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敢写检举信了

2021年11月18日

中国江苏 刘艺

我做教会带领时,因着尽本分不负责任也没有原则,把一个不够开除条件的姊妹给开除了,造成了冤假错案,后来姊妹被接纳回教会,我也因为不作实际工作被定为假带领撤换了。教会安排我反省一段时间,我也愿意好好地反省认识自己,能真实悔改。当时,我跟秦恳姊妹住在一起,教会带领李静有时候会来找秦恳问一些本分上的事情,还在秦恳面前谈论弟兄姊妹的一些短处,说她是怎么修理对付弟兄姊妹的。刚开始我没太在意,后来听她经常这样说,我心想:“你这不是背后论断人,贬低别人显露自己吗?弟兄姊妹有问题,不交通真理解决,光教训能达到果效吗?”我就想给李静提提这方面问题。可是转念一想,“我现在是被撤换反省期间,要是给她提出来她不接受,说我撤换反省还不老实,到时上层带领来了解我的情形,她要是说我没有变化,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尽上本分啊?算了,还是不提了。”可是过后我心里又不踏实,我看到李静的问题却不给她提出来,这也没有爱心哪。后来,我又看到李静贬低论断弟兄姊妹、显露自己时,我就给她提了这方面问题。她表面上也接受,但是过后还是那样,说了几次都不改。我心想:“她外表上认识得挺好,但是过后总不变化,这也不是接受真理啊。要不再找她,把她不接受真理的表现交通、解剖一下,这对她也是帮助。”可又想,“我已经给她提过几次了,再提的话,她要是不接受,还定我的罪怎么办?我本来就在反省期间,万一被开除了,那我还有蒙拯救的机会吗?算了,我还是老实些吧。”

后来,我接待秦恳和夏语姊妹。一天上午,我听到李静在训斥她们,说她们清理教会的工作作得太慢了,这样会影响带领对她的看法。两个姊妹说:“这开除人可是大事啊,各方面的情况都得核实了解清楚,要是太草率容易造成冤假错案。”可是李静不接受,还说要把常静姊妹给定为恶人开除。其实,常静只是性情狂妄,在做福音执事期间不会交通真理解决问题,爱教训人,让人受辖制,但是她的实质不是恶人,够不上开除的条件。当时,两个姊妹不同意,说常静的表现够不上开除,还说常静这段时间借着反省对自己以往的过犯有些认识了。可李静不但不听,还教训两个姊妹,说要是不开除常静就是包庇恶人,是在拦阻清理工作。我听完李静的话,心想:“教会清理工作很重要,必须得按原则实行。李静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把不符合开除条件的人随意地定罪开除,这是作恶呀!”我就想给李静提一提这个问题。可我现在只是接待弟兄姊妹的,人微言轻,我就是给她提了她也不一定接受,我还是别参与这些事了。想到这儿,我就没吱声。到了下午,我听到李静让两个姊妹把常静的材料整理好,准备开除。两个姊妹再次强调说常静的表现够不上开除,让李静再寻求一下。李静根本就听不进去,又一次定罪两个姊妹是在拦阻清理工作,充当恶人的保护伞。说完,李静就气冲冲地走了。我想起自己以往不按原则尽本分,在开除资料上没有细节核实,造成了冤假错案。当我去给被开除的姊妹道歉时,听到姊妹说被开除后不能聚会,没有神的话看,活在痛苦煎熬中,我感到特别的懊悔、自责。我给被开除的姊妹带来的伤害和生命上的亏损是无法弥补的,这件事也成了我信神生涯中一个抹不去的污点。今天根据原则衡量,常静的表现够不上开除,李静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执意开除常静,这是在作恶呀!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两个姊妹给李静交通时,她不接受还随意定罪人,这不是站地位打压人、辖制人吗?我得维护教会工作找李静交通。可是想到我之前给李静提建议她都不接受,要是再提,她再定罪我是在拦阻打岔清理工作怎么办呢?原本我就是因着过犯被撤换的,现在还在反省期间,一旦被定性为打岔拦阻清理工作,被开除了怎么办?想到这些,我就有些犹豫。

