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3 关于神话《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的讲道交通 一

“历经几千年的败坏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挡神的恶魔,以至于人悖逆神的历史都记载在了‘史记’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为人自己也述说不完,因为人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叫撒但引诱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人看见了神背叛神,看不见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见了神的咒诅、看见了神的烈怒之后还在背叛着神。因此我说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在我眼中的人都是衣冠禽兽、都是毒蛇,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装出一副可怜相,我都不会向人发出怜悯之心,因为人根本不懂得黑与白的区别,人都不懂得真理与非真理的区别,人的理智如此麻木还想得福,人的人性如此卑鄙还想作王掌权,这样的理智给谁去作王?这样的人性怎么能登宝座?实在是不知羞耻!都是不自量力的小人!我劝你们这些想得福的人先找个镜子照照自己的丑相,你是作王的料吗?你长了得福的五官了吗?性情一点不变化、一点真理都行不出来还想着美好的明天,真是妄想!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听到真理也无心思去实行,看见神已显现也无心思去寻求,这样一个堕落的人类哪有一点拯救的余地呢?这样一个腐朽的人类怎能活在光中呢?”

“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有些人说他信神多年了,也明白不少道理,也没作大恶,就是性情没有变化,这是怎么回事啊?能说他们是抵挡神的吗?不管你信神多少年,你的性情如果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那有些人说:“我想变化,我也正在追求变化,此时是不是与神为敌呀?”你想追求变化,或者你正在追求真理,这就不是与神为敌了;你如果不想追求性情变化,不想追求真理,不想追求被神成全,你不为性情变化去努力,这就是与神为敌。这个意思很明确,你不追求性情变化本身就是与神为敌。比方说,你犯了错误,作了恶了,人问:“你认没认识到?”“我不承认,我没有作恶。”这是不是与神为敌呀?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对付,这就是与神为敌!有的人一听人家交通真理,他立刻服下来了,“人家交通得对,符合真理呀”,他就承认自己做错了,这样的人是不是与神为敌的人哪?他能顺服真理,能接受真理,这就不是与神为敌。你有撒但的本性,你不接受真理、顺服真理就是与神为敌;你有撒但的性情,你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就这么简单。有些人特别狂妄自大,谁说也不听,这是不是与神为敌呀?这就是与神为敌。有些人信神时间也不长,因着不明白真理,也能出于人意做点打岔的事,但是一临到修理对付,人家就顺服下来了,就接受真理,那这样的人是不是与神为敌的人哪?这就不是与神为敌的人。因为他能顺服真理,他能接受修理对付,不管是谁,只要交通出真理,只要说的符合真理,他就能顺服下来,就能接受真理,这样的人就不是与神为敌的人,他是追求真理的人哪!这样的人即使有败坏流露,即使有过犯,神对他还有怜悯之心,所以这样的人就能蒙拯救。每一个人都衡量衡量自己是哪种人,是追求真理的人呢,还是性情不变化的人呢?信神多少年就不注重性情变化,“我就不变,我就这样了,我就这么个信法”,说这话的人就挺麻烦,这就是与神为敌的人哪!

“历经几千年的败坏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挡神的恶魔”,几千年的败坏把人败坏成什么样了?首先是麻木痴呆。“麻木痴呆”怎么解释?灵里都麻木了,一点分辨没有,不知道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也不会分辨善恶,这叫麻木痴呆。麻木痴呆严重了还能崇尚邪恶、崇拜魔鬼撒但,还能随从撒但颠倒黑白、歪曲事实,这是不是麻木痴呆到顶点了?最后的结果是人都成了抵挡神的恶魔,这样麻木痴呆就不可救药了!神家传福音有没有条件?(有。)什么条件?能明白真理。你跟他交通真理,他一听,“这是正道,这是神的声音,这有真理”,就这样的人还没麻木痴呆到顶点,你交通真理他还能明白,能醒悟过来,这就是可挽救的。麻木痴呆到明白不了真理,不知道善恶,不会分辨正反,这就完了,不可救药了。那些不能接受神作工的都属于抵挡神的恶魔,不可救药了,都是畜生。有些人混进神的家中,顽固地走敌基督道路,这属于什么?撒但的差役。撒但的差役他也有精明的地方,他一听,“这是真道,信这个道能得福,那信吧!”他不是来追求真理,他不是来接受神的拯救,他是抱着得福的存心混进神的家。这样的人因着有恶魔的本性,所以怎么吃喝神话就是性情不变化,还照样与神为敌,结果作恶多端被显明淘汰,开除出教会。那在神家里现在还有没有一些敌基督恶魔呀?还有,就是还没被显明的。总之,凡是显明出来是敌基督恶魔的必须都得开除,一个不留。有的人没做带领他没被显明出来,一做了带领就成敌基督了,这是不是被显明了?没做带领工人的时候外表挺老实,一做了带领工人就走敌基督道路,这是不是本性的问题呀?

