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徒见证:她不再与人争名夺利了

38

李 琳

淳真坐在公交车上,漫无目的地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有些心不在焉。

最近,淳真刚来这边教会尽本分,在新的环境中,面对教会的一些实际难处,她感到有些发蒙,而跟她一起尽本分的程心在工作上却得心应手,交通真理滔滔不绝,弟兄姊妹有问题都找她解决。淳真看到这一切心里很不服气:“我的素质不比程姊妹差,工作能力也具备一些,只是刚来这边尽本分还不熟悉罢了,我再努努力也会成为教会的焦点!”淳真在心里暗暗使劲儿一定要超过程心。

今天淳真早早地来到聚会点,推开房门,她看到程心和其他的姊妹们有说有笑,心里很不舒服:“哼!一会儿聚会时我好好交通,大家肯定会高看我的!”

可是事与愿违,聚会交通时,淳真大脑一片空白,说话也不打点。“怪了?明明脑子里已经打好了‘讲道草稿’,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真是丢死人了!”淳真感到纳闷。看到弟兄姊妹们认真地听程心交通,淳真坐在一边跃跃欲试,心里干着急,想交通但又交通不出来,对程心满了嫉妒。

淳真跟程心还有教会其他几名执事一起商量工作。淳真对程心特别“关注”,认真地听着程心说的每一句话,一旦听出点问题,她第一时间就给提出来,即使不是什么大问题,淳真也会借题发挥把涉及到的问题都说出来,然后谈出自己的“高见”。从其他人赞同的目光中,淳真心里一阵窃喜,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有时程心软弱了,淳真外表上也会扶持帮助,可她心里却暗自高兴:“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弟兄姊妹肯定不会再高看你了,第一是我的!”

后来程心被选为教会带领,淳真依然是教会的一名执事,她哪能服气,想超过程心的野心欲望在心里更加膨胀。

一次,淳真跟程心去扶持一个姊妹,程心刚谈了点对神话语的领受,还没等谈自己的经历认识,淳真就在旁边“善意”地提醒程心,不要讲字句道理,得结合自己的实际经历来交通,程心一时很尴尬,也有些受辖制,不知该怎么继续往下交通。

回来的路上,淳真口无遮拦地对程心说:“程姊妹,咱们相互提提建议啊。我发现你最近不管是聚会,还是扶持弟兄姊妹,感觉你有些狂妄,说话站地位,咱都有这方面的败坏性情,但是得注重解决,要不就会辖制人啊!”程心微微皱眉,自责地点了点头。

两人的身影逐渐远去……

慢慢地,在淳真的强势排挤下,程心更受辖制了,平时除了把教会的工作安排一下,话越来越少了。这时终于有了淳真的“发展空间”,当程心聚会不说话时,她就“跳”出来占主导了。不管在哪个聚会点,淳真都高谈阔论,滔滔不绝。

敞开心交通神话

一段时间后,淳真似乎成了教会“名副其实”的带领,而真正的带领却被排挤到一边去了。此时的淳真已被野心欲望冲昏了头脑,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里不由得有些沾沾自喜。她并没有意识到作为一名基督徒,自己该怎样遵行神的道,实行神的话语。

“淳真啊,教会带领跟教会执事的职责是不一样的,咱们得按原则办事,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最要紧。对于教会的工作咱是得有负担,但还得跟教会带领商量着来,大家和谐配搭、同心合意地尽本分,教会的各项工作才能作好啊!”教会里一名年长的姊妹提醒淳真。

淳真碍于脸面口头上应付说“是的,是的”,但心里却想:“你没看见教会带领一点负担也没有吗?我这是有责任心,是在维护教会工作。再说了,我安排事的能力也不比程心差啊!”淳真并没有因着姊妹的提醒反省认识自己,照样我行我素。

程心虽然话少了,但并不是淳真认为的没负担,她对教会的问题看得还是挺准的,也能解决弟兄姊妹的实际问题。而淳真虽然外表热心,但灵里却感觉枯干,也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问题,越是这样,她对程心的嫉妒心越强,总想着怎样能把程心彻底比下去就好了。

