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的座谈纪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二十九篇 对神的作工方式都要认识

神作工作不管是肉身或是灵都是根据经营计划,不是根据公开或隐秘,或者是人的需要,完全是根据经营计划,不是说这一步作工想怎么作就怎么作,这步工作是在原来两步作工的基础上作的。第二步恩典时代的作工使人得着救赎了,是道成肉身作的,这一步如果灵来作不是说不可以作,也能作,但是没有道成肉身更合适,更能拯救人,人对灵能有多少观念?人对灵能显出多少悖逆?他毕竟没有道成肉身更能征服人,更有利于人认识神。灵作工作不能总跟人在一起,灵作工不可能像现在肉身这样直接跟人说,直接面对面地跟人在一起生活,在一起说话,有些时候就不能像道成肉身一样能显明人里面的东西。这一步道成肉身作工作主要是征服人,征服之后成全,达到人对神有认识,能敬拜神,这是结束时代的工作,如果这一步不征服人,光让人知道确实有神,那就当然灵作了。你们可能认为如果这一步灵来作也能代替肉身,也能那样作,因为神是全能的,不管是肉身作还是灵来作都能达到一样的果效,这你们就错了。神作的工作是根据他的经营,根据神作人的计划、作人的步骤,不是说像你想象的,灵是全能的,肉身也是全能的,神自己就是全能的,他想怎么作就怎么作。神的作工是根据经营计划,作哪步工作都有一定的步骤,这一步该怎么作、应该具备哪些细节也是计划好的。头一步作工作在以色列,这一步作工作在大红龙国家,有人说:“在别的国家不行吗?”根据这步作工的经营计划,现在就务必在这个国家作,这个国家人又落后,生活又腐朽,掌握在撒但的权下,又是没有人权自由的国家,如果像你们那样说,这步道成肉身就没有意义了,怎么作都可以了,那有什么意义?他作哪步工作都是有一个必要性,务必得那样作他才那样作的,所以说这样作才有意义,像你们说的那样就没有意义了,怎么作都可以就没有意义了。像人吃饭,他认为这顿饭吃也行,不吃也行,那这顿饭对他来说就没有价值了;如果他现在特别饿,这顿饭摆上了,那这顿饭对他来说太有必要了,因为他现在正饿着呢。这事你们不能理解偏了。肉身作能达到什么果效,灵作能达到什么果效,他选择肉身或灵是选择达到果效最佳的那一方面、那个方式。像天太热了,你穿棉袄就受不了,冬天穿棉袄就合适了,选择的是最佳方式,不是像你们说的怎么作都可以,肉身也可以作,他随便穿上个形像也可以作,灵来了跟人不见面也可以作,都能达到一定的果效。神是全能的,神有实际的一面这点人看不到,人都把神看得那么不实际、不现实,想怎么作就怎么作,没有一定的意义,认为在神看有意义都是胡编来的,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人应该知道这里面有真理,神怎么作有意义,怎么作有必要性,能达到最佳果效,这里都有他一定的目的、一定的意义、一定的计划。你以为神作工作是信口开河吗?他有全能那一面,但他还有实际的那一面,你们认识就是片面,在认识神全能这一方面有误差,在认识神实际那一面就更不用说了,这一方面比那一方面误差更大,这三步作工先是灵来作,后两步肉身来作,都是太有必要了。你看钉十字架,灵钉十字架有意义吗?不疼不痒的没有意义,这步作工征服人,灵来作不能代替肉身,肉身作的工作灵代替不了,灵作的工作肉身代替不了,作哪一步工作选择肉身或者选择灵都是最有必要了,为了达到最佳果效,为了达到他经营计划的宗旨。神有全能的那一面,还有实际的那一面,作哪一步工作都是实实际际在作,不是像人想象的神不动嘴、不动意念,想怎么作就怎么作,他有智慧,他有他的所是,这是他的实质。他作工作的时候需要实质、需要智慧、需要他的一切性情流露出来、发表出来让人得着,不是凭空作的,说话也是实实际际地在说,作工作也是一天天在作,受苦也是一天天在熬,他受苦也痛苦,不是说道成肉身作工说话期间灵就在,不作工不说话期间灵就走了,若这样就受不着苦了,也就不是道成肉身了。他有实际的那一面人看不着,所以说,人认识神总是认识不了,认识不到位,光认识个表皮,认为神实际、神正常,或者神全能,神无所不能,人说这些话都是学来的,没有真实的认识,没有真实的体验。为什么道成肉身强调实质?他怎么不说灵呢?肉身的实质突出肉身,重点是肉身作工作,灵作工作就是辅助、帮助,这就达到肉身作工的果效。认识神都是一个阶段认识一点,多一点也不能突破,多一点也认识不到,说一点认识一点,但还是不太透亮,摸不着实质的东西。你们认为肉身也可以作,灵也可以作,灵可以代替肉身,那你就永远看不着肉身的意义、肉身的作工,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道成肉身。

上一篇:第二十八篇 没有真理容易触犯神

下一篇:第三十篇 事奉神当走彼得的路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