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境中的选择

2022年12月14日

中国江苏 李心默

有一年冬天,上层带领告诉我邻近教会的带领工人被警察抓捕,现在教会一些善后工作需要处理,弟兄姊妹没有人扶持,有的胆怯、消极软弱,过不上教会生活,她问我是否愿意负责那处教会。听她这么说,我心里有些争战:“那处教会刚有弟兄姊妹被抓,我要是负责那处教会,万一被警察抓去怎么办?我都这么大年龄了,就我这身体哪能经得住大红龙的酷刑拷打呀?要是受不了酷刑,背叛神成了犹大,那我信神不就白信了吗?”可又想到现在环境这么恶劣,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教会工作也得有人配合,我就勉强答应了。

来到教会后,王心静姊妹告诉我,这处教会的带领工人和一些弟兄姊妹被抓了,现在教会只有几个弟兄姊妹能联系到,多数人联系不上,没法聚会。听到这话,我心想:“大红龙利用邻居监视我们信神的人,我这个时候去扶持弟兄姊妹,要是被邻居发现举报我怎么办?而且那么多弟兄姊妹被抓,万一有人受不了酷刑出卖了弟兄姊妹,警察也会监控他们,那我去找弟兄姊妹这不是自投罗网吗?我要是被抓捕,一旦承受不了酷刑做了犹大,那我信神的生涯不就结束了吗?更别提什么蒙拯救了。”我越想越害怕,觉得在这里尽本分实在太危险了,好像处处都是地雷,一不小心就会踩上。当时,我很后悔来到这处教会负责工作,尽本分的劲一点也提不上来。这时,我想到王心静是本教会的人,对教会的情况熟悉一些,她去找弟兄姊妹比我方便,我刚来,各方面都不熟悉,要不让王心静去找弟兄姊妹,这样我也就不用冒险了。可又一想,“王心静许多原则不掌握,也缺少经验,在这种情况下,她能不能作好善后工作?能不能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呢?可要是我去找弟兄姊妹,这不是硬往枪口上撞吗?”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让王心静出面作这些工作。可是几天过去了,工作并没有进展,看到这种情况,我知道我应该去扶持弟兄姊妹,不然弟兄姊妹的问题得不到解决,生命进入就会受亏损。可是现在环境这么恶劣,我要是接触弟兄姊妹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我就没敢出面作工作。结果一个多月过去了,教会工作还是没有多少进展,王心静也活在了消极中。但我活在胆怯害怕中,不敢出面与王心静配搭作工作。

一天,我的左膝盖有些疼,没几天腿就肿起个大包,又黑又紫,疼得我连走路都困难。当时,我意识到这可能是神的管教临到了,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开启我明白神的心意。祷告后,我看了一段神的话:“他的‘哀’是因为他所期盼的人类落入黑暗之中,是因为他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并不能达到他的心意,是因为他所爱的人类并不能尽都活在光明之中;他是为了无辜的人类哀愁,是为了诚实而愚昧的人哀愁,是为了善良而并没有主见的人哀愁;他的‘哀’是他善良的象征,是他怜悯的象征,是美的象征,是仁慈的象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神的话使我很受触动,尤其看到神的话说“他的‘哀’是因为他所期盼的人类落入黑暗之中”,我的心很受责备。因着大红龙的抓捕,弟兄姊妹过不上教会生活,心里都消沉、黑暗,生命受到亏损,神的心着急、忧伤,神急切地巴望能有人体贴神的心意,赶紧起来帮助扶持弟兄姊妹,使他们过上教会生活。可我为了自己的安危,却把工作全部推给了姊妹,自己当缩头乌龟苟且偷生。我明明知道弟兄姊妹一直过不上教会生活,生命进入已经受到亏损,也不出面解决,我还哪有一点儿人性啊?实在太自私卑鄙了!想想平时没有临到危险环境时,我还觉得自己是个爱神的人,尽本分也能撇弃花费,还常常跟弟兄姊妹交通要爱神、满足神,可现在环境临到我了,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安危,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也不考虑弟兄姊妹的生命受不受亏损。看到我平时讲的都是字句道理,都是在欺骗神、欺骗人,太让神伤心、厌憎了。认识到这儿,我很懊悔,就向神祷告:“神啊,我总维护自己的利益,丝毫不体贴你的心意,我真是太没有良心理智了!神啊,我愿意体贴你的心意,好好地扶持帮助弟兄姊妹。”