“以至于人悖逆神的历史都记载在了‘史记’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为人自己也述说不完”,整个人类悖逆神的历史都清楚吧?外邦的社会发展史不就是人类悖逆神的历史吗?宗教界把神钉十字架的历史是不是悖逆神的历史啊?(是。)“都记载在了‘史记’之中”,这个“史记”包括一切历史记载,也包括圣经。犹太教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这不记载在“史记”之中了吗?宗教界抵挡神的历史在末世也显明了,也记载在“史记”之中了,凡是神的话揭露、解剖人类抵挡神的这些事实,这都属于历史记载。“因为人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叫撒但引诱得已不知去向了。”“不知去向”是什么意思啊?不知道人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知道人被撒但败坏太深,应该追求什么,应该怎样顺服神,接受神的救恩。就像咱们给外邦人传福音,他们说“为什么信神哪?信神有什么用啊?有什么益处啊?”他们不信,这就属于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今天整个人类仍在背叛着神。那有人说:“不信的是背叛神了,信的呢,是不是背叛着神哪?”也是背叛着神。宗教界就是信着神却背叛着神,神来作工他不接受;另外,神没来的时候你迷信、崇拜圣经,仰望人、跟随人,这不也是背叛神吗?所以,不管是信神的还是不信神的,在神的眼中“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这是不是事实啊?(是。)神的话都是真理,都是事实。

背叛神有几种情形。“人看见了神背叛神”,人类被撒但败坏到一个程度,看见神也能背叛神,这是不是事实啊?(是。)“看不见神也背叛神”,你看不见神,你信着神也在背叛神。看来人类背叛神的情形是不分看见看不见,都是在背叛神哪!“甚至有的人看见了神的咒诅、看见了神的烈怒之后还在背叛着神”,这样的人撒但本性太严重了,他信神是不是真心了?(不是。)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了。要是追求真理的人,看见了神的咒诅、看见了神的烈怒就能顺服下来,能俯伏在神面前,能恨恶自己、咒诅自己;那不喜爱真理的人呢,知道了神咒诅什么人、看见了神的烈怒还照样背叛神。在神家哪些人是这类人呢?敌基督、恶人都是这类人,尤其信神十年二十年还不追求真理的都是这类人,这么说过不过分哪?(不过分。)有人说:“这些人他们也没离开神,不还在信神吗?”他们信神不实行真理,那不也是背叛着神吗?你信神得实行真理、顺服神的作工,这就不再背叛神了。不实行真理,不忠心尽本分,而是应付糊弄,这是不是还在背叛着神哪?这还在背叛着神。有不少人,你让他尽点本分,他说“行,我愿意尽”,但是尽本分多少天干不出一点成品活。你一看他尽的本分就气不打一处来,都是应付糊弄啊,他就在那儿瞪着眼睛应付神、糊弄神,就是不实行真理,就是不体贴神的心意,就是推一推动一动,拉一拉挪一挪,拉着不走、打着倒退。那这样的人是不是还在背叛着神哪?不实行真理都是在背叛神,不能忠心为神尽上自己的本分都是在背叛着神。

“因此我说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那“原有的功能”指什么说的?就是看见神的作工、神的显现就能接受真理,就能按着神的心意来顺服神的作工,按着神的要求尽上自己的本分,这是人的理智能够达到的,人原有的理智就管这个用。有些人现在听了神的话,也听了讲道交通,什么都明白,就是不实行真理,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背叛神的人。“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就是背叛神的人没有良心理智了,失去人性了,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这个“原有的功能”就是指人和神的关系,人在神面前具备良心理智能达到的果效。如果人的良心理智对待神没有果效了,这就是没有人性了。那现在人被撒但败坏到一定程度,麻木痴呆,成了抵挡神的恶魔,该用什么词形容比较恰当啊?在神面前没有良心理智的人可不可以叫畜生啊?(可以。)“在我眼中的人都是衣冠禽兽、都是毒蛇,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装出一副可怜相,我都不会向人发出怜悯之心”,那从这句话中又明白一项什么真理呀?就是对那些没有人性的人,属于畜生、衣冠禽兽的人,属于毒蛇的种类,神绝对不会再发出怜悯之心了,神绝对不会拯救他们了,他们无论在神眼前装出一副什么可怜相,磕头流血,捶胸捣背,禁食多少天,哭到什么程度,神都不拯救。现在完全清楚了吧!清楚了之后把这项真理刻在心里,记牢它。别到有一天你看见一个畜生向神祷告,磕头流血,捶胸捣背,你又说:“哎呀,诚心,可能神还给他机会,人这么向神悔改,神能不怜悯吗?神肯定会怜悯他,神就是怜悯人的神哪!”你又在那儿唱上鬼调了,又散布谬论了,你不明白神话呀!神的话说“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装出一副可怜相,我都不会向人发出怜悯之心”,有这话为证,你还在那儿凭人的观念想象胡说八道。那什么人在神面前有真实悔改,神能发怜悯之心呢?追求真理、喜爱真理的人他有过犯悔改了,神对这样的人还有怜悯之心。有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如果信神时间短,一两年、三五年、七八年这还行,或许他还有机会;如果信神十年二十年还不追求真理,多数人都完了,尤其人性坏的人,那肯定被淘汰,人性好一点的,因为受辖制、缠累不能追求真理,这样的人可能还有点机会。在神家,恶人、毒蛇的种类太狡猾,说话从来不跟人交心,另外从来不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这样的人人性坏,这是公认的。在各地教会里,凡是公认的坏人、坏种,从来不实行真理、不接受真理的,这样的人神绝对不拯救,记住了吧!那神不拯救的人放在教会里有什么用啊?(让神选民分辨。)分辨完了直接把他开除、清除就行了。有些人你说他坏吧,也不是太坏,你说他不坏吧,有时候还挺坏,看不透就多留两天,一旦看透了赶紧开除、清除,这就对了。

