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让我是非不分

2022年12月31日

——写给妻子的一封信

中国江苏 周明

慧娟:

你好!

你的信我收到了。信中说两个孩子被教会清除了,刚开始,我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记得几年前我回家时,小涛、小敏还都在聚会、尽本分,怎么现在都被教会清除了呢?虽然他们不太追求真理,但也是真信的,是不是教会带领对他们要求太高,清除错了呢?我心里甚至对你还有些抱怨,觉得两个孩子追随世界潮流,光顾着挣钱,不吃喝神的话,也不肯尽本分,你咋不跟他们好好交通交通呢?要是我在家就好了,还能多帮助扶持他们,也不至于让他们落到被清除的地步。那些天,我的心完全被这事占满了,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全是以往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吃喝神的话、唱歌赞美神的快乐画面。记得那时我还跟你说,希望咱们一家人都能好好追求真理,蒙神拯救剩存下来,在国度里生活,那是多么幸福美好的事啊!没想到在神工作即将结束的时候,两个孩子却显明是不信派,被教会清除了,这不就意味着彻底失去蒙拯救的机会了吗?我越想心里越难受,尤其看到现在灾难越来越大,瘟疫也越来越严重,心里就更为孩子们的前途命运担忧。甚至想写信给教会带领,问问儿子和女儿还能不能留在教会效力,这样,他们蒙拯救还能有一线的希望。一想到这些年因为中共抓捕,我一直在外尽本分,没有照顾好他们,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就觉得亏欠他们。慧娟,你知道吗?当我活在这样的情形中时,我心灵里就很黑暗、消沉,尽本分也心不在焉。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就向神祷告:“神哪,得知儿女被教会清除,我心里很痛苦。虽然知道临到这样的事有神的许可,我应该顺服下来,可心里总放不下儿女,甚至感到亏欠他们。神哪,愿你开启带领我能明白这方面真理,不受情感的辖制。”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约伯的实行是不是有细节?先说对待儿女,他的宗旨就是一切顺服神的摆布安排,神不作的事他不强出头,也没有人意的打算、计划,一切听从、等待神的摆布安排,这是总的原则。……一般人不考虑这是否是得罪神的事,先满足自己要紧,满足自己的情感,满足自己的欲望,他不考虑神是怎么主宰安排的、神是怎么作的、神的心意是什么,他只考虑自己的欲望、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存心、自己的利益。对待儿女的事,约伯是怎么做的?约伯只是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把福音传给儿女,把真理交通给儿女,但是儿女听不听话、能否顺服,约伯的态度就是不强迫他们信神,也不生拉硬拽,也不干涉他们的生活。因为思想观点的不同,约伯不干涉他们做什么,不干涉他们走什么样的道路。信神的事约伯跟他的儿女们能少说吗?这些话肯定都说了,但他们不听、不接受,对此约伯是什么态度?‘我的责任尽到了,至于他们能走什么样的道路,那在乎他们的选择,也在乎神的摆布安排,神如果不作,不感动他们,我也不强求。’所以,约伯也不在神面前为他们祷告、为他们痛哭流泪、为他们禁食或吃任何的苦,他不做这些事。这些事约伯为什么不做呢?因为这些都不是顺服神主宰安排的做法,而是出于人意的强出头的做法。……约伯对待儿女还是这个态度,不管儿女是活着还是死了,约伯一直是这样的态度。他的实行法是准确的,他的每一个实行法,他对待每一件事的观点、态度、情形,都是在顺服、等待、寻求,然后达到认识这样一种状态、情形里。这个态度很重要。人如果做什么事没有这样的态度,己意特别强,处处都是个人的存心、个人的利益当头,这是不是真实的顺服?(不是。)这就看不到真实的顺服,也达不到真实的顺服。”(《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顺服神的实行原则》)看了神的这段话,我真的很蒙羞、惭愧。约伯在对待儿女的事上不凭情感,能够理性地对待。虽然他也希望儿女能够好好信神,远离罪恶,不至于犯罪太多,走上灭亡的道路,但当他看到儿女不敬拜神,天天宴乐,他不生拉硬扯,也不强迫、干涉儿女走怎样的道路,而是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做得罪神的事,后来他的儿女都被砸死了,约伯也没有埋怨神。看到约伯在儿女的事上对神有敬畏、有顺服。可我呢?得知儿子追随潮流离开教会,女儿被教会清除时,我首先考虑的是肉体的亲情,想到的是儿女怎样才能不失去得福的希望,不管他们是真信还是假信,是否追求真理,就想让他们能留在教会,甚至想让带领给他们一次机会,哪怕留在教会能效力也行。在儿女的事上,我总想用人的办法挽回局面,对神的主宰安排没有顺服的态度。尤其当得知两个孩子被定性为不信派,我不但不寻求真理分辨他们的实质,还活在误解中,怀疑带领处理得是否公正,尽本分也没心思了,临到事我心里只有儿女,根本没有神的地位。想到神的行政明确要求:“对于每一个不信的亲属(你的儿女、丈夫、妻子或者你的姐妹,或者你的父母,等等)都不要生拉硬拽,神家不缺人口,不需要无用的人来充数,凡不是甘心信的都不要领进教会。这条是针对所有人说的,对于这事你们应该互相制约、互相监督、互相提醒,谁也不得触犯。”(《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记得你在信里说,弟兄姊妹没少扶持帮助他们,是他们自己不悔改,长期不读神的话也不聚会,已经显明是不信派。而我却无视神的话,总想凭情感把他们留在教会,我真是太悖逆了!我不能再凭情感活着,在对待儿女的事上,我得效法约伯,得寻求真理,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才是我该有的理智。

