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在肉身显现

目录

神 所 在“肉 身”的 实 质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在地生活三十三年半,尽职分仅三年半,在他作工期间与没开始作工以前都具备一个正常的人性,他在正常人性里生活了三十三年半,在最后三年半期间他始终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份出现。在尽职分以前,他是以一个普通正常的人性出现,没有一点神性的表现,只是在正式尽职分以后才有了神性的表现。他那二十九年所作的工作、所有的生活就证明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人,是一个人子,就证明他是一个肉身,因为他的职分是从二十九岁以后才正式开始的。所谓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显现,神以肉身的形像来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间,所以,既说是道成肉身,首先务必是肉身,而且是具有正常人性的肉身,这是最起码该具备的。其实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义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实质成了肉身,成了人。他道成肉身的生活与作工共分为两步:第一步是尽职分以先的生活,是生活在一个普通人的家庭中,生活在一个极其正常的人性里,有人的正常生活伦理,有人的正常生活规律,有人的正常需要(吃、穿、睡、住),有人的正常软弱,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也就是第一步是生活在一个非神性的完全正常的人性里,从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动;第二步是在尽职分以后的生活,仍是活在一个有正常人性外壳的普通的人性里,外表仍没有一点超然的东西,但是以尽职分为生,这时的正常人性完全是为了维持神性的正常作工,因为尽职分时的正常人性已成熟为一个足可尽职分的人性,所以,第二步的生活是在正常人性里尽职分的生活,也就是正常人性与完全神性的生活。第一步的生活之所以是生活在一个完全普通的人性里,是因为那时的人性并不能维持神性的全部作工,是不成熟的人性,务必等到人性成熟即能足够担当职分的人性才能尽他该尽的职分。既是肉身就得有成长与成熟过程,所以第一步的生活只是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第二步的生活是因为人性已足够担当工作、足够尽职分,所以,在道成肉身的神尽职分期间的生活就是人性与完全神性的生活。若是神道成的肉身一降生就正式开始尽职分,而且都是超然的神迹奇事,那肉身的实质就没有了,所以说,道成肉身的人性是为肉身的实质而有的,没有人性的肉身是不存在的,而且没有人性的人就是非人类,这样,肉身的人性就成了神道成的肉身的固有的属性。谁若说“神成为肉身只有神性没有人性”,那就是亵渎,因为这是根本不存在的说法,而且违背道成肉身的原则。就在他尽职分以后仍是活在一个有人性外壳的神性中来作工,只是这时的人性完全是为了维护神性能在这个正常的肉身中作工。所以,作工的是在人性中的神性,是神性作工,不是人性作工,但这个神性是在人性掩盖之下的神性,其实质仍是完全的神性在作工,并非人性在作工,但作工的是这个肉身,可以说是人也可以说是神,因为神成了活在肉身中的神,有人的外壳,有人的实质更有神的实质。正因为他是有神的实质的一个人,所以,他高于任何一个受造的人类,高于任何一个可以作神工作的人。就因此,在与他有相同人的外壳的人中间,在所有的有人性的人中间,只有他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除他之外则都是受造的人类。同样具备人性,受造的人除了人性便是人性,而神道成肉身却不相同,在他的肉身中除了人性最主要的就是神性。人性是在肉身的外观上可以看到的,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发现的,而神性则不容易让人发现。正因为神性是在有人性的前提下才发表出来的,而且不像人的想象那样超凡,所以人最不容易发现的就是神性。到现在人最难测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其实在我说了这么多话之后想必你们多数人对此还是一个谜,这个问题很简单,既说是神道成了肉身,那他的实质就是人性与神性的结合,这个结合称为神自己,而且是在地的神自己。

耶稣在地的生活也都是肉身的正常生活,他活在肉身的正常人性里,或者是作工说话的权柄,或者是医病赶鬼的权柄,这些超凡的事在他未尽职分以先基本上没有。在他二十九岁也就是没尽职分以前就足可证明他只是一个正常的肉身,既是正常的肉身,而且是未尽职分,人在他身上就看不出一点神的味道,只看见他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普通的人,正如当初有些人认为他是约瑟的儿子。在人看他就是一个普通人的儿子,根本就看不出他是神道成的肉身,尽管他尽职分时显了许多神迹,但仍有多数人说他是约瑟的儿子,这都是因为他是具有正常人性外壳的基督。他的正常人性跟他所作的工作这两部分都是为了完成第一步道成肉身的意义,就是为了证实神已完全来在了肉身,神已成了一个极其普通的人。在他没作工以前他有正常人性,就证明他是一个普通的肉身,后来他作工作仍证明他是一个普通的肉身,因为他显神迹奇事或者医病赶鬼,都是在正常人性的肉身中作的。