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工人的职责(二十五)

今天接着交通带领工人的职责第十四条,及时分辨并清除开除各类恶人与敌基督。前几次交通了带领工人在作这项工作时应该分辨的几项内容、应该明白的几大项真理,就是怎么分辨各类恶人。各类恶人怎么定义呢?就是那些打着信神的旗号混进神家却不接受真理还能搅扰教会工作的人,这些人都列在恶人这个范畴里。这些人是教会应该清除开除的对象,也就是教会中不允许存在的人。咱们通过三大项来划分、解剖各类恶人。哪三大项呢?第一大项是信神的目的。第二大项是人性,通过解剖他的人性来分辨看清他是不是教会应该清除的对象。第三大项是什么?(对待本分的态度。)对待本分的态度,这是第三大项。第一大项之前交通完了,第二大项——人性交通了两条,第一条是什么?(爱搬弄是非。)第二条呢?(爱占便宜。)从这两条内容上来看似乎够不上恶人的表现,但通过我之前交通的一些细节表现来看,这两类人信神几年一直没有真实悔改,他们的种种表现对教会生活、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与神选民之间的关系都已形成了搅扰与破坏。根据他们的表现,按着他们的本性实质,这两类人应该列在恶人的范畴里,教会带领及神选民应该对他们加以分辨定性并及时清除处理,这样做合不合适?(合适。)完全合适。这两类人在教会中的表现影响极坏,他们对待真理丝毫不感兴趣,对待神的作工也没有丝毫的顺服,在弟兄姊妹中间活出的就像是外邦人,常常说谎欺骗,尽本分应付糊弄丝毫不负责任,并且屡教不改,不但影响了教会生活,同时对教会的工作也构成了严重的搅扰,那无疑就是教会应该清除开除的对象了,把他们定性为恶人列在恶人堆里就完全合适了,一点儿都不过分。第一类,爱搬弄是非的人,他们不是仅仅言语上说得不太恰当或者与人沟通有障碍等等这些简单的问题,而是性情上的问题。性情上的问题往深处说是本性实质的问题,往浅了说那就是人性的问题,就是这类人人性太恶劣、太卑鄙,没法与人正常相处。他们不仅仅是对人没有供应、帮助、爱心等等这些正面的表现,而且所做所行起到的都是搅扰、破坏、拆毁的作用。如果有些人一贯爱搬弄是非,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都在做这些事情,给教会工作、给弟兄姊妹都带来极坏的影响,那这类人就是教会应该清除的对象。另一类是爱占便宜的人,他们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占便宜,眼睛总盯在利益上,不注重进入真理实际,也不注重把本分尽好作好本职工作,更不注重与弟兄姊妹正常相处,互相取长补短建立正常的关系,过上正常的教会生活,他们不注重这些,只是来到教会、来到弟兄姊妹中间找便宜。只要有他们在教会里,只要接触到他们,弟兄姊妹心里就不舒服,不但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产生反感,最主要的是心里常常受到很大程度的干扰与辖制。这个很大程度指什么呢?就是在现实生活中临到一些不信派、恶人骚扰时,有些人受情感辖制没法摆脱,有些人看不惯也不敢直说但心里总受辖制不得安宁。这是不是对弟兄姊妹形成严重的搅扰了?(是。)所以,对这两类人神选民应该加以分辨,凡属于恶人都是教会应该清除的对象。具体的处理原则上次聚会已经交通过了,这次就不再细节交通了。总之,以上交通的两类人无论是对弟兄姊妹的教会生活还是尽本分的秩序都形成了搅扰,甚至有些人的行为还容易绊倒一些初信的没根基的人。所以说,基于他们做事的方式方法,基于他们人性的种种表现与所形成的不良后果,这两类人是应该被清除的对象,把他们列在恶人堆里一点儿都不过分。虽然爱搬弄是非、爱占便宜这两类人的行为不像人观念中定义的恶人那么蛮横、凶恶,没有这些明显的表现,但是因为他们的行为、他们的人性造成的不良后果,这两类人必须清除出教会。这是上次交通的两类人的表现与处理原则。

今天接着交通人性这一项中另外几种人的表现,先交通第三类人。这类人人性的一个主要特征是什么呢?就是放荡不受约束。放荡不受约束从字面上很好理解,就是这类人的行为、举止、言谈看起来不规矩,不是端庄正派的人,这是对这类人的表现起码的一个理解。在教会中不免有一些人的信神观点与追求方式都存在偏差、错误,他们的言谈举止没有一点儿敬虔,他们的生活表现与人性品质根本够不上圣徒的体统,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总体概括他们的言行举止只能用放荡不受约束来形容。当然具体表现有很多,人都能看见也容易分辨。这些人就像不信派、外邦人,具体地说他们的表现就是特别的放荡。聚会的时候他们的穿着打扮很随便:有的人出门前也不收拾打理一下,头不梳脸不洗,披头散发就来聚会了;有的人衣衫不整,穿着破拖鞋甚至穿着睡衣就来聚会了;还有的人生活邋遢,不注意个人卫生,到聚会时穿了一身脏衣服也不在意。他们把聚会看得特别随便,像到邻居家串门一样不当回事,聚会时言谈举止也不受约束,说话大声,毫无顾忌,甚至说到高兴的时候情绪激动手舞足蹈,特别的放纵。不管在多少人面前他都嘻嘻哈哈、指手画脚,翘着二郎腿,目中无人,特别的张扬甚至嚣张,与人说话从来不正视任何人,眼神瞟来瞟去。这是不是放荡呀?(是。)特别的放纵,不受一点儿约束。当然,外邦人也可能把这些人的言谈举止归结为没有教养,但是咱们不这么理解,这不是仅仅没有教养的问题。作为一个成年人,对于自己的言行举止、接人待物应该怎样做是正确的、是得体的,尤其怎样做是合乎圣徒体统的、是让弟兄姊妹得造就的、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对这些事情不用人说也应该清楚怎么做。尤其是在过教会生活的时候,在弟兄姊妹面前虽然不用伪装,但是一定要受约束。这个约束的度与要达到的标准是什么?就是要合乎圣徒体统。衣着穿戴要端庄正派,不要穿奇装异服,在神面前要敬虔,不要指手画脚,当然在人面前也应该做到敬虔、有人的样式,让人看着都感觉合适,对人有益处、有造就,这样神才满意。那些放荡不受约束的人他们丝毫不把这些最基本的人性活出放在心上,他们不放在心上的原因其中有一条是肯定的,就是他们根本不懂怎样做一个敬虔的人、做一个有人格尊严让人尊重的人,他们不懂这些。所以说,尽管教会再三地规定、要求聚会时要衣冠整齐、端庄正派,不穿奇装异服,但他们依然不当回事,还是时不时地穿着拖鞋、披头散发甚至穿着睡衣就来聚会了。这是放荡不受约束这类人的一方面表现。

放荡不受约束的人还有一种表现,他们聚会时穿着很时髦,还化着很浓很妖艳的妆。每次聚会的前两天就开始着手打扮、装饰,琢磨化什么妆、戴什么首饰、梳什么发型、穿哪套服装、背什么包、穿什么鞋,甚至有的女性还涂着妖艳的口红、画着眼影鼻影,更甚者有些人穿着打扮特别妖艳,露肩露背,穿一些奇装异服。聚会时他们不仔细地听弟兄姊妹交通,也不祷告,更不参与交通,不分享个人的认识、个人的经历见证,而是与每一个人攀比,谁穿的比他好、谁穿的不如他,谁穿的衣服是名牌特别流行,谁穿的衣服便宜是地摊货,谁戴个手镯多少钱,等等,就关心这些事,甚至时不时会流露出这些言语来。从这一类人的穿着装束还有他们的言行举止上来看,他们参加教会生活与弟兄姊妹接触不是为了明白真理,更不是为了追求生命进入达到性情变化,而是利用聚会的时间来炫耀自己对金钱、对物质生活的享受。有的人穿着一身名牌服装到聚会场所来显摆,在弟兄姊妹中间尽情地放纵自己对时装、对社会潮流的欲望,引诱人追求潮流,让人都羡慕他高看他。尽管能看到有些弟兄姊妹对他们反感的眼神与态度,但他们还是不屑一顾,仍然我行我素,穿着高跟皮鞋,背着名牌包,甚至有的人试图装大款装富人,身上喷着劣质香水来聚会,进屋之后香水、胭脂和头油的味道掺和在一起又刺鼻又难闻。很多人是敢怒不敢言,看见他们就恶心,真心信神的人都远离他们。无论他们的装束打扮是比较上档次也好还是比较休闲也好,总之这类人的特征就是,不管是聚会还是平时与弟兄姊妹接触或是在日常生活中,他们的言行举止、生活方式都特别自由散漫,准确地说就是特别的放纵,丝毫不受约束。生活没有规律,说话随心所欲,做事任意妄为,从来不谈个人的经历,很少分享对神话的认识,也很少谈尽本分中遇到的难处,他们只谈什么?只谈社会潮流、时装、美食,还有社会名人甚至明星的私生活,以及社会上出现的奇闻轶事。从他们这些自然流露中不难看出,这类人信神纯属是在混日子,他们生活的重点全部集中在吃喝玩乐上,而不是在过教会生活、尽本分、追求真理这些事上。所谓的放荡不受约束是指这类人的生活、人性活出,还有他们的处事方式,他们待人接物、与人交往的方式都是放荡不受约束。他们还常常模仿一些社会上的流语,不管弟兄姊妹喜不喜欢听,不管弟兄姊妹能不能明白,他们只管说,甚至常常模仿一些社会名人、歌星影星的说法,而对于神家、弟兄姊妹常说的一些正面的词汇他们从来不感兴趣,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从来不交通真理,他们所崇拜的是世界的潮流,各类名人明星是他们崇拜模仿的对象。比如网上流行的一些词汇、说法,他们会很快地抓住并运用到生活中,还用在与弟兄姊妹的交谈上。当然,这些词汇肯定不是什么正面的对人有造就的词汇,这些词汇都是反面的东西,对信神的人来说没有什么价值更没有任何的意义,它属于败坏人类、邪恶人类所产生的流语,完全代表邪恶势力的思想观点,这些话语被教会中那些喜欢邪恶潮流的不信派常常关注、接受、使用。他们对神家的属灵术语、词汇丝毫听不进去,也不用心去倾听、学习,反倒对外邦世界中一些反面的东西、痞类所关注的东西学得特别快,上手也特别快。所以,这类人无论从外表穿着打扮、言谈举止上来看,还是从他们所暴露的各种思想观点和对事物的态度上来看,他们在弟兄姊妹中间都显得特别另类。什么叫另类呢?就是他们的言行举止就像外邦人一样没有丝毫变化,就是不信派。比如,有的人在神家的舞台上唱了两首歌得到大家的赏识,他就觉得自己是明星大腕了,演出的时候总要化浓妆,非要吹某某明星的发型,再染上奇怪的颜色。人说:“信神的人穿着打扮得端庄正派,你这样不符合神家的要求。”他就抱怨说:“神家的规定也太严了,真麻烦!想当明星怎么那么难呢?”唱了两首歌就觉得自己是明星了不起了,没事总琢磨,“外邦明星唱歌用几个手指拿麦克风?上台是走几步上去的呢?我唱得这么好怎么没有献花的呢?世上的明星都有经纪人、有助理,一般事都不用自己处理、应对,全是助理去办,在神家当歌手,打饭、穿衣服、买东西这些生活琐事还都得自己处理,神家也太保守了!”他心里就总觉得活在神家不开心,特别委屈,总觉得不甘心,心里充满了抱怨。这种人能喜爱真理吗?他会实行真理吗?他为什么不反省自己呢?他的看事观点那么偏谬,跟外邦人一样,他怎么就意识不到呢?他要做明星神家不拦阻,但他这些不信派的观点、做法在神家能行得通吗?根本是站不住脚的。他们平时的言谈举止让多数人感到不齿。这类人因为“思想开放”、特别放纵,所以他们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是放荡不受约束,流露的都是撒但的性情。

