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篇六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三)

3.敌基督的性情实质

(1) 邪恶
2) 敌基督针对神所做的

上次聚会主要交通、总结了敌基督的性情实质,是从败坏人类的六种性情里选出三条来解剖的,这三条分别是厌烦真理、凶恶、邪恶。上次通过解剖敌基督邪恶的表现,也就是这类人整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通过这些表现来对号入座,来证实敌基督邪恶的性情实质。敌基督整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咱们是从两个方面来解剖的,一方面是对待人他思想里想的都是什么,他的败坏实质里流露出哪些作法和表现,另一方面是对神他思想里都有哪些东西。对待人这方面交通完了,对神他都有哪些想法、观念、观点还有存心,甚至有一些在意念里定意要做的事情,这方面上次交通了一部分,比如疑惑、研究、猜忌、防备。那接下来就交通敌基督对神的试探。

⑤ 试探

试探的表现都有哪些?有哪些作法或哪些思想表现出来的情形、实质是试探?(如果自己有什么过犯或者作了什么恶,就总想跟神探底,要个准信,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有好的结局归宿。)这是想的方面,那通常说哪些话、做哪些事,或者临到事的时候有哪些表现是试探?如果一个人有了过犯,他觉得这个过犯在神那儿可能会记念、会定罪,他自己也没底,不知道神到底定不定罪,他就想了个办法测试一下,看看神到底是什么态度。他先祷告,一看没什么开启光照,他就想着把自己以前的追求法彻底打破,以前做什么事总应付糊弄,能使五分劲的只使三分,能使三分劲的只使一分,现在能使五分劲就使五分,脏活累活别人不干他去,总抢在别人前面,让多数弟兄姊妹看见,更重要的是看看神到底对这个事是什么看法,自己那个过犯能不能挽回。临到什么难处或者别人一般都胜不过去的事,看看神到底怎么作,神开不开启、引不引导。如果能感觉到神同在,感觉到神特别地恩待,他就认为神没有记念、没有定罪,证明那个过犯是可以饶恕的。如果这么花费、付代价,态度有这么大的转变也感觉不到神的同在,更感觉不到与之前有什么不同,那可能以前那个过犯神定罪了,神不要他了。既然神不要了,以后他尽本分就不那么卖力气了。如果神还要,神不定罪,自己还有希望得福,他就拿出一点真心来尽本分。这些表现、想法是不是在试探?这是不是具体的?刚才你们光说出一方面的理论,还没有具体到细节的表现、心思还有在思想里对这件事情的具体做法、规划是什么,没揭露出这类人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观点、情形是什么。

有些人对神的全能、对神鉴察人心肺腑这事总是没有任何的认识、经历,对神鉴察人心肺腑也没有真实的感受,那当然他对这事就充满了疑惑。虽然他主观意愿也想相信神是鉴察人心肺腑的,但就是没有确凿的证据,然后他就在心里计划一些事情,同时也开始去执行、落实。在落实的过程当中,他在不断地观察神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暴露,他要是不说的话有没有人能看出来,神能不能借着一个环境给显明出来。当然,普通的人对神的全能、对神鉴察人心肺腑这事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不确定,但是敌基督这类人对这事不单是不确定,而且是充满了疑惑,同时对神又充满了防备,所以在他们身上就产生了很多试探神的作法。因为他疑惑神鉴察人心肺腑,更因为他否认神鉴察人心肺腑这一事实,所以,他常常在心里想一些事情,然后带着一丁点儿的害怕,或者带着一些莫明其妙的惊悚的感觉,偷偷摸摸地在背后散布,迷惑一些人,同时也在不断地把他的说法、想法一点一点地暴露出来。在暴露的同时,他在看神到底拦不拦阻、揭不揭露这件事情。如果有揭露、有定性,他就赶紧缩回去,变换另外一种做法。如果这事在他看谁都不知道,谁也看不透、看不漏他,他在心里就更加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的直觉是对的,自己对神的认识是对的,神鉴察人心肺腑这事在他那儿基本上就是不存在的。这是什么做法?这个做法就是试探。

敌基督这类人因为天性邪恶,他做什么事、想什么事都不会直来直去,不会以诚实的态度、诚心去对待,用诚实的语言说出来,用诚恳的态度做出来,而是无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要绕弯,不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存心直接说出来。因为他觉得如果说出来人家都了解他、都认识他了,他的野心、欲望就暴露在光中了,他就没法在人中间被人看为尊贵、看为高,没法被人仰望、崇拜,所以他那些见不得人的存心、欲望就总是掩盖着、隐藏着。那他怎么做才能达到这些呢?他用多种方式去试,外邦人有句话叫投石问路,敌基督也是这种做法。他想做一件事情,他对这件事有一种观点、态度,但他从来不直说,而是用一些方式,比如用委婉的方式、打探的方式或者套话的方式来获得他所要的信息。因为敌基督这一类人天性邪恶,他从来不寻求真理,也不想明白真理,他只想明白与他的利益、与他的思想观点有关的所有事情,所以,对待任何他不明白的事情他都不会以寻求的态度去做,去得到答案,而是用试探的方式去达到他的目的,得到他要得到的答案。比如说,他想知道他这一类人在神眼中是哪类人,他不以认识自己的方式在神的话中对号入座,而是各处打探、听口风,看带领、看上面说话的口吻,看神话当中对这一类人结局的定规,用这些途径、方式去看自己以后到底有怎样的结局,在神家中是归于哪类人中间的。这是不是带点试探的性质?再比如说,有的人挨对付之后不省察自己为什么挨对付,不省察自己在做这件事情时流露哪些败坏性情,有哪些失误,应该在哪方面寻求真理来认识自己,弥补以前所犯下的过失,而是通过祷告或者通过一种方式来打探上面对待他的确切的态度。比如对付完之后赶紧找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问上面,看看上面对他的说话口气怎么样,有没有耐心,对他所寻求的问题是不是认真地解答,对他的态度是不是有所缓和,还会不会托付他办事,还会不会高看他了,对他之前所犯的错上面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做法就是试探。总之,临到这类事情有这些表现的时候,人心里是不是都知道?那知道的时候,想这么做的时候,你们怎么办?首先,最简单的一点,你能不能背叛自己?一到背叛的时候就费劲,琢磨琢磨,“算了,这次关系到我的生死,不背叛了,下次再说吧”。到了下次,又说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存亡、名望,又不背叛了。这样的人光有良心知觉,虽然不是敌基督的性情实质,但是也挺麻烦,也挺危险。而敌基督这类人常常有这些想法,活在这样的情形当中从来不背叛,因为他没有良心知觉,即便是有人揭露、对付他,点到他的情形,他也坚持,绝对不会背叛自己,也绝对不会因此恨恶自己,放下、解决自己的这种情形。有一些敌基督被撤换之后,他觉得,“被撤换这好像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总觉得不太光彩。虽然也不算是很大的事,但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自己还是放不下,被撤换了是不是就完了?神家以后就不培养了?那在神心中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还有没有希望了?在神家还有没有用了?”他琢磨琢磨,想出一招,“我手头有一万块钱,这个时候该派上用场了。我把这一万块钱奉献出来,看看上面对我的态度能不能扭转一点,能不能对我有点好感。如果这钱神家要,说明我还有希望,如果我奉献的钱神家都不要,就证明我没希望了,我就另作打算”。这是什么做法?这就叫试探。总之,试探明确地就是邪恶性情实质当中的一项表现,人用各种方式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得一个准信,然后得到心里的平安、踏实。试探的方式有多种,有的是用话语来套,有的是用东西来试探,还有的是在心思意念里做文章、思想。你们最常用的试探神的方式是什么?(有时候跟神祷告时,会看看神对自己的态度是什么,自己心里有没有平安,用这种方式来试探神。)这种方式挺常用。还有一种是聚会交通的时候看自己有没有话说,神给不给开启光照,用这个来测试神是否还与他同在,是否还爱他。还有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看神给不给他开启引导,他有没有一些特殊的想法、点子、思路,用这些来测试神对他到底是什么态度。这些都是常见的。还有吗?(跟神祷告立了心志,但自己没有做到,就会观察神会不会按自己起的誓对待自己。)这种也是。不管人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神,如果人感觉这样做良心有控告,然后对自己的这些作法、性情能有认识,能及时扭转,那问题还不大,这是正常的败坏性情。但是,如果人能一贯地、一味地这样做,即便认识到这样做是错的,是神所厌憎的,人还能坚持,从来不背叛也不放弃,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了。敌基督的性情实质与常人不同的就是他从来不寻求真理,而是一贯地、一味地用各种方式去试探神,试探神对待人的态度、神对一个人的定规,还有对待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神的心思意念到底是什么。他从来不寻求神的心意,也从来不寻求真理,更不寻求怎样能顺服真理达到性情有变化。他做这一切事情的目的就是想测透神的想法,想测透神的心思意念,这就是敌基督。敌基督的这个性情明显地就是邪恶。他做这些事情,有这些表现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的控告、愧疚,即便是对号入座了也没有反悔、罢手的意思,而是依然要这么做。他这么对待神,有这样的态度,有这种作法,分明就是把神当成他的对立面。在他的思想观点里没有认识神、爱神、顺服神、敬畏神这样的想法与态度,只是想从神那儿获取一些他想要的信息,想用自己的方式、手段去得到神对他准确的态度与准确的定义。更严重的是,他对自己这样的作法即便是对号入座了,即便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意识,意识到这样做是神所厌憎的,不是人该做的,他也从来不会放弃。

