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篇五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二)

2.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的区别

上次聚会总结了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你们说说都有哪些?(第一条是撒谎成性,第二条是阴险毒辣,第三条是少廉寡耻、不知羞耻,第四条是自私卑鄙,第五条是攀附权贵、欺压弱势,第六条是对物质的欲望超乎常人。)一共是六条。从这六条来看,敌基督这类人的人性品质是没有人性,没有良心、理智,人格低下,人性品质恶劣。如果你对一个人的性情是什么、性情到底好坏不知道、看不透,但是通过了解他的人性品质,比如说他有撒谎成性、少廉寡耻、阴险毒辣等恶劣的人性品质,就可以初步定性这个人不是有良心、心地善良、人性品质高贵的人,而是人性坏、人性极差、人性恶的人。这类人如果没有地位,就暂先定为恶人,那能不能从他的人性品质上就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定性这类人为敌基督呢?如果光从人性的这几方面表现来看,这类人百分之八十可以定性为是敌基督一类的人。他不是光有敌基督性情,不是简单的人性恶、人性坏、人性差,那就可以初步定性为是敌基督一类的人。因为凡定为敌基督的这类人没有人性好的,没有又诚实、又善良、又单纯、又正直,对人又真诚,还知廉耻的,没有一个具备这些人性品质的人是敌基督的。敌基督这类人的人性首先是很差的,他没有良心、理智,更没有有人性、人格高贵的那些人所具备的人性品质。所以,从敌基督这一类人的人性品质上来看,如果他没有地位,只是一个普通的跟随者,只是尽本分的人中的普通一员,但因他的人性品质很差,具备了敌基督人性品质的那几项,那就可以初步定性这一类人是敌基督。对于看不透的这类人该怎么办呢?不能提拔,不能给他地位。有些人说:“给他地位不就能够确定他是不是敌基督了吗?”这话对不对?(不对。)如果给这类人地位,他就要做敌基督做的事了,敌基督做哪些事他就会做哪些事。首先,他会搞独立王国,另外,他会控制人。那这一类人会不会做对神家有益的事?(不会。)这类人有了地位就能搞独立王国、胡作非为,就能打岔搅扰、拉帮结伙,就能做恶人所做的一切事情。这就等于把狐狸引进葡萄园了,把神选民交在恶人手中,交给魔鬼撒但了。这类人一旦掌权,那就板上钉钉、确定无疑是敌基督了。如果光从人性品质上来确定一个人是不是敌基督,对于很多不明白真相的人,很多不明白、分辨不透敌基督性情实质的人来说,就觉得好像有点过分,“怎么一棒子把人打死,把人定罪了?人家还没做什么事就定人家为敌基督,这似乎对这类人有点不公平。”但是,从敌基督的性情实质上来看,这类人绝对没有好的人性。首先,这一类人绝对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其次,这一类人绝对不是喜爱真理的人;再者,这一类人绝对不是顺服神话、能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不具备这几样的人,他的人性品质是高贵还是低贱,是好还是坏?这是很显然的事。

上次聚会交通了敌基督的人性品质所表现出来的方方面面的行为,还有说话方式、处事方式等等。如果从一个人的人性品质不能完全断定这个人是否是敌基督,那我们就有必要交通一下敌基督这一类人的性情实质到底是什么。这样,一方面从敌基督的人性品质来看、来分辨,另一方面从敌基督的性情实质来看,这两方面结合就能断定一个人是只有敌基督性情还是确确实实就是敌基督。今天就来总结一下敌基督的性情实质到底有哪些,这是更能看清、更能分辨出或者更能定性一个人是否是敌基督的另外一方面更重要的特质。

对于“性情”咱们之前作过一个具体的总结,人的败坏性情到底有哪些?(刚硬,狂妄,诡诈,厌烦真理,凶恶,邪恶。)大致就是这六条,其余的比如自私卑鄙等类似性情的一些说法,跟这六条中的某一条有些关联或类似。你们说,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有没有区别?区别在哪儿?人性品质主要用良心理智来衡量,一个人有没有人格,人格尊不尊贵,有没有尊严,有没有人性道德,道德水准怎样,做人有没有底线,有没有原则,人性是善是恶,是否是单纯诚实的人,涉及到人的人性品质就指这些。人性品质基本上就是一个人日常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对善恶、对正反面事物、对黑白是非的选择、倾向,是针对这些说的。这个基本上不涉及真理,只是用良心标准、人性善恶来衡量,不太能上升到真理的高度。如果涉及到性情,就得用一个人的实质来衡量。他喜欢善还是恶,对待正义与邪恶、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他所表现出来的,他的选择还有他流露出来的性情到底是什么,他的反应是什么,这就得用真理来衡量了。如果一个人人性品质相对善良,有良心、有理智,能不能说他没有败坏性情?(不能。)如果一个人很善良,他有没有狂妄?(有。)如果一个人很诚实,他有没有刚硬的性情?(有。)可以说,无论一个人的人性品质多好,人格多么高贵,都不能说他没有败坏性情。一个人有良心、有理智,能不能就代表他从来不抵挡神,没有悖逆呢?(不能。)那这个悖逆是怎么产生的?是因为人有败坏性情,人的性情实质里有刚硬、狂妄、邪恶等等。所以,一个人的人性品质再好不代表他有真理,不代表他没有败坏性情,不代表他可以不追求真理就能达到不抵挡神、不背叛神、不悖逆神,就能顺服神,只不过人性品质好,相对诚实,心地善良,单纯,知廉耻,正直,这类人就能够接受真理、喜爱真理,能够对神所作的有顺服,因为他具备了接受真理的人性品质。

人性品质好坏只是用良心、道德、人格这几样基本的条件来衡量,但是性情实质就得用之前所说的六条败坏性情来衡量。一个人的道德水准很高,有人格,有良心,有理智,心地也善良,这只能说他的人性品质相对不错,但是并不代表这个人明白真理、具备真理,能按真理原则办事了。这就证实什么呢?他虽然有好的人性品质,人格相对高尚一些,行事为人的道德水准相对高一些,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败坏性情,不代表他就有真理了,也不代表他的性情都是合乎神要求的。如果一个人的败坏性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也不明白真理,那这个人的人性品质再好也不是真正的好人。如果一个人在性情上有相对的变化了,就是做事能寻求真理了,也能积极主动地按真理原则办事,对真理、对神有顺服了,虽然败坏性情还时常流露,有狂妄,有诡诈,严重一点的还有凶恶性情,但是从整体来看,他做事的源头、方向、目标能按真理原则了,做事的时候有寻求,也有顺服,那能不能说这类人就比性情一丁点儿都没有变化的人的人性品质更高贵了呢?(能。)如果一个人的人性品质光有天然的好,在人看人性不错,但是丝毫不明白真理,对神还充满观念、想象,不知道怎么经历神的话,也不知道怎么接受神的摆布安排,更不知道怎么顺服神所作的一切,那这个人是不是真正的好人?严格地说不是真正的好人,只不过可以准确地说这个人的人性品质不错。人性品质不错是指什么说的?就是相对有人格,做事、与人相处比较公平公正,不占人便宜,相对诚实,也不坑人害人,做事有良心,具备一定的道德水准,不是仅仅不触犯法律、不违背人伦,而是比这两样标准更高一些。人与他相处就觉得他比较正直,跟他在一起不用防备,因为他不坑谁也不害谁,无论怎样相处都放心,具备这些的就算是不错的人了。但是,与明白真理,能实行真理、顺服真理相比,这样的人性就不是什么高贵的人性了。就是说,一个人的人性再好也代替不了明白真理、实行真理,更代替不了性情变化。

