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工人的职责(二十三)

上次聚会交通的是带领工人的职责第十四条——及时分辨并清除、开除各类恶人、敌基督,交通了其中一项内容,什么是教会。交通完教会的定义之后,你们对这方面的内容与第十四条带领工人的职责有什么关系清不清楚?(神交通完教会的定义以后,我们明白了教会为什么存在,也明白了教会要起到什么作用、教会所作的工作是什么,根据这些就能分辨出哪些人在教会中打岔搅扰不起好作用,然后把这些人清除、开除出去。)明白了什么是教会,那带领工人就应该知道神为什么要建立教会,教会的产生对人起着什么作用,教会应该作的工作是什么,组成教会的成员是什么样的人,哪些人是真正的弟兄姊妹。明白、了解了这些之后,对于第十四条“及时分辨并清除、开除各类恶人、敌基督”这项工作就有了一个基本的概念与定义,也有了一个原则基础,这是在理论方面、异象方面应该清楚明白的。明白之后,带领工人首先应该作的一项工作就是要分辨各类恶人。那分辨各类恶人的标准、原则是什么?分辨各类恶人应该根据教会的定义、教会存在的意义价值还有神建立教会要作的工作这几项。分辨各类恶人的标准与根据上次分了三项大的内容,是哪三项?(信神的目的、人性与对待本分的态度。)这三项大的内容够不够具体、全面?有些人说:“要分辨各类人为什么不根据人喜爱真理的程度还有人顺服神、敬畏神的程度,而是根据信神的目的、人性、对待本分的态度这三方面呢?标准是不是太低了?换句话说,从这三条的具体内容上来看,为什么没有太深入地说人对待神、对待真理的态度是什么?为什么没有提到人是否愿意接受对付修理、审判刑罚,是否有顺服神、敬畏神的心,等等这些更深入的涉及真理方面的内容?”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咱们先不探讨,先来看看信神的目的、人性、对待本分的态度这三条。这三条从题目上来看到底浅不浅?一个人如果连最基本的这三条都不合格,那他能不能称为弟兄姊妹?(不能。)那能不能是属于教会的成员呢?能不能是神认可的教会中的一分子呢?(不能。)就都不能了。所以,如果这三条中的任何一条都不达标、不合格,那对这样的人就应该加以分辨,他们都属于各类恶人中的成员,是应该清除开除的对象。一个人是否是弟兄姊妹,是否是神所认可的或者是教会应该接纳的成员,最起码得看这三条是否合格、过关,如果连这三条都达不到,这样的人肯定就不是弟兄姊妹了,当然神也不认可,教会也不应该接纳。那教会应该怎么对待他、处理他啊?(清除、开除。)一旦被分辨出来那就是清除开除的对象,就是这么回事。

关于信神的目的上次聚会交通列举了三条,如果列题目的话,第一条是为满足当官的愿望,第二条是找异性,第三条是躲避灾难。这三条都交通完了,接下来交通第四条,有一部分人信神就是为了投机,那这一条的题目就是投机。有些人看到宗教界各宗各派都荒凉,没有圣灵作工,人的信心爱心都冷淡了,而且越来越堕落,看不到蒙拯救的希望,信主多少年毫无收获,他看见宗教界完全成荒场了就为自己找出路。他就琢磨,“哪个教会现在人数多、兴旺,能有发展前景呢?”他发现宗教界所抵挡定罪的全能神教会很兴旺,有圣灵作工,在国内、海外发展得都不错,他就想,“听说这个教会人数越来越多,发展的势头不错,人力、物力、财力都雄厚,有发展前景,如果抓住这个好机会加入他们教会,是不是就能获得一些好处?是不是以后就有前途了呢?”他带着这样的存心目的,也带着一些好奇心混进了教会。这类人混进教会之后对真理、对信神、对生命性情变化不感兴趣,他加入教会的目的就是想找个靠山或者可栖息之地,获得自己想要的前途。其实,他心里对信神、对神发表的真理与神所作的拯救工作都不感兴趣,不想听也不想寻求,尤其是对神的作工、对圣灵的作工也没有丝毫的兴趣。这些人与社会上的那些投机分子一样,他们无论投入哪个行业都是为了找到机会得到名利地位,为自己的前途命运作出投资、付出代价而已。他一旦发现所投身的这个领域、行业目前看不到任何的前景,或者在这个行业中不能发挥他的特长,不能飞黄腾达,他就常常在心里盘算是否跳槽、是否转行。这类人做任何事情都是伺机而动,他们加入教会都是有存心目的的。在教会兴旺时,教会在社会上或者在任何国家能够站稳脚跟有发展前景的时候,他积极热心地投入到教会工作中,一旦教会受到打压、限制,或者教会不能满足他个人的欲望要求,他就琢磨是否要退出教会另找出路。很显然,这类人加入教会的真正目的不是因为对真理感兴趣,不是在承认神的存在、神拯救人的新工作的基础上而加入教会的。他们即便是选择教会也是选择一个名声大、规模大、人数众多的,尤其是在国内或海外都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教会,对他们来说这样的教会才能达到他们的标准,完全与他们心里所向往的或者所求的目标相吻合。但不管怎样,他们从来没有真心相信过真理,没有真心承认过神的存在、神的作工,即便外表看他们有时能为教会做点事,或者投入到教会部分工作当中,但他们内心深处对真理、对神的态度是不变的。那他们的态度是什么?他们一贯的态度就是先这么跟着,看看在这个教会中到底能得什么,看看神口中所说的话到底能应验多少、能应验到什么程度,再看看神所应许给人的福气什么时候能得着,是不是在短期内就能看到、就能兑现,他们的态度始终是这样的。他们是抱着好奇的心、抱着试试看的心,抱着神的话如果应验兑现了就得福了、就不吃亏这样的态度来到神家的。这样的人来到神家即便外表看与人很友善,中规中矩,不做打岔搅扰的事,不搞恶作剧,但从他们对待神、对待真理的态度上就能分辨出这类人是明显的不信派。

对于信神只想投机得福却不想得真理的这类不信派该怎么分辨呢?就是这些人不管怎么听道,不管怎样跟他们交通真理,他们看人看事的思想观点、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是从来不变的。为什么不变呢?就是因为他们从来不认真揣摩神的话,丝毫不接受神发表的真理以及神对各种问题的说法,他们只持守自己的观点、只持守撒但的哲学,在他们心里还是认定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逻辑是对的、是正确的,比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官不打送礼的”“好人一生平安”等等。甚至有些人说:“信神得做好人,做好人就不能杀生,杀生就是罪过,在神那儿不饶恕啊!”这是什么观点?这是佛教的观点。虽然佛教的观点合乎人的观念想象,但没有一点儿真理。信神得根据神的话,只有神的话才是真理。有些人信神还把外邦人的谬妄观点、宗教界的错误理论当作真理接受、当作宝贝持守,这是接受真理的人吗?他们对到底什么是人的话、什么是神的话,谁是撒但魔鬼,谁是独一真神、造物的主这些事都分不清楚,他们也不祷告神寻求真理,也不接受神所发表的任何真理,他们对待人、对待世界、对待任何一件事情的思想观点从来不改变,只持守自己原有的来自传统文化的观点,不管这些观点多么荒唐他也觉察不到,还能坚守传统文化的错误观点不放弃。这是不信派的一方面表现。另一方面表现是什么呢?就是他的热心、他的情绪、他的信心是随着教会规模的扩大与在社会上的地位不断提升而变化。比如,教会的工作在海外扩展了,规模也扩大了,福音工作完全扩展开了,他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就来劲了,觉得教会的势力越来越大,再不受政府的镇压迫害了,信神有希望了,能够扬眉吐气了,他就觉得信神押对宝了,投的赌注终于要看到回报了,得福的希望越来越大,心里终于能高兴起来了。回想以往那些年因常常看见大红龙镇压抓捕基督徒,他心里就压抑、痛苦、难熬。为什么难熬?就是因为教会的处境太艰难了,他为自己选择信神是否正确而忧心忡忡,更为自己的去留而感到烦恼忧愁。那些年教会不管临到什么恶劣环境都会牵扯到他的心情,教会不管作哪些工作、教会的名望地位在社会上不管有怎样的波动都会给他的心情、情绪带来影响,到底是去是留始终在他心中徘徊。这类人是不是不信派?教会被国家政府定罪与镇压,信神的人被抓捕或者被宗教界论断、定罪、毁谤、排斥,他就为自己加入教会而深感受辱,甚至感觉受了奇耻大辱,他心里就动摇了,就为自己信神加入教会而后悔。他从来不打算与教会同进退、与基督同受苦难。在教会兴旺的时候他似乎信心满满,在教会受到迫害、受到排斥打压被定罪的时候他就想逃避、想离开,当他看不到有任何得福的希望,也看不到国度福音扩展的希望时,他更想离开。他看不到神的话应验,也不知道大灾难什么时间降下、什么时间结束,基督的国度什么时候实现,他心里徘徊不定,没法安心尽本分,每当这时候他就要选择离开神、离开教会另找出路。这类人是不是不信派?他们的举手投足都是为了自己肉体的利益,他们的思想观点从来不会因着经历神的作工,因着读神的话、交通真理、过教会生活而逐步得到改变,他们从来不在临到的事上寻求真理,寻求神的话是怎么说的、神的意思是什么、神是怎么带领人的、神对人的要求是什么,他们加入教会的唯一目的就是等待教会扬眉吐气的那一天他们能够得偿所愿地从中捞到自己所要的好处。当然,他们也是因着看见神的话是真理而加入教会的,但是他们丝毫不接受真理,不相信神的话都会应验。你们说,这类人是不是不信派啊?(是。)不管教会发生了什么、外界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会衡量对他们的利益影响有多大、对他们的追求目标影响有多大。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马上会很敏感地想到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利益,想到自己去留的问题,甚至有些人一个劲儿地追问:“去年就说神的工作要结束了,怎么现在还不结束?神的工作到底哪一年结束啊?我是不是有资格知道啊?我都忍耐得够久了,我的时间是宝贵的,我的青春也是宝贵的,不能让我一直这么耗着吧?”他们对于神的话语是否应验、对于教会的处境还有教会的地位名声特别地敏感,他们不在乎自己到底能否得着真理,也不在乎自己能否蒙拯救,但他们对于自己能否剩存下来,能否留在神家得到利益、福气却特别地敏感。这类人都是投机得福的人,他们信到最终也不明白真理,一点儿经历见证都谈不出来。你们有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其实各处教会都有这样的人,你们得留心分辨,这类人都是不信派,留在神家都是祸害,有百害而无一利,必须清除出教会。