程心生病了,淳真外表上也关心照顾她,帮着端茶倒水,心里却希望程心最好是得个什么不好的病就不能尽这个本分了,这样她就没有竞争对手了,还有可能被选为教会带领,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教会的第一了。

最近,上层带领来聚会谈到教会工作时,指出了程心本分上的一些缺少,淳真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暗自揣测:“程姊妹是不是该撤换了,她要是被撤换就好了,教会带领就是我的了。”

淳真整天想的不是如何尽好本分,而是盯着带领的位置,想着怎么能把程心比下去自己取而代之。因着淳真一直活在争名夺利的情形里,尽本分也没有果效,她的种种做法无形中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打岔搅扰。

失去了神的带领,淳真灵里越来越黑暗,心里感到压抑、痛苦,丝毫感觉不到神的同在。淳真很茫然……

没过多久,淳真执事的职务被撤换,教会安排她先在家里灵修反省。

淳真坐在书桌前,眼睛注视着电脑,漫无目的地滑动着鼠标,情绪很低落。她在心里问自己:“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到底是怎么造成的呢?”淳真不明白,便向神祷告,寻求用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

第二天,淳真看到一段神的话,“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读了神的话淳真清醒了,神揭示的“你争我夺”不正是自己吗?与程心配搭尽本分的一幕幕情景就像过电影一样浮现在淳真的脑海,是那么清晰……淳真想到自己来到这边教会后就跟程心争、比:看到程心素质、领受都挺好,对教会也有负担,弟兄姊妹有问题都愿意问程心,淳真心里就不服气,满了嫉妒,总想借着聚会交通神的话时显露自己超过程心;当明着比不过程心时,淳真就开始暗中使坏,商量工作时程心提出的建议,她就故意挑毛病,借此谈出自己的“高见”,把自己“推荐”出来,让别人看到她比程心高;程心被选为教会带领,淳真的地位心更是受到了冲击,争强好胜的心也更加强烈了,为了把程心比下去,淳真借着给程心提尽本分中的缺少故意抓她的把柄,变相地打击她,导致程心受辖制,尽本分也被动了;当程心受辖制在聚会中不太说话时,淳真并没有因此而反省自己,反而借机跳出来,不知羞耻地站在带领的位置上发号施令,让教会中的弟兄姊妹都听她的,以此来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看到程心身体不好,淳真虽然帮助她但也是假慈悲,其实心里希望程心得个不好的病尽不了带领的本分才好呢!

想到这儿,淳真心里一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争强好胜的心这么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能流露这样恶毒的想法。此时,淳真还想到当上层带领说到程心工作上的问题时,她根本没想着凭爱心去帮助程心,而是希望程心被撤换她好取而代之。

淳真越想越觉得自己太卑鄙、龌龊,为了把程心比下去,把自己树立起来,竟然这样不择手段。神的话“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触动了淳真的心:“是啊,我只是粪土中的蛆虫,低贱得一文钱不值,可我却不认识自己的身份地位,总跟人争、比,就是地位再高,人再高看又能怎么样呢?能改变我原有的实质吗?”淳真默默地揣摩着。

淳真看到自己人性太阴险恶毒,心中自责、懊悔,感到不安。她向神祷告:“神哪!你高抬我在教会尽本分,可是我不务正业没把本分尽好,整天与姊妹争、斗,总想把她比下去,活在这样的败坏性情中,给姊妹带来的是伤害,给教会工作带来的是打岔和搅扰。神哪!我这哪是在信神、尽本分啊?简直就是在作恶!神哪!我错了,我愿向你悔改认罪,不再和姊妹争名夺利了,愿你再给我一次尽本分的机会,使我在新的环境中与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尽好本分,也能追求变化活出正常人性。”

悔改的祷告

不久,淳真尽上了新的本分,她很珍惜神给的这次机会。与淳真配搭尽本分的安静姊妹,她们之前就认识。刚看到安静时,淳真心里很高兴,想着安静尽这个本分时间长,她得学学安静的长处,一定得好好与安静配搭,同心合意把本分尽好。

一段时间后,淳真传福音的果效明显没有安静好,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最近,又有十几个寻求真道、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终于回到神家了,真是感谢神啊!”

