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2022年12月14日

中国河南 李毅

2015年8月,我和家人一起搬到了新疆。没来之前,我就听说中共以打击维吾尔族暴乱的名义在新疆展开特别严厉的监视管控,环境比较危险。到了新疆后,我感受到的气氛比我想象的更紧张,到处都有警察巡逻。去超市买东西每一个人都得全身扫描过安检,每次坐公交车的时候,站牌旁边也经常能看到警察背着枪巡逻。看到这些场景,我心里就很紧张。本来信神就要遭受中共的抓捕迫害,再加上这里的监视管控这么严厉,我感到气氛很紧张,随时都有被抓、丧命的危险。10月左右,我听说有两个姊妹因为转移神话书籍被抓判了十年。我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吃惊:“她们也不是带领工人,就因为转移神话书籍都被判了十年!那我负责教会工作,要是被抓,最低不也得判十年哪!”这时,我脑海里就浮现出弟兄姊妹在监狱里受酷刑的画面,心里就特别害怕,担心自己被抓后也会遭受酷刑折磨,肯定会生不如死……我越想越害怕,都不敢往下想。但是又听到一些弟兄姊妹交通,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中怎么仰望依靠神尽本分的,怎么看到神的全能主宰、感受到神的看顾保守的,我心里就受激励,也有信心经历这个环境了。

2016年2月,我负责的一处教会有一个恶人王兵总抓带领的把柄,严重地搅扰教会生活。我和配搭的姊妹商量后,决定我去这处教会处理问题比较合适。但是,我心里有些害怕:“被抓判刑十年的两个姊妹就是在这处教会被抓的,中共还召集当地的村民宣布这两个姊妹被抓判刑的事,并恐吓、威胁那里的人不许信神!那处教会的环境这么危险,我若去了,会不会也得被抓呀?”想到这儿,我就找借口推托。可是看到另一个配搭辛勤姊妹什么也没说就答应了,我心里就有些蒙羞:“辛勤信神时间短,刚操练做带领,那边教会的问题这么多,环境也不好,让她去我心里也过意不去。”于是,我就说:“那还是我去吧!”到那里通过了解后,我发现王兵聚会交通不出对神话语的认识,还经常揪人揪事抓带领的把柄,严重搅扰教会生活,属于恶人。我和讲道员商量,可以把这个恶人先隔离限制起来,还要给弟兄姊妹交通真理分辨这个恶人,避免他再搅扰弟兄姊妹,然后把钟欣姊妹尽快培养起来负责教会工作。想到要把这处教会的问题彻底解决,可能还得需要不少时间,但这处教会大约有一半的弟兄姊妹都被警察抓过,我要在这里多呆一天就多一分危险,现在解决的方案也有了,要不剩下的就让讲道员跟进处理吧。想到这儿,我就赶紧交代了一些后续工作就回去了。后来,讲道员就反映这个恶人越来越猖狂,在教会里拉帮结伙攻击带领,教会生活严重地受搅扰。虽然我也给讲道员交通指出了一些解决方案,但是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我心里就有些受责备:本来处理教会的混乱是我的职责,我因为害怕被抓不想去,这也没有尽到责任啊。但又想到前段时间有一个姊妹坐火车来这边教会聚会,差点儿就被警察抓了,万一我去坐火车也遇到这样的情况被抓可咋办呢?我心想:“我是带领,我应该保证好自己的安全才能作工作。”于是,我还是把处理这处教会的问题推给了讲道员,但是因为姊妹工作能力有限,教会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2016年9月,我突然接到来信,说那处教会又有四个弟兄姊妹因运送神话书籍被抓了。其中钟欣被打得很惨。没过几天,我又接到来信,说钟欣被警察打死了。我看到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样,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虽然我知道中共酷刑折磨人的手段非常的残忍,但我没想到几天时间人就被活活打死了,这实在太可怕了!我当时感觉空气都凝固了,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痛哭起来。我越想越难受,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早知道那处教会有恶人的搅扰,弟兄姊妹一直没有正常的教会生活,我身为教会带领,因为害怕被抓就没去那处教会把问题彻底解决,我要是多一点负担,或者幕后指挥把那处教会的问题处理好,再多提醒一下弟兄姊妹注意安全,或许钟欣就不会被警察打死。她的死使我活在了深深的自责中,心里还极度地恐惧,我感到这里的环境特别的压抑,像黑云压城一样,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但是我知道关键的时刻我不能再逃避,于是我还是忙着协助讲道员处理善后工作。可是教会的环境还没处理完,我又得知前段时间和我配搭的姊妹也被警察抓了,中共还掌握了我们教会主要带领工人的一些情况。想到我经常和这些弟兄姊妹接触,要是中共查看摄像头的话,我担心自己随时随地都可能会被抓,万一我被抓了,判刑坐牢,能不能活着出来都不好说,甚至有可能像钟欣一样,年纪轻轻就被警察活活打死了。我越想越害怕,就不想尽这个本分了,甚至连这个地方我都不想再呆了。因着我这种情形一直没有解决,而且在做带领期间恶人搅扰教会几个月我都没有处理解决,最后我被撤换了。后来,我在教会里作文字工作,但是我还是感觉在这里很危险,担心自己哪一天会被抓,就很想回老家尽本分。当时,弟兄姊妹给我交通,希望我能够在这个关键时刻留下来协助他们一起处理善后工作。但是当时我已经被恐惧充满,根本听不进去弟兄姊妹的挽留,最后还是执意离开了。

