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篇

一切的事临及你们每一个人,使你们对我更有认识,对我更加定真,认识我这位独一的神自己,认识我这位全能者,认识我这位道成肉身的神自己,之后,我便从肉身出来,回到锡安,回到迦南美地,那就是我的居所,就是我的归宿,是我创造万物的根据地。现在,我说这话你们谁都不明白其中的含义,没有一个人能明白这话的含义,只有一切事向你们显明了,你们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话。我不属世界,我更不属宇宙,因我是独一的神自己,整个宇宙世界掌握在我手中,由我自己掌管,人只有顺服在我的权柄之下,口称我的圣名,向我欢呼,向我赞美。一切的事会向你们逐步显明的,虽然是没有隐藏的事,但我说话的方式、说话的口气你们仍然摸不透,仍然不明白我的经营计划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在以后我要把所有的话语中不明白的地方都告诉你们,因为在我看,一切都简单明了,而在你们看,却难上加难,简直一点儿也不明白。为此,我的说话方式要改变,不再是互相结合着说,而是一项一项地明点。

从死里复活是怎么回事?是从肉身到死,再从死回到身体里吗?这就叫死里复活吗?就这么简单吗?我是全能的神,你怎样认识?怎样领会?难道我第一次道成肉身时,从死里复活就真是那个字面意思吗?就真是那个文字叙述的过程吗?我说过,不是我明说、我明告诉,没有一个人能明白我话的意义,历世历代没有一个人不认为我从死里复活就是那回事。其中的真意在创世以来不曾有人明白,我真正被钉在十字架上了?而且死后从坟墓里出来了?真是这样吗?这难道是事实吗?历世历代的人都没有在这方面下功夫,没有从中认识我,而且没有一个人不相信的,都认为这是事实,岂不知我的每句话中都有内在的含义。那么究竟什么是从死里复活呢?(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你们要经历这事,所以我提前告诉你们。)作为每一个受造之物,谁都不愿意死,都想活着。在我眼中看,人的肉体的死不是真正的死,当我的灵从他身上收回以后,这人便死去,所以说,那些被撒但败坏的魔鬼(那些不信派,所有的外邦人)我都称之为死人。从创造世界以来,我就把我的灵加在所有的、我所拣选的人身上,但创世一个阶段之后,人被撒但占有一个阶段,因此我就离去,人就开始受苦受难(所说的我道成肉身,钉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苦),但在我预定的时间(也就是我离弃人之后的期限),我又把我预定的人重新收回来,我把我的灵又重新降在你们身上,所以你们又重新活过来,这就称之为“从死里复活”。现在,凡是真正活在我这灵里的,都已超脱,都已活在身体里。但在不久,你们便脱去思维、脱去观念、脱去属地的一切缠累,但不是人所想象的受苦之后从死里复活。现在你们活着,是活在身体里的前提,是进入灵界的必经之路。我所说的超脱正常人性,指的是没有家庭,没有妻子,没有儿女,没有人性方面的要求,只注重活出我的形像,只注重进入我的里面,别的在我以外的东西什么也不想,所到之处都是自己的家,这是超脱正常人性。你们把我的话都谬解了,认识得太肤浅。究竟向万国万民怎么显现?是现在的肉体吗?不是!到一个时候,便以我的身体出现在宇宙各国,现在外国人需要你们牧养的时候还没有到,到那时就需要你们从肉身中出来,进入身体去牧养,这是实情,但不是人想象的那种“从死里复活”,到一定时候,你们不知不觉就从肉身中出来了,进入灵界,与我辖管万国,现在还不是时候。我需要你们在肉身你们就在肉身(根据我工作的需要,现在你们必须有思维,必须仍然活在肉体当中,所以要仍然按着我的步骤做你们在肉体当中所要做的事,不要消极等待,会耽误事的),当我需要你们在身体里牧养教会的时候,你们就要从肉身中出来,脱去思维,完全凭我活着,相信我的大能,相信我的智慧,一切都由我自己亲自作。只让你们等着享受,一切的福分必会临到你们,让你们取之不尽、用之不完。当那一日来到的时候,你们就知道我作这事的原则了,就知道我的奇妙作为,就明白我怎样带着众长子又重新回到锡安,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得那么复杂,也不是你们想象得那么简单。

