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条 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

今天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十四条——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看看这一条中敌基督的哪些表现可以证明他有敌基督的实质。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从“神家”“家天下”这两个词的表面上看不出敌基督能作什么恶,如果说“敌基督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从表面上也看不出这个“家”到底指什么,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是褒义还是贬义。但如果把“家”变成“家天下”,这是不是就能看出一些问题来?首先,从“家天下”这个词上能看出什么?从表面上能不能看出这就是敌基督的势力范围,是敌基督行使权力、独揽大权的地方,是敌基督控制一切、垄断一切、限制一切的地方,是敌基督说了算的地方?(能。)能看出这些意思来,因为之前讲敌基督的各种表现时,对敌基督实质的解剖、揭露这方面交通了很多,敌基督主要是控制人,掌控权力,当然还有其他各种表现。

说完“家天下”的大体意思之后,再交通一下到底什么是神家。你们对神家有没有概念,有没有准确的定义?弟兄姊妹聚集的团体是不是神家?一班跟随基督、跟随神之人的团体、集合算不算神家?有教会带领、执事,有各组组长的一班人的集合算不算神家?到底什么是神家?(基督掌权的教会才是神家。)(一班能以神的话为实行原则的弟兄姊妹的集合才算是神家。)这两个定义算不算准确?你们说不清楚。你们听了这么多道,对这么简单的定义都说不上来,看来你们平时对这些具体的词汇、属灵术语都不较真,都不揣摩。你们太粗糙了!那揣摩揣摩,到底什么是神家?如果在理论上定义的话,有真理掌权的地方,以神话为实行原则的一班人的集合就是神家。那敌基督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这就出问题了,就是敌基督把跟随神的弟兄姊妹的集合当成自己的势力范围,当成自己行使权力的地方、行使权力的对象。这是在字面上能看到的敌基督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这一层意思。敌基督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解释、来看,都能让人看见敌基督控制人、专权的这个本性实质。神家是神作工、说话的地方,是神拯救人的地方,是神的话得以让人实行、落实的地方,是神的旨意、神的心意得以通行、畅通无阻的地方,也是神的经营计划得以落实、成就的地方。总之,神家是神掌权的地方,是神话掌权、真理掌权的地方,而不是哪个人施行权力,搞个人经营,实现个人愿望、个人企图、个人宏图伟业的地方。而敌基督做的恰恰与神要作的相违背,他不理睬神到底要作什么,神的话是否得以在人中间落实,神话、真理原则是否在人中间让人得以明白、实行、经历,他不管这些,他只管自己在人中间是否有地位、有权力,有话语权,他的意思、他的想法、他的欲望是否能在人中间得以落实。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有多少人听他的话,他的形象、他的名望还有他的权威到底是怎样的,这些是他要做的、要经营的、要关心的事情。神在人中间说话、作工,拯救人、带领人、供应人,引导人一步一步走上蒙拯救的道路,引导人一步一步来到神的面前,明白神的心意,进入真理实际,逐步地达到能顺服神,而敌基督所做的一切恰恰与神所作的背道而驰。神引导人来到神的面前,而敌基督是要与神争夺人,让人来到他的面前;神引导人一步一步进入真理实际,明白神的心意,顺服在神的权下,而敌基督要一步一步地控制人,掌握人的动向,然后把人牢牢地控制在他的权下。总之,敌基督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把跟随神的人变成跟随他的人,把实行真理的人、想来到神面前的人、能够忠心尽本分的人统统都归纳到他的权下,听他的话,按照他的意愿活着,按照他的意愿行事、为人,做一切的事情,最后达到顺服他所说的话,顺服他的意愿、他的要求。就是神要怎样作,神要达到什么果效,他也要达到同样的果效。他要达到的果效不是让人来到神面前敬拜神,而是来到他的面前敬拜他。总而言之,敌基督一旦有了权力,他就要控制他势力范围内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要控制他所能控制的范围,他要把教会、把神家、把跟随神的人都变成他施行权力的地方,变成他能掌控的范围。就是说,神怎样引导人来到神的面前,敌基督也要怎样引导人来到他的面前。敌基督做这一切事情的目的就是要把跟随神的人变成跟随他的人,要把神家、教会变成他的家。敌基督有这样的存心与实质,那他都有哪些具体的表现、行为让我们能看清敌基督就是敌基督,敌基督就是神的仇敌,就是与神为敌的、与真理为敌的魔鬼撒但?下面我们就具体地解剖一下敌基督在哪些方面有哪些具体的表现、作法能够证实他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这一条的。

1.敌基督把持权力

第一方面是我们经常交通的,也是敌基督特有的一个实质的表现:敌基督最爱地位。他为什么最爱地位呢?有地位代表什么?(有权力。)对了,说到关键点了,有地位才有权力,有权力才好办事,有了权力,人心中的各种欲望、野心、目标才能有望实现,才能变成现实。所以说,敌基督很狡猾,他把这事看得很明白,要想把神家变成他的家天下,首先他就要把持权力。这是一条重要的表现。你们见识过的、听说过或者亲眼见过的一些敌基督,哪个不把持权力?无论是什么方式,是圆滑狡诈的方式,是外表温柔、不急躁的方式,还是比较凶恶、手段特别卑劣的方式,或者是强暴的方式,敌基督的目的只有一个:能拥有地位,然后手握权力。所以,第一条要交通的就是,敌基督首先把持权力。敌基督对于权力的欲望是超过常人的,就是超过普通的有败坏性情的人。普通的有败坏性情的人只是喜欢让人高看,让人对他有点好看法,说话爱占上风,要是没有权力也能过,心里也不是那么难过,有没有权力都行,他对权力有那么一点爱好、欲望,但是达不到敌基督这个程度。敌基督是什么程度呢?没有权力他每天惶惶不可终日,心神不宁,吃不好睡不下,觉得每一天都过得那么没趣、不安,心里好像有一种什么事没能实现的感觉,又觉得自己好像失去点什么。普通败坏的人有权力了挺高兴,没权力也不太懊恼,心里稍微有一点失落,但是做普通人也行。敌基督做普通人他就活不成,日子就没法继续下去,好像人生失去了方向、目标,不知道怎么继续以下的路,以后的生活。他觉得只有有了地位生活才充满光明,只有有了地位、有了权力活着才精彩,才有平安、幸福。这是不是与常人不同?敌基督一有地位就表现得异常兴奋,人看他这些日子怎么与以往不一样了呢?怎么那么光彩照人、满面春风呢?怎么那么高兴呢?一打听,原来是因为他有地位、有权力了,有话语权,能使唤人了,能行使权力了,有威望了,有跟班了。敌基督有了地位、权力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

从敌基督对权力的欲望上来看,敌基督的实质不一般,不是普通的败坏性情。所以,这一类人无论在哪个人群当中都想方设法做佼佼者,想方设法表演自己、表现自己,让众人看到他的优点、长处,能够关注他,想方设法地在教会当中得到一官半职。当教会实行选举时,敌基督觉得机会来了——表现自己的机会来了,实现自己愿望的机会来了,满足自己欲望的机会来了。他想方设法地让众人选他当带领,想方设法地得到权力,他认为得到权力之后就好办事了。为什么就好办事了呢?敌基督没有权力的时候,也可能在外表来看,他的野心、欲望,他的实质你发现不了,因为他隐藏着、伪装着,你看不漏。一旦他得到地位有了权力,他第一件事要做什么?他要把自己的地位坐实,要把自己手中的权力扩大、抓牢。把权力抓牢、把地位坐实的办法有哪些呢?敌基督有的是办法,他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不会在自己把握权力的时候不做任何事情。机会来了,这对他来说是最高兴的时候,也是他施行诡计、大显身手的时候。敌基督一上任,就把自己的家里人、亲属先过滤一遍,都有谁是他知近的人,都有谁向他靠拢,谁跟他比较贴心,谁跟他比较合得来,能说到一起;谁比较正直,站队的时候不会跟他站在一起,如果他做了违背神家原则、规定的事还能举报他,那就把谁划出去。过滤完之后,他一看,“多数亲戚跟我关系都不错,都跟我比较合得来,能说到一起,这些人如果都归到我的麾下为我所用,那我的势力不就大了吗?我在教会当中的地位不就稳固了吗?俗话说‘举贤不避亲’,外邦人当官都得靠知心人、知近的人来帮衬着,我现在当官了,我也得这么做,这个方法不错。我得先把家里的亲人提拔起来,自己的老婆儿女就更不用说了,先给他们安排点职务。老婆干什么呢?教会当中保管奉献款的这个职务比较重要、关键,财政大权一定得掌握在自己人手里,这样花钱的时候才痛快,才容易。这钱不能放在外人手里,放在外人手里总归是外人的钱,花钱还得受人监视、管制,这不方便。那现在教会管账的这个人跟我是不是一条心呢?看外表好像还行,但是他心里怎么想谁知道呢。不行,得想办法把他换下来,让我老婆管账”。他跟老婆一商量,老婆说:“这事好啊,你现在当教会带领了,教会的奉献款不都是你说了算吗?你说让谁管那就谁管。”“可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把原来管账的人给撤了啊。”他老婆一寻思,“撤他还不容易,我给你想个办法。你就说原来管账的人管的时间太长了,这不太好,怕里面有死账、烂账或者贪污的现象。谁管什么时间长了都容易出事,时间长了有资本了就容易谁也不听了。另外,管账的那个人年纪也比较大,容易糊涂,容易忘事,万一出现糊涂账,对教会的钱财有影响。这个职务这么重要,所以就得换个人”。那得让谁说换人呢?还不能从他这个教会带领嘴里说要换人,换成谁,得让弟兄姊妹主动说换成他老婆。他老婆一出招,教会的奉献款就由他老婆管了。但是按原则,一个人保管不行,得两三个人一起保管,避免有人钻空子贪占神家钱财。敌基督就举荐他表妹一起保管,说她信神时间长,奉献多,名声比较好,信得过。大家说,“这两个人都是你的亲戚,得再找一个外人”。敌基督就又举荐了一个不识字的老姊妹。敌基督先把钱控制在自己家人手里,以后具体这钱怎么花销,来龙去脉就都由他家人掌握了,都掌控在他手里了。

