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条 不相信神的存在,否认基督的实质(二)

今天接着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五条——不相信神的存在,否认基督的实质。上次交通把这个题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的各种表现,这部分分了两条:第一条,敌基督否认神的身份、实质;第二条,敌基督否认神主宰万物。上次主要交通的是敌基督不承认神的实质、神的性情,不承认神所作的是真理、是代表神自己的身份,更不接受神所作一切事情背后的意义与真理所在。敌基督崇拜撒但,把撒但当神,以撒但的一切言论、观点为根据、为标准,来衡量神的身份、神的实质与神所作的一切,从而在心里一再高举、崇拜撒但所做的,还要称颂、赞美撒但所做的,来取代神的身份与实质。更严重的是,他在承认撒但所做的一切的基础上,处处对神的话、神的作工产生观念、产生论断、产生疑问,最后产生定罪。所以说,敌基督在跟随神的过程当中,他不是接受神的话作他的生命,作他的真理,作他的人生方向、目标,而是处处与神作对,处处用观念、想象,用撒但的思维逻辑,用撒但的性情、作法等等来衡量神的身份与实质。在跟随神的过程当中,他不断地怀疑神、猜忌神、观望神,不断地论断神,不断地在心里藐视神、定罪神、否认神。敌基督的这一切所作所为与他的种种表现,确确实实证实了他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真正的信徒,不是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人,而是与真理为敌、与神为敌的一类人。这一类人来到神家、来到教会不是来接受神的拯救的,也不是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话作为生命的,那他是来做什么的?第一,最起码是来满足好奇心;第二,想随从潮流;第三,想得福。他们的存心目的不过如此。从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上来看,他们从来没打算接受神的话作为生命,从来没打算以神的话为实行原则,为人生的方向、目标,也从来没打算改变、放下自己的观点,转变、放下自己的观念,来到神面前彻底地悔改,俯伏在神面前接受神作他的救主,他没有这些打算。他一味地在神面前标榜自己如何伟大,如何能干,如何有能力、有恩赐、有才干,如何能成为神家中的柱子、栋梁,等等,从而达到在神家中被高看、被神认可,在神家中被提拔的目的,来满足他们的野心、欲望。不仅如此,他们还要满足自己“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这样的野心欲望与打算。他们的这些野心欲望与打算有没有放下过?他们能不能从主观意愿上认识、放下、解决这些问题?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打算。无论神的话怎么说、怎么揭示,即便他能对上号,即便他知道自己所打算的、自己所想的、自己的存心与神的话是对立的,与神的话不相合,是违背真理原则的,是敌基督的性情,他们也牢牢地持守着自己的观点,持守着自己的野心与欲望,并没有作任何的打算去改变自己,扭转自己的观点,放下自己的野心欲望,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揭示、审判刑罚、对付修理。这些人不但内心刚硬,而且狂妄自大,狂妄得不可理喻。同时,他们内心深深地厌烦、恨恶、仇视神口中所说的每一句话,仇视所有的神对败坏人类的揭示,神对各种败坏性情与败坏性情所产生的情形的揭示。他们无缘无故地仇恨神,仇恨真理,甚至仇恨追求真理的人,仇恨神所喜爱的人,这就充分地让人看见敌基督这一类人的性情确确实实是邪恶的。而他们对待神、对待真理无缘无故的恨与仇视、抵触、论断还有否定,也让我们看见敌基督这一类人确确实实具有凶恶的性情。

敌基督的各类性情在败坏人类中间是典型,他的各类性情的严重程度超过任何一个普通的败坏人类。无论神把人类的败坏性情揭示得多么深刻、多么具体,敌基督就是否认、拒绝,不接受这是真理、这是神作的。他只承认、只相信人够恶、够狠、够邪、够毒、够辣最终才能站立住,才能在这个社会当中、在邪恶的潮流当中独树一帜,站立到最后。这就是敌基督的逻辑。所以,对于神的实质公义、圣洁,神的信实,神的全能等等这些正面事物,敌基督是仇视的,是恨恶的。无论人怎么见证神的身份、神的实质与神所作的一切,无论人见证得多么具体、多么真实,敌基督就是不接受,就是不承认这是神作的,不承认这里面有真理可寻求,不承认这是人类认识神的最好的教材、最好的见证。而撒但有意无意地做那么一丁点儿事,敌基督心里就佩服得五体投地。敌基督对于撒但所做的,无论在人类中间被看为尊贵或者低贱,他都一律地接受、相信、崇拜、追随,但是唯独有一样在敌基督这一类人心里是不踏实的。佛祖说他能超度人到极乐世界,敌基督觉得,“这个极乐世界似乎比神所说的天国、天堂低了一级,不太理想。虽然说撒但是万能的,能给人带来无限的好处,能满足人的各种野心欲望,但是唯独不能给人应许,让人进天国得永生,撒但不敢说这话,也做不了这个事”,在敌基督内心深处感觉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同时也是他感觉最遗憾的事情。所以他在勉强跟随神的同时仍然计划着自己如何能得着更大的福气,谁能满足自己的欲望与野心,他盘算来盘算去,不得已委曲求全栖身在神家。从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来看,他对待神的态度、观点到底是什么?有没有一丁点儿真实的相信?对神有没有真实的信心?他对神的作为有没有一丁点儿的承认?对神的话是真理、是生命、是道路,他能不能从内心深处阿们?神在人类中间作了这么大的工作,在敌基督内心深处能不能赞美神的大能、赞美神的公义性情?(不能。)正因为敌基督否认神的身份实质,否认神所作的一切,所以敌基督在跟随神的过程当中不断地高举自己、见证自己,收买人心、笼络人心,甚至试图控制、牢笼人心,与神争夺选民。等等这一切的表现证实了敌基督从来就不承认神的身份与实质,也不承认人类、万物是在造物主的手中主宰着。这些是上次所解剖的敌基督对于神的存在他的观点到底是什么,他有哪些表现、流露。敌基督对于神的存在有这样的观点,有这些表现,那对于神所道成的肉身——基督,他的态度到底是什么呢?他能够有真实的相信、承认、跟随、顺服吗?从敌基督对待神的存在这件事情上来看,他对神的灵是这样的态度,那不用说,他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态度只能比对待神的灵的态度更可恶,表现更突出、更严重。

2.敌基督否认基督的实质

今天就交通敌基督在不相信神存在的基础上是怎样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基督的。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经过一番交通,一番揭露、解剖之后,你们是不是对敌基督这类人的性情与表现有一些具体的认识了?敌基督这一类人不管接不接受神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或者神道成肉身这一事实,事实上他对神的存在都是否定的。那这类人到底是什么人?准确地说就是来投机的不信派,是法利赛人。有的外表明显就是恶人,有的外表谦卑,行为举止典雅、端庄、高尚,是标准的法利赛人。外表恶与外表不恶、敬虔的这两类人,如果根本就不相信神的存在,那能不能说他们就是不信派呢?(能。)对于不信派这一类人来说,他们对待基督的观点、态度又有哪些,对待基督的方方面面他们又有哪些表现,在这些表现当中怎么认识敌基督的实质,这就是我们今天要交通的。

(1) 敌基督怎样对待基督的出身

对于基督这个有着特殊身份的普通的人,通常人最关心的有哪些?首先,很多人是不是先关心他的出身到底是怎样的?这是众人关注的焦点。那咱们就先交通敌基督是怎样对待基督的出身的。在交通这方面之前,咱们先交通一下神道成肉身时是怎么计划肉身出身的方方面面的。众所周知,在恩典时代,基督是圣灵感孕、童女所生,他出生在一个极其普通、平常的家庭,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普通老百姓的家庭。更甚至,主耶稣出生在一个马棚里,这一点就太不可思议了,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从神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出身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来看,神道成肉身出生的家庭很普通,母亲马利亚也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一个在人中间出众的人,更不是一个有特异功能,有超凡、特殊的才能的人。但有一点值得交代的是,她不是不信派,不是外邦人,而是跟随神的人,这个很重要。马利亚的丈夫约瑟是木匠。木匠就是手工业者,有普通的收入,但不是富豪,没有那么多的余钱,生活谈不上贫困,能解决温饱。主耶稣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用现在人的收入、生活水平来衡量的话,勉强够得上中产阶级。这样的一种家庭,在人类当中算高贵还是低微?(低微。)所以说,主耶稣出生的家庭谈不上是名门望族、富贵显赫,更谈不上现在所说的高大上。他生在一个没有奢华生活、没有显赫地位的家庭当中,一个没有人注意、没有人搭理、没有人高捧、没有人前呼后拥的很普通的大众家庭。那在当时那样的背景、那样的社会环境之下,基督有没有条件接受高等教育,接受上层社会的各种生活、思想观点等等各方面的熏陶、传染?很显然,这个条件不具备。他接受的就是大众教育,在家里读经,听父母讲故事,与父母一起去教堂做礼拜。从各方面来看,主耶稣的出身、生长背景不显赫,也不是人所想象的高贵,他的成长环境跟平常人一样,生活简单、普通,与平常人的吃穿住行是一样的,没什么特别的,不具备任何特殊的上流社会优越的生活条件。这是神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出生背景与成长环境。