以往神家有一条规定,对于之前被开除、清除的人,如果现在有悔改表现,态度有所扭转,还能够坚持读神的话、坚持尽本分,可以重新接纳回教会。正好有个被清除的人就符合这个条件,教会就派人去找他,跟他交通让他回到教会。他一听挺高兴,但又琢磨,“到底是真想让我回来,还是有别的想法啊?神真看到我悔改了?神真赐给我怜悯,真宽容我了?以前我做的那些事真的不计较了吗?”他不相信,就琢磨,“虽然让我回来了,但是我得客气客气,不能马上答应,好像我被开除这些年在外面多痛苦、多可怜似的。我得矜持一点,别一说让回来就赶紧打听在哪儿参加教会生活,能尽什么本分,不能表现得那么积极。虽然我心里特别高兴,但是也得冷静,看看神家是真心让我回来,还是假意让我回来好利用我办事”。想到这儿,他就说:“被开除这段时间我反省自己,觉得自己之前犯下的过错太大了,给神家利益造成的损失太大了,一辈子也弥补不了,我就是魔鬼撒但,就是神所咒诅的。但我反省得还不到位,既然神家要让我回来,那我更得多吃喝神话,更得反省认识自己。现在我还不配回到神家,不配在神家中尽本分,也不配与弟兄姊妹见面,更没脸见神啊。什么时候我觉得自己认识、反思到位了,我再回教会,让大家心服口服。”他这么说的同时还提心吊胆的,“我只是假装这么说,万一带领同意不让我回教会这不就完了吗?”其实他心里挺担心,但是嘴上还得那么说,还得强装着不是太想回教会。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试探教会是不是真的想让他回来。)这么做有必要吗?这是不是撒但魔鬼做的?正常的人会这么做吗?这么大的好事临到了,他还能走这么一步棋,这就是邪恶。让你回来那是神的爱、神的怜悯,你应该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不足,然后想办法弥补以前的过失。人如果还能这样试探神,能这样对待神的怜悯,这就太不识抬举了。人能产生这样的想法和做法,这就是邪恶的实质导致的。基本上,人试探神的表现、流露在理论上讲就是总想测试神的想法,神对人的看法、对人的定义,等等。如果人能寻求真理,人就会背叛、放下这种作法,按真理原则去做、去行。但是有敌基督性情实质的这一类人他不但不能放弃这种作法,不能对这种作法感觉厌恶,反而常常为自己能有这样的手段、方式方法而自我欣赏,“你看我多聪明,哪像你们这些傻瓜,对待神、对待真理就会顺服,就会听话,我才不像你们那么傻呢,我想办法用一些方式、手段去了解这些事,即便要顺服、要听话,我也得知道个实底,什么事都别想瞒过我,都别想骗我、玩弄我”,他是这样的思想观点。对待神,敌基督这类人从来没有顺服,没有敬畏,没有真心,更没有忠心。关于试探这方面的表现就说到这儿。

⑥ 索取

下一条是索取,索取的具体表现就更多了。敌基督这一类人,就是外邦人所说的“无利不起早”“不见兔子不撒鹰”,有利便上,没利就不上,无论哪类事他都得衡量,“做这个事我能占多大便宜,能得多大利啊?为了得这点利,我付这么大代价值不值啊?如果这个事我付出挺大的代价,结果占便宜的是别人,显不出我,我肯定不干。”敌基督对待神的托付、神的要求是不是这个态度?如果他尽本分有点付出,但没有获得利益,受了一些苦却没有得到恩典,他心里马上就有反应,说“我付出这么多,怎么没得到利益啊?我家的生意到底盈利没有啊?”如果一算收入比上个月多,他就接着出去传福音,即使担风险也不怕。一旦他家的生意出了点纰漏,利润比上个月明显地低了,他马上就在心里对神埋怨、疑惑了,“神啊,我尽本分没有偷懒、耍滑头啊,也没应付糊弄啊,我这个月跑的路、作的工比上个月还多,你怎么不祝福我家了呢?我家的生意怎么不好了呢?”他对待神、对待神的托付的态度马上就变了,“你不祝福我家,那也别怪我尽本分应付糊弄,下个月我也不下那么大功夫了,该五点起床我就六点起,该八点出门我十点再出,本来一个月我能传五个福音对象,这回我只传两个,差不多就行了”。他算计的是什么?是他所贡献、付出的与神所赐给他的得是等价的,甚至神所赐给他的是他所求所想的几倍,他才觉得合算,才值得为此受苦付代价。否则的话,无论神家交代给他什么任务、什么本分,他都用一种方式去对待,那就是应付糊弄,能应付就应付,能糊弄就糊弄,绝对不会献出一丁点儿的真心。这种表现既是索取也是交易,有交易才有索取,没有交易就没有索取。

敌基督这一类人对待神所给的托付,对待神家的工作,对待自己的本分,从来没有在心里产生一丁点儿的真心与忠心,他们只是用自己的头脑、精力、时间还有肉体所受的苦、所付的代价来换取他们的欲望能得到满足,换取他们所要的神对他们的高看以及以后的赏赐,当然也换取今生今世肉体的平安、喜乐,内心的踏实,家庭的幸福,甚至换取周围环境的顺畅,同时也换取人对他的高看、景仰还有好的评价。总之,敌基督在神家尽本分绝对不是真心的,他们也绝对不会献出一丁点儿的忠心,他们无论是吃苦付代价也好,还是应付糊弄也好,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向神索取他们想要的东西来达到满足自己的欲望。所以,这一类人每当临到不顺,临到对付修理或者不合他意的一些人事物,他马上就会想到,“这些事临到我了,跟我的利益有没有什么冲撞?会不会影响到我的名望?会不会影响到我的前途、我将来的发展啊?”他们无论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表现得积极还是消极,总之,他们从来不会按照真理原则办事,而是内心充满了交易,用商人的眼光衡量自己所付出的、所献出的值不值,自己所提供的成本能换取多大的利润。有些人说,“我们信神就是为了得到生命,达到蒙拯救”,对于敌基督这一类人来说,他觉得“蒙拯救值几个钱啊?明白真理值几个钱啊?那些都不值钱,真正值钱的是人今世得百倍,来世得永生。今世得着众人的高举、高看,在神家中被尊为大,来世还要辖管万国,这才是真正实惠的利润”。这就是敌基督的野心,是他尽本分背后内心深处所存的一笔账,这笔账充满了交易,也充满了索取。他对待自己的本分、对待神仅有的那么一点“真心”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神赐给他永生,保守他躲避灾难,给他祝福、恩典,满足他的一切欲望。所以,敌基督这一类人心里对神充满了种种的要求,这个要求统称索取。敌基督除了不要真理以外,其他所有物质的、非物质的东西他都想要。