敌基督把持住财政大权、控制财物以后,就达到目的了吗?还没有,最主要的还要控制教会各项工作的负责人,把这些人都变成他的人,都由他说了算,他感觉这最重要,这涉及到下层各组的人是不是听他的,他的权力能不能贯彻到底层。这怎么办呢?他就大刀阔斧地来一个改革,先交通,说原来各组的工作作得怎么怎么不好,比如视频组的工作出现了一些问题,敌基督就说:“出现这些问题都是负责人造成的,负责人作工作能出现这么大的漏洞,能造成这么大的问题,就证明负责人不合格,应该撤换,不撤换这工作作不好。那换谁来担任呢?你们有没有目标,有没有候选人啊?这个组里谁的业务最好?”大家琢磨琢磨,说:“有一个弟兄业务不错,但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胜任。”“不知道能不能胜任,那就不能选他。我给你们推举一个。我儿子,二十五岁,大学电子计算机系毕业,专门学做各种特效、视频,他虽然信神时间短,不怎么追求真理,但是在业务上比你们都高。你们谁是专业的?”大家说,“我们也不算是专业的,但是我们尽本分时间挺长了,明白神家这项工作的原则,他明白吗?”“不明白没事,可以学啊。”大家一听感觉也对,就顺从他的说法了,他提拔谁都赞成,就这样又一个重要职务被敌基督控制了。敌基督又想到教会中福音队的工作也比较重要,那个负责人不是自己人,也得换。怎么换呢?用同样的方式,找茬。他说:“上次传的那个福音对象现在怎么样了?”有人说:“信了一个月后因为反面宣传不信了。”“怎么就不信了呢?是不是你们没把异象方面的真理说明白啊?是不是你们见证人口齿不行啊?是不是你们偷懒,害怕环境,怕给自己带来危险没给他交通透亮啊?是不是你们没及时地关心他啊?是不是你们后期浇灌没跟上啊?”连问了一堆问题。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解释都没用,他还是说福音队的负责人问题太多、毛病太大、不负责任,不足以胜任这个工作,就强行地把人撤换了。撤完之后,敌基督说:“某某姊妹在福音队传过福音,也有经验,我看她就不错。”大家一听,“是你二姐啊,她虽然挺能说,但人性不好,名声特别差,不能用”。弟兄姊妹不同意,他就说:“你们不同意,福音队就解散,别传福音了,你们尽不好这个本分。要不你们就选一个合适的人当组长,我提供的人当副组长”。弟兄姊妹选出一个,他勉强同意,条件是得让他的二姐当副组长。这样达成共识了,福音队才勉强保留了下来。

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涉及哪项工作,敌基督都要安插自己的亲信,安插与自己站在一个队伍的人。他做了带领有了地位,第一件事不是了解各组人员生命进入的情况,也不是了解各组工作的进展情况,还有各组工作当中遇到的各种难处该怎么解决,有没有还未解决的问题、难处,而是了解各组的人事状况,了解各组的组长到底是谁,各组到底哪些人能与他作对,哪些人将来对他的地位能构成威胁。这一番了解之后,教会工作的情况他没有了解到,弟兄姊妹的生命情形、生命进入的情况、过教会生活的情况他没有了解到,也不想关心,而各组的负责人是否是他的亲信,是否能跟他合得来,是否能对他的权力、地位构成威胁,这些事他都掌握了,摸得一清二楚。每个组里谁比较正直,能说真话,这人得防备,永远不能给他地位;谁会溜须拍马,谁能顺杆爬,谁能顺情说好话,谁会看眼色行事,敌基督就看中谁,心里对谁就有好感,就打算提拔他、重用他,到哪儿还想带着他,想树立他,培养成自己的亲信。对于教会当中那些追求真理的,有正义感的,有良心的,敢说真话的,处处都高举神、见证神的,对邪恶势力、对地位权势能不低头的人,他在心里防备、厌恶、歧视、排斥。而对于那些溜须拍马的,尤其是自己的亲人,七大姑八大姨,这些能围着他团团转的人,他把他们列为自己人,当成自己的家人。所有他权下的人,能够围着他转的,能够看他眼色、听他口风做事的,能够按照他的意愿去执行的,不管干什么坏事都行,没有良心、没有人性、没有一丁点儿敬畏神之心的这类人,他把他们当成自己人归拢在自己的权下,把他们变成自己的家人。这样,敌基督的家天下就形成了。

敌基督的家天下都是由哪些人组成的呢?首先,敌基督是头儿,是首领,是这个家天下里说一不二、有绝对权力的王。那些与他有肉体关系的家人,直系亲属,还有他的亲信、哥们儿、铁粉儿,还有那些甘愿做他跟班的、甘愿被他使唤的人,甘愿与他为伍、与他同流合污的人,还有不管神家规定、神家行政,也不管神的话,更不管真理原则是如何说的,就甘愿为他卖命、为他出力、为他两肋插刀的人,这些人就是敌基督家天下的成员。他们统统集合起来称为敌基督的死党。敌基督家天下的这些成员都做什么?他们是不是按照神家的规定、原则去尽本分,去作每一项工作?是不是按照神的要求把神的话当成最高原则?在教会当中有了这些人的存在,真理、神的话能不能畅通无阻?不但不能畅通无阻,反而因着敌基督一党的人的存在,神的话、真理在教会当中没法落实,没法进入、实行。有了敌基督家天下的存在,神选民没有正常的教会生活,也不能正常地尽本分,更达不到按真理原则办事了,教会各项工作都被敌基督控制着。程度轻的,被敌基督搅扰得混乱不堪,人心惶惶,工作没有任何的进展,人不知道该怎么做能把工作作好、能把本分尽好,就是一片混乱的状况。严重的,各项工作都处于瘫痪状态,没人管,没人问。即使有几个有点分辨感觉不对的人,也分辨不出是敌基督惹的祸,也被敌基督搅得一塌糊涂,担不起工作来。谁出来说话、主持工作,谁出来揭露敌基督,谁有正义感要担当工作,敌基督就打压谁。打压到什么程度?你不敢吱声了,告饶了,你也不敢检举,不敢向上汇报了,不敢提工作的事了,也不敢交通真理了,不敢提“神”字了,敌基督就饶了你。你要是跟他决战到底,他就想方设法整你治你,用各种方式定罪你、打压你,甚至蛊惑敌基督家天下的成员还有其他的墙头草,胆小的、怯懦的、惧怕敌基督势力的人,来弃绝你、打压你。最后,有一些信心小、身量小的就被敌基督打趴下了。这样,敌基督就乐了,达到目的了。

敌基督有了权力以后,为了把持权力,为了稳固地位,不但让自己的亲人,与自己有肉体关系的人来担当教会任何的重要工作,同时也收编与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为他效力,为他卖命,目的就是能够在将来不会失去地位,手中一直拥有权力。对他来说,他的家天下的成员越多,他的势力就越大,他的权力也就越大。权力越大,能反抗他的人,能对他说“不”字的人,敢揭露他的人也就越惧怕他,同时这样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人越惧怕他,他就越有资本与神家、与神抗衡,他就不惧怕神了,不惧怕神家处理他。从敌基督对于权力的欲望、对于权力的处理方式,还有他的种种行为来看,敌基督的实质就是神的仇敌,就是魔鬼、撒但。

