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只为求平安得福对吗

2024年5月29日

中国黑龙江 皓月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妈得知我爸有外遇受了点刺激,落下了神经衰弱的毛病。两年后,我爸因病去世,几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叔叔和姑姑看我们孤儿寡母没有用处没有一个人帮助我们。我和我妈经历了很多人情冷暖、世人的欺负、生活的困苦。那时候我妈已经信神了,我妈经常对我说:“要是不信神,咱们娘俩在世上都活不下去。”我妈还说她信神后神经衰弱的毛病不知不觉好了,所以我对神很感恩。之后,遇到同学的冷眼和欺负我就在心里默默地祷告神,没想到以前跟我关系不好的同学主动帮助我,不让别人欺负我。那时候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觉得信神真好,神能作人随时的依靠,我长大也要像妈妈一样为神花费尽本分。上了高中后我就正式参加聚会了,有时候赶上聚会我宁可落下课程也要请假去参加。我从小就体弱,还总头晕,经常打针吃药,信神后身体也逐渐好多了,我更加体尝到了神的恩典和祝福。有一次聚会,听弟兄姊妹交通现在是尽本分的关键时刻,当时我就想:“能赶上神末世道成肉身发表真理作拯救人的工作,我真的挺幸运,得把握住这个机会全身心地信神,好好尽本分。”当时我没怎么犹豫就放下了正在读的重点高中开始和弟兄姊妹一起尽本分,就觉得只要我好好信神、积极尽本分神肯定会恩待保守我们平安顺遂。从那之后我就风雨不误地聚会、尽本分,冬天去浇灌新人没有直达车,我就骑几个小时的自行车去,虽然肉体受了一些苦,但我觉得只要能得到神的看顾和祝福,这些苦都是值得的。

2020年4月份,我在外地尽本分。一天中午,我突然感觉心脏发颤,怦怦乱跳,胸闷得上不来气,而且浑身发抖,一点儿劲都没有,就连吃饭拿筷子都觉得特别重。当时虽然难受,我也没太害怕,我想:“我从小心脏就不好,累一点就心慌,一直也没啥大事,现在应该也没问题。再说了,神是全能的,我身体啥样都在神的手中,只要我坚持尽本分,神肯定会保守我,不会让我有事的。”到了晚上我就好些了。之后的几天,我就向神祷告,把自己的病交在神的手中。后来说话多了还是会心慌、没劲,但我也正常地吃喝神话、坚持尽本分,就想着这个环境可能是神在检验我,只要我多尽本分神肯定会恩待我,身体慢慢也会好起来的。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我心脏病又犯了。当时我正在吃饭,突然感觉心一阵阵发慌,手也发抖,筷子上的菜都夹不住。过了一会儿,我浑身发抖,心脏不停地哆嗦,脸憋得通红,手脚发麻而且冰凉,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抽搐着。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种要窒息的感觉从来都没有过,我特别害怕一口气上不来就过去了,心里就一个劲儿地祷告神:“神啊,我还不想死,求你救救我!”有个姊妹给我按急救的穴位抢救,喂我吃急救药。过了十分钟左右,我终于停止了抽搐,但是我整个人特别虚弱,说话都感觉特别累。姊妹带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我是先天性心脏病,年纪越大血液垃圾越多,血管堵塞越严重,心血供应不上,病情就会严重,现在没有治疗的特效药,只能吃养心血的药,多休养,以后要是不犯病就没什么大事,再犯病就会严重,总犯病以后身体就垮了,严重了就得做手术。我不禁有些担心,心想:“我这段时间一直积极尽本分,神咋没保守我呢?病咋还严重了呢?”我在心里默默地跟神说:“神哪,你是全能的,我身体怎么样也在你的手中,我不求能跟身体健康的人一样,哪怕身体虚一点也行,不犯病慢慢也能养过来,总犯病我实在承受不住啊!身体要是真垮了,以后可咋办呀?”那几天我虽然吃着药,但是特别担心自己再犯病,每天都在心里默默地为此事祷告神。可心脏病还是频繁发作,常常缓一两天好一点就又犯病了,身体特别虚弱。教会看我身体实在不行就让我回家边休养身体边力所能及地尽本分。