他之所以能显神迹是因他的肉身带有神的权柄,他的肉身是神的灵穿戴的肉身,他有这权柄是因着神的灵的缘故,并不代表他不是一个肉身。医病赶鬼是在他该尽的职分中的工作,是在人性掩盖下的神性的发表,他无论如何显神迹,无论如何显示他的权柄,他仍是活在一个正常的人性里,仍是一个正常的肉身。在他上十字架死里复活以先,他一直是活在一个正常的肉身里。给人恩典、给人医病赶鬼都是他职分之内的事,都是在正常的肉身中作工,在他未上十字架以先,他无论怎么作都不离开有正常人性的肉身。尽管他是神自己,尽管他作的是神自己的工作,但因着他是神道成的肉身,所以他也吃饭也穿衣,他有正常人性的需要,也有正常人的理智与思维,这一切都证明他是一个正常的人,这正常的人就证明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有正常人性的肉身,并不是超凡的肉身。他所作的工作就是为了完成神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完成第一次道成肉身该尽的职分。道成肉身的意义就是一个普通正常的人作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神在人性里作神性的工作,借此打败撒但。道成肉身就是神的灵成了一个肉身,也就是神成了肉身,肉身所作的工作就是灵作的工作,灵作的工作就实化在肉身,借着肉身发表出来,除了神所在肉身之外,谁也代替不了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也就是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个正常的人性能发表神性的作工,除他以外的人都代替不了。假如神第一次来了没有二十九岁以前的正常人性,生下来就显神迹奇事,会说话就说天上的话,生来就能看透天下事,凡是人心里想的,凡是人心里所存的,他都能看出来,这样的人就不能称为正常的人,这样的肉身也不能称为肉身,若基督是这样的一个人,那神道成肉身的意义与实质就都没有了。他有正常人性就证明他是神“道”成了“肉身”,他有正常人的成长过程更证明他是一个正常的肉身,再加上他的作工足可证实他是“神的话”,也是“神的灵”成了“肉身”。因着工作的需要神成了肉身,也就是这步工作务必要在肉身作,即在正常人性里作,这就是“道成肉身”“话在肉身显现”的前提,这是两次道成肉身的内幕。可能人都以为耶稣从始到终一直显神迹,一直到他在地上的工作结束,从来没有一点正常人性的表现,从来没有正常人性的需要或正常人性的软弱,没有人的喜怒哀乐,没有人该有的衣食住行,也没有正常人的大脑思维,只是像人想象的超然的大脑、超凡的人性。人认为既是神就不应有正常的大脑思维,就不应有正常的人性生活,只有一个正常的人、一个合格的人才能具备正常人性该有的思维,具备正常人性的生活。人所想象的都是人的意思,是人的观念,这观念都违背神作工的原意。正常的大脑思维就是维护人的正常理智、正常人性的,正常的人性才能维护肉身的正常功能,肉身的正常功能才能使肉身的一切生活都正常,神只有在这样的肉身中作工才能达到道成肉身的目的。道成肉身的神若只有肉身的外壳,却没有正常的大脑思维,那这个肉身就不具备人性理智,更不具备合格的人性,这样的没有人性的肉身怎能完成道成肉身该尽的职分呢?正常的大脑思维就是维护人的一切生活的,但若失去了正常的大脑思维,这人就是非人类了。也就是说,没有大脑思维的人就是精神病,而没有人性只有神性的基督就不能称为神所道成的肉身,这样,神道成的肉身怎能没有正常人性呢?那些说基督没有人性的人不是亵渎吗?正常人所从事的一切活动都是靠大脑的正常思维而维持的,若是没有大脑的正常思维,人的活动就打破规律,甚至人黑白不分,善恶不分,而且没有人理伦次。同样,若是道成肉身的神不存在大脑的正常思维,那这样的肉身就不合格,即不是正常的肉身,这样的没有大脑思维的肉身根本担当不了神性的工作,不能正常地从事正常肉身所从事的活动,更不能与人同生活在地上,这样,道成肉身的意义就没有了,神来在肉身的实质也就没有了。道成肉身的人性是为了维持在肉身中的神性的正常作工的,而正常的大脑思维是维持正常人性的,正常的大脑思维又是维持肉身的一切正常活动的,可以说,正常的大脑思维就是为了维持在肉身中的神的一切作工的。若是这个肉身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维,神就不能在肉身中作工,这样他在肉身中该作的工作就永远完不成。道成肉身的神虽有正常的大脑思维,但他的作工中并不掺有人的思维,他是在有正常思维的人性中作工,是在有思维的人性的前提下作工,并不是发挥正常的大脑思维来作工。无论他所在肉身的思维有多高,他的作工中仍不掺有逻辑学,不掺有思维学。也就是说,他的工作不是肉身的思维想象出来的,而是神性的作工在人性中的直接发表,他的作工都是他该尽的职分,没有一步是他的大脑琢磨出来的。就如他给人医病赶鬼、钉十字架不是大脑想出来的,也是所有有大脑思维的人不能达到的。今天的征服工作同样也是道成肉身的神该尽的职分,但这工作并不是人的意思,这都是神性该作的工作,是属血气的任何一个人所不能达到的。所以,道成肉身的神务必有大脑的正常思维,务必有正常的人性,因他务必得在有正常思维的人性里作工,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实质,也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

