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篇 分辨假带领(五)

今天交通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六条与第七条,这两条的具体内容是什么?(第六条,提拔、培养各类合格的人才,以便达到凡是追求真理的人都能得到操练的机会,尽快进入真理实际。第七条,根据各类人的人性、特长合理分配、使用各类人,达到物尽其用。)咱们就针对这两条来解剖假带领的各种作法、表现。这两条是一大项内容,涉及到教会提拔、培养、使用各类人。咱们先交通一下神家提拔、培养各类合格人才的原则,这样,对于带领工人作这项工作该遵守哪些原则是不是基本上就能明白一些了?你们如果觉得“作为带领工人,我们经常接触这些事情,对于这项工作再熟悉不过了,经验太丰富了,你不说我们都知道,心里都清楚,不需要作具体交通”,那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不用交通了?(需要交通,这方面原则我们还是不掌握,对有些人才我们还不会分辨。)多数带领工人对如何作这项工作还是很模糊,是在摸索期间,掌握不了准确的原则,所以咱们还是有必要作细节交通。

先说说神家为什么要提拔、培养各类人才。提拔、培养各类人才是为了搞科学、搞教育、搞文学吗?神选民应该都知道,神家提拔、培养各类人不是为制造高科技产品创造奇迹,也不是研究人类发展史,更不是为人类的前景作什么规划。那神家提拔、培养各类人才做什么呢?(为了国度福音的扩展。)(让凡是追求真理的人都能得着操练的机会。)这两项都对,一方面涉及到神的工作,另一方面涉及到个人的追求与进入。这两项是大的内容,具体地说,神家提拔、培养人,外表看是提拔、培养一个人做组长、负责人,做教会带领、小区带领或者决策组成员等等,那是提拔起来当官吗?(不是。)提拔、培养的人是负责各项工作的具体项目、具体工作的。比如传福音的工作,文字工作,教会生活方面的工作,还有一些事务性的工作,等等。那怎样作具体工作呢?就是根据神的要求,根据神话的真理原则来作具体的工作,还有根据神家的工作安排担负起神家安排的各项工作,达到神家要求的标准、原则。从被提拔、培养的人所担负的这些工作上来看,这些人并不是有了一个职称,也不是有了一个官衔,而是担起了一份责任,担起了一项具体的工作、具体的业务,甚至可以说是担负起一项具体的托付,或者说是带有责任性的本分、义务。这是提拔、培养各类人才的具体的意义与定义。提拔、培养这些人是培养他们作具体的工作,培养他们能够按照神家的要求和工作安排来系统地落实各项工作,同时培养他们学习怎样按神的话、按真理原则落实神家的工作。当然,提拔、培养还有一层含义就是,他们一方面在带领所有的人共同落实神家的工作安排,一方面在用自己的经历、认识,自己的忠心、责任来带领他们所负责范围内的人共同进入神所要求进入的原则。这是提拔、培养各类人才所涉及到的具体工作。

咱们再说一下各类人才是什么,这个定义是不是挺广泛?首先是能做各项工作负责人的这一类人。对各项工作负责人的要求标准是什么呢?首先得有领受真理的能力,具备领受真理的素质,这是最主要的。具体地说就是通灵,会自己独立吃喝神话,在神话当中能找着实行的原则,也能通过读神的话看透人的各类情形,自己会经历,临到事自己会省察,会结合神的话经历神所摆设的环境,学到该学的功课。具备领受真理的能力与素质,这是其一。当然,这类人还得有良心、有理智,人性得过关。第二,得有负担。如果光是素质好,有领受真理的能力,但就是懒惰,贪享肉体安逸,什么工作上面要求了、点到了才作,即使作也是走走过程,很少下到基层,不愿意受苦付代价,没有负担,这算不算合格的、可以培养的人才呢?(不算。)这是第二条,得有负担。第三条,还得有工作能力。就是除了按照神家的工作安排落实工作以外,在作具体工作时能够发现问题,还能及时地解决问题,作工作有力度、有深度,不拖泥带水,在神家的工作安排当中能找到自己该作的工作,能够运用并准确地落实神家的工作安排。在作具体工作的时候,如果发现什么问题,对照神家工作安排的规定自己就能处理,会分辨具体的事、具体的情况,根据这些具体的事、具体的情况来作准确的判断,然后作出准确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有工作能力。有工作能力主要是指能抓住工作的重点,能及时发现问题,还能按照原则解决问题,也就是能独当一面。上面交代完一项工作,同时也交代了一些原则,他能掌握原则,按着这些原则去落实,基本上不偏左右,漏洞不太多,偏差也不太大,这就是有工作能力。举个例子。神家要求根据原则清除人、开除人,分辨敌基督、恶人,在作这项工作的时候,有工作能力的这类人他们作的基本上不偏左右。一个敌基督从出现到被显明开除,时间不是很长,他很快就能分辨出来,同时也让弟兄姊妹有分辨,能够不受其迷惑,都能共同起来揭露、弃绝,最后达到开除敌基督。在他的工作范围之内出现敌基督或者恶人之后,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能不受其迷惑、影响,甚至没有一个人能被迷惑走。这就是素质好有工作能力的人,这就是有真理实际的、合格的带领工人。

刚才提到的各类人才,第一类是能做各项工作的负责人。对他们的第一项要求就是有领受真理的能力与素质,这是最起码的。还有就是有负担,这个必不可少。有的人很有工作能力,作工作很有力度,绝对能独当一面,领受真理比一般人都快,通灵,但就是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没负担。他喜欢吃喝玩乐,喜欢各处溜达、游逛,一说玩可高兴、可来劲了,一说起早贪黑,受点约束,按时按点地作一项具体工作,不那么自由、放纵了,他就没劲了,身体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痒,浑身都不舒服。自由散漫,随便、放荡,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想睡觉就睡觉,想扯闲篇就扯闲篇,等心血来潮了,想工作了就作点儿,工作累了就觉得枯燥、没意思,不想干了,就去玩了。这是不是有负担啊?(不是。)懒惰的、贪享肉体安逸的这类人不是应该提拔、培养的对象。还有的人论他的素质担当一项工作绰绰有余,可惜就是没负担,不喜欢担责任,不喜欢麻烦,不喜欢操心,眼里没活儿,即使看着活儿也不想管。这类人是不是提拔、培养的对象?绝对不是。有负担再加上另外那两条——具备领受真理的能力、素质,有工作能力,这就是可以提拔、培养的一类人,这类人能做各项工作的负责人。有负担也可以说成是有责任心,有责任心偏重于人性方面,有负担就涉及到神家衡量人的一方面标准。这是关于提拔、培养各类负责人的要求标准,具备这几条的人就是可以培养的对象。

还有一类可以提拔、培养的,就是有一些特殊才干、特殊恩赐,掌握一些业务、技术的人。对于这一类人神家的要求标准是什么呢?首先,从人性上来看,这类人比较喜爱正面事物,不是恶人。有些人说:“为什么不说是喜爱真理呢?”对于这类人用喜爱真理来要求有点太高。对这类擅长一些技术、业务,有一些特长的人,他们在神家中从事一些有技术含量、涉及到业务的工作,只要人品相对正直,不是恶人,领受不偏谬,能吃苦、肯付代价就可以了。所以说,对这类人第一点要求就是比较喜爱正面事物。有的人说:“那他们领受真理的能力算不算高啊?听完真理之后能不能悟出真理实际?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啊?”不用这么要求,就要求他们领受不偏谬就行。不偏谬的人作工作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容易打岔,不容易做出荒唐的事来。比如,对于演员服装的颜色,神家一再要求,一再交通相关的原则,但有的人就是听不懂,听不明白,不能领受,不能在神家的这些要求当中找着原则,最后选的服装都是清一色的土灰色,这就是领受偏谬。比较喜爱正面事物代表什么?就是能接受对的话、对的事,接受纯正的领受,接受对人有益处的说法、原则。不管他能不能行出来,最起码他心里不抵触、不反感。这类人是正经人。正经人有什么特征呢?就是外邦不信神的人做的那些恶事,还有人所追随的那些邪恶潮流,他看了反感、恶心、厌恶。比如说,邪恶潮流当中人都崇尚女人嫁富豪、当小三,喜爱正面事物的人看了就厌烦,说“我就是嫁不出去,就是穷死,我也绝对不做那样的人”,她鄙视、瞧不起那样的人。这类人的一个特征就是厌烦、恶心邪恶潮流,鄙视那些被邪恶潮流裹挟的人。这类人比较正经,一说信神做好人、走正道,敬拜神、远离恶,远离邪恶潮流,远离这个人世间一切的恶行,他心里就觉得这是好事。不管自己能不能走上来,不管自己对信神、对走正道有多大的心志,总之,他心里向往活在光明中,向往公义掌权的地方。这类人就是正经人,正经人就是比较喜爱正面事物的一类人。神家要提拔、培养的人最起码得具备这一项人性品质。

第二条要求标准是能吃苦付代价。就是为自己喜爱的事业、工作能放下个人的私欲,放下个人的肉体享受或者安逸的生活,甚至能放弃自己的前途,苦点累点都觉得不算什么,只要自己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是自己认为对的事,他就心甘情愿放下肉体的享受、肉体的利益,最起码是有这样的心志与愿望。有些人说:“他有时候还贪享肉体安逸,想睡个懒觉,想吃点好的,有时候也想出去逛逛、玩耍,但多数时候能受苦付代价,就是一时受心情影响有那么点想法。这算不算问题呀?”这不算问题,要求他完全放下肉体的享受这太苛刻了,特殊情况除外。总体来说,你交代给他一项工作,不管这项工作是大是小,是不是他喜欢的,你只要交代给他,他不管受多大苦、付多大代价,不管这项工作有多大的难处,你不用看着,他保证能作好。这一类人也算是正经人,能吃苦付代价这也是正经人的一方面表现。能吃苦付代价指什么?就是不是社会上那些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好吃懒做,好逸恶劳,那样的人不是正经人。能吃苦付代价,这是神家所提拔、培养的一类人的表现与所具备的特质。

第三条,领受不偏谬。就是听了神的话最起码能知道神话的所指是什么,能听明白神所说的是什么,领受不偏不谬。比如你说蓝的他不会领受成黑的,你说灰的他不会领受成紫的,这是最起码的。

