,那么败坏性情就会越来越严重,有可能就触犯神、抵挡神,就被神厌弃、淘汰了。

有些人本性实质就是敌基督,就像保罗那一类人,他们总注重得福、得冠冕、得赏赐,跟神搞交易,总想做带领、做使徒控制神选民,结果让神厌弃。他们走的就是抵挡神的路,就是错误的道路。有些人不喜爱真理,明知追求名利、地位、利益是不对的,但还是选择了错误的道路。神苦口婆心、用心良苦,对神选民百般地安慰、劝勉、提示、警告、揭露、对付、责备,话说了许多,人就是不当回事,当耳旁风,就不实行,照样按着自己的存心、欲望维护自己的地位、脸面、虚荣,处处为自己的利益图谋,处处为自己的脸面、前途打算、做事,绞尽脑汁,不惜一切代价,心里还觉得,“我为神花费,有荣耀的冠冕为我存留”,保罗的话都说出来了。其实,他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是什么道路,被神定罪了还不知道,到最终,有一天酿成大祸了,他能知道悔改吗?那时候他还对抗呢,说,“我劳苦功高,我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呢!”他做的那些事一文钱都不值,那是善行吗?是尽本分吗?是实行真理吗?那是在搞自己的经营。在这期间,他装备了很多高深莫测的字句道理,能说能讲,能跑路花费,但就是不作任何实际工作,把周围的人笼络得挺好,大家都围着他转,他已经占山为王了,心里没有一点儿神的地位,这是不是作恶?一点儿真理也不实行,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那就不言而喻了。这种情况他还想要冠冕,脸皮得有多厚,这叫厚颜无耻!为什么这类人到最后被淘汰了还能讲理?他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作恶多端,为什么还能跟神讲理,还振振有词?他能这样抵挡神是什么问题?你们说,他这么做有没有理性?有没有良心理智?正常的人听了这么多神的话,不管神怎么对待他,合不合他的观念,他起码得承认神的话是真理,都是对的,即使有一句话不合人的观念,也不应该论断神,应该有顺服的心才对。人如果能承认神的话是真理,能顺服在神面前,这是不是把神当神待了?(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时对神产生点观念、误解,是不是就容易寻求真理解决了?关键是人得承认神的说话作工,这是前提条件。像保罗那样的不信派、敌基督为什么还能跟神对立呢?(没有把神当神待。)根源就在这儿呢。不管他多么能说会道、作工跑路多起劲,也不管他受多少苦、付多大代价,他从始至终都没把神的话当真理,那他能明白真理吗?(不能。)所以,当神这么处理他的时候他有想法,那么处理他的时候他也不服,他丝毫不具备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这就证实了一个事实:他从来没有接受过真理。如果这些年他能够把神的话当真理接受,能够实行神的话,能够听神的话,他不至于这么嚣张、对抗,不会对抗神的安排、对抗神对他的处理,不会有这样的情绪,顶多心情有点不太舒服、不太畅快。败坏人类都有正常的软弱,但是起码得守住几个底线。首先,不能放弃尽本分。“无论什么时候,神交代给我的任务不管我做得好不好,我得尽上全力,有多大劲使多大劲,即使神不喜欢我了,或者看不上我了,但交代给我的任务起码我得接过来,把它做好”,这是理智,本分不能放弃。另外,不能否认神。“不管神怎么对待我、处理我,或者弟兄姊妹怎么排斥我、揭露我,或者大家都弃绝我,但神在我心里的地位不变,我该站的人的地位也不变,神永远是我的神,神的实质、神的身份不变,我永远承认他是我的神”,这个理智也得有。还有什么?(不管神怎样对待、责罚,都要顺服。)这是起码的,这个最基本的底线也得有。你说,“我不理解神的心意,也不明白神为什么要这么作,觉得有点委屈,我自己也有点理,但是我不讲,因为我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顺服神,这是受造之物的本分。虽然现在我不明白,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实行或者该怎么寻求真理,但我也应该顺服”,这是不是理智?(是。)那些不接受真理的人、没有理智的人临到修理对付的事有哪些表现?他说,“这是不是要显明我、淘汰我呀?如果我没有前途命运了,我得不着福了,我还不信了呢!”这样的人对神有真实的信吗?他和神的关系都不正常,是抵触、是对立,这种性情就是撒但抵挡神的性情,他还能承认神是他的神吗?他可能心里还说,“是神怎么不爱我呢?是神怎么不重用我呢?我看就是人,这个世界哪有神?你们都是傻子,神在哪儿呢?在人心里,我信他就存在,我要是不信他就不存在,他就不是神”,观点暴露出来了吧。这些年听了那么多神的话,他要是接受进去了,能产生这样的观点吗?(不能。)更严重的,他会怎么做?该煽动了,该做事了,“你还信哪?你怎么那么傻呢?不是早就说灾难要来吗,什么时候来了?神不是说要毁灭世界吗?哪儿毁灭了?傻瓜,你吃大亏了!你别信了,信什么信!你看我多聪明,我一个月挣好几千元,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哪?你看看现在世上流行什么,我穿的是什么,全是名牌!”他就该勾引人、迷惑人了,把一些人勾引得神魂颠倒,这是不是恶者混进神家搅扰教会啊?这样的人尽本分是什么态度?“让我尽本分得看我心情,我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不用尽心尽力。这也不是给自己办事,这是给教会办事,也看不见神在哪儿,神是否纪念我都不知道,还尽心、尽力、尽意,有什么用啊?我说点话糊弄糊弄就不错了。”他是这个观点,他觉得尽本分尽力、尽心、尽意是傻,不值。你们现在要是遇到这样的人能不能受迷惑、受影响?如果是没有根基的、不明白真理的人,肯定得受迷惑、受影响,时间长了就受亏损了。