人性品质是针对人的良心、道德、人格说的,要衡量一个人的人性品质,那就衡量他的良心、道德、人格是怎样的。那性情是针对什么说的,是用什么来衡量的?用真理、用神话来衡量。如果一个人的人性品质方方面面都很好,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好人,可以说是败坏人类眼中完美的人、完全的人,似乎没什么毛病,无可挑剔,但是用真理来衡量,他所谓的那点好简直不值得一提,一看他的性情,狂妄、刚硬、诡诈、邪恶,甚至还能厌烦真理,更甚至能表现出凶恶的性情。这是不是事实?(是。)衡量一个人的性情实质是什么怎么衡量?用真理来衡量,用一个人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来衡量,这样,这个人的败坏性情就彻底地、完完全全地被显明出来了。尽管在人眼中认为这个人很有良心,有人格,道德水准也很高,在人中间被推崇为圣人、完人,但是来到真理面前、来到神面前,他的败坏性情就被显明得体无完肤,所有败坏人类具有的败坏性情他一样都不少。当神发表真理的时候,当神向人显现的时候,当神作工的时候,他与其他人一样表现出刚硬、狂妄、诡诈、厌烦真理、邪恶、凶恶的败坏性情,一样都不少。这样的人不是很完美吗?不是圣人吗?不是好人吗?他只是人眼中的好人,因为人没有真理,人类都有一样的败坏性情,所以人类衡量人的标准只是用良心、人格、道德来衡量,并不是用真理来衡量。不是用真理衡量出来的人性品质会是怎样的呢?是不是真正的好人?很显然不是,因为人衡量、评价出来的好人,他的败坏性情一点都不少。那人的败坏性情是怎么产生、怎么暴露出来的呢?当神没有发表真理、没有向人类显现的时候,人的败坏性情似乎不存在,但是当神发表真理、当神向人类显现的时候,这个人眼中的圣人、完人的败坏性情就全部暴露出来了。从这一点上来看,人的败坏性情与人的人性品质其实是共存的,并不是神来显现的时候人才有败坏性情,而是当神发表真理、当神向人类显现的时候人的败坏性情被暴露出来了,这时候人才知道、才发现,原来好的人性品质背后也有败坏性情,人眼中的好人、完人、圣人与其他人一样也有败坏性情,而且一点都不少,甚至比别人更隐秘,更具有迷惑力。那到底什么是败坏性情、什么是性情实质?人的败坏性情才是一个人的实质,一个人的人性品质只代表人外表的一些做人的条条框框,并不代表一个人的人性实质。说一个人的人性实质是什么,就指他的性情是什么,说一个人的人性品质是什么,就指他这人有没有好心眼儿,心地善不善良,人格怎么样,有没有道德水准等等这些浅显的东西。什么是人性品质,什么是性情实质,你们是不是明白了?这个事只能会意,不能用一个词或者一句话来定义,这是一个很复杂的事。如果定义了,把这个事说得很片面,似乎是规范了,但反倒说不清楚了。对这个事不定义,就这么解释,你们一会意就明白了。

人的败坏性情一共有六条,刚硬,狂妄,诡诈,厌烦真理,凶恶,邪恶。这六条中哪些是相对严重的,哪些是相对普通、平常一点,程度相对浅一点、情节比较轻一点的?(刚硬、狂妄、诡诈轻一些。)对了,看来你们对败坏性情这些方方面面的表现还有点感觉,有点认识。这三条虽然也属于被撒但败坏的人类具备的败坏性情,论实质也是让神厌憎的,是不合真理的,也是抵挡神的,但是这几条程度相对轻一些、浅一些,就是比较大众一些,败坏人类中的每一员都不同程度地具备这三条。除了这三条以外,厌烦真理、凶恶、邪恶这三条相对来说程度就严重多了。如果说前三条是普通的败坏性情,那后三条就是非普通的败坏性情了,程度更加严重。更加严重是指什么说的?就是这三条在情节上、实质上,在人抵挡神、悖逆神还有对抗神的程度上更加严重了。这三条是直接否认真理、否认神,与神叫嚣,攻击神、试探神、论断神等等人所表现出来的更严重的性情。这三条败坏性情与前三条有什么不同之处呢?前三条比较大众化,是所有败坏人类都具备的败坏性情的特质,就是每一个人,无论年老年少,无论是男是女,无论生在何方,是哪个人种、哪个种族,都具备这三条。后三条是根据人的实质,在每一个人身上不同程度、多多少少都具备,但是只有敌基督这一类人是败坏人类中具备邪恶、厌烦真理、凶恶这三种性情程度最严重的。除了敌基督以外,普通的败坏人类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或者在某些环境、某些特殊的背景之下会流露邪恶、厌烦真理、凶恶这些性情,他虽然有这样的性情,但他不是敌基督,他的实质不是邪恶的,不是凶恶的,更不是厌烦真理的。这就涉及到人的人性品质了。这类人相对心地善良,有人格,正直,知廉耻,等等,他的人性品质相对好一些,所以,对于后三条严重的败坏性情他只是偶尔流露,但是这些性情在他整个人的实质里不占主导。

比如说,有普通败坏性情的这类人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应付糊弄,临到神的管教了,他心里就不服,“别人都应付糊弄,为什么不管教别人?为什么只让我临到这样的管教、责打了呢?”这个不服是什么性情?是很明显的凶恶性情。他埋怨神不公平、神偏待人,这就有点跟神对抗、叫嚣的性质了,这就是凶恶性情。这类人的凶恶性情在这种情况下会流露出来,但不同的是,这类人心地善良,有良心知觉,有人格,相对正直,当他埋怨神,流露凶恶性情的时候,他的良心会发挥作用。他的良心发挥作用的时候会与他的凶恶性情产生争战,他的思想里就会产生出一些想法,“不能这么想,神祝福我很多,神也恩待过我,我这么想不是没良心吗?不是抵挡神让神伤心吗?”这是不是良心作用?这个时候好的人性品质就起到作用了。良心在里面一起作用,他的怒气、埋怨、不服就会一点一点地淡化、放下、消除。这是不是良心达到的果效?他流露的是凶恶性情,但是因为这类人有良心、有人性,他的良心就能遏制住他的凶恶性情,使他变得理性。当他变得理性的时候,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就会反省,认识到自己也能抵挡神,这个时候心里不知不觉会产生亏欠、懊悔,“刚才太冲动了,抵挡神、悖逆神了。神管教这不是神爱我吗?这不是偏得吗?我怎么还耍蛮呢?我这不是惹神生气了吗?我不能那么做,我得祷告神,向神悔改,放下手中的恶,不能再悖逆了。既然我承认自己应付糊弄了,那以后就不能再应付糊弄,就得认真做,得寻求怎么做才是尽到忠心,尽本分的原则是什么。”这是不是好的人性品质起到的作用?不可置疑,这类人也有凶恶性情,但他通过良心作用、通过理性的衡量,最后是他喜爱真理、好的人性品质占主导了。那这一类人的败坏性情里有凶恶,能不能说他就是有凶恶实质的人呢?能不能说他的实质是凶恶呢?这就不能了。客观地说,这类人流露的败坏性情当中虽然有凶恶,但是因为他有良心、有理性,相对喜爱真理,那他的凶恶就是一种败坏性情,并不是实质。不是实质的根源在哪儿?就是他这个败坏性情能变,虽然流露这样的败坏性情,也能悖逆神、抵挡神,不管时间长短,但通过他人性品质里的良心、人格、理智等等这些的作用,让他的凶恶性情没有主导他的行为与对待真理的态度。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他能认罪,能悔改,能按真理原则去做,能顺服真理,能接受神的摆布,没有怨言。虽然流露了凶恶性情,但最终的结果是他没有悖逆神,没有对抗神的主宰,他顺服下来了。这就是普通的败坏人类的表现。这类人只是有败坏性情,并不是有这一类性情实质的人,这是准确的。