“因为人根本不懂得黑与白的区别,人都不懂得真理与非真理的区别,人的理智如此麻木还想得福,人的人性如此卑鄙还想作王掌权,这样的理智给谁去作王?这样的人性怎么能登宝座?实在是不知羞耻!都是不自量力的小人!”“黑与白的区别”就是对错、是非这个区别。“人都不懂得真理与非真理的区别”,“真理”指什么说的?(神的话语。)“非真理”指什么说的?(撒但哲学和撒但法则。)你说的少一样东西,符合真理的话是不是就是真理呀?那是非真理。从道理上人知道真理与非真理的区别,那让你们分辨哪些是神的话,哪些是人的话,你不一定会分辨。不信我找段神交通的话,再找段人交通的话,哪段是非真理,哪段是真理,你会不会分辨就清楚了。从理论上说,凡神所说的话都是真理,人所说的话都是非真理。非真理包括两大类:一类属于撒但的谬论,包括似是而非的谬论;另一大类就属于符合真理的,只是对真理的一点看见、一点认识、一点实行的路,这类也不是真理,也属于非真理。

“人的理智如此麻木还想得福”,“如此麻木”指什么说的?一点分辨能力都没有,什么是真理、什么是非真理都不会分辨。就麻木到这个程度,你还想得福,还想作王掌权,还想登宝座,这是不是不知羞耻啊?(是。)这样的人多不多?(多。)一说做带领工人,脑袋削个尖往里钻,这是不是想作王掌权哪?有的人没选上带领工人就消极,这是不是想作王掌权哪?有的人做带领工人被淘汰了,就想破罐子破摔,是不是想作王掌权哪?(是。)那这些人为什么不配作王掌权呢?差在什么地方啊?就是不具备真理。不具备真理,一点分辨都没有,还想作王掌权呢!神在揭露、解剖人没有理智、没有良心的同时,也在暗示人一个奥秘,就是以后有一些人要被神作成得胜者,这些人与神一同作王掌权,有的管五座城,有的管十座城,有的做祭司。这些人都是什么人?理智正常,能分辨黑白,会分辨真理与非真理,具备真理实际,这些人最后属于被神成全的一班人。被神成全的人理智健全,这“理智健全”指什么说的?就是神家怎么交通真理、圣灵怎么作工他都能够上,都能跟上,这叫理智健全,理智健全的人也是咱们平时说的素质好的人。素质不好的人理智就不健全了,神家怎么交通真理他也不透亮,够不上,就光明白字句,一临到实际的事又蒙了,就不会运用,始终掌握不了原则,就知道守守规条。你给他怎么交通原则,他就想法把原则变成规条,然后就套规条;他一套规条,他就觉得“我素质不错,我明白真理了”,其实他什么也不明白,一套规条就犯错误了。这样的人属于什么问题呀?理智不健全,素质不够,不合格。那这样的人还能不能被神成全了?能不能作王掌权了?(不能。)咱不说他那败坏性情,就说这个素质就不合格。

现在神家把各方面真理都交通得比较透亮了,但是有多少人能行出来?有多少人能够上,真正能明白,会实行真理,在尽本分当中能运用得上?这样的人多不多呀?不多。愿意追求真理的人不少,为什么他们得不着呢?其中主要原因就是人的素质不合格。素质不合格,没有正常人的理智、良心,这样的人如果再有野心,还想与神一同作王掌权,还想登宝座,这在神眼中是什么人呢?就是不知羞耻、不自量力的小人哪!一说小人这就麻烦了,这就让人厌烦了,这样的人就没希望,让神厌憎了。在神眼中神最厌憎的是哪类人?一点理智都没有的人。那人和人相处,人最厌憎的是哪类人?没理智,又没良心。没良心就没法处了,最起码人得有良心,不能恩将仇报。人性主要就两方面:一个是良心,一个是理智。这两样具备了就是有人性,这两样不具备就没有人性。如果要求再高一点,这就涉及到人格、尊严了,有的人有点人格,还有尊严。如果没有人格的,他还讲尊严,这叫“吊死鬼擦胭粉——死不要脸”,没什么人格讲什么尊严哪?动物讲尊严吗?因为它没有人格,它不讲尊严。做人如果说理智特别好,健全,素质也好,他就有人格,他就讲尊严。如果理智方面一差,他能不能讲人格、尊严?(不能。)中国人多数不讲人格、尊严,因为什么?素质差,理智方面都不太健全。那人格和尊严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啊?理智特别正常、健全。人的理智方面一健全,这个人素质也高,心思也清明,肯定有人格、有尊严;如果理智一般,他的尊严、人格就没有,不存在。它是随着理智能达到的境界而产生的,理智方面比较高,比较健全,那良心、人格、尊严的境界也高;理智方面不太健全,比较低,他光有点良心就已经不错了,人格、尊严就够不上,他不懂。是不是这么回事啊?人性好坏主要根据什么产生的?主要根据理智方面是否健全产生的。听明白了吧!

