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中奋起

2020年7月1日

韩国 奋起

以前我没信神的时候,接受的全是共产党的教育,总想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后来我考上研究生,又做了律师,就觉得自己是人群中的佼佼者,无论走到哪儿,都爱显露自己让人高看,无论做什么事,总想让人听我的。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狂妄自是,还觉得自己不错。信神以后,我读了许多全能神的话,才对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点认识,看到自己不但有野心、欲望,还特别自高、自是,有时说话做事不愿与人商量,总想自己说了算,虽然认识到了,也没有觉得是大问题。有一次,我看到神的话说“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我就琢磨: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那要是人性好的人,能顺服神的人,还需要性情变化吗?性情变化到底指什么说的呢?我能撇弃婚姻、放弃工作,选择为神花费,这不是顺服神的表现吗?所以那几年尽本分我都是在凭热心做,也不懂得生命进入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什么是性情变化,一点生命经历都没有。直到经历一次严厉的修理对付之后,我才反省自己,看到自己的本性太狂妄,临到事不寻求真理,不注重实行神的话,对神没有一点顺服,我这才对神说的“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这话有了一点真实的体会。

2014年,我因信神被中共追捕逃亡到海外。弟兄姊妹看我热心大,素质好一些,就推荐我做了教会带领,我还经常被教会推荐在一些活动上发言,接受记者采访,这些就成了我的资本。我本来就挺狂的,有了这些资本就更狂得没边了,总觉得自己是教会里不可多得的人才,是干大事业的,弟兄姊妹提出要商量一些在我看比较小的事情,我就不想搭理,觉得他们小题大做。有时候弟兄姊妹多问几句,我还挺不耐烦的,心想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问,所以回答的时候语气就很生硬,要是再问多了我还会烦躁,就带着不耐烦的口气质问、指责、教训弟兄姊妹。其实这样做的时候,我心里也感觉不合适,觉得会给弟兄姊妹带来伤害,有些自责,但当我活在狂妄性情中的时候,这一点儿自责的感觉很快就没了。在负责的工作上,我也总想自己说了算,和弟兄姊妹一起商量事,只要听到跟我不一样的观点,就不加思索地给人驳倒,甚至把别人的建议贬低得一无是处,就想让一切工作都顺着我的意思来。工作中的问题我也很少拿出来跟同工们商量、寻求,我觉得自己尽本分这么长时间也积累了很多经验,遇到问题自己分析、判断就能看个差不多,他们对业务也不懂、不熟悉,还能比我有高见吗?能比我看得透吗?这样的商量不是走过程、浪费时间嘛!渐渐地,我就不愿意跟同工们商量了。带领了解我工作的时候,我也觉得挺麻烦,挺抵触,就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监督、提醒。我能感觉到这样的情形不对劲,同工也提点我,说“你太狂妄自是了,你就是不愿意跟人配搭,不愿意接受别人的监督,也不愿意别人插手你的工作”。这样的对付没有引起我的重视,我觉得自己是有些狂,生命进入差一些,但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本分又没耽误,况且一些重要的工作还得我去处理,就好像少了我这些工作没人能作一样。我把自己看得挺高,所以对弟兄姊妹的提点就不以为然,还觉得我是因为有资本才狂的,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生命性情变化也有一个过程,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变的,眼前我还是先把本分尽好再说吧。

其实,我活在狂妄性情中心里也觉得不踏实,感到空落落的,有时作完一项工作我也在想:我得着哪方面真理了?我进入哪方面原则了?我的败坏性情有没有得着洁净呢?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没有,因为在尽本分的时候,特别是事情一多,我里面就满了火气,好像点火就着,自己根本控制不住;平时跟神祷告也是走走过程,就觉得跟神没有多少心里话说,看神的话也没有什么开启。我心里挺焦躁的,感觉扭转不了自己的情形,心离神越来越远了,就害怕被神离弃。这时我才迫切地向神祷告,求神拯救我。没多久,一场严厉的修理对付突然临到了我。

有一次,带领了解工作时,发现我在处理一笔教会钱财的花销上有问题,而且作决定的时候也没和同工、带领商量,就问我:“涉及教会钱财花销的事上,你为什么不跟人商量啊?你自己就能决定吗?”我一下子就蒙了,心想为什么呢?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再去回想,其实那段时间我已经狂妄到没有什么理智了,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尽的本分是从神来的托付,得按着神的要求,根据真理原则来做,我应该有点理智,有什么事得跟同工、带领一起商量,寻求真理,但我从来没想过,也没这个意识,就感觉这也不是什么看不透的事,有必要寻求、商量吗?带领还对付我狂妄没有理智,说教会的钱财是神选民献给神的祭物,必须根据真理原则正确使用,现在给祭物造成了损失,按照原则应该追究责任。当时我嘴上没说什么,其实心里也不太服气,觉得我也没贪占祭物,这个钱也用在教会工作上了,为什么还要追究我的责任呢?

