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出问题不是揭短

2023年2月11日

中国陕西 谢恩

我从小就受老师和母亲的言传身教,知道了一些为人处世之道,比如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抬手不打笑脸人”“溜须总比骂人强”等等。我凭着这些处世哲学活着,与人相处从来不得罪人,人缘挺好,朋友比较多。信神后,我与弟兄姊妹相处也是这样,看到谁有什么问题我从来不说,就怕得罪人。后来通过看神的话,我的观点有了一些扭转,也找到了一些实行的路途。

去年5月份,我在教会负责文字工作。在与教会带领张静姊妹的接触中,我发现她每天只忙些事务工作,对于带领该作的本职工作,比如说文字工作、福音工作,她都很少作,我就提醒她得注重本职工作,这些事务工作可以安排别人去作。她听了有些不高兴,勉强地答应了一声。我心想:“初次见面我就点她的问题,她会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觉得我太狂了,不好相处呀?”我就没再说什么了。后来,我看到张静还在忙事务工作,我心想:“这些事情可以安排别人去做呀,她怎么总在这些事上花费时间呢?”我就再次提醒她得以本职工作为主,她当时就不太高兴地讲了一些理由。看到她这样,我心想:“我好心提醒,她还不乐意,这以后还是少说为佳,免得伤了和气。”过了几天,我约张静和另一个姊妹见面沟通文字工作,因为接待家临时有事,我们就只能在大街上等。我看到张静在路上跟姊妹交通,我心想:“现在共产党疯狂地抓捕基督徒,大街上到处都是电子眼,这样很不安全。”我就想给她提一提,可是话到嘴边,我有些犹豫了,“前两次给她提建议,她已经不高兴了,我要是再说,她不接受,再把我怼回来,那我的脸往哪儿搁呀?再说,我只是负责文字工作,我要是老给她提建议,她会不会觉得我管得太宽了,是故意挑她的毛病、揭她的短呢?要是因此对我产生成见,以后怎么配搭作工作呀?算了,我把自己分内的工作作好就行了,手别伸得太长了。”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也受责备,我意识到自己的观点不对,但是也没有背叛自己,只是简单地跟张静提醒了一下。过后我发现,张静每天还在忙事务,不注重福音工作、浇灌工作。看到她不作实际工作,再这样下去,教会工作就要受亏损,我就想再次指点她的问题,给她交通这样做的性质、后果,但要去找她交通时,我又退缩了,心想:“之前我已经给她提了几次建议了,她都有些不高兴,要是再找她交通,点她的问题,说她这样做是假带领的表现,她会不会更讨厌我,认为我总是揭她的短,对我产生成见?要是我们的关系闹僵了,以后还怎么配搭作工作呀?”我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勇气给她交通指点。

