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逼钱

2023年4月16日

中国山西 高慧

2009年7月的一天,一个姊妹急匆匆跑到我家,说教会带领被抓走了,一部分教会钱财的收据也被警察搜走了。我一听特别紧张,心想:“我们家保管着一部分教会钱财,收据上有我和丈夫的名字,这一旦落在警察手里,警察肯定会来抓我们,抢夺教会钱财的。”于是,我们赶紧把钱转移走了。

过了几天,村治保主任带着二十多个警察突然闯进我家。一个警察拿着一张教会钱财的收据质问我们:“这是你们写的吧?赶紧把你家保管的二十五万交出来!”我心里有些慌乱,赶紧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哪,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我决不当犹大,不背叛你。”祷告后,我想到了神的话:“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我心想,万事万物都在神手中,我得依靠神去面对这环境。接着,警察又逼问我们:“是谁把钱给你们保管的?赶紧把钱交出来!”我特别气愤,心想:“这是神选民献给神的祭物,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交给你们?”警察看我们不说,抓住我丈夫的头狠劲往墙上撞,又逼问他把钱放到哪儿了。我又气又急,我丈夫出过严重的车祸,身体有病,根本经不住他们这么折腾。村治保主任对警察说:“这个人有病,动不动就会昏死过去。”警察怕出人命不得已才停了下来。接着,他们把我带到另外一个房间铐在摩托车上,恶狠狠地逼问我:“二十五万放哪儿了?你要是说了就不抓你,这样对你的名誉也没有什么损害,要是不说,有你好受的!”见我不说,十几个警察开始疯狂地抄家。他们把屋里屋外、柜子里、床下都翻了个遍,甚至把电视机和洗衣机的后盖都给拆了,有的警察还趴在地上敲地板砖,还有几个警察分头敲墙,如果觉得墙和地板是空的,就会撬开来看。不一会儿,我听到有人兴奋地喊道:“搜到了!搜到了!”一个警察高兴地拿着包跑过来开始清点钱,一共是十二万一千五。我对警察说:“这是我们家的钱。”可是警察根本就不搭理,他们看搜出来的钱不够二十五万,就继续在我家搜钱,每一个犄角旮旯都不放过。狗窝被拆了,大理石的饭桌被砸碎了,就连房顶上的烟囱也被毁了,他们为了找到钱,把几间屋子的地板都给撬开了,院子里树下的土也被他们挖开了……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我家糟蹋得一片狼藉,心里特别气愤:共产党为了抢夺教会的钱,什么卑鄙的事都能干得出来,真是魔鬼!气愤的同时,我也有些担心,“自从我丈夫出了车祸以后,就不能再干重体力活,我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这些年我们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才攒下来这点血汗钱,现在全被警察抢走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儿子也大了,正准备结婚,现在连置办婚礼的钱都没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打击,只能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祷告后,我想到了撒但试探约伯的时候,约伯满山的牛羊一夜之间都被强盗掳走了,积累了多年的财富也被抢光了,十个儿女全都死了,他自己还浑身长毒疮,但他没有发怨言,还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约伯经历那么大的试炼,站住见证羞辱了撒但。今天警察疯狂地抄家,掠夺钱财,这是撒但的试探、攻击,我应该效法约伯,依靠神凭着信心经历这个环境,不管怎样我都不能出卖教会钱财,得为神站住见证。

警察在我家搜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折腾了七个多小时也没有找到更多的钱。当时,我丈夫被撞晕了过去,他们就把我押到了武警宾馆审问。我被带进房间的时候,已经有四五个便衣警察在那儿等着,他们个个面带凶相,朝着我诡异地笑着。我觉得阴森恐怖,手在不停地发抖,我赶紧祷告神,求神加给我信心。祷告后,我想到但以理被人陷害扔进了狮子坑,但是有神的保守,狮子都不吃他。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撒但虽然凶残、恶毒,但是神给它划定了界限,没有神的许可,他们也不能伤害我,我得依靠神站住见证。这时,公安局的政委拿了一张纸,也不告诉我内容就让我签字。我不签,他就拿了一根一尺多长的塑料棍狠抽我的手和嘴,刚打了几下,我的手和嘴就肿了。接着,他又吩咐我身边那两个警察说:“别让她睡觉,耗她两天两夜她就崩溃了,到时候就什么都说了。”还对我撂下狠话,“你要是再不交代钱的下落,我就把你家的房子给拆了!”听到这话,我很担心,“我们好不容易才置办起来的家,短短几个小时就被警察糟蹋得不成样子,看他们这么凶残,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我要是不交代教会钱财的下落,他们会不会真把我家给拆了?会不会把我折磨死?”我越想越害怕,就一个劲儿地祷告神。我想到了主耶稣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太10:28)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勇气。我的命在神手中,警察再凶残也只能摧残我的肉体,没有神的许可,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如果神许可警察夺去我的性命,毁了我的家,我也愿意顺服。想到这里,我不再那么害怕了。接着,警察把我拖到一个椅子上铐住,只要我一闭上眼睛,他们就狠劲地踢我的腿,折腾得我一夜都没睡。