神这次道成的肉身虽然性别与上次完全不一样,但道成肉身的出身同样是一个很普通的、没有显赫地位的家庭。有些人说:“那到底普通到什么程度啊?”对于现在这个时代,普通就是大众化的一个生活环境。基督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就是靠工资吃饭,能解决温饱,不像富豪那么宽绰,基督接触的是普通的老百姓,基督接触的生活也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生活在这样一种环境之下,没有什么特别的。工人家庭的子女一般有没有条件学点琴棋书画?有没有机会接触上流社会所流行的各种观点?(没有。)不但没有条件学习各类技艺,更没有机会接触上流社会的人事物。从这点来看,这一次神道成肉身所出生的家庭很普通,父母都是本本分分过日子的人,生活来源就是靠上班、工作,生活条件一般。这样的条件在现代社会就是最普通的。基督出生的环境在外邦人来看没有什么优越条件,从家庭背景到生活质量,没有值得夸耀的。有的名人生在书香门第,祖辈都是搞教育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自带书香门第的气质、风度。而神所道成的肉身是不是也选择了这样一种家庭背景呢?没有。这次道成肉身同样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没有显赫的社会地位,更没有优越的生活环境,就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一个家庭。咱们暂先不说为什么神道成肉身偏偏选择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生活环境与成长背景,先不说这方面的意义。你们说,有些人是不是也关心基督上没上过大学啊?我告诉你们实底,我在未参加高考之前就退学了,十七岁就离开家了,你们说有没有上过大学?(没有。)那这对你们来说是坏消息还是好消息?(觉得知不知道都可以,与跟随神没有关系。)这个观点就对了。这个事我之前从来没跟你们说过,没说过不是想隐蔽、掩盖什么,就是没必要说,这些与人认识神、跟随神没有丝毫关系。虽然神道成肉身的出生背景、家庭环境、成长环境这几方面对于人认识神、认识道成肉身没有任何的影响,关系不大,但是为什么要在这儿说明这几项问题呢?这就涉及到今天要解剖的敌基督对待基督的其中一项观点。神所道成的肉身没有选择显赫的地位、尊贵的身份、显赫的家族与社会背景,更没有选择优越的、无忧无虑的、富足的、奢华的成长环境,同时,神也没有选择一个能接受高等教育、能接触上流社会这样的出生条件。那从神道成肉身所选择的这几方面来看,能不能影响基督要作的工作?(不能。)从后期作工的过程还有作工的性质、作工的果效上来看,丝毫不影响神作工的计划、步骤与作工的果效,反而有一点好处,就是神选择了这样的出生环境更有利于神选民的蒙拯救,因为神所拣选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出生在同样的背景之下。这是人该认识到的神道成肉身的出身这里面的其中一方面意义。

前面简单、粗略地说了一下基督出生的背景、环境,让人大概地了解一下。下面我们再来解剖敌基督是怎样对待道成肉身的出身的。首先,敌基督对于基督的出生环境、背景在心里暗暗地藐视、不服。为什么能藐视、不服呢?他里面有想法,有观念。他的观点是什么?“如果是神的话,神至高无上,高过诸天,高过人类和所有的受造之物,他是造物的主,那在人类中间应该升为至高。”升为至高是什么意思?就是应该踩在所有人的头上,他得生在一个地位显赫、尊贵的大家族里,衣食无忧,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有绝对的权威,有权柄,有势力,还得特别富有,是富豪。同时,他要接受高等教育,学习这个世界当中所有的人类该学的东西。比如像皇太子一样,有一对一的教学,还得上贵族学校,享受贵族般的生活,不应该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因为基督是道成肉身,接受的教育要高过所有的人,学习的教材也得跟普通人不一样。基督来了要作王,他应该学习帝王术,学习怎么统治、驾驭人类,学习三十六计,还要学习多种语言和琴棋书画,以便以后作工能够派上用场,能够驾驭得了各种人。这样的基督才尊贵,才伟大,才能拯救人,因为他具备了足够的知识、足够的才能,也具备了足够的驾驭人的读心术。敌基督对于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出身有这样的观念,他带着这样的观念接受了神的道成肉身。首先,他不是放下自己的观念从内心深处重新认识、重新领受神所作的,否认自己的观念,否认自己的观点,认识自己的错谬之处,以顺服真理的态度和原则来认识基督,认识神所道成的肉身,接受基督所作的、所说的,而是用自己的观点、观念来衡量基督所说的每一句话。“基督说的这句话不合逻辑,那句话用词不恰当,语法上有点错误,一看基督文化就不高。那么说话不是普通老百姓的说话吗?基督怎么能那么说话呢?这也不怪基督这个人,其实他也想尊贵,想被人高看,但是没办法,出生的家庭不好啊,他的父母就是普通老百姓,父母什么样就影响他什么样。神怎么能这么作呢?基督的言谈举止怎么看着不那么典雅、高贵呢?怎么没有社会上的儒士、雅士还有上流社会的那些公主、王子的言谈举止呢?基督作事、说话怎么让人看着跟他的身份这么不相符呢?”敌基督带着这样的观点、带着这样观望的眼神看待基督,看待基督所说的话,看待基督所作的一切工作,看待基督对待人的方式与基督的言谈举止,心里不由得产生了观念,对基督不仅没有顺服,对基督所说的话也不能正确对待。他说:“这样一个普通的人,这样一个小老百姓能作我的救主吗?能给我祝福吗?我能从他得着任何的好处吗?我的愿望、我的志向能得以实现吗?这个人也太普通了,普通得让人看不起。”敌基督越是觉得基督普通、一般,越是觉得基督太正常了,心里就越觉得自己高大、尊贵。同时,有个别的敌基督还产生了攀比,“看你小小年纪不会打扮,也不会跟人聊天,你跟人说话也不会套人的话,怎么直来直去呢?你说的话哪点像神啊?哪点能代表你是神呢?你作的事、你的言行举止、你的穿着打扮哪一点像神呢?我看哪点都不像。基督应该接受高等教育,应该对圣经倒背如流,说话出口成章,而你说话还总反复,有时还用词不当”。跟随基督多年,敌基督这类的人不但没能从内心深处一点一点地接受基督成为他的救主,接受基督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一事实,反而在心里更加藐视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个普普通通的人。因为他从基督身上看不到什么特别之处,因为基督的出身很普通、很平常,在社会上、在人类中间似乎不能给他带来什么福利,让他享受到任何的好处,这些人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公开地论断了,“你不就是某某家的孩子吗?我论断你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要是有显赫的家庭,有个当官的父母,那我还能怕你,就你这样,我用得着怕你吗?所以即便你是基督,是神所见证的道成肉身,我也不怕你!我照样背后论断你,照样对你品头论足!没事就研究你的家庭、出身地点”,这些都是敌基督最喜欢做的文章。他们从来不寻求真理,只要不合他们的观念、想象,就一再论断、抵触。这样的人明知基督发表的都是真理,为什么不追求真理呢?真是不可理喻!