敌基督成立了自己的家天下以后,他都做哪些事?教会的福音工作怎么样他着急上火吗?他关心、过问吗?他走走过程,三言两语应付应付就完事了。他各处巡视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各处走走、看看弟兄姊妹的情况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关心弟兄姊妹生命进入的情况吗?不是。他是看看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还有没有想反抗他的人,还有没有不用正眼瞧他的人,还有没有敢对他说“不”字的人,还有没有敢不老实、不听他话的人,他要亲自去看,亲自去掌握情况,这是一方面。另外,当敌基督成立了家天下之后,他就名正言顺地当上王了,你说他是霸主,是地头蛇,是山大王,他都无所谓,只要有地位、有权力就行。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在他的家天下,他独揽大权,一个人说了算。同时,他也享受着敌基督一党的所有人的崇拜、仰望、高看,还有阿谀奉承、讨好巴结,甚至所有的优越感与特殊待遇。你以为敌基督把持权力就是为了可以站在高位上说话吗?他仅仅是为了满足这样的一种欲望吗?不是。他要得到更实惠的东西,也就是他在他的家天下所享受的地位、权力给他带来的一切待遇。敌基督自从成立了家天下,有了死党以后,日子过得比古代的帝王还舒坦,什么都不用做,一句话想做的事就成了,一句话想要的东西就来了。比如,敌基督说:“今天天气好,我怎么那么想吃鸡肉呢?”不到中午,有人就把小母鸡炖上了。中午吃饭时,敌基督说,“咱们信神不能喝酒,是不是来点饮料也行啊?”大家一听头儿发话了,赶紧去买。这是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只要一张嘴,东西就来了,心想事成,这日子过得舒坦。敌基督又说:“天冷了,去年那件羊毛衫被虫蛀了一个洞,再穿就不太好看了,影响形象,今年的羊毛衫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有人提出给他买几件,他还说“不能随便买,得合乎圣徒体统,花钱得有原则”,说完之后,没过多久好几件羊毛衫买来了。买来后他觉得如果不吱声好像有点故意要似的,就说:“这是谁买的呀?这不是违犯原则吗?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谁买的?我给钱。”他让他老婆先从教会的奉献款里拿点钱垫上,等过后有钱了再还。其实他就是随口说一下,根本就不打算还。敌基督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尽享受现成的。他享受这些心里有没有控告?良心有没有谴责啊?(没有。)他怎么会有谴责呢?他追求的就是这个,这是他日思夜想盼望已久的,怎么能拒绝呢?这便宜不占白不占,不占过期就作废了,占了还得说点好听的,还得让花钱的人心甘情愿,不敢有别的想法。

敌基督在自己的家天下里不但接受手下人提供给他的各种特殊待遇与服务,同时也要训练家天下的人对他有绝对的服从。比如,他让人早上五点起床,那所有的人必须五点之前都得起来,若起晚了就得挨对付修理,就得看他的脸色;吃饭时,他不上桌没有人敢上桌,他不动筷子没有人敢先吃;他说要办什么事就得办什么事,他说要做什么,话要怎样说,别人都得听他的,不服从不行。在他的家天下,他就是老大,就是王,他说一不二,谁不听就得挨整、挨治。他手下的人被训得对他言听计从,没有任何的想法,做什么都觉得是应该的、是值得的,都觉得是自己的本分与义务。他们打着尽本分的旗号,打着一切是为了信神的旗号,对敌基督言听计从,把他捧在手心里,把他奉作王,奉作主。如果有人对他有想法、有看法,与他有不同的观点,他就想方设法驳斥,贬低,解剖,论断,定罪,打压,直到人能对他服服帖帖他才罢休。敌基督在自己的家天下过得是如鱼得水,太滋润了。弟兄姊妹的奉献得归他,弟兄姊妹看他缺什么得为他提供,看他有什么需求要及时地发现、及时地掌握,以便能够满足他的需要,能够让他高兴。敌基督把这些人训练得就如奴隶一样。他最常讲的道是自己如何受苦、如何忠心,同时人应该怎样理解他、听从他才能达到让神满意,才是按真理原则办事。讲高道,讲口号,讲道理,用各种方式避免人去分辨他,避免人能看透他的本性实质,也避免人对他有任何的猜忌、怀疑,同时避免人心里有背叛他的想法,有揭露他、分辨他的想法。这样,他的权力就能够永垂不朽,就能在人中间得以稳固,没有任何的变数。敌基督想的是不是挺长远?那他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两个字——权力。无论是他家天下的人,还是他家天下以外的人,无论是他的死党,还是对他有分辨的弟兄姊妹,对于这些人敌基督最害怕、最顾忌的是什么?就是这些人能明白真理,能来到神面前,对他有分辨,弃绝他,这是他最害怕的。一旦人都弃绝他,他就成光杆司令了,地位也没了,威望也没了,权力也被剥夺了。所以说,在他心里认为,只有把家天下稳固了,把他的死党稳住了,把家天下的人死死地控制住、迷惑住,牢牢地抓住,他的权力就稳固了,这样,他所要享受的一切权力给他带来的特殊待遇也就牢牢地抓住了。有些敌基督有素质,他经营的家天下中有给他跑腿的,有专门供应他物质需求的,还有替他探风的,替他打圆场的,各类人都有。在一个敌基督经营的势力范围之内,如果没有素质太好的,没有太追求真理的,没有有正义感能坚持真理的人,那敌基督在这里就能控制很多年,这一带的人就被他腐蚀完了,就被他迷惑到不可挽救的地步。外面的人过去了,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谁都动摇不了他的地位。不管谁去揭露、解剖敌基督,交通真理原则,那些人都听不进去。

敌基督和他的死党以及家天下里的人总在一起商议“国家大事”:谁被调到哪儿去了?谁被撤换了?上面又下发交通讲道了,是关于揭露什么的,咱们发不发?怎么发?先给谁发,后给谁发?用不用在这里面做做手脚,进行一些删减、截取?最近谁跟外界有联系?上面有没有派人下来?有没有接触下面的人?他们在一起经常商议这些事,经常串通、勾结,商议对策、诡计、办法来应对上面的一切工作安排,还经常商议、研究下面弟兄姊妹的情况。敌基督和他家天下的人成天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他们在一起不交通真理,不交通神的心意,更不交通教会的工作,或者如何尽本分,教会工作如何发展,还有如何带领弟兄姊妹进入神话实际,或者怎么应对外界的环境。他们交通的都不是正事,而是研究谁跟谁走得近,这些人在一起都谈论谁了,有没有背后谈论带领;谁家有钱,有没有奉献。他们背后总讲这些事,总论断弟兄姊妹,论断上面的工作安排,想尽一切办法应对弟兄姊妹、应对上面。他们背后做的事都是见不得人的,不是坑害教会就是坑害弟兄姊妹,他们总是在素质好、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身上动手脚、做文章,总想把好人搞垮、搞臭。这里面都有阴谋,都有诡计。敌基督一党的人说的话都经不住分析,一细分析,这里面都有问题。对于家天下以外的人,他们都留一手,都防备;在家天下以内,他们这些人是无话不说,论断弟兄姊妹,论断神家工作,论断上级带领,甚至论断神,什么话都说。一旦有一个家天下以外的人在场,他们说话就遮遮掩掩、吞吞吐吐,说一半留一半,甚至说的有些隐语外人都听不懂。他们的一个眼色代表一种意思,一种诡异的笑也代表一种意思,甚至一声哼哼、一声咳嗽都代表一个意思,这些都是他们的暗号。有时候挠头,有时候抠耳朵,有时跺脚,有时候搓手,这都代表一个意思。这就是敌基督一伙的人在家天下的表现,也是他们在教会当中把持了权力之后的各种表现,也是他们为了把持权力所作的一切努力,所表现出来的各种行为。从他们的各种行为、表现上来看,从人性的角度上来解剖,这伙人是什么人?是不是诡诈、邪恶之徒啊?(是。)这些人有没有正义感?有没有良心、道德?是不是诚实人?都不是。这些人厚颜无耻,吃着弟兄姊妹奉献的东西,他们觉得理所应当,同时还在神家中胡作非为、横行霸道,坑害弟兄姊妹,不但要一时吃教,还要天天吃教,世世代代都要吃教。这是不是吃人的魔鬼啊?没有羞耻!敌基督这伙人总在一起商量“国家大事”,他们背后商量的这些事能不能见得了人?(不能。)他们都商量什么?他们交不交通教会工作?对教会工作有没有负担?有的地方整个教会处于危险的情况,被政府盯梢、监视,甚至多数弟兄姊妹已经被政府掌控,面临被抓捕入狱的危险,他们管不管?他们想不想办法保护弟兄姊妹,使弟兄姊妹不受迫害,免受监牢之苦?他们背后商不商议怎么能够把教会的书籍、财物等保管好,使教会免受亏损?教会中如果出现了犹大,他们能不能及时处理,把涉及到的弟兄姊妹赶紧安排到安全的地方,保护好这些弟兄姊妹?他们能不能做这些事?(不能。)人有权力了能做好事,也能做坏事,那敌基督有权力了做的都是什么事?(坏事。)他们都做哪些坏事?(哪些人不听他的,他就想办法整治这些人。神家派一些带领工人去了解工作,他会想办法躲开这些人,或者抓这些人的把柄,把他们赶走,不让人发现他的问题。)有些敌基督做的跟这正好相反,他怕弟兄姊妹反映他的问题,就把上面来的带领扣住,好吃好喝地招待,不让其接触下面的弟兄姊妹。带领问他弟兄姊妹的情况,他就说,“都好,现在我们这儿的福音工作进展顺利,环境问题我们也摆平了,出卖的犹大也被我们开除了,搅扰教会工作的我们也处理了,神话书籍正常发下去了,什么问题都没有”。说这些的同时他还得反映点别人的事。他感觉谁检举他了,上面来调查他了,他就反映谁的问题,扰乱上层带领的视线,让人掌握不了下面的实际情况,最后他就不会被撤换,他就没危险了。敌基督维护他家天下的目的就是为了使他的权力得以稳固、有效,所以他培养了很多跟班、爪牙、死党还有亲信。他培养这些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很好地把持权力,使他的权力不被削弱,也不被废掉。