“我劝你们这些想得福的人先找个镜子照照自己的丑相,你是作王的料吗?你长了得福的五官了吗?”“作王的料”指什么说的?作王是有条件的,凡是作王必须具备的条件你都具备了,人家说你是作王的料,如果这些条件不具备,你不是作王的料。你如果不是作王的料,你还想作王,这是不是麻烦事啊?就像有一些男人随从世界潮流,“我是白马王子(黑马王子)”,都说自己是王子,这么说好不好?你不是那个料,你硬说你是那个东西,这是不是厚颜无耻啊?这是不是不自量力的小人哪?外邦人本身就没有理智,是衣冠禽兽,人家怎么说没人笑话,但是你在神家里说这话,人就该衡量你了:你是不是作王的料啊?你有作王的人品吗?你有作王的理智吗?你有作王的人格吗?你有作王的本事吗?你有作王的真理实际吗?这些都没有,你还说你是作王的料,人就该嘲笑你了,是不是啊?作王有没有“料”的说法啊?(有。)有的人连带领工人都做不了,让他交通点真理都交通不了,还在那儿琢磨跟神一同作王掌权,这有没有理智啊?有的人连交通真理都交通不出来还总想做带领,有的人办事一点原则没有也想做带领,有的人连外面的事都办不好还想做带领,这有没有理智啊?外面的事都办不好,还一点理智不具备,这是作王的料吗?不是作王的料,那就别想作王的事!人家问他:“你信神以后最终是神国子民还是效力者啊?我看你做效力者差不多,有点忠心。”他不愿意了,“你才是效力者呢!”“不愿意做效力者,那你的意思是做子民啦?”“子民也小点,我得做祭司。”怎么样?他有没有理智啊?(没有。)有心志与有理智有什么区别?它俩矛盾吗?(不矛盾。)人问你:“你信神追求什么呀?追求作王还是追求真理呀?追求做子民还是追求做效力者啊?追求被成全还是追求被淘汰呀?”如果你说你愿意追求被成全,但你也不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这是什么问题呀?你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能不能准确地说一说?你光有那个心志,如果没有真实的实行的路,那叫说大话。说大话有没有理智啊?人问:“你到底追求什么呀?”有的人说:“我就愿意追求做子民。”“那你不追求被成全哪?”“也想,怕追求不上。”“为什么追求不上啊?”“理智不行,素质不行。”“理智不行,素质不行,那你到底追求什么啊?”“顶多做个效力者还凑合。”“那你就追求做效力者呗,为什么你不追求做效力者,还想追求做子民哪?”这里有没有问题呀?(有。)遇着这种情况,人得说实话,“我这个人理智、素质不行,顶多能做个效力者就不错了,那我还得头拱地才能做个效力者”。有的人说:“我觉着好像追求做子民差不多,但是也不敢保证,好像素质也不是太理想,听道听了好几年,到现在尽本分也没原则,恐怕顶多也是个效力者。”这么说话怎么样?这比较实际。总之,人说话得实事求是,得准确,别好高骛远,把自己看得很高,结果高不成低不就,被淘汰了,是不是啊?还是有理智好!

“你长了得福的五官了吗?”神造人的五官、相貌有没有奥秘?(有。)在人的面目上,人的一生、素质、走什么路、人的本性实质、是得福还是受祸都给标明了。比如有的人眼睛斜,眼斜是什么问题呀?俗话说“眼斜心不正”,这是外邦人的经验之说,这经验之说也不能说违背事实。你观察观察,凡眼斜的人多数他的心还真不太正,这话真有点合谱,是不是啊?有的人鼻子歪;有的人眼睛没有光,像睡不醒似的;有的人眼睛特别凶;有的人眼神特别坏,烂眼枯瞎,让人一看特别恶心;有的人颧骨像斗犬,相貌带着凶相。就这样的五官能不能作王掌权哪?一看长相就不是好人,就像外邦的凶人、恶人,这样的人能不能进国度?(不能。)国度都进不了,给谁作王掌权去?到撒但的世界里作王掌权还差不多。撒但的世界里,那些当官的一个个都是恶相、凶相,是不是?人有无人性与五官相貌有没有关系?有关系。这个人神没告诉你是好人、坏人,但是神给他造的五官就标明了,你一看那个五官就知道了,这么领受行不行啊?不会错的。“你长了得福的五官了吗?”得福的五官是有说法的。一看,这个人喜爱真理;一看,正人君子;一看,聪明伶俐;一看,绝对是好人:这就是得福的五官。受祸的五官呢,一看,太凶;一看,标准恶人;一看,这是个魔呀;一看,坏蛋一个;一看,太恶心,看不下眼,再看多了害怕,再看多了呕吐。得福的五官会不会看呢?往真理上注重,慢慢都会看了。等你把真理都弄明白,看这方面也就有八成了。现在你一看,是好人、是坏人会分辨,自己就受保护,这就够了,不用研究太细啊!

“性情一点不变化、一点真理都行不出来还想着美好的明天,真是妄想!”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性情一点不变化,一点真理都行不出来,还总想着明天得福,灾难临到了不死,休想!门儿都没有!这样的人就是厚颜无耻啊!那从这句话里我们看见一个事实:凡是性情一点没有变化、一点真理行不出来的没有明天了,肯定是死货一个!明天得福的事他临不到了,注定没份啊!人有哪些表现你一看,“性情一点都没变化,这人一点真理都实行不出来”,你会不会分辨哪?会不会衡量自己,“我有没有一点性情变化呢?我能不能实行一点真理呢?”如果自己会看,会衡量,这对自己以后得福有益处。如果自己一点都不会衡量,这是不是也挺麻烦?自己性情有没有一点变化、能不能行出一点真理都看不透,还说别人性情不变化,一点真理实行不出来,这样的人也完。他看不出来,证明他自己没有,自己如果真具备了,真有点变化,能实行点真理,他怎么能不知道呢?什么时候刮风下雨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应该清楚啊!所以,对自己的情形一点都看不透、不会分辨的人,这样的人就属于没理智的人,更完,这样的人更可怜。“性情一点不变化、一点真理都行不出来还想着美好的明天,真是妄想!”这句话该不该当作座右铭放在心里啊?你打开笔记本第一页,就写在上面,当作座右铭、警戒之言,一看这句话就反省自己;有一天做点善行,高兴了,美了,到晚上一翻本子,一看这句话,又警戒自己。总得警戒自己,警戒多了,总揣摩,慢慢有点分辨了,能看出东西来了,达到果效了。有些神话就是这么一点点常常揣摩、常常看,慢慢有一点开启,得着点亮光,最后能真正明白了,人麻木痴呆到一个地步,光看一次两次还真不行!