信神吃喝神的话是为达到什么目的,关键解决什么问题,必须得清楚。如果信神几年始终不注重吃喝神话,不但败坏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连起码该明白的真理都不明白,那后果是什么?最容易受迷惑,最容易走弯路,如果不明白真理,也最容易跌倒,临到点事、临到点风吹草动就不容易站立住。所以,多读神的话、多交通真理对人最有益处。圣经里有句神话很重要,“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这话给人一个什么提示呢?神的话不废去指什么?真理、神的话到什么时候都是真理,这是不变的。无论是这话对人类的价值与意义,还是这话的内涵、实情,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变,都还是这句话的原话,不会变成其他的,他的实质不会改变。比如,神让人做诚实人,这话是真理,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废去。为什么不能废去?从神要求人做诚实人就看到神的实质信实这一面,神的这个实质是从亘古到永远一直有的,不会因着时代、地理、空间的改变而改变,神的实质是永远存在的。神的实质永远存在的原因是什么?因为这是正面事物,是造物的主具备的实质,永远不会废去,永远是真理。你如果把造物主所发表的这些真理都经历、实化到你里面,把这些真理都实行出来,都活出来,你是不是就能活得有人样了?你活着是不是就有价值了?那你还能被撇弃吗?把神所赐的真理都经历出来、活出来,这是不是你的活路?只有这一条路能使人类剩存下来,如果人不能接受真理,不走追求真理这条路,最终都得被废去、被毁灭。也许你说,“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但你如果没有得着真理,早晚都得被淘汰。“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这句话的意义太深了,对人也是最大的警戒。只有神的话才是真理,只有接受真理才能站立得住,就是你吃喝了神的话,实行出神的话,活出点人样了,你这个人就不会被淘汰,神话的价值在这儿呢!那神的话是不是能作人的生命?这个生命指什么?就是你能活着了,你被救活了,你接受了这些话,明白这些话,按这些话实行,你就成为神眼中的活人了。你如果不是诚实人,而是诡诈人,在神眼中就是行尸走肉,是死人,就跟万物一样都要被废去。与神的话、与真理无关的,不管是物质的、非物质的,在神更替时代、更新世界的时候都得废去,唯独神的话不废去,只有与神的话有关的一切事物不被废去。实行神话就这么重要!