有一些敌基督,他们曾经为弟兄姊妹、为教会作出一点点贡献,比如说担当过教会某些危险的工作,接待过一些有家难归的弟兄姊妹,加上信神的年头相对多一些,他们就被多数人认为是有功劳、有资格的人,同时他们自己也感觉到有这样的优越感,有这样的优势,便倚老卖老,说:“我信神这么多年,为神家作过一些贡献,神是不是得给我一些特殊的待遇啊?比如说出国,那可是享福的事,如果论资排辈的话,我是不是得优先哪?因为我为神家作过某一项贡献,我应该优先,不应该按照原则来衡量我。”甚至有些人曾经坐过监,出狱后无家可归了,他就觉得神家应该给他一些特殊照顾,比如拿出一部分钱给他买套房子,或者负责他下半生的生活,或者对他提出的所有物质上的需求都应给予满足。如果他有需要的话,神家得给他派一部车。如果他身体上有一些疾病的话,神家得给他买些保健品补补身体。这是不是倚老卖老呢?这些人认为自己有功劳了,就大言不惭地伸手跟神公开地索取,要车、要房,还要奢华的生活,甚至还让弟兄姊妹无偿地为他办事、跑腿,成为他的佣人、奴隶。这是不是变成吃教的了?你信神其实是为自己,坐监也是为自己,你无论尽什么本分那都是你的责任。你尽本分得真理那都是为你自己,你信神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你,你得生命也是为自己得,不是为别人。你即使是为神家、为教会曾经担任过一些危险的工作,这算功劳吗?这不算功劳,这是你该做的,这是神对你的高抬,给了你这样的机会,这是神的祝福,并不是让你当作吃教的资本。那这类人是不是敌基督?尤其是这一类人什么真理实际都交通不出来,跟信神时间短的、年轻的弟兄姊妹在一起就交通他那些老历史,就摆他的资格,一丁点儿有价值的生命经历的交通、认识都没有,对人没有任何的造就,就会摆谱、端架子。他们在神家中担任不了任何一样实质性的工作,尽不好任何一样实质性的本分,还要吃教,还要伸手向神索取,这是不是厚颜无耻啊?要是论资格的话,我比你们是不是有资格?我跟你们摆谱了吗?我跟你们要过东西吗?(没有。)那敌基督这一类人为什么能做出这类事呢?就是因为这类人厚颜无耻。他接受本分的时候心里就充满交易,尽本分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认识,没觉得这是自己的本分、义务,是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他虽然能尽点本分,也能受点苦、付点代价,但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这项工作没人能作,我要是作,那在神家中就出名了,到哪儿都能让人高看,到哪儿都能有资格吃香的喝辣的,在神家中就成老大了,想要什么有什么,谁还不敢说什么,因为我有资格!”敌基督这一类人对待神、对待神所给的托付、对待神家的工作,从他的人品上来看,他不可能有一丁点儿的真心与心甘情愿,即便外面表现出心甘情愿,能受苦付代价,但紧接着就该伸手向神索取、要赏赐了,就该各处吃教、占便宜了。所以,从他这个作法上来看,用邪恶来定义他的敌基督性情实质,这是最恰当不过的了。这些人心里所存的对待本分、对待神的托付的思想观点就是邪恶的,不是合乎真理的,更不是合乎良心标准的。

敌基督这一类人对待在神家中尽的任意一项本分,他的态度、他实行的原则并不是存心要寻求真理,以真理为原则,按照神家的要求标准去做,而是处处察言观色,用自己的头脑、经验、聪明智慧来衡量自己做这件事情能得着什么。总之,他心里充满了邪恶、阴暗的想法与观点,没有一样是合乎真理的。所以,他尽什么本分从来没打算顺服神家的工作安排,顺服真理、寻求真理,只是在心里盘算做这件事情自己所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自己的目的能不能达到,做这件事情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利益,他只是衡量这些。一旦任务完成了,他便希望在神的记事簿上能为自己记上一功,同时他也在心里记下这样一笔账,把自己的功劳记得牢牢的。他作的工作越多,功劳越大,就越觉得自己进国度有把握了,更重要的是从神那儿所得的赏赐就更多、更有把握了。敌基督这一类人对待本分,他心思里充满了交易与索取。为什么能充满交易与索取呢?原因就是这一类人的性情实质是邪恶的,一丁点儿都不假。从他对待本分的思想观点与心思意念就可见一斑,完全证实了这类人的性情实质是邪恶的。无论交通多少真理,无论怎么揭露、解剖人的败坏性情,敌基督对自己的性情实质都没有丝毫的认识,更没有丝毫的厌恶。不但如此,他还变本加厉,越是这样交通、揭露,他越觉得自己得福、得赏赐没有希望了,认为神是骗人的,神这么揭露、解剖的意思就是不想给人赏赐,什么也不想给人就想让人白白地花费。他在心里不但对神、对真理没有产生任何正面的认识与领会,反倒更加抵触了。所以,越是解剖这一类的性情实质,越是揭露这一类的表现,敌基督这一类人越是厌烦真理。因为他觉得越是交通真理,他得福的希望就越渺茫,越是交通真理,他用自己的代价换取赏赐这条路就不通了,没有希望了。越这么交通真理,越这么揭露,敌基督这一类人对信神就越来越不感兴趣了,他越听越觉得,神所说的这些话里没有一条是讲到人受多少苦、付多少代价就能得多少赏赐这样的真理,没有一条这样的理论,他从中看到自己就要完了,路要走到头了。你们听了这些话觉得自己有没有希望?你们的思想里是不是也充满了这些邪恶的想法?那有这些想法时有没有知觉,能不能扭转啊?有这些情形、这些性情其实好解决,你不坚持这些东西,做事的时候你的方式方法、思想观点、源头、原则能一点一点地扭转,那你的情形就会正常了。你如果一直坚持,那你就是敌基督的性情实质,这就危险了。

敌基督与普通败坏的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所表现出来的不是一时的,不是偶尔的,他是凭这些东西活着,他所走的道路只有一种选择,就是走敌基督的道路,按照敌基督的本性与撒但哲学活着,他的本性里充满了撒但哲学,他不会有正确的选择。敌基督永远不会接受真理,他会一错到底,永远不会扭转也不会悔改。他知道自己对神充满了交易,处处试探神,处处与神为敌,但是他有理由,他认为,“这算什么呀?跟神索取点物质祝福,贪享点地位之福,这不算什么羞耻的事,也没杀人放火,也没公开抵挡神。虽然搞独立王国,有点独断专行,但也没坑人害人,对神家没造成什么利益上的损失或影响”。这是不是不可挽救了?怎么揭露他都不承认,这就不可挽救了,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你说他恶、说他邪,他会坚持他的恶、他的邪。你说邪不好、恶不好,他会说“哪儿不好?怎么不好啊?”就像有的淫乱鬼说出这么一条逻辑,“淫乱有什么不好啊?”他连最起码的衡量正常人性的道德标准都不懂,所以淫乱有什么不好他不知道。这不就完了吗?这是畜生,这不是人啊!这一类人你还跟他交通真理吗?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他都不知道,你还跟他说什么?无话可说。敌基督这一类人被邪恶的性情实质充满,他就活在邪恶性情里,试探神、与神搞交易这是他的天性,谁也改变不了他,他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变。为什么不变呢?就是无论交通多少真理,话说得多明白,揭示得多么透彻,他都意识不到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他没法明白真理,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也不知道什么是反面事物,就是这个原因。