第二天上午,几个警察轮流审问我钱的下落。那个政委一脸阴沉地说:“你保管的钱哪儿去了?收据上明明写着二十五万,怎么就剩下这么点了?其他的钱哪儿去了?”我低着头没有说话。他又迫不及待地催问:“剩下的钱是不是你们花了?赶紧说清楚!”我心想:“我们才不会贪占教会钱财,这是神选民献上给神的祭物,贪占神祭物的都是魔鬼,该受咒诅,都得下地狱受惩罚!”政委为了套出教会钱财的下落,又开始说软话劝我,一会儿说,“你还是赶紧说了吧,说了就能和家人团圆了”,一会儿又说,“我在你们那边当过兵,咱们也算是半个老乡,你赶紧说了就啥事都没有了”。我心想:“这些警察可真是诡计多端,我可不能上他们的当。”接着,另一个警察又冲我说:“你不是保管了二十五万吗?现在只剩下十二万一千五,那剩下的钱你准备几年还清?只要你写个保证书,就可以回家了,怎么样?”听到这话,我真是又气又恨,明明是他们把我家的钱抢光了,还让我给他们打欠条?真是太无耻了!

凌晨一点多,警察又反复逼问我教会钱财的下落,还说:“你知不知道这钱是哪儿来的?这都是人民的血汗钱,应该还给人民。”我看着他丑恶的嘴脸,恶心极了。这钱明明是神选民蒙神的恩待用血汗挣来的,然后献上给神,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是神的祭物,跟所谓的人民的血汗钱一毛钱关系也没有,这不是瞪着眼说瞎话吗?借着中共警察这一番表演,我对他们的邪恶嘴脸看得更透了,从心里恶心、鄙视他们,更不想搭理他们了。见我一直不交代,两个警察又轮流狠扇我耳光,不知道扇了多少下,直到他们打累了,又换了一个塑料皮本子继续打,我被打得头昏眼花,脸上火辣辣地疼。接着,他们又用电棍电击我戴的手铐,电流瞬间穿过我的全身,好像每一根神经都在发麻,真是生不如死。就这样他们还是不放过我,又用皮鞋头踢我的小腿,用鞋跟碾压我的脚,我感到了一阵钻心的疼。一顿毒打折磨以后,我浑身瘫软无力,感觉天旋地转,好像快死了一样。我在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受苦的心志,能站住见证。祷告后,我想起了神话语诗歌如何才能被成全》:“在苦难临到的时候,你能不体贴肉体,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隐藏的时候,你能有信心跟从神,以往的爱心还不变、不消失,无论神怎么作,你都任神摆布,宁肯咒诅自己的肉体也不埋怨神,临到试炼时宁肯忍痛割爱、流泪痛哭也得满足神,这才是真实的爱、真实的信心。《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是啊,临到酷刑折磨,虽然我肉体是受了一些痛苦,但神正是借着苦难的环境来成全我们的信心,不管警察怎么折磨、残害我,我都得依靠神,为神站住见证。这时,警察命令我站起来,我两只手铐在椅子的扶手上站不起来,只能是弓着腰,三十多斤重的椅子整个吊在了我的手腕上。警察还使劲地摇晃着椅子,手铐深深地嵌到了我的手腕里,我疼痛难忍。警察阴笑着说:“这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们哪!”我闭着眼睛强忍着疼痛,听着他们猖狂的笑声,心里恨透了这伙恶魔。