咱们总结一下投机的这类人有哪些特点。他们的第一个特点是对于神是否存在不太较真。你若问他神存不存在,他会说:“好像存在吧,不存在也没关系,我就是看看神说的那些预言到底应不应验、大灾大难能不能降下来。”在他的思想观点里,他的态度就是神存在也行不存在也行,那他信神加入教会是不是个笑话啊?(是。)他信神就是一个简单的信仰,就像一场游戏,与真理、与人生道路没什么关系。神存不存在其实对他来说无所谓,存在也行不存在也行。有些人反驳他,说神不存在,他也不难受,也不恨恶这样的人。如果人说神存在,他说“存在就存在,反正信则有,不信则无”,他是这个观点。这类人是真信的吗?这是不是不信派?(是。)神是否存在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那他信神有真心吗?不可能有。投机的这类人第一个特点是什么?(对于神是否存在不较真。)这是第一个特点。

投机的这类人第二个特点是什么?就是对正反面事物不太较真。哪些说法、哪些人事物是正面事物,哪些说法、哪些人事物是反面事物,他不分辨、不较真,在他那儿好的也能说成是坏的,坏的也能说成是好的,就如外邦人所说的“谎言说一千遍就能变成真理”这句话在他那儿就是成立的。如果你问他什么是真理,他绝对不会说神的话是真理,因为他不承认。他会怎么说?他真正的观点就是谎言说一千遍一万遍也会变成真理,就是说的人多了他就以为是真的了,就像外邦人说的“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就变成路了”。他不管什么对的、错的,正义的、邪恶的,他认为谁的本事大谁就是对的,谁窝囊没本事那就是反面的。他绝对不会承认神所说的、神所作的都是正面事物,不承认神所要求人活出的都是正面事物的实际。这类人还会说这样的谬论,“你说神是真理,神的话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那世界上就没有正面事物了?世界上不是也有正面事物、也有真理吗?”这是不是浑话?这是不是谬论?(是。)这类人说话做事都不是以神的话为准则。比如,他说出一个谬论,你反驳他,他说:“你认为你的对,我认为我的对,那咱俩谁也不用说服谁,谁认为哪个好哪个就是对的。”这是什么观点?这是不是和稀泥啊?(是。)这是愚蠢、浑浊的观点,这类人对正反面事物不较真。不较真的意思是什么?就是他不能从心里承认神所说的正面事物都是与真理有关的、是合乎真理的、是从神而来的,而神所说的反面事物是违背真理的、是从撒但来的,他不接受这个事实,总想混淆概念。他为了避免人分辨他、避免他被定罪,所以他对正反面事物从来就不较真,不暴露自己真实的观点,说话尽说模棱两可的话,不交给人实底,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完全是看风使舵随风倒。这类人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对真理不感兴趣、对神的存在不感兴趣。这是投机的这类人的第二条表现,对正反面事物不太较真。

投机的这类人还有什么特点?这类人会根据事态的发展随时选择自己的去留,特别会随机应变。他加入教会时就已经为自己的后路、前途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也计划好了每一个步骤,如果神的话应验他怎么做,如果神的话多少年之后不应验他怎么做,他心里都有盘算、都有计划。这类人进入教会之后从来不会全身心地投入到教会工作中,而是随时观察教会的发展情况,教会对待他的态度、方式等等,以此来决定自己下一步怎样选择。这些人的思想是不是挺复杂?(是。)他虽然加入了教会,但一直是一种临时观点,就像一个合同工一样,始终是一种“人在曹营心在汉”的状态,他心里有小九九、有盘算。他选择信神、选择加入教会只是不得已委曲求全的一种选择,不是他心灵的需要,也不是他在承认有神的基础上想跟随神走人生正路,他没有这个信心。这类人信神就是抱着观望的态度,心里盘算着“如果信神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还能蒙拯救进天国,那我就跟着信,如果得不着这些我随时随地就离开教会不信了”。他来信神完全是为了投机得福,一旦得不着福,他随时随地就能放弃本分为自己另谋出路,因为他的心从来就没有扎根在教会,没有真实地选择信神跟随神这条道路。

