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自己才有利于追求真理

有的人信神多年,听了很多的道,也有一点收获,起码会讲一些字句道理,听着也都合乎真理,但临到事的时候却不会实行真理,做不出一件合乎真理的事,也可以说,他信神这些年没做一件维护教会工作的事,没做一件正义的事。这个问题怎么解释?他虽然会讲一些字句道理,但肯定不明白真理,所以实行不出真理来。有的人交通认识自己张口就来,“我是魔鬼,我是活撒但,我是抵挡神的,我悖逆神,我背叛神,我是毒蛇,我是恶人,该受咒诅!”这是不是真实的认识自己?他只说些笼统的话,为什么不举例说明呢?为什么不把自己做的丑事拿出来解剖亮相呢?有些没分辨的人听完还觉得,“这才是真实认识自己啊!把自己都认识成魔鬼撒但了,还能咒诅自己,这是多高的境界啊!”有许多人,尤其初信的人,就容易受这些话迷惑,觉得这个人单纯又通灵,是喜爱真理的人,可以做带领,结果接触一段时间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跟人想象的判若两人,看见这人特别虚伪、诡诈,善于伪装、假冒,让人大失所望。那到底该怎么衡量一个人是不是真实认识自己?不能只看他怎么说,最关键还得看他能不能实行真理、能不能接受真理。如果是真明白真理的人,他不但能真实认识自己,最主要还能实行出真理来,他所说的不只是他的真实认识,同时他也能真实做到,就是他所说的跟他所做的是完全一致的。他如果说得挺好听、挺明白,但都没有做到,都没有活出来,这就成法利赛人了,是假冒为善的人,绝对不是真实认识自己的人。有许多人交通真理好像挺明白,但是流露败坏性情他却意识不到,这是认识自己的人吗?人如果不认识自己,那是明白真理的人吗?凡是不认识自己的人都不是明白真理的人,凡是空谈认识自己的人都是假属灵,都是骗子。有的人讲字句道理特别明白,但他灵里的情形却是麻木痴呆,没有知觉,对什么问题都没有反应。你说他麻木,但有时听他说话好像灵里还挺敏锐。比如,刚发生一件事,他立刻就认识自己,说:“刚才我流露一个意念,我琢磨了一下,意识到那是诡诈,是欺骗神啊!”有些没分辨的人听了就羡慕,说:“人家流露败坏马上就能意识到,还能敞开交通,人家反应真快,灵里敏锐,比咱强多了,这真是追求真理的人!”这么衡量准确吗?(不准确。)那应该根据什么来评判一个人是不是真实认识自己呢?不能只根据他口头怎么说,还要看他的真实表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他能不能实行出真理,这才是最关键的。他能实行真理证明他真实认识自己了,因为真实认识自己的人都是有悔改表现的,有悔改表现的才是真实认识自己的人。比如,他知道自己诡诈,也知道自己里面尽是小心眼儿、小道道,别人流露诡诈的时候他也能有分辨,那你就看他承认自己诡诈之后能不能有真实悔改,能不能脱去诡诈。如果又流露出诡诈了,看他心里有没有责备,有没有羞耻感,有没有真实懊悔,如果没有羞耻感,更没有悔改,那他认识自己诡诈就是浮皮潦草的,就是走形式,不是真实的认识。他不觉得诡诈有多邪恶,也不觉得诡诈就是鬼性,更不觉得诡诈是多么无耻、卑鄙的行为,他认为,“人都是诡诈的,只有傻子才不诡诈,有点诡诈也不是坏人,我没有作恶,我不是最诡诈的。”这样的人能不能真实认识自己呢?绝对不能,因为他对诡诈的性情没有认识,他不恨恶诡诈,谈认识自己也是伪装、是空谈,不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就不是真实的认识自己了。诡诈人不能真实认识自己,就是因为诡诈人不容易接受真理,所以诡诈人无论会讲多少字句道理都不会有真实的改变。