敌基督特别崇拜权势、地位,如果基督出身在豪门,有权势的家庭,他们就不敢说什么,如果出身在平民家庭,没有权势,他就丝毫没有惧怕,对神、对基督就可以随意研究、论断,满不在乎。他们如果真承认、真相信这个人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他们能不能这么做?但凡有一丁点儿敬畏神的心,他们能不能这么做?会不会收敛?(会。)能这么做的是哪类人?这是不是敌基督所为啊?你如果承认基督的实质是神自己,你跟随的这个人是神,那与基督有关的一切你该怎样对待?人是不是应该有个标准、有个原则?(是。)那他们为什么毫无禁忌地敢触犯这个原则?这是不是敌视基督的一种表现呢?因为基督出生在这个家庭,他们对基督产生了不满的同时,对这个家庭还有家庭成员也产生了敌视。产生了敌视的同时他们也没有罢手,没有闲着,就像从事一种正当职业一样,没事就在这个家的周围转悠,打听,“基督有没有回来啊?他们家自从出了基督之后生活各方面有没有改变啊?”没事就打探这些事。这些人可不可恶?恶不恶心?卑不卑鄙?太卑鄙、龌龊了!先不说他们对神的信心怎么样,就说能做出这一类事的人,能有这些龌龊想法的人,他们的人品怎么样?人品卑贱。一个个都是贱人,卑鄙、龌龊到了极处!你不相信基督可以当面明说,“你不像神,你就是个人,我背后论断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否认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不信,我不会拽着你信,没有人强求你,但是你没必要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这些小动作能起到什么作用?能帮助你增加信心吗?能帮助你生命长进,还是能帮助你更认识神呢?这些作用都起不到,那你为什么要做呢?最起码有一点,做这类事的人人性卑劣到了极处,他不相信基督的实质,不承认基督的身份。你不相信你别信,你滚出去,为什么还要赖在神家不走呢?不相信神,还想得福,还有自己的野心、欲望,这就是敌基督的卑鄙之处。这些人卑鄙到了极处,就能做这么绝的事。我离开家二十年,这些人对那个家“照顾有加”二十年,我离开家三十年,他们“照顾”了三十年。我就纳闷了,这些人怎么这么大“爱心”呢?怎么就这么闲呢?答案我找着了,他们就是要跟神对抗到底,他们不相信神的实质,不相信神所作的一切。表面上他们是好奇、关心,实质则是监视,抓把柄,内心敌视、否认、定罪。这样的人还信什么?信神还有什么意义?别信了,赶紧滚出去吧!神家不需要这样的人,别丢人现眼了。你们如果面临同样的环境、同样的条件会不会这么做?如果你们也能这么做,那你们跟他们一样,是要与神对抗到底的一伙敌基督,死都不罢手,就要在神身上找到把柄、找到证据否认神,否认神的实质,否认神的身份。

神无论怎么作都没有错,无论出生环境、背景是普通平常也好,是显赫也好,都没有错,没有一样是留给人把柄的。你如果想从神所道成的肉身身上找出任何的把柄、任何的证据来证实他不是基督,他不具备神的实质,那我告诉你,你不用找,你不用信了,你出去,这麻烦不就免去了吗?你活得那么累干什么?在基督的身上找把柄、找证据来控告、否认、定罪基督,这不是你的正当职业,不是你的本分,不是你的责任。基督无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生长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下,无论具备什么样的人性,那是神自己——造物主的选择,跟任何人没有关系,神怎么作都对,怎么作都是真理,怎么作都是为了人类。如果神不生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他生在皇宫里,就你一个小老百姓,一个社会下层低贱的人,还有机会与神接触吗?你没有机会接触。那神选择这样的方式出生、生长有错吗?这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爱,是最正面的事物。而敌基督恰恰把神所作的最正面的事物当成是神好欺负、好玩弄,还想时时地监视,找把柄。你监视什么?你连基督的人品、人性都信不过,你还把他当成是神来跟随,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你玩这游戏干什么?好玩吗?后来,我看后期接受的多数人对这个事能正确对待。有个别的人接触我的时候也有好奇心,对于有好奇心的人我就回避,不搭理他。你如果能接受真理,咱们就是一家人,你如果接受不了,总要打听我个人的一些信息,那你滚出去,我不认你,咱们不是一家人,咱们是仇敌。听了神这么多的说话,接受这么多年神的作工、神的牧养,人对神所道成的肉身还有这些想法,甚至还能做事,这就不能不说这一类人的性情是与神敌对的,天生是神的仇敌,没法接受正面事物。

两千年前,保罗对主耶稣是竭尽全力地抵挡,疯狂地迫害、定罪、论断。因为什么?因为主耶稣出生在一个普通人的家庭,是大众老百姓中的一员,他没有接受文士、法利赛人所谓的教育、传染、熏陶,在保罗的眼中,这个人不配称为基督。为什么不配呢?因为他身份低微,没什么身价,在人类社会当中,他是低档次的族群里的一员,所以他不配称为基督,不配称为永生神的儿子。所以,保罗就敢竭尽所能地抵挡,利用政府,利用他的势力,利用他的号召力,定罪、抵挡主耶稣,拆毁主耶稣所作的工作,还抓捕跟随主耶稣的人。他抵挡的时候还认为自己是维护神的工作,自己做的事是正义的,他代表正义的力量,他抵挡的不是神,而是一个普通的人。正因为他认为基督的出身低微,不是高大上,所以他就敢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地论断、定罪基督,他这样做心里感觉特别踏实平安。这是什么东西?就算你认识不到主耶稣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不知道主耶稣所讲的道、所说的话是从神来的,那就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值得你大动干戈吗?值得你下此毒手吗?值得你给他编造谣言、谎言来欺骗别人,来与他争夺人吗?你编的那些不都是无中生有的吗?主耶稣所作的哪一点影响到你的利益与地位了?没有。主耶稣在社会底层讲道、传道,同时有不少人跟随,这与保罗这一类人的生活环境是格格不入的两个世界,那他为什么就能迫害主耶稣呢?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作祟。他认为:无论你讲的道多高、多对,有多少人赞成,我说你不是基督你就不是,我看你不顺眼那我就迫害你,随便给你安个罪名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因为基督正常人性里所具备的这些没能满足他的要求,不是按他的观念想象而作而具备的,保罗这一类敌基督就能肆无忌惮地论断、否认、定罪。最后怎么样?保罗被主耶稣击杀之后,他终于承认了,“主啊,你是谁?”主耶稣说:“我就是你抵挡的耶稣。”从此以后,保罗再也不认为耶稣是一个普通的人了,再也不认为耶稣因为出身低微而不像基督了。因为什么?因为主耶稣的光能刺瞎人的眼睛,他身上带有权柄,说话能击杀人,也能击杀人的灵魂。保罗心想:“难道这个名叫耶稣的人就是神吗?就是永生神的儿子吗?他能击杀人,那他就是神。但是有一样,击杀人的那一位不是称为基督的这个普通的人,而是神的灵,所以无论怎样,只要你叫耶稣,那我就不能对你俯伏下拜,我所下拜的是天上的神,是神的灵。”保罗因为被击杀,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他觉得被击杀这虽然是个坏事,但是也让他知道了,原来能称为基督的这样一个人才有特殊的身份,能成为基督这是多么荣幸的事,能成为基督就能变成永生神的儿子,就能与神拉近关系,就能改变人与神之间的关系,就能把一个普通人变得特殊,就能把一个普通的人的身份转变成神的儿子这样的身份。他认为:“耶稣虽然是永生神的儿子,那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你的父亲是一个穷木匠,你的母亲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你是在老百姓中间长大的,你的家庭社会地位低微,你本人也没什么特殊的能耐,你到教堂里讲过道吗?文士、法利赛人承认你吗?你的学历是什么?你的父母有高的知识吗?没有这些你都是永生神的儿子了,那我有这么高的知识,接触的都是上流社会,父母又这么有知识、有文化、有背景,我要成为基督那不太容易了吗?”言外之意是什么?“就耶稣这样的人都能成为基督,那我保罗这么超凡、这么有魅力、这么有知识、这么有社会地位的人,不更能成为基督,成为永生神的儿子吗?耶稣在世的时候讲道、读经、传悔改的道,各处行走,医病赶鬼,显了很多神迹奇事,不就这些吗?之后他就变成永生神的儿子升天了,这有什么难的呢?我保罗满腹经纶,具有尊贵的社会地位,具有尊贵的身份,只要像耶稣一样在人中间多走一走,提高点知名度,让更多的人跟随,让更多的人从我受益,我再能吃苦付代价,降低身价,得更多的人,讲更多的道,作更多的工,这样身份不就变了吗?不就从人的儿子变成神的儿子了吗?那神的儿子不就是基督吗?当基督有什么难的?基督不就是从人生的人子吗?既然耶稣能变成基督,那我保罗为什么就不能呢?这太容易了!耶稣作什么我也做什么,耶稣说怎样的话我也说怎样的话,耶稣怎样在人中间行走,我也怎样在人中间行走,那我不就具备跟耶稣一样的身份、一样的身价了吗?不就具备一样的被神称许的条件了吗?”所以从保罗的书信当中不难看出他对于耶稣身份的理解、认识,他认为主耶稣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因为作工,因为付代价,尤其是因为钉了十字架之后获得了天父的称许,成了永生神的儿子,这是后来变的。所以,在保罗这一类人的心中,他永远永远不承认耶稣是神在地上所穿戴的肉身,是神在人类中间所道成的肉身,他永远不承认基督的实质。

