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篇 对神的作工方式都要认识

神作工作不管是道成肉身来作或是以灵的方式来作都是根据神的经营计划,不是根据公开或隐秘的方式,或者是根据人的需要,完全是根据神的经营计划,不是说末世这一步作工想怎么作就怎么作,这步工作是在原来两步作工的基础上作的。第二步恩典时代的作工使人得着救赎了,是道成肉身作的,这一步如果灵来作不是不可以,灵也能作,但是没有道成肉身来作更合适,更能拯救人。圣灵直接发声说话毕竟没有道成肉身发声说话更能征服人,更有利于人认识神。灵作工作不能总跟人在一起,不可能像现在道成肉身这样直接面对面地跟人在一起生活,在一起说话,有些时候就不能像道成肉身一样能显明人里面的东西。这一步道成肉身作工作主要是征服人,征服之后成全人,达到人对神有认识,能敬拜神,这是结束时代的工作。如果这一步不是为征服人,光让人知道确实有神,那当然灵作就可以了。你们可能认为如果这一步工作灵来作也能代替肉身,也能与肉身作一样的工作,因为神是全能的,不管是肉身作还是灵来作都能达到一样的果效,那你们就错了。神作工作是根据他的经营,根据神拯救人的计划、拯救人的步骤,不是像你想象的,灵是全能的,肉身也是全能的,神自己就是全能的,他想怎么作就怎么作。神的作工是根据他的经营计划,作哪步工作都有一定的步骤,这一步该怎么作、应该具备哪些细节也是计划好的。第一步作工作在以色列,这一步作工作在大红龙国家——中国。有人说:“在别的国家不行吗?”根据这步作工的经营计划,现在就务必得在中国作,这个国家的人又落后,生活又腐朽,又没有人权自由,就是撒但恶魔掌权的国家,在这个国家作工就是为了拯救生活在世界最黑暗的地方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类,这才是真正打败撒但完全得着荣耀,如果在别的国家显现作工,就没有这么大的意义了。神作哪步工作都有一个必要性,务必得那样作他才那样作的。肉身作能达到什么果效,灵作能达到什么果效,他选择肉身或灵是选择能达到最佳果效的那个方式,不是像你们说的怎么作都可以,他随便穿上个肉身形像也可以作,灵来了跟人不见面也可以作,都能达到一定的果效。这事你们不能理解偏了。神是全能的,但神也有实际的一面,这点人看不到,人都把神看得那么不实际、不现实,认为神想怎么作就怎么作,没有一定的意义,认为在神看有意义都是胡编来的,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人应该知道神作工这里面有真理,神怎么作有意义,怎么作有必要性,能达到最佳果效,这里都有他一定的目的、一定的意义、一定的计划。你以为神作工作是信口开河吗?他有全能的那一面,但他还有实际的那一面。你们认识神就是片面,在认识神全能这一方面有误差,在认识神实际那一面就更不用说了,误差就更大了。

神三步作工先是灵来作,后两步肉身来作,都是太有必要了。就拿恩典时代主耶稣钉十字架来说,如果灵钉十字架有意义吗?不疼不痒的,没有意义。这步作工征服人,灵来作不能代替肉身,肉身作的工作灵代替不了,灵作的工作肉身代替不了。神作哪一步工作选择肉身来作或者灵来作都是最有必要的,都是为了达到最佳果效,为了达到他经营计划的宗旨。神有全能的那一面,还有实际的那一面,作哪一步工作都是实实际际在作,不是像人想象的神不动嘴,不动意念,想怎么作就怎么作,他有智慧,他有他的所是,这是他的实质。他作工作的时候需要他的实质、他的智慧、他的一切性情流露出来、发表出来让人得着,不是凭空作的。他说话也是实实际际地在说,作工作也是一天天在作,受苦也是一天天在熬,他受苦时也痛苦,不是说道成肉身作工说话期间灵就在,不作工不说话期间灵就走了,若这样就不受苦了,也就不是道成肉身了。他有实际的那一面人看不着,所以说,人认识神总是认识不到位,光认识个表皮,说神实际、神正常,或者神全能、神无所不能,人说这些话都是学来的,就是因为没有真实的认识,没有真实的体验。为什么道成肉身强调实质?他怎么不说灵呢?重点是肉身作工作,灵作工作就是辅助、帮助,这就达到肉身作工的果效。认识神都是一个阶段认识一点,多一点也突破不了,多一点也认识不到,神说一点人认识一点,但还是不太透亮,摸不着实质的东西。你们认为肉身也可以作,灵也可以作,灵可以代替肉身,那你就永远看不到肉身的意义、肉身的作工,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道成肉身。

上一篇: 第二十一篇 没有真理容易触犯神

下一篇: 第二十三篇 事奉神当走彼得的路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五十八篇

摸着我的心意便会体贴我的负担,便会得到亮光启示,得到释放自由,使我心满意足,使我在你身上的旨意得到通行,使众圣徒得到造就,使我的国度在地上坚定平稳。现在的关键就是摸我的心意,这是你们当进入的路,更是人人应尽的本分。我话就是良药,是医治各种疾病的,只要肯到我面前来,就会给你医治,就…

你们的人格太卑贱!

你们都坐在高雅之座上教训与你们同类的列子列孙们,让他们都与你同座,岂不知你们的“子孙”早已没有气息,没有我的工作?我的荣耀是从东方之地直照到西方之地的,但当我的荣耀传遍地极之时,当我的荣耀开始发现照耀之时,我要将东方的荣耀带走,带到西方,使东方这些弃绝我的幽暗之民从此再无光的照耀…

附加:第一篇

我让你们所做的,并非是我所说的渺茫、空洞的大道理,也并非是人的头脑难以想象、人的肉体难以达到的。有谁能在我家中全然尽忠?有谁能在我的国度中摆上一切?若不是我心意的显明,你们真能自我要求而满足我心吗?我心不曾让人摸透,我意不曾让人体察。谁曾见我面、听我音?难道是彼得吗?是保罗吗?是…

第二十六篇

谁曾在我家安居?谁曾为我而站立?谁曾因我而受苦?谁曾在我前许下诺言?谁曾跟从我到如今却不冷淡?为何人都是冷酷无情?为何人间弃绝我?为何人都厌烦我?为何在人间没有温暖?我曾在锡安体尝在天的温暖,曾在锡安享受在天的福分,我又在人之间生活,曾体尝人间之苦,曾目睹人之间的一切动态,在不知…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