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条 不相信神的存在,否认基督的实质(一)

1.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

今天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五条——不相信神的存在,否认基督的实质。这一条揭露的是敌基督对待神、对待基督的两种表现,这两种表现代表了敌基督的实质。这一条里主要有两方面,都涉及到神自己,一方面涉及神的灵,另一方面涉及神所道成的肉身。敌基督既不相信神的存在,也不承认神所道成的肉身,这就是敌基督对待神的观点,也是他对待神的主要表现。先不交通敌基督对待神的这两种主要表现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先交通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这一条有哪些具体的表现,敌基督对待神有哪些思想、观点、态度,有哪些具体的行为、表现、做法,能证实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有些人说:“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就是不承认这个事实,就是否认神的存在。在他心里认为没有神,神的灵、神自己、造物主这个事实本身就是假的,就是不存在的,神这个称呼也是假的,是人虚拟、想象出来的。这不是很好解释、很好交通嘛,怎么就涉及到敌基督的实质了呢?怎么还有具体表现?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呀?有那么麻烦、那么复杂吗?”要是让你们交通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这个问题,你们怎么交通,怎么解剖?比如说一个人诡诈,你说“这人很诡诈,总撒谎,没有一句实话”。这就交通完了?那诡诈的具体表现是什么?怎么解剖他的诡诈?他有哪些情形、表现?生活当中为人处事有哪些做法?他的处事方式是什么?他的人性品质怎么样?他对待事物的观点是什么?怎么能证实他这个人很诡诈?这里是不是有细节?不是光说什么是诡诈,怎样做是诡诈,不是光解释这个词语,而是要解剖具体的表现、行为、思想观点、处事方式、人性品质等等。诡诈人的主要特征是,从来不跟任何人敞开心交通,把自己隐藏得很深。另外,他什么时候说的话是真的、什么时候说的话是假的,谁也测不透。还有,他特别善于伪装、诡辩,伪装好人,伪装贤德的人,伪装老实人,伪装人所喜爱、人所仰望的人。你跟他相处永远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对待事物的观点、态度到底是什么,他跟谁也不说,就是跟他最知近的人也不知道,他不交心也不交底。不但如此,他还要伪装得很有人性,很属灵,很追求真理,没有人能看漏他。这是诡诈的各种表现,刚才粗略地说了一下。再比如说一个人懒惰,懒惰有什么表现?有的人说:“懒就是什么活儿也不干,不爱动,成天坐着,不爱操心,不爱说话。”这是不是懒惰的具体表现、实质表现?(不是,这光是一些外表的现象。)那懒惰的实质性表现是什么?主要就是两大方面:一方面,什么苦都不愿意吃,没有责任心,做什么事都没负担、没真心,肉体受点苦就发怨言,稍累点、稍难点也发怨言;另一方面,就想呆着不干活,吃喝玩乐,好逸恶劳,游手好闲,混日子过,一干活就叫苦连天,就躲、就藏,找不着人影了,一没活儿又冒出来了。这是懒惰的两方面大的表现,具体的就不交通了。再比如说一个人很馋,馋的具体表现是什么?这是人性里最容易解剖、最容易分辨的吧?(总追求肉体享受,总想吃好吃的,满足自己的口欲。)(碰到好吃的吃不够。)这些都是馋的表现。有没有人一听说哪儿有好吃的就能不惜一切代价地去找?比如说,有个地方新开了一家餐馆,大厨原来是五星级酒店的,做的各式餐点都好吃,就是价格贵点,路途远点,开车得一个小时。一般人觉得为了吃跑那么远不值,但好吃的人一听,“开车一个小时也不算远,比上月球近多了。人这一辈子不就是为了吃喝玩乐吗?去吃!”要是让他开车一个小时去做正事,他就得琢磨琢磨,“去那地方能不能累着啊?花这么长时间去了能不能有果效呢?能不能遇到坏人?路上车能不能没油啊?去那地方吃什么呀?有没有现成的饭啊?要是水土不服怎么办?晚上要是失眠怎么办?”一说办正事,他想的就复杂了,难处就都来了;一说去吃好吃的,他就能够克服一切困难,什么困难都不是困难,他就不会想那么复杂了。这是馋的具体表现。

再回到今天要讲的主题。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到底有哪些表现?有哪些具体的思想观点、情形的流露?临到事的时候,他有什么样的态度、观点、想法能证实他根本就不相信神的存在?这是不是值得交通?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这里面到底有哪些细节,有哪些具体的表现?(不管临到什么事,他不相信是神摆布安排的,不能从神领受。)(他不相信神赏善罚恶,所以他就能肆无忌惮地去作恶。)这是一些具体表现。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就是否认,那他否认什么能证实他是否认神的存在?(否认神造物主的身份。)(否认神掌管一切、主宰万有。)(否认神的话是真理,否认神作的审判刑罚的工作能拯救人、洁净人。)这里面哪一条具有代表性,是更实质性的说法?否认神的身份,否认神主宰万物,这两条具不具有代表性?是不是实质性的问题?(是。)相信神的存在,一个是人承认神的身份、神的实质,另外,在相信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的基础上,人能接受、承认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这是不是就完完全全相信神的存在了?这两条关不关键?(关键。)这两条就是最实质性的问题。所以说,要解剖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首先得解剖两条:第一条,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身份与实质;第二条,敌基督不承认神主宰万物。其他的就都包含在这两条里面了。之前交通过敌基督不承认神是真理,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神能拯救人,这也是事实。但是,这里说敌基督根本就不相信有神,不相信神的存在,我们从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身份实质、不承认神主宰万物这两条来解剖更有力,这更具有代表性。

(1) 不承认神的身份与实质

先交通第一条,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身份与实质。神的身份是什么?对于所有的受造之物来说,神是造物的主,那对于万物来说,神的身份是什么?(万物的主宰者。)这个称呼也对,但神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你如果称呼神的时候,你能直接称呼“万物的主宰者”吗?好比说,你妈妈的身份对你来说是生你养你的人,但是你能称呼你妈妈是“生我养我的人”吗?(不能。)你称呼什么?(妈。)这是你对妈妈的称呼。所以说,造物主,万物的主宰者,他的称呼就是神,只有神自己才能称为神。对于受造的万物与受造以外的万物来说,神就是神,他的身份是万物的主宰者,他的称呼就是神。有这样称谓的这一位就是神自己,就是神。配称得起神的才具有神的身份与神的实质。暂先不说实质这个词,只说身份。具有神身份的神自己,他作神自己的事情,发表神自己的性情,以神自己的方式带领整个人类,主宰整个人类,也主宰着万物。对于相信神、承认神身份的人来说,他看待神所作的这一切事情的观点与敌基督是截然不同的。对于神在万物中间所作的这一切事情能正确领受的人,他会从中看见神作事的方式,更证实了神在万物其间是存在的,而敌基督看待这一切事情的观点、方式、角度恰恰与相信神存在的人是相反的。正因为如此,敌基督宁死都不相信神是存在的,不相信能作这一切的那一位就是具有神身份的那一位,只有他配称为神,只有他配让人称为神。

