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中奋起

韩国 奋起

以前我没信神的时候,接受的全是共产党的教育,总想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后来我考上研究生,又做了律师,就觉得自己是人群中的佼佼者,无论走到哪儿,都爱显露自己让人高看,无论做什么事,总想让人听我的。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狂妄自是,还觉得自己不错。信神以后,我读了许多全能神的话,才对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点认识,看到自己不但有野心、欲望,还特别自高、自是,有时说话做事不愿与人商量,总想自己说了算,虽然认识到了,也没有觉得是大问题。有一次,我看到神的话说“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我就琢磨: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那要是人性好的人,能顺服神的人,还需要性情变化吗?性情变化到底指什么说的呢?我能撇弃婚姻、放弃工作,选择为神花费,这不是顺服神的表现吗?所以那几年尽本分我都是在凭热心做,也不懂得生命进入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什么是性情变化,一点生命经历都没有。直到经历一次严厉的修理对付之后,我才反省自己,看到自己的本性太狂妄,临到事不寻求真理,不注重实行神的话,对神没有一点顺服,我这才对神说的“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这话有了一点真实的体会。

跌倒中奋起

2014年,我因信神被中共追捕逃亡到海外。弟兄姊妹看我热心大,素质好一些,就推荐我做了教会带领,我还经常被教会推荐在一些活动上发言,接受记者采访,这些就成了我的资本。我本来就挺狂的,有了这些资本就更狂得没边了,总觉得自己是教会里不可多得的人才,是干大事业的,弟兄姊妹提出要商量一些在我看比较小的事情,我就不想搭理,觉得他们小题大做。有时候弟兄姊妹多问几句,我还挺不耐烦的,心想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问,所以回答的时候语气就很生硬,要是再问多了我还会烦躁,就带着不耐烦的口气质问、指责、教训弟兄姊妹。其实这样做的时候,我心里也感觉不合适,觉得会给弟兄姊妹带来伤害,虽然也会有些自责,但当我活在狂妄性情中的时候,这一点儿自责的感觉很快就没了。在负责的工作上,我也总想自己说了算,和弟兄姊妹一起商量事,只要听到跟我不一样的观点,就不加思索地给人驳倒,甚至把别人的建议贬低得一无是处,就想让一切工作都顺着我的意思来。工作中的问题我也很少拿出来跟同工们商量、寻求,我觉得自己尽本分这么长时间也积累了很多经验,遇到问题自己分析、判断就能看个差不多,他们对业务也不懂、不熟悉,还能比我有高见吗?能比我看得透吗?这样的商量不是走过程、浪费时间嘛!渐渐地,我就不愿意跟同工们商量了。带领了解我工作的时候,我也觉得挺麻烦,挺抵触,就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监督、提醒。我能感觉到这样的情形不对劲,同工也提点我,说“你太狂妄自是了,你就是不愿意跟人配搭,不愿意接受别人的监督,也不愿意别人插手你的工作”。这样的对付没有引起我的重视,我觉得自己是有些狂,生命进入差一些,但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本分又没耽误,况且一些重要的工作还得我去处理,就好像少了我这些工作没人能作一样。我把自己看得挺高,所以对弟兄姊妹的提点就不以为然,还觉得我是因为有资本才狂的,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生命性情变化也有一个过程,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变的,眼前我还是先把本分尽好再说吧。

其实,我活在狂妄性情中心里也觉得不踏实,感到空落落的,有时作完一项工作我也在想:我得着哪方面真理了?我进入哪方面原则了?我的败坏性情有没有得着洁净呢?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没有,因为在尽本分的时候,特别是事情一多,我里面就满了火气,好像点火就着,自己根本控制不住;平时跟神祷告也是走走过程,就觉得跟神没有多少心里话说,看神的话也没有什么开启。我心里挺焦躁的,感觉扭转不了自己的情形,心离神越来越远了,就害怕被神离弃。这时我才迫切地向神祷告,求神拯救我。没多久,一场严厉的修理对付突然临到了我。