敌基督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第一件事就是要把持权力。那在把持权力这件事上,你们有没有什么实例?(之前有处教会带领打压人,没收人的神话书籍。我到他们教会的聚会小组去了解情况,那个教会带领就想办法把我撵走,还抓我的把柄,说我不经过他就私自下小组。后来,区带领派人来了解情况,他就跟那些人说我怎么不好,还把我软禁起来,让弟兄姊妹都不要接触我。当时,这个教会带领还联合两个小区带领工人控制了八个教会。最后,弟兄姊妹经过几个月的交通、分辨才把这伙敌基督取缔。)敌基督做事就是这样,他把握权力控制人,谁要是对他的地位、权力有威胁,他就特别地敏感,对这类事他的嗅觉特别灵敏,立刻就能意识到这事对他不利,能威胁到他的地位。这是不是邪恶?他为什么对这事这么敏感呢?别人怎么没有知觉呢?这与人的本性有关,只有敌基督能意识到这些事。这就证实了一点,敌基督有这样的实质,就是他对权力的欲望是超乎寻常的,他有一种特殊的欲望。一有人来他所在的教会,他就要研究,“这个人对我的地位、威望能不能有威胁啊?是提拔我的,还是要撤我的?是来了解我问题的,还是来正常交通工作的?”他先了解这些,他对这些事特别敏感,敏感的原因就是他对权力有特殊的感情与欲望,他是为权力、为地位活着。他觉得如果没有权力了,手下没有多少跟班了,成光杆司令了,活着就没有意思了。所以,对于到手的权力,管三处教会、五处教会或十处教会,他认为越多越好,到手的权力他是绝对不会拱手让给别人的。他认为这是他应得的,是他争取来的,是他通过革命、通过手段换来的,别人要想得也得拿命换。就跟大红龙一样,谁要是说搞民主,改变制度,让共产党跟着一起竞选,公平竞争,大红龙会怎么说?“搞民主?你得拿人命换,共产党能有这个权力是用多少人的鲜血换来的,你要想夺权,你还得拿那么多人的鲜血和人命来换。”敌基督也是这样,你要夺他的权力,不是找一个理由使他服气了他就能把权力拱手相让,他要跟你争,要跟你斗。只要权力能到手,能把握住,能保持住,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用多卑劣的手段他都行得出来。敌基督是不是邪恶?这就充分证实、体现了敌基督的邪恶与凶恶的性情。他不管被控制的对象是不是甘心情愿,是不是真的服他,愿不愿意把他当老大,他不管这些,他就强行地控制、压制,最后让人都听他的、服他的,这就是敌基督。

刚才交通了敌基督把持权力的一些具体做法、表现,从这些做法、表现上是不是就能看出敌基督具备这样的性情与实质?有没有人能改变他呢?跟他讲道理,讲人情,讲点神话、真理,或者对付修理他,或者用真情感化他,能不能达到使他放弃把持权力这个作法呢?(不能。)有的人说:“敌基督无非就是个有败坏性情的人,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把利弊关系跟他说清楚,他明白了道理可能就不会那么做了,就会悔改认错,就不会走敌基督的道路了,就不可能在神家中成立自己的家天下,拉拢自己的死党,在神家把持权力了,就不可能做这些不合乎人性道德的事了。”敌基督能达到这个吗?(不能。)有谁把敌基督改变了?神话、真理他听得还少吗?有的敌基督信了十年二十年都没有变化,他也没少读神话,为什么没有变化呢?就是他心里充满恶,神都不拯救他,人的那点知识、道理就能改变他吗?在人类社会中,国家有教育,社会有法律,都让人学好,不犯罪,但为什么改变不了人呢?这些在整个社会当中起到任何的作用了吗?对人性有任何的教育意义、教育价值吗?达到果效了吗?(没有。)就连每一个国家的法制部门,比如少年犯管教所、监狱,这些都是最高级别的、最严厉的管教人的地方,但它改变人的实质了吗?有些强奸犯、盗窃犯还有地痞流氓,在监狱里出出入入多少次,都是惯犯,最后改变了吗?没有,谁也改变不了。人的实质是变不了的,同样,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也是变不了的。把持权力的这个作法代表了敌基督的实质,这个实质也是变不了的。

对于变不了的这一类人,神对他们的态度是什么?是极力地感化、拯救,然后达到改变他们的本性吗?神作不作这工作?(不作。)你们明白了神不作这样的工作,那你们该怎么对待敌基督?(弃绝。)先分辨,后弃绝,别一看差不多像敌基督就弃绝,这不行,不能盲目。通过接触、了解,通过分辨,逐步地认定、确认他是敌基督,那就先给大家交通、解剖,分辨他,然后再联合教会当中追求真理、有正义感的人起来弃绝他。先分辨他、解剖他,然后再弃绝他,这是对待敌基督最好的办法。对于一些比较隐晦、比较狡诈的敌基督,你跟他接触,对他先有了了解、分辨,先有了定性,但弟兄姊妹对他还不了解,还没有真实的分辨,你跟弟兄姊妹交通,但他们不相信、不承认他是敌基督,还说你对他有成见,这是你个人的看法,你怎么办?你如果说,“反正我对他有分辨了,我不会被他迷惑,我不受他辖制,我也不听他的,更不可能顺服他,你们有没有分辨我不管。反正他的这些事我跟你们说了,你们爱信不信,爱听不听,我的责任尽到了,你们要是被他控制、迷惑了,要听他的跟他走,那你们活该,算你们倒霉”,这样做行不行?这算不算尽到责任?算不算你对神有忠心呢?(不算。)那该怎么办?临到这类事这是不可避免的,肯定会有这些事。有些人不管听了多少道,他都对不上号,也不会分辨,眼前明摆着就是个敌基督,他就是看不透,还受迷惑。敌基督没坑害他的切身利益,没有亲自打压他,也没有亲自骂他、对付他,没有在他跟前表演,他就不承认是敌基督,别人说出事实也不行,有证据他也不相信,他就要亲眼看见敌基督所做的、亲身经受敌基督的残害之后才能承认。对于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就让他跟着敌基督受残害,受残害之后他就醒悟了。)这是不是有点狠啊?(这不是对他狠,这样的人给他交通真理他不能领受,非得自己受残害之后才能够有意识,才能醒悟。所以,这类人只能这样对待。)这是原则。有些人你跟他说正面的他听不懂,他没有领受能力。比如,你跟他说,“那一带危险,你要是一个人走夜路容易遇到抢劫的,已经有几个人遇到这事了,你也别走夜路,早点回来”,他不相信,非得晚上一个人走,也不跟人搭伴。那你就让他一个人走,再暗中保护他,别真让他出事,这是尽责任。真要出事的时候,你能保护他,避免他出事,然后还能让他学到功课,长教训,长记性,最后他相信你说的是对的。他深受其害,长了教训,长了记性,以后就有分辨了。这些糊涂虫、不听劝的人,对敌基督这类人的凶恶、邪恶认识不透,还能当弟兄姊妹对待、相处,甚至还施以爱心帮助,还用诚心去对待他,跟他说心里话,结果被敌基督坑害了。有些人被坑害一次还不行,得被坑害好几次,最后才有了分辨,你再跟他交通,再扶持他,他就相信了。这招不错,有些人在这些事上就得吃点苦头。以前,有一个没分辨的糊涂虫,神家撤换一个敌基督的时候他就不服。敌基督做的事都明摆着,都被定性为敌基督了,大家都承认,他就不承认,没法跟他交通,最后他跟着敌基督走了。跟了一段时间,他深受其害,哭着回来了,承认这个敌基督太坏了。其实敌基督以前就那么坏,但因为他心里对敌基督有好感,想巴结、讨好敌基督,所以敌基督做什么他都能容忍,能包容。敌基督没有了地位,他平起平坐地跟敌基督相处,对敌基督做的一些事就有看法了,他站的角度不一样了,就看出问题来了。最后再让他跟着敌基督走,他说什么也不跟了,宁死也不跟了,因为他深受其害,看透敌基督了。其实他所看透的之前就已经跟他说过了,他就是不服、不承认,没办法,这样的人就得走点弯路,多吃点苦头。这叫受苦活该。为什么说活该呢?就是有福你不享,你非得要去遭罪,没办法,你就得先遭罪,先受苦,这就叫受苦活该。

