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话在肉身显现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 一 百 零 五 篇 说 话

人都因着我说话的原则,因着我作工的方式,而对我加以否定,这正是我这么长时间说话的目的(是针对所有的大红龙的子孙说的),是我智慧的作工方式,是我对大红龙的审判,这是我的计谋,没有一个人能完全看透。在每一个转折点,也就是在我经营计划的每一个过渡阶段,都要淘汰一些人,是按着我工作的顺序来淘汰,这才是我的整个经营计划的工作方式。当把我要淘汰的人一个一个地扔出去之后,我就开始下一步工作。但这一次的淘汰是最后的一次(是指在中国的众教会之中),也是创世以来在过渡阶段淘汰人最多的一次。历代以来,每次淘汰人都是留下一部分为以后的工作效力,但这一次不同以往,是干净利索,是最严重、最彻底的一次。虽然多数人看了我这话之后,就强迫自己不疑惑,但在最终怎么也胜不过,最后在挣扎之中倒下。这都是不由其人的事,因我预定的怎么也逃不掉,我不预定的我怎么都看不上眼,必须得我看中的人才是我爱的人,否则,没有一个人能在我的国度中随便出入,这才是我的铁杖,才是我执行我的行政的有力见证、完全的彰显。这并不是你的心有劲就能行的事。为啥我说撒但已无力倒下了,开始它也有劲,但它在我手中掌管,我让它趴下,它务必得趴下,我让它起来为我效力,它务必得起来好好为我效力,这并不是它心甘情愿,而是有我的铁杖在管辖着它,它才心服口服,有我的行政在治理它,我有我的大能,它不得不心服口服,必须得老老实实地被我踩在脚凳底下。以往为我儿效力之时,它胆大包天,任意欺压我儿,想借此来羞辱我,说我是无能之辈,瞎眼!我踩死你!叫你再猖狂,叫你再冷眼看我儿!越是诚实的人,越是听我话、行我事的,你越是欺压,越是孤立(指的是拉帮结伙),如今你猖狂的日子到头,我一点一点地和你算账,一毫一厘都不放过。现在不是你——撒但掌权了,而是我把权收回来,叫我儿来收拾你的时候到了。你要老老实实,不要有一点反抗,以往在我前有多好的行为,今天也不行,不是我所爱的,我一个也不要,多一个也不行,必须是我预定的数目,少一个更不行。撒但休要扰乱!谁是我所爱,谁是我所恨,我自己心里还没个数?还用你提醒吗?撒但还能生出我的儿子吗?都是谬种!都是贱货!彻底地、完全地抛弃,一个不要,都给我滚开!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已到头了,我的工作已完成了,我也该收拾这帮兽类、畜生了!

信我话、行我事的必是我所爱的,我一个不丢弃,一个不放过,所以作为长子的不要总担心,既是我赐给的就谁也夺不走,必赐给我祝福的人。我验中谁(在创世以前)就祝福谁(在今天),这是我的工作方式,也是我的行政中的各条的主要原则,谁也不要改变,不能多加一个字,不能多加一句话,更不能少加一个字、少加一句话。在以往我常说我的本体向你们显现,那么什么是本体,是怎么显现呢?就单指我这个人吗?或者就单指我说的每一句话吗?这两方面虽然是缺一不可,但只占有一小部分,也就是说,并不是完全的“本体”的解释。“本体”包括我这个人、我说的话,还有我作的事,但最准确的解释,就是“我的众长子和我”才是我的本体,也就是说,作王掌权的一班团体的基督人,才是我的本体。所以说,众长子中的每一个人都缺一不可,都是我本体的一部分,因此我强调人数多一个不行(羞辱我名),少一个更不行(不能作我完满的彰显),而且我一再强调众长子是我的心肝,是我的宝贝,是我六千年经营计划的结晶,只有众长子才能作我全备、完满的彰显,我一个人只能是我本体的完满的彰显,有了众长子才可说成是全备、完满的彰显,所以我对众长子严格要求,不忽略一点,对长子以外的人一再砍、一再杀,这是我说那么多话的根源,是我说那么多话的最终目的。而且我一再强调,必须是我验中的,必须是我创世以来亲自拣选的。那么,“显现”又怎么解释?是进入灵界之时吗?多数人都认为是我这个人受膏之时,或者是他看见我这个人之时,这些都错了,不沾一点边,“显现”这个词按本意并不是很难理解,但按我的意思叫你们理解,那就难多了。可以这样说,当我创造人类的时候,把我的素质加入这班我爱的人身上之时,这班人就是我的本体了,也就是说我的本体在那时就显现了。这个显现不是指接受这名之后,而是在我预定了这一班人之后,因他们有我的素质(本性并不改,仍然是我的本体的一部分),所以我的本体从创世到如今一直是显现的。在人的观念当中,多数都认为我这个人就是我的本体,断乎不是,都是人的思维,都是人的观念。若只是我一个人就是我的本体,那就不能羞辱撒但,就不能荣耀我名,而且反倒起了反作用,从而羞辱我名,成了千古以来撒但羞辱我名的记号,我是智慧的神自己,那样的蠢事我绝对不干。

我作工都要有果效,我说话更要有方式,都是随着我的灵在说话、在发声,都是按着我的灵所作的事而说话的,所以都应从我的说话之中摸着我的灵,看见我的灵作的是什么,看见我到底要作什么,按着我的说话来看我的作工方式,看我的全部经营计划的原则是什么。我观看宇宙全貌,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处地方都在我手中的掌管之下而作,没有一个敢违背我计划的,都按着我指示的顺序一步一步地行,这是我的大能,是我经营整个计划的智慧的地方。无人能看透,无人能说清,都是我自己亲自作,是我一手操纵的。

上一篇:第 一 百 零 四 篇 说 话

下一篇:第 一 百 零 六 篇 说 话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