“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越来越抵挡神”,因为什么造成的?就因为这些社会环境给人带来严重的影响造成的。人的撒但本性怎么形成的?撒但是怎么败坏人类的?就是借着这样的社会环境败坏人类的。生在这样的世界、这样的国家,受什么教育,受什么熏陶,受什么影响,就在这样一个黑暗社会的环境长大以后,人就成了抵挡神的恶魔了,人越来越没有人性,越来越没有良心。人小的时候都挺可爱的,一岁学说话,五岁六岁就学事了,为什么到十多岁就开始说谎了,二十来岁就不是人了,三十来岁就成了浑人,四十来岁成了魔鬼,五十来岁成了恶魔?他怎么败坏得越来越深呢?是不是这个社会造成的?(是。)一看十来岁的小孩都不错,刚开始说点谎话,大人教他,“别说谎啊,上学不是学《说谎的孩子》了吗?”后来《说谎的孩子》这篇课文也没了,撒但不让学,就得让他说谎。就这么教育到二十来岁的时候,爸妈都说:“这孩子怎么越大越不像以前了呢?小时候挺好的,怎么越大越不懂事呢?”就在这个社会长大的孩子,什么孩子都被败坏完了,都成魔鬼了。那从一个人在这个社会长大变成魔鬼的过程看,撒但到底是怎么败坏人类的,神的话说得清楚,“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就这些社会环境就把一个刚生下来原本有良心、有理智的人败坏成一个丧心病狂的魔鬼撒但,使人离神越来越远,越来越抵挡神。是不是这么回事啊?唯独谁不被撒但败坏呀?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不被撒但败坏。道成肉身的神为什么不被撒但败坏呢?因为基督有神性的实质,神性的实质是他的生命,他还有人性的生命。撒但的谬论在他里面形不成影响,作不了他的生命,他里面就像有一种抵抗力,能把外来的东西排出去。好比说身体好的人,外面无论怎么寒、怎么湿、怎么热,他里面有抵抗力,病毒侵入不了。就是说外面撒但的这些作法,没有神性实质的人他容易随从、容易接受,像亚当、夏娃,“善恶树的果子一吃眼睛亮了,那好啊”,一吃上当了吧。但是在基督那儿,他能看透撒但的这些诡计,能识破这些邪说谬论,撒但用外面的环境怎么熏陶,怎么搅扰,基督的心里不进这些东西,在他那儿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不感兴趣,对这些东西排斥、反感,不搭理,所以外面的东西在他里面没有什么作用,形不成什么观点、什么思想、什么哲学。主耶稣在十二岁的时候作了什么事?到耶路撒冷圣殿里问那些律法师一些问题,他们感觉惊奇,他们想不到,这是什么问题呀?就是主耶稣有神性实质,他的思想跟一般人不一样,他想的问题不一样,所以外面那些东西进入不了他的心,败坏不了他。人呢,经历神的作工,明白许多真理之后才能有这个抵抗力;基督天生就有神性的实质,在他不懂事的时候外面东西也打入不了,所以基督对外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一看就能看透,不感兴趣的那些东西看完他不搭理,什么作用不起。举个例子,你到异国他乡,一看他们那里的风土人情,不感兴趣,也不跟他们接触,他们那些东西能不能打入你心里去?没法打入,就这么回事,是一个道理。那现在你们对为什么败坏人类能被撒但败坏,为什么道成肉身的神不能被撒但败坏,根源在什么地方清楚了吧?那人被败坏是借着什么达到的?那个东西入他的心,他的心能接受,能欢迎,这就麻烦了,受败坏了。好比说,一个人让你到他家做客,你要吃他的东西,你要喝他的东西,他如果给你下毒,就把你毒倒了。如果你到那儿,不吃不喝,他能不能毒倒你呀?(不能。)因为你没接受,你的心向他是关闭的,除非他强迫把那东西放你嘴里,否则他没办法。那撒但那一套马列哲学、无神论、进化论的书,它再给你读,能不能毒害你了?有的人它毒害不了,人一看那书都恶心,一看这些谬论都恶心,有一百句话反驳它。有一些人不明白真理,一看,“这话也对,这话也有点道理”,三读两读读多了就接受了,被败坏了,就这么回事。大红龙把神选民抓去洗脑,它问:“读了这么半天,你有什么感觉?”有一些人说:“就是恶心哪,越来越恶心,总想吐啊!”大红龙一听这话,“完了,神化分子,没法洗脑了,越洗他越恶心”。有些人他不恶心,他听着也有道理,那就把他洗脑了,结果他就背叛了。不就这么回事吗?