人知道了实行经历神的话很重要,还得有实行的路途,这是生命进入的路,心里必须得注重,天天有经历才行。如果你总担心没有经历见证,怕有一天被淘汰,这就有问题了。不喜爱真理的人总也不实行经历神的话,这不单是没有信心,最主要是受撒但本性指使的。只想得福却不喜爱真理,有这存心支配就没有好结果,那怎么办呢?任由它在里面泛滥绝对不行,你必须得寻求真理反省自己,“我为什么不实行真理呢?为什么总担心被淘汰呢?这个情形不对呀,我得解决”。知道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这是不是进步啊?这就是好事,不知道解决问题的就是麻木痴呆、悖逆、刚硬的人。有的人知道这是问题他也不解决,他觉得,“我这么想不是挺正常吗?我为什么要解决得福存心?这么解决吃亏”,这是不是刚硬?有些人麻木,不知道有得福存心是存心问题、是性情问题,他以为,“人信神有得福存心不是很正常吗?这不算什么问题”,这种思想观点对不对?如果得福存心不解决,败坏性情不得洁净,能不能真实顺服神?凭败坏性情活着能导致什么后果?就像有的人身体不舒服,他知道自己要感冒了,就赶紧找药吃,有的人就麻木,身体里发炎了他都不知道,总跟人说他这两天不舒服,他就不知道这是感冒的前兆,还不当回事。有的人还觉得,“感冒就感冒吧,那能怎么样?”该喝水也不喝,该吃药也不吃,他就扛着,结果得了感冒,病了几天耽误不少事。人对待自己各种不同情形的态度就跟人对待病的态度是一样的,有的人小问题能及时解决,大问题一点不解决,这样拖延下去,败坏性情一点得不到解决,就没有生命进入了,生命就受亏损了,这是不是愚昧无知啊?太愚昧的人得不着真理,最终就把生命给断送了,这样信神绝对达不到蒙神拯救。

追求真理必须得从反省认识自己开始,不管临到什么事,总得反省自己里面的情形,有哪些错误的思想观点,有哪些悖逆情形,都得认识到,解决掉,过一段时间再临到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事,又会产生一些错误的观点、错误的情形,还得寻求真理解决。总这样不断地反省认识自己,不断地解决自己的错误观点和悖逆情形,人的败坏性情流露得就越来越少了,实行真理就容易了,这就是生命长大的过程。不管临到什么事,都得寻求真理,不管作什么打算、计划,合乎真理的就坚持,不合乎真理的就得取缔,然后能向往正义,往真理上够、往认识神上够、往神的要求上够,这样就能更多地发现自己的缺欠与败坏流露,就能产生渴慕真理的心,这样经历一段时间,就能明白一些真理,对神的信心就越来越大,不具备这样的实行路途就不叫实行真理。人活在败坏性情里如果不会省察,没有知觉,只是察看作没作恶、犯没犯罪就可以了,对败坏性情置之不理,对悖逆情形毫不在乎,虽然外表上没有作恶犯罪,但还是活在败坏性情里,还是活在撒但权下,这是事实,并不是达到蒙拯救的人。人在世上生活几十年,对世上的事能看明白了,就觉得自己很精明,就自以为是,觉得了不起,但在真理面前,败坏人类都是傻子、弱智,就像渺小的人类在神面前永远都是婴孩一样。追求蒙拯救不是简单的事,必须得明白许多真理,非得长到一定身量,人有心志了,还得有合适的环境,逐步地实行真理,人的信心一点一点地就培养起来了,人对神的疑惑就越来越少,对神的误解也越来越少。对神的疑惑、误解越来越少,人的信心就大了,临到事就能寻求真理了,明白真理也能实行真理了,消极反面的东西越来越少,积极正面的东西就多了,能实行真理顺服神的时候就多了,这就具备真理实际了。这是不是长大成人了?心里越来越刚强了?刚强指什么呢?就是人有真实的信心,明白真理会分辨,能依靠神得胜肉体,有胜罪的能力,能站住见证,对神有真实的顺服,能为实行真理受苦付代价,能忠心尽本分,有追求真理、追求被成全的心志,这是不是越来越好了?这就能走上追求真理被成全的路了,没有任何环境、任何困难能压倒他、拦阻他跟随神,这才是最蒙神祝福的人,是神要得着的人。