再比如说邪恶性情,人在神面前流露出来的最邪恶的性情是什么?就是试探神。有的人信神之后,因为曾经走过一段偏路,作了一些恶,有很多过犯,就担心自己没有好的归宿,结局不保,担心自己会下地狱,总是为自己的结局归宿担惊受怕,总是很牵挂,他总琢磨,“我以后的结局归宿到底好不好呢?到底是下地狱还是上天堂啊?到底是神子民还是效力者?到底是灭亡的还是得救的啊?哪些神话说到这方面了,我得找找”。他看神的话都是真理,都是揭露人的败坏性情,没有找到他想要的答案,就总琢磨再去哪儿打听打听。之后,他找到了一个能被提拔重用的机会,就想探探口风,“上面对我是什么看法?如果看法还不错,证明我以前作的那些恶、留下的过犯神没记念,神还会拯救我,我还有希望。”接着,他顺着自己的想法张口就说:“我们那儿多数弟兄姊妹对业务不太精通,信神时间也短,我是信神时间最长的,我跌倒失败过,有一些经验,也有一些经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愿意担重担,愿意体贴神的心意。”他用这话来试探,看看上面有没有意思要提拔他,对他有没有放弃。其实他不是真的想担这个责任、这个担子,他说这话的目的仅仅就是为了投石问路,看看自己还有没有蒙拯救的希望。这就是在试探,这个试探的做法背后的性情是什么?就是邪恶的性情。不管这个做法流露出来多长时间,他是怎么做的,付诸实施有多少,总之流露出来的性情肯定就是邪恶,因为他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有很多想法、顾虑、担心。当流露邪恶性情的时候,怎么做是有人性、能实行真理的人,能证实这类人是只有这类败坏性情,而不是有邪恶实质的人?当这样做事、说话之后,有良心理智、人格尊严的人心里就难受痛苦,就受煎熬了,说“我信神这么多年怎么能试探神呢?怎么还能对自己的归宿念念不忘,还用这种方式套神的话,让神给个准信?这也太卑鄙了!”他内心就不安了,但是事做出来了,话也说出去了,收不回来了,他心里就明白了,“我这人虽然有点好心,有点正义感,但是还能做出这类卑鄙的事,这是小人勾当啊!这么做不是在试探神吗?不是在向神勒索吗?这也太卑鄙无耻了!”这种情况下,人该怎么做是合情合理的?是来到神面前祷告认罪还是硬着颈项坚持自己的做法?(祷告认罪。)那他从开始想到做,再到祷告认罪的整个过程,哪一阶段是正当的败坏性情流露?哪一阶段是良心作用?哪一阶段是在实行真理?从想到做这个阶段是受邪恶性情支配的,再到能反思这一阶段是不是受良心作用支配了?他开始省察,感觉到这样做不对,这是受良心作用的支配,之后是祷告认罪。祷告认罪也是在人格、良心、人性品质作用的支配下,能懊悔,有悔改,感觉亏欠神,能反省认识自己的人性、自己的败坏性情,达到能实行真理。这是不是三个阶段?从有败坏性情流露,到有良心作用,再到能放下手中的恶,有悔改,放下自己的肉体欲望、想法,背叛自己的败坏性情,能实行真理这三个阶段,这都是有人性、有败坏性情的普通的人该做到的。这一类人因为有良心知觉,人性相对好,就能达到实行真理。能达到实行真理,言外之意就是这类人有希望蒙拯救,也就是人性好的这一类人蒙拯救的几率相对是大的。

敌基督与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所不同的是什么?在第一个阶段,敌基督与任何一个败坏人类所流露的在外表来看基本上是一致的,但后两个阶段就不一样了。比如说,一个人在临到对付修理时流露了凶恶的败坏性情,紧接着需要良心起作用了,而敌基督没有良心,他会怎么想?有哪些表现?他会埋怨神不公平,处处抓他的把柄,处处为难他、刁难他。再接着就是死不悔改,不管多明显的错误、多明显的败坏性情,他都不接受,都不会承认自己有错,还要变本加厉、想方设法地在私下里再做事。从敌基督流露的败坏性情来看,他的人性品质怎么样?他没有良心,不知道省察自己,流露出来的就是凶恶、恶毒,打击报复。他会编造谎言掩盖事实,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也会设计陷害别人,让弟兄姊妹看不到真相,他还会极力地表白、辩护,各处散布。这就是凶恶性情在延续。他不但没有良心知觉,不省察、不反省、不认识自己,还要变本加厉继续流露凶恶性情,与神家叫嚣,与弟兄姊妹叫嚣、对抗,更严重的是与神对抗。一段时间后,当这件事情平息下来了,他会不会悔改认罪呢?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真相大白了,众所周知这是他的责任,他应该承担这个责任,但他能不能承认?能不能有懊悔、亏欠?(不能。)他还是一个劲儿地对抗,“反正我没做错,即便错了我的存心也是好的,即便错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怎么不找别人总找我呢?我错在哪儿了?我也不是故意做错的,你们都有错,怎么不追究你们的责任呢?再说人这一辈子谁还能不犯点错?”他有悔改吗?有亏欠吗?他不感觉亏欠,也没有悔改。甚至还有的人说,“我付了那么多代价你们怎么没看着呢?怎么就没有人夸我呢?怎么也不给点赏赐呢?临到事了就找我的责任、找我的问题,这不是抓把柄吗?”他是这样的心态、这样的情形。这很明显就是凶恶性情,死不悔改,事实摆在眼前了还不承认,还一个劲儿地对抗。他嘴上虽然没骂,但心里说不定骂多少遍了,骂带领眼睛瞎,骂弟兄姊妹没有一个好东西,没事的时候都巴结他,他没地位了就没人搭理了,也没有人跟他交通,连个笑脸都看不着。他还在心里骂神,论断神不公义。从头到尾,他所流露出来的性情都是凶恶的,没有一丁点儿良心的作用,也没有一丁点儿悔改、懊悔的意思,他更不打算回头,寻求真理原则,来到神面前认罪悔改,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就一个劲儿地讲理、对抗,一个劲儿地埋怨。敌基督这类人与能悔改的一类人流露了同样的败坏性情,但在性质上是不是有区别?哪类人具有敌基督性情,哪类人具有敌基督实质?(不悔改的这类人是有敌基督实质的。)能悔改的一类人是什么人?是有敌基督性情的败坏人类,但不是敌基督。有敌基督实质的人是敌基督,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是普通的败坏人类。这两者哪类人是恶人呢?(有敌基督实质的这一类人。)这是不是会分辨了?就看哪类人做错事,临到对付修理,临到被撤换、被管教等等这些环境时,他的良心一点儿控告都没有,还一个劲儿地讲理,就不回头,也不反省,还能肆无忌惮地论断、散布。要是没有人搭理他,他能不能就此罢手?不能。他会在心里消极对抗,“既然人对我不公平,神也不恩待我,也不替我做主,那我以后尽本分就走过程。反正尽好了也不得赏,也没人夸,也得挨对付,那我就应付糊弄。让我按原则办事,让我做事跟人商量、配搭,寻求真理,想都别想!我就不冷不热、不卑不亢的,让我做我就做着,不让我做我就走,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反正我就是这样,你们别想对我要求太高,要求高我也不搭理。”这是不是凶恶性情在延续呢?这类人能不能悔改?(不能。)这就是有敌基督实质的一类人的表现。

同样,敌基督流露邪恶性情的时候也是一样的,他从来不反省,因为他没有良心,临到什么事流露什么败坏性情,有什么存心、欲望、野心,他没有良心约束,所以在合适的时机,在对他有利的时机,他怎么想就要怎么做。无论做完之后结果怎样,他都义无反顾,仍然坚持他的观点,仍然保留他的野心、欲望、存心还有他一贯做事的方式方法,没有责备。为什么没有责备呢?因为这类人没有良心,少廉寡耻,不知道羞耻,在他的整个人性里没有一样东西能约束他的败坏性情,也没有一样东西来衡量他所流露的败坏性情是对还是错,所以,这一类人在流露邪恶性情的时候,不管别人怎么看,也不管过程是怎样的、结果是怎样的,从始到终他没有责备,没有难过,没有懊悔、亏欠,更没有回转。这就是敌基督。从这两个例子来看,敌基督这一类人有一个最明显的特征是什么?(没有良心理智。)没有良心理智导致他的表现是什么?他所流露出来的性情产生的结果是什么?(不会反省、悔改。)不会反省、悔改的人能不能实行真理?永远不会!