投机这类人的主要特征就是这三条:对于神是否存在不太较真,对正反面事物不太较真,另外就是随时随地能离开教会。就是弟兄姊妹对他再好,只要不符合他的利益、不符合他现在的需要他就能离开教会,但他到走投无路的时候还能选择回来,回来之后也不追求真理,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离开教会。这是什么东西啊?他的去与留都显得那么的随便,他信神并没有真心。投机这类人的特点就是这样的,实质就是一个不信派。有的人能坚持信三五年,有的人能坚持信十年八年,目的只是为了投机得福。这类人不简单,在中国大陆那种受迫害的恶劣环境下还能忍耐至今,这是不是有点卧薪尝胆的意思啊?有的人信到十年就坚持不住了,就抱怨说“十年了,我的青春都浪费在教会了,这十年如果在世上打拼得挣多少钱啊?说不定都当上经理了,说不定有多少资产了”,他就坐不住了。他信神十年一心只为了满足他那点好奇心、那份得福的欲望,却始终不追求真理,结果什么也没得着,他心里就后悔信神了,还骂自己“你这个傻瓜,你这个蠢货!阳关大道你不走,你非得走这独木桥,没人勉强你,是你自己愿意的!”有的人信十年还能离开,说走就走了,在社会上混了两三年,看见社会也不像人想象的那么一帆风顺、那么好混,外邦世界也不是像人看到的那么丰富多彩、那么如意,哪儿都不好混,琢磨琢磨还是教会比较好一些,就觍着脸回来了,回来就说“信神好,外邦人坏啊,总欺负人,在世上受苦太多了。这些年不读神的话,也不过教会生活,落在黑暗中天天都哀哭切齿啊,都混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还是信神好啊!”嘴上说还是信神好,其实他是听说这个世界灾难太多,人类马上要经历一场大的浩劫,有钱有地、有车有房都没用,还是有信仰的人有救,他就又回来信神了。这是不是投机分子?(是。)投机的人随时能离开教会,如果看见回教会得福有希望了还能随时回来,回来后还能说几句懊悔的话,表示再也不离开神了,过后看世界风平浪静了还能过几天好日子,他随时还能离开教会。他把神家、把教会当成什么?当成自由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说,这样的人一旦清除出去或者自动离开,如果他要回来教会应不应该接纳?(不应该。)不应该接纳,接纳他是一个错误,是违背原则的,这类人不符合教会成员的标准。他随时能离开教会,为了得福随时还能重新混进教会,但始终不接受真理,这就证明他根本不是真信的,这样的人是永远清除开除的对象。教会应该把他清除,还要告诉他:“你别后悔,你走了就不能再回来了,教会不可能再为你开第二次门,这是原则。”有些人说:“他当时愚昧啊,现在表现可好了,乖巧得像小绵羊,可怜得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见了弟兄姊妹就说懊悔亏欠的话,懊悔得眼睛都哭红了,看他挺可怜的,认罪的态度也挺好,让他回来吧。”这有没有一句合原则的话啊?(没有。)信了三年甚至十年还能毅然决然地离开教会,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不是真信的?(不是。)他当初选择跟随神有没有一点儿真心?没有。但凡有一点儿真心他都不能下定决心离开教会,一般人顶多软弱、消沉、不顺的时候会有点这样的意念,但绝对不会在信神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以后下定决心离开教会另找出路。如果能随意离开教会,就说明当初他接受真道加入教会不是真心的,是带有存心另有所图,只能这么说。对这类人要分辨清楚,他不是真信的,他信神跟随神就是为了投机得福,这类人就被定性为投机分子,一旦被分辨出来就应该被清除出教会。如果他没有离开教会,还在教会中继续浑水摸鱼,那就是没有人能分辨出他是什么东西。但是通过今天交通这类投机分子的各种表现,带领工人与神选民都应该对这类人有清楚的了解分辨,一旦发现他们从来不读神的话也不祷告神,对神的作工与神所发表的真理不感兴趣,对正面事物也都不感兴趣、不求真,那就要严加防范,要察看他们信神的存心目的,了解他们对待教会的态度,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如果看到他们没有正确的态度,他们对追求真理、对尽本分特别冷淡,丝毫不感兴趣,对神的话总持怀疑的态度,那就能确认这类人就是投机分子、就是不信派,那就不要把他们当成弟兄姊妹,他们不属于教会的一分子,而要把他们清除出教会。他信了这些年都不接受真理,你再给他交通真理这有用吗?你再等着他悔改这现实吗?对这样的人就别再作工作了,也别等待他悔改了,如果他不甘心尽本分,还想赖在教会里不走,那教会带领就应该想办法用智慧把他隔离出去。这样做是不是合适?(是。)这类人一旦被分辨出来是投机分子,那他就已经被列在各类恶人、不信派的行列中了。既然属于恶人、不信派,那他就符合教会清除开除的原则与条件。早清除肯定比晚清除强,早点清除就免去很多麻烦,他自己也不用再感觉委屈了。对这类人应该明确地告诉他:“你不用在心里总盘算什么时候离开、怎样离开,也不用总盘算自己的去留问题,神家、神不勉强人,你想离开教会不挽留你。但是有一件事得跟你说清楚,如果你确定自己不是神家的人,你不甘心成为教会中的一员,那你趁早离开,不要拖延时日,这样对大家都好。如果你相信神的存在,能接受神的话是真理,甘心愿意加入教会,那你是名正言顺的教会成员,但现在你不是,你是来投机的,也可能你自己不知道,但是我们已经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根据教会对待各类人的原则分辨出你就是投机分子这类人。你总盘算找到合适的时机离开教会,这太麻烦,不用找时机了,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如果你对神的显现作工始终定不真,那现在明确地告诉你,你不用琢磨研究了,也不用为难了,你现在就可以离开教会,神家的大门是敞开的,神家不留你,不勉强人。”这样做合不合适?(合适。)给他一条“生路”,别让他在这里每天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受煎熬,没事就熬情感、熬肉体、熬前途、熬去留问题,怎么熬也没有结果,心里还是在琢磨什么时候离开、怎样离开,离开早了能不能吃亏受祸,留的时间长了能不能得福,如果离开之后神的话应验怎么办,如果不离开,神的话一直不应验怎么办,总为这些事犯愁、着急上火没必要。既然不是甘心愿意信神那就趁早离开,别在这里浑水摸鱼、滥竽充数了。你们说,这么劝、这么处理好不好?(好。)把投机分子这类人列在清除开除的各类恶人中间算不算过分啊?(不算过分。)有些人说:“这类人怎么能算恶人呢?”不信派有几个好东西啊?信神承认有神的人他们的性情实质在神眼中都被看为恶,更何况一个根本就不信神不承认神存在的人,把他列在恶人里过不过分?(不过分。)不管怎么说也是把他称作人,是恶人,没把他列在恶鬼里就不错了。把他列在恶人里完全合适,恰如其分,一点儿也不过分。这类恶人也是神家清除开除的各类人中的一类。这是第四类不信派,信神的目的是投机。

投机分子这类人的主要特征是什么?你们通过接触这类人,观察他们所流露出来的性情、观点、态度或者人性,发现他们有哪些主要特征?总结总结。(投机分子这类人信神起初就不是来追求真理的,他们是听说全能神教会挺兴旺,想从神家得点好处、得点福,想得到利益才来信神,如果一段时间后得不到他们就想退去。这些人不是真心信神的,他们对信神根本就不感兴趣。)投机分子这类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主要就是对真理不感兴趣,但对得福最感兴趣,所以最不容易接受真理。有些人说:“你不能根据人家对真理不感兴趣就把人清除开除吧?”这类人对真理不感兴趣主要表现在他们从来不读神的话,也不交通真理,如果听见谁交通真理谈认识自己、谁寻求真理解决问题,他心里特别厌烦,丝毫不感兴趣,就开始打盹睡觉了。他厌烦到极点,还要利用扯闲话、谈灾难、谈神显神迹奇事来搅扰人交通真理,结果有些不追求真理的人听见这些话题就兴奋了,也跟着他一起谈论这些事,这不是明显地搅扰教会生活吗?他平时很少读神的话,偶尔读一次神话还说不定是因为遇到什么难心事了。他对聚会不感兴趣,对吃喝神的话、交通神的话不感兴趣,就惦记“神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啊?什么时候大灾难结束啊?什么时候能享受到天国的福分啊?”他心里总问这些事。如果没有人说这方面的话题他就自己上网查,查完之后到聚会时就开始释放这些东西。他心里被这些东西充满了,只要听到别人交通与他兴趣相关的话题他就能附和,也能跟着一起交通;只要听到涉及真理、涉及神话的内容他就不愿听了,就打盹睡觉了,甚至有的就走了,再不就抓耳挠腮,各种丑态暴露无遗。你说“咱们交通交通神的话吧”,他说“我渴了,我得喝点水啊”,你说“咱们交通交通认识自己吧”,或者说“咱们交通交通尽本分的细节,看看神的话是怎么说的,真理原则是什么”,他就说“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们聊”,找各种借口推辞、拒绝交通神的话、交通真理,这就明显地暴露出他不但不喜爱真理还从内心深处厌烦抵触真理。只要提到神的话、真理,他没有明着公开地反对、辩驳,但却找各种借口拒绝、逃避,这些表现能不能明显看出他是投机分子啊?是不是很明确地说明他是不信派,信神是为了某种目的、是为了投机呢?(是。)有些人说:“你说人家是不信派,不是真心跟随神的,那为什么人家能信到现在,还能为教会工作出力受苦呢?”咱们刚才说的这些表现是不是就足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这些表现就足以证明对他的分辨定性是准确的。所以,衡量一个人信神的目的是否是投机,就根据他对神、对神的作工是什么态度,对真理、对正反面事物是什么态度来衡量、来分辨,这是再准确不过的了。不能用他外表的行为、做法来衡量,这个不准确、不客观,他内心真正的想法与他对待神、对待真理的态度这才说明问题,这才是定性他是哪类人最准确的标准。现在你们对于信神的目的是来投机的这类人的实质基本上看清楚了吧?你们是不是都接触过一些这样的人?(是。)这样的人尽早离开更好,如果他们愿意甘心效力还勉强可以留着他,如果他不尽本分,连任何的力都效不上,对教会工作、教会生活还能起到搅扰的作用、不好的影响,那就尽早让他离开,这就是清除不信派的原则。神家需要的是真心信神喜爱真理的人,需要的是忠心效力者,绝不需要不信派、观望派来神家充数,教会也不需要任何人来充数。这个话题就交通到这儿。