今天的敌基督与保罗一样,首先他们与保罗有着一样的思想,有着一样的野心,也有着一样的作法,还有一样,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愚蠢。他们的愚蠢来自于什么?来自于他们的野心、欲望。敌基督看待神道成的肉身,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他都看不出基督身上有神的实质;无论怎么看,他都不能从中得着真理,认识神自己的性情;无论怎么看,他都认为基督是一个普通的人。如果基督直接从天上降下来,让万人看见,那这个基督就不一般了。如果基督没有任何的出身背景,在人中间凭空就冒出来了,这多奇特、多超凡啊!人测不透,超乎寻常,这正好满足敌基督的野心、欲望与好奇。他宁可跟随一个这样的基督,也不跟随能发表真理、能赐给他生命的这样一个普通的人。正因为基督是从人生的,着着实实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不能足够吸引人眼球的、说话不能惊天动地的这样正常实际的人,当敌基督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认为基督所作的这一切无非如此。总结出规律之后,敌基督便开始着手模仿,模仿基督的说话口气、说话方式、说话语调,还有的连基督说话的用词都模仿,甚至喘气声、咳嗽声也模仿。有些人说模仿是不是无知造成的?不是。那是什么造成的?敌基督看到基督这么一个普通的人就说几句普通的话都能有这么多人跟随、这么多人顺服,他内心深处对这个事有没有想法?他是为神感到庆幸、高兴,心里赞美神呢,还是心里感觉不平、愤恨、仇视、羡慕、嫉妒啊?(羡慕、嫉妒。)他会想:“你怎么就成神了呢?我怎么就不是呢?你会说几国语言啊?你会显神迹奇事吗?你能给人带来什么?你有什么恩赐、特长?你有什么本事啊?你凭什么让这么多人跟随?要是凭你那个本事就有这么多人跟随,那凭我这个本事跟随的人就更多了。”敌基督就想在这事上下功夫。所以,对于敌基督这一类人来说,他们对于保罗的观点是十二分地赞成,认为人成为基督这是可以实现的梦想。

当神说让人做一个本本分分的人,做一个本本分分的受造之物的时候,敌基督这一类人对此话感到非常地不屑,他说:“神说的什么都对、都好,就是不让人成为基督不对。人怎么就不能成为基督呢?基督不就是有神的生命吗?那我们接受神的话,接受神的浇灌牧养,有神的生命,不也就成为基督了吗?你是从人生的一个普通的人,我们也是一个普通的人,凭什么你就是基督,我们就成不了基督呢?你不也是后来变成基督的吗?我们要是受苦付代价,多读神话,有了神的生命,能说出与神一样的话,能做出神要作的事,能效法神,那我们不也能变成基督吗?变成基督有什么难的?”不甘心跟随基督成为普通的一员,不甘心做造物主权下的受造之物的这一类人,他们的欲望、野心唆使他们:“不要成为一个普通的人,处处跟随基督、听基督的那是无能的表现。在基督的话以外,在神的应许以外,自己应该有更高的追求,追求作神的儿子,追求作长子,追求作基督,追求被神大用,追求做神国中的柱子,这目标多伟大啊!这目标多么激励人哪!”这类想法怎么样?值不值得提倡啊?是不是正常人该有的?(不是。)正因为敌基督对基督的身份、实质有了这样的认识,所以他对于抵挡基督、论断基督、试探基督、否认定罪基督的这些言行不以为然。他认为,“我论断一个人那有什么可怕的,你不就是一个人吗?你都承认自己是一个人,那我论断你、评价你、定罪你怎么了?我监视你、研究你怎么了?这是我的自由”,他不认为这是在抵挡神,不认为这是在与神对立,他这个观点很危险。所以,很多敌基督就这么与基督作对了二十年、三十年,心里一直在与基督较劲。我告诉你实话,你怎么做那是你的自由,但是,一个跟随神的人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有一点是肯定的,你这不是与人过不去,你是在与神叫嚣、对抗,是与神过不去。但凡与神的实质、与神的性情、与神的作为,尤其是与神所道成的肉身沾边的事情,都涉及到行政。你这样肆无忌惮地对待基督,这样肆无忌惮地论断、定罪基督,那我告诉你,你的结局已经定了,你不要再奢望神会拯救你。神不可能拯救一个与他公开叫嚣、肆无忌惮地与他对抗的人,这样的人是神的仇敌,是撒但、是魔鬼,神不会拯救。你觉得谁能拯救你,你赶紧去找谁,神家不限制,神家的门是敞开的。你觉得保罗能拯救你,你赶紧去找保罗;你觉着牧师能拯救你,你赶紧去找牧师。但有一样是确定的,神不拯救你。你怎么做是你的自由,但神拯不拯救你是神的自由,神说了算。神有没有这个权力?有没有这个尊严啊?(有。)神道成肉身生活在人中间,神见证自己是基督,来作末世的工作,有一部分人认识到了神的实质,能死心塌地地跟随,而且把他当神对待,当神顺服,而有一部分人就要死扛到底,“不管多少人相信我都不相信,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能死心塌地地把你当神。什么时候神在天上用打雷的声音亲自对我说‘这是我所道成的肉身,这是我所喜爱的,这是我的爱子’,我才承认、接受你是神。我要亲耳听见、亲眼看见天上的神对我说话见证你,我才接受你,否则的话我不可能接受你”,这类人是不是敌基督?真到了那一天,敌基督即使承认是神了,但也是他受惩罚的日子。你抵挡神,你与神叫嚣,处处与神敌视,你所做的那些事就能一笔勾销吗?(不能。)所以,有一句话是真实的,神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这类人不但要遭到报应,而且他们永远永远都不会听到神向他们亲自说话。他们配吗?神要向人类见证神自己,向人类显现,向真正的受造之物显现,显现他的真体,说话发声,神不向魔鬼显现,不向魔鬼说话发声。所以敌基督永远没有机会见识到神的真体,亲耳听到神的说话发声,永远没有机会了。那他们以后的日子好不好过?(不好过。)怎么不好过?敌基督这类无耻之徒处处与神作对,处处与神叫嚣,神所作的一切在他眼里都被藐视、被定罪,甚至被耻笑,那神会怎样对待这类人呢?会恩待、宽赦他们吗?会祝福他们吗?会赐给他们应许吗?会让他们蒙拯救吗?说得现实点,这类人能不能得着神的开启引导?在今生他们得不着神的开启光照,得不着神的责打管教,也得不着神对他们生命的供应,他们不能蒙拯救,来世他们还要为自己所作的恶付出沉重的代价,永生永世。这就是他们的结局。保罗的结局是怎样的,敌基督这类人的结局就是怎样的。

(2) 敌基督怎样对待基督的正常实际

刚才交通、解剖了敌基督否认基督的实质的第一条表现,敌基督是怎样对待基督的出身的,他有哪些观点、认识,做了哪些事情,通过解剖敌基督的各方面表现来认准敌基督这一类人的实质。那对于基督的另外一方面——正常实际,敌基督又有怎样的观点,又做了哪些事情,又表现出哪些性情、实质?接着解剖第二条——敌基督是怎样对待基督的正常实际的。一说到正常实际,多数人应该都有一些想法、认识。比如说,三天不喝水、不吃饭不饿也不渴,还比原来有体力、有精力了,这算不算正常实际?正常人走十里八里路就觉得累了,基督走八十里路都不觉得累,脚也不疼,还能身轻如燕,更有精力了,这算不算正常实际?基督着凉了也不感冒,什么情况下都不生病;眼睛遇到强光时能发出比强光强几十倍的光,不管看多长时间电脑眼睛不累也不会近视,看多长时间太阳也不觉得刺眼,别人走夜路得打着手电筒,基督不用,越到晚上眼睛越明亮,这些算不算正常实际?都不算,这是人常接触到的一些常识。一说正常实际,就是长时间不喝水会口渴,话说多了会累,走路多了会脚疼,听到难过的事、痛心的事也会伤心,会流泪,这是正常实际。那正常实际的准确定义到底是什么?符合肉体正常的需求、本能,不超出这个范围,这是正常实际的定义。符合正常人性的能力、范围,正常人性的理性,还有正常人性的喜怒哀乐,这些都是正常实际的范围里的。基督是神在地上所穿戴的肉身,他与正常人一样,有正常的言谈举止,有正常的生活规律、生活作息,要是三天三夜不合眼也犯困,恨不得站着就睡,要是一天不吃饭也饿,走路时间长了也累,恨不得赶紧休息会儿。比如说,我跟你们聚会交通三四个小时也累,也得需要休息,这是肉身的正常实际,完全符合肉身的特质,也完全符合正常人性的各种表现、各种本能,一丁点儿都不超然。所以,这样的肉身有很多人性的表现、流露,人性外在的生活方式、生活规律,与每一个普通正常的人所表现流露出来的没有什么区别,一模一样。神造了人类,人类具备什么样的特质,具备什么样的正常实际的生活本能,神所道成的肉身同样也具备这些,一丁点儿都不超然。人类隔着门出不去,隔一堵墙越不过去,神道成肉身也一样。有些人说:“你不是道成肉身的神吗?你不是基督吗?你不是有神的实质吗?门锁上就把你隔住了?你应该隔着门就穿过去了。人走十里路就累了,你应该走八十里还不累。人一日吃三餐,你应该三十天想吃的时候吃一顿,不想吃就不吃,不吃还照样聚会讲道,照样活得比人精神。人吃五谷杂粮会生病,你就不会,因为你是基督,你就应该有与常人不一样的那一面,这样你才配称为基督,才能证实你具备神的实质。”这种说法对不对?(不对。)不对在哪儿?这些都是人的观念想象,不是真理。