敌基督在很多事上与神搞交易,向神索取,当然他们向神索取的东西也很多,有形的、无形的,物质的、非物质的,现在的、将来的,只要他们脑海里能想象到的,只要他们认为自己该得的,欲望里存在的,他都毫不客气地向神索取,希望神能赐给他。比如说他尽一项本分,为了在这个本分当中能出人头地,能成为佼佼者,为了能有机会出头露面,能得着自己想要的地位还有更多人的高看,他希望从神得着一种特殊的技能,就向神祷告,“神啊,我愿意忠心尽本分,我从你接受了这样的本分之后,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能尽好这个本分,我愿意为此献上我毕生的精力,我愿意为你献上我的青春,献上我自己的一切,我愿意为此受苦,求你赐给我当说的话,赐给我聪明才智,求你让我在尽这个本分的过程当中能提高业务,让我的技能更高”。敌基督在表了一番忠心也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之后,就伸手跟神要了。这些东西虽然是无形的,虽然人认为自己向神要得合乎常理,那这算不算一种交易?算不算索取?(算。)这里交易的焦点是什么?咱们所解剖的实质是什么?人在神所托付的本分上并没有任何的真心,也并不打算为此事尽忠心。他在做此事之前想到的是如何抓住这次机会让自己在人中间崭露头角、出名、露脸,而不是想借此机会能尽好自己的本分,寻求在尽这个本分期间自己所应该明白的真理、所应该寻求的原则。所以,一来到神面前祷告,他先伸手跟神要对自己的名望、地位有利的东西,什么聪明才智、独到的见解,什么高人一等的技能,什么让灵眼睁开,等等。他要这些东西不是为了明白真理,不是为了献上真心把本分尽好。很显然,这里面充满了交易、索取,人自己还觉得心安理得。对于这样的祷告,对于人这样的交易,即便人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也受苦付代价了,也花费了一些时间和精力,但神会悦纳吗?在神那儿看,神绝对不会悦纳这样的尽本分,因为你里面没有真心,没有忠心,更没有真实的顺服。从这方面来看,你主观意愿所追求的是地位、名望,是人对你的高看、景仰,而你在尽这个本分的过程当中,你的生命进入、你的性情变化没有得到任何的改善。

敌基督这类人一临到事心里就开始打算盘,就开始计算、筹划,他们像算账先生一样,处处与神搞交易,他们要的很多,向神索取的也很多。总之,这些在神来看都是无理的要求,都不是神要给人的,也都不是人该得的,因为这些东西对人追求性情变化、追求蒙拯救没有丝毫的益处。即便神在你尽本分的过程当中给你一些亮光,给你一些业务方面的新点子,但也并不是为了满足你向神索取的欲望,更不是为了提高你的知名度,或者提高你在人中间的威望。正常的人从神领受了这些亮光、开启之后,把它运用到本分当中,把本分尽得更好,使自己掌握的原则更准确,同时也逐步地体会到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人得着了很多从神来的开启光照与恩待,这一切都是神作的。人越经历越觉得神所作的太好了,越经历越觉得人没有什么可夸的,全是神恩待,全是神带领。这是正常的人能感觉、能意识到的。而敌基督却不是这样,无论神给他多少开启光照,他都归功于自己。到有一天,在他盘算自己的功劳,要向神伸手索取赏赐的时候,在他跟神算总账的时候,神把开启光照一撤,敌基督就被显明了,以前他能做的全是圣灵的作工,全是神的带领,他与别人没什么两样,恩赐也没了,聪明智慧也没了,好点子也没了,思路也没了,什么也不是,就是傻瓜一个。敌基督这类人临到这类事,路走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还意识不到自己所走的道路是错误的,意识不到自己一直在与神搞交易,一直在无理取闹地向神索取,还认为自己行,自己无所不能,自己应该在人中间被景仰、被高看,自己应该得到人的尊重与拥护,自己应该在人中间被高举。如果得不到这一切,他们就破罐子破摔,对神满了怨恨,对弟兄姊妹满了怨恨,心里骂神、埋怨神,说神不公义,还骂弟兄姊妹没良心,过河拆桥,甚至埋怨神家卸磨杀驴。这是什么东西?无耻之徒!敌基督是不是都是这类人?他们常说的话是不是这些?“我有用的时候,我被重用的时候都围着我转,我现在不被重用了,你们谁都不搭理我、瞧不上我,跟我说话都没好脸。”这些话是怎么产生的?根源是不是来自于敌基督这一类人的邪恶性情?他的邪恶性情里对人、对神就是充满交易,对神有要求,对人也有要求,意思是,“我为你们办事,为你们花费、付代价、操心,你们得恭恭敬敬地到我跟前,跟我说话得客客气气的。我无论是有地位还是没地位,你们都得念我的好,都得永远在心里纪念我,不能忘了我,忘了我就是没良心。你们吃什么好的、用什么好的都得想着我,我都得优先”。敌基督这类人是不是常常这么要求啊?(是。)你们有没有遇到过这类人,说“你们看的神话书是谁给印的?要不是我担着风险,冒着被抓坐牢、被判死刑的危险,你们能看到书吗?要不是我受苦付代价浇灌你们,你们能有教会生活吗?要不是我受苦付代价传福音,教会能得着这么多人吗?要不是我整天跟你们交通神的话,你们能有这么大信心吗?要不是我给你们买吃买穿的,做后勤供应,你们现在能安心尽本分吗?要不是我带头努力,教会的工作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吗?”听这话音,好像神家离了他们这些人地球就不转了。敌基督是不是这个心态?他喊这话的目的是什么?是邀功,还是在喊冤叫苦啊?他认为神家现在用不着他了,弟兄姊妹冷落他了,神家对人不公平,神家没供着他、敬着他,没给他养老。他喊的这话里是不是还有骂人的意思?他是在骂人没良心啊。敌基督到底效什么力了?敌基督所做的全是搅扰打岔,所说的全是迷惑人的话。他没有人性啊,他是魔鬼,凭什么对他讲良心?凡崇拜、跟随敌基督的,都得着什么了?都跟着他背叛神了,都被他带到地狱里去了。他把自己看成什么了?(把自己当成神了。)这是无耻的想法。人应该对神有良心,但是神从来不要求人对神有良心,就要求人明白真理,能实行真理达到蒙拯救,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就行了。我什么时候要求你们吃好东西时得想着我,给我留点,住好地方的时候也得想着我点?看你们吃好的、住好的,开心的时候,我什么时候嫉妒了?什么时候说你们没良心了?而敌基督就能说出口,这是不是厚颜无耻啊?当神家不用他的时候,当弟兄姊妹对他不再像以前那么热情的时候,他就能说出一番这样的话,他就能喊冤抱屈,骂人、骂神,什么话都能说出来,鬼性就彻底暴露出来了。这就是敌基督的邪恶性情所流露出来的种种表现。因为他心里对神充满了交易,所以产生了对神的种种要求、索取。当他临到被提拔或者被撤换的时候,神家重用或者不重用的时候,他产生出的各种表现统统都应该归结到邪恶实质里,这是一点不错的。

⑦ 否认、定罪、论断、亵渎

接下来交通否认、定罪、论断这几个词汇。敌基督因为对神充满了疑惑,所以他对神所发表的一切真理都不感兴趣,心里充满厌烦、仇恨,从来就没有承认基督是真理,更不用说有任何的顺服了。因为他在心里常常疑惑神、猜忌神,也常常对神所作的产生观念,产生种种想法,所以他常常地、不由自主地在心里衡量,“神到底存不存在?神所说的话到底指什么?如果用知识的观点来衡量,从道理上来衡量,这话应该怎么理解?神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神用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是针对谁说的?”他研究来研究去,研究了多年,他在神所发表的话语当中、在神所作的工作当中也看不出神是真理、生命、道路这个最关键的真理,他看不出来也不明白。人说神所发表的话语都是真理,敌基督琢磨琢磨,“都是真理?不就是一些普通的话吗?不就是一些常规的语言吗?没什么深奥的”。再看看神的作工,“神在教会中间、在神的选民中间作的事看不出神的味道来呀。说神主宰万有,看不到啊。用放大镜,用天文望远镜,怎么看都看不到神的身影,怎么看也发现不了神的作为,那神到底存不存在这事就现在来看还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但要是说神不存在吧,听说世界上还有一些诡异的事情、灵异的事件存在,这么说的话神应该存在。那神到底长什么样?神到底怎么作事啊?不知道。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看看神在跟随他的人身上到底作哪些事、说哪些话”。通过观察,他看到神家经常对付修理人,经常提拔人、撤换人,也经常在各种本分、各种涉及业务的工作当中与人交通,与人探讨、交流等等,他就觉得“这不都是人做的事吗?不超然,都很正常,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神的灵怎么作工作啊。那感觉不到是不是就可以说圣灵作工这事不存在,都是人意识里、头脑里想象出来的?圣灵作工这事如果不存在,那神的灵到底存不存在啊?好像也得画问号。如果神的灵不存在,那神到底存不存在啊?不好说了”。经历了五年确定不了,经历了十年甚至十五年还没确定,这是什么人啊?显明了,这就是个不信派。这个不信派在神家就这么混着,随大流,人家传福音他也传福音,人家尽本分他也尽本分。要是遇到被提拔当“官”的好机会了,他能卖把力气,同时也能胡作非为,打岔搅扰;要是当普通一员,他能偷奸耍滑,也能多少做点面子活。这就叫混。为什么叫混呢?他心里对神怀疑、否认,对神的存在、对神的实质存着否认的态度,从而导致在神家中尽本分心不甘情不愿,他就不理解,他心里总想:“这样尽本分、跟随神有什么意义啊?既不上班挣钱,也不过日子,有些年轻人还奉献自己,终生为神花费,能得着什么呀?所以先观察吧,如果真能看出实底了,这么做也不白做,如果得不着神准确的话语,看不到实底,我这么混也不亏,反正一没累着,二没献出太多。”这是不是混啊?做什么都没有真心,做什么都做不长、做不好,都不能真实地付代价,这就是在混。虽然是在混,可他思想里却不简单,忙碌得很,他对神所作的很多事情都充满了观念,充满了想法,对很多不合自己观念的事,他都在心里用知识、社会道德、法律、传统文化等等来衡量,衡量来衡量去,不但没衡量出真理来,没找到实行真理的原则,反倒让他对神、对神所作的工作产生了种种的定罪、论断,甚至亵渎。