神家一再强调弟兄姊妹之间要分清男女界限,不要纠缠异性,有些人就是放荡不受约束,丝毫听不进劝告的话,还想偷偷摸摸地勾搭人、谈恋爱,搅扰教会生活。他们喜欢与异性接触,甚至找理由借口接触异性与异性打闹。看哪个异性长得不错或者跟他谈得来,没事就拉拉扯扯、打情骂俏,又扯衣服又拽头发,甚至冬天下雪的时候还把雪球往人衣服里扔,就像小猫小狗一样那么闹,没有分寸、没有廉耻、没有羞耻感。有的人说:“什么叫打闹啊?人家那叫秀恩爱,那叫情调、浪漫。”要浪漫你选错地方了,教会是弟兄姊妹尽本分的地方,这是敬拜神的地方,不是打情骂俏的地方。你公开在众人面前这么打情骂俏,多数人看了反感恶心,关键是让人不得造就,你也失去人格尊严了。你多大年龄了?不分左右手啊?不懂得什么叫男女有别啊?还打情骂俏呢!七八岁的小孩子打打闹闹那是正常的,他处在那个年龄段有这样的举动、这样的情趣是正常的,若是成年人还有这些表现,是不是幼稚啊?简单地说就是幼稚,从实质上来看这是什么?(放纵、放荡。)太放荡了!你信神得知道廉耻,就是外邦人也很少有人这么放荡的,这么放荡的人是多么虚浮、轻贱啊!往异性衣服里扔雪球找刺激,不单追着打闹,还踢人家的屁股,有人揭露他这样做太放荡,男女界限不清,他还说“这是因为两个人太熟了才这么闹的,人应该理解”。他放纵到一定程度,不但自己放纵还要勾引其他人跟他一起放纵,这是什么东西?你们说,这样的人该不该在教会里存留?(不该。)跟这类人一起相处总是觉得不舒服、别扭。他跟人见面不是正常的打招呼,而是上去给你一拳,“你这些年死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过得怎么样啊?”连见面打招呼的方式都那么野蛮、嚣张,不但说话野蛮还要动手动脚,这是不是有点像流氓土匪啊?这样的人你们喜不喜欢?(不喜欢。)被戏弄、玩弄的滋味舒不舒服?(不舒服。)不舒服还不能说出来,只能忍着,下次再见面远远地就躲开了。总之,这类人的人性品质怎么样?(不好。)不管从哪方面看,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从他们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方式,他们对待外邦潮流的看法,以及从他们信神的方式,他们对待神、对待神话语的态度,都不难看出这类人没有丝毫的敬虔与敬畏神之心,也看不出他们信神有寻求真理、接受真理的诚心,人看见的是他们的放荡不受约束,处处模仿明星偶像,怎么交通真理他们也没有回转之意。他们的人性特征归结为什么?放荡不受约束。所以肯定地说他们就是混入神家的外邦人,是不信派。

放荡不受约束的这类人他们说话用词就像外邦的土匪流氓说话一样,特别喜欢模仿社会上那些明星、那些反面人物的说法与作派,多数话语都带有痞性,让人感觉像流氓歹徒所说的话。比如,来了一个外邦人,敲门之后说了几句奇怪的话,弟兄姊妹一听,“不对,这怎么像探子、像特务啊?”当时虽然不能确定,但多数人心里感觉不安。而这个放荡不受约束的人说话就厉害,还带有一种气势,说:“探子?不怕!怕他干什么?你们要是怕可以不出门,我去会会他!”你看人家这胆识、这气魄。你们会不会这么说啊?(不会,这不是正常人说的话,像土匪说的话一样。)土匪说的话跟正常人说话就是不一样,特别蛮横。什么人学什么语言,那些社会人就专门说社会上流行的那些话,土匪流氓就喜欢说他们的行话,那些不信派就跟外邦人一样尽说外邦人的话,好人、端庄正派的人听见外邦人的话就感觉恶心厌憎,没有人去学。有些不信派信了十年二十年还在说外邦人的话,他们专门找这类话说,甚至说话时的举止、眼神、神态、手势都要模仿外邦人。这类人在教会中弟兄姊妹看着能顺眼吗?(不能。)多数弟兄姊妹看着都不顺眼,看着心里都不舒服,你们说神会怎么看?(厌憎。)就是厌憎,答案很清楚。从这一类人的活出上、追求上,从他们心里所崇拜的人事物上来看,他们的人性没有端庄正派,远远达不到敬虔、合乎圣徒的体统,从他们嘴里很难听到信神的人、圣徒应该说的话,让人得造就的话、有人格尊严的话,很难听到这些话。因为他们心里所崇拜、所向往、所追求的东西与圣徒所应该追求向往的东西是格格不入的,所以他们外表的活出、外表的言谈举止很难受约束。你要让他做到受约束,不放荡、不放纵,端庄正派,他很难达到。别说活得像一个有人性有理智、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的人,就是让他做一个正常的、合乎圣徒体统的、有人格有尊严、懂规矩、外表看着有理性的人他都达不到。以前有个人到乡下传福音,看到有些弟兄姊妹家庭条件差,住的房子破旧,他就连讽刺带挖苦地说:“这房子破成这样了,这也不是人住的啊,当猪圈还凑合,赶紧搬出去吧!”人家说:“搬出去这容易,但谁给我们房子住啊?”他说话不计后果、随心所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考虑会给人带来什么影响,这就是痞性。当人家说“我们搬出去,谁给我们房子住啊?你家有房子吗?”他就没有话说了。你看见人家有难处,得能给人解决再说话,你解决不了人的难处还乱说话会带来什么后果呢?这是说话心直口快的问题吗?绝对不是,这是痞性太严重了,就是一个放荡不受约束的人。这类人丝毫不懂得什么叫人格、尊严、体谅、包容、爱护、尊重、理解、同情、怜悯、体贴、帮助等等,这些正常人性里需要的东西都是人应该具备的,他不但不具备,反而在接触人的时候看见人的难处还能讥笑挖苦、嘲讽奚落,不但不能理解人、帮助人,还能给人带来伤感、无奈、痛苦甚至麻烦。对这类痞性严重的人,多数人都能看得清楚而且一忍再忍。你们说,这类人能有真实悔改吗?我看不容易。从他们的本性实质上看就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他们怎么能接受修理对付、接受管教呢?外邦人形容这类人有一个词语叫“我行我素”,还有“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是什么荒唐逻辑啊?这些所谓的名言还有成语往往在这个社会上被看为正面的东西,这就有点歪曲事实、颠倒黑白了。关于放荡不受约束的这类人的人性表现基本上就是这些。

放荡不受约束的这类人不管是影响到教会生活、影响到弟兄姊妹之间的正常关系,还是影响到神选民正常尽本分,总之只要是因着他们的人性表现、流露造成了不良影响和后果,对弟兄姊妹形成了搅扰,那这类问题就应该解决,对这类人就应该作出相应的处理,不应该放任自流。轻者可以帮助扶持,或者对他们予以对付修理、警告;严重的,行为举止特别的放荡像外邦人、不信派,一点儿圣徒体统都没有,那教会带领工人就应该做出相应的解决方案来处理这些人,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只要多数弟兄姊妹都同意就应该将这些人清除出去,起码不应该让他们留在全职教会尽本分。轻者指什么说呢?就是有些人初信,原来是外邦人,没信过基督教,不懂得信神是怎么回事,言谈举止都流露出外邦人的习性,但是他们通过读神的话、交通真理、过教会生活逐渐地有回转有改变,像是信神的人了,有点人样了,那这类人就不应该列在恶人的范围里,而是可以帮助的对象。另一类就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虽然信神有三五年了,但是因为年龄小还贪玩,不太定性,外表言谈举止还有一些幼稚,如同小孩子的说法、行为、做法等等,对于这些人就应该凭爱心给予帮助扶持,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逐渐变化,不要要求太严格。当然,如果是成年人信神多年了,他的言谈举止、行为表现还是像外邦人一样放荡不受约束,屡教不改,这就另当别论了,就应该按神家规定处理。如果这类人的言谈举止、人性流露对多数人构成了搅扰,在教会中形成了不良的影响,很多人见到他就反感,不愿听他说话,不愿看他说话时的表情,也不愿意看他的穿着打扮,他没来多数人聚会还挺高兴,状态不错,只要他参与教会生活,只要他加入到弟兄姊妹中间,多数人心里就不舒服、反感,总像有只臭虫在那儿搅扰一样,那这类人无疑就是恶人了。就是他只要和弟兄姊妹一起过教会生活、尽本分,多数人就受搅扰,就特别反感,那对这类人就应该及早地处理,不应该听之任之,也不应该再予以观察,起码得把他从全职教会清理出去,到普通教会里悔改去吧。为什么要这么处理?(他对多数人造成了搅扰和不良的后果,搅扰教会生活了。)因为他的表现所带来的后果、所形成的这些影响太恶劣了!根据这一条,带领工人和神选民就不应该对其睁一眼闭一眼一味地纵容他的行为,即使给多数人带来搅扰也不处理,这就不合适了,应该按照神家的规定把他从教会中清理出去,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教会之前是不是处理过放荡不受约束的这类人?(是。)处理这类人的时候有的人就哭起来了,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偶尔有那种表现,我也不是那类人啊,再给我留一次机会吧!如果不让我尽本分,我回家就没法信神了,家里都是外邦人啊”。他说得真好听,也挺难过,说不愿意离开神,让神家再给他一次悔改机会。再给机会是可以,但他到底能不能变这个是关键。如果看透了他这人没有丝毫人性、没有良心理智,就是个没心没灵的东西,那就不应该再给机会了,给机会也没用;如果看这个人本质是好的,只是年龄小人性不成熟,过几年肯定会变的,那就必须得给悔改机会,绝不能清除出教会,不能断送一个好人。有的人天生是不信派,天生就是一个放荡的东西、无知愚昧的东西,天生人性里就没有“廉耻”二字,不懂得什么叫羞耻。一般人当众做了一些不太文雅的事之后会后悔,不好意思见人,另外他如果想做的时候能够考虑到弟兄姊妹的心情、看法,考虑到自己的人格尊严他也不会这么做,顶多就是在家里跟孩子或者兄弟姐妹闹一闹。出门在外接触外人得知道什么叫廉耻、什么叫体面、什么叫规矩、什么叫尊严,连这些都不懂的人你再帮助他能变吗?即使他这会儿受约束了,但他能忍多长时间?过不了多久他就又老病重犯了。因为这类人的人性里没有尊严没有廉耻,不懂得什么叫规矩、什么叫体面、什么叫圣徒体统,天生人性里就没有这些东西,那你就没有办法帮助他。帮助不了的人那就是没法变化的人、不得教化的人,这样的人必须尽快地、尽早地清理出去,别让他在弟兄姊妹中间搅扰,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神家不需要任何人来充数,神不拯救,人再充数也没有用,神不承认的就该清除,不该留在神家里的就赶紧清理,别因为他一个人影响更多的人,这对多数人不公平。你们如果看透了放荡不受约束的这类人的实质就应该尽早地作出处理将其清除,不能一味地容忍。有些人说:“他尽本分偶尔还有点果效,那方面工作还需要他,人家还挺有爱心,还能付点代价。”神家剩存下来的这些人哪个人不能付点代价啊?哪个人尽本分不能达到一些果效啊?同样都能达到一些果效,咱们为什么不选端庄正派的好人来尽本分呢?为什么非得留那些痞类、匪类、二杆子之类的人在全职教会里搅扰呢?为什么非得留下那些活像外邦人的不信派在神家效力呢?神家不缺效力者,神家只要喜爱真理的诚实人、正直人、能追求真理的人来为神花费。

