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话在肉身显现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权柄 (一)

上几次交通了关于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的话题,听了交通之后你们是不是觉得对神的性情有所了解有所认识了呢?这些了解与认识有多少呢?在你们心里有没有数?通过上几次的交通你们对神的了解是不是加深了呢?那这些了解能不能说成是你们对神真实的认识呢?你们对神有了这些认识与了解能不能说你们对神的全部实质与所有所是就有认识了呢?不能,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通过上几次的交通人对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了解的只是一部分内容,并不是所有、不是全部。虽然你们通过上几次的交通了解了一部分神曾经作过的工作,通过了解这些工作看到了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以及神作每件事的态度与所思所想,但是这些仅仅是对神在字面上的口头上的了解而已,至于这些内容包含多少实际的成分,你们心里并不清楚。对于这些内容的了解是否有实际的成分主要取决于什么?取决于人在实际经历当中对神的话与神的性情能够真实地经历多少,能够在实际经历当中看见多少、认识多少。那有没有人说“通过上几次的交通,我们了解了神所作的,也了解了神的所思所想,更了解了神对人类的态度与神作事时候的出发点,还有他作事的原则,这就可以说我们了解了神的性情了,认识了神的全部了”这样的话?这种说法对不对?很显然是不对的。为什么说不对呢?在神作过的事、神说过的话中都有神的性情发表出来,也都有神的所有所是发表出来,通过神作的工、通过神说的话让人看见了神的所有所是,这只能说这些作工与说话让人了解到了神的一部分性情与神的一部分所有所是,人如果想更多地、更进一步地了解神,就必须得经历神更多的说话与作工。虽然人在经历神部分说话或作工的时候对神的了解只是一部分,但是这一部分是不是代表神的真实性情呢?是不是代表神的实质呢?当然是代表神真实的性情,也代表神的实质,这是肯定的。无论在何时何地,神以什么样的方式作工,以什么样的形式向人显现,以什么样的方式表达他的心意,他所流露出来的、发表出来的代表的都是神自己,都是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神在以他的所有所是来作工作,以神自己真实的身份来作工作,这是一点不差的,但人现在只是在神的话语上、在听道的时候对神了解了一部分,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部分了解只能说是理论上的认识。从人的实际情形来看,还得需要每一个人在实际经历当中去体验,去一点一点地体会,才能印证今天你所听到的、你所看到的或者是你心里所认识到的、所领会到的对神的了解或认识。如果我不与你们交通这些话,单靠人的经历能不能达到对神有真实的认识呢?这个恐怕就很难。因为必须先有神的话,人才知道怎样经历,人吃进多少神的话,才能实际经历多少神的话,神的话语是引路的,是带领人经历的。总之,这几次的交通对于有点真实经历的人达到更深地明白真理、更实际地认识神是有所补益的,但对于没有真实经历的人或者是刚刚开始经历、刚刚接触到实际的人就是莫大的考验了。

上几次所交通的主要内容是关于“神的性情、神的作工与神自己”,在我讲的所有内容的关键部分、中心部分中,你们看到了什么?通过上几次的交通,你们能不能就认定能作这些工作、能流露这些性情的就是独一无二的主宰万物的神自己呢?如果你们都说能,那你们是通过什么认定的呢?通过几方面认定的呢?有没有人能说出来?我知道,前几次交通的内容确实触动了你们,让你们对神的认识在心里面有了一个新的开始,这个很好。虽然你们对神的了解与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跨越,但你们对神身份的定义仍然停留在律法时代的耶和华神与恩典时代的主耶稣的名上,也停留在国度时代的全能神的名上。也就是说,虽然通过对“神的性情、神的作工与神自己”这个话题的交通,你们对神曾经说过的话、作过的工、流露过的所有所是有了一些了解,但你们并不能对“神”这个名词给出真实的定义与准确的定位。你们对神本身的地位、身份就是神在万物、在全宇之中的地位也并没有真实、准确的定位与认识。因为在之前对神的性情与神自己的交通中,所有的内容都是基于在圣经中记载的神曾经的发表与流露,而对于神在经营拯救人类的同时,或在此之外神所流露与发表的所有所是,都是人难以发掘的,所以,即便你们了解到了神在曾经作过的工作中所流露的所有所是,那你们对神身份与地位的定义仍然与独一无二的神、与主宰万物的那一位是有距离的,与造物主是有区别的。通过上几次的交通,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神的所思所想人怎么会知道?如果有人真知道,那他肯定是神,因为只有神自己知道自己的所思所想,也只有神自己知道自己作每件事的态度与出发点。你们通过这些来确认神的身份似乎是合情合理、顺理成章,但有谁能从神的性情当中、从神的作工当中看见这确实是神自己的工作,不是人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的,看见这些都是具有神实质、神能力的那一位所能主宰的。就是说,你们通过哪些特征或者实质来确认他就是具有神身份的神自己,就是主宰万物的那一位?你们有没有这样想过呢?你们如果都没有这样想过,那就证明了一个事实:通过上几次的交通,你们只是对神曾经作过的工作这一段历史有了一些了解,对神在曾经作过的工作当中的态度、表现与流露有了一些了解,虽然这些了解让每一个人确确实实地认定曾经作过两步工作的这一位就是你们相信、跟随的那一位神自己,也认定他就是你们永远要跟随的那一位,但你们并不能认定他就是从创世以来就存在的,而且要存到永远的那一位神,也不能认定他就是带领主宰全人类的那一位。对于这个问题你们肯定都没有想过。无论是耶和华也好,还是主耶稣也好,你们通过哪些方面的实质与表现能认定他不仅就是你们要跟随的神,也是掌管人类、主宰人类命运的那一位,更是主宰天地万物的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呢?你们通过哪些渠道来认定你们所相信的、跟随的是主宰万物的神自己呢?通过哪些渠道将你们信的神与主宰人类命运的神联系到一起呢?通过什么来认定你们所信的神就是天地万物中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呢?这就是我在以下这一部分话题中要解决的问题。

你们没想过的问题或者想不到的问题很可能就是认识神最关键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中有人测不透的真理可寻求。当这些问题临到你们,需要你们面对,需要你们选择的时候,如果因着你们的愚昧你们的无知,或者因着你们经历太浅、对神没有真正的认识,导致这些问题没能得到彻底解决,那这些问题就会成为你们信神道路上最大的拦路虎、绊脚石,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与你们交通关于这方面的话题。现在你们知道你们的问题是什么吗?我所说的问题你们清不清楚呢?这些问题是不是你们所要面临的?是不是你们所不明白的?是不是你们从来都不曾想到的问题?这些问题对你们来说重不重要呢?是不是真正的问题呢?在你们心里对这件事很糊涂,可见你们对你们所信的神并不是真正的了解,你们对他也没有认真的态度。有些人说:“我知道他是神,我就跟随他,因为他的话语是神的发表,这就足够了,还需要什么印证呢?难道需要我们对神提出疑问吗?难道是让我们试探神吗?难道需要我们对神的实质、神自己的身份划上问号吗?”不管你们会不会这么想,总之,我提出这样的问题并不是让你们对神产生疑惑,也并不是让你们试探神,更不是让你们对神的身份与实质提出质疑,而是让你们更进一步地了解神的实质,更进一步地确认与确信神的地位,从而达到让神成为每一个跟随神之人心中的唯一,还原神在每一个受造之物心中的地位——造物主——万物的主宰者——独一无二的神自己,这也是我在此要交通的主题。

现在开始读圣经中以下的经文。

1. 神以话语创造万有

1)(创1:3-5)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2)(创1:6-7)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3)(创1:9-11)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

4)(创1:14-15)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

5)(创1:20-21)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6)(创1:24-25)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第一日,人类的昼夜因着神的权柄而生而立

我们先来看第一段,(创1:3-5)“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这段话记述了神开始创世所作的第一件事,也是神所度过的第一个有晚上、有早晨的一天,但是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一天:神开始为万物预备光,而且神把光暗分开了;这一天神开始说话,他的话与他的权柄共存,他的权柄开始在万物中得以彰显,他的能力因着他的话语而在万物中得以铺张;从这一天开始万物因着神的话语、神的权柄、神的能力而立而成,也因着神的话语、神的权柄、神的能力而开始运转。当神说了“要有光”这样一句话之后,那“光”便产生了。神并未动任何工程,“光”便因着神的话出现了。这光就是直到今天人依然赖以生存的被神称为昼的“光”。因着神的命定,它从未改变过它的实质与它的价值,它也从未消失过。它的存在在彰显着神的权柄、神的能力,也宣告着造物主的存在,它周而复始地在证实着造物主的身份与地位。它不是虚无的,不是飘渺的,而是真正的人看得见的光。从此,在这个“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的空灵的世界中,便产生了第一样物质的东西,这个东西来自神口中的话语,它因着神的权柄,借着神的发声而出现在万物被造的第一幕。紧接着神便命光暗分开……这一切因着神的话而变化着、成就着……神给“光”起名为“昼”,“暗”便被神称为“夜”。从此,在神要造的世界中产生了第一个晚上,第一个早晨,神说这是头一日。这一日是造物主创造万物的头一日,也是万物被造的开端,是造物主的权柄、造物主的能力在他所造的这个世界中的第一次彰显。

这段话让人看到了神的权柄,看到了神话语的权柄,也看到了神的能力。因着只有神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也只有神才有这样的权柄;因着神有这样的权柄,所以只有神具备这样的能力。这样的权柄与这样的能力还有什么人或者物具备呢?在你们心里有没有答案?除了神还有任何的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有这样的权柄吗?你们在任何的书籍或者刊物里曾看到过这样的事例吗?有没有谁曾开天辟地创造万物的记载呢?这是所有的书籍当中或者任何的记载当中都没有的,当然在圣经中这也是唯一的记载神创世的声势浩大、带有权柄、带有威力的一部分话语,这一部分话语代表神独一无二的权柄,代表神独一无二的身份。这样的权柄、这样的能力可不可以说是神独一无二身份的象征呢?能不能说是神自己独有的?肯定地说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权柄与能力!这个权柄、这个能力是任何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备也不能取代的!这是不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的一方面特征呢?这个你们看到了吗?在这部分话中很快地、清楚地让人明白了神有着独一无二的权柄,有着独一无二的能力,他有着至高无上的身份与地位这一事实。从以上的交通中,你们能不能说你们信的神就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呢?