“是啊,安姊妹对这些新人可有爱心了,真是没少给他们交通真理啊!”

“看来还是安姊妹明白真理,有工作能力啊!”

当听到弟兄姊妹夸奖安静时,淳真心里特别难受,争强好胜的心又出来了,她心想:“我才刚尽这个本分,还看不出谁比谁强呢,再说了,我之前在教会当执事时,安静只是个普通信徒,也比我强不到哪儿去。现在只要我多操练操练,肯定不会比她差的,到时候大家就不会低看我了。”

不久,教会带领安排淳真跟安静一起配搭浇灌新人,正巧安静有事需要出去几天。一听安静要出去,淳真别提多高兴了,她心想:“这回可好了,趁这几天你不在,我可得铆足了劲儿尽本分,在你回来之前,我一定得把这几个消极软弱的新人扶持起来,到时让你看看我这两把刷子还是挺有能耐的,也不比你差,弟兄姊妹再也不会觉得我不如你了,上层带领肯定也会高看我的。”

昏暗的路灯下,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身影由远及近——是淳真,她刚扶持新人回来。

进屋后,淳真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目光中透出一丝焦虑。最近,淳真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在这几个新人身上,话没少说,路也没少跑,可是新人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淳真喝了口水,继续思索着:安静过几天就要回来了,我一定得赶在她回来之前把这几个新人扶持起来。

几天后,安静回来了,淳真带着安静和教会带领去给新人聚会,她们走在路上说着话。

“淳姊妹啊,这几个新人的情形怎么样?他们今儿能来聚会吗?”

“他们聚会都挺积极的。最近,我可没少在这几个新人身上下功夫,也没少给他们交通真理,虽然忙点儿,不过还好,他们领受都挺好的。”淳真迫不及待地说。

“感谢神!”教会带领跟安静异口同声地说。

可是,来到聚会点后的情况让淳真有些失望:本想着新人都来聚会了,这就是自己的“成果”,可新人聚会时提了好几个问题。淳真心里很不悦:“这让带领跟安静怎么看我啊!她们肯定认为我没有工作能力,又不明白真理,连新人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安姊妹,你跟淳姊妹根据新人提出的问题,凭爱心多帮助帮助,多给他们交通交通吧。”听了教会带领的话,淳真觉得颜面扫地,好像没有安静自己扶持不起来这些新人似的。

淳真心里的抵触写在了脸上,她不想与安静一起配搭,更不愿承认自己不行,只想一个人浇灌这些新人,以此证明自己比安静强。淳真按捺不住内心的想法,主动提出她和安静分开浇灌新人。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淳真加班加点地给新人聚会,可新人的问题还是没能解决。在事实面前,淳真心里清楚自己明白真理太肤浅,也想和安静一起去帮助新人,但又不愿开口,她不想低头承认自己不如安静。

不知不觉,淳真感到尽本分越来越吃力,给新人聚会交通也干干巴巴的,没有亮光,什么问题也看不出来,加上最近她的后背也开始疼,她意识到自己的心离神远了,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她。这时,她才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反省自己。

晚上,淳真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回想这一段时间自己尽本分外表也挺忙碌,但是心却没用在本分上,总担心自己做不好就会落在安静后面,活在和安静攀比的情形中,比不过就难受、痛苦,灵里黑暗、下沉,一点也不得释放。

淳真的背有些难受,她打开台灯,坐起来靠在床头上,继续思索着:为什么自己总要与人争、与人比呢?争强好胜的心怎么就那么强烈呢?淳真想不明白,她心里感到很苦。

一缕暖暖的阳光照在客厅里,让人感到十分惬意。淳真跟教会带领周姊妹敞开心说自己的情形。

周姊妹读了一段神的话:“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讲,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们从他这些表现发现他本性里的什么东西了?我们来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这样一个人,有这些表现,他的本性是什么?用言语怎么概括?就这个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见他的表现,这与本性有什么关系呢?他的本性是什么?如果他真是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让人敬拜他,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从这些表现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周姊妹说:“淳姊妹,还有一段交通讲道,你读吧。”