接着交通第五条,信神的目的是吃教。吃教这个话题你们是不是不陌生?(是。)吃教的这类人有哪些表现呢?通过哪些表现来确定他信神的目的不纯,不是真心跟随神,不是为了蒙拯救,不是在相信有神、愿意接受神拯救的基础上来追求真理、来接受真理实行神的话达到蒙拯救这样的目标,而是来教会吃教的?吃教是什么意思?表面的意思很明确,就是通过信教加入一个教派来解决生活上的问题、解决吃饭的问题,这是对吃教最简明扼要的定义,也是最明确的定义。那吃教的这类人有哪些表现能让人确认他们不是真信而是来吃教的?有些人虽然有一技之长,也有正常人的劳动能力,但是看到这个社会不公平,在社会上打工混口饭吃不容易,打工挣钱养活一家老小得起早贪黑受很多苦,得受气,做人还得乖巧灵活,另外还得够狠够坏,得有手段、有本事才能有稳定的饭碗,才能在社会上立足。看看打工的那些人,无论在哪行哪业,无论是上层、中层还是底层,混口饭吃都不容易。那些白领虽然外表人模人样的,光鲜亮丽,有高的职称、高的文凭,有高的薪水待遇,人人都羡慕,但是他们在职场上经历的每一关都是一场磨难,干哪一行都不容易。如果种地当农民更不容易,千辛万苦仅仅挣来一家人的口粮,穿的用的都没钱买,修房子也没有钱,想花钱还得靠卖菜、靠养鸡养猪换点钱,农民更苦啊!就像外邦人所说的“钱难挣,生容易,活着难”,就是混口饭吃太不容易了。有些人就因为没生活出路,看外邦人太坏了,认为信教的人老实,到教会来讨个生活可能容易一些,所以就借着神家传福音的机会混进教会了,又听说尽本分管饭就来尽本分了。有的想尽本分的人就觉得,“我是家里的主要劳力,只要家里的地有人能给种、家里的生活费用有人能供应就行,那我就尽本分”,他信神尽本分主要的目的就是能解决温饱问题,一日三餐能吃饱,以后就不用靠打工挣钱来维持生活,只要有教会帮衬着、弟兄姊妹帮衬着就可以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教会安排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还有些人进入教会以后就学习当带领、学习讲道,多读神的话,多抄多背神的话,背完之后学习给别人讲,帮助人解决问题,千方百计地帮助所有的人,希望人从他得着帮助之后能对他伸出援助之手,希望人听了他讲的道、传讲的神的话以后能够对他有感激之心,从而对他有施舍有帮助。比如:家里的水电费没钱交了,弟兄姊妹能帮他交;孩子的学费没钱交或者父母生病拿不出医药费,教会或者弟兄姊妹因为他尽本分能为他提供这些费用。这样他信神就觉得安心了,觉得信神信得值,不亏本,达到目的了,心里不断地感谢神,“这都是神的恩典,神恩待,感谢神啊!”为了“还报”神的爱就“顺从”教会的安排,只要给饭吃、给生活费做什么活儿都行,为的就是能换来自己稳定的饭碗。一旦教会忽略了他的生活,他的难处没有及时解决,他心里就不高兴了,他对待教会的工作、对待神家交给他的本分的态度就随即有了变化,他说:“不行啊,我得出去挣钱啊,以前为了作教会工作我也没机会挣钱,甚至常常冒着被大红龙抓捕的危险出头露面作工作,到哪儿人都认识我了,现在打工挣钱也不方便了,这怎么办啊?”在这种情况下,他会主动向弟兄姊妹提出自己的难处、自己的要求,甚至伸手向神家索取。有些人没有生活费、养老费自己不去解决,就想靠着在神家出力来挣得生活费,有些人还变本加厉,不但要求神家给他生活费,给他抚养儿女、赡养父母的费用,还要求给医疗费,甚至还有些人偿还贷款的费用都要向神家索取,越来越过分,他们还真好意思提出来。有些人在信神加入教会之后,神家支付他的费用还有他主动索取的这些费用比他打工挣的钱还多。在这些条件得以满足的基础上,他外表似乎很忠心地一心从事神家交给他的工作,但是一旦这些福利减少了或者没有了,他的态度就变了。他对待教会交给他的工作的态度是随着弟兄姊妹对待他的态度而变化、随着神家救济他的金额大小而变化,一旦他所享受的这些恩典取消了、没有了,他尽本分的身影也就消失了。这些人从信神开始就盘算着怎么在神家混得一席之地,然后在站稳脚跟之后理所应当地享受弟兄姊妹的施舍帮助,享受神家对他们的帮助、对他们在生活上的供应。他们并不是真心为神花费,并不是无条件地来花费,而是带着唯一的目的——吃教混生活来加入教会。一旦这个目的不能如愿以偿,他们很快就翻脸了,不信派的嘴脸很快就暴露出来了。他们从开始信神就不是带着真心来的,不是真心跟随神,不求报酬、没有索取、心甘情愿地为神撇弃花费,而是带着自己的要求,带着自己的存心目的,带着自己信神就要吃定教会、就要仰仗教会仰仗弟兄姊妹来混生活这样的目的来信神的。一旦这样的目的不能得逞、不能如愿以偿,他们就另找出路了,或者去打工、去做生意。这类人是不是也有啊?(是。)在教会中这类人也有一部分。刚开始神家或者弟兄姊妹施舍给他们一些东西,比如衣服、日用品或者钱财,他们外表似乎很不好意思,其实心里高兴得乐开了花。比如,他接待一两个弟兄姊妹或者因为他全时间尽本分,神家或弟兄姊妹也给他家一些施舍资助,他挺高兴挺满足,觉得信神值、划算,没吃亏。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心越来越贪,手越伸越长,脸皮越来越厚,给多少都不知足。刚开始不好意思接,时间长了就有点理所当然了,接着就嫌给得少了,再后来就直接要求神家必须得给多少,否则生活不下去,这本分就没法尽了。这是不是贪心越来越大啊?(是。)享受这么多恩典,他不但不思还报,还变本加厉地向神家索取,他认为是神家欠他的、是弟兄姊妹欠他的,理所应当给他施舍资助,给少了、给晚了他还不愿意,给多少钱他都接过去,给什么东西也都接受,他感觉这是理所应当的。尽本分时间再长点就更觉得自己有资本了,就要求神家给他配备高档的手机、电脑,还要求神家给他家里安装空调,配备微波炉、洗碗机等等,甚至要求神家给他买房子、配备车,还有的人要求配备保姆,要求是越来越高,越来越贪婪,到最后狮子大开口什么都敢要。他们认为,“我信神为神家花费了、出力了,我是神家的一分子了,你们奉献给神的祭物那么多,给我分点怕什么?再说了,给我分也不白分,我在神家也出力、担风险啊,我也受苦付代价了,我是不是理所应当享受这些啊?所以,神家就得无条件地满足我的要求,凡是我需要的都应该给,不应该吝啬。”你们说,这些是不是吃教的表现?这类人是不是不信派?(是。)这些行为准确地定性就是吃教。什么是吃教?打着信神的旗号向神家勒索财物,打着为神家出力尽本分的旗号向神家索取酬劳,这就是吃教。这类人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他撇弃、出力吃苦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为了尽本分?是不是在实行真理?(不是。)他出力吃苦根本就不是为了尽本分,完全是为了混饭吃,还不允许别人对他有任何指责,他就想名正言顺地吃教,这就是吃教的人。

吃教的这类人信神不为别的,就为混饭吃,就为得一个饭碗。你们身边有没有吃教的人?说说他们的表现。(我接触过一个人,刚开始看他有点头脑,也有点热心,教会就安排他传福音。当时他家生活有困难,教会就给了些帮助。但是后来发现他花钱没有原则,不该花的也花,能省的也不省,弟兄姊妹给他交通真理原则他还不高兴,心里特别抵触。因着他乱花神家的钱财,教会就根据神家的安排规定作了合理的调整,减少了对他的补助,他尽本分就不像以前那么有劲了,越来越应付糊弄。后来教会就不帮助他了,他的心就不在尽本分上了,整天想着怎么打工挣钱,还跟弟兄姊妹借钱说要买车、要投资开公司,说这样传福音更方便、得人更多。他说的话明显都是在骗人、迷惑人,是打着传福音的幌子骗取弟兄姊妹的钱财。)这个人怎么处理了?(直接开除了。)这么做就对了。这就是吃教。吃教的人刚信神时有点热心、有点花费,这时他要求也不高,只要给饭吃就行,时间长了他就不是知足常乐了,而是要求越来越高,如果达不到他的要求就开始耍滑头,也不愿意效力了,尽点本分还得人看着他,不然就应付糊弄,最后发现他效力都得不偿失了就把他淘汰了。有些人说:“神家怎么没有爱心呢?”讲爱心也是有原则的,就因为他是不信派,他不读神的话、不接受真理,尽本分一贯耍滑头、应付糊弄,交通真理也不听,怎么修理对付也不接受,可以说是屡教不改,只能用清除淘汰来处理。作为带领工人,一旦发现这样的人应该及时地处理,如果是弟兄姊妹发现了应该及时地向带领工人反映汇报,这是每一个神选民的责任。一旦确定了他是吃教的,是混饭吃的,是个不信派,不给钱就不干活,给钱少了就不乐意、就变脸了,钱给足了才能干点活儿,那就别跟他客气,必须把他清除出去!准确地说,这些人在神家连效力都不配,你不给他钱他都不甘心效力,只要你给他钱,他即便知道自己是效力的也愿意。但这类不信派能效什么力啊?他效力都效不好,效力都不合格,就应该淘汰。所以,分辨出他们是吃教的这类人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们按恶人处理开除出教会,这一点儿也不为过,完全符合神家清除开除人的原则。这类人用不用给他悔改机会啊?用不用留下来观察一下?(不用。)他能不能悔改啊?(不能。)他就是这个本性,永远都不会悔改的,这是撒但的种类。撒但的种类有一类人就是混世魔王这类本性,到哪儿就想混吃混喝,走到哪儿都不务正业,就是坑蒙拐骗。他看信神的这些人有人性就以为这些人好坑好骗,就到神家来吃教了,没想到神家对他早有分辨、有防备,神家对待这类人是有原则的。他看吃教不成就该恼羞成怒了,本相就暴露了,到那时你就知道为什么神家不给这样的人悔改机会,因为他没有人性,他变不了,他就是外邦人所说的混世魔王,所以神家对于这类人的处理办法就是直接清除开除,永远不再接纳进教会。把他当恶人处理,这合不合适?(合适。)这个话题就交通到这儿。