第二日,神的权柄摆布诸水,创造空气,人类最基本的生存空间出现了

接着来看第二段经文,(创1:6-7)“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在神说了“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之后,事情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经文中说:“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在神说了、作了这件事之后,结果如何呢?这就是此段经文中最后一句话说的:事就这样成了。

在简短的两句话中记载了一件气势磅礴的事件,记载了神如何管理诸水、如何创造人类生存空间的惊天伟业这一精彩一幕……

在这幅画面中,诸水与空气在弹指之间出现在神的眼目之中,它们因着神话语的权柄被分割开来,按着神指定的方式分为上下。这就是说,神所造的空气不但要覆盖在下方的水之上,同时也要支撑着上方的水……在此,造物主调动诸水、指挥诸水、创造空气之场面的壮观与他权柄的威力不得不让人瞠目与赞叹!因着神的话、因着神的能力、因着神的权柄神成就了又一次伟绩。这是不是造物主权柄的威力?让我们通过经文来解读神的作为:神说了一句话,然后诸水之间就因着神的话有了空气,同时这个空间因为神的一句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变化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变化,而是从无到有的一种更替,它从造物主的意念而生,因造物主口中的话而从无到有,并且从此它要为造物主而存而立,它将随着造物主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这段话记载的是造物主创造整个世界所作的第二件事,它是造物主权柄与能力的又一次发表,也是造物主的又一次创举。这一日是造物主创世以来度过的第二日,也是造物主度过的又一个精彩的一日:他行走在光之间,他带来空气,他摆布掌管着诸水,他的作为、他的权柄、他的能力运行在新的一日中……

在神说话之前诸水之间有空气吗?当然没有!在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这话之后呢?神要的东西就出现了,在诸水之间就有了空气,水也因着神说的“将水分为上下”这话而分成上下了。这样,在神说话之后,因着神的权柄、因着神的能力在万物中间两样新鲜的东西、两样新生事物出现了。而对这两样新生物的出现,你们的感觉是什么呢?是否感觉到造物主能力的浩大呢?是否感觉到造物主独一无二的非凡气势呢?这种气势、这种能力的浩大是因着神的权柄,这个权柄就是神自己的代言,也是神自己独有的特征。

从这段话当中,你们是不是又一次深刻地感觉到了神的独一无二呢?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远远不止这些,他的独一无二不仅仅是因为他有不同于任何受造之物的实质,也是因为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是超凡的、是无限的、是超越一切的、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更是因为他的权柄、他的所有所是能缔造生命、缔造奇迹,能缔造出精彩的、非凡的每一分每一秒,同时他也能掌管他所缔造的生命、主宰他所缔造的奇迹与每一分每一秒!

第三日,地和海在神的话中应运而生,神的权柄使这个世界生机盎然

接下来我们看下一段,《创世记》一章九至十一节中的第一句:“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神只说了一句“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这样的话,事情就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除了光和空气以外在这个空间中又有了什么?经文中下一句这样说:“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这就是说,在这个空间中又有了陆地、有了海,也就是水跟陆地分割开来。这些新生物的出现都是在神口中的一句命令之后“事就这样成了”。在神作成这些事期间,经文记载神忙碌了吗?记载神动手了吗?那么神是怎么作的呢?神是怎样让这些新生物产生出来的呢?不言而喻,神是用话语成就了这一切,创造了这一切。

在以上这三段话当中我们已经得知有三件大事发生了,这三件大事都是通过神的话语而得以出现、得以产生的,它们因着神的话依次出现在神的眼前,可见,“神说成必成、命立就立”这话并非是一句空话,神的这一实质在神的意念开始的那一刻便得到印证,而神开口说话之时,他的这一实质便得以充分体现。

继续往下读这一段的最后一句,“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在神说话的同时,一切都随着神的意念而生发,瞬间,一个个形态各异娇嫩的小生命摇摇晃晃从土壤里探出小脑袋,还未拂去身上的小泥巴便急不可待地各自招手问候,急不可待地向这个世界点头微笑,它们在致谢造物主所赋予它们的生命,它们在告诉这个世界它们都是万物中的一员,它们将为彰显造物主的权柄而献上它们各自的生命。随着神话语的发出,陆地上绿草青青,各类可供人享用的蔬菜蓬勃生发,破土而出,山川、平原上树木茂密、丛林片片……这个光秃秃的看不见一丝生机的世界迅速被青草、蔬菜和树木等各种植物所覆盖而绿意盎然……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芬芳,散发着泥土的香气,各类植物随着空气的运转而开始了呼吸,也开始了成长的过程,同时,这一切的植物都因着神的话,随着神的意念而开始了它们周而复始的生发、开花、结果、繁衍生息的生命历程,开始恪守它们各自生命运转的轨迹,开始履行它们各自在万物中的角色……它们都因造物主的话而生,因造物主的话而活,它们都将得到造物主源源不断地供应、滋养,它们也将永远为着彰显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而顽强地存活在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它们也将永远彰显着造物主所赋予它们的生命力……

造物主的生命是超凡的,他的意念是超凡的,他的权柄是超凡的,所以,在他的话语发出之时,最后的结果都是“事就这样成了”。很显然,神作事不用动手,他只是用他的意念在指挥,用话语命定,事情就这样得以成就了。在这一日,神把水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然后神让旱地长出青草,长出结种子的蔬菜,并结果子的树木,神让它们各从其类,让果子都包着核,这一切都按着神的意思、按着神话中所吩咐的得以实现,陆续出现在这个新的世界中。

在神还未动工之前,神要作成的事在神的心里已经有一幅图画了,当神开始成就这事的时候,也是神开口说出这幅图画的内容之时,一切都将因着神的权柄与能力而开始发生变化,无论神怎样作,怎么施行他的权柄,事情都会按着神的计划、因着神的话语一步一步得以成就,天地间也因着神的话语、因着神的权柄而一步一步得到改变。这一切的变化、生发都在彰显着造物主的权柄,也在彰显着造物主生命能力的超凡与伟大。他的意念不是一个简单的构想,不是一幅空洞的画面,而是一个具有生命力的、具有超强能量的权柄,是让一切都能变化、复苏、更新、消亡的能力,因此,一切的事物都会因着他的意念而转动,同时也因着他口中的话而成就着……

在万物还未出现以先,在神的意念中早已成就了一个完整的计划,成就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虽然在第三日陆地上生出了各样植物,但神并没有理由停止他要创造这个世界的脚步,他还要继续说话,继续成就他要创造的每一样新生物,他要说话,他要命令,他要施行他的权柄、彰显他的能力,他在为他要造的万物、要造的人类预备着每一样他所计划要预备的……

第四日,人类的节令、日子、年岁在神又一次的施行权柄中诞生了

造物主以他的话语成就着他的计划,就这样他度过了他计划中的头三日。在这三日中并未见他行色匆匆,也未见他精疲力竭,相反,他度过了他计划中精彩的头三日,成就了沧海桑田、桑田沧海的伟作,一个崭新的世界呈现在神的眼前,一个在神的意念中封存着的美好画面终于在神的话语中一点一点地被打开来。每一个新生物的出现就如一个新生的婴儿诞生一样,造物主欣赏着曾在他意念中如今已成为现实的这幅画面,此时,他的心得到了一丝的欣慰,但他的计划才刚刚开始。转眼新的一日来到,造物主新一页的计划又是什么呢?他又说了什么?他的权柄又是怎样得以施行的?同时,又有什么新生物来到了这个新的世界之中呢?随着造物主的指引,我们的目光停留在了神创造万物的第四日,这一日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当然,对造物主来说,无疑又是一个精彩的一日,又是一个对现在的人类至关重要的一日,这一日当然也是一个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的一日。它是怎样的精彩,如何的至关重要,它又是怎样的不可估量呢?让我们先来听听造物主说的话……

(创1:14-15)“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这是继神造了旱地与其中的植物之后又一受造之物所彰显的神权柄的施行。对神来说作一件这样的事同样是很容易的,因为神有这样的能力,神说了就算,算了就成。神命令天上的光体出现,这光体不但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而且要为昼夜、节令、日子、年岁作记号,这样,在神说话的同时,神所要作成的每一件事都按着神的意思、按着神指定的方式在应验着。

“天上的光体”即在上空可发出光亮的物体,它可照亮天空,也可照亮陆地和海洋。它随着神所吩咐的节奏与频率而旋转,为陆地的不同时间段而照明,这样,陆地之上东西的昼夜便因着这个光体的旋转周期而产生,它不但为昼夜作标记,也以它不同的旋转周期而为人类的节期与各种日子作记号,它与神所颁布的四季——春夏秋冬相辅相成、交相呼应而和谐地为人类的节令、日子、年岁作出规律的、准确的记号。虽然人类自有了耕作以来才开始了解或接触到神所造的光体所划分的节令、日子、年岁,但其实人类今天所了解到的节令、日子与年岁早在神创造万物的第四日便开始产生了,人类历经的春夏秋冬的交替周期也早在神创造万物的第四日便开始了。因着神所造的光体能规律地、准确地、清晰地让人辨识昼夜,数算日子,让人很明朗地掌握节令与年岁(月圆之日即满月之日,人便得知光体普照的新的周期开始了,月缺之日即月半之日,人便得知一个新的节令开始了,以此类推,多少个昼夜为一个节令,多少个节令为一个季节,多少个季节为一个年岁,便很规律地显示出来)。所以,人类便轻而易举地掌握了光体的运转所标记的节令、日子、年岁。从此,人类与万物便都不自觉地活在光体的运转所产生的昼夜交替、四季转换这样的规律之中,这也就是造物主在第四日所造光体的意义。同样,造物主作这件事所达到的目标与意义仍然离不开他的权柄与能力。所以,就神所造的光体与光体即将为人类带来的价值也是造物主权柄施行的又一力作。

在这个人类还未“抛头露面”的新世界中,造物主已经为他即将要造的新生命预备了“晚上与早晨”,“空气”,“陆地和海”,“青草、蔬菜和各样树木”与“光体和节令、日子、年岁”。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在他创造的每一件新生物上得以发表,他的话与实并行,丝毫没有误差,也没有丝毫间隔。这一切新生事物的出现与诞生都在证实着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这一事实从未更改过,以往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永远都会是这样。现在再看经文中的这些话,你们是不是觉得很新鲜呢?你们是不是看见了新的内容、有了新的发现呢?那是因为造物主的作为打动了你们的心,指引了你们认识他权柄与能力的方向,开启了你们了解造物主的大门,是他的作为、他的权柄赋予了这些话语生命,所以在这些话当中人看到了造物主权柄的活灵活现,真正地看到了造物主的至高无上、看到了造物主权柄与能力的超凡。

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在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他吸引着人的目光,让人不得不瞩目他权柄施行下的一个个惊人的作为。他超凡的能力给人类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惊喜,让人目不暇接,让人欣喜若狂,也让人为之赞叹、称奇、喝彩,更让人为之动容,为之生发仰慕、敬畏与依恋之情。造物主的权柄与作为让人的心灵震撼,也涤荡人的心灵,更让人的心灵得以饱足。他的每一个意念、每一次发声、他权柄的每一次流露都是在万物之中的杰作,都是受造人类最值得深入了解与认识的惊天伟作。数算着造物主话语中诞生的每一样受造之物,我们的心灵被神的能力之奇妙牵引着,不由自主地跟随着造物主的脚踪来到了下一日——神创造万物的第五日。

我们来一点一点地往下看经文,看看造物主又作了哪些事情。

第五日,一个个形态各异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展示造物主的权柄

经文是这样的:(创1:20-21)“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经文中说得很明白,在这一日神造了各样水中的生物,造了各样飞鸟在地面以上,就是造了各种鱼类还有各种飞禽,并且神让它们各从其类,这样地面上、空中、水里便因着神的创造而丰富了起来……