现在尽本分的人多数都是信神五六年以上的人,在尽本分中各类人都已完全显明出来,凡属于不信派、浑人、假带领、恶人、敌基督之类的人都已显明出来。许多神选民也都看清楚了,这些人多数都是屡教不改的人,已经对神家工作构成严重搅扰打岔。这些不信派、恶人、敌基督到了非清理不可的时候,不清理就会影响教会工作的运行与神国度福音的扩展,不清理就会影响神选民的生命进入,教会生活就总受搅扰不得安宁,所以教会各级带领工人应该按照神的心意、根据神的话语开始清理教会。我看见有不少人都没有什么人性,聚会的时候有些人鬼态百出,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茶水、手机还有雪花膏、香水都在旁边备着,有些爱美的人就总照镜子补妆,还有的人总喝水,滑手机看新闻、看外邦视频,跟人说话交谈时翘着二郎腿,身子拧成两个弯,像蛇的形状,连个正形都没有。我还听说有的人晚上回到卧房躺在床上鞋都不脱,一觉到天亮,早晨睁开眼不祷告也不灵修,先打开手机看新闻,到吃饭的时候看到好吃的、看到肉就吃起没完,不管别人能不能吃到只管自己吃饱了完事,然后倒头就睡,做什么都没有人样,跟外邦人一样放荡不受约束,没有一点儿规矩,没有一点儿听话顺服,就像个畜生。你们说,痞性太重的这类人能蒙拯救吗?(不能。)那他们信神还有意义吗?他素质太差丝毫都够不上真理,读神的话能明白吗?他一点儿做人的规矩都没有,效力能合格吗?他没有良心理智,听讲道交通真理能接受吗?(不能。)有这些表现的这类人他们根本没有一点儿人性,还谈什么得真理啊?没人性的人那是畜生、是魔鬼、是没灵的死人,他们听不明白真理,也不配听真理,让他们明白真理得真理那就相当于赶鸭子上架、赶老牛上树,门儿都没有!以前说到哪类人是畜生经常在“畜生”前面加个“狗”字,说“狗畜生”,后来通过养狗跟狗近距离接触,我发现狗具备一个最好的东西人不具备,就是懂规矩、听话、要脸面。你给它限定一个活动范围,它就在那个范围里活动,不让它去的地方它一律不去,如果一不小心越界了,它自己就赶紧退回来,一个劲儿地摇尾巴央求、认错。人能达到吗?(不能。)人达不到。小狗虽然没有人明白的多,但是它懂得一件事:“这是主人的地盘、主人的家,主人让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不让去的地方我不去。”即使你不打它它也不去,它要脸。连小狗都知道廉耻,人为什么就不知道呢?把不知道廉耻的人划分为畜生过不过分?(不过分。)一点儿也不过分,多数人连狗的长处都不具备。以后再说有些人是畜生,不能说是“狗畜生”了,那是侮辱狗,因为这些人、这些畜类连狗都不如。所以,这类人一旦对教会生活、对弟兄姊妹尽本分形成了搅扰就得及时把他们清除出去,这是合情合理的,一点儿都不过分,这不是没有爱心,这是按原则办事。这类放荡不受约束的人他们尽本分即便有点果效,他们能不能蒙拯救?他们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呢?他们连自己的行为都约束不了,谈什么接受真理啊?他们连自己的人格尊严都维持不了,还能进入真理实际吗?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对这类人这么处理一点儿都不过分,完全是按原则办事,完全是为了保护神选民不受撒但的搅扰。总之,发现这类人就应该根据刚才我所说的几条原则来作出相应的处理。真正放荡不受约束的、真正放纵肉体没有一点儿圣徒体统的这类人,我们把他们列为外邦人、不信派过不过分?(不过分。)既然把他们列为外邦人、不信派了,那把他们列到教会应该清除的各类恶人这个范围里当然也不过分。连行为举止都不能受约束的人当然更不能接受真理了,不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不是就与真理为敌啊?(是。)把能与真理为敌的人定性为恶人过不过分?(不过分。)丝毫不过分,所以处理他们的原则是完全合适的。

对第三类人——放荡不受约束之人的表现交通完了。除了这类人以外,还有很多属于恶人范畴里的人是教会应该分辨并清除的各类恶人。下面讲第四类人。教会应该分辨并清除的各类恶人中的第四类人很难办也很麻烦,是哪类人呢?就是好报复的这一类人。从“好报复”这三个字来看,这类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土话讲不是好饼。从他们人性一贯的表现流露还有做事的原则上来看,他们的心地并不善良,民间有句话叫“不是善茬”,咱们称这类人不是善类,再具体讲就是心地不善良,带着恶、带着毒,带有狠劲。这类人一旦谁说话做事触及到他们的利益、触及到他们的脸面地位或者得罪了他们,他们一方面在心里产生仇视,另一方面在仇视的基础上还要做事,做事的目标方向就是为了达到解恨解气的目的,这种行为就称为报复。在人中间总有一部分这样的人。不管是人所讲的小肚鸡肠也好,还是专横跋扈也好,还是比较敏感也好,不管用哪类词称呼或者概括这类人的人性,总之这类人与人相处常有的表现就是,不管谁有意无意地伤害到他们、得罪了他们那谁就要遭殃,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就像有些人说的“得罪了他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你要是触及到他伤着他了,那就别想轻易地逃脱”。人群中有没有这类人?(有。)肯定有。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这事值不值得生气、计较,这类好报复的人都要把它拿到自己的议事日程上,把它当成一件头等大事对待。谁得罪他都不行,他都要让对方付出相应的代价,这就是他对待人、对待任何他视为仇敌的人的原则。比如,有些人在教会生活中交通自己的情形或者是正常地交通分享自己的经历,谈自己的情形、败坏时无意中也涉及到了其他人的情形、败坏,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个有意的人他听完之后不能正确领受也不能正确对待,就容易产生报复心理。他听完之后如果抓住不放非要实行打击报复,这就给教会工作带来麻烦了,所以这事必须得及时处理。只要教会里存在恶人必然会产生搅扰,所以对恶人搅扰教会事件就不能轻易放过。不管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只要触及到他、伤害到他他就不依不饶,他心想:“你谈你自己的败坏,你说我干什么?你谈认识自己,为什么揭露我?你揭露我的败坏让我没面子、没尊严,在弟兄姊妹中间下不了台,让我丢掉威望、名声不好,那我就要报复你,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别以为我好欺负,别以为我家庭条件不好、社会地位不高就可以随便欺负,别把我当老实人,我可不是好惹的!”他怎么报复暂先不说,就说这类人遇到这点小事,就是在教会生活中常见的事,他不但不能正确对待、正确领受,还产生仇恨伺机报复,甚至还能不择手段地实施他的报复,这类人的人性怎么样?(恶毒。)这是不是善类?(不是。)最好的一类人就是能接受真理的人,听到别人交通讲述自己的经历时他会琢磨:“我也有这方面败坏,他说的好像是我的情形,不管他是有意揭露我也好还是无意中说出来的恰巧与我的情形相似也好,我都正确领受,听听他是怎么经历的,听听他是怎么寻求真理解决这方面情形、怎么实行进入的。”这是真正接受真理的人。稍差一点的人听了会想,“他认识到的败坏性情怎么跟我的情形一样?他是不是在说我呢?说就说吧,反正我也没受什么损失,多数人可能还不知道呢,也可能人家说的就是自己,只不过碰巧了,大家情形都一样”,他没当作一回事,心里没有产生仇恨,也没有产生要报复的心理。但是,非善类的这类恶人就不一样了。同样一件事情,在其他人那儿都能当成平常事去处理、去对待,当然接受真理的好人用积极主动的办法去解决,一般的人虽然没有用积极的办法去解决,但也不会产生仇恨,更不会产生报复;而非善类的这类人就这么平常的一件事、最寻常的一件事就能让他心里翻江倒海不能平静,他所产生出来的东西不是积极的、不是平常的,而是凶恶的、邪恶的,他要报复。报复的原因是什么?他认为是人有意地恶语中伤他,揭他的老底、揭他的丑相、揭他的败坏。他把人所说的话当成是有意的,所以就把人当成他的仇敌,然后他就有理由用报复来平息这件事,用各种手段来达到他报复的目的。这是不是性情凶恶啊?(是。)在教会生活中弟兄姊妹谈自己的情形,多数人听后都有同感,都能从神领受,只有厌烦真理、性情邪恶的人听了之后才能产生仇视甚至报复的心理,这就把人的本性实质彻底显明了。他能产生报复的心理,接下来一系列报复的行为、行动便产生了。当报复的行为展开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怎样?就不再是正当的关系了。那真正的受害者是谁?(他要报复的人。)对,真正的受害者是交通经历见证的人。好报复的这类人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在各种场合用言语也好、用行动也好来论断攻击甚至陷害、诋毁他认为揭露他、仇视他的人。好报复的人不是只在心里仇恨一时就完事了,他要找各种机会甚至创造各种机会来报复他要报复的人,报复他仇视的人,报复他认为对他不利的人。比如选带领的时候,如果他仇视的那个人符合神家的用人原则有资格被选为带领,但因为他仇视那个人他就会论断、定罪、攻击那个人,还背后搞一些小动作或者做一些对人不利的事来报复人。总之,他报复人的手段有很多种。比如抓那个人的把柄说那人的坏话,添油加醋、捕风捉影给那个人造谣,还挑拨那个人与别人的关系,甚至他还向带领诬告那个人,说那个人尽本分不忠心、消极抵抗,其实都是无中生有故意捏造。你看看,因为他对别人的猜疑误解就产生出这么多不该有的行为与行动,所有的这些做法都是因为他好报复的这个本性而产生的。其实人家讲经历见证根本就不是针对他,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是因为他厌烦真理、有好报复人的凶恶性情,他不许人揭露他,也不许人谈认识自己,不许人谈败坏性情、谈撒但本性,人谈这些他听到就恼火,就认为是在针对他、揭露他,因此而产生、形成报复的心理。这类人报复人的表现远远不止出现在一种场合,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这类人本性凶恶,谁都不能碰,谁也不能惹,他天性就对任何人、任何事物都有攻击性,就像蝎子、蜈蚣一样。所以说,不管人是有意还是无意说话触及到他、伤到他,只要他感觉丢了面子、失了威信,他都要想方设法地挽回他的面子、挽回他的威信,就会产生一系列的报复行为。