淳真动了动鼠标,看着电脑读道:“神说,保罗‘他已学会了“作工”,也学会了忍耐,但他的旧性——争强好胜、唯利是图的本性在他身上仍是存留着。’争强好胜是什么性情,什么本性啊?(狂妄自是。)狂妄自大,自高自是,谁也瞧不起,总觉得自己行,别人谁也不行,不服任何人,这是不是狂妄自大呀?(是。)在保罗狂妄自大的本性里争强好胜特别突出,那他争强好胜的性情流露出来,我们看得最明显的是什么地方?就是他对其他的使徒谁也不服啊,好像其他的使徒都不如他,他总见证自己高过其他使徒,让人在众使徒当中高看他,这是不是争强好胜啊?(是。)这是保罗本性里流露出来的,从书信里我们就能看见这个问题。那在当时那个时代,保罗跟他的同工配搭事奉神的时候,如果别人讲点道交通点亮光比他高了,他能不能服下来?如果别人身上有什么优点、长处他能不能学会学习、接受啊?如果有一些人特别崇拜别人、高看别人,他心里能不能接受啊?(不能。)他不能接受,他会产生什么样的作法呢?要跟别人争,要跟别人比,非得把别人比下去,让大伙高看他才算达到目的,保罗就是这么作工的。”(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一百五十八辑》)

神的话和交通讲道让淳真感到扎心,她认真地揣摩着……

周姊妹若有所思,交通道:“神的话揭示保罗的性情狂妄,争强好胜,让我也想到了自己。前段时间,我被选为教会带领后,看到配搭姊妹各方面都比我好,我心里就着急,就怕自己被姊妹比下去,失去了地位。那段时间,我活在了争名夺利的败坏性情中,一个劲儿地作工、讲道,就是想超过姊妹,想证明自己,想让弟兄姊妹都听我的,都围着我,当神的审判刑罚临到,我失去了圣灵作工活在黑暗中才反省自己。后来,我从这段神的话和交通讲道中看到,保罗为主作工多年一直不认识自己的身份地位,还能凭着狂妄自大、争强好胜的败坏性情高举自己、树立自己,最后说自己活着就是基督。我这才看到自己也是因为本性太狂妄就总跟人争、跟人比,这样的性情不解决真是太危险了,只能走上保罗敌基督的道路,被神淘汰。”

淳真听后心有余悸,表情忧虑地说:“这段时间我能再次活在争名夺利的败坏性情里,也是因着性情太狂妄了。刚开始尽本分时,我看到安静传福音果效比我好,又听到弟兄姊妹夸她明白真理,我心里就不服气,暗自跟安静较上劲儿了;后来跟安静浇灌新人时,我趁她有事不在,就赶紧加班加点地扶持新人,表面上打着忠心尽本分的旗号,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证明我不比她差;解决不了新人的问题时,我还不服气,还想争,还想比,只想甩开她一个人单干,心中已经完全没有神了;没有了圣灵的作工带领,我解决不了新人的难处问题,明知自己明白真理肤浅还不愿低头承认,更不能放下自己向安静寻求交通;后来病了,我这才来到神面前反省自己。”

淳真心里有些难受,停顿了一下,她接着说:“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让我看到自己的性情太狂妄了,跟保罗一样,不服任何人,总想让人都高看我,都围着我转,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争名夺利、争强好胜的败坏性情的确成了我的本性,成了我的生命,活在这样的败坏中,我只觉得自己好,不会吸取别人身上的长处,更不会跟人好好配搭、同心合意地尽本分。看到自己一点也不顾及神家的利益,不是为了满足神而尽本分,更没有体贴神的心意把新人浇灌好,而是利用尽本分显露自己、证明自己,我真是没有人性,太卑鄙了!”淳真感到蒙羞、自责,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出来,她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说,“经历神这样的审判刑罚,我现在才看到自己信神多年,仍被狂妄自大的本性控制着,总想高居人上,总想为首不愿为尾,实质和保罗一样,是在与神争夺地位,走的是抵挡神的敌基督道路。神的性情圣洁公义,不容人触犯,保罗一直与神对抗,至今仍活在神的刑罚之中,如果我再硬着颈项不向神回转,甚至不惜损失神家利益也要与姊妹争、斗,必然会触犯神的公义性情,结局和保罗一样,就是沉沦灭亡。”

