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的花季

2016年11月8日

中国河北 晨昔

我十七岁那年,因为信神被共产党抓捕,判了一年劳教。那次的经历虽然充满了苦涩和泪水,却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贵的礼物,让我收获了很多。

那是2002年4月,被抓那天,我住在一个姊妹家,凌晨一点,我们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吵醒,外面有人大声喊着:“开门,开门!”姊妹刚把门打开,几个警察就闯了进来,气势汹汹地说他们是公安局的。我一下紧张起来,之前听过一些弟兄姊妹被抓捕受迫害的事,没想到今天竟然临到了我。我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特别慌乱。我就赶紧向神祷告:“神啊!求你加给我信心、胆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要站住见证,不背叛你,也不出卖弟兄姊妹。”祷告后,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四五个警察像土匪一样在屋里乱翻,把床上的被褥还有柜子、箱子、床下每个地方都翻了个遍,搜出了神话语书籍和诗歌光盘,接着就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到了办公室,进来了好几个身材魁梧的警察,警察头目冲我吼着:“你叫什么?哪里人?和你一起出来的总共几个人?”我刚说两个字,他冲上来扇了我两个耳光,一下子把我打蒙了,我心想:“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打我?怎么这么粗暴野蛮,这和我想象中的人民警察也不一样呀?”接着他又问我多大了,我说十七岁了。他“啪啪”又是重重的两个耳光,骂我胡说八道。后来不管我说什么,他一个劲儿地扇我耳光,打得我脸火辣辣地疼。这时,我想起弟兄姊妹说过,在警察面前讲理是行不通的,今天我真是亲身体会到了。所以,后来不管他们再问什么,我都一句话不说。他们看我不说话,就破口大骂:“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不会老实交代!”说着一个警察就朝我胸口狠狠地砸了两拳,我一个踉跄重重地倒在地上,他又使劲踢了我两脚,然后把我从地上拽起来,大声命令我跪下,我不跪,他就冲着我的膝盖后面猛踹一脚,我痛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又揪住我的头发使劲往下拽,然后突然把我的头发往后扯让我仰面朝天,一边骂我,一边又狠狠扇了我两巴掌。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就倒在了地上。这时,警察头目突然注意到我手腕上的表,另一个警察立马强行把它摘下来给了他的“主子”。接着,一个警察像抓小鸡一样揪住我的衣领子,把我从地上拎起来,怒吼着:“你还挺厉害,我叫你不说话!”说着又猛打我两拳,我又被打倒在地。当时,我全身疼痛难忍,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心里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这帮恶警还会怎么折磨我,我肉体太软弱,求你带领我,我宁死也不当犹大背叛你。”祷告后,我有了信心和力量。这时,我听见旁边有人说:“怎么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有人故意用脚使劲踩碾我的手,吼着说:“快起来!我们拉你去另一个地方!”

随后,我被连夜押到了县公安局。来到审讯室,那个警察头目带着两个随从围着我反复逼问,强逼我出卖教会带领和弟兄姊妹。见我还是不说,他们三个人就轮流上阵,不停地扇我耳光,我不知被打了多少下。几个警察的手打疼了,又用书打,最后打得我都不知道疼了,只感觉脸胀胀的、木木的。他们见问不出有价值的线索,就拿出一个电话本得意地说:“这是从你包里搜出来的,你不说我们照样有办法!”我心里特别紧张:要是电话打通了弟兄姊妹就会被抓的,这可怎么办?就在这时,我想起神的话:“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是啊,万事万物都由神摆布安排,电话能不能打通也都在神手中,我愿仰望、依靠神。我就不住地祷告神,求神保守这些弟兄姊妹。结果警察把那几个电话号码挨个拨了一遍,一个也没打通,最后骂骂咧咧地把电话本摔在桌子上。我心里一个劲儿地感谢神。

但警察不死心,又用更恶毒的招来整治我:他们强迫我蹲马步,胳膊必须抬得与肩平,一动不能动。没过多久,我的腿就开始发抖,胳膊也伸不直了,身体不由自主地直立了起来,警察拿着一根铁棍盯着我,我刚站起来腿上就挨了狠狠的一棍,痛得我差点跪在地上。在后来的半个小时里,只要我的腿和胳膊稍微一动,他就立马来上一棍,我不知挨了多少下。由于长时间蹲马步,我的双腿肿胀得厉害,肌肉就像断裂一样疼痛难忍。后来我腿抖得更厉害了,牙也一个劲儿地打颤,体力不支。几个警察却像看耍猴似的在旁边冷嘲热讽,不断地发出狰狞的笑声。我简直恨透了这帮残害人的恶魔,今天就是死也得为神站住见证,想到神的话说:“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我站起来大声对他们说:“我不蹲了,你们就判我死刑吧!今天我豁出去了!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你们不成?你们几个大男人就这点本事,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小姑娘。”没想到我一说完,这伙警察骂了我一句就不再审我了。