敌基督把持权力先是把对他能够唯命是从的人委以重任,然后训练那些摇摆中的人,就是有可塑性的人跟他站在一队。等这些人训练好了,成为他的家庭成员了,他也就放心了。剩下那些根本就不能为他所用的人,他就彻底放弃,排斥在他的家天下之外。所有对他能够唯命是从的人,就是他的死党,就是他的家天下的忠实成员。他把这些人当成他的随从、跟班、知心人,他的权力在这些人中间得以施行,就是在这些人身上他的权力是有效的。所以说,敌基督把持权力,把神家变成自己的家天下,他也是费了一番苦心的,也做了很多事情,也为此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是这个代价的结果是与神为敌,与真理为敌,与所有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为敌。这个权力的价值、意义在哪儿?就是敌基督有了与神、与神家抗衡的资本,有了另立山头的资本,有了成立独立王国的资本,有了自己能独揽大权的资本。

2.敌基督操控局面

敌基督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刚才交通了第一种表现——把持权力。把持权力主要交通的是敌基督怎么得到权力,得到权力之后又怎么稳固他的地位,进一步地巩固权力,最后又是怎么运用权力的这几项具体内容。除了把持权力之外,敌基督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的第二种具体做法就是操控局面。操控局面在字面上来看应该好理解,那这个“局面”指什么?敌基督在把持了权力之后,成立了自己的家天下,有了自己的死党、亲信与势力范围之后,他能不能允许其他人插手他的工作?能不能容许其他人涉及或者插手他管的事情、他管的势力范围?(不允许。)权力对他来说就是他的命。在他的势力范围什么事都得由他说了算,在他的势力范围发生了什么事情,涉及的人和事,以及事情的最终结果都是由他来操弄、控制,都得符合他的意愿,也得符合他的需求,不能让他有任何的损失。比如说,这件事情如果他不干涉,不插手,不操控,任由事情正常自由发展的话,他就有可能传出坏名声,他就有可能被人检举,面临被撤换,他的地位就可能不保,那他手中的权力也就随之消失了。所以,教会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一手操办,这些事情都涉及到他的名誉、地位,涉及到他的权力。至于与他的权力没有关系的事情,他可以不过问,也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尤其是对于神家的工作,对于教会弟兄姊妹的各方面事情,只要不涉及他的地位、权力,不涉及他与上面的来往、联系,他一律不管,不过问,不关心。比如,福音队一个月得多少人,这个人数很关键,这涉及到他的地位。如果每月报一个人数能保证他的地位,他就要想方设法地达到这个人数。如果没人关心这个人数,他也就不搭理了,也就不用在这个事上下功夫、做手脚了。好比说,他所管辖的范围按照正常情况一个月应该得一百个人,但是因着环境不允许,或者是这个月发生了什么特殊的情况,或者有些人正在考察期间,达不到一百这个人数,敌基督在这事上就下功夫了,就着急上火了。他着急什么?是着急神的福音扩展不顺利,他为此有负担了?还是看到传福音的人应付糊弄,他着急怎么浇灌解决?或者担心传福音的人没负担,人手少,该怎么调整人手?不是,他着急的不是这些,他着急的是那个数字怎么能够凑到一百,还不让上面发现这里做了手脚。如果实际人数只有八十,没到一百,他要是实话实说,可能上面就有人来查,那怎么报能让上面对这个数字不敏感呢?他报九十八。有的人说:“你这样作假不行啊,这是搞欺骗,不能这么做。”他说:“没事,我说了算,出什么事我一个人兜着。”他为什么报这么个数字?这里有没有文章?这个数字有没有讲究?他是研究过的。如果报一百,实际人数才八十,差得太多,说谎以后还不好圆,如果报九十八,上面一看虽然不到一百,但是这肯定是个实数,上面也不会下来查,他的地位就能保住了。有时候得一百他还敢报二百,如果上面派人来查他也有办法应对,就说多出的一百是正在考察的,下个月也能得着,上面要是不来人查,他就想办法邀功。甚至有时候一个月一个人都不得,他也报三十五十,然后下个月想办法补回来。总之,敌基督在传福音所得的人数上都能作假,都能说谎,搞欺骗,做手脚。怎么报人数,报多少,都是敌基督亲手策划、研究出来的一个数字。这是不是操控局面?

敌基督利用地位、权力一贯干涉、搅扰神选民尽本分,谁按原则办事、尽本分有果效他就打压谁、排斥谁,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操控局面,他是一手遮天,压制下面,欺瞒上面。他操控局面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不把真相暴露出来,为了不让人知道真相,为了欺骗上面,不让上面知道他在下面作工作的实况到底是什么,他在下面到底作没作实际工作,是怎样作工作的。操控局面的目的就是为了掩盖事实,包庇真相,包藏祸心,掩盖他的恶行,掩盖他的胡作非为,掩盖他不作实际工作、作不了实际工作的真相,等等。好比说,神家需要用一部分钱,问他们教会有多少奉献款,他就先问神家需要多少。你如果说需要几千,他说他们只有几百;你如果说需要几万,他说他们只有几千。其实,他手里攥着几万元的教会奉献款不想撒手。这是不是包藏祸心啊?他想干什么?他想占着这些祭物为他所用。这算不算操控局面?(算。)敌基督操控局面,连祭物都不放过。你问他们教会有没有写作人才,有没有音乐人才,有没有制作视频的人才,他就说,“有一个写作的人才七十八了,以前是记者,但他有严重胃病”,但事实上,这个人只有三十多岁,正当年,也没有什么严重的胃病。他为什么不撒手呢?为什么提供假资料呢?他就是要操控局面,他觉得这样的人才要是放走,就影响到他的统治了,他也想要收揽人才。这人才是他的吗?(不是。)那为什么他不放手呢?为什么神家需要的时候他不提供,甚至还能做假资料呢?他想控制人,事实上也是在操控局面。他不问当事人愿不愿意去尽本分,也不实话实说把当事人的情况提供给神家,而是留着自己用,或者自己即便不用也不提供给神家。再比如,神家需要一个制作视频的人才,看哪个教会有。敌基督一看,“提供视频人才,这好事能给别人吗?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的女儿,我的儿子,我的几个亲戚对做视频也懂点,别管他们能不能达到神家的要求,都提供上去”。遇到这种好事,他就不留了,他让他家里人去,所有的花销都是教会拿钱。这是不是操控局面?

通过以上所讲的这些事例来看,敌基督操控局面到底指的是什么?是不是敌基督一手遮天,摆布、操控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所有的事都是他一个人掌握,一个人说了算,他是所有事件的操盘手,幕后策划者,幕后操控人,这就叫操控局面。上面来人到他们教会了解情况,想接触几个人看看弟兄姊妹生命进入的情况怎么样,尽本分怎么样,神话书籍等资料是不是都发到了每个人手上,他说“这好办,我领你去两个弟兄姊妹家”。这两个人是谁啊?能不能不是他家天下的人?(不能。)这两个人一个是他妹妹,一个是他小舅子。他把上面的人领到这两家后,这两个人说:“我们的教会生活很好,各种讲道交通、见证视频丰丰富富。我们的教会带领为了教会工作好几天都不回家了。”无论谁去他们教会,真实情况一丁点儿都得不着。教会有什么真实情况,发生了什么乱子,有恶人打岔搅扰,哪些人尽本分应付糊弄,哪项工作出现了纰漏,他都掩盖。你去了看到的只是喜人的场面,全是假象。唯独有一样,如果上面的人问到教会的奉献款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放,用不用取走一些,他就赶紧说教会奉献的钱不多。别的工作他都往好了说,就奉献款的情况除外,还没等人说什么他就把话给堵回去了。敌基督控制教会中适合尽各类本分的人员,而提供一些他所喜欢的人、不合适的人到神家尽本分。尤其有些人人性不好,还有邪灵作工,更有些人根本就不通灵,人性恶劣,尽本分应付糊弄,信神没有根基,就像外邦人。这些人尽本分除了应付糊弄,还能搅扰、打岔,胡作非为,有的受不了苦还想离开神家,有的还散布谣言、散布观念,还有的不好好尽本分,天天追剧,看一些乱七八糟的视频。最后怎么样?有些人就被打发走了。在打发走的这些人中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性都不好。不好到什么程度?差极了,没人性,还有一些根本就不是信神的。这些人都是怎么来的?不都是教会提供的吗?既然是教会提供的,那提供这些人的人就有问题了,就不排除有的是敌基督的亲属、亲信、死党,而被提供出来的这些人也不排除是敌基督的亲属、亲信、死党,是不是这么回事?真有人性的,有点良心的人,对于提供人才这么重要的事,他能不能谨慎地对待?能不能负点责任?能不能排除点私心?有人性、有良心的人绝对能做到这一点。唯独有一类人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是敌基督。好事他要占尽,对他不利的事他一律拒绝不配合,这就是敌基督。