随着神话语的发出,刹那间一个个形态各异鲜活的生命在造物主的话语中活灵活现,它们争先恐后、活蹦乱跳、雀跃欢呼地来到这个世界上……水里,各类鱼儿游动着,各种贝类在水中的沙土里滋生出来,各种带鳞片的、带壳的、软体的生物在水中以各种形式争先生长出来,它们的体积有大有小,有长有短,同时,各类海藻也争相生发,随着各类水中生物的游动而摇曳着,摆动着身躯,催促着这片死寂的水域,似乎在告诉它:奔腾吧!带着你的伙伴,因你不再孤独!当神所造的各类水中的生物出现在水中的那一刻开始,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便给这沉寂了许久的水带来了活力,也带来了新的纪元……从此,它们相依相偎,相互陪伴,不分彼此。水为着其中的生物而存活,它滋养着所有存活在它怀抱中的每一个生命,每一个生命也将因着它的滋养而为它存活。它们互相奉献彼此的生命,同时,也都在以同样的方式见证造物主的造物之奇妙与伟大,见证造物主权柄的不可超越的力量……

在海水不再沉寂的同时,空气中也活跃起来。一只只大大小小的雀鸟从地面上腾空而起,它们与水中各样生物不同的是它们长满羽毛,拥有双翅,它们体态丰韵,身姿轻盈。它们抖动双翅,骄纵地、自豪地展示着造物主所赋予它们的华丽外衣与特殊功能和本领。它们自由地翱翔,娴熟地穿梭在天地间,穿梭在草原上、树林里……它们是天空的宠儿,它们是万物的宠儿,它们即将成为天与地的纽带,它们即将为万物传递信息……它们唱着歌,欢舞着飞来飞去,为这片曾经空洞的世界增添了欢声、带来了笑语,也带来了朝气活力……它们用嘹亮、清脆的歌喉,用它们的心声赞美造物主赐予它们的生命,它们用欢快的舞姿展示造物主造物的完美与奇特,它们将以造物主赋予它们特殊的生命为见证造物主的权柄而奉献它们的毕生……

无论水中的各样生物,还是飞翔在空中的各样生物,它们都按着造物主的吩咐活在不同构造的生命体之中,并且按着造物主的吩咐成群结队地存活在它们各自的类别之中,这个规律、这个法则没有一个受造之物能改变。它们从不敢超越造物主给它们制定的范围,它们也不能超越这个范围。在造物主的命定之下,它们繁衍生息,它们严格地遵守着造物主给它们制定的生命轨迹与生命规律,它们自觉地遵守着造物主对它们无声的吩咐与造物主给它们的天条、戒律,一直到今天。它们用特殊的方式与造物主对话,领会造物主的意思,听命造物主的吩咐,没有一物曾超越造物主的权柄,而造物主对它们的主宰与掌管都在意念中进行着,虽没有话语的发出,但造物主独有的权柄在无声无息中掌管着这一切的没有言语功能的与人类不同的万物。这种特殊方式的权柄的施行不得不让人对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得出新的认识,作出新的解读。在这里,我不得不说,在新的一日里造物主权柄的施行又一次将造物主的独一无二展示出来。

接着来看在这段经文中的最后一句话:“神看着是好的。”对这句话你们怎么理解?这句话中有神的心情在其中。神看着他创造的万物已经因着他的话而立而成,一切都在逐步发生着变化,这个时候神对他用话语造的各样东西、成就的各样事是不是很满意呢?这个答案就是“神看着是好的”。在这里你们看到了什么?“神看着是好的”代表什么?象征什么呢?这就是说,神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智慧来成就他计划好的事、他定好的事,成就他要达到的目标。当神作完一件事之后在他那儿有没有后悔呢?答案依然是“神看着是好的”。也就是说,神不但不后悔,反而很满意。没有后悔说明什么?说明神的计划是完美的,神的能力与智慧是完美的,而他的权柄是他能成就完美的唯一源头。人做一件事情能不能说也像神这样看着是好的呢?人做的每件事能不能都达到完美呢?人能不能一次而永远地成就一件事呢?就如人说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样,人做事永远不能达到完美。当神看着神自己所作的、所成就的每一样事是好的的时候,神所造的每一样东西便因着神的话而被定格,也就是说,当“神看着是好的”时候,神所创造的东西便一次而永远地被定了型、被划分了类别、被固定了方位与其用途和功能,同时,它在万物中的角色与在神经营万物期间它所要走过的历程已被神命定,永不更改,这就是来自造物主给万物制定的“天规”。

“神看着是好的”这一句简朴而很难令人关注的话,一句很难引起人足够重视的话,却是一句神给所有受造之物下达天规、天条的话,在这一句话中造物主的权柄又一次得到了更实际更深入的体现。造物主不但能因着话语而得到他所要得到的一切,因着话语而成就他要成就的一切,而且他也能因着话语将他所造的一切掌管在他的手中,将他所造的万物主宰在他的权柄之下,并且有条不紊,同时,万物也将因着他的话语而生而灭,更因着他的权柄而存活在他制定的规律之中,没有一物能僭越!这个规律从“神看着是好的”那一刻便开始了,它将为神的经营计划而存在、而持续、而运作,直到造物主废掉它的那一日!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不仅体现在他能创造万物、命立就立,同时也体现在他能管理主宰着万物,赋予万物生机活力,更体现在造物主能一次而永久地给他计划中要创造的万物以完美的形式、完美的生命构造、完美的角色出现存活在他所造的世界之中,体现在造物主所思所想不受任何条件的局限,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独一无二的身份就如他的权柄一样从亘古到永远都不会改变,他的权柄永远都是他独一无二身份的代言与象征,他的权柄将永远与他的身份共存!

第六日,造物主话语一出,他意念中的各类活物陆续登场

不知不觉造物主创造万物的工作已持续了五日,紧接着造物主迎来了他创造万物的第六日,这一日又是一个新的开端,又是一个不同凡响的一日。在新的一日来到之际,造物主又有怎样的计划呢?又有哪些新的受造之物产生、被造呢?你听,那是造物主的声音……

(创1:24-25)“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这些活物都包括什么?经文中记述道: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这就是说,在这一日里地上不但有了各样活物,而且都被划分了类别,同样,“神看着是好的”。

与前五日一样,在第六日造物主以相同的口吻命他要的活物生出来,出现在地上,并各从其类。在造物主权柄施行的同时,他的话语从不落空,所以,在第六日,造物主所计划要造的每一样活物都如期出现。在造物主说了一句“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这话之后,陆地上便活跃起来,地之上空顿时散发出各种活物的气息……在绿草青青的原野上,一只只壮硕的肥牛甩动着尾巴相继出现,咩咩叫着的羊儿成群结队,嘶吼着的马匹奔腾而来……顷刻间,寂静辽阔的草原上一片沸腾……各类牲畜的出现给万籁俱寂的草原增添了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它们将与草原为伴,它们将作为草原的主人而与草原相互依存,它们也将成为草原的守望者与看护者,而草原也即将作为它们永久的栖息地为它们贡献一切,作为它们生存永久的滋养者……

与各类牲畜同日诞生的各类昆虫在造物主的话语发出之时也相继出现,虽然它们是受造之物中最小的一类生命体,但它们的生命力依然来自造物主的奇妙创造,它们并未迟到……它们有的扇动着小翅膀,有的缓缓爬行,有的一跃一跳,有的步履蹒跚,有的前行有力,有的后退迅速,有的横行,有的纵跃……它们各自忙着寻找自己的家:有的钻入草丛,有的忙着在土地上挖掘洞穴,有的飞上大树,隐秘在丛林里……它们虽体型微小,但它们却都不甘忍受空腹之苦,各自找到家之后便急不可待地搜寻可果腹之物:它们有的爬在嫩草叶上吃起来,有的抓食泥土一口一口地吞下肚腹,吃得津津有味,好不快乐(这泥土倒成了它们的美餐),有的虽隐秘在丛林里,但也并未歇息下来,树上油绿的一片片树叶的汁液成了它们口中的美味、佳肴……在喂饱了肚腹之后,它们也并未停止它们的活动,它们虽小,但它们却能量巨大,活力无限,所以,它们都是万物中活动最频繁、最勤劳的一类受造之物。它们从不慵懒,从不贪享安逸。当它们肚腹饱足之后,它们依然辛勤耕耘着它们的将来,为它们的明天、为它们的生存而忙碌着、奔跑着……它们轻轻哼唱着各种旋律的不同节奏的歌谣,为自己打气、加油,也为草丛、为树林、为一片片土壤平添欢乐,带来与众不同的每一天、每一年……它们用它们各自的语言、各自的方式为地上各种生物传递信息,也以它们各自特殊的生存轨迹为万物作出标志,留下印迹……它们与土壤、与绿草、与丛林亲密无间,它们为土壤、为绿草、为丛林带来活力、带来生机,也带来造物主对各样生物的嘱托与问候……

造物主的眼目巡视着他所造的万物,这一刻,他的双目停留在了丛林里、停留在了大山间,他的意念在转动。随着他话语的发出,在茂密的丛林里、大山间出现了各样不同于之前所有受造之物类别的一类受造之物,它们就是神口中所说的“野兽”。它们姗姗来迟,它们摇头摆尾,带着一副副不同寻常的面孔,你看它们有的披毛,有的带甲,有的呲牙,有的咧嘴,有的长颈,有的短尾,有的双目凶煞,有的目光怯懦,有的俯身吃草,有的口中充满血腥,有的双足弹跳行走,有的四蹄交替挪动,有的爬上树木远眺,有的隐身丛林之中等候,有的寻找洞涧休憩,有的奔跑在平原上嬉戏,有的穿行在丛林里……它们有的怒吼,有的咆哮,有的狂吠,有的哭嚎……它们的声音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嘹亮,有的清脆……它们有的面目狰狞,有的模样俊俏,有的令人厌恶,有的楚楚可人,有的令人恐惧,有的憨态可掬……它们一个个陆续走出来,你瞧瞧,它们个个都趾高气扬,没规没矩,谁都懒得搭理谁,谁都懒得看上谁一眼……它们各自都带着造物主赋予它们各自的特殊生命,带着野性、带着蛮横出现在丛林里,出现在大山间。它们如此“目空一切”,霸气十足,谁让人家都是大山、丛林真正的主人呢?从造物主命它们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它们便要“霸占”丛林,“霸占”大山,因为造物主早已封定了它们的界线,给它们制定好了它们的生存范围,它们才是大山、丛林真正的霸主,所以它们才如此具有野性,如此“不可一世”。而它们之所以被称为“野兽”,那只是因为在万物中它们是真正的带有野性的、蛮横的、难以驯服的受造之物。因为它们不能被驯化,所以它们不能被饲养,不能与人类和睦同居,不能为人类劳作;正是因为它们不能被饲养,不能为人类劳作,所以它们必须要远离人类,人类也不得靠近它们;因为它们远离人类,人类不得靠近它们,它们才能完成造物主赋予它们的责任——守护大山、守护丛林。它们的野性是保护大山、守护丛林,是让它们能繁衍生息最好的保护与保障,同时,它们的野性也将维护和保障着万物的平衡。它们的到来,让大山、让丛林有了依靠,有了寄托;它们的到来,给寂寞空寥的大山、丛林注入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从此,大山、丛林成了它们永久的栖息地,它们永不会失去它们的家园,因为大山、丛林为它们而生而存,它们将为守护大山与丛林而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它们也将严格地遵照造物主嘱托它们的——守住它们的领地、持续它们的野兽本性来维护造物主制定下的万物的平衡,彰显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