一个人喜不喜爱真理该怎么分辨?一方面看他能不能根据神的话认识自己,能不能反省自己,有真实懊悔;另一方面就是看他能不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如果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那就是喜爱真理的人,是能顺服神作工的人;如果只是承认真理,却从来不接受真理,也不实行真理,正像有些人说的,“我什么真理都明白,就是实行不出来”,这就足以证明他不是喜爱真理的人。有的人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也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也说愿意悔改、愿意重新做人,但过后一点儿变化也没有,说话做事还像以前那样,他谈认识自己就跟说笑话、喊口号一样,根本不是从内心深处反省认识自己,最主要的就是没有懊悔的态度,更不是单纯地敞开亮相自己的败坏来真实地反省自己,而是走形式、走过程地假装认识自己,这就不是真认识自己、接受真理的人,这种人谈认识自己都是走形式,都是伪装欺骗,都是假属灵。有的人诡诈,他看别人交通认识自己,心想,“大家都敞开自己,解剖自己的诡诈,我若一点不说,大家就会觉得我不认识自己,我也得走走形式啊!”他就把自己的诡诈说得很严重,都上纲上线,让人感觉他认识得特别深刻。大家听完都以为他真实认识自己了,都投去羡慕的目光,他心里感到特别光彩,有种往脸上贴金的感觉,他这样走形式的认识自己加上伪装欺骗就把人迷惑了。那他这样做良心里有没有平安呢?这不是瞪着眼睛耍诡诈吗?如果空谈认识自己,认识得再高、再好,过后还照样流露败坏性情,丝毫没有改变,这就不是真实认识自己了。他能这样故意伪装欺骗,这就证明他丝毫不接受真理,跟外邦人一样。他这样谈认识自己只是为了随大流,说点迎合大家口味的话而已,那他的认识自己、解剖自己是不是带有欺骗性呢?那是真实的认识自己吗?绝对不是。就是因为他不是发自内心地敞开自己、解剖自己,只是为了走形式才伪装假冒地谈点认识自己的话,更严重的是,在谈认识自己上,他还故意上纲上线,把自己的问题往严重了说,来达到让人佩服、羡慕的果效,这就是掺有个人的存心目的了。他这样做事心里没有感觉亏欠,伪装欺骗过后良心也不受责备,他悖逆神、欺骗神心里还没有知觉,也不向神祷告认错,这种人心里是不是挺刚硬啊?他不感觉亏欠能有懊悔吗?没有真实懊悔的心能不能背叛肉体、实行真理?没有真实懊悔的心能不能真实悔改?肯定不能。他连懊悔的心都没有,谈认识自己这不是荒唐吗?这不就是伪装欺骗吗?有的人说谎欺骗过后能意识到,还能懊悔,因他有廉耻,不好意思向人敞开承认自己的败坏,但他能祷告神向神敞开,愿意悔改,过后真有变化,这也是认识自己、有真实悔改的人。凡是敢向人承认说谎欺骗,也能向神祷告敞开自己、承认流露败坏的人,都是能够认识自己、真心悔改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祷告、寻求真理,有了实行的路途,就能达到一些变化。虽然人的本性实质都一样,都有败坏性情,但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有希望能蒙拯救。有的人信神以后就喜爱读神的话,注重反省自己,看见自己有败坏流露就感觉亏欠神,常常采取克制的方法解决说谎欺骗的问题,但还是身不由己地常常说谎欺骗,他就意识到撒但性情不是靠克制就能解决的问题,他就祷告神,把自己的难处向神诉说,求神拯救他脱离罪性的辖制、脱离撒但的权势达到蒙神拯救。经历了一段时间,虽然有一些果效,但还是没有从根源上解决说谎欺骗的问题。他终于认识到,撒但的性情早已扎根在人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人的本性就是撒但的本性,只有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获得圣灵的作工,才能摆脱撒但性情的捆绑辖制。神的话开启他、带领他,他才看见自己败坏太深,才认识到败坏人类的确就是撒但的后裔,如果不是神亲自作工拯救,人都得沉沦灭亡,他这才看见神借着审判刑罚来拯救人太实际了。经历到这个时候,他就能从心里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了,心里也产生了真实的懊悔,这是真有知觉了,开始认识自己了。那些心里没有知觉的人也学说一些属灵的话、有点理智的话,尤其那些“敬虔之人”常说的一些口头禅他说得特别溜,说得还挺真实,把人骗得直流泪,结果人都喜欢他、高看他,这样的人多不多?这是什么人啊?这是不是法利赛人?这样的人最具有欺骗性。不明白真理的人刚接触这样的人还觉得他很属灵,就选他做带领,结果不到一年他就把那些没有分辨的人都带到自己面前了,这些人都赞成他、喜欢他、围着他,有什么事都向他寻问,还模仿他说话的口气,人跟着他都学会讲字句道理了,都学会欺骗人、欺骗神了,结果临到试炼时都消极软弱了,心里还埋怨神、质疑神,一点儿信心都没有。崇拜人、跟随人就是这个结果,信神多年会讲许多属灵道理,却一点儿真理实际没有,都被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给迷惑了、俘虏了。不会分辨人是不是容易上当受骗、容易走错路啊?不会分辨的人都属于浑人,太容易受人迷惑了!

