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话在肉身显现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起初神本是在安息之中的,那时地上并没有人类也没有万物,神并不作任何工作,当有了人类而且人类被败坏之后神才开始了经营工作,从此神便不再安息而是开始忙碌于人类中间。因着人类的败坏神失去了安息,也因着天使长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败撒但,不拯救被败坏的人类,神将永远不能进入安息之中。人没有了安息神也就没有了安息,当神再次进入安息之中时,人也就进入了安息之中。所谓进入安息中的生活就是没有争战、没有污秽、没有不义存留的生活,也就是没有撒但(即敌势力)的搅扰,没有撒但的败坏,没有任何与神敌对的势力的侵扰,万物都各从其类,都能敬拜造物的主,天上、地上都一片安宁,这是人类安息的生活。神进入安息之中时地上就再没有不义存留,再没有任何敌势力的侵扰了,人类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境地之中,不再是撒但败坏的人类,而是经撒但败坏后而又蒙拯救的人类。人类的安息之日也是神的安息之日,神是因着人类不能进入安息之中而才失去了安息的,并不是起初就没有安息。进入安息之中并不是万物都停止了活动或万事都停止了发展,也不是神不再作工人不再生活,进入安息的标志就是撒但被毁灭,那些与撒但同流合污的恶人都遭惩罚被灭绝,一切与神敌对的势力都不复存在。神进入安息之中即神不再作拯救人类的工作,而人类进入安息之中就是全人类都活在神的光中,活在神的祝福之下,没有撒但的败坏,也没有不义的事情发生,人类都活在神的看顾之下在地上正常地生存。神与人一同进入安息是指人类被拯救,撒但被毁灭,神在人身上的工作全部结束,神不在人身上继续作工而人也不再活在撒但的权下,这样,神不再忙碌,人不再奔波,神与人便同时进入安息之中。神归复原位,人也都各自归到各自的位置上,这是整个经营结束以后神与人各自的归宿。神有神的归宿,人有人的去处;神在安息中继续带领全人类在地上生存,人在神的光中敬拜天上的独一真神;神不在人中间生存,人也不能与神一起在神的归宿中生存,神与人不能在相同的境地中生活,只是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方式;神是带领全人类的,而全人类是神经营工作的结晶,是被带领者,与神的本质并不相同。“安息”的原意就是归复原位的意思。所以,神进入安息是指神归复原位,神不再在地上生活,神不再在人中间与人同甘共苦;人进入安息是指人都成为真正的受造之物,在地上敬拜神而且有人类正常的生活,不再悖逆神、抵挡神,恢复起初亚当、夏娃的生活。这就是神与人都进入安息之中各自的生活与各自的归宿。打败撒但是神与撒但争战的必然趋势,这样,神在经营工作结束之后进入安息之中,人彻底被拯救进入安息之中也就成了必然趋势。人的安息之处是在地上,神的安息之所是在天上;人在安息中敬拜神在地上生存,神在安息中带领存留下来的人类,是在天上带领,不是在地上;神仍然是灵,人仍旧是肉身,神与人各自都有不同的安息方式;神在安息中会来在人中间向人显现,人在安息中也会被神带到天上游览一番,而且享受天上的生活。神与人进入安息之中以后撒但已不复存在,那些恶人也就与撒但一样不复存在,在神与人进入安息之中以前那些在地上曾经迫害神的恶者、在地行悖逆的神的仇敌就已被毁灭了,是被来自末世的大灾难毁灭的。那些恶者彻底被毁灭之后在人中间再没有撒但的搅扰,人类才是彻底蒙拯救,神的工作才是彻底结束,这是神与人进入安息之中的前提。

万物的结局近了也就是指神工作的终结,指人类发展的终结,即指被撒但败坏的人类已发展到了尽头,亚当、夏娃的子孙后代已繁殖到了尽头,也指就这样的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类不可能再继续发展下去。起初的亚当、夏娃并不是被败坏的,而是被赶出伊甸园的亚当、夏娃是经撒但败坏的,到神与人一同进入安息之中时,被赶出伊甸园的亚当、夏娃与他们的后裔就告一段落了,以后的人类虽然仍是亚当、夏娃的后裔,但并不是活在撒但权下的人类,而是蒙拯救、被洁净的人类。这个人类是被审判、刑罚的人类,是圣洁的人类,与起初的人类并不相同,几乎可说成是与起初的亚当、夏娃是两类人。这个人类是在经撒但败坏的所有的人当中选出来的,也是最终在审判、刑罚中站立住的人类,是败坏的人类中剩下来的最后的一批人,只有这一批人才能与神一同进入最后的安息之中。在末世的审判、刑罚工作中,即在最后的洁净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与神一同进入最后的安息中的,所以进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经过最后一步洁净的工作才达到脱离撒但的权势而被神得着的,这些最后被得着的人将进入最后的安息之中。刑罚、审判的工作其实质就是为了洁净人类,为了最后的安息之日,否则,全人类就不能各从其类,不能进入安息之中,这个工作是人类进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径。