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生命垂危 谁来拯救

32

长治市 王兵

我是一名基督徒,信神后虽然享受了很多从神来的恩典,但我对神的全能主宰、神的权柄并没有多少认识。直到经历了一场病痛,我才亲身体尝到了神话语的权柄和威力,真实地感受到只有神的话能给人信心、力量,使人不受死亡的辖制,能坦然面对一切。

疾病突发 筹钱医治

2016年9月的一天上午,我在地里干农活,突然心跳加速,胸闷气短,休息了一会儿不怎么难受了,我以为是干活累的,就没当回事。没想到11月份的一天早上,我去楼下院子外边上厕所,在回来的路上,我突然又感觉胸部憋闷,心跳过速,喘不上气来,走路也很吃力,我强撑着身体歇了两次才进了家门。回屋后,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心想:“今天怎么喘得这么厉害,难道是心脏病又犯了?上次做完手术后不是没事了吗?”歇了一会儿,我感觉好多了,就又没当回事。可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胸闷气短越来越厉害了,不光走路上不来气,就连晚上睡觉都憋闷得像要断了气似的。母亲见我难受得厉害,就让姐姐和姐夫陪我去县医院做各项检查。做完心脏彩超后,医生说我的心脏已经发生病变,病情很复杂,也很严重,需要尽快去找第一次给我做心脏手术的主治医生治疗,因他最了解我的病情。临走时医生还再三强调我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否则就有生命危险。

疾病临到,痛苦中的光明

第二天一大早,姐夫就陪我去省医院找到当时给我动手术的主治医生,医生了解了我的情况后,严肃地对我说:“从你现在的症状来看起码在两三个月前就发病了,你怎么拖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情况已经很危险了,你赶快去做心脏彩超、PT、心电图,等结果出来再说。”听到医生的话,我和姐夫都非常紧张,我才意识到两个月前,自己在地里干农活时心脏病就已经犯了,只不过当时不严重我没当回事。随后我顾不得多想,就赶紧去做各项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神情凝重地对我说:“你心脏里面的二尖瓣已经被血栓粘连了半个瓣膜,瓣膜关闭不严,这样下去很容易造成卡瓣,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何况你还是心脏病二次复发,又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期,做手术能不能成功还真不好说。前段时间有两个人和你的病情一样,一个是上了手术台就没下来,一个是坐在椅子上光有出气没有进气,相当于活死人。”听医生这么说,我心里很害怕,担心就算自己做了手术,也会像医生说的那两个人一样,此时,我感觉死亡正在向我逼近……恐慌中,我只能向神呼求:“神啊!求你救救我……”祷告后,我忽然想到约伯临到撒但的试探时,他的财产被掳,儿女遭灾,自己还浑身长毒疮,但约伯能寻求神的心意,他认识到一切都是神赐给的,就算神剥夺也有神的美意,他应该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不消极、不埋怨,仍然称颂神的圣名,最终约伯站住了见证,羞辱了撒但。因着约伯对神有真实的信心与顺服,神加倍地祝福他,约伯又活了一百四十年,最后日子满足而死。这时,我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犯心脏病时,因医生误诊给我服用了半年治疗肺结核的药,药物的刺激使我身体各个脏腑功能都受到严重损伤,但手术做得很顺利,我也安然无恙地活到了现在,这都是神对我的看顾和保守。现在我又一次临到病痛,我应该将自己交在神的手中,无论是生还是死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相信神是公义的。想到这些,我心里不那么害怕了,也坦然了许多。这时,医生对我说:“小王,你的病急需做手术,若是再耽误就真不好治了,手术费大概需要十二万到十五万,你赶紧回家筹钱吧!”听了医生的话,当天晚上我家人便开始四处筹备手术费用。

希望破灭 神话引领

筹到钱后,我迫不及待地给医生打电话,让他给我安排手术,但医生却在电话里说:“我和几位专家分析了一下你的病情,觉得现在你的身体太虚弱,没有抵抗力,万一做手术时你的身体出现什么状况,那就很危险了,你先在家把身体调养好了再做手术吧……”医生的话就像给我下了死亡通知书,我一下子陷入了绝境中,特别软弱,心想:“前几天医生说不尽早治疗就有生命危险,可现在竟然推托不治了,难道我的病真的治不了了?我要是就这样死了,母亲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让母亲怎么承受得了呢?妻子和孩子以后又怎么生活呢?……”想到这些,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酸与无助,我越想越消沉,越想越痛苦。这时,信神的家人与我交通说:“医生只能看病,却救不了我们的命,我们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着,我们要对神有信心。既然医生不给做手术,这必然有神的美意,我们不要对神失去信心,只要依靠神,多亲近神,相信神会带领我们的。”借着家人的提醒我才猛然意识到,当知道自己不能做手术后,我就活在了担忧、害怕中,心也离神远了,好像我把做手术当成了自己活下来的唯一希望,做不了手术就只能死,看到自己根本不相信生死都在神手中,对神也没有信心。于是,我赶紧来到神的面前向神呼求:“神啊!你掌管万有,主宰一切,世间的一切也都是你说了算,我的生死在你的手中掌握。神啊!愿你带领我,保守我的心,使我能顺服下来……”祷告后,我想起神的话说:“神有权柄能叫一个人死,让那个灵离开肉体,回到阴间去,或者回到他该去的地方。人什么时候死,死后去哪儿,这些都是神说了算,神随时随地都可以作这些事,他不受人、事、物、空间、地理的辖制,只要他想作他就能作,因为万物生灵都在他的主宰之下,万物也因着他的话语、他的权柄而生而灭。他能让一个死人复活,这也是他随时随地都能作的事,这是造物的主独有的权柄。”(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神的话给了我安慰与信心。是啊!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只有神有这样的权柄、能力,除了神,任何人都没有能力改变人的命运,决定人的生死。就像圣经中记载拉撒路已经死了四天了,但主耶稣说了一句“拉撒路出来!”(约11:43)拉撒路就死里复活从坟墓里出来了,这正是神权柄的体现。今天我能不能活下来,不取决于是否做手术,而在乎神的主宰命定,神如果命定我能活下来,即使医生给我判死刑我也死不了,但神如果命定我寿数已到,即使我身体健康也活不下来。想到这儿,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的命是你给的,不管你怎么安排,我都愿意接受顺服……”