接着交通好报复的这类人的其他表现。有的人因为尽本分应付糊弄被带领对付了,他就心存不满。你们说,这个对付是不是正当的?(是。)很正当、很正常。你尽本分糊弄了,给教会工作带来损害了,你做得不合原则有人站出来揭露、对付,这是正当的,人应该接受。好报复的这类人不但不接受,心里还不满,等带领走了就骂:“你显摆什么呀,不就当个官吗?我要是当官比你会当!对付我,你算老几啊?你对付我我就恨你,我就咒诅你出门被车轧死、喝水被呛死、吃饭被噎死,让你不得好死!你敢对付我?敢对付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等那个带领因为一些事被上层带领对付了,他就幸灾乐祸,高兴得不得了,哼着小调,心想:“怎么样?让你显摆,遭报应了吧!谁对付我就让他没好日子过!”这类人怎么样?(恶毒。)无论多么正当的对付修理在他那儿都不能接受,他一个劲儿讲理为自己辩护,过后尽本分还是应付糊弄屡教不改。你总应付糊弄,在神家只是对付修理,你到外面打工如果应付糊弄弄不好你就被炒鱿鱼了,饭碗没了。神家多数时候都是以交通真理、爱心扶持为原则,让多数人都能正常地追求真理尽上本分。其实在带领工人中只有少数人能临到大的修理对付,多数人做事那就是凭着信心、凭着自觉,凭良心理智,接受神鉴察,不会出什么大错,所以也临不到大的修理对付。但临到对付修理都是好事,有几个人能临到对付修理,尤其是上面的对付修理?这都是人认识自己、生命长进的好机会。信神起码得知道对付修理的意义,对付修理是好事,即便个别人对付得不太合原则,掺有一些人意、血气,但是你也应该省察自己,看自己做的到底哪方面不合原则,从正面领受,这样对你有帮助。但这类恶人即便是正当的对付修理也不能接受,即使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来报复但心里也是极大的不满,又咒诅又骂,等对付他的人也临到对付修理了或临到什么不顺的事了,他开心得比小孩子过年还高兴呢,这就是恶人的表现。还有的人尽本分争强好胜,常常不按原则办事,还应付糊弄,导致尽本分没果效。带领针对他的问题给他交通,实行对付修理,好报复的人对这事就不能正确对待,虽然他心里也承认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不按原则,但他对于对付修理仍然能够产生报复的想法和行动。之后他就写信诬告带领,抓住带领的一些做法和败坏流露添油加醋地向上反映,企图撤换这个带领。目的没达到他就在背后拆台搅扰,带领安排他怎么做他偏不那么做。他不考虑教会工作,不考虑神家要求的原则,也不考虑尽本分的果效,只要自己解气就好,谁说他都不听,就是带领工人说他也不接受。虽然他当面没有顶嘴、反抗,但背后就能释放消极,就能撂挑子对抗,就能抓神家工作安排、抓带领工人的把柄,甚至还散布观念,自己消极不想尽本分还要拉更多的人一起消极怠工不尽本分。他的原则是什么?“我死不怕,我得找一个垫背的。对付修理我,说我尽本分不合格,那我就让所有的人都尽不好本分,我不好你们谁都别想好!带领对付修理我,你们都看我笑话,我让你们谁都不好过!”他尽本分应付糊弄或违背原则,如果有人向带领反映了他就追究,“谁反映的?谁向带领打我小报告了?谁跟带领联系密切啊?我要是发现谁把我的事反映给带领了让上面知道了,我就对他不客气!我就跟他没完!”他不但能说狠话,当然这些狠事也能干得出来。这类人报复人的坏招、损招特别多,不单是抓人把柄论断人、定罪人,有的人故意把他要报复的人的电脑充电器偷走,让人家的电脑没法充电耽误本分,还有些人故意给人的饭菜里加一把盐让人没法下咽。这些拙劣的报复手段在外邦人中间常有,在教会里的恶人也能做出这些事。他们报复人的手段远远不止这些,有一些缺德的做法咱们都没见识过,咱们只是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其中有些人做事的时候故意给人制造麻烦、制造障碍、制造难处,这只是言语、行为上的问题。在各个人群里,在各种场合、各种环境之下,好报复之人的凶恶性情是无时无刻不在暴露。恶人、敌基督报复人的这方面表现就更加明显了,教会里只要有恶人、敌基督存在,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神选民就要受到搅扰。恶人、敌基督存在一天,教会就不得安宁,好人就要受到打击排斥,尤其是追求真理的人就要遭到恶人、敌基督的仇视与报复。恶人与敌基督怎么整治人、报复人?首先,他们要对追求真理坚持原则的人下手。这些恶人心里清楚,只有追求真理的人对他们是最不利的:第一,明白真理的人会分辨他们,他们只要做坏事就被明白真理的人看透了;第二,有明白真理的人在,他们作恶就会受到一些限制,不容易得逞达到目的。这样看来追求真理的人才是教会工作的维护者,有追求真理的人在,敌基督、恶人就不敢横行霸道,就得收敛一些,所以追求真理的人就成了敌基督、恶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因此他们就要想方设法地采取报复。

恶人要报复人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性情凶恶,不可理喻、没有理性。与他相处一段时间,了解他的人对他都惧怕三分,跟他说话都得小心翼翼、客客气气的,得特别地尊重他,总得哄着他让着他,他有什么问题毛病都不能直接指出来,还得委婉地商量着说、哄着说,说完之后还得对他夸奖一番,“你虽然有这个毛病、缺欠,但是你学技术还是比我们快,你的业务能力还是比其他人强,你作工作的效率就是比我们高,我看你的毛病都是长处”,还得给他戴高帽。为什么这么做呀?就是怕他报复。这样他就高兴了,他心里就平衡了。多数人为了避免被他报复,发现他有什么问题都不敢当面提出来,也不敢反映,明明看到他是在损害神家利益,明明看到教会的工作因为他的一意孤行、任意妄为而被耽误,甚至看到他还有一些方向、原则上的偏谬也不敢提出异议或向上反映。碍于他的凶恶性情,碍于他好报复人的人性,人都对他惧怕三分,敢怒不敢言,跟他说话就要特别客气、特别委婉,态度要特别的好、特别的温柔文雅。人对他说话有尊重、客气,能让着他,他心里就舒坦,如果跟他说话直来直去还揭露他的问题给他提建议,他心里就反感,他认为这是对他不尊重,是对他有意见、有敌意,那他就要报复就要整治,非把人搞垮搞臭不可,人如果落在他手里就没好下场。这类人可不可怕?(可怕。)你如果不了解他真得罪他了,他心里就该记恨你了,他吃饭睡觉都要琢磨怎么报复你。一旦被他惦记上了早晚都得出事,因为他定意要报复你了。别看他外表跟你说话还跟原来一样,但是当他琢磨报复你的时候你以往对他所做的所说的在他那儿就都成把柄了,他要把你当作仇敌一样对待,一点一点地报复你,直到他心里觉得出气了完全满意了为止。与恶人相处就是这个结果。

好报复人的这类人从他的各种行为上来看,从他做人做事的原则方式上来看,他几乎对每一个人都是威胁,除非有一类人对谁都用好心、对谁都和蔼可亲、跟谁都不讲原则,这类人跟凶恶的人在一起是安全的。但是稍微有点良知、有点正义感的人跟这些好报复的人在一起都会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地受到一些威胁,大的方面可能身体受到伤害甚至生命受到威胁,小的方面可能受到言语的攻击、毁谤或者陷害,等等这些都是好报复的这类人凶恶性情的总体流露与表现。从他们总体的表现上来看,他们在弟兄姊妹中间、在教会中也会形成搅扰。与这些人相处几乎每个人都将成为他报复的对象,也几乎都会成为受害者。这类好报复人的人有凶恶性情,就是一颗随时都能引爆的定时炸弹。虽然他们能随从大流尽上本分,也能随从大流正常地过教会生活,但从他们的人性上来看,他们随时都能报复人,随时都能对其他人构成威胁,都能使人对他产生惧怕、戒备,这是不是已经对多数人形成搅扰了?(是。)为了不得罪他,为了讨好他,为了不被他记仇、不被他报复,人说话总得看他的脸色,总得听他的话音,听他说话的意图、目标、方向。从这点上来看,多数人是不是不但被他搅扰了还被他控制了?(是。)那从这个性质上来看,好报复的这类人是不是恶人?(是。)已经很明确了,应该被定为恶人。如果要了解这类人的情况,多数人都不敢说实情,问什么都用“还行”两个字敷衍,谁都不敢反映他的问题,谁都不敢谈论他、评价他,这是不是很麻烦的事啊?有人说:“这种恶人随时随地就能报复人,谁敢惹啊?再说人家总说自己黑白两道都结交,还扬言谁要是得罪他他就让谁没有好果子吃,就要给谁颜色瞧瞧,让谁全家都不得好死,所以没人敢惹他。他爱咋地咋地吧,我们自求多福。”你看看,在教会中能形成一种这样的局面,俨然就是他已经把这些人控制了。因着都看见他报复人的凶恶性情,人都不敢指责他对付他,也不敢说对他真实评价的话,说话都得绕着他说,很怕得罪他,就算背后说说他具体真实的表现都害怕得不得了。害怕什么?害怕这些话传到他耳朵里被他报复,说完之后还得掌自己嘴巴,说“糟了,我今天说错话了,等着吧,有我好受的,我这嘴怎么这么贱呢?”从那以后,每天都惶惶不可终日,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到他跟前就总得观察、琢磨,“我说的话他知不知道?有没有传到他耳朵里?他对我态度跟以前是不是一样啊?”越琢磨心里越没底,时间越长越害怕,干脆就绕着他走吧,“惹不起我躲得起,不管你知不知道,我躲着你还不行吗?”吓得连聚会也不敢参加了,凡是有这个凶恶之人的地方他尽本分都不敢去,都被吓破胆了。