在万物中间,在整个人类中间,不管是肉眼能看到的还是看不到的很多事情,人如果通过神话、通过正常人性的理性去看、去领会,人便会发现神在万物中间带领着人类,他确实是存在的。万物一切的规律、一切的造化,都在一个无形的、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规则当中被摆布着、安排着。那能摆布安排这一切的那一位是谁?不是哪个伟人,不是哪位英雄,更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感知到的那一位在主宰着。那一位到底是谁?就是神。相信神的存在,这是不是人最起码应该有的理性?这是不是人最起码、最基本应该有的一种看事观点与角度?但是,敌基督不具备这个理性,他也就不具备这样的看事观点与角度。所以,对于神所摆布的、人只能感知到的这些事情,神没有用明确的语言告诉给人类的这些事情,敌基督认为是偶然发生的,是人为的,是自然形成的,更甚至他认为有些事情是人想象出来的,是人操弄出来的。你无论怎么见证神的存在,无论用多少事实来证实神就在万物中间,神具有神的身份,只有具有神身份的那一位才能作这些事情,才能将万物安排得有条不紊,这样的一位主宰者是具有神身份的那一位,但是敌基督他这样看吗?他会不会这样认识?(不会。)无论你拿出多少事实来证实,他都不相信、不承认,即使他表面不说什么,也拿不出证据反驳,但在他心里也是一百个不同意、不承认,更甚至后面带有一连串的问号。他认为相信神身份的人是傻瓜,是受迷惑了,那是思想不够成熟的人做的事、想的事。他认为人的自由意志应该由自己来摆布,应该自由发挥,对万物中间所发生的事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应该按照科学的方式,以科学的角度来看待,不能那么迷信,不能什么都用神主宰来解释,来一概而论。比如,在教会中有很多弟兄姊妹自从接受神的救恩以来,经历了很多神在人身上作的神迹奇事,弟兄姊妹就见证神当时是如何带领的,神是如何在这个事件当中让人看见神确实是存在的,这件事情确实是神作的,人从中蒙了多大的祝福、恩待。人证、物证都在那儿摆着,相信神存在的人从中更加坚固了信心,而不相信神存在的敌基督听完之后,他的观点有没有改变?(没有。)从哪一点上能看出来呢?你无论说得多么真实,无论跟前有几个人亲自证实这个事,他都不相信,他说:“除非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我没看见那这事就不存在。你们所经历到、所体验到的只是一个偶然,是巧合,人一辈子谁不经历点险事、不经历点偶然发生的事呢?偶然、巧合发生的事就能证实是神作的?就能证实作这事的那一位是神?兴许是你自己想象的,兴许是你运气好、有贵人相助呢,兴许你不该死、你命大呢。”他不承认、不相信神在弟兄姊妹身上所作的这些事情,不相信神能作这些事,也不相信人所经历的这些是真实发生的。他认为:“世间当中哪能存在这些事啊?如果存在也是人臆想出来的,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都是幻觉。”弟兄姊妹经历一些神迹奇事,经历一些神的特殊恩待、祝福,还有一些常人达不到的事情,敌基督听了之后不相信,那弟兄姊妹经历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他能不能相信呢?他同样不相信,他不相信神开启光照引导人,他认为都是人的大脑思考出来的,都是人的知识分析、理解出来的,所以才有了这些经历见证。他认为,“人努力往这方面思考,努力往这方面够,不就有认识了吗?我如果也在这方面下功夫,努力思考、酝酿,像写文章一样,也能憋出经历见证来”。所以,对于弟兄姊妹的经历见证,见证神是如何带领的,如何开启光照的,如何审判刑罚、对付管教的,以至于神是如何摆设环境试炼熬炼人的,还有人如何从中明白了神的心意,等等这一切神所作的事,在敌基督那儿都不承认、不相信,他认为是不可能的。对于在弟兄姊妹中间发生的这些事敌基督不承认、不相信,这就能证实敌基督完全不承认神的身份这一实质吗?这其实不是最能证实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身份这一实质的最有力证据。

咱们暂先跳出教会、跳出弟兄姊妹这个范围,来看敌基督在人群当中、在现实生活当中对待各类事情的观点。都有哪些事情呢?(对于人的生老病死,还有社会的变化、政局的变动,还有一些灾难的发生,敌基督都不能从中认识神的主宰。)(敌基督不相信人的命运在神手中,他想靠着自己的双手来创造美丽的家园。)这是一些具体的表现,涉及到问题的实质了。敌基督这类人看待人类的命运、人的生死存亡,还有每个人一生所经历的种种事情,他能不能看出这是神的主宰?他看不出来。比如说,社会上流行这样一句话,“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子孙全”,这话是不是一个事物的实质性的规则?是不是真理?是不是哲理?(不是。)那这话是怎么来的?肯定不是信神的人说出来的,这是人类发展的过程当中各类人生存现状的一个表面现象。人认为这个世界没有公平,越做好事越“双瞎眼”,越遭报应,越作恶越亨通,在这个世界上越吃得开。那人类中间各类事情的发展规律有没有跟这句话相吻合的地方呢?还有这么一句话,“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这又是哪类人发明的呢?这一类话在民间称为俗语,能说出这些俗语的是哪类人?是不是信神的人?是不是相信神存在的人?(不是。)有一类愤世嫉俗的人,他们在社会上、在人中间不得志,处处碰壁,命运坎坷,有志难伸,到哪儿都不亨通,觉得自己有点本事、有点能耐,却总也不能出名、不能发达,总也不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到哪儿都被人排挤、被人欺负、被人压榨,自己还没本事挣脱这一切,最后他们总结说:“整个社会、整个人类没有公平,没有赏善罚恶、没有报应这类事。坏人做坏事没有惩罚,好人做了多少好事,又施舍,又救济穷人,最后也没得着好报。所以说别做好人,做好人没用,做好人的下场就是‘双瞎眼’,就得做恶人。”这些在世界、在人群当中不得志的人,因为不得志就埋怨这个人世间没有公平、没有正义存在,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他认为所有的人都对不起他,因为谁也看不到他的长处、特长,谁也不重用他,所以他就总结出一套这样的歪理来抱怨这个人类,抱怨这个世界。事实上,这各种事情发生的背后有没有原因?有没有因果关系?太有了。敌基督与这些人的观点是一样的,他不相信万物中间神在主宰着这一切,不相信具有神身份的神自己所主宰的这一切都是公义的。所以,敌基督不但不承认神所作的这一切是可以代表神身份的,反而相信社会上流传的那些歪理邪说。他认为那些歪理邪说是真实的,那些能够在这个世界当中亨通的,能够在这个世界当中让人崇拜、让人追随的,才可以称为他心目当中的神自己,才可以成为他心目当中具有神身份的那一位。比如,在中国的传说当中有王母娘娘、玉皇大帝、八仙、观音还有如来佛等等,他心目当中真正崇拜的对象是这些。在传说当中,玉皇大帝是最大的,他可以把一些犯了罪的从天界打入凡间受惩罚。敌基督一听这些就特别佩服,“玉皇大帝真是神啊!具有神的风范、神的气质,也具有神的本领!”这些传说,还有民间所供奉的那些所谓的仙,在人的心目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人认为,“这些所谓的仙他们道行大,能耐大呀,配称得上是神,人世间的这一切不平、不如意的事在天界都能给个说法,你要讨公道的话都能得到答案。比如历史人物包公、关公都是灵界替人类伸张正义的,你如果蒙受冤屈,法院不公正,若拿到包公或关公那儿保证公正”。人认为这些民间传说中的人物能给人类主持正义,惩罚恶人,摆平人世间的一切不平,让这些受苦受难的人不再掉眼泪。社会底层的穷人,没本事、被欺负的人,只要供奉他们,只要相信、追随他们,人所受的这一切苦就都能摆脱了,所受的这一切欺凌、压榨都能得到解决。同样,在敌基督的心里,在他们的印象当中,神应该是像如上所说的这些所谓的菩萨、佛祖那样,为人类解决一切苦难,把人从苦海当中救出来。比如,有一个人的母亲得了绝症没药可治,他很孝顺,不想让母亲死,就供着观音菩萨的像,每天烧三炷香,好吃好喝地供奉着,然后许愿:如果让母亲的病好,能多活三十年,自己宁愿少活三十年来换取母亲的寿命。如果能够如愿以偿,下半辈子甘愿吃素,不杀生。这一烧香,一磕头许愿,一献上诚心,他母亲的病好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许的愿得到菩萨垂听了?能不能意味着他母亲能多活三十年,他就少活三十年呢?不能。但是因为他相信,所以他就确定这是真的。以后他就开始还愿,只吃素。有一天,他心里琢磨:“母亲的病好了,长寿是不成问题了,以后是不是就可以破戒了?能不能吃个鸡腿啊?该吃就吃吧。”吃完鸡腿当时挺舒坦,也挺满足,心里也踏实,第二天就上吐下泻,难受了几天都没好转,第四天他想起来了,“这是不是菩萨惩罚,不让吃肉啊?看来以前说的话真得算数,不能吃肉啊”。想到这儿,他赶紧又烧三炷香,又供上很多好吃的,再一认罪,第二天病就好了。他一看挺灵验,心里更加确信了,“人做事菩萨在看,不能搞欺骗哪,自己许了愿就得守着,要不菩萨惩罚啊”。从那以后,他心里对“菩萨”这个称呼更加地感觉神圣不可侵犯了,每天三炷香,逢年过节都要上供。这一来二去,在这样的人心里更加证实了玉皇大帝、观音菩萨、关公等等这些人所供奉的偶像是神,它们在人心中的地位就更加坚固了,人心里没有任何的疑惑,也没有任何的猜忌。