单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不是敌基督,有敌基督实质的人才是敌基督。这两者外表的人性肯定是有区别的,在不同人性的支配、作用之下,他们对待真理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对待真理的态度不一样,所选择的道路也就不同;选择的道路不同,所产生出来的对败坏性情的影响也就有所区别。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因为有良心作用,有理智,知廉耻,相对喜爱真理,当他流露败坏性情的时候,他内心能有责备,能反省,能认识自己,也能承认自己的败坏性情、败坏流露,从而能够背叛肉体,背叛自己的败坏性情,达到实行真理,顺服神。而敌基督则不然,他因为没有良心作用,也没有良心知觉,更不知廉耻,所以当流露败坏性情的时候,他没有一个方式方法来衡量自己所流露的是对还是错,是败坏性情还是正常人性,到底是否合乎真理,他从来不反省这些。那他是怎么表现的?他始终坚持自己流露的败坏性情与选择的道路是对的,他怎么做、怎么说都是对的,一味地坚持。这样一来,他做了再大的错事,流露了再严重的败坏性情,他都不会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更不会对自己流露的败坏性情有认识,当然他也不会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背叛自己的败坏性情而选择顺服真理、顺服神这样的道路。从这两种不同的结果来看,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有机会能达到明白真理而实行真理,能达到蒙拯救,而有敌基督实质的这一类人不能达到明白真理而实行真理,也不能达到明白真理而顺服真理,从而达到蒙拯救这样的结果,这就是两者的不同。

3.敌基督的性情实质

今天交通的重点主要还是总结敌基督的性情实质到底是什么。刚才说到的人的六方面败坏性情,用哪三条来定性有敌基督性情实质的这一类人更为准确?(厌烦真理,凶恶,邪恶。)既然把范围缩小到这三条,前三条就不交通了。那有敌基督性情实质的这类人是不是没有刚硬、狂妄与诡诈这样的败坏性情?(不是。)那为什么不用前三条来定性敌基督的性情实质呢?(因为前三条普通的败坏人类也都具备,它不代表一个人的实质。)这话概括得挺准确。涉及到性情实质这样的话题,前三条败坏性情程度相对轻一些,而真正能概括敌基督性情实质的是后三条,这三条败坏性情更能准确地定性敌基督的性情实质。虽然不用前三条来定性敌基督的实质,但是在敌基督身上那三条败坏性情一点儿不差都有,而且比常人更严重。他的刚硬可以用凶恶、厌烦真理、邪恶来概括,来定性,来形容他刚硬的程度,而他的狂妄、诡诈同样也可以用这三种性情来概括,来定性。很显然,敌基督性情实质的主要特征就是厌烦真理、凶恶与邪恶。

(1) 邪恶

在厌烦真理、凶恶与邪恶这三条败坏性情中,邪恶是敌基督性情实质里最全面的一方面性情的概括,也是敌基督性情实质里最常见的一项。为什么用邪恶来形容敌基督的性情实质呢?说敌基督这类人很邪恶,那从他的思想上来看,他每天都想什么、说什么,他都做什么事,能证实他是有邪恶实质的一类人呢?这是不是该揣摩的问题?(是。)那就得先从他的所思所想、言谈举止、为人处世上来分析、观察,来判断这类人的邪恶实质到底存不存在。首先来看敌基督这一类人他每天所思想的都是什么。有的人心里想:“我在这个人群里不算是最有能耐的,恩赐也不算是最高的,那我怎么能提高点知名度,能被大家高看,能光宗耀祖,头上有光环呢?怎么能说服别人让别人听我的,都仰望我呢?地位这是个好东西,有地位这是好事。有的人说话可有威信了,别人有什么事都找他,怎么就不找我呢?怎么谁也看不着我呢?我有头脑、有思想,我做事有思路,对事情有判断能力,人怎么都不搭理我、都不高看我呢?我什么时候能出人头地呢?什么时候大家有事都来找我,都能拥戴我呢?”这是想什么呢?想的是正面事物还是反面事物?(反面事物。)有的人看到别人关系好,就琢磨:“他俩关系怎么那么好呢?我得想办法挑拨挑拨,让他俩关系不好,这样我就不孤立了,就有伴了。”这是做什么呢?不管他用什么方式,都归结到挑拨离间这里面。看谁尽本分有热心,劲挺大,尽本分做什么事总有亮光,他就嫉妒,就琢磨怎么能把这个人拉下水,怎么给这个人泼凉水让其消极。他想的这些,不管做没做出事,这样的思想都是反面的。还有的人琢磨:“新选的那个带领是怎么看我的呢?我得靠近带领啊。他跟我的关系不太好,也不太熟,我怎么巴结他呢?我手里有点钱,我看他缺什么就给他买什么。要是缺电脑,我也不愿意花那个钱,万一他以后不做带领了,这钱不是白花了吗?要是缺手套、衣服之类的,这我还能买得起,这钱花得值,有钱得花在刀刃上,不能白花。另外,我要溜须、讨好带领,光动嘴还不行,得来点真格的,我得观察观察这个带领喜好什么。还有,每天吃饭的时候我就帮他打饭,他吃完饭我就帮他刷碗。带领说谁不好,我就跟着说谁不好,带领要是说谁好,我也赶紧举荐,说这个人的好。”这是在想什么呢?(讨好人,溜须拍马。)还有的人在神家干活的时候尽琢磨:“别人干活出力都挺实在,我得使巧力,不能犯傻,太累了不行,万一以后神家不要了,这力不就白出了吗?这不是费力不讨好吗?要是一点不干吧,就得被神家打发走。那怎么办呢?带领在的时候我就使劲干,干到冒汗,让带领看着就行;带领不在了,我就去上厕所,就去喝水,出去闲逛,或者找个角落呆着。别人铲三锹土,我铲半锹就行了,别人抬东西走三趟五趟,我走一趟就行了。能歇着就歇着,能偷懒就偷懒,可不能那么实在呀,要是累出病了、累垮了谁心疼啊?谁给治病啊?带领能管吗?神能管吗?神能负责这些事吗?所以,干活的时候得想好了在哪儿干最显眼,要偷懒的时候在哪儿呆着最不容易被人发现,最不引人注意。”这是在想什么呢?(偷奸耍滑。)

1) 敌基督针对人所做的

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这些事的这一类人,他的人性品质怎么样?人格低下,阴险。从他的性情上来看,这是什么?(邪恶。)他所想的这些事的性质,有没有一样是正直的?有没有一样让人听起来是高贵的,是光明正大的?有没有一样是善的?(没有。)所以概括来说,具有敌基督实质的这一类人,他的性情邪恶所表现出来的第一条就是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无论临到大事小事,他的思想里面都充满了恶。具体来说,对人他要做一些事,对神他也有不同的表现、不同的作法。那对人他都做哪些事?思想里都产生哪些性质的作法?在刚才举的几个例子当中,你们能不能看到这类人在不停地算计人?他一个劲儿地算计,只要跟他有交往的、有接触的人都是他算计的对象。其次,虽然有时他做事的时候不说话,但他做事的方式方法、源头不是实打实地去做,不是在实行真理,只是一个假象。那这个性质、作法是什么?这是欺骗、伪装,对人也有试探。既然他能伪装,能欺骗人,那他能不能引诱、迷惑人?(能。)还有,这类人在人中间为了地位、名望,为了面子,为了自己的利益,与人的争斗是不断的。争名望,争谁说了算,争谁的点子多,谁的主意高、合理,谁被大家拥护,谁能得着更多的福利,就争这些。他没有地位都这样算计人,那有了地位呢?在他领导之下的人就得整天被他整治。还有拉拢,收买,排斥、打击异己,拉帮结伙,挑拨离间,这都属于整治的范围。敌基督终日所思想的都是恶,所表现出来的每一样作法的性质也是这些。那这类人的性情准确地说是不是邪恶的?(是。)在一个人群里,大家都安分守己守住本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一有敌基督出现,他在里面挑拨,当着甲说乙不好,当着乙说甲不好,这两个人就闹别扭了。这是不是挑拨造成的后果?那敌基督算计的表现有哪些?比如教会要选举了,一些没有野心的人就觉得,“神让谁做带领我就拥护谁,我也不起刺儿,也不捣乱”。居心不良的人可不这么想,他一看这次选举自己又没有希望,心里就盘算,“我得给大家买点好东西,现在教会里缺什么呢?我买一台空气清新机放在聚会点,大家一呼吸新鲜空气就想到我了,这样大家选举的时候第一人选是不是就能想到我呀?所以这事不白做,这钱不白花”。想到这儿,他就赶紧买了一台最便宜的、外表好看的空气清新机。另外,他还想,“这段时间得小心点,别说错话,别说消极、不造就人的话,见人就说奉承的话,就得常夸人,‘你长得真好看,你真追求啊。你信神年头虽然没我多,但是比我追求多了,你人性好,像你这种人性好的人就能蒙拯救,我就不行’,既表现得自己谦卑,还要处处夸别人比自己强,让别人觉得得到了充分的尊重”。这是不是在算计?敌基督做这类事是手到擒来,一般人算计不过他。外邦人有句话是怎么说的?(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敌基督就做这类事。多数人都是他出卖的对象,也都是他算计的对象。