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都尽善尽美

神所造的万物,包括能动的也包括不能动的,像飞鸟、鱼类,像树木、花草,包括在第六日造的牲畜、昆虫、野兽,在神看都是好的,而且在神眼中这些事情都按着神的计划达到了尽善尽美,达到了神要达到的标准。造物主按着他的计划按部就班地作着他要作的工作。他要创造的东西一样一样地出现,每一样东西的出现都是造物主权柄的体现,也是他权柄带来的结晶,这些结晶不得不让所有的受造之物感谢造物主的恩泽,感谢造物主的供应。在神奇妙作为的彰显之下,这个世界一点一点地被神所造的万物丰腴了,它由混沌、黑暗变得清澈透亮,由死寂变得生机勃勃、活力无限,受造的万物之中,由大到小,由小到微小无一不是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所创造出来的,每一样受造之物都有其特有的、固定的存在的必要性与价值,不管它的形式与构造有什么不同,总之,只要是出自于造物主的创造,它都在造物主的权柄之下存活。有时候人看到一种昆虫,这种昆虫很难看,人就说这只虫怎么这么难看,这么难看的虫绝对不是神造的,神绝对不能造出这么难看的东西来。这观点太愚昧!应该说“这个昆虫虽然特别难看,但它是神造的,它肯定有它独特的用处”。在神的意念当中,神要让他造的各种活物有各种各样的长相,各种各样的功能与用途,所以神造的万物没有千篇一律的,从外形到内里的构造,从生活习性到各自占据的位置都各有不同,牛有牛的长相,驴有驴的长相,鹿有鹿的长相,大象有大象的长相。你说谁最好看,谁最不好看?你说谁最有用,谁最没必要存在?有的人喜欢大象的长相,但没有人用大象种田的;有的人喜欢狮子、老虎的长相,因为它们在万物中长得最威风,但你能把它们当宠物养吗?总之,对待万物人都应存着顺服造物主的权柄,也就是顺应造物主给万物制定的规律这样的态度,才是最明智的,存着寻求与顺服造物主的初衷这样的态度,才是真正的对造物主权柄的接纳与肯定。因为神看着是好的,所以人还有什么理由挑剔呢?

至此,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将为造物主的主宰奏起新的乐章,将为造物主新一日的工作拉开辉煌的序幕,造物主也将在此刻为他自己的经营工作翻开新的一页!万物将按着造物主所制定的春发、夏兴、秋收、冬藏这一规律与造物主的经营计划遥相呼应,它们将迎来它们各自新的一日、新的开端与新的生命历程,它们也即将为迎接造物主权柄主宰之下的每一日而生生不息……

所有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

从开始创造万物,神的能力就开始发表了,开始流露了,因为神以话语创造了万有,不管他以什么方式创造万有,不管他为什么创造了万有,总之,万有是因着神的话语而生而立而存的,这就是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在人类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的时候,造物主就以他的能力、以他的权柄为人类创造了万有,以他特有的方式为人类预备了合适的生存环境,他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将来得到他气息的人类而预备的。就是说,在人类还未被造的时候,神的权柄就彰显在不同于人类的所有的受造之物中,大到天体、光体、海洋、陆地,小到飞禽走兽以及各类昆虫或微生物,包括人肉眼看不到的各种菌类,无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话语而得以存活,无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话语而繁衍,无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话语而活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它们虽没有得到造物主的气息,但它们仍旧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构造彰显着造物主所赋予它们的生命活力;它们虽没有得到造物主赐给人类的语言的能力,但它们各自都得到了造物主施予它们各自不同于人类语言的表达生命的方式。造物主的权柄不但能赋予外表看似静止的物质以生命的活力,让它们永不消逝,更能赋予各种生灵繁衍生息的本能,让它们永远不会销声匿迹,一代又一代地传递着造物主赋予它们的生存法则与规律。造物主的权柄所施行的方式不拘泥于宏观与微观,不局限在任何的形式之中。他能掌管天宇的运行,也能主宰万物的存亡,更能调动万物为他效力;他能管理山河湖泊的运转,也能主宰其中的万物,更能供应万物的所需。这就是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在人类以外的万物中的彰显。这样的彰显不是一生一世的,它永不停止,从不歇息,没有一人一物能更改,能破坏,也没有一人一物能加添或删减,因为造物主的身份是无人能替代的,所以,造物主的权柄是任何受造之物不能替代的,也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不能够达到的。比如神的使者或者天使,他们不具备神的能力,他们更不具备造物主的权柄;他们之所以没有神的能力,没有神的权柄,是因为他们不具备造物主的实质。在非受造之物中,比如神的使者、天使他们虽能代替神做一些事情,但他们并不能代表神,虽然他们具备点人类不具备的能力,但他们并不具备神的权柄,他们并不具备神一样的创造万有、掌管万有、主宰万有的权柄,所以神的独一无二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同样,神的权柄与神的能力也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在圣经当中你有没有看到任何神的使者也来创造万物呢?神为什么不差遣他的使者与天使来创造万物呢?因为他们没有神的权柄,所以他们不具备施行神权柄的能力。与所有的受造之物一样,他们也都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在造物主的权柄之下,造物主同样也是他们的神,也是他们的主宰者。在他们中的任何一员,无论高低贵贱、能力大小都不能超越造物主的权柄,所以,在他们中的任意一个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他们永远不可能被称为神,也永远不可能成为造物主,这是永不改变的真理与事实!

通过以上的交通我们可不可以这么定义:只有具备独一无二之权柄、具备独一无二之能力的万物的创造者与主宰者才可以称为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在这儿你们可能觉得我的问题太深奥,你们暂时不能理解,也看不透其中的实质,所以你们现在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那我就继续往下交通。接下来我将会让你们看到神自己所独有的权柄与能力的诸多方面的实际作为,从而让你们真正地了解、领会与认识什么是神的独一无二,什么是神独一无二的权柄。

2. 神以话语与人立约

(创9:11-13)“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神说:“我与你们并你们这里的各样活物所立的永约是有记号的。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

继创造万物之后,造物主的权柄在“彩虹之约”中又一次得到证实与彰显

造物主的权柄无时不在所有的受造之物之中彰显、施行,他不但主宰着万物的命运,同时也主宰着他亲手造的人类——这个有着不同生命构造、以不同生命形式而存活着的特殊的受造之物。在造了万物之后,造物主并没有停止他权柄与能力的发表,在他来看,他主宰万物、主宰全人类命运的权柄,从人类真正地在他手中诞生的那一刻才正式开始。他要经营人类、主宰人类,要拯救人类,要真正地得着人类,得着能管理万物的人类,他要让这样的人类活在他的权柄之下,认识他的权柄,顺服他的权柄,这样,神便开始正式在人中间以他的话语发表他的权柄,以他的权柄实现他的话语。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神权柄的彰显随处可见,但是我只摘选出人耳熟能详的一些特殊的事例来让你们从中了解、认识神的独一无二,了解、认识神独一无二的权柄。

《创世记》九章十一至十三节这段话与上面有关神创世的记载的几段话有类似的地方,但是也有不同的地方。类似的地方是什么呢?神同样以话语作了他要作的事情,不同的是此段话是神与人的对话,这段对话的内容是与人立约,告诉人有关约的内容。神此次权柄的施行是在与人的对话中成就的,就是说,人类被造以先,神的话语是一种吩咐、一种命令,是颁布给他要造的受造之物的。而在此时,神的话语有了聆听的对象,所以,他的话语既是与人的对话,也是他对人类的嘱托与告诫,更是他对万物下达的带有权柄的命令。

在这段话中记载了神作的什么样的事情呢?它记载了在洪水灭世之后神与人所立之约的内容,它告诉人神不再以洪水灭世了,并且神要为此作一个记号,这个记号是什么呢?原文说:“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这是造物主对人类说的原话。在他说话的同时,那彩虹便出现在人的视线之中,直到今日。彩虹大家都见过,当人看到彩虹的时候,你知道这个彩虹是怎么出现的吗?科学没法论证这事,科学找不到它的源头,也找不到它的去向,因为这是造物主与人所立之约的记号,它不需要科学依据,不是人为的,不是人能改变的,它是造物主话语发出之后权柄的继续。造物主以他独有的方式在信守着他与人立的约和他的承诺,所以,以彩虹出现作为神立约的记号,这无论对于造物主还是受造人类都是永不更改的天条、法则,这个持续不变的法则不得不说是继造物主造了万物之后的权柄的又一次真实的体现,不得不说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是无限的,而以“彩虹”作为记号正是造物主权柄的继续与延伸。这件事是神用话语作的又一件事情,是神用话语与人立约的一个记号,他告诉人他要定意作成什么,以什么方式应验,以什么方式成就,事情就这样按着神口中的话而应验了。只有神有这个能力,在他说了这样的话的几千年之后的今天,人类仍然能看见在神口中所说的彩虹。因着神的一句话,这件事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更改、没有变化。没有人能将这彩虹挪去,也没有人能改变它的规律,它只为神的话而存在,这就是神的权柄。“神说了必算,算了必成,成了必到永远”这个话在这儿很明显地体现出来,这是神权柄、神能力的一个很明显的记号与特征。这样的记号与特征在任何的受造之物身上都不具备、都看不到,在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中间也都看不到;这样的记号与特征是独一无二的神特有的,它将造物主独有的身份和实质与受造之物区分开来;同时,它也是除了神自己以外的所有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永不能超越的记号与特征。

在神那儿与人立约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要借此告诉人一个事实,也告诉人他的心意,为此他用了一种独有的方式,用一个特殊的记号与人立约,用这种记号来承诺他与人立的约。那立这个“约”是不是一件很大的事呢?这件事大到什么程度了呢?这就是这个“约”的特别之处:它不是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立的约,不是一个团体与另外一个团体立的约,也不是一个国家与另外一个国家立的约,而是造物主与全人类立的一个约;这个“约”的有效期是造物主废掉万物的那一日;这个“约”的实施者是造物主,它的维护者也是造物主。总之,与人类所立的“彩虹之约”的一切都按着造物主与人的对话而应验、成就,直到今日。受造之物除了顺服、听从、相信、领会、目睹、称赞造物主的权柄之外,还能有其他吗?因为除了独一无二的神以外没有任何人能有这样的能力立这样的约。在一次次彩虹的出现中,它告知人类、提示人类造物主与人类所立的“约”,在造物主与人类所立之约的不断地出现中,它显示给人类的不是“彩虹”与“约”本身,而是造物主那永不更改的权柄。一次次彩虹的出现,显示出来的是造物主在隐秘处惊天动地的奇妙作为,同时也是造物主永不消逝、永不更改之权柄的活力体现。这些是不是造物主另一方面独一无二权柄的彰显呢?

