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中共谣言侵袭 她更有信心跟随神

2019年12月18日

中国 李梅

平静的生活被谣言打破

“信神是好事,你好好信吧!”

“收麦子的事你不用管,我自己干就行了,你该聚会就去聚会,路上注意安全!”

…………

一诺的丈夫不信神,但支持一诺信神,婆婆也从不过问一诺信神的事,相比那些受家里不信的亲人拦阻、逼迫的弟兄姊妹,一诺觉得自己信神的环境自由、安逸多了。可这宁静的生活随着“5·28”山东招远案的出现被打破了……

丈夫拦阻、监视

“你今天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又去聚会了?‘5·28’山东招远案你没看吗?你要是再去聚会,我过几天就回家看着你!”

听丈夫这么说,一诺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心想:“丈夫如果真回来天天看着我,我不能出去聚会怎么办?”一诺有些担心,便用智慧回答说:“我上街给儿子买点吃的,刚到家。”

“我知道你刚到家,妈给我打电话说你隔三岔五就出去聚会,你要是还信神聚会,我过几天就回家看着你!”丈夫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一诺怔怔地放下手机,长出一口气,唉,在中国信神可真不容易!接下来的日子,一诺每次都要趁婆婆不在家才能出去聚会。

没过多久,一诺的丈夫真的回来了,他一到家便阴沉着脸对一诺说:“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你信神的事,新闻上说信神的人都杀人了,你还信,以后你去哪儿都行,就是不能去聚会!”说着他又拿出手机让一诺看“5·28”事件的新闻报道。一诺不看,对丈夫说:“我们信神的人都是按照神的话行事做人,神要求我们活出正常人性,有良心、有理智,对人要包容忍耐、讲爱心,我们信神的人绝不可能去杀人的!中共政府是无神论政党,它不允许人信神、跟随神,对信神的人历来都是定罪、迫害,它的话你怎么能相信呢?中共为了让人都弃绝神的到来,把人都控制在它的权下,编造了这些谎言,欺骗那些对它没有分辨的老百姓,你听信它的话抵挡神可就上当了。咱们还是一起看看神的话吧。”

“你不要给我读,我不听,也不信,你以后也不能再信神了,不然我就在家看着你……”看着丈夫一味地听信中共的谣言,一诺气愤地打断丈夫的话,说:“我信全能神都两年多了,你看见我杀谁了?‘5·28’山东招远案纯粹是中共栽赃陷害,是假新闻。法庭上那几个犯罪嫌疑人说,‘我自始至终没有接触“全能神教会”’,‘国家打击处理的是赵维山的“全能神”,而不是我们这个“全能神”’,他们自己都说自己不是全能神教会的,中共却硬说他们是全能神教会的,这不是明摆着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栽赃陷害全能神教会吗?你为什么宁可相信中共的鬼话也不了解一下事实真相呢?”丈夫瞪了一诺一眼,没说话。

吃过午饭,丈夫又对一诺说:“咱们出去打工吧!你别再去聚会了,在心里信就行了。”一诺理直气壮地对丈夫说:“我们聚会就是读神的话,交通对神话语的经历认识,在生活中实行神的话,活出真正人的样式,你不是常说我信神后变好了吗?我们信神走的是人生正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去聚会?”可丈夫丝毫听不进去,依然口气强硬地说:“不管你怎么说,你都不能出去聚会!你不跟我去打工,我就在家看着你,你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一诺听后气得不想再说下去了,只好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丈夫这么拦阻、逼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愿意在你面前立下心志,不管丈夫怎么拦阻,我都要信你跟随你,求你保守我的心不离开你。”

夫妻俩争吵

丈夫打骂,神话语带领

之后,一诺的丈夫每天都在家看着她,只要一诺一靠近电动车,丈夫就跟着她。没办法,一诺只能趁送儿子上学的机会去聚会,可不久就被丈夫发现了,丈夫不让她再送儿子上学了。过后,一诺又趁丈夫午休或早上熟睡时去聚会,可没去几次又被丈夫发现了。