敌基督首先论断什么?他说:“神家的工作都是人说了算,都是人在作。什么神作工、圣灵带领、圣灵引导啊,我看不见。”这是不是不信派的说法?一说是人在作,这里面问题就多了。好比说,神家选举、培养一个人不如他的意,敌基督能不能顺服?(不能。)那他会做哪些事?他就该拆台了。如果拆台不成,弟兄姊妹没人听他的,没人拥护他,他就该定罪了,“神家不公平,神家对待人没原则,世上千里马有,而伯乐却没有”。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他是一匹千里马,可惜神家没有伯乐。他对神家所做的这一件不合他观念的事定罪完之后,背后该散布了,散布谣言,散布观念,散布消极,当然说的话都是难听的。甚至还有些人说:“人家有文化,长得又好又会打扮,还是城里人,咱们是农村人,有点才也不会表达,也不会跟上面沟通,被提拔不容易。在神家中被提拔的都是能说会道的,都是会溜须、有手段的,咱这人不会说不会道,光有点内秀没用,所以世上说的‘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话在神家也照样成立。”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在论断呢?论断神家的工作,还背后散布。敌基督对于神,还有与神有关的神的作工、神的发表、神的说话、神的性情,还有神的种种作工方式都是用知识、用哲学的方式去判断、去研究、去推理,最后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所以,他们对于神所说的每一句话从来就不在心里认真地接受、领会、揣摩,而是把神的话当成一种理论、一种好的说辞。当临到事的时候,他们不是以神的话为基础、为原则去看待、定义、衡量每一件事情,而是用人的眼光,用撒但的哲学、理论去判断每一样事情,这样得出的结论就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不合他观念的,神所发表的每一句话还有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不合乎他口味的,最后,神所作的一切事情在敌基督的眼中都是被定罪的。

有的敌基督在神家中总想掌权,但他没什么素质,也没什么特长,在神家中肯定就得作一些无关紧要的工作,比如打扫卫生、发放东西等等一些事务性的简单工作,总之,这类人肯定做不了教会带领、讲道员之类的。但是这一类人不甘于做普通的跟随者,也不甘于作他认为平庸的工作,因为他充满野心。充满野心的表现是什么呢?就是神家的大事小情他都想过问,都想打听,都想知情,更想插手。让他干点出力的活儿,他就总打听,“咱们神家的书籍印得怎么样了?咱们教会的影视导演选得怎么样了?现在谁做导演呢?谁写剧本呢?谁在咱们这儿做小区带领?那个带领怎么样啊?”他打听这些事是什么意思?这些事他该不该过问,该不该管?(不该。)这些都是事务性的事,跟真理无关,那这个“好心人”为什么总打听?是好操心还是吃饱了撑的?都不是,就是有野心,想往上面爬,想揽权。那他能不能意识到这是野心,是想揽权呢?他意识不到,他没有那个理智。因为他的人性恶劣,素质又差,什么也做不了,连最基本的本分都尽不好,在尽本分过程当中一贯表现不好,还游手好闲、好逸恶劳,甚至到处打听事,最后因为这些表现把他清除了。神家清除得对不对?(对。)是因为好操心、好打听事把他清除的吗?(不是。)是因为他不务正业,在神家混饭吃,就把他打发走了。到清除他的时候,他开始认真了,说:“我得寻求一方面真理,神家清除、开除人的原则是什么?”你就这么答对他,你说:“就像你这样好逸恶劳,干什么都能搅扰,都能形成破坏的人,完全符合清除的原则。”他做了那么多坏事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还要寻求清除人的原则是什么,这是不是挺可笑的?这一类人有的被清除了,有的被打发到普通教会了,他们不适合在神家中尽本分,不具备尽本分的条件。那这一类人能不能意识到神所作的这件事是合真理的?我敢说,敌基督这一类人永远认识不到,因为他是不信派,任何合乎真理的正面事物都是被敌基督论断、定罪的。那个好打听事、充满野心总想往上爬,对自己的本分丝毫没有任何的真心与忠心的敌基督,被打发走的时候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说:“我的一片好心、我的赤胆忠心没有人理解,怎么就把我打发走了呢?我冤啊,我心不甘。没人为神这么操心,没人在神家中这么尽忠,我这么大的热心、这么大的好心都被当成驴肝肺了。神也不公平啊,神就是个人。”这是不是喊冤呢?他说的这些话有没有一句人话?有没有一句合乎实情的话?(没有。)全是蛮话、谬话、不信派的话,全是牢骚、怨言、定罪的话。这就是被显明了。要是不把他打发走,他还在伪装,还想做神家中的主人呢。有这么做主人的吗?主人有这么撒泼打滚的吗?有这么管理神家的吗?让他打扫卫生,他到处乱转不干活,让他给人做饭,就两个人的饭都不愿意做,都怕累着,都觉得低贱,那他还会做什么?就会当带领发号施令啊?神家把这样的人清除出去合不合理?(合理。)就这么合理,他们还在背后骂,撒泼打滚,泼妇相都出来了。这是不是敌基督啊?这就是敌基督性情实质的表现。临到不合他利益、不合他口味的事,临到不能满足他欲望、愿望的事,他有没有丝毫的顺服?能不能寻求真理?能不能安静下来认罪悔改?不能。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起来与神叫嚣,嘴里满了定罪、论断、亵渎、谩骂的话。他一看,“神家不要我了,那好,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咱们就撕破脸皮,看谁狠!”这些表现是不是在寻求真理?是不是一个正常的受造之物该有的表现?神的跟随者、神的羊能不能对神这样?(不能。)只有神的仇敌——魔鬼撒但会这样对待神,否认神、定罪神、论断神、亵渎神、谩骂神,到了与神叫嚣、对抗的地步。就算现在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你有一百个理由说神家冤枉你了,但是如果你有理性,你还有人性,有那么一丁点儿对神的敬畏,你能不能这样对待神?绝对不能!那他能这么做,他有没有一丁点儿的良心?有没有一丁点儿人性?有没有一丁点儿对神的敬畏?(没有。)很显然,这不是神的羊。他从来没把神当他的主人,没把神当他的神来对待,在他心里神是他的仇敌,不是他的神。神的仇敌就是敌基督,就是撒但,那反过来说,敌基督就是神的仇敌,就是撒但,就是魔鬼。敌基督永远不会接受神所作的任何一样事情,也永远不会阿们神所说的任何一句话,这就是神的仇敌的实质,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实质。莫明其妙地就与神为敌,莫明其妙地就能定罪神,这是不是邪恶?这就是邪到家了。