2017年4月,教会根据我的表现停止了我的聚会,让我在家隔离反省。我听到这个消息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但是想到自己关键时刻撂下本分临阵脱逃,被隔离反省,这也是神的公义,我愿意顺服下来。一天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你担任着扩展福音工作的重要角色,你不经神许可,擅自逃离岗位做了逃兵,这是最严重的过犯,这是不是属于背叛神的行为?那按照你们的观点,神应该怎么对待做了逃兵的人?(搁置。)搁置就是不搭理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被搁置的人如果有悔改的心,也可能神看他悔改的态度不错还要他,但是唯独对在尽本分过程中做了逃兵的人,神不是这样的态度,神怎么对待?(神不拯救了,神厌弃他了。)完全准确。具体地说,尽重要本分的人都有神的托付,如果在尽本分的中途擅自逃离当了逃兵,无论这个人以前怎样、以后怎样,在神那儿这类人就属于背叛神的人,就不再给尽本分的机会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传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义不容辞的本分》)“当逃兵或者是拿本分当儿戏,种种这些背叛神的行为、做法、表现,神是极其厌憎的,因为这些人在神所安排好的各种环境、人事物中,他们充当了拦阻、拆毁、拖延、搅扰、影响神工作进度的角色。出于这个原因,对待逃兵还有背叛神的人,神是怎样的感觉、怎样的反应?神会有一种怎样的心态?(痛恨。)只有厌憎、痛恨。有没有怜惜?没有,不会有怜惜了。有些人说:‘神不是爱吗?’神为什么不爱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不值得爱,你要爱那也是糊涂爱,你要爱不代表神爱,你珍惜神不会珍惜,因为这样的人身上没有值得珍惜的东西。所以,神对待这样的人就是毅然决然地放弃,不给任何机会。这是不是合理的?这不但是合理的,主要这是神的一方面性情,这也是真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传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义不容辞的本分》)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使我感到扎心般的难受。钟欣被打死,配搭被抓,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我本应该和弟兄姊妹一起处理好善后工作,可是我却在这个时候逃跑了,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不会这么做,我能做出这样的事,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以前我还认为不管做错什么事,只要向神悔改,神都会施宽容怜悯的,但是现在看,这都是我的观念想象。神说,对待关键时刻放弃本分背叛神的人,神的态度是放弃,不会再给机会了。看了神的话我才知道,神的宽容怜悯是有原则的,不是什么人、做什么得罪神的事神都一味地饶恕怜悯,神还有公义威严不容触犯。自从我逃跑的那一刻起,我就感觉神好像已经放弃我了,我心里一点儿平安都没有,我特别地懊悔。为了这个事,我不知道祷告了多少次,流了多少眼泪,不管神是否放弃我,我也要为神效力来补足自己的亏欠,至于神怎么对待我,神怎么作都是公义的,就是让我下地狱我也没有怨言,因为我做这个事太得罪神、太伤神的心了。想想自己信神多年,也有一些撇弃花费,也想追求蒙拯救,可是没想到在面临中共的抓捕迫害中我贪生怕死,撂下本分背叛了神,留下了严重的过犯。想到这儿,我心里就特别地痛苦、绝望,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懊悔不已,后悔自己,要是当时我不硬着颈项选择离开,而是能够在关键时刻尽上本分,和弟兄姊妹一起处理善后工作,那该多好呀,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活在痛苦煎熬里,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呀!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脚上的泡是自己走出来的,只恨自己贪生怕死、自私卑鄙,像我这样的人已不配再得到神的宽容和怜悯了。我想现在教会还没开除我,那我就好好效力,弥补自己的过犯。