“你今天上午又去聚会了?叫你不要信了,你就是不听!”一诺刚进家门,丈夫就开始质问她。一诺想着丈夫正在气头上,还是别和他争辩了,就什么也没说直接去厨房做饭了。可丈夫不依不饶,跟到厨房继续逼问她:“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就这样一直信下去吗?”一诺看着丈夫,说:“我们人是神造的,受造之物敬拜造物主天经地义,就跟我们孝敬父母一样,这有什么错吗?”说完,一诺拿起菜准备做饭,可丈夫一把夺过一诺手中的菜扔在地上,又猛然抓起她的衣领,打了她几个耳光,一诺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不一会儿她的脸就红肿起来。就这样丈夫还不肯罢手,又把一诺连推带拉地拽到院子里,她的腿撞在了木头凳子上,疼得站都站不稳。丈夫用手指着一诺,厉声道:“你告诉我,以后还信不信了?”一诺怎么也想不到丈夫受中共谣言迷惑,竟会这样打她,她气愤地抬起头说:“我信,我死都信!”丈夫听后狠劲儿地将一诺往墙上推,她的头撞到了墙上,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头蒙蒙的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丈夫看一诺始终不妥协,无奈地蹲在一边抽烟。

面对丈夫的逼迫,一诺感觉阵阵心酸,她委屈地哭了,心想:“我只是想好好信神,聚聚会、读读神的话,为什么连这点自由都没有?我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到头呀?”一诺越想越难受,眼泪止不住地流,她很软弱,觉得信神太难了,不仅要时刻防备中共的抓捕,还要面对家人的打骂,她坚决跟神走的心有些动摇了。

姊妹心情沮丧坐在桌子旁

就在一诺痛苦软弱时,她想起那些为传扬神的国度福音被中共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的弟兄姊妹,他们在酷刑面前没有向撒但屈服,而是豁出性命也要满足神,为神作出了响亮的见证。而自己今天仅是临到丈夫的打骂,就这么消极、软弱,这也太没骨气了,身量真是太小了。一诺又想到神为了拯救人类两次道成肉身来到人间作工,第一次神成为主耶稣来作救赎的工作,遭到了犹太教和罗马政府的弃绝、定罪,被钉在了十字架上,为人类献上了生命;第二次神成为全能神作审判洁净人的工作,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追捕,还有宗教界的弃绝、毁谤、亵渎……神是公义圣洁的,本不该受这样的苦,可神为了拯救我们人类,默默地承受着这些痛苦。一诺想到自己信神是为个人的蒙拯救,受这点苦都不愿意了,真是太没有良心理智了,不配接受神的拯救。想到这些,一诺在心里向神呼求:“全能神啊,我现在有些软弱,怕丈夫一直闹下去,我身量小站立不住,神啊,我不想离开你,求你带领我胜过这个环境。”祷告后,一诺想起一段神的话:“所以,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加给了一诺信心和力量,她想到自古真道受逼迫,更何况今天在中国这个无神论国家信神,注定会遭到拦阻、逼迫。神希望人无论受多大苦都能任神摆布,坚定信心跟随神,追求真理,成为一个爱神、顺服神的人,一个对神有忠心、有见证的人。此时一诺有了实行路途,她知道自己不能光体贴肉体,要依靠神走前面的路,苦再大也要背叛肉体跟随神,追求真理为神作见证。

一诺又想起神的话说:“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与人接触,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搅扰,但是背后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赌,都需要人为神站住见证。……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那你在家里人当中、在弟兄姊妹中间、在世人面前就没有见证。在撒但面前你作不了见证,撒但会嘲笑你,拿你当儿戏、当玩物,经常捉弄你,使你神魂颠倒。”(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一诺揣摩着神的话心里更加亮堂了,今天临到这事,表面上看是丈夫在拦阻她信神,其实背后是一场属灵争战,是撒但在跟神打赌,看她能否在丈夫逼迫的情况下坚持信神。如果她向丈夫妥协,不再信神、聚会,那就在神面前失去了见证,属于背叛神,向撒但缴械投降,最后结局就是与撒但一同被神毁灭。一诺这才意识到撒但真是太卑鄙恶毒了,她告诉自己绝不能背叛神上撒但的当。

这时,丈夫走到一诺面前蹲下来,对她说:“对不起!我不该打你,以后我再也不打你了,但你也别再信神了。”听了丈夫的话,一诺委屈又气愤地说:“中国是无神论政党掌权,是个独裁统治的国家,中共只允许人民跟随它、敬拜它。中共逼迫宗教信仰,打击异议人士,镇压少数民族,像六四学生运动、西藏事件、新疆事件,都是中共打着维护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幌子,实质却是为了维护它的独裁统治而作的恶。‘5·28’山东招远案也是中共为了打击全能神教会制造的一起假案,是对全能神教会的栽赃陷害。我们信神只是聚会、读神的话,按神的要求活出正常人性,从不干什么违法的事,这些都是你能看得见的,你为什么还要相信中共的谣言而不相信事实呢?”丈夫听后无话可说。