人类为什么越来越抵挡神呢?撒但败坏的。撒但怎么败坏人哪?这段话说得清不清楚?“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人的良心越来越没知觉了,最后随从世界潮流了,就被撒但俘虏了。东方人以前还有点传统观念,男女不兴接触,衣服袖子都得系紧一点,别让人看见。后来西方一传过来性开放,学校里男女都可以正常地接触,甚至发生关系也没人谴责,认为这不是犯罪,没人控告,没人起诉,社会也不限制,不觉得这是什么败坏。父母打听这些事,儿女说:“这是隐私。隐私受保护,你无权了解我的隐私,你侵犯隐私权!”一说隐私,“爱无罪”“爱是天经地义”,人就不在乎了,男女界限全打破,男女在大街上搂抱亲吻就不是问题了,这叫浪漫。现在同性也没问题了,法律承认同性恋、同性婚,这说明什么?人类崇尚邪恶了。人类社会崇尚邪恶到一个地步,全能神发表的一切真理能接受的人很少。人一看完神的话说什么?“这话都对,但是没人提倡这个,讲这落后了。男女你欢我爱是正当的,还定什么罪呢?不行,不接受!”你越讲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他越说过时了,在邪恶的时代他说这过时了,落后了,不接受,这有没有人性了?这是不是受到社会的传染、熏陶了,随从邪恶潮流了?(是。)那他有没有抵抗能力呀?他认为社会,尤其先进国家所实行的就是正确的,那是潮流。随从潮流那叫前卫,不随从潮流的落后、守旧、腐朽,他是这么个观点。结果西方社会时兴什么他就随从什么,他不以为这是犯罪。活在淫乱之中还有一种理论叫什么?人人都应该自由享受爱,人有爱的权利,爱不是犯罪。人家流氓还有一套流氓理论呢,这是不是被撒但俘虏了?有的人还跟我说:“淫乱也不算什么犯罪,那不就是爱吗?”我说:“你认为淫乱不是犯罪,你根据什么呀?你相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呀?神说淫乱不是犯罪了吗?”神没说淫乱不是犯罪,那你为什么说淫乱不是犯罪呢?这是不是撒但的逻辑呀?我说:“你受西方思想影响啦?你到底守不守神的话呀?你不守神的话,你走败坏人类的道路,你触犯神家行政照样开除你。神的话永远是真理,天地废去,神的话不能废去,你不相信神话真理,随从社会潮流,那你非被淘汰不可。我看你这人危险,你敢说淫乱不是犯罪,公然和真理唱反调,你是活腻味了!”没有真理的人瞪着眼睛开始说鬼话了,在潮流面前打了败仗了,他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什么是非真理,它们的区别是什么,这是不是糊涂蛋哪?这是不是麻木痴呆呀?

“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听到真理也无心思去实行,看见神已显现也无心思去寻求,这样一个堕落的人类哪有一点拯救的余地呢?这样一个腐朽的人类怎能活在光中呢?”神的话就是真理,神说的都是事实,如果人不能相信神的话,那他信神就没有意义,他信神就是假的,不是真心,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毒辣”怎么解释?也可以说是恶毒。人类败坏至深表现在什么地方?就是“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毒辣到什么程度?开始跟神搞交易,开始算计神,对神的话都不能接受、顺服、实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这里提到甘心了,有很多人的舍弃不是太甘心。什么叫“不是太甘心”?舍的时候就不是甘心,而是带着交易,盼望得福,盼望神给回报,这是甘心吗?“不管神怎么对待我,我把这些东西奉献给神,我甘心乐意,没有交易,不图回报,不是为得福,这是我的一点良心,我得着的是神赐给的,我还给神一点”,这叫甘心。如果有的人说“咱得预备点善行啊,一点善行不预备,说不过去呀!预备点善行八成还能得点福,还能蒙神纪念,这也值啊!”就出于这个心态奉献给神了,这是不是甘心哪?不能称作甘心了。如果说“我所得着的全是神赐给我的,一点都不差呀,我就是太亏欠神了,我得为神奉献一点,还报神的爱,要不我没良心,要不我不是人了。我奉献给神不是为求神祝福,也不是为得什么赏赐,就是安慰我自己的良心,我觉得我应该这么做”,出于这种存心奉献给神,为神花费,这是不是甘心了?(是。)那甘心和不甘心的区别看出来了吧?人开始没有甘心,但有点真心,如果明白许多真理以后,真心能不能变成甘心哪?如果人明白真理了,他的掺杂越来越少,他后来的奉献、为神花费或者预备善行就变成甘心了。有人性的人他是越信越往好了变,越信越明白真理,越信身量越长大,他为神所做的一切由有掺杂、有存心到变成甘愿、甘心,这也是一个自然规律,没有人一开始奉献就一点掺杂没有,一开始就甘心,他是一点点随着明白真理、生命性情发生变化而达到果效的。