之后,带领来聚会,结合神的话针对我的问题交通、解剖,我表面上也结合神的话认识自己,其实是借着交通神的话把我的埋怨、不理解都发泄出来了,讲了一大堆的理,意思是我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带领看我对自己没什么认识,还一个劲儿地辩解表白,在征得弟兄姊妹同意后,当场就把我的本分撤了,那时我心里也没有懊悔。接下来,带领又仔细问了这些花销的细节,我才发现有些花销的确不合适,尤其当看到查出来一笔一笔的损失,而且数额越来越大,是自己根本就承担不了的,我心里才感到害怕,开始回想自己在决策这些花销的过程中那种挥手扬言、不可一世的神态,那时我真是有些后悔了,没想到自己凭狂妄自是的撒但性情活着,竟然给教会带来了这么大的损失。那时,我高昂的头才不得不低下了,也有点儿恶心自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我做出来的事。

一次,我听到讲道交通中说:“现在有一些带领工人都信神十年二十年了,为什么一点儿真理都实行不出来,还能随从己意行事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观念想象不是真理吗?他们为什么不能寻求真理呢?他们为神花费,尽本分起早贪黑,不怕苦、不怕累,为什么信神多年办事还没有原则?尽本分都是随从己意,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看这些人做的事我都有点惊讶,这些人平时看着挺老实,也不是恶人,说话还挺文雅,没想到他竟能干出一些荒唐的事,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不寻求、不请示就敢一个人说了算,竟敢拍板定案,这是不是撒但性情啊?我碰到重要的事还得跟神说说,跟神寻求、请示。有时候神说的也不合我的想象,但是我得顺服,得按神的来。重要的事我都不敢自己做主,万一做错了怎么办?还是让神下断案吧。这点儿起码的敬畏神的心是带领工人应该具备的。但我发现有些带领工人胆子真挺大,什么事都敢自己说了算,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性情没有变化真是太危险了。当我跟神说这事时,神怎么说?‘人都不靠谱啊,别相信任何人,该培养的培养,但是不能给他权力,得多管教,多看着点,人不经几年的修理对付,不可能实行出真理的,要不是被成全的,不能托付大事。’神的话说得多明白呀。神家为什么要成立决策组?决策组就是几个人在一起商量、研究、决断一个事,这样就能避免一些大的差错、大的损失。可有的人就绕过决策组,自己说了算,你们说这是不是魔鬼撒但?凡是做事不经过决策组,就他一个人说了算的,都是魔鬼撒但,不管哪一级带领,他不经过决策组同意、不上报批准就私自做事,都是魔鬼撒但,必须淘汰清除。”(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这些话字字句句都扎在我的心上,揭露的就是我的情形,特别是听到讲道中说这样狂妄自大、任意妄为的人都是魔鬼撒但,必须淘汰清除时,我的头“嗡”的一下,就感觉自己被判死刑了,完了,不能蒙拯救了,看来我信神已经信到头了,信神的生涯就要画上句号了。想到这些,我特别害怕。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神挺恩待我的,我的学历、工作都不错,信神后在教会也一直尽比较重要的本分,弟兄姊妹也比较高看,我就把自己当成了神手中的小宝宝,是神家重点培养的对象,觉得就算我有什么过犯神也会怜悯宽容的,从来就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神厌憎、淘汰。现在我才体尝到神的性情不容触犯,神家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绝不容许人胡作非为,在神家尽本分都得根据真理、根据原则,不是我想怎么信就怎么信,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现在大祸已经酿成了,乱花祭物是直接触犯神的性情,我想没有人能救我了,就只能等着被开除出教会了。