接下来,我就去帮助扶持弟兄姊妹,解决他们的问题和难处。有一天,我听一个姊妹说:“两年前这处教会就有十几个弟兄姊妹被抓,到现在有的弟兄姊妹还没有被释放,警察还扬言要把这处教会铲平。”我听了很气愤,这些魔鬼太嚣张了!可我心里又不自觉地害怕起来:“这才过了两年,教会就又有这么多人被抓了,警察还扬言要铲平这处教会,要是警察知道我是教会带领,那不第一个拿我开刀吗?”想到弟兄姊妹被抓后遭受酷刑的折磨,我就胆战心惊,要是我真被抓了,这样的酷刑能承受得了吗?要是被打死了,或受不了酷刑当了犹大,那我不就彻底完了吗?这时我又听到有弟兄姊妹被抓的消息,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尽本分太危险了,随时都能被大红龙抓捕,心里特别地胆怯害怕。我看了一段神的话:“撒但无论多么‘神通广大’,无论多么张狂,无论它的野心有多大,无论它的破坏力有多强,无论它败坏、引诱人的本领有多广泛,也无论它恫吓人的花招与诡计有多高明,无论它存在的形式多么千变万化,然而,它从来不能创造出任何一样有生命的东西,它从来都不能制定万物生存的法则与规律,它从来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与无生命的东西。宇宙穹苍之中,无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无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无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权下存在,更要顺服神的所有吩咐与命令。没有神的许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轻易触碰;没有神的许可,连地上的蚂蚁它都不能随意乱动,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类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飞鸟,不如海里的鱼类,也不如地上的蛆虫,它在万物中的角色就是为万物效力,为人类效力,为神的工作、神的经营计划效力。”(《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万事万物都在神的主宰之中,撒但再猖狂它也在神的手中,没有神的许可撒但也不敢随意乱动。想到约伯受试炼时,没有神允许撒但只能残害约伯的肉体,但它不敢夺去约伯的性命。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我会不会被抓不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吗?不管撒但怎么猖狂,没有神的许可,即使大红龙再想抓我,它也不能得逞,神要是许可了,我逃也逃不掉,我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撒但能决定的。揣摩着神的话,我对神的权柄和主宰有了些认识,心里就不那么胆怯了,感觉释放了许多,就想着要尽快地组织弟兄姊妹过上教会生活。那段时间,我和王心静祷告依靠神,想办法联系到弟兄姊妹,扶持帮助他们。弟兄姊妹陆续开始参加聚会,过上了教会生活,也力所能及地尽上了本分。