之后,我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看到神的话说:“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问一问自己,你是贴着神的负担的人吗?为神你能实行公义吗?你能站起来为我说话吗?你能坚信不移地实行真理吗?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为争战吗?为我的真理你能不凭情感揭露撒但吗?你能让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满足吗?关键时刻你心摆上了吗?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神审判的话语使我蒙羞惭愧、无地自容。被撤换后,我口口声声地说要好好反省悔改,可是我悔改的表现在哪儿呢?我明知道李静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在清理工作上违背原则,已经危害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和教会工作了,但我怕跟她交通她不接受,再定罪我拦阻打岔清理工作把我开除了,为了保全自己,我看见问题也不敢说,没有一点儿正义感。想想李静要是真把常静给开除了,不仅会给常静带来伤害,也会给她自己留下过犯污点,我不能再做老好人,眼看着李静走我失败的路,我得指出她的问题,让她意识到这样做事的严重后果。过后,我就约了李静见面,结合自己不按原则开除人造成冤假错案的经历给她交通。可李静不接受,还说我是被撤换反省的,接待好弟兄姊妹就行了,别参与清理工作。当时,我心里有些难受,心想:“是不是我管得太多了?要是再给她提,她会不会更加反感我?万一得罪她了,她会不会给我小鞋穿呢?可李静的这些表现太严重了,继续这么下去实在是太危险了!”想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经历这个环境。

过了两天,李静来到我们住的家,把我叫到一边,说秦恳凭情感做事拦阻清理工作,准备撤换她,问我对这事是怎么看的。我说:“秦恳对本分挺有负担的,在处理常静的事上也是按照原则办事,没看到她拦阻清理工作。”李静却坚持说常静属于恶人,就该开除,还说教会清理工作进展不下去,都是因为秦恳包庇常静造成的。我听了这话有些吃惊,秦恳不同意开除常静是在按原则办事,怎么能随意撤换她呢?我急忙说:“咱可不能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就随意地开除人、撤换人,不把弟兄姊妹的生命当回事啊!我以往不按原则尽本分已经留下了过犯,你可别沿着我失败的路走啊,得严格地按照原则尽本分。”李静听完,气呼呼地说:“反正我已经决定撤换秦恳了,你说什么也没用了。”听了她的话,我既生气又无奈,心想:“我惹不起你但躲得起,反正我给你提过了,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想到这儿,我就没再吱声。最后,李静还是撤换了秦恳,还把我安排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尽本分。她说我之前做过带领,知道的事情多,共产党抓捕迫害严重,为了我的安全,就不要再跟弟兄姊妹接触了,不管是别人转给我的信件还是我要转出去的信件,都得经过她代转。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说了句“我还有事”,就急匆匆地骑车走了。我站在门口,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我心想:“你这不是画地为牢,把我控制起来了吗?”我越想越觉得压抑。回想李静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我给她提建议她不接受,还威胁我,说我只要接待好弟兄姊妹就行了,不要管得太宽。她害怕自己的恶行被暴露,就把我放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打着保护我的旗号不让我跟别的弟兄姊妹接触,这实在是太阴险诡诈了!她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对不听她话的人都实行打压、定罪,凭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法则做事,这不就是敌基督所为吗?我不能再委曲求全,我得检举李静,把她的这些恶行都揭露出来。可我写的信件都得经过她的手,要是被她知道我写信检举她,她会不会变本加厉地打压我呀?要是再给我定个什么罪名把我开除了,那我还能蒙拯救吗?想到这些,我又有些退缩了,心里特别地受煎熬。

那几天,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跟李静接触的一幕幕,尽本分也没有心思了。一天晚上,我还是决定写信检举李静,可写着写着又想到:“我要是检举她,弟兄姊妹会不会说我撤换反省还不老实啊?秦恳被撤换了,也没有听说她检举李静,现在我却要写信检举她,这是不是太逞能了?我前段时间给李静提建议,现在又写信检举她,要是被她知道了,会不会说我是抓住她的问题不放呢?”想到这些,我就把写的检举信给删除了。删除后,我心里很受责备。李静现在能这样打压我,要是不检举她,不知她以后还会打压谁呢。就这样,我整个晚上睡不着觉,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想检举李静,但又怕她知道后打压我。神啊,我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中该怎么经历,愿你带领我。”