学会分辨人必须得先学会反省自己的问题,分辨自己的问题。人都有狂妄自是,有点权力都能独断专行,这是人经常看见的事,也是一目了然的事,但有哪些败坏性情人不容易意识到,或者不太敏感,在自己或别人身上也不容易发现?(对诡诈不敏感。)对诡诈不敏感。还有什么?(自私卑鄙。)自私卑鄙。比如,有的人做一件事,说是为大家着想,他以这个为理由让大家赞成,其实他是为了自己省事,这个存心大家意识不到,也很难发现。还有哪些败坏性情最不容易发现?(假冒为善。)就是外表做好人,做点合人观念的事让人称赞,里面却隐藏着撒但的哲学,另有图谋,这就是诡诈性情。这好不好分辨?素质差的、不明白真理的人就没法看透事,对这类人就更没法分辨了。像有些带领工人解决问题,说得头头是道,好像他把问题看透了,但说完之后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还让你误以为是解决了,这不是迷惑人、欺骗人吗?凡是尽本分不办实事,空话连篇、花说柳说的,都是假冒为善的人,都是鬼心眼儿、鬼道道太多。跟这类人相处时间长了,你们会不会分辨?为什么他们信神多年没有变化?根源在什么地方?准确地说,他们都是厌烦真理的人,所以他们不愿意接受真理,他们就喜欢凭撒但哲学活着,认为这样活着不但不吃亏,还显得光鲜亮丽,让人高看。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圆滑、诡诈?他宁死都不会接受真理,这样的人能不能达到蒙拯救?有些人临到修理对付时,虽然口头承认自己做错了,但心里却抵触,“你说得对我也不接受,我跟你对抗到底!”表面还伪装得挺好,说接受,其实心里不接受,这也是厌烦真理的性情。还有哪方面败坏性情人不容易发现、不容易意识到?刚硬是不是挺难发现?刚硬是一种性情,也比较隐藏,表现的形式往往是固执己见,不容易接受真理,不管别人说得怎么符合真理,他还是持守自己的东西,人有刚硬的性情是最不容易接受真理的。不接受真理的人往往里面都隐藏着这种刚硬的性情,人里面有顽固持守的东西或者主观意愿坚持的一种态度,这个很难发现。还有什么?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不容易发现,凶恶不容易发现。最容易发现的就是狂妄和诡诈,其余那几样,像刚硬、厌烦真理、凶恶、邪恶都不容易发现。邪恶是最难发现的,因为人邪恶成性了,就开始崇尚邪恶了,再邪恶都不觉得邪恶了,所以邪恶性情比刚硬还难发现。有的人说:“怎么就不好发现呢?人都有邪情私欲,那不就是邪恶吗?”那是表面的,真正的邪恶是什么?哪些情形表现出来的是邪恶?用一种冠冕堂皇的说法来掩盖自己内心深处那个邪恶的、见不得人的存心,然后让人看着那个说法很好、很光明正大、很正当,最后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是不是邪恶性情?为什么叫邪恶不叫诡诈呢?诡诈在性情上、实质上相对轻一些,而邪恶比诡诈更严重,是比诡诈更阴险、更恶劣的一种表现,一般人不容易识透。比如,蛇引诱夏娃的话是什么话?似是而非的话,让你听着似乎是对的,好像是为你着想,你也感觉不到有什么错误或者有什么恶意,同时对撒但的提议还放不下,这就是受到试探了。你受到这个试探,听了这类话之后就会经不住引诱,就容易陷进去,这就达到它的目的了。这就叫邪恶,蛇就是用这种方式引诱夏娃的。这是不是一种性情?(是。)那这种性情是从哪儿来的?就是从蛇来的,从撒但来的,人的本性里就有这种邪恶性情。这个邪恶跟人的邪情私欲是不是有区别?邪情私欲是怎么来的?跟肉体有关系。真正的邪恶是一种性情,特别隐藏,没有阅历的人或者不明白真理的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所以人的性情里最难发现的是邪恶。哪类人邪恶性情严重?就是好利用人的人,特别善于玩弄人,人被他玩弄之后还不知怎么回事,这种人性情邪恶。邪恶的人是在诡诈的基础上用另外的方式掩盖他的诡诈,掩盖他的罪恶,掩盖他不为人知的存心、目的、私欲,这就是邪恶;还有就是用各种方式引诱、试探、勾引,让你随从他的意思,让你满足他的私欲,达到他的目的,这都是邪恶,这是正宗的撒但性情。你们有没有这些表现?哪方面邪恶性情表现多一些,是试探,是引诱,还是用谎言掩盖谎言?(感觉这些都有一点。)感觉上都有一点,就是在感性上觉得自己似乎有又似乎没有,拿不出证据来,那平时临到事流露邪恶性情的时候,自己有没有意识?其实,每个人的性情里都有这些东西。比如,这事你本来不懂,但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不懂,就用各种方式误导人让人觉得你懂,这就是欺骗,这种欺骗就是邪恶的一种表现。还有试探、引诱,这些都是邪恶的表现。你们试探人的时候多不多?如果是正当地了解一个人,想和这个人交通交通,这是工作需要,是正当的交流,这不算试探,但如果有个人的存心目的,并不是想了解这个人的性情、追求、认识,而是想套他的心里话、心里的实底,这就叫邪恶、试探、引诱。你只要会这样做,那你就有邪恶性情,这是不是隐藏的东西?这种性情容不容易变呢?如果你能把各方面性情都有哪些表现、能常常产生哪些情形都分辨出来了,与自己对上号了,能感觉到这方面性情挺可怕、挺危险,你对这方面的变化就有负担,能渴慕神的话、能接受真理,那你就能变,就能蒙拯救;如果对上号之后也没有渴慕真理的心,没有亏欠,也没有控告,更没有悔改,不喜爱真理,那你就不容易变,明白也没用,明白的也只是道理。不管是哪方面真理,如果你只停留在明白道理上,跟你的实行、进入不挂钩,那你明白的道理就一点儿用处也没有了。你如果不明白真理,就不可能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性情而向神悔改、认罪,也不会感觉自己亏欠神而恨恶自己,那你蒙拯救的希望就是零。如果你认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了,但也满不在乎,也不恨恶自己,你里面还是很麻木、很被动,也不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也不祷告神、依靠神来解决败坏性情,那你就很危险了,还是不能蒙拯救。

蒙拯救的条件是什么?首先得明白真理,得心甘情愿地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然后人得有配合的心志,能背叛自己,愿意放下自己的私欲。私欲包括什么?脸面、地位、虚荣,自己的各方面利益,自己的打算、欲望、前途、归宿,不管是眼前的也好、以后的也好,总之都包括在这里面。这些败坏性情如果你都能寻求真理解决,达到一项一项地突破,一点一点都能放弃了,你实行真理就越来越容易了,就能达到顺服神了,你的身量就逐渐长大了。你明白真理了,对这些私欲一点一点都能看透、都能放弃了,你的性情就有变化了。你们现在变化到什么程度了?据我观察,这些性情变化方面的真理实际你们基本还没有进入。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样的身量,活在什么情形中?多数人都在尽本分上打转、徘徊,“尽不尽本分呢?怎么能尽好本分呢?这样尽本分是不是应付糊弄?”有时应付糊弄严重了心里就受责备了,就感觉亏欠神、对不起神,甚至痛哭流泪地向神表示要好好尽本分还报神的爱,但过两天又消极了,不想尽本分了,就总停留在这个阶段。这是有身量还是没身量?(没身量。)什么时候不用交通怎么忠心尽本分,尽本分得尽心尽意、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你们就能把本分接过来当成自己的使命,没有要求、没有怨言、没有选择地做好,那你们就具备一定身量了。现在还总得交通怎么尽好本分,为什么总交通这些?因为人不会尽本分,也掌握不住原则,尽本分的各项真理人还没有吃透,还没有明白真理进入实际。有些人只是明白点道理,但是还不愿意实行、进入,不愿受苦受累,总贪享肉体安逸,自己的选择还太多,放不下,没有把自己完全交托在神手中,还有自己的打算、要求,个人的意愿、想法、前途还占主导,还能控制你,“尽这个本分以后有没有前途呀?能不能在这里学到技术?在神家以后有没有出息呀?”总琢磨这些事,尽本分苦点儿、累点儿、享受得差点儿就难受,时间长了心里就不是滋味,就消极,还得交通真理做思想工作,这就是没身量。这涉及到性情变化了吗?还早着呢,你们把尽本分该明白的真理原则都掌握了,这一关过了,就能达到合格的尽本分了,再往前走就涉及到性情变化了。