敌基督即便没有经历这些事,没有在家里供奉这些偶像、泥像,但是在他的生活圈时不时地也会听到或者接触到一些这样的事情。比如:佛祖是如何给一个人治病的,是如何施行他的正义让恶人遭报应的。一个人因为让风水先生给他家里摆设了一些风水局之后而发了大财,还有,让风水师或者阴阳先生看阴宅、选坟地,之后后代出大官或后代都飞黄腾达,等等。这些在他心中就留下一个印象,神应该像人生活当中接触到的、看到的这些所谓的佛、所谓的帝一样有能耐、有本事,更甚至应该像人类所供奉的这些偶像在人中间做一些怪异的事一样让人惧怕、让人惊悚,如果不是这样,那就不应该是神。有了这样的观点,还有对神这样的认知,敌基督对于神的概念变成了什么?在他们心目当中,就像玉皇大帝一样,能随时随地派天兵天将把在天界犯了天规的打入凡界,这才是神,才是具有神身份的那一位;或者就像是人所供奉的某某偶像,能让人发大财、升大官,这样的也配具有神的身份。这是敌基督内心对神身份的一个认知、一个领会。所以,当神在大红龙盘卧之地作工的时候,弟兄姊妹遭到了抓捕,教会遭到了破坏,神的工作遭到了拦阻、搅扰,敌基督的心里怎么想?他说:“如果是神,为什么教会会临到这样的事?如果是神,弟兄姊妹在临到抓捕的时候,神应该在天上显出异象,发出雷声,发出怒气,让抓捕弟兄姊妹的这些恶警当场吓得抱头鼠窜。但是,为什么从来没听过这样的事发生呢?既然这些人跟随神,是神的选民,那神怎么不救这些人、不保护这些人呢?大红龙这么疯狂、残酷地迫害跟随神的人,神怎么不来到地上为人类主持公正呢?神为什么不封住大红龙的脚步?为什么不惩罚大红龙呢?难道具有神身份的神只会说话,只会供应真理吗?比起玉皇大帝、观音菩萨、如来佛祖,神好像没多大能耐,没多大本领,还说神有能力、有权柄,能力在哪儿呢?权柄在哪儿呢?不具备神的权柄、能力,只会供应真理的这一位是神吗?如果是神的话,当弟兄姊妹要被抓捕的时候,应该在恶警的面前垒上一堵墙,或者让他们的眼睛瞎、腿折,让他们疯,让他们傻。在危险临到之前,神应该让所有的人心里明确地知道危险要临到了,应该听到声音,应该有强烈的感觉、明显的意念。神为什么不作这样的事啊?在环境临到的时候,神为什么不作任何的提示?在人遭受抓捕、酷刑迫害的时候,神为什么不制止他们作恶的脚步呢?当他们的手铐铐住弟兄姊妹、警棍砸在弟兄姊妹身上的时候,神怎么什么事也不作呢?如果是玉皇大帝或观音菩萨的话,绝对不会让他的信众受这样的苦,肯定会出手相助,让恶警眼睛瞎、嘴歪眼斜,让他癫狂,让他烂手、烂脚、得绝症,让他们之间互相厮杀。神怎么不作这事呢?神到底在哪儿啊?神到底存不存在啊?临到事祷告神神也不救啊,神也不摆设环境让人脱离险境。恶警用酷刑来对待这些手无寸铁的人,要是按照常理,是神就应该出手相助,不能袖手旁观,因为神不喜欢看见人世间的不平,神就是救人脱离苦海的,就是普度众生的。现在信的这一位神怎么一点这样的事都不作呢?那我所信的这个神到底存不存在啊?”经历了很多事,敌基督一直在心里不解、疑惑,甚至在信神期间碰到算命的、碰到阴阳先生都得算一卦,看看自己未来运势怎么样,有没有牢狱之灾,工作能不能顺利,能不能有小人报复,如果有牢狱之灾的话,能不能帮他躲过。

敌基督在信神跟随神的过程中,因为不接受真理,总对神的身份产生疑问。虽然也读神话,对照神话中关于神身份的说法、概念一再研究、推敲,不但没有产生真实的信心,反而越研究越疑惑,更加地否定神的身份。所以,敌基督这类人无论经历多少事情,他都不会在神话里寻求真理去解决,他更不会根据神的话去看事,这完全是因为他不相信神所说的每一句话是真理,也不接受神所说的在每件事情上该具备的正确态度。他所相信的神只有一种,就是能显神迹奇事的、超然的神,类似观音菩萨、佛祖能显点神迹奇事的这些假神。他认为只有能显神迹奇事的才是有神身份的神自己,凡不能显神迹奇事的即使发表再多的真理也不一定是神,他不把能发表真理当作是神的大能、全能,而是认为只有显神迹奇事才是神的大能、全能;所以,他把神在末世发表真理、征服拯救人,浇灌、牧养、带领神选民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达到明白真理,脱去败坏性情,成为顺服神、敬拜神的人这一切工作都定性是人作的而不是神作的。在敌基督的心目中,神该作的就是藏在一个牌位的背后让人供奉,吃人所供奉的食品,呼吸人所烧的香,当人有难的时候能够出手相助,当人有所求的时候如果人诚心许愿,神应该在能力范围之内帮助人、满足人的需求,这样的一位才是神。而今天神所作的这一切,在敌基督的眼中是看为不屑的。为什么?从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上来看,他需要的不是造物主作在受造之物身上的一切浇灌、牧养、拯救的工作,他需要的是今世亨通,事事都能如愿以偿,今世不受惩罚,来世还能上天堂。他的观点与他的需要就证实了他仇恨真理的实质。敌基督这类人因为喜欢邪恶,甚至把邪恶、把反面事物、把神所厌憎的撒但的作为与撒但的实质供奉为神明、供奉为真理,把邪恶的东西、反面的东西当成是正面事物,当成是他一生追求的东西,也当成是人世间应该推崇、吹捧的对象;所以,在敌基督跟随神期间,他对神的身份的看法永远都不会变。这类人如果在神家不能得志,神所作的不能满足他的需求,在神家总也得不到提拔,不能飞黄腾达,他背叛神就是随时随地、分分钟的事。这类人有的信十年、有的信二十年,你以为他有根基不能离开神了,但事实上,他是随时都能背叛神回到世界;即使不离开教会,他的心也已经远离神、背叛神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环境许可、有机可乘,他都会去信假神、邪灵。如果能飞黄腾达,当上大官、出大名,能享受到荣华富贵,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离开教会去随从世界潮流。有些敌基督说:“既然是神,为什么还遭受中共的迫害呢?他是神,为什么不能把中共给灭掉呢?那么多神选民被抓,神为什么不保守呢?”在敌基督的心里,他永远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他不接受真理、不相信神的话成就一切,他只相信眼见的,不相信神所作的这一切工作背后所隐藏的价值与意义,他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句句都要成就、应验,更不相信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神利用大红龙效力作衬托物来显明神的全能智慧,神主宰着这一切。