刚才交通了第五条——信神的目的是为了吃教,这类人的表现主要是打着信神的旗号骗吃骗喝混饭吃。接着交通第六条,教会中应该清除开除的第六类不信派,他们信神的目的是为了避难。有些人说:“避难有哪些表现呢?信神还有为了避难的?有这样的人吗?”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教会就是避难所,信神就是为了避难”这话?宗教里说这话的人很多。从这话的实质上来说,这跟咱们要解剖的这一条“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避难”有没有区别?(有。)区别在哪儿?这个“难”指什么?(真心信神的人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也有一些掺杂,也希望能够躲避灾难或者难处,得点平安,但是第六条中这类人信神的目的纯粹就是为了来避难,没有一点儿真心信神的成分,会有这个区别。)这里的区别就是信神的目的有掺杂与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避难。除了这个区别之外,这个“难”还有区别。有些人信神的目的有掺杂,他信神就是为了躲避灾难、逃脱灾难,或者能蒙神的保守看顾,然后客观上就避开了一些危险、灾难,他想躲避的是这些灾难。咱们所要交通的第六条——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避难的这类人,他们的避难中的这个“难”就广泛一些,对他来说最现实的那就远远不止躲避还未降下的大灾大难了。那对他来说最现实的问题是什么呢?比如,在社会上遇到强敌了或者遇到什么官司了,得罪了政府官员或者有势力的人,或者触犯了法律,或者自己的国家遭遇战争、遭遇到各种灾难,或者遇到了一些人或事危及到他个人性命、家庭安全,等等。临到这些事之后,他找到他认为可以信得过、可以托付的一处教会来寻求避难,这就是第六条所说的避难。就是生活中遇到一些危及性命、危及家庭、危及工作、危及事业等等这些难处的时候他来到教会避难,寻求一种人数众多的势力来得到帮助,这就是第六条中所提到的信神的目的是为了避难。这跟真信的人的掺杂是不是有区别?(是。)这类人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避难,为了向教会寻求帮助,就是希望教会能伸出援助之手,除了经济援助之外还要求教会对他实行保护、支持、帮助。还有些人想借着教会在社会上的声势、地位、名望与镇压残害信神之人的邪恶政权或邪恶势力抗衡,使他们的生命或者生活得到保障,这是他们信神的目的。这样的人有没有?他认为教会是与政治、与社会能切割开来的一个好的避难场所,在他们需要得到帮助时教会能够真诚地、友善地伸出援助之手给予他们任何资助,为他们出头、为他们申辩、为他们打官司、为他们争取权益,这是这类人信神的目的。到现在为止,教会中有没有这类人?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海外教会肯定有。这些人信神加入教会的目的就是为了避难,他们不懂信仰是什么,对真理更不感兴趣,但他们遇到难处在社会上寻求不到任何帮助的时候他们会想到教会,认为教会是他们能够安全避难的场所、是最好的退路、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们就选择信神进入教会,达到躲避灾难的目的。

现在灾难越来越大,人都没有活路,有些人完全是为了躲避灾难而选择信神,他们虽相信有神却丝毫不喜爱真理。这类人如果来信神,教会应不应该接纳?有许多人看不透,认为不管什么人只要相信有神就应该接纳,这就大错特错了。教会接纳人应该根据他能不能接受真理、是不是神要拯救的对象来决定,不是根据他是否愿意信神来决定。有许多魔鬼也想借着信神得福、借着信神找出路,难道这类人教会也该接纳吗?这不是恩典时代传福音什么人都接纳,只要信就行,国度时代教会接纳人是有原则的、是有神的行政限制的,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不喜爱真理、不接受真理就不能接纳他。为什么不接纳这类人?最主要因为这些人是什么来路、到底是哪类人我们看不清楚,就不能接纳,如果接纳进来一个魔鬼、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会给教会带来什么恶果大家都是知道的。另外,我们信神应该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拯救什么人、淘汰什么人。教会是由什么人组成的?是接受神拯救的人组成的,是喜爱真理的人组成的,是神悦纳的人组成的。不是真心信神也不接受真理的人神不拯救,因为不接受真理这属于本性问题,这样的人都是属撒但的,永远不会变,所以这类人绝对不能接纳进入教会。如果谁接纳恶人、魔鬼进入教会,那谁就属于撒但的差役,是故意来拆毁破坏教会工作的,就是神的仇敌。接纳这样的魔鬼、接纳神的仇敌进入教会这就触犯了神的性情、触犯了神的行政,神家绝不宽容。不许接纳恶人、魔鬼进入教会,这是教会对于传福音工作的一个明确的态度、要求。教会没有任何责任接纳为躲避灾难而选择信神的人,也绝不能接纳丝毫不接受真理的人进入教会,因为这些人神不拯救。凡是不承认全能神的话是真理的,凡是抵触、厌烦真理的人都属于恶人,神不拯救。对于心里承认神但不喜爱真理属于吃饼得饱的不信派教会都绝不接纳,何况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想到教会寻求避难就更不应该接纳了。因为教会不是慈善机构,而是神作工拯救人的场所。教会的工作与国家政府没有任何关系,社会组织劝导人行善、让人放下屠刀那是为国家办事,与教会没有丝毫关系。如果有人敢把外邦的恶人、魔鬼、不信派拉进教会,这就触犯了神的性情、触犯了神的行政。谁把恶人、魔鬼拉进教会,神家必将这人清除开除,这是教会对于传福音工作的一个明确的态度。这些恶人、魔鬼想来到神家避难,应该告诉他们走错门了、选错地方了,教会绝不会接纳,这是教会对于外邦想寻求避难之人的明确态度。这话是不是说清楚了?(是。)那对他们怎么处理?怎么跟他们说合适呢?你说:“不管哪个国家都有红十字协会,还有一些福利院、收容所以及佛堂,社会上还有一些义工团体,你如果遇到麻烦,觉得自己有冤情有必要申诉,那你可以找这些机构寻求援助。另外,你可以向政府寻求政治庇护、难民庇护,如果你的经济条件许可还可以请律师帮你打官司。但这里是教会,是神作工的场所,是神拯救人的场所,不是你避难的场所,所以你走进教会是不合适的,停留在这里也没有用,神不接纳,教会也不收留这样的人。外邦人无论有什么难处应该找社会上的慈善机构、救难机构或者民政局这样的机构,他们讲为人民服务、讲施舍帮助,你无论要申诉什么、有什么诉求可以向他们诉说、向政府要求,那是最合适的地方。”对不信派、外邦人教会一概不接纳,如果有的人特别有“爱心”,那就让他个人接纳就完事了,让他单独牧养,神家不干涉。有些人会说:“那教会为什么要传福音?传福音的目的是什么?”传福音是神的托付,传福音的对象是寻求神、寻求真道的人,是渴慕神显现的人,是喜爱真理能接受真理的人,是真心信神的人,对这类人才可以传福音,不是寻找神的、不是来接受真理而是来寻求避难的这类人不传。有些糊涂虫就看不透这事,临到点事就蒙头,这就是浑人,永远也不明白神的心意。