后来灵修的时候,我看了一段神的话:“尽本分不负责任、应付糊弄,做老好人,不维护神家利益,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狡猾,是撒但性情。人的处世哲学里最突出的一条就是狡猾,人认为不狡猾容易得罪人,不狡猾不能保护自己,非得足够狡猾,谁也别伤着、谁也别得罪,这样就能保护自己,就能保住饭碗,就能在人群里站稳脚跟了。外邦人都凭撒但哲学活着,都做老好人,谁也不得罪,你来到神家,读了神的话,也听了神家的讲道,为什么不能实行真理说心里话、做诚实人?为什么总是做老好人呢?老好人只维护自己的利益,不维护教会的利益,看到有人作恶损害教会的利益也不管,就喜欢当老好人,谁也不得罪,这就是不负责任,这样的人太狡猾,不值得信任。《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神的话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表现,我就是这样的不负责任,为了保住自己的脸面地位,我处处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丝毫不实行真理,不维护教会工作。想到自从跟张静接触以来,看到她作为教会带领不作本职工作,我只是简单地给她提一提,看她不高兴还讲理辩解,我就担心她会对我产生成见,以后不好相处,我就不再说了。看到张静不考虑环境与姊妹在大街上交通,我很想提出来,但是怕她说我总揭她的短对我不满,我只是不疼不痒地提醒了一下。尤其看到张静不作实际工作,不注重交通真理帮助弟兄姊妹,对教会的关键工作她也不管,我很想跟她交通,揭露她这样做事的性质,可是想到前几次点她的问题她已经不高兴了,我要是再说,怕她更讨厌我,那就把她彻底得罪了,以后就不好相处了。为了维护与张静之间的关系,明明知道她不作实际工作,我也不揭露检举,就装聋作哑,眼睁睁地看着教会工作受亏损,我真的是太自私、太不负责任了!我作为教会中的一员,看到带领工人做事违背原则,就应该提出来交通帮助,这不是手伸得太长或者是流露狂妄性情,而是维护教会工作,是合神心意的。神的话明确地说:“监督带领工人是神选民的责任,神选民监督带领工人完全合乎神的心意,因为带领工人都有败坏性情,如果没有监督,不但对带领工人不利,还会直接影响到教会工作。《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可是我丝毫不寻求神的心意,我认为我只是负责文字工作,我把自己分内的工作作好就行了,张静工作作得好坏跟我没有关系,我只要维护好跟她之间的关系就行了,看到我心里根本就没有教会工作,我考虑的都是自己的脸面地位。我明明知道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可是需要我实行真理、坚持原则,维护教会利益的时候,我退缩、逃避了,活得真是卑鄙龌龊,没有一点儿人性!认识到这儿,我感到很懊悔自责,我就向神祷告愿意实行真理。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在教会中站住我的见证,坚持真理,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要黑白混淆。对撒但就是要争战,就是要彻底打败它,使它不得翻身。对我的见证要豁出一切来维护,这是你们做事的宗旨,不要忘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一篇》看了神的话,我更有了实行真理的心志了。随后我就找到张静,把她身上的问题点了出来,揭露她不作实际工作,也交通了她这样做事的性质、后果。张静也意识到自己走的道路不对,愿意接受扭转。我感到很蒙羞,要是我早点把姊妹的问题揭露出来,她就能及时寻求真理解决问题了。没过多久,张静因为有环境隐患暂时停止尽本分了。但是想到自己能给她提出来,心里也不留遗憾。

本以为我在这方面有些进入了,可再遇到这类事时,我还是没能实行出真理。一段时间后,我到另一处教会跟弟兄姊妹聚会,一个姊妹情形不好,说了一些释放消极的话搅扰人心,组长李欣不但不交通解决问题,还随着她一起说。我心想:“李欣这问题有些严重呀,我得给她指点出来,好好交通交通。”可是转念又一想:“初次见面我就点她们的问题,她们会不会脸面上过不去呀?要是她们不接受,再给我怼回来,那我岂不是很难堪?”我就没有直接点她们的问题,而是轻描淡写地说,“咱们得说对别人有造就的话,不能散布消极”,边说我边观察大家的表情。见大家有些不高兴了,我心想:“是不是我说话太直了,人家不爱听对我有不好的看法了呀?”紧接着,那个姊妹就不太高兴地辩解说:“我说的都是实情,怎么能是散布消极呢?”我本来还想再交通交通的,但是看她没接受,我就没再说了。随后的几天,我发现李欣尽本分很被动,让她做什么都是喊难叫苦,得交通一阵才有些扭转,我就想点点她身上的问题。可是要去找她交通的时候,我又有些犹豫了,“这刚跟李欣接触,我就一个劲儿地点她的问题,她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不好相处,总把眼睛盯在她身上,揭她的短哪?要是把她得罪了,以后我还怎么作工作呀?可是不交通吧,我心里不踏实,李欣是组长,她的态度、观点要是不扭转,肯定会拦阻教会工作。”于是我就轻描淡写地点了下她的问题。李欣听后没接受,还辩解表白。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就没再说什么。后来,上层带领约我们聚会,我说了自己这段时间的情形,带领给我读了一些神的话,然后交通道:“发现问题得及时交通解决,如果实在解决不了,可以向上反映寻求,但不能置之不理或应付了事。如果看到问题也不交通揭露,只注重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这是凭着处世哲学活着,是老好人,也属于不作实际工作,应该好好反省认识自己为什么实行不出真理。”晚上,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到一直以来,我看到别人身上有什么问题都不说,总是做老好人,谁也不得罪,这样下去很难实行出真理呀。我就向神祷告:“神哪!我看到别人的问题总不敢指点出来,到底是受什么东西拦阻,该怎么解决呢?求你开启带领我。”