神道成肉身正常实际,他的正常人性所从事的一切活动,他的生活、言谈举止都是正面事物的实际。因为从起初神造人时就给人造了这些正常实际的本能,同样神所道成的肉身也绝对不会违背这个规律,这就是基督的正常实际是正面事物的缘由、根据。神造人类,让人类方方面面的表现与人类的本能都如神所愿的一样,神给人造了这样的本能,人的生活有这些规律,神道成肉身却违背这些正常实际的规律,神会这样作吗?很显然神不会这样作。正因为造人类的是神,道成肉身的实质也是神,他们的源头是一,所以,他们作事的原则、宗旨才会是一。因为基督的这些正常实际的表现,很自然地在众人的眼中来看,他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因为他有很多事情不能像人想象的一样有预知的能力、有预见的能力,不能像人想象的使有变无、使无变有,更不能像人想象的超乎常人,超乎肉体的能力、本能,超乎人的正常思维去作一些人所做不到的事情。而与这一切恰恰相反的是,这个普通的人从开始作工一直到现在,他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所表现出来的,在人的肉眼来看没有一丁点儿神的味道,除了他的说话作工之外,他的一切正常人性的活动看不出神的味道,也看不出神的身份实质的流露,怎么看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因为什么?原因只有一个,人没有看错,神所道成的肉身确确实实就是一个正常实际的人,是正常实际的肉身。这样一个外表正常实际的肉身,他与人一样经历大红龙的迫害、追捕,没有枕头之地,没有安息之所,与人一样,没有例外。他经历这一切迫害的时候也是东躲西藏,他不会隐身术,也不会土遁,没有超常的能力去躲避这一切,唯一的办法就是提前得到消息,然后赶紧跑。临到环境的时候人心里紧张害怕,基督也会紧张害怕。但是,他会不会胆怯?会不会惧怕执政党?会不会向它妥协?不会。他光是紧张、害怕,想赶紧逃离这个魔窟。这一切都是基督正常实际的表现。当然,基督正常实际的表现还有不少,比如说,有时好忘事,有的人长时间不见就忘记他叫什么名字了,等等。正常实际,这仅仅是正常、普通的人的一个特质、本能,一个符号、标志。基督正是有了正常实际的人性,有生存的本能,还有肉身方方面面的特征,才能正常地说话、作工,正常地与人交往,能正常实际地带领人,同时还能正常实际地辅导、帮助人从事尽本分的工作。正是因为基督的正常实际,对于所有的受造人类来说才更感觉到神所作工作的实际,人才从中受益,从中得到的更实在、更实惠。基督的正常实际是正常人性的标志,是道成肉身从事一切正常工作、活动和人性生活所必需的,更是所有跟随神之人的需要。但是敌基督却不这样领会。敌基督认为基督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因为他正常实际,太像人了,所以他不配称为神的儿子,不配称为神在人中间的化身,不配称为基督。因为他太正常实际了,实际到让人看不出神的味道、看不到神的实质。敌基督说:“这样一位神能拯救人吗?这样一位神配称为基督吗?这样一位神太不像神了,他不具备人观念当中的神的几要素:第一,超常,超凡,诡异;第二,超能,能显大能;第三,外表一定得像神,具备神的身份、神的尊严、神的实质等等。如果这些都看不出来,怎么能是神呢?就说那点话、作那点工作就是神了?那神也太好当了吧?肉身普通正常怎么能是神呢?”这对敌基督来说怎么也通过不了。

在大陆经历大红龙迫害的时候,我和几个弟兄姊妹在一起经常东躲西藏,没有人身自由,有时听到消息就赶紧跑。在这种情况下,身边这几个人谁也不软弱。他们不软弱的原因是什么?是他们傻吗?是他们头脑简单吗?不是。是他们对道成肉身的实质这个事定真了。对于基督的正常实际,他们不但没有任何的观念,也没有任何的定罪,同时还能体谅、理解,能正确领受。基督受怎样的苦,他们也跟着受,基督经历怎样的迫害追捕,他们也同样追随,没有怨言,他们从来不会因为这些事软弱。唯独到个别地方,有些人知道我是为了躲避环境仓皇逃出来的,要是不来他这儿,可能就无处可住,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了,他心里就想,“哼!你还是基督呢,你还是神道成的肉身呢,看你那一身狼狈相,你哪配当基督?哪儿像神啊?你还拯救别人呢,你快拯救拯救你自己吧!跟着你还能得福?想都别想!你那些话能拯救别人怎么就拯救不了你自己呢?你看你现在连个枕头的地方都没有,还得来找我们人,找有势力的人。你是神不应该这么可怜啊,你是神道成的肉身不应该无家可归啊”。所以,这一类人怎么也想不通这事。如果到有一天他看见国度福音在海外扩展开了,各国许多人都接受了,大红龙也垮台了,跟随神的人都能扬眉吐气了,再也不受迫害了,那时候人就能作王掌权了,没人敢欺负了,他肯定也会一反常态的,对神在肉身作王掌权也不会有观念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快呢?这些人光凭眼见,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不相信神的全能,不相信神的话句句都要应验。这一类人到底是不是在信神?他信什么?(权势。)基督有权势吗?在败坏的人类中间基督没有权势。有些人说:“神不是有权柄吗?基督的实质是神,那他怎么就没有神的权柄呢?权柄比权势大多了,他怎么就没有权势呢?”神道成肉身的工作宗旨是什么?道成肉身的职责是什么?是来显摆权势的吗?(不是。)所以,他与正常的人一样,同样遭受这个世界对他的弃绝、辱骂、毁谤,以及对他的敌视。这一切对于基督来说都是必须经受的,毫不例外。