第七条,信神的目的是为了找靠山。这类人你们有没有见过?这是比较特殊的情况,虽然不多但肯定是有的,因为现在神的教会不止是在中国出现,也在亚洲出现、欧洲出现、美洲出现,非洲各国也有教会的出现,那这些投机分子、不信派也会随之出现。不管这些人出现的几率有多大,总之一旦出现你们就要面对、就要有分辨,不要让这些不信派在教会里有地位形成搅扰。你们如果因为这些问题没出现过、没接触过就认为它不存在,这是愚蠢的想法。这些问题一旦出现了,如果你没有分辨,你不知道怎么解决,那随之就会给教会、给神家、给弟兄姊妹、给教会工作带来很大的隐患。所以在事情未发生之前,你要知道有哪些问题应该面对、这些问题该怎么解决,这是最好的,这对你来说无形中就是一个保守。第七条所提到的信神就是来找靠山的这类人不占少数。这个社会到处充满了不公平、歧视、压迫,生活在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对社会上各种不公平的现象充满了厌憎恨恶,也充满了愤怒,但想摆脱人世间的不平也不容易,除非你从人间蒸发,只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要生活在这个人群中,人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地都会受到欺负凌辱,甚至遭到一些强大势力的追捕迫害。这种种不公平的现象、不平等的待遇对人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负担,给人的心理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当然给人正常的生活也带来了很多的不便。这样有些人不由得就产生了一种想法,“要在社会立足背后必须得有一种势力作倚靠,在自己遇到难处需要帮助的时候、在自己孤苦无依的时候能有一群人为自己撑腰做主,能替自己摆平所产生的麻烦、所面临的问题,或者保障生活的所需”,所以他们就极力地寻找。当然,有些人最后就找到教会了,他认为教会的人心齐、目标合一,每个人都有信仰,他们心存善念、对人友善,远离社会的争斗,远离社会的邪恶潮流。对于信神的人来说,教会在这个社会上、世界中无疑就是一种很正义的代表,教会的人在人心目中也是正面的、好的、善的形象。有些人选择信神是因为身处社会底层,在社会上没有任何的势力、没有任何好的家族背景,他们上学、交朋友、找工作或者做各种事情都遇到了种种难处,所以他们就认为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立足必须得有人帮助。比如找工作,凭自己瞎找,找来找去积蓄都快花光了也未见得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如果有一些可靠的人、能真心帮助你的人帮你找工作,那麻烦就小多了,找工作需要花费的时间也少多了。所以,他们认为如果能找到一个这样的靠山,那他们上学、找工作甚至过日子、生活等等在社会上办任何的事情都有门路了,都有依靠了,都有一帮热心的人在背后帮助他们,所以他们找到了教会就觉得找对了地方,教会就成了他们在社会上立足达到生活平安的很好的选择。比如他们看病、购物、买保险、买房子、帮孩子选择学校,甚至办任何一件事情,在教会中都能找到有爱心的人伸出援手帮助他们解决。这样一来,他们的生活方便了很多,在社会上不再那么孤独,办事的难处不再那么大。所以对他们来说到教会信神这得的太实惠了,就连看病都能有弟兄姊妹在医院里找熟人帮忙,买东西都能得到最优惠的价格,甚至买房子都能买到内部价。在教会弟兄姊妹的帮助之下这些问题都解决了,他觉得,“信神太好了,找工作、办事、买东西都方便!只要有什么要求,一个电话打过去或者把信息发到群组里,大家齐心协力都伸出援助之手。教会的好心人太多了,办事太方便了!好不容易有个靠山,说什么也不能离开。可就是神家聚会总读神的话、总交通真理,这让我难为情,我心里不愿意吃喝神话,只要听到交通真理我心里就厌烦,但不听咱还离不了人家,人家那样帮助咱,如果拒绝不听还不好意思,说不信也不好意思,就得顺情说好话”,其实他的心里话是不想信,但只能在心里藏着。有些人说:“你只看人家总找弟兄姊妹办事,弟兄姊妹给办事他挺高兴,那就能分辨出人家信神的目的是为了找靠山吗?”那除了这些以外,你看他平时读不读神的话、交不交通真理,他能不能尽上本分、有没有一点真实变化,就知道他是不是真心信神了。找靠山的这类人他信神就是为了利用教会、利用弟兄姊妹给他办事,解决他个人的生活难处,却从来不提尽本分,也从来不吃喝交通神的话。只要听说办什么事有什么门道他就来劲了,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打都打不断,但提到尽本分、提到做诚实人不能说谎欺骗人他就一句话没有了,他心里对这些不感兴趣,不管你说得多热烈他都没反应不接话,还总想打断你的话,总想另转话题说他感兴趣的事。他想方设法找弟兄姊妹为他办事为他出力,不想给弟兄姊妹任何的机会提尽本分、提为神花费,一旦有人提出想让他尽本分为神花费,他就赶紧找一件自己急需要办的事来作交换,在弟兄姊妹为他办事的同时他勉强为神家出点力,勉强满足一下弟兄姊妹对他提出的要求,一旦他自己的私事办成了他对弟兄姊妹就冷淡了。为了保持与教会的联系,为了不失去教会这个靠山、不失去弟兄姊妹这些帮手,他与每个对他有用的人都保持密切的联系,经常嘘寒问暖说一些贴心的话、违心的话来维护关系,说他多么相信有神、神多么祝福他、神给他多少恩典,他常常泪流满面觉得亏欠神,愿意还报神的爱,以此来欺骗弟兄姊妹,来获得弟兄姊妹对他的帮助。一旦谁对他再没有利用价值了,他马上把他们的联系方式屏蔽、删除。谁对他最有利、最有利用价值他就极力地去巴结谁、迎合谁、靠近谁,那些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与他一样在社会上没有势力、没有地位同样是社会底层无依无靠的人他都不正眼瞧一下,他专门交往那些有利用价值的在社会上有门路的人,在他看有能耐的那些人。他能为教会出力受苦的时候就是他有求于教会、有求于弟兄姊妹的时候。其实,这类人不信派的表现是很明显的。他在家的时候从来不读神的话,没有难处从来不祷告神,参加教会生活也很勉强,也不要求尽上本分,不主动参与教会中的工作,尤其是危险工作从来不主动参与,即便是答应了也显得很不耐烦,人去叫他、去请他他才勉强出点力,这就是不信派的表现。不读神的话,不尽本分,即便是勉强参加教会生活也是为了不失去教会弟兄姊妹这个族群,这个对他来说庞大的靠山,维持与这些人的关系就是为了他以后办事图个方便。这类人一旦在社会上有了立足之地、有了安身立命之所,他们一旦在世上混出名堂来有了势力、有了飞黄腾达的前景,他们就会很快地毫不犹豫地离开教会,与弟兄姊妹断绝关系失去联系。如果有一个福音对象与他关系不错,你想联系他给人传福音都没法联系到,他不光与教会断绝了关系,与个别人之间的友情也断绝了。这是不是不信派已经显形了?(是。)那对于这类人教会应该怎么处理?(清除。)用不用给他们机会,体谅他们的软弱、体谅他们在生活上的不易多多扶持帮助,让他们达到能够相信有神,然后让他们对真理感兴趣、能够真心为神花费,用不用作这个工作啊?(不用。)为什么不用?(因为这种人根本就不是来信神的。)对了,人家不是来信神的,人家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来找靠山的。所以,对于这一类人你跟他交通真理能不能达到果效?(不能。)人家听不进去,人家不稀罕、不需要、不感兴趣。