第四条,不是恶人。这个是不是容易理解?不是恶人最起码有一点,就是神家的要求他没达到或者是做错了,对付修理他的时候,他能顺服、听话,不散布消极、观念,也不抵触。另外,不管在哪个人群里,他跟多数人都能合得来,都能够和睦相处,谁要是说点不好听的他也能忍耐,不计较。谁要是欺负他,他一看这人不怎么样,他能远离,不会整治对方。这样的人虽然不能说是老实人,但最起码他不整人治人,不打压人。另外,不搞独立王国,不跟神家唱对台戏,不散布对神的观念,不论断神,不做打岔搅扰的事。

这四条就是提拔、培养有特长,懂技术、业务的人才所该具备的基本条件。只要具备这四条,基本上就可以担起一项本分,作好一项工作。

有些人说:“提拔、培养的人才,怎么就没有明白真理、有真理实际、能够敬畏神远离恶这几条呢?怎么就没有能认识神,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能顺服神、对神有忠心这几条呢?是不是落下了?”你们说,一个人如果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了,能顺服神,对神有忠心,有敬畏神的心了,也认识神了,不会抵挡神了,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了,还用培养吗?如果人真达到这些了,这是不是已经是培养出来的成果了?(是。)所以说,对这两类人的要求里没有这些条件。因为是要在不认识神、不明白真理的充满败坏的人类中间提拔、培养,所以这些被提拔、培养的对象不可能有真理实际,也不可能完全顺服神,更不可能对神有绝对的忠心,当然更谈不上对神有认识、有敬畏神的心了。提拔、培养的各类人才最该具备的条件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那几项,这才是最现实、最具体的。有些假带领说,“我们这儿没有可以提拔、培养的人才啊。某某不明白真理,某某做事没有敬畏神的心,某某不能接受对付修理,某某没忠心”,挑出一大堆毛病。他说这话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好像这些人不能被提拔、培养都是因为不能顺服神、不明白真理实际等等,而他能当带领是因为他已经被成全了。他是不是这个意思?在他眼里看谁都不行,就他行,除了他没有行的。这就是假带领对待神家提拔、培养人的误解。

刚才提到的这两类人,一类是可以做带领工人的,一类是能够从事各项业务工作的人。还有一类人,谈不上有什么特长或者有什么业务、技术,他作的工作也没有什么高的技术含量,就是在教会当中作一些事务性的工作,做一些教会工作以外的事。这就是从事事务性工作的一类人。对于这类人神家主要的要求是什么?有一条最关键,就是他能维护神家利益,胳膊肘不往外拐,别以出卖神家利益讨好外人为工作原则就行了。不管他人性怎么样,是交际花也好,是社会精英或者特殊的人才也好,他为神家做一些与外界有关的业务或者事务的时候,都能维护神家的利益。神家利益包括什么?钱财,物质,神家的声誉、教会的声誉,还有弟兄姊妹的安全。这几方面都很重要。就这一条谁能达到谁就具备人性,谁就够正直,谁就是肯实行真理的人。有的人人性很恶,他能维护神家工作吗?(不能。)有没有人很维护神家工作,但是他人性很恶?(没有。)所以说,一个人真能维护神家的利益,那这个人的人格、人性保证好,错不了。若一个人为神家办事尽胳膊肘往外拐,出卖神家利益,不仅让神家的经济、物质受了很多的亏损,还让神家的名誉、教会的名誉也受到了极大的亏损,这是不是好人啊?这类人保证不是好东西。神家的物质、钱财受多大亏损他都不管,他办事自己痛快最要紧,讨好外邦人要紧,给外邦人送礼物,甚至跟外邦人交涉的时候一个劲儿地让步,就不知道为神家争取利益,还欺骗神家,说他是怎么作好工作的,怎么让神家不受亏损的,其实神家尽受亏损了,外邦人尽占神家便宜了。一个人办外面的事如果处处能维护神家利益,这样的人是不是好人?那这类人在神家如果作不了别的工作,就适合作这类事务性的工作,神家提不提拔?(提拔。)他除了有工作能力,除了能够按照神家要求的原则去做之外,还能达到维护神家的利益,这就合格了,这类人就应该提拔。反之,尽让神家的利益受亏损,尽给弟兄姊妹的安全带来隐患,尽给神家的声誉、教会的声誉带来不良的影响与后果,这类人就不是提拔、培养的对象,如果用了也赶紧撤换。能作事务性工作的这是一类特殊的人才。咱们所提到的提拔、培养的各类人才基本上就是这些,有做教会带领工人的,有负责教会各项业务的,还有给教会办事的,这几类人才所该具备的各种条件也都交通清楚了。

有些人说:“神家提拔、培养的这些人,为什么叫人才呢?”这里说的人才就是提拔、培养的对象。对于能尽不同本分的人有不同的要求,因为是在提拔、培养期间,所以这些所谓的人才能够达到刚才所说的那些条件就不错了。要让这些人达到有真理实际,能顺服,有忠心,能敬畏神,这不现实。所以说,这里所说的人才仅仅是具备了一些正常人性所应该具备的品质、人格,或者是具备了一些领受真理的素质,这就算是合格了,并不是指能明白真理,已经有真理了,能进入真理实际了,能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了,已经能够绝对顺服神了,等等这些。当然,这些人才更不是指什么博士、大学生,或者有家庭背景的、有社会地位的,或者有特异功能的,或者是有一项谁都没有的特殊的恩赐,并不是指这些。因为是提拔、培养,所以对于有一些涉及到业务工作的人员,他们也可能之前没做过也没有学习过这项业务,但是只要具备提拔、培养的那几项条件,愿意学习,也擅长学习一项业务,神家就可以提拔、培养。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并不是说一个人天生擅长一项业务,只要具备那几项条件就应该提拔、培养,而是说他如果有这个意愿,有这方面的条件,甚至可以说只要具备这方面的基础就可以提拔、培养。这就是原则。对于神家所要提拔、培养的各类人才应该具备的条件就交通到这儿。

接下来交通为什么要提拔、培养各类人。对于这些人,神家直接用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提拔、培养呢?先说说做带领工人的这类人。为什么对于有领受真理的能力、有负担、有工作能力这几个条件的人,神家要提拔、培养呢?就让他在下面正常追求,跟普通弟兄姊妹一样,吃喝神话,听讲道,过教会生活,与弟兄姊妹共同经历神话,进入真理实际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提拔、培养做带领工人呢?一个人有领受真理的能力,有工作能力,也有负担,如果就让他做一个普通信徒,也不加给他任何的担子,他的长进就慢,对各种人事物的分辨能力也差,不容易得着真理。如果把这类人提拔起来,让他做一方面工作的负责人或者带领工人,加给他担子,一方面让他发挥他的特长,让更多的人得益处,带领更多的人跟他一样,能尽快地进入真理实际;另一方面,对他个人来说,加给他的担子多了,他作的工作也就多了,工作的范围也就广了,那他的经历也就会相对多一些。就像一个做孩子的与做母亲的,做孩子的不接触生活琐事,不接触柴米油盐,不管多大年龄都不知道做母亲的辛苦,也体会不了母亲所经历的这些事。但是,一旦她做了母亲,接触家庭生活上的事,她的经历、见识等各方面就都有长进。提拔、培养一个人做带领,就是加给这个人更多的负担,让他学习操心。操什么心呢?学习分辨各类人,怎么扶持、供应各类人,怎么分辨各类人的情形,怎么能让各类人进入真理实际,操练解决各类人的难处以及工作当中遇到的各种难处。这样一来二去,他所吃喝的相关神话越来越多,他所能进入的真理实际越来越多,所能接触到的神所摆设的环境也会比其他人多。这是不是操练的机会?操练的机会越多,人长进得也就越快,人的见识就越多,经历就越广。但是,如果他不作这项工作,他所接触的也就是个人的经历、个人的生活、个人的各种情形,还有个人的败坏,只是针对个人的。一旦他做了带领,就会接触更多的人、更多的事、更多的环境,这样就能促使他来到神面前寻求真理原则,这些人事物无形中对他来说形成了负担,也形成了他进入真理实际的一个最有利的条件,这是好事。所以,同样有素质、有负担、有工作能力,做普通的人进入得就慢,做带领进入得就快一些。对于一个人来说,进入真理实际快是好事还是慢是好事?(快是好事。)所以,对于这类人神家就要破格提拔,除非他个人不愿意。正常情况下,只要一个人信神有根基,具备了带领工人所具备的条件,那神家肯定要提拔、培养,给他一个带领的职称,在这个期间训练他作好、落实好各项工作。在训练期间,这个被培养的人就逐渐地掌握了对待各类人的原则、解决各类问题的原则,还有临到各类环境应该怎么处理的原则。这些收获是一个普通的信徒所经历不到的。所以,从这一点来看,神家提拔、培养一个人是好事还是坏事?是对人有益处还是强人所难啊?这对人是有益处的。当然,有些人刚被提拔上来的时候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神家到底要让他做什么,他就认为“我也不会做啊,我什么也不会啊”,这是正常情况,哪有人天生什么都会的呢?如果你什么都会那就麻烦了。为什么说麻烦了呢?你什么都会,你就会狂妄自大,谁也不服,就能走敌基督道路,那神家还怎么用你?你若什么也不会,就应该学会听话、顺服,这样就能达到合格地尽本分。这么简单的一个事多数人就做不到,那就别怪神家不提拔、培养你了。因为你做不到听话,你连听话都不会,神家还敢提拔、培养你吗?(不敢。)为什么不敢啊?用你太危险,太麻烦,太操心啊!什么叫危险?就是一用你,你就把人控制在自己手里,把人带上邪路,这就是太危险。一用你,你就能胡作非为,把工作搞得乱七八糟,还得撤换,这就是太麻烦。一用你,你什么也不会做,什么果效也没有,作什么工作都得上面督促、监督、跟进,什么事都得上面插手,那用你干什么?让人太操心了!这几种人能不能用?绝对不能用。