洁净的工作才把人类的不义都洁净了,刑罚、审判的工作才把人类中那些悖逆的东西都揭示出来,从而将可挽救与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来,将可存留与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来。工作结束之时,可存留的人都蒙洁净将进入人类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类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将进入人类的安息之日中与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经刑罚、审判之后彻底显露出原形,之后都被毁灭与撒但一样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后的人类中就不再存有这类人,这类人并没资格进入最后的安息之地,也并没有资格进入神与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们是被惩罚的对象,是恶者,并不是义人。他们曾经过救赎,又经审判、刑罚,他们也曾经为神效力,但到末了之日他们还是因着自己的恶、因着自己的悖逆不可挽救而被淘汰、被毁灭,不再存活在以后的世界中,不再存活在以后的人类之中。不管是死去的人的灵魂还是活在肉体中的人,凡是作恶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将在圣洁的人类进入安息之中时被全部毁灭。这些作恶的灵魂与作恶的人或义人的灵魂与行义的人,不论是哪一个时代的,总之,凡是恶者都被毁灭,凡是义人就都将存活下来。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灵魂并不完全是根据末了的工作而决定的,而是根据是否抵挡神、是否悖逆神而确定。在上一个时代的人若是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是被惩罚的对象,若在本时代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也是被惩罚的对象。是根据善与恶来划分各类人,并不是根据时代来划分。将人善恶划分开来并不当即就惩罚或赏赐,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后才作罚恶赏善的工作。其实,自从作人类的工作以来就开始用善与恶来划分人类了,只不过在工作结束之时才赏赐义人、惩罚恶人,并不是在末了结束工作时才将恶人或义人划分开,之后就紧接着作罚恶赏善的工作。最终的罚恶、赏善的工作完全是为了彻底洁净全人类,以便将完全圣洁的人类带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这步工作是最关键的工作,是整个经营工作中最后的一步。若不将恶者都毁灭而是将其存留下来,那全人类仍然不能进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将全人类带入更美好的境地中,这样的工作并不是完全结束的工作,当工作结束之时全人类都完全圣洁了,这样,神才能安安稳稳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现在人对属肉体的东西还放不下,对肉体的享受、对世界、对钱财、对败坏的性情还是不能舍弃,多数人都是在应付着追求,其实这些人的心中根本没有神,更不惧怕神,他们心中没有神,对神所作的一切也就看不透,更不能相信从他口中所说出来的话,这样的人肉体太大,败坏太深,根本没有真理,更不相信神会道成肉身。凡是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即凡是不相信看得见的神的作工与说话的人,不相信看得见的神而是崇拜天上看不见的神的人,都是心中没有神的人,也就是悖逆、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不仅没有人性理智更谈不到具备真理。对于这些人来说,看得见、摸得着的神更不可信,而看不见、摸不着的神才是最可信的,也是最令人心旷神怡的,他们寻求的不是现实的真理,也不是人生的真谛,更不是神的心意,而是寻求刺激,哪些东西最能使他们达到自己的欲望,那无疑这些东西就是他们的信仰与追求了。他们信神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并不是为了寻求真理,这些人不都是作恶的人吗?他们非常自信,并不相信天上的神会把他们这类“大好人”给毁灭掉,而是认为神会将他们都留下来而且大大赏赐,因为他们为神做了许多事,为神尽了许多“忠心”。若是他们也追求看得见的神,但他们的欲望一旦落空,那他们就会马上对神反攻或是马上暴跳如雷,这些人都是为了满足自己欲望的“小人”,并非是追求真理的“正人君子”,这类人就是所谓的跟随基督的恶者。