警察折磨了我大半夜,停审时天也亮了,他们让我签字,说要拘留我。之后,一个年老的警察假装慈祥地对我说:“你看你小小年纪,正是花样年华,你想上学我帮你联系学校,想上班也行,我可以给你找个工作。你有什么难处尽管跟我说,你看你的脸肿得像面包一样,这又是何苦呢?你还是赶紧把你知道的交代清楚,我保证让他们把你给放了。”听他这样说,开始还觉得他挺好的,还关心我,后来他让我交代教会信息,我这才意识到他是在套我的话,这是撒但的诡计,就对他说:“你别在这儿装好人,你们都是一伙的,你们让我交代什么?你们这叫刑讯逼供,这叫滥用私刑!”他一听,马上辩解说:“我可一下都没有打你,是他们打的。”感谢神的带领,我又一次胜过了撒但的试探。

从县公安局出来后,我就被他们直接押进了看守所。一进大门就看见高高的围墙上布满了电网,四个角上都有像炮楼似的小屋,武警持枪在那里把守着,让人感觉阴森恐怖。走过一道又一道的铁门,我来到了号房,看到冷冰冰的大炕上有几个用麻布套的破褥子,又黑又脏还散发着浓浓的异味,我不由得泛起一阵阵恶心。吃饭的时候,每个犯人只分到一个小馒头,酸酸的还半生不熟。虽然我被警察折磨了半宿,一直没有吃东西了,但看到这样的饭食我实在没有胃口,再加上脸被警察打肿了,紧绷绷的像是贴了胶带,连张口说话都疼,更别说吃饭了。我很烦闷、很委屈,想到自己以后就要在这里过这种非人的生活,我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当时,跟我一起被抓的姊妹就给我交通神的话,交通后我明白了,神许可我临到这样的环境,是对我的试炼、考验,看我能不能站住见证,也是为了成全我的信心。明白了这些,我不觉得委屈了,也有了些受苦的心志。

半个月过去了,那个警察头目又来提审我,他看我很镇定,一点都不怕他们,就问我:“老实交代,你还在什么地方被抓过?你绝对不是第一次进来,要不然你怎么会这么沉着、老练,一点都不害怕。”听他这样说,我心里特别感谢神,是神加给我胆识,让我在警察面前没有胆怯、害怕。同时,我心里又特别气愤:“你们利用手里的权力迫害宗教信仰,无故抓捕、残害信神的人,无法无天,天理难容,我信神走正道,又没犯法,为什么怕你们?我决不会屈服于你们这伙撒但邪恶势力!”于是我反驳说:“什么地方不好玩,没事我往这里跑?你这是冤枉我!你们再怎么逼供、栽赃都没有用!”那警察头目听了,气得鼻子都要冒烟了,大骂着说:“你就是死鸭子嘴硬,你不说,是吧?我判你三年,看你老不老实,我叫你再嘴硬!”我听了更是气愤,朝他们大声说:“我还年轻,三年算什么,一晃我就出来了。”那警察气得“噌”的一下站起来,对旁边的警察甩下一句:“我审不了啦,你们审吧!”然后摔门走了。那俩警察也没再审我。看着警察落败的样子,我心里很高兴,一个劲儿地感谢神!第二次提审时,警察又换了一个花招,一进门就假意关心我说:“你进来都这么长时间了,你家里人怎么也不来看你呀?他们肯定是不管你了,要不你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他们来看看你。”我当时一听心里酸酸的,很难受,感到自己很孤独、无助,想家想父母,想早点出去,想着想着眼泪不由得在眼眶里直打转,但我不想当着这帮恶警的面掉眼泪,我就在心里祷告神:“神啊,现在我心里很难受,很痛苦,求你帮助我,我不想让撒但看到我的软弱,但我摸不着你的心意,求你开启引导我。”祷告后,我心里突然闪出一个意念:这是撒但的诡计,他们让我通知家里人,无非就是想让我家人拿钱来赎我,他们好得到钱财,要是他们知道我家人也都信神,肯定还会趁机抓捕他们。这些警察真是诡计多端,如果不是神的开启带领,也许我就给家里打电话了,那我不就当犹大了吗?我暗暗在心里向撒但宣告:“可恶的撒但,我偏不让你的诡计得逞!”我若无其事地说:“我不知道家里人为什么不来看我,你们想怎么对待我无所谓!”警察拿我没办法,从那之后再没有提审过我。