真正追求真理的人对于基督的正常实际他不但不软弱,反而从中更加看见神的可爱,更能认识到真正的神的实质、造物主的实质到底是什么,他对神的认识加深了,也更实际、更真实、更准确了。而敌基督却因为基督的这一切正常实际,常常感到跟随这样一位基督不甘心,觉得他既没有超常的能力,又不是脱俗超群的人,而且与人类经历同样的生活环境。敌基督对于这一切不但不能甘心地接受,从中认识神的性情,同时还加以定罪,加以防范,更加以控告。比如,对于人做的有些违背原则的事,我不打听,也没有人跟我说,我就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实际范畴里的表现?(是。)有正确领受、有正常人性的人,他就一五一十地把这事跟我说清楚,然后任凭处置。而敌基督恰恰相反,他用眼神观察,用套话的方式试探,他一看,“这事你不知道,那就好办了。你要是知道,我有一套方案来应对你,你要是不知道,我用另外一套方案应对你,我就把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你完全蒙在鼓里,这事就过去了。既然你不知道,那你以后就不用知道了,你不需要知道,这事我就做主了。等你知道的那一天,生米做成熟饭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用这种方式对待基督的人是哪类人?是不是好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是不是有人性、有人格的人?(不是。)有些带领做了一些事,在下面随意提拔人,还挥霍祭物,滥买东西,不管花多少钱、不管出多大事都不吱声。我去了多少次,他们从来不咨询、不询问,自己就决定了,也不让我把关,还得我抠问他们。他们就把我当外人,“你来了,我们就把你眼前看到的跟你说说、反映反映,背后我们做的事你一律别想知道,不许你插手、过问”。我去了多少次,他们从来不许我过问,生怕我过问,花说柳说搞欺骗,有意地隐瞒。他们沆瀣一气,达成共识,互相使眼色,统一口径,谁也不反映谁的问题,互相包庇。等我知道了,要追究责任的时候,他们还是互相包庇,谁也不说是谁的责任,就打马虎眼,跟我玩文字游戏。他们犯什么错误了?他们认为,“基督这个普通的人除了有正常、简单的思维,有普通正常的人性之外,没有什么值得夸口的,没有什么超常的能力。既然没有,我们就可以在你背后搞一些小动作,我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搞我们自己的经营。教会的钱在我们手里攥着,我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甚至需要签字的时候一次性签一沓,都不用审核,钱随便花。基督不是神吗?你能管得了这些事吗?我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除了你在的时候,剩下的时间全是我们的天下”。他们怎样对待基督的正常实际?是不是当成好欺负的人了?他认为,“只要你是正常人性,我们就敢欺负你,你不是超然的人性,我们就不怕你”。这是什么人?如果论人性,他们算不算好人?算不算有品德、有人性的人?算不算人格高尚的人?这都是一些什么东西?是不是乌合之众啊?这些人在神家作工作代表谁?连人都不代表,他们代表撒但。他们是在替撒但做事,是撒但的差役、帮凶,是来拆毁、搅扰神家工作的,他们这不是在尽本分,是在作恶。那这样一帮撒但的帮凶,跟抓捕、迫害、残害神选民的大红龙有什么区别?大红龙看神道成的肉身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没什么可怕的,就随意抓捕,抓住就要整死,那这些撒但的帮凶——敌基督,他们对待基督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方式?实质是不是一样的?(是。)你把基督信成什么了?是当神信的,还是当人信的?你如果把基督当成神,你会不会这样对待他?(不会。)那只有一种情况,你把基督当成人,当成一个可以随意论断、随意欺骗、随意玩弄、随意藐视、随意对待的人,那人的胆子就大了。这一类胆大包天的人如果归类的话,能不能归在受造之物、神选民、神的跟随者、被神成全的人、被神拯救的人这个类别、族群当中?(不能。)那这类货应该归在哪儿?归在撒但的阵营里,这伙人被定性为敌基督。他们把基督当成一个普通的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任意妄为,胡作非为,一手遮天。他以为,“不管什么事,只要我不寻求你,我不告诉你,你就没权干涉,你永远都不知道”。你们说,基督有没有权处理他?(有。)怎么处理合适?(开除、清除出教会。)对待敌基督、对待撒但就得这么做,不能手软。这一类人信神,无论神怎么作,神怎样供应人真理,神作哪些工作,他都不理会。如果没有权,他就想方设法得到权力,一旦有了权,就要与基督平起平坐、平分天下,就要与基督论高低、争地位。在他的势力范围里,他就要跟基督叫号,“我就要看看是我说一句话好使,还是你基督说一句话好使。这是我的地盘,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想说谁不好谁就不好,我想用谁就用谁,我用的人谁也不许动,谁动了我跟他没完,包括基督在内。”这是不是找死呢?

人如果因为神道成肉身正常实际的人性更加认识神的可爱,对神的实际、实质有了更清楚、准确的认识,这是追求真理的人,是有人性的人。而有的人因为基督有正常实际的一面就不把他当神看了,就在他面前更加放肆,更加胆大妄为了,更加敢放开手脚做事了,更有了超越基督、控制神选民这样的念头,有了藐视基督、与基督一决高下这样的资本,也有了把基督当成人这样的证据了。有了把基督当成人这样的证据之后,就可以不怕他,可以随便指责他,可以随便与他谈笑风生、平起平坐,聊天论家常、谈个人心事。甚至还有的人说,“我都跟你说了我的心里话,你也跟我说说你的呗。我都跟你说了我信神前后的所有经历,你也说说你的呗。我都跟你说了我的软弱、我的败坏性情,你也说说你的呗。我都跟你说了我是怎么接受神的,你也跟我说说你的经历呗”。人这是想做什么?你是不是看神道成肉身太像人了,你想把他变成你的家人、你的哥们儿、你的朋友、你的邻居?基督无论多么正常实际,他的实质到天荒地老都不会改变。无论他多大年龄,无论他生在何方,无论他比你的资历、阅历深浅,他的外表在你看是高大还是渺小,但你别忘了,他永远跟你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他只是活在一个外表正常实际的肉身的外壳里的神,你的实质永远跟他的实质不一样,他的实质永远永远是凌驾于所有的人类之上的,这点你不要忘了。外表看他是普通正常的人,被称为基督,他的身份是基督,但是如果你把他信成一个人,你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人,当成败坏人类中间的一员,那你就要危险了。无论什么时候基督的身份不变,基督的实质不变,他的实质是神自己的实质,他的身份永远是神的身份。他活在一个正常实际的肉身的外壳中,不代表他就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不代表人类可以操纵他、驾驭他,也不代表人类就可以与他平起平坐、与他争夺权力。只要人把他当人看,只要人用人的方式、用人的观点去衡量他,试图把他变成你的朋友、你的同辈、你的同事、你的长官,那人的处境就危险了。为什么危险呢?你只要把基督当成普通正常的人,那人的败坏性情就要发作。从你把基督当成人的那一刻开始,你的恶行就要开始暴露了,这是不是危险所在?人只要把基督当成人,认为他正常实际,他好欺骗,他与人类一样,人心里对神就没有了惧怕,此时,人就改变了人与神之间的关系。这层关系变成了什么?不再是受造人类与造物主的关系,不再是跟随者与基督的关系,不再是蒙拯救之人与神的关系,而是撒但与万物的主宰者的关系。人类站在了神的对立面,变成了神的仇敌。你把基督当成人的同时,你也改变了自己在神面前的身份,改变了你在神眼中的价值,你把自己的前途、命运彻底地毁了,毁在了你自己的放纵、悖逆、邪恶、狂妄之中。只有你是受造之物,你是基督的跟随者,是接受神拯救的人类,只有在这个基础上,神才承认你,才带领你,才赐给你生命,给你蒙拯救的机会。除此之外,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会发生改变。人把神、把基督当成人,这是不是成儿戏了?通常人不觉得这是问题,认为“基督都说自己是普通正常的人,那我把他当人对待有什么不好呢?”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但这个后果很严重。你把基督当成人,对你来说好处很多:一方面,你的身价提高了;另一方面,你与神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再一方面,你来到神面前不会那么拘谨了,很放松,很自由。你拥有了自己的人权、自由,也拥有了自己活着的价值,你体会到了自己的存在感,这是不是好事啊?你如果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一个真正的人,也没什么不对的,那样显得你有尊严、有人格。男儿膝下有黄金,对待任何人都不能轻易地下跪、服输、认怂,人类生存的法则、游戏规则不就是如此吗?有很多人就把这样的法则与游戏规则运用到与基督相处上,这就麻烦了,最容易触犯神的性情。因为整个人类中的所有成员,无论是哪个种族的,本性实质都是一样的,而唯独基督与这个人类是不相同的。基督虽然有正常实际的外表,有正常实际的人性的生活规律、方式,但他的实质与任何一个败坏人类都不相同,正因为如此,他有资格要求跟随他的人用他要求的方式对待他。除了基督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资格用这样的方式、用这样的标准来要求人类。因为什么?就因为基督的实质是神自己,就因为基督——这个普通正常的人是神所穿戴的一个正常的肉身,是神在人类中间的化身。就凭这一点,你把基督当人看就不对,你把基督当人对待更不对,你把基督当人欺骗、玩弄,与他争斗,那就更不对了。这么严重的问题,这么明显的错误,敌基督这帮厌恶真理的邪恶之徒从来就意识不到。他们为什么没有意识?因为他们的本性实质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他们在灵界与神争战,与神争夺地位,从来不称呼神为神,从来不把神当神对待,来到神家他们又故伎重演,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基督。他们的老祖宗就是这样对待神的,也难怪他们身不由己。既然他们身不由己,他们的本性实质确定了,那这类人还能蒙神拯救吗?在神家中是不是清除、开除的对象?是不是所有神选民弃绝的对象?(是。)你们对神家开除、清除这一类人或者定罪这一类人还有观念吗?这类人可不可怜?(不可怜。)为什么不可怜?因为他可恨,因为他可恶,所以他不可怜。