过后,我就琢磨:“这些年,我在教会也看见不少人被显明淘汰,看到神家下发开除通告时,我不会有什么观念,知道神是公义的,神家是真理掌权,不会冤枉任何人。可为什么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教会清除时,我不但不能顺服神、赞美神的公义,反而凭情感质疑教会处理得是否公正呢?”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情感的特征是什么?肯定不是正面的,就是注重肉体的关系,满足肉体的喜好,偏袒、护短、溺爱、娇惯、纵容,这些都是属情感的东西。有的人特别重情感,无论临到什么事都凭情感对待,心里明知不对也做不到公事公办,更做不到按原则办事。总受情感辖制,这样能实行出真理吗?太不容易了。有许多人实行不出真理就卡在情感上了,他把情感看得特别重要,放在第一位,他是喜爱真理的人吗?肯定不是。情感的实质是什么?就是败坏性情的一种。情感的表现用几个词形容,那就是偏袒、袒护,维护肉体关系,没有公正,这就是情感。人有情感,凭情感活着,容易带来什么后果?神为什么最厌憎人的情感?有些人总受情感辖制,实行不出真理,想顺服神也达不到,就在情感上受煎熬;有许多人明白真理也实行不出来,也是因为受情感辖制。追求真理的人都想脱去情感,但脱去情感可不是简单事,不是不受它辖制就行了,这涉及到人的本性、人的性情。有些人总惦记自己的家人,日思夜想,本分都尽不好了,这是不是问题?有的人暗恋一个人,心里只有那个人,影响到尽本分了,这是不是问题?有的人就崇拜一个人,就佩服一个人,谁的话也不听,只听那个人的,甚至连神的话也听不进去,就受那个人辖制,这是不是问题?有的人心里有一个偶像,谁也说不得、碰不得,谁要是说他偶像的问题他就发火,非得为偶像辩解,非得把那个说法扭转过来,不能让偶像蒙受‘不白之冤’,极力地维护偶像的名声,把错的也说成对的,不让人说真话,不让人揭露,这就是不公正,这就叫情感。”(《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情感属于撒但败坏性情,凭情感活着不但不能公平地看人看事,反而会偏袒、袒护,为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而违背原则做事。就像当我得知小涛、小敏被教会清除后,我不寻求神的心意,自己当学什么功课、进入哪方面真理,而是凭想象猜疑教会带领做事没有原则,担心儿女蒙受不白之冤,就凭己意想给带领写信,让带领对两个孩子网开一面,能继续留在教会尽本分。看到自己凭情感做事对儿女就是偏袒、袒护,没有一点儿原则。其实,信神这么多年,我知道教会清除人是有原则的,不是看其一时的表现,而是根据一贯的表现,还要经过多次交通帮助,丝毫不悔改,最后确定人的实质是恶人、不信派,才可以根据原则处理,而且还要通过教会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通过,才能将其清除出教会,这是公平公正的,也是合乎真理的。想想咱们儿子,当初我问他为什么出来尽本分,他说:“我是因为想你才出来尽本分的。”看到他心里根本没有神的地位,丝毫不喜爱真理,尽本分也不是为了追求真理。看到神家总交通真理,满足不了他的欲望,就想撂挑子不尽本分了。带领工人多次交通,他都听不进去,回家后有时间打游戏也不读神的话,就是个不信派啊!还有女儿同样信神十多年了,平时也不吃喝神的话,看事观点还像外邦人一样,虽然偶尔尽点本分,但只要不合她观念或涉及到她的利益就不干了,心里对神根本就没有真实的信,实质也是个不信派。我想到神的话:“真正在神那儿定义一个人已经退去了,其实不是仅仅说这个人离开神家了,看不到这个人了,在教会当中除名了。事实上,一个人不管他信心大小,是否承认自己是信神的,如果他从来不读神的话,就证明在他心里不承认神的存在,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那这个人在神那儿就已经退去了,已经不算数了。不读神的话,这是其中一类人。……还有一类人,就是拒绝尽本分的这一类人。神家无论对他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让他作什么样的工作,尽哪项本分,无论是大事小事,甚至有时候让他传个话,就这么简单的事他都不想去办,就是找一个外邦人帮忙都能做到的事,他自称是信神的人都做不到,这就是拒绝接受真理、拒绝尽本分。不管弟兄姊妹怎么劝勉他,他都拒绝,不接受,教会安排他尽什么本分,他就是不搭理,还讲一堆理由推辞,这就是拒绝尽本分的一类人。这一类人在神那儿看也已经退去了。这个退去并不是神家把他清除了,除名了,而是他这个人本身已经没有真实的信了,他不承认自己是信神的。”(《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十二条 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口头信却无真理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人吗?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慧娟,看完这些神的话我才发现,自己傻得可怜哪!之前我还想用人的办法把儿女留在教会,说不定他们效点力最后能剩存下来,现在根据神的话看,我的想法太荒谬了。其实,凡是信神不读神的话、不尽本分的人,即使教会暂时没清除,但是在神那里这类人已经退去了,神根本不承认他们是信神的人。对照他们的表现,小涛信神多年还能随从世界潮流,不读神的话、不尽本分,看到他是丝毫不喜爱真理,实质就是厌烦真理的,是不信派;小敏信神几年从来不注重读神的话,就这一条就可以定性为不信派清除,神家不需要他们这类人充数,更不需要不信派在神家效力,即使是教会不清除他们,神也根本不承认他们是神家的人。我应该对他们有分辨,站在神一边根据真理原则看事,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而我在对待儿女的事上凭情感,在不了解事实情况下就怀疑带领是不是清除错了,还想把不信派留在教会充数,我处处袒护肉体关系,不正是神揭示的与魔鬼拉拉扯扯,向撒但施好心、讲爱心吗?我这样是非不分,跟魔鬼同流合污,实质就是抵挡神的。认识到这些,我彻底明白了,小涛和小敏被教会清除完全符合神的话,符合真理原则。