当时,我已经被铐在椅子上一天一夜,头昏脑胀、腰酸背痛,浑身就像散架了一样,我感觉快要支撑不住了,在心里不停地呼求神:“神哪!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不管受多大苦,我愿站住见证。”祷告后,我想起了一段神的话:“我在末世一班人身上作的都是前所未有的工程,所以为了我的荣耀显满穹苍,所有的人都为我受最后一次‘苦’,明白我的心意吗?这是我对人提出的最后一点要求,就是说,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刚强响亮的见证,最后一次为我摆上,最后一次满足我的要求,你们真能做到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十四篇》从神的话中,我感受到了神的期盼与鼓励。患难临到,正是我在撒但面前作见证的时候,我应该忍受痛苦,站住见证,羞辱撒但。有神话语的带领,我感受到神一直与我同在,好像疼痛也减轻一些了。经过一夜的毒打折磨,我浑身上下都是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脚也肿得很高,身体特别虚弱。接班的警察都看不下去了,说:“这些人下手也太狠了,农民挣点钱多不容易,还抢走了人家这么多钱。”

第三天,政委又来抠问我信神的情况和二十五万元教会钱财的下落。我说:“二十五万已经被拿走了,你们搜到的是我家的钱。”政委一听立马扭头对身后做笔录的人说:“这个不要记。”我说:“为啥不记?”他生气地从座位上蹿起来拍着桌子吼道:“是你审我还是我审你?拿走钱的人叫什么名字?去哪儿了?”见我不说,他又恶狠狠地说:“如果再不交代,让你的儿女以后什么工作也找不到,让你们一家人都活不下去!”听到这些,我很担心,孩子们还年轻,如果共产党真把他们的工作剥夺了,儿女们以后怎么生活啊?祷告后,我想到了神的话:“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没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总为自己奔波、忙碌也没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着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你还叫受造之物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踏实多了,儿女的前途命运在神的手中,大红龙说了不算,我应该依靠神站住见证。至于儿女的前途、一家人生活得怎么样,神早就命定好了,我只愿顺服神的摆布安排。

第四天,警察把我儿子和治保主任带来。儿子看到我鼻青脸肿,流着眼泪心疼地说:“妈,你不用担心,我不结婚了,我会想办法借钱把你保出来的。”我听到这话心里一颤,特别地难受。后来,政委又用命令的口气对治保主任说:“钱的事你也应该想想办法。”然后又诡异地说:“她家有啥亲戚没?让她家亲戚也给出点钱。”治保主任点头哈腰地附和着说:“我回去找她哥哥姐姐说说,让她丈夫也想想办法。”看着他们贪婪的样子,我气愤地说:“我不和我哥哥姐姐来往,你们不要去找他们。”另一个警察又冲着我吼道:“这收据上不是写着二十五万吗?我们只拿到了十二万,剩下的钱你无论如何也得给补齐!”我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好无奈地说:“那就卖我家的房吧。”治保主任一脸不屑地说:“你那房值几个钱?卖了能补上剩下的钱吗?”警察一听,又逼着我儿子回去借钱,儿子只好答应,含着眼泪走了。我当时特别气愤:“这大红龙真是卑鄙无耻,他们口口声声说信仰自由,实际上却镇压、抓捕、残害信神的人,不择手段地搜刮钱财、抢夺神的祭物,不给人留一点活路。”我看透了大红龙就是抵挡神、残害人的恶魔,更激起了我跟随神到底的心志。我不由得在心里唱起了诗歌:“经历了患难试炼我终于觉醒,我看透了撒但卑鄙凶残邪恶,愤怒的火焰在我心中燃起,誓死背叛大红龙为神作见证。”《跟随羔羊唱新歌・誓死忠心跟随神》不管撒但怎样残害我,我都要站住见证,羞辱撒但。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变着法地折磨我,把我铐在椅子上不让我睡觉,也不给我饭吃,还反复地逼问我教会钱财的下落,我的心每天都绷得紧紧的。到了第八天,政委见从我嘴里始终问不出结果,又把我儿子叫来,逼我儿子凑够十三万才让我回家,儿子愁眉不展地说借不到钱。我气愤地说:“我们就是普通的农村人家,我丈夫又常年有病,哪来的这么多钱?”可是他根本就不搭理,又狠狠地瞪着我儿子说:“回去想办法借。”