我知道,当我这样说话,你们更摸不着我说话的目的了,更糊涂了,会与以前所说的话混合了,什么也摸不着了,似乎没有路了,但不要着急,我都告诉你们。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意义,我说过,我能使存在的东西归为乌有,又能使无有的东西转为繁多。在人的想象中,要从肉身进入身体,必须从死里复活,在以前我使用这样的办法已显明我莫大的神迹,但今天不同以往,我要把你们从肉身直接领入身体里,这岂不是更大的神迹奇事吗?岂不更显明我的全能吗?我有我的计划,我有我的打算。谁不是在我手中的?我自己作事我自己知道,今天我作工的方式毕竟不同以往,我是根据时代的转移而改变我的作工方式。我钉十字架之时,那是恩典时代,但现在是末了时代,我的工作步伐是加快了,不是与以往同步,更不是比以往慢,而是比以往快多了,简直无法形容,不需要那么多繁琐的过程,在我都是自由,怎样成全我的旨意,怎样成全你们,还不是我的一句带有权柄的话吗?我说了的事就必成。以往常说我要受苦,而且不让人提起以前所受的苦,若提起便是对我的亵渎,这是因为我是神自己,在我没有苦难,当你提起这些苦难的时候,便是使人伤心流泪的时候,我说过,以后必没有叹息,必没有眼泪,应从这方面解释,方能明白我话的意义。所谓的“在人根本受不了这苦”的意义,指的是我能脱离一切人的观念、思维,脱离肉体的情感,脱离一切属世的味道,从肉身中走出来,我能在所有人反驳我的时候,仍然站立,足以证明我是独一的神自己。我说的“从肉身进入灵界,这是每个长子与我作王掌权的必经之路”这句话指的是:当你临到你们以前所想象的那事的时候,让你们正式从肉体中出来,进入身体里正式开始审判那些诸侯君王,就借此时的事来审判他们,但并不像你们想象得那么复杂,是在一刹那就作成的事,不需要从死里复活,更不需要你们受苦(因为你们在世受苦受难已到头了,而且我以前说过,作为长子的,从今以后我再不对付),所说的长子享受福分就在此处——不知不觉进入灵界。为什么说是我的怜悯恩待?若是经过死里复活进入灵界,那就谈不到什么怜悯恩待了,所以在这件事上,是我的怜悯、恩待的最明显的地方,而且更显明我对人的预定拣选,足以显明我的行政的严厉。我愿恩待谁就恩待谁,怜悯谁就怜悯谁,谁也不可抢,也不可争,都是我的事。

人都是想不开,自己给自己施加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但仍然是自己捆绑自己,人的思维就是有限,所以必须去掉人的思维,去掉人的观念,因此我必须从肉身中出来,进入灵界来掌握一切,来治理一切,这样才能辖管万国万民,才能成全我的旨意,这是不远的事。你们都不相信我的全能,都不认识我这个人,认为我只不过是一个人,丝毫看不见我的神性,我想什么时候成就什么时候成,都在乎我口中的话。在近来的说话当中,在我的一举一动当中,你们只注重我人性方面的事,却不注重我在神性方面的事,也就是认为我也有思维、也有观念,但我说过,我的心思、我的意念、我的思维、我的一举一动、我的一言一行都是神自己的完满彰显,这些你们都忘了吗?都是浑人!不明白我说话的意思,我让你们从我的说话当中看见我正常人性的一方面(因在我这一段的说话当中,你们仍然不认识我正常人性的一方面,所以我在日常生活当中,在实际当中,让你们看见我的正常人性),你们倒好,不认识我的正常人性,反而抓我的把柄,在我面前放荡!瞎眼!愚昧!不认识我!这么长时间我的话白说了,你们根本就不认识我,根本不把我的正常人性当作完全神自己的一部分!怎能不叫我发怒?怎能叫我再施怜悯?只有用我的烈怒对待这些悖逆之子,这么放肆,这么不认识我!以为我这个人错了!我能作错事?我能随便选一个肉身穿上?我的人性、神性是构成完全神自己的不可分割的两部分,这下你们该透亮了吧!我的话已说到顶峰了,不能再跟你们啰唆了!

上一篇: 第九十七篇

下一篇: 第九十九篇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三十篇

或许有的人对神的话看出一点门道,但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的感觉,深怕落入消极之中,所以一直是处于悲喜交加之中。可以说,在所有人的生活之中都充满忧愁,说得夸张点,每个人每天的生活都是在受熬炼,不过,我可以这样说,每个人每天都是灵里不得释放,似乎三座大山压在其头顶上,没有一个人整天的生活…

第十篇

国度时代毕竟不同于以往,不是关系到人怎么做,而是我降在地上亲自作,是人所想不到而且也达不到的。从创世到今天,多少年来只是教会的建造,却并不曾听说有国度的建造。即使是我亲口提起,但又有谁知道其本质呢?我曾降在人间,体察人间之苦,但并未达到我道成肉身的目的。当国度建造开始,我所道成的…

附加 第二篇

当人都看见实际神的时候,当人都亲自与神自己同生活、同行动、同起居的时候,人心中都把以往多年来的“好奇”放下来了。以往说认识神只是初步,虽说认识,但人心中仍有许多难解的疑云:神到底来自何处?神到底吃不吃饭?神是否与一般人大不相同?在神的心里是否是处理所有的人都易如反掌、不在话下呢?…

第七篇

周围环境兴起,是让我们赶紧退到灵里,不要硬着心行,不顾圣灵担不担忧,不要自作聪明,你不要自满自足自报辛苦,要心灵诚实敬拜神才行。神话不能过而不留当作耳旁风,要细心揣摩反复祷读,摸着神话内在的生命,不要囫囵吞枣白搭工程。在凡事上是否凭神话去行?不要小孩说大话遇事就发蒙。要天天时时操…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