在家那段时间,我虽然也吃药但身体并没有好转,总是心发慌、手发麻,接着就浑身抽搐、喘粗气,胸口憋闷得感觉一口气上不来就要窒息,吃上急救药能缓一阵,但还会不定时地发作。犯病时我躺着翻身都累得心慌,一天大半的时间都在床上躺着,就感觉特别的凄凉无助,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埋怨、误解一股脑儿地涌上来:“我也没见谁像我这样心脏病犯得这么勤呀,现在我都这么虚了,再这样下去我身体不就完了吗?家里没什么钱,手术根本做不起,就这样挺着吗?我才二十多岁啊,难道后半辈子就要这样不断地犯病,像个废人一样,说不定哪天一口气上不来就稀里糊涂地死了?神哪,我这些年舍弃学业、奉献青春跟随你,不求别的,就希望你能保守我平平安安的,可我的病为啥会加重啊?得病后我一直坚持尽本分,你怎么不保守我呢?我这病啥时候是个头啊?”越想我就越感到委屈难过,常常躺在被窝里掉眼泪。当时听说什么药治疗心脏病好使我就买来吃,怕吃西药伤身体我就去看中医,可是一段时间下来我的病依旧没有好转。我常常活在消极中。有的弟兄姊妹见我这样就跟我交通神的心意,得在这样的环境中学功课,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还有的找弟兄姊妹临到病痛的经历见证视频让我看,我心里有了一些触动:“我临到病痛不寻求神的心意,除了一肚子委屈怨言啥真理都没得着,这哪有一点儿见证呀!我不能再这么堕落了,得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想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道理上也知道病痛临到有你的美意,你作的都合适,但是病痛反反复复不见好转,肉体受痛苦折磨,我真的很难受、很消极。神啊,我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对,我愿意向你回转,不愿再这样消极下去,求你开启带领我能对自己有真实的认识,从消极情形中走出来。”

之后,我就针对自己的情形找相关神的话语看。一天,我看到神的话:“‘信神’就是相信有神,这是最简单的信神的概念,进一步说,相信有神并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种简单的信仰,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义是人能在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的基础上来经历神的说话,经历神的作工,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满足神的心意以及达到认识神,这样的历程才叫信神。但人往往把信神的事看得很简单、很轻浮,这样信神的人就失去了信神的意义,信到最终也不能得到神的称许,因为其所走的路不对。那些到如今仍是在字句里信神的人,在空洞的道理里信神的人,他们仍不晓得自己并没有信神的实质,并不能获得神的称许,仍然在祈祷上帝保佑他们得着平安,得着足够的恩典。不妨我们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难道信神是世上最简单的事吗?难道信神的含义就只限于多得恩典吗?难道信神却不认识神、信神却抵挡神的人就能满足神的心意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写在前面的话》神说:“难道信神是世上最简单的事吗?难道信神的含义就只限于多得恩典吗?难道信神却不认识神、信神却抵挡神的人就能满足神的心意吗?”面对神的一句句问话,我感觉很蒙羞。我信神这么长时间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信神是怎么回事,神说真实的信神得经历神的作工与说话,在神摆设的各种环境中顺服下来寻求真理、摸神的心意,反省自己的败坏性情和信神的掺杂,达到明白真理认识神,进入真理实际,这样的信神才能得到神的称许。如果人只想从神得恩典祝福,临到不合意的环境不去寻求神的心意,不经历神的说话作工,那说信神也是口头信,是宗教的信仰,这样的信是神不承认的。末世神作的是审判刑罚、试炼熬炼的工作,人只有经历神话语的审判、经历神摆设的各种环境试炼,从中寻求真理,认识自己、认识神,生命才能有长进。想到有些弟兄姊妹得的病比我重,甚至有的医院都给判死刑了,但是弟兄姊妹在病痛中寻求真理,对自己的败坏有了认识,扭转了信神的错误观点,有了一些收获。我这些年嘴上说信神,也没少跟别人交通信神得经历神的说话作工,但我自己临到病痛却不寻求神的心意,一直活在消极的情形中走不出来,所以得病后什么真理都没得着。现在我才认识到不是神摆设的环境不好,是我自己不寻求真理才这么痛苦的。我既然信神就得顺服下来,在病痛中寻求真理,站住见证满足神,这才是我该有的理智。想到这些,我就向神祷告,不管以后病怎么样我愿意顺服下来,注重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