后来,一个被抓释放的姊妹写信告诉我,说我已经被人出卖了,警察已经知道我是教会带领,还知道我住在哪个村庄,他们还扬言要让国保局通缉我。警察为了找到我,还带着姊妹到我住的那个村庄指认我,但因着监控摄像的记录已经丢失,警察没有得逞。得知这些,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特别地紧张、害怕,“警察已经知道了我这么多的信息,那我随时随地都有被抓的可能,这要是被抓了,肯定得遭受酷刑折磨。”我越想越害怕,一时间有些软弱,就觉得在大红龙国家信神,脑袋就像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当时我就想先到亲戚那里躲一段时间,等过了这个风头再尽本分。可又想到还有些弟兄姊妹因着胆怯消极软弱,急需要人浇灌扶持,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要是撂挑子当逃兵,那不是悖逆神、伤神的心吗?我心里很痛苦煎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能尽上自己的本分。祷告后,我看了一段神的话说:“在中国大陆,大红龙一直残酷镇压、抓捕、迫害信神的人,信神的人常常面临一些危险的环境。比如,政府以各种名义搜捕信神的人,当查到敌基督居住的范围时,敌基督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他想到的不是把教会的工作安排妥当,而是自己怎么逃脱这个危险的境地。就是在教会遭到镇压、抓捕的时候,敌基督从来不作善后工作,对于教会的一些重要物资、人员他都不作安排,只是找各种理由、借口为自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下来就完事了。……在敌基督内心深处,他个人的安全那是第一位的,是他心里时时提示自己应该考虑的问题,他心想:‘可千万别出事,谁被抓我都不能被抓,我得好好活着,我还等着神工作结束时与神同得荣耀呢。我要是被抓就会当犹大,当犹大就完了,就没结局了,该受惩罚了。’……他把自己安顿好之后,觉得自己不会出事了,没有威胁了,其次才作点表面的工作。敌基督做事安排得挺细,但是得看对谁,他对涉及自己利益的事想得很周全,而对教会工作、对他分内的事就表现出他的自私卑鄙、不负责任,没有丝毫良心理智。就因为这些表现,他才被定性为敌基督。”(《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二)》)神揭示敌基督特别自私卑鄙,没有人性,他们心里只有自己的利益,总考虑自身的安危,丝毫不为教会工作着想。没有环境时,他给人假象,热心地尽本分,一旦有点风吹草动,涉及到他自身的安危了就当缩头乌龟躲起来了,无论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受多少亏损,敌基督都不在乎。想想我的所作所为跟敌基督没有什么区别,没有临到危险环境时,外表上我尽本分能受苦花费,可真临到危险环境了,我却退缩了,只顾保全自己,把危险的本分推给王心静,眼睁睁地看着教会工作迟迟没有进展,弟兄姊妹没有教会生活,我也不站起来作教会工作,直到临到管教了才有点醒悟。现在听说自己被出卖了,警察正在搜捕我,我又想临阵脱逃,根本不考虑教会工作,我真是太自私卑鄙,哪是一个信神的人?我对神哪有一点儿真实的信哪?借着事实显明,我才看到自己跟敌基督一样自私自利,没有丝毫良心理智,只要涉及到自身的安危,宁愿放下本分也得为自己的肉体考虑出路,对神没有一点儿忠心,实在让神厌憎啊。对自己有些认识后,我很懊悔、自责,看到神的话说:“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挡神的地方开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极大的拦阻,而且神的许多话不能及时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话而受了熬炼,这也是属于‘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红龙之地开展他的工作是相当难的,而神又借此‘难’来作了他的一步工作,来显明神的智慧,显明神的奇妙作为,借此机会神将这班人作成。就因着人受的苦,因着人的素质,因着这个污秽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来作神的洁净、征服工作,使神从此得着荣耀,使神从此得着见证他作为的人,这是神在这班人身上付出所有代价的全部意义。”(《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们在共产党掌权的国家信神,遭受逼迫患难的苦,这是必然的,也是神命定好的。神正是利用大红龙的逼迫效力,来成全我们的信心和爱心。可我临到危险的环境不寻求神的心意,就胆怯害怕,只顾保全自己,甚至都不想尽本分了,看到我的信心实在太小了,在神面前没有一点见证,反而成了撒但的笑料。想到这儿,我很懊悔、亏欠,我不愿再苟且偷生当逃兵了,只愿顺服下来,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至于能不能被抓、是死是活都愿意任神摆布。如果我被大红龙抓了,这也有神的许可,就是死也要为神站住见证;如果我没有被抓,那也是神的怜悯和保守,我更得好好尽本分。认识到这儿,我的心平静了下来,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害怕了。