3. 神的赐福

1)(创17:4-6)“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

2)(创18:18-19)“亚伯拉罕必要成为强大的国,地上的万国都必因他得福。我眷顾他,为要叫他吩咐他的众子和他的眷属遵守我的道,秉公行义,使我所应许亚伯拉罕的话都成就了。”

3)(创22:16-18)耶和华说:“你既行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

4)(伯42:12)这样,耶和华后来赐福给约伯比先前更多。他有一万四千羊,六千骆驼,一千对牛,一千母驴。

造物主独有的说话方式与特征是造物主独一无二身份与权柄的象征

神的赐福是好多人都想追求、想得到的,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到神的赐福,因为神有神的原则,他按他的方式赐福给人。神赐给人什么应许、给人多少恩典都是根据人的所思所想、根据人的所作所为来分配的。那神的赐福说明了什么?又让人从中看到了什么?在这里我们暂先不论神赐福给什么样的人,也不论神赐福人的原则,我们还是以认识神的权柄为目标来看待神对人的赐福,从认识神的权柄这个角度来看待神的赐福。

以上四段经文都是有关神赐福给人的记载,它们详细地记述了神要赐福的对象,例如亚伯拉罕、约伯,也详细地记述了神赐福给人的原因,同时也详细记述了神赐福给人的内容。从神说话的语气、方式与神所站的角度与位置,就能让人体会到赐福者与承受者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份、地位与实质。这种说话的语气、方式与所站的位置是具有造物主身份的神所独有的,他带着权柄、威力,也带着造物主的尊贵与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威严。

首先来看:(创17:4-6)“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这几句话是神与亚伯拉罕立的约,也是神对亚伯拉罕的赐福:神要让他作多国的父,使他的后裔极其繁多,并说国度从他而立,君王从他而出。你从这几句话当中看没看见神的权柄呢?你是怎么看见神权柄的呢?你看见神权柄的哪方面实质呢?细读这几句话不难发现,神的权柄与神的身份在神的说话用词上很明显地流露出来,例如神说“我与你立约,你要……我已立你……我必使你……”中的“你要”、“我必”等等这些带有神身份与权柄的肯定性的用词,一方面是造物主的信实,另一方面它们都是具有造物主之身份的神的专用词汇,也是惯用词汇。如果一个人祝福他的后代极其繁多,国度从他而立,君王从他而出,那无疑只是一种愿望,并不是一种应许或赐福,所以人不敢说“我必使你如何如何,我要你如何如何”,因为人自己知道自己不具备这个权力,人说了不算,即使这样说了也是一句空话,一句废话,是人的欲望与野心所驱使的。当人感觉人的愿望不能成就的时候,人敢以这么大的口气说话吗?人都有好的愿望,希望后代都能飞黄腾达,出人头地。要是能有一个当皇帝的后代,那可真所谓三生有幸!能出个当省长的也不错,只要做人上人都行!这些都是人的愿望,但人只能为自己的后代许愿祝福,不能兑现或成就给任何人的应许或承诺。人的心里都清楚地知道,人没有这个权力达到这些,因为人自身的一切都由不得自己,怎么能掌控别人的命运呢?而在神这儿之所以能说这样的话,是因为神有这样的权柄,他能成就、实现他给人的所有应许,兑现他给人的所有赐福。人类是神造的,神让一个人的后代极其繁多,那是易如反掌的事,他让一个人的后代兴盛,也只是一句话便可成就的,他从来不为此而劳碌,为此而大伤脑筋或伤心劳神,这就是神的能力,神的权柄。

看了《创世记》十八章十八节“亚伯拉罕必要成为强大的国,地上的万国都必因他得福”这句话之后,你们能不能感受到神的权柄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超凡呢?能不能感受到造物主的至高无上呢?神的话语很肯定,神说这样的话语并不是因为或代表神具有必胜的把握这样的信心,而是神话语权柄的证实,是他话语得以应验的一种命令。这里有两个词需引起你们的注意,在神说的“亚伯拉罕必要成为强大的国,地上的万国都必因他得福”这句话中有没有模棱两可的成分呢?有没有担心的成分呢?有没有害怕的成分呢?这些常常在人类身上表现出来的人特有的成分,因神话中的“必要”与“必因”这两个词,而从来都不与造物主有丝毫的瓜葛。没有一个人敢把这样的词汇用在对他人的祝福之中,也没有一个人敢肯定地赐福给他人一个强大的国,或应许给他人地上的万国也必因他得福。神的话语越肯定越证实了什么?证实了神具备这样的权柄,神的权柄能作成这事,证实了神必要成就这样的事。神赐福给亚伯拉罕的这一切在神心里是肯定的,是毫不犹豫的,而且他要照着他的话去成就这一切的事,没有任何势力能改变、拦阻、破坏、搅扰这件事情的应验,无论什么事情发生都不能终止、不能影响神话语的应验与成就,这就是造物主口中所说之话的威力,也是不容人否认的造物主的权柄!当你读完这句话的时候,在心里还有疑惑吗?这些话是从神口里说出来的,神的话中带着能力,带着威严,带着权柄,这样的威力与这样的权柄,还有事实成就的必然性,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及的,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能超越的。只有造物主能以这样的口吻、这样的语气与人类对话,事实证明了他的应许不是空话、不是大话,而是所有人、事、物都不能超越的独一无二的权柄的发表。

神说的话与人说的话有什么区别呢?当你看到神说的这些话的时候,你感觉到了神话的威力与神的权柄,如果你听了人说这样的话,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你会不会感觉这人太狂妄了,感觉他是在说大话,他是在显露自己,因他没有这个能力,不具备这样的权柄,所以他根本就不能成就这样的事,他这么肯定地许诺,只能说他是信口雌黄。如果人说了这样的话,那无疑就是狂妄,就是不自量力,是典型的天使长的性情的流露。这句话出自于神的口,你能感觉到这里有狂妄的成分吗?能感觉神的话是儿戏吗?神的话语就是权柄,神的话语就是事实,在他的话未出口之前,就是他定意要作成一件事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已经成了。可以这么说,神对亚伯拉罕所说的话是神与亚伯拉罕立的约,也是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这个应许是既定的事实,也是既成的事实,这些事实在神的意念之中随着神的计划逐步应验。所以,神说这样的话并不代表神有狂妄的性情,因为神能作成这样的事,他有这样的能力,他有这样的权柄完全能成就这样的事,成就这些事完全是他能力范围的事。同样的话语出自神的口,那就是神真实性情的流露与发表,是神实质、神权柄的完美流露与表现,也是造物主身份的最恰当、最合适的证明。这种说话的方式、口气、用词,恰恰是造物主身份的标志,是完全符合神自己身份的表露,这其中没有伪装,没有掺杂,完完全全是造物主实质与权柄的完美呈现。作为受造之物来说,既没有这样的权柄,也没有这样的实质,更没有神所赋予的能力。人如果有这样的流露,那确定无疑就是败坏性情的爆发,就是人的狂妄、人的野心在作祟,是地地道道的魔鬼、撒但想迷惑人、引诱人背叛神的恶毒存心的暴露。在神那儿会怎么看待这样的言语流露呢?神会说你想与神争夺地位,你想冒充神,想取代神。你模仿神的说话语气,存心就是想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霸占本应属于神的人类,这是地地道道的撒但,是天使长的后裔所做的,是天理难容的!在你们中间有没有人曾经以一种方式模仿神说一些话,存心误导人、迷惑人,让人感觉似乎他说话、做事带有神的权柄与威力,让人感觉似乎他的实质与身份与众不同,甚至让人感觉他的说话语气与神有相似之处?你们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没有?曾经说话模仿神的语气,带着所谓的代表神性情的手势,带着所谓的威力,所谓的权柄,这些表现是不是你们大多数人常常做的或打算要做的事?现在当你们真正看到、见识到、认识了造物主权柄的时候,再回想当初你们所做的、所流露的,是否感觉恶心呢?是否认识到你们的卑鄙无耻呢?解剖这类人的性情与这类人的实质,能不能说他们是可咒可诅的地狱之子呢?能不能说凡是做这样事的人都是在自取其辱呢?你们认识到这个性质的严重性了吗?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人这样做的存心就是想模仿神,想自己当神,想让人把他当神来拜,想取缔神在人心中的地位,想赶走在人中间作工的神,从而达到他控制人、吞吃人、占有人的目的。在人的潜意识里都有这样的欲望与野心,人人都活在这个撒但败坏的实质里,都活在与神敌对、背叛神、想成为神这样的撒但本性里。交通了关于神的权柄这方面的话题,你们还有没有欲望野心想冒充神、想模仿神呢?还有没有想当神的欲望呢?还有没有成神的欲望呢?神的权柄不是人能模仿得来的,神的身份与地位不是人能冒充得来的。你虽能模仿神的说话口气,但你模仿不了神的实质;你虽能站在神的地位上冒充神,但你永远做不了神要作的事,永远不可能主宰万物、掌管万物。在神的眼中,你永远都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无论你的能耐与本领有多大,无论你具备多少恩赐,然而你的一切都在造物主的权下。即便你能说几句狠话,也不能说明你有造物主的实质,也不能代表你有造物主的权柄。神的权柄与能力是神自己的实质,不是学来的,不是外界加给的,是神自己原有的实质。所以造物主与受造之物的关系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作为受造中的一员,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给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别做让神厌憎的事,不要追求做伟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为神,这些都是人不应该有的“愿望”。追求做伟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呕、令人唾弃的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才是受造之物最当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当追求的唯一目标。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我们来看《创世记》二十二章十七至十八节,这是耶和华神说的又一段话,他对亚伯拉罕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耶和华神对亚伯拉罕多次祝福,要让他的子孙多起来,多到什么程度呢?就如经文上说的“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这就是说,神要赐给亚伯拉罕的子孙后代如同天上的星、如同海边的沙一样多。这种说法只是一种形象的说法,通过神这一形象的表达,不难看出,神将赐给亚伯拉罕的后代不是一个两个,不是成千上万,而是多到不计其数,多到成为众国,因为神应许亚伯拉罕要做多国的父。多到这个程度那是取决于人还是取决于神呢?人有多少后代人能控制得了吗?人能说了算吗?别说是“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一样多,就是有几个,人都说了不算。谁不想自己的子孙多如星呢?只可惜事与愿违,人无论有多大能耐、多高本领都不能说了算,谁也不能超越神的命定。神让你有多少你就有多少;神让你少,你就得不着太多;神让你多,你嫌多也不行。是不是这样?这些都是神说了算,由不得人自己!人都在神的主宰之下,谁都不例外!

