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择

2023年4月30日

韩国 王心

我原本有个和睦的家庭,丈夫对我很好。我们家还开了一个饭店,生意还不错,周围的亲戚朋友都羡慕我们。可不知怎么的,我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觉得每天都重复着一样的生活,这样活着太没意义了,但又不知道人到底该怎么活着。2010年底,我生小孩难产大出血,当时医院都下病危通知了。我妈特别紧张,凑到我耳边小声对我说:“孩子啊,祷告全能神!”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在心里呼求“全能神救我!”没一会儿,血就止住了,我心里很感谢神。后来,我每天都读全能神的话,经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交通。慢慢地我才明白,原来人是神造的,人的一切都是从神而来,人就应该信神、敬拜神,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样活着才有意义。于是我就开始传福音尽本分,每天过得都特别充实。那时,虽然家人没有接受福音,但是他们不反对我信神。

2012年年底,共产党又对全能神教会展开疯狂的镇压,还编造了许多谣言栽赃、抹黑全能神教会,很多广播电台、电视台都在播放这些谣言。从那时起,每当我聚完会回来,丈夫就拉着个脸不高兴。记得一天中午,我刚聚完会回到饭店,他就一把把我抓到电视机跟前,说:“好好看看你信的神吧!”我看到电视里播放的是中共亵渎神、造谣抹黑全能神教会的话,都是无中生有、颠倒黑白。我特别气愤,转身对他说:“这些新闻都是骗人的,都是共产党造的谣。共产党最抵挡神、仇恨神,它从执政以来就残酷迫害宗教信仰,它定罪教会的话怎么能相信呢?咱们也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见过不少事,这个国家、这个党什么样你不是不知道。这些年共产党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虚假报道啊,文革时期就不说了,就说近年的吧。六四学生运动、镇压西藏民众抗议游行等等,哪一次不是先编造谎言,歪曲事实,制造负面舆论,然后再暴力镇压,对待全能神教会也是一样。这是共产党铲除异己惯用的手段。再说了,弟兄姊妹也在咱们家聚过会,你也看到了,我们就是聚会读神的话、交通真理、唱诗赞美神,我们是共产党说的那样吗?”可丈夫受共产党的谣言迷惑太深了,根本听不进去我说的话,还一直数落我,说我不好好过日子非要信神,国家不让信就别信了,要再去聚会就把我电瓶车砸了,看我怎么去聚会,还说要把我关在家里。刚开始,我并没有太受影响,觉得家人只是一时受了中共谣言的迷惑,也是出于担心我才那么生气,过几天想通了就好了,但是事情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电视上、网络上抹黑、攻击全能神教会的谣言越来越多,还有许多信神的人被抓捕的报道,家人看了之后对我的拦阻更厉害了。丈夫为了不让我继续信神,把我的神话语书籍给撕了,把我听诗歌的MP3也给摔了,还把共产党的谣言告诉周围的邻居,不让他们听我传福音。周围邻居也受了迷惑,把我当瘟疫一样躲着我。丈夫的表现让我很吃惊,一向憨厚老实的丈夫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夫妻那么多年,怎么一点儿理解和尊重都没有?后来,他动不动就训我,甚至把家里所有的不幸都怪罪在我头上,说是因为我信神造成的。生意不好怪我信神信的,饭店也不让我进,说我会带来灾难。公公婆婆也是天天给我脸色看,骂骂咧咧的,动不动就摔盘子打碗。他们还限制我出门,只要看到我离开家就赶紧打电话,问我在哪儿、跟谁在一起。那段时间,我被他们看管起来,不能看神的话,也接触不上弟兄姊妹,一点儿自由都没有,心里挺煎熬的,觉得信神怎么那么难、那么苦啊,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有时候我甚至想,要不暂时先不聚会、不尽本分了,可又觉得这样做不合神的心意。我心里痛苦的时候,就迫切地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当时,我想到一段神的话说:“现在多数人认识不到,认为受苦没有价值,世界也弃绝,家里也不平安,神还不喜悦,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个地步都想到死,这还不是真实爱神,这样的人是狗熊一个,没有毅力,是懦弱无能之人!……所以,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特别受感动。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不是为了让我们受苦,而是借着逼迫患难成全我们的信心,让我们有机会为神作见证,我不能因为怕受苦就向撒但妥协,我要对神有信心,受苦再大也要走到底。