痛苦绝望 神爱相伴

祷告寻求

有了神话语的带领,我不再把希望寄托于手术,而是愿意顺服下来,把自己的生死交托在神的手中。后来,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一动心跳就加速,双腿也无力,躺下想睡一会儿,就感觉上不来气像要窒息一样。我每天除了吃药就只能喝点稀饭维持生命,有时甚至一点食欲都没有……我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经常背着家人偷偷地流泪,有时就想着,与其这样痛苦地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可是每当我这样想时,就会想到神的话:“现在还不能死,还得攥紧拳头好好活下去,得为神活一回。人里面有真理就有这个心志了,就再不想死了,当死亡威胁你时,你会说:‘神哪,我不愿意死,我还没认识你呢!我还没还报你爱呢!……’……你若明白真理你会说:‘我还活不够呢!我死什么呀?我现在还没得着真理呢!我得为神好好花费,我得把神见证好,我得还报神爱,以后怎么死都行了,那时我算活得满足了。现在别人谁死我也不死,还得顽强地活着。’”(摘自《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神的话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我现在还没有得着真理,还没有认识神,我不能死。我有想死的意念,这是我肉体的软弱,但我不能随从这个意念,今天死的试炼临到了我,神是要借此成全我对神的信心,我应该在神所摆设的环境中经历神的作工,追求真理,追求认识神。不管怎么痛苦,我都要坚强地活下去,哪怕只有最后一口气,也要对神有信心,不发怨言,为神站住见证。想到这儿,我心里就不那么痛苦了,也没有想死的意念了,反而对神充满信心,愿意依靠神去经历了。

神施怜悯 转危为安

接下来的日子,每当受病痛的折磨痛苦难熬的时候,我都在心里竭力地呼求神,坚持看神的话,揣摩神的话,寻求神的心意,听诗歌思念神的爱,不知不觉我与神越来越亲近了,心里也不再受死的辖制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十天后我的病情竟然开始好转了。一天上午,我去上厕所,走着走着感觉胸口不像前几天那么闷了,气喘得也不那么厉害了,感觉胃里空空的,特别想吃东西。回到家我高兴地对母亲说:“妈,我忽然感觉胸口不那么闷了,身上也有点儿劲了,就想吃东西,你快给我做点吃的吧。”母亲激动得热泪盈眶,嘴里不住地感谢神。从那以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恢复得好,饭也能吃了,也能躺着睡觉了,走路时气也不喘了,从一楼走到六楼也不觉得太累,和之前那个病瘫之人完全不一样了。家人看到我的病好得这么快,都感受到了神话语的权柄和威力,我知道这都是神对我的怜悯与保守,十分激动,心里对神充满感激与赞美。正如神的话说:“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第六篇说话》)

尽上本分 还报神爱

从我得病到现在已经有一年时间了,在这期间我没有去做第二次手术,也没有去医院检查过,身体却恢复得和正常人一样。认识我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纷纷说我信的神太全能、太奇妙了!如今我在教会里重新尽上了本分,能实际地还报神的爱,我感到特别高兴。从这次得病的经历中,我真真切切地体尝到了神话语的权柄是独一无二的,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超越一切。每当我痛苦难熬,绝望无助时,神就及时开启我明白他的话语,带领、引导我,使我明白神的心意,有了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当我真心依靠神去经历神的话时,就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与全能主宰,我的病不知不觉就好了。同时我也认识到人信神不追求真理,不追求认识神,在疾病甚至是死亡临到的时候,只有恐惧与无助,只有无尽的痛苦与悲哀。金钱挽救不了我们的生命,医生也决定不了我们的生死,唯有神是我们唯一的依靠,唯有神的话能作我们的生命!我愿意在有生之年竭尽全力追求真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把神对我的爱见证给更多的人,尽自己所能来还报神的爱!

一切荣耀归于神!

相关内容

劫后重生 认主归宗(有声读物)
在鬼门关觉醒
火灾中那双保守我们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