过后,我就揣摩,为什么我一临到危险环境总考虑自己的利益却不体贴神的心意呢?一天,我看了一段神的话:“败坏人类都是为自己活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人本性的概括。人信神都是为自己,为神撇弃花费是为自己得福,为神尽忠心还是为自己得赏赐,总之都是为了自己得福、得赏赐、进天国。在世上作工作是为了自己得利,在神家尽本分是为了自己得福,为了得福撇下一切,为了得福能受许多苦,这些都是人有撒但本性的最好实证。性情变化的人就不一样了,他觉得:人应该凭真理活着才有意义,应该顺服神、敬畏神远离恶,这是做人的根本;接受神的托付这是天经地义的职责,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配称为人,若不能爱神、还报神的爱就不配称为人;人为自己活着实在空虚没有意义,人该为满足神活着、为尽好人的本分活着,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死了也感觉满足,丝毫不后悔,没白活一回。”(《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我临到危险环境一次次保全自己,想撂下本分苟且偷生,就是因为我心里充满了撒但哲学法则,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无利不起早”等等,这些哲学法则成了我的本性,无论做什么都得对自己有利,只要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我就能做出背叛神的事。想想自从我来到这处教会,看到环境恶劣,心里想的全是自己的安危。虽然我也知道得赶紧扶持帮助弟兄姊妹,使大家过上教会生活,可我因着害怕被抓受酷刑就隐藏起来,把工作推给了姊妹,丝毫不考虑教会工作,也不考虑姊妹的安危,就是看到姊妹一个人作工作吃力,弟兄姊妹一直过不上教会生活,我也不肯出面作工作。我凭着撒但哲学活着,活得自私卑鄙,实在没人性,没有一点儿良心理智。神拯救的是对神忠心、顺服的人,是在关键时刻能放弃个人利益、维护教会工作的人,这样的人才蒙神称许啊。可我越是在关键时候越临阵脱逃,对神没有一点真心,我这样自私卑鄙的人就算逃过警察抓捕能苟且偷生,神又怎么会拯救呢?想到神为了拯救人类,忍受天大的屈辱、痛苦道成肉身在中国,冒着极大的危险说话作工,一直遭受大红龙的追捕、逼迫以及宗教界的弃绝、诽谤,但神从来没有放弃对我们的拯救。神对人一心一意,为拯救人付出了一切,神的实质太无私、太美善了!可我信神却对神没有一点儿真心,到现在还凭撒但哲学活着,自私卑鄙、圆滑诡诈,尽本分只考虑个人的安危,丝毫不维护教会工作,若始终不悔改,只能被神厌憎、淘汰啊。

灵修时,我看了一段神的话说:“事奉神的人应该是神的知己,是神所喜悦的,能够对神忠心无二。不管在人背后做的,还是在人面前做的,都能在神面前获得神喜悦,在神面前能够站立得住,不管人对你怎么样,你总是走自己该走的路,来体贴神的负担,这才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能够直接事奉神是因着他有神的重托、神的负担,他能以神的心为心,以神的负担为负担,不考虑前途得失,哪怕前途一无所有,什么也得不着,但是他总以爱神的心来信神,所以说这样的人就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也就是神的知心人,只有神的知心人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虽然肉体痛苦软弱,但能忍痛割爱去满足神,神把更多的负担加给这样的人,神要作的借着这样的人见证出来。所以说这样的人是神所喜悦的,是合神心意的事奉神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与神一同作王掌权。当你真正成为神的知己的时候,就是你与神一同作王掌权的时候。”(《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喜欢的是能体贴神心意、以神的负担为负担的人,不管临到什么环境,哪怕受再大的苦,就是没有前途盼望也能忍痛割爱满足神,不为自己的得失考虑,这样的人才是神最终所要得着的人。现在教会临到迫害,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应该体贴神的心意,急神所急、想神所想,把教会的工作维护好,尽到自己的本分和责任。想到这儿,我就立下心志,不管环境多么危险,我都要把本分尽好,安慰神的心。