你们说,敌基督这类人接不接受修理对付?承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不承认。)他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挨了对付修理之后还当着人的面认识自己,说自己是魔鬼撒但,没人性,素质差,做事考虑不周全,不能胜任神家给的本分,最后还说这是神的熬炼,是神对他的拯救,让人看见他是多么地能接受对付修理,多么地顺服真理。他临到对付修理只这么交通,而对自己所做的错事、坏事、打岔搅扰的事、恶行一丁点儿都不揭露,那他所交通的都是什么话?是不是引诱、迷惑人呢?(是。)他迷惑人要达到什么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看不透他,让人不把他定为恶人,相反还认为他是接受真理、接受对付修理的人,是能悔改的人。那他为什么不把自己所作的恶还有给神家带来的损失也敞开交通呢?(他说了人就对他有分辨了。)人对他有分辨了,能看透他了,看透他是什么人性、是什么性情实质了,人就该弃绝他了,还能上他的当、受他的迷惑吗?还能高看他吗?还能吹捧他吗?还能崇拜他吗?就都不能了。他避重就轻地谈认识自己,避重就轻地谈接受对付修理,来引诱、迷惑人崇拜他,这个方式是不是挺邪的?有些人还真上当了,被迷惑之后很受激励,还流了好几回眼泪,当时特别崇拜他、高看他,没想到他是个敌基督。这就是引诱、迷惑。

敌基督整人治人的事也挺多。敌基督有一句名言,说:“小样儿,我让你不服我,不出三招,我让你对我五体投地,喊我祖宗,不服我整死你。”敌基督要做什么?要整人治人了。他要整治什么人?你顺着他、溜须他、崇拜他,他能不能整治你?你要是对他服服帖帖的,他一看你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你就是个熊包、是个奴才,他不整治你。他做一些坏事,有一些恶行,看谁对他有分辨,看谁能揭露他、揭发他,看谁能把他从地位上拉下来,看谁能坏他的名声、坏他的好事,他就琢磨整治谁了。敌基督整人治人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整日地观察、试探,看谁在背后说他坏话了,谁不服他,谁对他做的事有分辨,谁对他总是爱搭不理的,谁不向他靠拢。观察一段时间,发现有两三个这样的人,聚会的时候他就针对这几个人的问题开始交通了。他表面上说的都是对的话,事实上是有针对性的,是有原因、有目的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这几个人敲敲警钟,警告警告。如果这几个人不敢了、退缩了,事情发展得如他所愿,那他就不搭理了;如果这几个人还像以前那样,也不向他靠拢,还想向上面揭发、检举他,还想罢免他,那这几个人就是他下一步要整治的对象,他就想其他办法,就该来点硬的、厉害的,就该琢磨抓人把柄,找机会整人治人,直到把人开除出教会他才罢手。敌基督对待异己就这样整治,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敌基督整人治人的手段毒辣,他先找一个名目,给人扣个帽子,然后就开始整治,让人服他、顺服他才算完事,否则没完。在教会里,敌基督一贯挑拨离间、拉帮结伙,目的就是结党控制教会,这事是不是常见?敌基督拉帮结伙成立党派、团伙,拉拢一些势力、一些与他能勾结的人,能说会道的,关键时候能替他说话、帮腔的,能替他遮掩恶行、替他辩护的人,让这些人替他做事,甚至能替他打小报告,能帮他当传话筒。如果他有地位,这个团伙就是他的独立王国;如果他没有地位,他和他的团伙就在教会当中形成一股势力,搅扰、干涉教会的正常秩序,搅扰正常的教会生活、正常的教会工作。

敌基督的邪恶实质最常见的一种表现,就是特别善于伪装,假冒为善。本来性情挺凶恶,特别地阴险毒辣,特别地狂妄,外表还表现得特别地谦卑,特别地和善,这是不是伪装?这类人每天都在心里琢磨:“我穿什么衣服能让人看着我比较像基督徒,比较正派,比较属灵,比较有负担,比较像带领呢?我吃饭摆什么架势能让人感觉我文雅,有风度,端庄,够高尚呢?我走路什么架势能让人感觉我有领导风范,有气质,看着像高人,不是一般人呢?我跟人说话用什么语调、什么用词、什么眼神、什么表情能让人觉得我是高贵的人,像社会精英、像高级知识分子呢?这些外表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怎么能让人高看,能让人看一眼十年都不忘,能永远活在人的心中呢?我说哪些话能收买到人心,能够暖人的心,能够让人对我印象深刻呢?我得多帮助人,多说人的好话,在人面前应该时常讲神的话,讲点属灵术语,多给人读神话,多为人祷告,说话时压低声音,让人都拢起耳朵听我说话,让人觉得我温柔、体贴,有爱心,大度,能包容人。”这是不是伪装?这些都是敌基督这类人内心所思想的。他们思想里所充满的东西都是外邦潮流里的东西,完全代表他们的思想观点是属世界的,属撒但的。有些人背后打扮得像淫妇、妓女,甚至像荡妇,穿着特别地迎合邪恶潮流,特别地时尚,但是到教会里,到弟兄姊妹中间就是另外一套行头、另外一副嘴脸。他们是不是极善于伪装?(是。)敌基督在心里所思想的,还有他们做出来的,以及他们方方面面的表现与流露出来的性情,足可以说都是邪恶的,哪一样都能说明他的性情实质。敌基督这类人不往真理上琢磨,不往正面事物上琢磨,不往正道上琢磨,不往神的要求上琢磨,他思想的还有他所选择的作法、方式、目标都是邪的,都是偏离正道的,是与真理不相合的,甚至是相违背的。总的概括都是恶,只不过这些恶的性质是邪的,所以统称为邪恶。他就不往做诚实人上琢磨,不往单纯敞开上琢磨,不往有忠心、有真心上琢磨,就往歪门邪道上琢磨。比如,人能单纯敞开亮相自己,这是正面事物,是实行真理,但敌基督是这么做的吗?(不是。)他是怎么做的?他一个劲儿地伪装,一旦做了坏事让人看出马脚,就一个劲儿包裹、表白、辩解,还掩盖事实,最后再把自己的理由说一番。他的这些作法有没有一样是奔着实行真理去的?(没有。)那有没有一样是合乎真理原则的?就更没有了。