对于好报复人的恶人该怎么处理?(清除。)很简单,两个字——清除就完事了。如果把他清除了,多数人拍手叫好,大快人心,那就清除对了。以前聚会的时候有恶人在场多数人交通都受辖制,生怕哪句话说错了会得罪恶人,说话都得防备他、都躲着他,大家在聚会的时候都形成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有人使眼色话锋赶紧转,都成这种局面了。等好报复的这类恶人被清除了,教会中就得安宁了,教会生活也正常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正常了,弟兄姊妹之间分享、祷读神的话,分享个人的经历见证也都自由了,不用受任何人控制,也不用怕任何人、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了。从这个结果上来看,这类恶人清除得对不对?(对。)太对了,该清除。不清除他大家就没有好日子过,不清除他有很多人都不敢来聚会,甚至有些胆小的人晚上尽做噩梦,总梦见被恶鬼掐脖子,聚会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总也不敢说话,总不得释放自由。自从恶人被清除之后,他完全变了一个人,聚会时敢说话了,交通也积极了,自由释放了。这是不是好事?(是。)这类好报复的性情凶恶的人好分辨,一般人相处半年以上,谁是这类人大家应该都会有知觉也会看得清楚,相处一段时间就知道了。教会带领工人在处理这类恶人的事上不应该被动。什么叫不应该被动呢?就是处理这类人不应该等到他迷惑了一些人、做了一些坏事引起大家公愤了才处理,这就太被动了。那什么时候处理恶人最好?就是有少部分人已经受到坑害,对他很反感很防备,完全能够定性他是恶人的时候就应该尽快地处理他、清除他,这样就能避免更多的人受到他的伤害,同时也能避免一些胆小的人被恶人吓破胆或者被他绊倒。最关键的是什么呢?恶人在教会中搅扰时间长了最终的结果是控制教会、控制神选民,如果到了这种程度,受害的是所有人。为了避免所有人受害,教会带领就应该在一部分人受害的时候,或者有些人对这类人已经特别反感、已经把他看透识破确定他就是好报复人的恶人时,及时对他作出清除的处理,不要等恶人作恶多端激起民愤了才决定处理,那就太被动了,这个教会带领是不是就太窝囊了?(是。)教会带领作这类工作应该对这类人的情形、表现、流露特别敏感,尽快地识破看透这类人的性情,然后定性他是应该被清除的恶人,尽早地对他作出处理。如果刚开始还不能定性那就应该着重观察,观察他的言行举止,了解他的心思与他做事的动向,一旦发现他要报复人就应该及时采取措施将其清除,避免更多的人受害遭到报复。

有的教会带领说:“我们不怕恶人,除了惧怕神我们谁都不怕。恶人算什么啊?撒但我们都不怕,大红龙的抓捕迫害我们都不怕,还能怕恶人?一个恶人就是一个小鬼嘛,怕他干什么?我们就把他留在教会里让多数弟兄姊妹受害,受害之后长分辨,有分辨以后就再也不受这类恶人的捆绑辖制了,那该多好啊!”多数人能不能达到这个身量?(不能。)达不到。他们的信心太小,明白的真理太有限,身量太小,看到恶人就绕着走,不敢得罪恶人。多数人除了怕死、惜命之外还保全自己的各方面肉体利益,达不到从恶人做的各类事上长分辨、学功课,所以你这个想法根本就不实际,达不到果效。如果一处教会出现一个恶人,当多数人已经认清、断定他是恶人的时候有多少人有正义感能够站出来与恶人决裂、争战,维护神家的利益?这个百分比是多少?百分之十有没有?如果百分之十都没有,那百分之五有没有?(差不多。)那就是二十个人里能有一个人站出来与恶人争战,能用神的话语揭露他与他较量,展开辩论,把他清除出教会,这些人才是神选民当中的英雄,是教会的功臣。有的带领工人都不敢处理恶人,这样的人配不配做带领工人?他有没有资格见证神啊?他听说有恶人出现,是教会要清除的人,就说:“要清除他有点麻烦,他原来跟我挺熟悉的,他知道我家在哪儿,还知道我家都有谁信,要是开除他肯定得报复我啊。”你们说,这样的人配不配做带领工人?(不配。)发现了要清除的恶人之后他第一时间先想到自己的利益,怕恶人报复他,他就不想想恶人知道一些聚会地点和弟兄姊妹的联系方式,被清除以后能不能出卖教会、出卖弟兄姊妹?该怎么防范?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神家利益,而是先想到恶人知道他的家庭情况,担心恶人出卖他家对他家有不利的影响,这样的带领工人有没有见证啊?(没有。)有些带领工人看见恶人横行霸道要控制教会他都不敢说话,而是妥协、回避,不敢处理恶人,看见恶人就像看见三头六臂的恶鬼一样吓破胆了,他不维护神家的利益。而有些普通弟兄姊妹还有点正义感,发现恶人就有胆量有信心敢站出来揭露恶人,不怕恶人报复。但是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比例太小了,刚才你们说有百分之五,这都可能有点夸大,不是保守的说法。那从这一点上来看,多数人对待性情凶恶、好报复的人是什么态度?(多数人都是自保。)先想到保全自己,他不思想怎样站起来与恶人争战维护神家的利益、维护弟兄姊妹的利益,只是自保。那这个自保说明什么问题?(这样的人很自私。)一方面是人性太自私,另一方面是多数人对神的信心太小。他嘴上说“神主宰一切,神是我们的后盾”,但当事实临及的时候他就觉得神靠不住得靠自己,先保全自己,这是最高智慧。意思是:“谁也保不住我,神都不可靠,神在哪儿?人看不见啊!再说,神保不保守我都不知道,神万一不保守我怎么办呢?”人的信太可怜,口口声声喊着“神主宰一切,神是我们的后盾”,但是临到事的时候却只求自保,不能站出来与撒但争战站住见证,这点信心都没有,人的信太可怜,在这事上同样暴露无遗,就这么点小身量。对于好报复的这类恶人,如果有个别人想揭露他们但感觉势单力孤,怕被对方压制住,那就应该再联合几个带领工人或者有分辨的弟兄姊妹,大家拧成一股绳就有绝对得胜的把握,然后对这类恶人的所作所为实行揭露解剖,让多数人分辨、看清恶人的嘴脸,都能同心合意联起手来共同把恶人清除出去。刚才你们说当恶人出现的时候神选民中间差不多有二十分之一的人能够有点正义感说点公道话,敢站出来把这类恶人清除出去,二十分之一有点少,如果一处教会只有十个人的话,那恶人怎么清理?就清不出去了,这十个人就得受恶人的控制、就得受恶人的气,这可不行,争取达到十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的人敢起来与恶人争战,这多好啊!你总想保全自己,结果不单在撒但面前失去了见证,更失去了在神面前得真理的机会。一处教会有一个恶人,起码有一部分人受害;如果有两个恶人,多数人都要受害;如果有敌基督掌权,手下还有几个帮凶爪牙,那全教会的神选民就都受害了。是不是这样?(是。)一个人起来与恶人争战是一份力量,十个人起来与恶人争战是十份力量。你们说,恶人是惧怕一个人还是惧怕十个人?(十个人。)那如果二十个人、三十个人、五十个人都起来与恶人争战,最后谁得胜了?(弟兄姊妹。)最后弟兄姊妹都得胜了,那清除恶人是不是容易多了?人多力量大,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们应该都明白。所以说,分辨恶人、清除恶人绝不单单是某个带领工人的责任,而是教会全体神选民共同的责任。经过带领工人的努力、神选民的配合把恶人清除出去了,大家都有好日子过。如果不把恶人清除出去,而是留在教会里等着他悔改,结果过了半年一年也没见他好转,还把神选民搅扰得苦不堪言,这就是怜悯恶人的结果。你纵容恶人在教会中横行霸道控制教会就等于是把自己交在恶人手中,也是把弟兄姊妹交在恶人手中让他随意地控制、残害神的选民。在恶人、敌基督掌权的环境里想明白真理得着真理这容易吗?(不容易。)时间宝贵啊,尽早地把恶人清除出去你就能尽早地恢复平静享受正当的教会生活,能更多地明白真理。你不清除恶人,恶人就像疯狗一样在人中间搅扰、破坏,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样你得真理的时间就会被剥夺,那就等于你的时间、你的尽本分都被恶人控制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坏事。)道理上人都知道是坏事,但临到恶人搅扰教会的时候就不这么考虑了,只顾自己不被恶人算计、残害就完事了。如果教会中神选民都这样惧怕恶人,这处教会就容易被恶人、敌基督控制了,神选民也就被恶人、敌基督控制了,还能够达到蒙神拯救吗?那就不好说了。一处教会中如果没有两三个明白真理的人同心合意地见证神、事奉神,这是没有希望的教会,这是可悲的事。