有些人说:“上面怎么总也看不着我啊?神家怎么总也不提拔、培养我呢?这不公平。”那你先衡量衡量你会不会听话,其次你再衡量你具不具备神家提拔、培养带领工人的这三个条件。如果你具备了,那早晚有一天你有机会被提拔、培养。神家既然提拔你,就对你有要求。有什么要求呢?就是要求你按照神家的原则、神家的要求办事,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培养你学会顺服神、顺服真理。在培养你的期间,有时候会对付修理你,有时候会严厉地斥责你,有时候会询问你工作进度,有时候会打听你工作到底作得怎么样,会检查你的工作,有时候也会考你们对待一个事情的观点是什么。考的目的不是难为你们,而是让你们明白在这件事情上应该明白什么真理,人应该持有的态度是什么,神的心意是什么。这就是操练、训练。训练的目的、目标是什么?就是让人明白真理。明白真理的目的是什么?让人能够顺服真理,按原则办事,带领弟兄姊妹明白神的心意,也带领弟兄姊妹能够尽好本分,守住自己的本位,对本分有忠心,同时也能带领弟兄姊妹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进入各项真理,性情有变化。这就是带领工人的职责,是带领工人应该达到的。一个带领工人明白真理了,他所带领的人也就明白真理了;一个带领工人能明白多少真理,他所带领的人也就能明白多少真理;一个带领工人在哪项工作当中掌握真理原则了,那他所带领的人也就在哪项工作当中能进入原则,进入真理实际。这就是训练带领工人的目的。因为所训练的带领工人比其他人有工作能力,素质相对好一些,所以训练他就对了。让他先明白真理原则,先进入真理实际,再通过他带领更多的人进入真理实际,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理原则,这个方式怎么样?(好。)这类人没有高的学问,也不会出口成章,也不懂什么科技,不懂什么时事政治,甚至不太精通某一项业务,但是能明白真理,听了神的话能落实,会落实,能找着真理原则,能带领更多的人进入神话实际,持守住真理原则。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提拔、培养做带领的这一类人才。这抽不抽象?(不抽象。)有的人说:“一说人才,那是不是社会精英啊?是不是得在社会上搞过什么企业,是什么老总、企业家啊?是不是搞过政治的政客,商界人才,或者文艺界、文学界的人才?是不是奇才啊?”神家所说的这个人才跟世上那个人才不一样。这个人才指什么?能明白真理,能带领人进入真理实际,会分辨各类人,会解决人的各类情形、难处,临到事有正确的观点、正确的态度,有信神、跟随神的人该有的观点、态度,不是不通灵的人,也不是假冒为善的人,不是唱高调、高谈阔论的人,而是有真理实际的人,这就叫人才。这空不空洞?(不空洞。)神家提拔、培养带领这一类人才,所要求的这几个条件合不合适,现不现实?是不是实际啊?(是。)太实际了,不要求你有高的文凭。有些人说,“不要求有高的文凭,是不是不识字也行啊?”读神的话没点文化还真不行,得懂文字,但是不需要高的文凭。在神家被提拔的这些人,有小学毕业的,有中学毕业的,也有大学毕业的,也有博士生,所以对于文化程度没有局限。另外,对于社会地位也没有局限,农民也行,知识分子也行,经过商的也行,家庭妇女也行,哪类人都行,不局限。除了对文化程度和社会地位不局限以外,所要求的条件就是那几条,这是不是合理?(是。)太合理了!现在对于神家提拔、培养的人才所指的是什么,是不是明白一些了?(是。)具备那几个条件的人就是神家提拔、培养的对象,其余的对于文化程度、家庭背景、社会地位,还有人的长相等,都没有太高的要求,主要是达到那几个条件就合格了。这是关于提拔、培养带领方面。

提拔、培养涉及一些技术、业务的人才也有几个条件,那几个条件对于这些人来说也是必备的。那提拔、培养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同样也是让这些人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在作具体工作的同时针对性地掌握神家所要求的原则;在掌握这些原则的同时,操练进入这些原则;在操练进入这些原则的过程中,人不知不觉地被训练、被规范,操练放下己意,矫正错误、谬妄的世人的观点,放下一些幼稚的想法,对信神有偏见、有观念、有想象的东西,等等这些。当然不管怎么说,在操练的过程当中还是为了让人逐步地明白真理,学习顺服,学习进入各项真理实际。在学习的过程当中逐步地掌握真理的原则,知道什么是实行真理、什么是信神、什么是尽本分,最终逐步地明白怎么做才能达到合格地尽本分,怎么做才是一个信神的人该做的、该明白的,等等这些都是在人被提拔、使用之后逐步进入的。人逐步进入的过程就是被培养的过程,被培养的过程其实就是人操练进入真理实际的过程。但是,如果你没有被提拔、被培养,你就做一个普通的信徒,也跟着信,跟着聚会,在聚会中也能交通、祷告,也常常读神话、学诗歌,就是没有尽上具体的本分,那你对于尽各项本分神要求的原则、人该进入的真理实际始终都停留在理论的状态、理论的阶段,所以说你进入真理实际是很缓慢的。同样,提拔从事业务工作的这些人的目的、目标,也是为了让他们更快地进入真理实际,更好地、更准确地掌握真理原则。能掌握真理原则,进入真理实际,这就是神家所提拔、培养的人才。这类人才指什么?就是指在喜爱正面事物、能吃苦付代价、领受不偏谬、不是恶人的基础上达到了明白真理原则,进入真理实际,能够顺服神了,顺服神家安排了,有点敬畏神的心了。这就是所说的第二类人才。这也是实际的,够具体,不抽象。那这一类人才要不要求是社会精英,有社会阅历,有一定的文凭,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啊?(不要求。)神家从来不要求人有社会地位,有社会名望,有什么文凭或高的学问,从来不要求这些。在提拔、培养人时也不根据面相,不看人长相丑俊,除了看着像个外邦人,长相丑陋、邪恶的这一类人不提拔以外,其余的条件就是咱们刚才说的那几条,这是最实用的。外邦人提拔一个人,先看这个人的长相,男的得帅,像当官的,女的得漂亮,像天仙。另外,还比文凭,比社会地位,比家族背景,比手段。你文凭高没手段也不行,你永远也不能被提拔,没人看得起你。你文凭高,你有实际才干,但是你长相不行,个子矮,又不会说,也不会溜须,不会靠近领导,那你一辈子也别想被人提拔、培养,没有人会发现你。所以,外邦人就有那么一句话,“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在神家这话成不成立?(不成立。)那“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的”这话成不成立?有没有道理?(没有。)玩世不恭、谁也不服的人就好说这句话。总想发光,这就是人的野心。神家提拔、培养的各类人才不是金子,就是个普通的人。所说的提拔、培养只是一种说法,事实上这是神的高抬。你一个受造之物在造物主的面前是金子吗?你就是灰尘,连铜铁都不是。为什么说是灰尘不是金子呢?人身上没有可取的地方。有些人说:“你这话不是矛盾吗?刚才不是说具备喜爱正面事物的这个条件就可以被提拔吗?”作为一个人,你不应该喜爱正面事物吗?你喜爱点正面事物就是金子了?就要发光啊?你喜爱点正面事物就代表你有真理了?有真理才叫发光,没真理那叫发光吗?事实上,一个受造之物什么真理也不明白,具备点人性,具备点领受真理的能力、素质,并不代表天生就有真理了,人没真理。人性正直也好,善良也好,这都不是真理,那只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品质。所以,别提要发光的事。那什么时候能发点光亮呢?什么时候人能说出约伯那句话了,“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这时候人算是有点儿光亮了,活在光中了。当你能用你所具备的真理实际,能用你所明白的真理供应、扶持、带领他人,能把他人带到神面前,带到真理实际里,能让人顺服神、敬拜神,那个时候才是一个人能发点光的时候。

神家培养的各类人才,没有超然的天才,就是普通的败坏的人,只要能接受真理,能听话顺服,有一定素质,就在神家破格被提拔、培养。所说的破格被提拔、培养就是神的高抬,是给你机会,让你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操练,接受神的带领,接受神对你的培养、训练,让你在这个期间尽快地进入真理实际,能够准确地掌握真理原则,达到活得有人样,达到能合格地尽本分。这就是神家所说的人才,一点也不高大上,就是明白真理了,有真理实际了,不胡作非为了,做事不凭观念想象了,严谨、认真、负责任了,有点儿真心了,能付点代价了。神家破例提拔、培养能够达到这几个条件的人,操练他们,这么做合不合适?对人有没有益处?对人太有益处了!同样信神,同样尽本分,同样读神话、听讲道,相比之下,被提拔、培养的人就长进得快,收获得多。你们喜欢得的多点,还是喜欢就平平常常地得点就行啊?(得的多点。)多数人还是有这个意愿的,这就是喜爱正面事物。有时候我跟有的组闲聊,交通点生命进入的事,不少人都跟着听,这说明多数人还是有渴慕真理的意愿,愿意多明白点真理,也愿意进入真理实际。刚开始我跟一些人交通的时候,他们挺麻木,说了半天没反应,甚至连点笑模样都没有,接触一两年后,多数人的面目表情自然了,有反应了,再后来反应就相对快速一些了,这就是从死人变成活人了,灵里苏醒了。这是怎么达到的?人不明白真理,你再喜爱正面事物,你再聪明,再有头脑,你也是个死人。有的人原来可笨可木讷了,在世上没人瞧得起,也没大学问,也没什么见识,但信神以后能明白许多真理,就活出人样了,就能看透许多事,这就成了活人。活人指什么?不是你肉体的死活,不是肉体能不能动弹、喘不喘气,而是灵里对神话、对真理有没有知觉,敏不敏感。活人对真理、对神的话有反应,听了神的话有知觉,有路途,有计划,有目标,死人就没有这些表现。所以说,神家提拔、培养一个人,这个人得的就相对多。那得不着提拔、培养的人,不具备这些条件,怎么能得的多呢?怎么能够快速地进入真理实际呢?那就得学会实行经历神话,还要学会实行运用真理,在真理上下功夫,就能进入真理实际了。