现在不管是尽本分也好,还是事奉神也好,总之,都得需要常常反省自己,不管流露什么错误观点或者败坏性情,都得寻求真理解决,这样才能达到合格的尽本分,得着神的称许。对败坏性情的问题必须得会分辨,不会分辨就没法解决。有的人看不透哪些属于败坏性情、哪些不属于败坏性情,比如人喜欢吃什么、穿什么,有什么生活习惯,还有祖宗的遗传、传统观念,这些有的是传统文化、风俗习惯的熏陶造成的,有的是家庭教育、家族遗传造成的,有的是缺少知识、见识造成的,这些都不是大问题,与人性好坏没有关系,通过学习长点见识就可以解决一部分。但涉及到对神的观念或者错误的观点,或者败坏性情的问题,必须得靠寻求真理解决,这不是人的教育能改变得了的。总之,不管你的观念、想法是从哪里来的,只要与真理不相合,你就得放下,就得寻求真理解决。追求真理能解决人的一切问题,许多看似与真理无关的问题,只要明白真理也都能间接地得到解决,不是只有涉及败坏性情的问题才能用真理解决,那些不涉及败坏性情的问题也得用真理解决,就像人的有些行为、做法、观念、习惯等等问题也必须得用真理才能彻底解决。真理不但能解决人的败坏性情,还能作人的人生目标、作人的生命根基、作人的生存原则,能解决人的所有难处、所有问题,这是绝对的。现在关键是什么?必须得看透许多问题的产生都与不明白真理有直接关系。有许多人临到事不知道怎么实行,这就是因为不明白真理;有许多事人看不透实质、根源,也是因为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理怎么还能说得一套一套的呢?(都是字句道理。)那就得解决讲道理的问题。平时少说空话,少讲道理,少喊口号,多讲点实际,多实行点真理,多说点认识自己、解剖自己的话,让人听了得造就、得益处的话,这才是有真理实际的人。那些道理、空话、假冒为善的话、欺骗人的话、对人没有造就的话别说。怎么能达到不说呢?你得先认识、看透这些东西的丑陋、愚蠢、荒唐,你就能背叛肉体了。另外,还得有理智,人越有理智,说话越准确、越合适,人性越成熟,说话越实在,废话就越少,心里还会厌憎那些空话、大话、假话。有的人虚荣心太强,总想说好听的话来伪装自己,总想在人心里有地位,让人高看,让人觉得他信神信得很好,是一个好人,特别佩服他,他总有这个存心想伪装自己,这是败坏性情支配的。人有败坏性情,这是人作恶抵挡神的根源,是最难解决的问题,除非圣灵作工、神亲自成全才能洁净人的败坏性情,使人得着性情变化,否则人没有办法解决。如果你是追求真理的人,那你就得根据神的话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对每一句神揭示审判的话都要对号入座,一点一点地把败坏性情、败坏情形都挖掘出来,从说话做事的存心、目的开始深挖,从说出的每一句话开始解剖、分辨,就是心思意念里所存在的东西都不能放过。这样一点点地解剖、分辨,就能发现自己的败坏性情不是一点儿而是很多,撒但毒素也不是一点儿而是很多。这样,你对自己的败坏性情与本性实质就逐渐看清楚了,就知道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了,这时候就感觉神发表的真理太宝贵了,能解决败坏人类的性情问题与本性问题,神为拯救人类给败坏人类配的这副药太有效了,比灵丹妙药还宝贵。所以,为了达到蒙神拯救,你就甘心愿意追求真理,对每一方面真理都越来越宝爱,追求真理的劲也越来越大。人心里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一些真理了,已经在真道上扎下根基了,如果经历得更深,能从心里真实爱神了,人的生命性情就开始有变化了。

行为有点变化容易,生命性情不容易变,解决败坏性情的问题得从认识自己开始,自己得细心,得注重从存心上、情形里一点一点省察,总省察自己说话的存心与惯用方式。突然有一天意识到了,“自己总说好听的话来伪装自己,想在人心里有地位,这是邪恶的性情啊,这不是正常人性的流露,不合乎真理,这个邪恶的说话方式、存心都是错误的,必须得改掉、脱去。”自从有了这个意识以后,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自己邪恶性情太严重了。原来还以为邪恶只是男女之间有点邪情私欲,觉得自己虽然也有这方面邪恶的表现,但不是性情邪恶的人,这就是对邪恶性情没有认识,似乎听懂了“邪恶”这两个字表面上是什么意思,但对邪恶性情却不认识,没分辨,对“邪恶”这个词的意思其实还没明白。当你意识到自己有这方面性情流露的时候,就开始反省认识,深挖根源,就能看见自己真有这样的性情。那接下来怎么办?就得在自己同样的说话方式中不断地省察自己的存心,在不断挖掘的过程中,你越来越真实、准确地定位自己确实有这样的性情、有这样的实质。当有一天你真实地承认自己真有邪恶性情了,你才会产生恨恶、厌憎。一个人从认为自己是很好的人、是作风正派的人、是有正义感的人、是正人君子、是老实人,到认识自己有狂妄、刚硬、诡诈、邪恶、厌烦真理这些本性实质的时候,人对自己就有一个准确的定位了,就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只是口头承认或者浮皮潦草地认识自己有这些表现、情形不会产生真实的恨恶,只有认识到这些败坏性情的实质是撒但的丑态才能真实恨恶自己。真能认识自己达到恨恶自己,得具备什么样的人性呢?得喜爱正面事物、喜爱真理、喜爱公平公义,有良心、有知觉,心地善良,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这样的人都能达到真实认识自己、恨恶自己。那些不喜爱真理的人、很难接受真理的人永远不会认识自己的,即使他们口头上说点认识自己的话,也不会实行出真理来,也不会有真实的变化。认识自己是最难的事。比如,有的人素质差,他觉得,“我素质差,天生胆小怕事,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老实、最窝囊的人了,也就是最值得让神拯救的对象”,这是不是真实的认识自己?这是不明白真理的说法。难道素质差就没有败坏性情了?胆小就没有败坏性情了?就没经过撒但败坏吗?其实邪恶性情、狂妄性情一样都不少,而且还隐藏得挺深,比一般人还顽固。为什么说隐藏得挺深呢?(他总觉得自己好。)对了,这个假象就把他自己蒙蔽、迷惑了,使他没法接受真理。他觉得自己已经不错了,不需要神审判洁净了,神说的那些审判人、揭露人败坏的话都是对别人说的,都是对那些有本事、性情狂妄的人说的,是对那些恶人和迷惑人的假带领、敌基督说的,不是对他这样的人说的,他这样的人已经够好了,那是两袖清风、一尘不染,没有污点。他这么定义自己能不能真实认识自己?(不能。)他不能认识自己,他肯定不明白真理,对于神为什么审判刑罚人、神怎样拯救人、败坏性情是怎样得洁净的这些真理都不可能明白,丝毫不认识自己的人肯定什么真理也不明白。他流露出来的这些错误观点就足以说明他是谬妄的人、荒唐的人。他领受谬妄,把自己的认为强加给神,这也是邪恶的一种性情。邪恶是一种性情,不仅仅表现在男女作风问题上,不能把有点邪情私欲就说成是性情邪恶,但如果邪情私欲太严重了,常常犯淫乱或者一贯搞同性恋,那就属于邪恶了。有些人不会划分,总把邪情私欲说成邪恶,把邪恶按邪情私欲来解释,这就没有分辨了。邪恶性情是最难认识的,凡是太诡诈、太阴险的人做事都邪恶。比如,有的人撒谎之后琢磨琢磨,“我要是不谈谈自己的认识,说不定大家心里怎么看我,我得敞开交通,谈点认识,认识之后这事就算过去了。我真正的存心不能让别人知道,不能让人认为我诡诈”,这是什么性情?用欺骗的方式来敞开自己,这叫邪恶。撒完谎还要观察,“我撒谎有没有人知道啊?有没有人知道我的老底啊?”就开始套话、探底,这也是邪恶。邪恶性情人不容易发现。凡是做事特别阴险、诡诈,让人很难测透的,都是邪恶;凡是搞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目的的,都是邪恶;凡是做坏事却打着做好事的旗号把人骗了,让人都为他效力,这是最邪恶的。大红龙是最邪恶的,撒但是最邪恶的,那些魔王都是最邪恶的,凡是魔鬼都是邪恶的。