有一次,带领了解工作时,发现我在处理一笔教会钱财的花销上有问题,而且作决定的时候也没和同工、决策组商量,就问我:“涉及教会钱财花销的事上,你为什么不跟人商量啊?你自己就能决定吗?”我一下子就蒙了,心想为什么呢?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再去回想,其实那段时间我已经狂妄到没有什么理智了,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尽的本分是从神来的托付,得按着神的要求,根据真理原则来做,我应该有点理智,有什么事得跟同工、决策组一起商量,寻求真理,但我从来没想过,也没这个意识,就感觉这也不是什么看不透的事,有必要寻求、商量吗?带领还对付我狂妄没有理智,说教会的钱财是神选民献给神的祭物,必须根据真理原则正确使用,现在给祭物造成了损失,按照原则应该追究责任。当时我嘴上没说什么,其实心里也不太服气,觉得我也没贪占祭物,这个钱也用在教会工作上了,为什么还要追究我的责任呢?

之后,带领来聚会,结合神的话针对我的问题交通、解剖,我表面上也结合神的话认识自己,其实是借着交通神的话把我的埋怨、不理解都发泄出来了,讲了一大堆的理,意思是我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带领看我对自己没什么认识,还一个劲儿地辩解表白,在征得弟兄姊妹同意后,当场就把我的本分撤了,那时我心里也没有懊悔。接下来,带领又仔细问了这些花销的细节,我才发现有些花销的确不合适,尤其当看到查出来一笔一笔的损失,而且数额越来越大,是自己根本就承担不了的,我心里才感到害怕,开始回想自己在决策这些花销的过程中那种挥手扬言、不可一世的神态,那时我真是有些后悔了,没想到自己凭狂妄自是的撒但性情活着,竟然给教会带来了这么大的损失。那时,我高昂的头才不得不低下了,也有点儿恶心自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我做出来的事。

一次,我听到讲道交通中说:“现在有一些带领工人都信神十年二十年了,为什么一点儿真理都实行不出来,还能随从己意行事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观念想象不是真理吗?他们为什么不能寻求真理呢?他们为神花费,尽本分起早贪黑,不怕苦、不怕累,为什么信神多年办事还没有原则?尽本分都是随从己意,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看这些人做的事我都有点惊讶,这些人平时看着挺老实,也不是恶人,说话还挺文雅,没想到他竟能干出一些荒唐的事,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不寻求、不请示就敢一个人说了算,竟敢拍板定案,这是不是撒但性情啊?我碰到重要的事还得跟神说说,跟神寻求、请示。有时候神说的也不合我的想象,但是我得顺服,得按神的来。重要的事我都不敢自己做主,万一做错了怎么办?还是让神下断案吧。这点儿起码的敬畏神的心是带领工人应该具备的。但我发现有些带领工人胆子真挺大,什么事都敢自己说了算,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性情没有变化真是太危险了。当我跟神说这事时,神怎么说?‘人都不靠谱啊,别相信任何人,该培养的培养,但是不能给他权力,得多管教,多看着点,人不经几年的修理对付,不可能实行出真理的,要不是被成全的,不能托付大事。’神的话说得多明白呀。神家为什么要成立决策组?决策组就是几个人在一起商量、研究、决断一个事,这样就能避免一些大的差错、大的损失。可有的人就绕过决策组,自己说了算,你们说这是不是魔鬼撒但?凡是做事不经过决策组,就他一个人说了算的,都是魔鬼撒但,不管哪一级带领,他不经过决策组同意、不上报批准就私自做事,都是魔鬼撒但,必须淘汰清除。”(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这些话字字句句都扎在我的心上,揭露的就是我的情形,特别是听到讲道中说这样狂妄自大、任意妄为的人都是魔鬼撒但,必须淘汰清除时,我的头“嗡”的一下,就感觉自己被判死刑了,完了,不能蒙拯救了,看来我信神已经信到头了,信神的生涯就要画上句号了。想到这些,我特别害怕。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神挺恩待我的,我的学历、工作都不错,信神后在教会也一直尽比较重要的本分,弟兄姊妹也比较高看,我就把自己当成了神手中的小宝宝,是神家重点培养的对象,就算我有什么过犯神也会怜悯宽容的,从来就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神厌憎、淘汰。现在我才体尝到神的性情不容触犯,神家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绝不容许人胡作非为,在神家尽本分都得根据真理、根据原则,不是我想怎么信就怎么信,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现在大祸已经酿成了,乱花祭物是直接触犯神的性情,我想没有人能救我了,就只能等着被开除出教会了。