一天,我得知邻近教会的带领被警察抓捕。想到那处教会存放的书籍得赶紧转移,免得落到大红龙手中,于是我就赶紧约了张毅姊妹一起转移书籍。到了约定地点后,张毅神色紧张地快步走到我跟前,告诉我说她已经被人跟踪了,她是好不容易甩掉那人才来的,让我赶紧把书籍转移走。听到这话,我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儿,又紧张又害怕,心想:“警察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警察要是跟踪上我,万一把我抓了,肯定把我往死里打呀。”我越想越害怕,就想让别人去转移书籍,可又想到张毅已经和保管书籍的弟兄姊妹约好了时间,再找别人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书籍在路上多耽搁一会儿就多一分风险。徘徊争战中,我意识到我又有些胆怯了,就在心里不住地呼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这时候,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话:“对神有忠心的人,他明知道环境危险也要冒着风险把这些善后工作处理好,使神家的损失降到最低,然后自己再撤离,他不是先考虑自己的安危。你们说,人哪有一点儿不考虑自己安危的,谁不知道环境危险哪?但是你现在尽的这个本分就得冒着风险去做,这本分就是你的责任,你不应该把个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神家的工作最要紧,神给你的托付最要紧,这是第一位。”(《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二)》)对神有忠心的人就能体贴神的心意,不管环境多么恶劣,都能冒着风险把善后工作处理好,尽到自己的职责。想想我信神这些年,享受了这么多神话语的浇灌供应,现在是需要我尽本分的时候,我不能没有良心,眼看着教会利益受亏损也不管,就是环境再危险,我也得想办法尽快将神话书籍转移出来,绝不能落在大红龙手里啊。我想到主耶稣的话说:“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加福音9:24)为了尽好本分,我就是被警察抓捕残害死了,那也是有意义的,也是蒙神称许的。想到彼得能不顾惜自己的性命为神倒钉十字架,作出了刚强响亮的见证,今天我应该效法彼得,不管临到什么环境,都能忠于神,尽好自己的本分安慰神心。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不再胆怯害怕,和弟兄姊妹一起配搭用智慧与大红龙周旋,在神的看顾保守下顺利地将书籍转移了出来。

上一篇: 失败跌倒后的反省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一名官员的抉择

中国辽宁 辛正我还没出生时,我爸就因为犯法被抓了。这种事在七十年代的农村是很丢人的,我们一家人因此被人看不起,我也在周围人的讥笑中长大。我妈曾经对我说:“你一定要争气,不能让别人小看咱们家。”从那时起,这话就印在了我的心里。我立志,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改变周围人对我们的态度。我就…

我被查出癌症之后

中国河南 秦林 2018年10月的一天,我骑着电动车去聚会的路上,突然后面来了一辆拖钢管的车,把我连车带人挂倒在地,当时我就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感到左胸疼痛,呼气都困难。肇事司机把我带到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第六根左肋肋骨骨折,医生却对我说:“你这车祸看着是坏事,现在却成了好…

得癌症后的反思

中国山东 姜华2016年7月的一天,我无意中发现左胸里长了一个小硬块,去医院一检查,医生说肿块需要立即做手术切除,要是再大就做不了手术了。我心想:“这么个小肿块,又不疼不痒的,住院做手术还需要时间,现在教会工作这么忙,我也不能因为这点小病耽误工作呀。我得好好尽本分,为神撇弃花费,…

划分教会把我显明了

缅甸 安欣 随着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越来越多,我所在的教会划分为新和、新平两个教会,我被划分到新和教会,还被选为教会带领。不久,负责人跟我说,由于新平教会带领是新选的,信神时间也比较短,对怎么作教会工作还不太熟悉,问我能不能暂时负责几个新平教会的聚会小组。我心想:“新平教会不是我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