刚才交通、解剖的是敌基督性情实质的第一条——邪恶。咱们是先从敌基督整日所思想的来入手解剖,从他的思想观点以及应对各种事物的方式方法来解剖敌基督的邪恶性情,同时从敌基督思想里所存在的这些东西来解剖他所流露的,还有他在各种思想支配之下所做的各种事情的性质与他的性情实质。刚才举了一些事例,在这些事例当中,你们有没有看见有这些行为、有这些性情流露的人中有人性比较好的?有这些流露、表现的人,他们的人性品质里具不具备诚实、善良、单纯、真诚、正直等等这些品质?很明显,他们不具备这些。相反,这些人的人性品质是阴险毒辣,撒谎成性,自私卑鄙,少廉寡耻,这些人性品质特征是相当的明显。可以准确地说,终日所思想的都是这些事的人,在这些思想支配之下产生各种行为的这些人,都是人性品质极差的人。差到什么程度了?没有良心,没有人格,更没有正常的理性。这几样东西都没有的人,能不能称为人呢?可以确切地说,不具备这些人性品质的人不是人,只不过是披着一个有人模样的外衣而已。有人说:“那是不是披着羊皮的狼啊?”这只不过是个比喻。披着羊皮的狼是什么东西?实质就是狼。狼跟魔鬼、敌基督在实质上有没有区别?狼捕猎,吃牛、吃羊那不是贪婪,而是神命定的天性。但狼有一点是敌基督这类人不具备的,如果有人收养它,把它养大,或者曾经救过它的命,它永远不会伤害这个人,还知道报恩。但是敌基督这一类人享受着神的恩典,享受着神的带领,享受着神话语的供应,却处处算计神,处处与神为敌、与神对抗,神作什么事他都不能顺服也不能阿们,就要唱反调。那说敌基督这一类人是披着羊皮的狼,这话合不合适?这个比喻准不准确?(不准确。)以前在宗教时,说谁是敌基督、谁是恶人就是披着羊皮的狼,这只不过是人在不明白真理、不明白各类人的人性实质和性情的情况下打的一个比方,但真理讲到这个程度,再打这个比方就不太贴切了。魔鬼就是魔鬼,敌基督就等同魔鬼,他都不配与神造的万物生灵相提并论。神所造的万物,比如狼或其他一些食肉动物,它对神有没有抵挡?有没有悖逆?它会不会与神叫嚣、对抗?神说一句话它会不会背后论断、定罪、攻击啊?它不做这事,它就是按照神给它命定好的本能、生存环境去生活,神造它什么样它就是什么样,它不伪装。而敌基督就不同了,他有撒但的本性,专门针对正面事物、针对真理做事,专门做抵挡神的事,跟大红龙一样。

2) 敌基督针对神所做的

交通完敌基督针对人的各种邪恶表现之后,再交通交通敌基督整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里针对神的种种表现都有哪些。这方面之前讲过很多,咱们来总结总结。先从程度轻的说,然后逐步过渡到程度严重的。首先是疑惑,其次是研究神,还有猜忌、防备、索取、交易。还有没有?(试探神。)这个性质是很严重的。往后性质就越来越严重了,否认、定罪、论断、亵渎、谩骂、攻击、叫嚣、对抗。这些词有一些在表面意思上看有点儿相似,但是细追究这里的深浅程度或者侧重点是不一样的,从不同角度或者从敌基督的不同作法上可以判断出这些词性质的不同。

① 疑惑

疑惑,研究,猜忌,这些是相对初步的一些表现。有的人光是在心里疑惑,“道成的肉身是不是神呢?我看就是个人吧。他说的话都是真理?哪句像真理啊?只不过有些话是人说不出来的,是人不知道的。奥秘、预言这一类的话好像人说不明白,但先知不也能说吗?说神公义,神怎么公义啊?说神主宰一切,那撒但怎么总干坏事呢?神在哪儿啊?撒但抓捕、迫害我们的时候,残害我们的时候,神怎么不管呢?到底有没有神啊?”人没有真实信心的时候,人不认识神的主宰,不认识神的性情、神的实质的时候,人不明白真理的时候,人心里会产生这些疑惑,但是随着人逐步经历神的作工,逐步明白真理,逐步认识到神主宰的时候,这些疑惑会逐步地被解决掉,会变成真实的信心,这是每一个跟随神之人的必经之路。但是对于敌基督这一类有邪恶实质的人,他的疑惑能不能被改变?(改变不了。)为什么改变不了?(敌基督就是不信派,他不承认神。)理论上讲他是个不信派,所以他一直疑惑神。从客观原因上来讲,就是这一类人他天性不接受真理,不接受正面事物,而神所作的一切都是正面事物,都是真理。因为他厌烦真理、仇视真理,所以神所作的这一切的一切即便所有的人都公认是事实,是神的主宰,神的主宰与神一样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他也不承认、不接受这是事实,在他心里对神的疑惑是永远都打消不了的。明明是事实,人都看见了,就是平时信心最小的人经历了多少年神作工之后,对神的疑惑也都消除了,对神也有真实的信了,唯独敌基督这一类人不能改变他对神的疑惑。从客观理论上讲这类人是不信派,不接受真理,事实上,就是因为敌基督这一类人厌烦真理,还有他的邪恶实质,这是根本原因。神作的事不管有多少人来证实,有多少人来见证,有多大的事实摆在敌基督眼前,他也不相信神的实质,也不相信神主宰万物,这就是太邪了。这一点可以用一个事来说明,神主宰万物这么大的一个事实,这么明显的一个事实,他看见了也不相信、不承认,还疑惑神,而外邦人、魔鬼、邪灵讲的所谓的佛祖、神仙做的一些事,他都没见到,都是没影的事,他就相信,这就是特别犯邪。神无论作多么大的事,多么惊天动地的事,他都怀疑、藐视,都一个劲儿地在心里疑惑,而魔鬼撒但就做一件诡异的事就把他征服了,他就佩服得五体投地。神作多大的事,他对神都不能产生敬畏,不能产生真实的信心,而撒但无中生有地编出一件事,他都相信、崇拜得五体投地,这就是犯邪。敌基督疑惑神,这个事实是一直存在的。他从来就不相信神主宰万物,也从来不承认神是真理,不管有多少人见证,有多少事实可以证明,他都不能承认,也不能相信。一方面,这是因着敌基督的邪恶性情实质。另一方面,可以看出这一类人真的就不是人,因为他不具备正常人性的思维。不具备正常人性的思维指什么说的?就是他对正面事物,对真理,对所有事情背后的实质、根源没有正确的判断与领会,通过读神的话,通过听道,通过经历体验神的话,他也不能确认、不能相信,还是在疑惑。很显然,这一类人就不具备正常人性的思维。不具备正常人性思维的人,不具备领受真理、领受神话、领受正面事物和事实的这一类人不是人。不是人还不能说他是动物,因为动物不具备邪恶性情,而他有邪恶性情。所以说还是那句话,这类人就是的的确确的敌基督,是鬼性。疑惑,这是敌基督对待神所表现出来的思想里的一个状态,也是他行为当中所流露出来的一种性情实质,这是最浅显、最基本、最表面的,也是最常见的。

② 研究

敌基督心里对神充满了疑惑,那他对待神的话、对待神的性情还有神的作工有没有真实的接受?有没有真实的顺服?对待神有没有真实的跟随?很显然,答案是没有。那随之而来的是什么?这类人来到神家后就琢磨,“神在哪儿呢?看不到,只能听到声音。通过声音判断是个女性,通过说话判断有文化,不是文盲,通过说话方式、说话内容来看,讲的都是些什么啊,怎么一听就迷糊呢?好多人听了说是真理,我怎么就听不出来呢?尽讲人性里的事,尽讲人性情的事,尽讲人做事流露出来的各种情形的事,这里有生命,有道路?不太明白,反正每个人听完都说得忠心尽本分,得让神满意,追求达到蒙拯救,而且很多人还写出一些见证文章,作出一些见证。这个人是不是神呢?像不像神啊?没见过他的面,要是见了面,兴许相相面还能有一个确切答案,现在光听声音,光听说话内容,好像还是有点没底”。这是在做什么呢?这是在研究、试探,想从中摸出实底、实情,看到底是不是神,然后好确定是否跟随、怎么跟随,确定自己想要得的福气、归宿、自己的欲望能不能在这个人身上找到答案,从这个人身上能不能确切地知道天上的神到底是什么样的,到底存不存在,天上的神的性情,对待人的方式方法、态度,他的能耐、本事与权柄到底是怎样的。这是不是在研究神呢?这很明显是在研究。