对于信神就是为找靠山的这类人该怎么形容呢?用“唯利是图”还是比较恰当的。他只要看谁对他有用、有利,让他做什么都行,就是当儿子当孙子也行,他是唯利是图,只要有利就行。如果你说信神能得福、能得利他肯定信,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只要你在社会上办事的能力足以满足他的需求,能够让他得利,那他肯定与你交往。但是他与你交往不等于他能真信神,不等于他就能跟你一样真心为神花费,他即便能跟你相处得来、交往得特别好也不见得与你有共同的语言、走一样的道路、有一样的追求,所以不能被这类人迷惑了。这类人圆滑,有交往的手段,他们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找靠山,并不是为了追求真理达到蒙拯救,可见这类人的人格有多么低下、阴暗!他们能到教会里找可利用的人为自己图谋各种利益,那这类人是不是能不择手段什么不知羞耻的事都能干出来啊?(是。)就从他们信神是为了找靠山、找饭碗这个目的来看,这类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人格低下,自私、卑鄙、龌龊,活得特别阴暗,所以教会对他们处理的原则同样是分辨出来之后实行清除或开除。分辨出他不是真信的,他是到教会找出路、占便宜来了,想利用弟兄姊妹为他办事、为他效力,这种情况下带领工人与弟兄姊妹应该及时准确地作出处理,在不危及教会与弟兄姊妹安全的情况下尽早地、尽快地将他清除、开除,不应该让他继续混在弟兄姊妹中间,这样的人不是神拯救的对象。这样的人混在你们中间,总虎视眈眈地盯着每一个人看谁有利用价值,总盘算着教会有没有可利用的人,谁有亲戚在医院上班,哪个人会治病、有秘方,哪个人在商场买东西能买到批发价,哪个弟兄家里开车行,谁能买着内部价的房子,等等,他专门查询这些事。这家伙算计得细啊!一点小事他都要算计,还想算计弟兄姊妹,在弟兄姊妹身上打主意,每个人祖宗三代他都要研究一遍,每一个人都活在他的算计之中、都活在他的阴谋之下。跟这样的人相处,你们心里有没有平安啊?(没有。)没有平安怎么办?那就应该对这样的人有所警惕。这类人信神另有存心,他不是为了追求真理、追求蒙拯救,而是来找靠山、找饭碗、找生活出路,这类人特别地自私、卑鄙、阴险,他不尽本分也不为神花费,教会有什么事需要他的时候就找不到人了,等事情过后他又出现了,这类人只会占便宜,留在教会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必须用各种办法尽早把他清理出去。有些人说:“处理一个人还需要想各种办法吗?”教会里各类人都有,有不少人信神就是为找靠山、找出路,为了得福、躲避灾难,只是轻重程度不同,有的人是这种表现、有的人是那种表现,所以不同的人就得按照不同的方式对待,这才符合原则。对于找靠山这类不信派就得及时清理出去,别让他在教会里混饭吃。他找弟兄姊妹办事,其实给人办点事也是举手之劳,那为什么就这举手之劳也不应该为他做呢?第一点,关键是这类人不是真信的,是个不折不扣的不信派;第二点,这类人不可能从不信转变为真信,他不是神预定拣选的,不是神拯救的对象,而是混进教会的恶者;第三点,这类人在教会里上窜下跳,不管遇到多大的事都找弟兄姊妹帮忙,无形中对弟兄姊妹就形成了骚扰,同时在教会中也形成一种严重的不良风气,对谁都不利。所以,对信神只为找靠山的这类魔鬼最好尽早地清理出去。如果没发现或看不透他是这类人,还可以留用观察,一旦分辨出来看透他就是神家要清除的各类恶人当中的一类,那就别客气、别犹豫了,大家共同商量达成共识之后就可以把他清除出去。如果教会带领工人不理睬这事,只要多数弟兄姊妹确认他是信神只为找靠山、找出路的这类人,那大家有权不通过假带领直接把他清除出去,这么做没错,完全符合真理原则,这是你们的权利,也是你们的义务、责任,是为了保护你们。当然,真信的弟兄姊妹遇到难处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尽最大的努力尽所能地帮助他,可以凭爱心帮助扶持,也可以在物质上援助,这是弟兄姊妹之间的爱,是信神之人的爱;但是对于不信派,我们没有丝毫责任、义务实行帮助,因为他不是弟兄姊妹,他不配得着这个恩典,不配得着这样的帮助:这是根据原则对待人。信神的目的第七条咱们就交通到这儿了,关于这类人就不用再具体举例子了。总之,凡是信神的目的是为了找靠山的这类人都是教会应该清除、开除的对象。带领工人一旦分辨出来教会里有这样的人就赶紧清除,发现一个清除一个,一个都不留。如果多数弟兄姊妹已经被骚扰了,无可奈何、忍无可忍了,带领工人还为其辩护,“人家有难处了,咱们应该帮助”,那就应该告诉这个带领,“他根本就不是真信神的,谁跟他交通神的话他都不搭理,让他尽本分他也不尽,他从来没有一点儿为神花费的意思,就是想利用弟兄姊妹为他办事,对这样的不信派我们没有责任、义务帮助他!”即便教会带领不通过,你们联合多数人也有权利把他清除出教会。如果这时教会带领还不同意,那就向上反映,把这个带领隔离让他反省,什么时候他同意了你们再接受他的带领,他如果一直不同意,你们可以罢免他再重新选举带领。这是第七条,信神的目的是为了找靠山。

下面交通第八条,信神有政治目的、政治企图的人。这类人物出现的几率不是很大,但不管有多大,只要有出现的几率,我们就应该把他列举出来加以揭露、交通、定性,让所有的人对这类人有分辨后能够尽早地将他清除出去,以免给教会、给弟兄姊妹带来麻烦、带来危险,这是为了保护教会、保护弟兄姊妹。所以,信神有政治企图的这类人是我们应该加以分辨防范的一类人,也是教会应该尽快清除的一类恶人。有政治企图的这类人有哪些表现?他不会跟你说心里话,他不会明说“我就是对政治感兴趣,就喜欢参与政治,所以我信神不为别的,就是有政治企图、政治目的,你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他会这么说吗?(不会。)那他有哪些表现让你能够分辨出他是有政治企图的?就是他会说哪些话、做哪些事,有哪些表情、眼神、说话语气足以让你确认这个人信神的目的不单纯?他不管说什么做什么,他心里藏着东西让人测不透。这个人的身份特殊、背景特殊,从他的言谈举止上能看出来这个人有阴谋、有城府,说话办事有手段,他跟人说话一般人摸不着他的底细,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些话。外表上虽然他对信神、对交通真理没有任何的敌意、没有任何的论断,甚至还流露出一些好感,但是你就觉得这个人怪怪的,觉得他与其他弟兄姊妹不一样,有点测不透。一般对有点测不透的人你怎么办啊?就是单纯地防备吗?还是主动地调查他摸他的实底?(应该观察他。)不管什么人做任何事情,他有什么目的、有什么企图短时间内一般不容易暴露,但时间长了,除非他不做事,一旦做事肯定会暴露出马脚来。你们从蛛丝马迹中来观察寻找线索,从他的言谈举止中,从他做事的意图、方向与他说话的用词、腔调上都能发现一些信息、线索,这就看你的心细不细、你具不具备一定的头脑素质。有些傻货就意识不到人间险恶,不管遇到什么人他都用一种方式交往,结果遇到有政治企图的老谋深算的政客就容易充当犹大、充当出卖教会的工具,就不知不觉地做了傻事坑害了教会。

有政治企图的这类人到底有哪些表现呢?这些人有一定的社会背景,他是在政治圈子里混的人。咱们不管他在政治圈是什么地位,是当官也好打杂也好,或者正准备在政治圈子里获得一席之地也好,总之这类人在社会上是有政治背景的,是复杂的特殊的情况。不管这类人相不相信有神,从他们的追求、他们所走的道路以及他们的本性实质上来看,这类人能不能成为真心信神的人?能不能从一个不信派、从一个热衷于政治的政客变成一个真心信神的人?(不能。)肯定吗?还是说也有可能?(肯定不能。)肯定是不能的。信神与政治这是两条道路,这两条道路是往两个方向发展的,两者没有共同点,绝对不可能有交集,这是完全背离的两条道路。所以,有政治企图或者喜爱政治、热衷于政治的这类人,他信神即便没有任何明确的政治目的那也有其他的目的,肯定不是为得真理、为蒙拯救,最起码可以判定他不是真心信神,他只承认有上帝的传说,却不承认神的存在、神主宰一切这一事实。所以,这些人绝对不会从一个热衷于政治的不信派变成一个相信有神,能够接受神作工、接受神审判刑罚的真信的人。