交通神话语,明白神心意

几天后,一诺送孩子上学时,想趁这个机会去聚会,但又害怕回到家丈夫再吵闹。正在这时,儿子默然对一诺说:“妈妈,你去聚会吗?爸爸这两天一直看着你,不让你出门,妈妈,你要多祷告神,默然到什么时候都站在妈妈一边,你去找张阿姨吧。”看到儿子这么懂事,一诺感到很欣慰,便对儿子说:“咱们一起依靠神吧!”一诺把儿子送到学校就去了聚会点,见到弟兄姊妹后,她把这几天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弟兄姊妹听后都安慰、鼓励她,并给她读了一段神的话:“在苦难临到的时候,你能够不体贴肉体,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隐藏的时候,你能够有信心跟从神,以往的爱心还不变、不消失,无论神怎么作,你都任神摆布,宁肯咒诅自己的肉体也不埋怨神,临到试炼时宁肯忍痛割爱、流泪痛哭也得满足神,这才叫真实的爱、真实的信心。不管你的实际身量如何,首先你得具备这些受苦的心志与真实的信心,还有背叛肉体的心志,宁可个人受苦、个人利益受损失也得满足神的心意,还得有懊悔自己的心,以前自己不能满足神,现在能懊悔自己,哪一条都不能缺少,神就借着这些来成全你,你不具备这些条件就没法被成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

张姊妹交通说:“姊妹,咱今天临到这样的事,是撒但的试探,但也有神的许可,神就是要借着这样的逼迫患难检验咱们对神的信心和爱心。以往在安逸的环境中,在家人支持咱信神时能有信心跟随神,现在临到家人的逼迫,咱肉体受了点苦就消极、软弱,想远离神、背叛神,这就显明了咱们对神的信太小,还不是真实顺服神、爱神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中,神希望咱们能放下个人利益,把满足神放在第一位,即使肉体受再大的苦也不对神失去信心,还得有心志寻求真理,经历神的作工,这样才能得着更多的真理,生命逐渐长大。我以前也临到过和你一样的环境,我丈夫当时受中共谣言迷惑,一个劲儿地拦阻我信神,对我不是打就是骂,我也很消极、软弱,就感觉信神怎么这么难呢。后来我向神祷告寻求,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撒但就是想借着丈夫的逼迫,让我因受不了苦而远离神、背叛神,失去蒙神拯救的机会。但临到这事也有神的美意,神是借撒但的试探让我看透撒但的邪恶实质,恨恶它、背叛它,同时也让我看到自己的真实身量,借此检验我对神的信心。明白了神的心意后,我有了背叛撒但的信心和力量,不再考虑自己的肉体,不管丈夫怎么逼迫都要坚决跟随神。当我坚定信心后,撒但无计可施就蒙羞退去了。借着经历撒但的试探我才真实地体会到,神就是我的后盾,在撒但施行诡计时唯有神能带领我得胜撒但。姊妹,咱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得多依靠神,多读神的话,背叛肉体,这样才能站住见证啊!”

3个姊妹聚会交通神话

一诺听后点了点头,说:“这样一交通我明白了,我临到丈夫的逼迫这么软弱,就是因为我太顾念肉体了,总想在安逸中信神,肉体受点苦就没信心跟随神了,我这也不是喜爱真理、真心要神的人啊。神是借着撒但的试探检验我的信心,我却不明白神的心意,神看我这样的表现该多伤心啊!我以后要好好聚会,多读神的话明白真理,凭着神加给的信心去经历以后的环境。”