好报复,这是恶行的一种表现,也是凶恶性情所产生出来的其中一种行为表现,这类人有了这种具体表现那就应该被定性为恶人。当然,有些人之前因为小肚鸡肠、因为没见识或者因为初信不明白真理在人群中总是好斤斤计较,遇到一些对他不利的人或者伤害过他的人他就会仇恨,或者曾经用一些手段报复过某些人,但是当听到好报复的这类人是恶人是教会清除的对象时,他的想法有所改变,心里在暗暗地回转,他的行为也有所收敛、有所约束,你们说,这类人算不算恶人这个行列里的人?(不算。)从哪儿看出来的?(他能回转。)他能回转就证明什么?证明他能接受真理,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为什么说他能接受真理呢?就是他听完了这方面真理知道报复人是恶人的表现之后能反省自己的败坏情形,承认自己的败坏实质,然后向神悔改,能按照神的话去行,约束自己的行为,这就是接受真理的表现。咱们在这里所说的恶人他是不接受真理,你把真理交通得再明白他也不接受,他还要一意孤行,谁说都不听,你就是警告他“你这样做要被清除”他也不在乎,还要坚持自己的做法,谁都改变不了他。你揭露他他不承认,你说他好报复人就是恶人应该清除他,他也不会放下手中的恶,绝对不会回转。这是什么人?这就是厌烦真理的人。他丝毫不接受真理,就是不管怎么定性这类性情实质、怎么揭露这类人的恶行、怎么处理这一类人他都不为之所动,绝对不会低头认错,也绝对不会放手,这就是不会回转。那不回转的实质是什么?就是不接受真理。他但凡能接受一句对的话、能接受一方面真理他都不会这样一条道走到黑,他都会回转、会认错,会或多或少地放下自己之前所坚持的。正因为他是恶人,是性情凶恶的恶人,在这样的性情下产生了好报复的行为之后,他不但不接受神话语的揭示、不接受对付修理、不接受这样的定性,反而要一直坚持到底,不打算接受对他的定性,也不打算接受对他的揭示,也不打算承认自己的败坏,当然在不承认自己败坏的基础上他也不打算放弃他好报复人这样的行为、做法与他做人的原则,这就是彻头彻尾、地地道道的恶人了。这类恶人是不是魔鬼啊?(是。)他是绝对具备撒但实质的魔鬼,你改变不了他。为什么改变不了他呢?根源就在于他绝对不可能接受真理,连丝毫的真理都不接受,任何对的话、正面的话、正面的事物他都不接受,即便他口头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是正面事物但他心里却丝毫不接受真理,也不打算实行经历神的话来改变自己做人做事的方式。有时他口头也承认自己做事尽凭撒但哲学,但他也绝对不会接受真理,谁跟他交通真理他都极度反感,还能仇恨人、论断人,谁能揭露他分辨他他就仇恨谁、报复谁,不管这个人是谁,亲爹亲妈也不行。这是不是不可救药啊?(是。)不可救药。那他被清除可不可惜啊?(不可惜。)这类人就必须清除开除。好报复人的这类人基本上就是这些表现,他们的特征、性情,他们做事的方式方法与他们的思想,还有他们对待真理的态度基本上就是这些,他们对教会、对弟兄姊妹形成的影响前面也说了,就不再交通了。第四类——好报复的这类人的表现就交通到这儿。

接着交通第五类人,不能谨守口舌。这算不算大问题?不能谨守口舌从字面意思上来看好像不是大问题,把这类人定为恶人有些人可能有点想法,“人长嘴了就随时随地都得说话、随时随地都得说事,不能谨守口舌就给列到应该清除的恶人中间了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这事你们怎么看?(如果他们对教会生活、对教会工作形成了搅扰打岔,造成不好的后果,也是清除的对象。)这样的人就不是不谨守口舌的问题了,而是人性有问题了,他对弟兄姊妹、对教会生活、对教会工作形成搅扰,或者他说的话属于背叛,出卖教会了,甚至让神家、让神的名受到了羞辱,这样的人就应该处理了。咱们先说说不能谨守口舌这类人的表现,然后再说怎么处理。不能谨守口舌的这类人是不是就可以称为“大嘴巴”?(是。)是吗?这是这类人的特征吗?大嘴巴是不是傻乎乎的不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不考虑后果?不能谨守口舌是指这类人吗?(不是。)有些人善于言谈,善于与人交流,心直口快,也比较单纯诚实,他常把自己的心里话、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败坏流露、自己经历哪些事甚至自己做错哪些事拿出来与别人交流,但是这类人不见得就傻,不见得就不能达到谨守口舌。你看他什么都说,挺单纯诚实,但是关键的事,能羞辱神、羞辱神家的事,能出卖弟兄姊妹、出卖教会当犹大的事他一个字都不说,这叫谨守口舌。所以,不是说直肠子、大嘴巴、善于言谈的人就不能谨守口舌,这里所说的不能谨守口舌指什么?不能谨守口舌就是说话没有原则,不分对象、不分场合、不分背景什么都乱说,而且丝毫不懂得维护教会工作、维护神家的利益,或者丝毫不管对弟兄姊妹有没有益处、对教会生活有没有利,什么都说。这个“什么都说”的后果是什么?就是无意中出卖了神家的利益、出卖了弟兄姊妹的利益。在不经意的时候,因着他乱说话、因着他不能谨守口舌让外邦人抓神家的把柄,让外邦人耻笑某些弟兄姊妹,让外邦人、不信的人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从而对神家的事、对教会内部的事指手画脚,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说诋毁神、亵渎神的话,甚至给弟兄姊妹造谣、给教会造谣、给神家的工作造谣,带来一些不良后果,这就构成了搅扰神家工作,属于作恶了。有的人还特别注重了解调查教会的带领工人是谁、他们的家庭住址,弟兄姊妹的个人信息,还有教会的财会工作、财会人员,以及教会清除、开除人员的名单,还有就是特别注重了解教会的工作安排,有这种表现就有重大嫌疑,就可能是大红龙的奸细、特务了。这些事如果泄露给外邦魔鬼,让大红龙掌握了,后果不堪设想。有些人因为愚昧无知把这些情况或者其中一部分情况跟自己家中不信的亲人透露了,被他们传讲出去或者提供给大红龙的特工,那就会带来隐患,就会给教会工作带来许多麻烦,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这些教会内部的事常常有人在不经意间就说给家里不信的亲人了,而且一点儿不保留地全都说了,甚至对自己不信的亲戚朋友说,使教会内部的事通过他的口不断地向外泄露。泄露的结果是什么?他许多不信的家人、亲戚朋友知道了很多连弟兄姊妹都不知道的一些教会内部的事,或者弟兄姊妹的家庭住址、真实姓名与婚姻私事。这些教会里的事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外邦人是怎么知道的?教会里有“通讯员”哪!这类人称为什么?(不能谨守口舌的人。)对了。他把每天教会生活中发生的事或弟兄姊妹的事都告诉给不信的家人,好比说某某姊妹离婚了、某某姊妹的丈夫做生意赔了或儿子不听话、某某弟兄姊妹家买房子了等等这些事,还有某某弟兄姊妹被大红龙抓捕当了犹大、某某弟兄姊妹站住见证了,甚至还跟家里人说教会带领对付他了。他回家议论的全是这些事。家里人还给他出谋划策帮助他对付带领、对付弟兄姊妹,帮助他对付教会中所有跟他不合的、给他出难题或者揭露过他的人。这类人到聚会时来到弟兄姊妹中间显得特别的乖巧老实,言语不多,不善交谈,从来也不讲自己的败坏性情,从来也不交通经历认识,甚至很少祷告,把弟兄姊妹都当成防备的对象,而把家里的外邦人当成神家的人对待,把教会所有的情况只字不落地全数跟家里人念叨,什么事都跟家里人说,就连教会印刷神话语书籍的事、教会里谁有什么特长等等都跟家里人说,都跟不信的人说。不管他这么说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从最后的结果来看,他把教会工作、把弟兄姊妹都出卖了。教会中每一个主要成员他心里都掌握,当然这些人也是他背后议论、论断的对象,还可能成为他背后出卖的对象。谁跟他关系好他就在家人面前一个劲儿地夸,谁跟他关系不好他就在家人面前一个劲儿地骂,甚至惹得家里人跟他一起骂,骂弟兄姊妹是蠢货、骂弟兄姊妹不是东西,外邦人骂什么他也骂什么。他跟外邦人一样纯属不信派,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类人就应该及时地清除。

在大红龙国家每个信神之人的信息都应该保密,就是神选民到了海外也应该保密,因为大红龙的特务遍及世界各国,他们无孔不入,专门搜集信神之人的信息。在中国大陆,弟兄姊妹跟随神每一个人的处境都很艰难、危险,就是到了海外也有一定的危险,如果被大红龙特务搜集到信息,一方面有被引渡的危险,另一方面起码他们在大陆的家人、亲人就要受到连累。出于安全考量,也出于对人的尊重,任何人都应该为弟兄姊妹的私人信息保密,不应该跟不信的人说,就是对信神的人也不应该不经本人同意就随随便便把其个人信息说出来让人知道。绝不能把弟兄姊妹的任何信息以及教会工作、个人所尽的本分还有个人交通的经历等等这些信息当成茶余饭后的话资与外邦人谈论。与他们谈论的后果是什么?有没有一点儿积极的、正面的作用?(没有。)谈论的后果就是被那些外邦的魔鬼抓把柄、耻笑、论断甚至咒骂、毁谤。这样好吗?(不好。)你们看看教会内部有没有别有用心的人,他能把教会工作、教会生活的实际情况,谁是真信的、谁追求真理、谁尽本分,哪些人不尽本分、哪些人常常消极、哪些人糊涂信,甚至弟兄姊妹私人的一些信息、状况,等等这些细节都毫不保留地跟外邦人说、跟家里不信的人说,查查有没有这样的人。有些事即便是教会中人也没必要知道,而他不信的家人却知道得比教会中人还多还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内奸的“功劳”。这个内奸把他的家人当教会带领对待了,他在教会中看到任何事都要回家向他的“带领”汇报,以便讨好家人联络感情。很显然,教会所有的这些事都被那些不谨守口舌的内奸出卖了。他们不尊重弟兄姊妹,不维护神家的工作、神家的利益,把神家、把教会当成社会、当成公共场所,把弟兄姊妹当成外邦人随意评论加以论断,甚至和不信派、外邦人一起随意论断弟兄姊妹。甚至有些人被带领修理对付了或者跟弟兄姊妹发生冲突、发生争执、发生不愉快以后就回家大哭大闹让家里人都知道,导致的后果是他的家人要找带领报复、找弟兄姊妹报复,要出卖教会、搞垮教会。这是不是好的现象啊?(不是。)能把教会内部的事,把教会中有多少弟兄姊妹过教会生活、人都尽什么本分这些情况都毫无保留地跟家里人说、跟亲戚朋友说,这是什么东西啊?这是不是真信的?(不是。)这是不是神家的人?能不能称他是弟兄姊妹?(不能。)这样的内奸、家贼只要留在教会里,不管是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给神家、给弟兄姊妹带来大的麻烦,即使他在教会生活中好像没有太多的恶行,但他背后能这样传递神家各种信息给外邦人、给撒但魔鬼,造成的后果与影响太恶劣了!这样的败类该不该让他在教会中存留?(不该。)他配不配称为神家的人?配不配让人把他当成弟兄姊妹?(不配。)那这类人怎么处理?(尽快清除。)尽快地清除,把他踢出去!清除的理由是:“你这个人不能谨守口舌,你不识好歹、吃里爬外,你信着神享受着神的恩典,享受着弟兄姊妹对你的帮助、爱心、忍耐、照顾,你还这样出卖弟兄姊妹、出卖教会,你不是个东西,你滚出去!”弟兄姊妹的事、教会的事、神家的任何工作不应该让外邦人知道,不应该让外邦人拿来当成闲话谈论,他们不配!这些事从谁的口里流传出去谁就是可咒可诅的对象,谁就是教会应该清除的对象,弟兄姊妹就应该弃绝他。就根据他能够出卖弟兄姊妹、出卖教会,把教会内部的事传给外邦人让人随意谈论,他就是不折不扣的叛徒、内奸、恶人,应该被教会清除出去。无论教会内部作什么工作,比如该清除哪些人或发生什么事,弟兄姊妹怎么交通、辩论都可以,但不能传到外邦人那儿去,不能对家里不信的亲人说,尤其是一些身量小的、初信的弟兄姊妹他们的个人情况、家庭情况都不能跟外人说,你如果憋不住非要说,你就应该祷告神、依靠神学会克制自己,做有意义的事。如果实在控制不住就需要先向教会报告寻求解决,以防止出现不良后果,因为传播这些东西是最容易出事的。比如,个人的电话号码、家庭住址,信神几年了,个人的家庭婚姻状况,等等这些情况都属于敏感话题,与真理、与生命进入没有丝毫关系,这属于个人隐私,只有特工、内奸才专门调查这些事。如果你喜欢了解、传播这些事,这是什么性情?有点犯邪门啊!不追求真理反而专门搬弄是非,做内奸、特务工作为大红龙效力,这是不是邪门歪道啊?凡是专门了解、调查、乱传敏感话题、个人隐私的人都是别有用心,是不信派,神选民要格外防备。这类人如果不悔改应该取缔他的教会生活,因为出卖弟兄姊妹是最不道德、最卑鄙无耻的,神选民要远离这种人。在教会生活中也应该限制人了解、谈论这些事,因为这不是交通真理的内容,说这些事对人没有丝毫益处。

