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陈渺家的聚会风波平息了(有声读物)

431

丽 君

今天是周末,也是陈渺家聚会的日子。

女儿小美先开口谈了自己对神话语的领受认识,看着女儿有些长进,陈渺嘴角挂着微笑,儿子小强很安静,没怎么说话,小强刚参加聚会,这个陈渺也能理解。陈渺把目光转向丈夫刘磊,看他没有说话的意思,陈渺的不满写在了脸上,心想:“今天,我已经耐心地跟你说过,不管对神话真理是怎么领受的都可以谈,你怎么就不听呢?你不开口交通,别人怎么知道你什么情形,怎么帮助你啊?”

陈渺不高兴地对刘磊说:“你也谈谈吧!”刘磊看了看陈渺,简单说了几句就说他谈完了。

看到刘磊敷衍的态度,陈渺心生嫌弃:“你这人聚会倒挺积极,一次会也不落下,但光守规条走过程,生命一点也不长,看你在教会聚会小组里夸夸其谈的,怎么在家里聚会就不说话,这么被动?”

又到了周末聚会的日子,陈渺看见刘磊不但不开口交通,还在那犯困打盹儿,她越看心里越来气,冷冷地说:“你聚会打盹,在神话语上也没什么开启亮光,就是没有圣灵作工!”刘磊找理由辩解,陈渺更生气了,不由得大声对他说:“你为什么在教会小组聚会能交通,在家就不交通?如果有实际在哪里都能谈出真实的认识来,我看你在聚会小组能交通也是讲字句道理夸夸其谈,纯属是在迷惑人!”陈渺话音刚落,小美和小强的目光齐刷刷看着刘磊,气氛一下子变得好紧张,刘磊憋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次的聚会在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

陈渺终于迎来了第三个周末,她希望在今天的聚会中丈夫能主动开口交通。

姊妹全家在一起祷告

傍晚,夕阳西下,陈渺一家四口早早地吃完晚饭,开始聚会。每人轮流读了一段神的话,读完一篇后,大家都在揣摩,陈渺心想:“每次聚会刘磊与小强都交通的比较少,不行,今天聚会我得先让他们爷俩开口交通,这样多操练,他们才能明白更多的真理。”

“你们先揣摩揣摩神的话,对哪段有认识就交通哪段,尽量把对神话语的纯正领受和自己的认识都交通出来。”陈渺看着刘磊趾高气扬地说。

话音刚落,刘磊说:“我怎么感觉你像老师一样,每次你都是提问题的,我们就像是学生,是回答问题的。”

陈渺一听这话,顿时火气往上冒:“我怎么就成老师了?让你们操练交通还不是为你们好,不接受还说风凉话,你这人太自是了吧!”陈渺憋不住了,反驳说:“你说这话是不是不通灵啊?聚会总得有人先交通,有人后交通,难道你在教会小组聚会不是轮流着交通?”

刘磊欲言又止,被陈渺堵得哑口无言。僵了几秒后,刘磊为了缓和僵持的气氛,说:“我们在教会小组聚会读神的话都是读一段交通一段,不像咱们在家里整篇都读完才交通,这样容易忘记。”

陈渺随即说:“我看你这人太死守规条了,你们那个聚会小组有年龄大点的弟兄姊妹,他们的记忆力肯定不如年轻人好,就得一段一段交通,咱们在家里就不一样了,一周就一次聚会,要是一段一段地交通,一次聚会能看多少?这是灵活的,我看你就是不通灵……”

刘磊沉着脸不甘示弱地回应着陈渺,几个回合下来两人各持己见,气氛更僵了。

小美和小强看看陈渺又看看刘磊,不知该说什么好。陈渺把注意力放到两个孩子身上,让他们都说说各自的看法。当听到小美和小强都赞同她的观点时,陈渺像打了胜仗似的得意地瞥了刘磊一眼。就这样,这次的聚会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了。

第二天,陈渺正在打扫客厅,看见刘磊下班回来没和她说话,陈渺心里不满,更不想搭理刘磊。昨天聚会的一幕幕情景顿时浮现在陈渺的脑海,她心里有种冲动,很想对刘磊说:“本来聚会是让人享受神的话、享受圣灵的带领,可跟你聚完会我一点享受都没有,心都觉得累,你每次聚会都不好好交通,还挺自是,下次你再这样,就别参加家庭聚会了。”陈渺放下手中的拖把刚要开口,意识到自己作为基督徒这样说话太没理智,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第四个周末来到了,这天火辣辣的太阳正当空,陈渺一家人吃完午饭便开始聚会。