第二天灵修的时候,我看了一段神的话:“处世哲学中有一条是‘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就是为了维护好朋友这一层关系,即使看透了对方的问题也不能说透,守住不打脸、不揭短的原则,互相欺骗、互相隐瞒、互相玩阴谋,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对方是个什么人也不明说,采取狡猾的方式维护这层关系。为什么要维护这层关系呢?就是不想在这个社会中、在人群中树立敌人,使自己常常置身于危险的境地。因为你知道揭了对方的短处、伤害到对方之后,他会成为你的仇敌,会危害到你,你不想把自己置身于这样一种环境中,所以就采取一条这样的处世哲学——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从这一点来看,人与人之间如果是处在这样一种关系中,算不算真朋友啊?(不算。)不算真朋友,更够不上知心人了。那这层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是不是一种基本的社会关系?(是。)在这种社会关系下,人与人之间不能谈心,不能深交,不能无话不说,不能把自己的心里话、自己所看到的对方的问题、对对方有益处的话说出来,而是挑好听的说,讨好对方,不敢说真话,不敢坚持原则,避免别人产生敌对的想法。当没有人威胁到自己的时候,自己活着是不是就相对自在、平安一些?人提倡‘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句话是不是就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是。)这很显然是一种带有防备人的弯曲诡诈的生存之道,目的就是为了自保。人这样活着没有任何的知心人,没有任何无话不谈的亲密朋友,人与人之间就是互相防备、互相利用、互相耍手段,各取所需,是不是这样?‘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的目的归根结底就是为了不得罪人、不树敌,以不伤害他人来保全自己,是为了自己不受到伤害所采取的手段、方式。从这几方面的实质来看,对人的德行提出的‘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一条要求算不算高尚、算不算正面啊?(不算。)那它对人的教导是什么?就是你不要得罪任何人,不要伤害任何人,否则的话,最后受伤害的是你自己;另外,也不要相信任何人,任何一个你要好的朋友在你伤害了他之后,这种朋友关系就开始悄悄转变了,他就会从你熟悉的、要好的朋友变成你的陌路、你的仇敌。这么教导人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即使你这样做了,没有树敌,还减少了几个仇敌,就能让人佩服、赞成,永远交你这个朋友吗?这就完全达到德行的标准了吗?这充其量是一种处世哲学罢了。《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八)》揣摩着神的话我认识到,我看到弟兄姊妹的问题不敢提,主要就是受“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这些撒但哲学的败坏、毒害,撒但把这些哲学、毒素灌输给人,使人与人之间不能坦诚相待,不能说真话,都互相防备、猜测,看到对方有什么问题就不能指点出来,得说好听的话、恭维的话,不然就会树敌,就无法在人群中站立得住。所以,我在与人相处时,为了不树敌,即使看到别人的问题我也不说,就采取“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种狡猾的处世方式,来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想到我来到这处教会,看到姊妹释放消极,李欣作为组长不但不制止还随着一起说,我本想指出她们的问题,但是怕伤了她们的面子,我就避重就轻地说了些劝勉的话,边说还边察言观色,就怕伤了和气;看到李欣对工作抵触,我犹豫再三,给李欣提了一点儿,见李欣没接受还辩解表白,我想揭露解剖她这种性质,但是怕她说我总是揭她的短,把她得罪了以后我来这个小组不好作工作,我就不再说了。我明明知道这几个姊妹的问题,也知道她们这样下去后果严重,但是为了让人不反感我,能够在人群中站稳脚跟,我就不敢实话实说,不敢把问题的实质说透,结果耽误了工作。我看到有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的事发生不交通制止,而是凭着撒但的处世哲学活着,就怕得罪人,就充当老好人,睁一眼闭一眼,这也是在充当撒但的帮凶,是作恶抵挡神哪!我把撒但的处世哲学当作生存法则,看到别人身上存在问题也不指点帮助,对人总有防备,对谁都没有真心话、实话,特别的圆滑诡诈,没有一点儿正常人性,我这样的活出让神厌憎啊。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对撒但是怎么败坏人的又有了一些认识。神话说:“传统文化与处世哲学的实质到底是什么?首先可以肯定,这些东西绝对不是正面的,它是从人的败坏性情里产生的,是来源于撒但的。它给人类带来的是什么?带来的是迷惑,带来的是败坏,带来的是捆绑、是辖制,这是确定无疑的。它给人类带来的都是负面的影响、负面的作用,那它是不是真理?(不是。)它不是真理,人类还把它供奉为真理,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受迷惑了。人因为没经过神的拯救,不明白真理,没听过神对这类话、这类事准确的说法,最后人就把观念中认为相对正确的、好一点的、合自己心意的思想观点接受进来了,这些东西就先入为主了,人一直就持守这些东西几百年、几千年,这些传统文化属于撒但哲学的东西早已扎根在人心里了。它迷惑、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你们如果不接受真理就会一直受它的迷惑、影响。……人类被这些传统文化熏陶着、麻痹着、败坏着,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就是人类被传统文化迷惑着、束缚着、捆绑着,就自然产生了一种学说、一种精神,人类就去倡导它、传扬它,去广泛地传播让人接受,最终它俘获了所有人的心,让所有人都认可了这种思想与精神,所有人都被这种思想败坏了。败坏到一定程度,人就不再有是非观念,不再想去分辨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也不再愿意去分辨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甚至到有一天,对自己到底是不是人都不清楚,有许多变态的人对自己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了。就这样的一个人类,离灭亡还有多远?这个人类比起挪亚时代的人怎么样呢?是不是更邪恶了?已经邪恶到顶峰了,邪恶到有些事都不能听,听完就恶心。人都变态到一定程度了,人的肉体外表看着是个人形,其实心里所想的东西都不是人该想的,都已经变态了,回不了头了。……撒但的哲学法则、撒但的思想与所谓的精神把整个人类都迷惑、败坏了。迷惑、败坏到什么程度?人都把撒但的谬论鬼话当作真理接受了,都供奉撒但、跟随撒但了,却听不懂神的话、听不懂造物主的话了。无论造物主说了哪些话、说了多少话,说得多么明白、实际,人都听不懂了、听不明白了,都是麻木痴呆,思想、神经都错乱了。是怎么错乱的?是撒但搅乱的,撒但把人彻底败坏了。《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附篇一 什么是真理》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这些撒但哲学太坑害人了。要不是神把这些揭示出来,我对这些撒但哲学没有一点儿分辨,甚至还认同这些观点。特别是上学的时候,我凭着这些撒但哲学活着,处处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老师、同学都很喜欢我,我就觉得这些就是为人处世的法则,把这些当作正面事物了,当作生存之道了。信神后,我与弟兄姊妹相处还是凭着撒但哲学活着,看到弟兄姊妹做事违背原则,打岔教会工作,我想揭露解剖他们的问题,可是怕把人得罪了被人讨厌、反感,走到哪儿都不受欢迎,因此,我怎么也不能实行真理,实话实说。弟兄姊妹在一起相处,本该以诚相待,看到谁身上存在什么问题,或者做事违背原则,应该凭着爱心提出来交通帮助,这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有益处,对教会工作也有利,这是正面事物,是合神心意的。可是我被撒但哲学迷惑,把给弟兄姊妹指点问题当作了反面事物,生怕给别人指出问题,让别人对我有看法,对我就没有好印象了,这归根结底,我不把别人的缺少指出来,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为了在别人心中留一个好的形象。看到撒但利用这些处世哲学扭曲了我的思想,使我是非不分、黑白颠倒,分不清正反面事物,不能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利益,凭着撒但处世哲学活着,只能是坑人害己,最终抵挡神,遭神惩罚。