(3) 敌基督怎样对待基督的卑微隐藏

敌基督对待基督的正常实际有诸多的表现,刚才也揭露了一些具体的事例,这方面就交通到这儿。对于基督的另外一方面——卑微隐藏,敌基督仍然是表现出他特有的性情实质,这与他对待基督的正常实际有着同样的实质性的表现与作法,他仍然是不能从神领受,不能当正面事物接受,而是藐视,甚至挖苦、定罪,之后就否认。也就是三部曲:一开始先观察,观察完之后定罪,定罪完之后否认。这都是惯性的,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决定的。什么是卑微隐藏?从字面上看应该不难理解,就是不喜欢显露,不张扬,低调,不为人所知。这就涉及到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性情,还有神所固定好的性格。从外表来看,人应该也不难发现,基督没有任何的野心,他不会抓权,对权力没有任何的欲望,不会牢笼人心,也不研究读心术;基督说话简单、直白、清晰,从来不用套话、诱骗的方式让人说出心里话,人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也不勉强;基督揭露人的败坏性情,揭露人的各种情形,直说、明点;还有,基督的处事方式很简单。跟我接触过的人应该有这样的印象,说“你这个人有点直,没有处世手段。虽然有地位,但是在哪个人群中间看不到你有什么优越感”。这话还真说对了,我就不喜欢在人前出头露面,提高知名度。如果真没有这个地位,神不见证,我天生的性格就是在人群里尽量往后,不愿意显露,有点特长也不想让大家知道,人如果知道就该前呼后拥了,这样麻烦,不好答对。所以,不管走到哪儿一有人前呼后拥跟着我,我就想办法把他们支开,有事说事,没事赶紧各就各位,该做什么做什么。这对于败坏的人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我们人类多么爱你,多么拥护你啊!对你多么痴情呀!你怎么就不领这份情呢?”这是什么话呢?我该说的都跟你说了,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别围着我,我不稀罕。在人来看,“神你作了那么大的工作,你是不是也常常沾沾自喜啊?你有那么多人跟随,你是不是也总有优越感?是不是总想享受特殊待遇啊?”我说我从来没有,我从来就意识不到我有这么多人跟随,我没有这个优越感,我的身价有多高我感觉不到。你们说,一般正常的人有这样的条件,他每天得美成什么样?是不是就不知道自己该吃什么、该穿什么了?是不是就整天在半空中飘着了?是不是就总希望有人对他前呼后拥啊?尤其是有点能耐的,他就总想办法给人开会,享受演讲时众人瞩目、喝彩的感觉,觉得比喝酒吃肉都美。我说我怎么没那个感觉呢?我怎么感觉不到那个好呢?我怎么就不稀罕那个好呢?在这个世界上稍微有点能耐的人,在某个行业里出点名,稍有成绩的人,都叫天王、天后,女神、男神,泰斗,还有教父、教母,祖师爷,这都不是好名。还有的人,别人称他小王、小李他就不愿意了,嫌辈分低,就想方设法翻身,让人以后称他为天王、天后。这就是败坏的人类。有些人信神后,说信神的人不能像外邦人那么张狂,不称什么神,也不称什么王、什么后,得低调,得谦卑,直接起名叫谦卑有点俗,还不够小、不够卑微,就叫微小、渺小、微尘、小小,还有的叫沙粒,还有的叫纳米。他不往真理上注重,就往低俗上琢磨,有称小草的、小苗的,还有称泥土、泥巴、粪土等等。这些名一个比一个难听,一个比一个贱,但是这能改变什么呢?我看叫这些名的人也都很狂,又很坏,甚至有些是恶人。叫这些名的人不但没有变小,没变得卑微,反而照样张狂、邪恶、恶毒。

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来在地上作工作,工作虽然简单、短暂,但是对人类的蒙拯救是一步不可或缺的重要的工作。但主耶稣钉完十字架之后,就复活升天没再向人类显现,为什么没再向人类显现呢?这就是神的卑微隐藏。按照正常人类的思维逻辑,神道成肉身受苦三十三年半,遭受人类的弃绝、毁谤、定罪、辱骂等等这一切,当他钉完十字架复活之后,应该来到人中间享受他得胜、得荣耀的成果,应该再活三十三年半或者更长时间,在地上享受人类对他的敬拜、仰望,享受他该有的地位、该有的待遇,但是神没有这样作。神作这一步工作,悄悄地、静静地来,没有任何的仪式,也不像人类一样,有点能耐就想刷存在感,就想昭告天下,“我来了,我是神自己!”神没有为自己说一句这样的话,只是静静地出生在一个马棚里,除了三个博士来敬拜神以外,主耶稣基督此后的生活那是充满了艰辛、苦难,一直到钉十字架,这些苦难、艰辛才结束。按理说,神得着了荣耀,神赦免了人的罪,对人类来说,神立了大功,因为神帮助人从罪中、从苦海中摆脱出来了,神是人类的救赎主,神理应享受人类的敬拜、人类的敬仰与俯伏,但是神却悄悄地、静静地不声不响地走了。这两千年期间,神的工作一直在扩展,扩展的过程当中也充满了艰辛,充满了杀戮,充满了整个人类的定罪、毁谤,但是神为了拯救人类,无论这个人类对他有怎样的态度,他从来没有放弃这个工作。而且在这两千年期间,神从来没有用一句明确的话语表白自己,说主耶稣是他所道成的肉身,人类应该敬拜、应该接受他。神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差派他的仆人去到各国各方传天国的福音,让更多的人悔改,来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从而能够罪得赦免。神从来没有用一句多余的话说他就是要来的弥赛亚,他是用事实证明了他所作的一切就是神自己作的,用事实证明了主耶稣的救恩就是神自己的救恩,主耶稣救赎了全人类,他就是神自己。而这次道成肉身,神又以同样的方式、同样的形式来到人中间。神来在肉身,对于人类来说是天大的福气,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更是人类的幸运。但是对于神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最痛苦的一件事。这事你们能明白吗?神的实质就是神,有神身份的神自己天生没有狂妄,而是信实、圣洁、公义,他来到人中间要面对人类的各种败坏性情,这就意味着所有他要拯救的人都是他恶心、恨恶的对象。神没有狂妄的性情,没有邪恶,没有诡诈,他喜爱正面事物,他公义、圣洁,但是他要面对的恰恰是与他的实质相敌对的、相反的一帮人类。那神所付出的最多的是什么?是神的爱,神的忍耐,神的怜悯宽容。神的爱,神的怜悯,神的宽容,就是神的卑微隐藏。在败坏人类眼中,“神作那么大的工作,得这么大的荣耀,主宰这么多的事物,神怎么不声张也不表白呢?”对于人来说这是手到擒来的事,做一件好事就夸大成十件,做一点好事就夸大成两点、三点,无限夸大,夸得越具体越好。但神的实质里没有这些东西,神无论作什么,没有人所谓的交易,神不想索取什么,没有人所谓的要索取报酬。神不像败坏人类一样有地位之心,说“我是神,我想怎么作就怎么作,我作什么你们都得记得我的好,都得把我作的事记在心里永远纪念我”,神恰恰没有这样的实质,他没有野心,没有败坏人类的狂妄性情,他不表白。有些人说:“你不表白人怎么能知道你是神呢?怎么能看到你有神的地位呢?”不用,这就是神的实质所能达到的。神具备神的实质,他无论怎么卑微隐藏,无论作事怎么隐秘,无论怎么施怜悯、宽容于人类,他的说话、他的作工以及他的作为等等,在人身上达到的最终果效必然是受造的人类接受造物主的主宰,俯伏敬拜造物主,甘心愿意顺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这是神的实质决定的。而敌基督恰恰做不到的就是这一点,他有野心,有欲望,有狂妄、邪恶、凶恶的性情,他没有真理还想占有人、控制人,没有真理还想让人顺服他、敬拜他,就从敌基督的实质上来看,他能不能达到这个?(不能。)敌基督与神争夺选民,神会不会跟他争?神有没有争的实质?神得着了受造人类的敬拜、顺服,是争来的吗?(不是。)那是怎么得来的?受造之物是神造的,人类需要什么,应该具备什么,应该怎样活着,只有造物的主知道,只有神能够把败坏的人变成真正的活人。神作这一切不是靠着他的权柄,不是靠着表白、辩解、压制、迷惑、控制,神没有这些手段也没有这些方式,只有撒但、敌基督会这样做。