认识到这些后,淳真感到有些害怕,这时她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性情太狂妄,需要神的审判刑罚来洁净变化自己。是神借着周围的环境及人事物的对付、显明制止了她作恶的脚步,体会到神的拯救太实际,淳真默默地在心里向神祷告悔改。听了淳真的交通,周姊妹感同身受,点点头说:“你能认识到这些,都是圣灵的开启带领。感谢神!我们再来读一段神的话吧。”

周姊妹读道:“在神的眼中,你永远都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无论你的能耐与本领有多大,无论你具备多少恩赐,然而你的一切都在造物主的权下。……所以造物主与受造之物的关系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作为受造中的一员,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给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别做让神厌憎的事,不要追求做伟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为神,这些都是人不应该有的‘愿望’。追求做伟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呕、令人唾弃的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才是受造之物最当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当追求的唯一目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周姊妹交通:“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太渺小了,是神给了我们这口气息,我们才能活着。作为一个受造之物,神命定我们生活在地上,那我们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听神的话,实行神的话,完成神交给的托付,这才是我们该追求的。”

淳真认真地点点头,说:“是啊,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无论神把我安排在什么样的环境里,与哪个姊妹配搭,我得站好自己的位置,把心用在尽本分上,走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变化的路,这样实行才合神的心意啊!”

俩人继续交谈着……

清晨的空气格外新鲜,淳真打开窗户,坐在书桌前灵修,她读了一段神的话:“正常情况下,没有哪一个人对什么事都是精通的,没有‘万事通’这样的人,就是你大脑再发达,你见识再广,总有你不明白、不知道的地方,不知道的行业或者技术,就是在各行各业当中或者在做各项工作当中总有你不知道的死角,总有你够不上、达不到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神话才能达到性情变化》)“本来弟兄姊妹在一起配搭就是一个取长补短的过程,你用你的长处弥补他的短处,他用他的长处又弥补你的不足,这就叫取长补短、和谐配搭。只有和谐配搭,人在神面前才蒙祝福,这样就越走越顺,越走越光明,心里越来越踏实。”(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谈和谐配搭》)

神的话使淳真的心里亮堂起来,她把圣灵的开启亮光记录在电脑上。

安静的房间只能听到“噼里啪啦”的打字声,一个个字就像音符似的跳了出来,淳真写道:“神是公义的,神给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长处,没有哪个人是完人,没有哪个人是全才。是啊,神把我和弟兄姊妹安排在一起尽本分,是让我们互相取长补短,互相补足,这样才能逐步有长进。我以前没操练过浇灌新人,教会安排我尽这个本分,不是我有能力,而是因为我有缺少、不足,神要借着这个本分加给我很多我原本没有的真理。安静比我明白真理,交通真理也比我透亮,神把我们安排在一起,让我吸取她的长处来补足我的缺少,这是神对我的爱。如果我还故步自封,顽固地持守自己明白的那点字句道理,是永远不会有长进的,这不是辜负了神对我的良苦用心吗?”淳真抬头望了望窗外,心里对神满了感激,她终于明白神把自己安排在不同的环境中,背后饱含着神多少的爱和拯救啊!在神话语的引导带领下,淳真的心态一点点开始扭转了,她从心里不愿再与姊妹争,与姊妹比了。

一天,淳真把她里面流露的这些败坏、不对的追求观点跟安静敞开说了,借着彼此的交通,她们都对神有了些认识,看到神的公义圣洁,人凭败坏性情活着,争名夺利,争强好胜,是让神厌憎的,圣灵也不会作工,最终只能打岔搅扰教会的工作,让教会利益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受亏损,淳真跟安静向神献上祷告,把新人的难处也向神交托。当她们同心合意配搭在一起时很快看到了神的祝福,新人通过读神的话、看神家的福音电影,不明白的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阳光透过绿叶