唱完诗歌后,陈渺心想:“上次聚会刘磊说读完一段神的话就交通,这样果效好,这次我让他选择,看他怎么说。”“今天咱们怎么读神的话,是一篇全部读完再交通还是读一段就交通一段?你们都说说吧。”陈渺问完后,特意看了一眼刘磊,可他没吱声,小美和小强建议还是整篇读完后再交通,这样对神话语的中心意思能更好理解些。

刘磊附和着说了声:“可以。”

读完神的话后,陈渺心想:“上次聚会,我提出让你们先交通,你说我像老师尽给你们提问题,这次不能让你抓把柄,我先带头交通,不问你了,交通完再让你交通,看你还说啥?”

陈渺交通完之后,小美和小强接着谈,陈渺看刘磊没说话,就催促着,但刘磊像是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最后都快散会了,他还是一句话没说。

陈渺看刘磊一直不说话,就问他聚会有没有受辖制,心里是怎么想的,可以敞开心说说。刘磊说他没受辖制,但还是没有交通。陈渺越看刘磊越不顺眼,心想:“你这人外表老实,心里诡诈,城府太深了,明明看你有想法还不承认,你这样包着裹着,能获得圣灵的开启光照吗?”陈渺再也控制不住了,很恼火地对刘磊说:“你这人真是奇了怪了,整个聚会都不交通,那你还聚什么会,不是滥竽充数吗?跟你在一起聚会一点享受都没有,真不想再和你聚会了!”

刘磊听后脸面有点挂不住了。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交通了,可他在谈自己的经历时,交通的事例与神话语所揭示的情形根本不是一回事。陈渺再也听不下去了,就带着贬低、嘲讽的口气说:“你交通的这件事和你读的这段话能结合上吗?我看你是为了应付场合随便交通的吧!”刘磊涨红了脸,反驳说自己就是这么经历的……陈渺和刘磊你一言我一语地争了起来,最后刘磊索性沉默不语不搭理陈渺了。看到这种局面,陈渺心里的火气直冲脑门,她忍不住地朝刘磊大声说:“你这人太狂妄自是了,我是看你交通的跑题了,给你说一下,你还不接受。每次聚会都争争吵吵的,这样聚会有什么意义,我建议你以后还是别参加家庭聚会了!”

就这样,一下午的聚会又在争吵中结束了。此时窗外阴云密布,马上就要下雨了。这次聚完会后,陈渺更感到身心疲惫,灵里黑暗、下沉。

一天早上,陈渺起床后心里感到有些烦躁,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家里的聚会总是果效不好,她心里有些着急但又不知是什么原因。

陈渺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再次陷入了沉思中:“最近这几天,我的头总是昏沉沉的,灵里黑暗,读神的话也没有开启亮光,跟神祷告也没话了,我的情形也不正常啊,感到神已经向我掩面了。”陈渺跪在地上向神祷告:“神啊!最近我们家的聚会每次都是不欢而散,我不知在这样的环境中该学什么功课,又该怎么进入,现在我灵里特别黑暗,整天浑浑噩噩,感受不到你的同在。神啊!愿你怜悯我,带领我走出困境,也愿你维护我们家的聚会,使我们能重新获得圣灵的作工、带领。”

吃完晚饭,陈渺收拾完,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滑动着鼠标,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段时间一家人聚会的场面,她突然意识到,聚会本是弟兄姊妹敬拜神、享受圣灵作工的时刻,而他们家的聚会却成了她和刘磊争吵的场地,每次聚完会不但没有享受,反而灵里黑暗,这不正是神的责罚管教临到了吗?陈渺这才意识到自己太麻木,聚会一次次达不到果效,她都不反省自己,也没有寻求揣摩神的心意。认识到这儿,陈渺在心里默默向神祷告,愿神带领她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

之后,陈渺看到讲道交通中说:“狂妄的人因自高自大目中无人,对人没有和气,不能平等待人,总不能与人和睦相处。……性情狂妄的人总想出人头地高高在上,不愿受人的管制,却愿意辖制别人;性情狂妄的人总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别人谁也不如他,看不见在别人身上的长处优点,即使看见点也不服气,还会加以攻击、贬低,别人的缺欠短处他看得格外清楚,并且随意谈论传播,特别喜欢讲自己的长处,特别喜欢夸奖自己、高举自己、贬低别人……”(摘自《生命的供应·谈性情变化》)