追求性情变化首先得能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对败坏的实质能看透、解剖透,能认识败坏性情所产生的各种情形,这才是真实认识自己。人能把自己的败坏情形与败坏性情认识清楚,才能恨恶肉体、恨恶撒但,才能带来性情的变化。如果这些情形人都不认识,结合不上,对不上号,能不能有性情变化?就不能了。性情变化必须得认识败坏性情产生的各种情形,能达到不受败坏性情辖制,实行出真理,这才是性情变化的开始。如果对败坏情形产生的根源没有认识,只靠明白的字句道理约束自己,即使有一些好行为,外表上有些变化,也谈不上性情变化。既然谈不到性情变化,那多数人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都扮演什么角色?是效力者的角色,只是出力、忙事务,虽然也在尽本分,但多数时候只注重做事,也不会寻求真理,都是在出力。有时候心情不错就多出点力,有时候心情差点儿就少出点力,过后省察省察后悔了,又多出点力,他就认为是悔改了,其实这不是真实的变化,不是真实的悔改。真实的悔改是从认识自己开始的,是从行为转变开始的,行为有转变了,能背叛肉体,能实行出真理,在行为上看着合乎原则了,这才是真实悔改了,然后再一点点地达到说话做事有原则,完全符合真理,这就开始有生命性情的变化了。你们现在经历到哪个阶段了?(外表有一些好行为。)这还属于在出力期间。有的人出了一些力,就觉得有功劳了,就该得着神的祝福了,心里总琢磨,“神怎么看这事?我出了这么多力,受了这么多苦,能不能进天国啊?”总想套个实底,这是什么性情?诡诈、邪恶,还有狂妄。另外,信神出点力就想得福,却丝毫不接受真理,这里有没有刚硬的性情?总不放下地位之福,这是不是刚硬?他就总惦记,“我尽本分受这些苦神纪不纪念?会不会给我点祝福啊?”心里总盘算这些,外表看是在搞交易,其实里面是几种败坏性情作祟。总想跟神搞交易,信神总想得福气,占便宜不吃亏,总搞邪门歪道,这就是受邪恶性情支配了。他每次尽本分出点力都要追究,“我出这么多力能不能得福?我信神受这么多苦能不能进天国?我撇弃一切尽本分到底神称不称许?神对我这个人到底认不认可?”他天天琢磨这几个问题,一天搞不清楚他一天不安心,也不想尽本分,也不想付代价,更不想追求真理,他总受这些事辖制、捆绑,没有一点儿真实的信心。他不相信神的应许是真实的,不相信只要人追求真理肯定蒙神祝福,他心里厌烦真理,即使想追求真理也没劲,因此没有圣灵的开启光照,也不能明白真理,他尽本分就常常出问题,常常消极软弱,临到难处就发怨言,临到灾难或者被抓捕了,就认定没有神保守了,神不要了,就自暴自弃。这是什么性情?这是不是凶恶啊?他一旦有怨气会做哪些事?肯定会消极怠工,肯定会破罐子破摔,还会常常定罪带领工人都是假带领、敌基督,甚至还会直接埋怨神、论断神。这些东西是怎么产生的?就是凶恶性情支配的。他按照世人的观点、按照撒但的逻辑认为有付出必须有回报,没有回报就不付出了,他有一种报复的心态,要撂挑子,要拒绝本分,要讨债,这是不是凶恶?这跟保罗的哪点相似?(保罗认为他该跑的路跑完了,该打的仗打完了,必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这就对上号了。那你们身上有没有保罗的这些表现?你们会不会这么对号?不会根据神的话对号,你就认识不了自己。认识到败坏性情的实质才是真认识自己了,只认识外表的对错,只承认自己是魔鬼、是撒但,这太笼统、太空洞,这是假装深刻,这是伪装、欺骗,这样谈认识自己是假属灵,是迷惑人的。