一个月过去了。一天,我舅舅突然来看我,说他正在想办法,过几天我就可以出去了。走出会见室,我心里特别高兴,以为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终于可以再见到弟兄姊妹和亲人了,我做梦都盼着舅舅来接我,每天都竖着耳朵听管教来叫我出去。一周后管教来叫我了,我特别高兴,心好像都要跳出来一样。可是当我来到会见室,看到舅舅,他却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沮丧地说:“他们已经定案了,判了你三年。”我一听,当时就蒙了,大脑一片空白,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后来舅舅说了什么,我好像也听不到了。从会见室出来,我的双腿像灌满了铅,每一步都特别沉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监室的。到了监室,我整个人都瘫倒了,心想:“这一个多月我每天都度日如年,那长长的三年要我怎么熬过去呀?”我越想越痛苦,越想越感到前方一片迷茫,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原以为我是未成年人,绝对不会被判刑的,顶多关几个月,再痛再苦挺一挺、忍一忍就过去了,没想到竟然判了我三年。我来到神面前,向神诉说:“神啊!我知道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可现在我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我快要崩溃了,感觉自己难以承受三年的牢狱之苦。神啊!求你向我显明你的心意,也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顺服下来,勇敢地接受这个事实。”祷告后,我想起神的话:“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力量,我愿意从心里顺服下来,不管临到什么环境,受多大的苦,我都决不埋怨神,一定要为神站住见证。两个月后,我被押送到了劳教所,当我接过判决书签字时,发现三年的刑期改成了一年,我心里不住地感谢神,看到这一切都是神在主宰摆布。

在劳教所里,早上很早我们就要起来干活,每天的工作任务严重超量,天天都得加班加点地干,有时甚至几天几夜连轴转。有的犯人生了病需要输液,还得把液体下滴速度调到最快,输完后马上就被带到车间继续干活,多数犯人来这以后都患上了一些很难治愈的病;有的人干活慢,经常受到狱警的辱骂,那些话简直难以入耳;有的人干活时违了规,就要被上刑,比如“上绳”,就是让人跪在地上,双手从后背用绳子绑上,提到脖子上;有的就像拴狗一样用铁链绑在树上,狱警还用皮鞭狠劲地抽打;有的人忍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想绝食抗议他们的暴行,狱警怕这些犯人死掉没人给他们赚钱了,就把他们的手脚都用手铐铐上,再死死地按住其身体,强行插胃管灌浆。像这样暴力、血腥的事每天都在劳教所发生,让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共产党就是撒但的化身,是最大的鬼头魔王,它统治下的监狱就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记得在警察审讯我的办公室墙上赫然写着“不准随便打人、滥用私刑,更不能屈打成招”,而他们所做的却完全相反,对我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都能这样随意殴打、滥用私刑,而且因为我信神就判我劳教。这一切让我看清了共产党外表粉饰得特别正义,实际上都是蒙骗百姓的花招,真是卑鄙无耻。正如神的话说:“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哪里懂得人间之事?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八》)

经历了这次抓捕、迫害,我对这段神的话有了一些真切的认识与体会,看到共产党的确是一伙仇恨神、抵挡神的恶魔集团,在这个撒但政权的压制下活着和在人间地狱没什么区别。我没有步入过社会,但这一年的牢狱生活让我看到了世间的黑暗与邪恶,见识了人心的恶毒、奸诈。同时,我也对正与反、善与恶、伟大与卑鄙有了分辨,看清了撒但是丑陋的、邪恶的、凶残的,唯有神对人类是爱、是拯救。现在回想起来,在这段牢狱生活里,虽然我肉体受了一些苦,但神用他的话语带领、引导我,使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长了一些分辨,对神有了一些信心和顺服,生命得以长大,这样的苦难试炼是神对我特别的祝福。感谢全能神

上一篇: 神爱坚固我的心
下一篇: 神话引领铸见证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背叛神”的实际所指

神的心意是让人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可我在尽本分中只注重多作工,追求在教会能有高的地位;神要求人能忠心尽本分,在临到难处时能体贴神的心意,背叛肉体实行真理,可我在尽本分中总是图省心省力,应付糊弄欺骗神,面对难处只知体贴肉体,喊苦喊难,消极怠工,甚至还想以撂挑子来解脱。

我找到了认识神的途径

神的话说:““认识神得借着读神的话,认识神的话。有人说:‘我也没见过道成肉身的神,该怎样认识神呀?’其实神的话就是神性情的发表,从神的话当中可以看见神对人类的爱,神对人类的拯救,神拯救人的方式……因为话是神发表出来的,不是借着人写出来的,是神自己亲自发表出来的,神自己发表自己的说话,发表自己的心声。”

我看清了自己的真实身量

当人作工说话或个人灵修祷告时便对一个真理突然透亮了,其实,人所看见的只是圣灵的开启(当然这开启与人的配合也有关系),并非个人的真实身量,当人再经历一段,使人遇到许多实际难处,在这个情况下,人的真实身量才显明了……

我体尝到神的救恩

“我也没告诉说你们没前途了,更没告诉要把你们灭了,要让你们沉沦,我这样公开宣布了吗?你说没希望了,这还不是你自己定规的吗?不是你的精神作用吗?你自己定规的能算数吗?”“你看不见神的公义性情,对神总是误解,扭曲神的意思,导致自己总是悲观失望,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