我还认识到我里面还有一个错谬的观点,我总认为指点别人的问题就是揭人的短,就是得罪人,神的话把这方面的问题交通得很清楚。全能神说:“人说话、做事应该根据什么?根据神的话语。那神对人说话、行事的要求标准是什么?(对人有造就。)对了。最基本的你得说真话、说实话,让人得益处,起码得对人有造就,别欺骗,别迷惑,别奚落,别讽刺,别挖苦,别嘲笑,别辖制,别揭短,别伤害,这些才是正常人性的表现,是人性的美德。神有没有告诉你说话用多高声调?有没有要求你用标准语?有没有要求你用华丽的词藻、用高尚文雅的语言方式啊?(没有。)丝毫没有这些外表的、虚伪的、虚假的、不实惠的东西,神要求的都是正常人应该具备的,都是人言语行为的标准、原则。不管人生在什么地方、说哪种语言,总之,你说出来的话,那些用词、那些内容得对人有造就。有造就指什么说的?就是让人听了感觉真实,能明白真理,得着益处、得着帮助,不再困惑,也不受人迷惑了。所以,神要求人说话得说真话、说心里话,别欺骗,别迷惑,别奚落,别讽刺,别挖苦,别嘲笑,别辖制,别揭短,别伤害。这是不是说话的原则?这里别揭短指什么说的?就是别抓把柄,别抓住人的过失或者短处论断、定罪。这是起码应该具备的。那在积极方面,说对人有造就的话有哪些表现?主要有鼓励、开导、引导、劝勉、体谅、安慰,另外,有些特殊情况,还需要直接揭露别人的错误,实行对付修理,让人明白真理有悔过之心才能达到果效,这样实行对人太有益处。这是不是真实的帮助啊?这是不是对人有造就的?……总之,说话的原则是什么呢?就是说心里话,说真实经历、真实看法的话,这才是对人最有益处的话,是能供应人、帮助人的话,是最积极正面的话。那些虚假的话,不能让人得益处、得造就的话坚决不说,防止对人造成伤害、把人绊倒,导致人落入消极产生一些负面作用。要说积极正面的话,争取达到最大限度地帮助人,使人得到益处、得着供应,对神产生真实的信心,让人通过你对神话语的经历与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能够得到帮助,有大的收获,能明白经历神作工、进入真理实际的路途,使人有生命进入,生命得以长大,这就是说话有原则、对人有造就达到的果效。《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三)》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亮堂了:揭短是指抓人的把柄论断、定罪,是带着存心攻击人,而看到弟兄姊妹做事违背原则,给他们点出来交通解剖问题的性质,这对人是帮助,不是揭短。神要求弟兄姊妹在一起相处要彼此相爱、坦诚相待,在生命灵里互相扶持供应,看到对方有什么缺少或者存在哪些问题,能够提出来交通真理帮助解决,能及时指点纠正。因为有时候我们凭着败坏性情活着自己还没有知觉,就需要别人帮助指点,这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有帮助,对教会工作也有利。看到我以前认为的指点别人的问题就是揭短,这个观点太荒唐、太谬妄了,根本就不符合真理啊。