接下来的那几天,我每天早晨一睁眼感觉到的就是一阵恐惧,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不知道自己下一刻要去哪儿,那个时候真是害怕了,就感觉自己触犯了神的性情,没有人能救得了我。我只能祷告神,跟神说心里话:“神啊,我错了,我现在特别害怕,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以往我不认识你,没有敬畏你的心,在你面前张牙舞爪,狂妄得一点理智也没有,今天临到这样的修理对付,我看到了你的公义性情,我愿意顺服下来,在这个环境中学功课。神啊,求你别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连着几天,我就一直这样祷告。一天,我看到一首神话语诗歌:“……临到什么事,你都得有这样的认识:‘无论临到什么事,这都是我达到那个目标其中的一个片段,这是神作的。我有软弱,但我不消极,我感谢神给我的爱,感谢神给我摆设这样的环境,我不能放弃自己的这个愿望、心志,我放弃就等于是对撒但妥协,放弃就等于是毁自己,放弃就等于是背叛神!’你得有这样的心。无论别人说什么,无论别人怎么样,无论神怎么对待你,你的心志不能变。(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追求真理该有的心志》)当时就感觉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我反复地唱这首歌,心里就感觉有一点劲了。想想临到修理对付、被撤换本分这是神的刑罚,是为了让我反省自己,悔改变化,可我不明白神的心意,还误解神,认为神不拯救我了,就灰心失望、自暴自弃,真是太不可理喻了。神知道我身量小,在这个过程中会消极、软弱,还会失去追求真理的心志,就用话语安慰、鼓励我,使我明白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追求真理,失败跌倒这是达到蒙拯救必然经历的过程,只要能反省自己、寻求真理,经历过来生命就有长进了。从神的话中我感受到神的怜悯和良苦用心,心里很得安慰,也愿意振作起来勇敢地去面对。

后来,我就安静下来祷告反省自己,为什么我会失败跌倒,根源到底在哪儿?我看到神的话说:“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要解决人的作恶必须先解决人的本性问题,没有性情的变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以前道理上我也承认自己狂妄,但对自己的本性并没有真实的认识,还活在观念想象里欣赏自己,觉得自己是因着有资本才狂的,甚至弟兄姊妹揭露我狂妄自大我也不以为然。现在看了神的话,我才认识到狂妄自大是悖逆抵挡神的根源,是典型的撒但性情,活在狂妄自大的本性里,作恶抵挡神那是身不由己。想想尽带领本分以来,我一直把自己看得很高,觉得自己什么事都会做,比谁都强,狂妄自大,不可一世,根本没有敬畏神、寻求真理的心。工作上的事我也不和同工商量,都是自己作决定,不但自己这么做,还主导组里的工作,要求别人也按着我的意思去做。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的想法、我的决断会不会错,有没有偏差,会不会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直到听到上面弟兄说,他遇到重要的事都要问问神,就怕万一做错了怎么办,得着神明确的答复才敢做事。上面弟兄有敬畏神的心,办事讲究原则,他都不完全相信自己,临到大事还寻求神,让神下断案。可我呢,没有丝毫敬畏神、顺服神的心,做事的时候也不寻求神的意思,就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这样做那样做,把我的意思当作真理,这不是狂妄得自尊为大、自尊为高了吗?不是典型的撒但性情吗?我像天使长一样妄想与神平起平坐,这已经严重触犯神的性情!认识到这些,我就感到这狂妄性情太可怕了,已经让我失去了理智,做了许多伤害人、得罪神的事,活出的都是鬼性。神是公义的,神不会让我这种充满撒但性情的人胡作非为搅扰教会工作的,今天我被撤换带领本分完全是咎由自取。想想我信神这几年,就凭着恩赐、凭着观念想象尽本分,很少寻求真理,到现在也没有进入神话实际,我真是太贫穷、太可怜了。我尽本分不寻求真理,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判断是对的,看到我心里根本就没有神的地位,没有敬畏神的心。今天我在本分上被显明,这是神对我的提醒、警示,如果我再不向神回转,最后临到的就是被淘汰下地狱的结局。这时我才真实感受到神的刑罚审判、对付修理对人都是保守,都是爱,有神的良苦用心,神审判刑罚不是恨人,而是为了拯救人脱离撒但权势、变化人的撒但性情。认识到这些,我心里对神就少了一些防备、误解,心想不管接下来临到什么样的环境,神怎么安排摆布,我都愿意顺服下来。