后来,因着我传福音,丈夫对我的逼迫更厉害了。记得那天,我刚聚完会回到家,他劈头盖脸就一顿骂,他说:“你给店里的客人传福音干吗?现在人家在背后都在议论你信神的事,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放啊?你看看电视上都怎么说的,你再信神就等着被抓吧!”我看他越骂越凶,没有接他的话就回房间了。回到屋里,我傻眼了,我的神话语书籍被撕了,扔得满地都是。就在这时,我公公进来了,他一进门就说:“我们娶媳妇是要过日子的,你要是信神被抓了,这个家就毁了,你要么就别信神,要么就赶紧离婚!”他说完后就开始亵渎神。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就制止他说:“爸!嫁到你们家,我一直对你很尊重,从来没有跟你红过脸争执过。如果我在这个家的义务没有尽到,你可以指责我,但是我信神没有错,你不该拦阻我,更不应该亵渎神……”我话都没有说完,他脸色一变,冲着我吼:“我说你信的神怎么了,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说着,他就揪着我的衣服准备把我送派出所,我使劲挣脱了。他看我态度坚决,丝毫没有要妥协的意思,气得只好走了。没过多久,我听到“砰”的一声,我刚回头,丈夫就冲过来给了我一巴掌。我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两眼冒金星,耳朵嗡嗡地响,脸上也火辣辣地疼,大脑一片空白。他这个举动让我太意外了,我们相处快十年了,从来没有这样动过手,今天他居然因为我信神打我。我看着他的脸,感觉特别的陌生。他就像疯了一样,一把把我拎起来按在墙上,恶狠狠地说:“告诉你,今天必须要做个了结,你要么就别信神,要么就赶紧离婚。你给我说,到底还信不信了?你到底是信神还是要这个家?”他一边说一边疯狂地把我往墙上推搡。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变得面目狰狞,我冷静地说:“我选择信神。”他气得一把把我按在床上,两只手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我没法呼吸,想挣脱,但是他力气太大了,我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我感觉呼吸困难,心里也很恐惧,心想今天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就在这时,我三岁的儿子突然醒了,爬起来就喊妈妈、找妈妈。他看丈夫掐着我,就打他、推搡他,然后死命地往我怀里钻。丈夫没办法才松了手,他恶狠狠地说:“如果不是因为儿子,我今天就弄死你!”丈夫走后,回想刚才那一幕,我彻底心寒了。就因为我信神受逼迫触及他的利益了,他竟然下手要掐死我,这不是魔鬼显形了吗?他越是打我,我越看清了他是什么人,我越要跟随神走到底。

到了第二天,我婆婆也来找我。她一进门就说:“你能不能不要信神了?我知道你信神好,但是你信神共产党就要抓你,就要祸害你,你说怎么办?”我说:“妈,你也知道,我生孩子难产医院都下病危通知了,是全能神救了我们母子俩的命,我得还报神的爱,不能没良心啊。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是救世主回来拯救人了。现在灾难越来越大,只有神能拯救人,我们跟神走,即使被抓受苦那也是暂时的,这比跟撒但下地狱强啊。”婆婆说:“你说的我都懂,但是作为女人你就得想着孩子、想着丈夫,孩子还那么小,你忍心丢下他不管?”听了婆婆的话,我真是欲哭无泪,心想:“是我要丢下孩子不管吗?那是共产党抓捕、迫害信神的人,是你儿子听了共产党的谣言非要跟我离婚,要让我们骨肉分离,这怎么能怨我信神呢?”但是,看着婆婆满头白发、为难的样子,又想到孩子还那么小就要离开妈妈,我越想越难受,心里有些软弱了。我就在心里呼求神,愿神带领我。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话:“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与人接触,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搅扰,但是背后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赌,都需要人为神站住见证。就像约伯受试炼的时候,背后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而临到约伯的是人的作为,是人的搅扰。在你们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后都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背后都有争战。……撒但与神在灵界争战的时候,你该怎么满足神,该怎么为神站住见证?你该知道,每一件事临到对你都是一次大的试炼,都是神需要你作见证的时候。《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今天临到这些事,表面上看是人在拦阻和逼迫,其实背后是撒但的诡计,撒但就是借着我的家人来拦阻、搅扰我,利用我对孩子、对家人的感情来威胁我,让我背叛神失去蒙拯救的机会。我决不能中了撒但的诡计,我得对神有信心,站住见证羞辱撒但。想到这些,我就对婆婆说:“人是神造的,就应该信神、敬拜神,更何况我的命是神给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跟随神走到底,你就不用费心劝我了。”婆婆摇摇头,转身走了。