之后尽本分,带领安排我上哪儿我都顺服,安排我去扶持有环境隐患的教会我也去。一段时间后,工作有了一些果效。但是,之前的那件事我一直不愿再提起,我想在心里自我屏蔽、自动遗忘,但是我做不到,它像烙印一样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什么时候想起来心都是痛的,都感到深受责备。一天,我看到神的话揭示了我的情形。全能神说:“敌基督常常为了保全自己而不管弟兄姊妹的安危。……如果哪个地方安全,或者作什么工作、尽什么本分能保证安全,不担风险,他们就很积极、很主动地去做,表现出很大的‘责任感’与‘忠心’。如果作什么工作担风险,容易出事,容易被大红龙发现,他们就找借口推辞、找机会逃跑。一旦发现有危险,或者一旦有危险的兆头,他们就想方设法脱身,丢掉本分,不管弟兄姊妹,只顾自己脱离险境。他们心里可能都准备好了,一旦出现危险就赶紧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不管教会工作怎么样,不管神家利益受到什么损害,也不管弟兄姊妹的安危,自己逃命要紧。甚至在他们心中有一个‘最好’的打算,最能保全自己的打算:一旦临到危险或者被抓捕,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部都说出来,自己洗个清身,推卸掉所有的责任,这不就安全了吗?他们甚至有这样的打算。这些人不愿意因为信神受迫害,他们害怕被抓捕、受酷刑、被判刑,其实在他们心里早已向撒但妥协,他们特别惧怕撒但政权的势力,更惧怕严刑逼供这样的事临到自己。所以对敌基督来说,如果环境一切顺利,自身的安危没有受到任何威胁、没有任何问题,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他们能献出自己的热心、忠心,甚至献出自己的财产。但是,如果环境不好,因为信神、尽本分随时能被抓捕,还能因为信神被开除公职,被亲人朋友弃绝,那他们就格外地多加小心,也不传福音见证神了,也不尽本分了,有点风吹草动就当缩头乌龟,有点风吹草动就想把神话书籍、把与信神有关的东西都赶紧还给教会来保全自己平安无事。这样的人危不危险?如果被抓住能不能成为犹大?敌基督就这么危险,随时都能成为犹大,随时都有背叛神的可能,同时敌基督也自私卑鄙到极点,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决定的。”(《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二)》)“敌基督自私卑鄙这方面最严重,他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更没有忠心,临到事只保护自己、保全自己。他认为自己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教会工作受多大亏损都无所谓,只要自己能活着、不被抓就行。这些人特别自私,他们丝毫不考虑弟兄姊妹、不考虑教会工作,只考虑自己的安危,这就是敌基督。”(《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二)》)神审判揭示的话句句扎在我的心上,使我无处可逃、无法回避,我就是神所揭示的临到危险只顾保全自己的人,丝毫不为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考虑,特别的自私卑鄙。想到我刚到新疆的时候,看到那里的环境特别恶劣,随时都有被抓、丧命的危险,我心里就后悔到那里尽本分。当得知一处教会有恶人搅扰急需解决时,我因为害怕被抓、怕受酷刑折磨就推托不去,后来虽然勉强去了,但还因着考虑自身的安危,问题没有处理完就提前回来了。我明知道那处教会的问题比较严重,必须我前往处理,可是我贪生怕死,站在地位上发号施令,不作实际工作,我甚至把弟兄姊妹往前推,自己躲在一个安全的角落里苟且偷生,导致那处教会的问题几个月都没有得到解决。我甚至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是带领,我应该保护好自身的安全才能作工作”,其实这都是我为了自己临阵逃脱找的借口罢了。直到钟欣被抓,被警察打死,我考虑的还是自己的安危,担心的还是自己会不会被抓,会不会遭受酷刑被折磨死,甚至想找机会撂下本分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被撤换后,善后工作我也不想作,就逃回了老家。虽然弟兄姊妹没有指责我,但我内心深处感受到的是神对我的离弃、厌憎和定罪。最让我悔恨的是,教会给我机会做带领,把那么多弟兄姊妹交给了我,可是我在危难时刻擅离职守,不管弟兄姊妹的死活,也不顾教会工作会受到什么拦阻,成了苟且偷生的逃兵、叛徒,也成了撒但的笑料,更成了我内心深处永远的一根刺。事实的显明,我看到自己就是个缩头乌龟,活得真是自私卑鄙,没有一点儿人性。现在,神的话一针见血地把我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卑鄙存心揭露了出来,我没有任何理由再回避,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背叛神罪孽深重,真不配神的拯救!我又想到神两次道成肉身为了拯救人类付出了所有:两千年前,主耶稣为了救赎人类被钉在十字架上,血一滴一滴地流干;末世,神为了拯救败坏的人类又重返肉身,冒着生命危险来到大红龙盘卧之地显现作工,一直遭受中共的追捕、迫害,但神从来没有放弃对人的拯救,还一直发表真理供应、浇灌我们。神把所有都给了人类,神对人的爱太真实、太无私了。而我太自私、太低贱了,尽本分处处保全自己,置教会工作于不顾,我亏欠神太多了,真不配活在神的面前!我只愿好好为神效力,这样或许能减轻一点儿自己的罪孽。