耶稣没有作工作时只是在正常人性里生活,人根本看不出他是神,没有人发现他是道成肉身的神,人只知道他是一个最普通的人。这个最普通的正常人性就是证实了神道成的是肉身,证实了恩典时代是道成肉身的神作工时代,并不是灵作工的时代,证实了神的灵完全实化在了肉身里,证实了在神道成肉身的时代肉身将作灵的一切工作。有正常人性的基督就是灵实化的一个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智、有大脑思维这样的一个肉身。所谓“实化”就是神成了人的意思,灵成了肉身的意思,说得再明白点就是神自己住在一个有正常人性的肉身里,借着正常人性的肉身来发表他的神性作工,这就是“实化”,也就是道成了肉身。第一次道成肉身需要为人医病赶鬼,因他所作的工作是救赎,为了救赎整个人类,他务必得对人有怜悯有宽容,未钉十字架以先他作的工作就是为人医病赶鬼,这工作就预示着他要将人从罪中、从污秽中拯救出来。因着是恩典时代,所以说他得为人医病,以此显一些神迹奇事,这些神迹奇事是恩典时代恩典的代表,因为恩典时代主要以赐给人恩典为主,以平安、喜乐或物质的祝福作为恩典时代的标志,作为人信耶稣的标志。就是说,给人医病赶鬼,赐给人恩典,这是恩典时代耶稣的肉身的本能,灵所实化在肉身的就是这些工作,但他作这些工作的同时都是活在肉身,并没有超脱肉身,他无论如何给人医病,他仍有正常人性,仍有人性的正常生活。之所以说道成肉身的时代就是肉身作灵的一切工作,就是因为他无论如何作工都是在肉身里作的。但因着他作的工作,所以在人看他的肉身并不具有完全的肉身实质,因为这个肉身能显神迹,而且有极个别的时候能作超脱肉身的工作,当然这些现象都是在他尽职分以后的事,就如他受试探四十天或在山上改变形像。所以说在耶稣身上道成肉身的意义还没有完全,只是完成了一部分。在他没作工作以前肉身的一切生活都特别正常,在他开始作工作以后他只保持肉身的外壳,因为他作的工作是神性的发表,所以他作的工作超出了肉身的正常功能,毕竟神道成的肉身与属血气的人并不相同。当然他平时也有吃,也有穿,也有睡,也有住,衣食住行都正常,也有正常人的理智与大脑思维,在人看他仍是一个正常的人,就是他所作的工作在人看特别超然,其实他无论怎么作工还是在一个普通的正常人性里,而且越是他作工的同时他的理智越是正常,他的心思越是清明,而且超过了所有正常人的理智与心思,这样的理智与心思也正是道成肉身的神所必须具备的,因为神性的作工是借着理智最正常、心思最清明的肉身发表出来的,这才能达到肉身发表神性作工的目的。耶稣在世三十三年半,在这三十三年半中他始终保持着他的正常的人性,只不过因着他三年半的职分工作使人感觉到他特别超凡,而且认为他比以往超然得多。其实,耶稣尽职以先或以后他的正常人性是不改变的,他始终保持着一样的人性,只是因着尽职分先后的区别,人对他的肉身也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看法。不管人怎么看,神道成肉身始终保持着他原有的正常人性,因为神既道成肉身就活在肉身中,而且是活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不管他是否尽职分,他肉身的正常人性不能取缔,因为人性是肉身的根本。耶稣的肉身在未尽职分以先保持肉身的完全正常,在未尽职分以先从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动,在人看都看不出一点超然,在他身上没有一点神迹,那时他只是一个极其平常的敬拜神的人,只不过他的追求比任何人都诚、都实,这是他的最正常的人性的表现。因为在他未尽职分以先并不作任何工作,所以,人看不出他的身份,也看不出他的肉身与众不同,因为他不显一点神迹,也未作一点神自己的工作,但是在他尽职分以后虽然仍有正常人性的外壳,而且活在正常人性的理智里,但因着他开始作神自己的工作,开始尽基督的职分,开始作凡人作不了的工作,也就是开始作有血气的人作不了的工作,所以在人看他没有正常人性,他不是一个完全正常的肉身,而是一个不完全的肉身,因为他作的工作,所以人说他是一个没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的神。这样的认识都是错谬的,因为人对神道成肉身的意义并不认识。人之所以领受错谬是因为在肉身中的神发表的是神性的作工,而且这作工是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发表的,因为神穿戴了肉身,神住在肉身中,在他借着在人性中作工的同时掩盖了人性的正常,这样在人看神就没有人性了。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并没有将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全,只是作完了肉身该作的第一步工作。所以,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神第二次重返肉身,将肉身的全部正常、实际都活出,即让神的道在一个最正常、普通的肉身中显现,来完成神在肉身还未作完的工作。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有同于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实质,但比第一次所道成的肉身更实际、更正常,这样,第二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比第一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更大,但这苦是因着肉身的职分而才有的,并不同于被败坏之人所该受的苦。这苦也是因着肉身的正常实际而才有的,因着尽职分是在最正常而又实际的肉身中,所以肉身必要受很多苦。肉身越正常越实际,在尽职分时所受的苦越大。神的工作在一个极其平常的肉身中,没有一点超然,因为肉身正常而且又要担当拯救人的工作,所以他所受的苦就比有超然的肉身所受的苦要大得多,这苦都是因着肉身的实际正常而才有的。