后来,我又看了神的话:“从人开始信神,人就把神当成了聚宝盆、万用箱,而人把自己当成了神最大的债主,从神手里索要祝福、应许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与职责,而神保守人、看顾人、供应人是神应尽的责任,这是每个信神之人对于‘信神’这两个字最基本的领会,也是每个信神之人对‘信神’概念的最深刻的理解。从人的本性实质到人主观上的追求,没有一样东西是与‘敬畏神’有关的,人信神的目的根本不可能与‘敬拜神’扯上关系,就是说,人从来就不打算也不懂得信神要敬畏神、要敬拜神。就人这样的情形来说,人的实质是显而易见的,这个实质是什么呢?那就是人心地恶毒、阴险诡诈、不喜爱公平公义、不喜欢正面事物,而且卑鄙贪婪;人的心对神极其封闭,根本就不交给神,神从来看不见人的真心,也得不到人的敬拜。神无论花多大代价、作多少工作、给人多少供应,人都视而不见、无动于衷,人的心始终不交给神,就想自己管着,自己说了算,言外之意就是,人不想走‘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不想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也不想把神当神来敬拜。这是现在人的情形。再看看约伯这个人,首先看他跟神有没有交易,他持守‘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有所图吗?在那个时候,神对任何人说过以后结局的事吗?那个时候神没有给任何人关于结局的应许,约伯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能敬畏神远离恶的。现在的人跟他有可比性吗?两者相差太远了,都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人。约伯虽然对神认识不多,但是他的心给了神是属神的,他跟神从来不搞交易,对神没有任何的奢望与要求,反而认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这是他在多年的生活中持守‘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看到的、收获来的成果,同样,他也收获了‘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样的成果。这两句话是他在生活经历当中因着有顺服神的态度而看到的、认识到的,这两句话也是他战胜撒但试探的最有力的武器,是他为神站住见证的基石。《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神把人信神的观点揭示得淋漓尽致,人信神不把神当神对待,而是把神当成聚宝盆、万用箱,把自己当成神最大的债主,只想贪婪地从神索取恩典,这样的信满了掺杂和交易,没有一点儿真心。神说的就是我的情形,当生活困苦无依无靠的时候我体会到了神的祝福和保守,就认为神能保守我们娘俩一辈子平安顺遂,好像信神就是进保险箱了,我一辈子不会有任何的闪失,有事神会保守我,会对我负责。这些年来,我带着这样的观念一厢情愿地追求着,得到神的恩典祝福才是我这些年撇下一切尽本分的动力。当我心脏病犯了,神没给我医治我立马就变了,好像一直以来的盼望破灭了,开始拿自己这些年的撇弃花费跟神讲理,质问神为什么这么对待我,甚至不愿意祷告、看神的话了,活在消极对抗的情形中。想到这些年神看顾保守我,赐给我们一些肉体的恩典祝福,完全是神怜悯我们身量小,我一点儿不感恩,反而变得更贪婪,付出一点就要求神保守我一辈子,不保守我就翻脸,我怎么这么不知羞耻没有理智呢!约伯对神没有任何的索取与要求,他敬畏神远离恶是不分环境没有背景的,神祝福他的时候他感谢神,当环境变了,他的家产被掳、儿女被杀、他浑身长满毒疮,他依旧持守对神的信与敬畏,没说过一句埋怨神的话,他还能称颂神的名,不管环境怎么变他都能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顺服神。约伯是真正信神的人。约伯的人性理智让我特别蒙羞,我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只是把神当成了取之不尽的万用箱,想让神的恩典祝福一直伴随着我,我真是自私到一个地步了!想到恩典时代主耶稣用五饼二鱼喂饱的那些人,他们对主耶稣所传讲的道不感兴趣,就想从神得恩典、得福得利,就是投机分子,是不信派。看到自己这副贪婪的嘴脸跟那些求饼得饱的人一样,特别丑陋,让神恶心厌憎。如果我一直抱着这样的观点信下去,信一辈子也得不着真理,不能蒙拯救。我这才看到这个病痛是神给我的更大的恩典,要是没有这次病痛的显明,我还认识不到自己得福的存心欲望这么重、这么贪婪卑鄙,那就更谈不上变化了。神没有按着我的所做所行来对待我,还借着弟兄姊妹不断地帮助我、话语开启带领我明白神的心意,我感到自责蒙羞,愧对神对我的爱和拯救。我哭着向神祷告:“神哪,借着病痛的显明我才认识到我这些年只是一味地向你索取恩典,得不到就埋怨,我亏欠你太多,不配称为信神的人。我知道自己有很多败坏,需要这个病痛来熬炼洁净,就算这个病痛伴随我一辈子我也愿意顺服,不再埋怨你。”没想到当我的态度转了,身体也逐步恢复了一些,发病的频率也不那么高了,渐渐地也能尽本分了。