敌基督的这些性情在每一个人身上不同程度地都存在,但是通过这些性情的流露,还有人信神所选择的道路,你们会不会判断哪一类人是敌基督,哪一类人是效力者,哪一类人是能蒙拯救的神的选民?同样有敌基督性情,但是临到事能够寻求真理、背叛肉体,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性情之后有懊悔,感觉亏欠,能够回转,按真理原则去实行,能选择正确的路途,选择实行真理,最终达到能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达到顺服神,这类人能蒙拯救,是神的选民。还有一类人,知道自己有敌基督性情,但是临到事也不省察,发现自己做错事也没有什么真实的认识,内心产生不了强烈的亏欠,也谈不上什么悔改、扭转,对真理、对蒙拯救都是稀里糊涂的。在神家中也愿意甘心效力,让做什么也能做,就是做事不求真,有时也能打岔搅扰,但还不是恶人;对付修理也能接受,就是做事的时候从来不主动寻求真理,不按真理原则办事;对吃喝神话、对真理不感兴趣,一说尽本分出力还过得去,一说追求真理就没劲了,提不起兴趣,谈不上尽本分有忠心,就是相对有点甘心,有点真心;对于各类败坏性情也能认识,但是临到事从来不反省,也不追求做明白真理、实行真理的人。这样的人就是效力者。最后一类人就是敌基督了,他们与神为敌,与真理、与正面事物为敌,心里充满了邪恶,充满了对神的叫嚣、对抗,充满了对正义、对正面事物、对真理的定罪、论断、亵渎;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主宰万物,更不愿意让神主宰人类的命运;从来不认识自己,无论做了多少错事、有过多少过犯,都不承认、不悔改、不扭转,心里没有任何的愧疚,丝毫不接受真理。这就是敌基督。基本上用是否有接受真理的态度来衡量是属于哪一类人,这就准确了。你们属于哪一类?是前者、后者,还是中间那一类?是正在往第一类过渡,还是哪一类都不属于?哪一类都不属于的人没有,所有的人都是这三类人中间的其中一类。没人性的恶人就是具有敌基督实质的人;有点人性,有良心理智,人性品质相对好的,能追求真理喜爱正面事物、喜爱真理的人,对神有敬畏能顺服的人,这类人能蒙拯救,是神的选民;人性品质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就是一般,对真理没有任何的兴趣,丝毫不愿意追求真理,这一类人是效力者:这就是衡量标准。敌基督能不能变成效力者?(不能。)那效力者这类人中间会不会有一类人能变成神的选民呢?(能。)这里变化的空间是什么?也可能他信神年头多一些之后,阅历多了,经历多了,明白的真理多了,逐渐地就会从效力者阶段转到神选民的阶段。因为现在明白真理少,对神的信心特别小,所以对尽本分、对实行真理的兴趣就不大,他没有那个身量去追求真理,放不下自己的野心欲望等等肉体的各种需要,所以他现在只能处于效力者阶段。但是这类人相对有良心,喜爱正面事物,随着逐渐明白真理,随着环境的改变,信神年头多了,经历越来越深,对神产生了真实的信心之后,对真理、对正面事物也逐渐地看清楚一些了,自己该追求的道路也越来越明确了,对真理产生兴趣了,越来越喜爱真理,这样的人就能逐步地达到走上蒙拯救的道路,变成神的选民。就这一类人有进步、有改变的空间,而有敌基督实质的人,说他能变成神的选民蒙拯救这话不成立,因为敌基督的实质是魔鬼,是神的仇敌。

刚才交通的是敌基督对待神所流露出来的邪恶性情实质中的否认、定罪、论断、亵渎。凡是临到不合他观念的、伤害到他利益的事,敌基督第一时间就是起来反抗,同时还会定罪,“这不对,这是人做的,我不服,我要告状,我要找证据把这个事说清楚。我要表白,我要辩解,我要把这个事的来龙去脉都捋一捋,看看到底是谁在中间使坏,坏了我的好名声,坏了我的好事。”“凡事临到都有神的美意”这句话在敌基督这类人的心中就成了一句空话,不能指导、改变他做事的方式方法与原则。相反,他在临到的所有的事当中都凭着天然,想尽一切办法,用尽自己所有的能耐、手段来做事,那无疑他所做的这些事对神来说就是定罪、论断与亵渎。人思想里充满的就是撒但的逻辑、思想,没有真理可言。所以,当敌基督临到这些事的时候与撒但的表现是相同的,撒但怎么对待神,敌基督就怎么对待神,撒但用什么样的方式、语言对待神,敌基督就用什么样的方式、语言来对待神。这样,敌基督这类人与神为敌的邪恶实质就不言而喻了。即便是刚信神一两天的人,他正常人性的思维、理性里面知不知道人与神的区别在哪儿?(知道。)那作为一个有正常人性的成年人,他心里知不知道人应该怎么对待神?(知道。)对一个人所崇拜的人怎么对待是最合适、最好的,人的理性里有没有标准?(有。)人都会点头哈腰、顺情说好话、溜须拍马,即便是他打你骂你,人还想方设法地随和、顺从。那对自己的父母怎么做是尊重、是爱,怎么做是伤害、是恨,人知不知道?有没有衡量标准?(有。)这就证明人——这个披着人皮的生物与动物有区别,高于动物。你对父母都知道怎么做是尊重,怎么做是爱,那对神你怎么就不知道呢?对神你怎么就能这么对待呢?张口就能定罪、论断,张口就敢亵渎、就敢骂,这是人做的事吗?动物都不做这事。人养一只动物,哪怕是野生的,跟它相处一段时间,只要它认定了主人是谁,那它对主人永远都是恭恭敬敬的,当亲人、当家庭成员一样对待,与对待其他动物或者其他人就不一样。你曾经做过它的主人,它辗转又走了两三家,你再跟它见面的时候,它只要一闻你的气味马上就跟你热情起来,即使它是凶猛的动物也不会吃你。它的凶猛是天性,这个天性来自于神的创造、神的命定,是神给它的生存的本能,不是凶恶性情,也不是邪恶性情,跟敌基督的恶是有区别的。在凶猛的动物身上人还能看到它有情有义的那一面,而在敌基督身上就没有。因为敌基督有撒但性情,他是具备撒但性情实质的一类人,所以他对神就能有这样的表现,有这样的态度,更有这样的作法,这是不是还不如动物呢?人对自己所崇拜的人,对自己的至亲、父母都知道怎么做是尊重,怎么做是爱护,怎么做会给他们带来伤痛、带来伤害,这些都能衡量出来,但是敌基督这类人对待神却能有这些作法,令人发指,这就不得不说这类人的天性就是敌基督的实质。准确地说,这类人就是撒但的化身,就是活撒但,是属魔鬼的,他可不是神的羊。神的羊会不会骂神?神的羊会不会定罪神?(不会。)为什么不会?关键是他对神有真实的信。你真实地相信神的身份、神的地位、神的实质,神无论怎么作、作了什么,甚至对你造成伤害,你也不会定罪。只有真实相信神的人、对神有真实信的人才把自己放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永远把神当神待,这是事实。

对于敌基督对神的谩骂、对抗、叫嚣之前都交通过,有的是公开对抗,另立山头,拉帮结伙,搞独立王国,有的是背后偷偷地骂,有的是在心里骂,在心里对抗、叫嚣。不管是公开骂还是偷着骂,都是敌基督,都不是神的羊,都是属撒但的种类,肯定不是正常人,不是合格的受造之物。多数人临到不合自己观念的事,临到神的审判刑罚的时候,只是心里难过、不明白,接受不了,会有怨言,会有刚硬的表现,甚至消极怠工,但是上升不到对抗、叫嚣的地步。一段时间通过祷告、读神的话,通过弟兄姊妹帮助,通过圣灵的开启引导还有管教,逐步就会扭转,这是普通的败坏人类临到事的表现。而敌基督没有这些正面的表现,他不会扭转。这事没合他的意,他就在这事上骂,下一个事又没合他的意他还骂,骂的同时对抗、叫嚣就产生了。甚至有的敌基督还说:“如果像我这样的都不能得救的话,那谁还能得救?”这是不是在叫嚣?是不是在对抗呢?这就叫对抗。没有丝毫的顺服,敢跟神顶、跟神对抗,这就是撒但。邪恶性情的种种表现就交通到这儿。