神说“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这是神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这约如同“彩虹之约”一样将会得到永久的成就,同时也是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这样的应许只有神有资格有能力去兑现,无论人是否相信,无论人是否接受,也无论人如何看待、如何对待神所给的应许,然而这一切都将按着神话中所说的一点不差地得以应验。神的话不会因着人的意志或人的观念的改变而改变,他不会受任何人、事、物的改变而改变,万物废去,神的话也不会废去。相反,万物废去的那一日,也正是神的话得以完全应验的那一日,因为他是造物主,他有造物主的权柄,他有造物主的能力,他掌管万有,掌管一切的生命力,他能使无变有,使有变无,他掌管一切生与死的转换,所以让人的子孙多起来,在神来看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了。尽管对这件事人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听起来就像是童话故事,但是在神来看,神定意要作的、神应许给人的事不是天方夜谭,也不是童话故事,而是神已看到的事实,它必将被成就。这个你们有没有体会?事实证明了亚伯拉罕的后裔多不多?多到什么程度呢?是不是神话中所说的“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一样?是不是遍及各国各方,遍及世界各地?这个事实是因着什么成就的呢?是不是因着神话语的权柄成就的呢?在神说话之后的几百年或者几千年期间,神的话语在持续得以应验,不断地得以成为事实,这就是神话语的威力,是神权柄的证实。当初神创造万有的时候,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这是很快发生的事,是在短时间内应验的事,这些事的成就与应验没有时间差,是立竿见影的事。同样都是神权柄的彰显,而在神赐福亚伯拉罕一事上,让人看到了神权柄的另一方面实质,也让人看到了造物主权柄的不可估量,更让人见识到了造物主权柄更实际、更精湛的一面。

神的话语一出,神的权柄就开始执掌这个工作了,而在神口中所应许的这个事实就开始一步一步变成现实了,万物其间,一切都因此而发生着不同的变化,就如春天来到之时,草绿了,花儿开了,树木发芽了,小鸟儿开始歌唱了,大雁回来了,田间地头可见人头攒动……万物都随之复苏了,这是造物主的奇妙作为。当神成就他的应许之时,天上的万物、地上的万物也都随着神的意念而更新、变化,无一例外。神口中的一句承诺、一个应许的应验,万物都将为此而效力,而被调动,一切的受造之物都在造物主的权下被摆布安排着,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敬献着各自的功用,这就是造物主权柄的彰显。在此你看到了什么?你怎样认识神的权柄?神的权柄有没有范围?有没有时间限制?能不能论高低长短?能不能论大小强弱?能不能用人的尺度衡量?神的权柄不是忽隐忽现、忽有忽无的,没有人能衡量他的权柄到底有多大。神赐福给一个人,不管长达多长时间,他的这个赐福都是持续的,这个持续见证着神权柄的不可估量,也让人类看到了造物主永不熄灭的生命力的一次次再现。他权柄的每一次彰显都将他口中的话完美地呈现出来,呈现给万物,呈现给人类,而他权柄所成就的每一样事都是那样的精美绝伦、天衣无缝。可以说,他的意念、他的话语、他的权柄与他所成就的每一样工作,都是一幅无与伦比的精美的图画,对于受造之物来说,它的意义与价值是人类的言语所望尘莫及的。当神赐给人应许之后,无论这个人生在何处、在做什么,无论他得着应许前后的背景是什么,也无论他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在神都了如指掌。神所说的话不管经过了多长时间,在神来看都如刚刚发生一样。这就是说,神有能力,神有这样的权柄跟进、掌管、实现他所给人类的每一样应许,无论这个应许是什么,也无论这个应许需经过多久才能完全得以应验,更无论成就这个应许所涉及的范围有多广,例如时间、地界、种族等等,这个应许都将会得以成就、得以实现,而且在神都不费吹灰之力。这证实了一件什么事呢?神的权柄与神的能力范围掌管的是全宇宙、全人类。虽然光是神造的,并不能说神就只管理光,神造了水就只管理水,剩下的事就与神无关了,这是不是误解?虽然神赐福给亚伯拉罕一事经过几百年之后逐渐淡出了人的记忆,但这个应许在神来看依旧如故,它依然在成就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停止过,而在此期间神是怎样施行他的权柄的,万物又是如何被神摆布、安排的,在神所造的万物之中发生了多少精彩的故事,这些尽管人类从不知晓,从不耳闻,但神权柄的彰显、神作为的流露的每一个精彩的片段,都在万物中流传、颂扬,万物都在彰显着、诉说着造物主的奇妙作为,而造物主主宰万物的一段段佳话将永远被万物传扬。神主宰万物的权柄与神的能力显示给万物的是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当你看见了神的权柄与神的能力无处不在的时候,你便会看到神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神的权柄、神的能力不受时间、地理、空间和任何人事物的限制,神的权柄与他能力的范围超过人的想象,是人测不透、是人难以想象的,是人永远都认识不完的。

有的人喜欢推理、喜欢想象,但是人最大的想象范围能到哪?能不能超出这个世界呢?人的推理、人的想象能不能构造出神权柄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能不能使人达到对神的权柄有认识?能不能让人真实地领会与顺服神的权柄?事实证明人的推理、人的想象仅仅是人头脑的产物,对人认识神的权柄没有丝毫的帮助与益处。有的人看过一些科幻小说,能想象到月球是什么样的,知道外星球如何如何,即便这样,也不代表人对神的权柄有点了解了。人的想象仅仅是想象,事实上是怎样的,也就是这些事情与神的权柄有什么关联,人心里根本就不清楚。即使你去过月球又能怎样呢?能说明你对神的权柄有了多方位的了解了吗?能说明你可以想象到神的权柄与能力的范围有多大吗?既然人的推理与想象都不能使人认识神的权柄,那人应该怎么办呢?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不去推理、不去想象,也就是说,对认识神的权柄这一事,千万不要凭想象,靠推理。在这里我想跟你们说的是什么呢?神的权柄、神的能力、神自己的身份、神的实质不是靠着你的想象能达到认识的。既然不能靠着想象来认识神的权柄,那么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达到真实认识神的权柄呢?通过吃喝神的话、通过交通,也通过对神话语的经历去逐步地体验,逐步地印证达到逐渐地了解,得以循序渐进地认识,这是唯一能达到认识神权柄的途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捷径。不让你们想象不等于让你们坐以待毙,也不等于什么事都不让你们做。不用大脑思考想象,是不用逻辑去推理,不用知识去分析,不以科学为依据,而是通过神的话,通过真理,通过生活接触到的每一样事去体会、验证、证实你所信的神是有权柄的,证实他主宰着你的命运,他的能力时时都在证实着他是真实的神自己,这是每个人达到认识神必须要经历的一个途径。有人说他想找一个更简单的方式去达到这个目标,这个更简单的方式你们想没想出来呢?要我说你根本就不用去想,没有别的路!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地通过神所发表的每一句话,通过神所作的每一样事来认识、来验证神的所有所是,这是认识神唯一的一条路。因为神的所有所是、神的一切都不是空洞的,而是实际的。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同样的,在《约伯记》里记载了耶和华对约伯的祝福,神赐给了约伯什么呢?(伯42:12)“这样,耶和华后来赐福给约伯比先前更多。他有一万四千羊,六千骆驼,一千对牛,一千母驴。”对于人类来说,神赐给约伯的这些东西是什么?是不是人的财产?有了这些财产的约伯在那个时代是不是很富有呢?他是如何拥有这些财产的?他的富有是因着什么?不言而喻,因着神的赐福约伯拥有了这些财产。至于约伯怎样对待这些财产,怎样对待神的祝福,在此并不是我们要提及的话题。就神给人的赐福一事来说,神的赐福对于所有的人都是梦寐以求的,但人一生能得到多少财产,人是否能得到神的赐福,不是人能掌控的,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神有权柄、有能力赐给人任何的财产,让人得到任何的祝福,但神的赐福是有原则的。神赐福什么样的人呢?当然是神喜悦的人!同样都得到了神的赐福,然而亚伯拉罕与约伯从神得到的赐福是不相同的。神赐福亚伯拉罕让他的后裔多如沙、多如星。就神赐福亚伯拉罕一事来说,神是让一个人的后裔、一个种族强盛起来,在此事上,神的权柄主宰的是万物生灵中呼有神气息的人类,在神权柄的主宰之下,这个人类按着神定意的范围、速度繁衍生存。具体来讲,就是这个种族的生存能力、扩张速度、寿数都在神的摆布之中,神作这一切的原则完全是基于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就是说,无论什么情况,神的应许都在神权柄的庇佑之下得以畅通无阻,也得以实现。就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一事来说,无论天翻地覆,无论什么时代,无论人类经历什么灾难,亚伯拉罕的后裔都不会遭到灭顶之灾的威胁,这个种族都不会消亡。而神对约伯的赐福呢,是让他极其富有,神赐给他的更多的是各种能喘息的生灵,这些生灵的多少、繁殖的快慢、存活率的高低、它们是否肥壮等等这些具体事项也都在神的掌管之中。尽管这些生灵没有语言能力,但它们同样都在造物主的摆布之下,而神摆布它们的原则是根据神应许给约伯的赐福。就神给亚伯拉罕与约伯的赐福而言,虽然应许的内容有所不同,但造物主主宰万物生灵的权柄是相同的。神的权柄与能力的每一个细节都在神对亚伯拉罕与约伯不同的应许与赐福中发表出来,又一次让人类看见神的权柄是人的想象远远够不上的,这些细节又一次告诉人类,要想认识神的权柄只有在神的话中、在对神作工的经历中才能达到。

在神主宰万物的权柄当中让人看见一个事实:神的权柄并不是只体现在“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说‘要有空气’空气就出现了、神说‘要有陆地’陆地就出来了”这些话中,而更多地是体现在神如何使光持续、使空气不消失、使陆地永远与水分开,体现在神如何主宰管理光、空气、陆地这些受造之物的细节上。在神对人类的赐福当中你们又看见了什么?很显然,在神赐福给亚伯拉罕和约伯之后,神并没有停下脚步,因为他的权柄才开始施行,他要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变成现实,他要兑现他所说的每一样细节,所以,随之他便在接下来的光阴岁月里继续着他要作的每一样事情。或许在人看,因为神有权柄,所以神就只说话,什么也不作,万事万物就都得以成就了。人的这一想象不免有些荒谬!如果你只片面地看待神以话语与人立约,神以说话来成就一切,而看不见神的权柄所主宰的万物生存的各种迹象与事实,那你对神权柄的理解就太空洞、太荒唐了!人对神有这样的想象不得不说人对神的认识已经陷入了绝境,走入了一个死胡同,因为人想象的神只是一部发号施令的机器,并不是带有权柄的神。通过亚伯拉罕与约伯的事例你看到了什么呢?是否看到了神权柄与能力实际的一面?在神赐福亚伯拉罕和约伯之后,神并不是就呆在原地不动,也不是让使者去作,而自己等着看成果,相反,神的话语一出,万物都在神权柄的指引之下开始配合神要作的工作,预备神所需的人、事、物。也就是说,当神的话语一出口,神的权柄就开始在全地施行,为成就、应验神给亚伯拉罕与约伯的应许而开辟道路,同时将以后所要进行的每一个步骤与所有关键环节所需的一切都计划、预备妥当,这期间神所调动的不仅仅是神的使者,而是包括神所造的万物,也就是说,神权柄施行的范围不是在神的使者中间,神更多的是调动万物来配合神要作成的工作,这些就是神权柄具体施行的方式。在你们的思想里,有些人会这么理解神的权柄:因为神有权柄,神有能力,所以神只需呆在三层天上,或者呆在一个固定的地方,不去作任何具体的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在意念中便完成了。人也会认为虽然神赐福给亚伯拉罕,但神并不需作什么事,神只需说句话就足够了。事实是不是这样呢?很明显,不是!神虽然有权柄、有能力,但他的权柄是真实的实际的,并不是空洞的,神权柄与他能力的真实性与实际的一面是在他创造万物、掌管万有,是在他带领人类、在他经营人类的过程当中逐步地流露出来与体现出来的。正是神主宰人类、主宰万物的每一种方式、每一个角度、每一个细节与他成就的所有工作,还有他对万物的了解,确确实实地证实了神的权柄、神的能力不是一句空话。他的权柄与能力时时事事都在彰显着、流露着,这些彰显与流露都在诉说着神的权柄是实实际际存在的,因为他时时刻刻都在以他的权柄与他的能力继续着他的工作,掌管着万物,主宰着万物,而他的能力与权柄是包括天使与神的使者都不能代替的。神赐福给亚伯拉罕什么,赐福给约伯什么,这些都是由神决定的,是由神说了算的,即使神的使者曾亲临亚伯拉罕或约伯,但是他们所做的都是按着神的吩咐,都在神的权柄之下,他们同样都是在神的主宰之下。虽然人在圣经的记载当中看见神的使者临到亚伯拉罕,虽然人并没有看到耶和华神亲自作什么,但事实上,真正的能力与权柄的实施者只有神自己,这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即便你看见了天使或者是使者大有能力,行了神迹奇事,或者他们接受神的托付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完成神的托付,绝对不是神权柄的彰显,因为没有一人一物具备、拥有造物主创造万物、主宰万物的权柄,所以没有一人一物能施行、彰显造物主的权柄。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在以上这三部分经文当中你们看见了什么?是否看见神实施他权柄的时候是有原则的?比如说,神以彩虹与人立约,将虹放在云彩中,告诉人不再用洪水毁灭世界这件事。现在人看到的“彩虹”还是当初神口中所说的“彩虹”吗?它的性质与意义有没有变化?肯定地说没有变化。神以他的权柄作了这件事,他与人立的约就一直持续到现在,至于这个“约”什么时候变,当然是神说了算。当神说了“把彩虹放在云彩中”之后,神就一直守着这个“约”,直到现在。在这件事上你又看到了什么呢?神虽然有权柄、有能力,但他作事很严谨,很有原则,他作事很守信。他的严谨与他作事的原则显示出造物主的不可触犯与造物主权柄的不可逾越。虽然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柄,万物都在他的权下,虽然他具备主宰万物的能力,但神从来都不破坏、不打乱自己的计划,他每次权柄的实施都严格地持守着他自己的原则,准确地按着他口中所说的、按着他计划中的步骤与目标而进行。不言而喻,在神主宰下的万物也都遵循着神权柄实施的原则,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他权柄的摆布,也没有一人一物能改变他权柄实施的原则。在他的眼目中,蒙赐福之人因着他的权柄而得到祝福,被咒诅之人因着他的权柄而受到惩罚。在神权柄的主宰之下,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神权柄的施行,也没有一人一物能改变神权柄施行的原则。造物主的权柄不会因着任何因素的改变而改变,同样,他权柄施行的原则也不会因着任何的原因而改变。天地巨变,造物主的权柄却不会变;万物废去,造物主的权柄却永不废去。这就是造物主永不更改、不可触犯的权柄的实质,这也正是造物主的独一无二!