敌基督操控局面除了做这些事之外,还有一件更恶心的事。敌基督与他的死党勾结在一起,能不能顺服神家的安排,把本分尽好,维护好神家的工作,尽上自己的责任与义务呢?(不能。)所以说,他们是勾结在一起。一说是勾结,可见他们在一起所说所做的事情就都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些人表面上看是一团和气,长幼有序,互相之间特别地有爱心,特别地客气,特别地尊重,有礼貌,有人品,事实上,这都是外表,都是骗人的,都是伪装出来的。他们为什么能这么客气,能表现出对彼此极大的尊重与礼貌呢?这里是有原因的。他们勾结在一起的目的,不是为了要互相取长补短,互相扶持着进入真理实际,达到遵行神的旨意,达到把教会工作作好,而是要互相利用,互相依赖,互相帮助。他们勾结在一起的目的是为了人多势力大,大树底下好乘凉,方便办私事。所以,他们在一起看起来很和气,好像是一家人亲亲热热,对年龄大的称阿姨,对年纪相仿的称姐妹,称哥称弟,叫得特别亲热,满了世俗之气。如果人不知道实情还夸他们有爱心,互相帮助,彼此依靠,谁有什么难处都能伸出援助之手,他们还挺高兴、挺满意,说“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我们信的是一位神”,说着互相之间还要递个眼色,传递一下爱心,更加确认他们就是一家人,就是死党。那他们勾结在一起到底做哪些事?比如说,某某大姐是企业老总,在社会上关系、人脉特别广,为敌基督家天下的人办了很多事,多数人都受她的恩惠,所以称她为大姐。谁家有什么事,儿子升学、姑娘找工作等,必然找她商量,让她帮忙解决。哪个人住院了,教会里谁在医院上班,能帮忙弄到进口药,敌基督就赶紧把这个人列为死党、列为家人。他们勾结在一起就是办这些事,互惠互利,共赢天下。所以,他们在一起看着特别地融洽、和谐,其乐融融的,从来不吵嘴,但是和睦的背后每一个人都暗藏着心机,想着怎么利用对方、利用其他人,而自己又怎么能够帮得上别人,与别人能够互惠互利,能够答对别人的人情。敌基督成立了家天下有了死党后,日常生活中的小事都有团队帮忙了,都有“家人”帮忙了,比如找工作、上大学、升职、看重病、搬迁,甚至被抓坐监之后还能找人花钱疏通关系给赎出来,这些事都能办到。在敌基督来看,家人是不是有用?是不是能靠得住?家人之间是不是能互相依靠、互相帮衬哪?(是。)所以,在这样的家天下之中,看到的不是人与人之间以神的话作为交往的原则,人做事都凭良心,凭神话活着,人能敬拜神,人与人之间有正常的来往,有心与心敞开的交通,能够互相取长补短,能够敞开心亮相自己,交通、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没有这些。这样的团伙,这样的家天下,是敌基督一党的家天下,没有真理掌权,没有圣灵作工,没有神话在人的心里。而敌基督一党的人却在这里活得游刃有余,有滋有味,他们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其实这里不是神的家,不是教会,而是社会,是敌基督团伙。

敌基督把他们的家天下变成了社会团体,变成了敌基督的团伙。他们行可憎毁坏之事,做事、说话就是外邦人的做派,每一个人都油嘴滑舌,油腔滑调,痞性十足,阴险邪恶,谁也不接受真理。他们在外表上伪装得客客气气,讲文明、懂礼貌、懂规矩,甚至有教养、有素质、有人品,事实上个个都是阴险、卑鄙、狡诈、邪恶之徒。他们之间互相勾结,拉关系,讲势力,讲排场,讲在社会上的族群关系,讲谁在社会上的势力大、地位高、名望高,谁在社会上的手腕高,神的话、真理、神的行政还有他们的信仰在这里丝毫看不见,他们的信仰是一场游戏,也是一种欺骗。这些邪恶之徒把神的家变成了一个社会团体,变成了互相勾结的邪恶之徒的家天下,还口口声声说“我们在信神,我们在神家中尽本分,我们在神家做了怎样的事,我们是如何跟随神的,我们是如何给弟兄姊妹谋福利、办事的,是如何帮助、扶持弟兄姊妹的,我们是如何团结的”等等这些冠冕堂皇的说法。他们用邪恶的方式,用人的手段,用撒但的处世哲学,用撒但对待邪恶人类的方式对待弟兄姊妹,把这样的方式在神家中如法炮制,还觉得自己是在为神家办事,是在帮助弟兄姊妹,是在荣耀神、见证神,岂不知这些行为、作法的实质背后就是敌基督在操控局面。敌基督把跟随神的人笼络在他们的权下,把教会变成了他们的家天下,变成了社会团体,变成了在撒但权下的人的团体。这样的团体还是神家吗?(不是。)敌基督这么做恶不恶心?(恶心。)你们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敌基督团伙?当你进入到他们中间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外表看他们一团和气,但当你跟他们交通真理、交通神心意的时候,他们表现出来的态度与他们外表的一团和气截然相反,那就是特别地反感,特别地不感兴趣。你一交通真理,他就觉得你是局外人,你一交通教会工作,他更觉得你是局外人,你一交通教会工作的具体细节到底做没做、做得怎么样的时候,他就该犯困了,该露出鬼相了,又抓脑袋又抠耳朵,又打哈欠又流眼泪,甚至还打喷嚏。这不是邪灵附体了吗?为什么一交通真理这些人的鬼相就出来了呢?他们个个不都挺有爱心的吗?怎么一交通真理就不感兴趣了呢?这是不是被显明了?办外面事他们不是热心挺大、挺有忠心吗?有忠心这不就是有实际吗?有实际那听人交通真理他们应该高兴才对,应该有渴慕的心才对,为什么会出现邪灵附体的现象呢?这就证明他们平时的一团和气全是假的,真理把他们显明了。

敌基督操控局面这事确实有,轻者是一个人操控多少人,严重的是一个团伙操控多少人,操控所有的事。一个人操控的事、操控的局面是有限的,所以敌基督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为了让自己的地位更稳,他得训练一班人,他得把控、限制一班人,来辅佐他,保住他的地位、权力,来帮着他操控局面。敌基督一成立团伙,他的势力范围就大了,他能操控的事情也就多了,涉及的面也就广了,所以受害的人随之也就增多了。你们如果遇到能控制局面的敌基督团伙怎么办?你们有没有见过这样的团伙?这帮人主要的成员有四五个、十几个,他们分别负责办各项事情。比如,有专门调整人事的,有管钱财的,还有应对上面的,还有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能及时地帮敌基督掩盖的,还有专门出谋划策的,专门出坏点子害人的,还有专门传闲话的,专门挑拨的,还有专门充当恶人帮凶的,专门探信的,甚至还有专门给这些人置办福利的,专门给看病的。总之,这帮人里充当各种角色的都有。敌基督对在社会上没什么势力、老实巴交的,没有办事能力的人,他不搭理,他专门找那些在社会上有地位、有名望、有势力的,当过官、做过大生意、见过世面的,有办事能力的,能给他张罗来好东西的人。比如说,买一部车正价四十万,一个投机倒把、会办事的人用半价给敌基督买了部二手车,不比新车差,这样的人如果靠拢他,他会不会吸纳?(会。)敌基督吸纳的都是这些人。他要干什么?他就是要把神家、把神作工的地方变成社会团体,让神的工作、让真理在人中间没法通行,他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一个普通信徒,一个心眼儿信神,能撇家舍业,人又老实,也没什么办事能力,他要不要?(不要。)如果这人的丈夫、儿子都做生意能挣钱,在社会上有势力,没人敢欺负,对于这样一个老太太,有没有利用价值?虽然就她本人来说没什么利用价值,但是就她的家庭来说,她太有利用价值了。她不缺钱,家里还能接待人,有事找她她还能让家人帮着处理,这样的人对敌基督来说就有利用价值了。他对这样的人就想方设法地靠拢,让她站到他这边,想方设法地迷惑她,为他所用。敌基督在哪些人有利用价值的事上看得准,至于哪些人有真实的信心,哪些人真心信神,哪些人人品好,尽本分有忠心,浇灌牧养之后能有长进,能真实地付代价,他不关心,不稀罕。你越正直他越反感,你越有良心、有理智他越反感。你正直说真话,他反感你、恶心你,他看见你就绕着走,你跟他接触,他表面跟你说点客套话,就不跟你掏实底,除非你有利用价值。他喜欢有利用价值的人,对他的权力、地位有利的人,这个人如果为他所用,能帮他办事,能帮他掩盖真相,帮着他做坏事还能找到合适的借口,帮着他迷惑弟兄姊妹还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能揭露、能看透,这样的人是他利用的对象,也是他收纳的对象。如果有个人会唱赞歌,跟谁就给谁唱赞歌,谁有地位他就追随谁,他不分辨,这样的人敌基督用不用?这样的人对敌基督来说有利用价值,但是敌基督要谨慎地对待,有些事只让他最亲近的人知道,对这样的人就不让知道了。如果开会论级别的话,最机密的会议这样的人就不让参加了,三等四等的机密会议、普通的会议,这样摇摆的人才可以参加。因为摇摆的这些人要是再上来一个带领就能随时背叛他、揭露他,对这样的人他要谨慎对待,分情况利用。所以,敌基督对于操控局面这事是很谨慎的,做这类事他是很有章法、很有度的,该怎么做,利用哪些人做,哪些人是亲信,哪些人是一般亲信,在他心里是分等级的。