那些不寻求真理的人就不可能相信真理,他们对人类以后的结局更是看不透,因为他们并不相信看得见的神的一切作工与说话,包括人类以后的归宿他们也不能相信,所以他们即使是跟随看得见的神也仍然在作恶却并不寻求真理,也不实行我所要求的真理。那些不相信自己会被毁灭的人反而又是被毁的对象,都是认为自己太聪明,认为自己是实行真理的人,他们把自己的恶行当作真理来宝爱,这样的恶人都是太自信,将真理当作道理,而将自己的恶行却当作真理,到最终只能是自食其果。越是自信的人越是狂妄的人越不能得着真理,越是相信天上的神的人越是抵挡神的人,这些人都是被惩罚的对象。人类进入安息之中以前,各类人是被惩罚还是得赏赐是根据其是否是寻求真理、是否是认识神、是否是能顺服看得见的神。那些虽曾效力却不认识也不顺服看得见的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这些人便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无疑就是被惩罚的对象,并且按着其恶行对其进行惩罚。神是叫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顺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见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顺服神的人,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还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见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挡在肉身中看得见的神,那这些“渺茫派”无疑就是被毁灭的对象了。就如在你们中间的人,凡是口头承认道成肉身的神却行不出顺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终将都是被淘汰毁灭的对象,凡是口头承认看得见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见的神所发表的真理却追求渺茫看不见的神的人更是将来毁灭的对象,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结束以后的安息之中,类似这样的人不能有一个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属魔鬼之类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们的实质都是抵挡、悖逆神的,并没有丝毫意思顺服神,这类人都是毁灭的对象。你有无真理、是否抵挡神是根据你的实质,并不是根据人的外貌或人偶尔的言行。每个人是否被毁灭都是由其实质决定的,是根据他们的行事与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实质而确定的。同样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样多的工作,人性的实质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对象;人性的实质是恶的、是悖逆看得见的神的,那就是灭亡的对象。神作工或说话凡是针对人类的归宿的都是按其实质而作合适的处理,不会有一点差错,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失误,只有人作工才会掺有人的情感或掺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适的,决不会诬陷任何一个受造之物的。现在有许多人对以后人类的归宿看不透而且也不相信我说的话,凡不信的与那些不行真理的都是魔鬼!现在不追求的与追求的就是两类人,是归宿不同的两类人,追求认识真理、实行真理的人是属于神所拯救的,不认识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敌,是天使长的后裔,是灭亡的对象。即使是虔诚的信渺茫神的信徒不也是魔鬼吗?人的良心好却不接受真道,这样的人都是魔鬼,其实质是抵挡神的,那些不接受真道的都是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即使受许多的苦也仍是灭亡的对象。那些不愿意撇弃世界、舍不掉父母、舍不掉自己的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属于魔鬼,更是将来灭亡的对象。那些信而不行真理的人、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都是灭亡的对象,凡是能存留下来的人都是经过熬炼之苦而站立住的人,是真正经过试炼的人。凡不承认神的人都是仇敌,就是在这道流里与在这道流以外的不承认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敌基督!