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选段318

你信神、追求真理以至于你的做人都应从实际出发,一切面对现实,不应追求那些缥缈虚无的东西,这样做人并无价值,更无一点人生的意义。因为你的追求、你的人生只是在虚妄中度过,只是在欺骗中度过,你不追求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所以你得着的尽是真理以外的谬理与道理。这些与你生存的意义、价值毫无一点关系,只能将你带入虚空的境地之中,这样你的一生将会毫无价值又无意义,你不追求有意义的人生,那你就是空度百岁,这样的一生怎能称得起“人生”呢?这不是名副其实的畜生吗?同样,你们追求走信神的道路却并不追求看得见的神,而是崇拜看不见摸不着的神,这样的追求不更是枉费心机吗?到头来你的追求成了一堆废墟,这样的追求对你来说又有何益处呢?人最大的难处就是专爱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又是神乎其神的,而且又是人难以想象的、凡人根本没法达到的东西。越是这样不现实的东西人越加以分析,甚至人不顾一切地来追求,妄想得到它;越是这样不现实的东西,人越仔细推敲、分析,甚至严密构思。相反,越是现实的东西,人越是不屑一顾,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甚至给以藐视的态度。你们对我今天的现实的作工不正是如此的态度吗?越是这样现实的东西你们越是歧视,根本不给这些现实的东西留有一点考察余地,干脆都是置之不理,对这些现实的低标准的要求,你们根本就不把它放在眼里,甚至对最实际的神你们也是观念重重,根本没法接受他的实际与正常,那你们的信不都是在渺茫之中吗?以往渺茫的神你们信得稳如泰山,如今对实际的神你们却并不感兴趣,这不就是因为昨天的神与今天的神是两个世纪的神吗?不也因为昨天的神是高大的天上的神,而今天的神是渺小的地上的人吗?不更因为人所崇拜的神是人观念中产生的神,而今天的神是从地上产生的实际的肉身吗?说到底,不就是因为今天的神太现实了而人才不追求的吗?因为今天的神让人做的恰恰是人最不愿意做的,也是人难为情的,这不是难为人吗?这不是专揭人的伤疤吗?这样,许多不追求现实的人成了道成肉身的神的仇敌,即成了敌基督,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以往神未道成肉身,或许你只是宗教人士,也或许你是虔诚的信徒,而当神道成肉身之后,许多虔诚的信徒不知不觉成了敌基督,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你信神不讲现实,不追求真理,而是讲究虚妄,这不就是你成为道成肉身之神的仇敌的最明显根源吗?道成肉身的神称为基督,凡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不就是敌基督吗?那你信的、你所爱的真是这一位在肉身中的神吗?真是这个活生生的、最讲现实的、正常得“出奇”的神吗?你追求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是天上还是地上?是观念还是真理?是神还是仙?其实,真理也就是最实际的而且是人类最高的人生格言,因为是神对人提出的要求,而且是神自己亲自作的工作,所以称之为“人生格言”。这格言不是总结出来的,也不是伟人的名言,而是天地万物的主宰者向人类的发声,不是人如何总结而有的语言,而是神原有的生命,所以说称为“最高的人生格言”。人追求实行真理就是尽自己的本分,也就是追求满足神的要求,这“要求”的实质就是最现实的真理,而不是空洞的无人能达到的道理。你的追求中若是充满道理而没有一点现实,那你不就是悖逆真理的人吗?这不就是反攻真理的人吗?这样的人怎么能是追求爱神的人呢?这些没有实际的人都是背叛真理的人,都是天性悖逆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选段486

神在每个时代作工都不一样,如果这一段作工你顺服得好,下一段作工顺服得不好,或者说不能顺服,那神就离弃你;神走这个台阶你跟上了,走下一个台阶你还得跟上,这才是顺服圣灵的人。你信神就得做到始终如一地顺服,不是高兴了就顺服,不高兴了就不顺服,这样的顺服神不称许。如果我交通新的作工你跟不…

每日神话 《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选段31

末世就是以征服来让万物都各从其类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审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这样作,人怎能各从其类呢?在你们中间作的各从其类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从其类工作的开端,在这以后,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从其类,都得归服在审判台前来接…

每日神话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选段52

神将约伯交与撒但与神作工的宗旨的关系 虽然在此时绝大多数的人认可了约伯的完全正直,也认可了约伯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但人并不因着对约伯的认可而更了解神的心意,许多人在羡慕约伯本人的人性与追求的同时对神提出了这样的疑问:约伯如此完全、正直,如此让人爱慕,为什么神会把他交给撒但让…

每日神话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选段464

人信我但并不能为我作见证,而且在我未显明以先人也不能把我见证出来,人只是看见我胜过受造之物,我又超过一切圣洁之人,而且看见我作的工作人都没法做到,所以,从犹太人到现在的人中间,凡是看见我荣耀作为的人仅是对我充满了好奇感,却并没有一个受造之物的口能见证我,只是我父为我作见证,我父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