你们有没有见过诡诈人是怎么认识自己的?他一个劲儿地给自己上纲上线,说自己是魔鬼、是撒但,还咒诅自己,但就是不说自己做了什么鬼事、作了哪些恶,也不解剖心里的污秽败坏,只是说自己是魔鬼撒但,悖逆神、抵挡神,说了许多空话、笼统的话来定罪自己,给别人的感觉是“这可真是认识自己了,认识得多深哪”,让别人看见他属灵,都羡慕他是追求真理的人。但他这样认识了几年以后并没有真实悔改,看不见他在哪件事上实行出真理,是按原则办事的,他的生命性情也没有丝毫变化,这就暴露出问题了,这不是真实认识自己,这是伪装欺骗,属于假冒为善的人。不管人怎么谈认识自己,别注重他话说得多好听、认识得多深刻,关键得看什么?就看他能实行出多少真理,就看他能否坚持真理原则维护教会工作,就看这两条就足够了,就知道人有没有真实变化了。这是看人、分辨人的原则,别听他嘴说得多好听,而是要看他办的事怎么样。还有的人谈认识自己外表挺求真,心里有什么错误的意念、不对的想法都跟别人说,能敞开亮相,但说完之后并没有真实悔改,临到事还是不实行真理,也不坚持原则维护教会工作,也看不见有什么变化,那这样的认识自己、敞开交通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他可能认为这样认识自己就是真实悔改了,就代表实行真理了,结果认识了几年也没有变化。这样认识自己是不是走形式、走过程?一点儿果效都没有,这是不是在玩弄自己呀?以前我到一个地方,刚到那里就看见有人开着机器打草,机器轰隆隆地响,噪音太大了,到那里去两三次都碰到这种情况,我就问他,“你们打草没有固定时间吗?”他就说,“哎呀,看见神来了才打草,我这心里也不好受啊”。不会分辨的人听了这话还觉得这人实在,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认为他这是承认错误了,认识自己了,就受迷惑了。但明白真理的人会这么看吗?这事应该怎么看是准确的?能看透这事的人心里会想,“你尽本分也不负责任哪,你这不是做面子活吗?”这个打草的人害怕别人这么想,就先说出这样的话来堵别人的嘴,这说话的技巧高不高?(高。)其实,他早就琢磨好了怎么应对这事,来个先发制人迷惑你,让你认为他挺单纯,还能敞开说,承认自己错了。他心里是这样想的:“我明白真理,不用你说,我先承认,我这样巧妙地说,我看你还能说啥。我就这么做,你能把我怎么样?”这里面有几种性情?首先,他什么都明白,做错事知道悔改,给别人这种感觉,用伪装、谎言给别人一种假象,让人都对他高看。他心眼儿特别多,他知道他说完这话能迷惑别人到什么程度,别人会有什么反应,他早就评估到了。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邪恶性情。另外,他既然能说出这话,证明他不是现在才知道,他早就知道这么做是应付糊弄,不应该现在才做,不应该这么伪装,不应该做面子活,那为什么还这么做,这是不是刚硬?有假冒、刚硬,还有邪恶。你们会不会分辨了?有的人只会分辨别人却不会分辨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如果真会分辨自己,也照样会分辨别人,只会分辨别人不会分辨自己,这是人性情有问题、人品有问题。拿真理跟别人对号,不跟自己对号,这绝对不是喜爱真理的人,更不是接受真理的人。

人能发现自己的败坏问题很严重,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好事。你越能发现自己的败坏,认识得越准确,越能认识到自己的实质,就越能蒙拯救,离蒙拯救越来越近;你越发现不了自己的问题,总觉得自己好、自己不错,那你离蒙拯救的路还很远,你还很危险。你看哪个人总标榜自己本分尽得好,会交通真理,还会实行真理,就证明那个人的身量特别小,还很幼稚,生命不成熟。什么样的人蒙拯救的希望大一些,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呢?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有真实认识的人,他认识得越深离蒙拯救越近。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性情都是来源于撒但的本性,看见自己没有良心理智,什么真理也实行不出来,尽凭败坏性情活着,真是没有一点儿人性,就是活着的魔鬼,就是活撒但,这是真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了。他这么认识好像问题挺严重,其实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是好事。)虽然这是好事,但有的人真看见自己的魔鬼撒但相就消极了,就认为“这下完了,神不要了,肯定得下地狱啊,不可能蒙神拯救了”,有没有这种情况?你们说,有没有人越认识自己越消极,觉得“我这是彻底完了,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这是惩罚、是报应啊,神不要了,蒙拯救没希望了”,会不会有这些错觉?(会。)其实,人越认识自己没希望还越有希望,不能消极,不能放弃,能认识自己这是好事,这是蒙拯救必经的路途。如果对自己的败坏性情、对人各方面抵挡神的实质一点儿知觉都没有,还没打算开始变,这就麻烦,这样的人已经麻木了,是死人。死人容不容易救活?人已经死了,就不容易救活了。