交通了这么多,你们怎么认识神的卑微隐藏?什么是神的卑微隐藏?隐藏是故意隐瞒身份、故意隐瞒实质真相吗?(不是。)卑微是人为伪装出来的吗?是不是克制?是不是假冒?(不是。)有些人说:“你是道成肉身,你这么尊贵的身份怎么能穿这么普通的衣服呢?”我说我就是普通的人,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这一切都普通,为什么就不能穿普通人的衣服呢?有些人说:“你是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神,你的身份尊贵,你可别小看自己啊。”我说什么是小看啊?我没高看自己,也没小看自己,我就是我,我作我该作的、说我该说的,这有什么错?高看低看都不对,高看是狂妄,低看是伪装、诡诈。有些人说:“神道成肉身应该有名人的风范,言谈举止应该高雅。你看社会上那些女强人的发型、装束、打扮,那才是有身份的人,那才让人高看呢。”我说身份是什么东西?人高看又能怎样?我不稀罕,你高看我我还恶心、肉麻呢,你可千万别高看我。还有些人说:“你看社会上那些女企业家穿戴高贵、典雅,一看就是强人、精英,你怎么就不跟人家学学呢?”我不喜欢那套我为什么要学她啊?我多大年龄就穿多大年龄的衣服,我为什么要装?为什么要学其他人啊?我就是我,我装给谁看啊?那不是欺骗吗?你们说,道成肉身有怎样的形像、外表,有怎样的言谈举止才符合他的身份?你们有标准吗?你们有标准,要不你们也不会用那样的眼光看待基督。我有我的标准,那我的标准出不出真理原则?(不出。)为什么有些人看见我无论穿什么他都有观念,无论吃什么他也有观念,天天给我总结、定规,这恶不恶心啊?他为什么这样看我?在他看基督作什么都不对,作什么都是反面的,作什么都有猫腻,这人得多邪门啊!从神的灵、神自己的实质到神道成肉身的人性,这一系列神的不同身份、不同角度上来看,神的实质里面没有狂妄,没有撒但的野心、欲望,更没有人类所谓的地位之心,他所拥有的除了神自己的实质以外,从神的灵到神所道成的肉身,最突出的一个特征就是卑微隐藏。这个卑微不是装出来的,这个隐藏不是故意躲避,这就是神的实质,这就是神自己。神无论是在灵界,还是道成肉身成为人,他的实质是不变的。人如果从这一点上看不到道成肉身的基督有神的实质,这是什么人?这是不通灵的人,是不信派。如果从神的卑微隐藏这一实质上来看,人认为,“神好像没有那么大权柄,说神是全能的不太可靠,如果说神是万能的还有点儿谱。既然他没有那么大权柄,那他怎么能主宰人类呢?既然他处处显不出神的地位、神的身份,那他能打败撒但吗?说神有智慧,智慧就能决定一切?智慧跟全能哪个大啊?智慧能不能左右全能啊?能不能影响全能啊?”人思来想去怎么也看不透,看不明白。有些人在心里存着一些疑惑,之后慢慢地消化,在经历中不断地寻求、认识,不知不觉中也能有一点感性的认识。而唯独敌基督对神的这一切实质、表现,对神的作为产生了疑惑之后,他不但认识不到这是神的卑微隐藏,这是神的可爱之处,反倒对神产生了更多的疑惑与更加严重的定罪。他怀疑神主宰一切,怀疑神能战胜撒但,怀疑神能拯救人类,怀疑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能够大功告成,更怀疑神将以得荣之势向万人显现这一事实。怀疑之后他该做什么了?他就该否定了。所以,敌基督说:“基督的卑微隐藏根本就不算什么,这不值得赞美、称颂,这不是神的实质。这么卑微隐藏,不是神所具备的。基督就是一个无能的人,基督的卑微隐藏是无能的表现。在世界上,人只要有点地位就封王、封后、封帝,基督建立了基督的国度,有这么多人跟随,同时福音工作扩展得如日中天,那基督的权力不就越来越大了吗?但从他的表现上来看,他也没打算作这个事,也没打算拥有这样的权力,好像他没那个能力、没那个德拥有这样的权力,拥有基督的国度。那我跟着他能得着福气吗?能成为下一个时代的主人吗?能统治万国万民吗?他能毁灭这个旧的人类吗?一看基督这个普通人的模样,怎么能成就大事呢?”在敌基督心里总产生这样的质疑。对于基督的卑微隐藏,这是所有的败坏人类,尤其是敌基督所不能认可、不能认同也看不到的,他把神的卑微隐藏当成他怀疑神身份实质的证据,当成他否认神的权柄的证据、把柄,从而否认神的身份实质,否认基督的实质。否认了基督的实质之后,敌基督在他所管辖的范围,在他能够得上的范围就该下手了,毫不手软,也不留情,丝毫没有惧怕,同时他对自己的能力、本事,对自己的野心也没有丝毫的否定与质疑。敌基督在他的势力范围,在他能下手的范围里伸出魔爪,控制他能控制的人,迷惑他能迷惑的人,把基督、把神抛到了九霄云外,彻底地与神、与基督、与神家决裂。

这一条主要交通的是什么?人该认识的神的卑微隐藏在敌基督那儿成了他在神家为所欲为、搞独立王国的一个最有利的条件。神隐藏在肉身,这一步作的工作与上一步在形式上有所不同,虽然这一步没有显神迹奇事,但是神这步工作所说的话比上一步多得太多了,不可胜数。无论神怎么作,只要神道成肉身,对于神来说都是带着天大的屈辱来作工作。只有这样一位具备神性实质的神自己,才能真正地卑微隐藏在一个普通的人身上作自己的工作,因为神具备卑微隐藏的实质,而撒但绝对不会。撒但来到人世间做一项工作得穿戴什么样的肉身?首先是高大的,是凶恶的,是诡诈、邪恶的,然后得精通各种玩弄人、摆弄人的法术、手段,同时还要有各种骗术,够狠、够毒,在人中间一个劲儿地显露,各处抛头露面,生怕有人不知道,一味地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为自己做宣传,最后人把他称为王、称为帝他就满足了。神所作的与撒但做的恰恰相反,神是一味地忍耐,一味地隐藏,在忍耐、隐藏的同时,用造物主的怜悯、慈爱将他的话语、将他的生命作在人里面,达到让人能够蒙拯救,成为真正的受造之物,有正常人性,有正常人类的生活。虽然神所作的这一切对于人类来说是无价的,但是对于神来说,神认为这是他自己的职责。所以,他亲自道成肉身,犹如母亲、犹如父亲一样不厌其烦地供应人、帮助人、扶持人、开启光照人,当然也刑罚审判人、责打管教人,看着人一天天地变化,看着人一天天地正常,一天天地长大。所以,神所作的这一切都是正面事物的实际。在人类中间,人类赞美神所付的代价,赞美神的大能,赞美神的荣耀,但在神的话里,神什么时候告诉人,“我为人类作了什么,我为人类付出了多少,人得赞美我,得称颂我”?神对人类有没有这样的要求?没有。这就是神自己。神也从来没有用条件来与人交换,说“我把基督放在你们中间,你们得好好地对他,得听他的话,顺服他、跟随他,别搅扰打岔,他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他让你们怎样做你们就怎样做,到时候大功告成了你们都有功”,神说过这样的话吗?神有没有这个意思啊?没有。反倒是敌基督总想用各种方式引诱人、辖制人、控制人,掌控人的一切,让人离开神来到他的面前,做一点小事都要各处宣扬、通报。神的卑微隐藏这一点对于敌基督来说,他不但不能认识、接受、赞美、称颂,反而加以鄙视、亵渎。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实质决定的。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上一篇: 第十五条 不相信神的存在,否认基督的实质(一)

下一篇: 附篇四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一)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关乎各尽功用

今天在这道流中凡是真实爱神的人都有机会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只要存着顺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神按人不同的功用来成全人,只要你尽上所有的力量,顺服神的作工,就能被神成全。你们现在都不完全,有时能尽一方面的功用,有时能尽两方面的功用,只要尽全力为神花费,到最终…

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

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当怎样追求才是最合适的?你当把自己看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来追求?你当知道,你该怎么对待今天这所临到你的一切,或试炼或苦难,或无情的刑罚或咒诅,临到这一切,你都应当作慎重的考虑。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今天临到你的毕竟是一次一次的短短的试炼,或许对你来说并不是很大的精…

第十四篇

历代以来,不曾有人进过国度,因此,不曾有人享受国度时代的恩典,也不曾有人看见国度君王。虽然有许多人曾在我灵的光照之下预言过国度美景,但只是知道其外表,却不知道内在的含义。当今天国度正式实现在地时,多数人仍不知在国度时代究竟要作成什么,究竟把人带到什么境界,这个,恐怕所有的人都处于…

第三十一篇

我爱一切真心要我的人,你们专心爱我,我必大大祝福你们。我的心意你们明白吗?在我家中没有地位高低之分,都是我的儿子,我是你们的父,是你们的神!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掌管宇宙万有!你要在我家中“卑微隐藏地事奉我”,这话应成为你的座右铭。不要做树叶,要做树根,向生命深处扎根,进入真实的生…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