下面这一句话是认识神权柄不得不提的一句话,它的内涵在以下的交通内容中。咱们接着读经文。

4. 神对撒但的吩咐

(伯2:6)耶和华对撒但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撒但从不敢超越造物主的权柄,万物得以在规律中存活

这是在《约伯记》当中摘录下来的一句话,这句话中的“他”即指约伯。这一句话虽然很简短,但是说明了好多问题,它记述的是神在灵界与撒但的一句具体的对话,它交代了神说话的对象——撒但,也记述了神话语的具体内容,这个内容是神对撒但的吩咐也是命令,这个命令的具体细节涉及到约伯性命的存留,涉及到神给撒但对待约伯的底线——只要存留约伯的性命。从这句话中我们首先得知这句话是神对撒但说的话,结合《约伯记》的原文,让人了解到神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之下说了这样的话:因为撒但要控告约伯,所以它必须获得神的同意它才能去试探约伯,在神准许了撒但的请求去试探约伯的情况之下,神对撒但提出了一个这样的条件,神说:“约伯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这是一句什么性质的话?很显然它是一个吩咐,是一个命令。了解了这句话的性质之后,当然你也应该了解这个命令的发布者是神,而领命的与听命的对象是撒但。不言而喻,这两者的关系通过这一个命令显示给每一个读到此话的人,当然这也是圣经中对神与撒但对话的记载所提供的在灵界神与撒但之间的关系,提供的神与撒但身份与地位的区分,也是迄今为止人类通过具体的事例、具体的文字记载而得知的神与撒但的身份、地位的截然不同。在这里,我不得不说这句话的记载是人类认识神的身份与地位的重要文献,它提供了人类认识神所需的重要资讯,让人透过造物主在灵界曾经与撒但的其中一段对话,了解到造物主权柄的又一具体内容。在这一句对话中,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又一次得到了证实。

外表来看,耶和华神是在与撒但对话,实质上耶和华神说话的态度与所站的位置是高于撒但的,也就是说,耶和华神以命令的口气吩咐撒但,告诉它该作什么、不该作什么,告诉它约伯已交到它的手中,它可以任意对待约伯,但是不可取走约伯的性命。言外之意就是虽然约伯交在了它的手中,但并不是连约伯的性命都交给了它,除非有神的许可,否则,没有人可以从神的手中夺去约伯的性命。神的态度在神对撒但的这个命令中很明显地释放出来,与此同时,耶和华神与撒但对话时所站的地位也在这句命令中显示流露出来。在此,耶和华神所站的地位不仅仅是造光、造空气、造万物生灵的神,不仅仅是主宰万物生灵的神,而是掌管人类、掌管阴间的神,是掌管一切生灵之生死存亡的神。在灵界,除了神以外谁敢对撒但下达这样的命令呢?神又是为什么而向撒但亲口颁布他的命令呢?因为人的性命包括约伯的性命都在神的手中掌管,神不允许撒但侵害,也不允许撒但夺去约伯的性命,就是神许可它的试探临到约伯的时候,神仍然不忘特意下达这样的命令,再次命撒但不许夺取约伯的性命。对于神的权柄撒但从不敢超越,而对于神的命令与具体的吩咐,撒但更是小心听命、顺从,从不敢违抗,当然它也不敢随意改动神的任何命令,这就是神给撒但的范围,所以,它从不敢超越这个范围。这是不是神权柄的威力呢?是不是神权柄的证实呢?撒但怎么对待神,在它心里怎么看待神,这些它比人类更清楚,所以对于神的地位、神的权柄,撒但在灵界看得清清楚楚,对于神权柄的威力与神权柄施行的原则它深有体会,它丝毫不敢怠慢,不敢有任何的触犯,它不敢超越神的权柄作任何的事,也不敢对神的怒气有任何的挑战。尽管它本性邪恶、狂妄,但它从不敢跨出神给它制定的界限、范围。千万年来,它严格地守着这个界限,守着神对它的每一个吩咐、每一次命令,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撒但虽然恶毒,但是比败坏的人类“明智”得多,它知道造物主的身份,也知道自己的界线。从撒但“循规蹈矩”的行事当中便可看见神的权柄与神的能力就是撒但不可超越的天条,也正是因为神的独一无二、因为神的权柄,万物才得以在规律中变化、生息,人类才能在神所制定的轨迹中繁衍、存活,没有一人一物能打破这个规律,没有一人一物能改变这个法则,因为它们都是出自于造物主之手,出自于造物主的命定,也出自于造物主的权柄。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因为撒但的“特殊”身份,所以不少人对它的诸多方面表现颇感兴趣,甚至有不少糊涂之人认为除了神以外,撒但也有权柄,因为撒但能显异能,能作一切人类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人类除了崇拜神以外,心里同时也给撒但留了位置,甚至把撒但当成神来拜。这些人又可怜又可恨,他们的可怜是因着他们的无知,而他们的可恨是因着他们的大逆不道,也是因着他们生性邪恶的本质。在此我想有必要让你们明白什么是权柄,权柄象征什么,权柄代表什么。笼统地说,神自己就是权柄,神的权柄象征神的至高无上与神的实质,神自己的权柄代表神的地位与神的身份。那撒但敢不敢说它自己是神呢?它敢不敢说它造了万物,它又主宰万物呢?它当然不敢!因它造不出万物,迄今为止它从未造出一样神所创造的东西,也从未造出一样有生命的东西。因为它没有神的权柄,所以它永远不可能有神的地位与神的身份,这是实质决定的。它有神一样的能力吗?当然也没有!撒但作的那些事,撒但显的异能叫什么呢?是不是能力呢?能不能叫权柄呢?当然也不是!撒但引导邪恶潮流,处处搅扰、破坏、打岔神的工作,这几千年来,它对人类所作的除了败坏、残害人类之外,除了引诱迷惑人堕落、弃绝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丝毫值得人纪念、值得人夸赞、值得人宝爱珍惜的吗?它如果有权柄有能力,人类能被它败坏吗?它如果有权柄有能力,人类能遭到它的残害吗?它如果有权柄有能力,人类能弃掉神走向死亡吗?既然撒但没有权柄没有能力,那对它所作所行的实质该有怎样的定论呢?有的人定义撒但的所作所为为雕虫小技,而我认为对撒但这样的定义不太妥当,它败坏人类的恶行那是雕虫小技吗?撒但残害约伯的那种邪恶气势与撒但残害约伯想吞吃约伯的强烈欲望,断乎不是雕虫小技就能得以实现的。回想当初,顷刻之间,约伯漫山遍野的牛羊没有了,顷刻之间,约伯的万贯家产都没有了,那是雕虫小技能达到的吗?从撒但所作所行的性质来看,都与破坏、打岔、毁坏、残害、邪恶、恶毒、阴暗等等这些反面的词相匹配,相吻合,所以,一切非正义与邪恶事物的发生都与撒但的行径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也都与撒但的丑恶实质密不可分。撒但无论多么“神通广大”,无论多么张狂,无论它的野心有多大,无论它的破坏力有多强,无论它败坏、引诱人的本领有多广泛,也无论它恫吓人的花招与诡计有多高明,无论它存在的形式多么千变万化,然而,它从来不能创造出任何一样有生命的东西,它从来都不能制定万物生存的法则与规律,它从来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与无生命的东西。宇宙穹苍之中,无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无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无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权下存在,更要顺服神的所有吩咐与命令。没有神的许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轻易触碰;没有神的许可,连地上的蚂蚁它都不能随意乱动,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类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飞鸟,不如海里的鱼类,也不如地上的蛆虫,它在万物中的角色就是为万物效力,为人类效力,为神的工作、神的经营计划效力。无论它的本性多么恶毒,无论它的实质多么邪恶,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为神效力——作好衬托物,这就是撒但的本质与它本来的位置。它的实质与生命无关、与能力无关、与权柄无关,它只是一只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来效力的一部机器罢了!

了解了撒但的本相之后,许多人对什么是权柄这一问题仍旧不明白,那就让我告诉你吧!就权柄本身而言,它可解释为神的能力。首先,肯定地说,无论是权柄还是能力都是正面的,它们与任何反面的东西都无瓜葛,与任何受造之物和非受造之物都无关系。神的能力能创造出任何形式的有生命、有活力的东西,这是神的生命决定的。因为神是生命,所以他是一切生命体的源头,与此同时,神的权柄能使所有的生命体顺服神的一切话语,也就是按着神口中的话而产生,遵照神的吩咐存活、延续,在此之后,神便主宰、掌管所有的生命体,从来不会有误差,直到永远。这些是任何人与物都不具备的,只有造物主拥有、具备这样的能力,所以称它为权柄,这就是造物主的独一无二。因此,无论“权柄”这个词本身或权柄的实质,只能与造物主相关联,因它是造物主特有身份与实质的象征,它代表造物主的身份与地位,除了造物主之外,没有一人一物与“权柄”这个词有关联,这也就是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的解释。

撒但虽然对约伯虎视眈眈,但是没有神的许可它不敢动约伯的一根汗毛,它虽然生性邪恶、残忍,但在神对它下达命令之后,它不得不守住神所吩咐它的,所以,尽管撒但临到约伯的时候如恶狼入羊群一样猖獗,但它不敢忘记神给它的范围,它不敢越过神的命令,它无论怎么作都不敢背离神话语的原则与范围,这是不是事实?从这点来看,耶和华神的任意一句话都是撒但不敢超越的,对撒但来说,凡是神口中的话都是命令、都是天规、都是神权柄的发表,因为在神每一句话的背后都隐含着神对触犯神命令,对违背、对抗天规者的处罚。撒但清楚地知道,如果它超越了神的命令,就得承担它超越神的权柄、对抗天规的后果,这个后果到底是什么?不言而喻,当然是神对它的惩罚。撒但对约伯一个人作的事,仅仅是撒但败坏人类的一个缩影;而撒但在作此事时神给它的范围与命令,仅仅是它作每件事的原则的一个缩影;还有撒但在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与它的位置,也仅仅是撒但在神经营工作中扮演的角色与它的位置的一个缩影;撒但在试探约伯一事上对神的绝对服从,仅仅是撒但在神经营工作中对神不敢有丝毫对抗的一个缩影。这些缩影给你们的警示是什么?在万物之中,包括撒但在内,没有一人一物能越过造物主所制定的天规、天条,没有一人一物敢违抗这些天规、天条,因为没有一人一物能改变、能逃脱造物主对违抗者的处罚。只有造物主能制定天规、天条,只有造物主有能力施行这些天规、天条,只有造物主的能力无人无物能超越,这就是造物主独有的权柄,这个权柄在万物中是至高的,所以,绝对没有“神是最大,撒但是其次”的说法。除了拥有独一无二权柄的造物主之外,别无他神!