有政治企图的这类不信派,他们信神到底有什么目的呢?这就与他们的追求、与他们从事的职业有关。比如,有些人在一个政治圈子里总有一些自己的诉求,有远大的政治目标、政治愿望等等,不管怎么样都与政治有关系。什么叫政治?简单地说就是与政权、与权力、与统治有关系。所以说,他们信神有政治企图当然与他们的政治追求有相对等的关系。那他们的企图是什么呢?他们怎么就相中教会这些人了呢?他们想借着教会这个机构、教会这么多的人数,还有教会中来自各行各业、各个阶层的这些人的势力达成他们的目的。这类人在了解教会的教义与教会各项工作的运作,还有神选民过教会生活的方式与尽本分的实行等等这些之后,他试图投入其中,然后把神选民常常交通的属灵术语、各种说法等等都牢记在心,希望有朝一日能用这些东西号召所有的人听从他,能为他所用,从而达到他的政治目的。就像外邦人所说的,在酝酿一段时间后,当他能够竖起大旗揭竿而起的时候能有更多的人响应他的号召跟随他走,以便在教会中得着一部分人成为他的势力好与他的竞争对手抗衡。这类事在中国近代史上就发生过几次,比如在清朝时期出现的白莲教、太平天国起义就是有政治企图的人利用宗教与政府抗衡,他们那个宗教的教义都是偏离真道的,有许多谬妄荒唐的地方,根本不合乎真理。那些有政治企图的人就是利用这样的教义来统一了人的思想、束缚人的思想,熏陶教化了人的思想,最后利用这些被教化之后的人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这些有政治企图的人从开始来信神他们相中的就是教会这个名称,就是在教会这个机构的称呼之下他们好隐藏身份、隐藏他们的企图,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们认为只要打着信神的旗号教会里的这些人是容易被教化的,很容易在一个强有力的人物的指挥之下响应他们的号召,所以这些人在他们的眼中是可利用的对象。他们认为教会是很容易成为他们隐藏身份的一个地方,教会的成员是一些很容易被他们利用的对象,简单地说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他们加入教会的目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他们得势之后能够与他们的政治对手抗衡得到权力,这就是他们的政治企图,他们想借信神的名义把崇拜跟随他们的这些人扩充为他们的政治势力范围的一部分。有些人说:“人家有这个目的,但如果没有任何举动也顶多只能看出他是不信派、假信徒,那怎么能看出他有明确的政治目的呢?”这不是难事,你慢慢观察,只要他有政治企图他一定会做事的。他如果不想做事,他混入教会做什么?他眼前没做事那是没找到机会,一旦有机会他就伺机而动了。比如,政府出台了一个错误的政策或者镇压抓捕神的选民,弟兄姊妹顶多就是议论议论、分辨分辨就完事了,不管怎么说还是信神重要、尽本分重要、遵行神旨意重要,不能因小失大,该怎么信神、该怎么尽本分还是照样,而有政治企图的人就不一样了,他要大做文章,大肆揭露、广为宣传,恨不得煽动所有的人都站起来与政府对抗,来为达到他的政治企图效力,并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为了搞政治把信神的事完全放下了、把尽本分的事完全放下了,神对人的要求、神的心意他都置之不理。他都疯狂到这种程度了,人还能分辨不出来吗?这样的人是跟随神还是跟随政治呢?有些人没有分辨是很容易受迷惑的。这类搞政治的人他不知道什么是真理,更不认识神的作工是为了洁净人的败坏性情、拯救人脱离撒但权势的,他以为搞点人权、搞点政治就是有正义感了,就是顺服神了。搞政治、搞人权能代表人有真理实际吗?能代表人顺服神吗?你把人权、政治搞得再好能代表你的败坏性情得洁净了吗?能代表你掌权的野心欲望得洁净了吗?这些事有许多人就看不透。据说孙中山也是基督徒,遇难的时候还祷告神拯救他,他一辈子尽搞革命了,他得着神称许了吗?他是实行真理顺服神的人吗?他有实行神话的经历见证吗?这些都没有。保罗蒙召以后一直传福音,受许多苦,但因没有真实悔改也没有生命进入还是老病重犯,处处高举见证自己,成为敌基督受到惩罚。不管怎么说,信神不接受真理,总追求名誉地位,总想做超人伟人这是很危险的。凡是有政治企图的都属于敌基督一类的人,这类人为了实现他的政治愿望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总想找机会煽动拉拢信神的人作为他的政治势力。他如果有一天看到了信神的人也不是好利用的,信神的人只喜爱真理追求真理,他们只追随基督不跟随人,他才会彻底放弃信神的这些人。

有政治企图的人他骨子里想的全是与政治有关的,与权势、统治、阴谋、政治手段等等有关的这些想法,他不懂得什么是信神,不懂得什么是信仰,不懂得什么是真理,更不懂得怎么顺服神,也不懂什么是天意,他们的生存法则就是“人定胜天”“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所以你想改变他那是不可能的,那是愚蠢的想法。这些人常常在教会弟兄姊妹中间散布政治观点煽动人搞政治活动,让人参与政治,很显然他们信神的目的是有政治企图的,这个实质很快地、很容易地就能被人分辨出来。因为这些人对于信仰、对于走正道顺服天意的这些事完全是一窍不通,他认为任何人的思想、任何人的道路都是人用政治手腕能改变的,尤其是人的命运都可以用人的手段、人的方式改变,所以对于神造的大自然的规律、神主宰人类的命运这些很深奥又很明显的事他们都是外行,一窍不通,根本就看不懂。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发现任何一个信神的目的是有政治企图的这类人,你千万不要试图去改变他、说服他,也没有必要跟他交通那么多真理,除了对他有防备之外还要尽快地告知教会各级带领或者告知一些可靠的弟兄姊妹,然后想办法把他开除出教会,而不是自己在心里偷偷地、悄悄地防备,让其他人仍然蒙在鼓里。那什么人对喜欢谈政治、有政治企图的人能有点分辨呢?是年龄大点的还是年龄小点的?是弟兄还是姊妹?(年龄大一点的弟兄。)对了,年龄大一点的弟兄,就是有社会阅历或者接触过政治、受过政治迫害的人,有这方面见识的人对政治的事能看透一些了,当然对这些搞政治的人就能分辨一些,尤其对他们的野心欲望,对他们的思想观点、理想抱负也能看透一些,所以对他们分辨得比其他人相对快一些。一旦有人分辨出这些人有政治企图是不信派,就应该加以防范,把这类不信派揭露出来,同时也保护了那些愚昧无知容易受迷惑的人,别让他们被利用了,别让他们在无意中泄漏了教会内部的一些信息。要尽早地通知教会带领,跟教会带领商议这个事,通知更多年龄大一点的或者明白些真理有点身量的人,要对有政治企图的这类人进行防范,要让人看清楚这类人是不信派的实质,这样才能保护那些愚昧无知的弟兄姊妹不被他利用。你如果看不透这些事也没有什么分辨,当有些阴险的老奸巨猾的人跟你聊天交谈的时候你心甘情愿地就把自己的实底、自己知道的事一股脑儿地说出去了,人家没问你自己就说了,在无意中就做了犹大。有没有这样的人?(有。)你说的时候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就把他当弟兄姊妹,一不小心把心里话都说了,说完之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后果,看到别人心里对这类人有防备,你还说“看你心眼儿真多,跟弟兄姊妹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就不知道人家为什么不说,这就叫傻。

有政治企图的这类人当然也是不信派,因为他们不喜爱真理是不会接受真理的,即使信神了也完全是属于敌基督一类的恶人。对这类人防备其实是最被动的做法,主动的做法应该是及早地发现,尽快地处理、开除,以免给教会、给弟兄姊妹带来什么麻烦。因为这类人在教会当中随时随地就能影响到其他人,也随时随地就能破坏教会的正常秩序,所以对这类不信派不能再包容忍耐下去,也别再给悔改机会,别愚昧,发现了要尽早开除,避免后患。这么做的目的是要避免那些不追求真理的人受迷惑被利用,成为撒但恶魔的傀儡。当然,眼前最应该做到的是不让那些有政治企图的人掌握教会任何重要的信息,你尽早地分辨他开除他,弟兄姊妹与他接触得就少,受他的迷惑影响也会少。所以从时间上来看,处理、开除这类人早比晚强,越早越好,主动比被动强。有政治企图的人不安好心,他不可能有丝毫的真心为教会、为神家做任何的事情,如果他迷惑不了弟兄姊妹、利用不了弟兄姊妹他就彻底蒙羞了,就会主动离开教会,甚至不辞而别。第八条——信神的目的有政治企图就交通到这儿。

二〇二一年十月三十日

上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二十二)

下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二十四)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五十三篇

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死里复活的,完完全全的独一真神,就在你们面前向你们发声说话,你们要定真我的话,天地可以废去,但我话一笔一画也不能废去,记住!记住!我话说完从来没有一句返回过的,每一句话都要应验。现在也就到了时候,你们要赶紧进入实际,时间不多了,我要带领我儿子进入荣耀的…

第一百零九篇

我天天在发声,天天在说话,天天在显明我莫大的神迹奇事,都是我的灵在作工,在人的眼中,我只不过是个人,但我就在这个人身上显明我的一切,显明我的大能。因人都忽略我这个人,忽略我的所作所为,都认为是人做的事,但你不想一想在人能做到我作的事吗?人都是这样不认识我,不明白我的说话,不理解我…

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我在你们中间的工作,你们都亲眼目睹,我所说的话你们又都亲耳聆听,我对你们的态度你们都曾知道,所以你们都该知道我作在你们身上的工作到底是为什么。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只是我在末世作征服工作的工具,是我扩展外邦工作的用具。我是借用你们的不义、污秽、抵挡与悖逆来说话,以便更好地扩展我的工…

第九十八篇

一切的事临及你们每一个人,使你们对我更有认识,对我更加定真,认识我这位独一的神自己,认识我这位全能者,认识我这位道成肉身的神自己,之后,我便从肉身出来,回到锡安,回到迦南美地,那就是我的居所,就是我的归宿,是我创造万物的根据地。现在,我说这话你们谁都不明白其中的含义,没有一个人能…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