哪类人神还给悔改机会,还有蒙拯救的希望?这类人得具备哪些表现?首先得有良心知觉,不管临到什么事,他都能从神领受,心里明白是神在作事拯救他,他会说,“虽然我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道为什么会临到这类事,但是我相信神是为了拯救我,我不能悖逆神,不能伤神的心,我得顺服,得背叛自己”,他有这个良心。另外,在理智方面,他觉得“神是造物的主,我是受造之物,神怎么作都对,神审判刑罚我是为了洁净我的败坏性情,造物的主怎么对待受造之物都合情合理”。这是不是人应该有的理智?人不应该要求神,说“我是人,我有人格、有尊严,我不允许你那么对待我”,这有没有理智?这是撒但的性情,这没有正常人的理智,神不拯救这样的人,神不承认他是受造之物。如果你说,“我是神造的,神怎么对待我都行,把我当驴、当马,当什么都行,我没有自己的选择与要求”,那尽本分苦点累点你还能挑拣吗?(不能。)对了,就得顺服。怎么顺服?刚开始顺服时费劲、难受,总想逃,总想拒绝,怎么办哪?就得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真理,看清楚问题的实质,再找到实行的路,就往实行真理上用心、努力,一点一点顺服下来,这就是有理智,你首先得具备这样的理智。良心有了,理智有了,还有什么是人需要具备的?廉耻。在哪些事临到的时候需要人有廉耻?做错事,流露悖逆、弯曲诡诈,撒谎欺骗的时候,自己得有意识,得有廉耻,知道这样做不合真理、没有尊严,得知道懊悔。人如果不具备廉耻,那就是没脸没皮的人,就不配称为人。人不接受真理那就彻底完了,怎么交通真理都听不进去,怎么说都没有知觉,这叫没有廉耻。没有廉耻的人会不会懊悔?没有廉耻就没有尊严,这样的人不知道懊悔。不知道懊悔人能回转吗?(不能。)不能回转的人就不会放下手中的恶。“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拿3:8),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得具备什么?这得需要人有廉耻、有良心知觉,做错事心里有责备、有懊悔,能放弃错误做法,这样人就能回转,这就是人性里起码该具备的。除了良心、理智、廉耻,还需要具备什么?(喜爱正面事物。)对了,喜爱正面事物就是喜爱真理,只有喜爱真理的人才是心地善良的人。恶人喜不喜爱正面事物?恶人喜欢邪恶、凶恶、恶毒的东西,所有与反面事物有关的他都喜欢。说到正面事物,说这事对人有益处,是从神来的,他听了不喜欢、不感兴趣,这就没法蒙拯救。真理交通得再好,话说得再实际,他就是不感兴趣,甚至还能仇视、对抗,说到吃喝玩乐,他两眼就放光了,他就来劲了,这就是性情凶恶、邪恶,心地不善良,所以他不可能喜爱正面事物。在他心里是怎么看待正面事物的?他藐视、瞧不起,他会嘲笑。说到做诚实人,他认为,“做诚实人尽吃亏,我才不做呢!你做诚实人你傻,你看你尽本分吃苦耐劳,从来不考虑自己的后路,从来不考虑自己的身体,累垮了谁管?我不能累着。”若有人说,“咱得给自己留后路啊,不能傻乎乎地一个劲儿地卖力干,得把自己的后路预备好,再多少出点力就行了”,这么说正对他的心思,他就高兴了。说到绝对顺服神,忠心花费尽本分,他就反感、厌憎,听不进去。这样的人是不是凶恶?凡是这类人性情都凶恶,你只要交通真理,讲到实行原则,他就反感,不想听,他认为这伤害到他的脸面了,有损他的尊严了,又得不着什么好处,他心里就说:“整天讲真理、讲实行原则,整天讲做诚实人,做诚实人能当饭吃啊?说实话能给钱哪?我靠骗就能得利!”这是什么逻辑?这是强盗逻辑。这性情是不是凶恶?心地善不善良?(不善良。)这样的人得不着真理。他那点奉献、花费、撇弃都是有目的的,他早就盘算好了,自己献一个如果能多得几个,他才觉得划算。这是什么性情?这是邪恶、凶恶的性情。

多数人信神都不会寻求真理,总喜欢自己算计、自己安排,结果过了几年没多少收获,什么真理都不明白,什么经历见证也谈不出来,这时就后悔了,觉得还是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最好,按照神的要求信神最好,凭己意打算当时感觉挺聪明,但没得着真理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人都是从这些失败中才明白真理醒悟过来,生命受了多少亏损才走上正路、走上捷径,如果直接按着神的要求来信神,就少走许多弯路。有些人经历了很多事,临到一些失败挫折之后,就明白一些真理了,对这些事就看透了,他能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神,甘心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就走上正路了。但性情邪恶、凶恶的人就不把自己交给神,总想靠自己打拼,他觉得,“命运在神手中掌握吗?神主宰一切吗?”他总画问号。同样听神家的讲道交通,有的人越听越有劲,越听情形越好,越听越有变化,有的人越听越觉得复杂、够不上,这就是不通灵的人,还有的人听讲道交通心里厌烦,丝毫不感兴趣。这就显明了人不同的本性,把山羊、绵羊,喜爱真理的、不喜爱真理的都显明出来了。一类是接受神话、接受真理、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的人;另一类人是怎么听讲道也不接受真理,就觉得这些话是官话,即使听明白了也不愿意实行,因为他放不下自己的打算、私欲与利益,所以信多少年也没有变化。教会里这两类人是不是挺明显?那些真要神的人,不管别人说什么他不受影响,都一个劲儿地为神花费,他相信神的话没错,按神的话实行这是最高原则。那些邪恶、不喜爱真理的人,他总有活思想,今天看好像得福有希望,就卖力气、做好事让大家看看,收买人心,过段时间看神也没祝福,心里就后悔、埋怨,最后总结出这么一条,“神主宰一切,神不偏待人,这话我看不见得对”。他只看眼前的利益,是无利不起早,这是不是凶恶?他跟谁都搞交易,还敢跟神搞交易。他心想:“我要见利,而且是现在、马上必须要见利!”这多强硬呀,说他性情凶恶过不过分?(不过分。)那怎么能证明他是凶恶的呢?临到点试炼、祸患他就接受不了了,不尽本分了,觉得吃亏了,“我付出这么多,神也不祝福我,到底有没有神啊?这道对不对呀?”心里疑惑了。他要见利,这就证实了他的付出不是甘心、不是真心,这就把他显明了。你看约伯经历试炼时,他妻子是怎么说的?(“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伯2:9〕)她就是个不信派,受祸就要否认神、弃掉神。神赐福的时候,她说“耶和华神,你是大救主啊!你赐给我这么多财产,你祝福我,我跟随你,你是我的神哪!”把她的财产剥夺了,她就说“你不是我的神”,还告诉约伯,“你别信了,没有神!要是有神的话,财产怎么让强盗夺走了呢?神怎么没保守呢?”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凶恶性情。一旦利益受到损失,自己的目的、欲望没得到满足的时候,马上就能暴跳如雷,就能反叛,就能做犹大背叛神、弃掉神,这样的人多不多?这类比较明显的恶人、不信派,现在教会里可能还有一部分,但有些人仅仅是有这样的情形,就是也有这样的性情,不一定是这类人。但是,你有这样的性情,这需不需要变化?(需要。)只要有这样的性情,本性就一样都是凶恶的,你有这样凶恶的性情,你就能随时抵挡神、背叛神,与神敌对。这些败坏性情只要一天不变化,你与神就不是相合的,你与神不相合,你就不能来到神面前经历神的作工,你就没法达到蒙拯救了。