有些人说:“神家提拔、培养各类人才,让各类人才尽快地进入真理实际,那不是人才的就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了吗?”这个逻辑对不对?(不对。)那交通完这个话题能不能让一部分人兴奋起来,又让一部分人消沉、失望呢?这事得这么看:被提拔、培养的人也别骄傲,你没什么可夸的,神给你的多,让你付出的也多,神破格提拔、培养你就意味着你要付的代价就得多,你能吃得了这个苦,那你当然得的就多。如果你说“我不愿意受这份罪,不愿意吃这个苦”,那你就得不着。有些人说:“我想得还得不着呢,神也不破格提拔、培养我,我也不具备这个条件啊。”不具备这个条件也不要紧,你追求真理,努力往上够,神不会偏待你的。所提拔、培养的这些人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的素质,因为他们的各方面条件,优先进入真理实际了。但这个优先并不代表他们是唯一可以进入真理实际的人,他们只不过是优先能多得点,早明白真理实际。那些不能优先的就比他们落后点,但不代表不能进入真理实际,能否进入真理实际就看一个人的追求怎么样。被提拔、培养的这些人在培养的过程当中,能更快地掌握真理原则,更快地进入真理实际,这对于神家的工作来说是有益处的。所以,发现这样的人提拔、培养是对的。谁能发现这些人,而且能提拔、培养,不嫉妒,不踩压,实行爱护,这叫体贴神的心意。反之,如果有的人产生嫉妒,怕这些人比他强,超过他,就采取排斥、踩压,这是明显的恶行,是敌基督最常做的事,丝毫没有爱,更不是体贴神心意的表现。

刚才所交通的是提拔、培养各类人才的目标、目的。总之,不管提拔、培养的对象是作哪项工作,是有技术含量的还是普通的工作,还是教会的事务工作,都是为了达到让人能明白真理,明白真理原则,进入真理实际,尽快达到合格地尽本分,满足神的心意,这是神对人的要求,也是神工作的需要。现在对于神家提拔、培养各类人才的意义是不是明白了?还有没有误解了?(没有。)有人说:“人家被提拔了,就是当官去了。人往高处走啊,人家往高处去了。”还有的人说:“高处不胜寒哪,爬得高摔得重啊。”这些话对不对?(不对。)说被神家提拔、培养了,就是去当官了,有官位了,有地位了,在神家变成上层领导了,这些说法都不对,都不恰当,不应该用。一个人被提拔做带领,或者一个人被培养作某项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担任负责人,这只不过是神家给了他一份担子,破例地高抬,这是一份托付、一份责任,当然也是一种特殊的本分、一个特殊的机会,并没有什么可夸的。被神家提拔、培养,并不是一个人在神家就有了特殊的身份、特殊的地位,甚至可以享受特殊的待遇、特殊的拥护,而是一个人在神家得到了破例的高抬之后,能够有机会、有更优越的条件操练进入真理实际,能够作更具体的涉及真理原则的工作,就是作这些工作原则性特别强。一个人在神家中被提拔、培养了,那就意味着你将会被严格地要求、监督,被严格地检查、督促你所作的工作还有你个人的生命进入。从这几点来看,神家提拔、培养的人是不是在神家中就有了特殊的待遇、特殊的地位、特殊的身份了呢?(不是。)当然更不是有了特殊的名分。有的人说:“一个人被提拔、培养做带领了,那就是有名分了,最起码是长子,就算不是长子也是子民啊,做子民是有望了。那我总也不被提拔、培养,总也没人提、没人看得着,这是不是就没希望了?”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不是。)被提拔、培养的人没有任何的特殊性,只有一样是与其他人不同的,就是有了更优越的环境,更优越的机会、条件作具体的涉及真理原则的工作。即便是你所作的工作大多数都涉及业务,但这个业务如果没有真理原则来规范、把关的话,那你所作的涉及业务的工作就毫无价值、毫无意义,都是被否定、被定罪的。说来说去,神家对被提拔、培养的各类人的要求目标是什么?不是会当官、会做领导了,不是会做领头羊了,也不是会做人的思想工作了,更不是业务能力更强了,不是文化水平更高了,不是更有名望了,不是与世上那些搞业务、搞技术或者搞政治、有名望的人可以相提并论了,而是更能明白真理了,更有敬畏神的心了,在操练的期间能更明白怎么作具体工作,更知道到底什么是信神、怎样跟随神了。这就是收获,这就是培养、提拔各类人的目标。

有的人被神家提拔、培养了,就美了,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了,“怎么样,我比你们高吧,神家为什么提拔我没提拔你们呢?为什么就看中我了呢?还不是我比你们强吗?”这是小孩说的话,不懂事。其实你一点也不比别人强,你只不过是具备了神家培养人的条件,但你能不能担得起这份责任,能不能尽好这个本分,能不能完成好这份托付,这还不好说呢。所以,一个人被弟兄姊妹选举做带领,或者被神家提拔作某一项工作,尽某一项本分,并不意味着这个人的地位、身份就特殊了,也并不意味着这个人所明白的真理比别人多、比别人深,更不意味着这个人能顺服神,不会背叛神了,也不意味着这个人就认识神了,是敬畏神的人了。事实上,这些还都没有达到,只是简单意义上的提拔与培养。这个提拔、培养只是提拔出来,有待培养。那培养最终的结果怎么样,就在于这个人走什么样的道路,这个人的追求是什么。所以,一个人在教会中被提拔、培养做带领,仅仅是简单意义的提拔与培养,并不代表这个人已经是合格的带领,是称职的带领了,已经是可以担当带领工作的人了,是可以作实际工作的人了,并不是这样。提拔、培养一个人做带领,那这个人具备真理实际吗?明白真理原则吗?这个人会落实神家的工作安排吗?这个人有责任心、有忠心吗?临到事能寻求真理、能顺服神吗?都是未知数。这个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敬畏神的心有多大?他做事能不能凭己意?在作带领工作期间,能不能时时、常常地来到神面前寻求神的心意?能不能带领人进入真理实际啊?等等这些都有待培养,都有待发掘,这些都是未知数。提拔、培养一个人,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是明白真理的人了,也并不等于这个人已经能够合格地尽本分了。那提拔、培养的意义、目的是什么?就是把他单独提拔出来操练,作特殊的浇灌、特殊的训练,让他能够明白真理原则,明白做各类事情的原则,明白解决各类问题的原则、方式方法,还有明白临到各类环境、各类人该怎么处理、解决才合乎神的心意,才是维护神家的利益。从这几点上来看,神家所提拔、培养的人才,在提拔、培养期间或者提拔、培养之前是不是就能够足以担当工作、足以尽好本分了?当然不是。所以这些人在培养期间不免要经历对付修理、审判刑罚,揭露甚至撤换,这是很正常的事,这就叫操练,这就叫培养。对于提拔、培养的这些人,人不要对他们有任何高的期待、任何不符合实际的要求,这都是不合理的,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你们可以监督,反映他们所做的你们认为有问题的事情,但是他们也是在培养期间,不应该把他们看成是被成全的人,更不应该把他们看成是完全人,也不应该把他们看成是有真理实际的人。他们跟你们一样,都是在操练期间。不一样的是,他们所担当的工作、所担当的责任比普通的人多一些,他们有责任、有义务作更多的工作,比常人要付更多的代价,吃更多的苦,操更多的心,解决更多的问题,忍耐更多人对他们的指责,当然得出更多的力,得少睡不少觉,少吃不少好东西,少聊很多的闲篇。这就是他们的特殊性,除此以外,跟其他人是一样的。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告诉所有的人要正确理解神家提拔、培养的各类人才,不要对这些人有苛刻的要求,当然也不要对这些人有不符合实际的看法。过分地高看、仰望这是人的愚蠢,过分地对他们有苛刻要求,这也是不人道、不合实际的。那怎么对待他们是最合理的呢?把他们当成普通人,有问题需要寻求的时候跟他们交通,互相取长补短。另外,每一个人都有责任监督带领工人是否在作实际工作,他是不是能胜任他的职责。如果不胜任,你们看透了,赶紧反映或者罢免,另选他人,别耽误神家工作,耽误神家工作坑人害己,对谁都不好。

被提拔、培养的人作工作、解决问题,首先应该遵守的原则就是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理的时候要寻求真理,自己寻求不明白的可以找人询问、交通,学会与其他人和谐配搭,学会多问、多寻求,这样才能准确地解决问题,同时也能减少损失。你只是在被提拔、培养期间,并不是什么都明白了,所以别装明白,装明白这是愚蠢的作法。你不明白可以问别人,与人交通,或者向上面询问。就算你不问,上面也知道你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寻求、交通这是你该做的,这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理智,也是你作为一个带领该遵守的原则,这么做并不丢人。你要是总觉得做带领了还总问别人、总问上面,做带领了还不明白原则,觉得这样做丢人,就伪装自己明白、知道,伪装自己有工作能力、会作工作,不用别人提醒、交通,不需要任何人的供应、扶持,这就危险了,那你被撤换是早晚的事。这就不符合神家提拔、培养人的条件了。你认为自己会,但是你要知道,事实上你什么也不会,你只是在学习、操练期间,这是你应该具备的理智,也是你该有的实行。那对于有业务专长的人来说,这么实行是不是也合适?业务不等于真理原则,精通业务、技术,精通某一项知识,并不代表你明白真理原则了,所以必要的寻求、必要的交通是你们应该遵守的原则。怕丢人这是愚蠢的想法,是一种不理性的表现。你有败坏性情,你一丁点儿都不明白真理,你只是在被训练、被培养期间,这些神知不知道?(知道。)那你伪装是不是显得很愚蠢?你们愿不愿意做愚蠢的人?(不愿意。)不做愚蠢的人,做有理智的人,做能虚心接受真理、寻求真理的人,别做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你会的东西只是点业务、知识,不是真理原则,你得想办法在真理原则里恰当地发挥你的业务、特长与你所掌握的知识、学问。这是不是原则?是不是实行的路?你学会这样做,那你就有路可行了,就能进入真理实际了。千万别犟,也别装,那不是理性的作法,而是最愚蠢的作法。