敌基督这一类人在研究神的同时,能不能接受神的话语作生命,把神的话语当成是人生活、行事的指南与目标呢?(不能。)普通的败坏人类,他研究一段时间觉得,“这个路不对,心里不平安,这么研究找不着答案。信神怎么能研究神呢?研究神能得着什么啊?信神研究神神就向人掩面隐藏了,人得不着真理。都说神的话是真理,能让人从中找着道路、得着生命,不行,我不能再研究了”。他在听道期间、在读神话期间逐步地发现人有败坏性情,又逐步地发现人的败坏性情不解决人跟神不能相合,人不能尽好本分,什么也做不好,逐渐又发现人尽不好本分是因为人的败坏性情当道,人的悖逆当道,人都是凭败坏性情做事,不能按真理原则办事。接下来人就该琢磨了,“怎么做合乎真理原则呢?败坏性情流露时怎么解决呢?”最能解决人败坏性情的是真理,是神的话,最能直接达到让人进入真理的是人得寻找真理原则,在做每件事的时候都找到原则,这样目标、方向、路途与实行法就确立了。这几样确立之后,人就有路可行了,人在做事的时候就不容易触犯行政,不容易流露败坏性情,也不容易打岔搅扰,更不容易抵挡神了。人这样一经历,感觉信神找到合适的路途了,这条路是人的需要,是人该进入的,是人信神的正道,也是人生的正道,比研究神、总观望神好多了。研究神没用,研究神人流露的各种败坏性情解决不了,尽本分期间人所出现的各种问题也解决不了。所以,人会逐渐地从研究神过渡到寻求真理原则这条路上来。这是普通的败坏人类正常的进入方式,正常的经历过程。而敌基督则不然,他从进入神家,迈入神家门槛的第一天开始就觉得,“神家什么都挺有意思,每一样事都那么新鲜,跟外邦世界不一样。在神家,都要做诚实人,大家在一起像一家人,好热闹啊”。他把弟兄姊妹都研究完了,都熟悉、了解透了,就该研究神了,“神在哪儿啊?神在作什么?神怎么作?天上的神不好研究,难以测透,也够不上,现在有一个便捷的途径,就是神来在地上了,这样就方便研究了。”有一些人可以有幸接触到地上的神,亲眼看到这个人,研究起来就更方便了。他们怎么研究呢?研究地上的神的谈笑风生,在什么事上这么说,在哪些事上用那种方式说;他笑的时候、开心的时候是什么背景,是说到哪些事,他不开心、生气的时候是说到哪些事;他在什么情况下不搭理人,什么情况下跟人挺和气;什么情况下对付人,什么情况下不对付人;哪些事他留意,哪些事他不关心;人在背后研究他,在背后欺骗他、坑他他知不知道。研究完大方向的,敌基督又研究具体的,地上的这个神吃什么、穿什么,平时生活规律是怎样的,都喜欢哪些东西,喜欢去哪儿,甚至喜欢什么颜色,不喜欢什么颜色,喜欢晴天还是阴天,刮风下雨出不出去,具体到这些事。从始到终敌基督一直在研究,却忽略了具有神身份的这个人是来作什么的,他说,“我不管你来是作什么的,只要你入我的眼,那你就是我研究的对象”。他研究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能确认你真是神,我才能踏踏实实、死心塌地、撇下一切跟随你。因为信神就像押宝,既然你说你是神、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我信你就等于把宝押在你身上,我不研究能行吗?我不研究对不起我自己,我不研究是对我自己的归宿、前途命运不负责,我就得研究到底”。研究来研究去,他到今天都确定不了,“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基督?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不太清楚。反正跟随的人挺多,现在福音扩展的情况比较良好,看这个势头好像能传开,那我不应该掉队,但是还得研究”。这就是死性不改。

敌基督有邪恶的性情实质,他就不会停止研究。在外邦的一个单位、一个集体,他就研究各类人,利用各类人,研究上司喜欢什么,他的软肋是什么,然后对症下药。来到神家,敌基督的本性不改,同样还是研究。他就不知道研究神不是人信神该走的路,研究神人永远不会明白神所作的,永远不会看到神所发表的都是真理,也永远不会认识、意识到神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拯救人的,神所发表的这一切真理都是为拯救人类的,敌基督永远认识不到这一点。他只看见神选民一直遭受撒但迫害、追捕,只看见恶人在教会中作恶搅扰,只看见宗教界敌基督势力一个劲儿地毁谤、定罪神,神却一直不解决。所以,他就一直持守着自己的观念想象,始终不能接受神所发表的任何真理。结果怎么样?他们的观念想象就成了他们抵挡神的证据,这些所谓的证据在敌基督眼里就是他们不相信、不承认神的身份与实质的理由。正因为他们不接受真理,所以这些事实背后所包含的真理,人所该明白、该认识的真理,还有神的心意,他永远永远都看不到。这就是他们研究的结果。同样在这些事实面前,那些追求真理、喜爱真理、对神有真实信心的人,不管神家发生了哪些事,他们都能从神领受,都能正确对待,都能等候神,安静在神面前祷告神,寻求摸神的心意,同时也能认识到、领受到这些事的发生都有神的美意。神为了显明恶人,剪除恶人,会作很多人意想不到的事。同时,神为了成全神的选民,让神的选民长分辨、学功课,也利用恶人作恶来效力。一方面,显明他们,剪除他们;另一方面,让神的选民看见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什么样的人是神称许的,什么样的人是神厌憎的,什么样的人是神淘汰的对象,什么样的人是神祝福的对象。这些都是神选民该学的功课,是追求真理的人所应该达到的正面的效果,也是人该明白的真理。而敌基督因为有邪恶的性情实质,他永远都得不着这些最珍贵的东西。所以,他只有一种状态,在神面前除了疑惑之外就是一直在研究,研究不透还在研究。你问他累不累,他说:“不累,研究神好玩,研究神有意思,有兴趣,有吸引力啊。”这是不是鬼话?俨然一副撒但的嘴脸,俨然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他丝毫没有接受真理的意思,也丝毫没有接受神拯救的意思,就是来研究神的。

③ 猜忌

接下来交通猜忌。从字面上看,猜忌是什么意思?研究神有一些具体的表现、思想、行为,猜忌同样也有,一点不差。有的人研究完神之后也不知道神的性情到底是什么、神的喜怒哀乐到底是什么,也确定不了神到底存不存在,更确定不了这个普通的人是不是基督、有没有神的实质,他不明白也不清楚。之后,他有跟神相处的机会了,一看,“基督跟我交通人尽本分应付糊弄的事,是不是我尽本分应付糊弄的事谁给传出去让基督知道了,所以一见面就说这个事?这肯定是因为有人告状,基督知道了之后针对我揭露的。基督知道我是这样的人还喜不喜欢我了?心里是不是厌烦我,看不上我了?能不能准备撤换我啊?”等了一段时间一看没撤换,他心想:“吓死我了,我还寻思基督小肚鸡肠呢,结果没这样作,这下放心了。”有的人说:“那次跟基督见面我说话语无伦次,好像没文化的人,说话有点儿不着调,显露原形了,基督能不能对我印象不好?以后会不会不提拔我呀?这不见面还好,一见面尽是事。以后可不见了,见面得躲着点,有多远躲多远,千万千万别跟基督打交道,别相处,别近距离接触,要不然基督就该看不上我了。”这是些什么想法、什么做法?(猜忌。)这就是猜忌。还有的人说:“上次聚会的时候神问了一个挺简单的问题,我没回答好,露馅了,神心里会不会认为我这人素质也不怎么样,以后不培养我了?上次有人揭露我做的一件事,说我愚昧,做事欠考虑,神知道了,以后还会不会成全我呀?我在神心里的地位到底是高、是低、是优、是劣啊?到底是哪一个档次的呢?以后跟神说话得打草稿,不能随便乱说,不能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得在心里多想想,多过过脑子,多思考思考,好好组织语言,把自己最优秀、最擅长的那一面让基督看到,这多好啊,这多完美啊。”这就是猜忌。