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要从积极方面进入,主动不能被动,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动,不能被任何人的话左右,要有一个稳定的性情,无论谁说什么,你知道是真理就该立即实行。不看任何人,总有我话在里面运行,能站住我的见证,贴着我的负担去行。随帮唱柳没主意不行,不合乎真理的敢站起来拒绝才行。你明知道不对,又不敢揭露,你还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想说话又不敢直说,就拐弯抹角,又扭转话题,这是里面有撒但拦阻,有其言无其效,不能坚持始终,你心里还有‘怕’字,不就是因为有撒但的意念在其中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二篇》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喜欢的是能维护教会工作的人,他们看到有违背原则、损害教会利益的事出现时,能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相反,神厌憎那些随帮唱柳、自私卑鄙只保全自己的人,他们眼看着教会工作受亏损却无动于衷、漠不关心。反省我这段时间的表现,我看到李静在背后随意论断弟兄姊妹,显露自己,我明明知道她这么做不合适,但是我怕说多了会得罪她,为了保全自己,就只是轻描淡写地给她点点。李静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坚持把常静当作恶人开除,还定罪秦恳和夏语拦阻清理工作,又要撤换秦恳,我明知道她做的这些事都是违背原则的,是在作恶抵挡神,但是我怕直接揭露她做事的实质她会给我小鞋穿,再给我定个打岔拦阻教会清理工作的罪名把我开除了,所以我就只是简单地劝勉,任由她明目张胆地作恶。现在,李静担心我检举她,又把我隔离起来,不让我接触弟兄姊妹,我心里清楚她这是在掩盖自己的恶行。我本应该站起来揭发检举她,可是我害怕得罪她,连写检举信的勇气都没有,看到自己不就是一个苟且偷生、不敢实行真理的懦夫吗?我不考虑教会工作,也不在乎弟兄姊妹的生命是否受亏损,没有一点儿正义感,真是太自私卑鄙了!

我继续寻求,看到神的话说:“一个人的人性里该具备的就是良心与理智,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个人不具备良心,也不具备正常人性的理智,那这个人是什么人?笼统地说,是一个没有人性的人,是人性太坏的人。细节地说,这个人都有哪些丧失人性的表现呢?分析分析,这类人都有什么特点?都有哪些具体的表现?(自私、卑鄙。)自私卑鄙的人做事应付糊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考虑神家利益,也不体贴神的心意,对尽本分、对见证神没有任何负担,也没有任何责任心。……还有些人不管尽什么本分都不负责任,发现问题也不及时向上反映,看见有人打岔搅扰也置之不理,看见恶人作恶也不拦阻,丝毫不维护神家的利益,也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本分、职责所在,这样的人尽本分一点儿实际工作都不作,贪享安逸,做老好人,只为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利益说话做事,什么事对他有利他才肯下点功夫、卖点力气。《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把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人没有经历神作工、没有明白真理以前,是撒但的本性在人里面当家做主支配人。这个本性里具体是什么东西呢?比如,你为什么要自私?你为什么要维护自己的地位?你为什么情感那么重?你为什么喜欢那些不义的东西、喜欢那些恶?你喜欢这些东西的根据是什么?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你为什么能喜欢接受这些东西?现在你们已经明白了,主要就是有撒但的毒素在人里面。撒但的毒素是什么?应该怎么表达?比如,你若问‘人该怎么活着?人该为什么活着?’人都会回答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句话就把问题的根源说出来了。撒但的哲学、逻辑已成为人的生命了,人无论追求什么其实都是为自己,所以,人都是为自己活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是人的生命哲学,也代表人的本性。这句话已经成为败坏人类的本性了,就是败坏人类撒但本性的真实写照,撒但的本性已完全成为败坏人类生存的根基,几千年来败坏人类就是凭着撒但的这个毒素活到现在的。《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从神话语的揭示中我认识到,我凭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县官不如现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些撒但毒素活着,变得特别的自私诡诈,处处只考虑自己的利益,看到教会有假带领作恶损害教会利益也不敢说句话,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良心、理智,活得没有一点儿人样。回想在李静开除常静的事上,我明知道常静不够开除条件,也知道她要是真被开除了,不但心灵受痛苦,也会给她的生命进入带来极大的亏损,但是我为了自己的利益,看到李静随意开除人也不拦阻,我真是太自私、太没有人性了!在李静随意撤换秦恳的事上,我担心得罪了李静会失去本分,就不敢坚持原则制止李静的恶行。虽然这些事不是我亲手做的,但是我看到李静作恶却无动于衷,任由她搅扰、破坏教会工作,打压、整治弟兄姊妹,我这不就是站在撒但一边助纣为虐吗?想到这些,我心里就恨自己。神的性情公义不容人触犯,神厌烦那些苟且偷生只保全自己不实行真理的人,我如果始终不敢站起来揭露李静的恶行,任由她在教会搅扰、作恶,就是在包庇她的恶行,只会被神厌憎、恨恶。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在教会中站住我的见证,坚持真理,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要黑白混淆。对撒但就是要争战,就是要彻底打败它,使它不得翻身。对我的见证要豁出一切来维护,这是你们做事的宗旨,不要忘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一篇》神的话使我有了实行的路途,看到不合原则的事就应该放下个人利益,坚持真理原则,维护教会工作,这是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职责,也是一个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则。我不能再考虑自己的前途命运,苟且偷生保全自己,我应该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起来揭露检举李静的恶行。