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口头信却无真理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人吗?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敌,你能对仇敌讲良心、讲爱,你是不是没有正义感?我恨恶的反对的而你却与其相合,仍然对其讲爱,或讲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吗?你不是故意抵挡吗?这样的人到底有无真理呢?对仇敌讲良心,跟魔鬼还讲爱心,跟撒但还讲怜悯,这不都是故意打岔工作的人吗?别说那些不信神的人,就是那些只信耶稣不信神末了道成肉身的人,那些口头相信神道成肉身却作恶的人,都是敌基督,这类人都是灭亡的对象。人衡量人的标准是根据其行为,行为善的则是义人,行为恶劣的便是恶人;神衡量人的标准则是根据人的实质是否顺服神,顺服神的是义人,不顺服神的是仇敌、是恶者,不管其行为好坏,也不论其言语对错。有的人想用善行来获得以后美好的归宿,有的人想用好的言语来收买以后美好的归宿,人都错认为神是看人的行为或听人的言语来定人的结局,所以,有许多人就想借此来骗得一时的恩典。在以后的安息中存活下来的人都是经过苦难之日而且为神作了见证的人,都是尽到了人的本分的人,都是存心顺服神的人,那些只想借用效力的机会来免去真理的实行的人,都是不能存留下来的人。对所有人的结局的安排都有合适的标准,并不只按其言行来决定,也不按其一个时期的行为来决定,决不会因为一个人曾为神效力就对其一切恶行进行宽大的处理,也不因其曾为神一时的花费而对其免去死亡的处理,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其恶的报应,也没有一个人能将其恶行掩盖从而逃脱灭亡之苦。人若真能尽到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对神永远忠心,不讲报酬,不管是得福还是受祸。若人在看见福气时对神忠心,看不见福气时对神就失去了忠心,这样的曾经一度为神忠心效力的人若到最终仍不能为神作见证,仍不能尽到自己应尽的本分,这样的人仍是灭亡的对象,总之,恶人不能存活到永远,也不能进入安息之中,义人才是安息之中的主人。人类都进入正轨以后,人有正常的人性生活,都能各尽其本分,都能对神绝对忠心,人的悖逆、人的败坏性情都完全脱去,人都在为神活着,都因神而活着,没有悖逆与抵挡,人对神都能完全顺服,这才是神与人的生活,是国度的生活,也是安息中的生活。

那些把根本不信的儿女、亲属拉到教会里的人都是私心太大的人,都是献好心的人,这类人只讲爱心,不管他们信不信,也不管是否是神的心意,有的把妻子拉到神面前,或者把父母拉到神面前,不管圣灵是否同意,不管圣灵是否作工,他们一味地为神“收养人才”。你对这些不信的人施好心有什么益处呢?这些没有圣灵同在的不信派即使是勉强跟随也不能像人想象的能蒙拯救,蒙拯救的人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可得着的人。不经圣灵的作工与试炼也不经道成肉身的神的成全根本不能被作成,所以这些人从开始挂名跟随就没有圣灵的同在,因为根据他们的条件与实际情形根本就不能被作成,圣灵也就不打算在其身上花费太多的精力,也不作任何开启与引导,只是任其跟随下去,到最终显明其结局就可以了。人的热心、人的意思都是出于撒但的,并不能成全圣灵的工作,无论人怎么样都得有圣灵的作工,人能把人作成吗?丈夫爱妻子为了什么?妻子爱丈夫又是为了什么?儿女孝顺父母是为了什么?父母疼儿女又是为了什么?人的存心都是为了什么?不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打算与自己的私欲吗?真正是为了神的经营计划吗?是为了神的工作吗?是为了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起初信神就不能获得圣灵同在的人万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这些人定规就是灭亡的对象,人对其再有爱心也不能代替圣灵的作工,人的热心与爱心都代表人的意思,并不能代表神的意思,并不代替神的工作,即使人对那些挂名信的人、假作跟随却不知道什么叫信神的人施有最大的爱心或怜悯,但他们仍不能获得神的同情,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若是真心跟随即使素质太差不能明白许多真理的人,这样的人偶尔也有圣灵工作,但那些即使素质相当好却不真心相信的人根本不能获得圣灵的同在,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拯救的余地,即使是看书或偶尔听道,或是唱歌赞美神,也不能在最终的安息中存活下来。一个人是否是真心追求并不在乎人对其如何评价,也不在乎周围的人对其看法如何,乃在乎其人有无圣灵作工与圣灵的同在,更在乎圣灵一段时间的作工是否使其性情有所变化,是否对神有所认识,若有圣灵的作工人的性情就会逐步变化,对信神的观点的认识也会越来越纯。