到了第十天,他们见从我这儿实在得不到有价值的东西,只好让我回家了。临走时,警察还警告我尽快把二十五万补齐,还说:“是谁把钱给你们保管的,如果你们把那个人找到,我们就还你家的钱。”我心想:“他们明知道这钱是我家的,根本不是教会的,还想用这些钱来要挟我,逼我出卖弟兄姊妹,我决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后来我才知道,儿子为了救我,前前后后给了警察八万多块钱。

我们家本来就不富裕,积蓄被警察抢走以后,日子就更加艰难了。之前我就有手抖的毛病,被警察酷刑折磨以后,手抖得更厉害了,连饭也做不成,更别说打工挣钱了,丈夫就更指望不上了。失去了生活来源,我们平时买菜、买面、买点日用品都是紧巴巴的。有一次,我想买点卫生纸都没有钱。家里被共产党洗劫一空,现在连日常的生活都维持不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一想到这些,我就特别犯愁,再加上警察隔三岔五地电话传唤,我只要一听到电话铃响,就特别紧张、压抑。更让我痛苦的是,亲戚朋友害怕受连累,像躲瘟疫一样离我们远远的,村里的人也对我们指指点点,我觉得太痛苦、太压抑了,实在受不了了,就一个人跑到野地里哭。我边哭边向神祷告:“神哪!临到这样的环境我很软弱,不知道该怎么经历了,愿你带领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祷告后,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话:“……神带领我们走的路不是直线上升,而是曲折度大而且是坑坑洼洼的路,而且神说所走的路越是崎岖,越能显明我们的爱心,但就这样的路我们谁也开辟不出来。在我的经历当中也走了不少崎岖不平的路,也忍受了极大的痛苦,甚至有时达到悲痛欲绝,似乎想大声呼喊,但我还是走到了今天。我相信这是神所带领走的路,所以我忍受一切痛苦的折磨而走下去,因为这是神所命定的,谁能逃脱呢?我不求什么得福,只求能够按照神的意思走我该走的路。我不求模仿别人,走别人走的路,我只求尽我的忠心把我该走的路走到底。《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路…… 六》揣摩着神的话,我感动得泪流满面,明白了在共产党掌权的国家信神、跟随神就会伴随着各种逼迫患难。虽然我因着共产党的抓捕迫害失去了家产,生活困苦到了一个地步,但这也是神许可的,我应该顺服下来,在这样的环境中站住见证羞辱撒但。

之后的日子里,我和丈夫互相勉励扶持,常常一起唱诗歌,后来弟兄姊妹也想办法帮助我们,有的施舍钱,有的给物品,还有的交通真理帮助扶持……是神的爱、神的话语带领我们渡过了那段最艰难困苦的时期。

上一篇: 终生难忘的一天
下一篇: 酷刑折磨的一夜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共产党是怎么折磨我的

中国河南 王强 2002年3月的一天下午,村治保主任带着五个警察突然闯进我家。一个警察拿出搜查证,说:“我们是派出所的,有人举报你信全能神,还接待外地传道人。”说完几个警察就冲进屋里搜查,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的。他们翻出一个笔记本,里面是我抄写的神话,警察指着我说:“这就是你信全能…

宾馆里的秘密审讯

中国河南 宋平2013年2月的一天,我和一个姊妹约好去聚会。大概下午2点,我在一个鞋店附近等她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男的边打电话边不时往我这儿看,我感觉不对劲,刚想离开,就听见一声“不许动!”只见四五个人冲了过来,我心想:坏了,是警察!我拔腿就跑。两个人追上我,一下把我按倒在地,随…

逼迫患难使我更爱神

山东省 刘珍我叫刘珍,今年七十八岁,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普通基督徒,感谢全能神拣选了我这个被世人看不起的农村老太太。自从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我就每天祷告、听神话语朗诵,和弟兄姊妹一起聚会、交通,渐渐地,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看透了一些事,心里感到特别畅快,活在了从未有过的幸福之中。…

我被警察抓捕后……

中国江苏 朱楠 2004年4月的一天,上午10点左右,我骑自行车带着一箱神话语书籍走在路上,突然被一辆面包车拦截,从车上下来三个便衣警察,他们强行把我车上的袋子打开。一个警察翻开一本《话在肉身显现》,说:“这人是信全能神的,带走!”当时我心里特别紧张,心想:“今天被抓,又没收这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