试探再次临到

一天吃过早饭,一诺准备去聚会,丈夫凶巴巴地对她说:“你今天哪儿都不许去,你得给我说个明白,如果你要继续信神,我就带你找你爸妈去,让你爸妈管管你。”听了丈夫的话,一诺意识到这是撒但借家人拦阻她信神的又一卑鄙手段,于是她镇定地说:“我信神是我自己的事,与我爸妈无关。我们人是神造的,天地万物也是神造的,我们白白地享受着神赐给的一切,敬拜神天经地义。今天你不信神是你的事,我既然信神就要信到底,你找谁都没用!”丈夫见一诺的态度如此坚决,就气冲冲地说:“找你爸妈不管用,那咱们就离婚!家里的一切都不会给你,我也不再管你的生活了!”丈夫说完就摔门而去,把一诺反锁在家里。一诺听后一下子愣住了,她没想到丈夫会因信神的事和她离婚,如果离婚了,年幼的儿子怎么办?自己以后怎么生活?……一诺越想越消极、难受,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无助时,一诺想到神的话说:“你们务要时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祷告,对撒但的各种阴谋诡计要识透,要认识灵、认识人,会分辨各种人、事、物;……撒但的各种丑恶的嘴脸一一地摆在你们面前,是停止退步,还是站起来靠我而行?……与撒但决一死战!我是你的后盾,要有男孩子的气概!撒但最后垂死挣扎,但也逃脱不了我的审判,撒但就在我的脚下,也踩在你们的脚下,就这么实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七篇》)揣摩着神的话,一诺心里一下子亮堂了,她清楚地认识到这又是撒但所施的诡计,从中也认识到了灵界争战的激烈、残酷,撒但为了使她远离神、背叛神,一计不成又施一计,这次又借着丈夫提出离婚来胁迫她,想让她为了情感和以后的生活而背叛神,撒但真是太恶毒,太可恨了!识破了撒但的诡计后,一诺擦擦眼泪站了起来,心想:“神才是我坚强的后盾,我以后的生活会怎样都在神的手中,今天就是离婚我也得信神,决不能背叛神让撒但的诡计得逞!”之后一诺向神祷告:“神啊,今天丈夫拿离婚威胁我,想让我放弃真道,我知道这是撒但的诡计,我不能背叛你,但我肉体还有些软弱,神啊,求你带领我胜过这场属灵争战,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安排。如果非要我做出选择的话,我选择信神,决不向撒但妥协!”

撒但蒙羞,她可以自由信神了

一诺向神立下心志以后,就安下心等丈夫回来。丈夫回来后,一诺犹豫了一会儿,对丈夫说:“我想清楚了,你如果非让我做选择,那我告诉你,信神是我的选择,永不改变!婚是离还是不离,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一诺就回房间了。但一诺心里还是有点不安,不知丈夫会怎么选择,就在心里一遍遍地祷告神,揣摩着刚才想起的那段神话语,等待着丈夫的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一诺隐约听见丈夫对婆婆说:“妈,你以后不要再管一诺信神的事了,这些天我过得太累了,以前我和一诺无话不说,现在搞得像仇人一样,我总不能真的跟她离婚吧。她信神也不是坏事,她没信神的时候爱跟别人攀比,总是唠叨我没本事,信神后她不再埋怨我了,家里临到不如意的事她还安慰我,给我读神的话,她对你和我爸都很好。咱们看了电视上播放的杀人案,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就听信中共的话拦阻她信神,这也不合适。我看跟她接触的那些信神的人,都挺端庄正派,咱庄上有几个信神多年的人,从来都不跟别人吵架,他们怎么可能杀人呢?我不想再拦阻她了,我明天就回厂上班,你也别管她了……”听了丈夫的话,一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夺眶而出,这些日子她的神经每天都绷得紧紧的,现在她终于挣脱了家人的捆绑,胜过了撒但的试探,可以自由地信神了。一诺在心里不住地感谢赞美神。

一诺真实感受到了神的全能智慧,她想起神的话说:“我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确实,不管是中共还是不信的家人,都是神为成全神选民摆上的效力品,借着他们的逼迫,一诺看清了撒但吞吃人灵魂的邪恶实质,也体会到了神话语的能力,无论撒但怎么施行诡计,都超越不了神的权柄。有了这次的经历与认识,一诺更有信心跟随神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自卑的我如何找回自信(上)(有声读物)

小美因着长相不好从小到大备受同学和同事的嘲笑和调侃,自卑与她如影相随。后来,小美接受了神的国度福音,从神的话中她找到了自卑的根源,走出自卑的阴影找回了自信,明白了人该追求什么才是最有价值、有意义的。文章《自卑的我如何找回自信?》带你走进小美的内心世界,了解她是如何找回自信的!

基督徒经历:儿子病危 她祷告神看到奇迹

万物生灵的命运都在神的主宰命定中,就是人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都是神说了算,谁也越不过神的权柄主宰。有的人没到神命定的寿数,即使发生意外或是疾病缠身,但借着救治又活了下来;有的人到了寿数,即使身强力壮,但临到各种灾祸却失去了生命;还有圣经记载拉撒路死了四天,尸体都发臭了,但神的一句话他就从死里复活了:这就是神的权柄、大能。

是谁使她不再忧虑

儿子即将高考,却因玩手机被罚停课五天。一直期望靠知识改变儿子命运的方月顿时犯了愁,但很快,她的忧虑又消除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使她不再忧虑了?

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有声读物)

全能神说:“愿意顺服神的主宰与安排,追求做顺服神权柄的人,做满足神心意的人,这样的人是活在光中的人,是活在神祝福之下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