你们现在处在什么情形?(有时候遇到难处有点消极,但是能往上够,努力胜过去。)知道自己有难处的时候能主动去攻克它,这就是身量。知道自己有难处还不去攻克、不去搭理,带着一种消极情形,被动地、应付着尽本分,这是一般的、常见的情形。还有最差的,自己是什么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形不知道,情形好不好、对不对不知道,是消极还是积极都不知道,这是最麻烦的。这些生命进入的细节问题他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实行真理他就更不知道了,只有热心,什么真理也不明白,什么分辨也没有,一点儿经历见证都讲不出来,这样的人什么时候才能为神作出响亮的见证呢?有些人能讲许多字句道理,你若问他,“你这是在见证神吗?”他自己都不知道,还觉得自己尽本分有忠心,没有应付糊弄。他觉得自己什么都很好,什么都比别人强,别人软弱了,他还劝别人,“你怎么软弱呢?爱神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软弱呢!”这样的人一看就没什么实际,不懂人生命性情变化的正常情形、过程,就用常说的“什么时候了还软弱!什么时候了还顾家!”这一套道理来鞭策别人、教育别人,什么实际问题都解决不了。看不透自己的情形,不能真实认识自己,这就是身量幼小最明显的表现;不会实行真理,好守规条,这是身量幼小;也想尽好本分,也想把事办好,就是不知道该守的原则是什么,只会凭自己的喜好做事,这是身量幼小;别人讲经历见证,听完不会分辨,自己该得什么益处、该吸取什么教训说不清楚,这也是身量幼小;不会经历实行神的话,不知道什么是高举神、见证神,这都是身量幼小。你们现在处于哪个阶段?(消极的时候多一些。)这种情况更是身量幼小。太愚昧无知的人就是一点儿身量也没有,非得等明白许多真理,会分辨事了,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了,消极情形少了,正常情形多了,再能担点重担,带领别人、供应别人,那才是真有身量了。现在就得往真理上够,越够越有长进,不够就不会长进,还容易倒退。信神就靠真理活着,多明白真理就有身量,不明白真理就没有身量,什么时候会寻求真理了,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了,你的身量就长大了。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五日

上一篇: 人到底凭什么活着

下一篇: 明白真理才能认识神的作为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经营人的宗旨

人若真能将人生的正道看透,将神经营人的宗旨看透,人就不至于将个人的前途命运挂在心上当宝贝的,人就没心思再侍候自己那猪狗不如的爹娘。人的命运前途不正是当代所谓的彼得的“爹娘”吗?人与其亲如骨肉,肉体的归宿、肉体的将来到底是活着见神,还是死后灵魂去朝见神,肉体的明天是在患难一样的大火…

第九十一篇

我的灵时时在说话、时时在发声,你们有几个能认识我?我为什么要道成肉身来在你们中间?这都是极大的奥秘。你们整天想我、盼望我,还天天赞美我、享受我、吃喝我,但今天仍然不认识我,何等的愚昧、瞎眼!何等的不认识我!在你们中间有几个能体贴我的心意?就是说有几个能认识我?都是鬼头鬼脑的家伙,…

对“实际”当如何认识

神是实际的神,他的一切作工也都是实际的,神所说的一切话都是实际的,神所发表的真理都是实际,除了神的话以外都是虚空,都是无有,都是站立不住的。现在圣灵要带领人进入神的话,人要追求进入实际,就得寻求实际,认识实际,之后经历实际,活出实际。对实际越有认识,越能分辨出别人所说的是不是实际…

第九十六篇

我要刑罚一切从我生但又不认识我的人,来显明我的烈怒的全部,显明我的大能,显明我的全智。在我一切都是公义,绝对没有不义,没有诡诈,没有弯曲,谁若是弯曲诡诈的必定是地狱之子,必定是生在阴间的,在我一切都公开,说成必成,说立必立,无人能改变,无人能效仿,因我是独一的神自己。在即将临到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