陈渺看了讲道交通,心里有些难受,不禁反省:为什么每次聚会自己都看刘磊不顺眼,都得上演一段争吵的插曲?为什么一看到刘磊的缺点就贬低他,不能凭爱心对待他?原来这都是因着自己本性太狂妄,总是看不上别人,特别是发现别人缺点时,就更不能正确对待了,身不由己地贬低人、攻击人,甚至站高位辖制人。

陈渺心里有点自责,她想到每次看刘磊聚会不主动交通,她心里着急,说话就带着责备,还觉得自己说得对,都是为他好,刘磊就应该听她的;当她看到刘磊聚会不交通还犯困时,她就定规刘磊没圣灵作工,还论断他在教会小组讲字句道理迷惑人;聚会时,当刘磊指出陈渺对待他们像老师给学生提问题一样时,她没有反省自己,反而给刘磊贴上不通灵的标签;当刘磊提出想变变读神话语的方式时,她丝毫不接受还讲理辩驳;后来的聚会,当刘磊不交通时,陈渺再次打击他、定规他不通灵,说他诡诈、是滥竽充数的;当刘磊愿意交通了,陈渺听后又指责他交通的事例结合不上神的话。对待刘磊,陈渺不是凭爱心、耐心帮助,而是站高位带着贬低的语气反问他,使他难堪,特别是看到刘磊反驳时,她就提出不让他参加聚会。陈渺这才看清楚自己真是太狂妄了。

姊妹独自在祷告

陈渺又看到神的话说:“要知道你们的本性都是狂妄自大的,是不甘心顺服事实的,因此在你们都反省以后我慢慢告诉你们。我劝你们还是好好了解一下行政的内容,好好认识一下神的性情,否则你们都难以封住自己的嘴,信口开河,高谈阔论,不知不觉触犯到神的性情,不知不觉落在黑暗中,失去了圣灵的同在,失去了光明。因为你们做事缺乏原则,不该做的事你做了,不该说的话你说了,那你就要受到应有的报应。要知道,你说话做事没有原则,神作事说话却很有原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读了神的话,陈渺心里有些触动,看到神的性情公义圣洁不容人触犯,自己活在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中只能作恶抵挡神,被神厌弃。陈渺反省自己不仅目中无人,更严重的是心中没有神的地位,当一次次聚会没果效时,她没有向神祷告寻求反省自己,而是一味地把眼光盯在刘磊身上,聚会时信口开河随意教训他,甚至揭他的短,当着小美、小强的面多次数落他,让他难堪抬不起头,同时还讲自己的理,认为自己对聚会有负担,变相地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给刘磊带来了辖制与伤害,也打岔搅扰了家里的聚会。

陈渺恍然大悟,怪不得每次聚完会不但没有享受,反而灵里黑暗下沉,原来都是自己造成的,她看到自己活在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中不但没能见证神,反而成了撒但的出口,早已触犯了神的性情。神的性情公义圣洁,若自己再不悔改变化,只能触犯神的性情被神撇弃。陈渺想到:“我们一家人能在一起聚会互相取长补短,这是神的恩待,神是希望我们借着聚会交通神的话,明白更多的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达到性情变化,最终被神得着。”明白了神的心意,陈渺默默地向神作了个悔改的祷告。

天刚蒙蒙亮,陈渺打开窗户,坐在书桌前灵修,她看到神的话说:“神能降卑到一个地步,在这些污秽败坏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这班人,神不仅道成了肉身与人同吃同住,牧养人,来供应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这些败坏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极大的拯救工作、极大的征服工作,他来到大红龙的心脏,来拯救这些最败坏的人,让人都变化更新。神所受的极大的痛苦,不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灵受了极大的屈辱,他卑微隐藏到一个地步成了一个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个肉身的形像,让人看见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这就足以证明神已经降卑到了一个地步。神的灵实化在了肉身,他的灵那么至高、伟大,但他却取了一个普通的人、渺小的人来作他灵的工作。从你们每个人的素质、见识、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来说,你们太不配接受神这样的工作,太不配让神为你们受这么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个地步,人卑贱到一个地步,但神还在人身上作工,不仅道成肉身来供应人,跟人说话,而且还与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爱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注重实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陈渺从神的话中感受到神美丽善良的实质,特别受感动。神是造物的主,在末世他再次道成肉身卑微隐藏在人类中间,不仅与人类同吃、同住、同生活,还发表真理拯救败坏至深的人类,神那么至高、伟大,却从来不站地位、不显露自己,只是默默无闻地作着拯救人类的工作。而她只是一个满了撒但败坏性情的人,却总是狂妄自大,看自己比谁都好,每次聚会还站高位辖制人,抬高自己、贬低别人,打岔搅扰教会生活,哪有一点正常人性的活出?与神美善的实质对比,陈渺心里恨恶自己太败坏、邪恶!