接下来,淳真跟安静一起尽本分时,安静说的观点淳真不能很快就接受,也会流露败坏性情,但淳真能意识到她把眼光盯在安静身上是不对的,就赶紧把心安静在神面前求神保守她能不凭败坏性情活着。淳真看到一段交通讲道说:“尽本分的时候跟谁配搭,咱就跟谁好好配搭,人家有什么长处咱就学;咱们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跟人交通、寻求就完事了。……跟谁配搭就看人家长处,就学人家长处,就能正确对待人家,该尊重的尊重,该顺服的顺服,谁说的对,咱都听啊!就一个‘谁说的对,咱就能听’这一条如果人实行出来,那就差不多。”(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五)》)淳真有了实行的路途,谁说的对就听,这就是接受真理的一种态度,有了这样的态度才是有人性的人,才能把本分尽好。

后来,淳真在浇灌新人时主动把不明白的问题提出来跟李姊妹交流。李姊妹很耐心地帮助她,她们一起读神的话,交通真理原则。很快,淳真的缺少得到了补足,对以前不明白的真理也更加透亮了。有了这些收获,淳真心里很得安慰。

没过多久,淳真与小洁姊妹配搭尽本分,小洁大学毕业,年轻、素质又好,刚接触姊妹时,淳真心想:不知小洁明白真理怎么样,浇灌新人会不会比我好、比我强?当闪过这样的意念时,淳真知道自己又想与姊妹争、与姊妹攀比了,就赶紧向神祷告,愿神带领她能背叛不对的存心意念,不凭败坏性情活着。想到神把她们安排在一起,必有她当学的功课。这样实行后,再面对小洁时,淳真心里很坦然。

但没过几天,淳真看到小洁交通真理比她好,心里多少有些难受,也想超过小洁。当淳真这样想时,一段神话语浮现在她的脑海,神的话说:“不管素质差、素质好,能接受事实,接受正面事物,接受别人的意见,这都是学本领、充实自己的好的方式,好的进入的路,这么做不会低人一等的。人性情不好,无知、狂妄,就总觉得多听别人的话或者承认自己不能、不行丢脸,不能那么做人,那么做人没尊严。其实正好相反,你狂妄,自是,什么也不学,在各方面你都不精明,都没什么见识,没什么见地,没什么思想,这才丢脸,这才丧失人格,没有尊严。”(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神的话再次让淳真有了清晰的路途:能承认自己的缺少,向别人学习,接受别人的意见,这不是丢人的事,这是学功课的好时机。

淳真心里感到愉悦,她主动向小洁寻求、交流自己不明白的问题。借着小洁的交通,淳真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她也明白了自己没有小洁交通得好,是因着对相关的真理不透亮,通过跟小洁的沟通淳真心里特别释放,她感谢神的恩待!

经历几次的审判刑罚后,淳真在与姊妹们配搭尽本分的过程中,明显感觉到自己争名夺利、争强好胜的心能放下一些了,也能与姊妹们和谐配搭了,她在浇灌新人的本分上也明显比以往有了长进,这都是神作工在她身上达到的果效。

淳真深知,是神把她从追名逐利的敌基督道路上一点点带上追求真理的路,这背后倾注着神太多的爱,太多的心血代价,淳真真实地感受到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看到神的实质真是太美善,神在她身上所作的这一切都是爱,都是拯救!她的心被神的爱温暖着,但她深知自己被撒但败坏至深,撒但的本性已经成为她的生命,她还需要经历神更多的审判刑罚才能得着洁净变化。淳真从心里体会到,神的审判刑罚是她生命的需要,更是人蒙拯救得洁净的路。

淳真满面春风,迎着朝阳,骑着自行车行走在尽本分的路上,她哼唱着神话语诗歌:“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

相关内容

走出地位的牢笼(有声读物)
站好自己的地位 心里有享受
放下 你会更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