现在有一些弟兄姊妹,他们为神花费奉献也真心,但是追求真理身量长得慢,或者是素质方面的原因,或者是没人浇灌,没有修理对付。这一慢,他们做什么事能没有己意掺杂吗?肯定得有。那己意掺杂是借着什么得洁净的?是借着明白真理。明白真理以后生命性情有变化了,他为神的花费奉献、对神的顺服才越来越纯洁,越来越甘心,越来越彻底,哪一个人生命长进的过程都是这样。有一些人为神奉献、为神花费一开始是热心;后来一段时间明白真理了,变成真心;再后来明白真理进入实际了,生命性情有变化了,变成甘心。一变成甘心,那这个人所做的一切就蒙神称许啊,他就属于得着真理的人了,是被成全的人。有一些人一开始出于热心,许愿把自己奉献给神,终生为神花费,不娶不嫁,后来有如意的对象了,又想娶想嫁了,这是什么问题呀?他一开始的奉献不是真心,光凭热心,结果达不到甘心。经过几年的追求真理,看见追求真理太有意义了,看见神对人如此地爱,他甘愿为神受苦,放下一切,为神花费终生,不娶不嫁,这个时候他的奉献就由热心变成真心、甘心了,再碰到什么好的异性不动心了,别人向他求爱,他都不动心了,这是不是甘心奉献了?(是。)那现在对什么是甘心清楚了吧?甘心奉献、为神花费是怎么达到的?借着追求真理达到的。你不追求真理,你做的一切都有掺杂,都是不情愿,都是有交易,都是有目的的,永远也达不到甘心。要甘心就得明白真理,那临到试探了他肯定得受苦,但是明白真理的人为得真理什么苦都能受,所以他的甘心也是不会动摇的。

“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这几个“甘心”你都做到了,就被成全了。“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寻欢作乐的人能不能蒙拯救啊?寻欢作乐这是找死。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这叫找死到一个地步了,就跟妓女、淫妇一样了,没有一点尊严、人格,成畜生了,这就完了,必死无疑!“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听到真理也无心思去实行”,没有圣灵作工的人听见真理真是无心思去实行,因为什么他没心思去实行啊?他不感兴趣了,他对肉体情欲感兴趣,总想寻欢作乐,他能有心思实行真理吗?对真理不感兴趣,这是不是堕落的开始啊?人一堕落到对真理不感兴趣了,这就是危险的信号,这个人恐怕蒙拯救的希望不大了。有的人偷摸搞恋爱;有的人偷摸争权夺位,散布流言蜚语,打击积极进步,挑拨离间;有的人总想贪污神家祭物;有的人总搞阴谋诡计,最后有人警告他,他不听,他不在乎,这样的人已经完了。他一开始做坏事,就走下坡路了,一走下坡路就该淘汰了。干这些卑鄙勾当,这样的人可以说就不可救药了,就等着神显明他们,让人看见,让人揭发检举了。那人该不该反省自己呀?人反省什么呀?反省你对真理感不感兴趣。如果对真理不感兴趣,你就是危险的人;如果已经走下坡道了,就不好回头了;如果修理对付不管用了,人修理对付你不接受,心里还骂,甚至敢顶撞,这就完了,报废了。“这样一个堕落的人类哪有一点拯救的余地呢?这样一个腐朽的人类怎能活在光中呢?”这就被淘汰了,黑暗已经不接受光了。有的人看见神显现也无心思去寻求,这是宗教里的人、外邦人,这就完了。你浇灌教会,一碰着对真理不感兴趣的人,你怎么交通真理他已经不接受了,对这人该怎么处理呀?首先把他搁置一边,观察观察,一段时间以后还不思悔改,给他放到B组反省去吧!还不老实,还能作恶,开除!就得这么处理。

“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性情不变化”是指什么呢?不追求真理,总也不注重性情变化,“我就这样,我就是不变化”,这就是与神为敌的人。为什么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呀?人被撒但败坏至深,人的本性是抵挡神的本性,人的看事观点、处世哲学,人的生存观、价值观都是属撒但的,所以败坏人类都是抵挡神的,如果性情不变化,还是与神为敌的。只有性情变化的人才能达到与神相合,才能达到蒙拯救;如果人性情不变化,他原本就是与神为敌的,所以他不变化还是与神为敌的,这样他就不能蒙拯救,注定被淘汰。我们常交通到一种情形,一个人信神几年,大伙都看他跟外邦人一样放荡不受约束,跟外邦人的看事观点一样,跟外邦人的处世哲学一样,跟外邦人的说话、口语、流行语全是一样的,那这样的人是不是与神为敌的人呢?这样的人一看就是外邦人,外邦人就是与神为敌的。外邦人说句谎话算什么,张口就来,你问他一句话:“你吃饭了吗?”“我怎么回答你呢?你是什么意思呢?”一看这就是魔鬼。信神的人一般就根据事实说,吃了就吃了,但外邦人在这么一点小事上还跟你斗心眼呢!有的人你问他:“你现在能不能实行一点真理啊?有没有一点长进哪?”“啊?你凭什么问我这个?你有什么资格审问我?我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这是不是外邦人哪?这就是外邦人。真正信神的人他没什么恶意,就像自己家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不在意,那就是实话实说,但是那外邦人就不会这么说话了。所以,咱们真心信神几年以后,你再想跟外邦人说话、处事就不容易了,说不到一起了,那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呀!信神的人如果经过了一些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借着交通真理,揭露人的败坏,都越来越心服口服,“这么一交通,这败坏人类真是可怜了,真是抵挡神的,败坏人类的人生观、价值观,看事观点、处世哲学怎么都是撒但毒素呢?都没有一点人的样式啊!”看得越来越清楚,他说:“现在一看哪,这不信神真是不行啊,信神太好了!明白这么多真理,把人类败坏的真相看得这么清楚,神作的工作就是拯救人的工作。”他一被神的话征服了,顺服下来了,神的话怎么说他都接受,神怎么定他的罪,怎么咒诅、审判,怎么厌憎,他都心服口服承认,最后一点一点在神的话语中仆倒在神面前了,“神哪,你的话都是真理呀,把败坏人类的丑相揭露得太透了,太真实了,我全接受,我心服口服,我就接受你作我的救主,你就是我的神哪!”这是不是被神话的审判刑罚征服的人哪?之后又有一些败坏流露,跟弟兄姊妹产生一些摩擦,再经过一些修理对付,再反省认识自己,越来越看自己不是东西,这个时候就觉得:“这人类败坏得怎么这么深呢?这个败坏性情、败坏本性还不是知道了、清楚了、看见了就能变的,它挺顽固啊!有时候心里承认是这么回事,但临到事了就不能顺服,就实行不出真理,还凭自己撒但本性去做,去对待。哎呀,认识自己和性情变化还真有距离,要这样的话我怎么能变呢?我得接受试炼熬炼,我得接受审判刑罚,我得接受修理对付,我得受点苦了,不受苦恐怕不容易变了,不是自己想变就能变哪!”他认识到这儿了,他就向神祷告:“神哪,我这败坏性情不好变,看来我经历你的作工没有修理对付是不行,没有试炼熬炼不行啊,不受苦是不行。神哪!我就把自己交给你,我追求的是性情变化,活出有意义的人生,达到让你满意,你就作吧,我受什么苦都行,我不会离开。”他这么一祷告怎么样?一段时间经历一些修理对付、试炼熬炼,有点变化,有点能顺服了,有点敢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败坏太深,承认自己没有人性了,有什么错敢公开向人坦白交代了。经历到这个程度有没有变化了?这是真实变化,敢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败坏,敢在众人面前亮自己的相,最亏欠谁、得罪谁了敢向人公开赔礼道歉,这容不容易?一般人能不能做到?要是没有性情变化的人绝对做不到。走道踩别人一脚,说声“对不起”,这行,要是真做鬼事了,他就张不开口了,他不敢承认。外表客套话好说,实际地把自己做的丑陋事向人承认,向人坦白,向人亮相,做不到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可以说有点性情变化了。什么叫性情变化清楚了吧!