接下来,我又反省自己,为什么我总担心检举李静会失去前途命运呢?我认识到我里面有错谬的观点,我觉得我是被撤换反省的,要是给带领提意见,就会让人觉得我都撤换反省了还不老实。我觉得自己只是接待弟兄姊妹的,没有身份地位,人微言轻,所以即使看到李静随意地开除人、撤换人,我也不敢提。我觉得李静是带领,要是得罪她了,她再给我小鞋穿,我就尽不上本分了,万一再把我开除了,那我就彻底失去蒙拯救的机会了。我错误地认为,我的命运掌握在李静的手中,我能不能尽上本分、能不能蒙拯救好像都是李静说了算,不相信神家是真理掌权、神掌权,这种观点就是对神的误解、亵渎。我的命运在神的手中,不是哪个人说了算,更不是带领能决定的。教会以往开除的那些敌基督,他们虽然专横跋扈,在教会里作恶搅扰,有的甚至还把教会控制在自己手中搞独立王国,但最后不还是被开除出教会了吗?神家是真理掌权、圣灵掌权,任何一个敌基督、恶人在教会都是站不住脚的,最终都得被神显明淘汰。即使有一天我因着揭露检举假带领被打压、整治了,甚至被开除出教会了,那也是一时的,并不代表我不能蒙拯救了。我作为教会中的一员,不管我尽什么本分、有没有过犯,我是不是被撤换的,看到教会中有假带领、敌基督作恶搅扰教会工作、打压神选民,我都应该站起来揭露检举,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在我揣摩怎么写检举信时,我碰到了夏语,她哭着跟我说,她看到李静不按照原则作清理工作,给李静提建议,李静不接受还把她撤换了。听着夏语的哭诉,更让我看到教会中有假带领、敌基督掌权不仅给弟兄姊妹带来伤害,对教会工作更是打岔搅扰,要是不尽快地揭露检举,只会使教会工作受到更大的亏损。我决定当晚就写信揭露检举李静的恶行,委托其他弟兄姊妹转交给上层带领。没想到,我回到家后就收到了带领的来信,约我见面聚会,我知道这都是神在给我开辟出路。见到带领时,我把李静的这些恶行全部反映给了他们。带领说,他们最近也收到了几封检举李静的信,会尽快地核实、了解,根据原则处理。听带领这样说,我为自己终于能实行一点真理感到高兴,压抑的心也终于释放了。

几天后,我收到了带领的来信,经核实、了解,李静被定性为走敌基督道路的假带领,性质比较严重,暂先撤换她,她要是不悔改,就按敌基督处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实地感受到神家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的,任何一个作恶的人在神家都站立不住。同时我也明白了,只有做一个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的人才合神心意。感谢神!

上一篇: 我不再独断专行了
下一篇: 情感太重的后果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知道了如何在患难中守住本分

中国浙江 王菊2016年,我在教会尽浇灌执事的本分。当时教会带领被敌基督打压整治活在消极中,失去圣灵作工被撤换了,上层带领嘱咐我,说教会里的敌基督还没被完全显明,弟兄姊妹也都还没有分辨,希望我能和杨月姊妹一起配搭担起教会的工作。后来因着我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体力和精力够不上,教会准…

作工不辞劳苦就能获得神称许吗(上)

李 新 初春的清晨,天刚蒙蒙亮,延庆就睁开蒙眬的双眼从暖被窝里爬起来,稍作收拾后,她便坐在了电脑前灵修并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延庆认为自己每天这样忙忙碌碌地为神花费,这就是在实行真理满足神,即使尽本分苦点、累点,她也心甘情愿。直到经历了神一次次的审判与显明,她才对自己错谬的追求观点有…

踏上信神路

黑龙江省 荣光 1991年,我因病蒙恩跟随了全能神。那时我对信神的事什么也不懂,但奇妙的是,每次读了全能神发表的话语我心里就有享受,感觉神的话说得太好了,唱诗、祷告时也常常被圣灵感动得泪流满面,心里那种甘甜、那种享受总像有喜事临到似的。尤其是与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时,圣灵大大作工,…

重获新生

黑龙江省 杨正 我出生在一个思想落后、生活贫穷的农村家庭,自小虚荣心、地位心就特别强。后来,随着社会环境的熏陶与传统文化的教育,各种撒但的生存法则被我接受到心里,什么“名流千古,流芳百世”“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人活脸面,树活皮”“做人上人”“靠自己的双手缔造美丽的家园”等等,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