2021年12月,我又再次被选为教会带领。但是想到以往自己背叛过神,不配做带领工人,我就哭着对带领说了自己当年当逃兵的事。带领听后说:“都好几年了,你还没有从误解消极的情形中走出来,这样不容易获得圣灵作工啊。”听了带领的话,我也想:“几年过去了,面对自己的过犯,我为什么这么消沉,还是误解神呢?我到底该怎么解决这个情形呢?”后来,我就有意识地向神祷告寻求。我看到神的话说:“即使有时候你觉得神已经离弃你了,落在黑暗中了,那也不怕,只要你还活着,没在地狱里,那就还有机会。如果像保罗一样,最后还能见证自己活着就是基督,那就彻底完了。如果你能醒悟过来,那你就还有机会。你的机会是什么?就是你能来在神面前,还能向神祷告寻求,‘神啊,愿你开启我明白这方面的实行路途,明白这方面的真理’,你只要是跟随神的人,你就有希望能蒙拯救,就能走到最后。这话是不是说到家了?你们还能不能消极了?(不消极了。)人明白神的心意道路就宽,不明白神的心意道路就窄,心里就黑暗,就没路可走了。不明白真理的人就是这样,小肚鸡肠,总是斤斤计较,还总埋怨神、误解神,结果越走越没路。其实,人不了解神,神若是像人想象的那样对待人的话,这个人类早就被毁灭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我不想看到任何人感觉到人被神冷落,人被神遗弃,或者人被神嫌弃,我只想看到每一个人在追求真理、追求认识神的这条道路上,意志坚定不回头地、义无反顾地往前走,不要有任何顾虑,不要背任何包袱。无论你做过什么错事,无论你走过什么歧途,或者有过什么过犯,都不要成为你追求认识神的包袱、累赘,继续往前走。无论什么时候神拯救人的心是不变的,这是神的实质最可贵的一个地方。”(《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神向尼尼微城的人发怒,是因着尼尼微城之人的恶行达到了他的眼中,这个时候他的怒气来自于他的实质,而当神的怒气消失,神的宽容再次施于尼尼微城之人的时候,神所流露的依然是神自己的实质,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着人对神的态度而变化的,在这期间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没有变,神宽容人的实质没有变,神爱人、怜悯人的实质没有变。当人行恶得罪了神,神便向人发出怒气;当人真实悔改的时候,神的心便回转不再向人发怒;当人硬着颈项继续与神对抗的时候,神的怒气便不断,神的烈怒便一点一点地逼近人,直到将人毁灭,这就是神性情的实质。神的性情所流露发表出来的无论是烈怒还是怜悯慈爱,都是根据人的表现,根据人的行为,也根据人内心深处对神的态度。”(《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看了神的话,我心里备受感动,又深感亏欠,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活在对神的误解中。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拯救人,不会因为人一时的过犯就放弃对人的拯救,而是给人足够的悔改机会。就像当初尼尼微城的人,他们也是因着作恶抵挡神触怒了神,神才说要毁灭他们,但神在毁灭尼尼微城之前还借着约拿去传达神的话,给尼尼微城的人最后的悔改机会。当他们真实地向神悔改时,神便收回了他的怒气,转为宽容、怜悯,饶恕了他们的恶行。从中看到,神对人极大的爱和怜悯,神深发怒气、广施怜悯都是有原则的,完全是根据人类对待神的态度而改变的。想想神话语的审判揭示虽然严厉,甚至定罪、咒诅,但只是话语临到,并没有事实临及,神的心意是让我能够了解神公义不容触犯的性情,能有敬畏神的心,向神真实地悔改,无论什么时候、什么背景下都能忠于神尽好本分。我这才意识到是我太刚硬、太悖逆了。这些年,我一直活在对神的误解中,凭观念想象定规自己,把自己困在了一个死胡同里。其实,神并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是我误解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我想到了一句神的话:“神的怜悯与宽容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神虽然有威严烈怒,对我们审判揭示,甚至定罪、咒诅,但神还满了慈爱怜悯,我们不了解神的公义性情就容易误解神啊。