一个人尽本分把工作搞砸了,向大伙公开检讨、亮相,这容不容易做到?这最不容易,谁能做到,那这个人生命性情有变化,用这个实际例子来证明。有一些人交通点真理,讲点看事观点,人说“哎呀,他的看事观点变了,那生命性情肯定也变了”,但是在实际顺服神上、顺服真理上看不见明显的见证,你能说他真是生命性情变化了吗?好像证据不太充分,是不是啊?光凭看事观点,那只能说有点变化,得看他的实际表现哪!实际表现还真能行出一些真理来,那他的看事观点转变是真实的,不是道理,这也能证明他生命性情有变化。但最主要的性情变化是真做错事了敢真实亮相,那是一点不保留,客观如实地说,这个厉害呀,这是百分之百的性情变化的证据。这么说能不能领受?能作出这样响亮见证的有没有?(有。)这是真实见证,这样的人做人实事求是了,一是一、二是二,没有伪装,没有虚伪,也没有狂妄。

“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现在好明白了吧?你把这句神话看明白了,那你该追求什么?注重什么?你说你性情变化了,用什么来证实你性情变化呀?你得实行真理,你得按原则办事,你犯错误了得承认,得亮相,得交代,你能这么做事,那你的性情变化了。实行真理就是性情变化的证据,你不实行真理,你说你性情变化那是假冒,那是骗人,那是迷惑人。“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千真万确!那我们读完了这句神话,该怎么实行啊?凡事实行真理。你不明白真理赶紧寻求,你不寻求真理,胡作非为,任意妄为,你就是与神为敌。你说:“我信神时间短,从现在开始,我明白真理我就实行真理;我不明白真理我就寻求真理,我寻求真理领受能力差,我按我明白的去实行,明白多少实行多少;一点儿不明白我守规条,那也不是与神为敌。”这么实行能不能做到啊?追求真理别讲字句道理,得实打实地走,办点实事,就是凡事寻求真理、实行真理,讲点实际,这就妥了;你如果这么追求,就不愁生命性情不会变化。你实行真理太少,你生命性情变化太小;你实行真理越多,你的生命性情变化也越多;最后变化到一个程度,能绝对顺服神、顺服真理了,那你就是性情变化的人,就是与神相合的人,就是被神得着的人,就是被神成全的人。被神成全的人标志是什么?就是性情变化的人。什么叫性情变化?原来人是被撒但败坏至深,撒但本性处处抵挡神,处处凭人的想法、凭人的观念、凭人的哲学、凭人的逻辑去做;现在变了,实行真理、顺服神这是新的生命,处处以真理为原则,处处根据真理来顺服神。这样的人他里面的撒但本性解决没有?解决了,撒但的本性得洁净了,被除去了。现在取而代之的是神话中的真理作了人的生命,是他所明白的一切真理成为他的生命了,他是凭真理活着的人;凭真理活着、凡事都达到办事有原则的人,就是实行真理的人、得着真理的人、有真理作生命的人,这样的人就属于性情变化的人。他以前有撒但本性,现在有真理作生命,这是不是判若两人哪?这样的人就是生命性情变化的人,是一个新人,是有真理、有人性的人。

上一篇:关于神话《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的讲道交通 二

下一篇:关于神话《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的讲道交通 二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