就从两次道成肉身尽职分所受的苦就可知道道成肉身的实质,越是正常的肉身担当工作中所受的苦越大,越是实际的肉身担当工作人的观念越重,而且担的风险越大,但是越是实际的肉身、越是有正常人的完全理智与需求的肉身越能担当神在肉身中的工作。耶稣是以肉身来钉十字架,以肉身来作赎罪祭,即以一个有正常人性的肉身来打败撒但,将人从十字架上完全救了下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个完全的肉身来作征服的工作,以一个完全的肉身来打败撒但。只有肉身是一个完全正常、实际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见证。也就是说,征服人是借着在肉身中的神的实际与正常而达到果效的,不是借着超然的异能与启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尽的职分就是说话,借着说话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说话,肉身的本职工作就是说话,借此达到完全征服人、显明人、成全人与淘汰人的目的。所以说,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彻底完全的。而第一次的赎罪工作只是道成肉身的起步工作,征服工作中的肉身才补充了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在性别上,一个是男性,一个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让人对神没有一点观念,即神能成为男性也能成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没有性别划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来看没有性别划分。这步工作不显神迹奇事,就是为了完成借着话语达到果效的工作;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不是医病赶鬼而是借着说话来征服人,也就是说神此次道成的肉身的本能是说话,是征服人,不是医病赶鬼。他在正常人性里作的工作不是显神迹,不是医病赶鬼,而是说话,所以在人看,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比起第一次的肉身要正常得多,在人来看,神道成了肉身这是不假,但是此次道成肉身与耶稣道成肉身又不一样,虽是道成了肉身,但是并不完全一样。耶稣是有正常的人性,有普通的人性,但是在他身上又有很多神迹奇事跟着。这一次道成肉身人的肉眼看不出什么神迹奇事,或者给人医病赶鬼,或者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四十天禁食……他不作这些与耶稣相同的工作,不是他肉身的实质不同于耶稣,乃是因他的职分并不是医病赶鬼,他不拆毁他自己的工作,不搅扰他自己的工作。既用实际的话语来征服,就不用神迹来折服人,所以说这步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的。你今天所看见的肉身中的神就是完完全全的一个肉身,没有一点超然,别人有疾病他也有疾病,别人有吃穿他也有吃穿,完完全全是一个肉身。假如这次道成肉身又行超然的神迹奇事,又医病赶鬼,说让谁死他马上就倒下了,这还怎么作征服的工作呢?还怎么扩展外邦的工作呢?为人医病赶鬼这是恩典时代的工作,是救赎工作的起步工作,神既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下来,就不再作医病赶鬼的工作。若在末世来了一位与耶稣相同的“神”,给人医病赶鬼,为人钉十字架,这样的一位“神”虽与圣经中记载的神相同,虽然人都容易接受,但其实质不是神灵穿戴的肉身,而是邪灵穿戴的肉身,因为神作工的原则是一次作成就永不重复,所以说,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不同于第一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的。末世神将征服的工作实化在一个普通而又正常的肉身中,他不为人医病,也不为人钉十字架,而是只在肉身中说话,在肉身中征服人,这样的肉身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这样的肉身才能完全神在肉身中的工作。

这一步道成肉身或者是受苦,或者尽职分都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义,因这只是最后的道成肉身。神道成肉身只能有两次,不能有第三次。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已完全了神的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更何况道成肉身的两次工作已将神在肉身中的工作结束了。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一个正常的人性,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义,这步也是一个正常的人性,但与第一次的是意义不一样了,比第一步的意义更深了,他所作工作意义也更深了,之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就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义。把这步工作彻底结束了,整个道成肉身的意义也就是神在肉身的工作就彻底结束了,再没有肉身要作的工作了,就是从此以后神不会再次来在肉身中作工。