神家有各项行政规定,这是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凡是教会内部的事务、带领工人的人事调整,还有教会清理工作与上面的安排,等等这些事都不能在教会中随意传播,免得被不信派、恶人出卖给撒但。因为神家跟社会不一样,神要求人追求真理、多读神的话、多揣摩多交通,能传扬神的话见证神才是正当风气,多交流经历见证才是正当风气。另外,神家中有许多新人信神时间短,难免有一些不信派还没有被显明出来,尤其是信神前五年、前十年都是显明人的时候,不知道哪些人能站立住、哪些人站立不住,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能搅扰教会的恶人存在,如果总乱传一些个人信息等外面的事、与交通真理无关的事能带来许多不良后果。比如,有人问:“某某带领是哪儿的人?家住在什么地方?”这些敏感问题就不是神选民该知道的。有人问:“神家印一本神话语书籍多少钱?”知道这事有用吗?(没用。)花多少钱关你什么事啊?跟你收费了吗?这事好像跟你没关系吧?有人说:“神家的上层带领现在是谁啊?”如果他不是直接带领你的,你不知道对你有没有影响?(没有影响。)如果在大陆的话你知道了还是个麻烦,万一大红龙抓住你之后酷刑折磨你,你要是不知道,怎么打你也说不出来,你不至于当犹大,要是你知道,打得狠了你承受不住或许就说出去了,那就成犹大了。那个时候你就会说:“我当时瞎问什么啊,要是不知道多好啊,打死也不知道,编也编不出来,那就不会当犹大了。以后长教训了,对这些与真理无关的事可不能知道太多,打听这些事没什么好处,不知道更好。”还有的人问:“神家搞业务工作一共有多少组啊?”这关你什么事啊?你在什么组你就作什么工作,不知道这些不影响你正常尽本分、不影响你信神追求真理,也不影响你过教会生活,什么都不影响。你不知道这些根本就不拦阻你信神追求真理蒙拯救,那你打听它有什么用啊?“多数弟兄姊妹都是城里的还是乡下的?是有文化的还是没文化的?”知道这事有用吗?(没用。)都是乡下的怎么了?都是城市的又怎么了?这都不涉及真理。有人问:“现在福音工作扩展得怎么样了?”这个打听打听可以,但具体扩展多少国家了有的人好奇也细节打听,这就没必要了,知道了能怎么样啊?能得什么益处啊?你没有真理实际还照样没有实际,对尽好本分也没有一点儿帮助,对生命进入也没有任何的辅助作用。有些事务性的事不打听也行,不知道更好,知道多了是负担,一旦泄露出去就是麻烦、就是过犯,知道这些事不是什么好事,知道越多越是麻烦。明白真理的人知道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那些不通灵的糊涂人说话不分里外拐,尽胡说八道,所以对教会中那些不明白真理的人也不应该向他们报告这些事,他们知道这些事也没有什么益处,一不能帮着解决问题,二不能维护教会工作,三也不需要他们为神家说好话。神说的话都是真理,神作的事都是公义,还用那些不通灵的不信派、外邦人来阿谀奉承吗?不需要。就算全世界所有的生物没有一个追随神的,都不敬拜神,那神的地位、实质也不变。神就是神,永远都不变,不会因着任何情况的改变而改变,神的身份地位永远不变,这是信神该明白的真理。那些不信派、外邦人说话做事不分里外拐,他们知道太多对神家工作有利吗?神家工作需要他们知道吗?他不配知道!有些人说:“是不是这些事都是秘密,所以不能让他们知道?”你们信神到现在了,你们看这些事有秘密吗?(没有。)但神选民都有人格尊严,不能让外邦人谈论、耻笑,神家、教会、弟兄姊妹,无论是群体还是个体都是有尊严的,都是正面事物,谁也别想玷污。谁做了让撒但魔鬼肆意玷污、随意毁谤或者损害神家名声、损害弟兄姊妹名声的事都是可咒可诅的!所以,对于不能谨守口舌的这类人教会绝对不允许他存在,一旦发现必须清除出去!这么处理是不是合乎原则?(是。)

有些人跟弟兄姊妹说话交流、接触交往都特别地小心谨慎,但回家后就成了大嘴巴什么都说,甚至弟兄姊妹的个人信息他都不落下,以致他的家里人、不信的外邦人、那些挂名信的人对教会的很多事都知道,这样的人就是内奸,是叛徒犹大,正是教会应该清除的对象。他留在教会的时间越长,教会弟兄姊妹的信息他知道得越多,他出卖得就越多,被外邦人抓把柄毁谤的事就越多。如果你不怕他把这些信息卖给外邦人,那你就留着他;如果你不愿意让你个人的信息、教会内部的事从他的嘴里流传出去,那你就应该尽早地把这个内奸清除出去。这样做是不是合适?(是。)对这类人不能客气,他们没安什么好心,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类人比起前面说的好报复和放荡不受约束这两类人怎么样?比他们好不好?(不好。)这类人可能也跟着尽本分,也能出点力受点苦,神家要求做什么事也能配合也不拒绝,但就是有一点,神家有什么事他都跟外邦人说,他天天都充当叛徒、内奸的角色,就这一点教会就不能容忍他,就得把他清除出去。明白了吧?(明白了。)他无论在教会中是高兴了还是不高兴了,谁招惹他了或者谁跟他好了,他当选教会带领了或者被撤换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每一个细节他都要跟家里不信的人说,都要让家里不信的人、外邦人第一时间知道,及时地掌握教会内部的情况,对这样的人千万别客气,别手下留情,发现一个清除一个。这样做怎么样?(合适。)这样做是不是不留情面啊?(不是。)不是不留情面。你把他当弟兄姊妹,但他丝毫不维护神家利益、不维护弟兄姊妹的利益,而是处处出卖神家的利益、出卖弟兄姊妹,你把他当家人,他把你当家人了吗?(没有。)那你就别跟他客气了,该清除就清除。到目前为止,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样的人啊?(也遇到过,他把弟兄姊妹的事都跟家里人说,有时候教会里的一些事和一些具体安排他也会第一时间告诉家里人,那些人也会抓把柄在背后说教会的闲话。)这样的人清除了吗?(清除了。)清除之后他抱不抱怨啊?他还觉得不公平,“我也没做什么事,这也不算触犯行政,也没打岔搅扰,怎么就被清除了呢?”你们说,他这么做的性质是不是比打岔搅扰更严重啊?(是。)这样的人还能不能挽救啊?他容不容易变化啊?(不容易。)为什么说不容易呢?从哪点看不容易变?(他就不是神家的人,不是弟兄姊妹,实质就是不信派、外邦人。)这是他的实质。那从哪点上看出他是外邦人、不信派啊?(他在教会中有什么情绪都跟家人去发泄,说明他临到什么事都不会从神领受,更不会学功课,这样的人不经历神的作工也不接受真理,所以实质就是不信派。)这个不信派的实质是说清楚了,跟家里人发泄情绪,什么事都凭情绪对待。那怎么能看出他不是神家的人,而是一个混进神家的外邦人?(因为他能够出卖神家利益,当叛徒、当内奸,他根本就不是维护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的人,所以这类人不是跟神家一心的人。)没说到点上。我跟你们说说。这类人虽然参加教会生活也参与尽本分,但是从始到终他是不是把弟兄姊妹当成家人了?土话讲是不是把弟兄姊妹当成自己人了?(不是。)那他把弟兄姊妹当成什么?(外人。)对了,当成外人,当成对手。那他把神家、教会当成什么了?是不是当成一个上班打工的场所?(是。)他把神家、把教会当成外邦的一个公司、团体,把弟兄姊妹当成外人、当成防备的对象、当成对手,所以他很轻易地就能把弟兄姊妹的各种信息、各种实情透露给那些根本就不信神的人。他也知道那些不信的人不会说什么好话,甚至能诋毁弟兄姊妹、毁谤神家,这些他都知道,但他还是这样肆无忌惮地把弟兄姊妹的情况、把教会的情况毫不保留地透露给这些外邦人,他分明就是把弟兄姊妹当成外人、当成对手,一旦有任何不愉快的事发生,他马上与外邦人联起手来在背后嘲笑、毁谤、对付弟兄姊妹,这样就满足他个人的欲望了。在教会中论断任何的弟兄姊妹他觉得行不通,因为他如果当着弟兄姊妹的面议论教会的事、议论弟兄姊妹,他觉得要承担后果,这个后果对他不利。而与家人议论这些事完全可以满足他个人的血气、欲望、情绪,也不用承担任何后果,因为家人毕竟是家人,不可能出卖他。而弟兄姊妹则不然了,随时随地就能检举他,随时随地就能揭露他、对付修理他,甚至随时随地就能让他丢掉本分、丢掉自己的职务,所以这里说他把弟兄姊妹当成他的对手一点儿都不假。对手就是该防备的人,他跟弟兄姊妹什么都不说,也不交通也不揭露,而到自己家里跟不信的亲人过上“教会生活”了,与家里人那是无话不说倾吐衷肠,自己的想法观点、自己的不如意不满以及自己所有偏谬的观点都毫无顾忌地倾倒出来,得着释放、感觉痛快,家里人也不会嫌弃他,还会帮助他、配合他。如果在教会中这么说,他的不信派真相就全暴露了,教会就得把他清除出去,所以他没把弟兄姊妹当成家人而是当成对手。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从来不把自己当成教会的一分子,所以教会的任何事不管是被宗教界毁谤亵渎还是被外邦人造谣耻笑,或者被国家政府栽赃迫害,对他个人来说没有关系、无关痛痒。如果他真能感觉“教会的形象受损失了,神的名受羞辱了,那我们信神之人的尊严就受到严重挑战了,基于这个原因我也绝对不会把教会的事、神家的事跟外邦人说,让外邦人拿来谈论取笑,就是出于保护自己也不能把神家的事随意地跟家里不信的人说”,有这样的意识是不是就能谨守口舌了?那他为什么做不到呢?很显然,他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神家中的一分子,没把自己当成是信神的人。有些人说:“你这话不对,他没把自己当成神家的一分子,那为什么还能来聚会呢?”信神的人中间什么人没有啊,咱们之前不都交通过了吗?带着各种不良动机、目的来信神的大有人在,这也是其中一类。信神是为了找乐子、解闷、找精神寄托,这样的不信派不都是常见的吗?这不是大有人在吗?(是。)他都不承认自己是信神的,当然教会的一切工作、神选民尽本分这些事情也无关他的痛痒,他都不往心里去,所以教会的工作情况、教会内部的事,甚至弟兄姊妹之间发生的任何问题他都能随随便便、轻而易举地说给外邦人听。说完之后外邦人评头论足、诋毁讽刺他心里都不难受,甚至还要跟外邦人一起骂弟兄姊妹、论断神家,评价神家的工作、评价神家的工作安排。这是信神的人吗?(不是。)真信的人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出于维护自己的尊严、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也不会这样吃里爬外、胳膊肘往外拐。是不是这样?(是。)所以这类人就是恶人、不信派,必须得清除,早清除教会早清净。