通过这么交通,你们对于神家提拔、培养各类人才这事是不是有正确的领受了?对神家提拔、培养的各类人,你们是不是有正确的看法了?能不能正确对待这些人?得正确对待他们的长处,他们的不足、缺陷与人性上的毛病,还有他们在工作、业务等方方面面的不足和缺少,都得正确对待。无论是被提拔、培养做带领的,还是各类业务人才,都是普通的人,都是经过撒但败坏的人,都不明白真理,谁也别装,谁也别包着,不会、不懂就是不会、不懂,如果大家都不懂,那就在一起交通、寻求。在真理面前人都是婴孩,都一无是处,人需要做的就是在真理面前顺服下来,有一颗谦卑渴慕的心,寻求、接受真理,然后实行,活出来,运用到尽本分当中,运用到自己的生活当中。大家都一样,被提拔、培养的人也不比别人高一等,没被提拔、培养的人也没有任何人剥夺你尽本分的权利,也没有剥夺你操练进入真理实际的权利,更没有人剥夺你实行真理的权利,只不过因着神家工作的需要,因着各类人的素质、特长的不同,神家采取了这样的原则对待各类人,这是合情合理的,是合理地使用、分配各类人。那各类人有没有等级的区别?在地位、身份、身价、名分上没有等级,最起码在现在这个期间没有等级,在神成全人、带领人期间,在神工作扩展期间,在神供应人真理使人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期间,人的等级、身份、身价、地位没有区别,只是分工不同,只是本分的角色不同而已。当然,在这个期间有的人就被破格提拔、培养,作一些特殊的工作,而有些人因为素质或者家庭环境等等各方面问题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难道神就不要了吗?难道身价、身份就比别人低一等了吗?不是。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人都有机会追求真理、得着真理,神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平合理的。到什么时候人的身份、地位才有明显的区别呢?就是当人走到路终的时候,当神的工作结束的时候,所有人对待真理的态度、对待尽本分的态度、对待基督的态度有了最终表现、最终说法的时候,就是在神的记事簿上有一个完整的记录时,那个时候因着人的结局、归宿有所不同,人的身份、地位也就有所区别了。那个时候这一切的事才能略见分晓,现在大家都一样。你们盼不盼望那一天啊?是不是既盼望又害怕?盼的是到那一天终于有个结果了,自己好不容易走到那一天了;怕的是自己走不好,在途中跌倒、失败,最后结局不如人意,比自己想象、盼望的糟糕,那多伤心、多痛苦、多失望啊!别想那么远,想那么远不实际,先看眼前,把脚下的路走好,把手中的活儿做好,把神交给你的任务、本分尽好,这是最关键、最重要的。把眼下该明白的真理明白透亮,把尽本分的原则弄明白,交通透亮,达到胸有成竹,做什么事都清楚、准确地知道原则是什么,保证能够不出原则,不偏左右,不打岔搅扰,不做损害神家利益的事,这是眼下你们该进入的。更远的咱们没必要多说,你们也没必要多问、多想,想那么远没用,那不是你该想的。有些人说:“现在灾难这么大了,怎么不该想呢?是时候该想了吧?”是不是时候啊?灾难大影响你进入真理吗?(不影响。)灾难这么大,我什么时候专门为灾难聚过会、讲过道啊?我从来不提灾难的事,就总讲真理,让你们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让你们怎么能尽好本分,怎么能进入真理实际。现在,有的人连什么是真理实际、什么是道理都不明白,每天就讲那点字句、空话,还觉得自己进入真理实际了,我一听都替他上火,他自己都不知道上火,还想以后呢,那不是很遥远的事吗?想那些不现实。

提拔、培养各类人才的目的不是让这些人才做积极分子,也不是打算以后让他们做什么栋梁,而是让一些比较追求真理的人,具备提拔、培养条件的人能够在合适的环境,在更有利的条件下得到操练的机会,最主要的是能明白神的话、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这些不就是人信神要达到、要得着的吗?对于进入真理实际,你们现在最主要的是追求什么?有没有计划、步骤啊?我告诉你们一个诀窍,既简单,又轻松,还快。进入真理实际,其实简单地说就是实行真理。要达到实行真理,得先解决人的败坏性情。解决败坏性情从哪儿开始最快呢?对你们来说,最简单、又快又省事的办法就是先解决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应付糊弄的问题,一步一步地来。你们多长时间能解决?有没有计划啊?多数人没计划,只是一直在心里盘算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正式开始,也知道自己有应付糊弄,但就是没有着手去解决,没有任何具体的方案。尽本分偷懒,不求真,不认真,不负责任,这都是应付糊弄的表现。第一步先把应付糊弄的问题解决了,第二步再解决凭己意做事的问题,其余像有时说话不诚实,流露诡诈或者狂妄性情,那些先别管。先解决这两样,是不是更实际?这两样好不好解决?是不是最容易发现?(是。)你应付糊弄的时候心里清不清楚?你想偷懒的时候自己知不知道?你想耍滑头、想偷奸取巧的时候自己知不知道?(知道。)知道那就好解决,先从你容易认识到的、容易意识到的、心里有知觉的问题解决。尽本分应付糊弄这是一个很明显、很常见的问题,但也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顽症。做事先学会认真,严谨,负责任,较真,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窝地做,要么不做,要做就把它做好,做到自己满意的程度,理想的程度。再好一点,能寻求原则,按照原则做,即使自己多费点事,少吃一顿饭,少玩一会儿,也把它做好,不应付糊弄,不懂也不伪装,明白到哪儿就做到哪儿。应付糊弄好不好解决?你每天在尽本分之前先跟神祷告,“神啊,我开始尽本分了,我如果应付糊弄求你管教我,在心里责备我,也求你带领我尽好本分,不应付糊弄。”每天这样实行,你看看多长时间能解决尽本分应付糊弄的问题,多长时间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能越来越少,掺杂越来越少,实际成果越来越好,效率越来越高。尽本分不应付糊弄自己能不能做到?自己能不能控制?(不好控制。)这就麻烦了,要是真不好控制,那你们的难处挺大呀!那你们做什么事能不应付糊弄呢?是吃还是玩?还是打扮、化妆?有的女人化妆,一根眉毛、一根头发都不放过,你们做事要是有这个认真的态度就能达到不应付糊弄了。先解决应付糊弄的问题,然后解决做事凭己意的问题。凭己意做事也常见,自己也容易意识到。有时你在头脑里、心思里一省察就能意识到,“我这么做是凭己意,我知道按原则应该怎么做,但我就是不做”,这是不是容易意识到的事?(是。)那就应该能解决。你们先从这两方面入手,一个是解决应付糊弄的问题,一个是解决凭己意的问题,争取在一两年之内达到做什么事都不应付糊弄,都不凭己意,没有个人己意的掺杂。这两个问题解决了,你们离合格尽本分就不远了。要是这两个问题你们都解决不了,那你们离顺服神、体贴神心意还早着呢,连边都不沾。

刚才交通了关于提拔、培养各类合格人才的条件,还有提拔、培养各类合格人才的目标与目的,还有对待神家提拔、培养各类人才人应该有的认识与看法,再一方面就是对于各类被提拔、培养的人才该有的态度与对待法,这是在第六条当中应该交通的一些问题。那下面就针对第六条来揭露、解剖假带领对待提拔、培养各类合格的人才这事是怎么做的,这是咱们主要要交通的内容。

假带领不明白真理也不寻求真理,所以对于神家提拔、培养各类合格人才这项重要工作作得也是一塌糊涂,乱七八糟,根本就达不到神家的要求。因为他们不明白提拔、培养各类合格人才的条件,更不明白神的心意,也不明白提拔、培养各类合格人才的意义,所以他们对于这项工作很难做到合格、做到合乎原则。假带领在作工期间所培养的各类人才五花八门,他们不但没提拔、培养合格的人才,反倒把那些根本就不是神家该提拔、培养的对象提拔上来凑数,甚至让这些人在教会里吃教、吃闲饭。假带领这样做导致很多应该被提拔、重用的人没得到提拔、重用,而那些什么也不是的人反倒在假带领的提拔、培养之下成了他们眼中所谓的人才。那假带领在作这项工作时有哪些表现?比如说,因着神家工作的需要,得找一些人办外务,那找哪些人呢?刚才咱们列举了几个条件,假带领知不知道这些原则?很显然,他不知道。那他怎么找呢?他心想:“谁能办外务呢?有一个姊妹能说会道,脑瓜机灵,反应快,会来事,说话时眼睛滴溜转,一般人测不透她,她要是做教会带领有点不合适,要是办外务还真行,就选她了。再给她找一个什么样的配搭呢?这好办,找一个比较伶俐的,社会经验相对少、阅历相对浅的跟她学习。主要负责的那个人文化低点,怕人瞧不起,那再找一个大学生,当过学生会会长的跟她配搭,他俩在一起互相取长补短。一个文化低,一个文化高,一个有社会经验,一个没有社会经验,他俩配搭不是正合适吗?”一个是能言善辩,嘴巧,脑瓜灵光,特别像社会人,跟社会人接触都分辨不出是信神的还是外邦人,跟外邦人好接触。另一个是文化高,有社会地位,跟外邦人接触人家不小瞧。假带领选人的这两个原则怎么样?他认为只要口齿伶俐、脑瓜灵光、反应敏捷就能给神家办事务,这合不合适?(不合适。)怎么不合适?(这样的人往往比较圆滑,他会跟人搞处世哲学,会来事,但不一定能维护神家利益。)对了。最关键的,不管给神家办什么事,最起码这人得心眼儿正,能维护神家利益。他嘴巧能把死人说活了,就代表他能维护神家利益吗?脑瓜灵光、能言善辩,就代表他能维护神家利益吗?(不代表。)就算他起誓也没用,你要求他也没用,他得有那个人品才行。但假带领不考察这些,他就看谁有社会阅历,圆滑,脑瓜灵光,能言善辩,会逢场作戏,像变色龙,像社会人,他认为这样的人能在神家担当事务工作。这是不是错误?这是在选人的原则、标准上的错误。结果这类人嘴挺巧,他不管答对谁说的全是假话,起多少誓也没用,他做事的时候就维护自己的利益,尤其临到危险的时候,他先保护自己。他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他先维护自己,只要自己与外邦人的关系维护好了就行,至于神家的利益有没有受损失无所谓,弟兄姊妹的安危也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神的名是不是受羞辱他也不管,他就维护自己。假带领看不透这类人,还觉得这类人给神家办外面事务最合适,这是不是傻啊?那个人出卖神家的利益,假带领不知道还重用他,还什么事都指望他,这是不是傻到家了?