另外,我也琢磨,当得知两个儿女被教会清除,我为什么会深感内疚、自责,觉得是自己没尽到父亲的责任,觉得如果我能抽时间回家多给他们交通帮助,他们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样的地步?慧娟,不知道你是否和我也有相同的情形?后来,我看到神对人的传统思想的解剖与揭露,我才看清自己原来是受“养不教,父之过”的传统观念熏陶影响。神的话说:“‘养不教,父之过’,这是一句什么话?错在哪儿了?这话的意思是说,子女如果不听话或者不懂事是父亲的责任,就是父母没教育好,事实上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有的父母规规矩矩做人,儿子却是流氓,姑娘是妓女,做父亲的气得说:‘“养不教,父之过”,这是我把他惯坏了!’这话对不对?(不对。)那错在哪儿了?你要是能明白这话的错误之处,就证明你明白真理,明白这里面的问题出在哪儿,你要是不明白这里面的真理,你就说不清这事。”(《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一)》)“首先得明确一点,‘儿女不走正道跟父母有一定的关系’这话不对。不管哪个人,他是什么人就走什么道路,这是不是确定的?(是。)走什么道路就确定这个人是什么东西。他走什么道路、做什么样的人那是他自己的事,是命定好的,是天生的,跟本性有关。那父母的教育管什么用呢?能不能管人的本性?(不能。)父母的教育管不了人的本性,解决不了人走什么道路的问题。父母只能教育什么?儿女日常生活中一些简单的行为,比较粗浅的一些思想与做人的道理,就这些跟父母有点关系。儿女未成年之前父母尽到该尽的责任,就是教育他走正道,好好学习,争取长大以后能够出人头地,别做坏事、别做坏人,还有规范他的行为,教他讲礼貌,见了长辈要打招呼,教一些这类与行为有关的东西,这是父母该尽的责任。照顾儿女的生活,教育儿女一些基本的做人的道理,父母影响的是这些,至于这个人的性格,父母教育不来。有的父母都是慢性子,做什么都是慢腾腾的,而孩子的性格却特别急躁,一会儿也呆不住,十四五岁就自己出去打拼了,什么事都是自己做主,不需要父母,很独立,这是父母教育的吗?不是。所以说,一个人的性格、性情,甚至涉及到他的实质,还有将来选择的道路,跟父母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有些父母信神,教育儿女也信神,但怎么说儿女都不信,父母也没办法。有的父母不信神,儿女自己信,儿女信神后跟随神、为神花费,能接受真理,得着了神的称许,命运就改变了。这是父母教育的结果吗?丝毫不是。这与神的预定拣选有关。‘养不教,父之过’这句话有问题,虽然说父母有教育儿女的责任,但决定儿女命运的可不是父母,乃是由人的本性决定的。教育能解决人的本性问题吗?丝毫解决不了。人一生走什么道路不是由父母决定的,而是神命定好的。俗话说‘人的命天注定’,这话都是人类经历总结出来的。人未成年的时候,你看不出来他要走什么道路,一旦成年了,他有思想,会思考问题,他就要选择在这个人群当中做什么。有的人说要当大官,有的人说要当律师,有的人说要当作家,各有各的选择,都有一定的思想,没有一个人说‘我就等着父母教育吧,父母教育成什么我就是什么’,没有一个这样的傻瓜。到了成年之后,人的思想开始活跃,开始逐渐趋于成熟,人前面的道路、目标就越来越清晰,这个时候人是哪类人、是哪个族群里的人就一点点地浮出水面,一点点地呈现出来了。从这个时候,每一个人的性格就逐渐明确了,他的性情也逐渐明确,他所追求的道路、人生方向,所属的族群也逐渐明确了。