陈渺站在窗口仔细回想这些日子所经历的事,她明白了神的心意,这些环境临到是出于神的摆布,是为了让她看清自己的狂妄本性,神的显明及时阻止了她作恶的脚步,这是神对她的爱与拯救啊!此时,陈渺看到神的责罚、管教是解决她狂妄性情的最好良药,没有神的对付修理伴随,她随时都能触犯神的性情落入黑暗中,真是太危险了!

太阳已经缓缓升起,温暖的阳光照在陈渺身上,只见她双手合十,轻轻地闭上眼睛向神祷告,她愿意放下自己,站好自己受造之物的位置,老老实实做人,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使每一次的家庭聚会都能在圣灵的带领下达到好的果效。

今天下午是陈渺家聚会的时间,中午丈夫下班回来主动跟陈渺说:“一会儿就聚会了,你提前做饭吧。”

陈渺停顿了片刻,内疚地说:“前几次聚会我总把眼光盯在你身上,对你小瞧、贬低,甚至聚着会就跟你吵起来了,还不想让你参加聚会,借着读神的话反省自己,我才意识到自己太狂妄,太没理智了。”

刘磊微笑着回应说:“你能有这些认识都是神的话达到的果效,感谢神!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刘磊在厨房帮陈渺择菜,俩人继续交谈着……

聚会时,刘磊主动敞开心交通,小美和小强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地点头、微笑……陈渺看到这一幕,会意地笑了,她深深地体会到放下自己、实行真理的轻松、愉快,心里很释放。

不久,神的检验临到了陈渺。

这天是周日,吃过午饭后,陈渺一家人开始聚会,大家在交通各自经历时,陈渺发现刘磊谈的事例与神的话不是一个意思,心里就嘀咕:“你谈的这是什么,我看你领受有问题,素质太差了。”

陈渺正想数落刘磊,她意识到自己是在流露狂妄性情,就赶紧在心里祷告神保守她的心,不凭着狂妄性情说话、做事。

这时,陈渺想起灵修时看到的一段神的话:“交通真理说心里话,把一个事说清楚,讲明白,能让人得造就,得益处,明白神的心意,从误解、谬解里出来,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训的口气来说呀?不需要教训,不需要大声,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词语、语气、语调,就学会用正常的声调,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气和地说,说心里话,争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来,都说清楚,说明白。说明白之后他也明白了,你的负担也得到解决了,他也不误解了,你也更透亮了,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这事需要拧着劲说吗?很多时候不需要强行灌输。如果他不接受怎么办哪?有些话是真理,事实上是那回事,但难道你一说人家就能接受吗?他需要什么才能接受进去,才能变呢?需要一个过程,你得给他转变的过程。”(摘自神的交通)还看到讲道交通中说:“能正确对待别人,既不高看人也不低估人。别人无论是愚拙是聪明,或素质好孬,是贫是富,你都不该有成见凭情感,自己喜好的不要强加给别人,自己不喜欢的更不勉强别人,这就是不强人所难。做事不要单顾自己,也要顾到别人,要学会更多地体贴别人,让别人得益处……”(摘自上面的交通)

神的话语重心长,使陈渺找到了自己该站的位置,该有的人性活出。对照神的话陈渺看到自己性情太狂妄,当发现别人的不足之处时还能嫌弃,不能正确对待。神的话使陈渺明白了,不管是交通真理还是提点别人身上的问题,达到的果效是让人好接受,能明白真理、有实行的路途,若自己还是凭着狂妄性情站高位说话、教训人,那扮演的就是撒但的角色,不仅达不到帮助别人的果效还能伤害人,让人受辖制。陈渺告诉自己:“我要背叛肉体活出人样,公平对待人,给别人指点问题得有理智,站对自己的位置,摆对自己的心态,得让人得益处,不能让人消极,更不能没有理智地要求别人听自己的。”