后来,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话:“神选民起码应该具备良心理智的标准,按照正常人性的标准去与人交往、相处、办事,当然,能达到按照神所要求的真理原则来实行这是最好的了,这能满足神哪。那神要求的真理原则是什么呢?就是在人消极软弱的时候能够体谅人的软弱、消极,能够关心人的难处、痛苦,然后能询问、帮助、扶持,给人读神的话来帮助人解决问题,使人不再软弱,把人带到神面前。这是不是合乎原则的实行方式?这种实行方式是合乎真理原则的,当然,这种关系更是合乎原则的。对于有些人故意打岔搅扰或者尽本分故意应付糊弄,你看见了也能按照原则办事,能够给他提出来,进行指责、帮助,这就合乎真理原则了。如果你置之不理,或者纵容他、包庇他,还说好听的话夸耀、表扬他,尽说假话糊弄人,这些做法,这些与人交往、处事的方式以及处理问题的方式,很显然是不符合真理原则的,是没有神话作根据的,那这些做法,这些与人交往、处事的方式很显然是不正当的。《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看了神的话我也明白了,与弟兄姊妹相处得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原则对待。发现弟兄姊妹做事违背原则,或者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应该站在神一边,维护神家利益,及时提出来交通真理指点帮助,不能置之不理或者掩盖、纵容、包庇。另外,看到弟兄姊妹的问题不能只是口头上劝勉,应该根据神的话交通神的心意,把问题的实质点出来,使弟兄姊妹能够认识到自己所流露的败坏,在神的话中找到实行的路途,向神悔改,这样做才合神的心意。明白了这些,我不愿意再凭着撒但的处世哲学活着了,愿意注重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后来,再见到李欣,我就结合相应的神话语给她交通,把她这样做事的性质、后果都点了出来,李欣也愿意接受、扭转。