因着本分上还有一些善后的工作需要我去作,我知道这是一个悔改的机会,我得站好最后一班岗。在接下来的尽本分中,和大家一起商量工作时,我不敢再凭着狂妄性情自己说了算,也不那么相信自己了,而是让弟兄姊妹都发表观点,都监督我的工作。当大家观点不一致的时候,有时我还会狂妄自是持守自己,不愿接受别人的建议,但想到之前的失败跌倒和修理对付,心里就有些害怕,我就祷告神,有意识地否认自己,存着敬畏神的心与弟兄姊妹一起寻求真理原则,感觉这么尽本分心里挺踏实的,决策的结果也能经得起推敲。与弟兄姊妹商量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看事挺片面的,借着大家互相探讨、交流,在真理上、原则上、见识上都得到一些补足。尤其看到弟兄姊妹在看不透的事上能祷告神,寻求交通,我就想人家就不相信自己,我为什么不会寻求真理,总相信自己呢?我狂妄自大什么事都敢做,我败坏得这么深,这也不比弟兄姊妹强啊。从那以后,我就感觉自己虽然比弟兄姊妹有点知识,但依靠神的心比他们差多了,他们比我有敬畏神的心,比我能寻求真理,这方面就比我好得多,所以我再看弟兄姊妹就跟以前不一样了。我感觉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长处,都比我强,我没什么可狂的,就变得低调一些了,再跟弟兄姊妹相处,就不那么高高在上了,能融入到弟兄姊妹中间与他们和谐配搭了。善后工作处理完,我很平静地等待教会的处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带领看我临到修理对付没有撂挑子,对自己也有点认识,就让我继续尽本分,并指点了我尽本分中的问题。听到带领说“可以继续尽本分”,那时除了感谢神我真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经历这样一次显明,这样一次刻骨铭心的修理对付,我才对自己的撒但本性有了点认识,能够真实向神悔改,败坏性情也有了一些变化。但是这个代价太大了,我凭着败坏性情尽本分,给教会工作带来损失,理应遭到惩罚,但是神没有按照我的过犯对待我,还给我机会继续尽本分,这是神的怜悯和宽容啊!

每次想起这段经历,我都会因着自己曾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感到懊悔,深深地感受到了凭撒但性情活着给人带来的痛苦,对神揭示的“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这话认识得更实际一些了,更重要的是,我真实体会到神的刑罚审判、修理对付的确是神对人最大的拯救,是最真实的爱。

上一篇: 年少的我不再轻狂
下一篇: 真理使我有路可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严厉的审判 神爱的拯救

神的话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摆上环境审判刑罚我,是为了对付我里面的地位之心,带领我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不管神的话说得有多严厉,背后都隐藏着神的爱与拯救,并不是显明、淘汰我。这次若教会不撤换我的本分,任凭我一直追名逐利下去,我只会把弟兄姊妹都带到自己面前,严重触犯神的性情,最终一步步走向抵挡神的灭亡之路。但神不愿眼睁睁地看着我走错误的道路,兴起弟兄姊妹修理对付我、撤换我,又用他的话语开启、引导我,唤醒我麻木痴呆的心与灵,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神对我的爱是实实际际的,只是我太愚昧、瞎眼,对神作审判工作背后的良苦用心没有真实认识,把神的爱当作显明淘汰,我就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不懂得理解父母,只知道伤父母的心,我深感自己对神的亏欠太多……

迷途知返

陈光是教会带领,为赢得带领同工和弟兄姊妹的赞成高看,他不辞辛苦地作教会工作,扶持帮助弟兄姊妹,作工有了些果效,不知不觉他聚会讲道开始炫耀显露自己,以致有些初信的弟兄姊妹都高看、仰望他,但他却意识不到自己走错了路,直到有一天临到了同工严厉的对付,他才开始反省自己……

神的话使我认识了自己

以前我总觉得自己人性好,对人能包容、忍耐,看到身边的人有难处我也会尽力帮助,我就认为自己是好人。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经历了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我才看到自己虽然外表有些好行为,不做明显犯罪的事,但里面还有撒但性情,狂妄、诡诈、恶毒,还能身不由己地做违背真理的事抵挡神,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了,的确需要神话语的审判、洁净。

我才明白什么是尽本分

本分是神给人的托付,必须按着神的要求、按着真理原则来尽,不能拈轻怕重,随从自己的己意、喜好,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尽本分要达到合格,光在外面受苦付代价还不行,最主要得有负责任的态度,能用心、求真,常常寻求、揣摩、总结,这样才能尽好本分满足神。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