不管人跟随时间长短,只要是有变化那就有圣灵的作工,若是没有变化那就没有圣灵的作工,这样的人即使是效力也是借着其得福的存心而指使的,偶尔的效力并不能代替其性情的变化,最终仍是灭亡的对象,因为国度里不需要效力的,也不需要任何一个性情没有变化的人侍候那些被成全的为神忠心的人的。以往说过“一人信主全家蒙福”这话是适应于恩典时代的,与人的归宿并无关系,只是在恩典时代适应一个阶段,这话的内涵之意只是针对人所享受的平安与物质祝福而言的,并不是说一个人信主全家人都得救,也不是说一个人得福全家人都能被其带入安息之中。人是得福是受祸都是按着其本人的实质而定的,并不是根据别人与自己共同的实质而定的,在国度里根本没有这样的说法,没有这样的规定。一个人能在最终活下来是因其达到了神的要求,一个人若不能在最终的安息中存活下来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满足神的要求。每个人都有合适的归宿,这归宿都是根据其本身的实质而定的,与别人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儿女的恶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儿女的义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恶行不能加在儿女的身上,父母的义儿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担当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谁也不能代替谁,这是公义。在人看若是父母得福那儿女就能得福,若是儿女作恶那父母就得抵罪,这是人的意思,是人的作法,并不是神的意思。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按其所行出来的实质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适。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担当别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别人去遭惩罚,这是绝对的。父母疼爱儿女并不能代表其行义,儿女孝顺父母并不能代表父母行义,这就是“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的真意。没有一个人能因其太爱儿女而将作恶的儿女带入安息之中,也没有一个人因行义能将其妻子(或丈夫)带入安息之中,这是行政中的规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例外。行义的总归是行义的,作恶的总归是作恶的;行义的总归是能存活下来的,作恶的总归是灭亡的对象;圣洁的就是圣洁的,并不是污秽的,污秽的就是污秽的,并没有一点圣洁的成份;毁灭的是所有的恶人,存活的是所有的义人,哪怕作恶的人的儿女是行义的,哪怕义人的父母是作恶的。信的丈夫与不信的妻子本无关系,信的儿女与不信的父母并无关系,是不相合的两类,在未进入安息之中有肉体的亲情,但进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体亲情之说了。尽本分的与不尽本分的本是仇敌,爱神的与恨神的本是敌对的,进入安息之中的与被毁灭的是不可相合的两类受造之物。尽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来的,不尽本分的受造之物将是被毁灭的,而且都是到永远的。你爱丈夫是为了尽你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你爱妻子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你孝顺你不信的父母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人信神的观点到底正不正?你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到底要得着什么?你到底是怎么爱神的?若不能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能尽自己的全力,这样的人都将是被毁灭的对象。现在人与人之间还有肉体关系,还有血系相联,到以后都打破了,信与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敌对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顺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毁灭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还哪有父母,哪有儿女,哪有夫妻关系,这些肉体关系都因着信与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断绝了!