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身份背后的主要原因到底是什么?其中一种原因是神没有像他观念当中想象的摆平人世间的一切不平,没有像他观念当中想象的为人类伸张正义,让那些作恶的人立马遭受惩罚,神主宰的万物其间有那么多不平的事在天天发生着,神却无动于衷,不为此说一句话、作任何一件事情。在敌基督这类人眼中,在他能接触到的范围中,他所看到的世间所发生的一切事都不合他的观念,都是不应该发生的。为什么不应该发生?他认为:“如果有神存在,神为什么不管这些事呢?如果有神存在,为什么这么多恶人还活得好好的呢?为什么有钱的人更有钱了,没钱的人更穷了呢?为什么有钱的人天天吃大鱼大肉,享受得那么好,而有那么多人还在要饭?为什么老实人就得受欺负、受压榨、受剥削?为什么有些人出力流汗,每天超过八个小时干活劳作,得来的薪水却很少,而有些人一个小时之内挣的钱超过一个人一生所挣的钱?所有这些在社会当中、在人世间的不公平的事,神怎么不管呢?为什么有些人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而有些人生下来就受穷、受累?为什么生在同样的社会环境之下,有些人一辈子都能享受荣华富贵,享受家人、亲人的溺爱,而有些人就不能呢?”这些事在敌基督的心中是永远解不开的谜。他认为他信神了就应该把这一切他所看不透的、所不明白的事,他所解不开的谜都交给神,让神来解答,从神话中找到答案,但是信了三年五年没找着,信了十年八年也没找着,等信到二十年,“怎么还没得到答案呢?神怎么还不解决这些事呢?神怎么就不做一回观音菩萨或者玉皇大帝呢?神有权柄、有能力,神有神的身份,那他应该作这些事啊。尤其是在教会,为什么常常出现恶人搅扰、打岔,甚至有些人偷吃祭物也没事呢?有些人常常撒谎,有些人散布观念、散布谣言,也没看见神管教、惩罚啊。还有些人说不信就不信了,到社会上上班,过了几年发财了,也没有过得不好啊。有些信神的人日子过得还不如不信的人,信神的人反倒是受苦受难,有许多人受迫害有家难归,日子过得清贫、可怜。难道这就是信神的意义所在吗?难道这就是跟随神的价值所在吗?难道神要给人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吗?当人临到事自己达不到的时候,神怎么就不作点超常的事,让人马上明白、马上开窍呢?人有很多事不明白,不知道神为什么这么作,神为什么不点亮一盏明灯,让人心里亮堂起来呢?为什么不给人灵感呢?人作恶、打岔搅扰的时候,神也没站出来说一句话,直接咒诅恶人,让恶人遭报。没看见神作多少这些事。有时候人需要神开启、光照,需要神供应,为什么也摸不着神、看不着神?那神到底在哪儿啊?”等等所有的这一切“为什么”在敌基督这类人的心中总也得不着答案。他不知道这些事、这些现象为什么从来没有得到改变,也从来没有得到扭转,更没有得到好转。他认为既然信神了,人应该改头换面,人的一切生活、精神面貌还有人的思想,尤其是人的生活质量,还有人的本事、能耐,都应该朝正面的方向发展,为什么观察了十年二十年,这些事就看不着呢?人观念当中幻想的东西、梦想的东西,在信神以后从未得到解决,也从未得到实现,那信神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信神跟随神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在敌基督的心里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得不着答案,这些问题没有如他所想象的能够兑现、应验,所以他心中的神永远不存在,当然,具有神身份的那一位在他心目当中永远是被否定的。

敌基督带着对民间所供奉的那些佛像、偶像的理解、认知来相信神、跟随神的时候,神所作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不解的,都是让他难以接受的,都是让他在心里一直疑惑的,同时也是让他一直在提出疑问的。所以,基于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无论他跟随多少年,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信派。这些人带着幻想,带着对神的种种想象、观念,还有人所认为的一些好的东西、正面事物、善恶的区别来衡量神,衡量神所作的一切,用这些来衡量神的身份,衡量神是否存在,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他们否认神的存在,不承认神的身份。那敌基督衡量神是否具备神的身份这个标准是不是出错了?(是。)一提到阴阳先生,敌基督觉得,“那些人有能耐啊,他们在人世间做大官,到阴间还做审判官,说一不二,阴间那些事判得清清楚楚的”,他心里羡慕这样的人。这个羡慕仅仅是简单的羡慕吗?能不能上升到相信、追随,把他供奉为神的高度?(能。)敌基督因为心里有野心,因为他实质邪恶,所以他所崇尚、所喜爱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正面事物,没有一点是正面的。他喜欢诡异、邪恶、凶残,还有超常的东西,而神的正常、实际,神对人真实的爱,神的智慧,神的信实,神的圣洁,神的公义,在敌基督的心目中都是被定罪的。比如说,神为了让弟兄姊妹长分辨、实际地学习功课,安排了一个被鬼附的人生活在弟兄姊妹中间。这个人一开始说话、办事正常,理智各方面都正常,在人看没什么毛病,但是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弟兄姊妹发现这人说话总是不着调、没头没尾,后来又发生一些超常的事,他总告诉弟兄姊妹他看见什么什么了,神启示他什么什么了。比如,今天神启示他要蒸馒头,不蒸馒头不行,结果第二天他正好要出门,直接带着馒头出门,就不用做别的了。明天神又在梦里启示他出门往南走,二十里以外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他去了一看,正好有一个信耶稣的人迷路了,他就给这人见证神的末世作工,这人接受了。他总得着启示,总听着声音,总有一些超然的事发生。每天吃什么,去哪儿,做什么事,与谁接触,他不按照正常人性的生活规律,也不找神的话作根据、作原则,也不找人交通,而是总等声音、等启示、等异梦。这人正不正常?(不正常。)有些人分辨出来了,说“这家伙虽然没有披头散发、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跑,但是看他这些表现就是邪灵”。从弟兄姊妹开始分辨,一点点地对他有分辨,直到有一天他犯病,不穿衣服、披头散发就跑出来了,说疯话了,鬼显形了,这事终于有结果了。那弟兄姊妹在这个期间对他是不是有分辨了?对什么是邪灵,什么是邪灵作工,还有有邪灵作工的人有什么表现,是不是有见识了?(是。)当然,一部分人有见识、有分辨了,有一部分人说不定也会受迷惑,一直到他犯病才分辨清楚。但不管是受迷惑还是有分辨,如果神不摆设这样的环境,人能不能对什么是邪灵作工有清楚的认识?(不能。)那神摆设这样的环境,神作这件事的意义、目的到底是什么?就是为了让人实际地长分辨,学习功课,分辨这类人。如果光说什么是邪灵作工,就像上学老师教课文似的,没有实际的演习、操练,人得着的永远就是一个道理、一种说法。只有你亲身经历了,亲眼看见了,亲耳听到了,你才能说清楚到底什么是邪灵作工,邪灵作工都有哪些具体表现,再遇到这类人你就能分辨、弃绝,能准确地解决、处理这件事。那你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所得的,是不是就比你整天捧着神的话读、整天听神的话实惠多了?(是。)有理性、有正常思维的人,追求真理的人,对神作事的这种方式都会有正确的领受,都不会埋怨,“神为什么这么作呢?神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呢?为什么不把他清出去啊?为什么把邪灵放在我们中间呢?”人不会在这事上发怨言,相反,人还会感谢神,说神作得太好、太智慧了,神太爱人了。只有敌基督这类人不接受真理,同时心里对神充满了要求,充满了观念、想象,再加上心中对那些偶像崇拜有加,把偶像当成心目中的神来衡量真实的神所作的一切,所以他临到这类事就先琢磨:“这是神作的吗?你们怎么那么傻呢?放一个邪灵在你们中间,这还是神作的?不能这么领受吧?这是不是领受错误啊?”首先,他否认这是神作的,同时他还认为,“要是神的话肯定不会这么作,神不希望人受苦。人家观音菩萨一看到大众受苦了,那佛像都掉眼泪,要普度众生,让所有的人都归到佛祖名下免受人世间的一切苦楚。是神就应该慈悲为怀,心怀他的选民,不能放一个邪灵在人中间,这肯定不是神作的”。这事一旦发生,在敌基督的心里,首先他对神的身份更加怀疑了,同时他对神所作的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情愿接受,甚至加以论断、定罪。在这个基础上,他还耻笑那些从神领受的弟兄姊妹,“你们这帮傻瓜,这事哪是神作的?神才不这么作呢,神应该爱护、保护他的小羊,应该用双手掩护他的小羊。神是人的避难所,人不应该遭受这一切的苦难。所有反面的事、坏事都不应该临到人,这才是神作的。”敌基督心中充满了对神的定罪、疑惑、否定、观念,结果神作什么在他的眼中看都是错的,都不是神该作的,都是他定罪神、否认神的证据、把柄。敌基督的实质在此就完全显明了。