接下来的那几天,我每天早晨一睁眼感觉到的就是一阵恐惧,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不知道自己下一刻要去哪儿,那个时候真是害怕了,就感觉自己触犯了神的性情,没有人能救得了我。我只能祷告神,跟神说心里话:“神啊,我错了,我现在特别害怕,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以往我不认识你,没有敬畏你的心,在你面前张牙舞爪,狂妄得一点理智也没有,今天临到这样的修理对付,我看到了你的公义性情,我愿意顺服下来,在这个环境中学功课。神啊,求你别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连着几天,我就一直这样祷告。一天,我看到一首神话语诗歌:“临到什么事你都得有这样的认识:‘无论临到什么事这都是我达到那个目标其中的一个片段这是神作的我有软弱但我不消极我感谢神给我的爱感谢神给我摆设这样的环境我不能放弃自己的这个愿望心志我放弃就等于是对撒但妥协放弃就等于是毁自己放弃就等于是背叛神!’你得有这样的心无论别人说什么无论别人怎么样无论神怎么对待你你的心志不能变。”(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追求真理该有的心志》)当时就感觉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我反复地唱这首歌,心里就感觉有一点劲了。想想临到修理对付、被撤换本分这是神的刑罚,是为了让我反省自己,悔改变化,可我不明白神的心意,还误解神,认为神不拯救我了,就灰心失望、自暴自弃,真是太不可理喻了。神知道我身量小,在这个过程中会消极、软弱,还会失去追求真理的心志,就用话语安慰、鼓励我,使我明白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追求真理,失败跌倒这是达到蒙拯救必然经历的过程,只要能反省自己、寻求真理,经历过来生命就有长进了。从神的话中我感受到神的怜悯和良苦用心,心里很得安慰,也愿意振作起来勇敢地去面对。

后来,我就安静下来祷告反省自己,为什么我会失败跌倒,根源到底在哪儿?我看到神的话说:“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要解决人的作恶必须先解决人的本性问题没有性情的变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以前道理上我也承认自己狂妄,但对自己的本性并没有真实的认识,还活在观念想象里欣赏自己,觉得自己是因着有资本才狂的,甚至弟兄姊妹揭露我狂妄自大我也不以为然。现在看了神的话,我才认识到狂妄自大是悖逆抵挡神的根源,是典型的撒但性情,活在狂妄自大的本性里,作恶抵挡神那是身不由己。想想尽带领本分以来,我一直把自己看得很高,觉得自己什么事都会做,比谁都强,狂妄自大,不可一世,根本没有敬畏神、寻求真理的心。工作上的事我也不和同工商量,都是自己作决定,不但自己这么做,还主导组里的工作,要求别人也按着我的意思去做。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的想法、我的决断会不会错,有没有偏差,会不会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直到听到上面弟兄说,他遇到重要的事都要问问神,就怕万一做错了怎么办,得着神明确的答复才敢做事。上面弟兄有敬畏神的心,办事讲究原则,他都不完全相信自己,临到大事还寻求神,让神下断案。可我呢,没有丝毫敬畏神、顺服神的心,做事的时候也不寻求神的意思,就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这样做那样做,把我的意思当作真理,这不是自尊为大、自尊为高吗?不是典型的撒但性情吗?我像天使长一样妄想与神平起平坐,这已经严重触犯神的性情!认识到这些,我就感到这狂妄性情太可怕了,已经让我失去了理智,做了许多伤害人、得罪神的事,活出的都是鬼性。神是公义的,神不会让我这种充满撒但性情的人胡作非为搅扰教会工作的,今天我被撤换带领本分完全是咎由自取。想想我信神这几年,就凭着恩赐、凭着观念想象尽本分,很少寻求真理,到现在也没有进入神话实际,我真是太贫穷、太可怜了。我尽本分不寻求真理,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判断是对的,看到我心里根本就没有神的地位,没有敬畏神的心。今天我在本分上被显明,这是神对我的提醒、警示,如果我再不向神回转,最后临到的就是被淘汰下地狱的结局。这时我才真实感受到神的刑罚审判、对付修理对人都是保守,都是爱,有神的良苦用心,神审判刑罚不是恨人,而是为了拯救人脱离撒但权势、变化人的撒但性情。认识到这些,我心里对神就少了一些防备、误解,心想不管接下来临到什么样的环境,神怎么安排摆布,我都愿意顺服下来。