能言善辩、脑瓜灵光的人,是不是心术正的人呢?你没跟他打过交道,没细观察,你就不知道。你跟他打交道、处事,你就看他所说的跟他所行的是不是一致的,通过一件事就能考验出来。比如你正在搬东西,他路过看见了也不帮忙,等你干完了,累得不行,他过来说,“这么累的活儿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干呢?你说一声,我就是再忙也得帮你干啊,看把你累得。一会儿我给你做饭,今天你不用做了”,说完之后人就没影儿了。你累得不行还得做饭,等你做好饭他来吃了,还说“你做饭怎么不叫我一声呢?你都累成那样了还给我做饭,这成什么事了?既然做好了就吃吧,下顿我做,以后有活儿说一声啊”。这一件事就把他看透了。他的嘴挺巧,挺会说,脑瓜挺灵光,很会逢场作戏,光说好听的话,一丁点儿实事都不办。这样的人可不可靠?能不能维护神家的利益?让他办神家的事务,他能不能维护教会的声誉,维护弟兄姊妹的安全呢?(不能。)神家的财物,神家的一切利益是不是他第一要考虑的问题?绝对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测出来的问题,假带领眼瞎、心瞎就是不会看,只会讲字句道理。什么人是神喜爱的,什么人不是神喜爱的;什么人喜爱真理,什么人不喜爱真理;什么人信神有根基,什么人信神没根基;什么人尽本分有忠心,什么人尽本分没忠心,除了会讲这些空话、道理以外,真让他分辨人的时候,他的眼睛就瞎了,心也瞎。他就是不会看,相处多长时间他也看不透这类人,还重用这样的人。

假带领还有一样更可恶的,错用一个人已经是很可恶的事了,他还一错再错。怎么再错呢?他错用了一个人,这个人根本就不合适,不是神家该用的对象,他还从来不检查这个人的工作,他认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提拔你、看中你了那你就行,你就放手做吧,你做什么我都支持,别人说什么都没用”,他还要一错到底,他就这么相信自己。假带领都是瞎眼的人,什么问题也看不出来,什么恶人、不信派也分辨不出来,不管什么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他都没有知觉,还能重用一些浑人。不管提拔什么人,都特别信任他们,还把重要工作随便托付给人。那个人把神家工作搞得一塌糊涂,把神家的利益都不知出卖了多少,假带领一点都不知道。你问他做事务的那个人工作作得怎么样,适不适合作这个工作,他维不维护神家工作,维不维护神家利益,到关键的时候他是维护自己还是维护神家。他说:“他都起誓了,他信神都二十年了,怎么能维护自己、维护外人呢?他不会维护外人,应该会维护神家。”“你说这话准确吗?你检查过他的工作吗?”“工作没检查过,但是见过面,聚过会了。我嘱咐过他别维护自己的利益,得维护神家的工作,他都向我保证过了。”“向你保证有什么用?他在神面前起誓他都做不到,他跟你保证就保险了?你检查过他都做哪些事了?他是不是维护神家利益的人啊?”“他保证过了应该能维护,他不可能撒谎,他都那么大岁数的人了,他跟外邦人撒谎,跟弟兄姊妹不撒谎。”“你怎么知道的呢?你怎么那么相信自己呢?”错用一个人这就已经犯了很大的错误了,之后还将错就错,从来不打听、不检查他的工作,也不监督、不观察,就是一味地放纵,假带领就这样做。不管什么地方缺人了,假带领把人安排到那儿就完事了,从来不检查工作,也不去实地跟那个人交往、接触、观察。有些地方环境不合适,你达不到零距离观察、相处,但是你得过问他的工作,侧面打听他都做什么事了,是怎么做的,询问一下弟兄姊妹或是跟他最知近的人。这是可以达到的吧?但假带领连询问都不询问,就那么自信。他的工作就是聚会、发信息,聚完会就完事了,他就不看看那个人是不是能作实际工作的人。你一开始用这个人的时候,根据他的素质,他外表的表现、热心,当他是适合作这项工作的人,这也没错,因为谁也看不透人以后会怎么样,但是你把他提拔上来之后,他作不作工作,他是怎样作工作的,他有没有偷懒、应付糊弄,有没有作实际工作、具体工作,你是不是应该去了解啊?这个你是不是能达到啊?

假带领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们把人提拔上来之后,除了隔三岔五,有时一两个月,甚至半年召集人聚聚会,鞭策鞭策,讲点道理之外,从来不过问具体的工作,更不参与具体的工作。如果你说自己素质差,要是过问也判断不出他这个人到底怎么样,那你可以参与一下具体工作,但假带领连参与也不参与。比如说编辑一本书,这是一项具体工作,假带领把这项工作交给一个负责人,当时觉得这个负责人还行,把他安排到那儿就完事了,半年都不过问一次,假带领就这样作工作。结果半年之后书印出来一看,都是次品,简直是一塌糊涂!假带领一点具体工作都不作。如果安排编辑一本书,应该怎么做呢?得先安排一个合适的人负责,然后再监督他的工作,还要到现场去看看到底作得怎么样,能不能把这项工作搞砸了,直接参与,发现问题直接解决,这样才能保证不出现问题。但假带领不这样作,他就高高在上,他认为他的职责就是讲道,聚会,讲原则,对付修理,抠工作,就喊喊口号,不参与具体工作。所以对于假带领来说,参与具体工作不是他的事,那是下面人的事。他做什么?他就高高在上,指挥全局,成了官僚。不管什么工作他都不到场,都不参与,告诉人原则之后人家要是再问,他就说“具体工作你们作吧,我不懂”。所以,下面的人怎么做他不知道,负责人到底能不能胜任这个工作,能不能担起这个工作,人性怎么样,追求怎么样,有没有应付糊弄、偷懒,有没有胡作非为,工作有没有拖延,他都不知道,就当脱产干部。在假带领负责的范围内,有的负责人把工作搞瘫痪了他也不知道,有的负责人搞独立王国他也不知道,有的负责人不务正业整天吃喝玩乐他也不知道,有的负责人根本就不胜任这项工作,素质太差,还偏谬,他也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带领就是个空架子,有名无实,带领的实质性工作他一点也没作。表面上,这个假带领挺老实,把各项工作都安排了负责人,一段时间给这些人聚一次会,其余时间就在一个地方灵修、祷告、读神话、听道、学诗歌、写讲道稿,甚至有的假带领一个礼拜都不出房间。还有的假带领光在网上连线聚会,普通弟兄姊妹多长时间都见不到他的面,连他长什么样、多大岁数都不知道。他聚会时光处理些杂七杂八的事,具体哪个人在做什么,各个负责人在做什么,他所提拔、培养的人适不适合作这项工作,尽本分的态度怎么样,这个人走不走正路,作工作细不细心、求不求真,有没有消极应付,是不是对的人,这些他一律不管,不过问,不知道。这个问题大不大?严不严重?

神家需要一些懂业务、技术的人才,培养他们学习业务,能在神家中尽本分,你们说这些假带领找什么人?他们把上过大学的,全家信神的年轻人都召集到一起,一看这些年轻人外表挺单纯,就说“神家要培养你们,你们是后备军,是新生力量”,结果就安排一些人来神家尽本分了。这些人有不少都是口头信神,也没聚过会,也没读过神话,更没尽过本分,就是因为父母信神,他小时候像玩一样跟着聚过会,长大后也承认有神,但谈不上是主动地信神,什么也不懂,像个外邦人一样。假带领把这些人召集到一起后就开始培养了,安排这个人学跳舞,那个人学唱歌,这个人弹吉他,那个人写文章,让他们各尽其职。他也不考察一下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真心信神,愿不愿意追求真理,有没有什么追求,也不观察这些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正经人,信神能不能走上正道,就一股脑儿地把这些人都当信神的对待,都安排到神家尽本分。最后怎么样?有不少人就被淘汰了。哪些人被淘汰了呢?有像外邦人一样放荡的,追求世界邪恶潮流的,整天瞎打扮的,乱搞男女的,还有一点规矩都不懂,一点教养都没有的,这些人明显就是不信派,就是外邦人。那当初把这些人选上的假带领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是不是眼瞎啊?眼瞎是因为什么造成的?是不是心瞎啊?(是。)眼瞎,心瞎,这是假带领的两个特征。两只眼睛是挺大,却什么也看不明白,什么也看不懂,就是个睁眼瞎。心里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分辨,没有观点,看到任何事都没有判辨是非的能力,没有态度、没有看法、没有定义,这是严重的心瞎。假带领也听道,也读神话,对这些事怎么就分辨不出来呢?这就更加证实了假带领没有领受真理的能力,听再多真理也没用,他的心原来是瞎的,现在还是瞎的,丝毫不会分辨人。看见能说会道的就认为是人才,看见会唱会跳的也认为是人才,看见戴眼镜的、上过大学的也认为是人才。看见在社会上有地位的、有钱的,会做买卖,会搞欺骗的,在社会上从事一些重要工作的,他认为在神家这些人都是人才。他不看这些人的人性、追求及领受真理的程度,不看这些人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只看这些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和背景,这是不是眼瞎?这真是瞎得不轻啊!