现在你们对神的权柄有什么全新的认识呢?首先,这里所说的神的权柄跟人的权力有没有区别?有什么区别呢?有的人说不能相提并论。这话很好!人虽然说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在人的思想观念里常常把人的权力说成是权柄,也常常把它们放在一起来比较,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不是犯了偷换概念的错误?不能联系,又不能比较,但人还控制不了,这事怎么解决呢?若你真想解决,唯一的办法就是了解、认识神独一无二的权柄。了解、认识了造物主的权柄之后,你就不会把人的权力与神的权柄相提并论了。

人的权力指什么?简单地概括就是人的败坏性情、人的欲望或者是人的野心能得到最大程度的膨胀与得逞的一种能耐或本领。这个算不算权柄呢?一个人无论他的野心与欲望能得到多大程度的膨胀与得逞,都不能说他有权柄,他的膨胀与得逞充其量也就是撒但在人中间的一小段丑角的表演罢了,充其量就是撒但自己给自己当祖宗来满足它当神的野心的一段闹剧罢了。

现在你究竟怎么看待神的权柄?交通完以上这些话语之后,你应该对神的权柄有一个全新的认识,那我问你们:神的权柄象征什么?象不象征神自己的身份呢?象不象征神自己的能力呢?象不象征神自己独有的地位呢?在万物当中你在哪些事上看到了神的权柄呢?怎么看到的?从人经历的四季来看,春、夏、秋、冬的交替,有没有人能改变它的规律呢?春天树木发芽开花,夏天长满树叶,秋天结果,冬天叶落,这个规律有没有人能改变呢?这是不是神权柄的一方面体现呢?当神说了“要有光”,就有了光,这个“光”现在存不存在呢?它的存在是因着什么?当然是因着神的话语,也因着神的权柄。神所造的空气现在存不存在?人类呼吸到的空气是不是从神来的?从神来的东西,有谁能把它夺去呢?有谁能改变它的实质与功能呢?神所分配的昼与夜、命定昼夜的这个规律有没有人能打破呢?包括撒但能不能打破呢?即便是到晚上的时候你不睡觉,当白天过,那它也是晚上,你改变了你的生活规律,但是你改变不了昼夜交替的规律,这个事实是任何人改变不了的,是不是这样?有没有人能让狮子像老牛一样耕地呢?有没有人能把大象变成驴呢?有没有人能让鸡像老鹰一样在天空翱翔呢?有没有人能让狼像羊一样吃草呢?有没有人能让水里的鱼在陆地上生活呢?为什么呢?因为神命定它在水里活着,它就得在水里活着,在陆地上它就没法活就得死,它超越不了神命定的范围。万物都有其生存的规律与范围,也各有其本能,这些都是造物主命定好的,谁都改变不了、超越不了。就如狮子永远生活在远离人群的野生世界之中,它永远不可能像老牛一样忠厚、老实,与人相伴,为人劳作;虽然大象与驴都是动物,都是四条腿,都是能喘气的受造之物,但它们是不同的种类,因着它们各自都被神划分了类别,它们都具备各自的本能,所以,它们永远不可能互相变化;虽然鸡也长着两条腿,与老鹰一样拥有翅膀,但它永远都不可能在空中飞,充其量也就只能飞到树上罢了,这是它的本能决定的。这些不言而喻都是因着神权柄的命定而有的。

人类发展到今天,人类的科学可说是“蒸蒸日上”,在科学的探索中取得的成绩可说是“令人刮目相看”,不得不说人类的本事越来越大,但唯独有一样东西是人的科学不能突破的:人类造了飞机、造了航母、造了原子弹,人类飞上太空,走入月球,人类发明了网络,过上了高科技的日子,但人类却造不出一只能喘气的活物来,对于任何生物的本能与生存规律以及各类生物的生死轮回都是人类科学所无能为力、不能掌控的。这不得不说人类的科学不管如何登峰造极也比不上造物主的一个意念,也测不透造物主造物的奇妙与造物主权柄的威力。地球上的海水那么多,它从来不随便越过它的范围上到陆地上来,那是因为神给它们各自定好了界线,命定好它在哪儿它就在哪儿,没有神的许可它不能乱动,没有神的许可,它们都互不侵犯,当神说让它动的时候它才能动,它的去向、它的存留这是神的权柄决定的。

“神的权柄”用土话解释就是神能说了算,神有权决定怎样作,神要怎样作就怎样作。万物的规律都是神说了算,不是人能说了算的,也不是人能改变的,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是因神的意念、因神的智慧与神的命定而改变,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否认的事实。天地万物,宇宙、星空,一年四季,人能看得见的、人看不见的,都按着神的命定,按着神的吩咐,按着神当初创造的规律一点不差地在神的权柄之下存在着、运行着、变化着,没有任何一人任何一物能改变它的规律、能改变它原有的运行轨迹,它们因神的权柄而生,也因神的权柄而灭,这就是神的权柄。说到这里,现在你感觉神的权柄是不是神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呢?神的权柄是不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所能具备的呢?是不是任何人、事、物所能模仿、所能冒充、所能代替的呢?

造物主的身份独一无二,不要持守“多神论”

虽然撒但的道行与能耐比人的大,虽然它能作的事都是人达不到的,但它所作的事,无论是你羡慕的、你向往的,无论是你恨恶的、你厌憎的,无论是你能看得见的、看不见的,也无论它能作多少事,能迷惑多少人朝拜它、供奉它,无论你对它怎么定义,你绝对不能说它具备神的权柄、具备神的能力。你当知道神就是神,神只有一位,你更当知道只有神具有权柄,具有掌管万物、主宰万物的能力。你不能因为撒但有迷惑人的本领,因为撒但能冒充神,能模仿神行神迹、显异能,作了与神相似的事情,你便误认为神不是独一无二的,神有好多位,只不过他们的道行有大有小,他们掌权的范围都有区别,你便按着他们先来后到的顺序、他们年岁的老幼来排列他们的大小,你更误认为在神以外还有其他的神,误认为神的能力与神的权柄不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你有这些想法,如果你不承认神的独一无二,不相信唯有神有权柄,如果你只持守“多神论”,那我说你是受造之物中的败类,是道地的撒但的化身,是十足的邪恶之徒!我讲这些话到底要让你们明白什么,你们心里清楚吗?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背景之下,你都不要把神与其他人、事、物混为一谈,无论你认为神的权柄与神自己的实质让你多么难认识、难接近,无论撒但的作法或者说法多么合乎你的观念、合乎你的想象,让你多么满意,你也不要做糊涂事,不要混淆概念,不要拒绝神的存在,不要否认神的身份与地位,不要把神推开置于门外,而把撒但拉过来代替你心目中的“神”,当成你的神,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相信你们都能想到吧!

人类虽经败坏,依然在造物主权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撒但败坏人类几千年,作了无数的恶,迷惑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在人间犯下了滔天罪行,它残害人、迷惑人、引诱人与神对抗,它搅扰、破坏神经营计划的恶行累累,然而,在神权柄之下的万物生灵一如既往地遵循着神所制定的法则与规律。与神的权柄相比,撒但的邪恶本性与它的猖獗是那么的丑陋不堪,那么的令人恶心、厌憎,也是那么的渺小与不堪一击。尽管撒但游走在神所创造的万物其间,但它丝毫改变不了在神命定之下的任何人、事、物。几千年过去了,人类依然享受着神所赐予的光与空气,人类依然喘息着神亲口呼出的气息,人类依然享受着神所创造的花鸟鱼虫、享受着神所供应的万物;昼与夜依然在不停止地更替;四季也如常地交换着;天上飞翔的大雁今冬离去,明春依然会归来;水里的鱼儿从来都不曾离开江河湖泊——它们的家;地上的知了在夏日里尽情地唱着它们自己的歌谣;草丛里的蛐蛐儿在秋日里伴随着秋风轻声吟唱;大雁成群结队,而苍鹰形单影只;狮群以狩猎为生;麋鹿离不开鲜花和草丛……万物中的各种生灵去了又来,来了又走,在瞬息间千变万化,而不变的是它们各自的本能与它们的生存法则,它们在神的供应与滋养之下存活,没有人能改变它们的本能,也没有人能破坏它们的生存法则。在万物中存活的人类尽管经受了撒但的败坏与迷惑,但人类依然离不开神造的水、神造的空气与神造的万物,人类依然在这个神所造的空间中繁衍、存活。人类的本能没有变,人类依然靠着双目观看,靠着双耳聆听,靠着大脑思考,靠着心灵来体悟,靠着双腿、双足行走,靠着双手劳作,等等神所赐给人能接收从神来的供应的本能都没有变,人类与神配合的器官没有变,人类能尽到受造之物本分的器官没有变,人类心灵的需要没有变,人类认祖归宗的愿望没有变,人类企盼得到造物主拯救的愿望没有变,这就是在神权柄之下存活而经受了撒但血雨腥风摧残之下的人类的现状。虽然人类饱受撒但的蹂躏,不再是初造的亚当、夏娃,而是满了知识、想象、观念等等与神敌对的东西,满了撒但败坏性情的人类,但在神的眼中,人类依然是神所造的人类。因为人类依然在神的主宰、摆布之下,人类依然在神所制定的轨迹中存活,所以,在神眼中被撒但败坏之后的人类,只不过是外表满了污垢、饥肠辘辘、反应有点迟钝、记忆有点衰退、年纪稍微大了些罢了,而人的各项功能与本能却完好无损,这就是神要拯救的人类。这个人类只要听到造物主的呼唤、听到造物主的声音就能站立起来为找到声音的源头而奔走,这个人类只要看到造物主的身影便能不顾一切、撇下一切地为他花费,甚至为他舍命。当人类的心灵体悟到造物主心声的时候,人类便弃掉撒但来到造物主的身边;当人类完全洗掉了身上的污垢,得到造物主再次滋养供应的时候,人类的记忆便得以恢复,这时的人类就真正回归到造物主的权下了。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