再比如说,弟兄姊妹在经受中共酷刑迫害的时候,警察把电烙铁烧红了往人身上烙,烙得人都能疼昏过去,在场的人都感觉毛骨悚然。敌基督看到这一幕是什么感想?“这些撒但魔鬼太狠了,没有人性,没有可怜、同情人的心,手段太残忍了,不忍心看啊。我要是在跟前的话,就把烙铁变凉,变成棉花,让它烙在人身上轻轻地、暖暖地、柔柔地,就像神的手抚摸小羊一样抚摸在人的身上,让人感觉到神以慈悲为怀,感觉到神的爱、神的温暖,让人更有信心,更坚定地跟随神。但人只是人,看着弟兄姊妹,看着自己的同胞受这么大的苦也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而神在哪儿呢?此时此刻,神怎么不制止撒但魔鬼的手呢?神怎么不把烧红的烙铁变凉呢?当烙铁烙在人身上的时候,神怎么不让人感觉不到疼痛呢?要是观音菩萨的话绝对会这么做,他不希望看到芸芸众生互相残害、互相残杀,不想看到众生受一丁点儿的欺凌、受一点儿苦,他胸怀众生,心胸比天还宽广,大爱无限,那真是神啊!神怎么就不这么作呢?咱也不是神,没那个本事,我要是神的话,我就不让我的百姓受这些苦。”敌基督临到什么事都有自己的看法、主张、见地,甚至是“高见”,临到什么事他都不用神的话对号,都不寻求真理来认识神,来证实神的身份,证实具有神身份的神所具备的实质都体现在哪儿,怎么体现,人怎么认识、怎么领受,而是处处以撒但、各种邪灵或者观音菩萨、佛祖的观点来衡量神,与神较量。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敌基督处处都否定神,否定神的作为、神的实质,否定神所作的每一件事情的意义、价值与对人的造就,也否定神这样作在人身上要达到的果效,否定神心意的存在。敌基督否定神所作这一切的意义、价值,是不是就是在否定神的身份?(是。)敌基督的这些表现、实质,所流露出来的所思所想,还有临到事情时他心里对神的愤恨、要求、不满与质问,等等这一切就是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身份的具体表现,事实就是这样。

通过刚才交通、解剖敌基督否认神的身份的这些表现、根源,从中看到敌基督的实质到底是什么?能不能看出敌基督愤世嫉俗,喜爱公平公义?敌基督是不是人性善良,好怜悯人,心怀慈悲,胸怀大爱,恨恶邪恶的人?(不是。)那敌基督是哪类人?(是仇恨真理、厌烦真理,处处跟神对着干的恶人。)敌基督是不是挺赞成社会上说的“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子孙全”这话?那他这是不是有点悲天悯人啊?他赞同这话,这是一种什么性质?这话里带不带点埋怨老天不公的意思?他就是没办法,但心里有这样的愤恨,有这样的情绪,埋怨老天不公,“不都说老天公平、老天有眼吗?那怎么在这个世界上做好事的人都不得好报,而那些恶人却那么亨通呢?这个人世间哪有公平?人世间不公平的这些事是怎么造成的?就是老天没眼,老天不公。”言外之意就是,神没有什么公平可言,只有佛祖、观音公平。所以,敌基督对真正的神所作的事情,他心里满了愤恨、抱怨,满了否定、定罪。这一切都是怎么造成的?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就是敌基督这一类人的实质造成的。什么实质?具体地说就是敌基督心里对神的定义充满了观念和想象,真正的神到底怎么作,到底怎么作是对的,他不知道,也不认识。他评价神所作的这一切是根据他的观念、想象。他的观念想象是根据什么?完全是根据撒但魔王灌输给人类的各种邪说谬论。这些邪说谬论不管多么邪恶,多么偏执,但是它符合人的观念,符合人的心理需求,符合人的情感需要,这些东西恰恰就成了敌基督做人、衡量一切事物的标准,也成了他衡量神的标准,根源上他就是错的。还有一样更重要的,就是敌基督这类人本身就喜欢势力,喜欢高大上的东西。比如说,一个人生在王宫里,吃香的喝辣的,什么也不用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对于信神的人来说,那样的生活是不是人所追求的?正常的人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小羡慕、小嫉妒,但是想想,“这一切都是神的命定,神让咱们生活在哪儿咱就生活在哪儿,那样的生活未必适合咱们。在那样的环境之下能信神吗?能明白真理、能蒙拯救吗?很难。神给咱们的够用,咱只要能够信神,有条件读神的话、尽本分,最后达到蒙拯救,这是最幸福的事”。但敌基督会不会这么想?(不会。)他会想:“我爹怎么就不是皇上呢?我爹要是富豪、皇上,那我这一辈子活得真值。他爹怎么就是皇上呢?他怎么就生活得无忧无虑,不愁吃不愁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呢?老天不公啊!他也没那么大本事,要才干没才干,要文化没文化,要头脑没头脑,他凭什么得着这些东西啊?我怎么就得不着呢?我得不着别人得着,我就恨。恨人不行我就恨老天不公,恨老天给我安排的命不好,恨我运气差,小人挡道,恨我家的风水不好。”他心里想的都是什么啊?敌基督心里一有恨什么歪理都能说出口。