我见过一个假带领,跟他谈话也是有说有笑,一问到工作的事他就两眼发直,一点精神都没有。我说,完了,这人素质太差了,不能用啊,怪不得跟他说什么他都不明白,都落实不了呢。不管跟他说什么事,他都说“我聚会了,我前些日子抠过工作了”。我说:“除了聚会你就没别的工作吗?教会中工作那么多,你怎么就没找点别的事做呢?”他说:“带领工人不就是给人聚会吗?除了聚会没别的事了,别的事我也不懂啊。”这就证实了,他当带领注定就是假带领,什么实际工作都作不了,因为素质太差了。素质太差导致眼瞎、心瞎。眼瞎指什么?就是不管看见什么事都发现不了细节的问题,白长了一对眼睛。心瞎指什么?就是不管临到什么事,心里悟不出里面的问题,意识不到这里面的问题,看不出问题的实质所在,这叫心瞎,心里瞎就全完了。假带领就是这样心瞎、眼瞎。你们说假带领听到这话是不是心里不是滋味啊?他觉得:“我的眼睛挺大却说我眼瞎,我的心眼儿挺好却说我心瞎,这个定义不太准确吧?说是假带领就行了,怎么还加个眼瞎、心瞎?”如果不这么说,就假带领这个素质,他能不能意识到自己素质差呀?(意识不到。)一说眼瞎、心瞎,这是不是说到家了?比如敌基督在那儿搞独立王国,假带领却说,“这人可有能力了,以前是大学教授,讲话头头是道,出口成章,人家往那儿一站不管有多少人都不怯场”。明摆着是个法利赛人在那儿搞独立王国,他还称赞,这是不是眼瞎啊?(是。)如果一个人唱歌跑调了你没听出来,这不算眼瞎,这是业务问题,这不是素质问题。但假带领听了这么多真理,连敌基督都分辨不出来,一个人的人性好坏也分辨不出来,一个人是不是神家提拔、培养的对象也分辨不出来,一个人是不是不信派也分辨不出来,一个人信神有没有真心也分辨不出来,一个人尽本分有没有忠心也分辨不出来,那他听的那些道听哪儿去了?他根本就没听懂。这就是瞎,假带领就这么瞎。他认为做带领就是讲道理、喊口号,只要把道理讲全了,把口号喊好了,讲道能讲两三个小时,就觉着自己有真理实际了,做带领合格了,胜任了,能担得起工作了,本分尽得合格了,神满意了。这是什么逻辑啊?假带领因为不明白真理,素质太差,眼瞎、心瞎,所以分辨各类人的能力他是绝对不具备的,他看不透各类人。那他会不会合理地使用各类人呢?(不会。)他就有一招:原来做过教师的就安排去讲道,原来做过外贸的就安排去办事务,会讲英文的就安排去当翻译,看谁脸皮厚、能说会道就安排去传福音,看谁胆小就安排在家写文章,看谁爱表演、脸大、胆大就安排当演员,看谁愿意当官就安排做带领、做导演。假带领就这么用人,一丁点儿原则都没有。

在假带领负责的工作范围之内,常常有一些真正追求真理的,符合提拔、培养条件的人被埋没了。这些人有的是在传福音,有的被安排去做饭,其实人家有工作能力,只是不显露,可假带领眼瞎不会看,他也不接触,也不打听。而那些有点儿特殊才干的,会溜须拍马的,好出头露面的,能说会道的,喜欢当官、喜欢地位的人都被提拔上来了,甚至那些在社会上当过村长、书记的,当过企业老总的,或者学过企业管理的,都得到重用了。不管这些人是不是真信的,是不是追求真理的,总之,在假带领负责的工作范围之内,这些人都得到提拔、重用了。这不就跟社会一样了吗?在假带领作工期间,那些真正能够吃苦耐劳的,有正义感的,喜爱正面事物的,真正应该提拔、培养的人却得不到提拔、培养,很难得到操练的机会,而那些素质差、人性恶,就是好做、好显露,根本没有什么实际才干的人却在神家占据重要工作岗位,占据重要的负责人的位置。这就导致神家的很多工作迟迟不能按照神家要求的效率顺利地进展,也不能按照原则去作,神家的要求也不能得到落实。这就是因着假带领用人不当所带来的后果和影响。

假带领素质差,眼瞎、心瞎,不明白真理原则,这已经是很致命的问题了,他们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是明白、掌握了一些字句道理,会喊一些口号,就认为自己明白真理实际了,不管作什么工作、选用什么人都不寻求,不斟酌,也不与人交通,更不细看神家的工作安排和原则,特别自信,认为自己怎么想就应该怎么做,自己怎么认为都是准确的,都是合乎原则的。他们还错误地认为自己作工多年,在神家担任带领有足够的经验了,知道神家的工作怎么运作、怎么进展,这些全在心里了。他们凭着经验,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就这样衡量神家的工作,就这样作着神家的工作,导致神家的各项工作在他带领期间都是一塌糊涂,乱七八糟,没有次序。哪个组要是有几个得力的人,有几个能吃苦付代价、忠心尽本分的人,他们作的那项工作还能维持得不错,但是这与假带领没有丝毫的关系。如果没有几个这样的人,那假带领在工作上是起不到丝毫的作用的。第一,他不会选出合适的人负责这项工作,使这项工作有起色、有进展、有改善;第二,他也不会在工作的薄弱环节积极主动地参与、辅导具体的工作。比如说,在一项工作当中,作工作的几个人都是初信的,没什么根基,也不太明白真理,工作业务也不太熟悉,工作原则也不太掌握。假带领眼瞎,看不见这些问题,他认为只要工作有人作着就行,至于作得好坏不用管。他就不知道,凡是工作中的薄弱环节就应该经常打听,经常去看、去扶持,甚至亲自督战、参与,亲自辅导工作,一直扶持到这些人能明白真理,走上正轨,有合适的负责人了,才可以不用太操心了。但假带领不会这么作工作,看不见这是工作,所以在他负责的工作范围内,什么工作、什么人都同样对待。在工作的薄弱环节上,没有合适负责人的地方他也不多去,也不亲自辅导、参与具体工作;有合适的能担得起工作的负责人的地方,他也不去检查、辅导工作,也不参与具体工作,更不学习人家的长处。总之,假带领就是丝毫不作具体工作。无论哪项工作,他认为只要人员都到位了,负责人也选出来了,那就万事大吉了,就没他的事了,跟他没关系了,只要一段时间去聚个会或者有事打个电话就行了。假带领就这样作工作,还觉得自己作得不错,还挺佩服自己,“哪项工作都没事,人员都安排齐了,也都有负责人了,我怎么这么会作工作,这么有才呢?”这是不是不知羞耻啊?眼瞎、心瞎到这个程度了,什么活儿都看不见,什么问题都发现不了,有的地方工作都瘫痪了,他还乐在其中呢,还觉得这个地方的弟兄姊妹都是年轻人,都是生力军,尽本分就像一团火似的,肯定能作好工作。其实,这些年轻人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做,个别人虽然懂点业务,但是做什么都不像样,都没有原则,做什么都得修改,得不停地返工。工作当中漏洞这么大,这些人员不明白的东西这么多,需要交通的原则、需要辅导的事情、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么多,假带领就是看不见,什么问题也发现不了,还以为自己不错。他整天想什么呢?就想着怎么当官享受地位之福了,假带领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假带领作工作都是一无是处,没有一点可取的地方,大方向上他都掌握不了原则,具体细节就更掌握不了了。比如说,有些特殊情况,有的人业务能力强,但是人性有点问题;有的人人性没什么问题,但是业务能力差,素质差点。对待各类人应该怎么合理地使用、分配,对于这些更具体、更细节的事,假带领更是不知道。所以,不管什么时候问假带领有没有发现素质不错可培养的人,他都说还没发现。假带领眼瞎到一个程度了,他能发现吗?你若问他某某姊妹怎么样,他说人家肉体大,问他某某弟兄怎么样,他说人家好消极,再问他另一个人怎么样,他说那人信神时间短,没根基。在他眼里谁也不行,他尽看人家的毛病、缺点、过犯了,他就不会看这个人是不是可提拔、培养的对象,合不合乎神家提拔、培养的原则。真正适合提拔、培养的人他看不出来,那些不合神家要求原则的人他倒是提拔得挺欢,挺快。他把教会中的那些富婆、富豪、富二代都提拔上来,把在世界上当过官的,会坑蒙拐骗、能说会道的也都提拔上来,反正在世界上有头有脸的、好出头露面的他都提拔上来,他认为这些人都是人才,而真正符合神家要求标准的人他一个也看不见,一个也发现不了。在假带领工作期间,你让他为神家提供一个真正合格的人才,那比登天还难。比如你说:“神家现在需要文字人才,你们教会有没有?”“倒是有两个。”“这两个人怎么样?为什么不提拔上来呢?现在有没有用上啊?”“一个还在观察期间,另一个上大学期间搞过两次淫乱,结婚以后就没有再搞过。”“现在没有搞过这就可以提拔啊。”“啊?这样的人可以提拔吗?”这是什么话?你就能保证你提拔的富婆、富豪、富二代没搞过淫乱?那些人是不是搞得更多呀?你怎么就看不见呢?假带领还会假属灵呢,好像他也懂点原则,找个借口就不提拔了,在他眼中谁都不如他。最后怎么样?假带领提拔上来的那些“精英”“人才”站住了吗?咱们不是说这些人一定就不是好人,咱们主要揭露什么呢?揭露假带领对待人的原则是用人的观念来衡量的,不是用真理来衡量的,他提拔、培养一个人的原则是按照他的想象,根据世界、社会的观点来衡量,不是根据神家的要求标准来衡量。为什么假带领能这么做呢?因为他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的心意,所以他能把那些根本不符合神家要求的人提拔上来重用,重点培养,让他们担任神家重要工作。这就是假带领作的工作。你们看看身边那些假带领是不是这样作工作的?他们是不是这样对待人的?