有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对自己的情形又有了一些认识。全能神说:“敌基督这类人无论经历多少事情他都不会在神的话里寻求真理去解决,更不会根据神的话去看事,这完全是因为他不相信神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神家无论怎么交通真理敌基督都不会接受,所以敌基督不管对待什么事都不可能具备正确的态度,尤其在对待神、对待真理的事上敌基督更是死抱观念不放。他所相信的神就是能显神迹奇事的神,就是超然的神,只要能显神迹奇事,哪怕是观音菩萨、佛祖、妈祖他都可以把它们称为神。他认为只有能显神迹奇事的才是有神身份的神自己,凡不能显神迹奇事的,即使发表再多的真理也不一定是神。他不认识发表真理是神的大能、全能,而是认为只有显神迹奇事才是神的大能、全能。所以对于神道成肉身发表真理征服拯救人,浇灌、牧养、带领神选民,让人实际地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达到明白真理脱去败坏性情,成为顺服神、敬拜神的人,等等这一切实际工作,敌基督都认为是人作的而不是神作的。在敌基督的心目中,神该作的就是藏在一个牌位的背后让人供奉,吃人所供奉的食品,呼吸人所烧的香,当人有难的时候能够出手相助,当人有所求助的时候,如果人诚心许愿神就应该显明大能,在人能领受的范围内及时帮助人,满足人的需求,这样的一位神才是真神。而今天神所作的这一切在敌基督的眼中是看为不屑的,因为什么呢?从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来看,他需要的不是造物主作在受造之物身上的一切浇灌、牧养、拯救的工作,他需要的是今世亨通,事事都能如愿以偿,今世不受惩罚,来世还能上天堂。他的观点与他的需要就证实了他仇恨真理的实质。《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十五条(一)》看到这段神的话,我心里一惊,这说的不就是我的情形吗?之前我只知道自己信神追求的观点不对,通过看这段神的话我才认识到原来我信的一直是自己观念想象中的神。我之前享受了神的许多恩典,看到神的一些作为,那是神对我们的怜悯和保守,是神根据我们的难处给我们开辟出路,让我们能正常生活,有合适的条件跟随神。当我逐步明白一些真理后,神会根据我生命的需要给我摆设合适的环境来洁净变化我,让我对神有认识,这也是神作工拯救人的一种方式。可我享受神的许多恩典后就把神定规在我的观念中,认为神就是赐人恩典祝福的神,当神作的不合我意的时候我就用我的观念来衡量,觉得神应该保守我,不应该让我得这么重的病。我嘴上承认神的名,其实信的就是自己观念想象中的渺茫的神,这是对神的亵渎。这时我才感到害怕,也更体会到这个病痛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恩典,借此扭转了我心中对神渺茫的想象,这是神对我的爱和拯救。我赶紧祷告向神悔改。想到我这个病不是一时的而是长期的,不定时地发病,我也寻求以后该进入的路。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你若认为信神就是受苦,或为神做许多事,或肉体平安,或一切都顺利、一切都安逸,这都不是人信神该有的目的,你如果这样信,那你的观点就不正,你根本没法被成全。神的作为、神的公义性情、神的智慧、神的说话、神的奇妙难测,这都是人该认识的,借着你的认识除去你心中个人的要求、个人的盼望、个人的观念,除去这些才能具备神要求的条件,借着这个你才能有生命,才能满足神。信神就是为了满足神,活出神所要求的性情来,使他的作为、他的荣耀借着这班不配的人显明出来,这是你信神的正确观点,这也就是你追求的目标。信神的观点得摆正,追求得着神的话,吃喝神的话,能够活出真理,更能看见神的实际作为,能看见神在全宇的奇妙作为,也能看见神在肉身中作的实际的工作。借着人的实际经历,体尝到神在人身上到底是怎么作的,他在人身上的心意是什么,这都是为了脱去撒但败坏的性情。……真正追求真理的,追求认识神的,追求生命的,才是真正信神的人。《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你信神跟从神你得有爱神的心,你得脱去败坏性情,你得追求满足神的心意,你得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你既信神、跟从神就得为神献上一切,不应有个人的选择与要求,你得做到满足神的心意,既是一个被造的人,那你就应顺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本能。你既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应追求圣洁,追求变化。《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从神的话中我对神的要求明白了一些。人信神不应该追求平安得福,而是要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去经历神的作工,从各种环境中认识体会神的心意、认识神的性情,也能从中反省认识自己,背叛自己得福的欲望和掺杂,性情才能逐步有变化,才有机会蒙拯救。之前我信神都是建立在得恩典的基础上,所以病那么长时间我也没寻求真理,生命受了亏损,当我顺服下来寻求真理去经历神的说话作工时才体会到神的良苦用心。虽然我肉体受了一些苦,但借着这个环境扭转了我信神错误的观点,让我看清了自己信神的卑鄙存心,能及时扭转,这是神更大的怜悯、更大的爱,高于肉体的恩典祝福。我现在病还没好,有时候还会发作,我不能只满足于顺服下来不埋怨神就完事了,得继续寻求神的心意,反省自己流露了哪些败坏、身上还有哪些让神厌憎的地方,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这才是我信神该走的路。明白这些后,我心里跟神没有隔阂了,尽本分也比之前积极一些了,开始注重总结工作中的问题,针对自己的缺少学习相关的原则,业务上也比之前有了一些长进。渐渐地,我的身体也比之前好一些,犯病也不像之前那么频繁了。感谢神带领我能有这些认识、转变!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火灾中认识神全能主宰一切