敌基督表面上好像多么仁慈,事实上他们心里所崇拜、所追求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正面事物。听他们所传讲的谚语、俗语,他们似乎悲天悯人,心存善念,事实上,这些人是不折不扣的撒但、魔鬼。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得势,如果飞黄腾达,能不能作恶?能不能当好人啊?他们都是恶贯满盈的大恶棍。他们因为在世界上不能得势,在世界上混得不那么亨通,心里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冤屈,然后就来信神跟随神。但实质上,他们根本就不想追求真理,更不喜爱正面事物,反而厌烦正面事物,喜爱邪恶势力,喜爱权势,喜爱奢华的生活,喜爱世界的邪恶潮流。所以,对于具有神身份、神实质的神所发表出来的、所作的一切事情,他们都不屑一顾,而且加以定罪、论断、毁谤。无论神作的对人的价值、意义有多大,他都不承认、不接受。他不但不接受神的身份、神的实质,自己还想冒充神,冒充一个能普度众生的救世主,让修桥补路的人不双瞎眼,让杀人放火的人不能子孙全,遭到惩罚,让所有在社会底层、在人海中受苦受难的人不再受苦,有地方可伸冤,他要摆平人世间的一切痛苦,把人从苦海中救出来。敌基督内心深处存的是“博爱”,是无限的“大爱”啊!说来说去,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身份、实质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他说:“神怎么作都不像神,我最像,我最有资格作神。因为神所作的都不合我的口味,也不符合大众的口味、大众的需求,只有我能体会大众的需求、大众的心理,只有我能普度众生,只有我能当人类的救世主。”敌基督的野心、实质暴露了吧?有这样的野心与实质的敌基督,他的原形到底是什么?原形就是天使长,就是魔鬼撒但。他否认神的身份,不相信神的存在,原因就是他自己想当神。他认为自己的所思所想是神应该有的所思所想,自己胸怀大爱这样的表现、性情、实质是神应该具备的,看到人世间的一切不平能悲天悯人,具备这样胸怀的才是神。他认为他相信的神不具备这些,只有他具备这样的双眼,这样的胸怀、气度,这样的贤德,这样的善良。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这就是敌基督不承认神的身份的各种表现与实质。所以,敌基督这一类人,如果你把他供奉为神,你敬拜他,他对你就没有怨气了。你追随他,你说他的身份、实质就是神的身份、实质,他有佛祖一样的胸怀、一样的大爱,他就是神,他就高兴了,对你就完全满意了。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敌基督这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实质是不是邪恶?你无论怎么称颂神的名,怎么称颂神的奇妙作为,见证神为拯救人所作的一切、所付的代价,他心里都不服,“这事我不能恭维,我不那么认识,那都是人的一厢情愿,是人的想象”。你见证神,见证神的智慧、神的全能、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神所付的代价,见证神的实质、神的身份,见证造物主在人身上所作的这一切,只有一种人心里不舒服,这种人就是敌基督。他心里怎么想?“你怎么张口闭口都是说神的事?我也没少浇灌、扶持你啊,我还爱你、帮助你呢,在你有病痛的时候给你买药,在大家弃绝你的时候我还扶持你,给你交通,还陪伴你,你怎么不夸夸我呢?”只要谁一见证神、赞美神,敌基督心里就不是滋味,他就嫉恨谁。正常信神的人听到人赞美神,他心里是什么感觉?首先,他会阿们人所说的话、所交通的经历见证。另外,他会仔细听,“神在他身上那么作,神太好了,神真是爱人,我以后临到这类事也寻求真理。他那样做惹神伤心,以前我也是那么做的,我就没有知觉,我亏欠神啊!神这么作对人是有益的,我没领会到,看来我身量比他小,领受的不纯正,素质差,求神开启引导我这幼小的人。他临到试炼怎么没软弱呢?他有神话引导,我要是临到那样的环境就得软弱,有可能都得跌倒。神恩待,看我身量小,还没让我临到那样的环境,神所作的都好”。但敌基督一听到这些就不愿意了,“什么?神作的都好?好在哪儿啊?神作的都好,人怎么消极、软弱了呢?神作的都好,有些人怎么被开除了呢?神作的都好,为什么在传福音、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总有打岔搅扰的呢?我做了那么多好事,又出力,又奉献,又传福音得人,大家怎么不夸夸我呢?神怎么没给我点回报、赏赐呢?大家当面不好意思夸我,哪怕背后夸也行啊,怎么谁也不夸我、不赞美我呢?难道我就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他心里就不是滋味了。要是夸一个普通的人,敌基督心里还没什么感觉,但是谁一见证神的大能、神的大爱、神的智慧,见证神的身份,敌基督心里就恨,就嫉妒。谁甘愿顺服神,做好受造之物,做一个本本分分的人顺服在造物主的权下,敌基督听了心里就不愿意,“你顺服神怎么那么甘心、那么积极呢?听我一句话怎么那么费劲呢?我说的也没错啊!”他就喜欢人做他的跟班,处处夸他的好,把他挂在嘴边,放在心里,做梦都念着他的好,念着他的长处,逢人便夸他。他得病了,不在跟前了,这些人都说,“没有你我们可怎么办啊?没有你我们就散了,就信不下去了,我们就活不成了”。敌基督要是听到这话,就美得不得了,受什么苦都行,几天几夜不吃饭、不睡觉都行。但是如果没有人夸他,没有人拿他作榜样,没有人崇拜他,没有人拿他当回事,他心里就不是滋味。这就是典型的敌基督。总之,敌基督这类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承认神的身份,他不接受神的身份、神的实质,更不接受有神身份、实质的这一位作在他身上的所有工作,也不承认、不接受神作在人类中间的所有工作。

(2) 不承认神主宰万物

接着交通第二条,敌基督不承认神主宰万物。对于敌基督来说,具有神身份的造物主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一个神话传说,那造物主主宰万物这个事实敌基督能承认吗?这就不用说了,肯定是不承认的。他不承认,这也是有事实根据的。敌基督对神的相信、认识与理解是建立在人的观念、想象上,建立在人对偶像的一些认知、理解上,也是建立在那些偶像迷惑人的邪说谬论之上。敌基督心里所存的这些观念想象、邪说谬论等东西,与神主宰万物的这个事实是相合的还是相悖的?当然是相悖的。那些人所供奉的偶像,它们为了在人类中间能站住脚,就提出一些合乎人观念想象的、合乎人口味的邪说谬论来迷惑人。比如“我佛慈悲”,“上天有好生之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还有什么?(举头三尺有神明。)举头三尺是什么地方?那是半空中,是撒但呆的地方。“神明”是什么东西?(撒但。)还有佛教的人常说的那句话是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把这些人世间常说的相对正面一点的俗语、哲理当成是真理,但事实上,这些话是不是真理?跟真理有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没有。)就如“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善有善报”是什么意思?善指什么?是正义、真理,还是人那一丁点儿好心啊?(人的好心。)人那点好心就真能得到善报吗?不一定。“修桥补路双瞎眼”,修桥补路是善心,那怎么就双瞎眼了呢?有没有善报啊?(没有。)“恶有恶报”,那杀人放火这是恶,有恶报吗?(也没有。)为什么没有?“杀人放火子孙全”,这话把“恶有恶报”又否认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什么是时候未到?那什么是时候啊?在人不明白真理的时候,人就把这些话、这些说法当成是正面事物,当成是真理。心灵空虚的人,精神无处寄托的人把这些所谓对的话当成是精神寄托,当成是一种精神安慰,安慰自己,“没事,活着有希望,这个世间还是有公平、公义的,还是有主持正义的,还是能讨回公道的,这一切最终都得有个说法”。那人的这个说法到底是不是对神主宰万物的真实认识呢?到底是不是人承认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的真实表现呢?(不是。)人所说的这些谚语也好,俗语也好,与神主宰万物的这个事实有关系吗?(没有。)为什么没有关系?(这些话不是真理。)这是在理论上证实了这个事,那根源上到底是什么?根源上远远不是这一句道理这么简单,远远不是这一句话能解释得了的。神主宰万物这个事既然不是那么简单,那到底怎么认识?之前交通过,敌基督不承认神主宰万物,他无论看待什么事情,都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研究、去分析,站在一个视钱如命、视权如命的唯物论者的角度上去研究、去分析。站在这样的角度上、立场上看待任何事情,问题的实质是不是就变了,就不一样了?站在一个唯物论者的角度上看待一切事情的发展规律、规则,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一个唯物论者看待世界,会不会产生出人的处世哲学、手段、方式、方法?会不会产生出游戏规则来?(会。)这就是结果,是问题的实质所在。