(2) 厌烦真理

接着交通敌基督性情实质的第二条,厌烦真理。厌烦真理这一条之前交通的细节也不少,但这里主要是通过解剖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这个性情实质来定性敌基督这一类人。敌基督对待真理主要的性情特征就是厌烦,而不是仅仅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只是一种程度比较轻微一点的对待真理的态度,还没有上升到仇视、定罪、对抗这个程度,只是不感兴趣,不想搭理,“什么正面事物,什么真理啊,得着又能怎么样?得着这些能有好日子过、能长本事吗?”他对这些不感兴趣,所以就不予搭理,谈不上是厌烦。一说厌烦,就表明一种态度,什么态度呢?凡是正面事物,凡是涉及真理的,他一听见心里就恨,就反感、抵触、不想听,甚至想找证据来定罪、诋毁真理。这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实质。

敌基督与其他人一样,能读到神的话,能听到神所说的话,也能经历到神所作的工作,从表面上来看,他也能在字面上理解到神话的意思,知道神说的是什么,知道这些话都是让人走正确的道路,都是让人做好人的,但是,这仅仅是停留在理论上。停留在理论上是什么意思?就像有的人认为书本上的一种理论是好的,但是与现实生活一对号,一看这个邪恶潮流,人类的败坏,还有整个人类的各种需要,发现这些话不现实,与现实生活脱节,不能帮助人适应、随从这个邪恶潮流、邪恶社会,所以他觉得这些话好是好,但只能嘴上说说,满足一下人类对美好事物的一种愿望与幻想。比如说,如果人喜欢地位,想当官,想在人中间让人高捧、崇拜,那就得凭着撒谎、显露自己、踩压别人等等这些非常手段去达到这个目的,而真理恰恰是定罪这些事物的,恰恰是定罪、否认人的这些欲望与野心的。在现实生活当中,人认为出人头地是正当的,但这些需求在神那儿、在真理面前都是被定罪的。所以说,人的这些需求在神家行不通,没有发挥的余地,没有实现的空间。但是敌基督这类人会放弃吗?(不会放弃。)敌基督一看,“明白了,原来真理就是让人忘我、舍我,让人宽容、大度,没有自我,为别人活着,这就是真理”。当他对真理有了这样的定义之后,他对真理是产生兴趣还是产生反感了?他对真理产生反感了,对神也产生了反感,他说:“神总讲真理,总揭露人的欲望、野心这些不洁净的东西,总揭露人灵魂深处的这些东西,看来神交通真理的目的就是为了剥夺人对地位、欲望、野心的追求。一开始还以为神能满足人的欲望,能满足人的愿望、梦想,能让人心想事成,没想到神是一位这样的神,看来不怎么样。我里面充满了野心欲望,神能喜欢我这样的人吗?从神历来的说话上看,从神话的字里行间来看,神不喜欢我这样的人,神跟我这样的人合不来呀。我跟这样的神好像也合不来,他说的话、作的工,他的作事原则,还有他的性情,我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让人做诚实人,让人有良心,让人临到事能寻求顺服,对神有敬畏,让人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这些我做不到啊!神要求的不但不合人观念还不近人情,这怎么信啊?”他这么思来想去,对神是产生好感了还是产生疏远了?(疏远了。)经历一段时间,敌基督越来越觉得他这类有野心欲望、充满了抱负的人在神家吃不开,没有用武之地,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他认为:“在神家总也不能崭露头角,没有出头之日,还说我不通灵、不明白真理、有敌基督性情,不但没被提拔重用,还被定罪了。我搞独立王国怎么了?我整人治人怎么了?我有权就应该这么做,谁有权不这么做啊?选举的时候我做点小动作、我作弊怎么了?外邦人不都这么干吗?神家怎么就不行呢?还说这是不知羞耻,这怎么能叫不知羞耻呢?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正当的啊!神家不好玩。但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挺凶恶的,都不好相处,神家这些人相对还老实点,在这儿混要是没有神该多好,没有神、没有真理管制着,我在神家就是老大,就是主就是王了。”他在神家尽本分,不断地经历各种事,不断地临到对付修理,调换各种本分,最后发现一个事,他说“神家临到什么事都用真理来衡量、解决,都要讲真理,神也一个劲儿地讲真理,我的抱负在这儿也不能施展啊!”经历到这个程度,他对真理,对真理掌权,对神所作的都是真理,对寻求真理,他心里越来越厌烦。厌烦到什么程度?连最起初自己承认的真理的道理那一面都不想承认、不想接受了,在心里反感透了。所以,他一到聚会的时候就犯困,一到聚会的时候就犯愁。愁什么呢?“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不想听啊!”有一句话可以形容他的心情,就是如坐针毡。他发现只要神家是真理掌权,他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就永远是被限制、被定罪、被众人弃绝的对象,有多大的能耐也不能被重用。所以,他心里对真理、对神越来越感觉厌憎。有人说,他一开始怎么不厌憎呢?一开始他也厌憎,只不过那时候他对神家的一切都很陌生,没有概念,但那不等于不厌憎、不厌烦,其实那时候他的本性实质里就是厌烦真理的,只不过他自己没发现。这些人的本性实质确定无疑就是厌烦真理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他天性里喜爱不义,喜爱邪恶,喜爱权势,喜爱邪恶潮流,喜爱掌权,喜爱控制人等等一切的反面事物,从他喜爱的这些事上来看,确定无疑他就是厌烦真理的。另外,从他的追求上来看,他追求地位,追求出人头地,追求头上有光环,追求在人中间做领袖,有威严、有权势,到哪儿说话、做事有威信、有力度,能控制人,他就追求这些,这也是厌烦真理的表现。再从他对待真理的态度上来看,这样的人无论听了多少真理都白搭。有人说那是因为记性不好吗?不是。有些敌基督记性很好,特别会讲,能现学现卖,没分辨的人就认为这类人素质好、有圣灵作工,有分辨的人一听他讲的全是道理、空话,没有一丁点儿真理实际,一听就是迷惑人的。敌基督就是这一类人,特别喜欢讲高道,空谈属灵理论,口若悬河,一悬起来就没边了,有许多人听不懂,他还说:“这是三层天的语言,你们怎能明白呢?”

敌基督厌烦真理最主要的表现是在对待真理的态度上,当然也表现在他们平时生活、做事上,尤其是在尽本分上。他们有几样表现。一个是从来不寻求真理,即便心里清楚应该寻求真理他也不寻求。另外,从来不实行真理。他不寻求哪来的实行?寻求了才能明白,明白了才能达到实行,他都不寻求,对真理原则丝毫不放在心上,甚至鄙视、厌烦、敌视,所以根本就不涉及实行真理。即使有时明白他也不实行,比如临到一件事,别人说那么做好,他说:“好什么呀?那么做我的想法不就白想了吗?”人说:“如果按你的做会给神家带来亏损,咱们得按原则办事。”“什么原则啊?我这么做就是原则,我怎么想那就是原则。”这是不是不实行真理?他们还有一个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从来不读神的话,不灵修。有些人一到工作忙的时候没工夫读神话,自己就在心里默想,或者唱唱诗歌,要是多少日子不读神的话心里就感觉空虚,忙里偷闲找个时间读上一段充实充实,揣摩揣摩,感觉到神的同在了,心里踏实了,这样的人离神还没有太远。而敌基督这一类人一天不读神的话不难过,十天不读神的话什么知觉都没有,一年不读神的话照样活得挺好,甚至三年都没读过神的话也没有知觉,心里不会害怕,不感觉空虚,照样活得挺滋润,他心里对神的话厌烦得多厉害啊!人一天不读神的话那是因为忙,十天不读神的话可能还是因为忙,要是一个月都不读神的话心里也没什么感觉,这就有问题了,如果一年都不读神的话,这就不是光对神话不渴慕了,而是厌烦了。