人类中间本来是没有家庭的,只是有男有女,是两类人,并没有国家,更没有家庭,但因着人的败坏各种各样的人便成了一个一个的家族团体,后来又发展成了国家与民族,这些国家与民族又都是由一个一个小家庭组成的,这样,各类人按着语言与划分地界的不同而分布在不同的种族之中。其实,不论世界中的种族有多少,人类的祖先总归还是一个,起初,人只有两类,这两类人只是男人与女人,但因着工作的进展与历史的推移、地形的变迁,这两类人便又不同程度地发展成了种类更多的人。归根结底,人类不论分有多少种族,整个人类仍是神所造的,不论哪一个种族的人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亚当、夏娃的后裔,虽不是神手造的,但都是神亲自造的亚当、夏娃的后裔,不管是哪一类都是受造之物,既是受造的人类就有人类该有的归宿,而且按着安排人类的规定而划分,就是说作恶的人与行义的人总归都是受造之物。作恶的受造之物到最终是灭亡的对象,行义的受造之物则是存活的对象,这是对两类受造之物最合适的安排。作恶的不能因其悖逆而否认其是神造的但是被撒但掳去而不可挽救的对象,行义的不能因其能存活下来而否认其是神造的但又经撒但败坏而蒙拯救的对象。作恶的是悖逆神的受造之物,是不可挽救而且已被撒但彻底掳去的受造之物,作恶的人也是人,是被败坏至极的人,是不可挽救的人,同样也是受造之物,行义的也是被败坏的人,但是肯脱去败坏性情的人,是可顺服神的人。行义的人并不是义充满的人,而是蒙拯救脱去败坏性情顺服神的人,是在最终站立住的人,并不是未经撒但败坏的人。工作终结以后所有的受造之物有灭亡的、有存活的,这是经营工作的必然趋势,这是谁也不可否认的,作恶的人都不能存活,顺服、跟随到底的定规是可存活的。既是经营人类的工作那就有留下来的也有被淘汰的,这是各类人的不同结局,是对受造之物最合适的安排。对人类最终的安排是打破家庭、打破民族、打破国界而划分的,没有家庭之分,也没有国界之分,因为人总归都是一个祖先,都一样是受造之物。总之,作恶的受造之物被毁灭,顺服神的受造之物存活下来。这样,以后的安息中是没有家庭、没有国家更没有民族的,这样的人类是最圣洁的人类。起初造亚当、夏娃就是为了人能在地上管理万物,也就是人本来就是万物的主人,人能在地上生存而且管理地上的万物这是耶和华造人的意思,因为起初人并未经败坏而且人也行不出恶来,但当人被败坏之后就不再是万物的管理者了,神拯救的目的就是恢复人的这一功能,恢复人起初的理智、起初的顺服,而在安息中的人类就正是拯救工作要达到的果效的写照。虽然不再是伊甸园一样的生活,但其实质是一样的,只不过人类已不再是未经败坏的人类了,而是经败坏又蒙拯救的人类了。这些蒙拯救的人类是在最终(即指工作结束以后)进入安息之中的,同样,那些被惩罚的对象也是在最终彻底显明其结局,是在工作结束以后才被毁灭。也就是说,当工作结束以后那些作恶的与蒙拯救的就都被显明了,因为显明各类人(无论是作恶的还是蒙拯救的)这个工作在所有的人身上是同时进行的,作恶的人被淘汰,那些可以存留下来的人也就同时被显明出来了。所以说各类人的结局是同时显明的,并不是先让一批蒙拯救的人进入安息之中之后再将另外的恶人放在一边一点一点地审判或惩罚,事实并不是这样,当恶人被毁灭、可存活的人进入安息之中时全宇的工作就都结束了。得福与受祸没有先后之分,得福的永远存活着,受祸的永远灭亡,这两步工作是同时完成的。正因为有悖逆的才显明那些顺服之人的义,正因为有得福的才显明那些作恶的人因其恶行而受的祸。若不是显明作恶的人,那些真心顺服神的人就永不能见到日头;若不是将顺服神的人带入合适的归宿之中,那些悖逆神的人就不能得到应有的报应。这是工作的程序,若不作这个罚恶赏善的工作,受造之物就永不能进入各自的归宿之中。当人类进入安息中之后,作恶的人都被毁灭,全人类就都进入正轨了,各类人都按其该尽的功用而各从其类,这才是人类的安息之日,才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人类进入安息之中才是最终的大功告成,是工作的尾声。这一工作结束了整个人类的腐朽的肉体生活,结束了败坏人类的生活,人类从此进入一个新的境地。人虽然都活在肉体之中,但生活的实质与败坏人类的生活大不相同,生存的意义与败坏人类生存的意义也不相同,虽不是新人的生活,但也可说成是蒙拯救的人类的生活,是恢复了人性理智的生活。这些人是曾经悖逆神的人,也是曾经被神征服而后又被拯救的人,这些人也是羞辱过神而后又为神作见证的人,他们的生存是经过考验而后存留下来的最有意义的生存,是曾为神在撒但面前作见证的人,是配活着的人。