约伯这个人的确有信心,神赐福的时候他感谢神,神管教、剥夺的时候,他还感谢神。他经历到最后,到年老的时候神把他所有的东西都给他夺走了,约伯是怎么表现的?他不但不埋怨还赞美神,还为神作出了见证。这里有邪恶性情吗?有凶恶性情吗?(没有。)那么多财产没有了,他有没有反叛?有没有怨言?(没有。)没有怨言,还能赞美神,这性情怎么样?这里面有几样正常人性该具备的,就是良心、理智、喜爱正面事物。首先,他具备良心,他心里知道一切都是神赐给的,他感谢神。另外,他具备理智,哪句话说明他有理智?(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这句话见证了约伯对神的试炼的真实经历、认识,把他自己真实的身量、真实的人性表达出来了。约伯还具备什么?(喜爱真理。)怎么衡量喜爱真理这一条?在神夺取这事上,怎么看出他喜爱真理?(临到事他能去寻求真理。)寻求真理这是喜爱真理的一个表现。面对身边发生的这些事,他不管怎么难受、怎么痛苦,他都不埋怨,这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一个表现?另外,喜爱真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表现是什么?(能顺服。)怎么能知道这就是喜爱真理的一个切实的、准确的表现?平时人常说“神所作的对人都有益处,都有神的美意”,这话是不是真理?(是。)但是你能接受吗?神祝福你的时候你能接受,神夺取的时候你能接受吗?你不能,但是约伯能接受,他把这句话当成真理了,他是不是喜爱真理?神夺走他所有财产的时候,他受了那么大亏损,得了那么大一场病,因为这一句话“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有神的美意”,他心里明白这是真理,不管受多大痛苦,他都能坚持这句话是对的,所以说他喜爱真理。还有,神无论用什么方式试炼他都接受,用夺取的方式也好,强盗抢的方式也好,或者让他身上长疮也好,这些都不合人观念,但约伯是怎么对待的?他埋怨神了吗?他一句埋怨神的话都不说,这是喜爱真理、喜爱公平公义。他心里说,“神对人太公平了,太公义了!神怎么作都对!”所以他能赞美神,他说:“不管神怎么作,我都不埋怨,受造之物在神眼里就是蛆虫,神怎么对待都行,都不为过。”他认为神所作的都是对的,都是正面事物,他自己这么痛苦、难受都不发怨言,这是真实喜爱真理,人不服不行,这都是有切实表现的。无论自己受多大亏损、有多大难处,他都不埋怨神,能顺服,这就是喜爱真理的表现。他能胜过自己的难处,不会因为自己的难处而埋怨神,或者对神有什么要求,这是喜爱真理,是真实的顺服,有真实的顺服才是喜爱真理的人。有的人平时很会讲道理、喊口号,但临到大事总是对神有要求,一个劲儿地祈求神,“神哪,你把我的病挪去吧!把我的财产再恢复吧!”这是不是顺服?这就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他喜欢说谎迷惑人,他心里喜爱的是财产、是利益。约伯对物质的利益、他的所有财产都看得很淡,都有纯正的领受,所以他就能达到顺服,在约伯心里就能看透这些事,他说,“人这一辈子挣多少都是神赐给的,神不让你挣你一分也挣不来,神让你挣,给你多少你就有多少”,他把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看清楚了,这个真理在他心里扎根了,“神主宰万物”这句话在约伯那儿就不是问号,而是叹号了,这句话就成了他的生命,装在他心里了。约伯的人性里还具备什么?他咒诅自己的生日是出于什么?他宁可自己死也不想让神看着他痛苦,为他伤心,这是什么品质、什么实质?(善良。)他这个善良主要有几种表现?能体谅神、理解神,能爱神、满足神。这几样人都具备了,就有人格了。人格是怎么产生的?明白真理了,能够在神的试炼中、在撒但的试探中站住见证,活出人样了,够得上人的标准了,具备了一定的真理,这才有人格。从人性实质上来说,约伯有颗善良的心,所以他才能咒诅自己的生日,宁可自己死也不想让神看着他痛苦,为他伤心、为他担忧,他具备这样的人性。具备善良的人性、实质,人对神才会有爱、有体贴,如果不具备这个,人就麻木、冷酷。再对照保罗,他跟约伯正好相反,他处处为自己着想,还能跟神搞交易,想得着冠冕,还要当基督,替代基督,得不着冠冕还要跟神讲理、打官司,这多没理智啊!这就没有廉耻了。人有撒但败坏性情就得变化,人如果明白真理,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就能顺服神了,就不会再抵挡神了,也能达到与神相合了,这样的人就是得着真理生命的人,神要的是这样的受造之物。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三日

上一篇: 追求真理才能解决对神的观念误解

下一篇: 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六篇

对灵里的事要细嫩,对我的话要注重,真正能够达到把我的灵与人、话与人看为不可分割的整体,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满足我。我曾脚踏万有,纵观宇宙全貌,我又曾在所有的人中间行走,体尝人间的酸、甜、苦、辣,但人不曾真正认识我,不曾在我行走之时注意过我。因我默默无语,不曾作超然的事,因此,未尝…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一、人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尊神为高。二、当行一切对神的工作有益的事,不该做毁坏神工作利益的事,当维护神的名、神的见证、神的工作。三、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为人所献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

第六十七篇

我的众子公开显现,显现在万民面前,谁敢公开抵挡,我必重重地刑罚他,那是一定的。今天,凡能够起来牧养教会的都已得着了长子的名分,就在现在与我同在荣耀里了,我所有的也是你们所有的。凡真心顺服的我会赐给你够用的恩典,使你力大无穷,无人能比得过。我的心意完全在你们这些众长子身上,只愿你们…

圣灵的作工与撒但的作工

怎么摸灵里的细节?圣灵在人身上怎么作?撒但在人身上怎么作?邪灵在人身上怎么作?有哪些表现?遇到一件事,这事是否是出于圣灵的,你该顺服还是该背叛?在人的实际实行当中有许多人意的东西出来了还总认为是出于圣灵,有些是出于邪灵的还总认为是出于圣灵,有时圣灵在里面引导又怕是出于撒但的,不敢…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