这都是根据什么?归根结底,这就是神命定的,跟父母没有关系,这一点现在看清了吧?”(《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一)》)神的话把“养不教,父之过”这条传统观念解剖得清清楚楚,原来儿女一生的前程与自己所走的道路完全是受他们自己的本性决定的,是天生的,也是因着神的主宰命定,与我们的教育根本没有关系。父母的教育只能影响到儿女的日常生活或外表的一些行为,根本涉及不到儿女的本性。等到儿女思想成熟后,他们就按照自己原有的实质选择不同的道路,归到自己该有的类别中,这都有神的命定,是任何人不能改变的。而我在涉及儿女信神走什么道路的事上看不透他们本性实质,还想通过自己的方式帮助儿女,使他们能留在教会继续信神,妄想靠自己的方式挽救儿女的命运,这不是硬着颈项与神对抗吗?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又怎么能掌握儿女的将来,改变儿女的命运呢?我真是不自量力,太狂妄无知了。后来,我也琢磨,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我就想到他俩小的时候就跟着我们一起信主,我们接受神末世作工后,也把他们带到教会,并鼓励他们尽上本分,我就认为儿女能够信神与父母的影响有直接关系。所以,当得知儿女被教会清除,我就认为是自己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如果我能在他们身边多交通帮助,那或许他们就不会放弃信神追求世界了。现在根据神的话看,我的观念太谬妄了,根本不符合真理啊。他们信神十多年也看过神的话,听过讲道交通,知道人活着只有追求真理、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真正的人生,但是他们对真理不感兴趣,跟随了几年看没得着福就开始追求世界、肉体享受。他们在确定真道的情况下还能背叛神,随从世界潮流,弟兄姊妹多次交通帮助他们也不扭转,特别的刚硬,这就说明他们的本性厌烦真理、崇尚邪恶,不属于神拯救的一类人,而是属世界魔鬼的,以后就是落入灾难中被毁灭也是咎由自取,是他们自己背叛神的结果。我又想到,教会里有许多人信神并不是父母传的,而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同事、朋友乃至陌生人把福音传给了他们,父母逼迫也拦阻不了他们信神、尽本分;有的父母凭情感一个劲儿给儿女传福音,但儿女就是不信,甚至对父母反感抵触;还有一些父母因追求地位死不悔改,作恶多端被教会开除,儿女不但没受影响,还能根据神的话看透父母的实质,弃绝父母,同样,有很多做儿女的被教会清除、开除,父母也能根据神的话分辨儿女的实质。从这儿就看到一个人是走正道还是走邪道,是好人还是恶人,是喜爱真理还是仇恨真理,以至于他们最终有怎样的结局归宿,这都是因其本性实质决定的,并不是父母教育的成果。父母能尽到的责任就是抚养儿女成长,把他们带到神的面前,至于儿女走什么道路,以后的命运如何,父母根本掌握不了。儿女走错路,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不是说我尽到父亲的责任他们就能回头,这个跟自己有没有尽到责任没有关系。他们本性厌烦真理,就算我呆在他们身边,天天给他们交通也无济于事,作为父母能尽到的责任就是抚养,把他们带到神的面前,至于他们追求什么、走什么道路这就与父母无关了。当我根据神的话对待儿女时,心里释放了许多,尽本分也不再受搅扰了。