敌基督每接触一个陌生人,比如上层带领,或者是一个他不太熟悉的人,他都先探测,这个人人品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追求,有没有什么爱好,是不是真信的,信神几年了,有没有真理实际,对他有没有分辨,对生命进入有没有负担,各方面他都衡量、观察,然后用各种方式套话、测试。如果一看这人就是个糊涂虫,那他就放松警惕,不搭理了。如果一看这人挺精明,不容易测透,那就得小心。敌基督掌控局面就是一手遮天,什么事都想说了算,包括各类人都要在他的掌控之下。神家的规定在他那儿就是一句空话,就是一张废纸,神的行政、神的性情在他那儿就像空气一样,根本就不存在。他的野心、欲望不仅仅是把人控制好,让人听他的就完事了,而是要控制所有人所经历的每件事,还有发生在他眼皮底下,他势力范围以内甚至以外的事情他都想控制。控制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保住他的权力,保住他的地位,保住他的名声。对于敌基督操控局面这事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所以,对于敌基督来说,不管大事小事他都不敢忽略,涉及到他地位的、涉及到他势力范围的所有事情他都不敢忽略,他都要参与,都要干涉,任何的好处他都不会错过。对于教会当中的很多事情,他都要积极参与,掌握事情发展的情况。比如说,有些人不太听他的,对他不是那么顺从,总对他有想法,他就想办法治这些人,对付修理还找不着借口,怎么办呢?神家下发的一些书籍、讲道录音他就想办法控制,看谁比较听话就及时地发给谁,如果你不听他的,在这个期间表现得不太好,他就说这次来的东西有限,就不发给你,他就看你的表现。你如果想明白了,看透事了,摸着敌基督的心理了,主动承认错误了,敌基督会找个借口说,“这次神家下发的东西够人手一份的,这次有你的”。等过段时间一看,你又不靠近他了,他还治你,再来东西时都不通知你,干脆就不给你,甚至还要找借口没收你手里原有的。尤其是敌基督一旦发现谁知道他背后做了坏事能举报他,他就先下手为强,主动承认错误,认识自己,先来软招。一看软招不行,好像不踏实,这个人还能举报他,他就想方设法让更多的人去围攻、去强行地威胁这个人,一直到这人妥协了,表态说不举报了,他才善罢甘休。甚至有些敌基督还要恶人先告状,他怕别人揭发、检举他就先下手为强,主动揭发、检举别人之后找个借口就把人隔离、开除了,阻断人与上面的来往、与教会的来往,这下他就踏实了,就不用担心了。这是不是操控局面?(是。)敌基督做的这类事,可以说不是一两件事,不是一两种方式。敌基督为了操控局面,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为了让自己的家天下能够不动摇,他做了很多事,包括在教会当中改变人事制度,包括让更多的人去围攻一些比较有正义感的弟兄姊妹,包括告诉弟兄姊妹上面如何器重他,也包括他给上面写信,告诉上面他的工作作得怎么好,还包括他认识自己,主动揭发、检举自己,等等。他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方式来操控局面,控制他的死党,欺骗弟兄姊妹,同时也欺骗神家。这些就是敌基督控制局面的种种做法。当然,具体的做法还有更多,这里就不一一讲了。基本上敌基督控制局面这个实质是板上钉钉的,这个实质所表现出来的这些做法也是肯定存在的。

3.敌基督探测、掌控人心

敌基督除了把持权力、操控局面之外,还有什么做法是可以证实他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的?把持权力主要交通的是人事方面,操控局面主要是控制事情的发展,敌基督把持权力这是外表的作法,操控局面这也是在外表上人能看得见的,这些他都好控制,但是唯独有一样是谁都很难控制的东西。这一样是什么?圣经上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耶17:9),就人心是最难控制的。最难控制的东西敌基督会不会控制?他能不能说,“因为人心最诡诈,不好控制,所以我就不控制了,让他随便想,我有权就行了,我把人控制好就行了。我控制他的行为、做法,他心里怎么想就归神管吧,我没那个能耐也不用管了”?敌基督会不会这么妥协?(不会。)以敌基督的实质来看,控制人的全部这是他的野心。对他来说最难控制的是人心,最难控制的也是敌基督最想控制的。他把人笼络在他的权下,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好,事情怎么发展,涉及多少人,涉及什么事,前因后果怎么样,结果要怎么样,都能够如愿以偿,按他所设定的去发展。但是唯独有一样,人的心到底在想什么?人的心里对他是怎么想的?对他有没有好感?喜不喜欢他?心里认不认为他是敌基督啊?对他的这些做法有没有分辨,有没有反感?人外表对他恭迎相送、阿谀奉承的时候,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心里真的跟外表是一样的吗?对他是不是真实地顺从啊?这是他很纠结的一件事情。越是纠结,他越想得着答案。这就是敌基督把神家当作个人的家天下的第三条表现——探测、掌控人心。

探测、掌控人心这容不容易?探测,掌控,这是做一件事情的两个不同程度的动作、行为。敌基督有了权力,也掌控着事情发展的前因后果,还有事情的结果,他掌控了这些,那在他手下的人,在他势力范围的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是不是把他当作神一样对待,是不是把他当作完全人一样对待,心里对他有没有恨、有没有想法、有没有观念,对他有没有分辨,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挺难测。那怎么办呢?他看手下这些人谁没有分辨,好利用,就给点好处或者说几句好听的话,这些人就像皮球一样越拍越高,越拍越有劲,他就把这样的人当马前卒利用起来。利用起来干什么?让这个马前卒替他去探测人心。他说:“这段时间咱们教会李姊妹娘俩奉献得越来越少了,她俩原来挺能奉献,现在也不怎么来咱们这儿了,她俩最近怎么样?有没有接触外人?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啊?你去看看,扶持扶持。”这个人到李姊妹家一看,“家里也没有陌生面孔,这娘俩在家日子过得还挺安稳,不像是遭了什么难,为什么不去我们那儿了呢?再打听打听”。这个人就说:“最近你们在家里有没有什么新亮光啊?我这段时间挺软弱,给我交通交通吧。”这娘俩一看他是来寻求真理、寻求帮助的,就交通说:“最近我们得了个新亮光,人信神不能追随人,不能光依赖人,遇到事得来到神面前祷告,这是最高智慧。靠人靠不住,只有依靠神,神能赐给人真理、生命,赐给人当行的道,人不行。我以前就总依赖人,后来通过一个姊妹交通……”“通过一个姊妹?那姊妹在哪儿呢?是不是外人啊?”“也不算外人,就是原来咱们教会的一个姊妹,出去尽本分几年回来了。”“这不还是接触外人了吗?你轻易接触外人,这得跟教会报告啊。”他打听到消息了,这个消息里面有两样最重要的信息:第一个是这娘俩不想靠近带领了,对带领有点分辨了;第二个是接触外人了,外人跟她们说了什么,具体详情不知,她们不说,有意隐瞒,那就是对带领有二心了,开始防备了。这个人回去跟敌基督一报告,敌基督听完心里高不高兴啊?他会不会想“太好了,我手下的人终于对我有分辨了”?(不会。)他会怎么想?“坏事了,这娘俩原来挺听话的,在教会当中是真心信的,奉献又多,自从这个不知名的人跟她们接触之后,这俩人就有点不太听话了。那她们以后还能不能奉献啊?这就麻烦了,危险了。”敌基督心里忐忑了。忐忑的原因是什么?人的心不受他操弄、掌控了,人要变心了,所以他忐忑。以前这两个人老实巴交的,挺听话的,对他没什么分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变心了,要弃绝他了,不靠近他了,对他有分辨了,弄不好还能检举他,这就坏事了。这是不是敌基督探测、掌控人心的具体表现?

