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九篇》 选段66

我在国度之中执掌王权,更是在全宇之下执掌王权,我既是国度君王,也是宇宙之首,从此之时,我要将所有选民之外的人都召集在一起,开始我在“外邦”的工作,向全宇公开我的行政,以便顺利开展我的下一步工作。我要以刑罚的方式在外邦中扩展我的工作,即以“武力”对待所有的外邦之人,当然,这个工作与我在选民中的工作同步进行。当我民在地作王掌权之时,也正是所有的在地之人被征服之日,更是我安息之时,此时,我才能向所有的被征服之人显现。我是向圣洁之国显现,向污秽之地隐藏,凡是被我征服而顺服在我前的,都能亲眼看见我的面,亲耳聆听我的音,这是在末世降生之人的福分,是我命定之福,谁也改变不了。现在我这样作工,是为了将来的工作,在我所有的工作之中,都是前呼后应互相结合的,不曾有哪一步工作突然中止,不曾有哪一步工作是在搞“独立”的,不是吗?以往的工作不是今天的根基吗?以往的话语不是今天的起步吗?以往的步骤不是今天的起源吗?当我正式展开书卷之时,也正是全宇之人受刑罚之时,是普天下之人受试炼之时,是我工作的高潮之时,所有的人都在无光之地生存,所有的人又都在环境的威胁之中生存。即从创世到如今,是人未曾体验过的生活,历代之人无人“享受”这样的生活,所以我说我作了前所未有的工作,这是实际情形,是内涵之意。因为我的日子已经逼近了全人类,不是在天边,而是在眼前,谁能不为此而害怕?谁能不为此而高兴呢?污秽的巴比伦城终于等来了其末日,崭新的新世界与人重逢了,天上、地下都变化更新了。

在我向万国万民显现之时,天上的白云在翻腾,为我作掩护之物,地上的百鸟在鸣叫,为我欢然起舞,衬托在地的气氛,使在地的万物都活起来,不再“沉淀”,而是在活跃的气氛之中生存。当我在云雾之中时,人都隐约看见我的面容,看见我的双眼,在此之时,人都感觉几分害怕。以往在传说中曾听过我的“历史记载”,因此人对我只是半信半疑,不知我到底在何处,面容到底有多大,是像海面一样广阔,还是像绿色草原一样无边无垠?这个谁也不知。当今天人看见我在云雾之中的面容之时,人才觉着传说中的我是“实物”,所以人对我才稍有好感,因着我的“事迹”,所以人才对我加了几分“佩服”,但人仍不认识我,只是在云中看见了我的一部分。随之,我伸出膀臂显给人看,人又因此而惊讶了,双手捂口,深怕被我的手击杀,所以人在“佩服”之中加添了几分“敬畏”。人都睁着双眼观看我的一举一动,深怕在不注意之时被我击杀,但我并不因着人的“观看”而受其辖制,我仍在作着我手中的工作。在我所有的作为当中,人才对我稍有好感,人便逐渐来在我前与我来往。当我的全部向人公开之时,人便看见了我的面容了,从此我不会再向人隐藏,不向人遮蔽,我要在全宇之下向所有的人公开显现,凡有血气的都能看见我的所有作为。凡属灵之人,必在我的家中安然起居,必与我同享美福,所有我看顾之人,必从刑罚中逃脱,必不经灵中之苦,必不受肉体之痛,我要在万民中公开显现,作王掌权,使全宇上下不再有死尸之气,而是我的清香之气遍满全球,因我的日子近了,人都在苏醒的过程之中了,地上的一切都已就绪了,再也没有地的“生存”之日了,因我已来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三)》 选段256

  神本身就具备真理,他是真理的源头。一切正面事物、一切真理都是从神那儿来的,万事万物的对错他就可以评判,不管是以前发生的事,现在发生的事,还有以后人类未知的事,他都可以评判,他是唯一能判定一切事物对错的审判官,就是一切事物的对错只有他能评判,他知道一切事物的准则,这就是真理的化…

每日神话 《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 选段469

  人如果没有一点信心,这条路不容易走下去,现在人都看见神作工太不符合人的观念,神作多少工作,说多少话,完全不符合人的观念,这就需要人有信心、有毅力,能够持守住自己所看见的、自己所经历得着的。不管神在人身上怎么作,总的来说人应该持守住自己所有的,在神面前有一颗真心,对神忠心到底,…

每日神话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选段75

  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

每日神话 《作工与进入 二》 选段457

  谈到作工,人都认为作工就是为神跑路,各处传道,为神花费,这样的认识虽然是正确的,但是太片面,神对人的要求并不单单指为神跑路,而是更多的在灵里的服事、供应。有许多弟兄姊妹经历这么多年从来没想到为神作工,因为人观念中的作工与神要求的格格不入,所以人对于作工一事根本不感兴趣,就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