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之后,我特别地懊悔自责,我不愿意再回避以往的过犯,也不愿再误解、防备神了,我愿意悔改,我要把它作为一次失败的教训常常警戒自己。我自私卑鄙,贪生怕死,在面临危险的时候不顾教会工作当了逃兵,我认识到了我的致命处就是怕死,我得寻求真理解决它、背叛它!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如果按人的观念来看,为传扬神的工作付出那么多代价,起码应该有个好的死法,但是这些人未到死期就被残害死了,这是不合人观念的,但神恰恰就这样作,神许可。神许可,这里面有什么真理可寻求呢?神许可他们这么死,这是神的咒诅、定罪还是神的安排与祝福呢?应该都不是。那是什么?对这些人的死,现在人想起来也挺心痛,但事实确实是这样。信神的人这样死去,确实让人心里挺痛苦的,那该怎么解释呢?说到这事,你们就会设身处地地想到自己,那你们心里是不是不太痛快,有点隐隐作痛,‘这些人尽本分传扬神的福音,应该算是好人,怎么能有这样的下场、结局呢?’其实,他们的肉体是这样死了、去了,以这种方式离开这个人世了,但并不代表他们的结局就是这样的。无论他死的时候、去的时候是怎样一个过程、怎样一种方式,都不是神对他这个生命、这个受造之物最终结局的定规,这点你得看透。相反,他们恰恰是用这种方式定罪了这个世界,见证了神的作为。这个受造之物用最宝贵的生命、用生命的最后一刻见证了神的作为,见证了神的大能,来向撒但、向世界宣告:神所作的是对的,主耶稣是神、是主,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到他们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他们都没有否认主耶稣的名,这是不是对这个世界的一种宣判?他们用他们的生命向世界宣告、向人类证明:主耶稣是主,主耶稣是基督,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他所作的救赎全人类的工作使这个人类得以生存下去,这一事实是永远不改变的。他们尽的本分达到什么程度了?是不是达到极致了?这个极致用什么来表现?(献出生命。)对了,是用生命作代价。人这一生当中,家庭、钱财、物质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唯独与自己有关的是生命。生命对每一个活着的人来说是最值得人宝爱的东西,是最宝贵的东西,他们恰恰能献出他们最宝贵的东西来证实、来见证神对人类的爱,直到死他们都不否认神的名、不否认神的作工,而是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来见证这个事实的存在,这是不是最高的见证?这是最好的尽本分,这是尽到责任了。即使撒但威胁、恐吓,甚至最后要让他们用生命来作代价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放弃他们的责任,这就是尽本分达到极致了。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让你们也用这样的方式来见证神、来传扬神的福音?不一定需要你这样做,但是你得明白这是你的责任,如果神需要,你应该义不容辞地接受。”(《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传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义不容辞的本分》)看完神的话,我感到特别的蒙羞。历代圣徒为了传扬主耶稣的福音抛头颅、洒热血,为神殉道的不计其数,有的被石头砸死,有的被马拖死,还有的被下油锅,有的被倒钉十字架,还有那么多的传教士明知道来中国传道有被杀戮的危险,但他们仍能为传扬神的福音置生死于不顾。现在,也有不少弟兄姊妹为了传扬国度福音被中共残酷迫害致死,用生命的代价为神作出了刚强响亮的见证,他们的死都是有意义的,是为义受逼迫,是蒙神称许的。以往,我对这些事看不透,一味地贪生怕死,认为死了什么都完了,在中共的疯狂迫害中我撂下本分苟且偷生背叛了神,成了永远的污点,留下了严重的过犯。想想自己面对恶劣环境还没被抓捕就贪生怕死背叛了神,看到我对神的全能主宰没有一点儿认识。人一生该临到什么事、该受什么苦都是神命定好的,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感谢神的开启带领使我能够明白这些,扭转了我错误的观点,能够正确地对待生死了。想到这儿,我也有信心了。接下来,无论临到什么样的环境,我都愿依靠神站住见证,不能再撂挑子背叛神了。