到了晚上,丈夫发现我还在看神话语书,非常生气地说:“你还敢信!你到底知不知道,信神是要被抓坐牢的?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不要命可以,但你不要连累我跟孩子!早知道你信神,我是不会跟你这样的女人结婚的!”说完就把我推到了门外,恶狠狠地说:“如果你坚持信神,就给我滚出这个家!”说完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看到丈夫这么绝情,又听到儿子撕心裂肺地喊妈妈,我的心都快要碎了。当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我身上没有钱,我心想:这次是要彻底离开家、离开孩子了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想着就感觉挺凄凉的。我摸摸手机还在身上,就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听到我妈声音的那一瞬间,眼泪就刷刷地流了下来,压抑了很久的痛苦、委屈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妈压着哭声说:“孩子,你冷静一点儿,他不会把你带到半路不管的,你只管相信他、依靠他。”我知道我妈是在鼓励、安慰我,让我相信神、依靠神,我心里不那么痛苦了。

到了第二天,我又冷又饿,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刚巧碰到了一个姊妹。她把我带到她家,又给我读了两段全能神的话,让我对临到的这些事看明白了一些。全能神说:“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就把神当作仇敌对待,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与进入 八》神要将这些苦难深重的人唤起,彻底唤醒,从迷雾中走出来,弃绝大红龙,从梦中觉醒,认识大红龙的本质,能将心全部归给神,在黑暗势力的压迫中奋起,站立在世界的东方,成为神得胜的证据,这样神才得着荣耀。《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与进入 六》听了神的话我明白了,神末世道成肉身来在地上作工说话发表真理,就是为了洁净人、拯救人,共产党害怕人都接受真理跟随神蒙神拯救,不再受它的控制、残害了,它就疯狂地镇压抓捕信神的人,还编造了各种谣言定罪、抹黑全能神教会,迷惑、煽动人,让人都跟它一起否认神、抵挡神,共产党真是太可恨了!我的家人就是受了共产党的迷惑才这样对待我的。共产党用这些谣言谬论蛊惑人心,目的就是让人跟它一起抵挡神,最后下地狱、受惩罚,这是撒但的诡计。我现在彻底看清了共产党就是抵挡神、残害人的恶魔集团,我决不能上它的当,不管家人怎么逼迫我,我决不背叛神,还要继续跟随神尽本分。

接下来,丈夫为了劝我放弃信神,又给我老家的亲戚朋友打电话,让他们来劝我。老家的亲人就轮番打电话来质问我。我哥说:“你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非要信神?你就是一个家庭妇女,生儿育女、照顾家才是你的职责,你信什么神!你要是信神,共产党就要抓你坐大牢,咱们就是普通的老百姓,斗得过它吗?”我二姑接过电话就骂我:“你是不是疯了?好端端的一个家,不能因为信神给拆散了!你到底还要不要这个家了?你这丫头怎么那么死心眼儿啊!”我小姑也冲着我吼:“你说你结婚没多久,孩子还那么小,你要是被抓坐牢了,孩子怎么办?你听句劝吧,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啊!”我哥抢过电话补充道:“你要是坚持信神,人家跟你离婚,你也不要回娘家,我们也跟你断绝关系!”就连八十岁的奶奶也在电话里哭哭啼啼地说:“不能信啊,抓走怎么办?你就听听劝吧,我们都是为你好啊!”放下电话,我心里很难过,有很多话想要对他们说,“都说是为我好,可到底谁是真的为我好?如果不是全能神救了我,我早就死了,哪会有今天的我?到底是谁拆散了我好端端的家庭?是谁让我们骨肉分离?是共产党,不是我。共产党抓捕、迫害信神的人,你们不恨共产党,还站在共产党一边来逼迫我,让我背叛神,还要跟我断绝关系不认我,你们怎么是非不分呢?你们这是为我好吗?这哪是我的家人?我的命是神给的,我尽本分还报神爱有什么错?我信神走人生正道又有什么错?”那几天,家人不停地打电话训斥我,我心里痛苦煎熬,就迫切地祷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之后,我还是坚持聚会尽本分。