敌基督一看谁有异样,就赶紧打发亲信、跑腿的去了解情况、掌握缘由。如果没有任何的变动,人还跟原来一样,对他没变心,那他就放心了,不忐忑了,也不紧张了。如果发现有什么异样,是他所不知的,不是他所操控的,不是他所想象的,那就麻烦了,他就担心起来了,就着急上火了,着急之余就该下手了。他下手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人的心得跟他是一条心,别变心,人心里怎么想一定得让他知道,时时刻刻要向他汇报,表忠心,表决心,表真心。他要时刻掌控人心里的动态、想法与人心里思想的方向、原则,一旦发现谁对他有二心了,他就要下手改变谁,如果改变不了,不能成为朋友,那就要成为敌人。成为敌人的后果是什么?被他整治、压榨,这是一种方式。另外还有一种方式,敌基督对靠近他的人或者不靠近他的人,或者对他若即若离的人,他总测不透,“你心里在想什么呢?你琢磨我什么呢?我偷吃教会祭物,独断专行,横行霸道,这些事你有没有分辨呢?你看没看见?你了不了解啊?”甚至有的人在背后搞淫乱,还琢磨,“都有谁了解?了解的这些人心里都怎么想的?我是不是用一个什么办法来伪装,制造一个假象,测测这些人,套套这些人的心里话,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敌基督会不会这么做?对于敌基督这样的邪恶之人,做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那是手到擒来、运用自如,他太会做这样的事了。他把人召集来,说:“今天叫大家来没别的目的,就是检讨一下这段时间我在教会当中作工作的不足,也认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所流露的败坏性情。你们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定罪,咱们心对心、面对面地敞开心交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在神家都是公开,都是显明,都是赤露敞开,咱们都把事做在神面前,谁也不用防备谁,弟兄姊妹放宽心。我先检讨我自己。这段时间,由于自己懒惰,贪享肉体安逸,没把工作作好。前段时间福音工作不太好,教会生活我也没太操心,我忙福音工作也抽不出身来。当然责任也在我,我凭人的想象,认为教会生活靠弟兄姊妹自觉,不用我太操心了,你们都是成年人,神的话又说得那么清楚,所以我就全力以赴地抓福音工作了,不过福音工作我也没作好,我得向弟兄姊妹认错,求弟兄姊妹原谅,也求神原谅。在这儿,我给大家鞠一躬吧。”大家一看,“他变了,不像以前那么奸诈了,今天怎么这么老实呢?不对劲,不能乱说话,看看他接下来怎么说”。敌基督说着说着,又认识自己是魔鬼撒但,自己没作实际工作,愿意接受上面的任何处置,也愿意接受弟兄姊妹的任何指责、批评,还说“哪怕撤掉我,不让我当带领,我也甘愿做一个最小的。我推荐咱们教会的李姊妹和她女儿接管我的工作”。接班人都给选好了,这态度是不是挺诚恳的?还用怀疑吗?说着他还哭了,然后又把他家姊妹拉过来,说:“你这段时间也没作一点实际工作,尽打岔搅扰了,还瞎对付弟兄姊妹,你也该撤。”敌基督先拿自己开刀,又拿家人开刀,让人觉得他是真心的。大家一听,就说:“其实我们早就对你们有分辨了,你们有什么事也不跟大家商量,几个人在私下里议论议论就作决定了,这也不符合神家的工作原则啊。还有,选谁做带领,你们几个人就拍板了,我们都不知道,连知情权都没有,选上来的人不作实际工作还搅扰,你们也不撤换。”弟兄姊妹你一言我一语,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敌基督一听,“坏事了!不过,他们把真心话一股脑儿地全倒出来,这也是好事,这有利于我作工作。他们如果不说这些话,在背后给我捅刀子,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写一封检举信给上面,那我不就完了吗?幸亏我用这一招,幸亏我机灵,反应快,及时地掌握了这些人心里的想法”。接着,他便假惺惺地说:“感谢弟兄姊妹对我的信任,感谢弟兄姊妹今天能心掏心地指责、批评我的错误,以后我一定改,如果不改的话,愿惩罚、咒诅临到我。”敌基督探测、掌控人心,不仅仅是溜墙边、趴门缝,在事态严重的时候他还有杀手锏。什么杀手锏?讲民主,讲自由,给人足够的言论自由,给人充分的发表自己言论、心声的自由,让人把心声都说出来,哪怕是抱怨也都说出来,然后他抓住与他意见相左、心里对他有想法的人的软肋,把他们一网打尽。敌基督这做法怎么样?太邪恶了!是不是有点像大红龙啊?他们本身就是一伙的,他们的本性实质是一样的,大红龙不就是这样吗?你看见敌基督如何表演,那就是看见大红龙的丑恶嘴脸了。

敌基督善于用好听的话、用对的话引诱人,让人跟他交心。当把人的实情都套出来,都探测出来之后,结果是什么?敌基督会不会因为人对他所说的这些实话而悔改,而就此罢手,停止作恶,放下手中的权力,放弃自己对权力的欲望,解散他的家天下呢?永远不会,而是会变本加厉。他想方设法在掌控了人心之后,把与他相合的留下,与他不相合的一律处置。咱们不排除教会当中有一些被开除、清除,还有些被没收书籍的弟兄姊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被处理的,这些人是被冤枉的。那被冤枉的这些弟兄姊妹怎么办?能不能因为神家出现了敌基督,把自己整治成这样,自己没办法信神了,就不信了?向敌基督、向黑暗势力、向邪恶势力妥协、低头合不合适?是不是你们该选择的道路?(不是。)那你们该选择的道路是什么?当你发现谁是敌基督的时候,我告诉你,你如果觉得他的势力很大,揭露他的话你能被清除、被隔离、被没收神话书籍,那你先不要硬碰硬,你要想方设法在保住自己的书籍的情况下,在保证自己不与教会断了联系的情况下,赶紧揭发、检举他,弃绝他,不要跟他正面冲突。你跟他讲道理没有用,你用爱心感化他也没有用,你跟他交通真理也没有用,你改变不了他。在你不能改变他的情况下,你最该做的不是跟他面对面地谈心、理论,等待他的悔改,而是在不让他知道的情况下揭露他、检举他,让上层处理他,让更多的人起来揭发他、检举他、弃绝他,从而达到让教会剪除他。这是不是好的办法?如果他想套你心里怎么想,看你对他有没有分辨,你认定他是敌基督,你怎么办?你得识破魔鬼撒但的诡计,不能中了他的圈套,不能掉在他给你挖的陷阱里,对撒但魔鬼得用智慧,不能对他说实话。因为能让你说实话的对象是神和真正的弟兄姊妹,对撒但、魔鬼、敌基督,你永远不能跟他说实话。只有神配知道你的心在想什么,只有神配主宰你的心、鉴察你的心,没有任何人尤其是魔鬼撒但有资格控制你的心、鉴察你的心。所以,对于魔鬼撒但想套你的实话,你有权利对他说“不”,有权利拒绝回答他,有权利不告诉他,这是你的权利。如果你说,“你这个魔鬼,你想套我的话,我不跟你说实话,我不告诉你。我就检举你了,怎么了?你敢整治我,我就举报你,你整治我,神咒诅你、惩罚你”,这行不行?(不行。)圣经上说“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太10:16),这个时候就得灵巧像蛇,得有智慧。我们的心只能让神来鉴察,只能让神占有,只能给神,只有神配拥有我们的心,撒但魔鬼它不配!所以,我们心里怎么想、想什么,敌基督没有资格知道。他套你的话,探测你,他的目的是想掌控你,你得看清这个事。所以,你别告诉他实话,你得想办法联合更多的弟兄姊妹揭露他、弃绝他,把他从地位上拉下来,绝不能让他得逞,把他从教会中剪除,让他再没有机会在神家中搅扰,在神家中掌权。

敌基督探测、掌控人心这是真实存在的,从敌基督的实质上来看,他做这些事太容易了,太常见了。在各处教会中,敌基督常常派自己的心腹打入弟兄姊妹中间,探测情报,打探小道消息。有时候打探到的就是家长里短,人与人之间闲聊的内容,根本就无关紧要,但是敌基督总是利用这些事做文章,甚至上纲上线到人的思想、人的观点这个高度上,以便能及时地掌握人心所思所想的动向,好让他能够自如地掌控局面,自如地掌控每一个人的情况,来及时地应对。对于权力、地位,敌基督做的事可是够具体的。具体到什么程度?哪个人处事是什么观点,对待物质是什么观点,对待金钱是什么观点,对待地位是什么观点,对待信神尽本分是什么观点,对待辞掉工作是什么观点,他都要了如指掌。了如指掌之后,敌基督不是用真理来供应人,来改变人的错误观点,来解决问题,而是为他的地位、权力还有他的家天下服务。这就是敌基督探测、掌控人心的目的。对于敌基督来说,他所做的都是那么有意义、有价值,但是,所有的敌基督眼中认为的有意义、有价值的这些事情恰恰是被神定罪的,恰恰是背叛神的,是与神为敌的。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七日

上一篇: 第十三条 除了控制人心之外,还控制教会财务

下一篇: 第十五条 不相信神的存在,否认基督的实质(一)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四

神的圣洁(一)上次聚会我们对“神的权柄”又作了一些补充交通,对“神的公义”我们先不说,今天说一个全新的话题——神的圣洁。神的圣洁,这也是神的独一无二的实质的一个方面,所以我们在这里很有必要交通。我交通的关于神的实质的这一方面与上次交通的神的公义性情、神的权柄那两方面是不是都是独一…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以前两个时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犹太作的,总的来说,两步工作都没离开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选民身上作工。所以,对于以色列人来说,耶和华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着耶稣在犹太作工,完成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犹太人来看,耶稣就是犹太人的救赎主,他只是犹太人的王,他不是别人…

第一百一十三篇

我所作的每件事都有我的智慧在其中,但人根本测不透,人只能看见我的作事、我的说话,但人却看不见我的荣耀,看不见我的本体显现,因为人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我在不改变人的情况下,我与我的众长子回到锡安改变形像,让人从中看见我的智慧,看见我的全能。现在人所看见的我的智慧、我的全能,只不…

第二十四篇结合第二十五篇

在这两天的说话当中,若不细看,发现不了什么问题,实际上,这两天的说话是该在一天当中说的,但神把话语的分量分开在两天说,即这两天的说话是一个整体,但为了能使人更好地接受,所以神分开两天说,让人有喘气的机会,这是神对人的体贴之心。在神的所有作工之中,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位上”尽着自己…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