那些灭亡的人都是不能站住神见证不配活着的人,他们被毁灭是因着其恶行而灭亡的,将其毁灭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人以后进入美好的境界并不像人想象的有夫妻关系、有父女关系、有母子关系,那时人都各从其类了,已将家庭都打破了。撒但彻底失败不再搅扰人类,人也就不再有撒但败坏性情,那些悖逆的人都已被毁灭了,只有顺服的人存活了下来,这样,几乎没有全家都存活下来的,怎么还能有肉体关系呢?那时就彻底取缔人以往的肉体生活,那人与人还能有肉体关系吗?没有撒但败坏性情人的生活也就不再是以往的旧生活,而是新的生活了。父母将失去儿女,儿女将失去父母,丈夫将失去妻子,妻子将失去丈夫。现在人与人有肉体关系,当人都进入安息中时就没有肉体关系了,这样的人类才有公义,才有圣洁,才是敬拜神的人类。

神造了人类,把人类放到地上带领到今天,后来又拯救了人类,作了人类的赎罪祭,到末了他还得征服人类,彻底把人类拯救出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从始到终作的就是这个工作,恢复人原有的形象,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要建立他的国度,要恢复人原有的模样,就是指恢复他在地上的权柄,恢复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间的权柄。人被撒但败坏之后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该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敌,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权下,都受撒但的摆布,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间就没法作工,更不能获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应该敬拜神的,而人却与神背道而驰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这样,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义,所以他要恢复他造人的意义就得恢复人原有的模样,脱去人的败坏性情。将人从撒但手中夺回来务必得将人从罪中拯救出来,这样才能逐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终才能恢复神的国度。最终将那些悖逆之子彻底毁灭也是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类就让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复得彻底,而且没有一点掺杂。他恢复他的权柄就是让人去敬拜他,让人都顺服他,让人都因他而活着,让他的仇敌都因他的权柄而被毁灭,让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间存留而且没有人抵挡。他要建的国度是他自己的国度,他要的人类是敬拜他的人类,是完全顺服他的人类,是有他荣耀的人类。若不将败坏的人类拯救出来,他造人的意义就化为乌有,他在人中间就不会再有权柄,而且在地上也不会再有他的国度,若不将那些悖逆他的仇敌都毁灭他就不能得着完全的荣耀,也不会在地上建立他的国度。将那些人类的悖逆者都彻底毁灭,将那些被作成的都带入安息之中,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标志,是他大功告成的标志。人类都恢复了起初的模样,都能各尽其职、守其本位,顺服神的一切安排,这样,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国度。他在地上永远得胜,那些与他敌对的永远灭亡,这就恢复了他起初造人的心意,恢复了他造万物的心意,也恢复了他在地的权柄、在万物中的权柄、在仇敌中间的权柄,这是他完全得胜的标志。从此人类便进入安息之中,进入人类正轨的生活,神也与人一起进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进入永远的神与人的生活之中。地上的污秽与悖逆消失了,地上的哀号消失了,地上的所有与神敌对的都不存在了,只有神与那些曾经他拯救的人存留,只有他造的万物存留。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