后来,丈夫拿了一份自己拟定的离婚协议给我,他说:“如果你坚持信神,那就离婚!离婚后,孩子也不许你探视。如果你说不信全能神了,我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接过离婚协议一看:家产无,生意无,房产无,孩子归男方,女方净身出户。如果我不同意离婚,他就把我和我妈送派出所,举报我俩信全能神。看得出他早就计划好这一切了,把家里所有的财产都偷偷转移了,等到离婚的时候就没有夫妻共同财产了。看着手里的离婚协议,我又一次陷入了煎熬之中,“一旦签了离婚协议,就意味着我要从这个家离开,孩子再也无法相见。孩子还那么小,我怎么舍得离开呀?”我心里痛苦极了,就呼求神,求神带领我能站立得住。我想到神的话说:“在经历试炼的同时,不管人软弱也好或者里面消极也好,对神的心意不明白或对实行的路不太透亮,这都正常,但总的来说你得对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约伯一样不否认神。……在你的经历中,不管在神的话上受到什么熬炼,总的来说神要的是人的信心,是爱神的心,他这样作工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爱心,也是人的心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你别因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丢掉真理,别因为一时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严、你一生的人格。你应当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的道路。《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神的话给了我安慰和鼓励,也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我意识到丈夫用离婚来威胁我,这有神的许可。想想约伯受试炼的时候,所有的家产都被强盗抢走,儿女一夜之间都死了,他还浑身长毒疮坐在灰堆里,就连他的妻子也弃绝他,朋友也讥笑论断他,面对那么大的痛苦,他还称颂神,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这才是真实的信心。我也曾经信誓旦旦地跟神立心志,说无论如何我都要跟随神走到底,可现在面对丈夫的威胁,我就活在了消极软弱中,这对神也没有真实的信啊。自从丈夫听了中共谣言,不仅撕坏了我的神话语书籍,还对我大打出手,差点儿把我掐死,现在因着我信神他怕受牵连,要跟我离婚不说,还让我净身出户,孩子也不许我见,如果我不同意离婚还要把我送到派出所,这哪是我的丈夫啊?这不就是个魔鬼吗?我想到神的话说:“信与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敌对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我明白了,丈夫用离婚来威胁我,是因为他听从共产党的话仇恨神。我们虽然是夫妻,但他随从共产党走抵挡神下地狱的路,我走的是跟随神得真理、得永生的路,信与不信的走的本就不是一条路,我不能再受他辖制了,他越是逼迫我,我越要跟随神走到底,站住见证,羞辱撒但。于是,我对他说我同意离婚。

去民政局办手续的那天,我想到我是净身出户,心里不免有些顾虑,离婚后我该怎么生活呀?自己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经营的家庭、事业,到头来却一无所有,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到神的话说:“你能为我而不去考虑、打算、筹备自己以后的生存道路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二》揣摩着神的问话,我感到很蒙羞。都说患难见真心,我临到逼迫患难,就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这对神也没有真实的信啊!我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愿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再考虑以后的出路。手续办完后,我就问他:“你为什么非要离婚?”他说他表哥告诉他,国家已经秘密发布了一些文件,说信全能神的人是国家要犯,如果发现党员家里有一个人信全能神,立马开除党籍,公务员也得免职,孩子不能上大学,父母的养老保险都得取消,家里的财产也得充公。他说:“以前是一个人犯罪要株连九族,现在是一个人信全能神整个家族都要受牵连,所以我只能放弃你保大家,要不然我哥就得被开除党籍。”听了丈夫的话,我特别地气愤。神来拯救人这是多大的好事,这是整个人类的福气,共产党却像疯了一样抵挡神、仇恨神,用尽卑鄙手段打岔、拆毁神的作工,无所不用其极,真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我彻底看清了大红龙的真面目,不再受它的欺骗蒙蔽。我立定心志,一定要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羞辱撒但。从那之后,我就离开家继续传福音尽本分。感谢神!

上一篇: 在重重危机中
下一篇: 当病痛再次临到时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经历审判的转变

聪 明 我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从小就受父母的言传身教,把“出人头地,做人上人”作为人生追求的目标。在上学期间呢,我就想争当第一名,为此我刻苦学习,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大学,我更是满怀信心,相信靠着我的奋斗完全能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参加工作后,我兢兢业业,妄图在官场争得个一席之地,但…

危险患难显明了我的丑态

中国辽宁 上进 这些年,共产党对基督徒的迫害越来越严重。2013年6月,我们当地再次临到了大抓捕,一天当中就有二十多个弟兄姊妹被抓,其中还有不少带领工人。上层带领让我负责处理善后工作,还说现在教会带领工人被抓了,有些神话语书籍得赶紧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以免落入大红龙手里。听到这话,…

没有地位就不能蒙拯救吗

中国广东 依荨这几年,我一直在外地尽本分,负责教会的工作,虽然我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但身体一直没什么大碍。这两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精神、体力都大不如前,有时熬点夜第二天起来就会很累,浑身没劲,心脏很不舒服。2021年8月,带领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怕我继续做带领压力大,身体吃不消,…

知识成了我狂妄的资本

张 莹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的知识分子家庭,母亲是村里的代课教师。我从小受到了严格的家庭教育,受“知识就是力量”“有知识就能改变一切”撒但毒素的熏陶与传染,特别崇尚知识,坚信“知识能改变人的命运”,有知识就有了一切,所以从上学起我一直过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生活。经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