敌基督这一类人厌烦真理的另外一方面表现是藐视基督。藐视基督这方面咱们之前交通过。那基督作什么了他能藐视?是坑他、害他了,还是作什么事不如他的意了?损害到他任何的利益了吗?没有。基督跟他没有私人恩怨,甚至有的根本就没见过面,那他怎么能藐视呢?根源就来自于敌基督厌烦真理的实质。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还有一方面,就是藐视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包括的面挺广,像神所造的万物及万物的规律,各种生物和它们的生活规律,最主要的是人这个生命体的各种生活规律。好比说,最接近人生活的生老病死这事,正常人年龄大了腿脚就不好使了,身体差了,眼睛花了,耳朵背了,牙也松动了,觉得人不服老不行,神主宰这一切,谁也违背不了这个自然规律,正常人都能承认、接受这一切。但是,不管人活到多大岁数,不管身体如何,人该怎么尽本分,人的位置、尽本分的态度这些都是不变的。而敌基督这一类人就不服,他说:“我是谁呀?我不能老,到什么时候我也要跟一般人不一样。你看我老吗?你们到这个年龄有些事做不了了,我能做。你们到五十来岁腿脚就不好使了,我的腿脚照样利索,我还练飞檐走壁呢。”他总要挑战这些正常的规律还有神所命定的这一切,总想打破这些规律,让人看到他与众不同,超乎常人,他是超凡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为了证实神所说的这一切、神所制定的这一切规律不是正面事物的实际,不是被定规的,因为有人能超脱,他想否认这一条真理。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实质的表现?另外还有一方面,敌基督崇拜邪恶潮流与黑暗权势,这就更证实了他与真理为敌。敌基督对于撒但的政权,对于传说中各种邪灵的本事、道行与所作所为,还有邪恶潮流与黑暗权势,他崇拜、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于这些东西他笃信不移,从来都不疑惑,心里不但不厌烦,而且充满了景仰、崇拜、羡慕,甚至在内心深处紧紧地尾随。对于这些邪恶、黑暗的东西,敌基督在内心深处有这样的态度,能不能说他就是厌烦真理的?太能了!喜爱这些东西的人哪有一个能喜爱真理的?这是属邪恶势力、属撒但的一伙人,他对于撒但的东西当然是笃信不移,而对于真理、对于正面事物他的内心是充满了反感与鄙视。厌烦真理这一条就大概总结到这儿。

(3) 凶恶

敌基督的性情实质还有一条是凶恶。敌基督这类人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敌基督就是恶人。这类人有地位时能明显地看出他是敌基督,当他没地位的时候怎么判断他是不是敌基督呢?就看他的人性是怎样的。如果人性恶毒、阴险毒辣,那百分之百就是敌基督。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过地位,也没做带领,看他的人性也不太好,怎么能确定他就是敌基督呢?就看他的人性是不是毒辣的,他是不是恶人。他如果是恶人的话,那不用有地位,百分之百就是敌基督。所以,敌基督这类人另一方面典型的性情实质就是凶恶。敌基督性情凶恶与狮子、老虎捕食猎物那个凶恶是不是一码事?食肉动物捕猎那是饿了,是身体的一种需要,也是本能,但当它不饿的时候它不会捕猎动物。而敌基督的凶恶跟这个有什么区别?敌基督是不是你不惹他他就不凶了,只有惹了他他才会发凶?或者是你不听他的他就不控制你,你听他的他就控制你?还是你听他的时候他就不整治你了,等你不听他的时候他就整治你?(不是。)敌基督的凶恶是一种性情,是一种实质,是真正的敌基督撒但的实质。它不是一种本能,不是肉体的需要,而是性情实质的一个表现、一个特征。那敌基督的凶恶性情都有哪些表现流露、哪些作法?他做哪些事能代表他的性情是凶恶的,他是恶人?(整人治人。)(打击排斥异己。)(栽赃陷害。)(控制人,摆布人。)还有散布观念,搞独立王国,对抗工作安排,攻击神,霸占祭物,这些都是。敌基督凶恶性情的表现基本上就是这些,其实还有一些具体的,只不过跟这些是雷同的,就不再具体分了。总之,有这些作法、手段的这一类人就是恶人。一个是他的作法阴险,比如栽赃陷害、散布观念都是比较阴险的,另外就是他的手段比较毒辣、凶狠,这就够得上是凶恶性情了。

从敌基督的这三方面性情实质上来看,敌基督这一类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他是不是甘愿在神家中效力?(不甘愿。)他不追求真理,不喜爱真理,心里对神、对正面事物充满了仇视,连最起码的在神家效力、尽好本分他都不甘心,就是一个人正常该做到的事敌基督都做不到。他不但做不到,反而还要搅扰、打岔、破坏弟兄姊妹正常尽本分的秩序、正常的教会生活,同时也要搅扰神家的工作,搅扰人正常的生命进入,搅扰神在人身上的正常作工。不但如此,他还要在神家作王掌权,想控制人、拉拢人,想在神家建立他自己的独立王国、自己的山头来满足他的欲望,彻底把跟随神的人变成跟随他的人,达到满足他喜爱地位、权势的野心与欲望。那敌基督这一类人在神家中有没有一丁点儿的利用价值?能不能起到一丁点儿好的作用?(不能。)从他们的人性到他们的追求,从他们的野心欲望再到他们所走的道路还有他们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上来看,这类人在神家只能起到打岔、搅扰、破坏神工作这样的作用,丝毫起不到一丁点儿的正面作用,因为他们从来都不追求真理,他们的本性实质里厌烦真理,对真理、对神充满了仇视。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

到今天为止,敌基督的各种表现就彻底交通完了。通过今天所交通的,你们对敌基督这一类人会不会分辨了?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总结:恶人就是敌基督,敌基督都是恶人。我这么一说你们是不是就透亮多了?是不是就容易明白了?这两年一直解剖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你们也受了许多熬炼,担心自己是不是敌基督啊,现在终于有结果了,这个过程挺艰难的,但最终的结果是好的:你们有敌基督性情,但不是敌基督。人有一些敌基督性情的流露那是身不由己,不是自己主观愿意的,当发现了之后心里难受、痛苦、懊悔、亏欠,然后能逐步地扭转。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踏实多了,就发现自己还是有挽救余地的,不是敌基督,虽然与敌基督性情有关,但幸运的是与敌基督性情实质没有关系。你只要不是恶人就不是敌基督,但这能不能说明你没有敌基督性情?(不能。)现在说人都有敌基督性情你们心里抵不抵触啊?(不抵触了。)不抵触,能接受这个事实了。敌基督性情实质的表现你们总结总结。(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永远不会接受真理。)这个点到实质上了,敌基督永远都不会接受真理,他厌烦、仇视真理。有一些人不追求真理,但是他不仇视,他也觉得神说的都对都好,心里也仰慕,也想追求,但是素质差,没有路途。还有的人是对真理不感兴趣,但他也不仇视,就是不冷不热的这么一类人。而敌基督就不一样了,他有态度,他仇视真理。一提到真理、提到神他就恨,让他接受真理他就变态了,他从心里反感,从来都不接受,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还有什么?(敌基督不管做错什么事都死不悔改,他永远不会实行真理。)他不会认识自己的错误,死不悔改,多少年都不变。他不承认神是真理、神话是真理,还谈什么实行真理?他是绝对不会实行真理的,因为他没有人性,他不是人,是魔鬼撒但,是神的仇敌。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上一篇: 附篇五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一篇

所有看见我话的人是否真接受我的话语?你们对我是否真有认识?是否真学会了顺服?是否是真心为我花费?是否真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了刚强有力的见证?你们的忠心是否真是羞辱大红龙的?正是我话语的试炼,才能达到我洁净教会、拣选真心爱我的人的目的。若我不这样作工,能有谁认识我呢?有谁能从我的话中…

对神现时作工的认识

现在认识神的作工,主要是认识末世道成肉身的神他的主要职分是什么,他来在地上到底要作什么。以前我的说话里提到:神来在地上(指在末世)立完标杆之后就走。怎么立标杆呢?就是说话,在各处作工说话,这是神在末世要作的工作,只说话,使地上成为话语的世界,使每一个人借着神的话语得着供应,借着神…

对被成全之人的应许

神成全人的路是什么?包括哪些方面?你愿意被神成全吗?愿意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吗?你对这些问题是怎么认识的?若是谈不出认识,证明你还不认识神的作工,根本没有圣灵的开启,这样的人不可能被成全,只是给一点恩典暂时享受,并不能保持长远。只享受神的恩典不能被神成全,有些人满足于肉体有平安有享受…

第十六篇

在我口中有多少话要对人说,有多少事需对人讲,但人的接受能力太差,不能按着我的供应而将我的话全部领受,只是知其一却不知其二,但我并不因着人的“无能”而把人打死,或者因人的软弱而忧伤,我只是在作我的工,我一直在说话,尽管人不明白我的心意,当到有一天,人都会在心灵深处来认识我的,都会在…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