除了拯救人类、成全人类他不作道成肉身的工作,就是说,神若不是为了工作,他绝对不会轻易来在肉身中。来在肉身作工作就是让撒但看见神就是一个肉身,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普通的人,但他能战胜世界,能战胜撒但,能救赎人类,能征服人类!撒但所作的工作是为了败坏人类,神所作的工作都是为了拯救人类;撒但把人陷在无底深坑里,神把人从无底深坑里拯救出来;撒但让人都敬拜它,神让人都服在他的权下,因他是造物的主。这些工作都是借着神的两次道成肉身达到果效的,这肉身的实质就是人性与神性的结合,就是具备正常人性的肉身。所以说,若没有神道成的肉身神拯救人的工作就达不到果效,若没有肉身的正常人性,神在肉身中的工作仍然达不到果效。神道成肉身的实质务必得有正常人性,否则,就违背了神道成肉身的原意。

在耶稣那步作工之中,为什么说没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呢?就是道没完全成了肉身,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神在肉身中的一部分工作,他只作了救赎的工作,并未作完全得着人的工作,所以,神在末世第二次道成了肉身。这一步工作也是在一个普通的肉身里作的,是一个极其正常的人作的,他没有一点超凡的人性,也就是神成了一个完全的人,是有神身份的人在作工,是一个完全的人在作工,是一个完全的肉身在作工。人的肉眼能看到的,就是一个没有一点超凡的肉身,一个能说天上语言的极其普通的人,既不显神迹,也不行异能,更不在大会堂里揭示宗教的内幕。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在人看与第一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完全不同,甚至在人看他们俩没有一点相同之处,第一次作的工作在这次根本看不到一点。第二次作的工作不同于第一次作的工作,但这并不能证明他们的源头不是一,他们的源头是否是一根据肉身所作工作的性质而决定,不是根据肉身的外壳而定的。三步工作中共是两次道成肉身,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来开展时代,都是作新的工作,两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补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两个肉身竟是一个源头,当然,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维所达不到的,但其实质原本就是一,因为他们作的工作的来源本是一灵。看两次道成肉身的源头是否是一,并不能根据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点,或肉身的其他条件来决定,而是根据肉身所发表的神性的工作而决定的。耶稣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丝毫不作,因为神每次作工并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辟蹊径。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为了加深或巩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为了补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为了加深人对神的认识,也是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规条,取缔人心中之神的错谬形像。可以说,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让人对他有完全的认识,只是有一部分,但并不完全。因着人的领受能力有限,虽然他将他全部的性情都发表出来,但人对他的认识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无法用人的言语尽都说透的,更何况仅一步作工怎么能将神尽都说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盖,人只能从他的神性发表来认识他,并不能从他肉身的外壳来认识他。他来在肉身借着不同的作工来让人认识,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这样,人对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认识全面,而不定规在一个范围之内。虽然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并不相同,但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工作的源头是相同的,只不过两次道成肉身是为了作两步不同的工作,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是在两个时代产生的,但不管怎么样,神道成的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他们的来源是相同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否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