2022年7月6日,配搭的姊妹找到我,紧张地说:“出事了,有三个带领被警察抓了。”我听后心里有些紧张,这三个带领涉及到的人和家太多了,而且其中一个带领前几天还和我们接触过,得赶紧处理善后工作,避免带来更大的损失。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胆怯害怕,如果这些弟兄姊妹被警察盯上了,我去接触他们岂不是自投罗网吗?可想到自己以往临阵逃脱的惨痛教训,想到自己背叛神触犯神的性情,那是心里永远忘不掉的痛啊,我不愿再重蹈覆辙。于是,我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向神祷告:“神哪!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我有些胆怯害怕,但是我这一次一定要守住本分,决不逃跑了,愿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

到了接待家后,我赶紧和姊妹说明了情况,让姊妹赶紧把神话书籍转移出来。从姊妹家出来之后,我又想到我家也不安全,于是我就想回去给婆婆说一下,让她今天先出去租个房子。我刚到家门口时看到有两个穿黑衣的年轻男人,我就没敢进家,想先去亲戚家了解下情况,之后才得知我的婆婆已经被抓了,门口那两个穿黑衣服的年轻男人就是警察。回到接待家后我又得知,出去通知弟兄姊妹转移的另一个姊妹一直没有回来,可能也已经被警察抓了。当时的环境容不得我多想,我就和配搭的姊妹赶紧把家里的神话书籍收拾好,趁中午没人的时候转移出去一部分,晚上又回来把剩下的神话书籍都转移了出来。后来才得知,这是中共的一次统一抓捕行动,从5号夜里到6号白天一共抓捕了二十七人。面对这样的恶劣环境,我知道是神又给了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以往自己做了逃兵背叛了神,这一次我不能再让神失望了,我要依靠神和弟兄姊妹一起作好善后工作,尽好本分。这样想时,我心里多了一份平安和踏实。

当再次谈起自己的过犯时,我也能面对、承认自己就是一个贪生怕死、自私卑鄙的人,但是现在我不愿再做这样的人了,我要把这个过犯当作我生命进入中的一个警钟,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再重蹈覆辙。这次的失败使我厌憎自己这样的败坏性情,不愿再这样自私卑鄙地活着了。当我看到弟兄姊妹有类似的情形时,我也会主动给他们交通,让他们了解神公义不容触犯的性情,能够引以为戒。这一次的过犯虽然让我刻骨铭心、痛苦煎熬,却成了我人生中一段宝贵的经历。感谢神!

上一篇: 险境中的选择
下一篇: 宽待他人的背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严己才能律人

我对自己所流露的败坏没有一点认识,也不寻求真理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还总在别人身上挑毛病,这样又怎能与人和谐配搭、和睦相处呢?此时,我才认识到:我之所以和谁也处不来,并不是别人不追求真理、不接受真理,而是我太不认识自己、不注重用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造成的。

划分教会把我显明了

缅甸 安欣 随着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越来越多,我所在的教会划分为新和、新平两个教会,我被划分到新和教会,还被选为教会带领。不久,负责人跟我说,由于新平教会带领是新选的,信神时间也比较短,对怎么作教会工作还不太熟悉,问我能不能暂时负责几个新平教会的聚会小组。我心想:“新平教会不是我负…

我体尝到神的救恩

“我也没告诉说你们没前途了,更没告诉要把你们灭了,要让你们沉沦,我这样公开宣布了吗?你说没希望了,这还不是你自己定规的吗?不是你的精神作用吗?你自己定规的能算数吗?”“你看不见神的公义性情,对神总是误解,扭曲神的意思,导致自己总是悲观失望,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摆脱“官衔”的束缚

中国河南 于洋 去年,我刚被选上做带领,经常接触教会的带领工人还有各组负责人,他们信神时间长,尽本分的时间也比我久,我心里就有些担心:“以后,我要给他们聚会,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和工作上的难处可怎么办啊?他们会怎么看我呢?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带领也不过如此?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想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