随后,我再与弟兄姊妹相处时看到对方有什么问题,我就在心里跟神祷告,揣摩该怎么交通能够帮助到对方。记得有一次,我到一个小组聚会,一个姊妹工作果效不好,她不反省认识自己,不查找自己工作上的偏差,而是一个劲儿地埋怨弟兄姊妹做得不好,嫌弃弟兄姊妹素质差,我就想给她交通指点她的问题,但是想到她性情比较狂妄,不容易接受别人的建议,我要是说了,她能不能接受?会不会对我有不好的看法呢?我就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实行真理的勇气。想到我既然发现了问题,就不能再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得注重实行真理。于是,我就结合相应的神话语给她交通,说她嫌弃、定规弟兄姊妹是性情太狂妄没理智。没想到她一时接受不了,背着包哭着离开了。我当时就感觉很尴尬,但是想到自己存心对,实行真理就不能怕得罪弟兄姊妹。到了下一次聚会的时候,姊妹敞开心谈了她回去以后是怎么反省认识自己的,说她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但冷静下来后知道这样的指点对她的生命进入有益处。事后,她也认识到自己性情太狂妄,不能公平对待弟兄姊妹,愿意扭转,并感谢我对她的帮助。她还说以后大家看到她有什么问题就给她点出来,她愿意接受。听她这样说,我心里很感动,在心里默默地感谢神。通过这件事我也意识到,给弟兄姊妹指点问题帮助人,得注意方式方法,因人而异。有些人虚荣脸面太重,当众点他可能接受不了,那就聚会结束后单独找他交通,只要能把真理交通明白,把问题解决了就行。另外,我也明白了,追求真理的人,即使给他指点问题后,他可能会因着虚荣脸面一时接受不了,或者为自己辩解几句,但是过后能反省认识,能接受,对于这样的人就得正确对待,不能因着对方一时为自己辩解几句,该交通的就不交通了,对待人得根据真理原则,不能凭败坏性情维护个人的利益。但是如果碰到给指点问题不接受还能反目成仇的人,证明他们是厌烦真理、不喜爱真理的人,也不是真心信神的人,对于这样的人就得分辨弃绝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经历我体会到,根据神的话看人看事、做人做事,活得轻松释放,心里踏实平安。虽然现在我进入得还很浅,但我知道路途了,接下来愿意继续按着神的要求实行。

上一篇: 家庭逼迫中的抉择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对不思进取的反思

韩国 方晴 那是2018年的9月份,我刚开始操练制作视频。为了能尽快胜任这个工作,我努力地学习业务。通过一段时间的操练,我的技术提高了,做出的视频也达到了一些果效,我觉得自己已经能担起这个工作了,就活在了自满自足的情形中。我也知道应该把本分尽好,可一想到做好视频不仅需要掌握原则、…

追求高位 前途“无亮”

常 新 信主的时候,我独自扶持一片教会,那时候常会听到弟兄姊妹说:“你这么年轻,素质又好,为神花费付出那么多,将来得的冠冕肯定是最大的。”看到弟兄姊妹都特别仰望、崇拜我,我觉得很有成就感,常常想:“现在我牧养浇灌这一片教会,将来在天国里我就能管十座城或者五座城,我就是千夫长、百夫…

神的话语使我觉醒

山东省 苗晓 以往,我总认为神话语说的“从白色大宝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是指那些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后又退去的人,在我认为,他们都是不愿接受审判刑罚之苦的人。因此,每当看到有的弟兄姊妹因某种原因退去时,我心中就对其充满了鄙视,心想:“又是一个从神白色大宝座前逃走的傀儡、叛徒,就等着受…

这一次选择,我不后悔

中国河南 小原 从小我学习成绩就比较优异,考试经常是班里的第一名,每次考试成绩一出,我的名字和照片就出现在学校的光荣榜上。看着老师望着我时那满意、赞许的笑眼,听着身边同学们的羡慕与夸赞,我心里乐开了花,感觉十分的光彩。回家时,街坊邻居见了我打招呼的问候语就是:“这闺女学习好啊,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