再说说你们自己。比如,你的父母不信神,你的兄弟姐妹或者最要好的朋友不信神,但是他们不反对你信神,对你信神还挺支持的,你会不会把教会里的事都跟他们说?如果你的女性朋友问,“你们教会信神的那些男性有没有要找对象的啊?有没有比较老实还是高富帅的啊?”外邦人中有一些正经人也想找个正经人过日子,她就想找信神的,你愿意跟她说吗?(不愿意。)你说,“你对信神的人有好感也没用,你是不信的人,跟信的人本不相合,没有共同语言,走的不是一条路啊!看你穿那身衣服花枝招展的,我们教会的弟兄谁能看上你?”你都看不上她,所以教会这些事你能跟她说吗?(不能。)三句话说不到一起就得崩,观点完全不一致。即使有的外邦人对信神的人有好感,即便你信神之后他跟你还保持以前的朋友关系,但是教会内部的事、你尽本分遇到的难处你愿意跟他说吗?(不愿意。)即便他支持你信神,你跟他说教会的事有什么用呢?比如,有些弟兄姊妹在大红龙的酷刑折磨拷问之下依然不做犹大,就这样的见证,外邦人都佩服的事,你愿意跟他说吗?(不愿意。)为什么不愿意说啊?(这些事都跟他没关系,对这样的经历见证他也理解不了。)他理解不了。那说了有什么负面作用?(他有可能反过来论断教会。)他会论断:“你们这些人何苦呢,跟国家对着干?”你看看,一句话就把他的本性暴露了。什么叫跟国家对着干啊?分明就是统治国家的魔王残害神的选民,他看见了还装作不知道,他分明是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地说话,你还能跟他谈论什么呀?任何信神的事都不能跟他说,不能让他知道。不能谨守口舌的人能把教会的事都跟外邦人说,很显然这是不信派,这是魔鬼到神家混日子来了,这就是个吃里爬外没有丝毫良心理智的畜生。神家、教会的利益、名声受到任何的损失对他来说无关痛痒,不关乎到他任何的利益,他一点儿都不难过,所以他就能肆无忌惮地把教会内部的事跟外邦人、不信的人随意乱说。这样的人可不可恨哪?(可恨!)一个根本没把弟兄姊妹当成一家人而是把外邦人当成一家人的不信派能不能接受真理?(不能。)能不能承认神是真理啊?(不能。)一个根本没把自己当成教会成员的人,当听到神拯救人的这些话语的时候他能不能放下自己的利益来追求真理进入真理实际啊?(不能。)他们每天从事的工作就是出卖教会利益,胳膊肘往外拐,当内奸、当犹大、当叛徒,这好像是他们的使命,他们不走正道偏偏为作恶活着,那就该死,可咒可诅!这类吃里爬外的犹大、叛徒、撒但差役都是反面的东西,是对人类有害的,让所有人唾弃的,那教会处理他们、清除他们是不是理所应当啊?(是。)理所应当!你们是不是不愿意被人出卖啊?如果教会被出卖了、神家被出卖了,可能多数人不会感同身受,不太难过,只是心里不是滋味,因为自己毕竟是其中一员。但如果自己被教会某人出卖给外邦人,因着他的出卖而被外邦人歪曲事实,被毁谤嘲笑、被论断定罪,你是什么滋味啊?那时你是不是就感受到了教会、神家蒙受屈辱、蒙受羞辱的滋味了?(是。)从这一点上来看,这类人清除得合不合适啊?(合适。)应该清除,对他们就别客气了。关于不能谨守口舌的这类人,从他们做人、活出的各种表现上来看,他们就是教会中的不信派,是应该清除的一类恶人。不管他们做事的方式是隐秘也好还是公开也好,一旦有人发现谁不能谨守口舌,他的人性实质就是地地道道的不信派,那就赶紧通报带领工人、通知弟兄姊妹,对这类人作出及时准确的分辨,然后尽快地清除出教会,不要让他们与教会、与教会工作、与弟兄姊妹有任何的瓜葛,彻底把他们清除出去这就对了。关于不能谨守口舌这一条人性的表现就交通到这儿。

今天交通的这三类人是不是比之前交通的那两类更严重了?(是。)情节更严重了,人性更恶劣、更卑鄙了,他们对教会、对所有弟兄姊妹的利益损害、影响更大了。所以,对这三类人都不要掉以轻心,对他们应该谨防严守,不要姑息养奸。如果发现谁是这三类人赶紧揭露出来实行分辨,然后尽快处理。如果他尽着重要本分,那就赶紧找人接手他的本分,然后把他调离清除出去。明白了吧?(明白了。)教会弟兄姊妹的各种情形、各个时期的各种表现,还有教会的工作甚至教会内部的一些事务只允许在弟兄姊妹中间谈论、交通,使神选民对于神家要求的原则都能有更透亮的认识、看见,从而达到能够按真理原则办事,但是有一条原则必须得清楚,就是涉及神选民生命进入的真理也好、原则也好,还是事务性的规定也好,绝对不允许跟外邦人传说,让外邦人加以评论、指指点点,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有些人说:“绝对不允许这是不是行政啊?”也可以这么说,谁外泄谁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为什么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呢?因为泄露教会内部事的人他不维护教会、不维护弟兄姊妹,还能随意出卖教会、出卖弟兄姊妹,既然他当叛徒、犹大了,那就不应该再对他客气,不应该再把他当成弟兄姊妹、当成家里人,应该按叛徒、犹大处理,直接把他清除出教会。有些人说:“我以前有大嘴巴的臭毛病,好乱说话,今天看清这个事的后果之后我再也不敢乱说话了。”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观察你的表现,如果你真的悔改了、回转了,你不再乱传话了,不再出卖弟兄姊妹的利益了,能谨守口舌了,神家就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发现你这么做,发现有些话是从你口里传出去的,那绝不客气,教会弟兄姊妹会联合起来把你清除出去,到那时候你不要哭鼻子,不要埋怨没有提前告诉你。现在把话说清楚了,这事一旦再发生神家绝不轻饶。明白了吧?(明白了。)你们看谁没听明白给他普及普及,用咱们今天所说的内容给他点拨点拨,看谁有这个苗头或者谁之前做过这类事,你们再跟他传达传达,警告警告他,告诉他这事的性质和后果,还要告诉他神家对于这类事、这类人的态度。说明白了之后就观察,看看他能不能悔改、以后怎么做,如果他以后变了不再这么做了可以重新接纳他,把他当成弟兄姊妹,如果他死不悔改还要偷偷摸摸这么做,发现一个清除一个,发现两个清除一对,发现一群就清除一群,别客气。有的人说:“我跟家里曾经信过但后来被清除的人说行不行?”看来好玩弄口舌、搬弄是非的人还不好控制呢,非要问行不行。你们说行不行?(不行。)跟谁说都不行,都容易带来后果,对这样的人都得当犹大处理。对那些不信的、被清除的、与自己要好的、信得过的、支持自己信神的、对信神有好感的,还有一些挂名信的,只过教会生活、读一读神的话但丝毫不尽本分的人都不能说,说了就当犹大处理。明白了吧?(明白了。)不尽本分的人还包括哪些?包不包括普通教会的人呢?(包括。)这事你们别忘了,你们可别犯傻,一定得把原则掌握好了,别信来信去自己当了犹大出卖了神家、出卖了弟兄姊妹还不知道,还挺得意。不能谨守口舌,还能出卖教会工作、出卖弟兄姊妹,这是严重的过犯,谁作了这恶在神那儿都有记录。从现在开始跟你说明白了,你也听懂了,你再做就不是一般的过犯了,就是触犯行政了,就是被清除的对象,剥夺你蒙拯救的权利。明白了吧?(明白了。)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十一日

上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二十四)

下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二十六)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四十六篇

将我的话语作为人生存的根基,不知人把这个工作作得怎么样了,我一直在为人的命运着急,但似乎人丝毫不觉察,所以一直不理睬我的一举一动,丝毫不因着我对人的态度而生发爱慕之情,似乎在人身上早已将情感脱去而“满足我心”。面对此情此景,我又沉默了,为什么我的话就不值得人去揣摩、进深呢?是因为…

实行 三

你们必须得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能单独地吃喝神话,自己能独立地经历神话,不需别人带领自己就能有正常的灵生活,能依靠今天神的话来活着,进入真实的经历,有真实的看见,这样才能站立住。现在许多人对以后的患难、试炼不完全明白,以后有些人经历的是患难,有些人经历的是惩罚,是更重的惩罚,是事实的…

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历经几千年的败坏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挡神的恶魔,以至于人悖逆神的历史都记载在了“史记”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为人自己也述说不完,因为人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被撒但引诱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人看见了神背叛神,看不见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见了神的咒诅、看见了神的烈怒…

第五十四篇

各教会的情况我是了如指掌,你们不要认为我不清楚、不明白,对于各教会中不同的人,我更是了解,更是明白。我现在急切的心意就是要操练你,使你更快地长大成人,早日合我使用,使你们的所作所为都满有我的智慧,让你们在哪里都能彰显神,这样,就达到我的最终目标。我儿!应体贴我的心意,不要让我手把…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