猜忌是敌基督邪恶性情的又一样特征。他除了疑惑、研究,还有猜忌。总之,不管他思想里想的侧重哪一项,都与实行真理、寻求真理无关。那这些作法或者是思想、方式能不能证实敌基督这一类人的性情实质是邪恶的?(能。)他无论是疑惑也好,研究也好,猜忌也好,总之他不往真理上注重,总不回头,就是一个劲儿地用这几种方式思考涉及神的事,用这几种方式来对待神,丝毫不寻求真理。不管做这些事多累、多苦,他都不厌其烦地在继续、在重复;不管研究了多长时间,猜忌了多长时间,有没有结果,他还是照着这条路一如既往地在继续、重复。他就不会省察:“我这么对待神是受造之物该有的方式、态度吗?我这么对待神的性质是什么?流露的性情是什么?这么对待神合不合乎真理?神是不是厌憎呢?神厌憎的事我一直这么做,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会不会被神撇弃、淘汰啊?既然有不好的结果,我为什么就不能按着神的话、神的要求去做、去实行呢?”他有没有反省?(没有。)他为什么没有反省?因为他的人性品质里没有良心、理性。他没有良心,所以他做了这么没理智、这么荒唐的事都没有知觉;他没有理性,就导致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应该站的位置、站的角度、站的地位是什么,他从来感觉不到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是一个败坏的人,是神所厌憎的撒但的种类、撒但的后裔。人所该接受的是神的话、神的要求、神所供应人的真理,而不是与神平起平坐来研究神,与神谈笑风生,像与人相处一样与神相处,这是不是非人类做的事?敌基督这一类人的人性品质在这个时候显明了,而敌基督的邪恶性情实质也在支配他不厌其烦地做着这些毫无价值、毫无意义、损人不利己的事,但是他自己还放不下,还意识不到这条道路的错误,也意识不到做这些事背后的性质到底是什么。不管在这事上下了多少功夫、受了多少苦、失败过多少次,他心里就是没有责备,没有控告,也没有亏欠,他就要与神平起平坐,甚至用俯视的方式研究神、藐视神,对神一而再、再而三地疑惑、猜忌。不管信神多少年,他对神的态度、对待神的方式从来没有改变,除了疑惑就是研究,除了研究就是猜忌,像中了邪、着了魔一样,这就是敌基督邪恶实质的几方面表现。敌基督天性就邪恶,有些人看不透敌基督的实质,会说:“你不研究神不行吗?不疑惑神不行吗?不猜忌神不行吗?你不做这几样事,你就能明白真理了,你就能把神当神待,对神就会产生真实的信心了,你就能名正言顺地成为神的子民了,你就有机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这不是名副其实的神的选民吗?这是多好的事啊!”敌基督却说:“我才不那么傻呢,做合格的受造之物有什么好处?没劲。我疑惑神、研究神、猜忌神,那才有意思呢。”敌基督这样的表现就如大红龙说的“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这就是敌基督邪恶的本性实质的一个准确定义、一个真实写照。总之,概括起来说就是敌基督太邪恶了,邪恶到极处了。信神却丝毫不接受真理的人都是邪恶的人。有许多人总想给敌基督悔改的机会,认为他们总有一天会悔改的,这个说法对吗?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以你不能用对待人的标准、方式去对待敌基督、要求敌基督,他就是这么个东西,他不研究神、不猜忌神、不疑惑神他心里难受,这就是受邪恶本性支配的。

④ 防备

接下来交通防备。敌基督有一个最大的也是最清晰的思想观点,他说:“人的命运千万别让神主宰、别让神掌控,神一掌控人就完了。人得自己掌控自己才能得到幸福,吃喝玩乐才不愁,神不让人吃喝玩乐,不让人过好日子,尽让人遭罪了。所以我们的幸福得自己把握,不能把命运交在神手里,不能什么事都被动地等待,让神预备,让神开启、带领,可别做那样的人。我们有人权,有自主行动的权利,我们有自由意志,不需要事事都向神报告、事事都向神寻求,那显得多无能啊,傻瓜才那么做呢。”这是做什么呢?(防备神。)还有的人说:“你要是在神面前起誓就得小心点儿,说话措辞可得想清楚,人在做天在看啊。”有的人祷告说“神啊,我把我的一生、我的青春都献给你,我不找对象、不结婚了”,结果说完这话后悔了,“神能不能照着我的话成就啊?我真需要对象的时候、真想结婚的时候怎么办呢?神能不能报应我啊?坏事了。”从此以后,他就闷闷不乐、郁郁寡欢,见到异性赶紧躲,就怕临到报应。这是做什么呢?(防备神。)还有一类人说:“为神花费这不是容易的事,也不是简单的事,得留后手,把自己的后路都预备好了之后再为神花费,要不然的话,你弹尽粮绝的时候神才不管你呢。你为神花费是你自己的事,神主宰万物那是又一码事。神主宰万物,就你这么个小人物神能管吗?神光管大事,这些小事神不管。所以,得把自己的后路都得预备、筹划好了,万一到时候神不要了,被打发走了,神也不怜悯。”这是什么想法?(防备神。)人的心眼儿不少啊。还有的人做了带领后也付了一些代价,也有一些真实的花费,但因为人性不好,性情恶劣,有敌基督性情,给神家带来不少亏损,就被打发走了。从此之后,他学会老实做人、低调做人了,跟谁都不交心了,说:“我以前尽跟人交心了,实底都让人知道了,结果有人跟神家一反映,就把我打发走了。所以我得学会封闭自己、包裹自己,学会防守,学会保护自己,可别随便跟人交心,甚至跟神也不能交心了。我再也不相信神是真理、神是信实的了,我更不相信弟兄姊妹了,没有一个人是值得我信赖的,家人也不行,亲人也不行,追求真理的人就更不用说了。”这是做什么呢?(防备。)敌基督这一类人经历对付修理、失败跌倒,经历被显明后,他们总结出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其实他没少害人,最后还伪装自己,总结出这么一条谬论。信神多年,经历了很多失败挫折,经历了神的显明,经历了神的对付修理,正常情况下,人应该在这些失败的教训中认识自己、反省自己,寻求真理,在神话中找到自己失败跌倒的原因,找到自己该实行的路。但是敌基督这类人却不是这样做的,多次跌倒失败之后,他变本加厉了,对神的疑惑更多、更加重了,对神的研究更强烈了,对神的猜忌程度也更深了,同样,对神的防备之心也充满了,他的防备里满了埋怨、气愤、不服、不忿,甚至逐步地产生否认、定罪、论断。这是不是越来越危险了?(是。)

从敌基督对待神,对待神所摆设的环境、人事物,还有对待神对他的显明、管教等等这一系列神所作的这些事的态度上来看,他有没有一丁点儿寻求真理的意思?有没有一丁点儿顺服神的意思?有没有一丁点儿相信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神的主宰这样的认识与意识?很显然,没有。他的防备根源上可以说是来自于他对神的疑惑,他对神的猜忌根源上也可以说是他对神的疑惑,而他对神的研究产生出来的结果让他对神加以猜忌,同时也加以防备。从敌基督思想里产生出来的各种思想观点,以及在这些思想观点支配之下所产生的各种作法、行为来看,这一类人简直是不可理喻,没法明白真理,没法对神产生真实的信心,没法彻底相信、承认神的存在,相信、承认神主宰万物、主宰一切。这些都是因为他的邪恶性情实质所导致的。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十九日

上一篇: 附篇四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一)

下一篇: 附篇六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三)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十五篇

神与人的最大区别是神说话始终是一针见血,丝毫不隐藏,所以在今天的第一句话中就看见神的这方面性情。一方面来揭示人的本相,另一方面来公开显明神的性情,这是神的说话能达到果效的几方面根源,但人并没有摸着,只是一直在神的话当中认识自己,却并不曾去“解剖”神,似乎深怕触犯神,深怕神因着其“…

第一百一十九篇

我的心意你们都该明白,我的心情你们都当理解,现在是筹备回锡安的时候,除此之外的事,我根本就没心思作,我只盼望着能与你们早日同相聚,一同在锡安度过分分秒秒。我厌憎世界,我厌憎肉体,我更厌憎地上所有的人,我不愿看见他们,因他们都带着鬼性,丝毫没有一点人的味道;我不愿在地上生活,我厌憎…

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

你信神就得顺服神,信神就得实行真理,就得将你的本分都尽上,不仅如此,你对你该经历的也得明白。你若只经历对付、管教、审判,只会享受神,但你感觉不到神什么时候管教你、对付你,这不行。也许你在这次熬炼中站住了立场,这也不行,还得往前走,爱神的功课是无尽无休的,什么时候也到不了尽头。人把…

第八篇

当神站在灵的角度上说话时,口气是针对全人类的;当神站在人的角度上说话时,口气是针对所有随从他灵引导的人;当神站在第三者(即人所说的旁观者)的角度上说话时,又将他的话直接指示给人,让人都觉着他是一个解说员,似乎口中有无穷无尽人所不知道、人所测不透的东西。这不是吗?神站在灵的角度上说…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