一个唯物论者对权力是怎么看待的?人要想获得权力,第一得有手段,第二得能驾驭各种人,第三得狠毒,第四得会善变。这是不是唯物论者的观点?这里面有没有一丁点儿顺服神主宰的意思?(没有。)他对待权力的这几种观点是怎么产生的?是不是由敌基督的实质产生出来的?(是。)敌基督的什么实质?敌基督要是没有邪恶实质的话,他会不会想出“能驾驭人”这个词?会不会有“得有手段”这个想法?能不能说“人得会善变”这话?他如果没有凶恶的实质,能不能说出“得狠毒”这话?(不能。)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决定的。他的实质产生出来的各种想法,他光是在心里想一想,还是在日常生活当中他处世为人的原则就是这样的?(他的处世原则就是这样的。)他在生活当中、在人群当中不断地总结,所以他的手段不断地变得成熟、老道,最后变得老辣。老辣是什么意思?就是够狠,够阴,够毒。那他的狠、毒、阴这些表现能不能让他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绝对不能。所以,敌基督无论是年轻的时候还是年龄大的时候,他做任何事情都是凭着自己所总结出来的游戏规则、法则、哲学、手段与经验活着。这一切与神主宰万物这个事实是相合的还是相悖的?(相悖的。)敌基督在执行他自己所总结出来的这一切法则的时候,他奉行的原则、宗旨是什么?他的动力是什么?他说,“人要想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得学会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够狠、够毒、够阴,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这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什么神主宰,什么等待上天的安排,没有的事!哪个当官的、当帝王的不都是凭着凶狠、残忍的手段当上的吗?不都是争来的、杀出来的吗?”从敌基督的这一观点上来看,他承不承认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不承认。)在外邦世界中,敌基督对于这个生存法则是这样的一种观点,那在教会当中,他是不是用同样的手段做事?他是不是奉行同样的人生法则啊?这是一丁点儿都不会变的,他即使来到教会,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洗心革面的,绝对不会。他说:“人要想出人头地,就得学会有手段。大家都在的时候,尤其是有头有脸的人都在的时候,就要极力地表现自己,让头儿、让领导、让上面看到,这样才有机会被提拔、重用,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另外,在人中间一定要学会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学会搞欺骗,把好事都做在人前,把坏的、不好的、阴暗的、人不喜欢的都做在人后,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看漏自己,一定得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人,得伪装好,尾巴不管多长都得夹好,别失了人心,一失了人心就晚了,就没有机会了。”敌基督在教会当中也是凭着这样的手段、这样的生存法则活着。

对于所有经历、认识到神主宰万物的弟兄姊妹所作的见证,敌基督是怎么看的?他说:“人有头脑,有思维,有文化,通过整理、编撰,这些经历见证就出来了。事实上,那都是人想象出来的,都是假的,是不可能的事。要是编,我也能编出来,十篇二十篇都行,我是懒得编。就你们那点小道道我还看不漏?不就是为了显露自己吗?美其名曰是见证神,见证神的名,见证神主宰万物,是为神作见证,事实上,根本就是为了见证自己,为了出人头地。”他不承认神在人身上所作的这一切见证是真实的。对于外界的各种环境、各种局势,还有各个国家的情况,在敌基督心里他看不透神到底怎么作,神维护外界环境,改变或者摆设外界环境,神作这一切的意义,他看不透。他就认为,“神主宰万物那就是一句官话,事实上,你到哪个国家不都得听命于哪个国家的政权吗?不都得受哪个国家的政权与法律的制约吗?这样神主宰万物这句话不就落空了吗?神再主宰还能大过哪个国家的政权与法律吗?”所以,一旦外界的环境、局势对教会不利、对教会工作不利的时候,敌基督就在背地里偷偷地乐,看笑话,魔鬼嘴脸就暴露出来了。当教会工作一切顺利,神祝福,神带领,一切都走上正轨,没有外界环境干扰,弟兄姊妹的情形越来越好,敌基督心里就蠢蠢欲动,就嫉妒得要命,心里就不舒服,就恨。为什么恨呢?他不相信神能主宰这一切。教会是神的家,是神作经营工作的地方,是神拯救人类的地方,是神的旨意得以畅通无阻的地方,是神的话得以在人身上实现、印证的地方,教会好了,就证实了神的权柄的真实性,神主宰万物这个事实是存在的,是真实的。这个事实一存在,一得到了证实,对敌基督来说他就被打脸了。被打脸之后他心里是感觉喜乐平安,感到安慰,还是感到不服不忿?(不服不忿。)敌基督心里都在想什么?他恨神,否认神。如果在外表看,教会的情况、弟兄姊妹的情况都不是太好,这些人又受迫害,又受压、受排挤,在社会上一丁点儿地位都没有,敌基督心里还挺高兴,挺得意。但当神的工作、教会生活一切都蒸蒸日上、日新月异的时候,敌基督心里就不高兴了。为什么不高兴?因为这太不合他的观念,是他没想到的,神主宰、神的话都应验、兑现了,颠覆了他的观点,他就难过了。从敌基督所表现出来的思想观点还有不满的情绪上来看,他和大红龙的本性是不是一样的?是不是穿一条裤子?

对于整个世界、万物,还有所有受造之物遵循的法则、规律,在敌基督眼中看,“大自然早就形成了,四季也是早就形成的,冷的时间长了就得热,热的时间长了就得冷,树叶该掉的时候一刮风就掉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这怎么就是神主宰呢?怎么就是神制定的法则呢?神制定的法则怎么样?人现在把很多动物都杀了也没怎么样,人类不照样活着?都说神主宰万物,我怎么没看见神是怎么主宰的呢?都说神主宰万物,那恶人怎么总能亨通,好人怎么总也不得势呢?”最后他总结出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救世主,就是人类在摆布着这个世界,就是世界各国那些伟人、首脑在统治着这个世界,他们在改变着局势,要是没有这些伟人、能人,这个世界就完了。至于说神主宰万物,我看不见,神怎么主宰啊?我怎么感觉不到呢?我怎么认识不到呢?神主宰万物这里面怎么还有很多不合人观念的事呢?”他不能承认,也不能接受。对于神主宰万物,神主宰万物的方式,还有神主宰万物神所流露的性情,神的作事原则,还有神的实质,等等这些,追求真理的人在有生之年也只能认识一二,但这就足以让人顺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顺服造物主所说的一切话,承认造物主就是神。即使有些人对这些能认识到一二,也不可能达到完全,因为神作的许多工作都是站在神的身份地位上作的,与受造人类的思想、认知永远是有差距的。人在有生之年所经历到的事中能认识到一二,这还得是追求真理的人才能达到的,是有悟性、有领受真理能力的人能达到的。而对于那些素质差,没有悟性,根本就不喜爱真理的人,连一二都达不到。人常说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就这句话来说,人永远够不上造物主的所思所想,能让你认识到一二,这是神恩待。就追求真理的人来说,还得是接受末了这步作工的人,听了很多神的话,明白、经历了很多真理之后才能达到,这得花费毕生的精力。对于敌基督这类根本就不承认神的身份的人来说,就他们的实质而言,他们不喜爱真理,不喜爱正面事物,更不喜爱与神的身份、实质有关的任何一样事情,所以他们永远达不到能承认神主宰万物这个事实。承认这一事实,是建立在人能明白真理、追求真理这个基础上的,而敌基督这类人否认真理、厌烦真理,恨恶神,更恨恶神的身份实质,所以对于他们来说,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是永远不存在的。不存在指什么?就是这些蠢货永远看不到、认识不到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所以,他领会不了这事。神主宰万物这个事实里有很多事,涉及到很多真理,也涉及到神的智慧、神的身份实质。在神主宰的万物其间,神是怎么摆布万物的?从方式上、时间上,还有神对这件事情的考虑上,神的意念是怎么计划的,怎么部署的?从这几点上来看,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里面有相当复杂的关系。对于敌基督这类根本就不通灵、不接受真理的蠢货来说,他永远认识不到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永远认识不到,那他能不能承认啊?(不能。)有些人说:“他认识不到所以不承认,他认识到了是不是就承认了呢?”这只是个推理,推理只不过是合乎逻辑,但不等于合乎事实。那事实的真相是什么?他永远不会承认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暂先不说敌基督,就说天使长、撒但、魔鬼、大红龙,它迫害神的选民,破坏教会,搅扰神的工作,神给它降灾,让它抓耳挠腮、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它没法应对了,最后说了一句告饶的话,“再也不跟老天爷斗了”。从它说的这话当中能得着几个信息?大红龙也承认有老天爷,也承认有神,但是它的本性不改,承认有神它也要跟神对着干,跟神敌对。当它斗不过的时候就告饶,说再也不跟老天爷斗了,但它是不是就真服了,告饶了?不是,它缓过气来还会接着斗,这就是本性,本性不改。敌基督就是这样的本性。