智 慧 我是一名基督徒,我们家投资一百多万元开了一间印花厂,规模虽不大,却是我们的全部家当了。我们是在部队管理区租的厂房,整个厂房的面积约有八九千平方米,是又宽又长的单层铁皮房。房东把中间的一段厂房租给了做收布碎生意的一对年轻夫妻,而我租的是厂房最尾部的一段,面积约有一千平方米,…

对不接受真理的一点反省

——写给艾熙的一封信 中国陕西 时敬 艾熙: 很久不见,不知你近来可好?我们分开有一年多了,但咱们配搭尽本分期间发生的事仿佛就在眼前。因着我不接受真理,给你带去了一些伤害,咱们之间也留下了一些隔阂,每每想起我心里都感到自责,很想跟你说声“对不起”。借着这次写信的机会跟你唠唠我的一…

尽好本分离不开真理

菲律宾 特蕾莎(Teresa) 2021年5月,我尽上了教会带领的本分,负责好几处教会的工作。我心想:我得多付代价,一定要把这个本分尽好,不然不能蒙神称许。于是,我每天都忙于作教会工作,花很多时间和精力给各教会的带领执事聚会交通,跟他们讨论如何跟进福音工作、如何浇灌新人,空闲时间…

作工没果效的真正原因所在

陕西省 心怡 前段时间我到教会聚会时,常听到带领与同工反映,说我给弟兄姊妹聚过会后,有的弟兄姊妹消极软弱没劲追求了,有的觉得信神太难对神产生了误解,还有的说不见我情形还好,一见我心里就感到特别受压、难受...听到这些,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觉得特别委屈,心想:“我给他们聚一次会就是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