因着本分上还有一些善后的工作需要我去做,我知道这是一个悔改的机会,我得站好最后一班岗。在接下来的尽本分中,和大家一起商量工作时,我不敢再凭着狂妄性情自己说了算,也不那么相信自己了,而是让弟兄姊妹都发表观点,都监督我的工作。当大家观点不一致的时候,有时我还会狂妄自是持守自己,不愿接受别人的建议,但想到之前的失败跌倒和修理对付,心里就有些害怕,我就祷告神,有意识地否认自己,存着敬畏神的心与弟兄姊妹一起寻求真理原则,感觉这么尽本分心里挺踏实的,决策的结果也能经得起推敲。与弟兄姊妹商量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看事挺片面的,借着大家互相探讨、交流,在真理上、原则上、见识上都得到一些补足。尤其看到弟兄姊妹在看不透的事上能祷告神,寻求交通,我就想人家就不相信自己,我为什么不会寻求真理,总相信自己呢?我狂妄自大什么事都敢做,我败坏得这么深,这也不比弟兄姊妹强啊。从那以后,我就感觉自己虽然比弟兄姊妹有点知识,但依靠神的心比他们差多了,他们比我有敬畏神的心,比我能寻求真理,这方面就比我好得多,所以我再看弟兄姊妹就跟以前不一样了。我感觉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长处,都比我强,我没什么可狂的,就变得低调一些了,再跟弟兄姊妹相处,就不那么高高在上了,能融入到弟兄姊妹中间与他们和谐配搭了。善后工作处理完,我很平静地等待教会的处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带领看我临到修理对付没有撂挑子,对自己也有点认识,就让我继续尽本分,并指点了我尽本分中的问题。听到带领说“可以继续尽本分”,那时除了感谢神我真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经历这样一次显明,这样一次刻骨铭心的修理对付,我才对自己的撒但本性有了点认识,能够真实向神悔改,败坏性情也有了一些变化。但是这个代价太大了,我凭着败坏性情尽本分,给教会工作带来损失,理应遭到惩罚,但是神没有按照我的过犯对待我,还给我机会继续尽本分,这是神的怜悯和宽容啊!

每次想起这段经历,我都会因着自己曾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感到懊悔,深深地感受到了凭撒但性情活着给人带来的痛苦,对神揭示的“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这话认识得更实际一些了,更重要的是,我真实体会到神的刑罚审判、修理对付的确是神对人最大的拯救,是最真实的爱。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走中庸之道不是真正的好人

中庸之道就是歪道,凭它活着给自己带来的都是痛苦黑暗,甚至丧失良心、人格,让神厌憎、痛恨!只有实行真理做诚实人,凡事维护教会利益才是真正有良心理智的好人,这才符合神的心意,也是我该走的人生正道!

这才是真正的好人

“……如果信神不追求真理,即使外表没有什么过犯,也不属于真正的好人。不追求真理的人肯定没有正义感,也不可能达到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绝不可能站在神的一边,更谈不上与神相合了。没有正义感的人怎么能称之为好人呢?

排斥异己太恶毒

“做带领的人怎样对待不合己意的弟兄姊妹,怎样对待反对自己、完全和自己意见相反的人,这实在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应该谨慎对待。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没有真理进入的话,遇到这类事肯定会实行排斥打击,这种作法正是大红龙抵挡神、背叛神的本性流露。如果做带领的人是追求真理的人,具备良心理智的话,他会寻求真理,正确对待这事……”

解决应付糊弄才能尽好本分

经历过来,我真实地感受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已经失去良心理智,虽然外表也能撇弃花费,甚至在一些事上也能付点代价,但因没有得着真理生命,还是败坏性情在里面掌权。弯曲诡诈、唯利是图的本性时时支配我,做什么事都为了得利,尽本分总想偷奸耍滑糊弄神,丝毫意识不到一个受造之物最该做的是还报神爱、体贴神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