对于神主宰万物中神主宰人类的命运,敌基督是怎么看待的?这涉及到一个很微观的事。对于神主宰万物,万物是宏观的,太大,敌基督不能接受,他瞎眼也看不透。那对于敌基督本身的命运神是怎么主宰的,他有没有顺服?有没有理解?有没有认识?他能不能承认?这就更不能了。敌基督对于现实生活中自己所拥有的好的东西,他认为都是自己争取的。比如说,考上大学了,他说自己学习好,天生就是上名牌大学的料;日子过得好,挣钱了,他说自己天生就是发财的料,算命的都说他一生亨通,又有官运又有财运。一旦临到不顺、不如意的事,让他受苦、受难了,他就该抱怨了,“我怎么这么不顺呢?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呢?我的运气也不好。”他就用人的眼光去理解、去看待。要是处处都好,他就趾高气扬,到处炫耀,张牙舞爪,做人嚣张、张狂;要是不好,就怨天尤人,想办法扭转、摆脱。他嘴上说神命定、神作的都好,私下里却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扭转、摆脱、改变,还说,“我就不相信我的命就这么不好、我的运气就这么差,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就这么不公平,我就不相信我这能人就没有出头之日,我这块金子没有发光的时候。其实命运就是个空壳,就是个说法,得靠人自己争取、努力。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是最高的信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这话,要用这话来激励自己”。他口口声声说神作的都好,神主宰一切,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最后却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表面说的都是属灵的话,背后落实的、实行的、遵循的原则都是撒但的处世哲学与逻辑思维。这里有没有一丁点儿的顺服?(没有。)敌基督就是这样看待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的,也是这样领受、对待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的。从这些表现、这些事例上来看,敌基督对于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到底是承认、相信,还是质疑、定罪呢?(质疑,定罪。)无论他嘴里怎么说,但是从他的实际表现上来看,敌基督根本就不屑于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根本就不相信这一事实。有的敌基督甚至还说谬话,“什么事你自己不争取,还能被动地等待神主宰啊?做饭你不得自己做嘛,你还能张着嘴等着天上掉馅饼?神不管怎么主宰,也得人去努力,人去做吧?”敌基督对于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不但不能承认,加以否定,还要加以谬解。他谬解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自己不择手段地争取所要的一切利益找根据、找借口。从敌基督的种种表现上来看,敌基督对于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的真实观点到底是什么?不相信,否认,定罪,这就是他真实的观点。

今天交通的这两条主要是解剖敌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这个表现,你们听完之后有没有得点什么认识?哪些人存在这些问题?哪类人有敌基督性情但不是敌基督实质,能够改变?哪些人存在同样的问题,但是他具备敌基督实质,没法改变,永远是神的仇敌,是不能蒙拯救的对象,是被毁灭的对象?你们是不是也有这些表现?你们感觉自己能不能变?能不能接受真理,用真理改变、代替这些想法呢?(能。)哪些人变不了呢?有一类人,他一看见外邦人过着奢华的生活,住着大房子,室内装修得像皇宫一样,家里还有几部豪车,他就动心,就感慨,“有钱真好,当官真好,人有本事真好!他怎么那么有本事呢?他运气怎么那么好呢?他的钱是怎么挣来的呢?”一看见谁有社会地位,就特别地巴结、讨好、溜须,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怎么低三下四都行。对于社会上的邪恶潮流,他心里特别地喜爱,还常常想融入,当自己因信神不能融入邪恶潮流时,他为此感到苦恼,更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淘汰了,他感到孤独、无助,没有寄托,得不到安慰,常常为此伤心。还有一类人,他对世界当中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在社会上办事亨通特别羡慕,常常在口头传颂这些事,“人家杀了人,因为有钱、有背景,象征性地在监狱里呆几天就出来了,人家那叫本事。”对社会上的这类人,他特别地尊重、仰视。还有一类人,他对社会上的一些政治敏感话题特别地关心、在意,甚至对涉及到政治的一些事特别想参与,想投身于其中。等等这些人,他们内心深处对待神的态度与敌基督是一模一样的,就是不相信神的存在,不承认神的身份,不承认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这类人就是敌基督一伙的人,他们不属于教会,不属于神家,早晚都得出去。他们跟信神的人合不来,与神所要求走的道路格格不入。这些人都很危险,即便他们现在没作什么恶,也没有公开否认神、论断神、定罪神,没有公开在教会中迷惑人、争夺地位,但是这些人却是具备敌基督实质的人,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承认神的身份,更不承认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这些人是邪恶势力一伙的,是撒但一伙的,他们崇尚邪恶,崇尚魔鬼、撒但所推崇的任何邪说谬论,还有世界当中所兴起的、流行的、流传的任何邪恶潮流。这些人不属神家,不属教会,不是神拯救的对象。这些人就是真正的神的仇敌,是敌基督。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十四日

上一篇: 第十四条 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

下一篇: 第十五条 不相信神的存在,否认基督的实质(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八十五篇

我借用不同的人成全我的旨意:我的咒诅在我刑罚的人身上成全,我的祝福在我爱的人身上成全。现在你们谁临到祝福了,谁受到我的咒诅了,都在乎我的一句话,在乎我的发声。我现在对谁好,你也知道,必定时时有我的祝福临到(指的是对我逐渐认识,逐渐定准,有新的亮光、启示,跟上我工作的步伐);我对谁…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你想看见耶稣吗?你想与耶稣同生活吗?你愿听见耶稣说的话吗?那么你将怎样迎接耶稣的再来呢?你预备好了吗?你将以什么样的方式迎接耶稣的重归呢?我想每一个跟随耶稣的弟兄姊妹都愿以一个好的方式来迎接耶稣的再来,但你们是否想过:耶稣再来的时候你真会认识吗?他口中所说的话你们真能领会吗?他所…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以前两个时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犹太作的,总的来说,两步工作都没离开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选民身上作工。所以,对于以色列人来说,耶和华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着耶稣在犹太作工,完成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犹太人来看,耶稣就是犹太人的救赎主,他只是犹太人的王,他不是别人…

第五十七篇

你的每一个心思意念、你的所作所为都一一省察过吗?哪些是符合我心意的,哪些是不符合我心意的,你都清楚吗?没有一点分辨能力!为什么不到我面前来?是我不告诉你,还是由于别的原因?要知道!粗心的人必摸不着我的心意,得不到大的光照、启示。教会得不到喂养,缺乏真实的交通,原因你找到了吗?在你…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