假带领说话常常流露出一种观点,他认为在世上有地位的、当过官的都是人才,神家应该培养、使用。他特别高看这些人,甚至把这些人当作亲戚、家人对待,甚至跟人介绍,“他原来在世上当过报社的编辑”,“他在世上做过服装指导”,“他原来在公安部工作”,“他原来做过生意,他们家可有钱了”,“他原来是学社会学的”,“他原来是学企业管理的”,假带领很看重这样的人。你们说假带领是个什么东西啊?他认为这些人到神家来,神家就应该重用他们。他认为这些人是人才,所以他一见到这些人就像奴才似的,点头哈腰,低三下四的。无形中这些人在神家,在假带领负责的范围内就要扬眉吐气,就要作王掌权。你们说能让这些人在神家作王掌权吗?这不合原则啊!神家哪条原则规定了,说神家提拔、重用人是从社会上找精英?神话这么说了吗?(没有。)那神对人的要求标准有几条?一条是看人性好不好,另一条是看人对待真理的态度,是否喜爱真理,主要就这两条。那有没有说得看这个人在社会上是什么地位、什么背景、什么身价,是否接受过高等教育,在社会上名望高低?(没有。)

假带领素质太差,不管听多少道、讲多少字句道理他也不明白真理,不管讲多少年道理,他都不明白自己所说的是什么,他所说的简直是一派胡言,不知所云。明白点道理、记住点道理、会讲点道理他就认为自己有真理实际了,但是他所做的没有一丁点儿是与真理有关的,这就是标准的法利赛人。他们外表明白真理,常常给人讲道,但所做的都是与真理相违背、相抵触的,他们还美其名曰自己是在事奉神,是在作神家的工作,事实上,所做所行完全是与神敌对的。所以,假带领在提拔、培养神家各类合格人才的事上不断地搅扰、打岔、拖延,不但不能使真正合格的人才得到提拔、重用,反而让那些社会人、不通灵的人、恶人、痞子在神家担当重要工作。在假带领作工范围内,他带领人时间长了,教会不就瘫痪了吗?教会工作不就被他破坏了吗?假带领这类人可不可恶?该不该撤换?凡属于假带领这类人绝不能提拔、培养。这就涉及到一个什么问题了呢?如果你认为自己素质很差,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不具备领受真理的能力,你千万千万得把自己的野心收敛起来,别琢磨当官,也别琢磨当带领,带领不是那么好当的。如果你不是诚实人,不是喜爱真理的人,做上带领后即使你没成为敌基督,那也是假带领。假带领是什么好东西吗?当假带领光彩吗?后果是什么?是被撤换。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点负担、有点工作能力,你想当带领,那你先衡量一下你的素质到底怎么样,你眼瞎不瞎,心瞎不瞎。如果你自己衡量不出来,你问问周围跟你熟悉的人,跟你相处三年以上的人,要是大家说,“你那个素质当带领够不上,你把自己那一摊工作作好就不错了”,那你赶紧认识自己吧,你素质差就别往上够了,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脚踏实地的,求个心安理得,这也算不错。如果你能做带领,你真有那个能力、才干,也有那份负担,神家不会错待你的,肯定提拔、培养你,早晚有一天在合适的时候,神会安排时间。你有这份愿望想被提拔,这不是野心,但你得具备这个素质,具备这个条件。但是,你如果素质差还总想当带领,总想担点重担,总想负责全面的工作,总想出头露面,我告诉你,这是野心,野心你不应该有。人都往高处看,都想往上够,有些人具备这个条件,有些人不具备这个条件,具备这个条件的人往上够对他来说不是坏事,不具备这个条件的人就不如不往上够,不如就把眼前自己能够得上的工作作好,作得合乎原则,这对他来说更好、更安全、更现实。

那些已经被提拔或者已经在培养期间的人也不要抱侥幸心理,觉得“在芸芸众生当中,弟兄姊妹选了我,神家选了我,神选了我,我是人才,我不简单哪!我比一般人强,我有素质。怎么样?我这颗金子发光了吧?”这样想好不好?这是不是败坏性情怂恿的?(是。)你被提拔、培养了,这是好事,是个好的机会,也是个好的开始,但是你能不能走好这个路,那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个机会,你会不会珍惜这个机会了。你只是有了这个机会,神给了你一个这样的机会,但并不代表你真的比别人强。你有一方面特殊的才干,比别人的素质、工作能力高那么一点点,但有一点你跟其他人是一样的,就是你与其他人一样有败坏性情,你是被撒但败坏的人类中的一员,这个一丁点儿都没有不同。如果你认识到这一点,你就能够正确对待神家对你的提拔、培养,也能正确对待神家提拔、培养各类合格的人才中的“人才”。这个“人才”只不过是针对神家的这些工作而言的,并不是针对你个人而言的。一方面,神家要是不提拔你,你什么也不是;另一方面,神家要是用不着你,那你也什么都不是。你如果说,“神家不用我,我就到社会上去”,你到社会上试试,看谁提拔你,看你能做出什么成就来。我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告诉你们:得正确领会、对待神家对你们的提拔、培养。对于那些素质差或者素质一般,达不到神家提拔、培养的标准、要求的人来说,能够老老实实把自己的本分尽好就可以了,什么也不会少你的,你没有什么损失。所以对于提拔、培养这事,别争,也别躲,一切顺其自然,一方面顺服神家的安排,另一方面有顺服神的心,这就对了。这么做简不简单?(简单。)素质差的人做带领会有什么好处吗?最后成为假带领心里就高兴了?这是成果吗?这是你们想要的吗?(不是。)头上顶着假带领的头衔,走到哪儿人家都说“这人做过假带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不是好事,不光彩。对待提拔、培养这事,人得有正确的领受与正确的态度,得在这事上寻求真理,别凭己意。如果你觉得自己素质好,神家从来没提拔过你,也没打算培养你,你也别上火。如果觉得自己素质差,说“以后也没机会了,自己的野心得不到满足了”,这不是好事吗?这对你是个保守啊!你素质差,要是碰到一帮瞎眼的浑人把你提拔上来,选你做带领,对你来说是好事吗?这不是把你架在火上烤吗?你什么也作不了,眼瞎、心瞎,一伸手就打岔,一伸手就作恶,还不如不做这个带领呢,作点本职工作挺好,也比当假带领强。

你们是愿意做假带领,还是愿意做普普通通的跟随者?(做普普通通的跟随者。)如果弟兄姊妹真选上你,你也可以试一试,也可能弟兄姊妹看得比你自己感觉得准,弟兄姊妹认为你行,那你就应该尽上全力。如果你真尽力了,但还是作不好工作,心里还着急上火,睡不着觉,不知怎样才能作好工作,那就别做了,太为难了,再做下去恐怕就是假带领了,那你就赶紧写个辞职报告,声明:我因为素质差,恐怕要做假带领,所以我及时地请求辞职,另选他人。这是明智之举。这样做太合适了,有理性,这比占着地位做假带领强。如果明知道自己素质不好做不了带领,还舍不得地位,“我怎么就做不了呢?谁能帮帮我啊?谁能给我出谋划策,然后我占着带领这个地位多好啊!也没有合适的人,就这么混吧,混一天算一天,哪怕作不了工作也是带领,是带领就比普通弟兄姊妹强。神家如果不撤换我,弟兄姊妹不罢免我,我就不辞职”,这合不合适?(不合适。)这样做耽误神家工作,害人害己。你知道做带领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多少人的生命进入都与你有直接关系,他们前面的路途怎么走与你的带领有直接关系。你带领好了,他们就能走好,你带到正路上了,他们能走到正路上。你要是带不好,把他们带到沟里去了,都跟你一样成法利赛人了,那你的罪就大了。你罪大了就完事了吗?在神那儿给你记着呢。你明知道自己素质差,是假带领,作不了实际工作,也不引咎辞职,还死皮赖脸抓住地位不放,不让位给他人,这就是罪过,在神那儿给你记一笔账。这笔账一记上,对你以后是好还是坏啊?那你就麻烦了!我告诉你实底,这些事神会给每一个人都记下来,一笔一笔都是清晰的。如果在你蒙拯救的途中发生过一件这么重大的事,那对你来说影响太大了,千万别走这样的路,也别做这样的人。

假带领对待提拔、培养各类合格人才的做法、表现,咱们大略地交通了一些。总之,假带领这类人不作实际工作,也作不了实际工作,因为素质差,眼瞎、心瞎,发现不了问题,也看不透各类人,所以对于提拔、培养各类合格人才这项重要的工作他们是担当不起来的,给神家的工作也带来了不小的损失,给各类人的生命进入也造成了影响,形成了拦阻。假带领作这项工作显然是不合格的。还有一些假带领不参与具体工作,不接触负责具体工作的人,所以对于各类人能胜任什么工作,各类工作作得是否合适、是否合乎原则,假带领也不知道。一方面是懒惰,另一方面是素质差,导致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具体工作在他那儿不能往前进展,常常是处于停顿状态、瘫痪状态,造成工作效率差,这跟假带领不当地提拔、培养人是有直接关系的。这几年,神家一再强调教会要清理恶人、不信派,撤换假带领、假工人。为什么要清理各种恶人、不信派?就是因为这些人信神多年丝毫不接受真理,已到了不可挽救的地步。为什么撤换所有的假带领、假工人?就是因为他们不作实际工作,从来不提拔、培养追求真理的人,导致教会工作混乱,打岔搅扰的人太多,致使神选民的生命进入缓慢。把这些恶人、不信派清除了,假带领、假工人撤掉了,教会生活就好多了,神选民就能正常吃喝神话、尽本分,得以进入信神的正轨了,这是神愿意看见的。

二〇二一年二月二十七日

上一篇: 第五十六篇 分辨假带领(四)

下一篇: 第五十八篇 分辨假带领(六)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十七篇

其实,凡从神口里说出的话都是人所不知道的,都是人未听过的语言,因此,可以这样说,神的话本身就是奥秘。多数人都错认为凡是人的观念达不到的,今天神让人知道的在天上的事,或者是在灵界神作事的真相,这才是奥秘。足见人对神所有的话并不是一律看待,也并不宝爱神的话,而是侧重人所认为的“奥秘”…

附加:第二篇

当人都看见实际神的时候,当人都亲自与神自己同生活、同行动、同起居的时候,人心中都把以往多年来的“好奇”放下来了。以往说认识神只是初步,虽说认识,但人心中仍有许多难解的疑云:神到底来自何处?神到底吃不吃饭?神是否与一般人大不相同?在神的心里是否是处理所有的人都易如反掌、不在话下呢?…

第二十四篇

时间太逼近了,清醒吧!众圣徒!我要向你们发声,听见的人都要醒悟起来,我就是你们多年所信的神。今天已成为肉身来到你们眼前,这就显示出谁是真心要我的人,谁是肯为我付出一切代价的人,谁是真听我话的人、肯实行真理的人。因我是全能的神,能参透人一切暗中的隐情,知道谁是真心要我的人,知道谁是…

第十一篇

我是你的神、我是你的王吗?你是否让我在你里面真正地作王掌权了?你好好省察,还不是新亮光来了研究、拒绝,甚至停止不跟从?这就要受审判,落到死亡里去了,遭到审判、铁杖的责打,摸不着圣灵作工,赶紧哭喊屈膝敬拜,发出哀号的声音。总跟你们讲、跟你们说,我的话没有不跟你们说的,你们好好回想回…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