慧娟,这是我这段时间的一点收获。想到你对儿女的情感也很重,临到这个事心里应该也会很难受吧,不知道你是怎么经历过来的。儿女被清除这事虽然不合咱们的观念,但神摆设这样的环境肯定有咱们该学的功课,也希望你能从中寻求真理,正确对待这件事。如果你在这事上有哪些收获也可以写信给我,期待你的回信。

周明

2022年8月20日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被野毒蜂蜇了四十六处竟奇妙生还

我真实地感受到,在死亡面前,金钱、名利、地位都不能拯救人,更不能带给人生命,在危难中,只有神才是人唯一的依靠,唯一的拯救,我们只要真心依靠神,就能看到神的作为,正如神的话说:“安静我里面,因我是你的神,是你们唯一的救赎主。要时刻安静你们的心,住在我里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们的靠山。不要存别样的心,要一心地来依靠我,我也必会向你们显现,我就是你们的神!”(《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六篇》)

谁说狂妄性情不能变

她是一名教会带领,因作教会工作有些果效,就特别狂妄自是,总认为自己说的对,不容易接受同工的建议,独断专行,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经历了修理对付与神话语的审判揭示,她对自己的狂妄性情有了些认识和恨恶,再与弟兄姊妹配搭尽本分,就能有意识地放下自己寻求真理,听取别人的建议,不像以往那么狂妄自是了。

我怎样摆脱对母亲的情感辖制

中国湖北 李意 去年11月份,我接到带领的来信,说我妈信神多年聚会一直不正常,一心忙着挣钱,偶尔去聚会还总打瞌睡,平时不读神的话、不听讲道,看事观点跟外邦人一样,不信派的表现比较明显,教会正在了解她的情况,看她是否属于被清除的对象,让我写一下对她的评价。当时我就有些傻眼了,心想:…

尽本分消极怠工的背后

中国河南 董寻 2021年的一天,带领安排我负责几个小组的聚会。经过一段时间操练,我明白了一些原则,对人的各种情形也有些分辨了,觉得尽这个本分明白真理多,长进快。可后来事务执事被警察跟踪,不能再接触弟兄姊妹了,带领就临时安排我作事务工作。那段时间,又有弟兄姊妹陆续被抓,需要处理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