陈渺脸上露出了微笑,愿意按神话语指出的路途实行,做个有人性、有理智的人。于是,她心平气和地对刘磊说:刘磊,“我想给你提个建议,刚刚你谈的事例和读的神话语不在一个点上,有些跑题了。结合聚会交通神话语的原则,咱们在交通神的话之前先揣摩揣摩,看看神的话说的是哪方面,揭示的是咱们哪些情形表现,明白神话语的实际所指了,交通时就能谈出对神话语的纯正领受,谈出神的心意与要求了,要是再结合上自己的实际经历,让人听后有实行进入的路途就更好了。其实我刚开始聚会时也是没有进入交通神话语的原则,后来弟兄姊妹给我指出来,按原则实行了一段时间后,现在能明白一些了……”刘磊笑了笑,羞愧地说:“你这样交通我明白了,我确实得在交通神话真理上多操练操练啊!刚才我没进入这方面的原则,交通的已经跑题了,那我再揣摩揣摩神的话,你们先交通。”陈渺听到这些话,心里很高兴,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神话语达到的果效。

姊妹全家在一起聚会

陈渺体尝到不凭败坏性情做事的快慰,享受到实行真理带来的甘甜……之后,陈渺看到神的话说:“败坏性情让你产生了思想,让你产生了意念,让你产生了存心,但是这个存心、这个思想并没有控制你的行为,并没有把你的心志打倒、压垮,你最终还是战胜它了,神那儿纪念你。你经常这样做,你里面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好到什么程度人算是彻底战胜这方面了,这方面性情算是有变化了呢?算是得着真理实际了呢?就是这些思想还有,有意念,有这么一点想法,但不是难处了,你不痛苦了,它一出来你对它就有分辨,就是一露头你就把它分辨出来了,你不费劲就把它战胜了,这就行了,你有身量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在神话语的带领下,陈渺对解决狂妄自大的实行路途更透亮了,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狂妄性情很顽固,只有在临到的事上多注重反省自己不对的存心、意念,当败坏性情流露出来时,就赶紧向神祷告有意识地背叛,按真理原则实行,不让败坏性情控制自己,更不随从它违背真理做不合神心意的事,这样实行败坏性情就能逐渐得到解决了。

客厅里,陈渺一家人坐在沙发上,一起唱着神话语诗歌:“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此刻,陈渺感到心灵释放。回顾这段时间的经历,在一次次家庭聚会风波中,她看清了自己的败坏丑相,从心里感谢神的对付显明还有神话语的开启带领,使她对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有了些认识,在对待人上有了原则,学会了与人相处,她知道自己的这点进入都是神作工达到的果效,心里对神充满感激!

相关内容

  • 争强好胜的他 变了(有声读物)

    高强明白了信神要注重追求真理,不管做什么事要以教会的工作、教会的利益为重,尽本分踏踏实实、默默无闻。就像跟人配搭尽本分,就得多寻求真理,达到按原则办事,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共同把心用到本分上,能在对方的难处上寻求真理解决,彼此帮助,生命才有长进、性情才能逐渐有变化,这样的事奉才合神的心意。

  • 经历审判的转变(有声读物)

    如今我真实感受到自己能在教会尽这样的本分是神特殊的恩待、高抬。这个特别的环境正是我的需要,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才能显明我的败坏性情和不对的追求观点,才能脱去我身上的撒但毒素,这个本分是我重新做人的开端。如今我明白了人能顺服神、满足神、敬拜神,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再追求做高人、人上人,做真实、纯朴的受造之物,满足造物主的要求才是人生的正道啊!感谢神对我的拯救,是神的作工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使我懂得了如何做人,我立定心志要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还报神的爱,规规矩矩地做人,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来满足神,这样才有理智、有尊严,活着也仗义,这样才配存活在神造的天地间。

  • 你的作工合神心意吗(有声读物)

    回想以前,我尽本分处处都是为地位作工,一心只为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让人高看,让人称赞,宁可教会利益受损失,弟兄姊妹生命受亏损,也要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所做所行都是在作恶。若不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我根本认识不到自己尽本分一直都在走抵挡神的敌基督道路。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我明白了我得为满足神、体贴神的心意尽上自己该尽的本分与责任,这样活着才有价值。

  • 给妈妈的一封信(有声读物)

    亲爱的妈妈: 您的来信我已经收到,知道家里一切都好,我就放心了,感谢神! 时间过得真快,我们已经有两年没见面了,离别的这些日子里,女儿真的很牵挂您,非常怀念在家时和您一起读神话语、唱诗歌,一起互相鼓励写经历见证文章的日子,是那样的幸福、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